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Paul I
若望保祿一世

就任及逝世: 1978

 

Bishop of Rome and Vicar of Jesus Christ,
263th Successor of St. Peter, Prince of the Apostles,
Supreme Pontiff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Patriarch of the West, Primate of Italy,
Archbishop and Metropolitan of the Roman Province,
Sovereign of the State of the Vatican City.

His Holiness Pope John Paul I (Albino Luciani), Roman Pontiff, was born in Forno di Canala, diocese of Belluno, Italy, 17 October 1912; ordained priest, 7 July 1935; consecrated Bishop of Vittorio Veneto, 15 December 1958; made Patriarch of Venice, 15 December 1969; created Cardinal, 5 March 1973; elected Pope, 26 August 1978; initiation of his ministry as Supreme Pontiff, 3 September 1978.

 

耶穌基督代表兼羅馬主教,
宗徒長聖伯多祿之二六三任繼承者,
普世聖教會最高教長,
西方宗主教,義大利首席主教,
羅馬教省總主教兼首都主教,
梵蒂岡城邦元首。

祿 (原 名 亞 爾 斌 奴.魯 士 安 尼) 廿


 

Habemus Papam John Paul I
Statement by Right Rev. Gabriel Lam Cheuk-wai and Right Rev. Secundo Einaudi, P.I.M.E, Vicars General of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The Catholic Diocesan of Hong Kong has received the happy news that the Conclave of Cardinals, meeting in Rome, yesterday elected Cardinal Albino Luciani to be the new Bishop of Rome. Taking the name John Paul I, he is the new leader of the whole Roman Catholic Church and is acknowledged as the Vicar of Jesus Christ by more than 700 million Catholics throughout the world.

We thank Almighty God for giving us this new Holy Father. We join with countless people everywhere in praying for him, so that the Good News of God’s Love for all men may be proclaimed ever more widely and effectively under Pope Paul’s leadership in the coming years. Furthermore, we pledge ourselves to fully support the Holy Father in promoting justice for all people and peace among all nations.

At the same time, we Catholics of Hong Kong recognize that,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Pope John Paul, we can foster the universal message of God’s Love only by continuing to open ourselves to and cooperating with fellow Christians and all men of good will. In this spirit, all Catholics of this Diocese take this joyous occasion of the election of Pope John Paul to renew our dedication in love and service to the whole community of Hong Kong. 

(Bishop John Baptist Wu has been in Taipei to attend the funeral of Catdinal Yu Pin, but is expected to return to Hong Kong very soon. )
Sunday, 27 August 1978

1 September 1978


Some Grateful Memories of the new Pope John Paul
By Father D. Bazzo, P.I.M.E.

My family met him many times. He talked to me in May 1967, inquiring about the beautiful Mission of Hong Kong.

As Bishop of Vittorio Veneto, he came to my village many times to visit the parish and to see for himself its activities and its progress. He used to administer the Sacraments, hear Confessions, and examine how catechism was being taught in the school, and with what results.

He is still famous among the people for the beautifully simple yet profound doctrine of his short sermons. These sermons generally lasted seven minutes. They lasted ten minutes as longest, but this was rare.

Most moving of all were is personal visits to the poor and the sick in their homes, where he brought comfort, courage and confidence in God our Father.

I am especially grateful to him for visiting one of may seven sisters when she was sick, and with his fatherly presence preparing her to go joyfully to heaven.
1 September 1978


Biographical Sketch

Pope John Paul was born in Forno di Canale, in the diocese of Belluno - in the Dolomites, a range of the Alps in North-East Italy - On 17 October 1912. His father was a socialist glassblower. The family was very poor and his mother had to go to Venice as a servant. The future Pope was put into a boys’ home, and he himself says that he was nearly expelled for naughtiness.

He received his primary education in the minor seminary of Feltre, and his secondary education in the major seminary of Belluno, where he also studied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He was ordained priest on 7 July 1935. Later he obtained a doctorate of theology at the 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 Rome.

For some years he was assistant priest in the parish of Agordo, and then vice rector of the Gregorian Seminary, Belluno, where he taught dogmatic and moral theology, canon law and sacred art. In 1948 he was made pro-Vicar General and in 1954 Vicar General of Belluno.

Pope John appointed him Bishop of Vittorio Veneto on 15 December 1958 and personally conferred Episcopal orders on him in Rome.

He was promoted Patriarch of Venice on 15 December 1969

Pope Paul VI made him a cardinal on 5 March 1973.
1 September 1978


Editorial: Pope John Paul

The Cardinals went into conclave on Friday, 25 August. In the evening of Saturday, 26 August, they chose Cardinal Luciani as Pope. It had been the shortest conclave in modern history.

The Catholics of the world greeted this news with delight. Since the death of Pope Paul VI, the press had been filled with hints of delay - the large number of voters, opposing trends among the Cardinals, above all the lack of an outstanding candidate. The world at large agreed that there was no outstanding candidate; but things must have looked very different to the cardinal-electors. Within a few hours at least seventy five of them (two thirds plus one) had agreed on Cardinal Luciani, whose name had scarcely been mentioned in the great spate of press speculation. Evidently the Cardinals had been able to recognize an outstanding candidate and had voted for him without delay. No better augury could be found for a happy pontificate of unity and reconciliation.

Like St. Pius X and Pope John, the new Pope was Patriarch of Venice when he was elected. He has spend almost his whole life in the province of Venice. He was born there, the son of a socialist glass-blower. After priestly ordination in 1935 he served as  an assistant parish priest, as a seminary professor and as vicar general in his native diocese of Belluno, then as Bishop of Vittoria Veneto and lastly as Patriarch of Venice. Not even his tenure of the great historic See of Venice could fill press files. For information about the new Holy Father, we are dependent on his choice of a name and his first papal addresses. Yet these seemingly meager data tell us a good deal.

Pope John Paul I! For over a thousand years no Pope had been the first of his name. In the long list since St. Peter, not a single Pope had chosen to be known by two names. Evidently Pope John Paul is not afraid of innovation. Moreover the two names he has chosen are full of meaning. They are a guarantee that the new Pope intends to put the decrees of Vatican Council II into effect in the spirit of Popes John and Paul.

The promise conveyed by his choice of a name was echoed in the two addresses he gave on the morning after his election, the long address given in Latin after Mass in the Sistine chapel and shorter informal talk on the great crowd gathered in St. Peter’s Square.

In the more solemn first address, Pope John Paul I invited his ‘brothers in the whole world’ to join him in the quest for ever more perfect justice, more stable peace, more sincere co-operation. He warned against putting some idol in the place of God and turning the world into a desert, man into an atom and brotherly life into planned collectivization. He paid tribute to his two predecessors, pledged himself to put the decrees of the Council into practice and reminded the Church that evangelization is its first duty. He promised ecumenism, without doctrinal weakening, but without hesitation. He saluted families, the unborn and the suffering.

His second talk contained a personal description of his feelings at his election. In it he quoted the comforting whisper of some Cardinal: “Don’t be afraid. Many people in the world are praying for the new Pope.” Be it so!
1 September 1978


Hong Kong Mass for Pope John Paul
By Tam Siu-mui

Bishop John Baptist Wu of Hong Kong, was principal celebrant at a Thanksgiving Mass for His Holiness Pope John Paul I at the Catholic Cathedral on Saturday, 2 September. About 50 priests concelebrated. Over 500 religious and lay folk participated in the Mass.

Bishop Wu began the service by asking the Lord to bless the water with which he would then sprinkle the whole congregation. “With the water we shall recall our incorporation into Christ in Baptism, and let us ask Him to keep us faithful to the Spirit He has given us,” he prayed.

Mr. George Hsueh led the Liturgy of the Word, reading in Cantonese from the Prophet Ezekiel. The second Scriptural text was from the letter of St. Paul to the Ephesians, read by Mr. Denis Chang in English. Deacon Peter Choi read from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St. John, in Cantonese.

After the Gospel, Father Ferdinand Lok, Spiritual Director of the Hong Kong Central Council of Catholic Laity, and Father Joseph Foley, S.J., Chairman of the Hong Kong Board of Catholic Education, preached the homilies, in Cantonese and English respectively.

Both speakers thanked God for giving the Church a new Pope and asked everyone to pray for the Holy Father. Father Lok urged Catholics in Hong Kong to continue cooperating for the good for the Diocese, regarding the Pope as a symbol of unity. Father Foley exhorted the congregation to support Pope John Paul despite the difficulties he may come across in carrying out his mission.

The Prayers of the Faithful were led by Miss Tam Lai-sheun in English and Mr. Ip Tak-lam in Cantonese. Participants of the Mass prayed for the new Pope, the whole Church, leaders of the Church, the Churches of Silence, especially in China, North Korea and Cambodia, those who are ill, those who are persecuted for the Gospel and those who cry out for justice.

All Diocesan parishes devoted their Saturday evening and Sunday Masses on 2 and 3 September to special celebrations of the Eucharist to pray for the new Holy Father.

All four television channels in Hong Kong relayed live the satellite telecast of the Papal Inaugural Mass from the Vatican on Sunday, 3 September. Father Vincent Lau, Director of Hong Kong Catholic Social Communications Office, provided the Chinese commentary on the TVB Jade channel. Fathers Ciaran Kane, S.J., and Edward Hong added to the English commentary transmitted from Rome on TVB Pearl.
15 September 1978

 
Speech Prepared and Distributed but Discarded

Pope John Paul I pledged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on 30 August that he will be “totally open to the action of the Spirit for the good of the Church.”

He made the pledge in a speech prepared for delivery in the frescoed Consistory Hall. He discarded the text as he spoke, but left it to be distributed to the press and published in L’Osservatore Romano as the official text of his talk.

In this text he told the cardinal that he envied those who would soon be returning to the people of their dioceses. “This is a joy which we will not have.

“The Lord knows the sadness which this renunciation brings to our heart. But he in his kindness knows how to temper the bitterness of separation with a vision of an even more extensive fatherhood.”

Pope John Paul I said that he is counting on help from the cardinals in the Roman Curia, the Church’s central administration, in governing the Church.

“Our pastoral offices of the past,” he said, “were always carried out far away from these complex offices.

“We should like only to reconfirm with all of you at this moment the commitment to be totally open to the action of the Spirit for the good of the Church, which on the day of our elevation to the cardinalitial purple each of us promised to serve ‘usque ad sanguinis equsionem’ (even to the shedding of our blood).”

The new Pope said that he had “frail shoulders” with which to bear the papal burdens.

He and they must “trust with virile tenacity, even in the travail of the present hour, in the never failing help of Christ.”

All the bishops of the world, said the new Pope, are tied “with strong bonds in a communion which transcends space, ignores racial differences, enriches itself with real values present in different cultures, and makes of people who are separated by geographical distance, language and way of thinking, one big family.

“Before such a wonderful spectacle how can we not feel pervaded by a reassuring wave of trust?” asked the Pope.

“We realize that we have been called to be a sign and instrument of this unity,” said Pope John Paul, “and it is our aim to dedicate all our energies to its defense and to its growth.”
15 September 1978


Papal Impromptu

Tossing away the formal papal “we” and with it his prepared text, Pope John Paul I asked College of Cardinals to “have mercy on the poor new Pope who really never expected to rise to this post.”

Dioceses, he said, should help one another.

“Today there’s a great need for the world to see us unified,” he said. “Let us try” together to give the world a good show of unity, by sacrificing something now and then.

“We have everything to lose if the world doesn’t see us united.”

In his ad lib remarks the Pope said that “in a certain sense I am sad that I cannot return to the life of a limited apostolate which I liked so much.

“I always had small dioceses. Vittorio Veneto is a small diocese and even Venice for all its great history is small - 430,000 inhabitants.

“My work was among workers, the sick, pastoral visits and so forth.

“I can no longer do this work, but you can.”

He asked the cardinals not to think solely of their own dioceses but also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Some of you are presidents of Episcopal conferences and behind you I see your bishops and conferences which in the climate begun by the council must five strong support to the Pope.”

He stressed that different dioceses have different gifts which they should share. ‘One dioceses can help another, and even far-off dioceses can help Rome itself.”
15 September 1978


Editorial: United Hearts

The election of Pope John Paul I took the press and all publicists by surprises. Practically nothing was known about the new Pope. Feverish activity produced some striking statements from his writings and his pastorals in Vittorio Veneto and Venice. His pictures display unstudied friendliness and charm. Several things since his election have hinted at a readiness to ignore convention - his name, impromptu speeches, the use of “I” instead of the papal “We”. The world press seems pleased with what it has been able to discover. Already it is showing towards Pope John Paul I warmth that it seldom showed to Pope Paul VI.

For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new Pope we turn to his programme, the lengthy address he made to the conclave on the day after his election. It is an interesting address, but it contains no shocks, no promises of sudden changes of policy. His choice of a name had already indicated his wish to follow in the footsteps of John XXIII and Paul VI. In his address he adds a reference to the pastoral guidance of Popes Pius XI and Pius XII. It is perhaps significant that he did not cite the revered name of Benedict XV. Benedict was a great Pope, who is remembered partly for sudden changes of policy immediately after his election. Our new Holy Father has made it clear that he will not follow Benedict in this. Instead he takes up one after the other the main themes of recent pontificates - unity and reconciliation, implementation of the decrees of the Council, evangelization, ecumenism, peace, and the quest for a just social order - and promises to pursue them with zeal and tenacity, with the help of the Holy Spirit.

The pervading spirit of his address is not innovation: it is unity. The Holy Father sees the tasks before him as the tasks of the whole Church. We are all united in Christ. We have the common task of bearing witness to him, spreading his word and copying his charity. Nearly half of his address is taken up with greetings and calls for co-operation. He wants to unite us, not in a ghetto spirit of separation from the world, but in the spirit of cooperation arising from consciousness of the common task of bringing Christ to the world. He wants us our prayers; but he wants more than our prayers. He wants to open our hearts to one another and to all the world, that Christ may be in us, and that through us Christ may be brought to the hearts of all men, and with Christ, His love and His peace.
15 September 1978


The Pope’s Programme

Dear Brothers!

My dear sons and daughters throughout the entire Catholic World!

Having been called by the mysterious and paternal goodness of God to this awesome responsibility of the Papacy, we extend to you our greetings. At the same time we greet everyone in the world, all who hear us. Following the teachings of Gospel, we would wish to think of you as friends, as brothers and sisters. To all of you, we wish good health, peace, mercy and love: “May the grace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and the love of God, and the fellowship of the Holy Spirit, be with you all.”

Servants of God
We are still overwhelmed at the thought of this tremendous ministry for which we have been chosen: like Peter, we seem to have stepped out on treacherous waters. We are battered by a strong wind. So we turn towards Christ saying: “Lord, save me” (Mt. 14:30). Again we hear his voice encouraging and at the same time lovingly reminding us: “Why do you doubt, oh you of little faith.” If human forces alone cannot be adequate to the task before us, the help of Almighty God who has guided his Church throughout the centuries in the midst of great conflicts and opposition will certainly not desert us, this humble and most recent servant of the servants of God. Placing our hand in that of Christ, leaning on him, we have now been lifted up to steer that ship which is the Church; it is safe and secure, though in the midst of storms, because the comforting, dominant presence of the Son of God is with it. In the words of St. Augustine, using an image dear to the ancient Fathers of the Church, the ship of the Church must not fear, because it is guided by Christ and by his Vicar: “Although the ship is tossed about, it is still a ship. It carries the disciples and it receives Christ. Yes, it is tossed on the sea but without it, one would immediately perish” (Sermon 75,3; PL 38, 475). Only in the Church is salvation: without it one perishes!

We process then in this faith. God’s assistance will not be wanting to us, according to his promise: “I am with you always even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Mt. 28:20). The common response and willing co-operation of all of you will make the wright of our daily burden lighter. We gird ourself for this awesome task, realizing the uniquenes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Its tremendous spiritual power is the guarantee of peace and order; as such it is present in the world; as such it is recognized in the world. The echo of its daily life gives witness to that. Despite all obstacles, it lives in the hearts of men, even those who do not share its truth or accept its message. As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to whose teachings we wish to commit our total ministry, as priest, as teacher, as pastor) has said: “Destined to extend to all regions of the earth, the Church enters into human history, though it transcends at once all time and all racial boundaries. Advancing through trials and tribulations, the Church is strengthened by God’s grace, promised to her by the Lord so that she may not waver from perfect fidelity, but remain the worthy bride of the Lord, until, through the cross, she may attain to that light which knows no setting.” (Lumen Gentium 9).

Sacrament of Saving Unity
According to God’s plan: “All those, who in faith look towards Jesus, the author of salvation and the principle of unity and peace, God has gathered together and established as the Church, that it may be for each and for all the visible sacrament of this saving unity.” (ibid)

In that light we place ourselves interiorly, putting all of our physical and spiritual strength at the service of the universal mission of the Church, that is to say, at the service of the world. In other words we will be at the service of truth, of justice, of harmony, of collaboration within nation and of rapport among peoples. We call especially on the children of the Church to understand their responsibility better: “You are the salt of the earth, you are the light of the world” (Mt. 5:13). Overcoming internal tension which can arise here and there, overcoming the temptation of identifying ourselves with the ways of the world or the appeal of easily won applause, we are, rather, united in the unique bond of love which forms the inner life of the Church as also its external order. Thus, the faithful should be ready to give witness of their own faith to the world: “Always be prepared to give a reason for the hope that is in you” (1 Pt. 3:15).

The Church, in this common effort to be responsible and so respond to the pressing problems of the day, is called to give to the world that “strengthening of the spirit” which is so needed and which alone can ensure salvation. The world awaits this today: it knows well that the sublime perfection to which it has attained by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has already reached a peak, beyond which yawns the abyss, blinding the eyes with darkness. There is a temptation to substitute for God one’s own decisions, decisions that would prescind from moral laws. The danger for modern man is that he may reduce the earth to a desert, the person to an automation, brotherly love to planned collectivization, often introducing death where God wishes life.

The Church, admiring yet lovingly protesting against such “achievements”, intends, rather, to safeguard the world, which thirsts for a life of love, from dangers that would attack it. The Gospel calls all of its children to place their full strength, indeed their life, at the service of mankind in the name of the charity of Christ: “Greater love than this no man has than that he would lay down his life for his friends” (Jn. 15:13). In this solemn moment, we intend to consecrate all that we are and all that we can achieve to this supreme goal. We will do so until our last breath, aware of the task insistently entrusted to us by Christ: “Confirm your brothers” (Luke 22:32).

Example of Predecessors
He helps then by strengthening us in our difficult challenge. We remember the example of our Predecessors, whose lovable gentle ways bolstered by a relentless strength, provide both the example and programme for the papacy: we recall in particular the great lessons of pastoral guidance left by the most recent Popes, Pius XI, Pius XII, John XXIII. With wisdom, dedication, goodness and love of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they left an indelible mark on our time, a time that is both troubled and magnificent. Most of all the pontifical pastoral plan of Paul VI, our immediate Predecessor, left a strong impression on our heart and in our memory. His sudden death was crushing to the entire world. In the manner of his prophetic style, which marked his unforgettable pontificate, he placed in clear light the extraordinary stature of a great yet humble man. He cast an extraordinary light upon the Church, even in the midst of controversy and hostility these past fifteen years. Undertaking immense labours, he worked indefatigably and without rest. He extended himself to carry into effect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nd to seek world peace, the tranquility of order.

Programme
Our Programme will be to continue his; and his in turn was in the wake of that drawn from the great heart of John XXIII.

We wish to continue to put into effect the heritage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Its wise norms should be followed out and perfected. We must be wary of an effort that though generous perhaps, is unwarranted. It would not achieve the content and meaning of the Council. On the other hand, we must avoid an approach that is hesitant and fearful - which thus would not realize the magnificent impulse of the renewal and of life.

We wish to preserve the integrity of the great discipline of the Church in the life of priests and of the faithful. It is a rich treasure in history. Throughout the ages, it has presented an example of holiness and heroism, both in the exercise of the evangelical virtues and in service to the poor, the humble, the defenseless. To achieve that we assign a priority to the revision of the two codes of canon law, that of the oriental tradition and that of the Latin tradition, to ensure the blessed liberty of children of God, through the solidarity and firmness of juridical structures.

Evangelization
We wish to remind the entire Church that its first duty is that of evangelization. Our Predecessor, Paul VI, presented the directions for this in his memorable document: animated by faith, nourished by the Word of God, and strengthened by the heavenly food of the Eucharist, one should study every way, seek every means, “in season and out of seasons” (2 Tim 4:2), to spread the word, to proclaim the message, to announce that salvation which creates in the soul a restlessness to pursue truth and at the same time offers strength from above. If all the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Church knew how to be tireless missionaries of the Gospel, a new flowering of holiness and renewal would spring up in this world that thirsts for love and for truth.

Ecumenism
We wish to continue the ecumenical thrust, which we consider a final directive from our immediate Predecessors. We watch with unchanging faith, with dauntless hope and with endless love for the realization of that great command of Christ: “That they may all be one” (Jn. 17:21). His heart anxiously beat for this on the eve of his sacrifice on Calvary. The mutual relationship among the Churches of the various denominations have made constant and extraordinary advances as anyone can see; yet division remains a cause for concern, and indeed a contradictions and scandals in the eyes of non Christians and non-believers. We intend to dedicate our prayerful attention to everything that would favour union. We will do so without diluting doctrine but, at the same time, without hesitancy.

We wish to pursue with patience but firmness that serene and constructive dialogue that Paul VI had at the base of his plan and programme for pastoral action. The principal theme for this was set forth in his great Encyclical Ecclesiam Suam, namely, that men, as men, should know one another, even those who do not share our faith. We must always be ready to give witness to the faith that is ours and to the mission that Christ has given to us, “that the world may believe” (Jn. 17:21)

Peace
We wish finally to express our support for all the laudable, worthy initiatives that can safeguard and increases peace in our troubled world. We call upon all good men, all who are just, honest, true of heart. We ask them to help build up a dam within their nations against blind violence, which can only destroy and sow seeds of ruin and sorrow. So, too, in international life, they may bring men to mutual understanding, to combing efforts that will further social progress, overcome hunger of body and ignorance of the mind and advance those who are less endowed with goods of this earth, yet rich in energy and desire.

Brothers and dearest sons and daughters, in this awesome moment for us, yet a moment enriched by God’s promise, we extend our greeting to all of our sons and daughters: we wish we could see all of them face to face, embrace them, give them courage and confidence, while asking for their understanding and prayers for us.

Greetings
To all then, our greeting: to the Cardinals of the Sacred College, with whom we have shared this decisive hour. We depend upon them now, as we will in the future. We are grateful to them for their wise counsel. We appreciate the strong support that they will continue to offer us, as an extension of their consent, which, through God’s will, has brought us to the summit of the Apostolic Office;

To Bishops and Co-Workers
To all the Bishops of the Church of God, “each of whom represents his own Church, whereas all, together with the Pope, represent the entire Church in a bond of peace, love and unity” (Lumen Gentium, 23), and whose collegiality we strongly value. We value their efforts in the guidance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both through the synodal structure and through the curial structure in which they share by right according to the norms established.

