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Miltiades
聖米迪 (聖美基德)

 

就任及逝世: 311 ~ 314

 
西 方 的 君 主 君 士 坦 丁 及 馬 克 孫 都 是 異 教 徒 , 前 者 是 一 個 好 君 主 , 後 者 雖 然 暴 燥 放 蕩 , 但 他 絕 對 不 關 心 天 主 教 比 羅 馬 異 端 得 勢 , 所 以 西 方 是 很 太 平 的 , 而 東 方 則 存 有 高 度 緊 張 氣 氛 , 迫 害 正 在 瘋 狂 地 進 行 。 尼 哥 密 的 加 利 琉 , 和 安 提 的 打 亞 , 兩 人 殘 酷 的 迫 害 , 在 歷 史 上 是 有 名 的 。

在 聖 地 沿 岸 一 帶 、 環 繞 凱 撒 勒 雅 的 城 巿 , 遍 地 屍 體 , 成 為 野 獸 噬 食 的 對 象 。 甚 至 異 教 徒 亦 非 常 討 厭 這 種 頻 頻 發 生 的 野 蠻 行 為 。

聖 龐 非 祿 是 初 期 教 會 的 一 盞 明 燈 , 他 是 俄 利 貞 的 學 生 , 也 是 攸 西 俾 的 老 師 , 他 曾 在 這 地 方 建 立 一 所 規 模 宏 大 的 圖 書 館 , 他 被 打 亞 囚 禁 。 在 獄 中 , 他 寫 了 一 本 書 為 俄 利 貞 辯 護 。 攸 西 俾 非 常 敬 仰 這 位 不 朽 不 屈 的 學 者 , 故 自 稱 為 「龐 非 祿 的 攸 西 俾 。」

攸 西 俾 出 奔 太 爾 , 再 到 埃 及 。 雖 然 如 此 , 仍 然 不 能 完 全 逃 離 魔 掌 , 他 被 監 禁 數 月 。

同 期 內 , 另 一 位 傑 出 的 學 者 ── 安 提 的 琉 善 , 遭 受 同 樣 的 死 亡 。 他 曾 在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伊 得 撒 城 講 聖 經 , 後 來 遷 居 到 安 提 及 尼 哥 密 , 並 在 獄 中 渡 過 九 年 。

在 埃 及 , 有 一 部 份 聖 徒 有 超 卓 的 表 現 。 聖 安 當 挺 身 而 出 鼓 勵 教 徒 。 他 屢 次 在 法 庭 出 現 , 而 沒 有 一 次 被 判 有 罪 , 因 為 天 主 蓄 意 造 就 他 在 將 來 成 為 一 個 最 有 貢 獻 的 宗 徒 。

一 位 埃 及 神 父 和 他 任 職 軍 官 的 朋 友 , 曾 有 一 段 有 趣 的 故 事 , 其 遭 遇 與 中 國 某 著 名 殉 道 者 相 似 。 他 們 二 人 多 交 權 貴 , 縣 令 不 欲 使 之 獲 罪 , 於 是 想 盡 辦 法 唆 擺 他 們 叛 教 , 但 結 果 失 敗 , 這 兩 位 埃 及 人 , 便 作 了 壯 烈 的 犧 牲 。

在 居 比 路 、 小 亞 細 亞 、 及 聖 地 , 很 多 教 徒 被 困 在 礦 坑 內 。 同 時 , 偉 大 的 聖 巴 西 略 的 雙 親 逃 到 一 個 很 遠 的 地 方 , 不 過 這 地 亦 有 殘 酷 的 迫 害 。

出 乎 意 料 之 外 , 加 利 琉 的 健 康 突 然 衰 弱 到 接 近 死 亡 , 他 患 有 一 種 可 怕 的 病 及 身 體 發 出 惡 臭 。 教 徒 是 否 因 此 而 感 到 高 興 ? 聖 若 望 認 為 這 是 聖 人 容 忍 苦 難 的 一 個 因 素 。 而 且 任 何 人 都 高 興 看 見 合 理 的 報 應 , 這 便 是 我 們 設 立 法 院 的 原 因 。

