St. Marcellinus
聖才林 (聖瑪策琳)

 

就任及逝世: 296 ~ 304

 
據 來 比 利 目 錄 , 聖 瑪 策 林 於 二 九 六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繼 聖 加 猶 之 後 , 即 教 宗 位 的 。 他 在 位 八 年 , 於 公 元 三 0 四 年 逝 世 。 又 據 主 教 書 記 載 , 他 是 羅 馬 人 , 在 位 時 , 羅 馬 國 內 的 教 徒 曾 受 嚴 酷 的 迫 害 , 有 一 萬 七 千 男 女 教 友 在 三 十 天 內 作 了 犧 牲 。

一位受毀謗的教宗
聖 瑪 策 林 轄 下 的 教 徒 受 到 殘 酷 的 迫 害 , 他 自 己 亦 為 信 仰 而 流 血 。 他 死 後 , 多 納 篤 派 流 言 毀 謗 , 說 他 曾 發 假 誓 和 背 教 。

多 納 篤 派 的 謠 言 說 : 瑪 策 林 曾 將 聖 經 交 與 警 察 , 又 在 迫 害 開 始 的 時 候 向 邪 神 獻 祭 , 他 並 自 認 被 議 會 著 令 退 位 。 這 些 都 是 沒 有 事 實 根 據 的 謠 言 。 不 過 , 這 些 謠 言 卻 發 生 了 效 力 , 教 會 曾 把 瑪 策 林 的 名 字 在 文 件 中 除 去 , 主 教 書 及 羅 馬 日 課 接 受 了 謠 言 。 直 至 聖 良 十 三 世 進 行 改 革 時 , 才 替 瑪 策 林 辯 白 。 成 語 說 : 「人 言 可 畏」 , 實 在 很 有 理 由 。 下 文 將 詳 細 討 論 這 些 謠 言 , 現 在 先 叙 述 第 十 次 迫 害 開 始 的 原 因 , 這 次 是 最 大 規 模 的 普 遍 性 迫 害 。

羅馬帝國的新組織
瑪 策 林 繼 任 教 宗 時 , 戴 克 里 先 在 位 已 十 一 年 。 「四 人 統 治」 始 於 二 九 三 年 , 當 時 仍 然 實 行 。 戴 克 里 先 掌 握 最 高 權 力 , 主 持 國 內 政 治 ; 邊 境 防 禦 則 由 其 他 三 人 負 責 , 不 過 , 戴 克 里 先 擁 有 軍 隊 司 令 權 。

他 將 整 個 羅 馬 帝 國 重 新 組 織 , 分 全 國 為 九 十 六 省 , 把 地 方 權 力 分 散 , 減 除 地 方 總 督 叛 變 的 危 險 。 一 支 由 中 央 司 令 的 軍 隊 維 繫 著 全 國 , 使 帝 國 成 為 聯 絡 緊 密 之 整 體 。

九 十 六 省 分 隸 十 二 大 區 , 每 大 區 由 凱 撒 或 奧 古 斯 都 派 人 統 治 。 文 官 職 位 增 加 , 使 皇 帝 及 大 臣 能 與 較 多 人 聯 絡 , 改 善 國 家 的 統 治 。

軍隊的迫害
如 眾 所 知 , 戴 克 里 先 尊 敬 天 主 教 。 而 且 在 他 周 圍 都 是 教 徒 , 他 的 妻 子 和 女 兒 都 奉 教 。 戴 克 里 先 雖 然 信 仰 邪 教 , 而 且 想 統 一 全 國 思 想 , 不 過 , 若 無 加 利 琉 之 推 動 , 他 可 能 不 致 迫 害 教 徒 。 加 利 琉 是 狂 人 , 又 受 比 他 更 狂 的 母 親 影 響 。 他 母 親 妒 忌 皇 后 和 公 主 , 但 是 加 利 琉 利 用 甚 麼 機 會 來 達 到 目 的 呢 ?