To all of our co-workers called to a strict response to our will and thus to an honoured activity which brings holiness of life, called to a spirit of obedience, to the works of the apostolate and to a most exemplary love of the Church. We love each of them and we encourage them to stay close to us as they were to our Predecessors in proved faithfulness. We are certain to be able to rely on their highly esteemed labours, which will be for us a great joy.

To Rome, Belluno and Venice
We salute the priests and faithful of the diocese of Rome, given to us upon our succession to the chair of Peter and to the unique and singular title of this Roman See “which presides over the whole society of love (cfr. s. Ignat, Ep. and Rom., Funk 1,252).

We salute in a special way the members of our native diocese of Belluno and those who were entrusted to our care at Venice. They are remembered as most beloved sons and daughters, and of them we think now with a sincere longing, conscious of their magnificent work for the Church and of their common commitment to the cause of the Gospel.

To Priests
And we embrace all priests - especially parish priests and those dedicated to the direction of souls, often in difficult conditions or genuine poverty, yet radiating the grace of their vocation in their heroic following of Christ, “the pastoral of our souls” (1 Peter, 2:25).

To Religious
We salute religious men and women, both those in contemplative and those in active life, who continue to make present in the world a hymn of total commitment to the Gospel ideal; and we ask them to continue to “see well to it that the Church shall truly show forth Christ through them, with ever-increasing clarity, to believers and unbelievers alike (Lumen Gentium, 46)

To the Missionary Church
We salute the entire missionary Church, and we extend to all men and women who in their outposts of evangelization dedicate themselves to the care of their brothers our encouragement and our most loving recognition. They should know that, among all who are dear to us, they are the dearest: they are never forgotten in our prayers and thoughts, because they have a privileged place in our hearts.

To Lay Apostles
To the associations of Catholic Action, as also to the variously named movements which contribute with new energy to the renewal society and the “consecration of the world” as a leaven in the mass (cfr. Mt. 13:33) - to them goes all support and encouragement, because we are convinced that their work, carried out 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hierarchy, is indispensable for the Church today.

To the Young
We salute young people, the hope of tomorrow - a better, a healthier, a more constructive tomorrow - that they may know how to distinguish good from bad and, with the fresh energy that they possess, bring about the vitality of the Church an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world.

To Families
We greet the families who are the “domestic sanctuary of the Church” (Apostolicam Actuositatem, 11), and indeed a true, actual “domestic Church” (Lumen Gentium 11) in which religious vocations can flourish and holy decisions be made. It is there that one is prepared for the world of tomorrow. We exhort them to oppose pernicious ideologies of hedonism which undermine life, and instead to form strong souls endowed with generosity, balance, dedication to the common good.

To the Suffering
We extend a particular greeting to all who are now suffering, to the sick, to prisoners, to exiles, unemployed, or who have unhappy fortune or who have unhappy fortune in life; to all upon whom restraints are placed in their practice of the Catholic faith, which they cannot freely profess except at the cost of the basin human rights of freemen and of willing, loyal citizens. In a special way our thoughts turn to the tortured land of Lebanon, to the situation in the homeland of Jesus, to the area of Sahel, to India, a land that is so tried, indeed, to all those sons, daughters, brothers and sisters who undergo privations in their social and political life or as a result of natural disasters.

Towards a New order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 all people of the world!

We are all obliged to work to raise the world to a condition of greater justice, more stable peace, more sincere cooperation. Therefore we ask and beg all - from the humblest who are the connective fibers of nations to heads of state responsible for each nations - to work for a new order, one more just and honest.

A dawn of hope spreads over the earth, although it is sometimes touched by sinister merchants of hatred, bloodshed, and war, with a darkness which sometimes threatens to obscure the dawn. This humble Vicar of Christ, who begins his mission in fear yet in complete trust, places himself at the disposal of the entire Church and all civil society. We make no distinction as to race or ideology but seek to secure for the world the dawn of a more serene and joyful day. Only Christ could cause this dawn of a light which will never set, because he is the “sun of justice” (cf. Mal. 4:2). He will indeed oversee the work of all. He will not fail us.

Prayer
We ask all our sons and daughters for the help of their prayers, for we are counting on them; and we open ourselves with great trust to the assistance of the Lord, who having called us to be his representative on earth, will not leave us without his all powerful grace. Mary Most Holy, Queen of the Apostles, will be the shining star of our pontificate. St. Peter, the foundation of the Church (S. Ambrose, Exp. Ev. Sec. Lucam, IV, 70: CSEL 32, 4 p.175), will support us through his intercession and with his example of unconquerable faith and human generosity. St Paul will guide us in our apostolic efforts directed to all the people of the earth. Our holy patrons will assist us.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and of the Son and of the Holy Spirit, we impart to the world our first, most loving Apostolic Benediction.
15 September 1978


  
Death of Pope John Paul I

Born in Forno di Canala, 17 October 1912.
Ordained Priest, 7 July 1935.
Consecrated Bishop of Vittrio Veneto, 15 December 1958.
Made Patriarch of Venice, 15 December 1969.
Created Cardinal, 5 March 1973.
Elected Pope, 26 August 1978.
Died, 29 September 1978.

6 October 1978


Farewell

The new Pope, as we used Pope John Paul I , won affection from the Catholic world in the first month of his pontificate. He raised hopes of inspiring leadership and deepening unity.

Now the new Pope is dead after a pontificate of only thirty-three days.

Messages of dismay have com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ll the messages say the same things. They speak of shock, of high hopes that cannot now be realized, of an affection that had grown strong in five weeks, of a smile that cannot be forgotten.

We looked forward to great things. Now we have only memories.

God’s will be done!

May the soul of Pope John Paul and the souls of all the faithful departed, through the mercy of God, rest in peace.
6 October 1978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for Pope John Paul
Bishop John B. Wu of Hong Kong led a great number of priests in the cocelebration of a Mass
of the Resurrection for Pope John Paul I in the Hong Kong Cathedral on Wednesday, 4 October.

The Governor, Sir Murray Maclehose was represented by the Director of Protocol, Sir John Curle. In the front benches of the nave were Bishop Baker of the Anglican diocese, other religious leaders, consuls of many nations and many civic leaders.

Father Dino Doimo, PIME, gave the following homily in Chinese and English.

The French Card. Paul Gouyon said of Pope John Paul before the election: “I have been impressed by the humility, simplicity and peace of heart of Cardinal A. Luciani”

That peaceful heart stopped to beat a few weeks later, while it was meditating on the “Imitation of Christ”.

From the Diocese of Belluno, in the mountains of North East Italy, he was for eleven years Bishop of Vittorio Veneto, only about 30 miles away from his Belluno. As he was my bishop, I had the fortune to know him and to experience his unassuming, cheerful, very easy and sincere way of relating with people. From Vittorio Veneto he was called to the more important Venice, always within the same Veneto Region. All those years he was mainly interested and engaged in that pastoral work which keeps a priest constantly in touch with the common people.

Certainly he did not expect to be elected Pope, and everybody, except the people of North East Italy, asked themselves: “Who is this new Pope”.

It took only a few hours for everybody to see a smiling serene man, and only one day to hear his first long speech, giving the programme for his future work, something no other Pope ever did.

The tune of this Programme’s Speech (27 August) is

Service:
“We put all our physical strength - he said, at the service of the universal mission of the Church, that is to say, at the service of the world. In other words we will be at the service of truth, of justice, of peace, of harmony, of collaboration with nations and of relations between peoples.”

His programme includes six main points. I would like to mention at least four.

1. The task “to preserve the integrity of the great discipline of the Church” which flourishes in “the exercise of the evangelical virtues and service to the poor, the humble, the defenseless.”

2. Evangelization which is the first duty of the Church…if all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Church knew how to be tireless missionaries of the Gospel, a new flowering of holiness and renewal would spring up in this world that thirst for love and for truth”.

3. Ecumenism: “We intend to dedicate our prayerful attention to everything that would favour union. We will do so without deluting doctrine, but, at the same time, without hesitancy”.

4. Cooperation with all “good men”, in order to combine efforts that will further social progress, overcome hunger of body and ignorance of the mind and advance those who are less endowed with goods of this earth, yet rich of energy and desire”.

Pope John Paul had just started working on this programme, when God called him to the reward of a full life. We all wonder why so soon?

Papacy, in the Catholic Church, is an element both of continuity and of change. Each Pope brings in something new and complementary to his presence of the Spirit, who is both eternal and always moving like “water, wind and fire” of biblical image. The 34-day service of Pope John Paul has its significance and contribution. We only need more time in order to fully understand and appreciate the meaning of this brief, gentle action of the Spirit through John Paul.

We believe that men do not die, but rise again to full life into Christ as we have just read in the Scripture. And yet we do feel bewildered and grieved. To us God says again as in Isaiah (55:9):

“The heavens are as high above earth as my ways are above yours ways, my thoughts above your thoughts”

And our answer should be that of Job (1:21):

“Yahweh gave, Yahwen has THE NAME OF taken back BLESSED BE YAHWEH”.
13 October 1978


Pope John Paul’s Last Talk
‘Ad Limina’ Address to Philippine Bishops

Pope John Paul I read the following speech in English during an audience for a group of Filipino bishops, headed by Cardinal Julio Rosales of Cebu, who were making their “ad limina” (official five-year) visits to the pope and Rome. It was Pope John Paul’s last speech.

“Dear brothers in Christ, in welcoming you with deep affection, we wish to recall a passage found in the breviary. This passage has struck us forcefully. It concerns Christ, and was spoken by Paul VI on his visit to the Philippines. “I must bear witness to his name: Jesus is the Christ, the Son of the living God… He is the king of the new world; he is the secret of history; he is the key to our destiny” (13th Sunday of the year: Homily of 29 November 1970). On our part we hope to sustain you, support you and encourage you in the great mission of the episcopate: to proclaim Jesus Christ and to evangelize his people.

“Among the rights of the faithful, one of the greatest is the right to receive God’s word in all its entirety and purity, with all its exigencies and power. A great challenge of our day is the full evangelization of all those who have been baptized. In this, the bishops of the Church have a prime responsibility. Our message must be a clear proclamation of salvation in Jesus Christ. With Peter we must say to Christ in the presence of our people: “You have the words of eternal life” (Jn. 6:69). For us, evanglization involves an explicit teaching about the name of Jesus, his identity, his teaching, his kingdom and his promises.

ETERNAL LIFE
“And his chief promise is eternal life. Jesus truly has words that lead us to eternal life. Just recently at a general audience, we spoke to the faithful about eternal life. We are convinced that it is necessary for us to emphasize this element, in order to complete our message and to model our teaching on that of Jesus. From the days of the Gospel, and in imitation of the Lord, who “went about doing good” (Acts 10:38), the Church is irrevocably committed to contributing to the relief of physical misery and need. But her pastoral charity would be incomplete if she did not point our even “higher needs”.

“In the Philippines, Paul VI did precisely this. At a moment when he chose to speak about the poor, about justice and peace, about human rights, about economic and social liberation – at a moment when he also effectively committed the Church to the alleviation of misery – he did not and could not remain silent about the “higher good,” the fullness of life in the kingdom of heaven. More than ever before, we must help our people to realize just how much they need Jesus Christ, the Son of God and the son of Mary.

“He is their saviour, the key to their destiny and to the destiny of all humanity.

“Dear brothers, we are spiritually close to you in all the efforts you are making on behalf of evangelization: as you train catechists, as you promote the biblical apostolate, as you assist and encourage all your priests in their great mission at the service of God’s word, and as you lead all your faithful to understand and to fulfill the requirements of justice and Christian love. We greatly esteem these and all your endeavours on behalf of the kingdom of God. In particular, we fully support the affirmation of the missionary vocation, and earnestly hope that it will flourish among your youth. We are aware that the Philippines has a great vocation in being the light of Christ in the Far East: to proclaim his truth, his love, his justice and salvation by word and example before its neighbours, the peoples of Asia.

RADIO VERITAS
“We know that you have a privileged instrument in this regard: Radio Veritas. It is our hope that the Philippines will use this great means and every other means to proclaim with the entire Church that Jesus Christ is the Son of God and saviour of the world.

“Our greetings go to all your local Churches, especially to the priests and Religious. We encourage them to ever greater holiness of life as a condition for the supernatural effectiveness of their apostolate. We love and bless the families of your dioceses and all the laity. We ask the sick and the handicapped to understand their important part in God’s plan, and to realize just how much evangelization depends on them. To all of you, brothers, we impart our special apostolic blessing. Invoking upon you joy and strength in Jesus Christ.

 27 October 1978


John Paul I
The Style was in the Smile

“He passed as a meteor which unexpectedly lights up the heavens and this disappears, leaving us amazed and astonished.”

With these words, Cardinal Carlo Confalonieri, dean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summed up the feelings of the shocked and mourning Catholic world at the funeral Mass for Pope John Paul I, who was elected to the papacy on 26 August 1978, and served for 34 days.

One year after his election, much of the amazement and astonishment has faded, replaced by such questions as: How did John Paul I change the face of 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 What effect did he have on his successor, Pope John Paul II? What legacy did he leave?

HIS LEGACY
The former Cardinal Albino Luciani, Patriarch of Venice, Italy, “the smiling Pope,” issued no encyclicals, approved no major statements by Vatican congregations, made no major changes in the Roman Curia, and never celebrated Mass as Pope on the main altar of St. Peter’s Basilica.

Yet his papal style - his dismissal of pomp, his sometimes chatty way of speaking to crowds, his constant claims to feeling a little overwhelmed by his formidable new role - paved the way for the election of Cardinal Karol Wojtyla of Cracow, Poland, as Pope John Paul II.

The style of Pope John Paul I also gave many Catholics new insights into the human nature of the papacy.

PAPACY HUMANIZED
“He was the first one to seem like a man,” one Vatican official says. “He admitted that he was a little afraid of taking on this new job. And people said, ‘Yes, that’s the way he should feel. That’s the way I would feel.’”

Because of that admission, Pope John Paul was quickly taken into the hearts of many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and deeply mourned when he died unexpectedly of a heart attack on 28 September 1978, the official said.

A year after his election, the most concrete reminders of his papacy are not the symbols which remain but those which are missing.

POMP ABANDONED
He rejected use of the tradition triple crown (tiara) that goes to a new Pope and preferred to call his first Mass as Pope the “inauguration” of his papal ministry rather than a coronation.

The crowning ceremony is not likely to return.

“Pope John Paul I, whose memory is so vivid in our hearts, did not wish to have the tiara - nor does his successor wish it today,” said John Paul II at his inaugural Mass on 22 October. “This is not a time to return to a ceremony and an object considered - perhaps wrongly - to be a symbol of the temporal power of the Popes.”

Pope John Paul I also tried to get rid of the portable throne used often by Pope Paul VI, but returned to using it after pilgrims complained they could not see a 5-foot, 5-inch Pope.

His 5-foot, 11-inch successor generally walks through crowds or, at his Wednesday general audiences, rides standing in a white Toyata jeep.

John Paul I rarely used the majestic papal plural “we”. He referred to himself as “I” or “me”. The present Pope has also cut down the use of the papal “we” and has continued his predecessor’s practice of stopping to greet people in the crowd as he arrives and leaves.

There was no time, however, to make much more than symbolic changes. Pope John Paul I spent a great deal of his 34-day papacy visiting offices of the Roman Curia, admitting that he did not fully understand the workings of the Church’s central administration.

“The first thing I did after the election was to read the ‘Annuario Pontificio’ (Vatican yearbook) to learn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Holy See,” he laughingly told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But several Vatican observers reject the idea that the Pope would not have been able to grasp the intricacies of Vatican operations.

“Some say he was lost, but he was observing,” said one source. “He was trying to find a formula that would have been very simple, and when he found it he would have been very firm in his decisions.”

THE TWO JOHN PAUL’S
The same observer believes that the impact of his papacy “would have been slower but might have been clearer” than that the present Pope.

“Pope John Paul II has had a great impact, but the lines of his pontificate are still not clear,” he said. “He seems to be a reflective man, and he needs contact with many people to stimulate those reflections.”

 Another difference between the two men is that Pope John Paul I probably would not have travelled outside Italy as frequently as his successor.

Less than a week into his papacy. John Paul I said he would not attend the Latin American bishops’ assembly in Puebla, Mexico, because of too many other commitments.

John Paul II attended the Puebla meeting, went to Poland for ten days and plans to make trips to Ireland, the United State and the Philippines before the end of 1979.

PROGRAMME
Pope John Paul I outlined the general programme he wanted to follow in a speech to cardinals on the day after his election. The programme emphasized continuing implementation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revision of the Code of Canon Law; promotion of ecumenism “without hesitation”; involvement of all believers in evangelism efforts; greater use of shared decision - making among the world’s bishops; efforts for peace and progress; and support for projects against hunger and illiteracy.

“We want to continue to bring to life the inheritance of Vatican II,” he said.

“Its wise norms must be brought to fulfillment. We must be vigilant, lest a generous yet unforeseen push betray its contents and meaning or lest fearful braking forces slow down its magnificent thrust for renewal and life.”

This speech, like the name he chose, indicated clearly the direction that the papacy of John Paul I would have taken if it had been allowed to flower. He chose the double name John Paul to signify his intension to continue the policies of his predecessors, John XXIII and Paul VI.

His pontificate is reflected in the 18 other talks he gave as Pope, especially the four Wednesday general audience addresses on humility - his motto as bishop and Pope - and on faith, hope and charity.

“Every one of us should seek to be good and to instill others with a goodness that is shot through with the gentleness and love taught by Christ,” he told the crowd in St. Peter’s Square on 24 September.

It turned out to be his final Sunday Angelus talk.
7 September 1979


A short pontificate left a long legacy

Thirty years ago on 26 August, a conclave of 111 cardinal elected an Italian, Albino Cardinal Luciani, as Pope John Paul I, the smiling pope, who served only 34 days before dying of a heart attack. It was one of the briefest pontificates in history, but it left a lasting impression.

Many inside and outside the Vatican felt that a man of extraordinary humility and goodness had passed their way - like a meteor that lights up the sky and quickly disappears, as one cardinal put it.

Only five cardinals who voted in that conclave are still alive. Among them is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 now Pope Benedict XVI - who at the time, was one of the youngest cardinal-electors.

Along with the rest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he watched as Pope John Paul I set about introducing a new style of papacy, more simple and less formal than many in the Vatican were accustomed to.

His first speech to the world, delivered from the balcony of St. Peter’s Basilica, was personal and direct, like a heart-to-heart talk. He asked Catholics to “have mercy on the poor new pope, who never really expected to rise to this post.” He joked about having to pick up the Vatican’s thick yearbook, the Annuario Pontificio, to study how the Roman Curia worked.

The new pope made no secret of the fact that he sometimes felt a bit intimidated by the Church structure he was supposed to be running. On the other hand, in his public events, he made connections with everyday Catholic, adopting a storytelling form of preaching and bringing a parish atmosphere to the Vatican.

He explained the concept of free will with a metaphor about prudent car maintenance. He spoke sympathetically about those who can’t bring themselves to believe in God. He once jokingly compared marriage to a gilded bird cage, “Those on the outside are dying to get in, while those on the inside are dying to get out.”

In one of his most quoted remarks, Pope John Paul I said that God “is a father, but even more, a mother” in the way he loves humanity. He backed up his statement by quoting the Old Testament prophet Isaiah, “Could a mother forget her child? But even if that were to happen, God will never forget his people.”

Most Church commentators have looked back on this abbreviated pontificate as a time of grace and joy. Other analysts, however, have characterized Pope John Paul I as being out of his depth and, as a man who was overwhelmed by the burdens of his new position.

However, Pope Benedict sees it differently. He told the Italian magazine, Giorni, in 2003, “Personally, I am totally convinced that he was a saint, because of his great goodness, simplicity, humanity and courage.”

He said he felt extremely happy after the two-day conclave had elected Cardinal Luciani to the papacy. He said it seemed that “to have as pastor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a man of such goodness and luminous faith was a guarantee that everything was going well.” In 2004, the then-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traveled to the province of Belluno, the native land of Pope John Paul I, and said he was praying for his beatification.

He said of the late pope, “Speaking with him, one perceived that he was an essential man. He concentrated on the simple but was in no way simplistic.” Indeed, even as the possible beatification of Pope John Paul II has attracted much of the Church’s attention in recent years, the sainthood cause of Pope John Paul I has been working slowly through the system.

The vice postulator of the cause, Monsignor Giorgio Lise, told the Catholic News Service that the diocesan phase of the documentation has recently been given formal acceptance by the Congregation for Saints Causes.

Meanwhile, the local approval of a miracle attributed to the intercession of Pope John Paul I - the healing of a malignant lymphoma - is expected to be completed in September.

The death of Pope John Paul I on 28 September 1978, was a shock for the Church and for the cardinals who elected him. Cardinal Ratizinger said in 2003 that it came as a real blow, at first leaving him feeling rather depressed, “as if providence had said no to our choice.” However, later he admitted he had come to see that the brief pontificate had not been an error, but had a real meaning in the history of the Church.