加 利 琉 的 貢 獻 就 是 曾 經 多 次 戰 勝 蠻 族 , 可 以 證 明 他 是 一 位 傑 出 的 軍 事 家 , 然 而 他 做 出 與 教 徒 敵 對 的 愚 蠢 行 為 。 他 在 這 時 已 厭 倦 暴 行 , 在 垂 死 之 際 宣 佈 恢 復 教 徒 活 動 的 自 由 , 並 希 望 教 徒 為 他 祈 禱 。 除 打 亞 之 外 , 其 他 君 主 亦 一 致 簽 署 承 認 這 項 公 佈 , 打 亞 自 己 亦 發 信 通 知 各 地 官 員 釋 放 教 徒 , 這 是 三 一 一 年 發 生 的 事 情 , 加 利 琉 亦 在 這 年 逝 世 。

打亞迫害聖徒的情形
東 方 的 寧 靜 維 持 了 一 個 短 暫 的 時 期 , 打 亞 又 開 始 迫 害 聖 徒 。 這 一 次 他 採 用 狡 猾 的 手 腕 , 佈 局 毀 壞 聖 徒 的 名 譽 。 據 攸 西 俾 的 記 載 , 他 由 各 城 派 出 代 表 團 到 他 的 面 前 , 要 求 他 驅 逐 或 殺 害 不 叛 教 的 聖 徒 。 他 又 請 一 位 教 授 以 書 面 提 出 反 對 。 捏 造 「大 事 錄」 , 根 據 大 事 錄 的 記 載 : 耶 穌 釘 十 字 架 是 罪 有 應 得 , 因 為 祂 是 一 個 無 賴 漢 。

這 時 , 異 端 受 到 挫 折 , 最 可 笑 的 是 , 他 們 造 一 個 巨 大 而 會 說 話 的 偶 像 , 意 圖 依 靠 這 個 偶 像 重 振 聲 威 。

打 亞 在 這 時 期 侵 略 阿 美 尼 亞 , 阿 美 尼 亞 是 一 個 天 主 教 王 國 , 所 以 這 地 成 為 打 亞 毀 滅 的 對 象 。 可 是 他 遇 到 勁 敵 , 完 全 敗 下 陣 來 。

聖徒對異教徒的憐憫
在 三 一 二 及 三 一 三 年 , 近 東 和 埃 及 發 生 饑 荒 和 瘟 疫 , 各 地 的 聖 徒 不 念 舊 惡 , 不 斷 救 濟 受 害 的 同 袍 , 這 種 行 動 使 到 每 一 個 人 感 動 驚 訝 , 也 許 這 是 停 止 迫 害 及 很 多 人 改 奉 天 主 教 的 主 因 。

當 時 改 奉 天 主 教 的 人 很 多 , 其 中 以 非 洲 的 阿 諾 俾 改 奉 聖 教 的 故 事 最 為 動 人 。 阿 諾 俾 是 一 個 出 色 的 雄 辯 家 , 主 教 不 相 信 他 誠 意 改 奉 天 主 教 , 其 實 他 是 絕 對 信 奉 真 理 。 為 了 表 示 堅 信 , 他 寫 了 一 本 有 關 基 督 教 的 書 , 因 此 准 許 他 受 洗 。 這 本 書 留 傳 至 今 。

勒 坦 是 他 的 學 生 , 亦 是 一 位 改 奉 天 主 教 的 教 徒 。 我 們 常 引 用 他 的 作 品 , 他 最 著 名 的 作 品 , 是 「迫 害 者 之 死」 , 異 教 徒 譏 諷 他 既 然 是 天 主 教 , 不 應 該 看 見 迫 害 者 受 苦 的 情 形 便 感 到 愉 快 。 我 們 在 上 文 對 這 些 指 責 已 加 以 駁 斥 , 現 在 不 再 贅 述 。 後 來 他 成 為 君 士 坦 丁 兒 子 的 老 師 , 因 此 他 很 了 解 君 士 坦 丁 的 為 人 , 供 給 我 們 不 少 寶 貴 的 資 料 。

