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John Paul II
聖若望保祿二世


Bishop of Rome and Vicar of Jesus Christ,
264th Successor of St. Peter, Prince of the Apostles,
Supreme Pontiff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Patriarch of the West, Primate of Italy,
Archbishop and Metropolitan of the Roman Province,
Sovereign of the State of the Vatican City.

His Holiness Pope John Paul II (Karol Wojtyla), Roman Pontiff, was born in Wadowice, Archdiocese of Krakow, Poland, 18 May 1920; ordained priest 1 November 1946; nominated Auxiliary Bishop of Krakow, 4 July 1958; and Archbishop of Krakow, 13 January 1964; created Cardinal 26 June 1967; elected Pope 16 October 1978; initiation of his ministry as Supreme Pontiff 22 October 1978.

 

耶穌基督代表兼羅馬主教,
宗徒長聖伯多祿之二六四任繼承者,
普世聖教會最高教長,
西方宗主教,義大利首席主教,
羅馬教省總主教兼首都主教,
梵蒂岡城邦元首。

祿 (原 名 卡 羅 爾.華 迪 卡)   廿

 

Statement of the Most Rev. John Baptist Wu
Catholic Bishop of Hong Kong

We have learned that the Conclave of Cardinals has chosen Cardinal Karol Wojtyla of Krakow, Poland, to be the successor to Pope John Paul I, and that he has taken the name Pope John Paul II.

Rome has a new Bishop, and the world a new Pope. We receive this happy news with joy and expectation - with joy, for in Pope John Paul II we have a teacher, a pastor and a loving father; with expectation, because we look to him for guidance, encouragement and inspiration.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Pope John Paul II, the Church will again explore new and better ways to bring the Good News of God’s love and salvation to all men. Other leaders of the Church will look to him for a sense of vision as they strive to carry out their own responsibilities.

Moreover, the new Holy Father offers a promise of purpose and direction to those who are confused, hope and confidence to the fearful and disheartened, and justice to the victims of oppression.

We pray that God our Father will bless Pope John Paul II and all the Church during his pontificate, so that the ecumenical movement may be boosted with a fresh impetus and that all men, regardless of their religious convictions, may grow and benefit from increased good will and understanding.

Indeed, we need Pope John Paul II and he needs us. From Catholics all over the world, he looks forward to receiving our constant prayer, prompt responsiveness to his directive and steadfast commitment to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whose Vicar he now is.

When the Catholic community of Hong Kong gathers for the celebration of Mission Sunday at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Stadium next Sunday, we will offer special prayers for Pope John Paul II. All parishioners of the Diocese will pray for him at Masses offered in their respective parishes on that same day.
20 October 1978

 

Editorial
John Paul II

Let us all rejoice! We have a Pope, John Paul II. One again the forecasters have been taken by surprise, and once more the press finds itself at a loss. Popular expectation had focused on a few well-known cardinals. If any of these had been chosen, every detail of his career would have been available to publicists and every aspect of his character would have been available for instant analysis. Instead, the conclave chose Cardinal Wojtyla, Archbishop of Cracow, who was till then unknown to the vast majority of Catholics outside Poland, and whose very surname seemed unpronounceable to most of us until we heard it pronounced by newscasters.

Whoever had been chosen would have had a right to our enthusiastic loyalty. The circumstances of his election give us added reason for enthusiasm for Pope John Paul II. The complex political situation in Italy seemed to add new reasons for choosing another Italian. Yet the cardinals broke the 455-year-old tradition and chose a Pole. Evidently they were intent on choosing the best man, not the most convenient.

It must not be thought that the new Pope’s lack of international fame implies that he is some inexperienced minor bishop, suddenly exposed to the great problems of our time. Cracow, with its two million Catholics, is one of the greatest of European dioceses. The See is about a thousand years old. Cracow University is about six hundred years old. The city of Cracow was for centuries the capital of Poland, and it remains the great city of the south. Throughout his priestly and Episcopal life, the new Pope lived in a great intellectual and social centre, and throughout those years he was dealing with the problems arising from Communist domination of his country. From 1951 to 1964 the government refused to allow the See to be filled. When Father Wojtyla was appointed Auxiliary Bishop in 1958 there was no archbishop, and he became Auxiliary to an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not recognized by the government. Thus from the beginning of his episcopate he has been forced to deal with difficult situations. From 1964 onwards, as Archbishop of the second See in Poland, he shared with Cardinal Wyszynski of Warsaw the delicate task of leading the Polish Church in the combination of unyielding strength, when possible, with generous cooperation that has made it the strongest and freest Church in Eastern Europe. It may well be that the burden of the papacy will prove easier to bear than the burden of the archiepiscopate of Cracow.

Let us unite with him in prayer and loyalty that his burden may be light and that he may lead us to the fullness of the Kingdom of God!
20 October 1978


Pope John Paul II’s Programme

The following is the text of Pope John Paul II’s first major address, delivered on 17 October after a Mass celebrated with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still in conclave.

Reverend Cardinals,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Holy Church, all men of good will who now listen.

Only one word, among so many others, comes immediately to our lips in this moment. We present ourselves to you after our election to the See of the apostle Peter, and the word that comes to mind - in evident contrast with our personal and human limitations before the immense responsibility entrusted to us - is: “How rich are the depths of God - how deep his wisdom and knowledge - and how impossible to penetrate his motives or understand his methods!”

MEMORY OF PREDECESSORS
In fact, who could have foreseen, after the death of our unforgettable Paul VI, the premature departure of his lovable successor, John Paul I? How could we have been able to foresee that this formidable heritage would have passed to our shoulders? Therefore we must meditate on the mysterious design of the provident God, the good God - not to understand - but rather to adore and to pray. We feel the need to repeat the invocation of the Psalmist who, raising his eyes upward, exclaimed: “When I am in trouble, I call to Yahweh, and he answers me.”

These events, which no one foresaw, happening in so brief a time, and the inadequacy with which we can respond to the expectation urge us not only to turn to the Lord and to trust completely in him, but also prevents us from outlining programmers for our pontificate which should be the fruit of long reflection and careful development. But to make up for this, there is already something present. It is the sign of the comforting presence of God.

It is less than a month since all of us,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these historic walls of the Sistine Chapel, heard the allocution of Pope John Paul, at the very beginning of his promising ministry as supreme pastor. The memory is so fresh that each one of us holds it close. Considering the wisdom of the points contained therein, it is not possible to prescind from it. Remembering the circumstances in which it was presented, it is right to recall it here at the beginning of a new pontificate. With it, we bind ourselves in the presence of God and the Church.

We want, therefore, to highlight some direct points that we hold in prominence. On our part - as we propose and hope with the help of the Lord - these matters not only hold our attention and consent, but they also are especially compelling, corresponding as they do with the ecclesial reality.

VATICAN COUNCIL II
Above all, we want to insist on the constant importance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For us, it is a formal obligation that it be studiously put into effect. Is not the council a milestone in the 2,000 - year history of the Church, and indeed in the religious and cultural history of the world? But just as the council is not contained merely in documents, neither is it put into effect by the implementation which has taken place in these post-council years, as they are called. We consider, therefore, our primary duty that of promoting, with prudent but encouraging action, the most exact execution of the norms and the directives of the council. Above all we favour the development of a proper mentality. First it is necessary to place oneself in harmony with the council. One must put into practice what was stated. And what was “implicit” should be made explicit in light of the experimentation that followed and in conjunction with emerging, new circumstances.

It is essential, in a word, that the fertile seeds which the fathers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nourished by the word of God, sowed in the good earth should grow to maturity, a maturity of movement and of life. By the seed is meant their authoritative teachings and their pastoral deliberations.

ECCLESIOLOGY
This general thrust of faithfulness to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nd the express intention on our part to put it into effect embraces many aspects. There are the missionary and the ecumenical aspects, there are disciplinary and organization aspects, but one aspect above all others - the one that calls for the closest attention - is that of ecclesiology (the theology of the Church).

Venerable brothers and beloved sons and daughters of the Catholic world, it is necessary to take hold again of that “magna carta” of the council, the dogmatic constitution “Lumen Gentium”. We must make a renewed and strengthened meditation on the nature and the function of the Church, on its mode of being and of acting - and this not merely to develop still more perfectly that living communion in Christ of all who hope and believe in him, but also to contribute to a fuller and closer unity within the whole human race.

Pope John XXIII used to love to repeat the words: “The Church of Chris is the light of the nations.” The Church - and here the council echoed this truth - is the universal sacrament of salvation and of unity for the human race.

The mystery of salvation which finds its centre in the Church and is actualized through the Church, the dynamism which on account of that same mystery animates the people of God, the special bond or collegiality which “with Peter and under Peter” binds the bishops together. All these are elements on which we have not yet sufficiently reflected. We must do so in order to decide in face of human needs, whether permanent or passing, what the Church should adopt as its mode of presence and its course of action. To have both a clearly marked path and a driving stimulus, all of us, bishops and faithful, must always adhere to the teachings of the council, seen in the light of tradition and placed in harmony with the dogmatic formulations arrived at a century ago by the First Vatican Council. This way too, we repeat, we are able to walk towards life and on the road of history.

COLLEGIALITY
In a special way we urge a deeper reflection on the implications of collegiality, so that our minds may be better informed and that we may undertake our responsibilities more conscientiously. The bond of collegiality closely links the bishops to the successor of Peter and to each other. Thus they carry out their function of bringing the light of the Gospel to the world, of sanctifying it by the instruments of grace and of guiding with pastoral care the whole people of God.

Collegiality undoubtedly means that there will be appropriate development of those bodies, sometimes updated, which can secure a better union of heart, of will, of activity in building up the body of Christ which is the Church. In this regard, we make special mention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first established before the council came to an end by that man of immense genius, Paul VI.

RESPONSIBILITY
Over and above our reference to the council, there remains the responsibility for total fidelity to the mission which we have received and which above all binds us. At this point in the discourse, what applies to others is valid also for us, and therefore we speak in the first person.

Called as we are to the supreme responsibility in the Church, it is we above all who are obliged to be an example of willingness and of action. We must express with all our strength this fidelity. We must always keep intact the deposit of faith, mindful of the special mandate of Christ who, making Simon the “rock” on which he built the Church, gave him the keys of the kingdom of heaven. He commanded him to strengthen his brothers and to feed the sheep and lambs of his flock as a witness of love. We are completely convinced that all modern inquiry into the “Petrine ministry” must be based on these three hinges of the Gospel. What is proper and peculiar to it becomes clearer day by day. We are dealing here with individual facets of the office which are connected with the very nature of the Church, to preserve its internal unity and to guarantee her spiritual mission. This has been entrusted not only to Peter but also to his legitmate successor. We are convinced also that this most singular mission must be done always in love. Love is the source which nourishes and the climate in which one grows. It is the necessary response to the question of Jesus, “Do you love me?”