“It was not only the testimony of his goodness and joyous faith. His unexpected death also opened the doors to an unexpected choice, a pope who was not Italian,” he said. It was John Paul I - the smiling pope who connected with everyday Catholics.
7 September 2008



兆民沾德澤萬眾仰高賢
義籍魯士安尼樞機
天降大任榮膺宗座

定名若望保祿一世
羅馬鐘聲齊鳴 信徒歡呼祝頌

義 大 利 威 尼 斯 首 牧 魯 士 安 尼 樞 機 眾 望 所 歸 , 在 樞 機 秘 密 會 議 八 月 廿 六 日 的 選 舉 中 脫 穎 而 出 , 當 選 聖 教 會 第 二 百 六 十 三 任 宗 座 , 成 為 全 球 七 億 天 主 教 信 徒 的 新 首 牧 。

新 教 宗 定 名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是 一 位 思 想 開 明 、 作 風 平 實 的 人 物 。

他 當 選 以 後 , 在 西 斯 丁 小 堂 首 次 以 拉 丁 語 發 表 文 告 。 在 約 半 小 時 的 演 講 中 , 他 說 : 「我 們 希 望 教 會 能 為 世 界 各 國 及 全 人 類 在 真 理 、 公 義 、 和 平 、 協 調 及 合 作 上 作 出 貢 獻 。 我 們 希 望 繼 續 貫 徹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策 , 並 希 望 完 整 無 缺 地 保 存 教 會 的 偉 大 教 義」 。 他 說 : 「我 們 要 提 醒 教 會 , 其 首 要 任 務 是 傳 揚 基 督 的 福 音」 。 他 讚 揚 前 任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為 「偉 大 而 謙 遜 的 人」 ; 他 說 : 「我 們 將 沿 其 定 下 的 途 徑 前 進 , 並 服 膺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偉 大 精 神」 。

新 教 宗 又 提 出 忠 告 : 以 偶 像 代 替 天 主 只 會 將 世 界 變 成 沙 漠 , 將 人 類 變 成 原 子 , 和 平 共 存 變 成 集 權 主 義 。 他 關 懷 家 庭 生 活 的 幸 福 , 在 論 及 教 會 反 對 墮 胎 的 立 場 時 , 他 說 : 「毀 滅 家 庭 生 活 的 享 樂 主 義 是 謬 論」 。 我 們 希 望 不 斷 推 行 全 基 督 徒 合 一 運 動 …… 不 要 放 棄 教 義 , 不 要 猶 疑」 。 「我 們 希 望 保 持 忍 耐 、 堅 定 、 安 詳 與 建 設 性 的 言 語 …… 並 與 那 些 不 同 宗 教 和 未 有 信 仰 的 人 分 享」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最 後 說 : 「我 們 希 望 能 積 極 地 在 這 痛 苦 的 世 界 中 主 動 的 協 助 維 持 和 平」 。

新 教 宗 隨 後 走 出 聖 西 斯 丁 小 堂 , 出 現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露 台 , 面 露 笑 容 , 向 群 集 大 殿 廣 場 的 五 萬 名 歡 呼 雷 動 的 信 眾 降 福 。

當 時 , 羅 馬 所 有 聖 堂 鐘 聲 齊 鳴 , 持 續 十 分 鐘 , 以 示 慶 賀 。

這 次 的 選 擇 , 歷 時 不 足 十 小 時 , 是 近 代 歷 史 上 最 快 捷 的 一 次 。 保 祿 六 世 時 是 兩 天 , 若 望 廿 三 世 共 三 天 。

新 教 宗 生 於 一 九 一 二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 現 年 六 十 五 歲 , 一 九 三 五 年 晉 鐸 , 一 九 五 八 年 晉 牧 , 一 九 七 三 年 由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加 冠 為 樞 機 , 現 任 義 大 利 主 教 團 的 副 團 長 。

他 早 年 在 羅 馬 額 我 略 大 學 攻 讀 神 學 , 後 來 從 事 修 院 教 育 工 作 , 在 牧 民 和 要 理 教 學 方 面 具 有 豐 富 的 經 驗 。

除 了 義 大 利 語 , 他 還 通 曉 拉 丁 語 、 德 語 、 法 語 和 英 語 。

他 出 身 清 貧 , 父 母 都 是 工 人 , 自 幼 勤 奮 , 平 易 近 人 。

魯 士 安 尼 樞 機 是 一 位 強 烈 反 共 的 神 長 , 在 威 尼 斯 區 宗 主 教 任 內 , 曾 呼 籲 教 友 選 民 不 要 投 支 持 共 產 黨 候 選 人 。
1978 年 9 月 1 日



教宗就職典禮
本月三日舉行

教 廷 發 言 人 彭 志 理 神 父 , 於 上 月 廿 七 日 宣 佈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定 於 本 月 三 日 舉 行 就 職 典 禮 。
1978 年 9 月 1 日



若望保祿當選
各國反應良好

魯 士 安 尼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各 國 的 反 應 非 常 良 好 。

美 國 總 統 、 英 國 首 相 和 各 國 的 政 教 領 袖 , 都 發 表 了 談 話 , 表 示 歡 迎 。 蘇 聯 官 方 通 訊 社 也 報 導 了 新 教 宗 誕 生 的 消 息 。

在 台 灣 方 面 , 蔣 經 國 總 統 拍 發 了 電 報 致 賀 。 羅 光 總 主 教 則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出 身 寒 門 , 同 時 他 又 從 教 會 基 層 做 起 , 歷 任 神 父 、 主 教 、 總 主 教 、 樞 機 主 教 , 因 此 對 於 教 會 的 地 方 行 政 經 驗 極 為 豐 富 ; 而 又 瞭 解 民 間 疾 苦 , 所 以 有 這 麼 一 位 慈 悲 寬 大 的 新 領 袖 當 選 , 將 是 天 主 教 與 世 人 之 福 。
1978 年 9 月 1 日


社論
我們新教宗

一 百 多 位 樞 機 於 八 月 廿 五 日 (星 期 五) 進 入 密 室 舉 行 投 票 。 第 二 天 晚 上 , 魯 士 安 尼 樞 機 即 膺 選 為 教 宗 。 這 是 教 廷 近 代 歷 史 上 時 間 最 短 的 一 次 選 舉 。

全 球 天 主 教 信 眾 都 以 興 奮 的 心 情 迎 接 這 一 喜 訊 。 自 從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駕 崩 以 後 , 新 聞 界 曾 一 再 預 示 新 教 宗 的 難 產 ── 投 票 人 眾 多 、 樞 機 之 間 存 有 歧 見 、 最 重 要 的 是 缺 乏 傑 出 的 候 選 人 。 世 界 各 地 大 部 份 的 人 也 承 認 , 樞 機 之 中 並 無 傑 出 的 候 選 人 , 但 投 票 的 樞 機 卻 持 另 一 種 看 法 。 至 少 在 數 小 時 之 內 , 有 七 十 五 位 樞 機 (即 參 選 樞 機 總 數 的 三 分 之 二 加 一) 選 擇 了 魯 士 安 尼 樞 機 。 在 新 聞 界 列 舉 的 可 能 當 選 的 名 單 中 , 魯 士 安 尼 樞 機 的 名 字 甚 少 出 現 。 顯 而 易 見 , 樞 機 心 目 中 都 有 共 同 的 傑 出 人 選 , 並 且 作 出 了 迅 速 的 選 擇 。 這 是 團 結 和 修 好 的 新 宗 座 的 最 佳 預 兆 。

正 如 聖 庇 護 十 世 和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一 樣 , 現 在 的 新 教 宗 在 當 選 時 也 是 威 尼 斯 的 首 牧 。 他 大 部 份 時 間 都 在 威 尼 斯 省 度 過 , 他 在 該 省 出 世 , 父 親 是 一 名 玻 璃 工 人 。 一 九 三 五 年 晉 鐸 以 後 , 他 先 後 在 當 地 擔 任 堂 區 助 理 主 作 司 鐸 、 修 院 教 授 、 原 籍 比 露 諾 教 區 副 主 教 、 維 尼 杜 教 區 主 教 , 最 後 出 任 威 尼 斯 的 宗 主 教 。 他 雖 然 擔 任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區 這 樣 一 個 頗 具 歷 史 性 的 顯 赫 教 區 的 宗 主 教 , 但 新 聞 界 對 這 一 點 並 不 太 重 視 。 新 聞 界 重 視 的 是 這 位 新 教 宗 選 擇 的 名 號 和 第 一 次 談 話 。 資 料 雖 少 , 但 已 足 夠 了 。

一 千 多 年 來 , 從 來 沒 有 任 何 教 宗 使 用 過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這 個 名 號 。 自 聖 伯 多 祿 以 還 的 一 系 列 教 宗 , 沒 有 任 何 一 人 採 用 複 名 。 顯 而 易 見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並 不 畏 懼 革 新 。 他 選 擇 的 複 名 倒 是 極 具 意 義 , 證 明 新 教 宗 決 心 在 教 宗 若 望 和 教 宗 保 祿 的 精 神 下 實 踐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議 。

他 選 擇 名 號 的 意 向 , 曾 在 當 選 後 相 繼 發 表 的 兩 篇 演 說 中 予 以 強 調 。 這 兩 次 演 說 , 一 次 在 西 斯 丁 小 堂 的 彌 撒 中 以 拉 丁 語 發 表 , 另 一 次 是 向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的 信 眾 發 表 。

在 第 一 次 發 表 的 較 為 隆 重 的 演 說 中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邀 請 「全 球 的 兄 弟」 與 他 携 手 , 尋 求 完 美 的 正 義 、 持 久 的 和 平 、 衷 誠 的 合 作 。 他 反 對 以 某 些 偶 像 代 替 天 主 而 將 世 界 變 為 沙 漠 , 將 人 類 變 為 原 子 , 將 手 足 情 誼 變 為 集 權 主 義 。 他 向 前 任 的 兩 位 教 宗 致 意 , 決 心 將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議 付 諸 實 行 。 他 提 醒 普 世 教 會 : 傳 教 才 是 自 己 首 要 的 職 責 。 他 保 證 毫 不 猶 豫 的 推 行 不 損 公 教 教 義 的 合 一 運 動 。 他 關 懷 所 有 未 誕 生 的 嬰 兒 和 受 苦 的 人 。

他 的 第 二 次 演 說 談 到 了 他 當 選 的 感 受 。 他 引 述 了 若 干 樞 機 向 他 發 出 的 耳 語 : 「不 要 害 怕 , 世 上 很 多 人 正 為 新 教 宗 祈 禱」 。 但 願 如 此 。
1978 年 9 月 1 日



破除千年傳統慣例  揚棄寶座三重冠冕
若望保祿即位  典禮隆重簡樸
號召世人多祈禱少鬥爭

聖 教 會 的 第 二 百 六 十 三 任 教 宗 , 本 月 三 日 (主 日) 在 普 照 的 陽 光 下 即 位 , 宣 佈 「為 普 世 教 會 服 務」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就 職 典 禮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舉 行 , 在 場 觀 禮 的 人 估 計 共 有 二 十 萬 之 眾 , 其 中 包 括 專 誠 到 賀 的 各 國 特 使 。

新 教 宗 就 職 典 禮 的 實 況 , 經 由 人 造 衛 星 向 全 球 各 地 四 十 八 個 國 家 播 放 。

新 教 宗 放 棄 了 一 千 多 年 來 的 傳 統 慣 例 , 在 即 位 大 典 中 首 次 沒 有 接 受 三 重 冠 冕 , 也 沒 有 坐 上 寶 座 , 典 禮 隆 重 而 簡 樸 。 唯 一 象 徵 他 成 為 基 督 在 世 代 表 的 標 誌 , 是 一 條 羊 毛 佩 帶 , 這 是 用 特 選 的 羊 毛 織 成 的 , 上 面 有 六 個 十 字 聖 號 。

就 職 以 後 , 在 場 的 樞 機 逐 一 向 教 宗 表 示 效 忠 。

在 就 職 彌 撒 中 誦 讀 的 第 一 篇 聖 經 , 選 自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書 , 以 法 語 宣 讀 , 第 二 編 讀 經 選 自 伯 多 祿 前 書 , 以 英 語 宣 讀 。

彌 撒 的 福 音 (瑪 竇 福 音 第 十 五 章) , 先 用 拉 丁 語 後 用 希 臘 語 誦 讀 , 表 明 教 會 中 拉 丁 禮 和 東 方 禮 的 共 融 。

新 教 宗 在 典 禮 中 以 拉 丁 語 、 義 大 利 語 和 法 語 講 道 , 號 召 世 人 多 祈 禱 , 少 鬥 爭 。

他 歡 迎 各 國 政 府 和 各 教 會 派 遣 特 使 蒞 臨 觀 禮 。 他 希 望 各 國 與 教 廷 合 作 , 謀 求 世 界 和 平 。

信 友 禱 文 分 別 以 拉 丁 語 、 義 大 利 語 、 西 班 牙 語 、 德 語 和 英 語 等 語 言 誦 念 。

信 經 由 西 斯 丁 小 堂 男 聲 合 唱 團 和 一 群 修 女 用 傳 統 的 拉 丁 文 額 我 略 曲 調 演 唱 。
1978 年 9 月 8 日



若望保祿就職
各國派遣特使前往觀禮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本 月 三 日 在 簡 單 而 隆 重 的 典 禮 中 就 任 聖 教 會 的 第 二 百 六 十 三 任 教 宗 。

各 國 政 府 和 教 會 都 派 遣 了 特 使 前 往 梵 蒂 岡 觀 禮 。

這 些 特 使 包 括 美 國 副 總 統 蒙 特 爾 , 比 利 時 國 王 鮑 杜 恩 與 皇 后 華 碧 奧 娜 , 西 班 牙 國 王 卡 羅 斯 , 阿 根 廷 總 統 維 迪 拉 , 黎 巴 嫩 總 統 沙 基 斯 , 奧 地 利 總 理 卻 斯 拉 格 , 加 拿 大 總 理 杜 魯 多 , 西 德 總 理 舒 密 特 等 。 波 利 維 亞 , 厄 瓜 多 爾 與 葡 萄 牙 等 國 的 外 長 也 蒞 臨 參 加 。
1978 年 9 月 8 日



早年曾施行手術
新教宗經常畏寒

新 教 宗 以 前 曾 接 受 過 一 次 並 不 很 成 功 的 扁 桃 體 切 割 手 術 , 因 此 經 常 畏 寒 。

他 曾 經 一 度 因 為 肺 部 不 適 而 在 一 所 療 養 院 住 了 一 年 。

他 在 膺 選 教 宗 後 站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露 台 上 向 信 眾 發 表 演 說 時 , 語 調 清 晰 , 但 聲 音 稍 感 微 弱 , 主 要 原 因 就 是 早 年 施 行 過 一 次 扁 桃 體 切 除 手 術 。

又 據 他 家 鄉 的 鄉 民 說 , 新 教 宗 早 年 在 神 學 院 讀 書 時 , 常 在 假 日 穿 起 修 士 服 裝 到 田 裡 割 草 。 正 如 他 本 人 所 說 , 他 「吃 飯 時 就 像 一 隻 金 絲 雀」 , 說 得 多 吃 得 少 。
1978 年 9 月 8 日


新教宗平易近人
唐神父暢談往事

在 本 港 服 務 的 義 大 利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唐 多 明 神 父 , 與 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是 同 鄉 。

唐 神 父 說 : 「我 家 裡 的 人 曾 見 過 他 多 次 , 一 九 六 七 年 五 月 , 我 們 兩 人 曾 交 談 過 一 次 , 他 對 香 港教區的情形垂詢甚詳」。

唐 神 又 說 : 「他 擔 任 主 教 時 , 常 到 我 們 村 裡 來 , 親 自 視 察 教 務 , 並 且 主 持 聖 事 , 教 授 要 理 」 。

據 唐 多 明 神 父 說 , 他 平 易 近 人 , 與 教 友 打 成 一 片 。 他 講 道 力 求 言 簡 意 賅 , 通 常 僅 費 時 七 分 鐘 , 最 長 不 過 十 分 鐘 。 他 關 心 貧 病 , 常 常 親 自 上 門 慰 問 他 們」 。

唐 神 父 說 : 「最 令 我 感 激 的 是 , 他 曾 探 訪 我 一 名 患 病 的 胞 妹 , 為 她 主 持 病 傅 聖 事 」 。
1978 年 9 月 8 日



波蘭三十萬人
為新教宗祈禱

波 蘭 主 教 團 團 長 華 錫 奇 樞 機 在 羅 馬 透 露 , 波 蘭 信 眾 決 定 從 首 都 華 沙 出 發 , 步 行 一 百 二 十 五 哩 , 前 往 西 南 部 的 聖 母 大 殿 , 為 新 教 宗 的 選 舉 而 祈 禱 。

他 說 , 參 加 步 行 和 祈 禱 的 信 徒 約 有 三 十 萬 人 , 其 中 有 數 百 名 是 義 大 利 人 、 德 國 人 和 法 國 人 。
1978 年 9 月 8 日



本屆教宗選舉規模空前寵大
最年輕參選者僅四十九歲

本 屆 的 教 宗 選 舉 集 會 是 歷 史 上 最 龐 大 的 一 次 。

本 屆 共 有 一 百 一 十 一 位 分 屬 四 十 九 個 不 同 國 籍 的 樞 機 參 加 。   一 九 六 三 年 共 有 八 十 人 參 加 (保 祿 六 世 當 選) , 一 九 五 八 年 只 有 五 十 一 人 參 加 (若 望 廿 三 世 當 選)

在 以 往 歷 次 選 舉 中 , 歐 洲 籍 樞 機 人 數 所 佔 的 比 例 最 多 , 足 以 左 右 大 局 。 本 屆 的 歐 籍 樞 機 , 人 數 不 足 總 數 一 半 。

非 洲 籍 樞 機 人 數 眾 多 , 佔 了 總 數 的 百 分 之 二 十 , 這 也 是 本 屆 選 舉 的 一 個 特 色 。

以 國 籍 區 分 , 義 大 利 籍 樞 機 仍 佔 最 大 比 例 , 佔 總 數 的 百 分 之 廿 三 , 但 比 起 上 屆 所 佔 的 百 分 之 卅 五 , 顯 然 已 經 劇 減 。

佔 第 二 位 置 的 是 美 國 樞 機 , 共 有 九 人 。 第 三 是 法 國 籍 , 七 人 。

參 加 本 屆 選 舉 的 樞 機 , 平 均 年 齡 是 六 十 八 歲 , 比 一 九 六 三 年 的 七 十 二 歲 顯 然 降 低 了 。 平 均 年 齡 降 低 的 主 要 原 因 是 年 逾 八 十 歲 的 樞 機 現 在 不 能 參 加 選 舉 。

樞 機 中 最 年 輕 的 一 位 是 菲 律 賓 馬 尼 拉 首 牧 辛 恩 樞 機 ── 四 十 九 歲 。

拉 丁 美 洲 本 屆 有 十 一 位 樞 機 參 加 , 佔 總 數 百 分 之 十 四 。
1978 年 9 月 8 日



新教宗向記者表示
膺選宗座頗感意外

墨西哥新聞界贈來回機票

新 教 宗 本 月 一 日 在 教 廷 首 次 接 見 了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千 多 名 記 者 。

他 向 記 者 說 , 膺 選 為 教 宗 , 他 頗 感 意 外 。

他 說 , 外 傳 若 干 樞 機 組 成 了 派 系 支 持 某 些 候 選 人 , 這 是 毫 無 根 據 的 謠 言 。

教 宗 希 望 新 聞 界 瞭 解 教 會 的 決 定 , 並 且 希 望 他 們 擔 當 教 育 工 作 者 的 任 務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在 談 話 中 打 破 傳 統 慣 例 , 用 「我」 而 不 用 「我 們」 稱 呼 自 己 。

在 場 的 一 群 墨 西 哥 記 者 贈 送 了 一 張 來 回 墨 西 哥 巴 布 拉 的 機 票 給 教 宗 , 希 望 他 能 抽 空 在 十 月 間 到 該 地 參 加 第 三 屆 拉 丁 美 洲 主 教 會 議 。

在 接 見 記 者 的 前 一 天 , 教 宗 接 見 了 各 國 駐 教 廷 的 外 交 人 員 , 其 中 包 括 中 華 民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周 書 楷 伉 儷 。
1978 年 9 月 8 日



為免引起誤會

生煙技術現代化
草料加入化學品

梵 蒂 岡 是 世 界 上 目 前 唯 一 仍 然 使 用 煙 號 的 國 家 。

教 廷 雖 然 仍 然 使 用 白 煙 或 黑 煙 宣 報 教 宗 的 選 舉 結 果 , 但 煙 的 製 造 已 經 科 學 化 。

據 消 息 通 人 士 透 露 , 教 廷 為 使 從 煙 囪 冒 出 的 白 或 黑 煙 更 加 清 晰 , 不 致 引 起 混 淆 , 因 而 在 燃 燒 的 濕 草 或 乾 草 中 加 入 化 學 品 。

理 論 上 , 燃 燒 濕 草 確 會 產 生 黑 煙 , 但 卻 非 萬 試 萬 靈 。 一 九 五 八 年 庇 護 十 二 世 駕 崩 後 選 舉 新 教 宗 , 便 發 生 了 一 次 意 外 。

當 年 , 秘 密 選 舉 只 進 行 了 一 天 , 西 斯 汀 小 堂 的 煙 囪 便 冒 出 灰 白 色 的 濃 煙 , 聚 集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上 等 待 消 息 的 信 眾 , 立 即 高 聲 歡 呼 有 人 甚 至 下 跪 祈 禱 。

各 國 駐 羅 馬 的 記 者 , 目 睹 白 煙 , 立 即 搶 先 發 出 新 聞 , 報 導 新 教 宗 迅 速 誕 生 的 消 息 。 但 等 待 了 一 整 天 , 仍 不 見 教 廷 宣 佈 新 教 宗 的 名 單 , 才 知 擺 了 烏 龍 。

原 來 當 時 燃 燒 的 濕 草 分 量 不 足 , 因 而 冒 出 灰 白 色 的 煙 。

羅 馬 最 近 有 人 謠 傳 , 教 廷 可 能 採 用 電 子 儀 器 , 控 制 白 煙 和 黑 煙 , 藉 以 避 免 出 現 過 去 發 生 的 錯 誤 。 但 是 , 教 廷 神 長 否 定 了 這 一 謠 傳 。
1978 年 9 月 8 日



典禮舉行之際
羅馬加強保安

新 教 宗 就 職 典 禮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舉 行 之 際 , 羅 馬 警 方 出 動 了 大 約 一 萬 名 警 員 , 在 大 殿 廣 場 各 處 當 值 , 保 護 到 賀 的 各 國 政 教 首 要 。

當 天 早 上 , 警 方 曾 出 動 直 升 機 在 市 區 上 空 巡 邏 。

羅 馬 市 中 心 , 當 天 曾 發 生 暴 亂 事 件 , 一 群 阿 根 廷 流 亡 分 子 在 義 大 利 左 派 的 支 持 下 舉 行 示 威 , 抗 議 阿 根 廷 總 統 到 訪 。

他 們 向 汽 車 投 擲 燃 燒 彈 。 著 火 的 汽 車 冒 出 的 濃 煙 , 在 大 殿 廣 場 也 可 看 到 。

現 年 六 十 五 歲 的 教 宗 , 健 步 如 飛 , 毫 無 老 態 。 他 可 親 的 笑 容 , 務 實 的 作 風 和 謙 遜 的 態 度 , 令 人 極 具 好 感 。
1978 年 9 月 8 日



社論

教宗期望合作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膺 選 , 新 聞 界 和 所 有 的 評 論 員 都 大 感 詑 異 。 他 們 對 新 教 宗 幾 乎 全 無 認 識 。 從 他 在 牧 守 維 尼 杜 和 威 尼 斯 時 所 發 表 的 著 作 和 牧 函 , 可 看 出 他 積 極 的 活 動 所 引 發 的 令 人 感 動 的 言 詞 。 他 的 相 片 顯 示 出 一 派 毫 不 做 作 的 友 善 和 魅 力 。 他 膺 選 以 後 的 若 干 表 現 , 例 如 選 取 的 名 號 , 即 席 構 思 演 詞 , 在 談 話 中 以 「我」 代 替 宗 座 身 份 的 「我 們」 等 等 , 證 明 他 不 是 一 個 墨 守 成 規 的 人 。 新 聞 界 對 這 些 表 現 似 乎 甚 感 滿 意 。 他 們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熱 情 以 待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就 很 少 獲 得 這 種 熱 情 反 應 。

為 了 深 入 了 解 新 教 宗 , 且 讓 我 們 看 看 他 在 膺 選 後 向 全 體 參 選 樞 機 發 表 的 演 說 。 這 是 一 篇 饒 有 趣 味 的 演 說 。 但 並 無 驚 人 的 論 調 , 也 沒 有 許 諾 在 教 會 內 施 行 急 劇 的 改 革 。 他 選 取 的 名 號 , 證 明 他 意 欲 追 隨 前 任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和 保 祿 六 世 的 後 塵 。 他 在 談 話 中 提 到 了 教 宗 庇 護 十 一 世 和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牧 民 方 針 。 值 得 注 意 的 是 他 沒 有 提 及 本 篤 十 五 世 的 大 名 。 本 篤 十 五 世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 他 當 年 在 膺 選 後 立 即 施 行 大 刀 闊 斧 的 改 革 , 這 是 他 受 到 後 世 注 意 的 部 份 原 因 。 我 們 的 新 教 宗 清 楚 表 明 , 他 在 這 方 面 不 會 仿 效 本 篤 。 相 反 , 他 會 遵 循 前 兩 任 教 宗 的 途 徑 ── 團 結 、 修 好 、 實 踐 大 公 會 議 決 議 、 傳 揚 福 音 、 推 行 合 一 運 動 、 促 進 和 平 、 謀 求 社 會 正 義 ── 按 步 就 班 的 進 行 其 事 。 他 聲 稱 , 將 在 聖 神 的 助 祐 下 盡 力 而 為 。

