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John XXIII
聖若望廿三世


Bishop of Rome and Vicar of Jesus Christ,
261st Successor of St. Peter, Prince of the Apostles,
Supreme Pontiff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Patriarch of the West, Primate of Italy,
Archbishop and Metropolitan of the Roman Province,
Sovereign of the State of the Vatican City.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 (Angelo Roncalli), Roman Pontiff, was born on 25th November 1881 at Sotto il Monte in the Diocese of Bergamo, Itlay. He was ordained priest on 10th August 1904; consecrated Archbishop of Areopolis on 19th March 1925; transferred to the Titular Archbishopric of Mesembria on 30th November 1934; created Cardinal on 12th January 1953; named Patriarch of Venice on 15th January 1953; elected Pope on 28th October 1958; crowned on 4th November 1958.

 

耶穌基督代表兼羅馬主教,
宗徒長聖伯多祿之二六一代繼承者,
普世聖教會最高教長,
西方宗主教,意國首座主教,
羅馬省總主教兼首都主教,
梵蒂岡城邦元首。

廿 (朗 羅) 廿 廿

 


Pope John XXIII
Habemus Papam

In the afternoon of Tuesday, 28 October, white smoke poured forth from the most famous of Vatican chimneys. The Conclave had elected a Pope.

Very soon Cardianl Canali, Grand Penitentiary, came forth to announce the result of the election to the vast throng that stood waiting in the Piazza of St. Peter’s. He told them that Angelo Joseph Roncalli, hitherto Cardinal-Patrairch of Venice, had been elected Pope, and had chosen to be called John XXIII.

The bells of St. Peter’s chimed forth first: then all the church bells in Rome; soon church bells were pealing all over the Catholic world.

“Habemus Papam” - We have a Pope.

 Prayer for the Pope
O God, the shepherd and ruler of all the faithful, look down favorably upon Thy servant John, whom Thou hast been pleased to appoint pastor over Thy Church; grant, we beseech Thee, that he may benefit both by word and example those over whom he is set, and thus attain unto life eternal, together with the flock committed to his care. Through Christ Our Lord. Amen

Prayer of Thanksgiving
O God, of whose mercies there is no number, and of whose goodness the treasure is infinite; we render thanks to Thy most gracious majesty for the gifts Thos hast bestowed upon us, evermore beseeching Thy clemency, that as Thou grandest the petitions of them that ask Thee, Thou wilt never forsake them, but wilt prepare them for the reward to come. Through Christ Our Lord. Amen.

31 October 1958

 

Coronation of Pope John XXIII Personality of the Pope

On Tuesday, 4 November,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 was crowned in St. Peter’s Rome, with all the splendour traditional with which an age-old tradition has enriched this ceremony.

A congregation estimated at 30,000 filled the vast Basilica. The great piazza was packed, and television enabled millions throughout Europe to share in the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 of seeing a Pope crowned.

The Holy Father arrived in the Basilica attended by a procession of 2,500 magnificently attired dignitaries.

The Papal Mass in St. Peter’s and the Coronation on the balcony were scenes of unrivalled splendour and they were watched a mighty throng that include some of the most glittering personages in Europe. Yet many would say that the most impressive sight of all was the quiet garb by which the Roncalli family showed that they seek no earthly favour through the elevation of their great relative to the Chair of Peter.

Pope John
Public interest has been focused on Rome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late Pope’s illness. The death and the obsequies of Pope Pius XII, the Conclave, and the election and Coronation of Pope John XXIII have a wider public than any proceeding events in Papal history. The Coronation provided a glowing climax, and public interest may be expected to turn to other centres unless it is recalled by a creation of Cardinals, or some other startling act of the new Pope.

Catholic interest in, and curiosity about, the new Pope is, however, unabated. The daily press has searched the history of Pope John XXIII from his earliest days through all the vicissitudes of his career and has told us much that is interesting. It has not been able to give us more than an adumbration of what the pontificate of Pope John XXIII holds in store for us.

This is as we might have expected. Pope Pius XI as Pope was much more than the great librarian and great archbishop that he had been before his election. Pope Pius XII was much more than the great Secretary of State that we knew of in 1939. The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Papacy call forth unsuspected powers from its occupants.

We can, nevertheless learn much from what we have already heard. From the reports on the days since the election it is clear that the Holy Father has impressed all who have met him as a man of great humanity and very pleasant personality. The anecdotes and saying quoted in support of this are in themselves inadequate; but their very inadequacy is clear proof that the journalists are striving to convey an impression of something too characteristic to be conveyed in words. “If you met him, you would understand” is a fair summary all that even the most skilled journalist can hope to say of a striking personality.

The past history of Pope John XXIII is more informative. He has had wide experience of administration, of deep study, of diplomacy, and of pastoral work - almost the ideal combination for a future Pope.

Administration and Diplomacy
As Secretary to Bishop of Bergamo, in the years following his ordination, he learnt the details of diocesan organization. By his brilliantly successful direction of the Italian Societ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he learnt the needs of nationwide organization. His first diplomatic appointment threw him for nine years into the intricacies of Balkan difficulties.

After this difficult work in the Balkans, there came still more difficult work. When the future Pope was appointed Papal Nunco in newly liberated France, the passions let loose by war were raging. Many Frenchmen held that the former Nuncio, and many of the French Bishops, had shown themselves too compliant towards the German occupiers and too friendly towards the Vichy Government. The rights and wrongs of their complaints may be left to history, but the restoration of good relations could not be left to history. The new Nuncio had to face one of the most difficult diplomatic problems of resent times; the whole position of the Church in France was threatened, and the task of averting the threat fell largely on him. The extent of his success is to be measured not only by the unrivalled personal popularity he won in the eight years of his nunciature, but also by the marked rise in the prestige and influence of the Church in France.

Pastoral Cares
Great as his diplomatic triumphs had been, Archbishop Roncalli still hankered after pastoral duties. His appointment as Patriarch of Venice, three days after his elevation to the Cardinalate, in January 1953, was one of the greatest joys of his life. His predecessor had been regarded as austere and stern. The new Patriarch made is his aim to establish a fatherly tradition. From the first, he won the hearts of the Venetians, and by incessant visitation he made himself known to the hundred parishes committed to his Episcopal care.

In these last years before his election as Pope, he was helped not only by his own pastoral gifts, but also by his learned studies. During the busy years of administration and diplomacy he had published five masterly volumes on St. Charles Borromeo, the Saint most outstanding for purely Episcopal virtues in the last five centuries. His studies had given him the most appropriate of models for his episcopate.

The Holy Father has already made it clear that choosing the feast of St. Charles as the day of his Coronation he wished to make St Charles his model in carrying out his duties as Bishop of Bishops.
 
7 November 1958

 

 Cardinal Tien Pays Homage

Cardinal Tien, though still sick, had himself carried on a stretcher into the Sistine Chapel on Wednesday, 29 October, to join his fellow Cardinals in paying homage to Pope John XXIII.

When his turn came, he made as if to rise, but the Pope would not let him. Instead, His Holiness left his throne, came to the stretcher, knelt down, and embraced the valiant but much tried leader of the valiant much tried Catholics of China.
 
7 November 1958

 

First Papal Message of Pope John XXIII to the Whole Church

Complete text of the Papal Broadcast made on Wednesday, 29 October.

In this anxious hour when by the mysterious design of Divine Providence the most heavy burden of the Supreme Pontificate - following the death of Our predecessor Pius XII of deathless memory, who merited nobly of the Catholic Church - has been placed upon Us, weighting down Our soul almost to breaking point, We first of all address suppliant prayers to God, begging Him to deign in His infinite goodness to strengthen Our weakness and inability, to enlighten Our mind and to fortify Our will.

Next, We embrace with great affection Our well beloved sons of the Sacred College whose outstanding gifts and virtues of soul We well know. Most particularly We wish to embrace those who to Our grief are far away from Us and whose sorrows and anguish affect Us so intensely.

We desire furthermore to express Our fatherly wishes and love to all Our venerable brothers in the episcopate who cultivate the vineyard of the Lord tirelessly throughout the world.

We cannot omit speaking of the priests who serve as dispensers of the mysteries of God and particularly the missionary priests who, heralds of the divine word, refusing no labour, spread the truth of the Gospel in distant lands.

Likewise, We cannot fail to speak of members of religious communities, men and women busy in their zealous skilful work for the Church, and also those who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bishops are active in the peaceful ranks of Catholic Action, and all others who in anyway assist that apostolate of the hierarchy. We bless each one of these from Our heart.

In short, for all Our sons in Christ, especially those who suffer from poverty or sorrow of any kind, We earnestly beg God in His goodness to grant to each one the help needed and divine consolations in abundance.

Among these sons of Ours those who live in the region of Venice, where We exercised the pastoral ministry, are particularly dear to Our paternal heart. And also those of the Diocese of Bergamo, where We first saw the light. Although We are now far from them, We are always and will always be present with them in the love of Jesus Christ. And We are confident that their prayers with Ours will rise to God to obtain heavenly graces.

In a special way Our thoughts go to the bishops, priests, Sisters and all the faithful, who dwell in those nations where the Catholic religion is given none of the freedom due to it or only partial freedom, where men dare to trample on the sacred rights of the Church and where her lawful pastors are expelled or held in custody or so impeded that they cannot discharge their functions properly.

We wish all to know that We share their sorrows, hardships and distress and that We beg God, the giver of all good things, that some day He may put an end to such inhuman persecutions, which not only hurt the true peace and prosperity of these peoples, but which are also entirely contrary to the civilization of our times and to long acquired human rights.

May He enlighten the minds of the rules of these nations with His divine light. May He grant pardon to persecutors. May all enjoy lawful freedom most speedily and may He bestow on them better and happier times.

With fervent fatherly love We embrace the Universal Church, the Eastern and the Western alike. And to all who are separated from this Apostolic See, where Peter lives in his successors, “even unto the consummation of the world” (Matthew 28:20), fulfilling the command of Jesus Christ to bind and loose upon each (cf. Matthew 16:19) and to feed the Lord’s entire flock, to these We say We open Our Heart most lovingly and extend Our open arms.

Ardently desiring their return to the house of the common Father, We earnestly repeat these words of the divine Redeemer; “Holy Father, keep in Thy name these whom Thou hast given me that they may be one even as we are” (John 17:11) For thus “there shall be one fold and one shepherd” (John 10:16). We pray, therefore, that all may come willingly and gladly; and by inspiration and the aid of divine grace may it happen as soon as possible!

No strange house will they find, but their own which indeed was illumined in the past by the eminent doctrine of their forefathers and adorned by their virtue.

May We be allowed on this occasion to appeal to the rulers of all the nations in whose hands the lot, fortunes and hopes of the various peoples are placed. Why are divisions and disagreements not settled on a fair basis at last? Why are the powers of human ingenuity and natural resources turned so often to the production of arms - destructive instruments of death and ruin - but not to increase the prosperity of all classes of citizens, especially those who live in great poverty.

We know indeed that huge and complex difficulties stand in the way of accomplishing this praiseworthy purpose and settling the disagreements. These difficulties, however, must be grappled with and overcome, for a most serious project is at issue, one linked most closely with the happiness of the whole human race.

Take action, then, boldly and with confidence and may heavenly light be given to each of you and may divine aid be yours. Look at the people entrusted to you and listen to their voices. What do they seek, what do they implore from you? Not these new monstrous instruments of war which our times have produced and which can be the cause of fraternal slaughter and annihilation of all - not these, but peace, We say, peace by which the whole human family may live freely, thrive and flourish. And justice they seek, by which classes of society may adjust their mutual rights and duties according to fair standards. And finally they seek calm harmony, which alone can give rise to prosperity worthy of the name. For it is by peace based on the lawful rights of each person and sustained by brotherly charity that the highest arts flourish, human talents unite for worthy ends and public and private resources are increased. You know what men of lofty minds have though about this subject. Peace is “orderly harmony of men” (Augustine, City of God, I, 29, Ch.13). “Peace is the tranquility of order” (ibid and St. Thomas, II-2, 20 Art I) and “the name of peace is sweet and peace itself is beneficial; but there is a very great difference between peace and slavery. Peace is tranquil liberty” (Cicero, Philip.2, 44)

We must remember and ponder on what the angels sang, hovering over the cradle of the Divine Infant. “Glory to God in the highest and on earth peace to men of good will” (Luke 2:14). True peace is not given to individuals, peoples or nations, unless it is first granted to their souls, since there can be no exterior peace unless it reflects and is controlled by interior peace, without which everything is unsteady, shaky and tottering. Therefore, only God’s most holy religion can foster, strengthen and establish peace. Let this be remembered by those who reject the name of God, who trample on His sacred rights and rashly try to take men away from dutiful devotion to Him.

In this grave hour We repeat the words and promises of the divine Redeemer. “Peace I leave with you, may peace I give you” (John 14:27)

And may the apostolic blessing which We give with most fervent love to the city and the world betoken and draw down this true full peace and other heavenly gifts.
 
14 November 1958

 

France Rejoices in the Election of Pope John XXIII

Paris - France, the country that knows the new Pope best, showed outstanding pleasure on receiving the news of his election.

The telegrams of the President and the Premier, and the statement issued by the Grand Rabbi, the President of the Protestant Federation of France, and the French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re all striking testimonials to the happy memory left by the nine-year Nunciature of him who is now Pope John XXIII.

President Coty’s telegram said: “On this historic date when the Catholic Church is celebrating the elevation of Your Holiness to the pontifical throne, I ask you to accept my ardent and respectful felicitations, and at the same time the fervent wishes of the peoples of France and the French community (overseas) for a long and happy reign.

“All Frenchmen, particularly those like myself who have had the privilege of meeting you, rejoice in hailing you as the successors of Pope Pius XII, you whom he sent to France as his eminent representatives.”

Gen. de Gaulle’s telegram said: “Uniting my joy with that of all Christendom, I beg Your Holiness to receive my homage and filial respect.”

A Communiqué issued by the Foreign Ministry said that “the election of Cardinal Roncalli was welcomed with notable satisfaction in French diplomatic circles; he had left on all who met him the impression that he was “an extremely good man”. It is moreover remembered with pleasure that “after his elevation to the purple, it was the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then Vincent Auriol, who gave him the cardinalitial biretta, the insignia of his high office.”

Pastor Marc Boegner, president of the Protestant Federation of France, said: “While the throng in Rome was acclaiming Pope John XXIII, I thought of the crushing responsibility that confront the successor of Pius XII and I remarked that non-Catholic Christians as well as Catholics should surround him with their prayers. I implore God to inspire in the new Pope decisions making the dialogue between the Roman Church and the other Christian Churches not only possible but efficacious and indispensable.”

Grand Rabbi Jacob Kaplan said: “On the occasion of the new Pope’s election, we express wishes that at last peace will reign and understanding and mutual accord between the diverse spiritual families will be strengthened.” 
 
14 November 1958

 

The Pope of Peace
Statement by His Lordship Bishop Bianchi

The death of Pope John XXIII has saddened us all. There is not one who does not feel intensely this loss. In his short pontificate of four and a half years his overflowing charity and patent sincerity endeared him to all men. He was their friend, counselor, father. For the Catholic world, he was its spiritual Ruler; for the whole world, he was, amidst fear and bewilderment, a rock of strength.

Pope John worked tirelessly for world peac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of his pontificate he appealed to men to strive for peace through reason, and his Paschal encyclical “Peace on Earth” is truly his spiritual testament for mankind. Here he points to the natural law and moral order as the basis of a lasting peace on earth.

He will be remembered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as the Pope who called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He prayed and hoped that the Council would renew the life of the Church; would lead the way to Christian unity. For him, a reunited Christendom living a renewed life of holiness was the key to men’s future.

We mourn his death. In mourning, however, we do not forget that it is we who must continue the work his death left unfinished.
Lawrence Bianchi
4 June 1963

 
7 June 1963

 

 From His Excellency The Governor

4th June 1963

Right Reverend Sir,

I have the honour to convey to you on my own behalf and on behalf of the people of this Colony an expression of our deepest sympathy on the death of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

During his reign His Holiness has gained the profoundest respect and warmest affection of the Christian communities throughout the world. His greatness in leadership, his dedication, and his remarkable qualities of character have been outstanding beacons of light in these troubled years, and they have brought inspiration and solace to countless numbers of human beings everywhere, irrespective of faith.

I should be grateful if you would convey to the Roman Catholic community in Hong Kong my deepest sympathy and that of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 am, Right Reverend Sir,
Your Obedient Servant,  

Governor.
 7 June 1963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

There is occasion for rejoicing and not for sorrow when one who has devoted a long life to faithful service of his Lord goes to receive the reward that Christ has merited for us. Pope John XXIII has gone, as he said himself on his deathbed, to begin his new life. It is for ourselves that we feel sorrow, for we have lost our father: he had filled us with hope and confidence, he had opened a new outlook for the Church, and not for the Church only, but for the whole world. Is all that now at an end? It is not, for the work which Pope John XXIII began will live after him. God called him because his work was done. Five years ago Cardinal Angelo Roncalli when he was elected Pope was only a name to us. Then from the very first days after his election, his personality impressed itself on those around him, on Rome, on the whole Church, on mankind beyond the Church; in a little while he was an unchallenged leader of the whole world. We heard that one of his first acts was to raise substantially the salaries of all servants of the Vatican, that a few weeks after his election he had spend his first Christmas as Pope among the criminals in the prison in Rome, that having to go from one point in Rome to another he had chosen to walk, to the consternation of his protocol-minded attendants. He was simple, thoughtful, unpretentious, but before long we recognized that these qualities were manifestation of his charity; the charity of Christ was urging him in all that he did. That now is the cause of our sorrow: we have lost our father, we have lost one in whose great heart each of us has a place. Even the enemies of the Church became aware that they were not excluded from his universal charity. The Pope set out to renew the life of the whole Church and summoned the general Council, devoted himself to the task of preparing the matter for its deliberations, guided it most widely through its first session, and himself supervised the commissions which are preparing for its final decrees. He said last December that another Pope would preside at the final session, for he knew that his days were numbered, but he leaves all in perfect order for his successor. As though this were not enough for one man, he sought to heal the breach between Christians and to draw all into one fold, and his advances, which from another might have been repelled, were so evidently inspirited by charity that they have already achieved an unimaginable measure of success. Finally with the voice of a dying man he issued his appeal for peace, which is still echoing through the world. From our Lord, he will hear the welcome: Well done thou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 from us, he should receive the prayers of grateful children.
 
7 June 1963

 

Significant Events in the Life of Pope John

25 November 1881

Born as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in Sotto il Monte in the Province and Diocese of Bergamo. The third of 13 children of Giovanni and Maria Anna Roncalli and their first son.
1892 Entered minor seminary at Bergamo.
1898 Received minor orders.
1900 Began theological studies at Cerasola College in Rome.
1901 Studies interrupted by one year of military service.
10 August 1904 Ordained in the Church of Santa Maria in Monte Santo, Rome.
1905-1914 Served as private secretary to Bishop Giacomo Tardini-Tedeschi of Bergamo and as professor of Church history, apologetics and patrology at the Bergamo seminary.
1915 Recalled to military service as a private in the medical corps of the Italian Army. Promoted to sergeant-major and then to a chaplaincy with the rank of lieuenant.
1918-1920 Returned to teaching at Bergamo seminary.
7 May 1921 Named Monsignor by Pope Benedict XV, and president of the Italian Society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Faith.
19 March 1925 Consecrated as Titualar Bishop of Areopolis with the personal title of Archbishop and named Apostolic Visitor to Bulgaria.
16 October 1931 Appointed first Apostolic Delegate to Bulgaria.
21 November 1934 Named Apostolic Delegate to Greece and Turkey and appointed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the Latin Rite Vicariate Apostolic of Constantinople.
22 December 1944 Appointed by Pope Pius XII as Apostolic Nuncio to France.
June 1951 Named by Pius XII as the Holy See’s first permanent observer at UNESCO.
29 November 1952 Named to Sacred College of Cardinals.
15 January 1953 Appointed as Patriarch of Venice.
October 1954 Served as Papal Legate to the Marian Year Congress in Beirut, Lebanon.
25 March 1958 Went to Lourdes, on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apparitions of St. Bernadette there, to consecrate the underground Basilica of St. Pius X.
25 October 1958 Entered conclave to elect a pope.
28 October 1958 Elected Pope. Took name of John XXIII.

4 November 1958

Crowned as Pope in St. Peter’s basilica.
15 December 1958 Created 21 new cardinals.
26 January 1959 Announced intention to summon an Ecumenical Council.
29 June 1959 First encyclical, Ad Petri Cathedram.
1 August 1959 Second encyclical, Sacerdotii Nostri Primordia.
26 September 1959 Third encyclical, Grata Recordatio.
28 November 1959 Fourth encyclical, Princeps Pastorum.
6 December 1959 Received in audience U.S. President Dwight D. Eisenhower.
14 December 1959 Created 8 new cardinals.
28 March 1960 Created 7 new cardinals, bringing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to a record total of 85 members. Announced that he had chosen 3 others “in petto” (in secret).
8 May 1960 Consecrated 14 missionary bishops in St. Peter’s basilica.
2 December 1960 Received the 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Dr. Geoffrey Fisher, Primate of England, the first such visit in 400 years.
16 January 1961

Created 4 new cardinals.

5 May 1961 Received in audience Queen Elizabeth II and Prince Philip of England.
14 July 1961 Fifth encyclical, Mater et Magistra.
14 August 1961 Appointed Amleto Cardinal Cicognani, former Apostolic Delegate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be Papal Secretary of State, filling the vacancy caused by the death of Cardinal Tardini.
29 September 1961 Issued Apostolic Letter on the Rosary.
11 November 1961 Sixth encyclical, Aetrena Dei Sapientia.
15 November 1961 Received a courtesy call from the President Bishop of the Protestant Episcopal Church in the United States, Dr. Arthur Lichtenberger.
11 March 1962 Received Mrs. John F. Kennedy, in the first papal audience given to the wife of an incumbent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19 March 1962 Created 10 new cardinals, bringing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to a new record total of 87 members.
6 May 1962 Canonized Blessed Martin de Porres, coloured Dominican Brother.
1 July 1962 Seventh encyclical, Paenitentiam Agere.
4 October 1962 Travelled 400 miles by train to the Shrines of Loreto and Assisi, Italy, the longest trip by a Pope in over 100 years.
11 October 1962 Opened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in Rome.
25 October 1962 During the Cuban crisis, Pope John made a dramatic broadcast to world statesmen to “spare the world the horrors of war.”
27 November1962 Bedridden with the first serious illness of his pontificate. Recovered in time to address the closing first session of the Ecumenical Council, 8 December.

23 January 1963

The tenth canonization ceremony of his pontificate, for Vincenzo Pallotti, founder of the Pallottine Fathers.
10 February 1963 Received in audience Ukrainian Archbishop Josuf slipyi of Lvov, after his 18 years detention by the Soviets.
7 March 1963 Received in audience Soviet Premier Khrushchev’s son-in-law Alexei Adzhubei, editor of Moscow’s daily Izvestia.
17 March 1963

Participated in the veneration ceremony at the beatification of Mother Elizabeth Ann Seton, founder of the Daughters of Char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first native American to be beatified.

11 April 1963 Eighth encyclical, Pacem in Terris, asking all the world to strive for peace.
18 April 1963 Sent Franciskus Cardinal Koenig of Vienna to visit Jozef Cardinal Mindszenty at the American Legation in Budapest where he had taken refuge since the 1956 revolt. Initiated negotiations in the hope of securing the prelate’s freedom.
10 May 1963 Received the peace prize of the International Balzan Foundation, first individual to be so honoured.
11 May 1963 Made a visit of state to Italian President Antonio Segni at the Quirinal Palace in Rome, the first pope to call on a president of the Italian Republic.
23 May 1963 Suffering from a recurrence of his illness, all audience were cancelled. He announced plans for a nine-day spiritual retreat.
3 June 1963 Death.

 14 June 1963

 

The Pope Speaks

Training for Holiness of Life without any weakness or compromise, in keeping with that sound tradition of ours that aims at virtue, sacrifice, renunciation. Solid ascetical principles raise the young men up from a condition of immaturity, indecision, and timidity, which can even lead to psychopathological state in those who have such a tendency.

On the other hand, the training we are talking about aims at striking at the very roots of that spirit of independence, of intolerance, of criticism, nourished by a kind of self-assertion, that - at least in cases of a poorly grasped education - lays all the stress on rights little thought of duties: a very serious danger that can smother the energies of a youngster and do harm beforehand to the supernatural effectiveness of his future apostolate.

The Church wants to see, right from their earliest years in the seminary, a profound, supernatural esteem for the mission that the Lord has flashed before their eyes become deeply rooted in the youths who are called to the priesthood: “That is how we ought to be regarded, as Christ’s servants and stewards of God’s Mysteries.” This is what the Christian people are looking for: ministers, dispensers, priests of the Most High, who are cognizant of their own dignity and of their responsibility for bringing all forms of human society back to God.

From the seminary onwards, the candidate for the priesthood is something sacred something different, something apart: his very external bearing, even in the midst of the joys of recreation, has no touch of dissipation in it, much less anything crude or schoolboyish: it is a kind of habit that expresses the inner harmony of his soul.

An Address of Pope John XXIII
to Seminary Rectors
29 July 1961

 
14 June 1963

 

  Pope’s Last Prayer

L’osservatore Romano, revealed on Monday that shortly after receiving Viaticum Pope John spoke of the duty of all to pray for Christian unity. It said the Pope pointed to the crucifix on his bedroom wall and said:

“In my nightly conversations I have always had before me that crucified Jesus with His arms open to welcome all. For this is the duty of the Catholic and Apostolic Church: to work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e prayer of the Divine Master - ut unum sint. Ut unum sint (that all may be one, that all may be one).”
 
14 June 1963

 

 Chronicle of Pope John’s Illness

The public history of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s illness goes back six months.

November 1962:
In the last week of November, 1962, doctors ordered the Pope to cancel audiences because of “gastric troubles.” Illness dogged the last days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s first session.

At the closing events, the Pope had to content himself with brief appearances. Even doctors’ orders, however, could not contain the activities of the Pope who was conscious of so much to do and of so little time.

2 December:
The Pope braved a cold wind to appear at the window of his apartment to bless a Sunday noon crowd. To those who wanted him to omit the appearance, he said he could not because if those below in the square had the devotion to withstand the cold it would be a shame to disappoint them.

With the arrival of 1963, the Pope’s health seemed recovered. During Lent the Pope travelled all over Rome to attend Sunday stational ceremonies with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the faithful. Holy Week, it was apparent that the demands of the papacy were taking their toll and he showed weariness.

Holy Week: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 pontificate, the Pope greatly limited his public participation in the great ritual ceremonies of Holy Week in Rome. Palm Sunday, he took part in the blessing and procession of the palms, but he did not remain in St. Peter’s basilica for the pontifical Mass.

Holy Thursday, the Pope celebrated a Low Mass for diplomats in the Sistine Chapel instead of his former practice of officiating at full ceremonies in one of the city’s major basilicas.

Easter Sunday, the Pope celebrated Mass privately instead of publicly in St. Peter’s. After Easter, the Pope continued the full schedule of his work as head of Church of 500 million faithful including issuing the encylical Pacem in Terris.

10 May:
It seemed the awarding of the Balzan Peace Prize taxed the Pope greatly. The triple ceremony which included a state visit to the Quirinal Palace, the home of the President of Italy, took place on 10 and 11 May. During the ceremonies, many commented on the poor colour and obvious tiredness of the Pope.

17 May:
The Pope cancelled all private audience and those regularly scheduled with Vatican officials for 1 and 18 May. No official Vatican announcement was made, but the Pope had suffered a
recurrence of the illness which began last November. Internal bleeding had begun, but this was not revealed at the time.

21 May:
A Vatican communiqué announced that the Pope would begin his nine-day retreat on 24 May. Observes noted this would give him needed rest since there would be no audiences or public ceremonies during that time.

22 May:
The regular Wednesday general audience was cancelled at the doctors’ orders, but the Pope appeared at his window speak briefly to the crowd in St. Peter’s Square and bless them.

24 May:
The pontiff showed marked improvement, according to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 communiqué, as he began his retreat. He appeared briefly at the window to bless people gathered for Ascension Day feast. He received Archbishop Anpelo Dell’Acqua to discuss Church affairs.

25 May:
The Pope rallied after severe internal bleeding on the night of 24-25 May.

26 May:
The pontiff showed improvement, according to statement in L’osservatore Romano, but did not appear at the window for the usual Sunday noon blessing. He saw Cardinal Cicognani, Papal Secretary of State, twice to discuss Church business.

27 May:
Doctors reported that the Pope showed improvement early in the day. Later they said his condition could be described only as “stationary”.

28 May:
Doctors announced the Pope had improved, but revealed the existence of a stomach growth - “gastric hyperplasia” - from which he had been suffering for about a year. The reported hemorrhaging had been reduced following blood transfusions. The Pope saw Cardinal Cicognani three times.

29 May:
Doctors reported “distinct improvement” and said the hemorrhaging had stopped.

“After a night of quirt rest, during which the Holy Father had no need for assistance, at 6:30a.m. this morning the Pope listened to Holy Mass, offered in the study adjoining his room, and received Holy Communion.

“Then, with a long prayer and with the piety which is customary in him, he started his day with the offering and elevation to God of his every movement and action.

30 May:
Pope showed “noticeable recovery,” according to L’osservatore Romano. God out of bed for a short time following a restful night.

“The Holy Father passed the night well. At 7:30am, Mass was offered in the study adjoining the Pope’s bedroom. During it, he received Communion. At 8:00a.m., Amleto Cardinal Cicognani, Secretary of State, made his usual audience which lasted half an hour to discuss ordinary affairs.

“Further signs of improvement which were recorded yesterday and which gradually increase have been noted during the usual (doctor’s) visit at 8:30am. The hemorrhagic phenomena now have ceased. The blood transfusions has had good results, thanks to the strong constitution of the august patient, and the general condition has shown noticeable recovery.

31 May:
Further improvement in the Pontiff’s health was announced early in the day. Then the Pope suffered a relapse. He received Viaticum and Extreme Unction. Later, he fell into a coma.

1 June:
Emerged from the coma for a short time in the early morning, then went into a coma again.

 
14 June 1963

 

Pope’s Brothers, Sister with Him at Deathbed

Vatican City - close by the deathbed of Pope John XXIII were four aged Italian country people who were oblivious of the Parade of Princes of the Church who came to pray and say farewell to their brother Angelo.

For the Pope’s three brothers and his sister, as well as for various nieces and nephews, the four day vigil was the longest time they had been with their illustrious brother since October 1958, when he was elected Pope.

The Roncalli brothers - Zaverio, 80, Alfredo, 74, and Giuseppe, 69 - and the Pope’s sister, Assunta, 65, had flown to Rome from northern Italy on Friday evening, but reached the papal palace only to find Pope John Unconscious.

At that time few expected him to regain consciousness. But at 2:45a.m. Saturday he suddenly emerged from his coma. For him and for them it was a deeply moving, sad yet happy period as he blessed them, prayed with them, chattered with them in his native Bergamesque dialect, and embraced them.
 14 June 1963

  

Pope John and Communism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 took an attitude towards Communism that some consider daring. His already great Encyclical Letter Pacem in Terris categorically condemned Communism as intrinsically wrong. At the same time, it said that under certain conditions it might be possible for one to draw nearer to Communists for the attainment of some useful end.

Some saw in this a “widening” of the “opening to the left” but it was always emphasized that those who might on occasion draw near to Communist movements and states for a useful purpose should be experts in their field, know Communist tactics, be sensitive to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natural law and Catholic social teaching, obedient to Church authority.

Pope John insisted that the Church must reject Communism as a system, but he indicated that individual Communist leaders could change, as reason and common sense force them to change their views on society and human nature. Pope John, apparently, sought prudently to encourage such change.

There were developments, as well as words, which historians will study closely for clues for many years to come.

Soviet Premier Nikita Khrushchev sent greetings to Pope John XXIII, on the Holy Father’s birthday, and on his selection to receive the Balzan Peace Prize.

Khrushcev is believed responsible for his son-in-law Alexei Adzhubei, editor of Izvertia, going to Rome, where he had a private audience with the Pontiff.

The Russian Orthodox Church sent two observers to the first session of the Second Vatican Ecumenical Council.

After the first session ended, the journal of the Russian Orthodox Moscow Patriarchy reviewed its proceedings favourably. 
 
14 June 1963

 

 Statement By Cardinal Tien, S.V.D., on Death of Pope John XXIII

The Premature Death of Pope John XXIII is a great blow and misfortune for the Catholic Church.

All of us hoped that he would live to see the end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which he began, but he worked too hard on it, and this has cost him his life.

Daily I have prayed that God might spare him so that he could bring the council to its conclusion, and daily I have asked almighty God to take my life in place of his. But God had different designs.

Nevertheless I hope that the great work of renewal and reform in the church which Pope John has began will continue and that his successor will carry on the council where he left off.

Daily my people and I out of filial devotion shall pray for Pope John and shall ask God to grant him eternal rest and an eternal reward in the world to come.

Thomas Cardinal Tien, S.V.D.
Archibsihop of Peking, China and
Adminstrator Apostolic of Taipei, Formosa.
 14 June 1963

 

Pope John’s Last Days 

31 May:
At 6:30am Friday morning, Mass was offered in the room adjoining the sickroom so that the Pontiff could hear it. He received Holy Communion as he had on preceding mornings.

Then at 9:30am Dr. Pietro Valdoni, concurred in Mazzoni’s view that the Pope’s condition was hopeless. Pope John immediately asked that he be brought the Viaticum.

His confessor, Bishop Alfredo Cavagna, gave the Pope Holy communion at 11:15am.

Then in the presence of the Blessed Sacrament, he renewed his profession of faith and reiterated his offer to lay down his life “for the Church for the Council, and for peace.”

At 9pm Friday, the Pope’s three brothers, Alfredo, Zaverio and Giuseppe Roncalli, and his widowed sister, Assunta, were in the sickroom. But he was then in a coma and was being given oxygen.

At 10:30pm, Friday, Vatican Radio announced that the Pope had entered his final agony. “The Pope is dying,” it said.

1 June:
At 1:15am Saturday a medical bulletin announced that “the Holy Father’s condition has worsened… The Holy Father is in a coma and is slowly dying.”

Then at 2:45am on Saturday, the vigil of Pentecost, Pope John dramatically regained consciousness after almost seven hours of coma. He was able to recognize his family. He embraced them and gave his blessing.

Vatican Radio reported that the Pope often kissed a Crucifix with humble devotion, and that he uttered the words “Jesus! Jesus! I am the resurrection and the life.”

At 8:05am O’clock Saturday morning, it was reported that Pope John had again lapsed into a coma. A 9:30am bulletin said that his “robust constitution is still fighting the illness.” The Pope appeared to be in pain, and was in an oxygen tent, but his pulse and heart continued good.

Just before noon Pope John’s temperature had risen to 100.4 degrees.

While he was awake, the Pope continued to repeat the Holy Name of Jesus.

An official communiqué announced at 4:43pm that the Pope had again lapsed into unconsciousness after a brief period of consciousness.

Archbishop Dell’Acqua said that the Pontiff regained consciousness twice during the afternoon. But his fever was rising.

By 6:30pm Saturday it appeared that Pope John was beginning to slip back into the drowsiness of the earlier afternoon.

At 7pm an announcement said the Pontiff’s condition remained “stationary.” But his temperature had risen to 101.3 degrees, and his faculties were generally weaker.

At midnight the Pope’s condition was reported to be slowly deteriorating: He was having difficulty in breathing, and he was growing paler.

2 June:
At 6am, on Sunday, Vatican Radio reported that the Pontiff’s condition remained unchanged after a calm night. The Pope’s breathing and pulse had become slightly more normal. During his brief periods of wakefulness, Pope John sipped water and recited brief prayers.

Cardinal Cicognani offered the Mass at 6am in the Pope’s bedroom, and Pope John was able to follow it attentively. But he was unable to receive Holy Communion.

At the conclusion of the Mass the Pontiff “with fervour” recited the Magnificat. Then he again imparted his blessing on the whole Church,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the bishops, the clergy, the sick, children and all the fathful - especially to members of Christian labour organizations throughout the world.

Shortly before 10am it was announced that the Pope remained fully lucid. And a few minutes later it was announced that he had again given his blessing to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Breathing with the aid of an oxygen mask, Pope John appeared to be praying from time to time, his hands stretched out at his sides with palms upward as if in a prayer of supplication and of self-oblastion.

At 7:45pm a special bulletin over Vatican Radio said: “The Holy Father’s condition is very grave indeed and all are asked to pray for him.”

As the crisis deepened the Pope revived momentarily to pray the prayer of Christ at the Last Supper “that they all may be one.”

At 8pm the Pope’s respiration collapsed and it was thought that he had expired. But his breathing revived, and his strong constitution pushed him on through the night.

3 June:
Midnight passed. It was now early in the morning of Pentecost Monday. A Vatican Radio bulletin at 1am reported: “The Pope is sinking gradually and perceptibly. The weak flame of his life is slowly dying out.”

At that same hour, Pope John suffered a severe seizure of pain. A crucifix was placed in his hands, and, remaining conscious until dawn, he never let it go.

At 5am the radio organ music stopped for a bulletin saying: “The Pope continues to live through his slow agony. For the fourth time, the dawn rises on the sufferings of Pope John XXIII supported by prayer.”

On Monday morning Mass was celebrated in the study adjoining the Pope’s sickroom. Those present said that the Pope showed signs o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that he was joining in spiritually in the Masses and in the prayers being recited continually at his bedside.

A bulletin was issued at 8:20am on Monday. The Pope was lapsing into unconsciousness frequently and his reaction to stimulants was poor, it said. His fever was high, and his pulse and respiration were becoming more rapid.

At 2:30pm Monday Vatican Radio said:

“Prayers are now the only comfort that can be offered the Holy Father. His strong constitution which has resisted the disease so tenaciously is now to be inexorably overpowered. The possibility of intervention on the part of the attending doctors is decreasing minute by minute.

The Pope died at 7:49pm Rome time, on Monday, 3 June. His death was officially certified by Cardinal Aloisi Masella and was made public a minute later. With the Pontiff when death came were his three brothers and his sister.

At 7:53pm, Vatican Radio gave the solemn news:

“With soul profoundly moved, we give you the following announcement:

“The Supreme Pontiff, John XXIII, is dead. The Pope of goodness expired in a saintly way and serenely after receiving the sacraments of the Holy Roman Church.”
 21 June 1963

 

The Pope Speaks

The annuals of history can give rise to hopes for today. Following past ecumenical councils, a multitude of Christian heroes have emerged to stimulate and revivify God’s kingdom on earth. In the period after the Council of Trent, there was a great rallying of the forces for holiness. The success of St. Vincent de Paul in the spiritual renewal of the clergy and faithful surpasses human considerations, and must be attributed to the miraculous powers of God.

God bestowed upon him wisdom, greatness of heart, and a mystical ardour. His supreme skill in intellectual and practical matter, his resolute will and tender soul, directed towards Christ, the Church, the poor, and the derelict, established a vast variety of organizations in the ecclesiastical and social fields, whose benefits are incalculable.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Mission, which he founded, everywhere promotes religious zeal and the apostolic life. Equally praiseworthy are the Daughters of Charity, for whom St. Vincent de Paul was the spiritual father and St. Louise de Marillac the spiritual mother. Certainly, in St. Louise Divine Providence gave St. Vincent a worthy assistant, resembling him in tenderness, magnanimity, and courage. She was to be the standard bearer for a multitude of holy virgins and an ornament to the Church.

Through example and inspiration St. Vincent de Paul has presided over the promotion and organization of other works of charity which have performed manifold good works under his patronage.

We are convinced that the task entrusted by God to St. Vincent has not reached its limits, even though its present scope is vast. For although technology and the arts are making daring progress, public and private morals are continually deteriorating because of indifference, excessive self-love, and the weakening of family bonds. Relations among nations are governed by fear rather than by mutual love. A need for greater charity among men is indicated, if they are not perish but to live in harmonious union with God and other men.

Brethren, pursue charity, without which the rich man is poor and with which the poor man is rich. In our times, while fostered by the same motives that fired St. Vincent de Paul, requires new methods in addition to the traditional ones. Today, with distance minimized by technological advances and nations brought close together, charity should reach the largest possible numbers, at the greatest possible distances.
Pope John XXIII
20 February 1960
 28 June 1963


 

Pope John XXIII and the Underdeveloped Nations
By valerian Cardinal Gracias Archbishop of Bombay

The clear stand which Pope John XXIII took in behalf of the underdeveloped countries has brought into focus the Church’s position of moral leadership in the world.

At no time has it been easier to speak of this leadership than at present. The response in India to the encyclical Mater et Magistra has been beyond all expectations. Prime Minister Jawaharlal Nehru himself made a reference to the Pope’s encyclical in the Indian Parliament. Even more informative is an article by another Indian, Dr. B. R. Sen, the present Director General of the 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

Pope John and FAO
Speaking of the current awakening of the nations to the problem of hunger, Dr. Sen says that about 50 nations are now participating in the campaign to help the underdeveloped nations. Then he goes on to add: “An outstanding example of support by world leaders is the historical encyclical Master et Magistra issued by His Holiness Pope John XXIII in July 1961. In this inspiring document His Holiness praised FAO’s work towards establishing fruiting accord among nations, promoting the modernizing of agriculture, and alleviating the sufferings of hunger-stricken people.”

It is no exaggeration to say that Pope John gave the FAO its charter, because Dr. Sen goes on to quote the encyclical: “Probably the most difficulty problem of the modern world concern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litical communities that are economically advanced and those in the process of development. The standard of living is high in the former, while in the latter countries poverty, and in some cases, extreme poverty exists.”

It might seem as if Pope John is stressing the obvious. But to us in the poverty-stricken countries the voice of the Pope came like the voice of the physician who has just arrived at the bedside of a patient half gone.

The Temporal and the Eternal
It is true that worldly goods and their immediate pursuit are not the specific field of the Church’s competence. We must not impose upon her the irksome task of exchanging the supernatural order for the temporal. But it is certain that the Christian needs a certain well being in order to practice his Christianity as a human being. With an empty belly a man has no ears for supernatural truth.

The voice of the Pope has substance, both in point of the duty to help, as well as what we Asians, love to call “humanitarianism.”  With so many of the best of Asians, humanitarianism is the only creed left.

We continue the above quotation of The Pope’s words, not forgetting that it pleased Dr. Sen to reproduce it: “The solidarity which binds all men, and make them members of the same family,” says Pope John, “imposes upon political communities enjoying abundance of material goods not to remain indifferent to those political communities whose citizens suffer from poverty, misery and hunger, and who lack even the elementary rights.

This must be the charter element in the Pope’s words of the human person.” The underdeveloped nations have just gained their freedom, and it hurts them to beg from the advanced nations. The raw material nations are forever at the losing end of the deal, and how they long to be able to develop, industrialize and get out of their miseries!

Plea of Solidarity
In addition to their sensitiveness, their bargaining strength is low. Hence the Pope’s appeal to “political communities enjoying abundance,” on grounds of “solidarity which binds all men” to go to the aid of the hungry, is like pointing up the task of the FAO to consider the misery of the poor nations as a world responsibility.