MINISTRY OF LOVE
We repeat therefore, with St. Paul: “The love of Christ urges us on.” Because we wish our ministry to be a ministry of love, we wish it to be so in its every expression and manifestation. Our purpose now is to follow in the school of our immediate predecessors. Who does not remember the words of Pope Paul VI who preached a “civilization of love.” And about a month before his death he reaffirmed with all his heart, “I have kept the faith.” He did not do so for self praise but rather that after 15 years of service in his apostolic ministry, he might thoroughly and religiously examine his conscience. And what can we say of John Paul I? It seems that almost yesterday he left our ranks to take on the weight of the papacy, but what warmth! It was a true “wave of love.” What he gave the world in his last greeting at the Sunday Angelus - this he offered to the world in teaching on faith, on hope and on love during his public audiences.

FIDELITY
Venerable brothers, dear sons and daughters, it is obvious that fidelity also demands adherence to the teaching of Peter especially in the field of doctrine. The objective importance of the “magisterium” should always be kept in mind and safeguarded. In our age, there appear here and there dangers to certain truths of the Catholic faith. Fidelity also means respect for liturgical norms issuded by Church authorities. It excludes therefore either arbitrary and uncontrolled innovation or the resistance to that which has been legitimately prescribed and introduced in the sacred rites. Faithfulness indicates also respect for the great discipline of the Church. This too, as you remember, was spoken of by our predecessor. Discipline is not designed as mortification only, but also as a guarantee of the correct ordering proper to the mystical body. It assures the customary and natural relationship among all the members who make up that body.

Fidelity signifies furthermore a generous cooperation with the demands of the priestly and religious vocation so that what is freely promised to God will always be maintained and developed in as much as life is viewed always from a supernatural perspective. For the faithful finally, as the word itself indicates, faithfulness should be a natural responsibility of being Christian. They should profess their faith with a prompt and loyal spirit. They should witness it both by obedience to their sacred pastors whom the Holy Spirit has placed to shepherd the Church and by collaborating in those initiatives and tasks to which they have been called.

ECUMENISM
At this point, we cannot forget our brothers of other Churches and Christian confessions. The ecumenical cause is actually so great and delicate that we cannot now let it go unmentioned. How many times have we meditated together on the last will of Christ that asks the Father for his disciples the gift of unity.

And who does not recall the insistence of St. Paul on the “communion of the spirit,” which leads one to be united in love with a common purpose and a common mind in the imitation of Christ the Lord? It does not seem possible that there would still remain the drama of the division among Christians - a cause of confusion and perhaps even of scandal. We intend, therefore, to proceed along the way already begun, by favouring those steps which serve to remove obstacles. Hopefully, then, thanks to a common effort, we might arrive finally at full communion.

PEACE
We desire, furthermore, to turn to all men who, as sons of the omnipotent God, are our brothers in love and service. We say to them without presumption, but with sincere humility, that we desire to make an effective contribution to the cause of permanent and prevailing peace, of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justice. We have no intention of political interference, nor of participation in the working out of temporal affairs.

Just as the Church excludes being contained within the categories of earthly order, so our responsibility in approaching these burning questions of men and of nations will be determined only by religious and moral motivation. Follow him who said to his followers that the ideal of their life is to be “salt of the earth” and “light of the world”. We intend to work for the consolidation of spiritual supports on which human society can build. This duty seems more urgent for us now in light of the on-going inequalities and misunderstandings, which in turn are the cause of tensions and conflicts in many parts of the world. They bear within themselves the further threat of added inhuman catastrophes. Constant, therefore, shall be our concern, faced with such problems. Inspired by the Gospel, we will seek timely, unprejudiced action.

It is good to take to heart at this moment the grave problem which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addressed during the “sede vacante” - that regarding the beloved land of Lebanon and its people who earnestly desire peace and liberty.

JUSTICE
At the same time we should like to reach out our hands and open our hearts in this moment to all people and to those who are oppressed by whatever injustices or discrimination whether it has to do with economy, life in society, political life or the freedom of conscience and just religious freedom. We must reach out with all means to them, that all forms of injustice manifest in our times be rejected by public opinion. May they be remedied, so that all may live a life worthy of man. That which is part of the mission of the Church as seen in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nd not only in the Dogmatic Constitution “Lumen Gentium” but also in the Pastoral Constitution “Gaudium et Spes”, has been brought to light. Brothers, dear sons and daughters, the recent happenings of the Church and of the world are for us all a healthy warning: how will our pontificate be? What is the destiny the Lord has assigned to his Church in the years to come? What road will humanity take as it approaches the year 2000? These are burning questions. The only answer is: “God knows”.

PRAY!
Our personal fate which has brought us unexpectedly to the heaviest responsibility of apostolic service is of little significance. Our person - we ought to say - must be lost as we confront the weighty office we must fill. And so a speech must be changed into an appeal. After praying to the Lord, we feel it necessary to beg your prayers to gain that indispensable, higher strength that will make it possible for us to take up the work of our predecessors from the point where they left off. After acknowledging their cherished memory, we offer to each one of you, the cardinals, who chose us for this responsibility, a greeting which is sincere and grateful. We extend a greeting which is both trusting and encouraging to all our brothers in the episcopacy, to the bishops who in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preside over the care of the individual Churches, the chosen parts of the people of God, and who are co-workers with us in the work of universal salvation.

Behind them, we acknowledge the order of priesthood, the corps of missionaries, the companies of religious men and women. At the same time we earnestly hope that their numbers will grow, echoing in our mind those words of the Saviour, “The harvest is great, the labourers are few.” Then we turn again to the families and to Christian communities, to the many associations of the apostolate, to the faithful who even if they are not known individually to us, are not anonymous, not strangers, not marginal - never! They will be in the glorious company of the Church of Christ.
10 November 1978


Catholicism in Poland
Background of Pope John Paul II

Pope John Paul II comes from a country which, despite its official atheism, is widely regarded as the world’s most Catholic nation.

Unlike some Catholic countries, Poland can boast that its Catholics are more than nominal Christians. Despite hardships inflicted on professing Catholics at school and on the job, 80 to 90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attends Sunday Mass.

Parochial schools do not exist. Catholic youth and lay organizations are banned. The Church is almost entirely blacked out from the news media and is given no access to state-controlled radio and television for broadcasting religious programme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residents in the drab new industrial suburbs of Poland must attend Mass outdoors even through rainy and cold seasons because the government will not permit the building of a sufficient number of churches.

Catholic newspapers, books and magazines are strictly limited in what they can print and in the quantity they can publish.

Openly professing Catholics will never have a chance to advance to important posts in local or national government.

Executive posts in most major industries and professional fields are closed to a Catholics.

The government, however, has never been able to break the firm links between the bishops and the Polish flock.

Authorities have tried scheduling attractive outings for students or factory workers on Sundays to discourage Mass attendance. In some fields the government has made Sunday a day of work. Yet still on Sundays the people flock to churches or to the slapdash shelters set up to protect the altars from the elements.

About 85 percent of Polish youth still attend parish religious education classes.

Blocked from communicating with the faithful by television or radio or a widely circulated Catholic press, the Polish bishops make the most of pilgrimages, special spiritual exercises and retreats.

Communications between members of the closely knit Episcopal conference are also difficult. So the bishops hold five or six plenary assemblies every year - three times the number held by most other national conferences. At these meetings they draft a half dozen pastoral letters each year which are read form the pulpit of every church in Poland.

Some bishops, to guarantee good religious foundation for their flocks, have asked their priests to preach cycles of homilies on key doctrines or teachings of the Church.

Despite restrictions, the Church in Poland has implemented liturgical changes of Vatican II more than have some Churches in the free world. Liturgies are updated, and dignified. The people join in the Mass prayers with enthusiasm.

Other Vatican II reforms, however, have been harder to incorporate into Polish life.

Since there are few non-Catholic Christians in Poland, ecumenism is a theoretical issue. Development of the laity’s role in the Church has been hampered somewhat by government restrictions on lay organizations. The Polish Church is still heavily dominated by clerics and still bears a clerical stamp.

Polish seminaries are full and vocations to orders of women religious are still flourishing. Unlike other European Churches, the Polish Church continues to send out hundreds of missionaries. The government in some cases turns a blind eye when a bishop exceeds the number of seminarians which state officials say he can have.

Poles have maintained a strong attachment to Our Lady, especially honoured as the “Black Madonna” of Czestochowa. Pope John Paul II has a letter “M” for “Maria” on his coat-arms.

The Polish Church is often criticized as monolithic; but the nation’s Bishops say they have no choice but to form an iron-clad unity against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Despite their being in an Iron Curtain country, Poland’s hierarchy has developed remarkable contacts with the Church in other lands. Many American, German, French and African Bishops and cardinals have toured Poland with Cardinal Wyszynski of Warsaw and the new Pope. The Polish Bishops say that the publicity given these tours helps the outside world learn the true situation of the Polish Church and pressures the government to make changes.

Under Pope Paul VI, Cardinal Wojtyla and the other members of the Polish hierarchy lived through an extraordinary experience of shared decision-making and collegiality. The Polish Bishops were given certain broad freedoms under Paul VI to make their own decisions and plan their own strategy against the hostile government. Authoritative Vatican sources say the Cardinal Wyszynski, and not Paul VI, appointed all of Poland’s Bishops.

Yet many Polish Bishops remained very skeptical of Vatican dialogue with Polish Communists. Pope Paul, as a result, was forced to pull back the reins on Vatican diplomats. The chief Vatican negotiator in Poland, Archbishop Luigi Poggi, now spends most of his time during visits to Poland with Poland’s Bishops rather than with the nation’s Communists. The years of uneasiness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the Polish Bishops resulted in the agreement that the Vatican and the Bishops would work together as partners in negotiating with the Communists. Polish seminaries teach courses entitled “Church-State” to help new priests deal with inevitable problems.

The government still tries to discourage vocations and recently began drafting seminarians - an action prohibited by a Church-State accord - into units where they are pressured to change their minds about the priesthood.

Ironically, the government is content to see the Polish Church remain strong.