他 的 演 詞 充 滿 了 團 結 和 諧 的 精 神 而 不 是 改 革 的 精 神 。 他 認 為 他 所 肩 負 的 責 任 也 就 是 普 世 教 會 的 責 任 。 我 們 所 有 的 人 在 基 督 之 內 共 融 一 體 。 我 們 負 有 共 同 的 使 命 ── 為 基 督 作 證 、 傳 揚 基 督 的 福 音 、 實 踐 基 督 的 愛 德 。 他 的 演 詞 幾 乎 有 一 半 篇 幅 用 於 呼 籲 , 要 求 我 們 合 作 , 這 種 合 作 不 是 基 於 小 圈 子 的 與 世 界 脫 節 的 精 神 , 而 是 基 於 向 世 界 傳 揚 福 音 的 共 同 責 任 的 良 知 而 促 成 的 合 作 精 神 。 他 要 求 我 們 祈 禱 , 但 並 非 僅 是 祈 禱 而 已 。 他 希 望 我 們 坦 誠 待 人 , 如 此 , 基 督 會 臨 而 我 們 之 中 , 並 且 藉 著 我 們 而 深 入 全 人 類 的 心 靈 。
1978 年 9 月 15 日



關於新教宗的瑣聞
兆興

據 西 報 記 載 : 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身 體 很 孱 弱 , 他 的 一 位 親 戚 透 露 : 他 的 弱 點 是 在 咽 喉 和 肺 部 , 很 易 傷 風 感 冒 。 新 教 宗 誕 生 於 一 九 一 二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 他 的 母 親 三 十 二 歲 , 對 於 這 個 新 生 的 嬰 兒 深 為 憂 慮 , 故 一 生 下 , 即 請 本 堂 神 父 來 , 在 產 房 中 勉 強 為 他 行 洗 禮 , 大 家 都 以 為 他 的 脆 弱 , 很 難 生 存 。 故 自 他 幼 年 起 , 即 需 要 醫 藥 照 顧 。 但 他 善 自 珍 攝 , 蒙 天 主 保 佑 , 今 已 六 十 五 歲 , 過 去 從 事 牧 靈 工 作 , 由 司 鐸 , 而 主 教 , 而 宗 主 教 , 而 樞 機  , 步 步 高 陞 , 一 帆 風 順 , 而 今 又 登 上 至 高 的 宗 座 , 雖 負 擔 愈 重 , 賴 天 主 恩 寵 , 必 能 勝 任 愉 快 。

據 說 , 他 曾 兩 次 因 肺 病 進 療 養 院 , 四 次 進 行 外 科 手 術 , 割 治 扁 桃 腺 , 一 次 跌 倒 後 修 整 傷 壞 的 鼻 子 , 又 兩 次 割 去 膽 囊 石 , 在 小 修 院 時 , 曾 進 醫 院 療 養 數 月 ; 晉 鐸 後 於 一 九 五 三 年 再 進 醫 院 , 但 醫 生 從 未 說 他 的 病 情 嚴 重 。 新 教 宗 也 患 風 濕 疾 , 最 近 曾 在 威 尼 斯 阿 貝 洛 尼 海 旁 靜 院 休 養 幾 星 期 , 作 日 光 浴 , 以 減 輕 他 的 關 節 筋 肌 的 疼 痛 。

因 此 新 教 宗 在 梵 蒂 岡 宮 中 首 先 決 策 之 一 , 是 召 一 位 修 女 護 士 進 宮 , 這 位 修 女 已 七 十 歲 了 , 已 看 護 他 十 餘 年 , 初 在 委 尼 陀 主 教 任 內 , 後 在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時 期 。

今 新 教 宗 就 職 , 明 顯 表 示 他 的 政 策 , 將 繼 續 遵 循 前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保 祿 六 世 的 路 線 , 但 願 他 常 能 照 顧 自 己 的 健 康 , 保 持 矍 鑠 的 精 神 。

又 羅 馬 於 八 月 二 十 九 日 出 現 一 冊 奇 妙 的 書 信 , 是 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寫 給 一 些 死 去 已 久 的 著 名 人 物 , 如 名 作 家 迭 更 斯 (Charles Dickens) 及 馬 克 吐 溫 (Mark Twain) 等 。 在 前 星 期 六 教 宗 選 舉 時 , 成 為 通 宵 達 旦 暢 銷 的 出 版 物 。 這 些 書 信 是 一 九 六 0 年 至 一 九 七 0 年 間 , 為 巴 都 亞 (Padua) 一 個 教 會 雜 誌 而 寫 的 。 在 教 宗 選 舉 時 , 只 引 起 意 大 利 人 大 眾 的 注 意 , 這 可 能 是 他 當 選 教 宗 的 原 因 之 一 。 因 為 在 這 些 書 信 裡 , 可 以 看 出 他 為 人 的 風 趣 , 對 於 社 會 政 治 的 思 想 及 主 見 。

其 中 一 封 是 寫 給 一 個 古 傳 的 活 潑 木 偶 人 , 名 叫 畢 諾 齊 阿 : 「我 很 窮 困 , 而 且 飢 餓 , 像 你 一 樣 , 畢 諾 齊 阿」 !

另 一 封 信 是 寫 給 一 頭 熊 , 牠 把 一 個 聖 人 的 馬 吃 掉 之 後 , 革 除 了 獸 性 , 而 變 為 善 良 的 動 物 。

他 寫 給 英 國 作 家 迭 更 斯 說 : 「親 愛 的 迭 更 斯 , 我 是 一 個 主 教 , 卻 從 事 一 項 奇 異 的 工 作 , 每 月 寫 信 給 一 些 著 名 人 物」 。 迭 更 斯 是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所 喜 歡 的 作 者 , 他 從 小 孩 時 起 , 在 北 意 大 利 , 就 愛 閱 讀 迭 更 斯 的 小 說 。 因 為 這 個 小 說 家 愛 護 貧 民 , 並 渴 望 社 會 的 改 革 。

他 寫 給 胡 志 明 , 捷 格 華 拉 (Che Guevara) 及 費 德 耳 (Fidel Castro) 等 人 , 警 告 他 們 , 因 為 他 們 的 活 動 自 稱 為 善 意 , 殊 不 知 他 們 只 是 從 破 壞 及 分 裂 去 尋 求 理 想 國 罷 了 。

敬 祝 新 教 宗 福 壽 康 寧 , 勵 精 圖 治 。
1978 年 9 月 15 日



社論

教宗與外交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膺 選 , 輿 論 在 一 致 好 評 之 餘 , 都 認 為 他 在 國 際 事 務 上 缺 乏 經 驗 。 因 此 , 他 在 膺 選 後 不 久 向 各 國 駐 教 廷 使 節 發 表 的 談 話 , 遂 引 起 了 特 別 注 意 。

在 整 篇 談 話 中 , 人 們 的 疑 慮 完 全 找 不 到 根 據 。 教 宗 娓 娓 道 來 , 似 乎 深 諳 教 廷 的 外 交 事 務 。 他 對 正 確 的 目 標 有 清 晰 的 觀 點 , 知 道 什 麼 事 情 可 為 , 什 麼 事 情 不 可 為 。

他 說 , 教 廷 的 活 動 純 綷 為 世 界 服 務 。 這 種 服 務 主 要 在 於 保 障 人 類 真 正 文 明 和 真 正 友 誼 的 基 本 原 則 上 培 養 人 們 的 良 心 。

在 這 方 面 培 養 人 們 的 良 心 , 是 否 真 的 能 為 世 界 服 務 呢 ? 應 該 如 何 進 行 ? 教 宗 承 認 , 教 廷 不 能 憑 藉 政 治 、 經 濟 或 軍 事 力 量 行 事 。 唯 一 能 辦 到 的 是 促 進 正 義 和 愛 德 的 原 則 , 證 明 這 些 原 則 如 何 解 決 困 擾 世 界 的 難 題 。 憤 世 嫉 俗 的 人 可 能 認 為 , 在 追 求 自 我 的 世 界 中 , 宣 揚 真 理 無 濟 於 事 。 教 宗 不 是 憤 世 嫉 俗 的 人 。 他 知 道 , 人 雖 然 存 有 自 私 貪 婪 的 弱 點 , 但 同 樣 具 有 良 善 的 、 熱 愛 真 理 的 天 性 。 世 界 各 國 及 其 領 袖 , 至 少 在 口 頭 上 贊 同 正 義 平 等 。 有 時 候 , 他 們 還 做 一 些 實 際 工 作 。 當 他 們 傾 向 於 深 思 正 義 和 正 義 的 廣 泛 意 義 時 , 他 們 自 然 不 會 隨 便 重 踏 強 權 政 治 和 對 外 擴 張 的 老 路 。 在 這 情 形 之 下 , 在 保 障 人 類 真 正 文 明 和 真 正 友 誼 的 基 本 原 則 上 的 良 心 也 就 形 成 了 。

教 宗 擬 想 的 第 二 種 為 世 界 服 務 的 方 式 , 是 携 手 合 作 , 制 訂 解 決 難 題 的 方 案 。 他 承 認 , 教 廷 的 駐 外 使 節 通 常 不 可 能 提 出 技 術 上 的 經 驗 , 但 是 他 們 會 提 出 真 知 灼 見 。 因 此 , 他 們 往 往 可 使 討 論 中 的 問 題 豁 然 開 朗 。

在 外 交 事 務 上 , 我 們 的 教 宗 顯 然 不 是 外 行 人 。
1978 年 9 月 22 日



方慶聖座初承繼  又悲綸音永寂沉
若望保祿一世駕崩

聖 教 會 第 二 百 六 十 三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在 膺 選 後 僅 卅 三 天 竟 告 駕 崩 , 噩 耗 傳 出 , 舉 世 震 驚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是 在 九 月 廿 八 日 晚 上 十 一 時 (香 港 時 間 廿 九 日 凌 晨 五 時) 壽 終 正 寢 , 六 個 半 小 時 後 才 由 秘 書 發 現 。

據 教 廷 新 聞 處 說 , 教 宗 是 因 心 臟 病 突 發 去 世 , 當 時 他 似 乎 正 在 閱 讀 , 床 頭 燈 仍 然 亮 著 。

聖 教 會 在 不 足 兩 個 月 內 兩 度 喪 失 教 宗 , 全 球 七 億 信 徒 至 感 哀 痛 。 羅 馬 不 少 信 眾 在 聆 訊 後 紛 紛 湧 進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 下 跪 祈 禱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是 繼 承 八 月 六 日 駕 崩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而 出 任 教 會 首 牧 。 他 在 八 月 廿 六 日 在 樞 機 秘 密 會 議 上 膺 選 , 隨 於 九 月 三 日 就 職 。 當 時 親 臨 觀 禮 的 有 九 十 七 個 國 家 的 特 使 , 其 中 包 括 十 二 位 國 家 元 首 和 六 位 總 理 。

他 放 棄 了 一 千 多 年 來 的 傳 統 慣 例 , 在 即 位 大 典 中 首 次 沒 有 接 受 三 重 冠 冕 , 也 沒 有 坐 上 寶 座 , 典 禮 隆 重 而 簡 樸 。 唯 一 象 徵 他 成 為 基 督 在 世 代 表 的 標 誌 , 是 一 條 羊 毛 佩 帶 , 這 是 用 特 選 的 羊 毛 織 成 的 , 上 面 有 六 個 十 字 聖 號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是 近 代 歷 史 上 最 快 捷 選 出 的 教 宗 , 全 部 過 程 不 足 十 個 小 時 。 保 祿 六 世 時 是 兩 天 , 若 望 廿 三 世 時 是 三 天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原 名 魯 士 安 尼 , 原 任 義 大 利 威 尼 斯 首 牧 。 他 生 於 一 九 一 二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 現 年 六 十 五 歲 , 一 九 三 五 年 晉 鐸 , 一 九 五 八 年 晉 牧 , 一 九 七 三 年 由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加 冠 為 樞 機 , 並 任 義 大 利 主 教 團 副 團 長 。

他 早 年 在 羅 馬 額 我 略 大 學 攻 讀 神 學 , 後 來 從 事 修 院 教 育 工 作 , 在 牧 民 和 要 理 教 學 方 面 具 有 豐 富 的 經 驗 。

除 了 義 大 利 語 , 他 還 通 曉 拉 丁 語 、 德 語 、 法 語 和 英 語 。

他 出 身 清 貧 , 父 母 都 是 工 人 , 自 幼 勤 奮 , 平 易 近 人 。

他 是 一 位 強 烈 反 共 的 神 長 , 在 威 尼 斯 教 區 主 教 任 內 , 曾 呼 籲 教 友 選 民 不 要 投 票 支 持 共 產 黨 候 選 人 。

他 任 教 宗 後 也 敦 促 天 主 教 徒 勿 與 共 黨 合 作 。 他 說 天 主 教 徒 必 須 為 世 界 爭 取 自 由 和 正 義 。 他 責 斥 圖 與 馬 克 斯 主 義 合 作 的 教 徒 。 他 曾 呼 籲 教 友 為 大 衛 營 高 峰 會 議 祈 禱 , 後 又 讚 揚 埃 以 達 成 的 協 議 。

他 說 : 「我 認 為 教 會 當 局 決 不 會 以 發 現 有 關 解 決 自 由 、 正 義 、 和 平 和 發 展 等 大 問 題 的 方 法 而 感 到 滿 足 。 但 若 說 政 治 、 經 濟 、 社 會 等 與 耶 穌 的 救 世 思 想 是 一 致 的 , 或 說 天 國 與 人 間 是 一 樣 的 , 這 就 大 錯 特 錯 了 。 我 希 望 天 主 教 徒 都 成 為 和 平 的 真 正 工 作 者 和 締 造 者」 。

教 廷 在 教 宗 駕 崩 後 , 立 即 再 次 展 開 葬 禮 的 籌 備 工 作 , 並 且 準 備 選 舉 新 宗 。

為 了 哀 悼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義 大 利 政 府 在 他 駕 崩 後 第 二 天 , 下 令 全 國 學 校 停 課 一 天 , 國 會 也 取 消 了 當 天 上 午 的 會 期 。 若 干 工 會 甚 至 取 消 了 原 定 要 實 行 的 罷 工 。
1978 年 10 月 6 日



遽爾撒手狀態安詳
面靈笑容頭部偏右

教 廷 樞 機 院 院 長 剛 法 朗 尼 樞 機 透 露 , 教 宗 駕 崩 時 , 仍 面 露 慈 祥 笑 容 。

他 說 : 「教 宗 躺 在 床 上 , 頭 部 側 向 右 邊 , 死 狀 安 祥 。 我 為 他 祈 禱 , 吻 他 的 手 , 隨 後 便 到 大 殿 主 持 彌 撒 」。

巴 奇 奧 樞 機 在 獲 悉 教 宗 駕 崩 的 消 息 後 說 : 「我 昨 晚 還 與 他 研 究 一 些 事 項 , 現 在 竟 然 去 世 了 , 但 他 看 來 好 像 在 午 睡」 。

他 又 說 : 「這 位 教 宗 是 天 主 賜 給 教 會 的 恩 寵 。 他 待 人 平 和 , 我 從 未 見 過 這 麼 一 個 虔 誠 的 人」 。 
1978 年 10 月 6 日



新教宗選舉會議
十月十四日舉行

在 教 廷 服 務 的 廿 九 位 樞 機 , 經 過 一 小 時 卅 五 分 鐘 討 論 以 後 決 定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葬 禮 在 十 月 四 日 (星 期 三) 舉 行 。

至 於 新 教 宗 的 選 舉 , 則 定 於 十 月 十 四 日 開 始 。 世 界 各 地 的 樞 機 在 聞 悉 教 宗 駕 崩 的 噩 耗 後 , 已 立 即 準 備 行 裝 , 奔 赴 羅 馬 。

目 前 健 在 的 樞 機 共 有 一 百 廿 七 位 , 其 中 十 五 位 年 逾 八 十 歲 , 無 投 票 資 格 , 另 有 四 位 臥 病 在 床 , 參 加 新 教 宗 選 舉 的 樞 機 實 際 上 只 有 一 百 零 八 位 。
1978 年 10 月 6 日



世界佛教大會
靜默悼念教宗

世 界 佛 教 大 會 正 在 舉 行 揭 幕 禮 之 際 , 突 然 傳 來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駕 崩 的 消 息 。 全 體 與 會 者 決 定 靜 默 一 分 鐘 , 以 誌 哀 悼 。

教 宗 生 前 曾 指 示 教 廷 國 務 卿 維 洛 樞 機 致 電 祝 賀 世 界 佛 教 大 會 成 功 。

出 席 這 次 大 會 的 代 表 共 有 八 百 人 , 來 自 廿 八 個 國 家 。
1978 年 10 月 6 日



泰山忽頹世人奚仰
各國政教領袖  哀悼教宗之喪
譽為真正謙遜牧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駕 崩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全 球 震 驚 , 咸 為 這 位 以 慈 祥 和 幽 默 著 稱 的 牧 者 的 去 世 而 哀 傷 。

世 界 教 會 協 進 會 發 表 聲 明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是 一 位 「真 正 謙 遜 的 牧 人」 。

德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賀 夫 訥 樞 機 說 , 教 宗 遽 爾 撒 手 , 非 人 類 所 能 理 解 , 但 這 是 天 意 。

英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希 默 樞 機 在 聞 悉 噩 耗 後 , 立 即 舉 祭 。 他 說 : 「這 位 謙 遜 的 偉 人 將 使 人 永 誌 不 忘」 。

在 荷 蘭 方 面 , 威 里 布 蘭 斯 樞 機 說 , 他 簡 直 不 相 信 教 宗 竟 然 這 麼 快 就 逝 世 了 。 他 說 , 人 們 的 悲 傷 會 與 一 個 多 月 前 慶 賀 他 膺 選 時 的 喜 悅 形 成 強 烈 對 照 。

比 利 時 的 斯 溫 能 樞 機 說 : 「很 少 有 人 能 像 他 這 樣 在 短 暫 的 時 間 裡 , 順 服 了 每 個 人 的 心 靈 , 贏 得 了 每 個 人 的 好 感」 。

美 國 總 統 卡 達 說 : 「我 獲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突 然 逝 世 , 深 感 哀 傷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在 任 短 短 數 週 間 , 給 他 的 教 會 與 世 界 印 象 良 深 , 他 承 諾 發 揚 以 前 各 位 教 宗 的 優 良 典 範 , 信 守 天 主 教 的 傳 統 , 擴 展 教 會 範 圍 以 應 付 現 代 世 界 的 需 要」 。

英 國 聖 公 會 發 言 人 說 , 高 瑾 大 主 教 會 為 已 故 教 宗 禱 告 。

比 利 時 總 理 迪 曼 斯 說 , 教 宗 使 無 數 的 人 產 生 了 希 望 , 他 與 世 長 辭 使 人 極 感 哀 痛 。

信 義 會 神 學 家 蕭 博 士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如 此 迅 速 的 離 開 人 間 , 我 們 甚 感 遺 憾」 。

菲 律 賓 馬 尼 拉 首 牧 辛 恩 樞 機 說 : 「他 是 一 位 偉 人 和 聖 賢 , 我 聽 到 噩 耗 , 傷 心 異 常」 。

菲 律 賓 總 理 菲 拉 沙 說 : 「世 界 現 在 損 失 了 一 位 偉 人 和 謙 遜 的 和 平 使 者」 。

教 宗 駕 崩 的 消 息 傳 到 美 國 後 , 美 國 四 千 五 百 萬 天 主 教 信 徒 大 感 震 驚 。 教 會 領 袖 都 紛 紛 表 示 哀 傷 。

法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艾 奇 利 樞 機 說 , 他 幾 乎 被 教 宗 駕 崩 的 消 息 嚇 呆 了 。 「在 這 時 候 , 我 們 只 能 祈 禱」 。

維 也 納 首 牧 高 尼 樞 機 說 , 他 對 教 宗 之 喪 感 到 不 安 , 他 說 : 「教 宗 的 擔 子 實 在 太 重 了」 。

愛 爾 蘭 的 菲 雅 奇 總 主 教 說 : 如 果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多 活 幾 年 , 一 定 成 為 本 世 紀 最 偉 大 的 教 宗 之 一 。
1978 年 10 月 6 日


社論
敬悼教宗若望保祿

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突 然 因 心 臟 病 發 逝 世 , 噩 耗 傳 來 , 普 世 震 驚 , 全 球 天 主 子 民 , 同 表 哀 悼 。

本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主 教 在 聲 明 中 表 示 : 「 新 教 宗 仁 慈 溫 厚 , 平 易 可 親 , 而 且 關 懷 普 世 教 會 , 我 們 正 為 此 而 感 到 慶 幸 之 際 , 遽 爾 溘 然 駕 崩」 。 無 疑 ,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之 死 , 誠 令 人 感 到 萬 二 分 意 外 !

天 主 的 聖 意 亭 毒 萬 物 , 高 深 莫 測 ; 人 有 限 的 智 慧 , 無 法 忖 度 。 智 慧 篇 上 說 : 「有 誰 能 知 道 天 主 的 計 劃 , 有 誰 能 想 像 上 主 的 意 願 ?」 (智 九13) 聖 保 祿 宗 徒 也 說 : 「啊 ! 天 主 的 富 饒 、 上 智 和 知 識 , 是 多 麼 高 深 ! 他 的 決 斷 是 多 麼 不 可 測 量 ! 他 的 道 路 是 多 麼 不 可 探 察 ! 有 誰 會 知 道 上 主 的 心 意 ? 或 者 , 有 誰 曾 當 過 他 的 顧 問 ?」 (羅 十 一: 33-34)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之 猝 然 去 世 , 也 使 我 們 記 起 了 主 耶 穌 在 福 音 裡 的 寶 訓 : 「所 以 , 你 們 要 醒 寤 , 因 為 你 們 不 知 道 : 在 那 一 天 你 們 的 主 人 要 來」 。 ( 瑪 廿 四:42)

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在 位 僅 三 十 多 天 , 在 此 短 短 的 一 段 日 子 裡 , 當 然 談 不 上 什 麼 偉 大 的 建 樹 。 不 過 , 他 的 忠 於 天 主 , 忠 於 基 督 、 忠 於 教 會 的 信 心 , 與 他 待 人 接 物 的 謙 遜 、 誠 樸 、 溫 和 、 良 善 的 態 度 , 以 及 他 關 懷 世 界 人 類 、 呼 籲 和 平 、 正 義 、 合 作 的 精 神 , 尤 其 是 他 的 一 生 給 我 們 留 下 的 笑 容 (按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有 「微 笑 教 宗」 之 稱) …… 都 已 經 給 教 會 、 給 世 界 留 下 了 很 深 刻 的 印 象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誠 然 是 「決 心 牧 守 教 會 的 忠 僕」 。 (胡 主 教 語) 他 膺 選 為 教 宗 後 隨 即 表 示 : 「我 們 希 望 繼 續 貫 徹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策」 , 「我 們 的 工 作 將 是 延 續 保 祿 六 世 的 典 範 , 和 繼 承 若 望 廿 三 世 推 崇 的 路 線」 , 「我 們 希 望 完 整 無 缺 地 保 存 教 會 的 精 神 遺 產」 , 「我 們 希 望 提 醒 教 會 有 關 其 第 一 項 責 任 , 就 是 傳 播 福 音」 , 「我 們 希 望 不 斷 的 推 行 基 督 徒 合 一 運 動」 , 「我 們 希 望 與 那 些 不 同 宗 教 和 未 有 信 仰 的 人 分 享 堅 忍 、 安 詳 與 建 設 性 的 語 言」 , 「最 後 我 們 希 望 能 積 極 地 在 這 痛 苦 的 世 界 中 , 主 動 的 協 助 維 持 和 平」 …… 可 惜 的 是 壯 志 未 酬 , 哲 人 其 萎 , 使 人 不 禁 惋 惜 !