There is no backing out of this responsibility on political grounds, exposed as they are to the vagaries of understandings and misunderstandings. Nor are the competitive factors among the advanced nations among themselves - especially of setting up newer industries and inventing newer armaments - any good to nations suffering from want and misery.

But the poor nations are not in a position to convince anybody, unless world leaders like the Pope or world agencies of the UN take up their plea and affix their signatures.

Many of our generous leaders will be straining at the leash to go into instant action. Many Catholic organizations in Europe and America are giving large scale aid to eradicate disease and hunger.

A survey of this help in the fields of food, health, welfare service and technical training would certainly suit the purpose of this article. But we must continue with the quotation of the Pope, as does Dr. Sen, in order to get into the very lining of Asian thinking on this subject.

Equality and Peace
Pope John goes on to say: “This is more so since, given the growing interdependence among the peoples of the earth, it is not possible to preserve lasting peace, if glaring economic and social inequality persists.”

It looks as if the Pope is going off at a tangent. What has hunger and misery to do with the threat to peace?

It is so easy to fix the casus beli - the causes of war - on some contemporary stress of the decade which could pass away and give place to new areas of tension. World War I was fought primarily between France and Germany. It was essentially a European war. World War II was fought across the continents of Europe and Asian, with Japan thrown into the bargain; and at the end new forces got released, primarily in Asia - in India, Southeast Asia and China.

Today we are accustomed to think of the Cold War between the Communist and the Western powers. But even now, the rival parties are competing for the allegiance of Asia’s millions. The resurgent underdeveloped nations are not conscious to take sides in this cold war.

There is something else that touches them deeply - the glaring economic inequality to which Pope John has drawn attention. He puts it strongly when he says “it is not possible!” What is not possible? “To preserve lasting peace, if glaring economic and social inequality persists” between prosperous and underdeveloped nations!

To make this point clear, let me quote a fellow Asian, Francis Wong, in his article on Malaysia in the Asia magazine. His observation is that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thinking of the millions in want gets canalized into their politics - to where they will add their votes.

An example from Malaysia
Francis Wong shows how Malaya, Singapore, Brunei, Sarawak, and North Borneo have greater natural resources and a better standard of living than most of the other Asian nations. But “this prosperity is a relative Asian prosperity, however, and it is now under two forms of pressure. First, there is the so-called revolution of rising expectations.

“Though the Malaysian States are better off than some other Asians, this impresses them less than the fact that there is a lack of many good things of life which seem to be taken for granted by people seen in films and read about in newspapers and which Malaya’s own upper and middle classes enjoy.

“People want more. At the same time, a staggering rate of population growth is making it increasingly difficult for them to keep as much as they have got.”

The economic factor, then, is sheer want and misery. The social factor merging into the political is “the revolution of rising expectations.”

If the Communist powers or the Western powers want to compete for the minds and souls of Asia’s millions, let them first feed their bodies and answer their “revolution” of rising expectations. The Communists do have the creed for it, though in actual performance they fall short of plenty. Western powers have the “plenty” and also the willingness to share it; but they lack the dynamism and the creed.

There are other ways of putting it. Some responsible people think that as “people to people” there is a greater sympathy on the part of the Western prosperous nations for their brethren of the underdeveloped countries; but they are often hindered from coming to our timely aid, and in good measure owing to political business factors which are behind the times.

However, in point of creed and dynamism, where does the Catholic Church stand? Pope John in the passage quoted above ends with the words of John the Apostle: “He that hath substance of the world and shall see his brother in need, and shall shut up his bowels in him: how doth the charity of God abide in him?”

Asian Outlook
The peoples of Asia are not irreligious. They value religion and respect those who order their lives according to religious precepts and practices. But unfortunately, religion is identified with denominations, communities, establishments and institutions. The respect the common man has for religion or religions, allows the various denominations and establishments their rights and prosperity.

But what about the lot of the common man? What about the common misery? Is it too much to expect of religion to extend itself and make itself co-extensive with the common life and its deficiencies?

So far the answer would be: “Who knows?”

But since Pope John has spoken it does look as if religion would not refuse life’s challenges. The latest apologetique in the underdeveloped countries of Asia might well be contained in those words of St. John the Apostle: “He that hath substance, and shall see his brother in need, and shall shut up his bowels from him: how doth the charity of God abide in him?”

If there is a God, and if people are attached to Him, whatever be the manner of their attachment, they make a mockery of Him and His kindness, if they lack the charity so well indicated by St. John in the Bible.

Universal Father
We cannot close this article without paying a tribute to the late Pope from whose words the situation has been depicted. He said in that very passage of the Mater et Magistra: “Mindful of our rule of Universal Father, we feel obliged solemnly to stress what we have in another connection stated: “We are all equally responsible for the undernourished people.”

The world of Asia warmed up to Pope John as the Universal Father. Wasn’t it nice of him to take upon himself that role and to feel it?
 4 October 1963

 

Forty years on, praises for Pacem in Terris at a UN gathering
By Tracy Early

UN Secretary-General Kofi Annan said on October 7 that Pope John XXIII’s encyclical Pacem in Terris “still challenges us as much as it did” when it was issued in 1963.

Addressing a Vatican-sponsored gathering of more than 300 participants at UN headquarters in New York, he cited in particular the encyclical’s call to adapt the UN structure and methods so that it could more effectively safeguard the “universal, inviolable and inalienable” rights of the human person.

“That great reforming pope, whose transparent love and compassion touched the hearts of all humanity, had grasped a fundamental point about the nature and purposes of our organisation,” Annan said.

But he also said Blessed Pope John XXIII recognised that many people had not found the United Nations “an effective safeguard of their rights” because people of a particular nation are represented at the United Nations “by the same state that they are appealing from.” The UN charter forbids interference in a country’s domestic affairs, he said.

In the U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he reported, governments have been increasingly “motivated more by political solidarity with each other than by an impartial concern to uphold human rights throughout the world.”

“In the mid-1990s, especially, we were all shamed by our failure to prevent genocide in Rwanda and in the former Yugoslavia and this has led to a vigorous debate about the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Annan said.

“We should be grateful to those great spiritual leaders, like Pope John XXIII,” he said, for their reminder “that states exist to serve and protect people and not the other way round.”

Annan gave the opening address at a symposium sponsored by the Vatican mission to the United Nations, the Pontifical Council for Justice and Peace and the Path to Peace Foundation, an agency headed by the Vatican’s UN nuncio.

Maria C. Parker, associate public policy director of the Massachusetts Catholic Conference and representative of the World Union of Catholic Women’s Organisations, moderated a three-hour programme arranged to commemorate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Pacem in Terris and to honour the silver jubilee of Pope John Paul II’s pontificate.

In addition to Annan, speakers included cardinal-designate Archbishop Renato R. Martino, president of the Pontifical Council for Justice and Peace and former UN nuncio; Edward M. Cardinal Egan of New York; Julian R. Hunte of St. Lucia, president of this year’s session of the UN General Assembly; Douglas Roche, a Canadian senator who advises the Vatican’s UN mission on disarmament matters; and British A. Robinson, director of social and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 for the US Jesuit Conference.

The programme also included an address by cardinal-designate Archbishop Jean-Louis Tauran, secretary for relations with states in the Vatican Secretariat of State, a post equivalent to foreign minister. The speech was delivered by Archbishop Celestino Migliore, Vatican nuncio to the United Nations, who said the cardinal-designate cancelled his trip to New York because of his current workload.

In his prepared text, Archbishop Tauran said that the encyclical’s “rich pastoral suggestions” about working for peace were based on Pope John XXIII’s career in the Vatican diplomatic service, when he was known as Archbishop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Archbishop Roncalli “always refused to accept the dialectic (of) friend-enemy, near-far, in-out, heretic-faithful, which for many centuries had led, and even today leads, to a never-ending cycle of repression and violence,” the archbishop said.

Cardinal-designate Archbishop Martino said in his own address that the principal emphasis of Pacem in Terris was human rights and it gave “perhaps the most systematic presentation of this topic in the entire corpus of the church’s social doctrine.

He called particularly for renewed attention to Pope John XXIII’s teaching on the need for a system of international authority to serve the common good.

The encyclical asserted that the structures of national authority were “unequal to the task of promoting the common good of all peoples” and that the worldwide problems of today required some “general form of public authority.”

Archbishop Martino pointed out that the encyclical called for basing this authority on a moral foundation rather than force and connected it to the principle of subsidiary.

Building this kind of international authority “is not a matter of drafting the constitution of a world-wide superstate,” but building a structure where “the different levels of authority - local, regional, state, continental, worldwide - mutually assist each other,” he said.

Cardinal Egan recalled Pope John Paul’s UN address in 1995, and his appeal to the world body to supplement the emphasis on individual rights in the 1948 UN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with affirmation of the rights of groups and nations.

A moral order that recognizes the rights of both individuals and nations will lay a foundation for building peace in out time, he said.

At a reception following the symposium, the Path to Peace Foundation gave its Servitor Pacis (Servants of Peace) award to Mother Teresa’s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in Baghdad, Iraq, and, posthumously, to Carlo Urbani, the Italian physician who died earlier this year of SARS while working with other victims of the disease in Vietnam.

 
19 October 2003

 

Two Popes get sainthood

Pope John Paul II and Pope John XXIII got the all clear for canonisation from Pope Francis on July 5, when he approved the promulgation of a decree recognising a second miracle attributed to Pope John Paul as being valid.

Both of the late popes have already been declared blessed, a process which requires the recognition of at least one miracle.

Pope John Paul was beatified in 2011 and Pope John in 2000, alongside Pope Pius IX.

While no dates have been set for the canonisation ceremony as yet, it is expected that the two popes will be canonised on the same day and that it will happen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Pope Francis also convoked a Special Consistory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order to discuss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Polish pope in greater depth.

The case of Pope John is exceptional, as no second miracle has been attributed to him at this stage. 

However, the Vatican Insider reported on July 6 that Pope Francis gave recognition to a favourable vote from the Ordinary Session of the Congregations of Cardinals and Bishops to what is termed raising the altars of sainthood of Pope John.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r,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explained this as meaning that even though the usual condition of a second miracle has not been met, Pope John will be recognised as a saint in light of his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life of the Church and the faith in convening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Father Lombardi explained that the absence of a miracle does not affect the validity of the late pope’s sainthood, especially since one was already approved at the time of being made a blessed.

He pointed to ongoing discussions among theologians and experts about whether it is necessary to have two distinct miracles for beatification or canonisation. “Certainly,” he added, “the pope has the power to dispense, in a cause, with the second miracle.”

No dates have been set for either the consistory or for the canonisations. However, Father Lombardi said that they could be more or less concurrent and that he is certain they will be during this calendar year.

Either way any date would be established during the consistory.
 14 July 2013

 

Saints of deep wisdom and kindness

Within hours of Pope Francis proclaiming Pope John XXIII and Pope John Paul II saints in Rome on April 27, people shoehorned themselves into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in Hong Kong, as the bishop, John Cardinal Tong Hon, hosted a celebration Mass in honour of the occasion.

As a deacon blessed the gathering with the baptismal waters of Easter, the words of the pope’s proclamation in St. Peter’s Square that defined Blessed John XXIII and Blessed John Paul II as saints were still ringing on the airwaves.

Cardinal Tong reflected on the lives of the two newly-canonised popes in the context of the Chinese artistic imagery of water and mountains.

“We Chinese love to draw pictures of mountains and water,” he said, “to reflect personal qualities of a person.”

He quoted a Chinese proverb, “A wise man loves water, while a kind man loves mountains,” explaining that those with a wide breadth of vision and deep wisdom enjoy the heights, while the kind and considerate love the water.

He added that he believes that in the case of the two saint-popes, the characteristics could be reversed.

While the roly-poly figure of the ageing Pope John was not the physique of a mountaineer, he was a man with a breadth of vision typical of one who climbed to great heights, as shown in his decision to convene Vatican II, which left the most indelible mark of the 20th century on the Church.

On the other hand, the much younger, tall and athletic figure of Pope John Paul did climb to the mountain tops, but the strongest characteristic of his life was his kindly, consoling nature.

Cardinal Tong said that he was more akin to the constant flow of a river, with the fluid flexibility of undefined shape - a quality bred in people who love water, as it teaches patience and kindness.

He pointed out that as Pope John Paul grew up, he had lost all of his family by the time he was 21 and was left alone in the world.

“Because of his painful experiences, he became a benevolent person, prayerful, perseverant and sympathetic towards others,” he continued.

Cardinal Tong said that this was evident when in 1981 he was shot by a would-be assassin, but his only reaction was to pray for the Turkish gunman and later even visit him in prison.

He also pointed out that the two popes had a great love for China, explaining that Pope John stressed, “There is only one Church in China” and Pope John Paul regretted, “It is difficult to have contact with Catholics in China,” which Cardinal Tong said reflected their deep concern for them.

“Both of them taught us to love China and the Church in China,”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continued.

He added that as prayerful persons, they remained united with their people and when Pope John Paul was dying, people prayed with tears, but instead of being consoled, the late pope consoled those at his bedside. Cardinal Tong added that he even refused hospitalisation to remain close to the people.

The cardinal related how upon his death, there was an immediate clamour for him to be declared a saint on the spot. “And that is exactly what is happening. He is being canonised nine years after his death,” he said.

Pope John was born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and elected pope at the age of 77. However, in his short pontificate he convened the council and penned the encyclical, Peace on Earth (Pacem in Terris), which was published on 11 April 1963.

Peace on Earth gained immediate worldwide attention. The United Nations held a three-day conference on the document and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shed it in full.

Why the attention? It was penned by Pope John, who had played a significant role in mediating during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

The premier of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at the time, Nikita Khruschev, was reported to have commented, “In regard to what Pope John did for peace, his was humanistic assistance that will be recorded in history.”

He was named Time Magazine’s outstanding person of the year in 1962, but died a few months later in 1963.

Karol Cardinal Wojtyta was only 58-years-old when he became Pope John Paul II in 1978. From Poland, he was the first non-Italian to sit in the Chair of Peter for 400 years and spent 27 years as head of the Catholic Church.

He was a traveller, visiting 115 countries or territories over 170 foreign trips.

The consul general from Poland to Hong Kong, Miroslaw Adamczyf, described him as one of the greatest sons of his nation in its 2,000-year history, saying, “People of Poland first of all recognised in our fellow countryman a messenger of hope and herald of freedom for our common homeland, which at the time was stifling under a choke, in the tight grip of Soviet Communism.”

However, he reflected simply, “John Paul II will remain for us Polish people, not just the great pope, but for us he was also the man who helped us to rise up from our knees.”

He recalled how the bells rang from churches across the country at his election to the papacy and reminisced on the privilege he and his family had of meeting him personally some 10 years ago.

“We felt a kind of grand mystery and an extraordinary power coming from his personality. We really felt an amazing grace coming upon us, in spite his heavy suffering at that time,” Adamczyk said.

He then recalled the chilling notice published in Krakow’s regime-controlled press in 1978, In Rome a new pope was elected, his name is Karol Wojtyta.

Adamczyk stressed the chill of the simple full stop at the conclusion of such a cryptic notice announcing such a great event.

“I am sure that nobody then could realise what implication it was to have for my country and for modern Europe. We have realised that much later, step by step, year by year of his outstanding pontificate,” Adamczyk concluded.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thedral rang with Alleluias as the choir led the celebration with its beautiful rendition of the Alleluia Chorus from George Frederic Handel’s Messiah.

The gathering joined in asking St. John XXIII and St. John Paul II to pray for us all.

 4 May 2014

 

Church in China low key over canonizations

Catholic churches in China marked the double header canonisation of Pope John XXIII and Pope John Paul II on May 4 in a low key manner, showing only a reserved response in the public eye, the Global Times reported.

The response of Catholics on the mainland was in sharp contrast to that of Chinese people who were in Rome on the day, who expressed their love for the two late popes in an enthusiastic manner and were up front about their excitement.

“Pope John Paul II has demonstrated all-round talent and morality in his life. I was especially impressed when he forgave the assassin who tried to kill him. He also made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Catholic social teaching,” the Global Times was told by one person who requested not to be identified.

Although the event was marked in China, it was mostly limited to placing portraits of the two popes inside churches.

Beyond that, most people who watched the live streaming of the occasion on the Internet chose to do so alone, or simply to pray the prayers of Divine Mercy Sunday in private.

A priest in Shandong, who called himself Father Li, said that he announced the event at Mass, but mostly because of financial restraints, he did not organise a vigil or any other type of celebration.

The Global Times noted that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in Beijing no mention was made of the canonisations at the Chinese-language Mass, but some local parishes did hold celebrations.

Official responses were also rather muted.

“Pope John Paul II is undoubtedly a much-respected religious leader, although the canonisations in 2000 are worthy of reflection,” Yan Kejia,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Religious Studies at Shangha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was quoted as saying.

He pointed out that one of the sticking points in China for Pope John Paul is choosing October 1, the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day to canonise 123 martyrs in 2000.

Yan added that their number included several foreign missionaries, who had accused the late Qing Dynasty (1644 to 1911) of robbery and rape during their time in the country.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martyrs sent Sino-Vatican relations plummeting to their lowest ebb in some years.

Beijing even went to great lengths to quell celebrations of the event overseas.

The rather large Cantonese speaking community in Sydney, Australia, was warned that participating in public celebrations could rebound on any business interests that its members had in China.

As a result, it confined its celebration to a Mass in St. Mary’s Cathedral and cancelled an elaborate garden party that had been scheduled for Hyde Park, in the middle of the city’s busy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The late pontiff seemed to have overlooked the feelings of the Chinese public. However, the saint’s defects do not outweigh his merits,” Yan was quoted by the Global Times as saying.

Yang Fenggang, from Purdue University, said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two pontiffs should not be over interpreted from a political perspective.

“A decision made by a religious body is not confrontation or conspiracy against any nation,” Yang said

He added that Pope Francis’ congratulatory letter to the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shown that the current Vatican attitude towards China is paying off.

“If Pope Francis could pay a visit to Beijing, it would bring a remarkable change to China’s international image and world status,” Yang concluded.

 11 May 2014

 

Prayer to St. John XXIII

Dear Pope John, your simplicity and meekness carried the scent of God and sparked the desire for goodness in people’s hearts. You spoke often of the beauty of the family gathered around the table sharing bread and faith: pray for us so that true families may live in our homes.

With outstretched hands you sowed hope and you taught us to listen for God’s footsteps as he prepares a new humanity: help us have a healthy optimism in overcoming evil through goodness.

You loved the world with its light and darkness, and you believed that peace is possible: help us to be instruments of peace at home and in our communities.

With paternal gentleness you gave all children a caress: you moved the world and reminded us that our hands have been given to us, not for striking, but for embracing and drying tears.

Pray for us so that we will not limit ourselves to cursing the darkness, but bring the light of Jesus to the whole world through our prayer to his mother, to Mary. Amen.

 11 May 2014

 

梵蒂岡電台宣佈大喜訊
全球引領企待新教宗  朗卡里樞機接任面世
取名若望廿三世加冕禮定下月四日舉行

梵 蒂 岡 電 台 於 廿 八 日 , 以 葡 、 班 、 德 各 語 廣 播 , 謂 羅 馬 公 教 會 已 選 出 新 教 宗 。 聖 赦 院 院 長 卡 納 理 樞 機 , 在 伯 多 祿 大 殿 之 露 台 上 , 向 等 在 廣 場 上 之 民 眾 正 式 宣 佈 消 息 。 七 十 七 歲 之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朗 卡 里 樞 機 , 在 第 三 日 第 十 一 次 投 票 中 , 獲 選 為 聖 伯 多 祿 之 繼 承 人 , 並 取 名 若 望 廿 三 世 。 從 此 全 球 所 矚 望 而 千 呼 萬 喚 之 新 教 宗 , 在 萬 民 騰 歡 中 正 式 面 臨 於 世 。

首次廣播 祈禱和平
新 教 宗 獲 選 後 不 及 二 十 小 時 , 由 西 斯 定 小 堂 即 行 廣 播 , 呼 籲 全 世 界 各 國 領 袖 , 該 放 棄 武 力 而 確 保 和 平 。 可 見 新 教 宗 所 致 力 者 , 必 承 行 已 故 「和 平 教 宗」 之 和 平 政 策 。 加 冕 禮 外 傳 為 十 一 月 九 日 舉 行 , 現 由 新 教 宗 親 行 擇 定 十 一 月 四 日 。 屆 時 , 在 巍 峨 之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內 必 有 數 逾 五 萬 人 , 在 大 殿 之 廣 場 及 屋 頂 上 必 有 數 逾 十 萬 人 , 麕 集 參 與 盛 大 之 典 禮 。

新教宗略歷
新 教 宗 一 八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 生 於 意 國 北 部 貝 加 莫 州 之 索 多 地 方 。 行 年 十 一 , 即 入 教 區 修 院 矢 志 修 道 , 一 九 0 0 年 在 羅 馬 責 勒 索 拉 學 院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0 四 年 八 月 十 日 晉 鐸 。 旋 任 貝 加 莫 區 戴 德 斯 基 主 教 之 秘 書 , 並 執 教 於 貝 加 莫 修 院 , 前 後 凡 九 年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曾 充 軍 曹 , 一 年 後 任 軍 事 醫 院 特 派 司 鐸 , 以 提 供 民 防 團 人 員 精 神 救 助 。 戰 後 即 致 力 於 公 教 之 教 育 事 業 , 對 作 育 青 年 男 女 建 樹 極 多 。 一 九 二 0 年 後 任 意 大 利 全 國 傳 信 會 主 席 , 同 時 歷 遊 歐 洲 各 地 , 以 考 察 意 、 法 、 比 、 荷 等 國 之 傳 信 會 重 要 中 心 。

一 九 二 五 年 委 為 保 加 利 亞 之 宗 座 視 察 員 , 同 年 三 月 十 九 日 祝 聖 為 主 教 , 領 有 亞 勒 奧 玻 里 之 總 主 教 銜 。 直 至 一 九 三 0 年 , 陞 任 駐 保 國 之 宗 座 代 表 。 一 九 三 五 年 遷 為 美 森 伯 利 雅 總 主 教 , 調 任 為 宗 座 駐 土 耳 其 及 希 臘 之 代 表 , 兼 任 君 士 坦 丁 堡 拉 丁 禮 儀 宗 座 代 牧 區 之 行 政 專 員 。 第 二 次 大 戰 期 間 , 長 駐 該 處 從 未 脫 離 。 一 九 四 四 年 十 二 月 間 , 陞 為 教 廷 駐 法 大 使 。 由 於 辦 事 之 幹 練 及 手 腕 之 靈 活 , 深 得 全 法 各 政 黨 之 愛 戴 。 一 九 五 三 年 擢 陞 為 樞 機 後 , 在 法 總 統 奧 里 歐 手 中 領 受 紅 帽 , 以 遵 循 四 世 紀 以 來 之 傳 統 。 所 有 著 作 中 , 有 兩 部 貝 加 莫 之 歷 史 研 究 : 一 為 關 於 貝 加 莫 修 院 之 建 立 , 一 為 關 於 聖 嘉 祿 至 貝 州 之 視 察 。 此 外 並 有 關 於 巴 洛 尼 奧 樞 機 及 戴 德 斯 基 主 教 之 紀 事 錄 。 一 九 五 三 年 一 月 十 五 日 陞 為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 兼 任 東 方 教 會 及 傳 信 兩 部 之 顧 問 , 直 至 於 今 。

在 宗 主 教 任 內 所 發 牧 函 , 其 最 著 者 為 「左 傾 之 開 端」 及 「反 對 與 左 傾 份 子 之 合 作」 , 其 要 旨 即 警 告 公 教 人 士 , 當 加 強 警 惕 , 切 勿 脫 離 主 教 之 權 威 而 傾 向 左 派 , 並 應 反 對 與 左 派 分 子 合 作 。
1958 年 10 月 31 日

 

蔣總統電賀
朗樞機膺選教宗

朗 卡 里 樞 機 主 教 當 選 為 羅 馬 教 宗 後 , 蔣 總 統 已 特 馳 電 致 賀 。 電 文 如 下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聖 座 , 欣 悉 榮 膺 教 宗 。 本 人 謹 申 致 衷 心 誠 摯 之 賀 忱 , 全 中 國 人 民 並 恭 祝 聖 統 無 疆 , 教 運 昌 盛 。 中 華 民 國 總 統 蔣 中 正 。」

又 :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於 廿 九 日 就 新 教 宗 當 選 事 發 談 話 如 下 : 朗 卡 里 樞 機 主 教 當 選 為 新 教 宗 , 是 值 得 全 世 界 慶 賀 的 一 件 大 事 , 中 國 人 民 自 亦 同 感 欣 幸 。 際 茲 善 惡 勢 力 正 作 決 戰 的 時 代 , 天 主 教 會 傳 佈 真 理 與 正 義 之 精 神 上 任 務 , 從 無 較 今 日 更 為 人 類 所 需 要 者 , 我 們 希 望 新 教 宗 給 予 鐵 幕 後 各 國 無 數 天 主 教 信 徒 以 精 神 上 的 安 慰 , 與 道 義 上 的 鼓 勵 , 使 他 們 對 今 後 從 暴 政 中 獲 得 解 救 與 恢 復 自 由 , 不 致 喪 失 希 望 。

又 : 台 北 教 區 郭 若 石 總 主 教 告 訴 記 著 說 : 他 對 朗 卡 里 樞 機 之 當 選 新 教 宗 , 個 人 殊 感 欣 慰 , 並 願 代 表 自 由 中 國 全 體 天 主 教 徒 表 示 祝 賀 之 忱 。
1958 年 10 月 31 日

 

社論
擁護新教宗

自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逝 世 後 , 舉 世 之 人 無 論 教 內 與 教 外 者 , 莫 不 矚 望 於 新 教 宗 的 產 生 。 據 說 自 前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彌 留 之 際 開 始 直 至 本 月 廿 七 日 為 止 , 在 羅 馬 至 少 有 四 百 名 記 者 共 發 出 了 至 少 八 百 萬 字 的 電 訊 , 大 抵 多 關 於 新 教 宗 之 事 , 從 可 見 令 人 注 意 和 引 起 興 趣 的 一 斑 了 ! 及 至 本 月 廿 八 日 得 梵 蒂 岡 電 台 的 報 道 , 知 千 呼 萬 喚 而 姍 姍 遲 來 的 新 教 宗 終 於 選 出 了 , 並 取 名 為 若 望 廿 三 世 。 從 此 日 夜 等 在 伯 多 祿 大 殿 前 廣 場 的 民 眾 , 都 叫 囂 起 來 : 「教 宗 萬 歲」 ! 從 此 卡 納 理 樞 機 站 到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平 台 上 , 宛 如 天 使 給 牧 童 們 報 喜 訊 似 的 向 民 眾 說 : 「我 報 給 你 們 一 個 大 喜 訊 , 我 們 現 已 有 教 宗 了 。」 從 此 梵 蒂 岡 郵 局 電 報 局 報 館 都 迅 速 將 消 息 傳 遍 全 球 , 而 舉 世 莫 不 愉 快 騰 歡 了 。 此 無 他 , 這 是 基 督 新 的 在 世 代 表 , 這 是 伯 多 祿 後 第 二 六 二 任 的 繼 承 者 , 這 是 普 世 教 會 新 的 元 首 , 亦 更 是 萬 民 的 公 父 及 我 們 精 神 與 道 德 的 最 高 領 袖 啊 !

關 於 教 宗 職 位 的 建 立 、 性 質 以 及 神 權 的 高 尚 , 筆 者 早 已 論 之 周 而 言 之 詳 , 現 在 姑 勿 贅 述 。 由 於 教 會 是 超 國 家 的 , 新 教 宗 一 經 合 法 的 選 舉 而 接 受 被 選 , 便 失 去 其 原 有 的 國 籍 。 又 鑒 於 若 望 是 主 耶 穌 最 愛 的 宗 徒 , 雅 各 伯 則 是 耶 穌 的 近 族 , 保 祿 是 宗 徒 中 的 智 識 份 子 , 都 未 被 選 為 領 袖 , 可 見 作 聖 教 之 磐 石 的 , 不 是 友 情 , 不 是 血 統 , 不 是 學 問 , 而 是 天 主 的 旨 意 。 參 加 選 舉 教 宗 的 樞 機 , 秉 承 基 督 的 意 志 , 仰 望 天 主 的 聖 意 以 為 選 舉 的 標 準 。 所 以 新 教 宗 無 論 是 何 國 或 何 種 族 的 人 , 亦 無 論 是 榮 登 御 座 或 幽 居 於 地 窟 之 中 , 更 無 論 是 被 擄 受 辱 或 受 萬 民 歡 迎 者 , 只 要 是 伯 多 祿 的 合 法 繼 承 者 , 就 當 受 全 世 界 天 主 教 人 士 一 致 和 絕 對 的 擁 護 。

主 耶 穌 說 : 誰 服 從 你 們 , 便 是 服 從 我 。 此 言 對 一 般 宗 徒 說 , 更 是 對 聖 伯 多 祿 及 其 繼 承 人 之 教 宗 說 的 。 因 為 主 耶 穌 把 所 得 的 天 上 地 下 的 一 切 權 柄 , 全 部 交 給 了 伯 多 祿 及 其 繼 承 人 教 宗 , 所 以 伯 多 祿 及 其 繼 承 人 無 論 在 訓 誨 萬 民 或 治 理 教 會 , 享 有 最 高 和 全 部 的 權 力 , 這 是 任 何 人 所 不 能 懷 疑 的 哩 ! 根 據 教 會 中 一 句 傳 統 的 成 語 : 「伯 多 祿 之 所 在 , 即 教 會 之 所 在」 , 更 可 見 教 會 與 教 宗 有 至 切 至 密 的 關 係 了 。 且 聖 教 會 既 是 天 下 奉 教 人 共 成 一 會 , 猶 如 一 身 。 我 們 的 元 首 現 在 看 不 見 的 是 天 主 耶 穌 , 看 不 見 的 是 接 伯 多 祿 位 的 教 宗 。 那 末 在 一 身 內 所 有 的 關 係 , 孰 有 甚 於 肢 體 與 頭 部 之 間 的 嗎 ? 樹 枝 離 了 樹 身 , 是 必 不 能 開 花 結 果 的 , 是 必 枯 乾 的 , 是 必 該 投 諸 火 而 被 燒 的 。 肢 體 離 了 頭 部 , 是 必 不 能 操 超 性 生 命 的 , 是 不 能 修 德 立 功 的 , 是 必 該 被 棄 於 教 外 的 。 共 產 政 權 強 迫 教 胞 脫 離 羅 馬 教 宗 , 美 其 名 成 為 自 治 自 傳 自 養 的 教 會 , 誠 是 滑 天 下 的 大 稽 。 殊 不 知 如 此 的 教 會 正 如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所 說 的 , 根 本 已 不 是 天 主 教 會 了 。 既 非 天 主 教 會 , 又 欲 名 之 為 「革 新 的 天 主 教 會」 , 或 「愛 國 的 天 主 教 會」 , 豈 非 盜 名 僭 稱 而 何 ? 我 之 所 言 如 此 , 一 則 固 駁 斥 無 神 仇 教 者 的 邪 妄 , 二 則 正 強 調 教 友 對 教 宗 當 時 時 相 聯 繫 而 予 以 絕 對 的 擁 護 。

然 則 我 們 該 如 何 擁 護 教 宗 ? 除 了 愛 之 戴 之 尊 之 敬 之 服 從 之 以 外 , 該 特 別 為 教 宗 祈 禱 。 聖 史 若 望 記 載 耶 穌 預 言 伯 多 祿 之 死 說 : 「我 實 實 在 在 告 訴 你 ; 你 年 少 時 , 自 己 束 了 腰 , 任 意 往 來 ; 但 到 了 老 年 , 你 要 伸 出 手 來 , 別 人 要 給 你 束 上 腰 , 領 你 往 你 所 不 願 去 的 地 方 。」 從 此 可 見 教 宗 的 地 位 極 高 , 而 所 受 之 苦 亦 極 重 極 大 。 教 宗 頭 上 戴 著 三 層 的 冕 冠 , 象 徵 著 司 教 、 司 牧 、 司 祭 的 最 高 權 力 , 但 明 眼 人 早 已 說 明 並 不 是 花 冠 榮 冠 , 卻 是 真 正 的 三 層 刺 冠 ; 即 責 任 難 、 教 會 難 以 及 教 宗 的 本 身 難 。 他 自 稱 為 「天 主 僕 人 的 僕 人」 , 正 該 為 眾 教 會 焦 慮 。 他 該 關 心 基 督 的 事 業 和 掛 慮 各 處 教 會 的 遭 難 , 所 謂 「誰 軟 弱 而 我 不 一 齊 軟 弱 , 誰 跌 倒 而 我 不 焦 急 呢 ?」 至 於 仇 教 者 根 據 「打 蛇 必 打 頭」 的 政 策 , 對 於 教 宗 必 大 事 加 害 。 過 去 之 殘 殺 、 充 軍 、 囚 禁 不 遺 餘 力 , 現 今 之 誣 衊 、 毀 謗 、 侮 辱 亦 無 所 不 用 其 極 。 所 以 身 為 教 會 兒 女 的 我 們 , 為 表 示 對 教 宗 的 孝 愛 , 自 該 依 照 教 宗 的 旨 意 時 時 祈 禱 , 並 該 用 聖 教 現 成 的 經 文 為 新 教 宗 祈 禱 說 : 「求 天 主 保 留 他 , 在 世 降 福 他 , 不 要 把 他 交 給 他 敵 人 之 手 。」
1958 年 10 月 31 日

 

各國顯貴雲集羅馬
參與新教宗加冕禮
儀式輝煌隆重萬眾歡聲雷動

教 宗 若 望 廿 十 三 世 , 於 本 星 期 二 , 在 輝 煌 豪 華 儀 式 中 舉 行 加 冕 大 典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內 有 五 十 萬 人 歡 聲 若 雷 , 當 時 陰 雲 密 佈 , 且 偶 而 有 雨 點 落 下 , 加 冕 禮 在 俯 臨 廣 場 之 露 台 上 舉 行 , 聖 赦 院 院 長 卡 納 里 以 滿 飾 寶 石 之 三 級 金 冠 加 於 教 宗 頭 上 。 加 冕 禮 為 教 會 中 最 隆 重 之 禮 節 , 亦 為 天 主 教 世 界 內 最 可 觀 之 儀 式 。 教 宗 之 家 人 ── 三 兄 弟 一 姊 妹 及 多 數 姪 子 姪 女 ── 亦 均 在 座 , 均 著 農 人 服 裝 , 彼 等 眼 見 其 親 人 教 宗 加 冕 甚 為 感 動 , 甚 至 落 淚 。 該 日 各 種 儀 式 前 後 輕 過 三 小 時 半 , 加 冕 為 最 後 一 幕 。 教 宗 始 終 鎮 定 , 面 作 慈 祥 表 情 , 且 帶 微 笑 。 彼 在 彌 撒 唸 經 中 以 及 為 教 會 各 級 神 長 及 聖 職 人 員 祝 福 聲 音 均 清 朗 悅 耳 。 卡 納 理 樞 機 主 教 取 過 冠 冕 準 備 為 教 宗 加 冕 時 , 群 眾 開 始 歡 呼 。 教 宗 自 整 其 冠 , 然 後 以 莊 嚴 之 態 度 向 群 眾 觀 望 。 群 眾 中 多 有 來 自 教 宗 之 本 鄉 者 , 手 揮 標 語 牌 高 呼 「 我 們 的 教 宗 萬 歲 」 , 教 宗 徐 徐 起 立 為 羅 馬 及 全 世 界 祝 福 , 聲 音 宏 大 堅 定 , 群 眾 靜 立 絲 毫 無 聲 。 此 次 教 宗 加 冕 用 電 視 傳 播 歐 洲 , 此 乃 以 前 未 有 之 事 , 露 台 後 懸 一 大 旗 , 上 書 「和 平 與 服 從」 。 最 後 教 宗 徐 徐 劃 十 字 , 說 「亞 孟」 以 後 , 群 眾 一 再 高 呼 「教 宗 萬 歲」 , 同 時 伯 多 祿 大 堂 之 大 鐘 開 始 響 鳴 , 領 導 羅 馬 城 各 教 宗 之 鐘 一 齊 鳴 賀 。

教 宗 加 冕 後 為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中 的 群 眾 祝 福 , 並 為 普 世 祝 禱 。 五 分 鐘 後 , 教 宗 退 出 俯 望 廣 場 的 外 廊 時 , 梵 蒂 岡 鐘 聲 悠 揚 齊 鳴 。

群眾歡呼頻仍  教宗一再祝福
教 宗 是 從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前 往 外 廊 , 加 冕 禮 的 儀 式 即 在 大 殿 外 廊 舉 行 , 一 片 中 古 光 輝 , 至 為 壯 觀 。 群 眾 每 見 到 教 宗 時 必 高 呼 「教 宗 萬 歲」 , 並 揮 舞 手 帕 , 至 各 代 表 團 則 舞 動 上 面 寫 著 他 們 城 名 的 紙 牌 。 教 宗 前 往 外 廊 時 搖 動 雙 手 , 向 群 眾 示 意 。 加 冕 禮 進 行 時 , 氣 候 溫 和 , 天 際 陰 暗 , 但 微 雨 已 止 。

加 冕 禮 是 羅 馬 天 主 教 最 莊 嚴 的 大 典 , 全 世 界 有 六 十 六 個 國 家 均 派 特 別 外 交 代 表 前 來 觀 禮 。 加 冕 禮 在 外 廊 舉 行 , 以 便 教 眾 觀 看 , 並 接 受 教 宗 對 聖 城 及 世 界 之 祝 禱 。 前 一 日 整 夜 , 群 眾 即 已 麕 集 廣 場 , 拂 曉 時 已 達 數 千 人 , 微 雨 驟 雨 交 作 都 阻 止 不 了 他 們 , 大 雨 傾 注 之 時 廣 場 之 內 都 遮 滿 了 傘 。 群 眾 感 謝 教 宗 祝 福 , 而 報 以 教 宗 萬 歲 的 歡 呼 時 , 教 宗 顯 得 極 為 感 動 , 他 的 面 容 一 直 嚴 肅 而 似 沉 思 。 當 時 教 友 們 的 歡 呼 聲 和 銀 喇 叭 的 尖 銳 奏 鳴 聲 在 交 織 共 鳴 。 教 宗 於 回 入 大 殿 再 為 群 眾 祝 福 時 , 歡 呼 聲 歷 久 不 已 , 此 時 教 宗 似 略 顯 輕 鬆 , 嘴 角 露 出 一 點 笑 意 。 教 宗 登 上 寶 座 後 , 樞 機 主 教 、 總 主 教 、 主 教 和 教 士 們 都 跪 伏 吻 他 的 手 , 有 時 教 宗 也 握 著 向 他 致 敬 者 的 手 , 身 子 微 向 前 傾 說 幾 句 話 。

使 節 及 貴 賓 席 上 的 女 賓 們 衣 著 全 為 深 黑 色 , 手 上 覆 以 飾 有 寶 石 的 黑 披 紗 。 外 國 代 表 團 人 數 極 多 , 指 定 的 座 席 不 夠 分 配 , 有 些 人 便 坐 在 別 處 。

新教宗紆尊降貴  跪下擁抱田樞機
新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 於 上 月 廿 九 日 在 西 斯 定 堂 接 受 各 樞 機 行 致 敬 禮 時 , 我 國 首 任 樞 機 田 耕 莘 總 主 教 因 傷 未 痊 , 以 帆 布 昇 床 抬 進 。 據 梵 蒂 岡 一 發 言 人 稱 : 田 樞 機 欲 起 立 向 新 教 宗 行 致 敬 禮 , 惟 被 教 宗 制 止 , 且 從 其 寶 座 行 下 俯 跪 地 上 擁 抱 田 樞 機 云 。

教宗闡明主要使命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在 他 的 加 冕 演 說 中 說 , 教 宗 的 主 要 使 命 , 是 作 為 所 有 羊 群 的 牧 人 , 他 最 關 懷 的 是 使 那 些 迷 途 者 , 重 新 歸 正 。

教 宗 以 拉 丁 文 發 表 演 說 。 他 說 , 我 們 所 擔 負 的 責 任 之 繁 重 艱 鉅 , 使 我 們 感 到 痛 苦 不 安 。

他 又 說 , 有 人 認 為 教 宗 應 是 一 個 政 治 家 、 外 交 家 、 科 學 家 、 社 會 生 活 的 組 織 者 , 或 是 不 加 甄 別 而 對 現 代 生 活 一 切 的 進 步 悉 予 接 受 的 人 。

教 宗 說 : 「呵 , 敬 愛 的 兄 弟 們 和 親 愛 的 子 女 們 , 所 有 那 些 這 樣 想 法 的 人 , 已 離 開 了 正 確 的 路 徑 , 因 為 他 們 所 形 成 的 教 宗 概 念 , 並 不 完 全 符 合 真 正 的 理 想 。」
1958 年 11 月 7 日

 

社論
從新教宗加冕說起

新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業 於 本 月 四 日 加 冕 了 , 其 場 面 的 偉 大 , 典 禮 的 輝 煌 , 可 謂 舉 世 帝 王 元 首 莫 能 與 之 匹 者 。 歐 洲 主 要 王 族 人 員 上 週 末 已 紛 紛 趕 赴 羅 馬 , 其 他 各 國 的 顯 貴 亦 莫 不 及 時 到 場 。 至 於 代 表 其 國 而 任 特 使 的 出 席 人 物 , 非 總 理 首 揆 即 外 長 外 相 , 亦 可 見 其 隆 重 的 一 斑 了 ! 筆 者 對 於 此 希 世 的 盛 典 大 事 , 將 不 能 默 而 息 的 說 出 幾 點 , 想 亦 為 讀 者 所 須 知 。

查 此 次 加 冕 大 典 , 不 過 對 國 際 上 表 示 一 種 登 極 的 形 式 而 已 , 斷 非 神 權 的 授 予 。 教 宗 的 實 際 職 權 , 其 獲 得 之 時 乃 在 於 獲 選 而 又 被 其 本 人 接 受 之 後 , 此 為 眾 所 週 知 之 事 。 加 冕 的 對 象 , 在 乎 戴 上 教 宗 的 三 級 高 冠 。 查 教 宗 之 有 王 冠 , 開 始 於 十 一 世 紀 , 至 形 成 如 現 今 的 三 級 冕 冠 乃 實 行 於 十 三 世 紀 末 玻 尼 法 爵 八 世 之 時 , 前 此 從 未 見 及 。 倘 教 宗 的 權 位 授 予 加 冕 之 中 , 那 末 在 玻 尼 法 爵 八 世 之 前 的 一 百 九 十 一 位 教 宗 果 如 何 獲 得 之 呢 ? 此 不 得 不 當 明 瞭 的 一 也 。

