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us XII (Venerable)
護十二世 (可敬者)


Bishop of Rome and Vicar of Jesus Christ,
Successor of St. Peter, Prince of the Apostles,
Supreme Pontiff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Patriarch of the West, Primate of Italy,
Archbishop and Metropolitan of the Roman Province,
Sovereign of the State of the Vatican City.

His Holiness Pope Pius XII (Eugenio Pacelli), Roman Pontiff, was born in Rome, 2nd March 1876; ordained priest 2nd April 1899; named Archbishop of Sardis 23rd April (cons. By Pope Benedict XV, 13th May) 1917; created Cardinal 16th December 1929; appointed Papal Secretary of State 7th February 1930; elected Pope 2nd March, crowned 12th March 1939.


耶穌基督代權,羅馬主教,
宗徒之長,聖伯多祿繼承者,
西方宗主教,義國首主教,
羅馬省總主教兼首都主教,
梵蒂岡城邦元首。

教 宗 聖 座 庇 護 十 二 世 (巴 柴 利.紐 金 尼)  羅 馬 最 高 司 牧 , 一 八 七 六 年 三 月 二 日 , 生 於 羅 馬 ; 一 八 九 九 年 四 月 二 日 祝 聖 為 司 鐸 , 一 九 一 七 年 四 月 廿 三 日 任 為 撒 地 斯 總 主 教 (同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由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祝 聖) ; 一 九 二 九 年 十 二 月 十 六 日 , 封 為 樞 機 主 教 ; 一 九 三 0 年 二 月 七 日 特 任 為 教 廷 國 務 卿 ; 一 九 三 九 年 三 月 二 日 當 選 為 教 宗 ; 同 年 三 月 十 二 日 加 冕 禮 。

 

R.I.P.
Pope Pius XII

Born: 2 March 1876
Ordained Priest: 2 April 1899
Consecrated Bishop: 13 May 1917
Elected Pope: 2 March 1939
Died: 9 October 1958

May his soul and the souls of the faithful departed, through the mercy of God, rest in peace.

Solemn Requiem Mass for the repose of the soul of His Holiness Pope Pius XII will be sung in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at 10am on Monday, 13 October, by His Lordship Lawrence Bianchi Bishop of Hong Kong.

The sermon will be preached by Father T. F. Ryan, S.J.
10 October 1958

 

Hong Kong Mourns the Pope
Widespread Sorrow Personally Felt Loss

The news of the death of His Holiness Pope Pius XII was received by all non-Communist sectors of the Hong Kong community, with every sign of sorrow.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the Commander of the British Forces, the whole Consular Corps, the Anglican Dean, and many other public figures hastened to assure His Lordship the Bishop of their sympathy.

Radio Hong Kong, Rediffusion, and the Hong Kong Television at once re-arranged their programmes to give due prominence to the sad news.

The Communist Press published the news very briefly and without comment. The non-Communist Press, Chinese and English, devoted column after column to news and articles about the dead Pope, and printed Editorials of intelligent and well-informed sympathy.

These tributes were, indeed, evidence of the good feeling that exists between the Catholics of Hong Kong and their non-Catholic neighbours; but they were much more than that. The various expressions of sympathy, public and private, all showed acute awareness of at least some aspects of the late Pope’s multitudinous activities: the condolence was condolence in the literal sense - sorrowing with us in our sorrow.

The anxiety and the regrets of very many non-Catholics are worthy of fuller record than can be given here. One incident out of many must suffice. Shortly before all hope had been abandoned, three non-Catholics called on Father A. Poletti, the Parish Priest of the District that runs along the border of Communist China, urging him to pray and to offer Mass for the recovery of the Pope. Two of these petitioners had benefited personally from the late Pope’s work for prisoners of war. The third was impelled solely by admiration for the Pope and belief in the value of his work.

On receipt of the sad news, His Lordship Lawrence Bianchi, Bishop of Hong Kong published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which appeared in the Press on the following morning:

The death of His Holiness Pope Pius XII is a very great loss not only to all Catholics but also to all men in the world today. Long before his election as Pope he was known as a determined lover of peace. As Pope he strove unceasingly to relieve misery and to ensure harmony throughout the world. During the 19 years of his Pontificate, men of all countries and creeds listened with increasingly close attention to his pronouncements, which were always those of a wise Father earnestly seeking the good of all.

Probably no man in all history has endeared himself to so many of his fellows. The innumerable audiences he granted were never merely formal: he established personal contact, speaking to, and when that was impossible, waving gaily to, those who had come to see him and to greet him.

To the Church which he ruled as Vicar of Christ he was a dearly loved Father and a consummately wise ruler. Though always respectful of tradition, he scrutinized all the details of ecclesiastical law, and was ready to make any modifications that would help his flock to serve God more fully in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age we live in.

The definition of the Dogma of the Assumption gives him an outstanding place in the great roll of great Popes. His countless address on almost every known subject made him perhaps the greatest of teaching Popes. His work for peace, fully justifying the common title ‘Angelic Pastor’ showed him to be guardian of all men.

The Catholics of Hong Kong have special reason to lament the death of Pope Pius XII. Time after time he showed special favour to us, receiving representatives of this Colony and this diocese with even more than his ordinary generosity. Not only the former Governor, Sir Alexander Grantham and my predecessor as Bishop of Hong Kong, and I myself, had proof of his benevolence to us; many other representatives of Hong Kong Government met with such favour from His Holiness, and all were astonished to find how close was his interest in and how accurate his information about this, one would have said, remote and unobtrusive corner of the world.

The Holy Father’s last encyclical letter was addressed to the Church in China, now suffering under persecution. It is a letter which shows not only the Pope’s love of the people of China, but also his concern for the terrible conditions under which the Church in that great country suffers.

Requiem Masses for the repose of the soul of the Pope were celebrated in all churches and chapels in the Colony.

On Monday, 13 October, His Lordship the Bishop celebrated in the Cathedral a Solemn Requiem, at which H.E. the Governor and the Commander of the British Forces, were represented, and the Hon. Chief Justice, Sir Michael Hogan, C.M.G., the whole Consular Corps, led by their doyen the Consul for India, Mr. B. P. Adarkar, and numerous members of the Legislative and Executive Councils, attended in person.

Flags were flown at half must throughout the Colony on the day of the Requiem.
17 October 1958


Last Message

The last ordinary news about the late Pope to arrive before the news of his fatal illness was very much what might have been expected. There were no heroics, no romantic signs of premonitions. The Holy Father always hoped very earnestly to work to the end. He got his wish. This last dispatch contains a summary of an address made to a group of newspaper-sellers and booksellers.

A news-stand, the Pope told them, is “a window open to the nation and the world’ ; the citizens of any state have, accordingly a right to demand that the authorities shall intervene whenever there are excesses in editorial activity.”

“It would be a great mistake” he said, for anyone to equate your news-stands and book shops with stalls that sell such goods as have little or no relation to human and moral values. The great importance and honour of your calling lies in the influence which you are in a position to exercise on public morality by means of the publications placed on sale.

From this there derived a corresponding responsibility. The heavier responsibility rests solidly on authors and editors, but care in the choice of publications for sale remains with you. In this matter respectable men - and you are respectable men - and Christians, which you profess yourselves to be, cannot be guided only by immediate economic interests with an eye only for money.

“A society which is insensible to upright intellectual and moral principles and relies only on those of commercial advantage does not deserve to be counted among civilized societies much less among Christian ones.”

The Pope urged news vendors to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the secret distribution of publications harmful to good morals: the pretext that “others do it” is too weak an excuse to justify your being an accomplice in the evil.

Even in this summary report we can recognize the personal stamp that His late Holiness impressed on all his utterances, formal or informal, the intimate understanding of the problems of all his hearers, and the unhesitating application of fundamental principles.

We shall not hear precisely these tones again. Providence will send us other Popes each with his own personal outlook and style. We look forward to further bounty; but in the meantime we mourn.
17 October 1958

 

Pope Pius XII

“Virtuous men and innocent men mark thou well; he that lives peaceably will leave a race behind him, while sinners are rooted out, every one, and their graceless names forgotten”. P.s 36. 37-38

The world today mourns one whom it calls truly great, a man of great gifts and great heart. It mourns him because it valued him, because in losing him it feels that all mourn him too because we valued him, but when we kneel before the throne of God to pray for the dead Pope Pius, it is not just as a great man that we think of him; for us he was our Father in God, the representative of Christ on earth. Now the see of Peter is vacant; the ring of the Fisherman has been broken; the Vicar of Christ has gone to his Master.

Our first duty is therefore to pray for the soul that is departed. Popes and kings and the humblest of creatures are alike in death. Honours and dignities may have been with them in life, and the memory of these trappings is large in the record of their lives, but they are left behind, and naked the soul appears before the throne of God to receive His judgment. The first word of the late Pontiff’s testament was a prayer for mercy, Miserere mei, Deus, and this prayer for God’s mercy must be too the first word that comes to our lips as we meet here in his memory, that God may bestow mercy on His servant, who was our father, and to whom our reverent service does not end with his mortal life.

Next to our duty of prayer for the departed soul comes one of gratitude and admiration for the way in which he filled the solemn office that was entrusted to him. When he was called to the papal throne close on twenty years ago the world was seething in a welter of turmoil and anxiety, and the forces of a terrible war were about to be unleaded on mankind. The qualities that were needed in the man who would rule the Church of God in such a time were above all holiness of life, rigid adherence to fundamental principles, and a courage that was steadfast before any onslaught, and these were precisely the outstanding qualities of the man who was chosen Pope in that fateful year of 1939.

Already for twenty years he had played his part in the public scene, first as Papal Nuncio to Germany and then as Papal Secretary of State, and in these offices he had done his utmost to save humanity from the terrible storm that was threatening with ever greater fury to rage against it. And he had shown to the world that whatever was the task that he was called upon to perform, whoever was the man, honourable or without honour, ruthless or just, with whom he had to deal, he was in every action and in every outlook always before everything else the man of God.

His training had been in the career of diplomacy, one in which many who began with the highest and holiest motives have forsaken high ideals and have pursued unworthy ends. It was not the career of his choice. He was a humble curate in a Roman suburb when he was called to serve the Church in its dealings with the nations and their rulers. His great gifts had marked him out for distinguished office, but his heart was in the priestly work in which he had been engaged. What was the first change that was noticed in his daily regime when he was called to begin his apprenticeship? His friends and associates noted it, because it was an exceptional one: he doubled his time of morning prayer. From that time, in spite of growing and steadily absorbing work, he found two hours each morning to give to God. He needed it, he declared, in order that he might be sure of giving the day only to God. He still remained attached to the church of which he had been a curate, and at the end of every week his spare hours were spent in the instruction of children in catechism in one of the poorest quarters of Rome. In this he continued for years, and it indicated his attitude towards the work in which he was engaged. He had been called to be a priest, and as a priest he would serve and work.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in the halls of the Vatican he was known as Il santo - the saint.

As positions of greater importance were entrusted to him he utilized every opportunity they gave to alleviate the temporal as well as the spiritual needs of the suffering people. His work for prisoners of war in many capacities was well known. He used the world-wide extension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o establish contact for them with their homes and families; he pressed, in spite of many rebuffs, for a more humane treatment for them; he arranged for the distribution of relief to them in the prisoners’ camps of many countries. All this he undertook and did, long before he reached any position of great authority, quietly, without his name being known, simply because his heart moved him and his skill found a means of accomplishment.

When he was called by the Papal Secretary of State to be one of his chief assistants he was told that two things were to guide him in his actions and in all his dealings: one was devotion to principle, the other devotion to duty - to him these meant devotion to the law and the service of God. A few years later he was called by the reigning ponriff, Pius XI to assume in his turn the position of Papal Secretary of State and become his closest collaborator. The terms in which that appointment was given may sound strange to ears accustomed to the common terms of assignment to high office. “We have appointed you, the Holy Father wrote, because of your spirit of piety and prayer, which cannot fail to draw upon you an abundance of heavenly assistance.” Then he added, “and because of the qualities of soul and talents of intellect with which God has endowed you, and which you have always used for His glory and for the service of the Church.”

It was in the pursuit of the duties of that high office that Cardinal Pacelli, as he then was, got that wide experience and knowledge of countries and nations, of their rulers and their peoples, which made him unique among the princes of the Church in his close acquaintance with the world and its growing turmoil, a world that seemed to want God less the more it stood in need of Him.

Then the moment came when the see of Peter awaited a new successor, and with a unanimity that reflected the voice of the entire Church the choice fell on him. To outward seeming that moment may appear one of glory, the elevation to an office that puts one’s name in the pages of history, but to one whose whole life and experience had shown the terrifying weight of responsibility that rested on the lonely person of the Pope, it could not be as an honour that he accepted the dreaded task.

Many a time in massive celebrations in many countries of the world the Cardinal had entered the church as the choir sang: Ecce sacerdos magnus, hailing the approach of Christ’s priest, but now it was different. Now he stands single and alone, to guide and to guard, to hold the greatest charge that can be committed to a human being; and the mighty anthem thunders forth the most awe-inspiring words that can be uttered to man: Tu es Petrus, “Thou art Peter”, - no longer the Cardinal Pacelli, one of the many who shared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e Church, but its head, the helmsman in whose hands it was to guide Peter’s bark through raging waters to the shores of eternity.

No wonder that frail head was bowed as the triple crown was placed upon it, no wonder that his hand trembled as he blessed the city and the world, the people that were now his people, that servants of God whom it was his duty to serve.

His head was bowed but his shoulders were strong and his heart was brave, and close on twenty years that will remain forever glorious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have shown how well he accomplished his task. Glorious years, because through them he guided safely and firmly the ship of Peter, but horrifying years, because of the suffering and strife and sin and multiple horror that they contained.

There is no need for me to go over those years again and remind you of the terrible years of war and its equally terrible aftermath; years that witnessed violence and cruelty on a scale worse than the most barbarous ages of the past, when the world saw the rape of nations, the attempted extermination of whole races; when out of the mass of the evil that war leaves strewn in its path, evil itself took shape and strode across prostrate nations and won power by terror, and called the worst slavery by the sacred name of liberty. You know those years when truth was made a mockery, when the very words of men were distorted, and a callous indifference to the pledged word or the sworn promise brought chaos into the world, when the greatest advances of science were hailed by evil men as new means to strengthen tyranny, until now when a cloud of fear greater than ever gripped horrified humanity hangs over the world.

These are the years through which Pius XII had to guide the Church, and it is to the honour of good men in every land today where freedom still remains that, whatever their race, whatever their faith, they acknowledge in him one who was a beacon of light in these dark days, one who stood inflexible to principle, and though everything sacred was outraged, repeated steadfastly the warning that it is on the basis alone of the fundamental truths of God’s law that peace can be established. Holiness, steadfastness, courage, these are the qualities that I said were needed in the head of Christ’s Church in our day, and it is the testimony of all men that Pius XII possessed them.

Sanctity may be a word that is heard rarely on the lips of men in these days, and is rarely mentioned in the columns of our newspapers, but it is one that was never missing from any comment on our late Pope. It shone in his life, it guided his actions and it inspired his every word. It was the foundation of that rock-like courage with which he faced the evil that has been arrayed against the Church. Almost his last message was to the martyred Church of the great land of China at the edge of which we stand. We here know more clearly than others how savage has been the injustice, how brutal has been the violence with which our brothers of the Faith in China have been treated, bur we know that though the Pope knew them too he was able to speak words of consolation and comfort.

Comfort was ever on the lips of that great and good man, for hope is ever the watchword of the Church. It is not an idle hope that is founded on a cheerful but blind optimism, it is that confidence which is Christ’s assurance that the forces of hell will not prevail against the Church. Though it may seem that, contrary to the words of the Psalm which I have quoted, sinners are not rooted out and that their names, far from being forgotten, are whispered with fear among men, yet we know that we have on our side the eternal witnesses.

Pius was the heir of Peter, his successor in that unbroken line of Pontiffs that has stretched through history for close on two thousand years. Nations have risen and fallen, time and again forces raised against God and His Church have declared that at last the day has come when the Papacy would end, religion would be blotted out, and the reign of reason or science would replace it. But of those who made such claims their graceless names are forgotten, and the message of the twelfth Pius to the world was always one of courage and of hope. In what seemed the darkest hour he boldly said that a new springtime of life in the Church was at hand, the herald to a glorious summer.

This was his hope, this was his prayer. Now that he has left us, his message is that which was the guiding principle of his own life: loyalty to God, steadfastness and courage. And as we kneel to pray for the dead Pope we feel inspired still by his words and strengthened by his example, and because of him made firmer still in our loyalty to the Church of God, which is the pillar and the ground of truth.
17 October 1958

 

Posthumous Papal Greeting to Rheims

A message sent by Pope Pius XII shortly before his death was read at the re-opening of the Basilica of St. Remi, one of the most famous sanctuaries in France, which had been under repair for nearly a half century.

The Basilica of St. Remi, though overshadowed by the fame of the great Cathedral, is regarded as one of the finest examples of Romanesque architecture in the world. Very severe war bombardment in 1941 interrupted the painstaking work that was being done to restore the 11th Century edifice to its former state. Stones and glass salvaged from the original structure were used in the restoration. Fortunately, patterns of the original windows had been made and most of the original glass had been saved.

In his message, the late Pius XII, having recalled that the fact Pope Leo IX journeyed to Rheims to be present at the dedication of the basilica when it was completed in 1049, proceeded as follows:

We shall not, like Our illustrious predecessor, make the pious pilgrimage to St. Remi, but We will take as a model his affectionate veneration for your helpful patron. In spirit We are present at your festivities.

We place there the wreath that you expect of Us, the wreath of the father, happy to be associated by means of felicitations and good wishes drawn from the bottom of his heart with the solemnities celebrated by his children.

May all France, which is so dear to Us, recalling the glorious past to which this restored sanctuary bears witness, may France, which has always been religiously attached and faithful to its noble past, find a renewed inspiration which will improve with Christian enlightenment and vitality the institutions of public and private life in the hope of more prosperous times.
 
31 October 1958

 

Last Discourse

L’osservatore Romano, the Vatican City daily which during the pontificate of Pius XII had published 1,386 of his discourses, published his final discourse, “with profound and moving emotion”, when the Pope was already dead.

This last discourse was delivered to the fifth congress of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of Latin Notaries at Castel Gandolfo on the morning of Sunday, 5 October, the day before the 82-year-old Pope suffered his first stroke.

The Pope was already seriously ill. He had collapsed the night before and had passed a sleepless night. But, though he was pale and trembling, he delivered his address as he had promised to do.

Speaking in French, the Pope said that constant respect for the rights of individuals can never be maintained “unless it is supported by that love of our neighbour, of which the Gospel contains both the theory and the living example.”

In what then followed, he could have been describing his own dedication to the duties of his office: There are no limits to charity; for charity comes from God and proceeds even to the renunciation of the good of this world, the renunciation of human attachments, and even the renunciation of one’s own life… We are convinced, gentlemen, that nothing will be of greater help to you in spreading the sense of justice among men that the appreciation and practice of true charity.

Laws in themselves are not absolute. They must yield to the just and well trained conscience, and the true man of law, whether judge, lawyer, or notary, can be recognized by his skill in interpreting legal texts in the light of the higher welfare of the individual and of the community.

Cesidio Lolli, the Osservatore reporter who had been responsible for the publication of all the discourses given by Pius XII during his pontificate, adds this final description:

The voice as usual was clear throughout the whole discourse. Only towards the end did it begin to show signs of tiredness…

“The audience was characterized by one other unusual detail. Having imparted the apostolic blessing, Pius XII lifted his arms once more in an attempt to wave his hand and signify, as he had always done, that he was taking leave of the faithful. When he was unable to move his hands, he spoke a single word… ‘Addio’”
7 November 1958

 

Pius XII implicated in Slaughter of Jews

A former British envoy to the Holy See has said that Pope Pius XII was “grossly misjudged and most unfairly condemned” in a controversial German play.

Sir D’Arcy Osborne, British Minister to the Holy See from 1936 to 1947, said in a letter to the London Times that as the Pope’s “enforced guest” in The Vatican City from Italy’s entry into the war in June, 1940, until the autumn of 1944, he had “exceptional opportunities of getting to know Pius XII and to appreciate his qualities.”

A German play, “The Vicar” scheduled to be staged in Autumn in England by the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Der Stellbertreter), implicates Pius XII in the murder of millions of Jews by Germany’s Nazis. One of its major these is that the Pope could have saved the Jews if he had condemned the Nazi atrocities, but that he was too much of a coward to do so.

Sir D’Arcy, who is not a Catholic, said in his letter:

“First of all I must emphatically declare that, so far from being a cool (which, I suppose, implies cold-blooded and inhumane) diplomatist, Pius XII was the most warmly humane, kindly generous, sympathetic (and, incidentally, saintly) character that it has been my privilege to meet in the course of a long life.”