公 元 二 九 七 年 , 加 利 琉 戰 勝 波 斯 人 , 威 望 極 高 。 他 藉 口 改 良 軍 隊 紀 律 , 說 服 戴 克 里 先 , 下 令 全 體 兵 士 必 須 向 邪 神 獻 祭 。 軍 中 有 很 多 天 主 教 徒 , 一 向 未 曾 被 迫 拜 祭 邪 神 。 加 利 琉 檢 查 軍 中 的 教 徒 , 服 從 皇 帝 命 令 者 可 保 存 軍 階 及 功 勛 , 否 則 將 被 革 退 。 很 多 士 兵 寧 願 退 出 軍 隊 , 甚 至 犧 牲 性 命 。 不 過 加 利 琉 暫 時 不 敢 殘 殺 太 多 教 徒 , 因 為 軍 中 奉 教 者 很 多 , 加 利 琉 不 敢 向 他 們 公 開 宣 戰 。

君 士 坦 都 和 戴 克 里 先 一 樣 , 沒 有 實 行 流 血 政 策 。 不 過 麥 士 面 , 差 不 多 和 加 利 琉 一 樣 壞 。

由 這 時 開 始 , 因 有 戴 克 里 先 的 命 令 , 教 徒 不 能 當 兵 。 其 實 教 會 並 未 禁 止 教 徒 參 加 軍 隊 , 奉 教 士 兵 的 龐 大 數 字 可 以 證 明 (但 非 洲 某 些 背 教 徒 , 包 括 特 滔 良 在 內 , 都 認 為 教 徒 不 應 當 兵) 。 現 在 軍 隊 中 的 教 徒 因 受 加 利 琉 壓 迫 而 退 役 。 退 役 的 人 極 多 , 使 軍 隊 損 失 了 差 不 多 三 分 一 兵 力 。 加 利 琉 企 圖 用 死 刑 阻 止 士 兵 退 役 , 殉 道 者 甚 眾 。 現 在 叙 述 百 夫 長 馬 策 祿 及 註 冊 官 加 西 盎 的 殉 道 經 過 ; 他 們 的 事 蹟 詳 實 可 考 , 並 且 顯 示 當 時 審 判 教 徒 的 經 過 , 及 教 徒 答 辯 的 情 形 。

馬策祿和加西盎的殉道事蹟
事 情 在 坦 基 爾 發 生 , 該 地 由 麥 士 面 統 治 。 他 生 日 時 , 著 令 軍 隊 向 邪 神 獻 祭 。 百 夫 長 瑪 策 祿 把 皮 帶 擲 去 , 丟 掉 勳 章 和 武 器 , 站 在 軍 隊 面 前 喊 道 : 「我 是 基 督 的 兵 士 。 由 此 時 起 , 不 再 為 你 們 的 皇 帝 効 勞 。 因 為 當 兵 者 須 向 邪 神 獻 祭 , 我 只 好 脫 離 軍 隊 。」

馬 策 祿 當 場 被 捕 , 解 往 法 官 面 前 。 法 官 莊 嚴 地 讀 出 控 詞 :

「你 曾 否 如 此 說 話 ?」

「我 曾 如 此 說 話 。」

「你 曾 否 擲 去 武 器 ?」

「我 擲 去 了 。」

「把 他 帶 去 處 死 。」

「願 天 主 對 我 仁 慈 。」

法 官 宣 讀 判 辭 : 「百 夫 長 馬 策 祿 公 開 違 背 軍 隊 的 誓 言 , 並 謂 誓 約 使 他 蒙 受 污 辱 。 他 更 說 出 很 多 無 意 識 的 話 , 這 些 話 都 記 錄 在 長 官 的 報 告 內 。 我 們 判 他 斬 首 。」

這 案 件 判 決 不 當 , 註 冊 官 加 西 盎 不 服 氣 , 把 尖 筆 投 在 地 上 , 喊 道 : 「你 的 判 決 不 公 正 。」 法 官 大 怒 , 把 他 監 禁 , 當 時 是 十 月 三 十 日 。 十 二 月 三 日 , 加 西 盎 提 堂 審 訊 , 被 判 處 死 刑 。

阿 拉 保 祿 以 為 , 聖 巴 斯 第 盎 亦 在 此 時 殉 道 。 雖 然 他 的 事 蹟 的 時 間 次 序 甚 有 疑 點 , 似 乎 是 集 合 多 位 殉 道 者 的 事 蹟 而 成 。 不 過 我 們 仍 相 信 聖 巴 斯 第 盎 真 有 其 人 , 死 後 葬 在 一 個 很 出 名 的 墳 場 。 後 來 , 墳 場 改 了 他 的 名 字 , 君 士 坦 丁 在 墓 上 建 築 教 堂 。 他 是 羅 馬 城 四 位 大 聖 人 之 一 , 其 他 三 位 是 聖 老 楞 佐 , 聖 女 依 搦 斯 和 聖 女 則 濟 利 亞 。