讓 我 們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的 安 息 而 祈 禱 ! 但 願 他 音 容 宛 在 , 遺 愛 人 間 , 在 世 人 心 目 中 留 下 久 遠 的 懷 念 !
1978 年 10 月 6 日



教宗慰問印度水災災民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正 如 前 任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一 樣 , 對 印 度 及 其 人 民 極 表 關 懷 。

他 最 近 透 過 教 廷 國 務 卿 維 洛 樞 機 , 致 電 印 度 主 教 團 團 長 比 嘉 芝 樞 機 , 向 印 度 的 水 災 災 民 表 示 慰 問 。

該 電 文 謂 : 「最 近 水 災 造 成 重 大 傷 亡 , 宗 座 深 表 同 情 。 他 已 為 災 民 祈 禱 , 並 表 示 深 切 關 懷」 。
1978 年 10 月 6 日



已故教宗簡歷

以 下 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簡 歷 和 在 位 期 間 的 部 份 有 關 活 動 :

l 一 九 一 二 年 十 月 十 七 日 在 義 大 利 出 生 。
l
原 名 魯 士 安 尼 。
l
一 九 三 五 年 晉 陞 鐸 品 。
l 一 九 五 八 年 晉 陞 主 教 。
l
一 九 七 三 年 由 教 宗 保 祿 加 冠 為 樞 機 。
l
獲 選 前 為 意 大 利 主 教 團 副 團 長 。
l
一 九 七 八 年 八 月 廿 六 日 當 選 為 教 會 第 二 百 六 十 三 任 教 宗 。
l
定 名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隨 即 在 西 斯 丁 小 堂 發 表 首 篇 文 告 。
l
九 月 三 日 就 職 。
l
放 棄 一 千 多 年 來 傳 統 , 沒 有 接 受 三 重 冠 , 也 沒 有 坐 上 寶 座 。
l
就 職 後 第 二 天 , 即 接 見 了 專 程 赴 羅 馬 參 加 就 職 典 禮 的 十 二 個 國 家 元 首 。 並 在 同 日 接 見 了 各 國 派 遣 觀 禮 的 特 使 一 百 三 十 人 。
l 九 月 一 日 , 墨 西 哥 一 群 記 者 , 致 送 教 宗 一 張 該 國 的 來 回 機 票 。 邀 請 他 去 參 加 拉 丁 美 洲 主 教 會 議 。
l
九 月 五 日 , 接 見 東 正 教 列 寧 格 勒 大 主 教 尼 高 丁 。
l 請 求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信 友 為 大 衛 營 會 議 祈 禱 。
l
九 月 六 日 , 第 一 次 公 開 接 見 朝 聖 群 眾 , 講 論 遜 謙 的 德 行 。
l
當 選 前 於 一 九 六 0 至 七 0 年 間 所 寫 的 書 結 集 出 版 , 兩 週 內 售 罄 。
l
九 月 十 日 , 菲 濟 與 梵 蒂 岡 宣 佈 締 建 外 交 關 係 。
l
九 月 十 三 日 , 第 二 次 公 開 接 見 朝 聖 群 眾 , 講 論 信 德 。
l
九 月 二 十 日 , 第 三 次 公 開 接 見 朝 聖 群 眾 , 講 論 望 德 。
l 九 月 廿 七 日 , 第 四 次 公 開 接 見 朝 聖 群 眾 , 講 論 愛 德 。
l 九 月 廿 八 日 晚 上 十 一 時 駕 崩 。
1978 年 10 月 6 日



本港全體天主子民
哀悼教宗獻祭追思簽名弔唁
白會督最先致電話弔慰  杜神父安息彌撒中講道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駕 崩 之 消 息 , 傳 抵 本 港 後 , 本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主 教 立 即 在 廿 九 日 (星 期 五) 下 午 二 時 召 開 緊 急 會 議 ; 三 時 許 , 草 擬 好 一 份 教 會 官 方 聲 明 , 向 報 界 人 士 發 表 ; 並 決 定 了 於 本 月 四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天 主 教 總 堂 為 已 故 教 宗 舉 行 安 息 彌 撒 , 同 時 敕 令 本 教 區 各 聖 堂 於 本 月 六 日 舉 行 特 別 追 思 彌 撒 , 以 悼 念 己 故 教 宗 。

此 外 , 從 三 十 日 (星 期 六) 開 始 , 直 至 本 月 四 日 (星 期 三) 下 午 安 息 彌 撒 止 , 舉 行 弔 唁 儀 式 ; 在 堅 道 十 六 號 天 主 教 教 區 中 心 一 二 0 五 室 , 設 置 了 一 本 弔 唁 冊 , 以 供 本 港 天 主 子 民 暨 政 府 官 長 、 社 會 名 流 、 各 國 領 事 、 及 各 宗 教 團 體 代 表 等 簽 名 哀 悼 。

據 悉 , 此 次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離 世 , 最 先 致 電 弔 唁 者 乃 為 本 港 聖 公 會 白 約 翰 會 督 , 他 在 廿 九 日 下 午 二 時 左 右 , 即 親 自 致 電 話 給 胡 主 教 , 表 示 同 情 哀 悼 。

最 先 前 往 教 區 中 心 簽 署 弔 唁 冊 者 乃 港 督 副 官 史 提 芬 , 他 於 三 十 日 上 午 十 時 正 到 達 , 並 代 表 港 督 向 胡 主 教 呈 遞 了 一 封 唁 函 , 該 唁 函 由 港 督 親 自 簽 署 :

文 曰 : 「胡 主 教 道 鑒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膺 選 後 遽 爾 駕 崩 , 本 港 大 多 數 居 民 甚 感 哀 傷 和 震 驚 。

天 主 教 會 遭 此 巨 痛 , 本 人 謹 在 此 表 達 香 港 政 府 深 切 慰 問 之 情 。 本 人 同 樣 感 到 哀 痛 。 香 港 總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

另 外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總 幹 事 郭 乃 宏 牧 師 也 致 送 了 唁 函 。 他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是 一 位 非 常 慈 祥 的 人 …… 我 們 深 信 , 他 將 永 遠 為 全 球 基 督 徒 所 懷 念」 。

基 督 教 香 港 信 義 會 胡 聯 輝 牧 師 亦 致 函 胡 主 教 慰 唁 , 函 謂 「遽 聞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安 息 , 深 引 為 憾 ! 願 勗 勉 信 眾 敬 神 愛 人 共 體 教 宗 仁 慈 , 為 禱」 !

其 他 簽 名 弔 唁 人 士 , 包 括 市 政 局 副 主 席 胡 鴻 烈 議 員 , 美 國 、 法 國 、 委 內 瑞 拉 、 日 本 、 紐 西 蘭 、 澳 洲 、 阿 根 廷 , 葡 萄 牙 等 國 領 事 館 人 員 、 各 宗 教 團 體 代 表 , 其 中 香 港 道 教 聯 合 會 更 由 該 會 正 副 主 席 湯 國 華 先 生 和 羅 智 光 先 生 親 自 率 領 各 理 事 前 來 弔 唁 。 其 他 簽 名 弔 唁 的 修 女 及 教 友 也 很 多 。

本 月 四 日 , 由 胡 振 中 主 教 及 百 多 位 神 父 舉 行 共 祭 安 息 彌 撒 , 二 千 餘 人 參 與 , 場 面 莊 嚴 肅 穆 。

彌 撒 中 由 杜 逸 民 神 父 用 中 英 語 講 道 。 杜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七 年 曾 與 已 故 教 宗 (當 時 只 是 一 位 教 區 主 教) 暢 談 了 一 個 多 小 時 ; 在 另 一 次 又 大 家 一 齊 玩 過 木 球 , 因 此 對 已 故 教 宗 有 過 直 接 的 經 驗 。

杜 神 父 首 先 引 證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就 職 文 告 , 指 出 故 教 宗 的 最 大 心 願 乃 宣 揚 福 音 及 強 化 基 督 徒 的 信 德 ; 其 次 , 杜 神 父 講 出 對 教 宗 的 深 刻 印 象 ; 仁 慈 、 樂 觀 、 平 易 近 人 , 絕 對 沒 有 權 力 地 位 的 優 越 觀 念 , 也 絕 不 擺 任 何 架 子 。
1978 年 10 月 6 日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聲明


聞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駕 崩 , 本 人 謹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表 示 哀 痛 之 情 。

頓 聞 噩 耗 , 我 們 極 為 震 驚 。 新 教 宗 仁 慈 溫 厚 , 平 易 可 親 , 而 且 關 懷 普 世 教 會 , 我 們 正 為 此 而 感 到 慶 幸 之 際 , 竟 爾 溘 然 駕 崩 , 我 們 認 為 此 乃 天 主 聖 意 表 現 。

我 們 謹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祈 禱 , 求 使 天 父 接 納 這 位 決 心 牧 守 教 會 的 忠 僕 。 身 為 基 督 徒 , 我 們 滿 懷 永 生 希 望 , 深 信 生 命 並 非 終 結 , 只 是 變 更 而 已 。

我 們 同 時 為 普 世 教 會 祈 禱 。 普 世 教 會 現 在 再 度 喪 失 首 牧 , 須 重 新 選 舉 新 教 宗 。

承 蒙 各 界 慰 唁 , 香 港 教 區 謹 此 致 謝 。

香 港 教 區 定 於 十 月 四 日 (星 期 三) 下 午 六 時 在 港 島 堅 道 天 主 教 總 堂 舉 行 大 禮 安 息 彌 撒 。

十 月 六 日 (星 期 五) , 即 教 宗 駕 崩 後 第 七 天 , 本 教 區 各 聖 堂 將 舉 行 特 別 彌 撒 , 詳 情 請 與 堂 區 司 鐸 接 洽 。

香港教區主教  胡振中
一九七八年九月廿九日
1978 年 10 月 6 日



忘不了永恆的微笑
──哀悼教宗若望保祿一世──
黃雪芹

天 昏 地 暗 , 雨 微 微 下 , 驟 然 接 獲 友 人 電 話 : 「教 宗 逝 世」 。 驚 聞 此 言 , 將 信 將 疑 ; 心 悸 之 餘 , 默 哀 片 刻 。 教 宗 聖 父 安 息 主 懷 , 和 許 多 人 一 樣 ── 功 德 已 滿 , 去 世 升 天 。 彼 雖 出 身 貧 窮 , 年 少 多 病 , 然 聖 德 出 眾 。 榮 陞 主 教 , 還 常 騎 單 車 , 探 訪 村 民 , 不 辭 勞 苦 。 被 選 為 教 宗 , 責 無 旁 貸 , 負 此 重 任 。 就 職 時 加 冕 , 辭 戴 三 層 皇 冠 , 足 見 謙 遜 逾 , 效 吾 主 良 善 心 謙 。 他 一 如 常 人 , 步 上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接 受 樞 機 主 教 趨 前 祝 賀 。 對 每 位 朝 見 者 均 熱 愛 擁 抱 , 並 作 簡 短 訓 示 。 假 如 對 每 位 主 教 談 五 句 話 , 教 宗 至 少 要 說 千 餘 言 。 雖 然 螢 光 幕 上 聽 不 到 他 說 什 麼 , 但 見 他 笑 容 可 掬 , 仁 慈 淳 厚 , 尤 其 對 年 長 主 教 , 禮 遇 有 嘉 ; 對 黑 人 主 教 , 更 諄 諄 叮 囑 , 處 處 顯 出 慈 靄 可 親 : 有 的 受 感 動 , 淚 承 于 睫 , 效 忠 聖 父 。

最 難 得 的 是 望 教 宗 主 教 的 彌 撒 , 整 個 廣 場 數 十 萬 人 , 各 國 元 首 政 要 , 更 襯 出 教 宗 的 偉 大 , 他 摒 除 繁 文 俗 禮 , 平 易 近 人 , 有 幾 次 特 寫 鏡 頭 時 , 我 忙 趨 前 去 吻 教 宗 , 這 是 我 心 靈 上 最 大 的 欣 慰 。 他 送 聖 體 時 , 也 跟 著 神 領 聖 體 , 在 電 視 機 前 , 跪 了 兩 個 多 鐘 頭 , 就 算 有 人 笑 我 傻 , 我 也 欣 然 接 受 人 生 難 得 幾 回 傻 ? 心 中 暗 自 思 量 : 下 屆 選 教 宗 時 , 或 者 自 己 已 不 在 人 間 了 。

外 子 剛 從 羅 馬 歸 來 , 他 得 到 教 宗 的 祝 福 , 並 掮 了 六 、 七 磅 重 的 唸 珠 聖 牌 , 接 受 教 宗 的 祝 聖 , 還 申 請 數 十 張 宗 座 給 予 家 庭 的 祝 福 , 等 著 寄 回 來 分 贈 教 友 , 惜 乎 祝 福 表 未 來 , 教 宗 已 赴 天 鄉 。 他 說 : 「假 如 妳 見 到 那 廣 場 , 一 定 會 感 動 至 流 淚」 。 他 也 走 過 耶 穌 受 難 的 石 階 …… 我 心 中 暗 道 , 呀 ! 你 多 有 福 啊 !

晚 上 , 看 到 電 視 映 出 教 宗 遺 體 , 仁 慈 的 聖 父 , 好 像 睡 著 那 樣 安 祥 , 他 已 走 進 另 一 個 為 我 們 所 期 望 的 安 樂 鄉 , 與 主 同 在 , 望 他 仁 愛 的 祈 求 , 賜 給 我 們 一 位 好 教 宗 , 挽 既 倒 之 狂 瀾 , 作 中 流 之 砥 柱 。 求 聖 神 保 護 默 佑 , 使 全 世 界 億 兆 子 民 的 精 神 領 袖 , 具 備 聰 明 才 能 、 仁 愛 健 康 , 更 保 護 主 教 、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 遵 從 聖 言 , 訓 誨 信 眾 , 上 主 一 定 肯 俯 允 所 求 的 。 天 文 台 懸 掛 三 號 風 球 , 今 早 參 與 本 堂 神 父 特 為 教 宗 所 獻 的 安 所 彌 撒 時 , 狂 風 暴 雨 , 更 顯 出 天 地 為 愁 , 草 木 悽 悲 , 吾 儕 痛 失 教 宗 , 你 的 仁 慈 , 你 的 和 平 , 更 忘 不 了 你 永 的 微 笑 。
1978 年 10 月 13 日



若望保祿音容尚在
劉尚遜

「生 命 的 價 值 , 不 在 乎 活 得 長 久 ; 而 在 乎 活 得 有 意 義」 。 的 確 , 試 看 我 們 剛 去 逝 的 若 望 保 祿 教 宗 , 雖 然 只 活 到 六 十 五 歲 , 但 從 他 幾 十 年 的 生 命 中 , 對 於 他 的 祖 國 、 教 會 , 都 盡 了 自 己 的 力 量 和 責 任 。 尚 且 , 他 為 了 教 會 , 樂 意 地 擔 負 教 宗 牧 職 的 重 大 十 字 架 。 即 使 執 掌 教 宗 的 聖 職 只 有 短 短 的 三 十 多 天 , 對 教 內 、 教 外 還 未 開 展 重 大 的 任 務 就 瞌 眼 而 逝 , 但 以 他 自 己 的 生 命 價 值 來 說 , 直 是 活 得 有 意 義 的 。

在 他 的 就 職 典 禮 上 , 我 們 可 由 電 視 的 螢 光 幕 上 , 看 見 他 慈 祥 的 顏 容 、 謙 虛 的 態 度 ; 矮 小 的 身 裁 , 沙 啞 的 聲 音 。 由 於 他 平 時 臉 上 常 掛 著 笑 容 , 因 此 有 「微 笑 教 宗」 的 雅 號 。

當 紅 衣 主 教 向 他 行 跪 吻 禮 時 , 他 又 逐 一 對 各 位 紅 衣 主 教 侃 侃 而 談 , 雖 然 聽 不 到 他 說 些 甚 麼 , 但 從 動 作 上 看 見 他 流 露 著 真 摯 的 袍 澤 友 誼 , 顯 出 一 派 仁 者 的 豐 範 , 使 當 時 的 場 面 倍 添 溫 馨 、 歡 樂 ; 與 此 同 時 , 詩 歌 班 唱 出 : 「你 是 伯 多 祿 , 磐 石 , 我 要 在 這 磐 石 上 建 立 我 的 教 會」 的 拉 丁 文 歌 聲 , 真 令 人 感 動 。

在 彌 撒 進 行 時 , 祭 台 上 的 燭 光 , 配 合 著 廣 場 上 空 的 夕 陽 與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四 周 的 特 備 燈 光 照 射 , 交 相 輝 映 , 場 面 莊 嚴 美 麗 , 景 色 美 得 簡 直 是 無 法 形 容 , 真 可 以 說 是 天 堂 在 人 世 間 的 活 景 象 。

在 彌 撒 聖 祭 結 束 時 , 若 望 保 祿 教 宗 一 反 過 往 的 慣 例 , 不 乘 坐 由 人 肩 負 的 寶 座 離 去 , 只 是 手 執 權 杖 , 緩 緩 地 步 行 到 祭 台 前 , 向 參 禮 的 各 國 元 首 、 使 節 及 廣 場 上 二 十 多 萬 信 眾 祝 福 、 揮 手 、 微 笑 ; 他 的 樸 實 誠 懇 、 贏 得 如 雷 的 掌 聲 、 歡 呼 聲 。 那 時 , 在 廣 場 上 的 人 們 都 不 願 散 去 , 各 人 都 依 依 不 捨 地 目 送 他 跟 隨 紅 衣 主 教 返 回 伯 多 祿 大 殿 去 。

若 望 保 祿 教 宗 雖 然 和 塵 世 教 會 永 別 了 , 不 久 , 他 也 要 像 保 祿 六 世 一 樣 , 長 埋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地 下 墓 穴 裡 ; 但 是 , 他 在 當 選 教 宗 後 向 世 界 發 出 的 文 告 : 「希 望 世 界 維 持 公 正 、 穩 定 的 和 平」 。 與 及 呼 籲 世 人 「多 祈 禱 , 少 戰 爭」 。 這 些 懇 切 的 說 話 和 願 望 , 希 望 全 世 界 的 人 們 , 特 別 是 身 為 國 家 元 首 的 各 國 領 導 者 , 切 勿 忘 記 。

永 別 了 , 可 敬 、 可 親 的 教 宗 ! 願 你 回 到 天 國 後 , 請 轉 求 天 主 , 賞 賜 世 界 和 平 , 正 如 你 在 世 時 的 願 望 一 樣 ; 也 請 你 為 世 上 那 些 靜 默 的 教 會 轉 求 天 主 , 求 主 垂 視 憐 憫 他 們 的 苦 痛 , 安 慰 他 們 吧 !
1978 年 10 月 13 日



他留給我們的教訓

聖神修院  亞傑

電 話 聲 響 , 傳 來 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駕 崩 的 消 息 , 與 數 年 前 我 在 羅 馬 時 從 觀 察 報 看 到 李 宏 基 主 教 去 世 消 息 時 的 心 情 一 樣 , 怎 麼 可 能 ? 但 現 代 通 訊 媒 介 是 直 言 不 諱 的 傢 伙 , 我 無 可 奈 何 的 接 受 了 …… 對 著 鏡 子 , 哭 了 起 來 ! 主 , 你 究 竟 要 我 們 怎 樣 做 ? 當 然 , 你 是 生 命 的 主 宰 , 有 權 決 定 任 何 事 情 , 但 為 甚 麼 不 讓 這 位 具 有 獨 特 笑 容 的 長 者 在 我 們 中 多 留 數 載 , 好 教 導 我 們 這 群 後 起 之 輩 ? 整 夜 失 眠 , 想 個 不 通 。 拖 著 疲 乏 的 身 軀 , 一 手 按 停 那 惱 人 的 鬧 鐘 , 坐 在 床 上 , 只 能 說 出 那 每 日 重 覆 的 句 子 : 「爾 旨 承 行」 。 又 是 新 的 一 天 , 窗 外 風 雨 飄 搖 , 為 了 一 位 偉 人 的 死 , 人 們 心 底 固 然 會 有 一 份 悲 傷 的 感 覺 , 但 生 活 還 是 要 繼 續 下 去 , 上 班 的 上 班 , 回 校 的 回 校 , 現 實 的 軌 跡 是 不 能 停 下 來 的 。

人 們 往 往 都 抱 有 遠 大 的 前 景 , 懷 著 絕 大 的 信 心 , 向 著 自 己 的 理 想 而 奮 鬥 , 但 有 誰 可 以 預 知 這 一 切 的 一 切 會 能 如 願 以 償 ? 難 道 我 們 可 敬 的 教 宗 沒 有 一 套 為 教 會 的 革 新 、 福 音 的 傳 播 而 定 下 劃 的 計 劃 嗎 ? 不 過 他 老 人 家 倒 是 一 如 當 選 教 宗 時 那 份 安 詳 謙 虛 的 態 度 , 沒 有 為 將 來 或 明 天 而 表 現 出 憂 慮 和 不 安 。 因 為 一 天 的 苦 已 經 夠 一 天 受 了 。 或 許 上 個 主 日 的 斐 理 伯 人 書 信 , 正 好 給 教 宗 的 死 亡 , 來 個 最 好 的 註 腳 , 因 為 : 「不 管 我 活 著 或 是 死 去 , 我 總 能 在 我 身 上 歸 榮 於 基 督」 。

反 心 自 問 , 我 有 這 個 膽 量 去 面 對 這 個 不 速 之 客 的 挑 戰 嗎 ? 平 日 與 三 兩 知 己 , 夜 燈 高 照 , 把 酒 談 心 。 個 個 都 是 胸 懷 大 志 , 高 談 濶 論 , 視 死 如 歸 , 但 今 早 的 我 , 勇 氣 去 了 何 方 ? 記 得 曾 聽 過 這 樣 一 個 故 事 : 年 青 的 聖 人 類 斯 在 玩 球 時 , 他 的 神 師 上 前 問 他 說 : 「如 果 天 主 現 在 就 要 收 你 的 靈 魂 , 你 會 做 些 甚 麼 呢」 ? 聖 人 雖 然 年 紀 輕 輕 , 居 然 毫 不 考 慮 的 回 答 : 「我 會 繼 續 玩 球」 。 可 見 他 平 日 修 養 功 夫 到 家 。 換 了 我 , 恐 怕 要 把 皮 球 大 腳 踢 開 , 立 刻 做 個 修 和 大 使 , 希 望 得 到 善 終 , 實 在 平 日 欠 人 家 的 太 多 了 。

寫 到 這 裡 , 內 心 有 份 強 烈 的 感 受 , 就 是 愛 主 愛 人 只 有 現 在 ; 因 為 昨 天 已 納 入 歷 史 陳 跡 , 明 天 又 不 在 我 們 掌 握 中 , 何 不 好 好 生 活 現 時 的 一 刻 , 以 一 夥 赤 誠 的 愛 心 去 接 待 週 遭 的 弟 兄 姊 妹 ?