君士坦丁大帝
君 士 坦 丁 為 人 是 怎 樣 的 ? 他 的 容 貌 英 俊 , 身 裁 魁 梧 , 他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戰 士 、 一 位 傑 出 的 元 帥 , 又 是 一 位 機 智 的 政 治 家 。 在 德 國 打 完 仗 後 , 聲 譽 日 隆 , 他 的 軍 隊 接 受 更 嚴 格 的 訓 練 。 不 幸 的 是 他 的 岳 父 麥 士 面 與 他 敵 對 。 麥 士 面 亦 是 一 位 出 色 的 將 軍 。 君 士 坦 丁 曾 多 次 擊 敗 他 , 每 一 次 都 放 了 他 , 最 後 迫 他 自 殺 。 他 的 兒 子 馬 克 孫 是 駐 羅 馬 城 的 皇 帝 , 非 常 驚 懼 及 妒 忌 君 士 坦 丁 的 成 就 , 他 以 父 親 之 死 為 藉 口 , 向 君 士 坦 丁 宣 戰 。 君 士 坦 丁 的 軍 隊 迅 速 越 過 阿 爾 卑 斯 山 , 直 達 北 意 大 利 , 在 那 裡 與 馬 克 孫 之 銳 軍 相 遇 , 這 些 軍 隊 原 屬 麥 士 面 。 這 場 戰 事 非 常 激 烈 , 米 蘭 及 其 他 城 巿 先 後 被 君 士 坦 丁 征 服 , 他 銳 不 可 當 的 戰 術 , 使 馬 克 孫 大 敗 至 片 甲 不 留 。 這 次 戰 爭 , 曾 與 拿 破 崙 在 意 大 利 的 一 場 劇 戰 互 相 輝 映 。

君 士 坦 丁 征 服 北 義 大 利 後 , 立 即 進 逼 羅 馬 。 羅 馬 巿 民 十 分 怨 恨 馬 克 孫 和 他 的 軍 隊 , 馬 克 孫 不 能 信 賴 巿 民 , 只 好 帶 領 軍 隊 出 城 , 與 君 士 坦 丁 一 決 死 戰 。 於 是 , 他 與 軍 隊 渡 過 泰 柏 河 , 列 陣 拒 敵 。 他 不 等 待 君 士 坦 丁 渡 河 , 而 予 以 截 擊 , 反 而 自 己 先 渡 , 此 一 措 施 頗 令 人 費 解 。 希 臘 人 說 這 是 神 的 安 排 ; 或 許 馬 克 孫 欲 使 兵 士 知 道 無 路 可 退 , 便 要 拼 命 死 戰 , 正 如 韓 信 背 水 之 戰 。

大 戰 前 一 日 , 君 士 坦 丁 看 見 十 字 架 在 空 中 出 現 , 下 面 寫 著 「憑 此 十 字 聖 號 , 必 得 勝 利」 。 當 晚 , 他 夢 得 基 督 之 聖 號 ; 並 受 命 將 此 聖 號 刻 在 士 兵 盾 上 。 攸 西 俾 曾 述 十 字 架 出 現 的 聖 蹟 , 勒 坦 在 宮 中 , 與 聞 君 士 坦 丁 之 夢 , 兩 事 皆 可 徵 信 。

次 日 , 君 士 坦 丁 遂 以 十 字 聖 架 與 基 督 之 聖 號 為 旗 , 並 在 四 邊 寫 上 「憑 此 十 字 聖 號 , 必 得 勝 利」 或 以 希 臘 文 寫 著 「用 此 號 者 , 必 戰 勝 。」 這 種 旗 有 一 神 秘 名 稱 「拉 巴 倫 。」