教 宗 權 位 的 高 尚 在 乎 充 任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 而 基 督 所 負 的 使 命 乃 拯 救 普 世 眾 靈 , 所 謂 「我 之 國 不 在 此 世 。」 所 以 教 宗 所 操 的 , 是 神 權 不 是 形 權 , 是 屬 於 普 世 的 而 不 限 於 一 國 的 。 唯 其 屬 於 神 權 。 所 以 超 越 政 治 政 權 之 外 而 不 容 任 何 國 家 政 府 的 干 預 , 同 時 忠 誠 於 教 宗 的 人 亦 能 忠 誠 於 其 國 , 所 謂 一 個 好 的 公 教 信 徒 亦 必 是 一 個 好 的 國 民 。 說 其 屬 於 普 世 的 , 因 教 宗 秉 承 基 督 的 意 志 , 主 持 公 道 , 愛 護 真 理 , 而 成 為 世 界 和 平 的 堡 壘 。 凡 世 界 社 會 、 國 家 發 生 重 大 問 題 , 便 莫 不 呼 求 教 宗 。 不 特 中 古 時 代 上 下 千 餘 年 如 此 , 即 近 來 大 戰 前 、 大 戰 後 以 及 大 戰 期 間 , 人 們 的 目 光 莫 大 注 視 羅 馬 教 宗 的 動 靜 , 其 故 即 在 於 此 。 法 國 政 治 家 委 義 耀 說 得 對 : 「世 界 上 若 失 去 了 伯 多 祿 , 便 成 了 尼 祿 的 黑 暗 時 代 了 。」 羅 馬 歷 史 家 格 高 羅 亦 說 : 「公 教 是 野 蠻 民 族 的 兇 燄 , 實 行 侵 略 者 的 最 大 障 礙 。」 除 仇 神 仇 教 者 外 , 天 下 在 教 與 非 在 教 之 人 幾 乎 人 同 此 心 , 心 同 此 理 。 此 無 他 , 所 謂 公 道 自 在 人 心 , 人 們 之 歸 向 教 宗 , 如 水 之 就 下 獸 之 走 赤 壙 , 絕 非 相 強 而 使 然 。 當 第 二 次 大 戰 的 結 束 時 , 英 首 相 邱 吉 爾 特 將 教 宗 的 地 位 問 題 向 史 太 林 提 出 詢 問 , 不 料 史 氏 反 問 邱 吉 爾 說 : 「教 宗 有 多 少 師 團 ?」 這 句 問 話 正 足 表 示 共 產 黨 的 本 來 面 目 。 所 以 在 教 者 脫 離 教 宗 必 不 能 成 為 基 督 妙 身 的 肢 體 , 而 非 在 教 的 執 政 者 遠 離 教 宗 必 亦 是 窮 兵 黷 武 不 講 正 義 而 好 事 侵 略 者 。 此 世 人 必 當 注 意 的 二 也 。

自 新 教 宗 膺 選 後 , 正 當 全 球 歡 騰 之 中 獨 英 倫 教 會 報 章 忽 於 上 月 卅 一 日 加 以 抨 擊 , 謂 新 教 宗 已 超 過 退 休 的 年 齡 。 此 純 以 肉 眼 俗 眼 視 教 宗 的 地 位 。 筆 者 於 上 期 社 論 中 業 已 明 白 言 之 , 被 選 為 教 宗 的 標 準 , 不 是 友 情 , 不 是 血 統 , 不 是 學 問 , 而 是 天 主 的 旨 意 。 教 會 在 選 舉 教 宗 彌 撒 的 祝 文 , 是 求 主 賜 給 一 位 理 想 的 教 宗 。 這 個 理 想 的 對 象 , 不 是 馳 名 的 藝 術 家 , 不 是 精 巧 的 建 築 家 , 更 不 是 靈 敏 的 政 治 家 或 外 交 家 , 卻 是 一 位 熱 心 救 人 靈 魂 的 宗 教 家 。 新 教 宗 在 加 冕 大 典 中 的 演 詞 , 尤 可 作 我 言 的 鐵 證 。 他 說 : 人 類 的 才 能 不 能 代 替 教 宗 的 統 治 。 所 以 科 學 、 外 交 、 政 治 和 組 織 的 才 能 , 對 教 宗 的 統 治 只 能 供 助 發 揚 , 絕 對 不 能 代 替 。 因 此 他 本 人 對 人 群 的 應 負 之 責 , 乃 首 先 盡 牧 者 的 使 命 。 所 謂 牧 , 便 是 主 耶 穌 向 伯 多 祿 說 的 「牧 我 小 羊 和 牧 我 母 羊」 之 牧 。 故 教 宗 善 盡 其 使 命 , 在 乎 愛 主 愛 人 的 熱 忱 , 在 乎 統 治 教 會 的 善 牧 精 神 , 絕 不 需 要 躬 操 勞 動 的 膂 力 。 且 就 精 神 言 之 , 原 不 能 以 年 齡 限 之 。 西 諺 說 : 有 三 歲 之 翁 , 有 八 旬 之 童 。 南 韓 李 承 晚 總 統 今 年 已 有 八 十 三 歲 了 , 從 沒 有 以 老 自 居 。 英 首 相 艾 德 里 在 大 戰 後 第 一 次 普 選 中 獲 得 了 空 前 的 勝 利 , 當 其 拜 命 組 閣 時 不 是 已 有 七 十 五 歲 的 老 翁 嗎 ? 英 首 相 邱 吉 爾 在 戰 後 第 二 次 組 閣 時 , 亦 已 年 近 八 旬 的 高 齡 。 未 聞 英 倫 教 會 提 出 抨 擊 , 抑 又 何 耶 ? 此 我 不 得 不 聲 明 的 三 也 。
1958 年 11 月 7 日

 

教宗若望廿三世首次致全球與羅馬廣播全文
李貴良恭譯

時 值 我 們 前 任 對 天 主 教 會 貢 獻 極 廣 的 不 朽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駕 崩 , 微 妙 難 測 的 天 主 安 排 竟 降 教 宗 大 任 於 我 們 , 以 致 使 我 們 因 責 任 奇 重 的 關 係 , 勢 必 將 須 粉 身 碎 骨 。 我 們 特 別 向 天 主 懇 切 祈 禱 , 求 天 主 因 其 無 限 仁 慈 , 加 強 我 們 的 健 康 , 光 照 我 們 的 心 身 , 堅 定 我 們 的 意 志 。

我 們 現 以 至 誠 熱 情 , 問 候 樞 機 團 裡 我 們 德 學 兼 優 的 最 親 愛 的 赤 子 們 ; 我 們 特 別 懸 掛 兩 位 不 得 前 來 的 樞 機 , 這 確 是 一 件 使 人 悲 痛 的 事 , 而 他 們 的 苦 境 使 我 們 極 度 的 感 動 與 欽 佩 。

此 外 我 們 還 向 全 球 努 力 栽 培 吾 主 耶 穌 田 園 的 可 敬 愛 的 弟 兄 主 教 們 , 申 述 我 們 慈 父 般 的 盛 意 。

我 們 也 不 能 忘 懷 傳 佈 天 主 旨 意 的 神 父 們 , 特 別 是 在 遠 方 不 辭 辛 苦 宣 揚 福 音 真 理 , 作 天 主 聖 言 的 使 者 的 傳 教 士 們 ; 教 會 中 分 層 負 責 的 修 士 修 女 們 ; 及 在 主 教 領 導 之 下 從 事 公 教 進 行 的 教 友 們 , 以 及 其 他 用 任 何 方 式 協 助 聖 統 傳 教 事 業 的 人 士 , 我 們 以 至 誠 情 意 降 福 每 位 人 員 。

最 後 我 們 為 那 些 因 基 督 關 係 稱 為 我 們 的 子 女 的 , 特 別 為 那 些 清 貧 及 痛 苦 的 , 我 們 祈 求 天 主 , 懇 求 天 主 賜 以 大 量 急 需 救 援 , 並 能 減 輕 他 們 的 困 苦 。

在 我 們 念 念 不 忘 的 赤 子 之 中 , 特 別 是 我 們 曾 經 傳 過 教 的 威 尼 斯 區 教 友 , 及 我 們 誕 生 的 貝 加 莫 教 區 的 教 友 。 今 天 我 們 與 他 們 雖 然 是 各 處 天 涯 地 角 , 但 是 在 耶 穌 聖 愛 中 我 們 是 在 一 起 的 , 並 且 永 不 會 分 離 的 。 我 們 更 相 信 他 們 的 祈 禱 與 我 們 的 祈 求 聯 合 一 起 , 直 升 到 天 主 台 前 , 求 得 天 主 的 恩 惠 。

但 是 我 們 非 常 關 懷 生 存 於 不 能 享 受 天 主 教 自 由 ── 完 全 不 自 由 或 受 部 份 限 制 的 國 家 的 主 教 、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及 教 友 們 ; 在 那 些 國 家 , 教 會 的 神 聖 權 利 , 無 情 無 義 的 被 摧 殘 ; 名 正 言 順 的 傳 教 士 被 放 逐 了 , 或 者 被 軟 禁 了 , 或 者 被 阻 不 得 自 由 善 盡 他 們 的 傳 教 職 務 。 我 們 切 望 他 們 曉 得 我 們 與 他 們 共 艱 難 , 同 困 苦 ; 並 且 我 哀 懇 幸 福 的 賜 與 者 ── 天 主 , 求 祂 使 那 毫 無 人 道 的 教 難 , 能 早 日 結 束 。 這 類 教 難 不 僅 相 反 那 些 民 族 的 安 定 與 繁 榮 , 並 且 也 顯 然 與 現 代 文 明 及 很 久 期 間 才 獲 得 的 人 權 相 背 馳 。 好 天 主 啊 ! 光 照 那 些 國 家 元 首 的 心 靈 吧 ! 寬 宥 迫 害 教 會 的 人 們 吧 ! 並 且 賜 與 所 有 自 由 人 士 新 天 新 地 吧 !

我 們 同 樣 的 關 懷 東 方 與 西 方 的 兩 個 教 會 , 並 且 對 所 有 與 我 們 的 宗 座 分 離 的 人 士 , 也 願 加 以 照 顧 。 那 宗 座 是 伯 多 祿 直 至 世 末 活 於 他 的 繼 承 人 的 聖 座 , 並 履 行 基 督 授 與 他 在 世 上 能 束 縛 或 解 開 的 使 命 , 或 牧 主 之 羊 群 的 任 命 的 聖 座 。 我 們 熱 烈 的 望 他 們 回 到 公 父 的 老 家 , 並 同 時 誦 救 主 之 言 : 「聖 父 乎 ! 求 父 以 己 名 義 , 保 祐 父 所 賜 予 之 眾 , 使 成 一 體 , 猶 父 與 子 之 為 一 體 。」 於 是 「終 惟 一 棧 一 牧 。」 我 們 呼 籲 大 家 都 心 甘 情 願 的 前 來 吧 ! 賴 著 天 主 的 啟 示 及 聖 寵 的 幫 助 從 速 回 來 吧 ! 不 要 回 到 他 人 之 家 , 要 回 到 自 己 的 本 家 , 從 前 他 們 祖 先 以 非 凡 的 道 理 光 耀 之 家 。 並 以 超 群 的 德 行 揚 名 之 家 。

現 在 我 們 且 向 各 國 領 袖 呼 籲 , 他 們 在 操 縱 每 一 民 族 的 命 運 , 每 一 民 族 的 繁 榮 , 每 一 民 族 的 願 望 。 為 何 糾 紛 與 不 睦 ? 為 何 不 歸 向 和 平 ? 為 何 人 類 的 天 才 及 萬 民 的 財 富 偏 要 用 在 製 造 產 生 死 亡 及 破 壞 的 萬 惡 工 具 的 軍 火 上 ? 而 此 種 軍 火 並 不 能 增 加 各 階 層 公 民 的 幸 福 , 更 不 用 說 對 那 些 貧 苦 的 人 們 了 。 我 們 並 不 否 認 為 實 現 這 樣 的 計 劃 及 平 息 鬥 爭 , 是 具 有 非 常 嚴 重 且 複 雜 的 艱 難 的 ; 但 是 我 們 應 該 努 力 將 這 些 困 難 克 服 ; 這 確 是 我 們 當 務 之 急 , 這 是 與 整 個 人 類 的 幸 福 有 密 切 的 關 係 的 。 所 以 請 你 們 作 民 族 元 首 的 , 勇 往 直 前 的 著 手 致 力 和 平 的 建 樹 , 願 天 上 的 光 明 照 耀 你 們 , 願 天 主 的 宏 佑 協 助 你 們 ! 看 看 託 給 你 們 的 人 民 , 並 且 聽 聽 他 們 的 呼 聲 ! 看 他 們 向 你 們 要 求 什 麼 ? 聽 他 們 向 你 們 哀 懇 什 麼 ? 他 們 要 求 的 絕 對 不 會 是 我 們 時 代 所 發 明 的 那 些 奇 形 怪 狀 足 以 殘 殺 弟 兄 及 毀 壞 宇 宙 的 新 武 器 , 而 他 們 需 要 的 是 和 平 , 萬 民 藉 以 生 存 , 自 由 發 展 , 自 由 繁 榮 的 和 平 ; 他 們 需 要 的 是 正 義 , 社 會 各 階 層 因 之 所 有 各 種 權 利 與 義 務 而 產 生 公 平 的 辦 法 的 正 義 , 最 後 他 們 需 要 的 是 安 定 與 和 協 , 只 有 由 此 才 能 產 生 真 正 的 幸 福 。 只 有 在 和 平 中 , 建 立 在 每 人 合 理 的 權 利 上 的 和 平 中 , 在 天 下 一 家 的 大 道 理 培 養 的 和 平 中 , 美 術 及 文 化 才 能 發 揚 光 大 , 大 家 力 量 集 中 , 腳 踏 實 地 的 去 作 , 公 眾 與 私 人 的 富 源 才 會 增 加 。 關 於 和 平 是 什 麼 。 你 們 曉 得 聖 奧 斯 定 說 它 是 人 的 有 秩 序 的 協 和 ; 聖 多 瑪 斯 說 它 是 在 秩 序 中 的 安 定 ; 西 塞 羅 說 和 平 一 詞 是 甘 飴 的 , 其 意 義 就 是 福 祿 禎 祥 ; 但 是 和 平 與 奴 役 是 迴 然 不 同 的 , 因 為 真 正 和 平 是 自 由 中 的 安 定 。

精 神 集 中 的 再 三 玩 味 天 神 在 耶 穌 聖 嬰 搖 籃 前 歌 唱 的 : 「天 主 受 享 榮 福 於 天 , 良 人 受 享 太 平 於 地 。」 的 時 刻 到 了 。 除 非 先 在 心 靈 上 擁 有 和 平 , 全 球 萬 國 公 民 是 不 會 享 受 真 正 和 平 的 ; 只 有 誠 於 中 形 於 外 的 和 平 是 固 若 金 湯 的 , 否 則 那 便 是 空 中 樓 閣 的 和 平 。 因 此 只 有 天 主 聖 教 能 以 栽 培 真 正 和 平 , 鞏 固 真 正 和 平 , 奠 定 真 正 和 平 。 但 願 那 些 拒 絕 天 主 聖 名 的 人 士 , 蹂 躪 天 主 聖 神 權 利 的 人 們 , 和 那 些 肆 無 忌 憚 千 方 百 計 的 想 把 敬 天 的 觀 念 由 人 心 一 掃 乾 淨 的 人 們 , 回 想 一 下 上 述 的 真 理 !

當 著 如 此 嚴 重 的 時 節 , 我 們 向 你 們 重 復 天 主 救 世 者 的 諾 言 : 「我 給 你 們 留 下 和 平 , 我 將 我 的 和 平 給 予 你 們 。」 切 望 這 個 真 正 且 圓 滿 的 和 平 以 及 其 他 所 有 天 上 宏 佑 很 快 降 臨 , 我 們 熱 誠 的 頒 佈 對 全 球 與 羅 馬 宗 座 遐 福 。〔轉載自台北「教友生活」〕
  1958 年 12 月 5 日

 

時代週刊推譽
教宗若望廿三世  為上年第一偉人
召開公會議影響及於全球

暢 銷 全 球 的 美 國 第 一 流 雜 誌 「時 代」 週 刊 , 推 譽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為 一 九 六 二 年 「最 偉 大 的 人 物 。」

該 刊 認 為 教 宗 召 開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 發 動 教 會 的 革 新 , 不 僅 推 動 了 影 響 天 主 教 徒 、 且 影 響 教 外 基 督 徒 及 今 後 整 個 世 界 的 觀 念 與 力 量 。

時 代 週 刊 在 專 論 中 對 教 宗 推 崇 備 至 , 認 為 他 為 教 會 帶 來 新 精 神 , 不 特 要 使 慈 母 教 會 進 一 步 適 應 現 代 世 界 需 要 , 並 要 結 束 四 百 年 來 削 弱 基 督 福 音 力 量 的 分 裂 。

該 刊 旋 引 洛 杉 磯 長 老 會 負 責 人 許 斯 特 博 士 的 話 說 : 「大 公 會 議 可 能 產 生 類 如 馬 丁 路 德 時 代 產 生 的 影 響 。」 又 引 波 士 頓 大 學 史 學 教 授 衛 禮 會 教 徒 希 斯 的 話 說 : 教 宗 若 望 是 「羅 馬 天 主 教 有 史 以 來 真 正 偉 大 的 教 宗 之 一 。」

論 文 中 又 稱 : 教 宗 有 意 要 使 教 會 適 應 現 代 科 學 、 經 濟 、 倫 理 、 政 治 造 成 的 激 變 , 並 使 它 更 具 普 世 性 而 少 羅 馬 風 。 該 刊 指 出 教 宗 伸 出 友 誼 之 手 迎 接 教 外 基 督 徒 , 稱 他 們 為 「分 手 的 弟 兄」 , 他 認 為 表 示 歧 見 之 牆 並 沒 有 天 高 , 乃 毅 然 發 動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運 動 。

該 刊 特 別 稱 讚 教 宗 的 熱 誠 、 純 樸 、 感 人 力 量 , 無 怪 贏 得 天 主 教 徒 、 誓 反 教 徒 、 教 外 人 士 的 一 致 愛 戴 , 並 引 德 國 天 主 教 神 學 家 伏 林 勒 的 話 說 : 「誓 反 教 徒 認 為 教 宗 若 望 是 許 多 世 紀 以 來 最 好 的 教 宗 。」

時 代 週 刊 又 說 : 教 宗 最 近 患 病 , 引 起 世 人 普 遍 的 憂 慮 , 並 引 誓 反 教 神 學 家 鐵 立 琪 的 話 說 : 「我 們 今 天 不 替 別 人 祈 禱 便 罷 , 如 果 替 別 人 祈 禱 , 就 該 替 教 宗 若 望 祈 禱 。 他 的 確 是 一 個 好 人 。」 按 時 代 週 刊 自 一 九 二 七 年 創 刊 以 來 , 選 出 宗 教 領 袖 為 世 界 最 偉 大 的 人 物 , 尚 以 教 宗 若 望 為 首 次 。
1963 年 1 月 11 日

 

教宗若望廿三世駕崩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經 過 十 多 天 的 重 病 , 於 六 月 四 日 晨 香 港 時 間 三 時 四 十 九 分 撒 手 塵 寰 , 享 年 八 十 一 歲 , 在 位 四 年 七 個 月 另 六 日 。

在 垂 危 的 日 子 中 , 他 表 示 願 為 世 界 和 平 、 聖 教 會 、 大 公 會 議 奉 獻 他 的 生 命 , 又 頻 頻 為 基 督 徒 合 一 祈 禱 。

這 是 他 登 位 四 年 半 中 孜 孜 不 倦 地 努 力 的 目 標 。

英 女 王 依 利 莎 伯 、 美 總 統 甘 廼 廸 、 蘇 聯 總 理 赫 魯 曉 夫 和 各 國 元 首 紛 紛 馳 電 教 廷 致 悼 。

去 年 秋 季 醫 生 發 見 教 宗 有 胃 瘤 。 在 過 去 七 個 月 中 他 支 持 病 痛 , 為 了 工 作 而 不 願 休 息 。

這 次 發 病 在 五 月 十 五 日 他 領 了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金 四 天 之 後 。 那 一 天 教 廷 取 消 例 常 的 群 眾 朝 覲 節 目 。 世 人 知 道 , 若 非 教 宗 病 重 , 他 決 不 會 放 棄 接 近 群 眾 的 機 會 。

五 月 廿 六 日 教 宗 不 能 按 慣 例 到 窗 口 祝 福 群 眾 。 同 時 教 廷 宣 佈 教 宗 病 重 , 要 求 大 家 為 他 的 康 復 祈 禱 。

此 後 曾 有 兩 日 病 況 突 然 好 轉 , 五 月 卅 一 日 再 度 陷 入 危 境 , 乃 領 終 傅 聖 事 。 醫 生 宣 佈 生 存 無 望 。

六 月 二 日 教 宗 病 後 第 一 次 不 能 領 聖 體 , 但 他 躺 在 床 上 聽 聖 神 降 臨 節 彌 撒 , 並 點 頭 授 意 祝 福 世 人 、 同 事 、 傳 教 士 、 兒 童 、 病 人 和 家 鄉 袍 澤 。

最 後 數 日 , 隨 侍 左 右 者 有 三 弟 一 妹 、 秘 書 卡 浦 維 爾 蒙 席 , 一 位 助 理 修 士 、 御 醫 一 人 及 兩 從 僕 。

教 宗 昏 迷 中 不 時 甦 醒 , 醒 後 便 喃 喃 祈 禱 : 「我 要 去 了 , 隨 耶 穌 而 去 。」

最 後 四 天 , 他 飽 受 痛 苦 , 看 到 他 的 人 說 他 像 「聖 人 一 樣 的 逆 來 順 受 。」

教 宗 病 入 膏 肓 藥 石 無 效 的 消 息 傳 出 , 世 界 各 地 都 表 示 惋 惜 、 悲 哀 , 同 時 稱 揚 他 的 為 人 和 成 就 , 各 地 報 紙 稱 他 為 「天 主 的 忠 僕 。」

英 格 蘭 教 首 牧 藍 姆 賽 總 主 教 在 六 月 二 日 講 道 中 稱 他 為 「我 們 這 時 代 的 偉 大 的 基 督 徒 ,」 並 說 : 教 宗 瀕 近 死 亡 邊 緣 , 全 球 人 士 的 心 情 都 趨 向 於 他 。

「借 聖 經 的 話 說 , 他 是 一 個 善 人 , 充 滿 聖 神 和 信 德 。 火 舌 形 的 聖 神 給 了 他 遠 見 ──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遠 見 ── 也 給 了 他 愛 遠 近 四 方 人 士 的 熱 情 。」

六 月 四 日 教 廷 開 始 舉 行 九 日 喪 禮 , 遺 體 安 放 於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五 、 六 兩 日 容 人 瞻 仰 。

教宗去世後 誰主持教廷
教 宗 駕 崩 , 按 教 廷 法 規 , 教 廷 事 務 由 御 前 大 臣 馬 賽 拉 樞 機 代 理 。

御 前 大 臣 的 第 一 項 要 務 , 乃 證 實 教 宗 已 死 的 報 告 , 然 後 正 式 通 知 羅 馬 副 主 教 轉 告 教 民 。 各 國 使 節 , 則 由 國 務 卿 正 式 通 知 。

御 前 大 臣 的 第 二 項 要 務 便 是 召 集 全 球 樞 機 主 教 前 往 羅 馬 選 舉 新 教 宗 。 選 舉 必 須 於 前 任 教 宗 逝 世 後 十 五 日 至 十 八 日 內 舉 行 。

樞 機 院 現 共 有 八 十 二 人 , 照 慣 例 自 樞 機 中 選 出 一 人 , 得 票 三 分 之 二 者 膺 選 。

投 票 在 教 廷 密 室 舉 行 , 投 票 人 與 外 界 完 全 隔 絕 , 不 到 選 出 新 教 宗 , 不 能 自 由 離 去 。 每 個 樞 機 可 帶 秘 書 侍 從 兩 人 入 室 , 他 們 都 要 宣 誓 永 遠 保 守 秘 密 。 選 出 教 宗 後 即 燒 紙 放 白 煙 通 告 羅 馬 教 民 。

教 宗 逝 世 後 , 所 有 教 宗 私 人 所 作 的 任 命 , 一 概 自 動 終 止 , 其 他 由 新 教 宗 繼 續 委 任 。
1963 年 6 月 7 日

 

教宗若望廿三逝世
白英奇主教悼詞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六 月 四 日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大 家 都 深 感 哀 痛 , 人 人 視 之 為 世 界 的 損 失 。 在 他 登 位 以 來 的 短 短 四 年 半 中 , 他 的 博 愛 和 誠 摰 , 使 人 人 愛 他 。 他 是 眾 人 的 良 友 、 師 長 、 慈 父 。 為 天 主 教 徒 而 言 , 他 是 他 們 的 精 神 領 袖 ; 為 全 球 的 人 而 言 , 他 是 一 個 徬 惶 困 惑 的 世 界 中 的 中 流 砥 柱 。

教 宗 若 望 曾 竭 盡 所 能 致 力 於 世 界 和 平 。 登 位 未 幾 他 便 呼 籲 人 類 發 揮 理 智 而 為 和 平 努 力 , 今 年 復 活 節 他 頒 佈 的 「人 世 和 平」 通 諭 , 無 形 中 成 了 他 給 世 人 的 精 神 遺 囑 。 在 「人 世 和 平」 內 , 他 指 出 持 久 和 平 必 須 以 自 然 律 (良 心) 和 倫 理 秩 序 為 基 礎 。

天 主 教 歷 史 將 記 述 他 召 集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的 經 過 。 他 願 望 大 公 會 議 更 新 教 會 的 生 活 , 也 願 望 大 公 會 議 為 基 督 徒 的 合 一 鋪 路 。 在 他 的 心 目 中 , 一 個 合 一 的 、 過 著 聖 善 生 活 的 基 督 世 界 乃 人 類 的 指 南 針 。

我 們 哀 悼 教 宗 若 望 之 死 , 但 是 在 哀 悼 之 中 , 我 們 不 忘 他 所 未 完 成 的 工 作 , 正 等 著 我 們 去 繼 續 。
1963 年 6 月 7 日

 

社論
教宗若望廿三世

公 教 徒 的 牧 長 、 世 人 的 慈 父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 我 們 自 然 感 到 無 限 哀 痛 , 並 體 會 到 我 們 的 損 失 。

所 以 說 損 失 , 因 為 他 使 我 們 充 滿 希 望 信 心 , 他 為 聖 教 會 展 開 了 一 個 新 的 遠 景 , 不 僅 為 聖 教 會 , 也 是 為 整 個 世 界 。 現 在 , 是 不 是 一 切 都 完 結 了 呢 ? 並 非 如 此 , 因 為 由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所 開 始 的 工 作 , 在 他 去 世 後 仍 將 繼 續 下 去 。 天 主 召 他 回 到 天 國 , 因 為 他 在 世 上 的 工 作 已 告 一 段 落 。 五 年 前 , 當 龍 嘉 禮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時 , 對 我 們 而 言 , 他 只 不 過 是 一 個 名 字 而 已 。 從 他 當 選 教 宗 後 的 第 一 天 起 , 他 便 給 周 圍 人 士 、 羅 馬 、 聖 教 會 、 聖 教 會 以 外 的 整 個 人 類 留 下 深 刻 的 印 象 ; 在 很 短 的 時 間 中 , 他 便 成 為 全 世 界 一 致 公 認 精 神 領 袖 。 我 們 曾 聽 到 有 關 他 的 種 種 : 他 當 選 教 宗 後 首 先 便 給 梵 蒂 岡 所 有 的 職 員 加 薪 ; 數 星 期 後 , 他 訪 問 羅 馬 監 獄 , 在 那 裡 同 犯 人 們 一 齊 歡 度 他 當 選 教 宗 後 第 一 個 聖 誕 ; 當 他 必 須 從 羅 馬 某 處 前 往 另 一 處 時 , 他 決 定 步 行 , 使 注 重 禮 節 的 隨 從 們 驚 愕 不 置 。 他 是 一 個 樸 實 自 然 、 體 貼 、 不 尚 矯 飾 的 人 , 不 過 , 很 快 我 們 便 認 識 到 他 的 這 些 品 質 乃 他 愛 德 的 表 現 ; 基 督 的 愛 德 鼓 勵 他 做 了 一 切 。 而 現 在 這 卻 成 為 我 們 悲 哀 的 原 因 : 我 們 失 去 了 一 位 慈 父 , 在 他 偉 大 的 胸 襟 中 , 我 們 都 曾 佔 一 個 位 置 。 即 使 仇 視 聖 教 的 人 , 他 們 也 明 白 , 他 們 是 在 他 那 無 所 不 及 的 愛 德 的 呵 護 之 下 。 要 知 道 , 愛 德 是 強 於 死 亡 的 : 不 論 工 作 如 何 艱 巨 , 愛 德 是 不 會 退 縮 的 ; 不 論 阻 力 如 何 巨 大 , 愛 德 是 不 知 畏 懼 的 。 教 宗 已 著 手 更 新 整 個 聖 教 會 的 生 活 , 他 召 開 了 大 公 會 議 , 躬 親 集 中 精 力 準 備 公 會 議 商 討 的 種 種 事 項 , 在 公 會 議 第 一 階 段 中 以 最 智 慧 的 態 度 指 導 會 議 , 復 又 親 自 監 督 各 委 員 會 準 備 決 議 草 案 。 去 年 十 二 月 間 , 他 曾 說 另 一 位 教 宗 將 主 持 公 會 議 的 最 後 階 段 , 因 為 他 自 知 來 日 無 多 , 不 過 , 他 已 為 他 的 後 繼 人 把 一 切 都 安 排 得 井 井 有 條 。 他 做 了 這 一 切 , 好 像 還 嫌 不 夠 , 又 從 事 彌 補 基 督 徒 間 的 裂 罅 , 使 他 們 重 歸 一 棧 。 而 他 的 邀 請 , (換 了 另 一 個 人 出 面 可 能 早 遭 拒 絕) , 因 為 動 機 是 出 於 愛 德 , 已 經 獲 得 難 以 想 像 的 成 功 。 最 後 , 當 他 的 生 命 行 將 結 束 時 , 他 頒 佈 了 「人 世 和 平 通 諭 ,」 對 此 一 和 平 呼 籲 的 回 聲 , 現 仍 響 遍 全 世 界 。 他 將 從 天 主 聽 到 歡 迎 他 的 話 : 我 忠 實 的 僕 人 , 你 做 得 好 ; 而 從 我 們 , 他 將 聽 到 心 懷 感 激 的 兒 女 的 祈 禱 。
1963 年 6 月 7 日

 

離世的偉人
──哀悼教宗若望廿三世──
大華

親 愛 的 小 朋 友 ! 今 天 我 不 給 你 們 講 故 事 , 也 不 給 你 們 介 紹 已 列 品 的 聖 人 ; 因 為 最 近 發 生 了 一 件 震 驚 全 球 的 大 事 ; 我 們 天 主 教 的 最 高 領 袖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 已 於 本 月 四 日 駕 崩 了 ! 所 以 今 天 我 要 給 你 們 約 略 講 一 些 關 於 這 位 大 教 宗 的 生 平 , 為 追 念 他 , 為 哀 悼 他 !

我 們 都 知 道 這 位 大 德 大 才 、 可 敬 可 愛 的 偉 大 教 宗 , 是 在 一 九 五 八 年 十 月 廿 八 日 被 選 出 來 的 。 他 是 農 家 出 身 ; 直 到 現 在 , 他 的 三 個 弟 弟 , 還 在 家 鄉 柏 嘉 謨 做 農 人 。 但 是 他 們 家 裡 所 有 的 人 , 都 是 虔 敬 天 主 的 , 所 以 獲 得 天 主 特 別 的 降 福 , 竟 然 出 了 一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這 為 一 個 家 庭 是 多 麼 大 的 光 榮 啊 !

當 教 宗 誕 生 的 那 天 , 正 逢 巨 雷 迅 雨 ; 但 教 宗 的 父 親 龍 嘉 禮 先 生 , 不 怕 大 雨 傾 盆 , 抱 了 他 新 生 的 兒 子 若 瑟 , 到 聖 堂 去 請 本 堂 神 父 付 洗 。 他 說 他 願 意 孩 子 一 生 下 來 就 做 天 主 的 義 子 ; 可 見 教 宗 的 父 親 是 多 麼 熱 心 的 好 教 友 !

小 若 瑟 就 在 這 個 熱 愛 天 主 的 家 庭 中 長 大 起 來 , 十 一 歲 進 小 修 院 , 廿 三 歲 做 了 神 父 ; 因 為 他 有 才 有 德 , 各 方 面 都 有 優 良 的 成 績 , 所 以 後 來 步 步 高 升 ; 四 十 四 歲 被 祝 聖 為 主 教 , 七 十 一 歲 榮 陞 樞 機 。 一 九 五 八 年 十 月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駕 崩 後 , 許 多 樞 機 就 選 了 他 做 全 世 界 五 萬 天 主 教 徒 的 教 宗 。 他 便 取 名 叫 「若 望 廿 三 世 。」

這 位 才 德 雙 全 的 教 宗 自 榮 登 伯 多 祿 寶 座 到 現 在 , 還 不 到 五 年 ; 但 在 這 短 短 時 期 中 , 卻 幹 了 許 多 偉 大 事 業 , 使 全 世 界 的 人 都 對 他 欽 佩 和 敬 仰 。 本 年 初 , 美 國 時 代 週 刊 推 譽 他 為 去 年 「最 偉 大 的 人 。」 可 見 教 外 人 對 天 主 教 這 位 教 宗 也 多 麼 崇 敬 !

為 了 他 常 常 呼 籲 和 平 , 努 力 促 進 和 平 , 再 三 頒 發 和 平 文 告 , 不 久 以 前 又 頒 發 和 平 通 諭 , 對 世 界 和 平 有 極 大 的 貢 獻 , 因 此 獲 得 了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 我 們 真 可 稱 他 是 一 位 「和 平 老 人 了 。」

這 位 可 敬 的 教 宗 , 有 很 大 的 慈 心 , 所 以 不 單 愛 自 己 統 治 下 的 五 萬 信 徒 , 同 時 也 愛 基 督 教 徒 、 東 正 教 徒 、 回 教 徒 、 佛 教 徒 和 一 切 其 他 異 教 徒 。 他 從 登 上 宗 座 後 , 便 大 聲 疾 呼 , 歡 迎 他 們 回 來 , 合 成 一 個 羊 棧 ! 他 又 為 使 聖 教 會 積 極 發 展 , 所 以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 可 惜 這 次 大 公 會 議 第 二 階 段 還 未 舉 行 , 他 老 人 家 就 歸 天 了 !

我 們 知 道 教 宗 也 特 別 憐 愛 貧 病 弱 小 可 憐 的 人 , 看 他 做 了 教 宗 之 後 第 一 個 聖 誕 節 就 到 羅 馬 監 獄 中 去 探 訪 犯 人 , 並 到 聖 嬰 兒 童 醫 院 去 探 望 病 童 。 去 年 聖 誕 節 , 他 自 己 已 抱 病 在 身 , 卻 仍 到 這 醫 院 去 慰 問 病 童 , 到 每 間 病 房 去 看 他 們 , 問 他 們 姓 名 年 齡 , 和 他 們 談 笑 , 送 他 們 禮 物 , 使 病 童 覺 得 非 常 快 樂 。

去 年 年 底 梵 蒂 岡 舉 行 音 樂 會 , 教 宗 也 請 殘 廢 病 弱 的 兒 童 來 一 起 聽 音 樂 。 會 後 , 他 和 他 們 親 切 地 談 話 , 好 像 慈 父 一 般 。 有 一 次 , 教 宗 把 自 己 的 簽 名 照 相 , 和 一 串 念 珠 , 送 給 一 個 患 小 兒 痲 痺 症 的 八 歲 女 孩 。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也 很 愛 健 康 的 兒 童 , 所 以 屢 次 接 見 兒 童 。 有 一 次 , 他 在 接 見 三 千 法 國 兒 童 時 , 鼓 勵 他 們 善 領 聖 體 , 勤 領 聖 體 , 為 當 前 黑 暗 的 世 界 帶 來 光 明 ; 要 是 不 領 聖 體 , 就 是 遠 離 耶 穌 。 他 也 教 訓 學 生 讀 書 不 要 忘 了 耶 穌 , 否 則 結 果 一 定 很 可 怕 。

教 宗 也 特 別 恭 敬 聖 母 , 時 常 訓 囑 我 們 唸 玫 瑰 經 。 上 月 初 , 他 接 見 一 千 五 百 個 玫 瑰 經 團 兒 童 時 , 慈 愛 地 對 他 們 說 : 「你 們 都 是 我 掌 上 的 明 珠 , 因 為 你 們 唸 玫 瑰 經 , 我 非 常 喜 歡 你 們 。 我 對 你 們 所 抱 的 愛 , 可 反 映 出 耶 穌 聖 心 對 兒 童 的 愛 情 …… 。」

教 宗 自 小 就 特 別 恭 敬 耶 穌 的 聖 名 , 他 很 想 把 傳 揚 耶 穌 的 宗 徒 聖 伯 爾 納 定 立 他 為 聖 師 。 他 希 望 在 死 的 時 候 , 耶 穌 的 聖 名 掛 在 他 口 上 。 這 次 他 臨 終 前 , 真 的 常 念 耶 穌 的 聖 名 , 他 還 說 : 「我 要 消 逝 了 , 隨 耶 穌 在 一 起 。」

教 宗 患 胃 瘤 已 一 年 多 , 但 他 為 聖 教 會 , 為 世 界 和 平 , 不 肯 休 息 , 仍 舊 不 斷 地 工 作 。 不 過 他 自 己 知 道 在 世 的 時 候 不 會 久 了 , 他 屢 次 說 : 「我 隨 時 準 備 天 主 來 召 我 。」 一 個 多 月 前 , 他 在 接 見 兒 童 時 也 說 : 「我 在 世 的 日 子 也 許 不 多 了 ; 教 宗 良 十 三 世 活 到 九 十 三 歲; 他 所 經 歷 的 , 我 們 也 必 須 經 歷 , 而 且 可 能 很 快 就 要 輪 到 現 在 和 你 們 講 話 的 教 宗 ; 這 是 生 命 的 自 然 結 束 。」 最 後 他 親 切 地 訓 囑 兒 童 們 在 聖 母 月 內 更 熱 心 為 大 公 會 議 祈 禱 。

這 次 他 在 病 危 時 , 一 位 樞 機 報 告 他 全 世 界 教 友 都 為 他 祈 禱 , 教 外 人 士 也 對 他 的 病 非 常 關 心 。 他 說 : 「一 切 照 天 主 聖 意 ; 他 願 為 大 公 會 議 , 為 聖 教 會 , 為 世 界 和 平 , 奉 獻 他 的 性 命 。」 看 , 這 位 偉 人 多 麼 了 不 起 !

本 月 四 日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駕 崩 的 噩 耗 傳 出 , 使 全 世 界 教 內 外 人 士 不 禁 同 聲 一 哭 , 哭 我 們 喪 失 了 這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偉 大 的 和 平 領 袖 !

親 愛 的 小 朋 友 ! 這 幾 天 我 們 在 哀 傷 痛 惜 之 下 , 也 不 要 忘 了 特 別 為 這 位 德 備 功 全 、 魂 歸 天 國 的 偉 大 教 宗 祈 禱 , 並 懇 求 他 轉 求 天 主 , 賞 賜 他 生 時 念 念 不 忘 的 大 公 會 議 順 利 完 成 ; 基 督 徒 合 一 早 日 實 現 , 世 界 和 平 早 日 來 臨 !