果 真 的 話 , 相 信 教 宗 老 人 家 在 天 之 靈 會 感 到 安 慰 , 讓 我 們 大 家 努 力 ……
1978 年 10 月 13 日



空向柩前思雅範  徒從夢裡覺音容
微笑教宗安葬  群眾雨中送別
七十五萬人曾列隊瞻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葬 禮 彌 撒 本 月 四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舉 行 , 約 有 十 萬 人 冒 雨 參 加 。

教 宗 的 靈 柩 上 面 放 了 一 本 打 開 的 聖 經 。 全 部 儀 式 與 八 月 十 二 日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葬 禮 相 類 似 。 不 同 的 只 是 天 氣 , 當 時 陽 光 普 照 , 現 在 則 是 凄 風 苦 雨 。

此 次 的 葬 禮 由 現 年 八 十 五 歲 的 樞 機 院 院 長 剛 法 朗 尼 樞 機 主 持 。 他 說 : 「沒 有 人 想 到 在 不 足 兩 個 月 內 , 我 們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為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舉 行 葬 禮 以 後 , 現 在 又 重 新 聚 集 在 這 裡 , 向 他 的 繼 任 人 告 別」 。

剛 法 朗 尼 樞 機 又 說 : 「雖 然 教 宗 在 任 只 有 一 個 月 , 但 已 足 夠 他 贏 得 所 有 的 人 的 好 感 。 宗 座 的 任 期 不 在 長 久 , 而 在 於 精 神 充 實」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在 位 卅 三 天 , 以 微 笑 和 溫 情 照 耀 整 個 世 界 , 獲 得 了 舉 世 讚 美 。

自 從 他 駕 崩 後 直 至 葬 禮 舉 行 的 一 刻 , 先 後 有 七 十 五 萬 人 列 隊 瞻 仰 過 遺 容 。

梵 蒂 岡 在 早 上 十 一 點 廿 五 分 時 , 關 上 了 大 殿 厚 重 的 十 五 世 紀 銅 門 。 最 後 一 批 瞻 仰 的 群 眾 是 來 自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故 鄉 的 數 千 名 村 民 , 他 們 每 人 都 在 教 宗 腳 旁 放 置 了 一 朵 紅 色 康 乃 馨 。

派 遣 代 表 參 加 葬 禮 的 國 家 共 有 一 百 一 十 四 個 。 美 國 代 表 團 由 總 統 卡 達 的 母 親 率 領 。

葬 禮 的 過 程 經 由 電 視 向 全 球 三 十 多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播 放 。

教 會 中 健 在 的 一 百 廿 七 位 樞 機 , 絕 大 部 份 都 趕 抵 羅 馬 , 參 加 了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葬 禮 。

教 宗 的 遺 體 安 葬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地 窟 下 。 墓 地 的 工 程 經 工 人 連 夜 趕 工 , 終 於 順 利 完 成 , 如 期 在 第 二 天 早 上 七 時 開 放 , 供 信 眾 入 內 憑 弔 。

在 墓 地 開 放 的 第 一 個 小 時 , 墓 前 便 放 滿 了 紅 色 的 玫 瑰 花 。

列 隊 憑 弔 的 人 群 中 有 一 對 年 齡 只 有 九 歲 和 七 歲 的 小 兄 弟 。 他 們 對 記 者 說 : 「他 很 友 善 , 他 是 兒 童 之 友」 。
1978 年 10 月 13 日



教宗若望保祿一世遺訓
活信德的生活
──九月十三日公開接見朝聖群眾時談話
梁雅明譯

首 先 , 我 致 候 在 場 我 所 看 見 的 許 多 主 內 弟 兄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在 他 的 「靈 心 日 記」 上 有 這 樣 的 一 句 記 錄 : 「這 一 次 , 我 講 的 退 省 主 題 , 是 成 聖 的 七 盞 明 燈」 。 他 所 說 的 七 盞 明 燈 就 是 : 信 德 、 望 德 、 愛 德 、 智 德 、 義 德 、 勇 德 、 節 德 。 盼 望 天 主 聖 神 光 照 這 個 可 憐 的 教 宗 今 日 至 少 能 給 您 們 談 談 這 七 盞 明 燈 中 的 一 盞 。 第 一 盞 就 是 信 德 。

在 這 裡 ── 羅 馬 ── 曾 生 活 過 一 位 詩 人 , 他 的 名 字 叫 Trilussa, 他 曾 嘗 試 過 談 論 信 德 。 在 他 的 一 首 詩 上 他 說 :

一 天 晚 上 ,
在 叢 林 中 , 我 迷 失 了 路 。
迎 面 來 的 , 就 是 一 位 矮 小 失 明 的 老 婦 人 ,
她 對 我 說 :
要 是 你 不 認 識 道 路 ,
我 可 給 你 引 路 : 我 熟 識 這 裡 ;
要 是 你 有 勇 氣 跟 著 我 走 ,
我 會 久 不 久 呼 喚 你 說 :
「就 在 那 盡 頭 , 有 一 棵 柏 樹 ;
就 在 山 頂 上 , 有 座 十 字 架」 。
我 回 答 說 : 「或 許 是 吧 !
……
可 是 , 我 始 終 覺 得 奇 怪 :
我 不 能 由 一 個 失 明 的 人 引 路 :
那 失 明 的 老 婦 人 便 執 著 我 的 手 嘆 息 說 :
「行 吧 ! 這 就 是 信 德」 。

從 詩 辭 方 面 來 說 , 這 首 詩 實 在 很 美 ; 可 是 , 從 神 學 觀 點 來 說 , 它 卻 是 不 健 全 的 。

我 們 說 它 「不 健 全」 , 因 為 關 乎 信 德 的 問 題 , 而 在 信 德 問 題 中 , 最 主 要 的 主 角 是 天 主 自 己 。 耶 穌 說 了 : 「凡 不 是 我 父 所 吸 引 的 人 , 誰 也 不 能 到 我 這 裡 來」 。 聖 保 祿 回 頭 之 前 , 尚 未 有 信 德 , 因 為 他 迫 害 耶 穌 的 信 徒 。 可 是 天 主 卻 在 大 馬 士 革 途 中 等 待 著 他 , 對 他 說 : 「 掃 祿 ! 你 不 要 像 一 頭 頑 固 的 野 馬 , 硬 向 刺 錐 踢 去 ! 我 就 是 你 所 迫 害 的 耶 穌 , 我 需 要 你 。 你 必 須 改 變 過 來 」 , 保 祿 降 服 了 。 他 改 變 了 過 來 , 開 始 了 一 個 徹 底 不 同 的 新 生 活 。 不 多 年 後 , 他 給 斐 理 伯 人 寫 信 說 : 「那 時 , 在 大 馬 士 革 途 中 , 天 主 已 奪 得 了 我 。 從 此 , 我 只 有 跟 隨 衪 , 看 看 是 否 我 也 能 奪 得 祂 , 效 法 祂 , 愈 來 愈 愛 祂」 。

這 就 是 信 德 : 向 天 主 降 服 , 改 變 自 己 的 生 活 。 可 是 , 這 並 非 易 事 。 奧 斯 定 曾 給 我 們 描 述 他 信 仰 的 歷 程 , 尤 其 是 他 回 頭 前 的 最 後 幾 星 期 , 他 的 感 受 實 在 厲 害 。 在 閱 讀 中 , 他 覺 得 自 己 的 靈 魂 在 發 抖 , 輾 轉 在 內 心 的 沖 擊 中 : 一 方 面 天 主 在 呼 喚 他 , 催 迫 他 ; 另 一 方 面 , 他 的 舊 習 慣 ── 他 說 「他 的 舊 朋 友 …… 他 們 在 柔 和 地 拉 著 我 肉 性 的 敞 衣 , 對 我 說 : 『奧 斯 定 ! 怎 麼 了 ? 你 擯 棄 我 們 嗎 ? 你 考 慮 清 楚 吧 ! 自 後 你 不 能 再 要 風 得 風 , 要 雨 得 雨 了』 實 在 難 受 ! 我 好 像 是 個 清 晨 躺 在 床 上 的 人 , 有 人 對 我 說 : 『起 來 ! 奧 斯 定 !』 最 後 , 天 主 給 我 猛 力 一 拉 , 我 終 於 起 來 了 。 看 ! 我 們 不 可 答 說 : 『好 吧 ! 但 ……』 , 或 說 : 『好 , 不 過 請 等 一 等』 。 我 們 必 須 說 : 『好 吧 ! 主 ! 我 現 在 立 即 起 來』 。 這 就 是 信 德 : 慷 慨 地 回 應 上 主 。 可 是 , 誰 能 說 出 『好 吧 !』 只 有 內 心 謙 誠 和 完 全 信 任 天 主 的 人 。」

當 我 幼 小 的 時 候 , 我 的 母 親 慣 常 對 我 說 : 「您 細 小 的 時 候 , 常 生 重 病 。 我 什 麼 醫 生 都 抱 您 見 過 了 。 多 少 次 我 整 夜 守 候 在 床 邊 。 您 信 我 嗎」 ? 我 怎 可 以 說 : 「媽 媽 , 我 不 信 您」 ! 反 之 , 我 會 說 : 「的 確 , 我 信 , 我 信 您 告 訴 我 的 一 切 , 但 是 , 我 特 別 信 的 , 就 是 您」 。 信 德 也 是 一 樣 : 不 只 是 信 天 主 啟 示 的 一 切 , 而 是 信 天 主 自 己 。 是 祂 自 己 堪 當 我 們 的 信 仰 , 因 為 祂 這 般 愛 了 我 們 , 為 我 們 的 緣 故 作 了 如 許 的 工 程 。

是 的 , 接 受 某 些 真 理 , 是 很 困 難 的 , 因 為 信 仰 的 真 理 有 兩 種 : 有 些 很 合 意 的 , 有 些 卻 不 合 我 們 的 口 味 的 。 比 方 , 我 們 都 喜 愛 聽 說 ── 正 如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所 說 的 ── 天 主 以 如 此 的 溫 情 愛 著 我 們 , 比 作 母 親 的 愛 自 己 子 女 的 溫 情 還 要 大 些 。 這 真 理 多 麼 叫 人 快 慰 , 多 麼 合 我 們 的 心 意 。 法 國 一 位 出 名 的 主 教 Dupanloup 常 對 修 院 的 院 長 們 說 : 「為 未 來 的 司 鐸 們 , 你 們 該 是 他 們 的 父 親 , 該 作 他 們 的 母 親」 。 這 真 叫 人 鼓 舞 ! 相 反 , 有 些 真 理 卻 是 很 難 接 受 的 。 比 如 說 , 要 是 我 不 服 從 , 天 主 要 罰 我 ; 要 是 祂 在 緊 追 著 我 , 要 我 回 頭 , 而 我 卻 說 : 『不』 的 話 , 我 真 的 在 強 迫 他 懲 罰 我 。 這 是 多 麼 不 順 耳 ! 可 是 這 卻 是 信 德 真 理 。

還 有 一 個 難 題 , 那 就 是 「教 會」 。 聖 保 祿 說 : 「主 , 祢 是 誰」 ? ── 「我 是 你 所 迫 害 的 耶 穌」 ! 。 一 道 輝 耀 的 寵 光 , 透 過 了 保 祿 的 心 靈 : 「我 並 不 在 迫 害 耶 穌 , 因 為 我 尚 未 認 識 祂 : 我 在 迫 害 基 督 徒」 。 可 見 , 耶 穌 和 基 督 徒 , 耶 穌 和 教 會 是 二 而 一 的 , 不 能 分 開 , 不 可 分 離 的 。

因 此 , 聖 保 祿 說 : 「基 督 的 身 體 就 是 教 會」 : 基 督 和 教 會 , 不 外 是 一 體 。 基 督 是 頭 , 我 們 ── 教 會 ── 是 肢 體 。 要 是 我 們 真 的 有 信 德 的 話 , 我 們 萬 不 可 以 說 : 「我 信 耶 穌 , 我 接 納 耶 穌 , 但 我 不 接 納 教 會」 。 我 們 必 須 按 照 教 會 所 提 的 , 去 接 納 教 會 。 那 麼 , 教 會 可 比 作 什 麼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稱 她 為 「慈 母 與 導 師」 。

首 先 , 教 會 是 導 師 。 聖 保 祿 說 : 「人 當 以 我 們 為 基 督 的 服 務 員 和 天 主 奧 秘 的 管 理 人」 。 因 此 , 當 可 憐 的 教 宗 、 主 教 和 司 鐸 們 給 你 們 宣 講 時 , 他 們 不 外 是 為 基 督 服 務 : 這 些 道 理 不 是 我 們 的 , 而 是 基 督 的 ; 我 們 有 責 任 保 管 和 宣 揚 它 。 當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召 開 大 公 會 議 時 , 我 也 在 場 。 在 他 的 演 詞 中 , 他 說 : 我 們 期 望 藉 著 這 大 公 會 議 , 教 會 能 跳 前 一 步 。 當 時 我 們 眾 人 都 有 同 樣 的 期 望 。 可 是 跳 前 一 步 , 怎 樣 跳 ? 教 宗 立 即 告 訢 我 們 : 以 肯 定 的 和 不 可 變 的 真 理 為 基 礎 。 當 時 教 宗 一 定 不 是 想 真 理 可 以 向 前 跳 躍 , 然 後 可 以 漸 漸 加 以 改 變 , 因 為 那 些 是 真 理 。 我 們 必 須 在 這 些 真 理 的 道 上 走 , 愈 來 愈 了 解 它 , 使 我 們 與 時 代 看 齊 , 以 適 合 新 時 代 的 方 式 去 宣 講 這 些 真 理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也 有 同 樣 的 思 想 。

我 當 選 為 教 宗 後 , 第 一 件 事 就 是 進 入 教 宗 私 邸 的 小 堂 。 在 小 堂 後 面 的 右 邊 有 兩 幅 壁 畫 , 就 是 聖 伯 多 祿 和 聖 保 祿 : 聖 伯 多 祿 在 死 去 , 聖 保 祿 也 在 死 去 。 但 是 在 聖 伯 多 祿 下 面 有 耶 穌 的 這 句 話 : 「伯 多 祿 , 我 要 為 你 祈 禱 , 好 叫 你 的 信 德 絕 對 不 會 喪 失」 , 而 在 被 斬 首 的 聖 保 祿 下 面 又 寫 著 : 「這 場 賽 跑 , 我 已 跑 到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你 們 一 定 記 得 , 在 六 月 廿 六 日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最 後 演 講 中 , 他 說 : 「在 當 了 教 宗 十 五 年 後 的 今 日 , 我 可 以 感 謝 天 主 , 因 為 我 維 護 了 信 仰 , 我 保 持 了 信 德」 。

但 是 , 教 會 也 是 母 親 。 教 會 既 是 基 督 的 延 續 , 基 督 是 好 的 , 教 會 也 是 好 的 , 為 每 一 個 人 都 是 好 的 。 可 是 , 要 是 在 教 會 內 有 時 有 些 不 好 的 成 員 , 又 如 何 ? 我 們 都 有 我 們 自 己 的 母 親 。 要 是 母 親 生 病 , 要 是 我 的 母 親 不 幸 成 了 跛 子 , 我 愛 她 還 要 更 深 。 在 教 會 內 , 也 是 一 樣 。 要 是 在 教 會 內 有 ── 可 惜 也 實 在 有 ── 污 點 和 缺 欠 , 我 們 對 她 的 感 情 , 絕 對 不 可 失 落 。

昨 天 ── 我 現 在 快 講 完 了 ── 我 收 到 一 份 「新 城 雜 誌」 , 看 到 了 一 段 故 事 。 一 位 英 籍 神 父 Rev. Mac NabbHyde Park 作 了 以 教 會 為 主 題 的 演 講 。 他 講 完 以 後 , 有 人 要 求 發 言 說 : 「你 的 話 很 動 聽 。 但 是 , 我 認 識 有 些 天 主 教 司 鐸 不 愛 窮 人 , 他 們 都 是 富 翁 ; 我 又 認 識 有 些 天 主 教 丈 夫 對 自 己 的 妻 子 不 忠 。 我 絕 不 喜 歡 這 個 以 罪 人 作 成 員 的 教 會 」 。 那 位 神 父 說 : 「你 所 說 的 , 有 點 問 題 。 我 可 以 反 問 嗎 」 ? 他 說 : 「說 吧 ! 」 那 神 父 說 : 「對 不 起 ! 不 知 是 否 我 看 錯 了 。 你 的 恤 衫 領 好 像 有 些 油 漬」 。 他 說 : 「是 的 , 我 承 認 有 些 油 漬」 。 神 父 接 著 說 : 「有 油 漬 是 因 為 你 沒 有 用 肥 皂 , 還 是 用 了 肥 皂 也 洗 不 掉」 ? 他 說: 「不 , 我 沒 有 用 肥 皂」 。

你 們 看 ? 天 主 教 也 有 一 些 特 製 的 肥 皂 , 那 就 是 福 音 、 聖 事 和 祈 禱 : 常 常 閱 讀 和 實 踐 的 福 音 , 按 照 合 法 方 法 舉 行 的 聖 事 , 不 停 好 好 做 的 祈 禱 : 這 些 就 是 最 神 奇 的 肥 皂 , 能 使 我 們 都 成 為 聖 人 ; 要 是 我 們 不 全 是 聖 人 , 因 為 我 們 用 肥 皂 用 的 不 夠 。 那 麼 , 讓 我 們 滿 足 召 開 和 推 行 大 公 會 議 的 兩 位 教 宗 ── 若 望 和 保 祿 ── 的 期 望 吧 ﹗ 讓 我 們 藉 著 改 善 我 們 自 己 , 不 斷 改 善 教 會 吧 ! 我 們 每 一 個 人 及 整 個 教 會 都 可 以 誦 念 我 慣 常 念 的 經 文 : 「主 ! 不 論 我 是 怎 樣 , 也 求 祢 接 納 ; 連 我 的 毛 病 和 弱 點 也 求 祢 接 納 。 但 是 , 祢 要 我 是 怎 樣 的 , 就 求 祢 使 我 變 成 怎 樣 」 ……
(譯自英文版羅馬觀察報)
1978 年 10 月 27 日



教宗若望保祿一世遺訓
基督徒的望德
──九月二十日的公開談話
梁雅明譯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成 聖 的 七 盞 明 燈」 的 第 二 盞 , 是 望 德 。 今 日 我 願 意 給 各 位 談 談 這 個 為 每 位 基 督 信 徒 都 不 可 或 缺 的 德 行 。

但 丁 詩 人 在 他 的 「天 堂」 詩 集 中 , 描 述 自 己 在 教 會 中 接 受 面 試 , 由 一 個 非 同 小 可 的 委 員 會 主 考 。 首 先 聖 伯 多 祿 問 他 說 : 「你 有 沒 有 信 德」 ? 接 著 是 聖 雅 各 伯 發 問 : 「你 有 沒 有 望 德」 ? 最 後 , 聖 若 望 又 問 : 「你 有 沒 有 愛 德」 ? 但 丁 回 答 說 : 「是 , 信 望 愛 三 德 我 都 有」 ! 你 還 設 法 加 以 證 明 。 結 果 , 他 得 了 滿 分 , 合 格 過 班 。

我 方 才 說 : 「望 德 是 不 可 或 缺 的」 。 可 是 , 望 德 並 不 難 看 , 也 不 難 修 。 反 之 , 凡 生 活 在 望 德 中 的 人 , 必 漫 步 於 信 賴 和 委 順 的 氣 氛 中 , 他 必 能 同 聖 詠 作 者 一 般 的 說 : 「 主 , 祢 是 我 的 磐 石 , 我 的 護 盾 , 我 的 堡 壘 , 我 的 避 難 所 , 我 的 光 明 , 我 的 牧 者 , 我 的 救 援 。 即 使 千 軍 萬 馬 紥 營 襲 擊 我 , 我 的 心 靈 也 不 會 害 怕 ; 即 使 戰 爭 起 來 侵 害 我 , 我 依 然 有 恃 無 恐」 。

您 們 也 許 會 說 : 「聖 詠 的 作 者 未 免 過 份 興 奮 吧 ! 難 道 他 的 一 切 都 能 事 事 順 心 如 意」 ? 不 ! 他 並 非 萬 事 如 意 。 他 自 己 也 體 驗 到 灰 暗 的 一 面 , 他 也 說 過 惡 人 屢 屢 得 心 應 手 , 善 人 反 而 被 壓 抑 。 他 也 曾 向 天 主 抱 怨 過 這 點 。 他 竟 然 對 天 主 說 : 「祢 為 什 麼 睡 著 ? 主 , 為 什 麼 祢 還 緘 口 不 言 ? 主 , 醒 來 吧 ! 俯 聽 我 的 祈 禱 吧」 ! 雖 說 如 此 , 然 而 他 的 望 德 仍 然 堅 定 不 移 。 聖 保 祿 論 亞 巴 郎 所 說 的 話 , 大 可 以 貼 在 他 和 一 般 有 望 德 者 身 上 。 聖 保 祿 說 : 「在 絕 望 中 , 他 懷 著 希 望」 。(羅 四•18)

可 是 您 們 也 許 還 要 說 下 去 : 「怎 樣 可 以 到 達 如 此 絕 望 的 境 界」 ? 很 簡 單 ! 這 完 全 基 於 對 三 端 道 理 的 信 念 : 天 主 是 全 能 的 、 天 主 無 限 地 愛 著 我 、 天 主 是 有 許 必 踐 的 。 其 實 , 是 天 主 給 我 點 起 信 賴 的 火 熖 , 使 我 不 再 感 覺 孤 單 、 無 能 、 被 棄 。 反 之 , 祂 使 我 自 覺 捲 入 得 救 的 巨 流 中 , 這 巨 流 , 一 天 將 領 我 到 達 天 鄉 。

這 裡 , 我 只 以 聖 詠 字 句 為 例 。 可 是 在 聖 人 們 的 著 作 中 , 無 不 震 盪 著 同 一 的 堅 決 信 賴 。 請 您 們 念 念 聖 奧 斯 定 在 復 活 瞻 禮 日 以 「亞 肋 路 亞」 為 題 的 一 篇 道 理 吧 ! 他 大 概 的 說 : 他 日 在 天 堂 我 們 將 唱 出 真 正 的 亞 肋 路 亞 。 那 時 將 是 一 首 洋 溢 著 愛 的 亞 肋 路 亞 。 但 是 , 現 今 唱 的 卻 是 一 首 渴 求 愛 的 亞 肋 路 亞 , 即 一 首 滿 懷 望 德 的 亞 肋 路 亞 。

或 許 仍 有 人 要 問 : 「要 是 我 是 個 罪 人 , 又 如 何」 ? 那 我 就 得 將 我 許 多 年 前 給 一 位 求 指 導 的 太 太 所 說 的 , 再 向 您 說 一 次 。 當 時 這 位 太 太 非 常 灰 心 , 因 為 她 說 自 己 的 道 德 生 活 曾 一 度 非 常 低 落 。

── 我 說 : 請 問 太 太 貴 庚 ?