迫害擴展開來
軍 隊 中 的 迫 害 迅 速 擴 展 開 來 , 攸 西 俾 認 為 這 是 天 主 的 計 劃 , 祂 要 用 這 場 大 災 難 來 潔 淨 教 會 。 教 徒 經 過 長 時 間 的 和 平 , 已 變 得 怠 惰 緩 慢 。 攸 西 俾 的 歷 史 書 說 : 「我 們 享 受 了 太 多 自 由 , 變 得 軟 弱 冷 淡 。 教 徒 分 成 很 多 派 系 , 互 相 妒 忌 , 發 生 爭 鬥 。 爭 鬥 儼 如 內 戰 , 不 過 所 用 的 不 是 刀 劍 , 而 是 說 話 。 狠 毒 的 說 話 使 對 方 受 損 傷 , 甚 至 死 亡 。 主 教 與 主 教 不 和 , 信 徒 與 信 徒 爭 鬥 。 吵 架 、 恐 嚇 、 妒 忌 , 憎 恨 和 敵 視 構 成 沒 有 完 結 的 連 環 , 教 士 運 用 職 權 , 互 相 傾 軋 ; 世 俗 人 憑 藉 社 會 地 位 , 互 相 欺 凌 。」 無 疑 地 , 攸 西 俾 的 說 話 未 免 過 於 誇 張 , 不 過 迫 害 確 是 革 除 了 教 會 一 些 流 弊 。

公 元 三 0 二 年 , 加 利 琉 離 開 瑟 密 母 地 方 的 寓 所 , 前 往 尼 哥 密 , 謁 見 戴 克 里 先 皇 帝 。 他 逗 留 至 三 0 三 年 初 , 想 盡 辦 法 使 皇 帝 下 迫 害 令 , 戴 克 里 先 始 終 不 肯 。 他 說 : 「迫 害 有 甚 麼 用 處 呢 ? 天 主 教 徒 並 不 怕 死 。」 加 利 琉 堅 持 召 開 議 會 討 論 此 事 。 結 果 會 議 召 開 了 , 初 時 意 見 分 歧 , 有 人 主 張 迫 害 , 但 也 有 人 反 對 。 不 過 , 因 缺 乏 有 力 人 士 主 持 會 議 , 激 烈 份 子 漸 漸 取 得 主 動 , 原 來 主 張 容 忍 教 徒 的 人 終 於 讓 步 , 通 過 施 行 迫 害 的 議 案 。 不 過 , 為 了 尊 重 戴 克 里 先 的 意 旨 , 在 迫 害 中 不 許 有 流 血 事 件 。

朝 廷 準 備 頒 下 不 流 血 的 迫 害 令 , 加 利 琉 竟 然 不 等 待 正 式 公 佈 , 便 已 採 取 行 動 。 二 月 廿 三 日 , 適 逢 邪 神 朱 比 德 誕 日 , 他 要 向 天 主 教 徒 表 示 , 他 們 信 奉 的 宗 教 已 遭 禁 止 , 便 派 兵 進 入 尼 哥 密 大 教 堂 , 搗 毀 傢 具 , 並 焚 燒 聖 經 及 禮 儀 書 籍 等 , 然 後 拆 下 圍 牆 。

第 二 天 , 即 二 月 四 日 , 皇 帝 的 法 令 已 張 貼 在 城 牆 上 。

法 令 大 意 說 :

(一) 天 主 教 的 教 堂 及 一 切 宗 教 性 的 建 築 物 必 須 拆 毀 。

(二) 教 徒 不 得 集 會 或 舉 行 宗 教 儀 式 。

(三) 教 徒 必 須 誓 願 背 教 , 否 則 將 受 貶 抑 , 身 為 貴 族 者 降 低 爵 位 , 平 民 則 收 為 奴 隸 , 已 為 奴 隸 者 失 去 恢 復 自 由 的 機 會 。