Warsaw is the victim of heavy Soviet domination, and the westward-looking, vibrant Catholic Church gives Poland a window to the West. The Moscow-harassed Polish Communists often gaze through it with relief. Last year Cardinal Wyszynski began a series of unprecedented private talks with Communist leader Edward Gierek. The talks broke down, however, and the Church is still struggling to have Poland’s government recognition of it as a legal institution.
10 November 1978

 

‘Significant Decision’
Polish Communists Welcome Polish Pope

As Poland’s 30 million Catholics rejoiced over the election of a Polish Pope, the country’s Communist leaders expressed hopes that it would further the development of relations with the Vatican.

A message from the leaders to Pope John Paul II said the “significant decision” by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has caused great satisfaction” in Poland.

“On the papal throne – for the first time in history – a son of the Polish nation is sitting,” said the message, sent jointly by the Communist Party chief, Edward Gierek, the head of state, Henryk Jablonski and the Prime Minister, Piotr Joaroszewicz.

“We are convinced that the further development of relations between the Polish People’s Republic and the Holy See will continue.”

The director of church-state affairs announced that the government would ease passport restrictions to allow a large number of Poles to travel to Rome for the new Pope’s inaugural Mass.

Earlier, a terse government statement had said that authorities had “noted with attention” the fact that Cardinal Karol Wojtyla had taken the name John Paul II, names of predecessors who were “so meritorious” in the cause of peaceful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The widely read government newspaper Zycie Warszawy displayed a front page photograph of the new pope and said his election was being received with “obvious interest.”

Echoing the government statement, the newspaper took note of the name the new pope chose and said: “To this fact, the world is pinning hope that the cause of peace and peaceful cooperation between nations will continue also during this pontificate.”

The Communist Party daily newspaper Trybuna Ludu published on its front page a report of the election from the official Polish news agency PAP and the government statement.

The Catholic daily Slowo Powszechine said Polish Catholics “are particularly glad of the fact that a man is sitting in the Holy See who understands the Church’s needs in the contemporary world.”

The newspaper reported that a Mass of thanksgiving had been celebrated on the night of the Pope’s election in the mediaeval city of Cracow, the Pope’s former diocesan residence. Prayers had been said in the church of his birthplace at Wadowice, near Cracow.
10 November 1978


Pope John Paul II
Brief Biography

Hard work and constant study have marked the life of Pope John Paul II since his youth.

Born 18 May 1920, In Wadowice, Poland, 23 miles from Cracow, the future pope had to work while in junior high school to help support his poor family.

He began liberal arts studies at Cracow’s Jagelonica University. World War II interrupted his studies and Karol Wojtyla was put to work, first in a stone quarry and then in a chemical products plant. While a plant worker, Wojtyla studied theology secretly, for Carcow’s seminary was closed during the German occupation.

He was active in seeking better conditions for his fellow workers. Largely through his efforts, plant employees were given a recreation centre within the factory.

Father Wojtyla was ordained in Carcow 1 November 1946 after studying at the city’s major seminary. He was immediately sent to Rome where in 1948 he received a doctorate in ethics at the Angelicum University. His thesis was “Faith, in St. John of the Cross.”

Returning to Communist Poland, Father Wojtyla continued studies at 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Lublin, Poland, and earned a doctorate in theology.

During this period he began publishing the first of about 120 articles and books on various themes.

While studying he also served as chaplain to university students at a time when the Communist government was applying heavy pressure on Catholics, especially those teaching or studying in universities.

Twelve years after ordination, on 4 July 1958, Father Wojtyla was named Auxiliary Bishop of Cracow by Pius XII.

He attended Vatican II and contributed important papers on religious liberty and the problems of the contemporary world. He was given the task of drafting chapter six of Gaudium et Spes, the council’s pastoral decree.

Bishop Wojtyla also contributed to the council’s pronouncements on social communications.

Regarding religious liberty, the bishop insisted that “the human person is the end and not an instrument of the social order.”

Named Archbishop of Carcow on 13 January 1964, he kept close contact with Cracow’s intellectual community.

Despite his many pastoral duties, he was often called to Rome. He represented the Polish bishops at every world Synod of Bishops.

He frequently came to Rome for meetings of the Congregations for the Sacraments and Divine Worship, for the Clergy and for Catholic Education and for the Permanent Council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Pope Paul VI made him a cardinal on 26 June 1967.

Cardinal Wojtyla was a firm supported of Pope Paul’s condemnation of contraception as expressed in the encyclical, “Humanae Vitae” (“On Human Life”). He has written and lecturned often in defence of the encyclical.

In Poland, the cardinal was always at the right hand of the Polish primate, Cardinal Stefan, Wyszynski, at public gatherings.

Together with Cardinal Wyszynski, Cardinal Wojtyla was an outspoken critic of Poland’s Communist government and the restrictions placed on Church freedom.

In 1976, he decried the drafting of seminarians. He also called for a system of education which would not impose ideologies on children. “We wish that every family in Poland may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educate their children according to their own religious and Christian belief,” he said.

Cardinal Wojtyla was much admired by Pope Paul, who frequently called him to Rome for consultations on the theological issues and on Vatican relations with Eastern Europe.

In 1976, Cardinal Wojtyla preached Pope Paul’s Lenten retreat in the Vatican. The meditations he gave during the retreat were later collected and published as a book “Sign of Contradiction.”

Among other books by the cardinal are “Love and Responsibility” (about “Humanae Vitae,”) “Person and Act,” and “The Basis of Renewal of Vatican II.”

Cardinal Wojtyla speaks most European languages well.
17 November 1978

 

The Pope speaks to Chinese Christians

The following is the full text of the address made by the Pope to a group of Chinese - bishops, priests and laity - in Manila on 18 Februar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rist,

I find it very significant and important to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say a brief word to Chinese Christians during my pastoral visit to Asia.

I greet in a particular way Archbishop Mattew Kai of Taipeh and the other bishops accompanying him who have honoured me with their presence during my pastoral visit to the Philippines.

Most sincerely I thank you for coming as th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Christians of Overseas Chinese communities to meet me here in Manila. Some of you have lived for generations in the Philippines or in other Asian countries; others have come here more recently. I know that it is your desire to be fully integrated into the life of the country where you live, and to contribute by your work, as good citizens, to the prosperity of the nation that is now your home. At the same time you wish to remain united in spirit with your relatives and friends in China. You wish to preserve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moral values and culture that link you to your families’ country of origin, the country you will always love dearly and to the progress of which you are willing to offer all the help desired.

You are also members of the local Church communities. These strengthen your commitment to Christ, and imbue you with the same Christian spirit that has been, in the past, the hallmark of the Chinese Christian communities in various countries of the world. Famous people in Chinese history have encountered Christ and have become Christians through the contact they had with those fervent and dynamic communities. If you maintain that spirit, if you live inspired by the Christian faith and strengthened by the specifically Chinese moral traditions, you will in a profound way be truly Christian and truly Chinese, and contribute to the richness of the whole Church.

Through you who are present here, I now wish to reach out to all who are I China and greet, with joy and affection, all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rist who live in that vast land.

I, John Paul II, Bishop of Rome and successor of Peter, greet you in the name of Our Lord Jesus Christ,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ina. On my first pastoral visit to Asia I shall meet with the Bishops, clergy, religious and laity of the Church in the Philippines and in Japan, in order to speak to them about merciful love of God, to proclaim the name of Jesus “for these is no other name under heaven given by which we must be saved” (Acts 4:12), and to encourage them to witness to the Gospel. Travelling so close to the borders of your country, I also wanted to speak to you, for across the distances that separate the we are all united “in the name of the Lord Jesus” (Col. 3:12). Ever since God’s providence in its mysterious ways called me from my native Poland to the See of Peter in Rome, I have ardently desired to express my affection and esteem to all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to praise the Lord for the greats things that he was wrought in the hearts of those who profess his name in the cities and villages of your immense land.

The Spirit of the Lord is at work in all peoples and nations, and to this Spirit I have wanted to bear witness by making it the special goal of my pilgrimage to Asia to honour the Martyrs of Nagasaki. Through them I pay homage to all the men and women in Asia who have offered up their lives for the name of Jesus, giving proof thereby that the Gospel of Christ and his Church are not alien to any people or any nation but that they live in the hearts and in the minds of the people of all races and nations around the world. And so, in greeting you, I make my own the words of the Apostle Paul in his letter to the Church in Rome: “First I thank my God through Jesus Christ for all of you and for the way in which your faith is spoken of all over the world… I am longing to see you either to strengthen you by sharing a spiritual gift with you, or what is better, to find encouragement among you from our common faith” (Rom 1:8)

Through my humble words, I also want to express my esteem for your great country. Your country is great indeed, not only in terms of geographical extension and population, but especially because of its history, the wealth of its culture and the moral values that the people have cultivated all through the ages. The Jesuit Father Matteo Ricci understood and appreciated Chinese culture fully from the beginning, and his example should serve as an inspiration to many. Others, at times, did not show the same understanding. But whatever difficulties there may have been, they belong to the past, and now it is the future that we have to look to.

Your country is indeed devoting all its energies to the future. It wishes to ensure, through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and through the industrious collaboration of all its people, that its citizens can live in true happiness. I am convinced that every Catholic within your frontiers willfully contributes to the building up of China, since a genuine and faithful Christians is also a genuine and good citizen. A Christian - in any country of the world - is faithful to God, but he also has a deep sense of duty and of love towards his native land and his own people. He respects the things of spirit and at the same time he consecrates his talents and skills to the common good. A good Chinese Catholic works loyally for the progress of the nation, observes the obligations of filial piety towards parents, family and country. Strengthened by the Gospel message, he will cultivate, like all good Chinese, the “five main virtues” of charity, justice, temperance, prudence and fidelity.

The Church seeks to respect the traditions and cultural values of every people, following what Saint Paul said when he entreated the early Christians of Philippi to treasure “whatever is true, whatever is honorable, whatever is just, whatever is pure, whatever is lovely, whatever is gracious” (Phil 4:8). From earliest times, the Church has learned to express the truth of Christ through the help of ideas and in the culture of various peoples, because the message that she preached is intended for all peoples and nations. The Christian message is not the exclusive property of any one group or race; it is addressed to everyone and belongs to everyone. There is therefore no opposition or incompatibility in being at the same time truly Christian and authentically Chinese.