── 卅 五 歲

── 卅 五 歲 ? 可 是 妳 還 能 多 活 四 十 或 五 十 年 , 那 妳 還 可 立 許 多 功 勞 。 妳 既 然 如 此 痛 恨 過 往 的 一 切 , 那 麼 , 與 其 常 想 念 著 過 去 , 不 如 將 自 己 拋 向 前 去 , 藉 著 天 主 的 助 佑 , 開 始 一 個 新 生 活 吧 !

當 時 , 我 引 用 了 聖 方 濟 各 撒 肋 爵 的 話 。 他 稱 我 們 的 過 犯 為 「我 們 可 愛 的 缺 失」 。 當 時 我 解 釋 說 : 天 主 痛 恨 罪 過 , 因 為 它 們 是 罪 惡 。 可 是 , 從 另 一 個 角 度 看 去 , 天 主 也 喜 愛 我 們 的 缺 失 , 因 為 它 們 給 祂 施 展 仁 慈 的 機 會 , 也 給 我 們 機 會 去 學 習 謙 小 , 學 習 諒 解 、 和 同 情 他 人 的 缺 失 。

我 知 道 , 不 是 每 個 人 對 這 望 德 都 與 我 同 感 。 尼 采 就 是 一 個 例 子 。 他 稱 望 德 為 「弱 者 的 德 行」 。 按 照 他 的 意 思 , 望 德 使 基 督 徒 成 為 一 個 無 用 的 、 怪 僻 的 和 自 暴 自 棄 的 人 , 與 世 界 的 進 步 完 全 脫 節 的 。 有 些 人 則 稱 望 德 為 隔 離 主 義 , 它 使 基 督 徒 逃 避 現 實 , 不 肯 為 人 文 的 進 步 奮 鬥 。 可 是 ,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說 : 「基 督 的 信 息 , 不 但 不 阻 止 我 們 負 起 建 設 世 界 的 天 職 …… 而 且 還 要 求 我 們 以 更 嚴 格 的 責 任 感 去 建 設 社 會」 。

不 錯 , 在 過 去 的 歲 月 裡 , 信 友 們 屢 屢 對 「人」 有 些 過 份 悲 觀 的 言 論 和 傾 向 。 可 是 這 些 言 論 都 曾 被 聖 教 會 所 評 斥 而 致 完 全 被 遺 忘 。 這 一 點 應 歸 功 於 一 群 喜 樂 與 勤 奮 的 聖 人 , 歸 功 於 基 督 型 的 人 文 主 義 , 歸 功 於 聖 貝 夫 (St. Beuve) 稱 為 「甜 蜜 人 物」 的 靈 修 導 師 , 及 歸 功 於 整 體 綜 合 性 的 神 學 。 比 方 , 聖 多 瑪 斯 在 德 行 中 也 列 入 了 「愉 快」 。 所 謂 愉 快 , 就 是 能 以 甜 甜 的 一 笑 去 面 對 一 切 聽 來 或 看 見 的 事 情 。

這 種 愉 快 ── 我 曾 給 我 的 學 生 們 講 述 過 ── 在 一 位 愛 爾 蘭 籍 的 泥 水 匠 身 上 表 現 得 最 逼 真 。 一 天 , 他 從 棚 架 上 跌 了 下 來 , 雙 腿 都 弄 斷 了 。 人 們 把 他 送 進 醫 院 去 , 醫 生 和 護 士 修 女 都 匆 忙 走 來 照 顧 他 。 護 士 修 女 很 同 情 的 對 他 說 : 啊 ! 你 真 可 憐 , 你 跌 下 來 竟 傷 害 了 自 己 。 可 是 這 個 泥 水 匠 卻 回 答 說 : 「修 女, 我 並 沒 有 跌 下 來 , 只 是 下 到 地 面 時 , 我 碰 倒 自 己 吧 了」 。

聖 多 瑪 斯 既 然 稱 這 種 詼 諧 和 引 人 歡 笑 的 行 為 為 德 行 , 他 一 定 贊 同 基 督 宣 講 的 「喜 訊」 和 聖 奧 斯 定 叮 嚀 的 「喜 悅」 。 他 克 服 了 悲 觀 主 義 , 給 基 督 徒 的 生 活 穿 上 喜 樂 的 衣 裳 , 並 且 邀 請 我 們 要 以 人 生 道 上 遇 到 的 健 全 和 純 潔 的 喜 樂 去 振 作 我 們 的 勇 氣 。

當 我 還 是 小 孩 時 , 我 念 了 一 些 有 關 蘇 格 蘭 人 Andrew Carnegie 的 故 事 。 他 帶 著 他 的 雙 親 到 了 美 國 , 後 來 漸 漸 成 了 世 界 的 大 富 翁 之 一 。 他 雖 不 是 天 主 教 徒 , 可 是 他 能 不 斷 地 歸 真 返 樸 , 享 受 他 生 命 中 的 真 喜 樂 。 這 卻 很 叫 我 感 動 。 他 說 : 「我 出 生 貧 窮 , 可 是 我 絕 不 願 意 將 我 孩 提 時 代 的 回 憶 , 與 一 位 百 萬 富 翁 的 小 孩 的 回 憶 交 換 。 其 實 , 他 們 對 家 庭 的 快 樂 , 對 那 位 同 時 充 當 護 士 、 洗 衣 工 人 、 廚 師 、 教 師 、 天 使 和 聖 人 的 母 親 的 醉 人 形 像 又 知 多 少」 ?

他 年 青 時 , 曾 經 在 Pittsburg 一 所 粉 廠 工 作 , 月 薪 只 是 寥 寥 的 五 十 六 里 耳 。 一 天 晚 上 , 會 計 並 沒 有 照 常 立 刻 給 他 工 資 , 及 而 叫 他 等 待 。 他 在 發 抖 地 想 : 「現 在 他 們 要 革 職 查 辦 了」 。 可 是 , 相 反 , 給 其 他 工 友 派 發 薪 金 後 , 會 計 對 他 說 : 「安 德 肋 , 我 常 仔 細 觀 察 你 的 工 作 , 結 果 我 發 現 你 比 他 人 應 多 得 點 工 錢 , 因 此 我 將 你 的 月 薪 升 為 六 十 七 里 耳」 。 許 多 年 以 後 , 安 德 肋 說 : 「我 數 百 萬 家 財 放 在 一 起 , 也 不 比 這 多 加 的 十 一 里 耳 更 能 叫 我 喜 樂」 。

是 的 , 這 些 喜 樂 , 本 身 是 健 全 的 , 叫 人 興 奮 的 。 可 是 , 我 們 不 可 將 它 們 絕 對 化 了 ! 它 們 只 是 一 丁 點 東 西 , 而 不 是 萬 有 ; 它 們 只 可 用 作 工 具 , 而 不 是 最 後 目 標 ; 它 們 並 不 能 永 久 留 存 , 而 只 可 佔 有 一 段 短 小 的 時 間 。 聖 保 祿 寫 道 : 「基 督 徒 享 用 這 世 界 , 好 像 不 享 用 似 的 , 因 為 這 世 界 的 局 面 正 在 消 逝」 (格 前 七•31) 。 基 督 早 已 說 了 : 「你 們 應 當 先 尋 求 天 國」 (瑪 六•33)

最 後 , 我 要 點 出 一 種 被 某 些 人 士 宣 稱 為 「 基 督 徒 的 望 德 」 , 但 究 其 實 卻 只 是 到 某 一 限 度 是 基 督 徒 的 而 已 。 讓 我 們 給 您 們 解 釋 清 楚 吧 ! 在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中 , 我 也 投 票 贊 同 各 神 長 的 「給 世 界 信 息」 。 在 這 信 息 中 , 我 們 說 : 「教 會 的 首 要 使 命 是 使 一 切 神 性 化 (divinizing) 。 可 是, 這 並 不 等 於 叫 教 會 放 下 使 一 切 也 人 性 化 (Humanizing) 的 使 命」 。 我 也 投 票 贊 同 了 「教 會 與 現 代 世 界」 的 憲 章 。 當 「人 類 發 展」 通 諭 問 世 時 , 我 也 非 常 感 動 和 高 興 。 我 覺 得 訓 導 教 會 必 須 不 斷 叮 嚀 和 建 議 一 些 方 法 去 解 決 自 由 、 正 義 、 和 平 、 發 展 等 重 大 問 題 ; 我 也 覺 得 信 友 們 對 這 些 問 題 也 必 須 不 斷 努 力 謀 求 解 決 辦 法 。 可 是 , 假 若 宣 稱 那 在 耶 穌 基 督 內 的 救 贖 就 是 政 治 、 經 濟 和 社 會 的 解 放 , 宣 稱 「世 人 的 國」 就 是 「天 主 的 國」 , 宣 稱 那 裡 有 列 寧 那 裡 就 是 耶 路 撒 冷 (Ubi Lenin, ibi Jerusalem) , 那 就 大 錯 而 特 錯 了 。

不 久 前 , 在 Freiburg 舉 行 的 第 八 十 五 屆 公 教 日 (Katholikentag) , 曾 以 「望 德 的 未 來」 為 主 題 。 他 們 談 及 這 個 期 望 改 善 的 「世 界」 , 而 所 用 的 「未 來」 一 字 也 很 正 確 。 可 是 , 若 我 們 撇 開 世 界 的 期 望 , 而 注 目 於 個 別 人 靈 的 期 望 , 那 麼 , 我 們 應 用 字 眼 , 不 再 是 「未 來」 , 而 該 是 「永 生」 。 一 天 , 在 Ostia 岸 邊 , 聖 奧 斯 定 和 他 的 母 親 聖 莫 尼 加 作 了 感 人 的 交 談 。 他 們 都 「忘 掉 過 去 、 注 目 未 來 , 彼 此 探 索 永 生 將 是 怎 樣 的」 (懺 悔 錄 卷 一 第 十 章) 。 這 才 是 基 督 徒 的 望 德 , 也 是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所 指 的 望 德 。 其 實 要 理 問 答 教 我 們 的 經 文 , 也 就 是 表 達 這 種 望 德 。 經 文 說 : 「我 的 天 主 , 我 依 仗 你 的 仁 慈 , 期 望 著 永 生 和 一 切 需 要 的 聖 寵 , 好 能 透 過 我 應 作 和 願 做 的 一 切 善 功 , 贏 得 永 生 之 恩 。 我 的 天 主 , 請 不 要 讓 我 永 遠 蒙 羞」 。(譯自英文版羅馬觀察報第五四八期)
1978 年 11 月 3 日



教宗若望保祿一世遺訓
在愛的道上邁進
──逝世前一日(九月廿七日)的公開談話
梁雅明譯

「我 的 天 主 , 我 全 心 愛 祢 在 萬 有 之 上 , 因 為 祢 是 無 限 的 美 善 , 是 我 們 永 恆 的 幸 福 。 為 了 愛 祢 , 我 也 愛 人 如 己 , 並 寬 怒 所 受 的 開 罪 。 啊 ! 主 ! 求 賜 我 愛 祢 日 深 一 日 」 。

這 是 一 端 大 家 都 認 識 的 經 文 , 由 聖 經 的 字 句 所 文 飾 的 。 我 的 母 親 自 幼 便 教 了 我 誦 念 它 。 即 使 今 日 , 我 每 天 還 誦 念 它 許 多 次 。 現 在 我 願 意 像 堂 區 的 傳 道 員 一 般 , 嘗 試 一 句 一 句 的 給 您 們 解 釋 。

現 在 我 們 講 的 , 就 是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成 聖 的 第 三 盞 明 燈」 : 愛 德 ── 「我 愛」 。 要 是 現 在 上 哲 學 課 的 話 , 哲 學 教 授 會 對 我 說 : 你 認 識 聖 馬 爾 谷 大 殿 的 鐘 塔 嗎 ? 要 是 你 認 識 , 那 就 是 說 它 已 經 在 某 種 程 度 之 下 進 入 了 你 的 腦 海 : 雖 然 它 實 質 仍 留 在 它 所 在 的 地 方 , 但 是 , 它 已 在 你 內 印 上 了 一 個 理 性 的 形 像 。 從 另 一 個 角 度 看 去 , 你 愛 聖 馬 爾 谷 大 殿 的 鐘 塔 嗎 ? 若 然 , 那 就 是 說 這 個 在 你 內 的 形 像 推 動 你 , 逼 令 你 , 甚 而 幾 乎 拖 著 你 , 叫 你 從 你 的 腦 海 中 走 向 這 個 在 你 外 的 鐘 塔 。 換 言 之 , 愛 就 是 逼 令 一 個 人 的 心 傾 向 所 愛 的 對 象 。 師 主 篇 說 : 「誰 人 愛 , 他 便 奔 跑 、 飛 騰 、 喜 悅」 。

因 此 , 愛 天 主 就 是 人 心 走 向 天 主 的 一 個 旅 程 。 多 麼 奇 妙 的 旅 程 ! 當 我 是 小 孩 的 時 候 , 我 很 欣 賞 Jules Verne 所 描 寫 的 旅 程 (如 : 海 底 二 萬 里 , 由 地 球 往 月 亮 、 環 遊 世 界 八 十 天 等) 。 可 是 , 走 向 天 主 的 「愛 的 旅 程」 更 是 叫 人 傾 慕 。 您 們 可 在 聖 人 行 實 中 看 到 這 些 旅 程 。

比 方 , 我 們 今 日 慶 祝 他 的 瞻 禮 的 聖 雲 先 , 就 是 一 個 愛 德 的 聖 人 ; 他 愛 天 主 比 愛 父 母 更 深 , 而 他 自 己 為 那 些 坐 監 的 、 患 病 的 以 及 孤 兒 和 窮 人 卻 又 是 一 個 好 父 親 。 聖 伯 多 祿 嘉 惠 (St. Peter Claver) 將 自 己 整 個 地 獻 給 天 主 , 他 簽 名 時 自 稱 為 「伯 多 祿•黑 人 們 的 永 遠 僕 役」 。

走 向 天 主 的 旅 程 是 要 求 犧 牲 的 。 可 是 這 些 犧 牲 不 應 叫 我 們 卻 步 。 耶 穌 是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 您 願 意 親 吻 祂 嗎 ? 那 您 就 得 俯 身 在 十 字 架 上 , 讓 基 督 頭 上 茨 冠 的 荊 茨 刺 傷 您 ! 您 萬 不 可 像 伯 多 祿 一 樣 : 在 充 滿 喜 樂 的 大 博 爾 山 上 衷 心 高 呼 「耶 穌 萬 歲」 , 但 在 有 痛 苦 和 危 險 的 加 爾 瓦 略 山 上 , 在 耶 穌 身 傍 連 他 的 影 子 也 看 不 見 !

愛 天 主 同 時 也 是 一 種 奇 妙 的 旅 程 , 那 就 是 說 , 若 不 是 天 主 首 先 採 取 行 動 , 我 是 不 能 舉 步 的 。 耶 穌 說 了 : 「凡 不 是 派 遣 我 的 父 所 吸 引 的 人 , 誰 也 不 能 到 我 這 裡 來」 (若 六•14) 。 聖 奧 斯 定 問 道 : 「那 麽 , 人 的 自 由 又 如 何 解 釋」 ? 他 自 己 解 答 說 : 「天 主 既 然 給 了 我 們 這 個 自 由 , 即 使 祂 願 意 將 我 們 的 心 引 領 到 祂 願 引 領 的 地 方 , 祂 仍 會 知 道 怎 樣 去 尊 重 我 們 的 自 由 。 天 主 吸 引 你 , 不 但 使 你 的 意 志 自 願 跟 隨 祂 , 而 且 還 使 你 感 受 被 祂 吸 引 的 喜 樂」 。

「我 全 心 愛 袮」 。 這 裡 我 願 意 強 調 的 是 「全」 字 這 個 形 容 詞 。 在 政 治 來 說 , 極 權 主 義 是 恐 佈 的 事 。 可 是 , 在 宗 教 方 面 , 適 得 其 反 ! 我 們 對 天 主 的 愛 愈 是 極 端 , 也 愈 是 美 好 。 經 上 不 是 寫 著 嗎 ? 「你 當 全 心 、 全 靈 、 全 力 愛 上 主 你 的 天 主 。 我 今 天 吩 咐 你 的 這 些 話 , 你 應 牢 記 在 心 , 並 將 這 些 話 灌 輸 給 你 的 子 女 。 不 論 你 住 在 家 裡 , 或 在 路 上 行 走 , 或 臥 或 立 , 常 應 講 論 這 些 話 ; 又 該 繫 在 你 的 手 上 , 當 作 標 記 ; 懸 在 額 上 , 當 作 徽 號 ; 刻 在 住 宅 的 門 框 上 和 門 扇 上」 (申 六•5-9) 。 這 個 反 覆 叮 嚀 的 「 全 」 字 , 就 是 基 督 徒 聖 德 高 峰 的 標 記 。

其 實 , 這 是 對 的 , 因 為 天 主 實 在 太 偉 大 了 , 祂 堪 受 自 我 們 的 , 實 在 太 多 , 而 我 們 只 不 外 好 像 那 富 翁 給 赤 裸 的 拉 匝 祿 似 的 , 給 祂 一 丁 點 時 間 和 一 丁 點 愛 吧 了 ! 祂 是 無 限 美 善 , 祂 願 意 作 我 們 的 永 恆 幸 福 : 現 世 的 金 錢 、 快 樂 、 財 運 與 祂 相 比 , 只 不 外 是 一 丁 點 美 善 , 一 剎 那 幸 福 吧 了 ! 要 是 我 們 整 個 的 迷 醉 於 這 些 虛 幻 的 世 物 中 , 而 給 耶 穌 的 只 是 一 丁 點 , 那 實 在 不 是 智 者 之 所 為 !

「在 萬 有 之 上」 。 現 在 我 們 得 清 楚 地 將 天 主 和 人 , 將 天 主 與 世 界 作 一 比 較 。 要 是 我 們 說 : 「或 是 愛 天 主 , 或 是 愛 人」 , 那 是 不 對 的 。 我 們 必 須 「又 愛 天 主 又 愛 人」 。 不 過 , 愛 人 總 不 可 勝 過 愛 天 主 , 也 不 可 愛 得 像 愛 天 主 一 樣 , 更 不 可 愛 到 背 逆 天 主 。 換 言 之 , 對 天 主 的 愛 , 雖 然 應 佔 首 位 , 但 不 是 排 斥 對 人 的 愛 的 。

聖 經 稱 雅 各 伯 為 聖 者 (達 三•35) , 又 稱 他 為 被 天 主 所 愛 者 (拉 一•2 ; 羅 九•13) ; 可 是 聖 經 也 指 出 雅 各 伯 為 了 娶 得 辣 黑 耳 曾 服 役 七 年 。 可 是 「由 於 他 喜 愛 這 少 女 , 看 七 年 好 像 幾 天」 (創 廿 九•20) , 聖 方 濟 各 撒 肋 爵 解 釋 說 : 「雅 各 伯 全 心 戀 慕 辣 黑 耳 , 也 全 心 愛 慕 天 主 。 可 是 , 他 並 不 因 此 便 愛 辣 黑 耳 像 愛 天 主 一 樣 , 也 不 愛 天 主 像 愛 辣 黑 耳 一 樣 : 他 愛 天 主 , 因 為 是 他 的 天 主 , 因 此 愛 祂 在 萬 有 之 上 , 比 愛 自 己 更 甚 ; 他 愛 辣 黑 耳 , 因 為 是 他 的 妻 子 , 因 此 愛 她 在 其 他 女 人 之 上 , 但 卻 愛 他 像 愛 他 自 己 一 樣 。 他 愛 天 主 以 絶 對 的 和 至 上 的 愛 , 但 他 愛 辣 黑 耳 則 以 丈 夫 最 完 美 的 愛 。 這 兩 種 愛 並 不 是 互 相 排 斥 的 , 因 為 對 辣 黑 耳 的 愛 並 不 侵 犯 對 天 主 的 愛 的 絶 對 優 先 權」 。

「並 為 愛 袮 的 緣 故 , 愛 我 的 近 人」 。 這 裡 我 們 面 對 著 兩 種 愛 : 它 們 是 「一 對 不 可 分 離 的 孿 生 兄 弟」 。 愛 某 些 人 , 是 容 易 的 ; 可 是 愛 一 般 人 卻 實 在 不 易 , 因 為 有 些 人 開 罪 了 我 們 , 我 們 並 不 感 覺 他 們 的 可 愛 。 只 有 我 愛 天 主 愛 到 熾 熱 時 , 我 才 能 以 他 們 是 天 主 的 子 女 去 愛 他 們 , 因 為 天 主 要 求 我 這 樣 去 愛 。 耶 穌 也 教 導 我 們 怎 樣 去 愛 我 們 的 近 人 , 就 是 不 要 只 靠 情 感 , 而 應 以 行 實 去 愛 。 這 就 是 祂 給 我 們 的 路 線 : 我 將 要 問 你 們 , 在 我 最 卑 微 的 弟 兄 身 上 我 餓 了 , 你 有 沒 有 給 了 我 食 糧 ? 當 我 患 病 時 , 你 有 沒 有 來 探 望 過 我 ? (瑪 廿 五•34-46)

要 理 問 題 答 聖 經 的 這 些 及 其 他 類 似 的 教 訓 列 成 兩 張 名 單 , 那 就 是 七 種 形 哀 矜 和 七 種 神 哀 矜 。 無 疑 的 , 這 兩 張 名 單 還 未 齊 全 , 還 得 不 斷 加 上 新 的 名 列 。 比 方 , 在 今 日 的 飢 饉 之 中 , 已 不 是 這 個 或 那 個 個 別 的 人 , 而 是 不 少 整 個 的 民 族 !