一 位 奉 教 的 貴 族 (名 字 已 經 失 傳) 看 見 告 示 , 立 即 把 它 撕 下 來 , 喊 道 : 「皇 帝 ! 這 便 是 你 們 對 哥 德 人 的 勝 利 嗎 ?」 他 立 即 被 捕 , 被 控 欺 謾 君 王 的 罪 名 。 法 官 施 用 酷 刑 , 要 逼 他 承 認 自 己 的 行 為 不 當 。 他 拒 絕 了 , 法 官 於 是 以 叛 國 罪 判 他 死 刑 , 將 他 燒 死 。 不 過 , 當 時 實 在 找 不 到 罪 名 指 控 教 徒 , 以 推 行 廣 泛 的 迫 害 。

數 天 之 後 , 皇 帝 宮 殿 突 然 發 生 火 警 。 教 徒 嫌 疑 最 大 , 但 是 , 經 過 嚴 厲 的 盤 問 , 卻 沒 有 結 果 。 勒 坦 (當 時 一 位 目 擊 者) 說 : 「找 不 到 結 果 不 是 奇 事 , 因 為 加 利 琉 不 容 許 自 己 的 僕 人 接 受 查 詢 。」 不 久 , 第 二 次 火 警 發 生 , 加 利 琉 偽 裝 恐 慌 , 及 至 輿 論 指 責 他 是 放 火 之 人 , 他 便 匆 匆 逃 到 城 外 , 替 自 己 辯 護 說 , 不 願 做 教 徒 奸 計 的 犧 牲 者 。

最 後 , 戴 克 里 先 以 為 尼 哥 密 的 教 徒 要 把 他 害 死 。 他 因 為 恐 懼 就 失 去 理 智 , 下 令 殲 滅 教 徒 , 不 肯 背 教 者 一 律 處 死 。 他 首 先 對 付 自 己 的 親 屬 , 皇 后 及 公 主 被 召 到 邪 神 的 祭 台 前 , 都 向 邪 神 獻 了 祭 。 幸 而 , 他 們 的 壞 榜 樣 沒 有 傳 染 別 人 , 奉 教 的 皇 族 寧 願 殉 道 , 不 肯 背 教 。

迫害劇烈化
公 元 三 0 三 年 中 , 皇 帝 下 了 兩 度 命 令 , 天 主 教 教 士 一 律 逮 捕 下 獄 , 不 肯 向 邪 神 獻 祭 , 則 須 受 酷 刑 。 於 是 , 監 獄 住 滿 了 「囚 犯」 , 死 刑 也 不 斷 增 多 。

年 尾 的 時 候 , 羅 馬 城 的 教 徒 得 到 了 短 暫 的 緩 刑 。 十 一 月 二 十 日 , 戴 克 里 先 到 羅 馬 慶 祝 自 己 的 登 位 二 十 週 年 。 在 那 裡 , 他 遇 到 戰 時 的 同 伴 麥 士 面 , 又 和 他 一 起 舉 行 戰 爭 勝 利 慶 祝 會 (這 個 慶 祝 會 , 已 於 公 元 二 八 七 年 , 即 十 多 年 前 , 由 元 老 會 安 排 妥 當) 。 會 中 , 恩 赦 令 頒 下 , 教 徒 亦 受 其 利 , 不 過 為 時 甚 短 暫 。

慶 典 並 不 輝 煌 , 皇 帝 與 羅 馬 城 的 人 民 不 很 融 洽 , 群 眾 冷 淡 地 迎 接 戴 克 里 先 。 結 果 , 他 在 十 二 月 十 八 日 , 不 等 待 典 禮 完 畢 , 便 離 開 羅 馬 返 回 尼 哥 密 。

戴 克 里 先 年 老 時 , 健 康 不 佳 , 脾 氣 亦 壞 。 因 此 , 很 容 易 聽 信 加 利 琉 的 讒 言 。 加 利 琉 以 為 皇 帝 所 有 煩 惱 , 皆 由 教 徒 招 致 。

攸 西 俾 在 「君 士 坦 丁 紀」 書 中 , 引 錄 君 士 坦 丁 一 封 信 , 信 中 亦 有 提 及 邪 神 。 阿 波 羅 預 言 說 : 「我 的 神 諭 沒 有 帶 來 真 理 , 真 理 已 為 世 上 的 義 人 阻 止 。」 戴 克 里 先 問 道 : 「義 人 是 誰 ?」 答 道 : 「他 們 是 天 主 教 徒 。」