另 外 , 我 們 還 要 熱 心 求 天 主 再 賞 賜 我 們 一 位 大 德 大 才 的 新 教 宗 , 來 領 導 全 球 的 人 信 奉 天 主 ! 恭 敬 天 主 !
1963 年 6 月 7 日

 

 教宗若望廿三世大事記

一 八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在 義 大 利 柏 嘉 模 省 山 下 村 誕 生。
一 八 九 二 年 入 小 修 院。
一 九 0 四 年 八 月 十 日 晉 鐸。
一 九 0 五 年 至 一 九 一 四 年 任 柏 嘉 模 教 區 主 教 秘 書 兼 修 院 教 授 。
一 九 二 一 年 三 月 任 義 大 利 傳 信 會 主 席 。
一 九 二 五 年 三 月 十 九 日 榮 陞 主 教 。 任 宗 座 駐 保 加 利 亞 視 察 使 。
一 九 三 一 年 一 月 十 六 日 任 宗 座 駐 保 加 利 亞 首 任 代 表 。
一 九 三 四 年 十 一 月 廿 一 日 任 宗 座 駐 希 臘 及 土 耳 其 代 表 。
一 九 四 四 年 十 二 月 任 教 廷 駐 法 大 使 。
一 九 五 二 年 十 一 月 廿 九 日 榮 陞 樞 機 , 任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
一 九 五 八 年 十 月 廿 八 日 膺 選 教 宗 , 取 名 若 望 廿 三 世 。 十 一 月 四 日 加 冕 。
一 九 五 九 年 一 月 廿 六 日 宣 佈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
一 九 五 九 年六 月 廿 九 日 頒 發 第 一 次 通 諭 : 「忝 登 伯 多 祿 宗 座」 : 論 以 仁 愛 促 進 真 理 統 一 與 和 平 。
一 九 五 九 年八 月 頒 發 「我 們 晉 鐸 品」 通 諭 。
一 九 六 0 年 六 月 五 日 成 立 大 公 會 議 十 個 籌 備 委 員 會 、 兩 個 秘 書 處 。
一 九 六 一 年 七 月 十 四 日 頒 發 「慈 母 與 導 師」 通 諭 : 發 揚 聖 教 社 會 教 訓 。
一 九 六 一 年十 二 月 九 日 頒 發 「天 主 永 的 上 智」 通 諭 : 促 基 督 徒 同 歸 一 棧 共 屬 一 牧 。
一 九 六 二 年 七 月 五 日 頒 發 「躬 行 克 己」 通 諭 : 號 召 教 友 為 大 公 會 議 行 克 己 。
一 九 六 二 年十 月 十 一 日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揭 幕 。
一 九 六 三 年 四 月 十 一 日 頒 發 「人 世 和 平」 通 諭 。
一 九 六 三 年五 月 十 日 接 受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
一 九 六 三 年六 月 四 日 駕 崩 。

1963 年 6 月 7 日

 

教宗若望噩耗傳來
本港各方表哀痛  異口同聲讚豐功
教會定七日下午舉行追思禮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噩 耗 傳 來 , 各 方 深 表 哀 痛 。 本 教 區 定 於 本 月 七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在 堅 道 總 堂 舉 行 公 開 追 思 大 禮 , 由 白 英 奇 主 教 主 禮 。

港 督 柏 立 基 爵 士 獲 悉 教 宗 逝 世 後 即 函 白 主 教 致 悼 。

政 府 機 構 奉 命 懸 半 旗 誌 哀 。 公 教 機 構 取 消 一 切 慶 祝 活 動 。

白 英 奇 主 教 發 表 悼 詞 , 內 中 說 教 宗 未 完 成 的 工 作 ──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 更 新 教 會 生 活 ── 有 待 全 體 信 眾 去 繼 續 。

本 港 報 紙 咸 以 巨 大 篇 幅 報 導 教 宗 彌 留 及 逝 世 經 過 , 並 發 表 專 稿 推 崇 教 宗 登 位 四 年 半 的 功 績 。

香 港 時 報 載 專 稿 說 : 「對 整 個 世 界 來 說 , 若 望 所 給 與 他 們 的 , 是 科 學 和 外 交 都 不 能 供 給 的 : 人 類 家 庭 的 團 結 意 識 。 他 相 信 人 類 應 該 從 當 前 的 環 境 中 拯 救 出 來 。 他 使 人 了 解 , 人 不 單 靠 麵 包 而 生 存 , 也 不 單 靠 槍 砲 而 生 存 。」

英 文 中 國 郵 報 稱 : 「他 是 世 人 的 弟 兄 。 我 們 想 不 出 更 恭 敬 的 頌 語 , 而 如 果 說 得 份 量 稍 輕 , 對 他 便 有 失 公 道 了 。」

新 生 晚 報 於 六 月 一 日 便 在 新 聞 說 明 中 用 了 「噩 耗」 兩 字 , 提 出 召 開 大 公 會 之 重 任 後 , 該 報 即 謂 : 「而 對 教 外 人 士 之 貢 獻 , 教 宗 也 不 比 世 界 任 何 人 少 。 他 無 需 以 武 力 作 後 盾 , 無 需 糾 黨 結 盟 , 憑 其 精 神 感 召 來 呼 籲 世 界 和 平 …… 在 作 垂 死 掙 扎 之 際 , 教 宗 仍 記 著 世 界 和 平 之 日 , 他 對 世 人 垂 愛 極 堪 欽 佩 。 眼 看 斯 人 將 去 , 能 不 哀 之 。」
1963 年 6 月 7 日

 

港督致白主教悼函

主 教 閣 下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 本 人 僅 代 表 全 港 人 士 向 閣 下 致 悼 。

教 宗 在 位 之 時 , 獲 得 全 球 基 督 徒 的 最 高 的 景 仰 和 最 熱 誠 的 愛 戴 。 他 的 偉 大 的 領 導 、 他 的 努 力 、 他 的 人 格 之 出 眾 , 乃 這 幾 年 人 間 危 難 中 的 明 燈 , 予 各 地 各 種 信 仰 的 無 數 人 士 激 勵 與 安 慰 。

如 蒙 代 向 本 港 公 教 人 士 轉 致 本 人 及 香 港 政 府 的 悼 意 , 無 任 感 荷 。

香港總督柏立基啟
六月四日
1963 年 6 月 7 日

 

樞機團集中羅馬
十九日選新教宗
 
教宗若望遺體厝伯多祿殿
十七日教廷舉行官式追思大禮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秘 書 會 議 , 定 於 六 月 十 九 日 開 會 。 按 聖 教 法 規 , 是 項 選 舉 不 得 早 過 教 宗 逝 世 後 十 五 日 , 俾 全 球 樞 機 主 教 有 時 間 前 往 羅 馬 投 票 , 也 不 得 遲 過 十 八 日 , 以 免 延 誤 教 會 大 事 。

在 八 十 二 位 樞 機 中 , 五 十 餘 人 已 在 羅 馬 。 我 國 田 耕 莘 樞 機 原 在 義 北 休 息 , 已 前 往 羅 馬 。 預 計 本 週 內 絕 大 多 數 樞 機 可 抵 羅 馬 。

教 廷 事 務 正 由 御 前 大 臣 馬 賽 拉 樞 機 署 理 中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遺 體 , 於 六 月 六 日 晚 在 簡 單 的 不 公 開 儀 式 中 , 厝 於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地 窖 , 日 後 將 按 照 遺 囑 , 移 葬 於 羅 馬 主 教 座 堂 救 世 主 大 殿 。

教 廷 於 七 日 開 始 舉 哀 九 日 , 十 七 日 舉 行 正 式 追 思 大 禮 , 屆 時 各 國 元 首 或 代 表 將 前 往 羅 馬 參 禮 。

六 月 五 日 、 六 日 前 往 伯 多 祿 大 殿 瞻 仰 教 宗 遺 容 者 百 餘 萬 人 。 六 日 午 伯 多 祿 大 殿 銅 門 關 閉 , 樞 機 卅 六 人 以 莊 重 的 儀 式 向 教 宗 作 最 後 致 敬 。

六 日 下 午 , 教 廷 按 慣 例 將 教 宗 遺 體 , 抬 出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給 人 民 作 最 後 的 瞻 仰 , 此 項 禮 節 , 歷 時 十 五 分 鐘 。

六 日 晚 的 暫 葬 禮 , 遵 教 宗 若 望 遺 囑 , 僅 許 家 屬 及 少 數 教 廷 人 員 參 加 。
1963 年 6 月 14 日

 

教宗病重垂危期間
大小人物馳電致慰

教 宗 病 重 垂 危 的 幾 日 , 梵 蒂 岡 的 電 話 總 機 , 幾 乎 給 來 自 各 方 的 詢 問 病 狀 的 電 話 淹 沒 了 , 詢 問 病 況 的 人 , 有 些 是 鼎 鼎 大 名 的 聞 人 , 也 有 些 是 藉 藉 無 名 的 平 民 , 但 不 論 貧 富 , 他 們 的 聲 音 中 , 都 表 白 他 們 對 教 宗 的 摯 愛 和 信 心 。

他 們 毫 不 猶 疑 地 請 求 直 接 和 教 宗 在 電 話 中 交 談 , 詢 問 他 的 病 況 。 對 教 宗 的 健 康 問 題 , 好 像 關 懷 自 己 家 中 的 事 一 般 。

在 電 話 中 提 議 用 各 色 各 種 藥 物 來 治 療 教 宗 者 大 不 乏 人 , 更 有 無 數 電 報 提 供 各 種 意 見 。

慰 電 如 雪 片 飛 至 , 其 中 最 動 人 的 一 份 , 署 名 為 「家 庭 主 婦 和 母 親」 , 電 文 如 下 :

「我 向 天 主 請 求 , 如 果 是 可 能 而 且 是 對 的 話 , 願 主 收 回 我 的 生 命 , 來 使 教 宗 壽 命 延 長 一 點 , 因 為 我 愛 他 像 愛 我 的 生 父 一 樣 , 他 更 常 常 使 我 回 憶 起 我 的 父 親 。」

「我 不 想 在 這 裡 簽 著 我 的 名 字 , 如 果 天 主 要 知 道 的 話 , 衪 會 認 識 我 的 。」

另 一 封 電 , 署 名 為 一 位 工 人 和 一 位 父 親 說 : 「我 已 經 有 很 多 煩 惱 的 事 困 擾 著 我 , 為 著 愛 天 主 , 希 望 你 及 早 痊 愈 。」

還 有 下 面 的 電 文 :

「我 為 你 的 健 康 祈 禱 。 我 是 一 個 佛 教 徒 。」

「我 相 信 無 神 論 , 但 是 我 也 祈 求 你 及 早 痊 愈 。」

「親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 我 們 愛 你 。 二 個 美 國 小 童 。」

「澳 洲 人 的 心 與 你 同 偕 。 四 個 基 督 教 徒 。」

「對 我 和 許 多 別 的 基 督 教 徒 , 你 是 靈 感 之 源 。 你 的 智 慧 和 你 對 全 人 類 的 友 善 , 已 影 響 了 世 界 的 歷 史 。 上 主 祝 福 你 。」

五 月 廿 九 日 , 有 二 位 奧 國 青 年 , 乘 飛 機 抵 達 羅 馬 直 趨 梵 蒂 岡 , 他 們 是 代 表 奧 國 天 主 教 青 年 , 把 藥 物 由 奧 國 帶 給 教 宗 的 。

教 廷 共 收 到 唁 電 一 萬 份 , 唁 函 一 萬 五 千 封 以 上 。
1963 年 6 月 14 日

 

已故教宗精神遺囑經已發表

教 廷 於 六 月 六 日 發 表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之 精 神 遺 囑 , 文 中 謂 : 「余 生 於 貧 窮 , 但 受 人 尊 重 之 家 , 今 死 於 貧 窮 , 誠 感 快 慰 。」

這 道 遺 囑 是 在 一 九 六 一 年 夏 季 最 後 易 稿 立 定 的 。

遺 囑 中 要 求 把 他 的 遺 體 安 葬 於 羅 馬 主 教 座 堂 救 世 主 大 殿 。

遺 囑 中 又 說 : 「對 我 在 人 世 的 親 愛 的 家 庭 , 以 後 他 們 將 得 豐 富 的 償 報 , 現 在 我 只 能 給 他 們 遺 下 很 大 很 特 殊 的 祝 福 , 願 他 們 時 時 敬 畏 天 主 。」

遺 囑 請 求 「那 些 我 可 能 在 無 意 中 得 罪 的 人」 , 予 以 寬 諒 , 並 祝 福 他 的 「精 神 大 家 庭」 , 感 謝 他 們 多 年 來 為 他 的 意 向 祈 禱 。

生 於 貧 窮 , 死 於 貧 窮 , 誠 感 快 慰 …… 對 在 世 家 人 , 只 能 遺 下 祝 福 。
1963 年 6 月 14 日

 

教宗和平通諭
盲人版將問世

以 英 女 皇 伊 利 莎 伯 二 世 為 贊 助 人 之 皇 家 國 立 盲 人 學 院 , 將 出 版 盲 人 點 字 法 版 之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人 世 和 平」 通 諭 。 在 本 年 初 間 , 該 學 院 循 倫 敦 天 主 教 盲 人 學 院 之 請 , 經 已 刻 鑄 盲 人 點 字 法 版 的 慈 母 與 導 師 通 諭 。
1963 年 6 月 14 日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最後幾天的教宗

從 梵 蒂 岡 發 表 的 關 於 教 宗 病 況 的 每 日 公 報 中 , 我 們 可 以 看 出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是 一 位 甘 願 獻 出 自 己 生 命 所 有 , 為 世 人 服 務 的 忠 誠 牧 人 , 也 可 看 出 教 宗 怎 樣 關 懷 他 左 右 的 人 。

最 好 的 例 子 , 是 當 教 宗 領 受 終 傅 聖 事 後 , 便 立 即 要 求 其 中 一 位 助 手 留 在 他 身 旁 , 個 中 原 因 , 據 公 報 說 : 「因 為 他 想 說 一 些 話 。」 原 來 教 宗 對 參 加 大 公 會 議 的 神 長 有 一 個 特 別 的 願 望 : 他 懇 切 希 望 大 公 會 議 的 偉 大 任 務 獲 致 成 功 。  

較 早 期 間 他 曾 和 東 方 教 會 部 秘 書 長 戴 斯 德 樞 機 作 「一 個 很 長 時 間 的 會 晤」 , 同 一 公 報 又 說 , 教 宗 曾 接 見 教 廷 國 務 卿 徐 高 那 尼 樞 機 。

某 日 的 公 教 指 出 , 這 次 教 宗 病 榻 前 的 會 議 , 是 「那 天 國 務 卿 第 二 次 晉 謁 教 宗 , 向 他 報 告 時 事 , 商 討 事 務 。」

公 報 中 又 透 露 : 教 宗 在 病 中 曾 閱 覽 新 出 版 的 「玫 瑰 經 十 五 端 奧 蹟」 , 又 據 較 詳 細 的 報 告 , 教 宗 在 病 中 親 自 祝 聖 預 備 置 放 在 羅 馬 聖 心 大 堂 內 聖 像 的 冠 冕 。

以 下 各 節 錄 自 教 廷 公 報 :

五月廿九日
「上 午 八 時 : 教 廷 國 務 卿 晉 謁 教 宗 作 時 事 報 告 , 在 聽 取 報 告 時 , 宗 座 獲 悉 整 個 世 界 為 他 祈 禱 和 對 他 的 健 康 表 示 關 懷 。

「這 位 莊 嚴 的 病 人 , 整 天 的 時 間 在 寧 靜 、 祈 禱 、 對 上 主 的 順 服 中 渡 過 。」

「對 那 些 接 近 他 的 人 , 若 望 廿 三 世 常 常 用 慈 祥 、 溫 和 的 態 度 去 安 慰 他 們 , 和 他 們 談 話 。」

五月三十日
「教 宗 安 眠 一 晚 。 今 晨 八 時 接 見 國 務 卿 , 會 談 半 小 時 。」

「教 宗 經 過 一 會 寧 靜 的 休 息 後 , 便 似 乎 對 閱 讀 『玫 瑰 經 十 五 端 奧 蹟』 這 本 新 書 , 發 生 興 趣 , 這 本 書 中 部 份 文 字 是 不 久 前 教 宗 親 自 口 授 令 人 筆 錄 的 , 現 已 譯 四 種 語 言 , 書 中 附 有 很 多 插 圖 。 整 個 下 午 便 在 閱 讀 和 祈 禱 中 渡 過 。」

「星 期 三 上 午 九 時 , 教 廷 國 務 卿 作 第 二 次 晉 謁 商 談 世 界 大 事 時 , 教 宗 獲 悉 各 地 向 他 致 送 慰 問 的 函 電 後 , 他 對 人 們 對 他 的 關 心 , 甚 表 欣 慰 。 他 說 : 『我 感 到 多 麼 快 慰 啊 , 人 們 對 我 的 關 懷 , 使 我 衷 心 感 激 不 已 , 我 覺 得 和 那 些 現 在 在 醫 院 、 家 中 和 受 著 各 種 磨 折 的 人 聯 合 一 起 …… 我 希 望 他 們 對 教 宗 ── 基 督 謙 微 的 代 表 ── 所 表 的 關 懷 , 象 微 他 們 受 到 了 新 的 祈 禱 和 思 慕 和 平 的 神 恩 , 也 表 示 他 們 確 實 堅 信 現 世 生 命 的 價 值 , 端 在 福 音 中 所 指 的 溫 柔 、 善 良 、 愛 德 。

我 願 望 他 們 都 知 道 我 多 麼 感 激 他 們 , 他 們 祝 我 康 復 , 我 希 望 他 們 在 此 善 念 中 , 找 到 人 類 互 愛 的 理 由 和 動 力 。

五月卅一日
「晚 上 九 時 半 , 教 宗 和 戴 斯 德 樞 機 作 長 談 之 後 , 再 度 接 見 教 廷 國 務 卿 。 午 夜 時 刻 , 教 宗 病 況 突 趨 惡 化 , 御 醫 馬 佐 尼 教 授 應 召 立 刻 前 往 診 視 , 病 況 一 直 在 惡 化 中 。」

「十 一 時 十 五 分 ; 教 宗 神 師 卡 凡 雅 主 教 , 帶 來 臨 終 聖 體 。 又 按 照 教 宗 的 意 旨 , 由 理 雅 弟 主 教 , 給 他 施 終 傅 聖 事 。」

「教 宗 祈 禱 之 後 , 便 請 卡 凡 雅 主 教 帶 著 聖 體 留 在 他 床 旁 , 因 為 他 想 說 一 些 話 。」

「這 位 莊 嚴 的 教 宗 , 便 用 清 晰 而 堅 定 的 聲 音 重 發 信 德 誓 , 重 申 他 對 教 會 和 人 類 的 愛 , 重 申 他 為 大 公 會 議 和 世 界 和 平 奉 獻 他 的 生 命 的 決 心 。」

「宗 座 對 參 加 大 公 會 議 的 神 長 特 別 垂 注 , 他 說 他 深 信 這 偉 大 的 工 作 , 必 將 獲 得 巨 大 的 成 就 。 然 後 他 向 同 僚 道 謝 , 特 別 提 及 樞 機 團 , 他 所 最 深 愛 的 羅 馬 教 區 、 教 廷 中 樞 、 自 柏 嘉 模 起 他 所 工 作 過 的 地 區 , 最 後 他 對 所 有 親 愛 的 親 友 和 家 鄉 袍 澤 表 示 懷 念 , 祝 福 他 們 。」

「他 在 數 次 談 話 中 , 屢 次 複 述 『全 體 合 一』 一 語 , 使 到 在 場 的 人 都 非 常 感 動 。 自 他 幼 年 至 今 日 , 凡 可 能 感 覺 到 他 不 夠 體 貼 的 人 , 他 請 求 他 們 的 寬 恕 , 最 後 他 重 申 對 全 人 類 的 熱 愛 和 希 望 為 人 群 謀 幸 福 。」

「教 宗 繼 續 以 堅 定 清 晰 的 聲 音 說 話 。 他 提 起 了 已 故 國 務 卿 達 迪 尼 , 然 後 向 徐 高 那 尼 樞 機 表 達 了 特 別 道 謝 的 話 , 託 他 代 向 樞 機 院 , 全 球 人 民 、 傳 教 區 、 各 洲 教 區 致 意 , 又 特 別 提 起 拉 丁 美 洲 推 進 牧 民 工 作 的 機 構 。」

五月卅一日下午七時
「教 宗 的 神 志 仍 很 清 醒 。 聖 父 知 道 他 的 病 況 在 惡 化 中 , 但 處 之 泰 然 。 下 午 他 的 病 況 愈 加 惡 化 。」
1963 年 6 月 14 日

 

香港教區隆重悼念已故教宗
二千餘人參加追思儀式
港督派公教徒副官出席

香 港 教 區 於 六 月 七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在 堅 道 總 堂 , 為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隆 重 舉 行 追 思 大 禮 , 白 英 奇 主 教 主 禮 , 出 席 者 達 兩 千 餘 人 。 港 督 、 英 軍 總 司 令 , 輔 政 司 分 別 派 公 教 徒 副 官 代 表 出 席 , 正 按 祭 司 何 瑾 爵 士 夫 婦 則 親 自 參 加 , 此 外 並 有 行 政 局 、 立 法 局 、 市 政 局 公 教 議 員 、 各 國 駐 港 領 事 、 及 基 督 教 聖 公 會 副 主 教 鐵 爾 等 。

總 堂 內 外 佈 置 得 莊 重 哀 沉 , 堂 外 懸 掛 黑 白 兩 色 的 布 簾 , 堂 內 每 條 大 圓 柱 上 掛 了 十 字 黑 旗 , 聖 所 前 照 追 思 儀 式 安 置 象 徵 性 的 木 柩 , 上 面 放 了 一 頂 黃 色 王 冠 , 表 示 追 悼 教 宗 。

彌 撒 中 由 本 港 神 職 班 組 成 之 合 唱 團 唱 經 , 戴 遐 齡 神 父 指 揮 。

追 思 彌 撒 於 五 時 半 開 始 , 彌 撒 後 由 華 羽 平 、 李 宏 基 兩 神 父 分 別 用 中 英 文 講 道 , 隨 即 舉 行 安 所 儀 式 。 典 禮 於 六 時 三 刻 完 畢 。

是 日 下 午 四 時 起 , 便 有 教 友 陸 續 進 堂 , 未 幾 即 座 無 虛 席 , 走 廊 上 亦 無 空 隙 。 五 時 許 花 園 道 至 堅 道 一 帶 車 水 馬 龍 , 交 通 阻 塞 , 誤 時 遲 到 者 為 數 不 少 , 皆 在 堂 門 外 參 禮 。

政 府 首 長 代 表 和 各 國 駐 港 領 事 之 出 席 , 表 達 了 各 界 對 已 故 教 宗 的 尊 敬 , 但 是 在 這 次 追 思 大 禮 中 , 最 感 人 的 還 是 無 數 不 知 名 的 男 女 老 少 教 友 , 他 們 抱 著 哀 傷 的 心 情 , 不 辭 盛 暑 跋 涉 之 苦 而 參 加 教 區 大 家 庭 的 追 思 禮 , 進 堂 後 找 不 到 座 位 , 便 立 在 走 廊 上 , 甚 至 立 在 門 外 , 直 到 典 禮 結 束 。

本 港 各 堂 區 在 聖 神 降 臨 八 日 慶 期 之 後 , 分 別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本 港 教 外 人 士 對 教 宗 若 望 之 死 所 表 示 的 悼 念 , 可 從 幾 張 大 報 的 社 論 中 看 出 。

星 島 日 報 說 : 「這 樣 以 全 球 人 類 為 對 象 的 精 神 領 袖 , 在 此 『人 民 的 世 紀』 中 , 真 不 愧 『人 民 的 教 宗』 的 稱 譽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近 代 的 先 知 先 覺 者 , 他 的 理 想 , 比 任 何 近 代 領 袖 所 說 的 更 偉 大 而 正 確 , 希 望 世 人 不 要 辜 負 了 他 的 偉 大 貢 獻 。」

華 僑 日 報 : 「教 宗 畢 生 盡 其 牧 人 之 責 任 , 已 使 世 界 局 勢 和 緩 , 而 更 重 要 者 , 是 使 得 基 督 之 福 音 向 更 遠 更 廣 之 地 區 廣 播 , 喚 起 廣 大 的 生 活 於 不 同 社 會 制 度 之 下 的 人 民 之 愛 心 ……

香 港 時 報 : 「若 望 廿 三 世 之 獲 得 世 人 的 巨 大 崇 敬 , 一 方 面 是 由 於 天 主 教 是 世 界 性 的 宗 教 …… 另 一 方 面 則 是 教 宗 本 人 在 四 年 零 七 個 月 的 教 宗 任 內 , 對 宗 教 團 結 運 動 的 貢 獻 、 對 世 界 和 平 的 貢 獻 …… 因 此 若 望 廿 三 世 之 死 , 雖 是 天 主 教 的 一 重 大 損 失 , 也 是 各 宗 教 和 全 人 類 的 重 大 損 失 。」
1963 年 6 月 14 日

 

澳門天主教徒
追悼已故教宗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噩 耗 傳 來 , 澳 門 政 府 機 關 , 一 連 三 天 下 半 旗 致 哀 , 聖 堂 鳴 鐘 召 集 信 眾 祈 禱 , 並 下 令 停 止 娛 樂 三 日 。

七 日 下 午 六 時 主 教 座 堂 隆 重 舉 行 追 思 大 禮 , 由 戴 維 理 主 教 主 禮 , 澳 督 羅 必 信 、 各 機 關 首 長 , 各 國 駐 澳 領 事 、 民 間 組 織 代 表 及 中 外 教 友 均 到 場 參 加 儀 式 。
1963 年 6 月 14 日

 

已故教宗追思彌撒中講道詞
李宏基神父

「西 滿 、 若 納 之 子 , 你 愛 我 嗎 ?」 「你 牧 放 我 的 羊 群 !」 這 些 是 耶 穌 揀 選 聖 伯 多 祿 為 聖 教 會 首 任 元 首 時 說 的 話 。 今 日 我 們 在 這 裡 舉 行 追 悼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儀 式 , 猜 想 當 年 膺 選 為 教 宗 時 , 也 一 定 記 得 這 些 話 , 因 他 就 是 聖 伯 多 祿 的 第 二 百 六 十 一 位 繼 承 人 。 他 在 登 極 之 初 便 對 人 說 : 「許 多 人 想 望 教 宗 是 政 治 家 、 外 交 家 或 集 體 生 活 的 組 織 者 , 此 種 觀 念 是 錯 誤 的 , 教 宗 只 是 一 個 良 好 的 牧 人 而 已 。」 由 此 可 見 已 故 教 宗 以 做 一 個 良 好 牧 人 為 己 任 。 基 督 要 求 良 好 牧 人 , 發 揮 愛 主 愛 人 的 真 誠 , 並 善 導 基 督 羊 群 走 向 天 國 的 道 路 ; 這 兩 個 要 求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時 常 實 踐 的 。

已 故 教 宗 之 和 善 慈 祥 , 是 世 人 共 曉 的 , 見 過 他 的 人 所 得 的 深 切 印 象 , 就 是 他 那 副 常 掛 著 笑 容 的 面 孔 。 他 不 但 接 見 過 不 少 國 家 元 首 公 卿 , 也 接 見 許 多 平 民 及 勞 動 者 , 更 在 他 陞 任 教 宗 後 的 聖 誕 節 親 往 羅 馬 一 所 最 大 的 監 獄 , 探 望 囚 犯 。 他 的 仁 愛 表 現 , 令 很 多 人 感 激 流 淚 。 教 宗 若 望 最 喜 歡 親 近 的 就 是 兒 童 , 在 任 內 時 常 對 他 們 表 示 關 懷 , 並 諄 諄 訓 導 , 接 見 健 康 的 兒 童 之 外 , 他 曾 兩 次 親 往 羅 馬 聖 嬰 兒 童 醫 院 慰 問 病 童 。 教 宗 日 理 萬 機 , 工 作 之 餘 卻 不 忘 履 行 愛 人 的 德 行 , 他 愛 主 之 誠 , 真 是 溢 於 言 表 了 。

對 治 理 教 會 方 面 , 教 宗 在 登 位 後 三 個 月 便 宣 佈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 他 以 過 人 的 智 慧 及 依 賴 上 主 恩 佑 的 心 , 在 這 世 界 紛 擾 不 安 的 時 期 裡 舉 行 這 件 大 事 , 期 望 著 整 個 基 督 的 教 會 藉 大 公 會 議 得 以 更 新 , 俾 應 付 這 廿 世 紀 的 大 時 代 ; 他 更 明 白 基 督 對 自 己 羊 群 所 說 過 的 話 : 「我 還 有 別 的 羊 不 屬 於 我 這 羊 群 , 我 要 引 領 他 們 歸 來 , 聽 從 我 的 聲 音 , 這 樣 將 成 為 一 個 羊 群 , 一 個 牧 人」 , 所 以 他 也 切 願 藉 大 公 會 議 為 基 督 徒 的 合 一 舖 路 。

在 牧 人 的 職 責 上 , 訓 導 是 主 要 任 務 之 一 , 教 宗 若 望 在 任 期 內 先 後 發 出 八 道 通 諭 , 其 中 較 為 重 要 的 是 首 道 通 諭 「忝 登 伯 多 祿 宗 座」 , 它 主 張 以 仁 愛 促 進 真 理 之 統 一 與 和 平 ; 一 九 六 一 年 七 月 十 四 日 發 表 「慈 母 與 導 師」 通 諭 , 論 到 怎 樣 發 揚 聖 教 社 會 教 訓 , 對 現 代 社 會 與 經 濟 問 題 加 以 明 晰 的 分 析 , 又 提 出 解 決 方 法 ; 同 年 十 二 月 九 日 又 頒 發 「天 主 永 恆 的 上 智」 通 諭 , 促 使 基 督 徒 同 歸 一 棧 一 牧 , 一 九 六 二 年 七 月 五 日 發 表 「躬 行 克 己」 通 諭 , 號 召 教 友 為 大 公 會 議 實 行 克 己 工 夫 ; 今 年 四 月 十 一 日 最 後 的 通 諭 「人 世 和 平」 則 闡 揚 社 會 正 義 和 人 權 與 世 界 和 平 的 關 係 。 所 有 通 諭 中 以 「慈 母 與 導 師」 及 「人 世 和 平」 最 為 著 名 , 這 兩 道 通 諭 , 為 教 會 乃 千 載 不 移 的 金 訓 , 為 人 類 乃 黑 暗 中 的 明 燈 , 它 發 出 萬 道 光 芒 , 指 引 人 類 走 向 真 理 的 道 路 。 所 以 教 宗 若 望 在 四 年 半 多 的 任 期 內 , 不 但 對 教 會 作 了 很 大 貢 獻 , 對 世 界 和 平 也 出 了 很 大 的 力 。

耶 穌 亦 說 過 , 一 個 好 牧 人 要 肯 為 羊 群 捨 棄 生 命 。 教 宗 若 望 由 獻 身 於 教 會 開 始 , 始 終 盡 力 工 作 , 尤 其 是 被 選 為 教 會 的 元 首 後 雖 在 垂 暮 之 年 , 仍 不 斷 辛 勞 , 直 至 病 重 垂 危 , 在 與 世 長 辭 之 前 , 他 奉 獻 了 自 己 的 痛 苦 和 生 命 以 求 大 公 會 議 成 功 及 世 界 和 平 。 這 樣 , 他 雖 然 未 為 教 會 傾 流 自 己 的 血 , 但 亦 將 自 己 整 個 生 命 , 為 基 督 的 羊 群 而 捨 棄 。 這 樣, 在 世 人 給 他 的 各 種 的 美 譽 之 外 , 「良 好 的 牧 人」 這 個 美 譽 , 他 更 受 之 無 愧 。

在 今 日 的 追 思 儀 式 中 , 我 們 要 為 他 祈 求 上 主 早 日 賜 給 這 位 主 的 忠 僕 應 得 酬 報 , 我 們 更 應 如 白 主 教 在 哀 悼 他 書 函 上 所 訓 示 的 、 不 忘 他 所 未 完 的 工 作 而 努 力 繼 續 下 去 。
1963 年 6 月 14 日

 

前人所未做的

教 宗 若 望 在 位 四 年 , 做 了 許 多 前 人 所 未 做 的 事 , 其 中 若 干 為 教 會 創 造 了 歷 史 , 若 干 打 破 了 教 廷 慣 例 , 若 干 恢 復 了 教 會 原 有 的 傳 統 , 更 有 些 事 永 遠 銘 刻 在 人 們 的 心 中 。

── 他 是 六 百 年 來 第 一 個 選 若 望 為 名 的 教 宗 。
── 在 他 當 選 的 第 二 日 , 即 任 命 教 廷 國 務 卿 , 這 是 十 四 年 來 第 一 個 國 務 卿 。
── 任 命 了 第 一 個 黑 人 、 日 本 和 菲 律 賓 樞 機 。
── 聖 誕 節 時 訪 問 了 監 獄 同 醫 院 , 對 他 們 說 : 既 然 你 們 無 法 來 看 我 , 我 特 地 來 探 望 你 們 。
── 不 時 走 出 梵 蒂 岡 區 域 。 有 時 事 前 且 不 加 宣 佈 。 時 常 出 現 在 羅 馬 貧 苦 地 區 的 工 人 中 間 。 在 他 就 任 教 宗 後 最 初 四 年 內 , 曾 離 開 梵 蒂 岡 城 一 百 五 十 次 之 多 。
── 共 頒 發 通 諭 八 封 , 包 括 一 致 贊 揚 , 認 為 偉 大 的 「慈 母 與 導 師」 、 「人 世 和 平」 兩 通 諭 。
── 共 主 持 十 位 聖 人 列 聖 品 禮 , 並 通 過 六 個 列 真 福 品 的 申 請 案 。
── 任 命 新 樞 機 四 十 人 。
── 親 自 祝 聖 傳 教 區 的 主 教 十 四 人 。
── 打 破 教 宗 須 單 獨 用 膳 的 古 老 慣 例 。
── 搭 乘 火 車 旅 行 四 百 哩 前 往 義 大 利 兩 著 名 聖 地 勞 來 德 同 亞 西 西 朝 聖 , 創 一 百 零 五 年 來 教 宗 離 開 梵 蒂 岡 旅 行 的 最 遠 紀 錄 。
── 恢 復 了 一 個 停 頓 已 兩 百 年 歷 史 的 舊 例 , 在 封 齋 期 內 步 行 領 導 行 列 前 往 羅 馬 堂 區 各 教 堂 。
── 恢 復 一 項 古 老 的 禮 節 , 在 聖 瞻 禮 五 , 親 自 在 羅 馬 總 堂 中 為 十 三 個 神 職 人 員 洗 腳 。 此 舉 為 紀 念 基 督 在 最 後 晚 餐 中 曾 為 宗 徒 洗 腳 一 事 。
── 親 自 下 詔 書 , 將 大 聖 若 瑟 的 名 字 加 入 彌 撒 常 典 之 中 。
── 一 九 六 0 年 十 二 月 二 日 接 見 英 國 坎 特 伯 利 費 秀 總 主 教 。 四 百 年 來 , 英 國 國 教 精 神 領 袖 與 教 宗 會 晤 , 以 此 為 首 次 。
── 一 九 六 一 年 十 一 月 , 接 見 美 國 聖 公 會 首 席 主 教 李 頓 保 格 主 教 。
── 曾 接 見 其 他 非 天 主 教 宗 教 領 袖 數 十 人 。
── 成 為 第 一 個 獲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的 人 。
──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1963 年 6 月 14 日



樞機團約八十人
開始投票選舉下任教宗
教廷舉行故教宗官式追思
大禮八十國派代表參加

教 廷 於 六 月 十 七 日 為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舉 行 官 式 追 思 大 禮 , 全 球 八 十 國 家 派 特 使 團 參 禮 , 英 女 皇 由 潘 爾 夫 勛 公 爵 代 表 , 美 國 由 副 總 統 詹 森 率 領 三 人 特 使 團 參 禮 。 中 華 民 國 由 謝 壽 康 大 使 代 表 。

蘇 聯 立 陶 宛 天 主 教 派 了 一 個 代 表 團 到 羅 馬 參 加 追 思 大 禮 , 其 中 有 神 父 三 人 , 教 友 若 干 人 。 俄 東 正 教 也 派 出 代 表 三 人 。

六 月 十 九 日 樞 機 團 進 入 密 議 室 選 舉 新 教 宗 。 教 宗 若 望 逝 世 時 , 樞 機 團 中 有 三 十 餘 人 在 羅 馬 , 嗣 後 各 地 樞 機 主 教 陸 續 報 到 , 連 日 舉 行 會 議 交 換 意 見 。

報 界 對 新 教 宗 人 選 問 題 , 猜 測 頗 多 , 但 羅 馬 俗 諺 云 : 「以 教 宗 身 份 入 密 議 室 者 , 出 來 必 是 一 名 樞 機」 , 此 語 已 屢 經 應 驗 。

選 舉 是 用 秘 密 投 票 方 法 進 行 的 。 樞 機 進 入 密 議 室 後 , 即 與 外 界 斷 絕 往 來 , 直 至 選 出 新 教 宗 始 能 自 由 。 選 舉 期 內 , 每 日 投 票 三 次 , 每 次 點 票 後 , 如 無 人 獲 三 分 之 二 選 票 , 即 在 密 議 室 燒 毀 選 票 , 並 加 濕 草 放 出 黑 煙 , 俾 外 界 知 道 無 人 膺 選 。 選 出 教 宗 後 即 放 白 煙 。

選 舉 教 宗 需 時 多 久 , 是 不 能 預 料 的 。 近 年 來 的 選 舉 都 很 快 , 例 如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在 四 天 內 經 過 十 二 次 投 票 便 獲 選 , 他 的 前 任 庇 護 十 二 世 在 一 九 三 九 年 , 僅 費 二 十 小 時 便 選 出 , 這 是 自 一 六 二 三 年 以 來 最 短 的 一 次 選 舉 。

歷 史 上 為 時 最 久 的 一 次 秘 密 選 舉 是 在 一 二 六 八 年 十 一 月 廿 九 日 教 宗 格 肋 孟 四 世 逝 世 後 , 十 八 位 參 加 投 票 的 樞 機 , 經 過 二 年 九 個 月 零 二 日 的 斟 酌 , 才 選 出 額 我 略 十 世 。 額 我 略 十 世 隨 即 頒 發 一 項 名 為 「 危 機 所 在 」 的 教 廷 憲 法 , 規 定 以 後 選 舉 , 必 須 繼 續 進 行 , 不 得 間 斷 , 直 至 選 出 教 宗 為 止 。

樞機團的統計
八十二位樞機來自卅一國家
──平均年齡七十二歲──

今 日 全 球 樞 機 共 八 十 二 人 , 除 少 數 因 病 不 能 出 席 , 或 行 動 不 能 自 由 的 (匈 牙 利 閔 真 蒂 樞 機) 之 外 , 全 部 在 羅 馬 集 合 , 選 舉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承 繼 人 。

在 這 八 十 二 位 樞 機 中 , 年 紀 最 高 的 是 九 十 一 歲 (義 籍 馬 蘭 諾 樞 機) , 年 紀 最 輕 的 是 四 十 九 歲 (秘 魯 郎 特 佐 利) 。 整 個 樞 機 團 的 平 均 年 齡 略 超 七 十 二 歲 。

其 中 有 二 十 位 樞 機 超 過 八 十 歲 , 卅 四 位 在 七 十 至 八 十 歲 之 間 , 十 位 在 六 十 至 七 十 歲 之 間 , 十 位 在 五 十 至 六 十 歲 之 間 , 只 有 一 位 在 五 十 歲 以 下 。

以 國 籍 統 計 , 樞 機 團 中 義 大 利 佔 廿 八 人 , 法 國 八 人 , 西 班 牙 七 人 , 美 國 五 人 , 德 國 三 人 , 巴 西 三 人 , 葡 萄 牙 二 人 , 加 拿 大 二 人 , 阿 根 廷 二 人 。 以 下 各 國 各 一 人 : 非 洲 、 坦 干 伊 喀 、 奧 地 利 、 澳 洲 、 亞 美 尼 亞 、 比 利 時 、 智 利 、 中 國 、 哥 倫 比 亞 、 厄 瓜 多 爾 、 荷 蘭 、 匈 牙 利 、 印 度 、 愛 爾 蘭 、 日 本 、 墨 西 哥 、 秘 魯 、 菲 律 賓 、 波 蘭 、 蘇 格 蘭 、 叙 利 亞 、 烏 拉 圭 以 及 委 內 瑞 拉 。

有 四 十 五 位 樞 機 是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冊 封 的 , 庇 護 十 二 世 冊 封 的 有 廿 九 人 , 庇 護 十 一 世 冊 封 的 有 八 人 。

樞 機 團 中 有 卅 二 位 在 羅 馬 教 廷 擔 任 行 政 工 作 , 其 餘 五 十 位 分 任 世 界 各 教 省 和 教 區 的 首 長 , 其 中 匈 牙 利 首 席 主 教 閔 真 蒂 樞 機 , 為 匈 共 所 阻 , 不 得 使 用 主 教 神 權 , 現 居 住 在 布 達 佩 斯 的 美 國 大 使 館 內 , 此 外 還 有 北 平 總 主 教 田 耕 莘 樞 機 流 亡 於 海 外 。
1963 年 6 月 21 日

 

教宗追思禮中
法國朝野政教團體
同表哀傷共讚豐功
「這是第一次基督教徒為教宗逝世而飲泣……

法 國 官 方 和 各 宗 教 團 體 領 袖 , 對 曾 在 巴 黎 任 教 廷 大 使 八 年 的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同 表 哀 悼 。

國 會 和 上 議 院 在 一 個 前 所 未 有 的 集 會 中 , 一 同 向 已 故 教 宗 致 哀 , 當 國 會 主 席 達 馬 斯 宣 讀 頌 讚 已 故 教 宗 文 件 時 , 全 部 議 員 包 括 共 黨 議 員 在 內 , 均 肅 立 恭 聽 , 文 內 說 教 宗 若 望 「無 疑 地 , 自 有 基 督 教 史 以 來 , 從 未 有 人 像 他 從 信 徒 和 非 信 徒 中 獲 得 這 樣 崇 高 的 敬 仰 。」

全 國 政 府 機 關 下 半 旗 , 在 近 郊 的 工 人 市 政 廳 , 亦 由 左 傾 市 長 下 令 懸 半 旗 。

法 總 統 戴 高 樂 除 致 唁 電 外 , 更 取 消 一 切 官 方 宴 會 , 首 相 龐 比 迪 , 各 內 閣 部 長 和 各 宗 教 領 袖 亦 紛 紛 函 電 教 廷 致 唁 。 六 月 十 一 日 戴 高 樂 總 統 、 政 府 各 部 門 和 各 宗 教 團 體 的 高 級 人 員 , 共 同 參 加 在 聖 母 大 堂 為 已 故 教 宗 舉 行 的 追 思 彌 撒 。 該 堂 原 定 在 六 月 十 六 日 慶 祝 八 百 週 年 , 亦 作 無 限 期 延 期 。

參 加 追 悼 教 宗 典 禮 的 宗 教 重 要 領 袖 中 有 法 國 基 督 教 會 主 席 威 斯 浮 牧 師 , 他 說 : 「這 是 第 一 …… 基 督 教 徒 為 教 宗 逝 世 而 飲 泣 , 他 們 和 羅 馬 教 會 一 般 同 感 悲 痛 。」

法 國 猶 太 教 主 教 嘉 白 陵 說 : 「教 宗 若 望 的 去 世 , 使 各 宗 教 的 信 徒 , 無 分 派 系 , 都 感 到 憂 傷 。」

基 督 教 泰 爾 斯 隱 修 院 院 長 薜 士 說 : 「這 位 神 聖 的 基 督 見 證 人 , 他 的 仁 愛 與 和 平 精 神 , 曾 經 深 深 地 感 動 了 不 少 人 。」

法 國 共 濟 會 杜 洛 說 : 「法 國 共 濟 會 對 這 位 人 類 精 神 領 袖 超 越 傳 統 的 限 制 , 把 精 神 領 域 擴 大 的 罕 有 功 勞 , 深 感 欣 佩 , 他 智 慧 地 和 勇 敢 地 以 身 作 則 , 建 立 了 高 度 容 忍 的 水 準 。」

參 加 追 悼 典 禮 的 社 會 主 義 領 袖 中 , 有 前 任 法 國 總 統 奧 里 歐 , 當 教 宗 若 望 任 教 廷 駐 法 大 使 被 冊 封 為 樞 機 時 , 奧 里 歐 總 統 曾 主 持 他 的 加 冠 禮 。 他 說 教 宗 若 望 「常 常 想 排 除 言 語 障 碍 時 , 和 世 界 上 各 教 徒 和 非 教 徒 談 話 , 他 不 只 想 促 成 基 督 徒 的 合 一 , 更 想 進 一 步 謀 致 全 人 類 的 團 結 。」
1963 年 6 月 21 日

 

田耕莘樞機
披露衷心願望  天主另有安排

北 平 總 主 教 、 台 北 代 理 總 主 教 田 耕 莘 樞 機 , 在 故 教 宗 去 世 後 所 發 表 的 聲 明 中 稱 , 他 每 天 祈 求 天 主 收 回 他 的 生 命 , 不 要 收 回 教 宗 若 望 的 生 命 , 但 是 「天 主 有 另 一 種 安 排 。」 田 樞 機 表 示 希 望 「教 會 革 新 的 偉 大 工 作」 能 夠 繼 續 不 輟 。

裂教以來第一次
英格蘭教總堂  追悼羅馬教宗

第 一 個 訪 問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英 格 蘭 主 教 蘇 華 格 博 士 , 親 自 主 持 一 項 追 悼 已 故 教 宗 的 儀 式 。 相 信 自 宗 教 改 革 以 後 , 英 格 蘭 的 總 堂 中 追 悼 羅 馬 教 宗 , 尚 以 此 為 首 次

伊人一去  各賦驪歸
教宗私人秘書已離開梵蒂岡

已 故 教 宗 私 人 秘 書 嘉 波 維 特 蒙 席 , 經 已 離 開 梵 蒂 岡 , 作 提 士 達 樞 機 的 嘉 賓 。 他 將 留 在 羅 馬 擔 任 聖 伯 多 祿 大 堂 詠 經 司 鐸 之 職 。 至 於 為 已 故 教 宗 管 家 的 三 位 修 女 亦 已 返 羅 馬 修 院 。
1963 年 6 月 21 日

 

故教宗的精神遺囑

(譯 者 按 :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一 九 二 五 年 昇 任 主 教 後 曾 立 遺 囑 , 以 後 數 度 易 稿 , 一 九 五 四 年 在 威 尼 斯 任 內 定 稿 , 嗣 後 復 於 一 九 五 七 、 五 九 年 兩 次 加 以 追 認 , 一 九 六 一 年 九 月 又 加 附 囑 。 下 面 便 是 一 九 五 四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的 定 稿 , 稿 末 附 有 二 段 以 後 加 入 的 文 字 。)

創 造 我 、 救 贖 我 、 要 我 做 祂 的 司 鐸 和 主 教 、 又 給 了 我 無 數 恩 惠 的 三 位 一 體 的 天 主 , 現 在 我 快 要 和 祂 見 面 了 , 我 把 我 的 卑 微 靈 魂 託 付 於 祂 的 仁 慈 , 謙 卑 地 求 祂 寬 恕 我 的 罪 和 過 失 。