In proclaiming Jesus Christ as the eternal Son of God and Saviour of the world, the Church has no other aim than to be faithful to the mission entrusted to her by her Divine Founder. She has no political or economic goals; she has no political or economic goals; she has no worldly mission. She wants to be, in China as in any other country, the herald of the kingdom of God. She desires no privileges, but only that all those who follow Christ may be able to express their faith freely and publicly and live according to their consciences

Christ came to serve and to bear witness to the truth. In the same spirit the Church will offer her contribution to fostering human brotherhood and the dignity of every human being. She therefore encourages her members to be good Christians and exemplary citizens dedicated to the common good and to the service of their fellowmen, and collaborating through their personal efforts to the progress of their country.

All this I say to you,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because I feel so near to you. The course of history, shaped by human decisions, has been such that for many years we have not been able to have contact with each other. Very little was known about you, your joys, your hopes, and also your sufferings. Recently, however from various parts of your immense land information about you has reached me. But in those long years you have undoubtedly lived through other experiences which are still unknown, and at times you will have wondered in your consciences what was the right thing for you to do. For those who have never had such experiences it is difficult to appreciate fully such situations. Yet,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all through this period and up to the present day, I , and the universal Church with me, have been with you in thought, in prayer, in genuine brotherly love and in pastoral concern. I place my trust in your faith and in the Lord who promised: “Do not be anxious how you are to speak or what you are to say, for what you are to say will be given to you in that hour” (Mt 10:19). If you remain united with the Lord in faith and prayer, he will strengthen and guide you.

I also wish to express my deep admiration of the testimonies of heroic faith that many of you have shown and are still showing today. The whole Church is proud of you and feels strengthened through your witness. At the same time she hopes that you in your turn have been strengthened by her continuous prayer and communion in our Lord Jesus Christ.

What unites us,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is not a bond of physical nature or a political allegiance, but faith in him who is the Son of God and Saviour of the world and who has proclaimed the brotherhood of all men. It is he, Jesus Christ, who loves all people irrespective of their race or culture, or their social or political status. We are all brothers and sisters, and at the centre of Jesus’ message is the call to the universal brotherhood. Is it not inspiring to discover that a similar message is aptly expressed in your Chinese saying: “Between the four seas, all men are brothers?” More than at any other time, there is a need for us to proclaim this message all over the world, since injustice and discrimination among people and nations still linger on.

As I am traveling so near to your great country, let me send you a message that comes from my heart and from our common faith. At this time of grace and chance, I say: open your hearts and minds to God, who in his divine providence guides all events and purses his plan in all that happens. Out of human suffering and even out weakness and error, the Lord creates new growth. It is my sincere and heartfelt hope that some day soon we shall be able to join together, praising the Lord and saying: “Behold how good and pleasant it is to dwell in unity as brothers” (Ps 133:1).

I entrust you all to Mary, Virgin most faithful, Queen of China. May the peace of Jesus Christ her Son be with you all. May God bless China!
27 February 1981

 

Bishop Wu Preaches at Special Mass for the Pope
Startling reminder of violence

“It is tragic that a man who so consistently preached peace, love and reconciliation should be the victim of such a violent assault….”

The following is the homily preached by Bishop Wu in the Catholic Cathedral of Hong Kong on 14 May during the Mass offered for the speedy recovery of the Holy Father.

My dea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Christ,

We are gathered together this evening in sadness at the news of the attack on the life of Our Holy Father, Pope John Paul II. The whole world has reacted with dismay to this terrible event. The reaction of most people is: “What is happening to this world of ours, that such as awful tragedy could take place.” It is really a startling reminder of the violence which is so prevalent in today’s world.

Pope John Paul has travelled to many different parts of the world bringing a message of 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He has consistently spoken out against the folly of violence, just as his predecessors have. Again and again, the Pope has spoken out fearlessly and forcefully, explaining the Church’s stand which is clear and unambiguous.

In his recent visit to the Philippines, for instance, he spoke to the poor of Tondo: “The road towards your total liberation is not the way of violence, class struggle or hate; it is the way of love, brotherhood and peaceful solidarity”. He spoke of “the deep power of love which should shape our human life.”

It is tragic that a man who so consistently preached peace, love and reconciliation should be the victim of such a violent assault.

I am especially saddened myself as I have met the Holy Father twice in the last year. I met him in the Philippines when he was on his tour of Asia, just a few months ago. About this time last year, I had a private audience with him and for more than half an hour we had a very friendly and intimate conversation. So I feel this attack on his life very personally and was really shocked when I heard the news this morning.

We thank God that the Pope was not killed in this assassination attempt. His life has been spared, and we offer up our heartfelt prayers to God that the Pope may soon enjoy again his normal good health. We pray to God, too, for the alleged assassin. We pray that he may come to a relisation of the malice of his action and that he may repent of his terrible deed. May God grant that he may find peace with his own conscience.

We pray, finally, that the world may come to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the futility of violence and that all men may seek a peaceful solution to their problems. May men grow in brotherly love for each other. Hopefully this will be one good result from this sickening tragedy.

Finally, I wish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thank all those who have been so kind as to express their sympathy and support at this tragic time. I assure you that I do appreciate your thoughtfulness.

God bless you all.
22 May 1981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Shocked at attempt on Pope’s Life

The following was a press release from the Most. Rev. John Baptist Wu, Catholic Bishop of Hong Kong, as soon as the news of the attack on the Pope’s life reached Hong Kong.

I was deeply shocked and saddened when I heard the terrible news of the attack on the Pope’s life. It is a sad thing, indeed, that a man life Pope John Paul II, who has consistently spoken out against violence in many different parts of world, should be the target of such violence.

Having met the Pope personally in his recent visit to the Philippines, I feel more deeply saddened by this senseless attack on his life.

I appeal to all to pray for the speedy and complete recovery of the Holy Father. Let us pray, too, for the sick man who made this attempt on the Pope’s life; may God grant him the healing which he so clearly needs.

On behalf of the Diocese, I have also sent a telegram to the Holy Father conveying to him our concern and prayers for his speedy recovery.

Bishop J.B. Wu of Hong Kong received many messages of sympathy and good wishes from all sectors of Hong Kong - the Government, the consulates, religious leaders and leaders of community.

From Sir Murray McClehose:
“I was shocked of the attack on Pope John Paul II. I am sure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join me in wishing him a speedy and complete recovery.”

From the Anglican Bishop of Hong Kong and Macao:
“My whole diocese was shocked and saddened by the news of the tragedy. We pray as one body for His Holiness for God’s special blessing at this time of our great shepherd and his blessed Church.”

From the Hong Kong Christian Council:
“We were shocked about the attempt on His Holiness Pope John Paul II’s life. We want to assure you of our prayers for his early and complete recovery.”

22 May 1981

 

The Holy Father Thanks Hong Kong

The following is the text of a message from the Holy Father on 25 June to our Bishop to thank him and the faithful of his diocese for the Masses and prayers they offered after the attempt on his life.

My Lord Bishop,

His Holiness Pope John Paul II was very pleased to receive the message that you sent to him after the attempt on his life. He thanks you and your people for your thoughtful solidarity and is deeply grateful for the Masses and prayers that have been offered for him.

On his part His Holiness prays that you and your clergy, religious and laity will all experience grace and peace in our Lord Jesus Christ, and be constantly sustained by the power of the Holy Spirit. To the whole Diocese of Hong Kong he sends his Apostolic Blessing.

Yours sincerely in Christ,

+ E. Martinez Subsitute

17 July 1981

 

John Paul II
1920-2005


“Well done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come and share your Master’s joy? - Matthew 25:21

Prayer for the repose of the soul of Pope John Paul II

God our Father, through Your only Son Jesus Christ You save us, by Your Holy Spirit You guide us. You chose Pope John Paul II to be our shepherd. In his faithful service, he has shown us how to love. Dear Lord, receives him into your heavenly kingdom, and grant him eternal rest in peace.

Strength us, Lord and as Pope John Paul II has reminded us to “Be not afraid”, that we may serve with love, forgive our enemies, care for the poor, uphold justice and embrace peace, as we await the fullness of Your Kingdom.

May the world come to know you, God, and your commandment of love, through the example of your servant Pope John Paul II.

We ask this through Christ our Lord. Amen.
3 April 2005

 

John Paul II in profile

Pope John Paul II’s pontificate is the third-longest in Church history,

When he was elected in October 1978,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as hoping for longevity after the 34-day papacy of Pope John Paul I. Just over a quarter of a century later, the Polish-born pontiff, despite increasing frailty and infirmity, surpassed the papacy of Pope Leo XIII, who ruled for 25 years and five months, 1878-1903.

Pope Pius IX’s papacy was second-longest at 31 years, seven months and three weeks, from 1846 to 1878. Pope John Paul would have surpassed that in May 2010 - had he reached his 90th birthday.

By tradition, the church’s longest pontificate was that of St. Peter, the first Pope. Historians have established no official dates of his papacy, but he is believed to have reigned between 34 and 37 years.
3 April 2005

 

A day in the life of John Paul II

Vatican City with Pope John II in an acutely grave condition, his closet aides are gathered around the Holy Father, and the ordinary routine of life in the papal apartments has been broken.

What was the Pope’s usual schedule, prior to his illness? Monsignor Vincent Tran Ngor Thu, who served for eight years as one of the Pope’s secretaries, left an account of his own experiences for the Roman news agency I Media. The Vietnamese priest, who died in July 2002, recalled his years of service in the busy papal household between 1988 and 1996. “For eight years, I spent two or three hours a day at the Pope’s side,” the monsignor recalled.

At that time, John Paul II had the habit of rising at 5:30am in the morning and going to his private chapel to pray. “It was a difficult rhythm for his secretary to follow,” Monsignor Thu said. He remarked that he was always struck by the intense concentration of John Paul II at prayer. “When he was there alone, he would kneel on the floor before the tabernacle, with his head in his hands,” he said. Later in the day, the Pope would often pause in his other activities to visit the chapel, maintaining his “quasi-permanent contact with God” and his “great serenity,” his former secretary testified. The Pope would often bring drafts of documents, or dossiers that he was studying, into the chapel to place before the blessed sacrament.

He would celebrate Mass at 7am and make a silent thanksgiving for about 15 minutes before greeting the few guests who had participated, some of whom would be invited to join the pontiff for breakfast.

Beginning at 9am, Pope John Paul II would work silently for about two hours in his office. “He could not be distracted!” Monsignor Thu recalled. During these morning work sessions, he wrote his own documents and studied important decisions that he had to make. This work was done at his own desk, in the room from which he would appear on Sunday, at the window, for the Angelus audience.