三 0 四 年 四 月 , 戴 克 里 先 簽 發 第 四 度 敕 令 , 亦 即 是 最 後 的 敕 令 。 下 令 一 切 教 徒 , 無 論 性 別 階 級 , 必 要 獻 祭 於 邪 神 , 或 受 死 刑 。 自 此 時 始 , 凡 戴 克 里 先 直 接 統 轄 的 地 方 都 推 行 全 面 性 迫 害 。 加 利 琉 與 麥 士 面 也 同 樣 殘 忍 , 亦 對 轄 下 地 區 迫 害 。 只 有 君 士 坦 丁 的 父 親 , 君 士 坦 都 不 參 加 這 次 殘 忍 的 行 為 。 羅 馬 帝 國 四 分 三 區 的 人 民 , 都 遭 受 大 屠 殺 , 而 且 連 形 式 上 的 審 判 也 沒 有 執 行 。 在 小 亞 細 亞 (攸 西 俾 沒 有 說 出 鎮 名) , 全 城 居 民 都 是 教 徒 , 兵 士 把 他 們 關 在 一 所 教 堂 內 , 然 後 縱 火 燒 毀 教 堂 。

尼哥密的迫害
一 位 歷 史 學 家 說 : 「我 們 只 知 道 迫 害 暴 行 的 一 小 部 份 , 不 過 , 單 是 這 一 部 份 , 敍 述 起 來 也 很 長 。 所 以 , 我 們 只 能 說 其 大 概 。」 教 徒 殉 道 的 事 蹟 多 不 勝 數 , 尤 其 是 在 尼 哥 密 , 天 主 教 徒 在 戴 克 里 先 眼 前 慷 慨 就 義 , 血 流 成 河 。 攸 西 俾 在 他 的 歷 史 著 作 中 說 , 教 徒 殉 道 者 眾 , 不 能 一 一 記 錄 , 他 只 能 記 載 其 中 一 個 , 御 前 大 臣 伯 多 祿 的 殉 道 經 過 。 以 此 為 例 , 可 以 想 見 當 時 教 徒 們 所 受 的 酷 刑 。

長 官 命 他 向 邪 神 獻 祭 , 他 堅 決 拒 絕 了 。 於 是 , 他 被 縛 在 刑 架 上 鞭 笞 , 皮 開 肉 綻 , 骨 頭 都 露 了 出 來 。 他 們 還 將 鹽 和 醋 擦 在 傷 處 , 加 重 他 的 痛 苦 。 可 是 , 伯 多 祿 堅 決 的 意 志 不 曾 動 搖 。 然 後 , 他 們 又 預 備 一 個 鐵 耙 , 把 他 四 肢 張 開 , 整 個 人 紥 在 鐵 耙 上 。 耙 下 放 置 一 個 火 鉢 , 用 慢 火 將 剩 下 來 肌 肉 燒 烤 。 兵 士 希 望 用 長 時 間 的 酷 刑 使 伯 多 祿 變 志 , 但 他 始 終 不 屈 , 結 果 死 於 酷 刑 之 下 。 他 的 心 志 , 正 如 他 的 名 字 所 代 表 的 磐 石 一 樣 堅 定 。

目 擊 者 勒 坦 與 攸 西 俾 所 描 寫 的 迫 害 情 形 十 分 恐 佈 。 首 先 , 所 有 教 士 , 以 主 教 為 首 , 全 遭 殺 害 。 然 後 , 他 們 的 親 戚 , 僕 人 , 不 論 男 女 老 少 , 無 一 倖 免 , 最 後 , 全 部 教 徒 都 處 死 刑 。 很 多 教 徒 被 繫 在 石 頸 上 , 投 入 海 中 溺 斃 , 其 餘 集 體 燒 死 。 總 之 , 教 徒 被 殺 至 最 後 一 位 , 小 孩 亦 無 免 者 。

各省的迫害
四 項 迫 害 法 令 都 是 加 利 琉 和 戴 克 里 先 所 發 , 麥 士 面 和 君 士 坦 丁 都 未 曾 參 與 其 事 。 不 過 , 法 令 上 有 他 們 的 簽 名 , 他 們 亦 奉 令 執 行 迫 害 , 君 士 坦 都 拆 毀 屬 下 地 方 幾 間 教 堂 , 作 為 實 行 迫 害 之 證 。 他 沒 有 給 教 士 麻 煩 , 亦 未 將 聖 書 充 公 。 他 更 召 集 下 屬 , 當 眾 宣 佈 , 不 向 邪 神 獻 祭 者 將 被 革 職 。 可 是 , 大 部 份 拒 絕 背 教 , 他 竟 把 變 志 的 一 部 份 教 徒 免 職 , 理 由 是 否 認 自 己 信 仰 的 人 不 能 信 用 。 據 攸 西 俾 說 , 君 士 坦 都 的 府 第 , 整 天 有 教 徒 來 往 , 活 像 一 間 聖 堂 。