兩 軍 接 戰 , 君 士 坦 丁 以 寡 敵 眾 , 仍 獲 大 勝 , 馬 克 孫 幾 乎 全 軍 覆 沒 。 密 文 橋 畔 只 有 一 度 浮 橋 , 敗 軍 撤 退 異 常 困 難 , 跌 下 河 中 溺 斃 者 竟 多 於 陣 亡 者 , 馬 克 孫 自 己 亦 由 橋 上 掉 下 河 裡 溺 死 。 君 士 坦 丁 在 人 民 歡 呼 聲 中 進 入 羅 馬 城 , 頑 固 的 元 老 議 院 也 承 認 這 是 教 會 的 勝 利 。 君 士 坦 丁 凱 旋 拱 門 上 寫 著 「 神 所 啟 示 」 等 字 , 一 般 人 以 為 應 作 「神 所 協 助 。」 但 馬 克 孫 的 軍 隊 , 比 君 士 坦 丁 強 盛 得 多 , 君 士 坦 丁 若 非 受 主 啟 示 , 未 必 有 勇 氣 接 戰 。

當 時 是 公 元 三 一 二 年 。

多納篤派
君 士 坦 丁 勝 利 了 , 最 歡 喜 的 人 是 美 基 德 教 宗 。 他 立 即 在 羅 馬 召 開 主 教 會 議 , 討 論 非 洲 的 宗 教 糾 紛 。 一 些 激 烈 份 子 , 在 多 納 篤 主 教 領 導 下 , 形 成 多 納 篤 派 。 迦 太 基 城 一 位 富 有 的 女 教 徒 反 對 教 廷 任 命 西 西 連 為 主 教 , 她 寫 信 給 幾 位 主 教 , 由 他 們 召 開 偽 宗 教 會 議 , 判 定 西 西 連 升 任 主 教 的 祝 聖 禮 無 效 。 他 們 說 主 持 祝 聖 的 人 曾 經 背 教 , 在 迫 害 時 把 公 教 書 籍 繳 給 警 察 。 不 過 , 據 教 會 規 定 , 祝 聖 者 縱 使 犯 了 罪 , 祝 聖 禮 依 然 生 效 。 此 項 規 則 , 在 西 彼 廉 時 已 經 公 佈 , 主 教 們 必 然 知 道 , 他 們 判 決 西 西 連 祝 聖 禮 無 效 , 實 為 無 理 。

不 過 , 一 般 歷 史 家 以 為 : 該 事 件 只 是 獨 立 政 策 及 民 族 意 識 的 表 現 。 西 西 連 的 祝 聖 與 這 些 主 教 本 無 關 係 , 他 們 只 是 借 此 機 會 , 否 認 高 級 權 力 (尤 其 是 羅 馬 城 的 權 力) 。 結 果 , 上 述 會 議 , 裁 定 西 西 連 祝 聖 合 法 。

那 些 非 洲 主 教 向 君 士 坦 丁 上 訴 , 君 士 坦 丁 要 求 教 宗 再 召 開 一 次 會 議 , 這 次 會 議 在 法 國 舉 行 , 亦 裁 定 那 些 主 教 不 當 。 他 們 仍 不 覺 悟 , 繼 續 反 叛 教 會 , 甚 至 使 用 暴 力 。

這 些 主 教 , 為 了 挽 救 國 家 , 不 讓 羅 馬 人 取 得 統 治 權 , 便 起 來 反 抗 教 會 而 失 去 信 仰 。 他 們 國 家 也 衰 弱 不 振 , 後 來 終 為 蠻 族 征 服 。

今 日 的 巴 巴 利 人 , 便 是 這 些 可 憐 的 背 教 者 的 後 裔 。

君 士 坦 丁 征 服 羅 馬 , 立 即 解 放 教 會 。 不 過 , 他 仍 要 與 其 他 王 帝 協 議 , 因 此 便 和 來 星 尼 在 米 蘭 開 會 , 釐 訂 法 令 , 使 天 主 教 徒 與 異 教 徒 同 樣 得 到 自 由 。 三 一 三 年 , 打 亞 王 帝 敗 死 在 尼 哥 密 地 方 公 佈 該 項 法 令 , 這 便 是 出 名 的 米 蘭 法 令 。