我 們 很 清 楚 記 著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名 言 : 「今 日 處 於 飢 饉 的 不 少 民 族 正 在 向 富 裕 的 國 家 吶 喊 。 聖 教 會 聽 這 悽 楚 的 呼 叫 聽 得 發 抖 。 她 呼 籲 每 一 個 人 也 得 對 這 些 求 救 的 弟 兄 給 予 慈 善 的 愛 的 回 應」 。 在 這 事 上 , 正 義 比 愛 德 更 強 , 因 為 保 祿 六 世 說 : 「 私 人 的 財 富 對 任 何 人 也 不 給 予 絕 對 的 和 無 條 件 的 權 利 , 因 為 當 他 人 連 生 活 的 需 要 也 缺 乏 時 , 沒 有 一 個 人 可 以 有 權 利 將 自 己 富 裕 的 一 切 只 保 留 給 自 己 一 人 享 用」 (「民 發 展」 通 諭 第 五 十 三 節) 。 因 此 , 「任 何 軍 火 的 徹 底 競 爭 , 都 是 一 個 不 可 容 忍 的 恥 辱」 (「民 族 發 展」 通 諭 第 五 十 三 節)

在 這 些 強 硬 的 言 詞 的 光 照 下 ,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 我 們 -- 個 人 或 民 族 -- 離 耶 穌 所 命 令 的 「愛 人 如 己」 實 在 還 有 多 遠 !

另 一 條 誡 命 : 「我 寬 恕 所 受 的 開 罪」 。 實 在 , 耶 穌 好 像 將 這 寬 恕 放 在 對 祂 自 己 的 崇 拜 之 上 : 「所 以 , 你 若 在 祭 壇 前 , 要 獻 你 的 禮 物 時 , 在 那 裡 想 起 你 的 弟 兄 有 什 麼 怨 你 的 事 , 就 把 你 的 禮 物 留 在 那 裡 , 留 在 祭 壇 前 , 先 去 與 你 弟 兄 和 好 , 然 後 再 來 獻 你 的 禮 物」 (瑪 五•23-24)

那 篇 經 文 最 後 的 一 句 : 「主 , 求 賜 我 愛 祢 日 深 一 日」 。 這 裡 我 們 也 得 服 從 天 主 的 誡 命 , 祂 要 我 們 衷 心 渴 求 進 步 。 事 實 上 , 從 穴 居 野 處 、 和 原 始 茅 舍 , 我 們 已 進 步 至 住 房 屋 、 洋 樓 、 大 廈 和 摩 天 樓 ; 從 以 步 代 車 、 騎 騾 或 駱 駝 , 我 們 已 進 步 到 坐 馬 車 、 火 車 、 乘 飛 機 。 今 日 人 們 都 冀 求 發 明 愈 來 愈 迅 速 的 交 通 工 具 , 為 愈 來 愈 走 到 更 遠 的 地 方 。

可 是 , 我 們 說 了 , 愛 天 主 也 是 一 個 旅 程 ; 天 主 要 求 這 旅 程 愈 來 愈 真 誠 和 完 善 。 祂 對 跟 隨 祂 的 人 說 : 「你 們 是 世 界 的 光 , 地 上 的 鹽」 (瑪 五•13-14) ; 又 說 : 「你 們 應 當 是 成 全 的 , 如 同 你 們 的 在 天 大 父 一 樣 成 全」 (五•48) , 那 就 是 說 : 愛 天 主 不 該 只 愛 少 許 , 而 該 愛 得 很 多 很 多 ; 不 該 停 留 在 我 們 已 到 達 的 境 界 上 , 而 應 靠 著 祂 的 助 佑 , 在 愛 的 道 上 邁 進 。(譯自英文版羅馬觀察報第五四九期)
1978 年 11 月 10 日



從微笑的教宗
看教宗的微笑
梁雅明

「微 笑 的 教 宗」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的 微 笑 , 正 如 曇 花 的 一 現 , 雖 是 短 短 的 時 間 , 卻 使 寂 靜 的 黑 夜 增 添 了 不 少 光 澤 和 美 麗 。 樞 機 長 剛 法 朗 尼 主 教 在 教 宗 的 殯 葬 大 禮 彌 撒 中 比 喻 得 很 好 。 他 說 : 「我 們 的 教 宗 有 如 一 顆 流 星 , 突 然 在 空 中 出 現 , 隨 即 便 消 逝 了 , 留 給 我 們 的 , 是 一 片 敬 慕 和 驚 訝 之 情」 。

的 確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從 他 登 基 日 正 式 出 現 開 始 , 已 贏 得 全 球 人 士 的 敬 仰 和 仰 慕 , 這 是 有 目 共 睹 的 。 能 以 短 短 的 卅 三 天 奪 得 了 「微 笑 的 教 宗」 的 美 名 , 那 實 在 不 是 一 件 簡 單 的 事 。

可 是 , 他 不 是 最 簡 單 的 嗎 ? 卅 三 天 內 , 他 所 作 的 , 沒 有 一 件 不 是 簡 單 的 ! 連 他 的 公 開 談 話 , 也 好 像 公 公 給 孫 子 講 故 事 一 般 的 簡 單 。 那 麼 , 又 何 來 這 「不 是 簡 單 的」 一 件 事 呢 ? 的 確 , 這 位 微 笑 的 教 宗 能 以 最 簡 單 , 更 好 說 , 最 純 真 的 出 現 , 在 他 還 沒 有 作 過 任 何 轟 動 天 下 之 事 以 前 , 甚 至 ── 從 新 職 任 的 角 度 看 去 ── 可 以 說 在 他 對 教 宗 的 工 作 還 未 上 手 以 前 。 已 贏 得 教 外 教 內 人 士 的 敬 愛 , 這 真 是 太 空 時 代 的 大 奇 蹟 , 也 該 是 梵 二 時 代 的 一 個 「時 代 徵 兆」 。

其 實 , 這 正 是 天 父 藉 著 短 短 三 十 三 天 的 出 現 要 給 我 們 啟 示 的 訊 息 。 這 個 訊 息 , 天 父 亦 已 透 過 樞 機 主 教 長 在 喪 禮 演 詞 中 的 一 句 簡 單 的 話 , 傳 達 給 了 我 們 。 他 說 : 「一 位 教 宗 的 身 價 , 不 在 於 他 出 任 教 宗 職 任 時 日 的 悠 長 , 而 在 於 他 在 當 教 宗 長 或 短 的 時 日 中 所 表 現 的 精 神」 。

在 今 日 唯 物 主 義 的 世 界 中 , 雖 然 唯 物 主 義 或 許 (至 少 這 樣 盼 望 !) 不 這 麼 容 易 進 入 我 們 的 腦 海 , 可 是 , 唯 物 精 神 卻 深 深 滲 入 了 我 們 的 心 靈 。 要 是 我 們 放 眼 看 看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後 教 會 改 革 的 「實 施」 , 相 信 不 難 發 現 這 「唯 物 精 神」 的 存 在 和 滲 透 。 許 多 改 革 的 實 施 , 其 著 眼 點 只 是 外 表 、 形 式 、 物 質 、 形 而 下 的 東 西 。 世 界 透 過 這 些 東 西 能 贏 得 全 球 人 類 的 認 識 和 崇 拜 , 我 們 有 意 無 意 之 間 , 至 少 下 意 識 地 也 認 為 要 使 我 們 的 信 仰 、 基 督 的 教 會 、 耶 穌 的 福 音 贏 得 全 球 人 類 的 認 識 和 崇 敬 , 我 們 非 走 同 一 路 線 不 可 。

因 此 , 教 會 的 改 革 (尤 其 禮 儀 改 革) , 按 照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在 福 音 指 示 之 下 不 可 不 給 我 們 的 指 示 , 本 應 是 「形 而 上 的」 、 「超 性 的」 , 卻 屢 屢 被 世 界 的 -- 甚 或 我 們 的 -- 唯 物 精 神 「唯 物 化」 了 。 因 此 , 在 實 施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這 十 多 年 中 , 我 們 改 革 教 會 的 努 力 與 嘗 試 真 不 少 , 可 是 , 這 些 努 力 與 嘗 試 卻 屢 屢 產 生 相 反 的 不 良 效 果 : 我 們 期 望 將 耶 穌 的 福 音 更 廣 泛 和 深 入 地 打 入 社 會 , 可 是 , 社 會 對 「講 耶 穌」 卻 愈 來 愈 表 示 反 感 ; 我 們 期 望 使 教 友 們 的 信 仰 生 活 更 充 實 , 可 是 , 教 友 的 心 靈 在 這 些 不 著 眼 內 修 生 活 只 著 重 外 表 形 式 的 「唯 物 化」 改 革 之 下 , 卻 愈 來 愈 感 覺 空 虛 !

我 們 可 以 大 胆 地 說 , 在 過 去 的 十 多 年 中 , 教 會 的 聲 望 在 社 會 廣 大 市 民 的 心 目 中 低 落 了 , 而 教 會 的 大 家 庭 也 失 落 了 不 知 多 少 可 愛 的 子 女 ! 究 竟 是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提 倡 改 革 不 對 ? 抑 或 是 我 們 實 施 改 革 不 對 ? 相 信 不 是 大 公 會 議 提 倡 改 革 不 對 , 也 不 是 我 們 實 施 改 革 不 對 , 而 是 我 們 實 施 改 革 的 「路 線」 有 了 偏 差 , 可 能 就 是 「唯 物 化」 了 !

好 天 父 容 忍 了 我 們 多 時 , 現 在 反 省 的 時 刻 到 了 ! 祂 無 限 的 慈 愛 透 過 祂 親 自 選 拔 的 「微 笑 的 教 宗」 的 出 現 , 好 像 願 意 告 訴 我 們 ; 要 使 信 友 們 的 心 靈 充 實 , 要 使 世 界 對 耶 穌 的 福 音 傾 慕 , 要 使 基 督 的 教 會 成 為 萬 民 的 磁 石 , 要 使 世 人 透 過 我 們 而 追 求 真 理 , 最 有 效 的 , 不 是 世 界 使 用 的 唯 物 方 法 (雖 然 我 們 可 以 和 應 該 使 用 健 全 的 本 性 方 法) , 而 是 基 督 給 我 們 指 示 的 超 性 方 法 , 因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一 出 現 , 便 成 了 世 人 敬 仰 和 敬 愛 的 對 象 , 並 不 是 為 了 他 的 才 華 或 功 績 , 也 不 純 是 因 了 他 那 「外 表 的 微 笑」 (因 為 政 壇 和 社 會 也 充 滿 了 「外 表 的 微 笑」 , 可 是 卻 得 不 到 世 人 的 「衷 心 的」 傾 慕) , 而 是 為 了 這 微 笑 所 表 現 的 「內 心 的 真 誠」 。 這 「微 笑 的 真 誠」 和 「真 誠 的 微 笑」 可 說 是 他 一 生 六 十 五 年 不 斷 努 力 與 基 督 同 化 -- 成 聖 -- 的 結 晶 和 碩 果 。

這 豈 不 是 又 多 一 次 的 告 訴 我 們 : 真 正 能 改 革 教 會 , 使 教 會 有 效 地 吸 引 世 界 歸 向 基 督 的 , 不 是 別 的 , 而 只 是 「聖 德」 和 「聖 德 生 活 的 表 現」! 不 知 筆 者 是 否 看 錯 , 相 信 這 就 是 天 父 透 過 教 宗 這 驚 動 全 球 的 微 笑 要 給 我 們 的 訊 息 ! 有 人 問 : 「天 主 既 預 知 這 位 教 宗 在 任 僅 卅 三 天 , 又 何 必 多 此 一 舉 選 他 出 來 ?」 相 信 答 案 也 在 這 裡 : 他 該 是 一 強 烈 的 「時 代 徵 兆」 , 叫 今 日 的 教 會 一 再 看 清 楚 ; 改 革 教 會 和 建 設 社 會 的 基 本 路 線 是 「聖 德」 , 不 是 別 的 。

難 道 聖 德 能 顯 奇 蹟 嗎 ? 看 看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微 笑 , 我 們 便 有 了 答 案 ! 天 父 在 大 公 會 議 後 充 滿 唯 物 精 神 的 今 日 要 我 們 一 再 堅 信 的 , 相 信 也 是 這 一 點 。 可 是 , 在 梵 二 改 革 的 實 施 上 , 我 們 忽 視 了 的 , 好 像 正 是 這 一 點 !
1978 年 11 月 24 日



社論
微笑教宗駕崩周年

韶 華 水 逝 , 歲 月 東 流 , 「微 笑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駕 崩 後 不 覺 已 屆 週 年 , 我 人 謹 以 沉 痛 的 心 情 , 致 以 誠 摯 的 哀 思 悼 念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於 去 年 八 月 廿 六 日 , 眾 望 所 歸 , 膺 選 為 普 世 天 主 教 會 最 高 精 神 領 袖 , 至 同 年 九 月 廿 八 日 , 即 遽 爾 駕 崩 , 安 息 主 懷 , 在 位 僅 三 十 四 天 , 使 世 人 倍 覺 同 情 , 更 感 哀 痛 。

聖 詠 上 說 : 「上 主 的 聖 者 們 的 去 世 , 在 上 主 眼 中 十 分 珍 貴」 。 (第 一 一 六 篇 15 ) 其 實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離 世 , 不 獨 在 上 主 眼 中 十 分 珍 貴 , 尚 且 在 世 人 眼 中 也 非 常 珍 惜 , 長 相 懷 念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在 位 時 間 雖 短 , 但 他 對 教 會 對 人 類 的 影 響 卻 異 常 深 遠 。 比 利 時 的 斯 溫 能 樞 機 說 : 「很 少 有 人 能 像 他 那 樣 在 短 暫 的 時 間 裡 , 征 服 了 每 個 人 的 心 靈 , 贏 得 了 每 個 人 的 好 感」 。 英 國 主 教 團 團 長 希 默 樞 機 也 說 : 「這 位 謙 遜 的 偉 人 將 使 人 永 誌 不 忘」 。

是 的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堪 稱 為 本 世 紀 偉 大 的 教 宗 之 一 ! 他 的 偉 大 處 , 並 不 在 乎 豐 功 偉 績 與 重 大 建 樹 , 而 是 在 乎 他 的 道 德 人 格 , 過 化 存 神 。 事 實 上 , 他 底 平 易 近 人 的 態 度 和 坦 誠 佈 公 的 作 風 , 大 大 的 改 戀 了 世 人 對 教 會 宗 座 的 觀 感 , 使 人 耳 目 一 新 ; 他 底 和 藹 可 親 、 溫 良 謙 恭 的 德 表 , 尤 其 是 他 的 臉 上 時 常 帶 著 的 笑 容 , 使 他 在 膺 選 教 宗 後 迅 速 在 世 人 心 目 中 建 立 了 異 常 良 好 的 形 象 。

基 督 教 世 界 教 會 協 進 會 稱 譽 他 是 一 位 「真 正 謙 遜 的 牧 人」 。 的 確 , 他 是 一 位 謙 遜 的 長 者 , 一 位 忠 誠 的 牧 人 。 他 登 位 時 , 採 用 的 是 簡 樸 的 禮 儀 ; 他 放 棄 了 一 千 多 年 來 的 傳 統 慣 例 , 沒 有 接 受 三 重 冠 冕 , 也 沒 有 坐 上 寶 座 。 他 接 見 群 眾 時 , 也 希 望 放 棄 傳 統 的 肩 輿 , 寧 願 徒 步 而 行 , 與 羣 眾 握 手 談 笑 , 但 , 羣 眾 由 於 看 不 到 他 , 遂 請 求 他 再 度 坐 上 肩 輿 , 於 是 他 也 就 俯 順 民 情 , 乘 坐 肩 輿 出 入 。 此 外 , 我 們 不 可 忘 記 , 他 首 次 接 見 羣 眾 時 所 發 表 的 第 一 篇 公 開 談 話 , 也 是 講 論 「謙 遜」 哩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畢 生 忠 於 天 主 , 忠 於 基 督 , 忠 於 教 會 , 殫 心 竭 力 , 鞠 躬 盡 瘁 , 善 盡 牧 者 的 職 務 。 他 登 基 以 後 , 經 常 巡 視 教 廷 各 部 門 , 進 行 深 入 的 了 解 ; 他 所 準 備 好 要 在 每 週 公 開 接 見 時 對 羣 眾 宣 講 的 道 理 , 順 序 是 : 謙 遜 、 信 、 望 、 愛 三 超 德 , 及 智 、 義 、 勇 、 節 四 樞 德 …… 但 願 這 位 忠 誠 牧 者 的 遺 教 常 存 , 充 實 我 人 的 精 神 生 活 , 惠 澤 人 間 !
1979 年 9 月 28 日



致教宗若望保祿一世書

親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三 年 前 , 我 們 對 你 一 無 所 知 。 一 九 七 八 年 八 月 廿 六 日 , 我 們 聽 聞 你 獲 選 為 教 宗 , 剎 時 間 , 我 們 像 對 每 一 位 教 宗 一 樣 , 向 你 同 樣 效 忠 ; 數 日 後 , 你 便 贏 得 了 我 們 個 人 的 崇 敬 。

你 怎 樣 得 來 的 呢 ? 我 們 只 看 到 你 的 一 些 照 片 , 一 些 描 述 你 脫 俗 姿 態 的 報 導 , 以 及 數 篇 充 滿 友 誼 、 熱 愛 人 類 和 平 、 正 義 與 團 結 的 文 告 。 這 些 都 是 你 僅 有 的 武 器 。 而 你 只 有 三 十 四 天 的 時 間 與 我 們 在 一 起 , 如 此 短 暫 的 領 導 我 們 。 在 位 三 十 四 天 後 , 你 便 去 世 。

在 你 逝 世 後 不 久 , 始 知 你 給 我 們 留 下 了 著 作 的 遺 產 。 原 來 當 你 還 任 維 也 納 主 教 時 , 已 嗜 於 向 著 名 的 亡 者 撰 寫 一 連 串 的 信 函 ── 如 皇 后 、 聖 人 、 作 家 , 甚 至 童 話 故 事 中 的 人 物 等 , 這 些 信 函 已 被 翻 譯 成 多 種 語 文 , 讀 者 可 從 書 中 領 略 你 的 聰 穎 、 詼 諧 、 毫 無 偏 見 、 追 得 上 潮 流 , 和 親 切 的 內 容 , 恰 如 我 們 所 預 期 的 。

你 既 然 起 了 帶 頭 作 用 , 這 裡 就 是 一 封 致 給 你 的 信 。

我 們 大 部 份 人 已 記 不 起 你 任 內 的 種 種 了 , 因 你 的 在 位 是 那 麼 的 短 促 。 我 們 所 記 得 的 , 是 你 差 不 多 在 每 幀 照 片 都 有 的 笑 容 。 那 不 是 欵 擺 出 來 的 笑 容 , 亦 不 似 突 然 而 起 的 喧 囂 的 笑 , 也 不 是 富 有 魅 力 的 ; 容 許 我 說 , 你 僅 有 較 一 般 教 宗 的 樣 貌 , 而 且 , 你 的 笑 容 使 自 己 的 面 禮 變 形 , 令 左 邊 的 嘴 巴 稍 微 翹 起 。 總 言 之 , 你 成 了 「 微 笑 的 教 宗 」 , 每 次 我 們 看 到 這 種 笑 容 , 即 使 是 照 片 中 的 , 都 立 刻 知 道 你 很 友 善 , 渴 望 了 解 一 切 , 渴 望 取 悅 他 人 。 日 常 生 活 中 , 有 時 我 們 會 在 陌 生 人 、 巴 士 司 機 、 升 降 機 的 乘 客 、 路 人 等 的 臉 上 , 發 現 出 這 種 笑 容 。 縱 然 我 們 永 不 與 笑 者 交 談 , 那 依 然 是 親 切 的 和 充 滿 歡 樂 的 , 如 此 點 點 的 閃 光 , 照 耀 著 整 天 。

我 想 , 你 應 該 值 得 高 興 了 , 因 你 的 繼 承 者 , 亦 滿 是 笑 容 , 雖 不 是 同 樣 的 笑 容 。 他 就 是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而 他 的 笑 , 便 是 「微 笑 二 世」 了 , 比 較 起 來 , 我 們 對 他 有 充 份 的 時 間 來 認 識 , 他 的 笑 容 我 們 更 熟 識 ; 我 們 了 解 他 的 性 格 , 信 任 他 的 指 引 , 他 的 微 笑 確 是 一 位 真 正 教 宗 的 笑 容 。

你 實 在 不 用 羡 慕 , 因 為 你 的 也 是 教 宗 的 笑 容 , 屬 於 慈 愛 王 國 的 笑 容 , 天 國 的 笑 容 。
(譯自Sunday Examiner 社論)
1981 年 8 月 21 日



前任教宗逝世十五載
真正死因至今仍是謎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九 月 下 旬 舉 行 的 一 次 感 恩 祭 中 , 談 及 其 前 任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去 世 。 事 實 上 , 自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去 世 後 , 一 直 有 不 少 有 關 他 的 死 因 的 推 測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九 月 廿 八 日 , 即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逝 世 十 五 周 年 當 日 ,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教 堂 為 其 前 任 保 祿 六 世 與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舉 行 了 一 台 感 恩 祭 。

最 近 的 一 、 兩 個 月 , 傳 媒 不 斷 報 導 有 關 這 位 只 在 任 了 卅 四 天 的 教 宗 的 死 因 與 健 康 狀 況 : 更 有 報 導 指 出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早 知 道 自 己 的 任 期 是 十 分 短 暫 的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胞 兄 弟 在 接 受 一 份 天 主 教 雜 誌 訪 問 時 說 : 「我 愈 來 愈 相 信 : 他 一 早 便 知 道 自 己 的 教 宗 任 期 是 十 分 短 暫 的 。」

一 位 教 廷 樞 機 在 接 受 一 間 意 大 利 通 訊 社 的 訪 問 時 指 出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在 逝 世 前 一 晚 表 示 胸 口 作 痛 , 但 他 堅 持 不 用 召 喚 醫 生 。

然 而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二 十 年 來 的 醫 生 則 表 示 , 他 在 當 晚 曾 致 電 教 宗 宿 舍 , 有 關 人 士 只 是 說 教 宗 整 天 忙 碌 , 但 一 切 如 常 。

這 位 醫 生 表 示 , 當 多 年 後 才 有 人 提 出 教 宗 當 晚 胸 口 作 痛 時 , 他 感 到 驚 訝 。

一 位 作 家 康 威 爾 (John Cornell) 曾 於 一 九 八 九 年 出 版 了 《夜 盜》  (A Thief in the Night) 一 書 , 猜 測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可 能 因 為 沒 有 服 用 防 止 血 管 栓 塞 的 藥 物 而 死 於 肺 部 血 管 栓 塞 。

然 而 教 宗 的 醫 生 則 說 : 「我 根 本 沒 有 建 議 他 服 用 任 何 藥 物 。 我 在 五 日 前 曾 見 過 他 , 他 看 來 健 康 正 常 。」

醫 生 指 出 , 沒 有 任 何 證 據 顯 示 教 宗 有 血 管 栓 塞 的 毛 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感 恩 祭 講 道 中 指 出 , 他 的 前 任 「沒 有 足 夠 時 間 去 充 分 發 揮 他 的 心 、 智 兩 方 面 的 罕 有 恩 賜 , 但 他 在 一 個 月 教 宗 任 期 內 所 表 露 的 簡 樸 、 辦 事 能 力 、 對 人 的 關 懷 , 是 令 人 難 以 忘 懷 的 。
1993 年 10 月 29 日


教宗若望保祿一世書信集, 偉德譯,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1981.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
記者筆下的三位教宗,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譯,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1985.


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john_paul_i/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