相 反 地 , 麥 士 面 卻 很 喜 歡 迫 害 教 徒 , 他 在 屬 下 地 方 (意 大 利 、 西 班 牙 、 非 洲) 嚴 格 執 行 法 令 。 光 榮 殉 道 的 事 蹟 多 不 勝 數 , 現 在 只 能 介 紹 羅 馬 城 中 的 殉 教 者 :

羅馬城中的迫害
在 羅 馬 城 中 , 教 會 的 文 件 , 教 堂 和 教 徒 本 身 都 蒙 受 災 害 , 情 況 酷 烈 。 詳 細 經 過 已 無 法 考 據 清 楚 , 當 時 的 文 件 不 能 保 存 , 而 兩 位 大 歷 史 家 , 勒 坦 和 攸 西 俾 , 都 在 東 方 , 對 西 方 的 事 知 道 較 少 。

書籍之災
教 會 檔 案 和 教 宗 藏 書 保 存 在 羅 馬 城 一 個 繁 盛 區 , 眾 人 皆 知 , 教 士 無 法 把 它 秘 密 搬 走 。 於 是 , 軍 隊 闖 入 藏 書 庫 , 奪 去 寶 藏 。 這 寶 藏 保 存 有 關 全 世 界 教 徒 的 文 件 , 一 切 都 被 毀 滅 。

教堂之災
教 堂 全 部 拆 毀 , 墳 場 亦 遭 破 壞 。 主 教 書 提 及 一 個 被 國 家 充 公 的 地 底 墓 穴 , 由 此 想 見 , 大 眾 熟 悉 的 墓 穴 亦 必 遭 遇 相 同 。 故 此 , 瑪 策 林 將 教 宗 大 堂 和 則 濟 利 亞 墓 穴 塞 滿 泥 土 , 以 防 壞 人 進 入 , 褻 瀆 神 聖 的 地 方 。 在 尼 哥 密 , 戴 克 里 先 發 掘 殉 道 者 的 墳 墓 , 將 屍 體 丟 入 海 中 。 羅 馬 城 也 採 取 同 樣 手 段 , 地 底 墓 穴 幾 乎 絕 跡 。 四 世 紀 達 瑪 穌 教 宗 開 始 發 掘 工 作 , 但 到 現 在 仍 未 完 成 。

人民的災害
在 羅 馬 帝 國 的 其 他 地 方 , 每 日 都 有 無 數 教 徒 殉 道 (迫 害 經 過 十 年 才 結 束) 。 攸 西 俾 當 時 居 於 巴 勒 斯 坦 , 他 說 : 「一 日 之 間 , 巴 勒 斯 坦 之 內 , 便 有 成 十 成 百 的 教 徒 殉 道 。」 另 一 位 歷 史 家 勒 坦 , 引 述 一 詩 句 說 : 「一 人 雖 有 百 張 舌 頭 , 和 永 不 衰 竭 的 聲 音 , 也 說 不 盡 當 時 教 徒 所 受 的 酷 刑 。」

羅馬城的殉道者
羅 馬 城 的 巿 民 和 貴 族 承 麥 士 面 , 對 教 徒 施 行 迫 害 。 在 圓 劇 場 中 , 他 們 集 會 向 皇 帝 呼 求 , 請 他 壓 迫 天 主 教 徒 。

在 巿 場 上 , 他 們 豎 立 邪 神 像 , 任 何 人 都 要 先 行 獻 祭 , 然 後 交 易 。 水 井 上 亦 有 神 像 , 汲 水 的 人 亦 須 獻 乳 香 。