“I know that his sensitive nature was acutely and incessantly alive to the tragic volume of human suffering caused by the war and, without the slightest doubt, he would have been ready and glad to give his life to redeem humanity from its consequences.”

“It is true, I agree, that he was concerned to maintain a meticulous neutrality in the estimable hope of mediating between the warring countries, and thereby putting a term to the sufferings of humanity.”

“I think it is true, too, that he was pro-German or, at least, pro-German Catholic.”

“This is not unnatural after his 10 or 12 years as Papal Nuncio in Germany.”

“But it assuredly does not mean that he was anti any other nationality.”

“I believe that he may be judged as wholeheartedly pro-humanity of every race and creed as his successor, Pope John XXIII.”

“Herr Hochhuth (author of the play) apparently blames Pius XII for not unequivocally warning the Germans when they sinned… (and for) refusing to pronounce an open protest against Hitler’s atrocities.”

“But there is no doubt - in fact His Holiness said as much to me on one occasion - that he believed he had condemned Nazi atrocities and Hitler himself in his wartime Christmas messages and other speeches.”

“This was no doubt his conviction and his intention, but there was admittedly no clear cut and unequivocal condemnation.”

“For, unfortunately, the language of his addresses was too often so prolix and obscure that it was difficult to extract his meaning from its extraneous verbal envelope.” (I have been told that his style was based on a marriage between Cicero and Bossuet.)

“As to warning the Germans of their sins and protesting against Hitler’s atrocities he was undoubtedly concerned neither to impair his prospects as a possible mediator nor to invite reprisals by the Nazis against the German Catholic hierarchy and population.”
14 June 1963

 

Pius XII Remembered
Fortieth Anniversary of Election

Pope Pius XII began his pontificate 40 years ago and his ideas are still flourishing in the documents of Vatican Council II, according to two Church historians, Father Robert A. Graham and Father G. Martina, S.J.

“He prepared the groundwork for Vatican II,” said Father Robert A. Graham, co-editor of the official documentary series on the activities of the Vatican during World War II.

From the doctrinal point of view, the pontificate of Pius XII “constituted notable progress,” said Father Giacomo Martina, professor of Church history at the Gregorian University. “The best proof of this is in the texts of Vatican II. Pius XII is continually present. He is the most quoted person,”

Vatican Council II
“The big subjects of Vatican II,” Father Graham said, “the Bible, ecumenism, the liturgy, were all worked out under his magisterium. In the ‘Pastoral Constitution on the Church in the Modern World,’ they quoted him repeatedly. Vatican II was a resounding vindication of his magisterium.”

Father Marina said many of the ideas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were Pius XII’s, but “the spirit” of the council “was different.” The council laid stress on greater cooperation between the Pope and bishops and on greater co-responsibility with the laity. The Vatican II vision of the Church is that of “a Church which is more aware of its limits, one that does not have the solution for all problems.”

Pius and the Jews
The most controversial criticisms of Pius XII arose in the 1960s, when it was alleged that he failed to protest against Nazi atrocities during World War II, particularly the treatment of the Jews. The two historians defend the Pope’s record.

The documentary series on Vatican activities during the war “shows that the Holy See, far from being silent, indifferent or inactive, was intervening constantly on behalf of Jews in danger,” according to Father Graham. “The Holy See, it is seen in these documents, used all the influence it could command, either on its own initiative or on the appeal of Jewish organization or individuals, at moments of real and particular peril.”

The Vatican strongly cooperated with world Jewish organizations and the U.S. government’s War Refugee Board, Father Graham went on. “These bodies recognized that in the Holy See they had a friend, ready and willing to help. I speak here particularly of papal interventions, coordination with Zionist and non-Zionist Jewish bodies in Hungary, Rumania, Slovakia and Italy.”

“These actions have been momentarily overlooked or forgotten. But they cannot be made to evaporate. In all justice, they have a right to be recalled and with them, the sincere gratitude expressed by the Jewish organizations at the time.”

Pius and War
Pope Pius “did everything possible to limit the scope of the conflict,” Father Martina said.

“In August 1939 Mussolini seemed to want to avoid war. The Pope encouraged him. He issued a stirring appeal when war was imminent: “Nothing is lost by peace; everything is lost by war.”

“Once war broke out, he found mediation impossible, but he sought to prevent expansion of the conflict,” he added.

Father Martina cited a letter from Pope Pius to Mussolini seeking to prevent Italy’s entrance into the war, and telegrams in 1940 to the rulers of Belgium and Luxembourg condemning “unjust aggression” by Germany. “This was very courageous when Italy was very close to Germany.”

Father Martina said the absence of further public protests was caused by the Pope’s desire not to make the situation more difficult for Catholics in Germany and the occupied countries.

The Pope thought protest would worsen the situation for the Jews. A protest by the Dutch bishops in a pastoral letter against anti-Semitism caused the Nazis to increase persecution of the Jews in the Netherlands.

Avant-garde Pope
In theology, Pope Pius “was really an avant-garde Pope, sensitive to and ahead of new movements,” Father Graham said. His encyclical on biblical studies, Divino Afflante Spiritu, of 1943, “was so red-hot, so avant-garde, that there were rumours that the Pope would have to recall it. It offended many conservatives in Rome. It has been called the magna carta of biblical studies.”

Father Martina said the encyclical “Mediator Del”, in 1947 “laid the basis for future liturgical renewal.” The apostolic exhortation, “Menti Nostrae”, in 1950 on the formation of seminarians was “very open”. It was a major turning point in the education form then prevalent. He said seminarians must have contact with the world.”
13 April 1979

 

Pius XII feared outcry against atrocities would worsen situation

In a first hand account of an audience he had with Pope Pius XII in 1942, Paolo Cardinal Dezza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who was rector of the 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 in Rome at the time, wrote of the pope’s pain at the Nazi atrocities unfolding in Germany and of the dilemma he faced about speaking out. “If I speak out, I will do them harm,” the pope said, according to the cardinal.

On 2 February, the Vatican newspaper, L’Osservatore Romano, republished an article that first appeared in a special 28 June 1964, edition of the Vatican’s weekly periodical, L’Osservatore della Domenica, written by Cardinal Dezza, who conducted spiritual exercises for Pope Pius XII and Pope John Paul I. It said that “if the pope was silent, it was not out of fright or self-interest, but concern for worsening the situation of those oppressed.”

The article recounted the cardinal’s conversations with Pope Pius during the war. During one lengthy audience with Pope Pius in December 1942, the cardinal said the pontiff was pained by the Nazi atrocities and distressed by criticisms that he was not speaking out publicly against them.

The cardinal wrote that the pope had recently sent letters to three bishops in Poland in which he deplored the Nazi’s criminal acts, but the bishops had written back, first thanking the pope for his concern, but adding that they would not make the letters public “because it would worse the situation.”

The late cardinal said Pope Pius told him, “People lament that the pope doesn’t speak out. But the pope can’t speak out. If he did it would be worse.’

When the Germans occupied Rome in 1943, Cardinal Dezza said Pope Pius encouraged him to use the pontifical university as a refuge for “civilians, Jews and the persecuted.”
14 February 2010

 

教廷國務卿
巴采利樞機當選
新教皇必約十二世

本 報 三 日 晨 接 得 華 諦 岡 電 訊 , 謂 教 廷 國 務 卿 巴 采 利 Cardinal Eugene Pacelli 樞 機 主 教 , 已 於 二 日 下 午 五 時 當 選 為 新 教 皇 , 取 名 必 約 第 十 二 。 按 巴 采 利 樞 機 一 八 七 五 年 三 月 二 日 生 於 羅 馬 , 一 九 二 九 年 升 任 樞 機 , 為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本 堂 大 司 鐸 , 後 復 升 任 教 廷 國 務 卿 至 今 云 。
 1939 年 3 月 3 日

 

莊嚴隆重之新教宗加冕禮
四十七國派專使參加  五十萬人在塲觀禮

新 教 宗 必 約 十 二 世 十 二 日 晨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舉 行 加 冕 典 禮 。 按 歷 代 教 宗 之 加 冕 禮 , 均 甚 壯 麗 肅 穆 , 為 聖 教 會 各 種 典 禮 中 之 最 重 要 者 , 故 每 逢 舉 行 , 必 吸 引 無 數 群 眾 前 往 觀 禮 。 新 教 宗 未 當 選 前 , 已 名 聞 全 世 界 , 故 是 次 典 禮 , 盛 況 更 為 前 所 未 有 。

查 是 日 晨 四 時 半 華 諦 岡 城 內 赴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之 巴 士 車 已 甚 擁 擠 , 的 士 車 亦 被 租 用 一 空 。 路 上 行 人 成 羣 結 隊 , 途 為 之 塞 。 挨 至 七 時 半 , 足 以 容 納 八 萬 人 之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亦 已 擠 滿 , 即 欲 多 容 一 人 , 幾 亦 不 可 能 。 堂 內 特 別 為 外 交 使 節 備 下 之 座 位 上 , 有 四 十 七 國 之 代 表 : 顧 維 鈞 博 士 代 表 中 國 , 那 福 克 公 爵 代 表 英 王 , 美 駐 英 大 使 甘 納 第 代 表 羅 斯 福 , 其 他 重 要 代 表 , 有 愛 爾 蘭 之 首 相 伐 勒 拉 , 義 國 王 儲 恩 培 , 及 義 外 相 齊 亞 諾 伯 爵 。

由 各 修 會 代 表 , 樞 機 , 及 主 教 等 組 成 之 行 列 於 晨 八 時 由 教 宗 皇 宮 出 發 , 但 因 行 列 甚 長 , 直 至 九 時 半 , 教 宗 始 得 通 過 擠 滿 人 群 之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進 入 大 堂 。 當 教 宗 進 堂 時 , 堂 內 八 萬 群 眾 之 歡 呼 聲 有 如 雷 鳴 。 教 宗 端 坐 皇 輿 , 身 披 白 衣 , 頭 戴 白 冠 , 冠 上 滿 鑲 寶 石 , 光 輝 奪 目 。 面 前 有 一 教 廷 職 官 , 手 奉 教 宗 之 三 層 皇 冠 於 一 枕 上 。 教 宗 進 堂 後 直 趨 聖 體 小 堂 祈 禱 片 刻 , 然 後 再 赴 另 一 小 堂 領 受 彌 撒 祭 衣 。 由 此 小 堂 又 形 成 一 莊 嚴 行 列 , 此 次 係 由 六 十 一 位 樞 機 所 組 成 。 教 宗 乘 皇 輿 至 大 祭 壇 , 並 於 此 處 逐 一 接 見 各 樞 機 。 彼 等 依 次 吻 教 宗 手 , 擁 抱 之 , 並 宣 誓 效 忠 。 此 時 華 諦 岡 大 小 教 堂 暨 羅 馬 城 內 教 堂 四 百 處 , 咸 鳴 鐘 慶 祝 。 當 行 列 向 大 祭 壇 前 進 時 , 教 宗 之 皇 輿 依 照 古 例 , 中 止 三 次 , 而 當 眾 人 之 歡 呼 聲 停 止 時 ,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大 司 鐸 在 教 宗 面 前 燃 燒 棉 花 , 並 發 言 曰 : 「聖 父 謹 記 , 現 世 榮 華 , 如 是 消 逝 。」 此 極 有 意 義 之 禮 節 表 示 , 即 在 人 類 之 最 高 榮 耀 中 , 教 宗 仍 常 謹 記 彼 為 教 友 之 神 魂 大 父 , 為 卑 微 之 加 里 肋 亞 漁 夫 之 繼 承 者 , 且 視 世 界 榮 華 為 無 物 。

繼 而 莊 嚴 之 大 禮 彌 撒 開 始 , 由 斯 士 丁 唱 經 團 演 奏 壯 麗 之 音 樂 。 教 宗 之 大 禮 彌 撒 有 兩 特 點 , 即 唱 經 兩 次 , 一 次 照 常 用 拉 丁 文 , 一 次 則 用 希 臘 文 。

彌 撒 完 畢 , 已 是 十 二 時 三 刻 。 聖 父 在 群 眾 瘋 狂 之 歡 呼 聲 中 , 乘 皇 輿 通 過 大 堂 , 直 上 露 台 , 面 向 聚 集 於 廣 場 上 , 展 延 至 一 里 遠 之 五 十 萬 餘 群 眾 。 當 教 宗 出 現 於 晴 明 之 蔚 藍 色 天 空 下 時 , 群 眾 歡 呼 聲 雷 動 , 教 宗 衛 士 則 齊 唱 教 宗 聖 詩 , 如 是 約 有 五 分 鐘 之 久 , 過 後 , 群 眾 靜 肅 , 教 宗 當 眾 舉 行 二 次 簡 短 祈 禱 , 然 後 由 年 長 樞 機 將 其 所 戴 法 冠 取 下 , 易 以 教 宗 冠 冕 時 。 在 場 群 眾 肅 然 無 聲 , 教 宗 乃 立 於 寶 座 上 向 「羅 馬 城 及 普 世」 降 福 。 群 眾 紛 紛 下 跪 , 並 高 呼 萬 歲 。 教 宗 引 退 之 後 , 群 眾 仍 繼 續 歡 呼 甚 久 。 各 教 堂 又 鐘 聲 鏗 鏘 , 時 已 是 午 後 一 時 矣 。 計 加 冕 儀 節 , 歷 時 僅 數 分 鐘 。

查 是 次 加 冕 典 禮 係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之 露 台 上 舉 行 , 此 實 為 一 八 四 六 年 必 約 九 世 加 冕 以 還 罕 有 之 舉 。 全 世 界 人 士 均 從 無 線 電 廣 播 中 靜 聽 廣 播 員 描 述 儀 節 情 形 , 廣 播 時 用 七 種 方 言 , 以 示 普 及 。 至 教 宗 之 皇 冠 , 係 長 圓 形 , 分 為 三 冠 , 以 象 徵 教 宗 在 天 , 煉 獄 及 世 上 之 權 力 。 新 教 宗 之 皇 冠 係 一 八 四 六 年 必 約 第 九 所 用 者 , 藏 有 三 塊 金 條 , 鑲 於 銀 條 之 上 , 其 底 則 為 白 天 鵝 絨 , 全 冠 鑲 有 真 珠 六 百 粒 , 但 仍 極 輕 便 , 可 久 戴 而 不 覺 辛 苦 。
 1939 年 3 月 16 日

 

新教宗電謝林主席

巴 采 利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後 , 國 府 林 主 席 曾 致 電 祝 賀 , 新 教 宗 乃 於 八 日 復 謝 , 原 電 如 下 ; 主 席 閣 下 , 偎 承 垂 賀 , 銘 感 殊 深 , 特 申 謝 意 , 並 向 中 國 民 族 祝 福 庇 佑 云 。
 1939 年 3 月 16 日

 

我國派顧維鈞
慶賀教宗加冕

國 府 十 日 令 , 特 派 駐 法 大 使 顧 維 鈞 為 慶 賀 羅 馬 新 教 宗 加 冕 典 禮 專 使 。
 1939 年 3 月 16 日

 

蔡總主教通告:
對於新教宗賀禮

應避免外表鋪張

宗 座 代 表 蔡 總 主 教 , 於 接 到 教 宗 比 約 第 十 一 崩 逝 消 息 後 , 立 即 通 告 全 國 神 長 教 友 , 對 於 特 別 愛 護 中 國 之 教 宗 比 約 第 十 一 喪 禮 , 因 中 國 現 在 正 處 特 別 環 境 , 應 避 免 一 切 外 表 鋪 張 , 不 招 待 教 外 人 士 , 但 純 綷 為 宗 教 方 面 之 追 思 典 禮 , 熱 心 祈 禱 , 為 亡 者 煉 靈 求 主 。 並 在 此 宗 座 虛 懸 期 內 , 多 多 為 聖 教 會 祈 禱 。 數 日 後 蔡 總 主 教 復 通 告 全 國 神 長 教 友 , 謂 關 於 教 宗 喪 禮 時 , 所 應 抱 之 態 度 , 亦 當 於 將 來 教 宗 被 選 後 慶 賀 時 實 行 。 蔡 總 主 教 又 稱 在 此 過 渡 時 期 , 全 世 界 公 教 人 士 應 熱 切 為 靈 魂 上 準 備 , 用 信 德 , 愛 德 , 紀 律 , 祈 禱 , 每 日 懇 切 祈 求 在 天 大 父 , 賞 賜 遭 喪 之 聖 教 會 早 日 選 出 新 教 宗 , 教 訓 萬 民 , 領 導 全 世 界 獲 得 正 義 與 和 平 之 最 後 勝 利 云 。
 1939 年 3 月 16 日

 

巴采利樞機當選教宗
各國反響一斑

巴 采 利 樞 機 獲 選 為 教 宗 後 世 界 各 國 , 除 蘇 俄 及 德 國 外 均 甚 歡 悅 , 紛 紛 致 電 道 賀 。 茲 將 各 重 要 電 訊 列 下 , 以 見 各 國 態 度 。

美 國 ── 美 國 總 統 羅 斯 福 三 日 致 新 教 宗 一 賀 電 。 內 謂 。 『以 真 正 之 快 樂 。』 余 已 得 悉 閣 下 之 被 選 為 羅 馬 教 皇 。 回 憶 閣 下 以 前 聘 美 時 。 吾 人 愉 快 之 會 晤 。 余 謹 致 閣 下 以 慶 賀 恭 頌 之 祝 詞 云 。 至 美 政 界 人 士 亦 咸 表 歡 迎 。 並 謂 巴 采 里 為 最 適 當 之 人 選 。 至 少 可 保 證 三 事 。 即 () 新 教 宗 仍 當 賡 續 推 行 故 教 宗 必 約 十 世 與 十 一 世 之 政 治 方 針 。 與 社 會 政 策 。 () 關 於 結 束 西 國 內 戰 反 抗 種 族 主 義 兩 項 問 題 。 新 教 宗 定 能 使 天 主 教 處 於 超 然 地 位 。 () 新 教 宗 曾 以 教 廷 國 務 卿 資 格 與 全 世 界 四 份 之 三 的 國 家 保 持 接 觸 。 其 對 於 美 國 各 項 問 題 。 亦 較 能 了 解 之 。 此 在 負 責 人 士 則 謂 。 美 政 府 與 梵 蒂 岡 教 廷 自 一 八 四 八 年 起 斷 絕 關 係 以 來 。 為 時 已 九 十 年 之 久 。 巴 采 利 樞 機 曾 於 一 九 三 六 年 十 二 月 間 。 一 度 前 來 美 國 。 厥 後 羅 斯 福 總 統 與 政 府 當 局 即 一 再 表 示 願 與 教 廷 恢 復 邦 交 。 巴 采 利 當 選 教 宗 之 後 。 此 種 願 望 。 自 必 易 於 實 現 云 。

法 國 ── 巴 采 利 樞 機 被 選 為 新 教 宗 。 大 受 法 國 歡 迎 。 巴 氏 在 法 有 友 人 甚 眾 。 其 性 質 剛 毅 及 巧 於 應 付 困 難 問 題 。 前 教 宗 之 國 務 卿 當 選 為 教 宗 乃 最 不 平 常 者 。 眾 認 為 此 表 示 前 教 宗 之 堅 定 獨 立 政 策 仍 將 繼 續 推 行 。 刻 教 會 處 困 難 時 期 。 須 熟 悉 國 際 情 形 者 出 而 領 導 。 新 教 宗 夙 被 認 為 教 會 之 最 優 外 交 家 。 其 當 選 實 正 為 適 合 。

英 國 ── 英 各 報 一 致 撰 文 歡 迎 巴 采 利 樞 機 被 選 為 新 教 宗 。 認 為 新 教 宗 將 必 繼 續 前 教 宗 遺 志 。 努 力 和 平 。 並 謂 。 新 教 宗 係 甚 得 人 愛 戴 之 有 力 人 物 。 此 次 被 選 。 可 知 前 教 宗 之 堅 定 政 策 已 獲 得 各 主 教 擁 護 云 。

義 國 ── 羅 馬 人 士 對 於 巴 采 利 樞 機 被 選 為 教 宗 。 特 別 歡 迎 。 以 巴 氏 生 於 羅 馬 也 。

德 國 ── 巴 采 利 樞 機 當 選 為 教 宗 之 後 。 德 國 政 界 人 士 。 極 為 驚 異 。 咸 謂 巴 采 利 乃 係 職 業 的 政 治 家 。 天 主 教 會 現 遇 有 極 重 大 的 困 難 。 必 由 一 出 色 的 外 交 家 加 以 領 導 而 後 可 。 巴 采 利 當 選 之 故 。 殆 即 在 此 。 國 社 黨 各 機 關 報 對 之 攻 擊 其 烈 。 稱 新 教 宗 為 「政 治 教 宗」 云 。