At 11am, one of the Pope’s secretaries would remind him of the time, and escort him to his formal apartment, on the second floor of the apostolic palace, for private audience with various visitors. Monsignor Thu said that it was not unusual for the secretary to discover the Pope deep in prayer at this time. But he said that John Paul II had an unusual capacity for switching quickly from one subject to another, so that he was ready to receive visitors - and to shift his attention quickly from one visitor to another over a series of short appointments. During meetings with visiting bishops, the former secretary observed, the Pope showed an astonishing ability to remember names and detailed information about different dioceses all around the world.

John Paul II virtually always invited guests for lunch. Monsignor Thu said, “The Pope loved company. He listened carefully to his guests and drew both information and energy from their conversation.” The lunch invitations were not limited to clerics; he frequently spent the time with scholars and scientists, questioning them closely to advance his own understanding of different topics.

After lunch, the Pope would spend some time alone - walking on the terrace of the apostolic palace, saying the rosary and reading his breviary. Then he returned to his desk to work on the various dossiers prepared for his attention by the secretariat of state. That work continued into the early evening, when he met with his closest collaborators - such as Angelo Cardinal Sodano, the secretary of state;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the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or then-Archbishop Giovanni Battista Re, who at that time was the sostituto or deputy secretary of state, who supervises most of the day-to-day paperwork of Vatican administration.

“Sometimes the Pope would also meet with Joaquin Navarro-Valls, the director of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 and discuss the news of the day,” Monsignor Thu reported.

In the evening, after dinner, a second set of dossiers would be brought in from the secretariat of state, and John Paul II would study them and take action as necessary. He would devote the last portion of his day to prayer and to readings of all sorts, his former secretary said. “One evening, he even read an article that I had written in Vietnamese!” Monsignor Thu exclaimed.

Every Friday, John Paul II would follow the stations of the cross, the Vietnamese priest reported; every Saturday, he would make his Confession. Monsignor Thu recalled that the Pope showed great emotional equilibrium and a lively sense of humour. “You could talk with him about anything,” he said, adding that John Paul enjoyed making jokes at his own expense.

The Vietnamese secretary said that he had only one unhappy memory from his 8 years in close service to the pontiff. One day he accidentally shut the door of a car on the Pope’s fingers - a blunder that was continually brought to his attention, during the next few days, by the large bandage on the Pope’s fingers.
3 April 2005

 

Farewell to a great and beloved worldwide spiritual leader

The last audible words pronounced by the dying pontiff were, “I expected the young people to come, they have come, tell them my gratitude.” Those thousands of people in St. Peter’s Square, who did not want the Pope to die alone behind those windows, were mostly young men and women.

People often ask the question: “What in this sick and frail and old man attracted the youth?” He was sick and frail, unable to walk or speck distinctly. Saliva dripped from the corner of his mouth. Why did millions of young people answer the call of this old man and join, often with great sacrifice, in the World Youth Day? I think they would get the same answer as Jesus got from Peter, “Lord, only you have the Word of Life, to whom else could we go?”

Young people feel attracted by this old man because from him they heard the Word of life, of truth. John Paul II should be admired, above all, as the Defender of Truth.

To witness to the truth if the fundamental mission of the Church and this mission has become ever more urgent and pressing in this era when there is much confusion of ideas and errors are easily camouflaged as truth. The Holy Father was not afraid to go against the tide; he dispelled obscuring clouds and let the splendour of truth shine on us.

He helped us to make the most of Jubilee Year 2000. He helped us to refresh and deepen our faith. He enabled us to contemplate more intently the face of Jesus, our Saviour.

He courageously preached the Gospel of Life, emphasizing the sacredness of marriage and the importance of family. He defended each human life, from conception to its natural death. He called abortion by its true name; murder. He fought against euthanasia, at the same time declaring that we are not bound to prolong life with extraordinary means; he confirmed his teaching with his example. He showed us how to face suffering. He showed us hot to accept death.

The many medical bulletins prepared us to accept the death of our beloved Holy Father, a death that came as no surprise. Consequently, it has not caused us so much sadness. “The souls of the just are in the hand of God. They are in peace, full of hope of life eternal.” His peace must have spread into our hearts.

My feeling at this moment, which, I hope, is also shared by all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faith, is one of deep gratitude and lofty praise to the Lord. He has worked marvels through this Pope from far off Poland. God gave him a wide-open heart, like the shores of the sea. He loved everybody without distinction of either race or religion. He had a predilection for the small, the weak; he did not fear the powerful; he defended justice and promoted charity. No day passed without him calling warring parties to stop their violence and embrace peace.

He followed his flock around the world. Certainly one of his regrets was not having had the chance to visit China. Even his attempt to visit Hong Kong failed.

Dear Holy Father, John Paul II, now that you are with the Father in heaven, bless your flock in China. May the suffering on your deathbed complete your prayers and implore the grace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may one day know Jesus Christ and be converted to God.

+ Joseph Zen Ze-kiun
Bishop of Hong Kong

3 April 2005



Dear Holy Father, thank you for the gift you have been to the Church and to humanity

Dear Holy Father, your religious sincerity, outstanding leadership, evangelical zeal, and your love for the Church and for all human beings are all well known. You have had a tremendous impact on the world in which we live. But I also wish to tell you, that you have had a great impact on me personally. At this time of your passing, I would like to take the opportunity to express my loving respect and my deepest gratitude to you. I could give many examples of times when your words and deeds were especially meaningful to me, but here I will mention only three.

1. Holy Father, first of all,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for your deep concern for vocations and for teaching me how to foster vocations to the priesthood and the religious life. In 1996, on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your priesthood, you wrote a book entitled Gift and Mystery. In this book you point out the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family, prayer and vocations. You write: My preparation for the priesthood in the seminary was in a certain sense preceded by the preparation I received in my family, thanks to the life and example of my parents. Above all, I am grateful to my father, who became a widower at an early age… I was left alone with my father, a deeply religious man. Day after day I was able to observe the austere way in which he lived… Sometimes, I would wake up during the night and find my father on his knees, just as I would always see him kneeling in the parish church… (pp. 19-20).

Dear Holy Father, in 1992 you issued the pastoral exhortation Pastores Dabo Vobis. In this book, you explain the meaning of a vocation to the religious life, you show us how to nourish that vocation and emphasize the need for ongoing formation. The content is clear, rich and complete. In the exhortation you clearly demonstrate how it is only by casting aside all obstacles, including one’s personal likes, family worries and opposition from society, that anyone can respond wholeheartedly and positively to this most noble call from God and thus attain real freedom. You also point out that concert for vocations is not only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person appointed by the bishop to promote vocations. It is also a basic mission of the whole Church and of every person in the Church. You maintain that each parish, before setting up any other committee must, first of all, establish a committee to foster vocations. You carefully spell out the task of this committee: to pray for vocations, to search for vocations and to support vocational formation through prayer, funding and creative activities. What is especially touching for me is to have had the good fortune of participating in ordination ceremonies for deacons, priests and bishops at which you presided. I will always remember and treasure these memorable occasions.

2. Holy Father, thank you for teaching me how to love and be concerned for my motherland, China. On 19 August 1979, during the very first year of your pontificate, you publicly mentioned China and the Church in China. I will always remember your words. You said it was impossible to have direct contact with Catholics in China, but deep in your heart you were concerned about them and prayed for them every day. You expressed the hope that, through negotiations, the Chinese Church might soon be able to enjoy freedom and full communion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You repeated this desire several times during the following years. During the past 26 years, your hopeful longing and yearning for unity have been the inspiration and motivation for my work and the source of the concert for my motherland and for its Church. In 1986, I remember very well the one ominous sentence you spoke on the occasion of receiving a group of us clergy, who were concerned about the Church in China. You simply said, “Don’t habour any illusions about Communism!”

Holy Father, in 1998, when you issued the call for the Asian Synod of Bishops, you said: “At this time we are thinking of the Catholics on the mainland of China and of their shepherds. In order that those bishops might be represented at this synod, besides the bishops working in Hong Kong, I have also invited two bishops from China to attend. They are Bishop Duan Yinming, ordinary of the diocese of Wanxian, and his coadjutor, Bishop Xu Zhinxun. I hope that they can soon come to be with us to give a report on the life of their Christian communities.” Dear Holy Father, thank you. This thoughtful invitation with its expression of concern and love have enlarged my own vision and deepened my concern.

3. Dear Holy Father, thank you for teaching my how to evangelize with fervour and zeal. In your book, 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Hope, published in 1994, you used a question and answer format to express many of your deepest hopes and dreams. For me, the most important section was “What is the ‘New Evangelisation?” Your pastoral letters and encyclicals have been wonderful guides, urging us to spread the Gospel, but what has been more compelling for me is the example you yourself have set before us by so enthusiastically and personally taking on the task of evangelisation yourself. Even in these recent years with your increasing age, failing health and the ever heavier burdens of the suffering Church, you have manifested unrelenting zeal, and led the way in many pastoral and evangelical endeavours. The whole world stands in admiration of you.

Holy Father, on 13 May 1981, while greeting pilgrim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in St. Peter’s Square, you were seriously wounded by the bullet of a Turkish assassin. In imitation of Jesus, you not only prayed for your attacker but also forgave him his crime. After your recovery, you went to visit him in prison. You even sympathised with him and begged that he be treated with leniency and given an early release. Holy Father, thank you for this beautiful example of love for one’s enemies. Your example serves as a vivid reminder that we must bear witness to the Gospel by our lives.

Dear Holy Father, indeed you have been a precious God-given gift both for the Church and for all of humanity. We are really proud of the leadership you have given us. While you are enjoying a well-deserved and everlasting peace in the bosom of the heavenly Father and with the Christ that you served so well, may you continue to guide us!

+ John Tong Hon
Auxiliary Bishop of Hong Kong

3 April 2005



What happens in the Church between Popes

The death of Pope John Paul II on 2 April  (3:37am, 3 April, Hong Kong time), set in motion a complicated period of transition, and interval marked by mourning, a slowdown in Vatican operations and the election of a new Pope. This period between Popes - known by the Latin term interregnum - began moments after the Pope’s death and ends when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chooses a successor and announces it to the world. That could come as early as 15 days after the Pope’s death.

The rules governing the interregnum are matters of Church law, not dogma and were last revised by Pope John Paul II in 1996, in his apostolic constitution Universi Dominici Gregis. The document confirmed that as long as the Holy See is vacant, the universal Church is governed by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which cannot, however, make decisions normally reserved to the Pope. Such matters must be postponed until the new Pope is elected.

And until there is a Pope, the Roman Curia loses most of its cardinal supervisors and cannot handle any new business.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s to deal solely with “ordinary business and matters which cannot be postponed.”