一 位 名 叫 「潔 淨」 的 教 徒 到 聖 堂 去 集 會 , 在 路 上 被 捕 , 投 入 深 坑 裡 生 葬 。 另 一 位 同 路 的 教 徒 則 被 斬 首 。 司 鐸 伯 多 祿 和 一 位 驅 魔 者 瑪 爾 柴 利 諾 在 「光 林」 地 方 被 殺 。 後 來 , 這 兩 位 殉 道 者 的 遺 體 移 葬 在 一 所 地 底 墓 穴 , 該 墓 穴 就 命 名 伯 多 祿 與 瑪 爾 柴 利 諾 墓 穴 。 聖 達 瑪 穌 替 他 們 寫 了 一 首 極 著 名 的 詩 體 墓 誌 銘 , 他 說 這 兩 位 殉 道 者 的 殉 道 詳 情 , 是 從 執 行 死 刑 的 劊 子 手 處 聞 知 。

聖 教 宗 達 瑪 蘇 蒐 集 了 兩 位 殉 道 者 的 一 段 故 事 。 他 們 殉 道 前 , 被 收 押 在 監 獄 裡 。 獄 吏 和 妻 子 女 兒 , 都 受 他 們 感 化 , 信 奉 天 主 。 後 來 , 獄 吏 被 判 處 斬 首 殉 道 , 妻 子 和 女 兒 被 投 入 地 底 墓 穴 , 給 民 眾 用 石 擲 死 。 聖 伯 多 祿 和 聖 瑪 爾 柴 利 諾 的 名 字 , 見 於 今 日 的 彌 撒 禮 典 。

美 麗 高 貴 的 貞 女 索 德 , 是 後 來 的 米 蘭 主 教 盎 博 羅 削 的 親 戚 。 她 被 逮 捕 , 受 盡 酷 刑 , 後 被 斬 首 殉 道 。 她 葬 在 加 理 多 墓 穴 的 索 德 塚 , 聖 盎 博 羅 削 曾 表 揚 她 的 光 榮 。

兩 位 兄 弟 被 投 到 泰 柏 裡 溺 斃 , 他 們 的 妹 妹 將 屍 體 尋 回 安 葬 。 幾 個 月 後 , 她 亦 被 勒 死 而 殉 道 。

一 個 皇 宮 衛 兵 , 受 聖 克 利 叟 高 尼 感 化 , 全 家 改 奉 天 主 教 。 這 位 衛 兵 被 斬 首 殉 道 。 聖 克 利 叟 高 尼 於 十 一 月 廿 二 日 , 在 北 義 大 利 殉 教 。 羅 馬 人 特 別 愛 護 他 , 早 在 君 士 坦 丁 的 時 候 , 已 有 一 座 紀 念 克 利 叟 高 尼 的 大 教 堂 。 該 堂 位 於 泰 柏 河 畔 , 羅 馬 城 的 中 心 , 現 在 彌 撒 常 典 中 也 紀 念 這 位 聖 人 。

一 位 司 鐸 , 一 位 執 事 和 廿 三 個 教 徒 躲 在 一 間 屋 裡 , 一 天 被 兵 士 捕 獲 , 世 俗 教 徒 立 即 被 殺 。 司 鐸 和 執 事 在 法 官 前 審 判 , 受 盡 酷 刑 然 後 被 處 斬 。

最 後 , 在 三 0 四 年 十 月 廿 五 日 , 聖 瑪 策 林 教 宗 殉 道 。

當 然 , 在 一 場 嚴 密 計 劃 的 迫 害 中 , 教 宗 必 然 受 人 注 意 。 但 很 不 幸 , 當 時 的 史 學 家 不 在 西 方 , 有 關 他 殉 道 的 史 料 散 佚 很 多 , 可 靠 者 絕 無 僅 有 。 攸 西 俾 只 說 : 「他 被 包 藏 在 迫 害 之 中 。」 一 個 大 作 家 說 : 「他 在 迫 害 中 表 現 超 卓 。」