初 時 , 打 亞 攻 陷 拜 占 庭 , 意 圖 推 翻 支 持 天 主 教 的 王 帝 。 來 星 尼 領 兵 迎 戰 , 他 的 兵 士 歌 唱 聖 詩 「至 高 天 主」 , 作 為 進 軍 的 節 奏 。 打 亞 戰 敗 , 服 毒 自 殺 。 臨 死 時 , 請 基 督 寬 恕 。 於 是 , 這 位 迫 害 者 , 來 到 天 主 的 審 判 台 前 。

羅 馬 大 帝 國 舉 國 歡 騰 , 教 會 又 獲 得 暫 時 的 和 平 (後 來 , 來 星 尼 改 變 態 度 , 反 對 天 主 教 , 以 酷 刑 殺 死 不 少 教 徒) , 甚 至 異 教 徒 亦 覺 激 奮 , 因 為 他 們 知 道 天 主 教 徒 都 是 良 善 的 人 。 路 上 , 聯 群 結 隊 的 教 徒 唱 著 聖 歌 , 由 鑛 坑 和 監 獄 歸 來 。

除 了 多 納 篤 事 件 以 外 , 尚 有 一 小 風 波 , 後 來 竟 變 成 大 風 波 。 數 年 前 , 埃 及 地 方 發 生 宗 教 分 裂 。 該 事 件 與 阿 里 烏 司 鐸 有 關 , 他 展 開 古 代 教 會 史 上 最 嚴 重 的 邪 說 。 自 教 會 建 立 以 來 , 邪 說 和 分 裂 不 斷 發 生 , 教 會 的 道 理 反 而 日 益 成 長 。 阿 里 烏 的 邪 說 , 是 對 教 會 智 識 份 子 一 次 最 大 的 挑 戰 , 卻 使 到 後 來 一 百 五 十 年 中 , 教 會 發 展 盛 況 空 前 。

但 當 時 一 切 都 是 歡 悅 , 教 徒 在 各 處 建 築 教 堂 , 君 士 坦 丁 亦 給 予 慷 慨 的 幫 助 。 他 興 建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 在 文 藝 復 興 時 該 堂 仍 存 在 。 此 外 , 他 又 把 拉 特 朗 宮 捐 獻 給 聖 教 會 , 宮 中 的 大 法 庭 成 為 後 來 的 羅 馬 主 教 堂 。

攸 西 俾 寫 了 一 篇 很 長 的 文 章 , 描 述 當 時 教 徒 歡 欣 喜 悅 之 情 , 現 在 節 錄 一 小 段 : 「教 堂 在 所 有 地 方 建 立 起 來 , 凡 人 都 看 見 隆 重 的 祝 聖 儀 式 。 主 教 在 各 處 集 會 , 教 徒 往 來 各 國 之 間 , 通 行 無 礙 。 大 家 都 懷 著 熱 誠 的 善 意 , 團 結 成 一 個 和 洽 的 大 團 體 。

一 切 都 符 合 先 知 的 預 言 : 「骨 頭 與 骨 頭 結 合 起 來 , 在 他 們 身 上 生 了 筋 , 長 了 肉 。」 教 徒 們 充 滿 精 神 活 力 , 抱 著 同 一 熱 誠 , 歌 訟 上 主 。

教宗之死
美 基 德 教 宗 殁 於 公 元 三 一 四 年 , 他 是 聖 人 , 但 非 殉 道 者 。 在 他 以 前 , 只 有 另 一 位 教 宗 沒 有 殉 道 的 名 譽 。 他 葬 在 加 理 多 墓 地 中 之 美 基 德 墓 穴 , 埋 葬 於 該 墓 地 的 教 宗 。 他 是 後 一 位 。 在 他 墳 墓 周 圍 , 設 有 座 位 , 供 參 與 彌 撒 者 使 用 。 屋 頂 及 牆 壁 上 畫 了 圖 畫 , 描 述 拉 匝 祿 復 活 及 其 他 聖 經 故 事 。 美 基 德 的 瞻 禮 在 十 二 月 十 日 。
資料來源:教宗列傳--祈祖堯神父著

1969 年 5 月 2 日 至 1969 年 5 月 23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