我 藉 著 祂 的 助 佑 , 為 祂 的 光 榮 , 為 教 會 、 為 勉 勵 弟 兄 而 做 的 些 微 善 工 , 雖 微 不 足 道 , 又 多 瑕 疵 , 我 一 概 奉 獻 給 祂 , 求 祂 以 慈 父 之 心 , 接 納 我 入 永 福 , 與 諸 聖 同 偕 。

我 要 重 申 我 的 公 教 信 仰 , 我 對 宗 徒 一 脈 相 傳 的 至 聖 羅 馬 教 會 的 忠 誠 、 我 對 教 會 首 牧 的 摯 愛 和 服 從 ── 多 年 來 我 在 (歐 洲) 東 西 做 祂 的 代 表 , 引 為 殊 榮 , 祂 又 選 我 為 樞 機 , 派 我 到 威 尼 斯 做 宗 主 教 ; 祂 給 我 的 尊 榮 固 且 勿 論 , 我 始 終 以 赤 誠 愛 慕 之 心 追 隨 祂 。

我 認 識 自 己 的 渺 小 , 我 的 渺 小 感 使 我 謙 卑 安 寧 , 給 我 盡 力 服 從 、 盡 力 愛 人 、 為 吾 主 基 督 的 王 國 工 作 的 歡 樂 。 願 一 切 光 榮 歸 於 基 督 , 我 所 願 望 的 賞 報 只 是 祂 的 慈 悲 。 主 啊 ! 祢 是 我 的 一 切 。 祢 知 道 我 愛 祢 。 為 我 , 這 就 足 夠 了 。

凡 我 無 意 中 得 罪 的 人 , 凡 未 見 我 立 表 樣 的 人 , 我 請 他 們 寬 諒 。 我 認 為 沒 有 人 得 罪 我 而 需 要 我 的 原 諒 , 因 為 凡 是 認 識 我 、 與 我 有 來 往 的 人 , 都 是 我 的 兄 弟 、 我 的 恩 人 , 縱 然 他 們 曾 得 罪 我 、 鄙 視 我 、 輕 視 我 ── 這 原 是 不 錯 的 ── 或 使 我 傷 心 。

我 出 身 於 貧 乏 但 又 受 人 尊 敬 的 人 家 , 今 死 於 貧 乏 , 特 別 使 我 快 樂 ; 做 司 鐸 、 做 主 教 期 內 的 收 入 ── 事 實 上 為 數 有 限 ── 除 了 應 付 個 人 簡 樸 的 生 活 所 需 , 早 已 分 給 窮 人 和 扶 植 我 的 聖 教 會 。 表 面 上 生 活 的 寬 舒 , 往 往 遮 蓋 了 拮 据 的 隱 刺 , 使 我 不 能 隨 願 大 量 拖 捨 。

我 感 謝 天 主 賜 給 我 窮 人 的 死 , 我 早 已 在 青 年 時 期 矢 志 安 貧 , 以 耶 穌 聖 心 的 司 鐸 身 份 接 受 神 貧 , 又 接 受 物 質 的 貧 乏 , 所 以 我 絕 未 為 自 己 要 求 任 何 東 西 , 未 求 地 位 、 金 錢 、 殊 遇 , 絕 未 為 自 己 , 也 未 為 親 戚 和 友 人 。

我 沒 有 從 家 中 取 得 物 質 的 財 富 , 今 日 為 我 的 親 愛 的 家 人 , 也 只 能 遺 下 很 大 、 很 特 殊 的 降 福 , 並 勉 勵 他 們 繼 續 敬 畏 天 主 , 這 是 我 愛 慕 他 們 的 原 因 。 這 個 簡 樸 無 華 , 亦 不 以 此 自 恥 的 家 庭 , 乃 我 唯 一 的 真 正 高 貴 名 銜 。 家 中 有 急 需 的 時 候 , 我 曾 周 濟 他 們 , 猶 如 窮 人 周 濟 窮 人 一 樣 , 但 我 並 沒 有 把 他 們 拉 出 無 辱 門 楣 的 安 貧 的 生 活 。 年 富 力 強 的 後 輩 忠 於 祖 先 所 遵 奉 的 宗 教 傳 統 , 令 我 欣 慰 , 我 願 望 、 永 遠 願 望 他 們 興 盛 。 我 最 熱 切 的 願 望 乃 全 體 家 屬 和 親 屬 都 不 會 失 去 最 後 永 聚 的 歡 樂 。

我 正 要 登 上 天 國 之 道 了 , 我 要 感 謝 和 祝 福 我 的 精 神 大 家 庭 , 向 他 們 致 意 ── 柏 嘉 模 、 羅 馬 、 東 歐 、 法 國 、 威 尼 斯 ── 同 鄉 袍 澤 、 施 主 、 同 僚 、 學 生 、 助 手 、 朋 友 、 神 父 、 在 俗 教 友 、 修 士 、 修 女 , 以 及 在 天 主 的 安 排 中 稱 我 這 個 無 德 的 人 為 兄 長 、 父 老 、 牧 人 者 。

在 我 畢 生 旅 途 上 所 遇 到 的 人 , 對 我 這 個 渺 小 的 人 所 表 示 的 恩 愛 , 使 我 一 生 安 寧 。 在 死 亡 的 邊 緣 中 , 我 將 記 得 每 個 已 先 我 而 去 的 人 , 也 將 記 得 繼 我 而 來 的 人 。 但 願 他 們 為 我 祈 禱 , 在 煉 獄 中 , 或 在 天 堂 上 ── 我 希 望 到 達 那 裡 , 並 非 由 於 本 人 之 功 , 我 要 再 說 一 遍 , 而 是 藉 上 主 之 慈 悲 ── 我 將 以 祈 禱 報 答 他 們 。

我 記 得 一 切 人 , 我 為 一 切 人 祈 禱 。 我 特 別 要 提 出 威 尼 斯 的 子 女 , 以 表 示 我 對 他 們 的 仰 慕 、 感 激 、 眷 愛 ; 吾 主 把 他 們 賜 給 我 , 作 為 我 司 鐸 生 活 中 最 後 的 安 慰 與 喜 樂 。 我 在 精 神 上 擁 抱 他 們 全 體 , 神 職 人 員 和 教 友 , 沒 有 例 外 , 因 為 我 愛 他 們 全 體 如 同 家 人 , 我 以 慈 父 司 鐸 的 身 份 關 懷 愛 護 他 們 , 一 視 同 仁 。 「聖 父 啊 ! 求 祢 因 祢 賜 給 我 祢 的 名 , 保 全 他 們 , 使 他 們 合 而 為 一 , 正 如 我 們 一 樣 。」(若 • 拾 柒 , 十 一)

值 此 分 手 ── 不 如 說 暫 別 ── 之 際 , 我 要 再 度 指 出 生 活 中 最 有 價 值 的 因 素 : 耶 穌 基 督 、 聖 教 會 、 福 音 , 福 音 中 特 別 是 天 主 經 , 它 代 表 耶 穌 的 內 心 、 福 音 的 精 華 、 真 理 與 愛 德 ── 溫 善 、 中 和 、 積 極 、 忍 耐 、 不 可 制 服 的 常 勝 的 愛 德 。

孩 子 們 、 弟 兄 們 , 再 會 罷 。 因 父 及 子 及 聖 神 之 名 。 因 耶 穌 吾 等 之 愛 之 名 。 因 瑪 利 亞 吾 等 慈 母 之 名 ; 因 大 聖 若 瑟 我 的 第 一 個 特 愛 的 主 保 之 名 ; 因 聖 伯 多 祿 、 施 洗 若 翰 、 瑪 爾 谷 、 老 楞 佐 、 猶 斯 定 、 庇 護 十 世 之 名 。 啊 門 。

一 九 五 七 年 故 教 宗 若 望 在 威 尼 斯 任 內 親 筆 附 語 :

「如 突 然 死 亡 , 以 上 各 頁 親 筆 書 , 絕 對 證 實 我 的 遺 志 。」

一 九 六 一 年 九 月 在 岡 道 爾 夫 別 墅 , 故 教 宗 再 加 附 語 :

吾 年 屆 八 十 , 今 天 (九 月 十 二 日) 的 禮 儀 中 特 敬 聖 母 吾 等 在 天 之 后 , 在 她 的 萬 全 的 照 顧 下 , 我 要 重 新 證 實 所 立 的 遺 囑 , 並 聲 明 其 他 數 次 所 撰 的 各 項 遺 書 一 概 作 廢 。

我 將 純 樸 地 、 喜 悅 地 接 待 死 亡 以 及 吾 主 派 死 亡 來 臨 時 候 的 情 況 。

首 要 的 , 我 請 求 慈 悲 的 聖 父 寬 赦 我 無 數 的 罪 、 過 失 、 疏 忽 , 這 是 我 每 日 在 祭 獻 中 重 複 的 請 求 。

為 獲 得 基 督 之 垂 顧 而 寬 赦 我 的 一 切 過 失 , 並 為 進 入 天 國 永 福 , 凡 是 在 我 司 鐸 、 主 教 、 以 及 最 卑 微 無 德 的 吾 主 眾 僕 之 僕 任 期 內 跟 從 我 、 認 識 我 的 人 , 我 請 他 們 都 為 我 祈 禱 。

我 熱 切 地 、 完 整 地 重 申 我 對 至 公 、 宗 徒 一 脈 相 傳 的 羅 馬 聖 教 的 信 仰 。 在 各 端 信 經 中 , 我 選 擇 彌 撒 中 司 鐸 主 教 念 的 信 經 , 與 各 禮 儀 、 各 世 紀 、 各 地 區 的 公 教 會 一 致 誦 念 這 範 圍 最 廣 、 最 和 諧 的 崇 高 文 件 。
1963 年 6 月 21 日

 

故教宗的札記

從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生 前 的 札 記 中 , 我 們 看 到 , 早 在 一 九 六 一 年 十 一 月 , 教 宗 便 已 知 道 自 己 身 患 不 治 之 症 。

那 年 自 十 一 月 廿 六 日 至 十 二 月 六 日 , 在 大 病 初 愈 、 身 體 逐 漸 復 原 期 間 , 教 宗 曾 匆 匆 的 寫 下 一 連 串 札 記 。 教 宗 札 記 的 手 稿 , 已 由 梵 蒂 岡 羅 馬 觀 察 報 刊 登 出 來 。 觀 察 報 還 發 表 了 他 早 年 的 部 份 日 記 。

在 患 病 初 期 , 教 宗 若 望 寫 道 :

「我 已 注 意 到 在 我 身 體 內 某 種 病 痛 開 始 的 徵 候 , 這 也 許 是 每 一 個 老 年 人 都 免 不 了 的 。 我 安 詳 的 忍 受 著 , 雖 然 它 有 時 騷 擾 我 , 並 使 我 覺 得 它 是 在 慢 慢 的 惡 化 。 多 想 起 它 當 然 不 是 一 件 快 事 , 不 過 , 已 再 度 的 準 備 好 了 , 我 對 一 切 無 所 畏 懼 。」

患 病 的 教 宗 稍 遲 又 寫 道 : 「病 牀 是 一 個 祭 台 。 祭 台 需 要 犧 牲 品 。 看 , 我 已 經 準 備 好 了 ! 在 我 的 腦 海 中 , 我 能 清 楚 的 看 到 我 的 靈 魂 、 我 的 司 祭 神 品 、 公 會 議 以 及 普 世 聖 教 會 的 形 象 。」

在 另 一 段 中 , 他 寫 道 : 「我 內 心 很 平 靜 。 我 一 直 是 以 天 主 的 意 志 為 依 歸 , 且 將 永 遠 、 永 遠 如 此 。 我 為 聖 教 會 祈 禱 、 為 孩 童 、 司 鐸 及 主 教 們 祈 禱 , 我 要 他 們 成 聖 , 我 更 為 全 世 界 祈 禱 …… 我 出 身 貧 窮 , 來 自 山 下 村 (教 宗 出 生 地) 的 窮 鄉 僻 壤 , 這 兩 點 我 將 永 遠 銘 記 於 心 。

「天 主 給 了 我 多 大 的 恩 賜 : 德 行 高 超 的 堂 區 神 父 、 堪 為 楷 模 的 父 母 、 家 內 歷 史 悠 久 的 基 督 徒 傳 統 , 還 有 安 貧 的 精 神 。 我 但 願 在 死 時 自 己 一 無 所 有 。 貧 窮 曾 多 次 給 我 困 苦 , 特 別 是 在 我 無 力 幫 助 自 己 的 家 庭 或 別 的 司 鐸 時 , 但 我 卻 從 不 曾 為 貧 窮 而 感 傷 。」

教 宗 還 提 及 他 自 孩 童 時 代 即 愛 好 的 敬 工 , 這 包 括 對 耶 穌 聖 心 、 寶 血 、 聖 母 、 大 聖 若 瑟 、 三 位 方 濟 各 ── 亞 西 西 、 沙 勿 略 、 撒 肋 爵 ── 以 及 聖 嘉 祿 、 聖 額 我 略 巴 巴 里 果 、 護 守 天 神 同 死 者 所 作 的 敬 工 。 教 宗 並 記 下 他 唸 玫 瑰 經 的 特 別 意 向 : 「柏 嘉 模 (他 本 鄉 的 教 區) , 親 愛 的 保 加 利 亞 的 兄 弟 們 (教 宗 曾 在 那 裡 住 了 十 年) 、 土 耳 其 人 同 希 臘 人 (他 曾 以 宗 座 代 表 的 身 份 在 上 述 兩 處 工 作) 。 我 重 又 見 到 我 在 法 國 生 活 的 八 年 時 間 , 法 國 人 待 我 極 好 , 我 也 很 愛 他 們 。 我 重 又 見 到 威 尼 斯 , 我 的 威 尼 斯 , 它 一 直 在 我 的 唇 上 , 在 我 的 心 中 。

「然 後 我 到 了 這 裡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和 拉 脫 朗 大 殿 附 近 。 在 我 初 初 擔 任 教 宗 的 那 一 段 日 子 裡 , 我 尚 不 能 確 切 的 認 識 到 身 為 羅 馬 主 教 (也 即 是 普 世 教 會 的 善 牧) 是 什 麼 一 回 事 。 時 間 一 周 復 一 周 的 過 去 , 雲 霧 盡 散 , 我 看 清 楚 了 。 我 開 始 覺 得 自 在 了 , 一 生 中 從 不 曾 如 此 自 在 過 。」

從 教 宗 的 日 記 , 我 們 看 到 教 宗 在 當 選 後 祈 求 兩 項 恩 寵 。

「第 一 個 恩 寵 是 : 以 一 種 沒 有 虛 飾 的 態 度 接 受 此 一 殊 榮 , 並 且 以 一 種 光 明 磊 落 的 快 樂 去 接 受 教 宗 重 大 的 職 責 , 其 所 以 快 樂 , 因 為 我 真 正 不 曾 花 費 絲 毫 心 機 去 謀 取 此 一 重 任 ; 再 者 , 以 戰 戰 兢 兢 的 審 慎 , 絕 不 讓 我 個 人 成 為 大 眾 注 意 的 目 標 。

「第 二 個 恩 寵 是 : 給 我 簡 單 的 、 不 複 雜 錯 綜 而 立 即 可 以 付 諸 實 施 的 重 大 的 主 意 , 以 及 對 未 來 盡 職 的 順 利 。 試 想 : 從 好 天 主 那 裡 獲 得 好 主 意 , 這 是 多 麼 美 的 念 頭 啊 !」

顯 而 易 見 的 , 教 宗 召 開 公 會 議 的 靈 感 來 自 這 第 二 個 恩 寵 , 因 為 他 隨 後 又 寫 道 :

「一 九 五 九 年 一 月 二 十 日 早 晨 , 當 我 同 我 的 國 務 卿 作 首 次 交 談 時 , 雖 然 事 前 我 連 想 都 不 曾 想 過 , 公 會 議 、 羅 馬 教 區 會 議 、 聖 教 法 典 的 重 加 修 訂 , 這 些 話 自 然 而 然 的 到 了 我 的 嘴 邊 。 這 些 事 我 根 本 不 曾 想 過 , 事 實 上 與 我 以 前 就 這 些 問 題 所 作 的 思 考 完 全 相 反 。

「對 我 的 建 議 首 先 感 到 驚 異 的 是 我 自 己 , 因 為 沒 有 任 何 人 對 我 提 過 這 個 意 思 。 事 後 回 想 , 一 切 都 顯 得 理 所 當 然 。

「經 過 三 年 的 準 備 ── 不 斷 的 安 寧 可 喜 的 工 作 , 看 罷 , 我 們 登 上 聖 山 的 坡 子 了 。 願 主 支 持 我 們 順 利 完 工 。」

「進 入 生 命 的 第 八 十 年 後 , 又 長 了 一 歲 , 這 並 不 叫 我 惶 恐 …… 事 實 上 我 感 到 很 安 寧 、 很 有 把 握 。 理 由 還 是 一 樣 的 : 我 所 願 望 的 , 正 是 天 主 繼 續 賜 給 我 的 , 不 多 不 少 。 一 切 準 備 好 了 , 我 每 天 感 謝 祂 、 讚 美 祂 。」

又 說 : 「語 言 之 運 用 , 須 實 而 不 華 , 因 此 我 願 意 多 看 古 代 教 宗 的 著 作 。 這 幾 個 月 內 , 我 覺 得 同 聖 良 一 世 和 英 諾 桑 三 世 很 接 近 。」

「可 是 最 要 緊 的 , 乃 和 吾 主 親 近 , 在 安 靜 中 同 祂 傾 心 暢 談 。」

「每 天 早 晨 , 我 手 中 拿 著 聖 體 , 心 中 滿 懷 謙 恭 愛 慕 地 說 : 主 , 我 當 不 起 。 我 對 這 句 話 包 含 的 意 義 和 深 情 , 感 觸 多 深 !」

關 於 大 公 會 議 , 他 寫 道 : 「公 會 議 ! 天 主 知 道 我 為 那 偉 大 的 靈 感 , 打 開 了 我 微 小 的 心 。 祂 要 我 結 束 這 會 議 嗎 ? 讚 美 天 主 。 祂 不 要 嗎 ? 那 麼 在 天 國 ── 我 希 望 、 我 深 信 慈 悲 的 天 主 將 我 抬 舉 入 天 國 ── 我 將 看 到 它 大 功 完 成 。」

另 一 段 扎 記 提 到 「人 世 和 平」 通 諭 : 「人 世 和 平 激 起 了 多 大 的 回 聲 ! 這 篇 文 告 內 尤 其 表 達 了 我 畢 生 努 力 樹 立 的 表 樣 。」

教 宗 也 提 起 他 要 去 訪 問 加 西 諾 山 的 本 篤 會 隱 修 院 的 事 。 他 寫 道 : 「誰 能 說 一 定 呢 ? 誰 能 說 一 定 呢 ?」 他 稱 司 鐸 和 神 職 人 員 是 「聖 教 會 的 財 富」 , 並 希 望 在 死 時 口 中 就 像 他 從 前 的 神 長 柏 嘉 模 主 教 戴 德 斯 彌 留 時 一 樣 , 說 著 : 「和 平 ! 和 平 !」

「我 希 望 它 將 是 卑 微 的 教 宗 若 望 最 後 的 祈 禱 詞 。」

事 實 上 , 教 宗 若 望 最 後 的 祈 禱 詞 是 祈 求 教 會 的 和 平 與 合 一 。 它 們 是 : 「願 他 們 合 而 為 一 。」

早年日記
故 教 宗 早 年 日 記 的 片 斷 , 也 由 羅 馬 觀 察 報 刊 出 , 日 記 中 曾 談 及 早 在 一 九 三 八 年 七 月 發 生 的 種 種 、 也 談 到 他 對 家 庭 、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 及 個 人 神 修 的 感 想 。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月 , 未 來 的 教 宗 離 家 往 前 雅 典 履 新 。 他 記 道 : 「與 家 中 親 人 別 離 , 總 是 叫 人 傷 心 的 , 尤 其 是 與 母 親 分 手 , 此 生 或 許 再 也 看 不 到 她 了 。 可 是 我 知 道 怎 樣 服 從 , 這 就 沖 淡 了 離 別 之 苦 。」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月 提 起 擔 任 宗 座 駐 希 臘 代 表 的 職 務 : 「要 緊 的 乃 主 教 們 的 團 結 及 此 有 形 的 標 記 , 即 宗 座 代 表 的 臨 在 。 宗 座 代 表 的 臨 在 堅 強 他 們 、 促 進 團 結 。 要 多 祈 禱 、 多 忍 耐 。 雅 典 現 在 很 平 靜 。 但 願 我 的 工 作 順 利 無 阻 、 有 助 於 和 平 。」

一 九 三 八 年 七 月 廿 六 日 : 「為 建 立 秩 序 、 和 平 、 宗 教 的 進 步 , 我 們 必 須 先 做 到 受 人 愛 戴 的 田 地 。」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 「我 認 為 要 緊 的 , 乃 努 力 看 到 好 的 一 面 (在 雅 典 任 期 內 的 人 與 事) 。」

一 九 三 八 年 十 月 廿 三 日 他 寫 道 : 「照 顧 靈 魂 的 人 , 必 須 效 法 、 必 須 深 入 基 督 照 顧 靈 魂 的 精 神 , 而 基 督 對 他 們 的 愛 德 , 比 我 們 的 愛 德 大 多 了 。」

一 九 三 九 年 二 月 廿 二 日 : 「讓 自 己 被 痛 苦 、 被 死 研 磨 , 然 後 復 活 , 這 才 有 意 思 。」

一 九 三 九 年 五 月 十 日 : 「人 人 善 於 發 表 意 見 , 不 少 人 會 批 評 , 但 是 出 力 去 做 一 件 有 益 的 小 事 : 那 是 另 一 回 事 了 。」

一 九 三 九 年 五 月 十 七 日 : 「研 究 拜 占 庭 古 典 文 化 , 是 我 的 神 職 生 活 的 點 綴 品 。 把 基 督 放 在 中 心 , 其 它 一 切 都 提 高 了 、 光 彩 了 。」

一 九 三 九 年 九 月 四 日 : 「受 人 諒 解 、 擁 護 、 愛 戴 足 夠 叫 人 欣 慰 的 。 其 成 為 事 實 , 非 我 功 勞 也 。」

一 九 三 九 年 十 月 六 日 : 「…… 與 吾 主 親 密 交 談 。 我 不 可 或 忘 , 那 真 是 我 的 生 活 中 最 寶 貴 的 時 刻 。」

一 九 三 九 年 十 一 月 七 日 : 「現 在 我 想 要 什 麼 呢 ? 我 除 了 要 更 加 努 力 修 德 來 完 成 一 個 主 教 和 聖 教 會 僕 人 的 職 務 外 , 我 便 別 無 所 求 了 。」

「我 有 時 也 感 到 貧 窮 之 苦 , 家 裡 這 麼 多 人 生 活 艱 難 , 而 我 無 法 伸 出 援 手 。」

一 九 三 九 年 十 二 月 六 日 : 「他 們 邀 請 我 短 期 內 前 往 羅 馬 , 本 來 我 計 劃 在 聖 誕 後 才 去 , 現 在 我 卻 很 歡 喜 接 受 他 們 的 邀 請 , 因 為 此 行 添 上 了 服 從 的 美 德 。」

一 九 四 0 年 他 說 道 : 「我 為 代 表 公 署 置 了 傢 具 。 我 用 自 己 的 錢 為 教 會 而 非 為 私 人 置 物 , 這 不 失 為 一 個 提 防 貪 婪 的 好 辦 法 。」

一 九 四 0 年 他 對 戰 爭 的 進 行 表 示 痛 心 。 「我 的 心 、 思 想 、 唇 舌 、 祈 禱 都 集 中 在 荷 蘭 為 德 軍 攻 陷 的 新 聞 。」

一 九 四 0 年 一 月 十 日 : 「要 多 少 光 , 才 能 啟 迪 這 麼 多 人 呢 ?」

一 九 四 0 年 二 月 廿 四 日 : 「各 色 各 種 的 人 都 趨 向 我 這 個 幾 乎 乾 涸 的 水 泉 , 我 的 任 務 就 是 把 水 給 予 眾 人 , 即 使 來 者 是 個 無 賴 , 給 他 心 上 留 下 一 個 好 印 象 , 這 樣 做 對 我 來 說 也 是 一 種 善 行 , 希 望 將 來 受 到 天 主 的 降 福 。」

一 九 四 0 年 四 月 十 三 日 : 「人 類 的 愛 如 果 與 天 主 沒 有 接 觸 , 便 會 沉 溺 過 度 , 而 終 於 悲 痛 。」

一 九 四 0 年 五 月 十 四 日 : 「如 果 沒 有 愛 主 的 基 礎 , 根 本 什 麼 希 望 都 談 不 上 。」

一 九 四 0 年 五 月 他 寫 道 : 「戰 事 消 息 始 終 嚴 重 。 補 贖 罪 愆 的 大 屠 殺 快 來 了 , 可 是 為 這 麼 多 母 親 、 妻 子 、 無 辜 的 人 , 多 麼 悲 痛 , 多 麼 悲 痛 啊 !」

一 九 四 0 年 六 月 廿 二 日 : 「每 樣 事 件 都 顯 示 , 如 果 要 真 正 的 世 界 和 平 , 必 須 接 受 福 音 , 否 則 人 類 便 會 再 起 干 戈 。」

同 年 六 日 : 「戰 爭 真 是 莫 大 的 危 險 。 由 一 個 信 奉 耶 穌 和 福 音 的 基 督 徒 看 來 , 它 是 罪 惡 、 是 矛 盾 。 從 今 日 起 , 我 在 智 慧 、 溫 和 、 愛 德 方 面 的 職 責 更 加 大 了 。 我 必 須 為 眾 人 的 主 教 , 即 天 主 的 代 理 , 眾 人 的 父 親 、 指 點 人 、 鼓 勵 人 的 明 燈 。 就 常 情 而 言 , 我 願 望 祖 國 勝 利 , 但 是 聖 寵 激 勵 我 自 今 日 起 愈 加 渴 望 人 建 議 和 平 , 為 和 平 努 力 。」

一 九 四 0 年 十 一 月 五 日 : 「這 些 人 需 要 仁 愛 和 團 結 , 但 是 戰 爭 卻 與 這 需 要 背 道 而 馳 , 破 壞 一 切 。」

一 九 四 0 年 十 二 月 五 日 他 寫 道 : 「天 主 賜 了 我 這 麼 多 恩 寵 , 我 希 望 自 己 也 能 夠 同 樣 地 幫 助 別 人 。」
1963 年 6 月 21 日

 

隱名任命三樞機
姓名與教宗同逝

三 位 由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隱 名 冊 封 的 樞 機 , 隨 著 教 宗 的 逝 世 , 失 去 了 參 加 樞 機 團 的 可 能 。

在 一 九 六 0 年 三 月 廿 八 日 舉 行 的 御 前 會 議 中 , 教 宗 若 望 宣 佈 七 位 新 樞 機 的 姓 名 , 同 時 透 露 他 另 已 隱 名 任 命 樞 機 三 人 (義 文 作 「記 在 心 內」 的 樞 機 。)

如 果 一 位 教 宗 宣 佈 冊 封 某 人 為 樞 機 , 而 為 著 某 種 原 因 不 能 宣 佈 他 的 姓 名 , 那 麼 這 位 獲 昇 的 人 , 仍 不 能 行 使 樞 機 特 權 , 但 是 到 了 教 宗 將 他 名 字 宣 布 之 後 , 他 的 資 歷 深 於 以 後 晉 封 的 樞 機 。 可 是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時 , 仍 沒 有 公 佈 這 三 位 「記 在 心 內」 的 樞 機 的 姓 名 , 所 以 實 際 上 他 們 參 加 樞 機 團 的 可 能 , 已 隨 著 教 宗 之 死 而 消 逝 。

最 後 一 位 以 「記 在 心 內」 方 法 冊 封 的 樞 機 是 掌 理 教 廷 叙 恩 處 的 斯 德 斯 尼 樞 機 , 他 已 經 在 一 九 五 九 年 間 去 世 。 一 九 三 三 年 三 月 十 三 日 , 庇 護 十 一 世 選 他 為 「記 在 心 內」 的 樞 機 , 使 他 能 繼 續 教 廷 在 駐 西 班 牙 大 使 的 職 務 , 一 九 三 五 年 十 二 月 十 六 日 , 庇 護 十 一 世 在 御 前 會 議 中 正 式 宣 佈 他 的 名 字 , 於 是 他 被 召 回 梵 蒂 岡 。
1963 年 6 月 21 日

 

希正教領袖
唁電達教廷

希 臘 東 正 教 君 士 坦 丁 堡 宗 主 教 亞 納 哥 拉 斯 致 教 廷 唁 文 一 通 , 文 中 說 , 自 故 教 宗 若 望 登 位 以 來 , 他 便 覺 得 「東 正 教 和 梵 蒂 岡 之 間 的 關 係 將 會 日 趨 密 切 , 將 來 東 西 兩 方 在 精 神 上 、 在 愛 基 督 方 面 、 在 道 德 和 社 會 方 面 、 必 能 重 行 團 結 合 作 。」
1963 年 6 月 21 日

 

保加利亞廣播
教宗若望事蹟

保 加 利 亞 共 黨 電 台 新 增 一 項 一 系 列 的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掌 故 節 目 。

節 目 主 持 人 的 家 人 , 曾 在 已 故 教 宗 任 職 教 廷 駐 索 斐 亞 代 表 期 內 , 與 已 故 教 宗 相 交 頗 稔 。 廣 播 中 提 及 教 宗 在 彌 留 之 際 曾 數 次 提 及 保 加 利 亞 , 並 向 保 加 利 亞 的 人 民 祝 福 。
1963 年 6 月 21 日

 

羅馬人民的「最後一夜」

羅馬城在一夜之間空了,因為人們全湧到聖伯多祿大殿,去向他們深愛的教宗道別。
美公教通訊社杜哲蒙席特稿

要 是 在 較 早 的 時 代 , 群 眾 會 宣 佈 將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列 聖 品 的 。

有 生 以 來 我 從 不 曾 目 睹 這 樣 的 場 面 , 將 來 大 概 也 很 難 再 有 機 會 見 到 。

下 面 就 是 我 親 眼 見 到 的 情 景 :

梵 蒂 岡 周 圍 四 五 個 街 口 以 內 , 交 通 完 全 凍 結 , 那 差 不 多 是 午 夜 時 候 。

這 是 人 們 深 愛 的 教 宗 留 在 羅 馬 的 最 後 一 夜 了 , 全 城 的 人 似 乎 全 走 空 了 , 走 向 他 道 別 。

汽 車 在 人 行 道 上 泊 得 滿 滿 的 , 因 為 除 此 之 外 再 沒 有 可 以 泊 車 的 地 方 。 看 見 一 輛 輛 汽 車 像 這 樣 鎖 上 門 、 棄 留 在 街 心 , 在 我 這 還 是 第 一 遭 。

整 個 羅 馬 瀰 漫 著 一 種 如 痴 如 狂 的 氣 氛 , 氣 氛 的 強 烈 程 度 遠 遠 超 過 我 在 此 間 見 過 的 任 何 嘉 年 華 會 , 但 是 沒 有 喧 嘩 , 也 沒 有 任 何 尋 歡 作 樂 的 聲 音 。 凡 是 沒 有 汽 車 的 地 方 , 都 擠 滿 人 , 那 些 人 都 朝 一 個 方 向 湧 去 ── 他 們 是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去 。

今 天 晚 上 , 我 的 管 家 請 假 , 不 伺 候 我 吃 晚 飯 , 因 為 她 要 去 看 教 宗 。 公 寓 看 門 口 的 婦 人 , 丟 下 大 門 不 看 , 也 走 掉 了 。 顯 而 易 見 的 , 其 他 各 處 的 管 家 和 看 門 婦 人 , 也 採 取 了 相 同 的 行 動 。

我 的 寓 所 離 梵 蒂 岡 不 遠 , 不 過 , 我 要 想 走 近 梵 蒂 岡 , 那 卻 非 得 花 上 幾 個 鐘 頭 不 可 。 人 們 全 在 街 上 跪 著 。 偶 爾 有 行 人 走 過 , 莫 不 嗚 咽 流 淚 , 有 些 還 是 男 人 。

我 見 到 一 個 女 人 , 帶 著 兩 個 小 孩 , 跪 在 人 行 道 上 , 面 對 著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方 向 。 那 母 親 做 給 孩 子 們 看 , 告 訴 他 們 該 如 何 祈 禱 。 他 們 距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兩 個 街 口 之 遙 , 我 猜 他 們 知 道 能 到 達 該 處 , 已 經 該 知 足 了 。

我 無 法 再 朝 前 邊 移 挪 了 , 不 過 我 聽 那 些 才 從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回 來 的 人 告 訴 我 , 他 們 排 了 四 小 時 隊 , 才 能 隨 著 人 龍 走 進 大 殿 瞻 仰 教 宗 遺 容 。 瞻 仰 遺 容 的 人 龍 並 肩 前 進 共 有 十 至 十 二 條 之 多 。

自 教 宗 若 望 的 遺 體 停 放 在 那 裡 的 那 一 刻 起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大 門 就 不 曾 關 閉 過 。

教 廷 曾 特 准 在 六 月 四 號 和 五 號 兩 天 晚 上 不 關 閉 大 殿 大 門 , 以 方 便 川 流 不 息 的 去 瞻 仰 遺 容 的 人 。 利 用 傍 晚 同 清 晨 的 時 光 去 大 殿 的 以 工 人 最 多 , 因 為 他 們 白 天 要 去 上 班 。

教 廷 當 局 在 下 令 不 關 閉 大 殿 大 門 時 說 : 我 們 這 樣 做 , 為 的 是 讓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有 充 份 時 間 同 他 的 人 民 作 最 後 的 無 聲 的 交 談 。
1963 年 6 月 21 日

 

台北哀悼已故教宗
政教首長參加追思大禮彌撒
陳副總統張群親臨致悼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追 思 大 禮 彌 撒 於 十 日 晨 十 一 時 在 本 市 民 生 路 台 北 教 區 總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 由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高 理 耀 主 祭 , 全 國 神 職 人 員 、 總 主 教 、 主 教 、 神 父 等 , 各 國 駐 華 使 節 , 政 府 各 院 部 會 首 長 , 均 蒞 場 參 禮 。 修 女 、 修 士 、 教 友 信 眾 約 兩 千 五 百 餘 人 參 與 彌 撒 , 禮 儀 至 為 隆 重 , 至 十 二 時 半 始 行 禮 畢 。

陳 副 總 統 偕 總 統 府 秘 書 張 群 及 各 院 部 會 首 長 , 包 括 莫 德 惠 、 沈 昌 煥 、 連 震 東 、 嚴 家 淦 、 楊 繼 曾 、 葉 公 超 、 鄭 彥 棻 、 田 烱 錦 、 谷 正 綱 、 沈 劍 虹 等 , 親 往 參 禮 。

陳 副 總 統 等 一 行 在 「主 , 我 信 你」 的 哀 樂 聲 中 由 台 北 區 輔 理 主 教 成 世 光 引 導 , 隨 著 往 弔 的 人 們 魚 貫 入 場 , 整 個 聖 堂 已 擠 滿 人 。 陳 副 總 統 著 黑 色 西 裝 , 打 黑 色 領 帶 , 神 色 戚 然 。

陳 副 總 統 坐 於 祭 台 的 右 方 , 他 的 後 面 坐 著 十 六 位 主 教 , 方 豪 神 父 坐 於 陳 副 總 統 之 側 , 講 述 彌 撒 儀 式 。

聖 堂 內 置 了 一 座 追 思 台 , 上 置 著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側 面 遺 像 , 像 框 上 披 著 兩 條 黑 綢 。 追 思 台 後 上 方 放 著 教 宗 的 三 層 冠 , 冠 之 四 周 燃 著 四 雙 聖 燭 。

追 思 彌 撒 由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高 理 耀 主 持 , 神 職 人 員 列 隊 進 堂 之 際 以 一 個 大 十 字 架 的 耶 穌 苦 像 作 前 導 , 神 父 和 主 教 魚 貫 而 入 , 高 理 耀 公 使 走 在 最 後 。 每 一 位 神 父 及 主 教 均 在 黑 色 長 袍 之 外 穿 一 短 白 衣 , 修 女 全 身 白 衣 。

陳 副 總 統 在 彌 撒 中 代 表 蔣 總 統 致 悼 詞 。 接 著 于 斌 總 主 教 講 道 , 推 崇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那 「世 人 無 分 彼 此」 的 偉 大 襟 懷 及 生 平 偉 蹟 。 台 中 蔡 文 興 主 教 代 表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高 理 耀 致 詞 , 闡 述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之 偉 大 成 就 , 並 致 謝 來 賓 。 儀 式 於 中 午 十 二 時 半 禮 成 , 兩 千 五 百 餘 位 追 思 的 人 們 都 表 露 著 「漓 漓 欲 淚」 的 神 色 , 至 為 哀 戚 隆 重 。

陳副總統悼詞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 噩 耗 傳 至 台 北 後 , 蔣 總 統 極 表 哀 悼 。 教 宗 對 人 類 和 平 的 偉 大 貢 獻 是 永 垂 不 朽 的 , 我 們 要 向 這 位 偉 人 學 習 , 我 們 向 他 致 崇 高 的 敬 意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逝 世 , 是 人 類 的 最 大 損 失 。 我 們 非 常 的 悲 痛 。 不 過 我 們 應 當 化 悲 哀 為 奮 鬥 , 為 人 類 和 平 而 努 力 , 這 樣 今 天 追 思 這 位 偉 人 才 有 意 義 。

蔣 總 統 因 要 公 不 能 分 身 , 命 令 本 人 代 表 致 悼 。
1963 年 6 月 21 日

 

台教廷使館
哀悼教宗  接受簽名

六 月 四 日 至 八 日 台 北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館 將 在 辦 公 時 間 內 開 放 , 供 各 界 人 士 簽 名 致 悼 。 四 日 下 午 , 外 交 部 長 沈 昌 煥 由 禮 賓 司 長 顧 毓 瑞 陪 同 , 代 表 我 政 府 前 往 簽 名 致 悼 。 駐 華 的 拉 丁 美 洲 各 國 使 節 , 亦 曾 前 往 簽 名 。
1963 年 6 月 21 日

 

台灣懸半旗
為教宗誌哀

行 政 院 今 日 通 令 全 國 各 級 政 府 機 關 、 學 校 , 於 十 七 日 全 體 懸 半 旗 一 天 , 為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喪 禮 誌 哀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本 月 四 日 逝 世 , 教 廷 定 十 七 日 舉 行 官 式 喪 禮 。
1963 年 6 月 21 日

 

俄羅斯教正派代表
參加教廷官式追思

據 此 間 獲 得 的 報 告 說 , 俄 羅 斯 東 正 教 當 局 在 莫 斯 科 宣 佈 , 將 派 代 表 三 人 到 羅 馬 參 加 六 月 十 七 日 教 宗 若 望 的 官 方 追 思 大 禮 。

報 告 說 該 三 名 代 表 是 珊 尼 哥 洛 的 華 地 瑪 主 教 、 亞 凡 魯 真 洛 夫 司 鐸 和 波 魯 維 司 鐸 , 後 者 是 列 寧 格 勒 神 學 院 教 授 , 也 是 出 席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第 一 期 會 議 觀 察 員 。

據 報 告 說 , 教 宗 駕 崩 後 , 東 正 教 當 局 致 梵 蒂 岡 的 唁 電 說 : 「教 宗 致 力 和 平 的 熱 心 , 將 永 存 於 那 些 為 和 平 而 奮 鬥 的 人 心 裡 , 使 他 們 為 維 護 和 加 強 世 界 和 平 而 努 力 。」
1963 年 6 月 21 日

 

悼和平教宗
雲龍社  芳圃

和平教宗、若望廿三世;
全能天主,選為聖教領袖。
世人尊敬的和平使者,
維護真理正義的善牧。
召集大公會議,
共議益世新猷,
詩論改革傳教方策,
倡導基督信徒合一。
發表人世和平通諭,贏得全球朝野的稱頌。

X    X    X    X    X

仁慈教宗,努力於社會和平;
舊病突然復發,信徒紛感驚惶,
噩耗傳來,世人悲悼。
唯願吾主賜以尊榮;
永遠在天享受福樂。
更代世人轉求天主:
再賜我們偉大教宗,
完成本屆大公會議,
使世界獲得真正和平。
1963 年 6 月 21 日

 

悼教宗
德貞女中 金慶秋

我 們 的 教 宗 、 聖 教 會 的 元 首 ── 若 望 廿 三 世 , 他 已 光 榮 的 踏 進 天 國 之 門 。 他 的 逝 世 使 我 們 感 到 無 限 的 哀 痛 , 也 是 聖 教 會 的 一 大 損 失 。

在 他 的 一 生 中 , 他 都 奉 獻 了 自 己 , 獻 出 了 寶 貴 的 生 命 , 為 愛 德 工 作 、 為 整 個 世 上 的 人 類 謀 幸 福 , 在 他 偉 大 的 胸 襟 中 , 使 我 們 更 覺 得 自 己 渺 小 , 他 的 一 切 言 行 , 都 給 我 們 立 了 德 行 的 表 樣 , 他 十 分 憐 愛 貧 病 弱 小 的 人 : 像 去 醫 院 慰 問 病 人 , 去 監 獄 中 探 訪 犯 人 , 這 一 切 都 表 現 出 他 的 尊 貴 和 仁 慈 的 心 , 而 且 他 還 為 整 個 地 球 上 的 人 工 作 , 努 力 呼 籲 和 平 , 他 的 偉 大 不 只 用 言 語 來 表 白 , 更 偉 大 的 就 是 用 行 動 來 表 現 , 他 頒 發 了 和 平 通 諭 , 對 世 界 和 平 有 極 大 的 貢 獻 , 他 的 慈 愛 , 就 是 叫 我 們 不 要 國 與 國 相 爭 , 不 要 互 相 殘 殺 流 血 而 死 亡 , 他 的 一 切 舉 動 , 都 是 基 於 基 督 的 仁 慈 寬 大 。 在 這 罪 惡 的 世 界 裡 , 人 們 不 但 不 預 備 自 己 的 靈 魂 工 作 , 卻 努 力 去 做 一 個 戰 勝 者 , 不 但 基 督 的 救 贖 無 補 我 們 的 罪 , 而 且 祂 也 不 會 原 諒 我 們 的 。 我 們 偉 大 的 慈 父 教 宗 , 他 就 是 為 我 們 罪 人 作 補 贖 , 為 我 們 的 靈 魂 , 努 力 呼 籲 和 平 , 努 力 工 作 而 死 。

教 宗 在 位 雖 只 短 短 四 年 多 , 但 他 所 創 下 的 功 績 卻 是 不 可 消 滅 的 。 可 敬 的 教 宗 , 他 寬 大 仁 慈 的 心 , 一 面 又 要 為 離 開 羊 棧 的 亡 羊 兒 祈 禱 , 希 望 他 們 能 認 識 仁 慈 的 天 父 , 歡 迎 他 們 重 回 基 督 的 羊 棧 , 共 成 一 牧 一 棧 的 偉 大 工 作 。