西 班 牙 ── 新 教 宗 之 選 出 。 西 班 牙 人 士 。 甚 表 滿 意 。 新 教 宗 夙 熟 悉 國 際 政 治 。 當 此 教 會 與 政 治 有 密 切 關 係 之 際 。 其 豐 富 之 國 際 政 治 經 驗 。 實 大 可 利 賴 云 。

中 國 ── 巴 采 利 樞 機 。 當 選 教 宗 。 我 林 主 席 發 電 致 賀 。 文 云 『梵 蒂 岡 巴 采 利 教 宗 閣 下 。 欣 聞 當 選 , 謹 代 表 國 民 政 府 及 全 國 人 民 。 誠 摯 致 賀 。 統 希 鑒 納 。 林 森』
 1939 年 3 月 16 日

 

社論
新教宗與世界和平

在 數 十 萬 群 眾 的 歡 呼 聲 中 , 新 教 宗 的 加 冕 禮 , 已 於 十 二 日 完 成 了 。 教 宗 當 選 時 , 全 世 界 人 士 均 報 以 熱 烈 的 歡 迎 , 是 次 舉 行 加 冕 禮 , 情 況 的 隆 盛 , 又 復 為 前 此 所 未 有 。 由 此 可 見 教 宗 深 受 各 方 的 愛 戴 , 且 可 見 在 戰 爭 威 脅 下 的 人 民 , 對 於 「和 平 之 王」 的 代 表 期 望 之 殷 。

此 次 教 宗 榮 登 寶 座 , 正 值 教 內 外 多 事 之 秋 , 教 務 方 面 , 雖 西 班 牙 的 反 教 勢 力 , 已 瀕 肅 清 , 但 墨 西 哥 與 蘇 俄 的 教 難 問 題 , 尚 未 解 決 , 德 國 納 粹 當 局 施 於 聖 教 會 的 壓 迫 , 仍 未 解 除 , 義 大 利 的 法 西 斯 政 府 猶 時 有 背 教 的 法 令 與 行 動 。 凡 此 種 種 , 皆 證 明 反 教 勢 力 正 在 方 興 未 艾 ; 而 與 此 共 相 輝 映 的 , 則 是 世 界 政 治 的 紛 亂 , 和 侵 略 氣 燄 的 囂 張 。 要 使 這 些 問 題 得 到 解 決 , 殊 非 易 事 , 但 以 教 宗 過 去 的 堅 毅 的 精 神 和 優 越 的 處 事 手 腕 , 去 和 惡 勢 力 折 衝 , 自 能 使 聖 教 日 更 廣 揚 , 使 和 平 早 日 實 現 。

世 界 所 以 擾 攘 紛 爭 , 追 本 溯 源 , 不 外 是 因 為 反 教 勢 力 猖 獗 的 緣 故 。 人 們 背 棄 天 主 , 忽 視 道 德 , 共 事 物 質 的 徵 逐 , 遂 致 弱 肉 強 食 , 鬥 爭 永 無 止 日 。 要 世 界 和 平 得 以 保 持 , 徹 底 的 辦 法 還 是 在 使 人 類 就 範 , 接 受 基 多 的 教 訓 , 發 揮 基 多 的 博 愛 精 神 , 能 如 是 , 人 類 纔 有 共 存 共 榮 可 言 。 所 以 教 宗 在 第 一 次 廣 播 演 講 中 說 :

「和 平 乃 天 堂 之 最 高 恩 賜 物 , 係 慈 善 與 公 理 之 結 晶 品 , 而 為 一 切 正 直 之 靈 魂 所 企 求 者 。」

「我 儕 請 一 切 人 享 受 良 心 之 和 平 , 在 天 主 之 友 愛 中 得 到 安 靜 , 享 受 家 庭 之 和 平 , 此 係 經 耶 穌 聖 愛 所 聯 結 與 調 和 者 , 最 後 , 享 受 民 族 間 有 如 兄 弟 愛 之 和 平 , 憑 友 愛 之 合 作 及 由 衷 之 諒 解 , 互 相 協 助 , 在 天 主 之 監 視 與 保 護 之 下 , 促 進 偉 大 之 人 類 家 庭 之 最 高 福 利 。」

「際 此 不 安 與 困 難 之 時 , 吾 人 為 各 國 元 首 , 向 天 主 作 特 殊 之 祈 禱 , 彼 等 負 有 引 導 其 人 民 向 繁 榮 與 進 步 之 路 前 進 之 光 榮 與 鉅 任 。」

「在 此 莊 嚴 之 一 瞬 , 吾 人 之 思 想 應 及 於 教 會 以 外 之 一 切 人 類 , 彼 等 若 知 教 宗 為 彼 等 向 天 主 祈 禱 , 及 祝 福 一 切 善 事 , 必 感 覺 欣 幸 。」

教 宗 在 當 選 後 的 第 二 日 , 便 發 表 這 意 義 深 長 的 和 平 廣 播 , 足 見 他 對 世 界 和 平 的 特 別 關 切 。

但 要 全 人 類 皆 皈 依 天 主 , 還 有 待 諸 教 友 的 努 力 。 目 前 世 界 正 在 大 屠 殺 的 威 脅 之 下 , 人 類 文 明 將 有 毀 滅 的 危 險 , 我 們 必 須 極 力 設 法 搶 救 和 平 , 以 免 世 界 千 千 萬 萬 的 生 靈 , 慘 遭 塗 炭 。 至 於 當 前 世 界 的 糾 紛 , 除 東 亞 純 由 日 閥 的 瘋 狂 所 造 成 的 侵 略 戰 外 , 歐 西 還 存 在 著 「有」 與 「無」 間 的 衝 突 。 「有」 的 國 家 如 英 法 等 , 或 是 資 源 豐 富 , 或 是 殖 民 地 廣 大 , 都 感 到 心 滿 意 足 , 不 願 多 惹 事 端 , 「無」 的 國 家 如 義 德 等 則 亂 衝 亂 撞 , 亟 圖 擴 張 勢 力 , 像 義 大 利 近 來 的 高 唱 「自 然 慾 望」 , 準 備 向 法 提 出 領 土 的 要 求 , 德 國 的 一 面 宣 傳 要 求 歸 還 殖 民 地 , 一 面 極 力 東 進 , 歸 併 奧 地 利 和 蘇 台 德 區 猶 未 之 足 , 近 日 還 再 把 捷 克 分 割 。 這 樣 長 久 下 去 , 不 但 世 界 的 弱 小 民 族 將 被 宰 割 完 盡 , 結 果 且 難 免 引 起 「有」 與 「無」 間 的 大 戰 。 所 以 要 保 持 世 界 和 平 , 一 方 面 固 須 制 裁 東 亞 的 侵 畧 者 , 一 方 面 還 須 消 弭 這 歐 西 的 「有」 與 「無」 間 的 紛 爭 , 而 最 理 想 的 辦 法 , 便 是 由 兩 者 發 起 一 個 世 界 和 平 會 議 , 邀 請 各 弱 小 國 家 參 加 , 共 商 共 存 共 榮 的 妥 善 辦 法 。

據 倫 敦 星 期 捷 報 十 二 日 載 稱 , 張 伯 倫 首 相 擬 在 倫 敦 召 集 世 界 和 平 會 議 , 主 要 目 的 是 為 著 解 決 法 義 兩 國 爭 端 和 德 國 的 殖 民 地 要 求 。 這 個 消 息 是 否 屬 實 , 我 們 不 得 而 知 , 因 為 張 伯 倫 自 己 還 未 有 表 示 , 但 即 使 是 事 實 , 能 實 現 與 否 也 還 是 問 題 。 假 使 會 議 終 於 召 集 成 功 , 會 議 的 性 質 很 值 得 密 切 注 意 , 因 為 在 各 國 只 顧 自 身 利 益 的 今 日 , 它 可 能 成 為 分 割 弱 小 者 的 會 議 , 而 根 本 失 卻 尋 求 和 平 的 意 義 。

所 以 , 要 促 使 世 界 和 平 會 議 實 現 , 尤 其 是 要 使 和 平 建 築 在 正 義 上 , 必 須 有 一 個 超 政 治 的 最 高 權 力 出 來 主 持 , 無 疑 的 , 這 個 責 任 將 落 在 教 宗 身 上 。 教 宗 當 選 之 後 , 曾 一 度 盛 傳 教 宗 將 間 接 使 法 義 爭 端 由 外 交 途 徑 解 決 。 也 許 這 便 是 教 宗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的 先 聲 。
 1939 年 3 月 16 日

 

教宗必約第十二畧歷

巴 采 利 樞 機 於 一 八 七 六 年 三 月 二 日 生 於 羅 馬 一 個 樸 實 的 中 等 家 庭 , 那 正 是 在 義 人 侵 佔 羅 馬 , 罷 免 聖 教 會 民 事 權 (temporal power) 的 六 年 之 後 。 他 幼 時 受 教 育 於 羅 馬 , 十 八 歲 進 入 羅 馬 教 廷 外 務 學 院 (Pontifical Academy of Rome) , 專 攻 外 交 , 至 廿 四 歲 畢 業 , 立 即 開 始 就 任 秘 書 廳 (Holy Congregation of Eccle Siastical Affairs) 書 記 , 逐 漸 晉 級 。 直 至 後 來 , 竟 升 為 總 秘 書 。

他 的 卓 越 的 才 幹 引 起 了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的 注 意 , 一 九 一 七 年 巴 維 綏 (Bavaria) 的 教 廷 大 使 逝 世 後 , 本 篤 十 五 世 先 升 巴 氏 為 沙 爾 蒂 (Sardi) 總 主 教 , 然 後 命 他 就 任 駐 巴 維 綏 的 大 使 。 有 名 的 本 篤 十 五 的 「和 平 計 劃」 , 便 是 由 巴 采 利 總 主 教 經 手 呈 上 德 皇 的 。

巴 采 利 總 主 教 在 德 國 任 職 時 , 正 值 戰 後 多 事 之 秋 , 但 他 竟 與 德 國 及 普 魯 士 談 判 成 功 , 締 結 了 許 多 教 務 條 約 。 一 九 二 0 年 , 他 奉 調 赴 柏 林 為 教 廷 大 使 。 一 九 二 五 年 , 復 受 命 與 普 魯 士 政 府 商 訂 一 重 要 教 務 條 約 , 該 約 後 來 於 一 九 二 九 年 六 月 十 四 日 簽 字 。

他 在 德 國 的 十 二 年 外 交 工 作 是 成 功 了 , 於 是 教 宗 必 約 十 一 世 召 他 回 羅 馬 , 升 他 為 樞 機 , 並 命 他 代 替 老 邁 的 嘉 斯 巴 利 樞 機 (Cardinal Gasparri) 而 就 任 聖 教 會 最 重 要 的 職 位 : 教 庭 國 務 卿 。

巴 采 利 樞 機 曾 被 前 任 教 宗 選 派 往 銀 國 首 都 不 宜 諾 斯 文 利 斯 (Buenos Aires) 出 席 一 九 三 四 年 的 聖 體 大 會 。 又 於 一 九 三 五 年 四 月 奉 命 赴 露 德 主 持 聖 年 結 束 典 禮 , 一 九 三 六 年 十 二 月 曾 一 度 赴 美 。 他 常 常 出 使 各 國 , 與 全 世 界 四 分 之 三 的 國 家 , 保 持 著 密 切 的 關 係 。

在 他 的 國 務 卿 任 內 , 聖 教 會 在 德 國 , 墨 西 哥 和 蘇 俄 , 正 遭 逢 著 非 常 艱 難 的 時 期 , 但 這 位 剛 毅 的 國 務 卿 卻 不 顧 一 切 , 勇 往 直 前 , 極 力 企 圖 把 各 種 問 題 解 決 。

新 教 宗 不 僅 是 一 個 外 交 能 手 , 而 且 還 是 一 個 有 名 的 作 家 。 他 的 法 律 著 作 , 在 教 廷 被 採 用 為 教 科 書 。
 1939 年 3 月 16 日

 

新教宗選舉經過

前 教 宗 比 約 十 一 世 的 死 , 引 起 了 全 世 界 人 士 對 於 華 諦 岡 的 深 切 注 意 。 人 們 在 喪 失 了 這 位 歷 史 上 稀 有 的 偉 大 人 物 後 , 哀 悼 之 餘 , 想 起 他 終 身 致 力 和 平 , 予 世 界 以 莫 大 影 響 , 遂 對 於 宗 座 在 現 代 所 處 的 地 位 , 有 了 透 切 的 認 識 。 於 是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者 的 人 選 問 題 , 便 成 為 各 方 的 注 意 中 心 。 在 必 約 十 一 世 逝 世 後 的 十 幾 天 中 , 人 們 的 心 上 都 給 「新 教 皇 是 誰 ?」 這 個 問 題 盤 踞 着 , 並 且 迫 切 地 期 待 着 選 舉 的 來 臨 。

選舉日期
根 據 華 諦 岡 各 主 教 二 月 十 一 日 的 議 決 案 , 新 教 宗 的 選 舉 日 期 , 原 定 於 十 月 廿 五 日 至 廿 八 日 。 原 來 依 照 比 約 第 十 世 頒 佈 的 法 制 ,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日 期 , 應 當 是 在 前 教 宗 死 後 的 第 十 日 , 但 因 美 洲 澳 洲 樞 機 事 實 上 不 能 趕 到 , 比 約 十 一 世 乃 改 為 十 五 日 , 或 是 ── 若 經 樞 機 團 通 過 ── 十 八 日 。 此 次 因 為 有 三 位 美 國 樞 機 至 三 月 一 日 晨 始 能 趕 到 , 乃 定 於 是 日 開 始 舉 行 選 舉 。

會議開幕
在 選 舉 期 間 內 , 華 諦 岡 的 熱 鬧 是 不 用 說 的 了 , 教 廷 為 着 保 障 選 舉 順 利 , 預 防 擾 亂 起 見 , 曾 和 義 國 訂 立 條 約 , 要 義 政 府 在 選 舉 教 宗 期 間 內 派 兵 保 護 華 諦 岡 國 境 週 圍 , 所 以 這 次 聖 城 四 週 有 義 兵 一 千 八 百 名 駐 守 , 情 形 甚 是 嚴 重 。

到 了 一 日 下 午 三 時 , 參 加 選 舉 的 六 十 二 位 樞 機 (照 規 定 是 七 十 位 , 但 近 年 已 有 數 位 逝 世) , 各 穿 紅 色 教 袍 , 手 握 教 宗 十 字 , 聯 合 向 斯 士 丁 堂 (Sistine Chapel) 前 進 , 先 誦 念 法 規 , 是 時 ,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鳴 鐘 三 響 。 繼 檢 視 選 堂 內 有 無 非 法 人 員 隱 匿 後 , 便 將 大 門 下 鎖 。 參 加 大 選 的 職 員 , 包 括 有 侍 者 , 理 髮 匠 及 縫 衣 匠 等 三 百 人 , 都 在 斯 士 丁 堂 恭 候 。 此 後 , 在 選 舉 期 間 內 , 各 樞 機 皆 起 居 於 「密 室 (Conclave) 中 , 與 外 間 完 全 隔 絕 。 這 種 秘 密 會 議 的 辦 法 , 由 來 已 久 , 並 不 是 此 次 的 創 舉 。

密室會議
原 來 在 古 代 的 教 宗 選 舉 , 並 不 限 定 時 間 , 每 次 選 上 八 個 十 個 星 期 , 都 是 平 常 事 , 但 在 十 三 世 紀 時 , 有 一 次 因 為 各 樞 機 的 意 見 分 歧 , 竟 選 了 三 年 , 以 後 教 廷 便 改 變 章 程 , 規 定 此 後 的 教 宗 選 舉 , 要 在 絕 對 秘 密 中 進 行 , 每 次 至 多 不 得 過 十 天 , 在 此 期 間 , 樞 機 們 住 在 「密 室」 內 , 一 切 信 件 飲 食 全 要 經 過 極 嚴 密 的 檢 查 , 一 直 到 已 得 三 分 之 二 的 同 意 選 出 了 新 的 教 宗 時 , 才 許 離 開 這 「密 室」 。 而 為 了 預 防 仍 有 爭 持 起 見 , 從 會 議 的 第 六 天 起 , 飲 食 的 質 量 便 日 見 減 少 , 到 第 十 天 時 祇 剩 下 麵 包 同 一 小 瓶 酒 , 事 至 此 時 , 各 樞 機 如 為 了 怕 挨 餓 , 便 得 趕 快 把 教 宗 選 出 來 。

選舉情形
經 過 這 樣 規 定 後 , 近 代 的 教 宗 選 舉 期 便 比 較 短 , 大 都 是 三 天 至 五 天 。 可 是 這 次 的 教 宗 選 舉 卻 打 破 了 從 前 的 紀 錄 , 三 月 一 日 下 午 全 體 樞 機 纔 進 入 會 議 廳 , 二 日 下 午 五 時 新 教 宗 便 選 出 了 。 照 教 廷 規 定 , 選 舉 會 議 每 日 上 下 午 各 開 一 次 會 , 每 次 會 投 票 二 次 (一 日 共 四 次 這 次 選 舉 成 功 , 是 在 投 了 第 三 次 票 後 , 當 選 的 乃 是 教 廷 國 務 卿 巴 采 利 樞 機 。 這 一 來 , 又 打 破 了 從 前 的 選 舉 紀 錄 了 , 因 為 在 全 部 公 教 史 上 , 從 未 有 教 廷 國 務 卿 當 選 教 宗 的 前 例 !

在 選 舉 期 間 內 ,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前 廣 場 終 日 擠 滿 了 人 , 大 家 迫 切 地 守 候 着 密 室 的 煙 窗 , 以 便 得 到 選 定 教 宗 的 消 息 , 原 來 選 舉 會 每 次 完 畢 後 , 將 用 過 的 選 舉 票 用 濕 草 在 煤 爐 中 燃 燒 , 因 而 密 室 中 的 熛 煙 窗 , 便 冒 出 一 陣 濃 黑 的 煙 , 這 是 會 議 無 結 果 , 教 宗 未 選 出 的 信 號 , 如 果 教 宗 選 定 , 爐 中 便 加 上 木 柴 , 使 煙 窗 冒 出 白 煙 , 報 告 消 息 。

加袍典禮
教 宗 既 經 選 定 , 便 開 始 了 加 袍 典 禮 。 全 體 樞 機 座 位 上 的 帳 幔 完 全 卸 去 , 只 剩 巴 采 利 樞 機 一 人 的 帳 幔 , 於 是 全 體 樞 機 團 圍 成 半 圓 形 , 把 巴 采 利 樞 機 圍 在 中 間 。 繼 由 最 年 長 的 樞 機 波 爾 孟 特 (Cardinal Decan di Belmonte) 趨 至 巴 氏 座 前 , 用 拉 丁 文 問 他 是 否 願 意 為 教 宗 , 巴 樞 機 隨 答 稱 願 意 。 其 餘 各 樞 機 即 各 就 自 己 的 座 位 前 , 將 預 縛 在 座 位 的 繩 索 解 開 , 教 宗 的 紫 色 寶 座 即 降 下 , 巴 采 利 樞 機 便 起 立 升 坐 教 宗 座 上 。 於 是 波 爾 孟 特 樞 機 復 問 新 教 宗 欲 建 立 什 麼 名 號 , 巴 氏 絕 不 遲 疑 地 答 稱 , 名 號 為 「必 約 第 十 二」 , 隨 用 拉 丁 文 作 簡 短 致 詞 , 述 明 採 用 「必 約 第 十 二」 名 號 的 理 由 。 當 教 宗 致 詞 時 , 其 左 右 兩 樞 機 起 立 致 敬 。 致 詞 完 畢 後 , 全 體 樞 機 起 立 , 環 繞 教 宗 恭 賀 。 波 爾 孟 特 樞 機 乃 啟 門 延 入 樞 機 團 (Sacred College) 秘 書 山 特 羅 主 教 及 贊 禮 人 里 斯 菲 治 主 教 , 一 行 人 等 , 即 往 貯 藏 聖 器 的 小 堂 , 堂 內 已 備 妥 了 三 套 白 袍 。 最 堪 注 意 的 , 新 教 宗 身 材 甚 高 , 三 套 白 袍 中 , 須 擇 其 最 長 者 穿 着 。 過 後 , 教 宗 回 歸 斯 士 丁 堂 昇 座 , 各 樞 機 由 波 爾 孟 特 樞 機 領 導 , 輪 次 吻 教 宗 之 右 足 , 然 後 擁 抱 他 , 這 是 對 新 教 宗 的 第 一 敬 禮 。 這 個 禮 行 完 後 , 杜 美 安 尼 樞 機 乃 偕 二 位 贊 禮 者 , 趨 至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的 露 台 上 宣 佈 新 教 宗 的 名 號 。 那 時 一 個 小 小 的 行 列 , 抬 着 教 宗 十 字 。 十 五 分 鐘 後 , 教 宗 必 約 十 二 世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的 露 台 上 出 現 , 受 廣 場 中 大 批 群 眾 歡 呼 「教 皇 萬 歲」 , 軍 警 維 持 秩 序 , 使 彼 等 離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數 步 , 然 亦 發 生 若 干 意 外 , 群 眾 擠 擁 中 , 若 干 婦 女 暈 倒 , 由 眾 抬 回 , 新 教 皇 由 洋 台 退 入 後 大 鐘 鳴 動 , 廣 場 燈 光 齊 放 , 群 眾 乃 開 始 散 去 。
 1939 年 3 月 16 日