At present, there are 183 cardinals and all of them were asked to meet in Rome to help administer the transition period.

There will be no Chinese cardinals voting for a new Pope in the coming conclave as only those under age 80 - a total of 117 - are eligible to do so. Had the Pope passed away three years ago, the late Cardinal John Baptist Wu of Hong Kong, would have been eligible to cast ballots. At 81, Taiwan’s Paul Cardinal Shan Kuo-his, cannot vote.

As chamberlain, Cardinal Martinez Somalo administers the goods and temporal rights of the Holy See until the election of a new Pope. His duties also included verifying the death of the Pope, sealing the Pope’s private rooms, taking possession of papal palaces at the Vatican and elsewhere, and informing leading church personnel of the Pope’s death. He also makes arrangements for Pope John Paul’s burial, unless the Pope has left his own instructions.

The dean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has the duty of informing the other cardinals of the Pope’s death and convoking them for the first congregations, as well as informing the diplomatic corps and the heads of nations.

The cardinals in charge of major Vatican department lose their positions with the death of Pope, although they may be brought back by the next pontiff. During the interregnum, most curial offices are to be overseen by their respective secretaries, who are generally bishops.

Pope John Paul’s apostolic constitution instructed the Curia to avoid action on “serious or controverted matters,” so that the next Pope will have a free hand in dealing with these issues. The Vatican’s tribunals continue to process marriage and other cases and the Vatican’s diplomatic representatives remain in place.

The Pope’s funeral Mass takes place on Friday, 8 April (4pm Hong Kong time) St. Peter’s Basilica.

During this time, the cardinals may discuss the coming election among themselves. However, they may not make pacts or agreements that would oblige them to vote for a particular candidate and they take an oath to maintain strict secrecy regarding everything related to the conclave, even after it is over.

The cardinal electors are to begin the conclave 15 to 20 days after the Pope’s death. All are expected to arrive in Rome by that time, unless a serious reason is represented.

The word conclave comes from the Latin literally meaning “with key” and reflects the previous tradition of locking the cardinals in an area where they would spend day and night until the new Pope’s election. This time, although the principle of a closed procedure still holds, they will be bussed from their residence at Domus Sanctae Marthae to the Sistine Chapel. They are not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outside world, watch television or read newspaper.

On the day set for entry into the conclave, the cardinal electors assemble in St. Peter’s Basilica for morning Mass and in the afternoon, they process to the Sistine Chapel. Rules specify that the chapel is to be swept for listening or recording devices beforehand.

Voting may begin that afternoon with one ballot; on following days normally two ballots are held in the morning and two in the afternoon. A Pope is elected when he obtains at least two-thirds of the votes. If there is no decision after 30 ballots, a simple majority (50 per cent plus one) suffices.

By tradition but not by rule, the successful election of a new Pope is signaled to the world by white smoke coming out of the Sistine Chapel smokestack.
10 April 2005



Fighter, shepherd and man of God

Homily by Bishop Joseph Zen at a diocesan Requiem Mass at 8pm on 3 April, following the announcement of the Holy Father’s death. There will be another, more solemn Mass, the evening before his burial.

Today’s Mass is a simple one and I will focus on the Holy Father as the shepherd of the Church, highlighting his prayer life as being the source of his pastoral charity.

Fighter. In the first reading you can feel the exuberance of St. Paul in his letter Timothy and his words describe perfectly the personality of John Paul II: he was a fighter and a runner in a race; he kept the faith, defended the truth and he had no fear of going against the tide or of offending the powerful. Even those who disagreed with him could still admire his courage and strength. Sparing no effort, he championed the cause of justice and peace, protesting peacefully against injustices and he fought for a peace, grounded in justice, for all peoples. The media has an abundance of material on this, but we believers know that the Pope did these things because the Lord had entrusted his flock to him.

Shepherd. To be close to his flock, the Holy Father endured immense fatigue visiting his sheep in almost in every corner of the world, so that those, who could not afford to visit him in Rome, could feel how much he cared for each one of them. Even when he was exhausted, he still dragged his failing body on such pastoral visits.

The Holy Father could not really visit every member of the faithful throughout the world, (there are certainly people among us who had no chance to see him in person) but modern communications brought his image and, above all, his teaching into every home.

When the Apostles instituted the office of deacons they wanted to dedicate themselves to prayer and the service of the Word. The extent to which John Paul II dedicated himself to the service of the Word is obvious for anyone to see. Encyclicals, Apostolic Letters and Exhortations poured out from his soul to nourish our spiritual life. These are the most precious things bequeathed by John Paul II. Let us treasure them.

One small booklet helped me greatly in meditating on the tsunami tragedy and during the time of the Holy Father’s last illness: “The suffering which brings salvation”. It should be on the shelves in your parish offices.

Man of God. John Paul II was a fighter and a shepherd, but above all he was a man of God. His moving energy came from his prayer life.

In the Apostolic Exhortation Pastores dabo vobis he said, “the priest is the man of God, the one who belongs to God and makes people think about God. When the Letter to the Hebrews speaks of Christ, it presents him as “a merciful and faithful high priest in the service of God” (Heb. 2:17)… Christians expect to find in the priest not only a man who welcomes them, who listens to them gladly and shows a real interest in them, but above all a man who will help them to turn to God, to rise up to him. And so the priest needs to be trained to have a deep intimacy with God”.

The most essential forms of prayer are precisely the ones the Holy Father recommended during these last years; devotion to Jesus in the Eucharist and contemplation of Jesus’ face in Our Lady’s company with the rosary.

One friend of mine was at a meeting in the Congregation for Institutes of Consecrated Life when the Holy Father passed by and asked, “What is the subject your are discussing?” “Prayer” they answered. John Paul II stopped a moment and said, “The consecrated persons need prayer, not only good prayer, but also much prayer.” This sounds so conservative, but that was the secret source of his energy.

A Vietnamese priest who served as one of the secretaries to John Paul II for eight years told us that the Holy Father got up at 5:30am everyday and spent his time in prayer till 7am when he celebrated the Holy Eucharist. He spent as much time again in the evening.

One confrere of mine, who worked in the Apostolic Nunciature in Manila where the Holy Father stayed during his visit to the Philippines, had this to tell me: In the early morning when everybody was still sleeping John Paul II would sneak into the chapel and there, in the dark, he prayed for one hour. In the evening after a hectic day when everybody was in their own rooms, the Holy Father again went to the chapel and, without switching on the light, prayed for another hour. Because of this prayer, when he worked, when he met people, he seemed to hold a permanent direct line with heaven.

What sort of prayer could he be saying during those long period of silence? I guess it was; “Lord, you know, I love you”.

Tonight we are here to praise the Lord for this gift of a Fighter, a Good Shepherd and a Mediator between and us.
10 April 2005



Sino-Vatican relations after Pope’s death

All the Chinese faithful, who have had a chance to meet John Paul II, kiss his hand or talk with him, could confirm that he always to assured us he prayer for China everyday.

When Bishop Tong and I were received by His Holiness shortly after our Episcopal ordinations, the Holy Father kept repeating, almost like a little child pleading with its mother, “I want to go to China, I want to go to China!” In mourning the Holy Father, I said his one regret must have been that h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visit China, or even Hong Kong. This was his deepest longing and greatest dream.

Recently, at a press conference, I explained in detailed how the then chief secretary, Anson Chan, did her best to help obtain permission for the Pope to come to Hong Kong for the conclusion of the Asian Bishops’ Synod. The answer from Beijing was that since there were no diplomatic relations between the Vatican and China, it was inappropriate for the Pope to come.

When asked if, with John Paul II’s going and a new Pope coming, there would be a new setting to the establishing of Sino-Vatican diplomatic relations, my answer was that “objectively” there should not be any difference. The Vatican’s policy to work for a speedy establishment of Sino-Vatican diplomatic relations is well established and will not alter with the change of the person of the Pope. Unfortunately, there seems to be little interest on the part of Beijing authorities in recent years.

The desire for dialogue, which may lead to the establish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is so strong that it prompted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Cardinal Sodano, to make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11 February 1999. “Our nunciature in Taipei is the nunciature in China and if Beijing agrees, we can move it to Beijing. I don’t say tomorrow, or even tonight.”

The statement offended the sensitivities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as I dared to point out publicly at the time. It may also have misled Beijing into believing that the Vatican was ready for a complete surrender. Actually, what it did raise was a wave of expectation. However, with the realization that the Vatican was not ready to surrender the stalemate continued.

During the Holy Father’s recent illness and then upon his death, kind words came from Beijing, which raised some new optimism about the re-establishment of Sino-Vatican diplomatic relations. Along with the good wishes and later condolences, the two conditions for eventual rapprochement were reiterated; firstly to sever ties with Taiwan and secondly to stop interfering in Chinese affairs, even in religious matters. Before any dialogue or eventual consensus, we could not expect any Chinese spokesperson to say anything else. But people must know that the problem is not about Taiwan, it is about interference.

Severing ties with Taiwan would be problematic, because, never in history has the Holy See taken the unilateral action to sever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any state. It should be remembered that it was the authorities in Beijing who expelled the nuncio from China at a time when Taiwan was recognized as being the legitimate Government of China by the United Nations. Nevertheless, Cardinal Sodano’s words made it clear that the Holy See is ready to take that step. This is public information. I am amazed that the media is treating it as it I had revealed any secret.

The Holy See’s rationale in making such a decision, albeit reluctantly, has also been accepted by the bishops in Taiwan. The Holy See is facing a dilemma; either keep the status quo and abandon the faithful in the mainland to their fate, or try to help them to achieve a state of normal religious practice and come to terms with the Beijing Government. Even within the Taiwanese Government there are people who sympathise with the Holy See, and the Holy See is confident that, in any situation that may develop, the Church in Taiwan would continue to enjoy religious freedom.

When we, the three vicars-general of the Hong Kong diocese, officially visited the United Front Branch of the Communist Party in Beijing in 1997, the then vice-director of the branch talked about the first condition. Of course, if Beijing demands that the Holy See sever its ties with Taiwan before they will even start talking, in other words, before they will even give any assurance of a possible normalization of the religious situation, that would be unfair.

Calling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s by the Pope an “interference in internal affairs of China” is obviously a misunderstanding.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s of the pastoral duty of the Holy Father. It is, by nature, a purely religious matter. All big nations accept this. Nobody else regards this as a breach of either national dignity or sovereignty. I would like to ask if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would accept having the managers of a branch office in China appoint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ome Governments, which in the past wanted to have a say in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s, have now confidently renounced such a privilege. However, I understand that in fact, before full mutual trust can be built, the Holy See may accept some participation of the Beijing Government. And as Beijing knows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problem. It is not insoluble. There is a Vietnamese way of doing these things and a Cudan way, surely some way can be found and agreed upon.