多納篤派之誹謗
多 納 篤 派 誹 謗 教 宗 , 說 他 把 聖 書 交 出 , 向 邪 神 獻 祭 , 然 後 到 義 大 利 南 部 三 百 位 主 教 大 會 前 認 罪 , 主 教 會 不 肯 定 罪 , 因 為 無 上 的 教 宗 不 能 受 審 判 。 這 故 事 似 乎 頗 有 吸 引 力 , 但 在 當 時 的 環 境 下 是 否 可 能 發 生 呢 ? 在 迫 害 最 烈 之 時 , 三 百 位 主 教 怎 能 在 義 大 利 集 會 ? 除 多 納 篤 派 之 外 , 再 沒 有 人 提 及 這 個 主 教 會 。 聖 奧 斯 定 否 認 這 個 故 事 , 著 書 攻 擊 發 起 邪 說 的 人 : 「他 說 教 宗 是 褻 聖 的 壞 人 , 我 說 他 是 無 罪 的 , 不 過 , 我 無 需 引 述 證 據 , 因 為 異 說 者 是 從 來 講 不 出 證 據 的 。 你 們 指 出 一 些 主 教 的 名 字 , 說 他 們 將 聖 書 交 給 迫 害 者 。 不 過 , 你 們 提 不 出 證 據 , 亦 未 引 起 別 人 的 注 意 。」

當 然 , 那 時 必 有 人 將 聖 書 交 與 迫 害 者 , 這 些 都 是 出 賣 教 會 的 叛 教 徒 。 後 來 , 他 們 的 復 教 曾 引 致 劇 烈 辯 論 。 不 過 , 當 時 亦 必 有 順 承 時 勢 的 人 , 他 們 不 肯 將 教 會 的 重 要 文 件 交 出 , 但 又 不 敢 太 過 拂 逆 官 員 , 惟 有 將 一 些 無 關 重 要 的 紙 張 獻 出 。 這 種 行 為 , 情 有 可 原 。 近 代 法 國 政 府 下 令 沒 收 教 會 財 產 , 一 些 教 士 拒 絕 , 另 一 些 教 士 服 從 , 兩 者 行 動 都 不 算 是 犯 罪 。

結 果 , 經 過 多 位 學 者 的 辯 白 , 終 於 擊 破 了 中 傷 瑪 策 林 的 謠 言 。 他 們 證 明 主 教 議 會 一 案 全 是 虛 構 。

教宗之死
瑪 策 林 怎 樣 死 的 呢 ? 我 們 無 法 肯 定 。 不 過 , 很 多 人 相 信 : 主 教 書 第 二 版 及 日 課 經 所 敍 述 聖 瑪 策 祿 (瑪 策 林 的 繼 任 人) 的 死 亡 經 過 , 應 該 是 屬 於 瑪 策 林 的 , 兩 人 名 字 相 似 容 易 引 致 混 淆 。 瑪 策 祿 的 故 事 與 他 本 人 的 時 代 背 景 不 大 相 符 , 該 故 事 應 屬 於 瑪 策 林 , 聖 達 馬 蘇 教 宗 替 瑪 策 祿 寫 墓 志 銘 , 沒 有 提 及 這 故 事 。 現 在 把 故 事 敍 述 如 下 :

教 宗 被 判 在 馬 廐 工 作 (本 來 不 是 嚴 酷 的 判 決 , 不 過 他 還 要 忍 受 毒 打 和 饑 餓) 。 他 逃 出 來 , 躲 在 一 位 女 教 徒 露 西 那 家 裡 。 她 的 家 立 即 變 成 教 徒 集 中 地 , 教 宗 因 此 被 發 現 。 羅 馬 人 便 將 馬 搬 到 露 西 那 家 中 , 教 宗 繼 續 當 馬 伕 。 不 久 , 他 死 了 。

很 多 教 徒 到 他 的 墳 墓 致 敬 , 傳 統 上 認 為 他 是 殉 道 者 。 他 生 前 選 擇 晉 黎 熹 拉 墓 穴 為 葬 身 地 。 該 墓 穴 為 私 人 物 業 , 未 受 充 公 。 瑪 策 林 把 它 修 葺 妥 當 , 以 彌 補 被 充 公 的 公 眾 墓 穴 。 他 葬 在 墓 穴 裡 光 線 最 好 的 地 方 。 到 了 七 世 紀 , 仍 有 朝 聖 者 到 他 墳 上 致 敬 。

他 的 瞻 禮 是 四 月 廿 六 日 , 與 第 三 位 教 宗 聖 格 肋 多 相 同 。 教 會 不 採 用 他 逝 世 的 日 子 (十 月 廿 五 日) 而 將 遷 移 遺 體 的 日 期 定 為 瞻 禮 。

瑪 策 林 死 後 , 迫 害 仍 然 劇 烈 , 過 了 四 年 , 才 能 選 出 繼 任 人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8 年 11 月 8 日 至 1969 年 1 月 17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