 

北平慶祝
新教宗必約第十二登基

新 教 宗 必 約 第 十 二 位 登 基 消 息 一 經 傳 佈 , 北 平 信 友 皆 欣 喜 莫 名 , 同 聲 感 謝 天 主 。 西 什 庫 主 教 座 堂 , 於 三 月 五 日 舉 行 慶 祝 謝 恩 彌 撒 。 事 先 由 公 教 進 行 會 , 於 大 堂 前 高 搭 彩 牌 樓 一 座 , 并 備 有 「慶 祝 教 宗 必 約 第 十 二 登 基」 黃 白 紙 條 , 上 綴 以 花 , 為 公 進 會 員 來 堂 觀 禮 者 佩 帶 。 鐘 鳴 十 下 , 列 隊 迎 宗 座 代 表 蔡 總 主 教 入 堂 , 由 十 字 先 導 , 繼 以 公 教 進 行 會 各 會 長 , 中 外 神 職 界 有 味 增 爵 會 , 耶 穌 會 , 方 濟 各 會 , 聖 言 會 , 聖 母 聖 心 會 各 會 院 長 及 代 表 , 北 平 滿 主 教 , 德 副 主 教 為 襄 禮 , 宗 座 代 表 蔡 總 主 教 殿 後 , 由 公 署 秘 書 高 主 教 陸 司 鐸 陪 侍 , 列 隊 入 堂 舉 行 大 禮 彌 撒 , 堂 內 中 央 前 排 又 有 各 修 會 司 鐸 , 修 士 。 男 女 教 友 擁 擠 異 常 。 由 柵 欄 總 修 院 生 唱 經 。 彌 撒 大 禮 畢 , 總 主 教 在 寶 座 上 用 拉 丁 語 致 詞 , 由 哲 學 教 授 馮 司 鐸 當 場 翻 譯 。 總 主 教 稱 : 『當 三 天 前 , 二 日 夜 間 十 二 時 半 , 曾 親 聞 華 諦 岡 廣 播 , 當 加 奇 亞 樞 機 出 臨 伯 多 祿 大 殿 露 台 向 眾 宣 佈 新 教 皇 已 經 選 出 , 巴 采 利 樞 機 當 選 取 名 比 約 第 十 二 後 , 伯 多 祿 廣 場 數 萬 民 眾 , 歡 欣 歌 舞 聲 浪 , 亦 清 晰 可 聞 , 繼 則 同 聲 唱 「基 利 斯 督 勝 利 , 基 利 斯 督 為 王 , 比 約 第 十 二 萬 歲」 使 聽 者 不 覺 喜 極 淚 下 。 其 後 新 教 宗 出 臨 露 台 降 福 羅 馬 及 世 界 , 總 主 教 曾 親 聞 教 宗 降 福 綸 音 , 跪 領 新 教 宗 第 一 次 降 福 。』 總 主 教 繼 稱 教 宗 選 舉 實 為 普 世 教 會 之 一 種 教 訓 , 教 宗 選 舉 典 禮 之 嚴 謹 , 新 教 宗 選 出 後 人 民 之 敬 仰 愛 戴 服 從 , 十 足 表 示 聖 教 會 為 至 聖 至 公 至 一 , 從 宗 徒 傳 下 者 。 總 主 教 講 演 畢 , 即 起 唱 我 儕 讚 頌 吾 主 謝 恩 經 。 復 代 表 教 宗 放 全 大 赦 , 降 福 合 堂 教 友 而 散 禮 。 總 主 教 列 隊 出 堂 時 , 行 至 彩 牌 樓 下 , 與 公 教 進 行 會 員 , 神 職 界 , 合 攝 一 照 以 誌 紀 念 云 。
 1939 年 4 月 1 日

 

北京修會青年團
慶祝新教宗必約第十二

輔 仁 大 學 大 禮 堂 慶 祝 新 教 宗 必 約 第 十 二 典 禮 , 為 北 京 公 教 會 有 史 以 來 , 創 見 之 盛 舉 。 是 日 出 席 盛 會 者 , 有 宗 座 代 表 蔡 寧 總 主 教 , 北 京 滿 主 教 , 北 京 各 修 會 院 長 , 及 各 修 會 司 鐸 修 士 達 四 百 餘 位 。 鐘 鳴 三 下 , 輔 仁 大 學 雷 校 務 長 致 開 幕 詞 , 請 宗 座 代 表 用 今 日 大 會 名 義 拍 電 華 諦 岡 , 慶 賀 新 教 宗 。 繼 即 由 各 團 體 用 中 文 , 拉 丁 文 , 英 文 , 或 唱 歌 , 或 演 講 , 頌 揚 基 利 斯 督 代 表 新 教 宗 必 約 第 十 二 。 柵 欄 總 修 院 神 哲 學 修 生 , 由 陳 李 二 位 代 表 用 拉 丁 文 及 中 文 致 詞 , 方 濟 各 會 , 耶 穌 會 , 聖 母 聖 心 會 百 餘 位 學 習 華 語 之 司 鐸 , 司 鐸 書 院 之 國 籍 司 鐸 , 皆 各 有 代 表 致 詞 。 此 外 尚 有 在 平 學 習 華 語 之 嘉 佈 遣 會 , 本 篤 會 , 及 輔 仁 大 學 教 授 團 聖 言 會 等 十 餘 位 司 鐸 , 亦 皆 列 席 參 加 盛 典 。 歌 唱 慶 祝 者 , 有 柵 欄 總 修 院 生 之 拉 丁 文 團 體 唱 , 方 濟 各 會 七 個 國 籍 之 意 文 團 體 唱 , 聖 言 會 團 體 及 學 生 合 唱 , 耶 穌 會 十 二 個 國 籍 之 拉 丁 文 團 體 唱 。 輔 仁 大 學 學 生 方 面 , 由 前 公 青 會 會 長 汝 若 愚 , 用 中 文 致 詞 , 王 德 壽 用 英 文 致 詞 。 最 後 由 蔡 總 主 教 致 詞 , 闡 述 歷 史 上 羅 馬 教 宗 之 崇 高 地 位 云 。
 1939 年 5 月 1 日

 

外交家,旅行家,運動家
新教宗必約十二世
Jean Devau 著  雨人譯

 ──三月三日巴黎晚報──

安 日 尼 巴 采 利 , 教 廷 國 務 卿 , 是 律 師 公 會 主 席 斐 利 伯 巴 采 利 的 兒 子 , 律 師 方 濟 各 巴 采 利 的 弟 弟 , 拉 脫 朗 條 約 協 商 人 中 的 要 員 之 一 。 他 的 家 庭 和 他 的 本 身 , 都 接 受 過 宗 教 的 封 爵 , 且 被 委 為 華 諦 岡 新 國 的 秘 書 長 。 一 八 七 六 年 三 月 二 日 生 於 羅 馬 。

他 在 中 學 畢 業 以 後 , 即 於 一 八 九 四 年 , 進 了 加 潑 拉 尼 加 公 學 , 攻 讀 教 理 學 , 因 着 身 體 的 關 係 , 曾 一 度 被 迫 輟 學 , 後 來 , 他 在 羅 馬 教 廷 修 院 學 校 ── 聖 亞 玻 利 維 公 學 繼 續 走 讀 , 一 八 九 九 年 三 月 晉 升 司 鐸 , 勤 勞 , 活 潑 , 慧 敏 的 青 年 司 鐸 , 被 派 在 教 廷 特 務 部 外 交 科 工 作 , 在 那 兒 , 他 得 了 不 少 修 養 。 在 這 重 要 機 關 的 繁 劇 職 務 中 , 他 的 生 涯 極 為 活 躍 。 聽 說 他 也 在 羅 馬 修 院 高 級 部 任 過 教 律 學 教 授 , 和 特 務 部 的 秘 書 。 時 加 斯 巴 利 主 教 , 總 理 教 廷 一 切 外 交 活 動 , 要 他 卸 去 教 職 , 全 力 從 事 於 外 交 部 的 工 作 。 從 此 , 安 日 尼 巴 采 利 , 先 任 特 務 部 的 庶 務 員 , 繼 任 副 秘 書 , 斯 加 庇 利 納 主 教 調 往 維 也 納 後 , 即 任 代 理 秘 書 。 一 九 一 四 年 , 必 約 十 世 , 委 為 該 部 秘 書 , 本 篤 十 五 世 , 追 認 他 的 職 位 , 遂 得 顯 展 他 的 少 有 的 幹 才 。

與必約十世和本篤十五世同事
在 國 務 院 裡 , 巴 采 利 主 教 和 加 斯 巴 利 樞 機 主 教 共 同 工 作 , 在 編 篡 聖 教 法 典 的 工 作 上 , 展 開 了 一 種 熱 心 而 又 精 明 的 努 力 , 加 斯 巴 利 視 為 左 右 手 。 教 宗 必 約 十 世 及 本 篤 十 五 世 , 都 稱 譽 他 的 慈 良 和 忠 實 , 在 聖 職 院 和 樞 密 院 任 顧 問 後 , 本 篤 十 五 世 , 於 一 九 一 七 年 六 月 , 擢 陞 他 為 撒 爾 底 銜 總 主 教 , 委 任 為 駐 慕 尼 黑 教 廷 聖 使 , 歐 戰 時 , 巴 采 利 主 教 , 以 他 機 警 敏 捷 的 手 段 , 在 倍 爾 納 使 館 附 近 設 立 俘 虜 收 容 所 , 大 著 功 效 。 一 九 二 0 年 ── 巴 采 利 主 教 , 仍 在 慕 尼 黑 商 訂 和 諧 條 約 , 終 於 在 一 九 二 四 年 三 月 廿 九 日 成 功 , 但 經 過 非 常 艱 困 。 一 九 二 五 年 六 月 , 調 任 駐 柏 林 聖 使 , 完 成 教 廷 和 德 國 政 府 間 的 和 諧 條 約 , 這 和 約 , 在 歷 史 上 是 一 件 重 要 的 事 , 但 往 返 商 討 , 煞 費 苦 心 , 費 時 亦 久 。

外交家和旅行家的樞機主教
擔 任 了 許 多 極 重 要 的 職 務 以 後 , 巴 采 利 主 教 理 當 受 紅 衣 之 賜 了 , 因 此 , 教 宗 必 約 十 一 世 於 一 九 二 九 年 十 二 月 十 六 日 , 祝 聖 他 為 保 祿 及 若 望 銜 的 紅 衣 主 教 。 不 久 , 已 故 教 廷 國 務 卿 加 斯 巴 利 辭 職 , 安 日 尼 巴 采 利 , 因 教 宗 的 信 任 , 被 委 任 教 廷 國 務 卿 要 職 。 任 中 , 又 兼 教 廷 特 務 部 部 長 和 財 產 委 員 會 委 員 長 。 就 任 教 廷 國 務 卿 二 月 , 華 爾 曼 利 樞 機 逝 世 , 他 就 於 一 九 三 0 年 補 其 缺 , 被 委 為 華 諦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總 司 鐸 。

在 國 務 卿 任 中 , 他 締 結 了 教 廷 和 羅 馬 尼 亞 , (伯 滕) , 奧 國 , 德 國 的 和 約 , 一 九 三 四 年 十 月 , 他 代 表 教 宗 , 出 席 蒲 哀 諾 愛 爾 斯 國 際 聖 體 大 會 , 嗣 又 出 席 耶 穌 受 難 後 一 千 九 百 年 的 聖 年 大 赦 閉 幕 典 禮 。

運動家的樞機主教
瘦 長 乾 枯 的 身 軀 , 在 圓 形 眼 鏡 後 , 瞪 着 巨 大 的 雙 眼 , 從 不 旁 視 ; 整 潔 的 佩 帶 , 幾 乎 是 永 遠 不 動 的 , 他 的 半 身 照 片 , 羅 馬 人 幾 乎 是 人 各 一 張 的 。 平 日 , 無 論 什 麼 時 候 , 工 作 無 論 怎 樣 忙 , 他 總 要 抽 出 一 些 時 間 , 在 蒲 爾 日 別 墅 裡 散 步 。 穿 了 黑 的 衣 服 , 好 像 一 位 平 常 司 鐸 , 有 時 獨 自 一 人 , 有 時 同 一 位 默 默 無 言 的 秘 書 , 在 公 園 的 樹 蔭 下 , 大 踏 步 走 着 。 有 人 說 他 的 私 室 , 是 一 間 很 精 細 的 物 理 研 究 室 。

教 宗 必 約 十 一 世 , 即 因 巴 氏 常 作 長 途 旅 行 , 已 養 成 一 種 隨 遇 而 安 的 習 氣 , 因 此 選 他 代 表 聖 座 , 出 入 於 華 貴 的 集 會 。 巴 氏 對 於 人 們 的 擁 護 是 無 感 覺 的 , 有 人 說 在 蒲 哀 諾 愛 爾 斯 主 持 歷 史 上 有 名 的 聖 體 大 會 , 在 華 麗 行 宮 裡 當 上 賓 時 , 他 除 去 了 床 褥 , 要 求 睡 在 木 板 床 上 ; 有 人 補 充 說 , 他 是 在 尋 求 給 別 人 立 表 樣 , 並 不 是 因 為 他 的 卧 具 不 夠 條 件 。

巴采利樞機的特別思想
但 , 在 聖 教 會 的 樞 機 主 教 和 許 多 聖 座 的 世 俗 人 物 中 , 有 人 責 難 他 有 一 種 特 性 , 便 是 沒 有 多 大 威 權 。 但 他 竟 善 盡 了 教 宗 虛 懸 期 中 的 樞 機 長 職 務 。 實 在 的 , 教 宗 必 約 十 一 世 , 對 巴 氏 非 常 倚 重 的 。 如 果 他 是 故 教 宗 的 最 忠 誠 , 最 幹 練 , 最 精 密 , 最 堅 忍 的 同 事 , 並 沒 有 減 少 他 固 有 而 難 得 的 特 性 。 他 的 外 交 天 才 , 在 辦 理 要 務 上 , 剛 柔 兼 施 。 他 足 跡 所 到 之 處 , 誰 都 敬 愛 他 , 即 在 和 聖 座 沒 有 特 別 關 係 的 國 家 , 也 是 一 樣 , 這 並 不 是 一 件 偶 然 或 環 境 使 然 的 事 。 然 而 Telegrafo 和 其 他 法 西 斯 機 關 報 當 他 未 就 任 時 , 就 攻 擊 他 , 同 時 , 缺 乏 權 威 與 毅 力 的 責 斥 聲 , 也 流 行 得 很 快 。

另 一 方 面 , 在 樞 密 院 中 , 教 廷 的 樞 機 主 教 , 常 對 那 些 辯 論 慶 祝 意 國 擴 展 領 土 , 表 示 他 們 獨 特 的 意 見 。 並 且 , 在 教 宗 選 舉 會 以 前 , 在 華 諦 岡 日 常 談 話 中 , 很 容 易 聽 說 : 『巴 采 利 樞 機 主 教 的 特 性 。』

巴采利樞機失而復得的皇冕
他 曾 經 過 蒲 哀 諾 愛 爾 斯 , 里 修 安 , 巴 黎 , 在 達 佩 斯 , 且 極 受 當 地 人 士 的 歡 迎 , 得 以 世 界 重 要 語 言 發 表 談 話 , 受 歐 美 人 民 的 擁 護 。 因 此 , 在 教 廷 樞 機 主 教 的 心 目 中 , 他 失 落 了 教 宗 的 皇 冕 。 另 一 面 , 則 說 : 巴 采 利 在 羅 馬 失 了 皇 冕 , 卻 在 外 國 恢 復 了 。

但 , 教 宗 駕 崩 的 翌 日 , 各 方 對 他 的 名 字 已 極 注 意 , 一 般 推 測 , 在 投 票 的 樞 機 中 , 大 約 有 十 位 意 籍 , 一 位 北 美 籍 , 兩 位 南 美 籍 的 樞 機 主 教 , 波 蘭 總 主 教 , 法 籍 樞 機 主 教 , 近 東 的 , 捷 克 及 坎 拿 大 的 樞 機 主 教 。

但 是 , 巴 氏 絕 不 樂 意 於 這 種 偉 大 的 光 榮 , 他 最 近 給 他 的 朋 友 說 : 他 最 大 的 願 望 , 是 離 開 外 交 生 涯 而 去 傳 教 , 他 願 意 任 意 國 總 主 教 。

他 未 來 的 職 任 是 相 當 重 大 的 , 故 教 宗 必 約 十 一 世 , 在 歐 洲 兩 大 國 中 , 給 教 會 遺 下 了 絕 大 的 困 難 , 就 是 蘇 維 埃 俄 羅 斯 和 納 粹 德 國 。 當 羅 馬 教 宗 選 舉 會 的 前 幾 天 , 在 第 三 帝 國 某 雜 誌 上 說 : 如 果 巴 采 利 被 選 為 教 宗 , 柏 林 將 立 刻 撕 毀 他 和 教 廷 結 的 協 定 。
(轉載益世報)
 1939 年 5 月 16 日

 

教宗必約第十二
正式接管聖若望大堂
數十萬群眾領受降福

教 宗 必 約 第 十 二 於 耶 穌 升 天 瞻 禮 日 乘 車 赴 聖 若 望 大 堂 , 用 羅 馬 主 教 名 義 , 正 式 接 管 該 堂 。 教 宗 一 行 分 乘 汽 車 十 輛 , 於 晨 八 時 半 離 梵 蒂 岡 , 沿 途 民 眾 夾 道 歡 迎 , 交 通 為 之 阻 塞 。 教 宗 先 抵 拉 脫 朗 宮 , 下 車 接 見 各 樞 機 , 並 接 受 羅 馬 副 市 長 , 亞 萊 哥 王 子 之 敬 禮 。 教 宗 繼 乘 皇 輿 出 拉 脫 朗 宮 , 經 聖 若 望 大 堂 之 廣 場 , 是 時 群 眾 歡 呼 聲 雷 動 , 大 堂 露 台 上 音 樂 悠 揚 , 直 至 教 宗 抵 達 大 堂 之 大 門 , 始 告 靜 肅 。 大 堂 代 牧 托 羅 齊 總 主 教 呈 上 十 字 架 , 教 宗 跪 而 吻 之 。 此 時 樞 機 主 教 等 均 聚 集 門 廊 內 , 教 宗 進 入 門 廊 後 , 即 升 坐 寶 座 , 大 堂 代 牧 乃 捧 上 一 飾 滿 鮮 花 之 銀 盤 , 內 盛 金 銀 匙 各 一 , 並 向 教 宗 致 歡 迎 詞 , 教 宗 作 答 。 大 堂 司 鐸 修 士 輪 流 吻 教 宗 足 , 以 示 敬 意 。 其 後 教 宗 復 登 皇 輿 , 進 入 大 堂 , 由 各 樞 機 先 導 , 教 廷 大 臣 及 衛 士 護 衛 。 大 堂 充 滿 斯 士 丁 唱 經 團 之 歌 聲 及 民 眾 之 歡 呼 聲 。 教 宗 升 坐 寶 座 , 接 受 各 樞 機 之 敬 禮 後 , 舉 行 大 禮 彌 撒 。 十 二 時 三 十 分 彌 撒 完 畢 , 教 宗 乘 皇 輿 直 上 露 台 , 向 廣 場 上 數 十 萬 羣 眾 降 福 , 羣 眾 紛 紛 下 跪 。 降 福 畢 , 歡 呼 聲 雷 動 , 大 堂 鐘 聲 齊 鳴 。 教 宗 乃 離 開 拉 脫 朗 宮 , 回 歸 梵 蒂 岡 , 沿 途 群 眾 仍 繼 續 歡 呼 , 交 通 為 道 旁 觀 眾 所 阻 塞 云 。