On the evening of 3 April, the vice-chairperson of the Chinese Patriotic Association, Liu Bainian, said something on television with which I strongly disagree. He said that obviously Bishop Zen was ignorant of how the Chinese side is working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Sino-Vatican relations. I would really like to have an opportunity to check the facts with Liu. He then said that Bishop Zen would do better to persuade the conservative forces in the Vatican not to create obstacles to negotiations. Is Liu really so ignorant of the situation in the Vatican? Talking of conservative forces in this context is tantamount to living in an era long gone. But more seriously, insinuating that John Paul II yielded to the conservative forces, or became a conservative force himself, would be a grievous unfairness and expression of disrespect for the great, wise leader of the Church.

I am afraid it is the so-called faithful of the Patriotic Association, like Liu, who are actually the conservative forces that, until now, have failed to help the central Government understand the pastoral nature of the office of the Pope. For obvious reasons, if real normalization of the religious situation became a reality, they, and especially Liu, would no longer be able to go over the heads of the bishops and sustain control of the Church in their own hands.

Liu and myself are not young anymore and not far from the day we have to give an account of our life to God. Let us put aside any short-sighted interest and do something really beneficial for the Church and to our country.
+ Joseph Zen Ze-kiun
10 April 2005

 

Editorial
Let us pray for the Pope

Today, the faithful along with many people outside of Christianity, are praying for the Pope in the shadow of his death. Special Masses are being offered for him around the world and in Hong Kong daily, 24-hour exposition of the blessed sacrament in the cathedral will continue up to his burial.

Strangely, a man, whose remarkable and universally recognized sanctity has become a hallmark of his person, is being prayed for more than those whom human wisdom indicated may have a far greater need of prayer. These seems to be a contradiction in the rush to pray for the Pope when those in seemingly far greater need are left to fend for themselves.

However, the saying, “Those to whom much is given, much will be demanded,” may apply far more stringently to the Pope than to anyone else. He was placed in the most privileged position in Christianity. He was asked to make moral judgments that affected the lives and consciences of millions of people, he bore the criticism leveled at him for some of those directives and declarations and must surely have suffered the temptation to seek popularity over truth. His lot was not an easy one and what agonies of conscience he may have suffered are, obviously, a matter between himself, his confessor and God.

We look at him now as indeed a man to whom much was given - but we must also remember that he was a man from whom much was demanded. On Saturday,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encouraged us not to pray for his recovery, the medical reports precluded that possibility, but to pray for his peace of mind during his death agony. We were also encouraged during his time of sickness to pray that he would be able to carry his responsibilities - because even in his illness he still had many burdens to bear. As his body weakened, his voice became mute and his ability to communicate dissipated, more and more he had to bear those responsibilities alone.

Our Christian tradition encourages us to pray for the dead that they may be loosed from sin. “What sin has a Pope committed?” we may wonder. However, our lot is not one of wondering about his personal struggles with human weakness, our lot is to wonder how sin has affected our relationship with the Holy Father. Sin is a community affair as much as a personal one. We say that any group is as strong as its weakest link - glib and probably not true - but small weaknesses at the top do have far reaching effects and all weaknesses among members limit the ability of any leader to lead. Reconciliation with a dead Pope is most certainly a high priority among the faithful. Mourning a Pope is a necessary thing, as soon we will be asked to accept a new one. So we pray that our hearts may be free of obstacles, open and accepting of God’s will.

We are a communion of saints and what we do and what we think does matter. And if you are Pope, what may be an insignificant shortcoming in anyone else can have far reaching effects.

The true depth of the Pope’s struggle is unknown to us, yet as one who received much, maybe much more than any one else, much was demanded, much more than we can ever imagine.

So we continue to pray for the Pope. It is a time of great need.
10 April 2005

 

A spiritual leader for all humanity

The closing of the gates to the Vatican state on 1 April and the placing of the vicar for Rome, Camillo Cardinal Ruini, whose responsibility it was to announce the death of Pope to the world on standby, spoke more strongly of his fragile hold on life than the dozens of jumbled and guarded medical press releases of the past few days.

Although, according to Church pastoral practice, His Holiness must have received the sacrament of the sick on more than one occasion during his long battle with illness, it was only announced on April that he had received “the Last Rites and Viaticum.”

In the Philippines, round-the-clock Masses were offered for the pontiff and special prayers said in almost every other country in the world. A large crowd sat vigil at his bedroom window, thankful for the privilege of every glimpse. For almost 27 years spiritual leader of the world’s Catholics, Pope John Paul II is being mourned, not only by the faithful, but by many outside the Church, as evidenced by the prayers offered for him in mosques, temples and synagogues.

More than any other Pope, and probably any other religious mentor in history, he has been a spiritual leader to the whole world, not just those who share his Catholic faith. He was not the first Pope to journey to Asia, but he was the first to visit countries where the Catholics, or even Christian, faith occupies only a tiny part of the religious stage.

In 1981, he traveled to Japan with its 0.06 per cent Catholic population. Peculiar to this trip was an invitation from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to address a group of academics on ethical and moral issues surrounding scientific research. He was also invited to preside at prayers for peace, before the eternal flame that burns in Peace Park as a memorial to the victims of the atomic bomb that was dropped on Hiroshima in 1946.

When he celebrated Mass at Tokyo’s Korakuen baseball stadium, Japanese television carried the whole event. And in the nation’s capital he was ferried around in the emperor’s car.

Such was the interest of the Japanese in matters papal that one television channel devoted that bulk of its time on air to covering the Pope’s five day tour. They chose a young, cute and popular pop star from Hong Kong, Agnes Chan, to host their programme, who, apart from being a national idol, was Catholic and spoke English.

As emcee and personal translator, she had escorted the Pope around a function for youth on his first day in the country. Afterwards, with a wry smile and excitedly sparkling eyes, she giggled over national television, “Six years ago I was expelled from a Catholic school in Hong Kong for singing in night clubs, today I danced with the Pope!” Chan spent the best part of the pontiff’s subsequent days in the country explaining Catholic custom, tradition, teaching and liturgy to the nation.

For weeks afterwards Pope-talk dominated. Newspaper printed reflections on his words, people basked in his afterglow, watched television replays and took an unprecedented interest in the Church. A new word was invented to describe the phenomena, “Pope-mania”.

Again in 1986, this time in Sydney, Australia, it was not only Catholics who lined the streets to see him paraded in his glass-topped Pope mobile from one event to the next. Total strangers in the streets asked each other, “Where can I go to see the Pope?” The city took on a festive mood not experienced again until the 2000 Olympic Games.

As Pope, he took his personal appeal religious senses to a structured, contemplative level. In 1986 he invited religious leaders of all faiths to join him in Assisi to pray for peace. They came, leaders from the Jewish and Islamic faiths, Buddhist, Shintoists, Zoroastrians, Hindus, Unitarians, representatives from traditional African and native American religious and they prayed together with Catholics, Orthodox and Protestants. They acknowledged the Pope’s leadership, not as theologian but as a man with a profound relationship with God. He really put peace and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and relationships on the Church and worldwide agenda.

Those who joined him in Assisi knew he was the quintessential Catholic and, as Pope, he was living witness to the fundamental role inter-religious relations and dialogue play in the living out of the Catholic faith. They returned at the Pope’s behest in 2002 during the aftermath of September Eleven 2001 when he said, “Terrorism never again” and the more than 200 participants issued a joint condemnation of all violence in the name of religion.

A through and painstaking man, he prepared all things well. Before his international trips he learned to read his speeches in local languages. He read in Japanese, clearly and comprehensibly, from a specially designed phonetic script with the English equivalent printed above each word. This practice sometimes backfired, as in Nicaragua, when he did not understand the behaviour of people whose native Spanish dialect was too far removed from his pure form of the language for them to comprehend. The catastrophe culminated in his thundering call for “silencio”.

He had a passion for justice too. On a 1981 visit to Negros, in the Philippines, he boldly stated at a Mass in Bacolod, that the Church would support the people’s call, not for mercy or charity, but “for justice.” He unmistakably rejected and repudiated the claims of the ruling elite that their “might was right” or that by their wealth they would inherit the earth - or even The Philippines!

He could appear to be inconsistent too, as the late Archbishop Oscar Romero discovered at a Vatican audience. However, as leader of a worldwide organisation, the Pope also had concerns about the disunity of the El Salvadoran Bishops’ Conference and like the head of any bureaucracy, he had to glean his information and take guidance on pressing agendas from his public service and diplomatic corps, who do not always reflect the basic needs of the people.

While his personal rapport and dramatic flair made him the darling of the masses, put him on the cover of Time Magazine and kept him on prime-time television, many would say that his behind-the-scenes lobbying had an even bigger influence on world events. He had political savvy. Every United States president made pilgrimages to his door, George W. Bush on three occasions.

Other national leaders traipsed up his corridor, among them Yasser Arafat, Fidel Castro, Mikhail Gorbachev and Kurt Waldheim. He was a consistent critic of war and spent a lifetime advocating peace, right up to this year’s Easter Ubi et Orbi message. Although his words were not always heeded, he had some successes including heading off a shooting match between Chile and Argentina in 1978.

He was an articulate advocate for freedom, especially religious freedom. He campaigned and lobbied in his native Poland and never ceased to address persecution of all kinds across the globe. He never stopped prodding the world’s conscience and his empathy for those who were suffering was never exhausted.

However, he longed to see his brother and sister Catholics in China at peace with their homeland. Finding an equitable solution to tensions between Government and Church was one of his burning ambitions. This is one disappointment that he took to his deathbed as the matter is in many ways still unresolved. Also he died with another unfulfilled ambition, to visit China personally.

As a man of the people, he loved the young, he loved the old, he loved them all. And as every papal minder knew, when he lifted a baby into his arms, cradled and kissed it, it was time to move on. This time it is the almighty who took Pope John Paul II into a loving embrace, and we know that time has come for the 84-year-old Karol Wojtyla, a priest since 1946 and our beloved Pope for 27 years, to move on.
10 April 2005



Filipinos flock to Hong Kong churches to mourn the Pope

As the Filipino community in Hong Kong prayed for the repose of the soul of Pope John Paul II after his death on 2 April, his courage in suffering surfaced as being people’s most fond memory of the 263rd successor of St. Peter.