公 教 徒 的 牧 長 、 世 人 的 慈 父 , 你 的 逝 世 , 我 們 感 到 無 限 的 哀 痛 , 雖 然 在 芸 芸 眾 生 中 , 你 是 不 會 認 識 的 ; 但 是 你 的 偉 大 功 績 , 卻 深 深 的 印 在 我 們 世 人 的 心 中 ; 你 的 一 切 言 行 和 愛 德 , 都 已 成 為 我 們 的 良 好 模 範 。
1963 年 6 月 21 日

 

追思教宗若望第廿三彌撒哀詞
台南羅光主教

大 學 上 說 : 「為 人 君 , 止 於 仁」 (傳 之 三 章)

孔 子 曰 「能 行 五 者 於 天 下 , 為 仁 矣 。 …… 恭 、 寬 、 信 、 敏 、 惠 。 恭 則 不 侮 , 寬 則 得 眾 , 信 則 人 任 焉 , 敏 則 有 功 , 惠 則 足 以 使 人 。」 (論 語 陽 貨)

「恭 則 不 悔」。 教 宗 位 極 人 倫 , 居 於 君 王 和 皇 帝 以 上 。 官 中 儀 禮 , 世 世 相 傳 , 尊 嚴 威 肅 , 懍 不 可 犯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 出 身 農 家 , 生 性 樸 素 。 端 坐 教 宗 寶 座 , 卻 坦 然 向 朝 見 的 人 說 明 自 己 的 貧 賤 家 世 , 沒 有 自 炫 的 神 氣 , 更 不 是 語 無 倫 次 ; 聽 講 的 人 油 然 加 增 了 對 教 宗 的 敬 愛 。 教 廷 慣 例 , 教 宗 不 入 私 人 住 宅 , 也 不 輕 車 出 遊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則 屢 住 老 友 家 中 探 病 , 常 視 察 羅 馬 貧 民 區 域 的 聖 堂 , 這 種 仁 者 的 心 情 , 使 迎 接 的 人 , 更 熱 心 歡 迎 , 更 加 倍 愛 戴 。 他 在 尊 嚴 裡 有 自 謙 , 在 自 謙 裡 有 尊 嚴 , 因 此 能 夠 「恭 則 不 侮 。」

「寬 則 得 眾 」。 教 宗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的 胸 襟 非 常 寬 大 , 他 不 以 裂 教 異 端 稱 呼 信 奉 基 督 而 不 是 天 主 教 的 教 派 , 卻 稱 呼 他 們 為 離 家 的 兄 弟 , 計 劃 使 他 們 重 歸 合 一 。 他 召 集 天 主 教 百 年 一 次 的 大 公 會 議 , 集 合 全 球 主 教 共 商 教 會 大 事 。 他 對 於 迫 害 教 會 的 仇 人 , 也 願 坦 白 相 見 , 討 論 緩 衝 的 途 徑 。 全 球 各 國 、 各 教 、 各 黨 、 各 階 級 的 人 , 都 稱 揚 他 是 好 人 , 都 佩 服 他 誠 心 追 求 和 平 。 共 產 魔 王 赫 魯 曉 夫 也 代 表 共 產 國 家 代 他 致 敬 。 惟 有 失 掉 人 心 的 中 國 共 匪 , 向 他 失 禮 。 「寬 則 得 眾」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的 寬 大 , 取 得 了 全 世 界 人 民 的 愛 敬 。

「信 則 人 任 焉」。 教 宗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看 事 看 人 , 常 向 好 的 方 面 看 ; 他 對 於 社 會 , 對 於 人 , 具 有 濃 厚 的 同 情 , 具 有 極 強 的 信 任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以 後 的 社 會 , 非 常 混 亂 。 共 產 黨 鈎 心 鬥 角 , 企 圖 在 各 國 破 壞 自 由 社 會 。 各 國 淫 逸 好 閒 的 風 化 , 吹 蕩 了 男 女 老 少 的 倫 理 。 有 心 人 多 嘆 息 今 日 的 社 會 , 為 有 史 以 來 最 壞 的 社 會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卻 以 為 事 實 並 不 是 這 樣 壞 , 每 一 時 代 有 一 時 代 的 壞 , 每 一 時 代 也 有 一 時 代 的 好 。 目 前 的 時 代 , 壞 處 比 以 往 多 , 好 處 比 以 往 也 多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 在 每 年 的 聖 誕 廣 播 詞 裡 , 在 討 論 社 會 問 題 和 世 界 和 平 的 通 諭 裡 , 充 滿 了 對 人 對 事 的 信 任 心 , 常 有 樂 觀 的 積 極 精 神 。 當 教 宗 宣 佈 將 召 集 大 公 會 議 時 , 許 多 人 疑 慮 七 十 八 歲 的 教 宗 怎 樣 可 以 肩 負 這 樣 龐 大 的 重 擔 , 又 疑 慮 召 集 兩 千 多 位 的 主 教 怎 樣 可 以 討 論 問 題 。 但 是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 不 但 不 懷 疑 , 而 且 很 樂 觀 , 卒 能 使 懷 疑 的 人 , 也 對 大 公 會 議 有 了 信 任 心 。 對 於 基 督 信 徒 合 一 運 動 , 懷 疑 的 人 更 多 , 教 宗 又 常 是 樂 觀 , 又 常 常 有 信 心 。 「信 則 人 任 焉」 : 基 督 信 徒 的 各 種 教 派 便 都 信 任 教 宗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

「敏 則 有 功」。 孔 子 曾 經 說 : 「君 子 有 三 戒 …… 及 其 老 也 , 血 氣 既 衰 , 戒 之 在 得」 。 (論 語 季 氏) 因 為 血 氣 已 衰 , 精 力 不 足 , 歲 月 又 不 久 了 , 老 年 人 便 只 是 守 著 已 經 成 功 的 事 。 孔 子 說 應 以 為 戒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 以 七 十 七 的 高 齡 登 位 為 教 宗 , 年 歲 不 謂 不 高 。 可 是 他 的 朝 氣 很 盛 , 極 富 創 作 的 精 神 。 一 九 五 九 年 正 月 廿 五 日 , 他 宣 佈 了 三 大 計 劃 : 召 開 羅 馬 教 區 會 議 ,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 修 改 教 會 法 典 。 這 三 件 大 計 , 都 不 是 一 年 半 載 所 可 完 成 。 若 望 廿 三 世 不 以 這 一 點 為 憂 。 羅 馬 教 區 會 議 在 一 九 六 0 年 正 月 召 開 , 於 一 月 內 完 畢 。 大 公 會 議 初 步 籌 備 委 員 會 於 一 九 五 九 年 成 立 , 次 年 結 束 工 作 , 隨 即 成 立 正 式 籌 備 委 員 會 。 若 望 第 二 十 世 監 視 著 籌 備 委 員 會 趕 著 擬 稿 各 項 提 議 案 , 過 了 兩 年 , 教 宗 就 召 集 大 公 會 議 。 同 時 又 頒 佈 了 兩 封 很 長 很 重 要 的 通 諭 , 討 論 社 會 問 題 和 世 界 和 平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作 事 的 敏 捷 迅 速 , 超 過 年 富 力 強 的 壯 年 人 。 在 短 短 的 四 年 半 的 教 宗 期 內 , 乃 能 建 設 了 偉 大 的 功 業 。 美 國 甘 廼 廸 總 統 悼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說 : 「他 的 睿 智 , 同 情 心 , 慈 愛 的 力 量 , 已 遺 留 給 人 類 一 項 新 的 意 志 與 勇 氣 的 遺 產 , 以 供 未 來 之 用 。」

「惠 則 足 以 使 人」。 若 望 廿 三 世 , 惠 及 私 人 , 惠 及 教 會 , 惠 及 天 下 。 梵 蒂 岡 的 工 人 , 受 了 教 宗 加 薪 的 恩 惠 , 在 羅 馬 的 同 窗 , 受 了 他 的 提 拔 , 受 了 他 的 探 問 。 還 有 無 數 向 他 求 恩 的 人, 都 得 了 他 的 恩 惠 。 召 集 大 公 會 議 , 是 加 惠 教 會 。 討 論 社 會 問 題 和 世 界 和 平 的 兩 封 通 諭 , 則 是 加 惠 天 下 人 民 。

「惠 則 足 以 使 人」。 不 僅 是 天 主 教 人 , 誠 心 服 從 教 宗 的 指 使 ; 即 是 非 天 主 教 的 基 督 教 人 , 也 願 和 教 宗 合 作 ; 而 且 反 對 教 會 的 共 產 首 領 赫 魯 曉 夫 也 聲 明 願 與 教 宗 共 求 和 平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加 惠 於 天 下 , 天 下 的 人 都 願 供 其 驅 使 。

「恭 寬 信 敏 惠」,「能 行 五 者 於 天 下 , 為 仁 矣 。」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謙 恭 、 寬 厚 、 信 實 、 勤 敏 、 樂 善 好 施 , 全 世 界 的 人 都 稱 揚 他 是 一 位 仁 者 。

這 位 仁 者 於 今 棄 世 歸 天 了 , 我 們 心 中 充 滿 了 悲 痛 的 情 緒 , 我 們 腦 中 也 充 滿 了 他 的 德 表 。 「三 年 無 改 於 父 之 道 , 可 謂 孝 矣 。」 (論 語 學 而) 我 們 天 主 教 人 是 教 宗 的 兒 女 ; 遵 守 若 望 第 廿 三 世 的 德 表 , 我 們 可 以 表 達 我 們 的 孝 心 。
1963 年 6 月 28 日

 

教宗若望移葬問題
有待未來教宗決定

教 宗 永 久 安 葬 之 所 , 要 經 過 相 當 時 間 , 才 能 決 定 。

二 個 可 靠 方 面 , 曾 先 後 發 表 過 有 關 教 宗 陵 墓 的 消 息 , 但 這 二 個 消 息 是 互 相 矛 盾 的 。

據 教 廷 攝 影 員 費 雷 啟 說 , 已 故 教 宗 曾 秘 密 告 訴 他 想 下 葬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地 窖 。

另 外 一 部 份 人 說 , 教 宗 選 擇 羅 馬 主 教 大 堂 救 世 主 大 殿 為 下 葬 地 。

已 故 教 宗 在 精 神 遺 囑 中 說 , 如 果 救 世 主 大 殿 的 改 建 計 劃 完 成 , 附 加 一 座 小 堂 , 他 願 意 葬 在 那 裡 。

當 記 者 請 教 廷 副 國 務 卿 載 厄 卦 總 主 教 澄 清 移 葬 的 可 能 時 , 他 回 答 說 , 是 否 實 踐 , 完 全 視 未 來 教 宗 的 意 旨 為 依 歸 。 這 就 是 說 , 決 定 是 否 實 行 改 建 救 世 主 大 殿 的 龐 大 計 劃 , 或 是 否 照 原 定 計 劃 進 行 , 要 待 未 來 教 宗 決 定 。

直 至 這 個 決 議 確 定 , 將 來 任 何 重 建 的 計 劃 完 成 之 前 , 故 教 宗 若 望 遺 體 將 留 厝 於 伯 多 祿 地 窖 。
1963 年 6 月 28 日

 

故教宗辦神工
一週一次從不缺失
神師向記者透露

已 故 教 宗 的 告 解 神 師 卡 凡 雅 主 教 說 : 「教 宗 一 生 所 努 力 、 關 切 、 渴 望 的 , 乃 成 為 天 主 的 好 孩 子 。」

「每 一 次 和 他 的 會 晤 , 對 我 來 說 是 一 種 啟 廸 。 我 不 想 多 講 我 和 他 在 神 修 上 的 關 係 , 但 我 可 以 說 出 他 每 星 期 準 時 辦 告 解 。」

「他 選 在 星 期 五 辦 告 解 , 為 紀 念 耶 穌 的 受 難 。 如 果 他 需 要 接 見 特 別 賓 客 或 是 有 其 他 事 務 要 辦 , 便 改 在 星 期 六 , 他 很 少 在 星 期 日 才 辦 告 解 的 , 只 有 二 三 次 把 告 解 延 至 星 期 一 , 但 是 星 期 五 便 再 辦 一 次 告 解 , 總 之 他 每 星 期 告 解 一 次 , 從 未 間 斷 。」

「他 唸 痛 悔 經 時 , 常 常 重 複 地 唸 著 彌 撒 奉 獻 詞 的 一 句 : 『願 主 赦 免 我 無 數 的 罪 過 、 過 失 和 短 處 。』 唸 到 最 後 二 字 , 他 常 常 特 別 加 強 語 氣 。」

卡 凡 雅 主 教 追 述 , 教 宗 每 天 早 上 四 時 半 便 起 來 , 雖 然 他 有 時 工 作 到 深 夜 , 但 仍 然 是 一 樣 早 起 的 。

他 說 : 「早 起 使 他 有 充 裕 時 間 在 彌 撒 之 前 做 默 想 , 把 大 日 課 經 唸 到 晚 經 部 份 , 並 唸 玫 瑰 經 。 他 最 愛 唸 玫 瑰 經 , 當 他 不 能 唸 大 日 課 經 時 , 手 中 常 常 握 著 一 串 唸 珠 。」
1963 年 6 月 28 日

 

故教宗遺書設立
若望和平基金會
三年頒獎一次數逾二萬美元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逝 世 前 設 立 一 和 平 獎 金 , 議 定 該 獎 金 每 三 年 發 放 一 次 。

故 教 宗 用 今 年 五 月 獲 得 的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金 十 六 萬 美 元 設 立 一 基 金 會 , 命 名 為 「若 望 廿 三 世 國 際 和 平 獎 金 基 金 會」 , 並 建 議 以 其 他 收 益 作 補 充 。 據 估 計 , 單 從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金 中 所 獲 得 的 利 益 , 每 三 年 即 逾 二 萬 美 元 。

故 教 宗 正 式 成 立 該 基 金 會 的 消 息 已 刊 載 在 本 期 (八 月 十 二 日) 的 宗 座 憲 報 內 。 五 月 十 日 包 爾 章 和 平 獎 金 頒 發 儀 式 首 先 在 梵 蒂 岡 舉 行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在 同 日 發 出 一 親 筆 手 函 , 詳 列 關 於 設 立 基 金 會 的 要 點 , 該 函 現 已 付 刊 。 在 函 內 教 宗 說 他 的 目 標 是 鼓 勵 人 類 和 世 界 各 國 創 立 真 正 和 平 和 博 愛 。

故 教 宗 說 他 希 望 藉 此 獎 金 的 設 立 , 一 方 面 表 示 他 對 此 次 得 獎 感 想 之 情 , 同 時 又 表 示 「他 本 人 熱 切 渴 望 和 平 能 與 真 理 、 公 義 、 博 愛 和 自 由 共 存 於 世 界 。」

故 教 宗 又 解 釋 說 , 關 於 和 平 能 與 真 理 共 存 一 語 , 是 從 他 的 「人 世 和 平」 通 諭 中 抽 出 來 的 , 這 篇 通 諭 是 以 「在 真 理 、 公 義 、 博 愛 和 自 由 下 建 立 世 界 和 平」 為 副 標 題 的 。

根 據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規 定 , 該 基 金 會 總 部 設 於 梵 蒂 岡 , 並 於 瑞 士 、 義 大 利 及 其 他 國 家 設 立 分 處 。 理 事 長 由 教 廷 國 務 卿 充 任 , 其 他 理 事 四 人 , 由 教 宗 任 命 。
1963 年 8 月 30 日

 

斯溫能樞機眼中的教宗若望
故教宗若望膺選首牧五週年紀念儀式中講詞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在 大 公 會 議 神 長 、 教 友 、 聖 識 人 員 雲 集 的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裡 , 為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膺 選 教 宗 五 週 年 , 舉 行 紀 念 彌 撒 。

比 利 時 美 林 教 區 斯 溫 能 樞 機 在 教 宗 結 束 彌 撒 後 , 講 道 一 小 時 , 樞 機 在 講 道 中 說 : 故 教 宗 若 望 縮 短 了 世 人 和 天 主 間 的 距 離 , 又 留 下 了 一 個 比 較 能 安 定 的 世 界 給 普 世 的 人 。

這 位 比 利 時 的 樞 機 說 : 教 宗 若 望 雖 然 已 經 棄 我 們 而 去 , 但 是 我 們 相 信 他 卻 比 從 前 更 恆 常 地 在 我 們 中 間 臨 現 。 我 們 現 在 請 求 他 轉 求 天 主 , 冀 使 由 他 啟 發 的 大 公 會 議 工 作 , 得 以 順 利 進 行 , 以 趨 於 至 善 之 境 , 是 非 常 合 宜 適 當 的 事 。

樞 機 向 一 位 未 經 教 會 正 式 列 品 的 人 作 此 項 公 開 請 求 , 使 許 多 在 場 的 神 長 大 感 意 外 。

教 宗 保 祿 挑 選 斯 溫 能 樞 機 作 此 次 重 要 的 講 道 , 也 引 起 多 方 面 的 注 意 。 教 宗 保 祿 自 登 極 後 , 即 向 這 位 比 利 時 樞 機 特 別 表 示 倚 重 , 一 如 故 教 宗 若 望 當 年 倚 重 米 蘭 總 主 教 孟 迪 尼 一 般 。

教 宗 保 祿 膺 選 首 牧 後 首 次 在 寢 室 窗 口 接 見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的 群 眾 時 , 即 帶 著 樞 機 一 同 出 現 , 並 將 樞 機 介 紹 與 群 眾 相 見 。 為 保 證 大 公 會 議 工 作 能 順 利 進 行 而 設 的 樞 機 四 人 監 督 團 , 亦 由 教 宗 特 任 斯 溫 能 樞 機 為 監 督 之 一 。

教 宗 不 獨 挑 選 他 為 向 故 教 宗 若 望 致 敬 之 人 , 更 在 講 道 完 畢 後 , 趨 前 擁 抱 他 。 這 種 行 動 , 也 是 史 無 前 例 的 。

斯 溫 能 樞 機 把 他 的 講 道 , 說 是 「把 故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面 目 , 在 此 集 體 向 他 表 示 孝 愛 與 感 激 的 場 合 中 , 暫 時 帶 到 我 們 的 面 前 的 一 種 簡 單 的 嘗 試 。」

斯 溫 能 樞 機 說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膺 選 教 宗 的 翌 日 , 看 來 已 經 是 「一 位 過 渡 時 候 的 教 宗」 了 。

事 實 上 , 教 宗 若 望 也 確 實 是 一 位 「過 渡 時 期」 的 教 宗 , 但 是 , 我 所 指 的 「過 渡」 , 與 普 通 的 意 義 不 同 。 歷 史 將 指 出 他 替 教 會 打 開 了 一 個 新 紀 元 , 更 替 教 會 在 二 十 世 紀 至 廿 一 世 紀 的 變 遷 上 立 下 了 穩 固 的 基 礎 。

斯 溫 能 樞 機 追 憶 說 : 電 台 、 電 視 和 報 界 報 導 故 教 宗 若 望 去 世 消 息 的 語 氣 , 使 世 人 一 致 興 起 失 去 一 個 親 人 的 悲 哀 感 。

全 球 各 地 , 從 未 對 任 何 一 種 致 命 疾 病 的 銳 變 , 表 示 如 此 深 刻 的 關 切 , 更 從 未 對 任 何 一 事 , 表 示 如 此 協 調 的 觀 感 。

斯 溫 能 樞 機 說 : 從 兩 方 面 來 說 , 故 教 宗 若 望 仍 舊 在 我 們 中 間 臨 現 。

第 一 、 從 他 所 愛 的 、 秉 承 他 的 遺 志 的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身 上 ,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他 的 臨 現 , 我 們 可 以 清 楚 地 看 出 , 天 主 特 別 以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賜 給 了 他 的 教 會 , 使 他 前 任 者 先 知 性 的 直 覺 , 獲 得 一 個 有 形 的 表 現 。

與 會 各 神 長 , 對 這 句 話 報 以 熱 烈 的 掌 聲 。

斯 溫 能 樞 機 繼 續 說 : 故 教 宗 若 望 為 求 大 公 會 議 的 工 作 獲 得 美 滿 的 成 就 而 獻 出 了 他 的 生 命 , 這 是 他 常 在 我 們 間 臨 現 的 另 一 種 方 式 。

樞 機 追 述 故 教 宗 若 望 生 前 在 岡 道 爾 夫 某 一 次 接 見 覲 見 人 士 的 情 景 說 : 故 教 宗 當 時 提 到 他 正 在 研 究 著 的 若 干 大 公 會 議 草 案 , 又 將 其 中 若 干 段 , 高 聲 地 念 出 來 , 後 來 他 忽 然 停 下 來 說 : 「啊 ! 我 知 道 在 籌 備 大 公 會 議 的 工 作 中 我 個 人 的 使 命 了 。」 停 了 一 會 後 , 他 接 著 說 : 「我 的 使 命 是 受 苦 。」 斯 溫 能 樞 機 雖 未 說 出 故 教 宗 若 望 當 時 接 見 何 人 , 但 從 他 的 語 氣 看 來 , 他 是 當 時 在 場 人 士 之 一 。

樞 機 又 描 述 故 教 宗 若 望 的 性 格 說 : 故 教 宗 性 格 上 可 人 的 地 方 實 在 太 多 了 , 因 此 我 們 是 不 能 三 言 兩 語 , 提 出 幾 個 特 點 便 能 了 事 的 。 在 這 裡 只 能 列 舉 使 他 與 我 們 和 與 我 們 同 時 代 的 世 人 倍 形 親 切 的 幾 個 要 素 。

倘 若 我 們 必 須 以 一 句 話 來 形 容 故 教 宗 的 話 , 看 來 我 們 僅 能 說 他 是 本 性 和 超 性 生 活 融 洽 貫 通 於 一 身 的 一 個 人 。 本 性 與 聖 寵 在 一 個 充 滿 了 可 愛 之 處 和 行 動 出 人 不 意 的 人 身 上 , 構 成 一 體 了 。

樞 機 指 出 教 宗 熱 愛 與 他 人 分 享 他 的 個 人 所 好 , 又 指 出 故 教 宗 又 有 支 持 友 人 的 勇 氣 。 故 教 宗 將 聖 若 瑟 列 入 彌 撒 常 典 後 , 又 將 威 尼 斯 及 倫 巴 底 的 若 干 聖 人 列 入 聖 品 。

在 提 到 教 宗 若 望 對 愛 德 之 大 能 的 信 心 時 , 斯 溫 能 樞 機 說 : 若 望 廿 三 世 沒 有 天 真 得 相 信 善 良 能 夠 解 決 一 切 難 題 , 但 他 知 道 善 良 卻 能 使 世 人 接 納 諫 言 、 諒 解 及 尊 重 他 人 。

樞 機 接 著 說 : 在 故 教 宗 若 望 的 身 上 , 我 們 找 不 到 一 絲 兒 俗 世 的 虛 榮 心 。 若 望 廿 三 世 留 給 我 們 的 , 是 一 個 在 他 眼 中 自 己 並 不 存 在 的 追 念 。

斯 溫 能 樞 機 在 講 道 時 , 首 先 高 聲 念 出 了 下 面 的 兩 節 福 音 說 : 「曾 有 一 人 由 天 主 差 遣 來 的 , 名 叫 若 翰 。 這 人 來 是 為 作 證 , 為 給 光 作 證 , 為 使 眾 人 藉 著 他 而 信 。」 教 宗 若 望 在 生 時 , 世 人 已 經 常 借 用 這 兩 節 福 音 來 形 容 他 的 了 。 在 整 個 講 道 的 過 程 中 , 斯 溫 能 樞 機 一 再 地 把 這 主 題 演 譯 。

斯 溫 能 樞 機 提 出 「這 人 來 是 為 作 證 , 為 給 光 作 證」 這 句 話 細 加 解 釋 說 : 倘 若 我 們 將 目 光 從 他 的 身 上 移 到 他 已 完 成 的 工 作 上 去 的 , 我 們 發 覺 他 的 一 生 , 代 表 了 三 種 恩 賜 : 對 天 主 教 的 教 友 來 說 他 是 一 種 恩 賜 , 對 基 督 徒 來 說 他 是 一 種 恩 賜 , 對 全 球 善 意 的 人 來 說 , 他 也 是 一 個 恩 賜 。

對 天 主 教 徒 來 說 , 教 宗 若 望 的 一 生 , 特 別 因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定 而 使 他 成 為 天 主 給 教 友 的 一 個 恩 賜 。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的 行 動 , 實 在 是 他 牧 民 工 作 登 峰 造 極 的 成 就 。

第 二 、 為 全 體 基 督 徒 而 言 , 他 製 造 了 一 種 新 的 氣 氛 , 使 我 們 能 以 兄 弟 的 態 度 相 待 , 同 心 對 付 完 全 的 、 有 形 的 團 結 之 途 上 的 困 難 。

第 三 、 教 宗 若 望 的 一 生 是 天 主 給 普 世 人 類 的 一 種 恩 賜 時 , 樞 機 稱 教 宗 若 望 為 「與 世 人 交 談 的 教 宗 。」

樞 機 說 : 在 現 世 紀 中 要 使 世 人 聽 從 教 會 的 指 示 , 不 是 一 件 容 易 的 事 , 因 為 教 會 的 聲 音 , 被 過 多 的 嘈 吵 淹 沒 了 。

他 繼 續 說 : 若 望 廿 三 世 卻 能 勝 過 這 個 困 難 , 使 世 人 都 能 夠 聽 到 他 的 說 話 。 他 已 經 衝 破 了 聲 音 的 障 礙 。

樞 機 最 後 說 : 他 離 開 世 界 時 , 成 功 地 縮 短 了 世 人 和 天 主 間 的 距 離 , 又 留 下 了 一 個 比 較 安 定 的 世 界 給 普 世 的 人 。
1963 年 11 月 15 日

 

富於幽默的教宗若望廿三世
劉若愚譯自公教文摘

如 眾 週 知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 以 富 於 幽 默 機 智 , 聞 名 世 界 如 其 他 。 就 名 人 一 樣 , 有 些 歸 功 於 他 的 笑 話 , 另 有 來 源 。 有 些 由 他 發 明 的 笑 話 , 被 人 一 再 重 覆 。 下 面 的 幾 則 幽 默 故 事 , 不 但 證 實 是 他 的 , 而 且 還 是 第 一 次 發 表 。

「毀 滅 自 己 的 前 途 而 又 一 生 受 窮 挨 飯 的 方 法 有 三 個 : 酗 酒 、 女 人 、 務 農 。 我 的 父 親 選 了 令 人 最 不 感 興 趣 的 那 一 個 。」

他 做 宗 座 大 使 時 說 過 : 「要 做 一 位 好 外 交 家 有 兩 個 辦 法 : 一 是 守 口 如 瓶 , 一 言 不 發 ; 一 是 喋 喋 不 休 。 我 是 義 國 人 , 我 喜 歡 第 二 個 辦 法 。」

一 九 五 八 年 進 入 教 宗 選 舉 會 議 時 , 他 聽 到 一 位 太 太 小 聲 對 人 說 : 「他 不 是 胖 子 嗎 ?」

教 宗 回 頭 笑 著 對 她 說 : 「太 太 , 教 宗 選 舉 會 議 不 是 選 美 會 。」

他 被 選 為 教 宗 後 所 取 的 名 字 , 使 樞 機 主 教 們 大 為 吃 驚 , 這 表 示 他 對 於 歷 史 的 研 究 , 遠 比 他 們 所 想 像 的 更 為 淵 博 。 他 上 溯 到 十 四 世 紀 教 宗 若 望 廿 二 世 的 時 代 , 與 那 位 僭 稱 若 望 廿 二 世 的 偽 教 宗 抗 衡 。 他 向 選 舉 大 會 解 釋 為 甚 麼 他 喜 歡 用 這 個 名 字 : 「凡 採 用 若 望 名 稱 的 教 宗 , 任 期 幾 乎 全 是 很 短 的 。」 這 一 句 話 使 得 樞 機 無 不 莞 爾 而 笑 。

龍 嘉 理 樞 機 膺 選 為 教 宗 的 那 一 天 , 他 的 妹 妹 亞 松 達 正 在 麵 包 店 裡 買 麵 包 。 收 音 機 播 放 的 音 樂 節 目 忽 然 停 了 , 立 刻 播 放 龍 嘉 理 樞 機 膺 選 為 教 宗 的 新 聞 。 他 的 妹 妹 大 喊 過 : 「我 的 天 啊 ! 我 的 那 個 小 天 使 哥 哥 成 了 教 宗 。」

他 的 姪 子 回 家 時 , 遠 遠 地 望 見 一 群 人 圍 著 他 的 住 宅 , 不 禁 自 言 自 語 的 說 道 : 「又 是 很 多 共 產 黨 搗 亂 份 子 。」 可 是 這 一 次 他 測 錯 了 。 他 們 全 向 他 歡 呼 : 「你 的 叔 叔 成 了 新 教 宗 。」

他 的 姪 子 到 達 梵 蒂 岡 時 , 又 渴 又 餓 , 一 句 話 也 說 不 出 來 , 教 宗 說 : 「我 給 你 一 杯 橙 汁 好 嗎 ?」 過 了 一 個 鐘 頭 , 一 位 蒙 席 才 拿 了 一 杯 橙 汁 來 , 教 宗 說 : 「他 們 把 這 個 地 方 搞 得 像 什 麼 樣 子 !」

有 人 提 議 把 他 的 妹 妹 及 三 個 兄 弟 升 為 教 廷 貴 族 , 教 宗 笑 著 說 : 「最 大 的 榮 譽 莫 過 於 讓 他 們 安 於 故 鄉 的 耕 讀 傳 家 的 生 活 。」

儘 管 是 這 樣 , 到 羅 馬 車 站 歡 迎 教 宗 家 族 的 人 員 , 見 到 教 宗 的 兄 弟 姊 妹 還 是 滿 口 地 , 大 人 長 , 大 人 短 。 他 們 都 穿 著 參 加 婚 喪 大 禮 的 黑 色 禮 服 , 拎 著 草 籃 子 、 紙 袋 子 。 教 宗 向 他 的 妹 妹 說 : 「不 要 哭 啦 ! 他 們 待 我 不 算 太 壞 。」

在 伯 鐸 大 殿 舉 行 的 五 小 時 加 冕 彌 撒 結 束 時 , 歌 詠 團 唱 : 「他 的 頭 上 戴 著 金 冠 。」 教 宗 說 : 「栢 嘉 謨 的 聖 召 那 樣 多 , 有 人 冒 出 來 做 教 宗 , 不 過 是 遲 早 的 問 題 。」

教 宗 當 年 出 使 法 國 時 的 秘 書 瑞 士 人 海 穆 蒙 席 , 是 一 位 紋 章 學 專 家 , 正 扒 在 桌 子 上 , 為 新 教 宗 設 計 徽 章 , 教 宗 在 背 後 不 住 的 窺 視 。 威 尼 斯 聖 馬 爾 谷 的 獅 子 , 自 然 應 當 包 括 在 徽 章 上 。 「海 穆 蒙 席 , 你 那 頭 獅 子 未 免 太 兇 了 一 點 吧 ! 那 種 獅 子 為 額 我 略 七 世 很 合 適 。 你 不 能 畫 一 頭 更 和 氣 一 點 的 獅 子 嗎 ?」 海 穋 蒙 席 便 再 畫 了 一 頭 合 著 眼 、 閉 著 咀 、 不 到 三 個 月 大 的 幼 獅 。 教 宗 看 了 , 笑 著 說 : 「很 好 , 很 好 。 這 頭 獅 仔 不 會 嚇 唬 人 。」

舉 行 大 禮 時 , 教 宗 常 是 坐 著 八 人 大 敞 轎 入 場 。 有 一 次 , 他 發 覺 大 轎 左 右 搖 擺 , 無 法 穩 定 , 他 立 時 知 道 了 是 甚 麼 原 因 。 他 問 抬 轎 的 人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多 重 。

「一 百 二 十 磅 。」

「他 給 你 們 多 少 薪 水 ?」

「一 千 六 百 里 耳 。」

「好 。 從 現 在 起 , 你 們 的 薪 水 是 三 千 二 百 里 耳 。 工 作 重 了 一 倍 。 薪 水 自 然 也 應 當 加 一 倍 。」

教 宗 任 命 達 狄 尼 樞 機 為 國 務 卿 。 達 狄 尼 為 人 安 閒 、 輕 鬆 、 機 敏 。 為 時 不 久 , 達 狄 尼 同 國 務 院 的 人 提 到 教 宗 , 常 是 說 , 我 們 的 那 位 頂 頭 上 司 而 不 名 。 後 來 教 宗 聽 說 了 , 便 向 他 說 : 「親 愛 的 達 狄 尼 , 從 現 在 開 始 , 我 想 你 最 好 叫 我 是 住 在 四 樓 的 那 一 位 。」

論 及 教 宗 若 望 及 大 公 會 議 的 書 很 多 , 但 大 部 份 沒 有 提 到 有 關 大 聖 若 瑟 的 一 則 故 事 。 在 大 公 會 議 快 要 結 束 時 , 國 務 卿 宣 佈 : 教 宗 已 決 定 將 大 聖 若 瑟 列 於 彌 撒 常 典 中 聖 母 之 後 。 這 項 命 令 , 預 定 在 十 二 月 八 日 大 會 閉 幕 彌 撒 中 開 始 生 效 。

出 席 大 公 會 議 的 人 聽 到 這 項 宣 佈 , 大 為 驚 訝 。 人 人 都 知 道 , 自 梵 蒂 岡 第 一 屆 大 公 會 議 後 , 聖 座 已 收 到 申 請 書 , 要 求 對 於 耶 穌 基 督 的 義 父 及 聖 母 的 保 護 人 多 加 敬 禮 。 一 般 人 以 為 這 件 事 早 晚 會 實 現 , 只 須 普 通 正 常 手 續 , 勿 庸 聳 人 聽 聞 , 使 人 激 動 。

教 宗 已 經 指 定 大 聖 若 瑟 大 會 主 保 。 自 第 七 世 紀 以 來 , 彌 撒 常 典 便 沒 有 更 改 過 。 現 在 很 顯 然 的 , 教 宗 沒 有 徵 求 任 何 人 的 意 見 , 便 決 定 了 更 改 彌 撒 常 典 。 主 教 們 雖 然 說 不 上 憤 激 , 但 多 少 有 點 惶 惑 。 可 是 不 多 幾 天 以 後 , 他 們 便 恍 然 大 悟 了 。

原 來 前 一 些 日 子 , 教 宗 在 自 己 房 間 , 照 常 從 擴 音 器 中 聽 取 樓 下 大 會 開 會 情 形 。 一 位 神 經 不 很 正 常 的 主 教 , 用 震 顫 猶 疑 的 拉 丁 話 , 向 大 會 發 表 演 說 。 他 的 話 很 難 聽 得 到 , 聽 到 的 人 幾 乎 全 不 懂 他 說 的 是 甚 麼 。

聽 眾 的 笑 鬧 及 彼 此 間 的 交 談 , 使 得 這 位 主 教 更 加 心 慌 。 他 的 講 演 超 過 了 時 限 還 不 結 束 , 大 會 主 席 最 後 出 面 干 涉 , 強 迫 制 止 。 這 更 引 得 哄 堂 大 笑 。

幾 天 以 後 , 這 些 主 教 覺 得 很 抱 歉 , 因 為 他 們 知 道 了 這 位 神 經 失 常 的 主 教 是 教 宗 的 好 朋 友 。 他 們 以 前 不 知 道 他 在 集 中 營 裡 關 了 三 年 , 受 盡 折 磨 , 因 此 身 體 衰 弱 , 神 經 系 統 受 了 重 傷 , 說 話 也 說 不 清 楚 了 。

他 要 求 大 會 向 大 聖 若 瑟 、 這 位 聖 經 上 靜 默 的 殉 道 者 致 敬 , 教 宗 卻 懂 得 非 常 清 楚 。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 教 宗 若 望 向 出 席 大 會 的 主 教 作 最 後 致 詞 , 聲 音 很 宏 亮 , 他 們 並 沒 有 發 覺 這 是 他 的 告 別 演 說 。 「和 平 驅 除 了 恐 懼 。 和 平 不 聽 那 些 胡 言 亂 語 。 願 你 們 一 生 享 受 和 平 。 願 天 主 祝 福 你 們 !」

五 月 卅 一 日 , 星 期 五 , 教 宗 身 不 由 主 的 發 出 呻 吟 。 聖 伯 鐸 大 殿 聖 器 的 監 護 人 加 尼 基 大 主 教 , 為 教 宗 主 持 了 最 後 的 聖 事 。 教 宗 的 兄 弟 及 妹 妹 也 搭 飛 機 到 達 。

他 說 : 「醫 生 , 我 要 回 到 天 主 那 裡 去 了 , 不 要 為 我 發 愁 。 我 的 行 裝 已 經 整 理 好 了 , 準 備 隨 時 出 發 。」 教 宗 若 望 的 任 期 ,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六 月 三 日 上 午 七 時 四 十 五 分 結 束 。

譯 者 按 : 謝 壽 康 博 士 擔 任 我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時 , 我 國 筆 會 會 長 羅 家 倫 先 生 及 秘 書 陳 紀 瑩 先 生 到 西 德 參 加 國 際 筆 會 , 回 程 道 經 羅 馬 , 晉 謁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 陳 紀 瑩 先 生 在 傳 記 文 學 一 七 七 期 謝 壽 康 專 號 上 發 言 , 陳 述 經 過 , 歷 歷 如 繪 , 令 人 想 望 教 宗 風 采 , 茲 照 錄 幾 節 如 下 :

晉謁教宗若望廿三世
廿 二 日 晨 九 時 , 謝 大 使 穿 著 繡 金 大 禮 服 來 旅 館 , 接 我 們 去 羅 馬 市 外 約 二 十 公 里 的 岡 道 夫 教 宗 行 宮 , 去 晉 謁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 我 們 在 路 上 又 請 教 了 一 些 晉 見 的 禮 節 。 那 天 羅 先 生 著 中 式 長 衫 馬 褂 , 即 羅 所 謂 「上 國 衣 冠」 。 我 則 臨 時 向 于 大 使 借 來 一 套 西 式 禮 服 。 我 們 又 見 謝 大 使 的 禮 服 有 些 陳 舊 , 請 教 他 為 什 麼 不 做 一 套 新 的 ? 他 答 : 「越 陳 舊 越 代 表 資 深 。」 可 知 入 境 問 俗 的 道 理 。 車 子 駛 出 羅 馬 城 外 , 謝 大 使 令 司 機 開 得 稍 快 一 點 , 十 五 分 鐘 後 , 大 使 又 令 司 機 稍 慢 一 點 , 以 便 恰 好 趕 上 十 點 整 的 晉 見 時 間 。 果 然 , 我 們 到 達 夏 宮 門 口 時 , 是 九 時 五 十 五 分 鐘 。 從 門 前 穿 彩 色 制 服 手 持 長 矛 的 瑞 士 侍 衛 到 宮 內 內 侍 , 見 了 謝 大 使 都 致 敬 。 我 們 的 帽 子 與 呈 獻 給 教 宗 的 禮 物 由 內 侍 接 過 去 , 然 後 經 過 一 間 大 廳 , 再 繞 行 一 間 過 廳 , 就 來 到 教 宗 辦 公 室 的 門 外 , 看 見 門 外 有 兩 位 穿 禮 服 的 人 垂 手 站 立 , 恭 候 傳 諭 。

其 中 有 一 位 到 謝 大 使 面 前 來 報 告 , 說 裡 邊 有 一 位 樞 機 主 教 在 談 公 事 , 可 能 我 們 晉 見 的 時 間 遲 一 兩 分 鐘 。 謝 大 使 表 示 沒 有 關 係 。 我 們 都 屏 息 著 氣 , 在 室 外 椅 子 上 敬 候 。

不 一 會 兒 , 紅 衣 主 教 自 裡 邊 走 出 來 了 。 我 們 也 立 起 來 , 點 頭 為 禮 。

再 經 過 一 剎 那 時 間 , 辦 公 室 大 門 打 開 , 一 位 內 侍 揚 手 歡 迎 我 們 進 去 , 依 次 是 謝 大 使 , 羅 先 生 , 殿 後 是 我 。 隨 後 內 侍 也 把 禮 物 送 進 去 。

教 宗 的 辦 公 室 很 寬 敞 , 除 一 張 大 型 辦 公 桌 外 , 牆 上 弔 著 壁 畫 多 幅 , 還 有 一 隻 屏 風 。 教 宗 離 開 辦 公 桌 歡 迎 我 們 , 首 先 握 了 手 , 然 後 就 座 。 因 為 我 們 三 人 都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 故 無 需 屈 膝 行 吻 戒 指 禮 。 坐 定 以 後 , 謝 大 使 以 法 語 向 教 宗 介 紹 了 我 倆 的 姓 名 與 職 銜 , 又 把 此 次 出 席 國 際 筆 會 的 任 使 , 扼 要 說 明 。 教 宗 的 儀 表 早 已 在 新 聞 照 片 中 見 過 , 這 次 雖 是 初 晤 , 但 並 不 陌 生 , 他 那 滿 面 笑 容 代 表 著 宗 教 領 袖 的 慈 祥 。 然 後 謝 大 使 與 教 宗 , 滔 滔 不 絕 , 暢 談 約 十 數 分 鐘 。 然 後 謝 大 使 把 我 們 的 贈 禮 「故 宮 名 畫 三 百 種」 揭 開 , 請 教 宗 欣 賞 , 一 面 謝 大 使 介 紹 此 冊 編 印 的 經 過 , 裡 邊 有 羅 先 生 的 英 文 序 文 。 謝 大 使 介 紹 我 二 人 道 : 「他 二 人 都 能 說 英 文 。」 意 思 是 希 望 教 宗 跟 我 倆 用 英 文 談 話 , 教 宗 則 說 : 「我 還 在 學 習 英 文 , 尚 不 能 使 用 。」

當 然 這 是 謙 遜 之 語 。 然 後 教 宗 說 了 一 些 天 主 教 早 年 在 中 國 傳 教 的 故 事 。

理髮師與著作家
原 來 這 個 故 事 是 這 樣 的 。 大 約 在 清 朝 初 期 , 教 廷 派 一 位 主 教 到 中 國 去 , 當 他 覲 見 了 清 帝 之 後 , 清 廷 就 派 了 一 位 大 臣 去 回 拜 主 教 。 大 臣 見 主 教 書 柜 內 擺 著 不 少 書 籍 , 就 問 道 : 「教 皇 是 否 很 有 學 問 ? 這 些 書 籍 是 否 都 是 他 的 著 作 ?」 那 位 主 教 答 道 : 「 教 皇 有 沒 有 學 問 和 這 些 著 作 內 有 沒 有 他 的 著 作 , 我 還 不 十 分 清 楚 , 可 是 我 告 訴 你 」 , 說 著 , 主 教 就 引 大 臣 到 另 一 書 柜 前 , 指 著 卷 帙 浩 繁 裝 釘 得 很 堂 皇 的 書 籍 , 說 道 : 「這 些 書 都 是 教 皇 御 前 一 個 剃 頭 匠 寫 的 。 」 大 臣 聽 後 , 面 現 驚 異 之 色 , 吟 哦 了 一 會 兒 , 說 道 : 「教 廷 的 剃 頭 匠 都 會 著 書 , 那 還 用 問 嗎 ? 教 皇 著 作 比 他 更 多 了 。」 「其 實 呢 !」 謝 大 使 又 引 用 教 宗 的 話 說 : 「當 時 確 有 一 位 理 髮 師 是 一 個 大 著 作 家 。 若 論 著 作 , 教 皇 不 抵 他 , 但 教 皇 的 職 責 , 不 是 著 書 。」