查 聖 若 望 大 堂 自 一 八 四 六 年 十 一 月 八 日 , 教 宗 必 約 第 九 , 沿 教 宗 良 第 三 舊 習 , 以 羅 馬 主 教 名 義 接 管 該 堂 之 後 , 因 梵 蒂 岡 王 國 被 侵 , 繼 任 四 位 教 宗 因 環 境 關 係 , 均 未 曾 正 式 接 管 該 堂 。 九 十 三 年 來 , 教 宗 之 曾 蒞 臨 該 堂 者 , 只 有 兩 位 , 一 為 教 宗 良 第 十 三 , 彼 於 逝 世 後 , 遺 體 曾 在 該 大 堂 內 停 放 , 一 為 教 宗 必 約 第 十 一 , 彼 於 簽 訂 拉 脫 朗 和 約 後 , 於 一 九 二 九 年 十 二 月 二 十 日 , 在 該 堂 慶 祝 晉 鐸 廿 五 週 年 紀 念 , 是 以 此 次 之 接 管 儀 式 , 於 歷 史 上 及 宗 教 上 實 具 有 重 大 意 義 云 。
 1939 年 7 月 1 日

 

教宗病勢嚴重入彌留
白主教飭令所屬堂區
在彌撒及聖體降福時加念為『教宗誦』

頃 據 本 港 接 獲 剛 道 爾 夫 消 息 , 教 宗 於 本 月 六 日 (星 期 一) 晨 八 時 三 十 分 (格 林 威 治 時 間 七 時 三 十 分) , 突 因 大 腦 血 管 循 環 阻 塞 , 而 陷 於 昏 睡 狀 態 , 情 勢 頗 為 嚴 重 , 不 能 言 語 或 移 動 , 各 醫 生 曾 予 以 注 射 。

羅 馬 教 宗 代 理 主 教 米 加 拉 樞 機 當 日 即 通 令 全 羅 馬 公 教 人 士 為 教 宗 祈 禱 。 梵 蒂 岡 電 台 亦 將 教 宗 突 患 病 重 情 形 通 告 全 世 界 , 使 全 世 界 公 教 信 友 為 教 宗 祈 禱 , 盼 其 能 早 日 恢 復 健 康 。

又 本 港 白 英 奇 主 教 於 接 到 教 宗 病 重 之 消 息 後 , 即 飭 令 各 堂 區 神 職 界 在 彌 撒 中 及 聖 體 降 福 時 加 念 為 「教 宗 誦」 , 以 求 主 早 賜 教 宗 康 復 。
 1958 年 10 月 10 日

 

病況一度好轉
旋又更趨惡化

據 剛 道 爾 夫 於 七 日 發 佈 之 正 式 醫 療 公 告 稱 : 『教 宗 病 況 大 體 上 續 有 進 步 。 其 意 識 似 完 全 清 醒 , 運 動 神 經 並 無 缺 憾 徵 象 。』

但 據 剛 道 爾 夫 八 日 美 聯 社 電 訊 , 今 午 六 時 二 十 分 (香 港 時 間 九 日 晨 二 時 二 十 分) 的 病 情 公 報 說 : 教 宗 已 完 全 失 去 知 覺 , 但 仍 在 呼 吸 。

依 據 路 透 社 消 息 , 八 日 正 午 教 宗 已 完 全 癱 瘓 , 格 林 威 治 時 間 十 一 時 十 分 有 教 廷 人 員 由 教 宗 病 室 中 走 出 , 稱 教 宗 卧 床 毫 不 能 動 , 面 色 全 白 , 張 口 , 呼 吸 艱 難 。

又 據 合 眾 社 電 訊 稱 : 教 宗 於 八 日 喃 喃 自 語 「祈 禱 , 祈 禱 , 如 此 可 使 教 會 內 一 種 使 人 抱 憾 的 情 勢 早 日 結 束 。」

又 法 新 社 梵 蒂 岡 電 訊 稱 , 培 爾 列 格 利 諾 神 父 於 八 日 在 剛 道 爾 夫 教 宗 別 墅 對 記 者 稱 : 教 宗 已 瀕 於 死 亡 邊 緣 。
 1958 年 10 月 10 日

 

最後消息
教宗駕崩

頃 據 梵 蒂 岡 電 台 廣 播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業 於 今 () 日 凌 晨 三 時 五 十 二 分 (香 港 時 間 上 午 十 一 時 五 十 二 分) 駕 崩 , 享 壽 八 十 二 歲 。 督 令 全 球 信 眾 為 大 行 教 宗 舉 行 哀 禱 。

本 港 白 主 教 定 本 月 十 三 日 (星 期 一) 上 午 十 時 ,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並 聘 定 賴 詒 恩 神 父 致 追 悼 詞 。
 1958 年 10 月 10 日

 

一代偉人和平領袖
教宗庇護十二世駕崩
安葬於聖伯多祿大殿
噩耗驚傳舉世人士深表痛惜哀悼
生榮死哀瞻仰遺容者逾二百萬人

大 行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於 本 月 六 日 因 大 腦 血 管 循 環 阻 塞 , 而 陷 於 昏 睡 狀 態 後 , 雖 曾 一 度 好 轉 , 惟 翌 日 復 更 趨 惡 化 , 延 至 九 日 凌 晨 三 時 五 十 二 分 (香 港 時 間 上 午 十 一 時 五 十 二 分) 卒 在 剛 道 爾 夫 別 墅 安 然 駕 崩 , 享 壽 八 十 二 歲 。

教 宗 駕 崩 之 噩 耗 驚 傳 後 , 全 球 教 內 外 人 士 無 不 深 表 哀 悼 , 各 國 政 要 紛 紛 發 電 致 唁 , 咸 認 為 教 宗 之 逝 世 , 不 獨 公 教 會 蒙 受 巨 大 之 損 失 , 全 世 界 亦 失 去 一 位 精 神 道 德 領 袖 及 和 平 之 戰 士 。 美 總 統 艾 森 豪 威 爾 稱 教 宗 之 逝 世 「令 世 界 更 可 憐 與 更 不 幸 。」

教 宗 駕 崩 後 , 臥 於 白 色 睡 房 內 之 鐵 牀 上 , 陳 設 極 簡 。 教 宗 神 色 甚 為 舒 泰 , 一 切 如 生 前 , 惟 脫 去 眼 鏡 , 遺 體 已 用 一 種 最 新 之 防 腐 劑 塗 身 , 使 遺 體 可 以 永 遠 保 持 栩 栩 如 生 之 狀 態 。 病 時 所 穿 之 晨 褸 , 已 改 為 教 宗 之 白 袍 及 小 紅 帽 , 雙 手 合 什 祈 禱 狀 , 手 上 持 有 念 珠 , 足 穿 紅 金 色 刺 繡 便 鞋 , 有 侍 衞 二 人 立 於 兩 旁 。 僅 有 梵 蒂 岡 高 級 人 員 獲 准 入 內 瞻 視 教 宗 遺 體 , 彼 等 跪 於 特 備 之 跪 櫈 上 祈 禱 , 並 吻 教 宗 之 手 。

數以千計群眾  竚立迎候柩車
教 宗 之 遺 體 依 教 禮 停 放 於 別 墅 之 「瑞 士 廳」 三 小 時 , 使 信 眾 瞻 仰 , 然 後 以 隆 重 之 禮 節 , 將 教 宗 之 絲 柏 木 棺 置 於 透 明 玻 璃 車 中 , 運 至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時 已 入 黑 , 教 宗 之 柩 由 十 六 人 昇 進 大 殿 , 所 有 門 戶 一 律 開 放 , 供 數 以 十 萬 計 之 信 眾 瞻 仰 。

教 宗 之 柩 車 由 別 墅 移 至 羅 馬 , 全 程 十 八 里 所 經 之 路 兩 側 , 為 數 極 眾 之 教 內 外 人 士 , 竚 立 迎 候 致 敬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開 放 後 , 一 日 內 前 往 瞻 仰 遺 體 之 人 士 達 五 十 萬 之 多 。 是 夜 有 數 以 千 計 之 哀 悼 者 在 大 殿 外 徹 夜 守 候 , 翌 晨 魚 貫 進 入 大 殿 , 瞻 仰 教 宗 遺 體 。 通 往 羅 馬 之 各 大 道 交 通 擁 塞 。 十 二 日 晨 雖 下 微 雨 , 惟 仍 擠 滿 等 待 進 入 大 殿 之 人 士 。 警 方 出 動 前 往 維 持 秩 序 者 有 聯 邦 警 察 一 營 及 國 家 警 察 三 連 。 羅 馬 市 民 咸 步 行 而 來 。 由 停 於 教 堂 附 近 之 車 牌 視 之 , 有 來 自 意 大 利 各 縣 者 , 亦 有 來 自 歐 洲 各 國 者 。 每 架 飛 機 在 國 際 機 場 降 落 時 , 均 有 由 外 國 前 往 弔 喪 者 , 計 自 十 一 日 瞻 仰 過 教 宗 遺 容 者 已 超 過 二 百 萬 人 。

大行教宗遺體  舉行安葬典禮
大 行 教 宗 遺 體 停 放 於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直 至 十 四 日 , 遺 體 密 封 於 一 個 三 重 棺 槨 中 , 安 葬 於 該 大 殿 洞 室 內 。 是 日 各 外 國 政 府 專 使 , 均 在 梵 蒂 岡 盛 大 儀 式 中 , 代 表 各 該 國 政 府 致 敬 。 至 於 為 大 行 教 宗 之 安 所 彌 撒 , 則 每 日 於 追 思 臺 前 舉 行 , 將 持 續 至 星 期 日 為 止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教宗駕崩消息傳出後
舉世人士同聲哀悼
各國政要紛電致唁

梵 蒂 岡 電 台 廣 播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駕 崩 噩 耗 後 , 全 世 界 政 要 與 各 派 宗 教 領 袖 , 均 函 電 交 至 , 表 示 哀 悼 與 同 情 。 茲 綜 合 分 誌 於 下 :

蔣 總 統 於 獲 悉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駕 崩 的 消 息 後 , 即 於 當 日 馳 電 羅 馬 教 廷 致 唁 。 外 交 部 長 黃 少 谷 並 於 九 日 下 午 七 時 , 到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館 , 向 黎 培 理 公 使 面 致 唁 候 。 其 他 政 府 領 袖 亦 分 致 悼 電 。

教 廷 駐 台 北 的 黎 培 理 總 主 教 在 一 項 聲 明 中 說 : 「聖 父 庇 護 十 二 世 之 崩 , 已 結 束 了 天 主 教 悠 久 歷 史 上 一 個 最 出 色 的 教 宗 。 中 國 人 民 尚 有 一 事 值 得 留 念 , 便 是 一 九 五 八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 教 宗 頒 佈 了 他 那 最 後 的 通 諭 , 是 頒 予 中 國 人 民 的 一 篇 沉 痛 文 告 , 對 中 國 大 陸 上 宗 教 的 受 迫 害 , 表 達 其 深 重 的 哀 痛 。」

華 府 方 面 , 美 總 統 艾 森 豪 威 爾 對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駕 崩 發 表 聲 明 , 原 文 謂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今 晚 之 逝 世 , 世 界 將 因 此 而 更 趨 於 悲 境 , 他 一 生 忠 誠 貢 獻 其 生 命 於 上 主 , 並 畢 生 服 務 於 其 教 民 。 他 是 殘 暴 者 著 名 而 聰 名 之 敵 人 , 被 壓 迫 者 之 友 人 和 保 護 者 , 他 對 戰 爭 中 不 幸 之 受 害 者 常 迅 速 施 以 援 助 。 在 世 界 各 國 中 , 他 不 斷 擁 護 和 平 之 大 義 , 既 不 恐 懼 , 亦 不 偏 愛 , 他 有 深 刻 之 觀 察 力 , 他 與 迅 速 變 化 之 寰 宇 並 駕 齊 驅 , 而 他 亦 永 不 忽 視 人 類 永 遠 之 命 運 。 我 深 幸 我 個 人 對 他 有 深 刻 認 識 , 我 隨 世 上 善 意 之 人 群 , 對 他 溘 然 長 逝 同 致 悲 悼 。」

羅 馬 方 面 , 意 大 利 總 理 范 芬 尼 獲 悉 教 宗 駕 崩 後 , 已 下 令 意 大 利 全 境 各 公 共 建 築 物 下 半 旗 三 天 誌 哀 。

倫 敦 方 面 , 伊 利 沙 伯 女 皇 , 英 首 相 及 外 相 , 對 教 宗 之 逝 世 , 均 已 致 電 表 示 哀 悼 。 威 斯 敏 斯 特 總 堂 發 出 喪 鐘 , 各 區 聖 堂 及 主 教 寓 所 均 下 半 旗 致 哀 。 伊 利 莎 伯 女 王 由 夢 中 被 推 醒 獲 得 此 消 息 。

英 國 國 教 坎 特 伯 里 大 主 教 費 沙 對 教 宗 之 逝 世 深 表 哀 悼 , 并 謂 「所 有 基 督 徒 對 教 宗 均 致 極 偉 大 之 尊 敬 。」

在 費 城 方 面 副 總 統 尼 克 遜 稱 : 「全 世 界 具 各 種 信 仰 之 億 萬 人 民 , 對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之 喪 , 咸 表 哀 悼 。 渠 之 智 慧 , 在 未 來 若 干 年 內 , 將 為 各 政 治 家 之 導 師 。」

墨 爾 本 方 面 , 澳 洲 總 理 門 齊 斯 稱 , 教 宗 乃 一 偉 大 之 公 教 領 袖 , 渠 之 行 誼 於 其 工 作 中 已 明 顯 表 露 , 而 令 人 深 為 景 仰 。

巴 黎 方 面 , 法 總 理 戴 高 樂 的 悼 文 送 達 羅 馬 教 廷 樞 密 院 的 樞 機 主 教 , 文 中 說 , 「我 請 求 閣 下 接 受 我 私 人 的 哀 悼 及 同 情 , 緊 隨 着 這 位 偉 大 而 燦 爛 的 教 宗 的 逝 世 。 他 的 在 位 期 中 , 人 類 經 歷 了 最 重 大 的 考 驗 , 使 我 情 感 地 喚 起 及 尊 敬 這 位 屹 立 的 人 物 庇 護 十 二 世 , 他 那 強 烈 的 證 言 , 已 使 如 許 世 人 的 勇 氣 和 希 望 受 到 鼓 舞 。」

西 班 牙 外 長 梅 茲 說 : 「我 們 失 去 一 位 父 親 , 他 是 一 個 聖 人 。」

菲 總 統 加 西 亞 令 全 國 天 主 教 徒 一 致 為 教 宗 祈 禱 。

前 荷 里 活 明 星 , 現 為 摩 納 哥 王 妃 的 嘉 麗 絲 姬 利 于 當 日 致 電 報 給 羅 馬 教 廷 樞 密 院 的 樞 機 主 教 稱 : 他 們 追 憶 起 訪 問 羅 馬 時 獲 得 教 宗 慈 愛 的 招 待 , 增 加 了 他 們 的 傷 感 。

波 昂 方 面 , 西 德 總 理 阿 丹 諾 稱 : 教 宗 之 喪 不 僅 為 全 世 界 之 嚴 重 損 失 , 所 特 受 損 失 者 , 且 屬 德 國 人 民 。 東 德 雖 在 共 黨 統 治 之 下 , 天 主 教 堂 仍 每 小 時 鳴 鐘 十 五 分 鐘 , 使 天 主 教 徒 咸 知 教 宗 駕 崩 消 息 。

蘇 聯 莫 斯 科 之 法 蘭 西 聖 路 易 大 堂 , 亦 於 十 日 舉 行 安 所 大 彌 撒 , 以 追 悼 已 故 之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這 一 次 的 宗 教 紀 念 儀 典 , 是 由 蘇 聯 天 主 教 會 所 發 起 , 亦 是 第 一 次 在 蘇 聯 舉 行 的 。

聖 堂 之 中 央 放 置 一 棺 柩 , 四 週 圍 以 四 支 大 腊 燭 , 許 多 教 徒 齊 集 為 教 宗 祈 禱 之 後 , 向 這 座 象 徵 式 的 棺 柩 致 敬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聯大政委會全體代表
肅立致哀

聯 合 國 政 治 委 員 會 已 於 九 日 格 林 威 治 時 間 十 四 時 五 十 三 分 開 始 舉 行 會 議 。 開 會 後 , 主 席 薩 爾 瓦 多 代 表 烏 基 亞 即 要 求 各 代 表 起 立 靜 默 一 分 鐘 , 悼 念 教 宗 。 烏 氏 稱 譽 教 宗 為 「 和 平 之 教 宗 」 , 渠 常 為 裁 軍 而 呼 籲 , 政 治 委 員 會 可 望 於 不 久 辯 論 裁 軍 問 題 。 經 過 一 分 鐘 之 靜 默 後 , 委 員 會 即 開 始 辯 論 其 議 程 秩 序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于斌總主教
由美趕赴羅馬參加教宗葬禮
田耕莘樞機
可能趕返羅馬參加選舉教宗

南 京 教 區 于 斌 總 主 教 於 十 三 日 下 午 由 紐 約 乘 機 趕 抵 羅 馬 , 參 加 大 行 教 宗 之 葬 禮 。

我 國 首 任 樞 機 田 耕 莘 , 於 兩 月 前 因 汽 車 失 事 受 重 傷 , 此 時 仍 在 德 國 醫 院 療 治 , 未 能 參 加 大 行 教 宗 之 葬 禮 。 惟 據 醫 院 中 人 透 露 , 田 樞 機 可 能 及 時 復 元 , 趕 返 羅 馬 參 加 選 舉 繼 任 教 宗 云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社論
悼大行教宗兼話聖教的前途

自 本 月 六 日 大 行 教 宗 突 患 大 腦 血 管 循 環 阻 塞 後 , 舉 世 之 人 莫 不 聞 訊 震 驚 。 全 球 的 信 眾 在 各 國 主 教 的 領 導 下 , 虔 行 為 教 宗 康 復 的 祈 禱 ; 各 國 政 府 的 元 首 亦 多 馳 電 慰 問 , 或 紛 紛 予 以 康 復 的 祝 詞 。 及 至 九 日 上 午 崩 殂 的 噩 耗 由 梵 蒂 岡 電 台 廣 播 後 , 全 球 教 內 外 人 士 又 莫 不 哀 悼 萬 分 。 這 是 為 什 麼 呢 ? 孟 子 早 已 先 我 而 有 解 答 : 樂 民 之 樂 者 , 民 亦 樂 其 樂 ; 憂 民 之 憂 者 , 民 亦 憂 其 憂 。 大 行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樂 以 天 下 , 憂 以 天 下 , 而 天 下 之 民 未 有 不 愛 之 如 父 母 , 從 之 者 如 歸 市 。 所 謂 出 乎 爾 者 , 反 乎 爾 者 也 。 知 恩 報 德 的 心 理 , 實 乃 人 類 與 生 俱 來 的 天 性 , 斷 非 任 何 人 所 能 阻 遏 而 杯 葛 的 。 除 此 以 外 , 賢 乃 國 之 寶 , 古 人 亦 早 有 言 之 。 今 大 行 教 宗 , 身 為 基 督 在 世 的 代 表 , 作 萬 民 的 公 父 。 鑒 於 近 世 選 舉 教 宗 法 如 此 縝 密 而 嚴 格 , 其 能 膺 此 榮 座 的 , 必 為 教 中 聖 德 超 凡 而 傑 出 人 才 , 自 是 無 可 置 疑 的 。 所 以 , 姑 勿 論 大 行 教 宗 生 平 的 學 問 道 德 冠 群 , 充 滿 着 基 督 的 精 神 , 操 守 著 典 型 的 公 教 生 活 , 只 就 其 在 位 的 十 九 年 過 程 中 而 言 之 吧 ! 不 特 近 乎 五 萬 萬 的 信 徒 , 而 且 非 公 教 的 崇 尚 民 主 自 由 的 一 切 國 家 人 民 , 莫 不 洞 悉 他 品 格 的 高 尚 , 精 神 的 偉 大 , 能 力 的 卓 越 , 功 績 的 燦 爛 , 立 論 的 深 邃 , 生 活 的 嚴 肅 。 他 誠 可 謂 一 代 的 完 人 , 他 真 是 天 下 的 至 寶 。 天 下 人 尊 之 、 敬 之 、 愛 之 、 戴 之 , 此 乃 本 諸 「敬 賢」 與 「禮 賢」 的 自 然 趨 勢 。 今 乃 溘 然 長 逝 , 與 世 告 辭 , 全 球 的 信 眾 固 然 喪 失 了 精 神 的 導 師 , 而 普 世 的 人 士 亦 失 卻 了 正 義 、 和 平 、 人 道 的 維 護 者 , 那 有 不 同 然 大 興 「哲 人 其 萎」 之 悲 悼 的 呢 ?