我 們 聽 了 , 向 教 宗 報 以 微 笑 。

「閣 下 著 作 豐 富 , 誰 不 知 道 呢 ?」 謝 氏 翻 譯 完 了 , 又 向 教 宗 說 。

按 當 時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繼 承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為 教 宗 , 精 通 七 種 語 言 , 又 是 「聖 查 理 、 波 羅 米 奧」 研 究 專 家 , 曾 出 版 五 巨 冊 專 著 , 其 他 零 星 著 作 無 算 。

攝影留念
不 知 不 覺 , 已 超 過 了 我 們 晉 謁 時 間 , 標 準 接 見 時 間 是 一 刻 鐘 , 我 們 則 已 用 了 二 十 分 鐘 。 謝 大 使 起 身 表 示 告 退 , 教 宗 則 從 身 後 拿 出 三 隻 小 盒 , 一 面 遞 給 我 們 , 一 面 說 道 : 「 你 們 贈 送 我 這 麼 貴 重 禮 物 , 我 這 個 小 東 西 就 作 為 紀 念 品 吧 。」

我 們 拿 到 手 一 看 , 原 來 盒 內 盛 著 他 自 己 的 銀 質 浮 雕 像 , 我 們 稱 謝 不 止 。

這 時 , 教 宗 又 說 : 「我 跟 你 們 留 影 以 為 紀 念 。」 於 是 自 門 外 走 進 穿 大 禮 服 的 攝 影 師 , 為 我 們 攝 影 。

我 們 走 出 夏 宮 時 , 謝 大 使 對 內 侍 與 侍 衛 , 又 有 厚 賜 , 歐 洲 小 費 之 繁 , 教 廷 也 不 例 外 。
1963 年 6 月 30 日 至 7 月 7 日


 

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被列真福品 ()
韓承良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生 於 一 八 八 一 年 , 一 九 五 八 年 被 選 為 教 宗 , 在 位 不 過 五 年 光 景 , 便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去 世 了 。 使 人 非 常 驚 訝 的 , 是 他 在 去 世 前 一 年 竟 然 大 膽 地 召 開 了 一 個 大 公 會 議 來 革 新 聖 教 會 。

一位難產的教宗
一 九 五 八 年 當 他 被 選 為 教 宗 時 , 筆 者 正 在 羅 馬 讀 書 。 記 得 當 時 大 學 當 局 放 假 , 好 使 學 生 們 有 暇 去 看 教 宗 選 舉 的 結 果 , 就 是 每 天 晚 上 六 點 左 右 , 梵 蒂 岡 要 放 出 煙 火 , 如 果 冒 的 是 白 煙 , 意 思 是 已 經 選 出 了 教 宗 。 如 果 冒 黑 煙 , 說 明 仍 未 被 選 出 來 。 同 學 們 不 願 喪 失 這 千 載 難 逢 的 機 會 , 都 搶 著 去 看 結 果 。 可 是 一 次 次 冒 的 都 是 黑 煙 , 同 學 們 也 都 垂 頭 喪 氣 地 歸 來 , 這 說 明 教 宗 難 產 。 筆 者 在 家 按 兵 不 動 , 好 好 的 讀 書 並 準 備 寫 論 文 , 還 不 時 取 笑 同 學 們 好 奇 好 事 , 在 家 還 不 一 樣 知 道 結 果 ! 因 為 電 台 自 會 立 即 廣 播 出 來 。 可 這 樣 一 天 天 地 過 去 , 毫 無 結 果 。 已 經 一 個 星 期 了 , 筆 者 也 終 於 按 捺 不 住 , 也 跑 到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去 看 熱 鬧 去 了 。 正 好 那 一 天 的 傍 晚 , 大 家 都 在 聚 精 會 神 的 向 著 那 個 高 過 屋 頂 的 煙 囱 觀 望 的 時 候 , 突 然 之 間 , 它 冒 出 了 白 煙 , 這 說 明 教 宗 已 經 選 出 來 了 。 廣 場 上 不 下 數 萬 名 群 集 而 來 的 民 眾 , 皆 狂 呼 大 叫 : 「我 們 有 了 教 宗 ! 教 宗 萬 歲 !」

一位不起眼的教宗
不 久 之 後 便 發 出 了 一 大 張《號 外》 , 上 有 新 教 宗 的 照 片 和 他 簡 單 的 生 平 報 告 。 大 家 一 看 , 當 場 有 人 出 了 怨 言 : 「原 來 是 這 麼 一 位 年 老 的 教 宗 呀 ! 他 已 經 七 十 七 歲 了 , 還 能 作 甚 麼 ?」 這 與 前 任 、 剛 死 去 的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Pio XII) 相 比 , 的 確 有 點 不 成 比 例 。 前 者 在 位 近 二 十 年 , 為 教 會 作 了 許 多 偉 大 的 事 業 , 發 出 了 不 少 重 要 的 通 諭 。 是 誰 也 不 能 否 認 的 一 位 偉 大 教 宗 , 而 且 是 記 憶 猶 新 的 教 宗 。 因 此 還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的 時 候 , 人 們 就 已 傳 出 了 : 「這 是 一 位 過 度 性 的 短 期 教 宗 !」 果 然 若 望 教 宗 在 位 不 到 五 年 就 與 世 長 辭 了 。 但 是 他 在 去 世 後 不 到 四 十 年 便 被 列 入 真 福 品 , 可 算 是 十 分 少 有 的 事 。 更 甚 者 是 他 的 屍 體 並 沒 有 變 形 腐 敗 , 幾 乎 是 原 形 畢 露 地 出 現 在 人 們 的 面 前 。

一位純樸的教宗
他 是 一 位 心 胸 寬 大 、 誠 樸 坦 白 , 又 十 分 單 純 的 教 宗 。 他 處 處 給 人 一 種 親 切 近 人 的 感 覺 。 他 才 當 了 教 宗 , 就 向 人 們 說 : 「現 在 全 世 界 都 是 我 的 本 堂 區 。」 他 在 臨 危 的 病 床 上 , 感 到 十 分 痛 苦 說 : 「我 這 張 病 床 就 是 一 座 祭 台 , 祭 台 上 不 能 沒 有 祭 品 呀 , 而 我 就 是 祭 品 。 我 雖 痛 苦 難 當 , 但 為 了 愛 , 我 甘 心 忍 受 一 切 。」 又 向 他 的 秘 書 說 : 「我 的 行 李 箱 和 旅 行 袋 已 經 準 備 好 了 , 我 要 出 發 走 了 。」 他 一 直 到 死 仍 是 樂 觀 開 朗 , 充 滿 了 幽 默 感 。 終 於 到 了 一 九 六 三 年 的 六 月 三 日 傍 晚 , 聖 神 降 臨 後 的 星 期 一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正 為 教 宗 臨 終 作 著 大 禮 聖 體 降 福 , 而 外 面 廣 場 上 是 數 天 以 來 , 最 多 人 們 聚 集 的 一 天 , 教 宗 安 然 去 世 了 。 第 二 天 羅 馬 各 報 紙 上 刊 出 了 大 大 的 標 題 : 「我 們 的 世 界 更 為 貧 窮 了 !」

他特別喜愛受苦的人
他 被 選 教 宗 後 第 一 個 聖 誕 節 過 後 , 第 一 天 去 了 兒 童 病 院 看 望 那 些 生 病 的 兒 童 。 第 二 天 去 了 羅 馬 監 獄 看 望 犯 人 , 和 他 們 一 起 過 聖 誕 節 。 第 一 句 話 向 他 們 說 : 「你 們 知 道 , 我 也 有 一 個 親 戚 , 他 同 你 們 一 樣 坐 過 監 的 。」

我 正 在 羅 馬 讀 書 , 一 天 在 聖 若 望 大 殿 踫 到 一 位 中 年 美 國 人 。 問 他 是 否 第 一 次 來 羅 馬 , 他 說 : 「是 的 , 但 我 不 是 來 看 羅 馬 城 , 而 是 來 看 若 望 教 宗 的 , 別 的 我 都 不 必 看 。」 為 甚 麼 ? 他 接 著 說 : 「去 年 我 女 兒 趕 著 回 家 過 聖 誕 , 半 途 飛 機 失 事 , 大 部 分 的 人 都 死 了 。 我 女 兒 從 空 中 掉 下 來 , 兩 條 腿 已 經 摔 得 與 肩 平 行 了 。 我 心 中 非 常 痛 苦 難 過 , 數 日 來 不 能 睡 也 不 想 吃 喝 , 只 是 昏 天 昏 地 的 , 對 人 生 完 全 失 去 了 意 義 。 我 是 教 友 , 但 早 已 不 進 聖 堂 了 , 當 然 也 不 會 念 經 。 我 由 電 視 上 認 識 到 教 宗 若 望 , 也 知 道 他 是 好 人 , 便 向 他 求 助 。 一 天 在 似 睡 非 睡 的 時 候 , 忽 然 聽 到 有 人 叫 我 的 名 字 , 我 睜 開 眼 一 看 , 見 若 望 教 宗 就 站 在 我 面 前 , 和 譪 地 向 我 說 : 『不 要 害 怕 , 依 靠 天 主 吧 !』 接 著 就 不 見 了 。」 他 接 著 說 : 「我 的 女 兒 經 過 一 年 調 養 之 後 , 今 天 和 你 我 一 點 分 別 都 沒 有 了 。」

美 國 一 位 名 叫 加 大 利 納 胡 德 森 的 女 孩 (Ketherina Hudson) , 患 癌 症 已 是 末 期 了 。 她 一 定 要 看 看 若 望 教 宗 , 父 母 便 不 辭 勞 苦 地 將 她 帶 到 羅 馬 去 。 教 宗 立 即 答 應 要 接 見 她 。 在 約 定 的 時 間 , 教 宗 在 他 私 人 的 圖 書 館 內 接 見 了 這 個 女 孩 。 只 有 慈 祥 年 老 的 教 宗 和 小 女 孩 在 那 裡 , 二 人 講 了 甚 麼 誰 也 不 知 道 。 只 看 到 兩 人 著 白 衣 , 女 孩 十 分 親 切 地 附 在 教 宗 的 耳 朵 上 , 和 教 宗 交 談 。 平 常 梵 蒂 崗 的 規 定 是 , 教 宗 接 見 外 國 使 節 時 , 不 得 超 過 二 十 分 鐘 。 但 是 教 宗 同 患 病 小 女 孩 卻 談 了 整 整 四 十 分 鐘 。 然 後 教 宗 親 自 拉 著 小 女 孩 的 手 , 陪 她 走 到 她 父 母 跟 前 。

善待救助猶太人
若 望 教 宗 向 來 和 氣 待 人 , 給 人 寫 信 也 表 現 的 非 常 親 切 , 他 也 如 此 囑 咐 手 下 秘 書 , 回 信 一 定 要 親 切 待 人 。 他 常 說 : 「對 人 客 氣 和 禮 貌 就 是 愛 德 的 表 現 。」 猶 太 人 慣 於 稱 呼 他 為 「 老 好 人 若 望 」 是 有 原 因 的 , 在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教 宗 若 望 正 好 在 保 加 利 亞 , 不 久 後 在 土 耳 其 和 希 臘 作 梵 蒂 岡 駐 外 大 使 。 當 時 有 許 多 臨 死 的 猶 太 人 就 從 那 裡 得 到 教 廷 大 使 若 望 來 者 不 拒 的 幫 助 , 發 給 他 們 梵 蒂 崗 的 難 民 護 照 而 逃 走 , 脫 離 了 希 特 拉 的 迫 害 。 此 外 在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一 開 始 , 教 宗 便 親 自 命 令 將 從 前 苦 難 主 日 內 所 誦 讀 的 : 「讓 我 們 為 那 些 狡 計 的 猶 太 人 祈 禱」 取 消 , 因 為 那 是 帶 有 輕 視 成 分 的 說 話 。
2001 年 12 月 30 日

 

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被列真福品 ()
韓承良

他有方濟的靈魂和精神
教 宗 若 望 的 家 距 方 濟 會 院 不 遠 , 故 從 小 就 和 會 士 們 混 熟 , 並 參 加 了 在 俗 方 濟 會 。 不 但 天 天 在 那 裡 輔 祭 , 更 多 次 去 那 裡 拜 訪 或 作 避 靜 , 他 常 說 : 「那 個 地 方 充 滿 了 安 靜 和 神 聖 的 氣 氛」 。

他 的 家 人 也 都 認 識 會 士 們 。 他 作 教 宗 後 祝 聖 了 一 位 方 濟 會 士 作 南 美 洲 的 主 教 。 這 位 主 教 一 次 來 這 裡 探 訪 , 正 好 踫 到 教 宗 的 弟 弟 , 便 說 : 「你 看 看 , 你 哥 哥 竟 然 將 我 祝 聖 成 主 教 , 要 我 去 那 遙 遠 的 南 美 洲 去 傳 教」 。 弟 弟 立 即 回 答 說 : 「唉 , 主 教 , 我 們 是 鄉 下 人 , 沒 見 過 大 世 面」 。 教 宗 同 樣 是 單 純 的 鄉 下 人 , 可 是 這 位 「鄉 下 人」 卻 真 的 不 簡 單 呀 。 一 九 五 九 年 四 月 十 六 日 , 他 以 教 宗 的 身 分 參 加 方 濟 大 家 庭 在 羅 馬 拉 特 郎 大 殿 中 , 慶 祝 會 規 於 七 百 五 十 周 年 前 在 原 地 獲 教 宗 依 諾 森 批 准 。 同 一 天 大 家 也 重 發 聖 願 , 並 大 事 慶 祝 和 紀 念 。 教 宗 到 了 拉 特 郎 大 殿 門 口 , 命 令 抬 十 人 大 轎 的 人 停 下 , 他 本 人 從 寶 座 上 下 來 , 要 脫 下 鞋 來 , 赤 足 走 進 聖 殿 去 。 可 是 他 的 屬 下 人 員 勸 他 不 要 如 此 作 , 因 不 合 體 統 云 云 …… 教 宗 笑 笑 說 : 「聖 方 濟 一 生 常 是 赤 足 走 路 的 , 我 就 不 能 效 法 一 下 聖 方 濟 嗎 ?」 屬 下 仍 不 答 應 , 教 宗 說 : 「至 少 許 可 我 步 行 走 到 祭 台 前 去 吧 。」 到 了 講 道 理 的 時 候 , 教 宗 向 著 大 殿 內 滿 滿 的 方 濟 大 家 庭 的 成 員 說 : 「今 天 我 要 用 聖 經 上 的 話 向 你 們 說 : 『我 是 你 們 的 弟 兄 若 瑟 !』 」 此 時 聖 殿 中 爆 出 了 如 雷 的 掌 聲 和 歡 呼 聲 。 原 來 教 宗 原 名 叫 若 瑟 , 教 宗 引 用 了 創 世 紀 內 若 瑟 向 弟 兄 們 所 講 的 說 話 (創 四 五 3) , 當 時 筆 者 也 在 場 。 教 宗 和 聖 方 濟 一 樣 , 喜 愛 單 純 和 誠 樸 的 人 和 事 物 。 他 一 生 過 的 是 真 正 神 貧 簡 單 的 生 活 , 完 全 如 同 一 位 方 濟 會 士 。

是位向外開放的教宗
若 望 教 宗 非 常 掛 心 那 些 生 活 在 沒 有 自 由 的 地 方 的 教 友 。 他 自 覺 有 責 任 要 照 顧 他 們 。 因 此 他 開 始 與 共 產 國 家 往 來 , 由 一 些 蘇 聯 的 附 屬 小 國 開 始 , 然 後 同 蘇 聯 交 換 信 息 。 因 為 教 宗 是 一 位 真 心 實 意 的 人 , 他 以 真 誠 的 心 意 同 人 往 來 , 故 沒 多 久 就 得 到 了 意 想 不 到 的 結 果 。 一 九 六 一 年 聖 誕 節 日 , 教 宗 忽 然 接 到 蘇 聯 秘 書 長 赫 魯 曉 夫 的 賀 函 , 慶 祝 教 宗 八 十 大 壽 的 賀 函 , 自 此 不 斷 有 了 往 來 。 到 了 一 九 六 三 年 赫 魯 曉 夫 送 給 教 宗 一 件 大 大 的 禮 物 : 就 是 他 將 烏 克 蘭 坐 監 最 長 、 年 紀 最 長 、 地 位 最 高 的 天 主 教 人 物 ,   若 瑟 斯 禮 皮 主 教 (Msgr. Josef Slipyj) 從 監 獄 中 釋 放 了 出 來 , 並 許 可 他 到 歐 洲 向 教 宗 述 職 。 同 年 三 月 七 日 , 教 宗 私 人 圖 書 館 的 大 門 打 開 , 讓 赫 魯 曉 夫 的 女 兒 辣 達 (Rada) 和 她 的 先 生 阿 猶 貝 (Ajubey) —— 一 位 蘇 聯 政 府 高 官 員 , 去 拜 見 教 宗 。 教 宗 給 他 們 每 人 一 串 精 美 的 念 珠 。 當 時 立 即 有 人 批 評 教 宗 太 過 幼 稚 , 過 於 相 信 共 產 主 義 等 等 。 但 教 宗 充 滿 信 心 和 對 天 主 的 依 賴 之 心 , 對 人 們 的 批 評 不 言 不 語 加 以 忍 耐 。 教 宗 的 一 張 照 片 , 在 政 府 人 員 許 可 之 下 , 被 安 置 在 莫 斯 科 的 博 物 館 中 。 是 一 個 微 笑 安 詳 的 若 望 教 宗 , 照 片 下 面 寫 著 : 「這 是 一 位 主 張 和 平 的 人 士」 。 而 當 時 正 是 美 國 堅 尼 地 總 統 , 為 了 蘇 聯 在 古 巴 裝 置 的 飛 彈 而 大 鬧 特 鬧 的 時 候 。

走出梵蒂岡的範圍
在 若 望 教 宗 以 前 的 教 會 首 領 , 從 來 不 離 開 梵 蒂 岡 半 步 , 更 不 會 到 羅 馬 以 外 的 任 何 地 方 去 。 若 望 教 宗 當 選 之 後 , 向 他 秘 書 說 的 第 一 句 話 就 是 : 「我 實 在 不 願 意 終 身 被 關 在 梵 蒂 岡 之 內」 。 這 是 他 向 國 務 院 秘 書 長 塔 爾 的 尼 (Card Tardini) 樞 機 所 說 的 話 。 果 然 , 是 他 開 創 了 教 宗 拜 訪 羅 馬 不 同 本 堂 的 習 慣 。 一 九 六 二 年 的 十 月 四 日 , 他 毅 然 踏 上 一 列 火 車 , 到 勞 肋 托 朝 拜 聖 母 , 更 在 同 一 天 去 了 亞 西 西 向 他 心 愛 的 聖 人 方 濟 致 敬 。 向 聖 母 和 方 濟 為 了 即 將 召 開 的 大 公 會 議 而 祈 禱 。 也 從 此 打 開 了 梵 蒂 岡 的 門 戶 , 使 其 後 教 宗 也 實 行 走 出 梵 蒂 岡 的 政 策 。 如 此 , 保 祿 六 世 多 次 離 開 被 囚 似 的 籓 籬 , 向 外 發 展 出 去 。 不 但 探 訪 了 羅 馬 的 不 少 本 堂 , 而 且 是 有 史 以 來 第 一 位 教 宗 去 了 聖 地 朝 聖 。

若望教宗對聖地有何看法
由 於 他 知 道 聖 地 是 方 濟 會 士 們 特 別 服 務 的 地 方 , 因 此 很 自 然 地 對 聖 地 有 著 莫 大 的 好 感 。 事 實 上 , 遠 在 一 九 零 四 年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已 經 以 教 區 主 教 秘 書 的 身 分 , 陪 同 教 區 朝 聖 團 去 聖 地 朝 聖 。 回 來 之 後 他 寫 了 篇 仍 未 發 表 的 記 錄 說 : 「我 們 離 開 聖 地 , 是 一 件 多 麼 令 人 傷 心 的 事 呀 ! 服 務 聖 地 的 好 好 方 濟 會 士 們 , 對 我 們 曾 經 如 此 友 好 地 寬 待 , 真 使 我 們 沒 齒 難 忘 呀 ! 耶 路 撒 冷 簡 直 變 成 了 我 們 的 家 鄉 , 它 也 千 真 萬 確 的 是 我 們 的 家 鄉 ! …… 為 我 來 說 , 今 天 組 織 聖 地 的 朝 聖 團 體 , 真 是 最 有 益 處 的 好 事 。 而 耶 路 撒 冷 為 我 們 來 說 , 的 確 具 有 重 大 的 意 義 。」

因 此 , 不 用 奇 怪 , 我 們 現 今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 真 的 利 用 了 頗 長 的 時 間 走 遍 了 一 切 的 聖 地 , 作 了 實 地 的 朝 聖 善 功 。
2002 年 1 月 6 日

 

教宗若望廿三世 ── 良善與勇氣的典範
梁鳳玲 陳幗慈

「凡勞苦和負重擔的,你們都到我跟前來,我要使你們安息。你們背起我的軛,跟我學罷!因為我是良善心謙的:這樣你們必要找得你們靈魂的安息,因為我的軛是柔和的,我的擔子是輕鬆的。」瑪11:28-30

切實效法基督的良善心謙
四 十 多 年 前 , 普 世 教 會 見 證 了 這 位 影 響 世 界 尤 深 的 教 宗 , 如 何 切 實 地 效 法 基 督 良 善 心 謙 的 心 腸 , 他 也 實 踐 了 聖 若 望 納 濟 安 則 諾 的 那 世 : 「 主 , 你 的 旨 意 是 我 的 平 安 。 」 帶 著 從 上 主 而 來 的 慈 愛 、 平 安 與 勇 氣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毅 然 決 心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梵 二) , 儼 如 將 密 閉 的 窗 戶 打 開 , 好 使 清 新 的 空 氣 吹 進 屋 內 , 這 空 氣 正 是 聖 神 的 風 呢 。

若 望 廿 三 世 原 名 龍 卡 利 (Roncalli) , 生 於 一 八 八 一 年 十 月 在 意 大 利 北 部 貝 爾 加 莫 一 個 農 民 的 家 庭 。 一 九 0 四 年 晉 鐸 於 羅 馬 , 一 九 二 五 年 祝 聖 為 主 教 , 廿 八 年 後 被 擢 陞 為 樞 機 主 教 , 至 一 九 五 八 年 七 十 七 歲 高 齡 時 被 選 為 教 宗 。

這 位 擁 有 柔 軟 心 腸 的 教 宗 在 位 不 到 五 年 , 曾 發 表 《慈 母 與 導 師》 及 《和 平 於 世》 兩 份 通 諭 , 將 焦 點 投 放 在 關 注 社 會 和 貧 窮 者 上 , 教 會 儼 如 慈 母 一 樣 擁 抱 這 個 世 界 。 他 作 風 實 而 不 華 , 富 幽 默 感 與 愛 德 , 受 到 很 多 人 的 愛 戴 , 更 有 「善 良 教 宗」 之 美 譽 。

見微知著•軼事中見愛德
見 微 知 著 , 他 得 此 美 譽 絕 非 無 因 。 一 次 , 他 在 教 宗 居 所 後 花 園 散 步 , 遇 上 兩 位 工 人 , 攀 談 間 得 悉 工 人 的 工 資 偏 低 , 不 足 以 維 持 家 庭 生 計 , 教 宗 隨 後 返 回 辦 公 室 , 立 即 召 見 教 廷 經 濟 處 主 任 , 與 他 細 談 提 高 工 人 工 資 的 計 劃 。 又 有 一 次 , 一 位 衛 士 為 保 護 教 宗 , 在 其 臥 室 前 徘 徊 , 教 宗 笑 著 對 他 說 : 「好 孩 子 , 你 回 家 休 息 吧 ! 你 放 心 , 教 宗 不 害 怕 。」 相 對 他 以 前 的 教 宗 , 若 望 廿 三 世 有 不 少 「出 位」 行 為 , 他 經 常 超 越 保 護 教 宗 的 措 施 。 上 任 後 首 個 聖 誕 , 他 離 開 梵 蒂 岡 走 訪 羅 馬 監 獄 , 此 舉 令 人 既 驚 且 喜 , 囚 犯 們 更 是 喜 出 望 外 , 感 動 不 已 ! 卻 令 保 護 他 的 安 全 人 員 擔 驚 受 怕 。

剔除萬難•召開梵二意決
上 任 後 三 個 月 , 這 位 良 善 祥 和 的 教 宗 作 了 一 件 舉 世 震 驚 的 事 ── 決 心 召 開 梵 二 。 此 行 動 令 他 周 圍 的 保 守 派 強 烈 反 對 , 他 們 永 遠 估 不 到 這 位 年 事 已 高 、 謙 厚 且 被 認 為 屬 於 「過 渡 期」 的 新 任 教 宗 , 會 有 此 轟 天 動 地 的 新 舉 動 。 對 他 們 而 言 , 集 合 全 球 三 千 多 名 主 教 一 起 交 談 、 甚 至 可 能 出 現 嶄 新 的 理 念 , 是 不 可 接 受 的 一 回 事 。 這 群 保 守 派 及 梵 蒂 岡 官 員 甚 至 盡 所 有 可 能 阻 止 梵 二 的 籌 備 工 作 , 他 們 不 希 望 見 到 任 何 人 在 大 公 會 議 中 發 言 。

若 望 廿 三 世 正 因 為 謙 厚 良 善 , 他 決 心 召 開 梵 二 的 情 勢 越 發 明 顯 , 他 渴 望 梵 二 成 為 一 個 真 正 的 牧 民 會 議 , 加 強 突 破 教 會 與 世 界 社 會 的 界 限 , 拉 近 彼 此 的 關 係 , 教 會 不 應 繼 續 自 我 封 閉 , 聖 神 的 風 將 給 予 教 會 內 外 新 鮮 空 氣 。

他 的 決 心 立 刻 見 於 梵 二 的 開 幕 會 議 , 先 前 準 備 的 七 十 二 份 草 擬 概 要 大 份 被 大 公 會 議 一 一 否 決 , 以 開 放 態 度 重 新 討 論 及 研 究 相 關 議 題 , 包 括 教 會 的 本 質 與 角 色 、 禮 儀 改 革 、 教 會 裡 集 體 領 導 的 觀 念 、 教 會 在 每 個 層 面 與 社 會 的 關 係 、 良 心 自 由 、 和 平 與 戰 爭 、 教 會 與 政 府 之 間 的 關 係 、 勞 動 與 工 業 社 會 的 世 界 、 正 義 與 經 濟 的 問 題 等 。

讓 我 們 再 次 擁 抱 這 位 影 響 世 界 既 深 且 遠 的 教 宗 之 情 懷 , 他 的 愛 德 、 體 恤 、 溫 柔 、 勇 氣 、 開 放 , 容 讓 每 個 良 善 的 可 能 性 臨 現 人 間 。 他 給 人 類 社 會 嶄 新 的 機 會 , 也 透 過 他 的 心 腸 , 令 上 主 的 心 意 更 活 現 人 間 。 當 做 的 他 決 心 使 之 成 為 可 能 , 縱 然 梵 二 未 結 束 他 已 身 故 , 遺 留 給 教 會 及 天 主 子 民 的 梵 二 精 神 仍 然 繼 續 , 等 待 每 個 屬 於 上 主 子 女 的 繼 續 去 宣 揚 和 建 設 。
2005 年 10 月 9 日

 

梵二開幕及良善溫柔的教宗——若望廿三世
陳日君樞機

真 福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一 九 六 三 年 聖 神 降 臨 節 翌 日 逝 世 的 , 這 幾 天 也 就 是 他 逝 世 的 五 十 週 年 了 。

記 得 那 年 五 月 尾 , 六 月 初 , 我 這 年 輕 的 神 父 還 在 羅 馬 趕 寫 我 的 哲 學 博 士 論 文 , 整 個 羅 馬 的 活 動 好 像 停 頓 下 來 了 , 每 人 都 抓 著 小 型 收 音 機 , 收 聽 教 宗 病 情 的 報 告 , 到 處 都 是  mi mi sol sol do do mi mi …… (基 督 得 勝 , 基 督 為 王 ……) 梵 蒂 岡 電 台 的 訊 號 。

六 月 三 日 , 不 能 避 免 的 消 息 終 於 來 到 了 , 羅 馬 人 都 像 是 死 了 爸 爸 一 樣 , 那 些 大 男 人 也 不 怕 在 人 面 前 流 淚 。 我 們 神 父 們 就 開 始 忙 著 聽 告 解 , 因 為 誰 都 要 為 「善 良 的 教 宗」 (il Papa buono)  的 安 息 祈 禱 , 平 時 不 進 聖 堂 的 教 友 也 都 來 望 彌 撒 、 領 聖 體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習 慣 巡 視 羅 馬 各 堂 區 , 很 多 人 都 近 距 離 見 過 他 , 甚 或 和 他 握 手 、 談 話 , 他 們 家 裡 都 掛 了 他 的 照 片 。

教 宗 每 星 期 三 公 開 接 見 教 友 , 我 就 在 這 類 機 會 上 多 次 見 了 這 位 良 善 的 教 宗 。 他 的 訓 話 很 實 際 易 明 。

有 一 個 十 月 十 四 日 , 他 從 當 日 的 聖 人 Callistus 講 起 。 他 說 Callistus 很 尊 重 聖 人 , 所 以 把 一 些 聖 人 的 遺 體 收 集 在 一 個 地 下 墓 穴 , 也 就 是 出 名 的 Catacombs of St. Callistus , 他 說 : 「你 們 羅 馬 人 有 否 去 參 觀 過 ? 不 要 只 讓 遊 客 去 參 觀 呀 !」

他 說 : 「今 天 我 們 就 談 談 『尊 敬 聖 人』 這 個 題 目 。 如 果 這 裡 有 基 督 教 的 兄 弟 姊 妹 不 贊 成 我 們 尊 敬 聖 人 , 我 會 向 他 們 解 釋 , 其 實 尊 敬 聖 人 非 常 合 理 , 他 們 是 天 主 的 朋 友 , 我 們 尊 敬 他 們 , 也 就 是 讚 美 天 主 。

聖 人 也 是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禮 物 , 每 類 聖 人 是 一 種 特 別 的 禮 物 。 比 如 : 「為 什 麼 天 主 給 我 們 聖 人 教 宗 ? 是 為 教 我 們 耶 穌 啟 示 的 道 理 。 為 什 麼 天 主 給 我 們 殉 道 聖 人 ? 是 為 鼓 勵 我 們 忠 誠 為 信 德 作 證 。 為 什 麼 天 主 給 我 們 童 貞 聖 女 ? 為 使 我 們 珍 惜 潔 德 。」 教 宗 忽 然 提 一 個 名 字 : 「為 什 麼 天 主 給 了 我 們 聖 若 望 鮑 思 高 ?」 我 當 然 豎 起 了 耳 朵 留 心 聽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答 案 , 「是 為 把 聖 德 平 民 化」 , 嘩 ! 慈 幼 會 內 也 從 來 沒 有 一 位 神 長 給 過 這 麼 好 的 答 案 , 慈 幼 會 的 主 保 聖 方 濟 各 沙 雷 氏 把 聖 德 普 及 各 類 教 友 , 鮑 思 高 神 父 甚 至 把 多 明 我 沙 維 豪 , 一 位 十 五 歲 的 少 年 , 也 帶 到 了 聖 德 的 高 峰 。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教 會 憲 章 裡 也 就 把 「成 聖 是 眾 人 的 使 命」 隆 重 地 宣 布 了 給 現 代 的 教 友 。

講 起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那 真 是 真 福 若 望 廿 三 世 對 教 會 最 大 的 貢 獻 , 當 他 這 位 老 人 家 (大 家 以 為 是 一 位 過 渡 性 的 教 宗) 在 一 九 五 九 年 一 月 廿 五 日 (被 選 為 教 宗 還 不 夠 三 個 月) 說 他 想 召 開 一 個 大 公 會 議 時 , 全 個 教 廷 都 震 驚 , 誰 也 想 不 到 在 梵 一 大 公 會 議 審 定 了 「教 宗 不 能 錯」 的 道 理 後 , 還 會 有 一 個 大 公 會 議 。 但 今 天 我 們 能 清 楚 看 到 , 那 真 是 從 天 來 的 啟 示 , 教 會 正 需 要 一 個 新 的 聖 神 降 臨 , 為 教 會 帶 來 了 一 陣 清 風 。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月 十 一 日 (那 時 十 月 十 一 日 是 聖 母 天 主 之 母 瞻 禮 , 現 在 已 移 到 一 月 一 日) 梵 二 正 式 開 始 了 , 那 天 早 上 我 和 其 他 兩 位 同 學 一 清 早 就 到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佔 領 了 最 好 的 位 置 , 也 就 是 二 千 多 位 主 教 們 的 隊 伍 從 大 銅 門 下 來 轉 彎 向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走 去 的 那 轉 彎 角 , 我 們 「檢 閱」 了 全 世 界 的 主 教 在 我 們 眼 前 走 過 , 他 們 都 穿 了 祭 袍 , 戴 了 禮 冠 , 那 是 多 麼 雄 壯 的 景 象 ! 隊 伍 的 最 後 是 教 宗 , 他 的 櫈 是 被 高 高 抬 在 肩 上 的 , 從 教 宗 的 容 貌 可 以 看 到 他 是 多 麼 意 識 到 那 時 刻 的 重 要 。

其 實 誰 也 預 想 不 到 聖 神 怎 麼 領 導 了 教 會 完 成 那 創 時 代 的 艱 巨 任 務 , 那 當 然 不 是 我 在 這 裡 想 分 析 的 。

主 教 們 進 了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我 們 就 回 家 在 電 視 上 見 證 了 大 公 會 議 的 開 始 。 那 天 晚 上 , 一 個 秋 高 氣 爽 的 晚 上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大 開 放 , 讓 教 友 進 去 參 觀 大 殿 內 為 大 公 會 議 所 布 置 的 會 場 。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人 群 漸 漸 密 集 了 , 他 們 看 見 教 宗 書 房 的 燈 亮 著 , 大 家 不 約 而 同 的 叫 : 「教 宗 萬 歲 , 教 宗 萬 歲」 , 暗 暗 希 望 教 宗 會 打 開 那 窗 戶 和 大 家 見 面 。 真 的 那 窗 戶 開 了 , 梵 蒂 岡 電 視 台 的 鏡 頭 似 有 預 謀 地 對 著 那 窗 戶 , 星 期 天 教 宗 唸 三 鐘 經 用 的 麥 克 風 也 開 著 了 , 若 望 廿 三 世 向 廣 場 上 的 教 友 打 招 呼 說 : 「你 們 來 了 這 裡 , 好 極 了 , 我 正 想 鼓 勵 你 們 為 今 天 開 始 的 大 公 會 議 祈 禱 。 求 天 主 領 導 與 會 的 神 長 先 集 中 討 論 一 些 他 們 同 意 的 題 目 , 給 大 公 會 議 一 個 順 利 的 開 始 。」

原 來 教 宗 最 清 楚 這 大 公 會 議 , 他 知 道 這 麼 召 開 了 , 但 誰 也 不 知 道 會 怎 樣 結 束 , 要 討 論 的 題 目 這 麼 多 、 這 麼 難 , 只 有 聖 神 能 使 它 成 功 。

教 宗 說 了 一 些 話 就 關 上 他 的 窗 戶 回 到 書 房 裡 和 一 些 神 長 繼 續 他 的 工 作 。 過 了 一 些 時 間 , 廣 場 上 的 群 眾 (大 概 已 不 是 方 才 的 那 批) 又 開 始 向 那 窗 戶 叫 : 「教 宗 , 教 宗」 , 那 窗 戶 果 然 又 開 了 , 「你 們 還 在 這 裡 嗎 ? 夜 深 了 , 是 時 候 回 家 了 , 到 了 家 裡 , 摸 摸 你 們 的 小 孩 子 (give a caress to your little children) , 說 是 教 宗 祝 他 們 晚 安 (tell them it’s the caress from the pope)。」

當 今 年 三 月 十 三 日 教 宗 方 濟 各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露 台 上 出 現 時 , 我 彷 彿 又 見 到 了 若 望 廿 三 世 。 在 教 宗 方 濟 各 的 許 多 妙 語 中 也 有 這 一 句 : 「不 要 害 怕 做 個 溫 柔 的 人 (dont be afraid of tenderness)。」

主 , 多 謝 你 在 這 殘 酷 的 世 界 裡 讓 我 們 仍 常 感 受 到 你 的 溫 柔 , 聖 母 瑪 利 亞 , 在 教 宗 慈 父 身 上 我 們 也 感 受 到 你 的 母 愛 , 謝 謝 你 。
2013 年 6 月 2 日

 

若望廿三世留給我的影像
里德

六 月 三 日 , 適 逢 「好 教 宗」 真 福 若 望 廿 三 世 離 開 我 們 五 十 周 年 , 一 種 喜 樂 而 又 傷 懷 的 心 情 再 次 從 心 底 喚 起 ……

今 天 (若 望 廿 三 的 《聖 訓 十 條》) 這 篇 簡 短 的 教 宗 訓 導 , 我 想 在 中 文 的 搜 索 引 擎 有 關 宗 座 訓 導 中 搜 索 率 是 最 多 吧 , 因 為 教 外 的 弟 兄 姊 妹 都 誠 心 接 納 它 。 這 便 是 好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留 給 我 最 深 刻 的 文 字 影 像 , 更 新 了 我 對 教 會 信 仰 生 活 面 貌 的 認 識 , 才 曉 得 , 原 來 信 仰 是 這 樣 真 實 而 又 生 活 , 離 我 們 真 的 不 遠 。

後 來 , 在 網 絡 上 發 現 了 一 部 非 常 不 錯 的 電 影 , 中 文 名 字 是 《教 宗》 。 在 那 時 , 這 樣 的 教 會 影 片 太 少 太 少 , 我 細 細 反 覆 觀 賞 。 這 部 電 影 的 主 題 曲 《普 世 和 平 頌》 (Pacemin terries) 的 旋 律 至 今 記 憶 猶 新 , 後 來 才 知 曉 , 這 部 影 片 中 的 主 角 便 是 這 位 好 教 宗 —— 若 望 廿 三 世 。

我 對 其 中 幾 個 片 段 更 是 記 憶 深 刻 。 一 位 試 著 躺 入 工 匠 為 自 己 準 備 的 墓 穴 , 並 試 著 適 應 這 個 空 間 偏 小 墓 穴 的 老 人 , 得 知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離 世 , 便 與 助 手 一 起 從 威 尼 斯 趕 到 羅 馬 參 加 新 教 宗 選 舉 會 議 , 在 臨 行 前 還 叮 囑 助 手 記 得 購 買 返 程 車 票 。 他 最 後 卻 被 天 主 聖 神 揀 選 為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感 謝 天 主 , 借 著 這 部 影 片 與 這 篇 簡 短 的 訓 導 , 好 教 宗 若 望 進 入 了 我 的 生 活 。 他 做 司 鐸 時 , 面 對 因 工 人 被 壓 迫 不 得 罷 工 維 權 而 遭 警 察 逮 捕 , 他 憐 憫 了 他 們 , 與 受 苦 的 人 在 一 起 ; 做 主 教 時 , 面 對 被 納 粹 迫 害 的 猶 太 人 , 他 憐 憫 了 他 們 , 為 他 們 祈 禱 , 幫 助 他 們 脫 離 虎 口 ; 做 教 宗 時 , 面 對 一 個 女 信 徒 因 未 婚 夫 是 共 產 黨 員 而 遭 本 堂 神 父 拒 絕 證 婚 , 若 望 教 宗 親 自 致 信 那 神 父 , 幫 助 這 位 年 輕 女 性 。 在 面 對 冷 戰 時 期 錯 綜 複 雜 的 世 界 格 局 , 一 觸 即 發 的 古 巴 導 彈 危 機 , 這 位 教 宗 適 時 通 過 無 線 電 波 與 全 球 愛 好 和 平 的 人 們 說 話 : 「Peace, Peace, Peace is the meaning of God ……」 (和 平 、 和 平 , 和 平 就 是 天 主 的 意 思) 。 因 天 主 聖 神 奇 妙 雙 手 的 工 作 , 莫 名 的 避 免 了 此 次 世 界 可 能 捲 入 第 三 次 大 戰 的 危 機 。

在 他 離 世 之 前 數 月 , 他 留 給 了 我 們 一 道 通 諭  (那 時 才 知 曉 教 會 訓 導 中 還 有 這 樣 的 名 稱 或 分 類) , 中 文 譯 名 為 《和 平 於 世》 。 找 到 這 部 通 諭 , 仔 細 閱 讀 , 個 人 認 為 這 部 通 諭 為 現 代 社 會 秩 序 指 引 了 方 向 。 這 是 另 一 個 影 像 , 「和 平 的 使 者 , 好 教 宗」 , 也 有 人 這 樣 追 念 他 。

這 位 真 福 若 望 廿 三 世 教 宗 與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一 樣 , 我 們 在 他 們 身 上 看 到 了 天 主 的 旨 意 , 看 到 了 天 主 在 人 間 的 行 動 。

感 謝 天 主 , 教 會 的 傳 承 就 是 這 樣 ,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者 一 代 一 代 傳 承 至 今 。 記 得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訪 問 美 國 後 , 一 位 記 者 問 布 什 總 統 : 「你 在 教 宗 本 篤 身 上 看 到 了 甚 麼 」 布 什 說 : 「看 到 天 主 的 面 容 。」 這 也 是 好 教 宗 —— 若 望 廿 三 世 留 給 我 的 影 像 。 天 主 的 面 容 也 借 著 當 今 教 宗 方 濟 各 , 閃 耀 在 我 們 中 間 。

感 謝 天 主 , 這 是 莫 大 的 神 恩 與 奧 跡 由 教 會 守 護 與 傳 承 至 今 , 即 使 過 去 了 兩 千 年 。 真 福 若 望 廿 三 世 教 宗 請 為 我 們 祈 禱 !