然 而 話 當 說 回 來 , 大 行 教 宗 在 位 之 時 , 年 屆 眉 壽 , 學 養 有 素 , 本 其 耳 順 不 逆 而 從 心 所 欲 的 才 識 , 與 其 規 律 生 活 而 無 所 移 易 的 德 性 , 掌 教 有 極 好 的 步 驟 , 施 政 有 安 定 的 方 策 , 駁 斥 邪 惡 為 職 志 , 維 護 世 界 和 平 為 要 綱 , 畢 生 殫 精 竭 思 , 無 不 以 基 督 為 依 歸 , 無 不 以 悲 世 憫 人 為 目 標 。 聖 教 發 展 的 前 途 不 得 不 有 利 賴 ; 今 乃 突 告 崩 殂 , 未 始 非 我 公 教 極 大 的 損 失 。 但 謂 從 此 聖 教 將 遭 打 擊 , 前 途 便 成 為 黯 淡 , 那 又 純 屬 杞 憂 而 必 無 其 事 。 為 什 麼 呢 ? 聖 教 會 既 為 基 督 親 自 所 設 立 , 是 一 個 神 定 的 組 織 , 其 成 立 、 其 存 在 、 其 發 展 , 全 由 主 的 神 力 予 以 支 持 與 助 佑 , 斷 不 受 人 為 的 影 響 。 耶 穌 基 督 創 立 聖 教 伊 始 , 便 與 邪 魔 及 其 爪 牙 奮 鬥 , 與 惡 勢 力 爭 持 。 當 祂 被 迫 害 、 被 逮 捕 、 被 釘 於 十 字 架 上 而 死 之 時 , 誰 不 謂 其 事 業 的 失 敗 而 聖 教 必 將 消 滅 ? 殊 不 知 正 因 其 受 苦 受 難 , 祂 卻 完 成 了 救 世 的 使 命 , 祂 在 十 字 架 上 與 聖 父 訂 立 了 人 類 與 天 主 間 新 的 盟 約 。 所 以 基 督 的 死 亡 便 是 祂 的 最 大 勝 利 : 從 此 祂 本 身 獲 得 了 復 活 、 升 天 以 及 統 治 宇 宙 的 榮 耀 , 而 且 祂 所 立 的 教 會 從 此 完 成 、 生 存 、 直 到 世 界 末 日 而 永 享 勝 利 。 我 們 鑒 於 基 督 經 三 年 傳 教 而 所 得 歸 化 者 寥 寥 無 幾 , 至 伯 多 祿 一 次 講 道 而 受 洗 回 頭 者 便 有 三 千 人 之 多 , 從 可 見 聖 教 之 能 堅 持 、 發 達 與 勝 利 全 繫 於 主 的 神 力 , 此 尤 彰 明 的 鐵 証 。 「地 獄 之 門 必 不 能 戰 勝 教 會」 , 「看 ! 我 同 你 們 天 天 在 一 起 , 直 到 世 界 的 終 結。」 此 乃 主 耶 穌 所 許 所 允 之 言 ; 既 然 天 地 要 過 去 而 祂 的 話 卻 不 會 過 去 , 對 聖 教 的 勝 利 誰 還 能 懷 疑 之 嗎 ? 所 以 基 督 死 後 , 有 伯 多 祿 的 繼 任 ; 伯 多 祿 死 後 , 有 理 諾 、 格 肋 多 、 格 來 孟 的 繼 任 。 仇 教 者 和 迫 害 聖 教 者 過 去 了 、 倒 下 了 , 而 聖 教 卻 仍 屹 然 長 存 。 大 行 教 宗 過 去 了 , 而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必 永 存 弗 替 , 誰 謂 大 行 教 宗 的 逝 世 而 聖 教 將 遭 打 擊 的 呢 ?

且 我 又 有 進 焉 者 : 慶 死 不 慶 生 , 是 聖 教 慶 祝 聖 人 聖 女 的 禮 節 原 則 。 當 大 行 教 宗 年 屆 八 旬 以 上 之 時 , 功 已 全 而 德 已 備 , 正 如 聖 保 祿 所 說 的 : 為 基 督 應 打 的 仗 已 打 完 了 , 應 跑 的 路 已 跑 完 了 , 信 德 亦 保 守 了 , 所 存 留 的 只 有 正 義 的 榮 冠 而 已 。 所 以 他 離 世 的 時 候 , 正 是 他 誕 生 於 天 之 日 。 從 此 他 必 格 外 關 懷 教 會 , 而 作 主 前 大 有 力 的 轉 達 者 。 如 此 , 在 世 的 教 會 既 有 新 的 教 宗 以 繼 大 行 教 宗 之 後 , 又 得 了 在 天 新 的 主 保 , 那 末 此 之 於 塞 翁 的 失 馬 其 誰 曰 不 然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在天愁地慘凄風苦雨下
冠蓋雲集堅道總堂
沉痛追悼大行教宗

本 港 白 英 奇 主 教 , 為 追 悼 大 行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特 於 十 三 日 上 午 十 時 ,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大 禮 安 所 彌 撒 。 是 晨 雖 天 降 微 雨 , 繼 竟 傾 盆 而 下 , 惟 不 能 阻 止 參 加 者 之 情 緒 , 各 方 人 士 如 潮 湧 至 , 站 立 堂 內 兩 旁 者 竟 達 數 百 人 。

九 時 許 各 方 中 西 人 士 陸 續 抵 達 , 計 有 港 督 代 表 , 正 按 察 司 何 瑾 , 軍 政 首 長 , 各 國 駐 港 領 事 , 中 西 官 紳 等 , 教 會 方 面 有 德 化 隆 主 教 , 黃 文 團 主 教 , 石 抱 璞 副 主 教 , 各 會 院 首 長 及 會 士 、 各 堂 區 司 鐸 、 大 小 兩 修 院 修 生 及 各 修 會 修 女 , 各 公 教 學 校 男 女 學 生 , 各 堂 區 教 友 等 達 數 千 人 , 俱 以 沉 痛 之 心 情 參 加 追 思 彌 撒 。

十 時 彌 撒 開 始 , 由 白 主 教 親 自 主 持 , 華 南 總 修 院 院 長 黃 永 耀 神 父 任 襄 禮 , 主 教 寶 座 六 品 為 龔 自 珍 神 父 及 丁 春 舫 修 士 , 林 善 達 神 父 及 袁 廷 棟 修 士 分 任 彌 撒 五 六 品 , 由 郭 年 士 神 父 任 司 儀 , 戴 遐 齡 副 主 教 領 導 聖 詠 團 唱 經 。 彌 撒 中 由 賴 貽 恩 神 父 及 廖 錫 光 神 父 分 別 以 中 英 語 講 述 大 行 教 宗 之 生 平 偉 績 。

彌 撒 畢 , 白 主 教 步 下 祭 台 , 舉 行 追 思 儀 式 。 事 前 在 聖 堂 中 央 放 置 一 座 追 思 臺 , 臺 上 放 置 教 宗 之 冠 冕 , 兩 旁 伴 以 蠟 燭 花 草 , 該 堂 區 之 善 會 會 旗 及 童 軍 站 立 於 兩 旁 , 情 形 隆 重 肅 穆 , 直 至 十 一 時 許 始 告 完 畢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二十世紀一代完人
──哀悼教宗庇護十二世──
蘇羊

偉 大 的 精 神 保 壘 、 全 球 近 五 億 天 主 教 徒 的 最 高 領 袖 、 耶 穌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在 上 星 期 患 了 兩 次 腦 溢 血 , 於 九 日 晨 三 時 五 十 二 分 駕 崩 了 ! 哀 耗 傳 來 , 使 普 世 信 友 及 整 個 自 由 世 界 人 士 , 不 禁 同 聲 一 哭 ! 哭 我 們 喪 失 了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偉 大 的 和 平 領 袖 , 偉 大 的 反 共 鬥 士 !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實 在 是 本 世 紀 的 一 代 完 人 。 他 出 身 於 羅 馬 的 教 友 世 家 , 自 幼 受 良 好 的 教 育 。 他 的 曾 祖 、 祖 父 、 父 親 , 一 連 三 代 都 和 教 廷 有 密 切 的 關 係 , 對 教 會 有 不 少 的 貢 獻 。 他 在 少 年 時 代 , 便 決 心 棄 家 修 道 , 願 把 天 主 的 福 音 , 傳 播 到 整 個 世 界 。

這 位 有 救 世 宏 志 的 青 年 , 經 過 了 多 年 修 程 , 到 廿 三 歲 另 一 個 月 的 時 候 , 榮 登 了 鐸 品 。 當 時 教 宗 庇 護 十 世 見 到 這 位 青 年 司 鐸 充 滿 智 慧 與 德 行 , 翌 年 便 命 他 在 教 廷 國 務 院 秘 書 處 任 職 。

這 位 才 德 雙 全 的 司 鐸 , 從 此 就 步 步 高 陞 : 榮 陞 主 教 , 任 非 常 教 務 部 秘 書 , 任 教 廷 大 使 , 當 無 定 座 總 主 教 , 擢 陞 為 樞 機 , 任 教 廷 國 務 卿 , 羅 馬 教 會 官 , 直 陞 到 世 界 的 最 高 地 位 , 羅 馬 伯 多 祿 的 寶 座 , 做 耶 穌 的 代 表 , 統 治 全 球 天 主 教 徒 的 教 宗 。

這 位 二 十 世 紀 的 完 人 在 被 選 為 教 宗 之 前 各 任 內 , 已 有 許 多 輝 煌 的 成 績 。 例 如 一 九 一 四 年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 曾 啣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命 , 從 事 調 停 戰 爭 。 兩 年 後 出 任 非 常 教 務 部 秘 書 時 , 負 責 賑 濟 戰 俘 和 難 民 , 並 從 中 主 持 交 換 戰 俘 等 和 平 工 作 。 一 九 一 七 年 , 奉 命 往 德 國 謁 見 德 皇 威 廉 二 世 , 要 求 德 軍 立 即 停 止 侵 畧 。 那 時 他 積 極 的 外 交 活 動 , 被 譽 為 「有 一 個 兵 團 以 上 兵 力 的 價 值 。」 德 皇 稱 這 位 特 使 : 「有 超 脫 的 儀 表 , 高 度 的 智 慧 , 無 可 疵 議 的 態 度 , 是 位 典 型 的 主 教 。」 此 次 大 戰 後 , 他 便 被 任 為 教 廷 駐 德 大 使 ; 任 內 獲 得 各 方 崇 高 的 尊 敬 與 友 誼 。 當 時 德 總 統 興 登 堡 稱 讚 這 位 大 使 說 : 「有 稱 職 的 高 見 , 尖 銳 的 觀 察 力 , 有 不 屈 不 撓 的 正 義 感 , 和 偉 大 慈 祥 的 同 情 心 。」 在 這 時 期 , 他 照 料 一 群 飢 餓 的 兒 童 , 並 撫 慰 一 般 受 驚 的 民 眾 。 雖 經 暴 徒 多 方 恐 嚇 , 又 數 度 被 武 裝 襲 擊 , 但 這 位 剛 毅 勇 果 的 大 使 , 總 不 為 威 武 所 屈 , 使 當 地 誓 反 教 的 刊 物 , 也 稱 譽 他 是 「廢 墟 中 的 播 種 者 。」 他 把 仁 愛 與 信 仰 , 撒 播 在 仇 恨 與 失 望 的 灰 土 上 。

一 九 二 九 年 被 擢 陞 為 樞 機 之 後 , 任 教 廷 國 務 卿 期 間 , 正 是 共 產 主 義 、 納 粹 主 義 和 法 西 斯 主 義 猖 獗 的 時 候 ; 法 西 斯 青 年 在 羅 馬 及 各 城 市 瘋 狂 地 大 呼 打 倒 教 皇 ! 處 死 教 皇 ! 搗 毀 聖 堂 時 , 這 位 果 敢 的 國 務 卿 便 發 出 緊 急 通 告 , 向 意 國 外 交 部 提 出 抗 議 , 堅 強 反 抗 這 股 危 害 世 界 的 惡 勢 力 。

一 九 三 九 年 三 月 二 日 , 這 位 完 人 正 逢 六 三 壽 辰 的 那 天 , 登 上 了 世 界 第 一 把 交 椅 ── 伯 多 祿 的 寶 座 , 做 耶 穌 的 代 表 , 統 治 普 世 信 友 。 他 為 表 示 繼 續 前 教 宗 庇 護 十 一 世 的 遺 志 , 便 取 名 庇 護 十 二 世 。  

教 宗 登 極 後 不 久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 當 時 教 廷 國 際 地 位 極 為 危 殆 , 在 此 處 境 相 當 困 難 中 , 教 宗 仍 繼 續 為 和 平 奮 鬥 , 屢 次 發 表 沉 痛 的 演 說 , 呼 籲 各 國 政 治 領 袖 勿 錯 過 機 會 , 使 能 獲 得 以 正 義 為 基 礎 的 和 平 途 徑 。 在 大 戰 期 間 , 教 宗 盡 力 救 濟 難 民 與 戰 俘 ; 廣 設 難 民 招 待 所 , 單 羅 馬 一 地 賴 教 廷 養 活 的 難 民 僅 岡 道 爾 夫 教 宗 別 墅 內 , 就 收 容 了 一 萬 五 千 無 家 可 歸 的 人 。 此 外 還 設 立 戰 俘 與 失 縱 者 探 尋 服 務 處 , 盡 力 幫 助 一 切 受 苦 的 人 。

大 戰 結 束 , 蘇 聯 共 產 勢 力 展 開 , 所 到 之 處 都 掀 起 反 宗 教 活 動 ; 慘 酷 的 教 難 , 竟 在 此 二 十 世 紀 重 演 : 教 產 被 沒 收 , 教 會 神 長 和 教 友 被 逮 捕 , 被 監 禁 , 被 槍 殺 。 教 宗 目 睹 共 黨 如 此 迫 害 宗 教 , 在 痛 心 之 下 , 更 堅 決 反 共 , 公 開 舉 起 十 字 旗 幟 , 訓 囑 教 友 提 高 警 覺 , 抵 抗 共 產 主 義 的 侵 害 , 並 為 不 使 教 友 受 害 , 下 令 禁 止 閱 讀 共 黨 的 書 報 刊 物 。 申 明 凡 和 共 黨 打 交 道 的 公 教 人 士 , 教 廷 要 和 他 們 斷 絕 來 往 。 教 宗 亦 三 令 五 申 公 教 真 理 是 絕 對 的 , 不 能 懷 疑 的 , 不 可 移 易 或 改 變 的 。 他 為 維 護 真 理 正 義 的 完 整 , 盡 了 最 大 的 力 量 。 他 對 殘 暴 的 共 產 黨 , 絕 無 恐 懼 。 例 如 一 九 一 九 年 在 巴 伐 利 亞 教 區 任 職 時 , 他 的 寓 所 被 共 黨 攻 擊 。 一 次 共 酋 把 槍 頭 指 着 他 的 胸 膛 , 命 他 離 開 寓 所 ; 但 他 堅 定 的 目 光 , 炯 炯 地 望 着 那 個 共 酋 , 緩 慢 地 回 答 說 : 「我 在 這 裡 , 我 必 須 留 在 這 裡 ; 世 界 上 沒 有 任 何 武 力 能 使 我 離 去 。」 他 的 有 力 的 凝 視 和 答 語 , 竟 使 那 共 酋 收 回 武 器 , 低 頭 退 去 。

這 位 才 學 廣 博 功 德 高 深 的 偉 大 教 宗 , 畢 生 致 力 於 世 界 和 平 , 尤 其 在 位 二 十 年 來 , 更 發 表 了 許 多 呼 籲 和 平 的 文 告 。 他 的 崇 高 道 德 及 大 公 無 私 , 博 愛 和 平 的 精 神 , 極 受 國 際 人 士 推 崇 ; 因 此 稱 他 為 「偉 人」 , 稱 他 為 「和 平 教 宗」 , 甚 至 稱 他 為 「聖 人」 !

這 位 偉 大 的 完 人 雖 坐 在 世 界 第 一 把 交 椅 上 , 統 治 着 全 球 近 五 億 天 主 教 徒 , 但 他 的 生 活 竟 簡 樸 得 如 平 民 一 般 ; 每 日 早 餐 是 麵 包 和 一 杯 調 牛 奶 的 咖 啡 ; 午 膳 是 一 點 魚 、 蛋 , 和 蔬 菜 水 果 ; 晚 膳 也 是 麵 包 鷄 蛋 和 一 些 乳 酪 , 一 杯 可 可 。 教 宗 的 臥 室 , 猶 如 苦 修 會 士 的 臥 室 , 僅 一 床 , 一 桌 , 一 椅 和 一 個 十 字 架 。 在 大 戰 時 , 聽 說 教 宗 常 睡 在 地 上 為 做 補 贖 , 以 求 世 界 和 平 。

這 位 偉 人 的 生 活 如 此 簡 僕 , 但 工 作 卻 非 常 繁 重 。 除 接 見 許 多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要 人 和 朝 聖 者 外 , 要 處 理 近 五 十 國 的 外 交 報 告 ; 要 閱 讀 各 種 重 要 報 刊 或 書 籍 , 要 應 付 各 種 不 同 性 質 的 集 會 、 演 說 、 和 廣 播 , 要 …… 甚 至 在 午 後 散 步 也 要 參 考 書 籍 , 為 預 備 演 詞 等 忙 碌 。 每 天 忙 到 晚 膳 前 , 虔 誦 玫 瑰 經 。 雖 然 日 理 萬 機 , 忙 得 無 了 無 休 , 但 他 總 不 會 不 唸 玫 瑰 經 。 可 見 我 們 這 位 教 宗 是 特 敬 聖 母 的 , 因 此 我 們 有 時 也 稱 他 為 「聖 母 的 教 宗」 。 他 在 位 時 , 對 聖 母 有 過 不 少 顯 著 的 表 示 , 例 如 欽 定 聖 母 身 靈 升 天 為 信 道 : 把 全 世 界 奉 獻 給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 通 令 普 世 舉 行 聖 母 年 , 欽 定 天 地 母 皇 瞻 禮 。 …… 教 宗 如 此 熱 愛 聖 母 , 聖 母 一 定 也 特 別 愛 他 , 所 以 在 這 露 德 聖 母 年 的 玫 瑰 聖 月 中 , 來 迎 接 他 到 天 國 去 享 福 了 。

我 們 喪 失 這 樣 一 位 善 牧 , 當 然 不 免 悲 痛 哀 悼 , 但 從 另 一 方 面 想 , 我 們 應 該 高 興 慶 祝 , 因 為 我 們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奮 鬥 了 一 生 打 了 許 多 好 仗 , 現 在 是 凱 旋 歸 天 去 領 受 正 義 的 榮 冠 了 !

今 天 (十 三 日) 我 肅 立 在 遠 東 的 港 島 , 遙 送 這 位 二 十 世 紀 一 代 完 人 , 我 的 善 牧 出 殯 安 葬 , 祝 禱 他 功 德 全 備 , 魂 歸 天 國 ! 並 懇 求 教 宗 轉 求 天 主 , 再 賜 我 們 一 位 才 德 卓 越 的 善 牧 , 來 領 導 全 球 基 督 羊 棧 內 的 羊 群 熱 心 敬 主 愛 人 、 並 領 導 棧 外 的 羊 群 都 歸 向 天 主 !
四 七 、 十 、 十 三 寫 於 香 港
 1958 年 10 月 17 日

 

大行教宗的生平
大行教宗的偉績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出 生 在 羅 馬 聖 安 治 古 橋 附 近 的 一 所 古 老 大 屋 內 , 他 的 一 家 世 代 都 有 為 教 廷 服 務 的 輝 煌 紀 錄 。 年 青 的 時 候 , 便 很 熱 誠 事 主 。 讀 書 穎 悟 , 對 人 類 科 學 和 語 言 , 尤 為 特 長 。 閒 時 便 自 己 學 習 英 、 法 、 德 文 。 畢 業 後 , 他 於 一 八 九 六 年 完 成 其 神 學 及 遊 歷 巴 黎 後 , 於 一 八 九 九 年 四 月 二 日 晉 陞 鐸 品 。 一 九 0 二 年 , 已 為 神 學 博 士 , 在 亞 波 里 那 利 學 院 教 授 聖 典 法 。 後 入 教 廷 外 交 部 服 務 , 初 在 國 家 秘 書 處 任 職 。 隨 後 與 大 主 教 合 作 , 負 起 編 印 聖 典 法 艱 巨 之 工 作 。 一 九 一 七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渠 升 任 為 沙 地 斯 區 主 教 。 歐 洲 大 戰 後 曾 致 力 慈 善 工 作 , 以 致 心 力 交 瘁 , 後 赴 瑞 士 稍 事 休 養 。 此 後 數 年 , 曾 以 梵 蒂 岡 政 策 先 後 與 巴 華 利 亞 , 及 普 魯 士 談 判 協 定 。 渠 反 對 納 粹 政 府 最 力 , 為 希 特 勒 輩 所 忌 。

一 九 二 九 年 十 二 月 十 六 日 奉 召 返 羅 馬 , 當 時 教 宗 庇 護 十 一 世 擢 升 其 為 樞 機 主 教 。 一 九 三 0 年 二 月 , 渠 調 停 教 會 及 義 大 利 國 成 功 後 , 獲 委 為 國 務 大 臣 。

渠 力 學 不 倦 , 數 月 內 竟 精 通 西 班 牙 語 及 葡 萄 牙 語 。 一 九 三 四 年 以 駐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教 廷 代 表 身 份 , 常 赴 外 國 訪 問 。 一 九 三 六 年 遊 歷 美 國 , 曾 會 羅 斯 福 總 統 , 且 與 訂 交 。

教 宗 庇 護 十 一 世 駕 崩 後 , 於 一 九 三 九 年 三 月 二 日 , 亦 即 其 六 十 三 歲 誕 辰 , 獲 選 為 教 宗 。

約 六 月 後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雙 方 都 在 爭 取 教 廷 , 當 時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雖 然 採 取 中 心 態 度 , 但 是 他 是 反 侵 略 的 , 他 且 不 斷 進 行 調 停 戰 爭 , 促 使 雙 方 作 和 平 談 判 。 據 指 出 , 他 在 戰 時 的 一 個 值 得 注 意 的 成 就 , 是 影 響 了 西 班 牙 的 佛 朗 哥 , 阻 止 了 西 班 牙 一 面 倒 向 法 西 斯 軸 心 。  

二 次 大 戰 後 ,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態 度 和 立 場 , 均 有 強 烈 的 改 變 , 由 於 天 主 教 和 共 產 主 義 有 如 水 火 之 不 能 相 容 , 他 堅 決 地 反 對 國 際 共 產 主 義 , 明 朗 化 的 舉 起 反 共 的 旗 幟 。 因 此 , 共 產 集 團 裡 的 公 教 人 員 遭 受 了 放 逐 和 殺 害 , 何 止 萬 千 , 一 九 四 九 年 , 他 更 進 一 步 宣 示 : 凡 是 和 共 黨 打 交 道 的 公 教 人 士 , 教 廷 要 永 遠 跟 他 們 斷 絕 來 往 ── 甚 至 禁 止 教 友 閱 共 黨 的 書 籍 讀 物 。

在 今 日 的 情 勢 下 , 梵 蒂 岡 不 但 是 宗 教 的 聖 地 , 它 幾 乎 是 人 類 精 神 指 導 的 一 個 重 鎮 ; 庇 謢 十 二 世 , 不 僅 是 一 代 教 宗 , 且 成 為 一 種 有 力 的 政 治 方 向 的 象 徵 。 不 僅 是 天 主 教 友 對 他 崇 拜 , 每 一 個 善 良 的 人 , 以 至 自 由 世 界 每 一 個 領 袖 都 對 他 心 悅 誠 服 。

一 般 人 會 以 為 教 宗 是 一 個 超 凡 入 聖 的 人 物 , 認 為 教 宗 的 生 活 必 定 華 貴 非 常 , 事 實 上 , 庇 護 十 二 世 所 過 着 的 是 普 通 人 起 碼 的 生 活 , 他 富 有 人 情 味 , 有 幽 默 感 , 簡 單 儉 樸 , 早 上 只 吃 一 點 麵 包 和 一 杯 咖 啡 , 午 餐 只 有 一 點 魚 和 蛋 , 畧 用 一 點 蔬 菜 和 水 菓 , 另 外 飲 少 許 米 湯 , 晚 餐 也 許 將 就 , 僅 有 麵 包 、 蛋 、 乳 酪 和 可 可 而 已 。 此 外 , 他 每 天 不 可 少 的 一 杯 白 酒 , 天 冷 則 喝 點 紅 酒 。 在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 他 因 為 感 到 世 界 上 有 許 許 多 多 的 人 在 飢 餓 線 上 掙 扎 , 他 連 牛 油 都 不 忍 享 受 。

教 廷 的 宮 殿 雖 壯 麗 宏 大 , 可 是 他 的 臥 室 只 有 一 床 、 一 桌 、 一 椅 和 一 個 十 字 架 聖 像 , 除 此 以 外 , 就 是 清 潔 的 四 壁 。 他 終 日 手 不 釋 卷 , 每 天 六 時 半 起 床 , 一 直 工 作 , 讀 書 至 次 晨 一 時 半 才 就 寢 , 歷 數 十 年 如 一 日 。

教 宗 的 工 作 , 可 稱 得 是 歷 史 上 最 艱 辛 的 , 每 天 他 要 接 見 許 多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樞 機 、 主 教 和 公 教 人 士 , 他 要 處 理 來 自 數 十 個 國 家 的 外 交 報 告 , 他 經 常 與 各 國 馳 名 的 科 學 家 、 社 會 學 家 研 究 問 題 , 他 要 應 付 各 種 不 同 性 質 的 集 會 , 發 表 演 說 和 廣 播 。

現 在 這 位 一 代 教 宗 留 下 來 的 , 是 數 億 人 民 ── 天 主 教 友 乃 至 一 般 愛 好 自 由 的 人 , 對 他 的 懷 念 。
 1958 年 10 月 17 日

 

悼大行教宗
若石

雖 然 已 在 預 料 中 ,
但 還 是 晴 天 的 霹 靂 。
可 愛 的 教 宗 , 至 聖 的 聖 父 ,
從 此 永 別 長 辭 了 您 的 羊 群 !
遽 發 沉 疴 , 還 不 過 是 三 天 前 的 事,
雖 有 八 十 二 高 齡 ,
孺 小 的 心 還 渴 望 着 你 多 活 幾 年 。
未 瘳 的 噩 耗 , 使 我 心 神 繁 重 ,
倏 聞 好 轉 , 又 使 我 心 暢 眉 笑 !
吾 主 , 求 賜 聖 父 多 活 幾 年 !
但 得 到 的 回 音 卻 說 : 功 德 已 滿 , 該 接 受 永 遠 的 賞 報 。
在 位 十 有 九 載 , 歷 盡 了 幾 許 辛 酸 , 擔 承 了 多 少 繁 重 !
他 的 洪 聲 已 嘶 , 是 為 世 界 和 平 的 呼 籲 ;
他 的 氣 力 已 竭 , 是 為 世 界 的 和 平 消 耗 。
說 不 定 , 台 灣 海 峽 的 風 雲 構 成 了 他 的 致 命 傷 ,
在 雙 十 的 前 夕 與 世 長 辭 了 !
他 愛 天 下 萬 民 , 尤 其 酷 愛 我 黃 帝 子 孫 。
六 月 廿 九 日 致 中 華 教 會 的 通 諭 , 成 了 他 最 後 的 通 諭 !
啊 , 可 愛 的 聖 父 !
我 耳 聞 著 噩 耗 , 我 眼 卻 流 着 酸 淚 !
誰 教 我 悲 酸 ? 你 是 慈 父 , 我 是 孺 子 !
我 追 憶 , 我 沉 思 , 你 是 二 千 年 內 最 任 重 責 繁 的 教 宗 。
建 業 的 偉 大 , 辦 事 的 精 明 , 對 學 者 的 博 論 ;
對 工 人 的 愛 護 , 對 孩 童 的 慈 祥 ; 慈 愛 , 偉 大 , 始 終 偉 大 !
誰 不 愛 你 ? 誰 不 悲 痛 ? 你 的 長 辭 , 是 我 們 的 悲 傷 !
是 世 界 的 巨 失 , 卻 是 你 的 光 榮 , 你 的 凱 旋 : 「可 愛 的 忠 僕 , 來 享 永 遠 的 賞 報 吧 !」
望 你 在 天 之 靈 , 恩 賜 世 界 早 日 和 平 , 聖 教 安 寧 ;
望 你 卓 越 的 聖 表 , 早 登 聖 品 , 作 普 世 萬 民 的 懿 範 , 作 我 們 聖 德 的 北 斗 。
今 世 不 能 復 覩 爾 聖 容 ,
天 國 定 能 永 遠 復 相 瞻 !
望 主 賜 之 永 安 , 及 永 光 照 之 , 息 之 安 所 , 亞 孟 。
寫於教宗庇護十二世駕崩日深夜
 1958 年 10 月 17 日

 

教宗庇護十二世與共產主義
周弘道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一 生 , 用 「茹 苦 含 辛」 四 字 來 形 容 , 不 算 過 分 吧 。 他 經 歷 過 兩 次 世 界 大 戰 ; 他 眼 見 鐵 幕 後 的 子 女 們 在 水 深 火 熱 之 中 , 能 不 萬 刃 剌 心 ? 共 產 黨 的 倒 行 逆 施 , 陰 毒 險 狠 , 能 不 使 他 悲 傷 ?

他 親 眼 看 到 共 產 黨 猙 獰 的 面 目 , 遠 在 一 九 一 九 年 。 當 時 他 是 宗 座 駐 巴 威 (德 意 志 聯 邦 共 和 國 之 一 , 首 府 為 慕 尼 黑) 的 大 使 。 一 九 一 九 年 二 月 , 共 黨 在 慕 尼 黑 暴 動 , 以 武 力 攫 取 政 權 ; 四 月 四 日 成 立 共 產 政 府 。 當 時 各 國 大 使 紛 紛 撤 離 , 祇 有 宗 座 大 使 留 守 崗 位 , 從 事 救 濟 事 業 。

一 天 , 大 使 回 家 時 , 看 見 使 館 牆 上 門 上 盡 是 槍 洞 ; 窗 上 玻 璃 , 也 都 破 裂 。 當 天 下 午 , 群 眾 在 共 黨 慫 恿 下 , 衝 入 使 館 。 有 一 個 共 幹 甚 至 將 手 槍 向 大 使 胸 前 摔 去 , 把 他 的 金 十 字 架 打 彎 (以 後 教 宗 將 這 個 富 有 歷 史 性 的 苦 像 送 給 了 紐 約 總 主 教 史 培 爾 曼 樞 機) 。 他 向 共 黨 政 府 告 急 , 所 得 到 的 答 覆 是 : 「你 不 必 留 在 這 裡 。」

Ⅹ  Ⅹ  Ⅹ  Ⅹ  Ⅹ

英 明 睿 智 的 教 宗 對 於 共 產 主 義 , 有 極 深 刻 的 認 識 與 瞭 解 。 一 九 四 二 年 (登 基 後 第 三 年) 聖 誕 節 , 向 全 世 界 廣 播 時 , 他 清 楚 地 指 責 共 產 主 義 : 「一 如 往 昔 , 天 主 教 因 了 宗 教 上 的 理 由 , 已 經 把 馬 克 斯 的 社 會 主 義 定 了 罪 , 如 今 亦 然 。 原 來, 幫 助 世 人 遠 避 謬 說 , 不 致 失 落 靈 魂 , 是 天 主 教 會 應 盡 的 義 務 , 和 的 權 利 。」

教 宗 一 再 向 羅 斯 福 總 統 指 出 蘇 聯 共 產 主 義 的 危 機 , 不 可 過 於 信 任 樂 觀 , (參 閱 羅 斯 福 總 統 ── 庇 護 十 二 世 書 簡 集)

第 二 次 大 戰 後 , 共 產 主 義 的 猖 獗 , 証 明 了 教 宗 的 先 見 之 明 。

他 知 道 貧 窮 是 共 產 細 菌 的 溫 床 , 於 是 大 聲 疾 呼 , 呼 籲 生 產 前 進 國 家 援 助 生 產 落 後 國 家 來 阻 遏 赤 潮 的 泛 濫 。 另 一 方 面 , 他 一 再 以 天 主 教 的 社 會 理 論 予 共 產 主 義 以 無 情 的 打 擊 (參 閱 歷 年 復 活 節 與 聖 誕 節 的 廣 播 詞)

Ⅹ  Ⅹ  Ⅹ  Ⅹ  Ⅹ

關 於 紀 律 方 面 , 一 九 四 九 年 七 月 一 日 聖 職 部 有 下 列 規 定 :

教 友 加 入 協 助 共 產 黨 或 宣 傳 共 產 主 義 者 , 不 得 領 聖 事 。 若 公 開 承 認 無 神 唯 物 的 共 產 主 義 , 尤 其 為 之 辯 護 或 宣 傳 者 , 即 為 「背 教」 , 應 得 「特 級 保 留 於 聖 座 的 絕 罰 。」

翌 年 七 月 廿 八 日 , 聖 職 部 又 規 定 : 在 共 黨 組 織 下 教 友 男 女 兒 童 違 反 天 主 教 信 理 及 道 德 者 , 亦 為 「背 教 。」

教 宗 在 許 多 文 告 中 , 一 再 申 明 天 主 教 所 以 反 共 , 是 因 為 共 產 主 義 是 唯 物 無 神 的 謬 說 , 基 督 徒 決 不 能 與 基 督 的 敵 人 合 作 。

共 產 黨 和 天 主 教 有 不 共 戴 天 之 仇 , 必 欲 滅 之 而 後 快 ; 鐵 幕 後 嚴 重 的 教 難 就 是 鐵 証 。 子 女 們 的 苦 難 , 像 針 一 般 剌 痛 著 慈 父 的 心 ; 他 忍 無 可 忍 , 提 出 嚴 正 抗 議 ; 把 共 黨 的 罪 惡 , 揭 示 世 人 。

Ⅹ  Ⅹ  Ⅹ  Ⅹ  Ⅹ

大 戰 後 , 羅 德 尼 亞 (Ruthenia) 割 歸 蘇 聯 , 該 地 天 主 教 立 刻 受 到 迫 害 。 教 宗 於 一 九 四 五 年 十 二 月 廿 三 日 頒 發 「東 方」 通 諭 , 提 出 抗 議 。

一 九 四 六 年 九 月 , 南 斯 拉 夫 共 黨 判 施 戴 比 納 克 主 教 (以 後 陞 為 樞 機 主 教) 十 六 年 苦 工 ; 十 月 六 日 教 宗 向 聖 輪 院 (教 廷 最 高 法 院) 演 講 時 , 即 提 出 抗 議 。

一 九 四 八 年 , 匈 牙 利 共 黨 控 告 閔 真 諦 樞 機 主 教 ; 翌 年 一 月 二 日 (閔 樞 機 被 捕 後) , 教 宗 致 信 匈 國 全 體 主 教 , 抗 議 共 黨 的 暴 行 。 二 月 七 日 閔 樞 機 被 判 終 身 監 禁 , 十 四 日 教 宗 再 提 出 抗 議 。 以 後 三 十 四 國 駐 梵 蒂 岡 使 節 覲 見 教 宗 , 哥 倫 比 亞 大 使 代 表 全 體 致 詞 後 , 教 宗 答 詞 中 有 這 幾 句 話 :

「在 這 民 主 與 獨 裁 對 立 的 時 代 , 今 天 的 盛 典 說 明 世 界 上 絕 大 多 數 的 人 民 是 愛 自 由 , 反 暴 虐 的 。」

以 後 各 地 共 黨 繼 續 磨 難 教 會 , 教 宗 一 仍 貫 舊 , 用 自 己 無 上 權 威 , 反 共 抗 暴 。

聖 職 部 禁 止 教 友 參 加 共 黨 操 縱 下 的 「公 教 進 行 會」 、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等 組 織 (捷 克 、 羅 馬 尼 亞 、 匈 牙 利 、 南 斯 拉 夫)

一 九 五 一 年 四 月 九 日 , 聖 職 部 又 頒 佈 「違 法 祝 聖 主 教」 法 令 : 「凡 主 教 (無 論 屬 於 何 種 禮 儀 或 地 位 , 如 樞 機 主 教 或 總 主 教) 祝 聖 一 位 未 經 聖 座 提 名 或 核 准 者 為 主 教 , 在 事 成 時 , 祝 聖 者 與 被 祝 聖 者 立 刻 受 「最 特 別 保 留 於 聖 座 的 絕 罰 。」

共 黨 往 往 在 殺 害 或 拘 禁 忠 貞 的 主 教 神 父 後 , 把 傀 儡 抬 出 來 代 替 他 們 , 因 此 教 宗 禁 止 祝 聖 不 合 法 的 主 教 。

Ⅹ  Ⅹ  Ⅹ  Ⅹ  Ⅹ

同 時 教 宗 以 慈 父 的 心 腸 愛 著 受 苦 難 的 子 女 們 ; 他 同 情 、 安 慰 、 鼓 勵 教 友 們 , 堅 定 信 念 , 奮 鬥 到 底 。 (參 閱 一 九 四 九 年 九 月 及 一 九 五 一 年 九 月 致 波 蘭 全 體 主 教 書 。 一 九 五 一 年 十 月 廿 八 日 致 捷 克 主 教 及 教 友 書 。 一 九 五 二 年 三 月 廿 七 日 致 羅 馬 尼 亞 全 體 主 教 書)

尤 其 值 得 一 提 的 , 教 宗 對 於 我 國 大 陸 上 受 迫 害 的 教 友 , 特 別 表 示 關 懷 ; 兩 度 致 書 中 國 全 體 主 教 及 教 友 : 一 在 一 九 五 二 年 一 月 十 八 日 , 一 在 今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 他 對 於 我 國 教 友 堅 貞 不 屈 , 至 死 不 渝 的 精 神 表 示 欣 慰 , 鼓 勵 他 們 繼 續 抗 暴 , 保 持 信 仰 。

Ⅹ  Ⅹ  Ⅹ  Ⅹ  Ⅹ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與 世 長 辭 了 , 他 在 天 之 靈 必 定 祝 福 我 們 多 難 的 教 會 與 祖 國 。 「凜 冽 的 冬 天 即 將 結 束 , 溫 暖 的 春 天 就 要 來 到 …… 希 望 這 是 人 類 史 上 最 美 麗 的 春 天」 (本 年 三 月 意 大 利 公 進 會 九 十 週 年 紀 念 會 上 教 宗 演 詞)
十月九日脫稿於台中光啟社
 1958 年 10 月 24 日

 

哀悼大行教宗
聖心女中  浪濤淘

雲 已 殘 , 日 亦 缺 ;
一 盞 明 燈 高 懸 照 ,
放 射 出 萬 丈 光 芒 ;
指 引 迷 途 的 孤 舟 ,
更 能 善 牧 他 的 羔 羊 。
如 今 日 已 沒 而 燈 已 滅 ,
遽 使 萬 民 為 之 哀 傷 神 愴 !
大 家 同 聲 哀 悼 祈 禱 ,
求 主 賜 他 早 升 天 國 ,
坐 享 福 樂 補 贖 昔 日 的 艱 辛 。
復 求 主 賜 回 我 們 一 盞 明 燈 ,
使 再 光 照 四 方 ,
引 導 世 界 趨 向 和 平 。
 1958 年 10 月 24 日

 

緬念我們的慈父
聖心女中  蘭未央

星 期 一 的 早 上 , 整 個 廣 大 的 天 空 , 有 如 給 一 幅 黑 幕 遮 蓋 , 隨 着 雨 下 如 注 , 天 愁 地 慘 , 充 滿 着 哀 悼 之 感 , 令 人 有 無 限 悲 愴 之 慨 !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大 堂 , 鏗 鏘 的 鐘 聲 不 斷 隨 風 播 揚 , 奇 妙 令 人 神 往 的 鐘 聲 , 把 我 從 課 室 中 , 帶 到 另 一 脫 俗 安 寧 的 境 界 。

我 們 的 慈 父 , 聖 教 會 的 元 首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本 月 九 日 蒙 主 召 其 靈 魂 , 息 之 安 所 。 全 球 之 人 類 為 痛 失 一 賢 明 的 領 袖 , 感 到 無 限 惋 惜 , 但 另 一 方 面 為 教 宗 大 任 告 成 , 趨 赴 天 主 台 前 , 光 榮 天 主 而 慶 幸 。 無 可 否 認 , 偉 大 的 教 宗 忙 碌 了 一 生 , 為 聖 教 會 獻 出 了 神 聖 的 工 作 , 秉 承 吾 主 耶 穌 捨 己 為 人 的 精 神 , 擴 拓 吾 主 的 神 國 。

時 鐘 剛 十 時 , 牆 上 的 播 音 機 轉 播 電 台 「實 地 錄 音 總 堂 為 教 宗 所 獻 的 安 所 彌 撒 , 每 人 都 帶 着 不 同 的 心 情 , 靜 聽 大 彌 撒 的 過 程 , 時 大 雨 傾 盆 而 下 , 是 造 物 因 為 我 們 懷 着 沉 痛 的 心 , 而 下 雨 以 示 同 情 嗎 ?」