取自天亞社/作者為中國大陸一位年青天主教徒
2013 年 6 月 16 日

 

教宗方濟各簽署法令
若望保祿若望廿三封聖

教 宗 方 濟 各 七 月 五 日 簽 署 法 令 , 批 准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封 聖 案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七 月 二 日 在 梵 蒂 岡 開 會 審 理 多 宗 個 案 後 , 教 宗 方 濟 各 認 可 第 二 件 歸 功 於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代 禱 的 奇 跡 。 案 中 , 若 望 保 祿 宣 福 品 後 , 一 位 女 病 人 因 其 代 禱 很 快 便 獲 得 治 愈 。 他 將 會 成 為 教 會 歷 來 最 快 封 聖 的 聖 人 。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任 廿 七 年 , 愛 護 青 年 , 任 內 牧 訪 過 世 界 很 多 地 方 , 更 在 結 束 歐 洲 共 產 黨 專 政 上 擔 當 重 要 角 色 。 若 望 保 祿 二 0 0 五 年 逝 世 , 同 年 啟 動 封 聖 個 案 , 一 一 年 宣 福 。

方 濟 各 聽 從 冊 封 聖 人 部 的 建 議 , 免 去 若 望 廿 三 世 封 聖 前 一 般 所 需 的 第 二 個 奇 跡 , 直 接 宣 聖 。

天 亞 社 報 導 稱 , 過 去 十 三 年 有 多 個 據 稱 是 因 著 若 望 廿 三 世 轉 禱 的 奇 跡 , 但 直 至 最 近 才 有 一 個 報 告 獲 冊 封 聖 人 部 的 醫 療 及 神 學 家 委 員 會 通 過 。 若 望 廿 三 世 一 九 六 二 年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翌 年 去 世 。 他 二 0 0 0 年 宣 福 , 當 時 確 認 的 奇 跡 是 一 九 六 六 年 卡 皮 塔 尼 修 女 (C. Capitani) 因 他 的 代 禱 而 痊 愈 。

梵 蒂 岡 未 決 定 宣 聖 日 子 , 惟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七 月 五 日 稱 , 他 相 信 二 人 的 宣 福 禮 將 於 本 年 底 進 行 。
2013 年 7 月 14 日

 

聖若望廿三世、聖若望保祿二世
請為我們祈禱

教 宗 方 濟 各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復 活 期 第 二 主 日 、 即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冊 封 先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聖 人 。 香 港 教 區 同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堅 道 的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奉 獻 彌 撒 , 慶 祝 兩 位 教 宗 封 聖 。

聖若望廿三世
一 八 八 一 年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生 於 意 大 利 貝 加 莫 ; 一 九 0 四 年 晉 鐸 ; 二 五 年 晉 牧 並 出 任 保 加 利 亞 宗 座 代 表 ; 五 三 年 擢 陞 樞 機 , 並 出 任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 五 八 年 十 月 廿 八 日 當 選 教 宗 ; 六 三 年 六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二 0 0 0 年 列 品 真 福 。


聖人及其聖德
福傳養份 
天主子民成聖楷模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四 月 廿 七 日 加 入 聖 人 行 列 , 為 教 會 而 言 , 聖 人 和 殉 道 者 是 傳 福 音 和 教 徒 成 聖 的 養 份 與 楷 模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冊 封 的 真 福 和 聖 人 數 目 是 歷 任 教 宗 內 最 多 。 而 若 望 廿 三 也 非 常 重 視 聖 德 , 他 在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準 備 階 段 , 一 九 六 0 年 六 月 五 日 聖 神 降 臨 節 彌 撒 講 道 中 說 : 「天 主 的 聖 人 ? 啊 ! 每 位 聖 人 都 是 聖 神 恩 寵 的 一 個 傑 作 …… 啊 ! 聖 人 , 上 主 的 聖 人 , 他 們 處 處 使 我 們 振 奮 、 鼓 勵 我 們 、 祝 福 我 們 。」

若 望 廿 三 所 冊 封 的 真 福 和 聖 人 各 有 十 多 位 , 人 數 不 多 , 但 他 從 這 些 先 賢 身 上 獲 得 三 個 信 念 —— 頌 揚 他 們 是 教 宗 最 崇 高 的 任 務 ; 他 們 的 見 證 對 教 會 和 天 主 子 民 的 成 聖 和 聖 德 極 其 寶 貴 ; 梵 二 的 成 功 與 他 們 的 代 禱 息 息 相 關 。

聖 人 和 真 福 對 若 望 廿 三 而 言 , 體 現 了 「天 上 光 榮 和 地 上 需 求 之 間 的 獨 特 關 係」 , 這 是 自 然 、 恩 寵 、 歷 史 和 傳 統 的 關 係 , 也 是 使 徒 職 務 外 在 形 式 的 關 係 , 因 為 天 主 的 光 通 過 這 種 關 係 抵 達 世 界 。

關 於 聖 人 和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關 係 , 若 望 廿 三 在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月 十 一 日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開 幕 禮 中 表 示 : 「聖 人 和 信 徒 在 大 公 慶 典 中 彼 此 合 作 : 天 上 的 聖 人 致 力 於 保 護 我 們 的 工 作 ; 信 徒 向 天 主 呈 上 熱 切 的 祈 禱 ; 你 們 大 家 應 該 時 刻 遵 從 聖 神 的 超 性 啟 示 , 積 極 地 投 入 你 們 的 工 作 , 好 使 你 們 的 辛 勞 完 全 符 合 各 民 族 的 期 待 和 需 求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總 共 冊 封 了 一 千 三 百 四 十 一 位 真 福 、 四 百 八 十 二 位 聖 人 、 二 千 多 位 天 主 的 僕 人 及 可 敬 者 。 在 這 些 聖 人 、 真 福 和 可 敬 者 中 , 約 六 百 人 是 平 信 徒 。 他 們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 有 男 有 女 , 有 聖 職 者 、 平 信 徒 夫 婦 , 還 有 青 年 和 許 多 殉 道 者 。

按不同召叫成聖
公 元 二 千 禧 年 結 束 之 際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牧 函 《新 千 年 的 開 始》 中 寫 到 : 「聖 德 , 是 不 需 語 言 就 能 說 服 人 的 信 息 , 是 基 督 面 容 活 生 生 的 反 映 。
…… 正 如 大 公 會 議 所 解 釋 的 , 成 聖 的 理 想 不 能 遭 到 誤 解 , 好 像 那 是 一 種 特 殊 的 生 活 , 只 是 為 了 少 數 有 聖 德 的 『不 凡 人 士』 。 按 照 每 一 個 人 聖 召 的 不 同 , 成 聖 之 道 也 有 許 多 。」


聖若望廿三世 (Saint John XXIII, Pope)
在任五年 
召開梵二成教會恆久遺產

儘 管 若 望 廿 三 世 擔 任 教 宗 不 足 五 年 , 但 他 於 任 期 內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為 天 主 教 會 留 下 一 份 恆 久 的 遺 產 。

這 位 身 材 略 胖 、 年 長 且 常 帶 微 笑 的 牧 者 擔 任 教 宗 前 , 在 保 加 利 亞 、 土 耳 其 , 以 及 戰 後 法 國 成 功 為 教 廷 推 動 外 交 工 作 。

若 望 廿 三 世 膺 選 教 宗 時 正 值 殖 民 主 義 瓦 解 、 冷 戰 開 始 , 以 及 科 技 蛻 變 , 他 一 九 五 八 至 六 三 年 在 任 期 間 , 表 示 受 到 聖 神 感 召 而 召 開 梵 二 , 以 幫 助 教 會 面 對 世 界 的 急 速 轉 變 與 挑 戰 ; 而 邀 請 非 天 主 教 徒 參 與 大 公 會 議 , 更 引 領 教 會 走 上 基 督 徒 合 一 之 路 。

他 所 開 展 的 梵 二 促 使 教 會 在 各 方 面 更 新 , 包 括 教 會 使 命 與 體 制 、 禮 儀 、 大 公 合 一 、 社 會 傳 播 及 東 方 教 會 等 多 個 範 疇 。

一 九 六 二 年 梵 二 第 一 會 期 結 束 後 , 教 宗 在 九 個 月 休 會 期 間 成 立 委 員 會 監 察 會 議 工 作 , 委 員 會 於 最 後 會 期 內 、 六 五 年 十 二 月 (若 望 廿 三 世 已 於 六 三 年 去 世) 完 成 一 份 有 關 主 教 角 色 、 司 鐸 培 育 、 修 道 生 活 、 基 督 徒 教 育 及 宗 教 交 談 等 文 件 。 他 任 期 內 亦 創 立 宗 座 委 員 會 去 修 訂 教 會 法 典 ; 委 員 會 於 一 九 八 三 年 完 成 修 訂 新 法 典 工 作 。

此 外 , 他 在 任 時 頒 布 了 兩 份 通 諭 , 第 一 份 是 一 九 六 一 年 講 論 社 會 問 題 的 《慈 母 與 導 師》 通 諭 (Mater et Magistra) , 當 中 強 調 國 家 及 個 人 帶 動 社 會 公 義 的 責 任 。 第 二 份 是 一 九 六 三 年 冷 戰 高 峰 時 期 發 表 的 《和 平 於 世》 通 諭 (Peace in Terris) , 強 調 和 平 須 建 構 在 真 理 、 公 義 、 愛 及 自 由 的 支 柱 上 。

原 名 龍 卡 利 (A. G. Roncalli) 的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一 八 八 一 年 在 意 大 利 索 托 伊 爾 蒙 泰 (Sotto il Monte) 一 戶 農 民 家 庭 出 生 , 一 九 0 四 年 晉 鐸 ,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被 徵 召 入 伍 任 駐 軍 神 父 , 二 五 年 起 出 任 聖 座 外 交 使 節 。

他 於 一 九 三 九 至 四 四 年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 透 過 發 出 使 徒 代 表 團 的 過 境 簽 證 及 與 其 他 使 節 合 作 的 救 援 計 劃 去 幫 助 猶 太 人 逃 避 納 粹 黨 的 迫 害 。 五 三 年 成 為 樞 機 及 威 尼 斯 主 教 。

龍 卡 利 於 五 八 年 七 十 六 歲 之 齡 當 選 教 宗 , 成 為 過 去 逾 二 百 年 最 年 長 的 教 宗 , 他 六 三 年 六 月 三 日 因 胃 癌 逝 世 , 在 任 不 足 五 年 。

若 望 廿 三 世 擔 任 教 宗 期 間 , 以 謙 遜 、 溫 和 、 勇 氣 去 關 心 邊 緣 人 士 和 整 個 世 界 , 是 位 好 牧 人 。 他 探 望 在 囚 者 及 病 人 , 歡 迎 所 有 民 族 及 未 有 信 仰 的 人 , 並 曾 探 訪 羅 馬 很 多 堂 區 , 特 別 是 其 時 正 在 發 展 的 市 郊 。 他 的 談 吐 及 公 開 展 示 的 熱 情 、 敏 銳 及 如 父 親 的 慈 愛 , 為 他 贏 得 「良 善 教 宗」 這 美 譽 。

教 宗 方 濟 各 憶 述 這 位 教 宗 的 行 實 , 稱 他 是 位 「讓 天 主 引 領 的 人」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曾 抖 落 很 多 教 廷 規 範 , 其 司 機 古 索 (G. Gusso) 四 月 一 日 出 席 梵 蒂 岡 電 台 記 者 會 時 憶 述 , 若 望 時 常 與 他 密 謀 溜 出 梵 蒂 岡 , 更 曾 被 負 責 教 宗 安 全 的 意 大 利 警 察 截 獲 , 當 時 若 望 為 這 次 惡 作 劇 偷 笑 。

他 們 身 在 岡 道 爾 夫 堡 時 , 若 望 廿 三 更 大 膽 地 要 求 外 出 , 有 天 更 打 算 從 宗 座 花 園 後 門 逃 走 。 他 要 求 司 機 取 得 閘 門 鎖 匙 , 數 天 後 終 駕 車 駛 出 城 牆 。 然 而 回 程 時 , 車 子 在 馬 里 諾 市 (Marino) 卻 因 人 太 多 而 不 能 通 過 , 群 眾 發 現 車 上 的 教 宗 , 不 斷 呼 喊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萬 歲 !」

岡 道 爾 夫 堡 的 瑞 士 衛 兵 及 意 大 利 警 察 為 他 們 的 「逃 走」 驚 惶 不 已 , 後 者 更 因 此 致 函 梵 蒂 岡 國 務 院 投 訴 古 索 。 若 望 廿 三 在 古 索 及 相 關 神 長 面 前 朗 讀 信 件 , 古 索 回 憶 教 宗 讀 信 的 情 形 : 「教 宗 開 始 笑 , 他 很 高 興 , 因 為 我 們 成 功 逃 出 。」

若 望 廿 三 世 還 有 很 多 有 趣 軼 事 , 他 當 選 教 宗 後 在 羅 馬 街 道 上 行 走 , 有 途 人 向 身 旁 朋 友 說 : 「我 的 天 , 他 真 肥 胖 !」 這 話 被 若 望 聽 到 , 便 回 過 頭 說 : 「選 舉 教 宗 的 閉 門 會 議 並 不 是 選 美 比 賽 。」

探 訪 醫 院 期 間 , 若 望 廿 三 世 問 一 位 男 孩 , 長 大 後 想 做 甚 麼 職 業 , 男 孩 說 希 望 成 為 警 察 或 教 宗 。 「若 我 是 你 , 我 寧 選 做 警 察 。」 他 答 : 「因 為 每 個 人 都 可 以 成 為 教 宗 , 看 看 我 !」

在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一 事 上 , 教 廷 神 長 告 訴 教 宗 沒 可 能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召 開 會 議 , 若 望 廿 三 世 答 說 : 「好 , 就 讓 我 們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展 開 。」 梵 二 終 在 六 二 年 召 開 。

至 於 良 善 教 宗 慈 愛 的 一 面 , 則 盡 現 於 梵 二 召 開 首 晚 , 他 向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群 眾 的 祝 福 及 演 講 : 「你 們 現 在 回 家 親 吻 孩 子 , 告 訴 他 們 , 這 是 教 宗 給 他 們 的 。」

 

教宗生平
聖若望廿三世


1881
原 名 安 哲 羅.若 瑟.龍 卡 利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 於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在 意 大 利 貝 加 莫 (Bergamo) 出 生 ; 十 四 名 子 女 中 排 行 第 四 。

1892
 進 入 當 地 修 院 , 自 此 習 慣 寫 下 靈 修 筆 記 直 到 去 世 ; 筆 記 後 結 集 成 《一 個 靈 魂 的 日 誌》 一 書 。

1901-05  就 讀 羅 馬 宗 座 修 院 , 於 0 四 年 晉 鐸 。

1915  被 徵 召 作 隨 軍 司 鐸 , 戰 後 他 開 設 「學 生 宿 舍」 照 顧 青 年 。

1921  教 宗 本 篤 十 五 世 委 派 他 到 羅 馬 傳 信 部 工 作 。

1925 教 宗 庇 護 十 一 世 委 任 他 為 主 教 , 領 銜 Areopolis , 出 任 保 加 利 亞 宗 座 代 表 。 往 後 十 年 他 致 力 促 進 保 加 利 亞 各 基 督 徒 團 體 的 關 係 。

1935  調 任 土 耳 其 及 希 臘 作 宗 座 代 表 , 致 力 與 正 教 徒 及 回 教 徒 對 話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於 希 臘 設 法 幫 助 戰 俘 與 家 人 聯 絡 , 又 以 臨 時 簽 證 幫 助 猶 太 人 脫 險 。

1944  調 派 到 法 國 作 公 使 。 期 間 幫 助 戰 俘 。

1953  被 委 任 為 樞 機 並 出 任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 他 高 興 能 回 到 前 線 「照 顧 人 靈」 的 牧 民 工 作 。

1958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逝 世 , 十 月 廿 八 日 他 被 選 為 教 宗 。 任 內 發 表 《和 平 於 世》 及 《慈 母 與 導 師》 兩 份 通 諭 表 達 教 會 的 社 會 訓 導 。

1962  十 月 十 一 日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翌 年 成 立 修 訂 天 主 教 法 典 的 宗 座 委 員 會 。

1963  六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追憶若望廿三世

梵蒂岡城教宗代理主教
科馬斯特里樞機 (Angelo Comastri)
「若 望 廿 三 當 選 後 走 出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陽 台 向 信 眾 致 意 , 他 後 來 說 , 他 聽 到 信 眾 的 聲 音 , 卻 (因 強 光) 甚 麼 也 看 不 見 。 他 說 這 教 曉 他 , 若 要 看 到 兄 弟 面 容 , 便 要 關 掉 自 己 自 尊 自 傲 的 燈 。」

榮休宗座文化委員會主席
普帕爾樞機(Paul Poupard)

「在 若 望 廿 三 以 前 , 教 宗 給 人 的 印 象 是 高 高 在 上 地 發 表 宣 言 。 若 望 廿 三 是 首 位 樂 於 不 依 講 稿 發 言 的 教 宗 , 他 開 拓 了 新 風 格 。」
2014 年 4 月 27 日

 

教區慶祝兩教宗封聖
湯樞機呼籲學傚恆心祈禱

教 區 四 月 廿 七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假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為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宣 聖 謝 恩 彌 撒 , 主 禮 湯 漢 樞 機 稱 兩 位 教 宗 的 聖 德 與 貢 獻 來 自 恆 心 祈 禱 , 呼 籲 信 徒 學 傚 。

彌 撒 由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逾 一 千 人 參 禮 。 湯 漢 樞 機 在 講 道 中 呼 籲 教 徒 學 習 兩 位 新 聖 人 修 煉 智 慧 、 仁 厚 及 恆 常 祈 禱 之 德 , 同 時 二 人 都 對 中 國 具 備 濃 情 厚 愛 。 湯 樞 機 稱 許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智 者」 , 召 開 梵 二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這 位 「仁 者」 經 歷 喪 親 之 痛 卻 沒 有 失 去 仁 厚 , 在 位 時 更 寬 恕 了 行 刺 者 。

當 信 眾 在 諸 聖 禱 文 請 求 兩 位 教 宗 代 禱 時 , 參 與 過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本 地 青 年 及 修 女 到 祭 台 前 向 兩 位 新 聖 人 獻 上 燭 光 。

剛 於 復 活 節 領 洗 的 新 教 友 帶 領 信 友 禱 文 , 參 禮 者 共 同 為 世 界 和 平 、 家 庭 的 信 德 與 天 倫 之 樂 、 青 年 勇 於 回 應 召 叫 等 意 願 祈 禱 。

彌 撒 結 束 前 ,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意 大 利 村 莊 同 鄉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歐 陽 輝 神 父 (Luigi Bonalumi) 分 享 說 , 這 位 教 宗 的 當 選 令 同 鄉 鼓 舞 , 也 啟 發 了 他 的 聖 召 。 神 父 說 若 望 廿 三 世 跟 同 鄉 情 誼 深 厚 , 也 為 堂 區 牧 者 立 下 榜 樣 , 若 望 廿 三 世 擔 任 主 教 時 每 年 回 鄉 探 望 他 們 , 協 助 堂 區 舉 行 彌 撒 和 聽 告 解 ; 當 地 新 婚 夫 婦 亦 會 於 威 尼 斯 度 蜜 月 期 間 順 道 探 望 他 。

波 蘭 駐 香 港 總 領 事 米 勒 魯 亞 當 卓
(
Miroslaw Adamczyk) 說 , 若 望 保 祿 為 波 蘭 人 民 而 言 , 不 單 只 是 同 鄉 和 偉 大 的 教 宗 , 也 是 促 使 該 國 人 民 站 起 來 的 精 神 領 袖 。 他 說 : 「波 蘭 人 永 遠 惦 念 若 望 保 祿 , 他 是 我 們 近 二 千 年 歷 史 上 最 重 要 的 人 物 之 一 , 這 位 精 神 上 的 領 袖 有 份 結 束 我 們 祖 國 以 及 其 後 歐 洲 多 個 地 方 的 共 產 黨 統 治 。」

在 二 0 0 二 年 加 拿 大 世 青 節 期 間 曾 一 睹 若 望 保 祿 風 采 的 雷 詠 茵 席 間 對 本 報 說 , 若 望 保 祿 作 風 「親 民」 , 創 設 世 青 節 並 關 心 青 年 , 其 表 樣 亦 成 為 他 吸 引 青 年 的 魅 力 所 在 。

參 禮 信 徒 吳 文 就 經 歷 過 若 望 廿 三 牧 守 的 年 代 , 那 時 他 剛 升 上 中 學 , 他 說 若 望 廿 三 藉 著 梵 二 禮 儀 改 革 推 動 本 地 化 , 讓 習 慣 參 與 拉 丁 文 彌 撒 的 他 更 明 白 禮 儀 內 涵 與 經 文 內 容 。

教 宗 方 濟 各 於 羅 馬 時 間 同 日 早 上 在 梵 蒂 岡 主 持 宣 聖 大 典 ,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參 與 共 祭 ; 好 些 香 港 信 徒 前 赴 參 禮 及 朝 聖 。
2014 年 5 月 4 日

 

本地慶祝兩教宗封聖
舉辦展覽及朝聖活動

本 地 教 會 團 體 分 別 舉 辦 展 覽 和 朝 聖 活 動 , 慶 祝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與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封 聖 , 讓 教 會 內 外 人 士 認 識 兩 位 先 教 宗 的 芳 表 善 行 和 對 聖 體 的 熱 愛 。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與 傷 健 同 心 牧 民 小 組 為 慶 祝 兩 位 先 教 宗 榮 登 聖 品 , 將 於 六 月 廿 一 至 廿 二 日 假 港 島 西 區 的 中 山 紀 念 公 園 舉 行 有 關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與 聖 體 的 圖 片 展 覽 , 透 過 文 字 、 圖 片 及 短 片 , 闡 述 兩 位 先 教 宗 的 生 平 及 他 倆 就 聖 體 的 教 導 。

展 覽 期 間 , 逾 三 十 位 導 賞 員 會 為 遊 人 導 賞 , 簡 介 聖 體 聖 事 對 信 徒 的 重 要 , 展 示 普 世 教 會 由 公 元 七 十 五 年 至 一 九 九 六 年 的 聖 體 奧 跡 、 與 聖 體 有 密 切 關 係 的 人 物 等 。 六 月 廿 二 日 的 聖 體 聖 血 節 期 間 , 展 覽 場 地 會 舉 行 聖 體 出 遊 、 彌 撒 及 明 供 聖 體 , 並 邀 請 該 御 侍 團 神 師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另 一 方 面 , 元 朗 的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廿 九 名 信 徒 於 四 月 廿 一 日 至 五 月 三 日 到 羅 馬 朝 聖 , 行 程 中 團 員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到 梵 蒂 岡 參 與 兩 位 教 宗 的 封 聖 禮 。

該 堂 區 助 理 主 任 司 鐸 、 朝 聖 團 神 師 黃 志 俊 神 父 (J. Beroch) 出 發 前 對 本 報 說 , 兩 位 教 宗 生 前 對 教 會 的 貢 獻 及 靈 修 精 神 , 堪 受 信 徒 效 法 , 他 形 容 兩 位 教 宗 「關 心 生 命 、 促 進 和 平 , 也 關 心 有 需 要 的 人」 。

團 員 於 四 月 廿 六 日 晚 在 梵 蒂 岡 露 宿 , 以 便 在 廿 七 日 參 與 封 聖 禮 。 黃 神 父 說 是 次 朝 聖 能 與 各 地 信 徒 在 梵 蒂 岡 一 起 見 證 及 分 享 二 人 封 聖 的 喜 悅 。

朝 聖 團 亦 會 到 訪 意 大 利 多 個 地 方 , 包 括 曾 顯 現 聖 體 聖 事 奇 跡 的 奧 爾 維 耶 托 (Orvieto) 及 蘭 恰 諾 (Lanciano) 。 黃 神 父 解 釋 , 這 兩 位 教 宗 熱 愛 聖 體 , 更 致 力 向 教 徒 推 動 朝 拜 聖 體 。


本地團體效法若望保祿
廿四小時朝拜及明供聖體

若 望 保 祿 死 後 不 足 十 年 獲 封 聖 , 各 地 已 有 不 少 信 徒 受 他 的 言 行 影 響 信 仰 , 上 述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的 培 育 中 心 亦 以 若 望 保 祿 命 名 , 鼓 勵 信 徒 效 法 他 的 表 樣 。

教 區 善 會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位 於 堅 尼 地 城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培 育 中 心 於 二 0 0 九 年 設 立 , 設 有 廿 四 小 時 恆 久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 中 心 內 亦 放 有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雕 像 。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會 長 文 麗 華 對 本 報 說 , 培 育 中 心 以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命 名 , 是 為 回 應 先 教 宗 生 前 積 極 鼓 勵 教 徒 透 過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作 敬 禮 , 並 效 法 他 維 護 弱 小 的 表 樣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二 月 一 日 開 始 每 天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 並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小 聖 堂 內 開 始 廿 四 小 時 明 供 聖 體 。 文 麗 華 表 示 , 若 望 保 祿 身 體 力 行 , 時 常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 藉 祈 禱 交 託 一 切 , 「是 一 位 祈 禱 教 宗」 。

自 八 歲 因 高 燒 導 致 視 覺 神 經 萎 縮 而 失 明 的 文 麗 華 , 十 二 年 前 與 傷 殘 信 徒 到 羅 馬 朝 聖 時 , 曾 有 機 會 覲 見 若 望 保 祿 , 她 說 : 「 我 們 在 覲 見 教 宗 時 , 獲 安 排 坐 在 第 一 行 , 他 與 我 們 見 面 , 並 向 每 名 傷 殘 者 覆 手 。」

她 期 望 若 望 保 祿 封 聖 後 , 會 有 更 多 人 效 法 他 的 祈 禱 表 率 和 善 行 。

2014 年 5 月 4 日

 

慶祝教宗聖若望廿三世及若望保祿二世宣聖講道

教宗方濟各四月廿七日冊封其前任教宗若望廿三世及若望保祿二世為聖人。香港教區同日在堅道的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奉獻彌撒,慶祝兩位教宗封聖。以下是湯樞機在彌撒中的講道辭。——編者

主 內 親 愛 的 弟 兄 姊 妹 :

今 天 , 當 羅 馬 教 宗 方 濟 各 在 擠 滿 參 加 者 的 羅 馬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把 兩 位 前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封 立 為 聖 人 時 , 我 們 異 地 同 時 在 香 港 慶 祝 這 兩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的 宣 聖 。 十 分 多 謝 您 們 前 來 參 與 今 日 的 慶 典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一 九 五 八 年 以 77 歲 高 齡 當 選 教 宗 , 在 位 不 足 五 年 。 但 當 選 後 三 個 月 , 便 立 即 勇 敢 地 宣 佈 將 要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藉 此 發 動 了 一 項 對 教 會 影 響 深 遠 的 行 動 。 雖 然 他 本 人 只 經 歷 了 一 九 六 二 年 大 公 會 議 的 第 一 期 ,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便 去 世 , 無 緣 看 到 梵 二 圓 滿 結 束 , 但 通 過 他 的 言 行 、 電 視 上 的 出 現 及 無 數 新 聞 圖 片 , 我 們 已 能 看 出 他 確 是 一 位 不 同 凡 響 、 影 響 深 遠 的 教 宗 。 難 怪 他 被 時 代 雜 誌 (Time Magazine) 選 為 一 九 六 二 年 度 最 傑 出 人 物 。 中 國 人 喜 歡 以 山 水 作 為 繪 畫 的 題 材 , 即 俗 稱 「山 水 畫」 。 古 人 更 以 山 水 描 繪 人 物 的 性 格 。 雖 然 我 們 一 向 有 「智 者 樂 水 , 仁 者 樂 山」 這 句 成 語 , 但 我 以 為 調 轉 來 形 容 兩 位 教 宗 , 亦 未 嘗 不 可 。 因 為 , 愛 山 之 人 , 喜 歡 攀 山 , 喜 歡 從 高 處 觀 看 一 切 , 故 這 類 人 士 擁 有 遠 闊 的 視 野 , 高 瞻 遠 觸 , 能 成 為 智 者 。 若 望 廿 三 世 確 是 一 位 這 樣 的 智 者 , 擁 有 超 人 勇 氣 及 濶 大 眼 光 , 因 而 召 開 了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 故 我 們 可 以 形 容 他 是 一 位 「樂 山」 的 「智 者」 。

說 到 另 一 位 教 宗 , 我 們 可 以 形 容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樂 水」 的 「仁 者」 。 為 什 麼 「仁 者」 會 「樂 水」 呢 ? 理 由 是 : 江 河 之 水 本 身 是 流 動 的 , 且 有 彈 性 , 恆 常 不 斷 流 動 。 一 位 愛 水 的 人 士 自 然 具 備 水 的 這 些 特 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身 於 一 個 波 蘭 家 庭 。 三 兄 弟 姊 妹 中 , 他 排 行 最 小 。 自 幼 年 始 , 他 便 經 歷 了 很 多 失 喪 : 在 他 出 生 前 , 他 的 姐 姐 已 去 世 , 九 歲 時 母 親 去 世 , 十 二 歲 時 哥 哥 去 世 , 廿 一 歲 又 失 去 唯 一 的 親 人 父 親 , 他 在 家 中 遂 變 成 孤 單 一 人 。 但 這 些 悲 痛 經 歷 沒 有 摧 毀 他 , 反 而 使 他 變 得 仁 厚 , 熱 愛 祈 禱 , 恆 心 不 懈 , 及 對 人 、 尤 其 是 對 受 苦 者 、 深 具 同 情 心 。 他 透 過 祈 禱 和 對 天 主 的 信 心 , 把 坎 坷 身 世 化 為 力 量 。 他 在 當 選 教 宗 後 三 年 , 即 一 九 八 一 年 , 被 一 位 土 耳 其 行 刺 手 所 槍 傷 。 但 他 不 但 為 行 刺 者 祈 禱 , 且 於 傷 癒 後 , 親 自 前 往 監 獄 探 望 槍 擊 手 , 並 告 訴 槍 擊 手 , 自 己 完 全 寬 恕 他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以 五 十 八 歲 之 壯 年 當 選 教 宗 , 也 是 四 百 多 年 來 第 一 位 非 意 大 利 籍 教 宗 。 在 擔 當 教 宗 任 期 內 , 他 到 訪 過 一 百 一 十 五 個 國 家 , 進 行 過 一 百 七 十 次 訪 問 。 晚 年 時 , 他 患 有 柏 金 遜 病 , 但 他 仍 繼 續 努 力 工 作 , 克 盡 教 宗 職 務 , 直 至 生 命 末 刻 。

這 兩 位 教 宗 對 中 國 都 有 一 份 濃 情 厚 愛 。 當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被 問 到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看 法 時 , 他 回 答 : 「在 中 國 , 只 有 一 個 天 主 教 會 。」 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任 教 宗 的 第 一 年 , 便 提 及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徒 , 他 說 : 「 我 們 很 難 接 觸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友 。」 在 他 的 內 心 , 他 常 記 掛 著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 且 每 天 為 他 們 祈 禱 。 他 也 常 切 望 能 親 自 探 訪 中 國 。 這 兩 位 教 宗 的 言 行 都 教 導 我 們 關 愛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 但 是 , 在 眾 多 德 表 中 , 這 兩 位 教 宗 的 最 重 要 德 表 應 是 恆 常 祈 禱 及 與 天 主 有 很 深 入 的 交 往 。

兩 位 教 宗 的 確 是 恆 常 祈 禱 的 聖 人 。 由 於 他 們 與 天 主 保 持 深 入 關 係 , 故 能 與 所 有 人 團 結 共 融 , 也 有 大 勇 氣 和 大 魄 力 , 恆 心 不 懈 , 克 盡 牧 職 。

當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臨 終 時 , 他 的 親 友 及 樞 機 大 臣 環 繞 在 病 床 旁 。 他 們 一 邊 祈 禱 , 一 邊 哭 泣 , 但 教 宗 反 過 來 安 慰 他 們 , 並 領 唱 聖 母 頌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其 生 命 末 段 日 子 , 不 願 意 被 送 往 醫 院 , 因 為 他 切 望 常 與 大 家 在 一 起 , 永 不 分 離 。 當 他 臨 終 時 , 很 多 群 眾 整 晚 聚 集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朝 向 他 的 睡 房 為 他 祈 禱 , 而 他 自 己 也 知 道 群 眾 與 自 己 在 一 起 。 當 他 去 世 時 , 更 突 顯 教 友 們 對 他 的 那 份 愛 戴 之 情 及 一 份 失 落 感 。 所 有 參 與 他 的 葬 禮 的 人 , 都 要 求 盡 快 把 他 封 立 為 聖 人 。 而 事 實 正 是 如 此 , 在 他 逝 世 九 年 後 的 今 天 , 他 便 被 封 立 為 聖 人 。

主 內 親 愛 的 弟 兄 姐 妹 , 今 日 我 們 有 幸 能 異 地 同 時 , 與 普 世 教 會 一 起 慶 祝 這 兩 位 偉 大 新 聖 人 。 我 肯 定 他 們 仍 以 他 們 的 德 表 領 導 著 我 們 。 讓 我 們 齊 向 這 兩 位 新 聖 人 學 習 , 尤 其 是 學 習 他 們 修 煉 智 慧 、 仁 厚 及 恆 常 祈 禱 之 德 。 兩 位 偉 大 教 宗 、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請 您 們 為 我 們 和 現 任 教 宗 方 濟 各 祈 禱 ! 亞 孟 。

湯漢樞機
香港主教

2014 年 5 月 4 日

 

方濟各冊封兩教宗聖人
稱許先賢展示天主慈悲

教 宗 方 濟 各 冊 封 若 望 廿 三 世 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聖 人 , 稱 許 他 們 不 怕 注 視 耶 穌 的 創 傷 , 為 天 主 的 慈 悲 作 證 。

封 聖 大 典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 講 道 中 , 教 宗 方 濟 各 指 兩 位 新 聖 人 不 怕 注 視 耶 穌 的 創 傷 , 因 為 它 是 「天 主 愛 人 的 永 恆 標 記」 。 當 天 福 音 講 述 復 活 耶 穌 顯 現 給 多 默 並 展 示 自 己 的 創 傷 , 方 濟 各 稱 兩 位 聖 人 「都 是 二 十 世 紀 的 神 父 、 主 教 、 教 宗 , 雖 然 經 歷 了 上 個 世 紀 的 悲 劇 , 但 沒 有 被 壓 倒 …… 耶 穌 五 傷 在 他 們 身 上 所 展 示 的 天 主 慈 悲 更 形 強 大 , 聖 母 母 愛 的 關 懷 亦 然」 。

教 宗 強 調 「在 這 兩 位 默 觀 基 督 創 傷 和 為 祂 慈 悲 作 證 的 人 身 上 , 同 時 存 在 『充 滿 生 命 的 希 望』 和 『充 滿 光 榮 的 喜 樂』」 。 他 祝 願 新 聖 人 的 經 驗 能 鼓 勵 信 徒 不 因 基 督 的 創 傷 跌 倒 , 卻 能 進 入 天 主 慈 悲 的 奧 秘 。

他 說 , 這 些 聖 人 推 動 教 會 並 使 它 不 斷 成 長 。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時 展 現 出 對 聖 神 的 順 從 , 教 宗 說 : 「他 是 一 位 牧 人 , 一 位 由 聖 神 帶 領 的 領 導 人 。」

方 濟 各 又 認 為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家 庭 的 教 宗」 。 「聖 若 望 保 祿 希 望 人 記 得 他 是 『家 庭 的 教 宗』 。」 他 說 : 「教 會 正 走 向 討 論 家 庭 課 題 和 陪 伴 家 庭 的 世 界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道 路 上 。 可 以 肯 定 的 是 , 他 一 定 會 從 天 上 陪 伴 並 支 持 我 們 走 這 條 路 。」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應 教 宗 方 濟 各 之 邀 共 祭 , 他 們 在 典 禮 開 始 時 互 相 問 候 擁 抱 。 共 祭 神 長 包 括 一 百 五 十 位 樞 機 及 七 百 位 主 教 ; 九 十 七 個 國 家 政 要 參 加 , 估 計 現 場 最 少 有 八 十 萬 人 參 禮 。

封 聖 大 典 開 始 時 , 禮 儀 人 員 恭 迎 兩 位 聖 人 的 聖 髑 。 若 望 的 聖 髑 取 自 皮 膚 , 由 其 侄 子 侄 女 及 其 家 鄉 的 市 長 、 以 他 命 名 的 基 金 會 主 席 護 送 ; 若 望 保 祿 的 血 液 聖 髑 由 曾 患 腦 動 脈 瘤 、 後 因 若 望 保 祿 代 禱 而 奇 跡 痊 愈 的 哥 斯 達 黎 加 婦 女 莫 拉 (F. Mora Diaz) 護 送 。 教 宗 方 濟 各 親 吻 聖 髑 後 才 再 放 在 祭 台 前 。

禮 儀 上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樞 機 (A. Amato) 請 求 教 宗 將 兩 位 先 教 宗 列 入 聖 人 名 冊 , 教 宗 隨 後 宣 布 將 兩 位 真 福 教 宗 列 入 名 冊 中 , 他 說 : 「我 們 規 定 讓 他 們 在 整 個 教 會 中 被 尊 奉 為 聖 人 , 受 到 敬 禮 。」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瞻 禮 日 為 十 月 十 一 日 , 即 他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開 啟 梵 二 那 天 ;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瞻 禮 日 則 為 十 月 廿 二 日 , 即 他 七 八 年 就 職 教 宗 的 日 子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故 鄉 波 蘭 , 教 徒 為 這 位 新 聖 人 慶 祝 , 約 五 萬 人 參 加 於 克 拉 科 夫 救 主 慈 悲 教 堂 舉 行 的 露 天 彌 撒 ; 亦 有 朝 聖 者 參 加 當 地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大 殿 的 戶 外 音 樂 會 。 在 朝 聖 地 琴 斯 托 霍 瓦 (Czestochowa) , 有 修 道 人 為 無 家 者 安 排 大 螢 幕 轉 播 梵 蒂 岡 的 封 聖 大 典 , 更 有 神 長 在 新 聖 人 年 少 時 遠 足 的 山 上 舉 行 戶 外 感 恩 祭 。 而 若 望 保 祿 出 生 地 華 杜 懷 斯 (Wadowice) 至 少 有 五 百 位 信 眾 到 羅 馬 參 加 封 聖 禮 。

2014 年 5 月 4 日

 

「學習年」不忘梵二大功臣──聖若望二十三世
彭保祿

無 可 置 疑 ,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文 憲》 是 近 兩 個 世 紀 以 來 , 直 接 影 響 教 會 生 活 至 深 的 教 會 官 方 文 件 。 一 九 六 二 至 六 五 年 , 二 千 多 位 來 自 全 球 的 天 主 教 主 教 、 東 方 禮 主 教 、 聖 經 專 家 、 神 學 家 、 正 統 的 基 督 教 人 士 等 , 在 教 宗 的 監 督 下 經 過 多 番 討 論 、 修 改 、 投 票 , 最 後 發 表 組 成 會 議 文 憲 的 四 大 憲 章 、 九 件 法 令 及 三 件 宣 言 , 成 為 整 個 教 會 信 仰 和 禮 儀 生 活 的 依 歸 。

一 九 五 九 年 一 月 廿 五 日 (聖 保 祿 歸 化 慶 日 , 後 來 訂 為 基 督 徒 合 一 祈 禱 週 的 最 後 一 天)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宣 布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那 時 , 他 當 選 教 宗 還 不 到 三 個 月 。 二 十 世 紀 下 半 期 , 整 個 世 界 的 政 治 、 文 化 及 經 濟 都 急 速 改 變 。 簡 單 地 說 , 整 個 人 類 從 軍 事 動 亂 到 民 族 鬥 爭 , 人 際 間 存 在 不 和 諧 的 暗 鬥 。 一 九 四 九 年 , 當 時 有 世 界 五 分 之 一 人 口 之 稱 的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成 立 , 無 神 共 產 主 義 擴 充 , 使 人 類 大 家 庭 形 成 更 強 烈 的 對 抗 : 富 者 更 富 , 窮 者 更 窮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在 位 僅 五 年 (1958-1963) , 但 他 為 聖 教 會 所 頒 發 的 兩 篇 通 諭 《慈 母 與 導 師》 (一 九 六 一 年) 及 《和 平 於 世》 (一 九 六 三 年) , 對 教 會 及 對 人 類 都 是 無 價 之 寶 。 首 先 , 他 對 家 庭 及 與 家 庭 同 等 重 要 的 組 織 ── 教 會 , 作 了 非 常 重 要 的 訓 示 (《慈 母 與 導 師》第 60 ) 。 「天 主 受 享 榮 福 於 高 天 , 世 人 享 受 太 平 於 地 !」 (《光 榮 頌》) 對 人 類 來 說 , 《和 平 於 世》 真 是 一 盞 明 燈 , 經 過 第 一 及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後 的 世 界 , 貪 慾 、 戰 亂 、 鬥 爭 使 世 界 變 得 一 片 黑 暗 , 人 類 已 失 去 了 太 平 於 地 的 福 分 。 現 在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知 道 : 天 主 既 然 選 了 他 做 普 世 教 會 大 家 庭 的 牧 人 , 他 自 覺 義 不 容 辭 地 帶 領 這 個 全 人 類 共 存 的 大 家 庭 重 新 起 步 , 往 人 類 和 平 共 存 的 康 莊 大 道 前 進 。

若 望 廿 三 世 被 稱 為 「聖 善 教 宗」 , 他 日 夜 期 望 的 和 平 , 並 不 是 要 求 全 世 界 軍 事 武 器 強 大 國 家 的 平 等 對 力 , 而 是 要 求 每 個 國 家 、 每 個 民 族 在 正 義 、 道 德 、 精 神 、 文 化 、 經 濟 、 合 作 等 方 面 來 彼 此 競 爭 , 達 到 成 功 。 梵 二 是 個 劃 時 代 的 創 舉 , 正 當 議 會 進 行 得 如 火 如 荼 時 , 天 父 把 排 除 萬 難 , 勇 敢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的 聖 善 教 宗 召 回 天 鄉 , 接 受 豐 厚 的 賞 報 。

半 個 世 紀 轉 眼 過 去 , 初 次 邂 逅 的 回 憶 仍 是 那 麼 鮮 活 。 筆 者 有 幸 , 剛 好 在 大 公 會 議 四 年 多 奉 派 往 羅 馬 宗 座 聖 安 道 大 學 進 修 。 一 九 六 三 年 四 月 七 日 (聖 週 二) , 筆 者 蒙 聖 座 特 准 , 免 除 三 年 初 願 的 一 半 , 故 能 在 一 週 內 誓 發 永 願 , 並 每 隔 一 天 領 受 五 品 、 六 品 及 鐸 品 , 而 當 天 我 剛 領 受 六 品 (現 稱 執 事) 。 當 天 恰 好 碰 到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來 探 訪 修 會 所 負 責 的 堂 區 , 主 持 聖 週 二 感 恩 祭 。 在 場 歡 迎 教 宗 到 訪 的 方 濟 會 總 會 長 , 把 我 介 紹 給 敬 愛 的 聖 父 教 宗 , 這 是 我 有 生 以 來 第 一 次 這 麼 接 近 基 督 在 世 的 代 表 。 總 會 長 同 時 告 訴 他 : 我 將 在 兩 天 後 恭 領 鐸 品 , 慈 父 教 宗 竟 也 很 慈 祥 地 恭 賀 我 晉 鐸 大 恩 。 親 愛 的 讀 者 們 , 相 信 大 家 不 難 想 像 我 們 當 時 是 何 等 激 動 和 感 恩 吧 。

作者彭保祿神父為方濟會士,一九八一年至二零零八年出任教廷全球海外華人傳教處主任
2014 年 5 月 11 日



Praying the Stations with Saint John XXIII, By Bill Huebsch,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2013.
The Saints & The Blessed of the 21st Century, Sinag-tala Publishers, 2013.
John XXIII (A Short Biography), By Kerry Walters, Franciscan Media, 2014.
Walking with Saint John XXIII: 30 Days with a good and beloved Pope, Twenty-Third Publications, 2014.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
教宗若望廿三世家書, 梁偉德譯, 台灣光啟出版社, 1985.
好教宗若望廿三世, 張秀亞著, 聞道出版社, 2014.


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john_xxiii/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