我 們 在 彌 撒 後 , 一 齊 唸 了 一 串 玫 瑰 經 , 為 祈 求 大 行 教 宗 轉 祈 天 主 , 賞 賜 我 們 又 有 一 位 神 聖 而 賢 明 的 新 教 宗 , 帶 領 更 多 的 靈 魂 到 聖 教 會 , 同 歸 一 棧 , 共 屬 一 牧 。
 1958 年 10 月 24 日

 

五十三國代表
參加追悼教宗  最後一次彌撒

為 大 行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最 後 一 次 莊 嚴 追 思 彌 撒 , 經 於 十 九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舉 行 , 由 迪 瑟 郎 樞 機 主 持 , 史 培 爾 曼 樞 機 襄 禮 。 參 加 者 有 來 自 五 十 三 國 之 特 別 代 表 團 , 其 中 多 數 係 由 外 長 率 領 。 美 國 務 卿 杜 爾 斯 在 羅 馬 領 導 美 代 表 團 參 加 , 其 他 代 表 則 有 英 女 王 伊 麗 沙 白 代 表 培 斯 怕 爵 , 西 德 外 長 布 蘭 丹 諾 , 及 比 利 時 代 表 威 格 尼 , 中 國 則 派 現 駐 教 廷 公 使 謝 壽 康 博 士 代 表 。

出 現 於 縣 掛 鑲 金 邊 黑 布 之 聖 堂 者 , 并 有 各 國 駐 教 廷 使 節 , 黑 服 之 貴 賓 , 及 教 宗 之 家 屬 與 親 友 。 教 廷 樞 密 院 人 員 列 隊 而 至 , 其 前 有 穿 著 紅 衣 戴 鋼 盔 之 衛 隊 , 并 由 服 飾 煌 然 之 瑞 士 衛 隊 隨 護 。

經 此 次 儀 式 後 , 教 宗 之 追 思 禮 即 告 結 束 。 因 誌 哀 而 昇 至 旗 桿 一 半 之 旗 幟 , 已 昇 至 頂 端 。

 1958 年 10 月 24 日

 

教宗庇護十二
遺留深遠影響
教會著名史學專家
譽為大公會議先驅

本 月 十 二 日 是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登 基 四 十 年 的 紀 念 日 , 教 會 兩 位 著 名 史 學 家 格 拉 咸 神 父 和 馬 丁 納 神 父 一 致 指 出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雖 然 在 四 十 年 前 登 基 , 但 他 的 理 想 仍 然 活 現 在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的 文 獻 中 。

主 管 教 廷 戰 時 史 料 編 纂 工 作 的 格 拉 咸 神 父 說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為 大 公 會 議 奠 定 了 良 好 的 基 礎 , 他 可 稱 為 大 公 會 議 的 先 驅 者 。

他 說 , 大 公 會 議 多 項 重 要 的 議 題 ── 聖 經 、 合 一 、 禮 儀 、 都 是 在 庇 護 十 二 世 時 代 開 始 討 論 的 。 會 議 的 文 獻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也 一 再 引 述 他 的 話 。

格 拉 咸 神 父 說 , 大 公 會 議 的 很 多 理 想 , 都 是 庇 護 十 二 世 當 年 的 理 想 。

羅 馬 宗 座 額 我 畧 大 學 教 會 史 學 教 授 馬 丁 納 神 父 也 說 , 大 公 會 議 文 獻 引 用 最 多 的 就 是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言 論 。

庇 護 十 二 世 最 受 人 非 議 的 一 點 是 : 他 在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沒 有 向 德 國 納 粹 的 暴 行 提 出 強 硬 的 抗 議 。 上 述 兩 位 史 學 家 在 接 受 記 者 訪 問 時 特 別 就 此 問 題 為 教 宗 辯 護 。

他 們 說 , 庇 護 十 二 世 事 實 上 當 時 已 經 盡 了 最 大 的 力 量 , 教 廷 戰 時 的 文 件 , 可 以 証 明 這 一 點 。

庇 護 十 二 世 一 九 三 九 年 三 月 二 日 膺 選 , 十 二 日 登 基 , 當 時 六 十 三 歲 , 大 約 二 十 年 後 (一 九 五 八) 年 的 十 月 九 日 駕 崩 。
 1979 年 3 月 30 日

 

教宗庇護十二世
二次大戰中沒有沉默

張維明

就 著 二 次 大 戰 時 教 廷 面 對 納 粹 德 國 屠 殺 猶 太 人 的 反 應 , 各 方 輿 論 一 直 有 不 同 的 評 價 。 教 廷 今 年 三 月 發 表 文 件 , 反 省 戰 時 天 主 教 會 的 角 色 之 際 , 美 國 傳 媒 再 次 批 評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的 「沉 默」 。 為 此 , 本 文 作 者 撰 文 綜 合 評 論 這 次 涉 及 歷 史 和 道 德 的 課 題 。

一 九 三 五 年 四 月 廿 八 日 , 教 廷 國 務 卿 巴 塞 利 樞 機 (Eugenio Pacelli , 即 後 來 的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對 廿 五 萬 來 自 法 國 露 德 的 朝 聖 者 , 先 知 般 地 譴 責 當 時 剛 崛 起 的 納 粹 主 義 是 「被 一 個 錯 誤 的 世 界 觀 和 人 生 觀 所 指 導 。」

一 九 三 七 年 他 以 教 廷 國 務 卿 身 分 為 教 宗 庇 護 第 十 一 世 起 草 了 通 諭 , 譴 責 納 粹 是 反 基 督 的 。 這 文 件 被 偷 偷 地 傳 入 德 國 , 並 在 德 國 秘 密 印 刷 , 在 各 天 主 堂 的 講 道 台 上 宣 讀 。 納 粹 立 即 作 出 反 應 , 他 們 查 抄 了 印 刷 廠 , 逮 捕 了 許 多 天 主 教 人 士 。

美 國 著 名 理 論 物 理 學 家 愛 因 斯 坦 (Albert Einstain) 在 一 九 四 0 年 十 二 月 廿 三 日 出 版 的 《時 代 雜 誌》 上 聲 明 說 : 「希 特 拉 鎮 壓 真 理 的 運 動 中 , 只 有 教 會 公 然 站 出 來 說 不 。 過 去 我 對 宗 教 並 無 特 別 興 趣 , 但 是 現 在 我 對 它 是 這 樣 的 敬 愛 , 因 為 只 有 教 會 有 如 此 道 德 勇 氣 , 敢 於 捍 衛 真 理 和 自 由 。」

愛因斯坦:教會有道德勇氣
教 宗 一 九 四 一 年 的 聖 誕 文 告 受 到 世 界 社 會 各 界 正 義 人 士 , 包 括 《紐 約 時 報》 的 高 度 讚 揚 , 稱 教 宗 是 敢 於 譴 責 納 粹 大 屠 殺 的 第 一 位 國 際 級 人 物 。 教 宗 反 對 納 粹 的 所 謂 「新 秩 序」 , 譴 責 納 粹 屠 殺 千 千 萬 萬 完 全 無 辜 的 人 。 蓋 世 太 保 立 即 聲 明 說 :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言 詞 , 是 對 我 們 所 致 力 的 事 業 進 行 全 盤 地 和 永 久 性 的 攻 擊 …… 他 已 成 為 猶 太 罪 犯 的 代 言 人 。」

一 九 四 二 年 二 月 , 在 荷 蘭 的 德 國 佔 領 區 , 天 主 教 和 新 教 的 領 袖 們 準 備 了 一 封 信 , 譴 責 納 粹 。 但 是 後 來 只 有 天 主 教 的 主 教 「遵 照 教 宗 的 指 導 , 不 顧 納 粹 的 威 脅 , 在 教 堂 的 講 道 台 上 宣 讀 了 此 信 。 」 於 是 , 德 國 佔 領 軍 前 所 未 有 地 掃 蕩 了 荷 蘭 天 主 教 堂 、 修 道 院 和 學 校 , 並 把 所 有 已 成 為 基 督 徒 的 猶 太 人 帶 走 。 消 息 傳 到 了 羅 馬 後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應 猶 太 人 和 基 督 徒 組 織 的 請 求 , 把 他 準 備 抗 議 納 粹 的 四 頁 文 件 從 報 社 取 回 並 焚 毀 。 教 宗 斷 定 , 這 份 文 件 會 招 致 納 粹 更 大 的 迫 害 。 如 果 說 教 宗 有 甚 麼 「過 錯」 的 話 , 那 就 是 他 寧 願 選 擇 外 交 手 段 去 爭 取 和 平 , 而 非 選 擇 和 納 粹 硬 拼 的 方 法 。

著 名 歷 史 學 家 布 朗 寧 (Christopher Browning) 說 得 好 : 「納 粹 大 屠 殺 是 一 個 許 多 犧 牲 者 和 幾 乎 沒 有 英 雄 的 綜 合 故 事 。 我 認 為 , 如 果 我 們 期 望 一 兩 個 英 雄 來 制 止 屠 殺 , 那 是 太 天 真 了 。」 同 樣 天 真 的 是 , 今 年 三 月 《 紐 約 時 報 》 說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未 鼓 動 天 主 教 徒 去 抗 擊 納 粹 的 新 秩 序 。 」 請 問 , 教 宗 怎 麼 能 鼓 動 人 去 招 致 死 亡 , 而 自 己 卻 在 政 治 上 保 持 中 立 ? 何 況 在 天 主 教 會 中 牧 靈 的 領 導 責 任 多 在 地 方 的 主 教 身 上 。

德 國 和 法 國 教 會 的 領 導 最 近 也 承 認 , 大 戰 時 他 們 的 天 主 教 徒 未 能 盡 力 反 抗 納 粹 的 大 屠 殺 , 而 那 裡 正 是 需 要 挺 身 反 抗 的 地 方 , 但 卻 做 得 不 夠 。 然 而 也 有 很 多 天 主 教 徒 冒 著 自 己 生 命 危 險 去 保 護 猶 太 人 , 他 們 的 英 勇 行 為 難 能 可 貴 。 但 是 , 教 宗 不 能 從 羅 馬 命 令 他 們 必 須 做 出 這 種 選 擇 。

低調對付納粹 乃策略考慮
最 近 又 有 歷 史 文 件 證 明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中 , 國 際 紅 十 字 會 、 世 界 宗 教 會 議 和 梵 蒂 岡 曾 達 成 協 議 : 不 要 危 及 他 們 的 中 立 地 位 , 避 免 發 表 刺 激 性 的 聲 明 以 便 有 效 地 協 助 猶 太 人 和 被 囚 禁 的 人 。 這 是 為 甚 麼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私 下 在 幾 個 場 合 說 過 , 他 相 信 , 公 開 譴 責 是 無 效 的 , 而 且 是 弄 巧 成 拙 的 。

根 據 上 述 的 事 實 , 現 在 批 評 家 們 所 說 的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的 「沉 默」 , 僅 指 教 宗 沒 有 直 接 , 猛 烈 和 指 名 道 姓 地 譴 責 納 粹 和 法 西 斯 及 其 領 導 人 。 但 是 大 量 的 歷 史 記 載 表 明 , 教 宗 行 事 是 出 自 策 略 考 慮 , 避 免 直 接 刺 激 已 失 去 理 性 和 良 知 的 納 粹 , 他 的 策 略 在 當 時 不 失 為 明 智 之 舉 。

一 九 五 八 年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逝 世 。 羅 馬 的 猶 太 大 教 長 托 阿 夫 (Toaff) 聲 明 說 : 「我 要 比 別 人 更 應 感 激 這 位 教 宗 。 在 我 們 受 迫 害 的 那 個 可 怖 的 年 代 , 教 宗 對 我 們 充 滿 了 愛 心 、 同 情 和 慷 慨 。」

現 在 是 猶 太 兄 弟 和 我 們 聯 合 起 來 的 時 候 了 。 為 了 真 理 和 民 族 的 和 諧 , 讓 我 們 去 撥 亂 反 正 , 排 除 對 天 主 教 會 及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的 誹 謗 , 還 歷 史 的 真 實 。 是 的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是 人 類 空 前 的 浩 劫 。 縱 觀 歷 史 , 沒 有 一 個 人 (希 特 拉 除 外) 應 對 納 粹 的 大 屠 殺 負 責 。 也 沒 有 一 個 人 (包 括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在 內) 有 能 力 防 止 這 場 大 屠 殺 。 教 宗 主 要 選 擇 了 外 交 而 非 抗 議 的 手 段 , 他 已 盡 了 他 最 大 的 努 力 。 不 要 無 端 地 指 摘 這 位 教 宗 了 , 讓 他 安 息 吧 。
(摘錄自八月份《睄搳n雜誌)
 1998 年 9 月 6 日

 

若望保祿二世與庇護十二世
列為可敬者 為封聖走近一步

教 宗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簽 署 法 令 , 確 認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非 凡 德 行」 (heroic virtues) , 把 他 們 列 為 「可 敬 者」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批 准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冊 封 五 位 聖 人 (Saint) 、 六 位 真 福 (Blessed) 一 名 殉 道 者 (Martyrdom) 和 九 名 可 敬 者 (Venerable)

教 宗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祝 賀 冊 封 聖 人 部 成 立 四 十 周 年 時 稱 , 獲 冊 封 為 真 福 和 聖 人 前 所 確 認 的 非 凡 德 行 、 殉 道 者 或 天 主 眾 僕 之 僕 身 份 , 是 非 凡 的 恩 賜 。

聖 座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總 主 教 (A. Amato) 對 梵 蒂 岡 電 台 說 , 世 人 大 力 擁 護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他 的 信 息 , 他 聖 德 之 昭 著 , 從 全 世 界 在 他 臨 終 時 所 展 示 前 所 未 有 的 關 注 可 以 證 明 。

教 會 已 於 一 九 六 七 年 展 開 對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二 0 0 五 年 展 開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冊 封 真 福 和 聖 人 程 序 。 庇 護 十 二 世 一 八 七 六 年 生 於 羅 馬 , 一 九 五 八 年 逝 世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九 二 0 年 生 於 波 蘭 , 五 年 逝 世 。

阿 馬 托 總 主 教 說 , 若 望 保 祿 的 聖 德 令 教 宗 本 篤 敬 佩 , 因 此 不 待 法 定 的 五 年 規 定 , 展 開 對 他 列 品 的 審 查 程 序 。 他 強 調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品 的 審 核 程 序 完 全 按 照 正 常 規 則 進 行 , 沒 有 例 外 的 情 況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本 篤 早 前 紀 念 庇 護 十 二 世 逝 世 五 十 周 年 時 , 讚 揚 他 在 二 次 大 戰 期 間 的 工 作 , 稱 他 在 錯 綜 複 雜 的 歷 史 中 為 避 免 更 險 惡 的 情 況 , 經 常 暗 中 地 行 事 , 盡 可 能 拯 救 更 多 猶 太 人 。

作 為 「可 敬 者」 , 個 案 需 要 因 當 事 人 代 求 而 出 現 的 一 件 奇 跡 , 便 可 申 請 為 真 福 品 。 真 福 品 最 少 要 有 兩 個 奇 跡 在 經 由 呼 求 下 發 生 , 便 可 提 出 冊 封 聖 人 。

兩 位 先 教 宗 外 , 真 福 瑪 麗 麥 基 洛 普 (Mary MacKillop, 1842-1909) 將 成 為 澳 洲 天 主 教 會 的 首 位 聖 人 。 她 是 社 會 援 助 和 促 進 人 類 發 展 的 象 徵 , 致 力 社 會 服 務 。 此 外 , 波 蘭 籍 的 波 比 耶 烏 什 科 神 父 (Jerzy Popieluszko, 1947-1984) 的 殉 道 也 獲 得 確 認 , 他 在 波 蘭 共 產 政 權 下 於 一 九 八 四 年 遭 當 局 殺 害 。

 2009 年 12 月 27 日

 

庇護十二救助羅馬猶太人
民間「黑色傳聞」當結束

今 年 是 庇 護 十 二 世 教 宗 晉 牧 百 周 年 。 紀 念 這 位 教 宗 的 「帕 切 利 教 宗 委 員 會」 三 月 二 日 在 羅 馬 舉 行 研 討 會 , 主 題 是 「庇 護 十 二 世 : 黑 色 傳 聞 即 將 結 束」 。 會 議 結 論 再 次 闡 明 , 庇 護 十 二 世 教 宗 在 德 國 納 粹 佔 領 羅 馬 期 間 保 護 了 許 多 猶 太 人 。

庇 護 十 二 世 教 宗 本 名 歐 金 尼 奧帕 切 利 (Eugenio Pacelli) , 一 八 七 六 年 在 羅 馬 出 生 , 一 九 五 八 年 在 羅 馬 附 近 的 岡 道 爾 夫 堡 去 世 。 這 位 教 宗 在 牧 職 期 間 適 逢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 德 國 納 粹 佔 領 了 羅 馬 。 那 時 居 住 在 羅 馬 的 一 萬 名 猶 太 人 當 中 , 就 有 將 近 三 分 之 二 的 人 直 接 或 間 接 地 得 到 這 位 教 宗 和 教 會 的 幫 助 。

當 時 羅 馬 的 二 百 三 十 五 所 修 會 會 院 接 待 了 四 千 多 名 猶 太 人 , 梵 蒂 岡 城 國 和 聖 座 治 外 法 權 的 場 所 也 收 留 了 一 百 六 十 人 , 另 外 有 一 千 六 百 人 受 到 救 助 猶 太 流 亡 者 協 會 的 保 護 。 教 會 暗 中 為 這 個 組 織 提 供 資 金 。

一 九 四 三 年 十 月 十 六 日 下 午 , 一 千 七 百 名 羅 馬 猶 太 人 被 納 粹 帶 走 , 其 中 的 二 百 四 十 五 人 在 庇 護 十 二 的 果 斷 介 入 下 隨 即 被 釋 放 。 不 僅 如 此 , 在 這 個 災 難 日 子 之 前 , 七 百 名 猶 太 人 已 在 教 宗 的 幫 助 下 逃 離 了 自 己 的 住 宅 。 此 外 , 教 宗 也 向 德 國 使 館 , 甚 至 羅 馬 的 蓋 世 太 保 最 高 長 官 卡 珀 勒 (Kappler) 多 次 施 壓 , 要 求 釋 放 猶 太 人 。

奧 弗 斯 特 因 斯 執 事 (Domenico Oversteyns) 對 當 時 的 情 況 深 有 研 究 。 他 指 出 , 在 納 粹 針 對 猶 太 人 的 大 拘 捕 之 前 , 庇 護 十 二 世 教 宗 已 把 許 多 猶 太 人 安 置 在 四 十 八 個 隱 修 院 , 隨 後 又 敞 開 了 其 他 隱 修 院 的 大 門 , 以 便 提 供 幫 助 。 之 後 , 為 釋 放 或 幫 助 被 拘 捕 和 被 放 逐 的 猶 太 人 , 教 宗 進 行 了 一 百 九 十 八 次 介 入 行 動 。 六 十 人 在 他 的 介 入 下 獲 得 釋 放 。

庇 護 十 二 世 救 出 猶 太 人 的 數 據 也 在 不 斷 更 新 , 似 乎 正 逐 漸 打 破 針 對 他 的 「黑 色 傳 聞」 。 這 位 教 宗 尚 在 世 的 時 候 已 經 受 到 蘇 聯 的 宣 傳 工 具 ,   甚 至 某 些 基 督 徒 團 體 的 指 責 , 說 他 面 對 納 粹 和 希 特 拉 是 緘 默 , 卻 隻 字 不 提 這 位 教 宗 對 納 粹 作 出 的 譴 責 及 為 和 平 發 出 的 呼 籲 。

聖 座 聖 璽 最 高 法 院 院 長 曼 貝 蒂 樞 機 (Dominique Mamberti) 在 研 討 會 上 指 出 , 帕 切 利 教 宗 在 一 個 非 常 複 雜 的 時 期 領 導 教 會 , 為 世 界 和 平 作 出 了 貢 獻 。 戰 後 , 這 位 教 宗 又 帶 領 教 會 走 向 現 代 化 世 界 。 他 的 真 正 形 象 與 「黑 色 傳 聞」 中 的 宣 傳 截 然 不 同 。

庇 護 十 二 世 真 福 列 品 案 早 在 保 祿 六 世 召 開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時 就 已 經 啟 動 。 本 篤 十 六 世 教 宗 也 於 二 0 0 九 年 承 認 他 的 英 勇 聖 德 。 這 項 真 福 列 品 案 申 請 人 , 耶 穌 會 士 威 特 沃 神 父 (Anton Witwer) 闡 明 , 教 會 已 承 認 庇 護 十 二 世 教 宗 的 英 勇 聖 德 , 因 此 他 是 可 敬 者 。

但 迄 今 仍 未 有 藉 著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轉 禱 而 顯 現 的 奇 跡 , 因 此 真 福 列 品 案 也 就 無 法 進 行 。

 2017 年 3 月 12 日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


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pius_xii/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