At a mourning Mass in St. Joseph’s Church, Central, on 3 April, Maryknoll Father Ronald Saucci, once a Church media coordinator in Washingto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said he had met the Pope on over 18 occasions. Father Saucci regards himself as privileged for having had the opportunity to experience the human side of the Pope.

He recalled that during a papal visit to Washington, the Pope lovingly picked up a crippled 18-year-old woman. “He mistook her for a three-year-old child,” he noted “as her underdeveloped body was so tiny.” Father Saucci said that when the Pope realised his mistakes he took the microphone and told the woman, “My young lady, do not ever think your suffering is nothing… You are extremely important. You have a real reason to live”.

The priest said he believes that the suffering the Pope has endured over the past few weeks is a fulfilment of that statement he made so many years ago.

Father Saucci described the Pope’s entire life as a “great prayer, as his last word was ‘Amen’.” He noted that the Pope was “a good shepherd without any private wants” and “a teacher telling others how to live gracefully even in suffering.”

Bani Cruz, of St. Joseph’s Church agreed that the Pope’s physical suffering was graceful as he did his duty with toughness and never complained publicly about his pain. “It is natural for human beings to complain about physical pain, but the reports we received about his sufferings were just from his aides, friends or people close to him,” he said. He said he also admired the Pope’s call for unity and peace and his ability to bring reconciliation among different religions.

Therese Necio-Ortega noted that she was touched by the fruitful life of the Pope. “It is easy to pray, but hard to live out. The Pope showed us how.” She also said she greatly admired the approach of the Pope towards ending communist rule in eastern Europe without any of the conventional guns or economic sanctions. “It was really difficult. He did not make people suffer. He just changed their minds. Finally, freedom came. It is their basic human right,” she said. Necio-Ortega explained that she and her family had been following the news on the condition of the Pope right up until the announcement of his death at 3:37am, Hong Kong time. “Then we cried,” she noted.

Juanita Roa, who participated in World Youth Day during the papal visit to The Philippines in 1995, said she was struck by the love and care the Pope expressed for her country and his concern at its poverty and terrible corruption. “We loved him so much. You would be converted if you were not a Catholic, once you meet this compassionate leader.” She said she had prayed that the Pope “would have a peaceful death since he had suffered too much.”

A picture of the Pope was placed in the church at St. Joseph’s and people were invited to leave flowers in tribute. Jasmin Maramag said she had prayed the rosary for the Pope and noted, “He suffered so much, like Jesus Christ.”

Catholic country in grief
Back in Philippines, the former bishop of Manila, Jaime Cardinal Sin, who hosted Pope John Paul II on both his 1981 and 1995 visits to The Philippines, told the Philippines Star on 4 April, “With profound grief, I join the whole of Christendom and the peoples of the world in mourning the passing of our beloved Pope John Paul II.” Meanwhile, Philippine president, Gloria Arroyo called him “a holy champion of the Filipino family” and former president, Corazon Aquino, said that “he has been very kind to us.” Senator Aquilino Pimentel Jr. noted that “he did not endorse martial law (during Marcos’ regime) and I remember him for (that) definitely.” Meanwhile, Datu Antao Midtimbang, the mayor of Guindulungan, acknowledged the Pope’s role in fostering Muslim-Christian interfaith relations. “It was only Pope John Paul II who had entered Islamic holy sites in the Middle East to show his respect for Muslims,” he told the Philippine Star.

10 April 2005

 

Mourning the Pope on Chinese soil

Two requiem Masses were organized by the diocese in China’s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Hong Kong for the evenings of Monday. April 4 and Thursday, 7 April to mourn the death of Pope John Paul II, who passed away on 2 April (3:37am 3 April Hong Kong time). Bishop Zen Ze-Kiun announced on Sunday, 3 April, at a specially convened press conference held in the cathedral meeting rooms, that a simple Mass would be celebrated on the Monday evening and another later in the week on the eve of the Pope’s funeral. He also said that there would be a Requiem Mass celebrated in each parish in the diocese.

Organizers were taken by surprise as mourners swelled into the cathedral compound on the Monday evening. All seats in the church were taken two hours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8pm liturgy. Many more pressed into the standing-room-only areas of the cathedral and the space in front of the main entrance was packed to capacity around a big screen carrying television coverage of the event. Church wardens had difficulty clearing a passage for the approximately 100 con-celebrants of the Mass, together with Bishop Zen and Auxiliary Bishop John Tong Hon to process into the church.

Shortly after 8pm police blocked the main entrance to the Cathedral grounds and directed people to enter from Caine Road. At 8:30pm, as the congregation swelled to over 8,000 people, wardens closed this gate as well, fearing for the safety of those already inside. However, as the steady flow of people arriving began to slow, the two or three hundred who had been barred, were allowed inside.

Many standing at the side of the church were not able to head the outside audio. However, as one young Canadian man noted, “The important thing is to be here. I just want to pay my respects and pray for the Pope.”

The administrator of the Cathedral Parish, Father Dominic Chan, said that they were surprised at the size of the crowd and had not consecrated sufficient hosts. “We had only prepared 5,000,” he said. Consequently many were not able to receive communion, which was distributed at various points both inside and outside the church.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Filipino, Congolese, Polish and Chinese communities in Hong Kong made a special offering of flowers during the Mass, which were placed in front of a memorial photograph of the Pope before the high altar.

The Thursday Mass was advertised as “more solemn” and police estimates placed the congregation at 7,000. Wiser after the previous event, organizers opened the Caritas Community Hall to about 1,500 people, who were able to join in the liturgy through the big screen telecast provided by cable television, which broadcast both Masses lives. This took pressure off the open areas of the Cathedral grounds making conditions easier for those gathered outside on the first warmish evening of the year.

The Masses were attended by the acting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 Donald Tsang Yam-kuen, Catholic politician Martin Lee and representatives from other Christian denominations and religious including Metropolitan Nikitas Lulias of the Orthodox Church; Anglican Archbishop Peter Kong kwong-kit, from the Hong Kong Chrisitan Council; Bishop Louis Tsui Tsan-sang from the Anglican Church Reverend Josephine Tso Shui-wan, from the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 Tong Yun-kai from the Confucian Academy, Lai Sze-nuen, from the Hong Kong Buddhist Association and Ayab Yuet Che-yuen from the Chinese Muslim Cultural and Fraternal Association.

About 800 mourners gathered from 4pm in the Cathedral on 8 April in prayerful solidarity with those in Rome attending the Pope’s funeral. They watched the Vatican telecast on a big screen with on-the-spot commentaries provided by Fathers Thomas Law, Dominic Chan and Lawrence Lee. The entire ceremony was covered live on Hong Kong television by both the English and Chinese language channels of ATV and TVB and was also carried by the Cable TV network.
17 April 2005

 

Taiwan’s president makes it to papal funeral despite China’s protests

A bit of fancy, last minute footwork enabled Taiwan’s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to obtain a visa from the Italian Government to pass through the country’s sovereign territory in order to take up his Vatican invitation to attend the funeral of Pope John Paul II.

Specking from Taipei, Father Peter O’Neill, director of the Hope Workers’ Centre and a veteran of 14 years in the country, said that Taipei’s only English daily newspaper, the Taiwan News, said on 9 April that China had refused to send a national representative to the funeral in protest over Chen’s presence.

The Vatican is the last European nation-state to have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Father O’Neill said, “Because of that, people treasure the Vatican.” He noted that he does not think it has any great religious significance to the people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but the diplomatic ties are really important.” He explained that recently, the tiny, impoverished Pacific nations of Vanuatu announced that it was intending to forge diplomatic relations and there was “great excitement here. It was splashed all over the newspapers for days,” he said, “then when the promise did not materialize nothing was said at all.” Only 23 countries have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mostly Pacific nations and impoverished African ones.

Another missionary in Taiwan, Father Pat O’Beirne, said he did not think it would make any difference to the Church in Taiwan if ties with the Vatican were severed. “Symbolically it may not be so good,” he said “but in reality it would not have any affect on Catholic’s daily lives.” He also noted that the locals were quite accustomed to countries switching sides in diplomatic relations and that he did not think anyone would be “upset”. He said it would be a lot more important in a political context than in a religious one.

However, Father O’Neill told the Sunday Examiner that he thought the official Church would be upset. “The Taiwanese bishops are not usually vocal political,” he explained “but if the Vatican delegation left I think they would feel a bit vulnerable.” He said when rumours of a severing of ties spread recently, the Major Religious Superiors of Taiwan issued a strong statement against it. The president said in a letter of thanks that he was “grateful for the diplomatic ties and hopes they will remain.”

Father O’Neill said that even people who are not Catholics often comment that it is good that the Vatican has maintained diplomatic relations, as most countries followed the United States’ lead in the mid 1970s and severed them. However, he noted that it does not seem to affect the freedom of the Church in the country one way or the other.

He said he did not think Taiwanese Catholics would rejoice at the Vatican delegation packing up and moving to Beijing if it became possible, even if it was explained this could be beneficial to Catholic people in the mainland. “People here do not identify themselves with the mainland,” he said. More and more they are describing themselves as “Taiwanese” or, where appropriate, even more specifically as “Hakka or Aborigine.” He also noted that the feeling for Taiwanese independence is still strong.

The Taiwan News reported on 5 April that Chen delivered a formal statement of condolence on the death of Pope on behalf of the island’s 23 million people. He revealed that he had prayed for the Holy Father and reflected that only the Pope could bring peace to all people in this chaotic world as well as encourage citizens in the global village to commit to common beliefs.

Father O’Neill said that Chen made much of his wife’s, Wu She-chen, 2003 personal audience with the Pope. He quoted her as saying, “if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could act with tolerance and kindness as the Pope did, there would be no violence, warfare or non-peaceful tragedies.”

He also revealed that he personally identified with the “four pillars of peace”, love, justice, truth and liberty, which he explained the Pope wrote to him about in a personal letter. He said these four pillars should serve as a guide in today’s efforts to resolve international disputes via diplomatic mediation, instead of non-peaceful means. He reiterated that Taiwan is more than willing to “defend international order” and be a “staunch supporter of democracy and peace.”

However, the Taiwan News quoted China’s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spokesperson, Qin Gang, as saying Chen’s intention was to use the funeral to create “two Chinas on the global stage.”
17 April 2005

 


Young people in Hong Kong recall the Pope’s warmth and kindness

Just before Pope John Paul II passed away, he thanked all the young people gathered in the St. Peter’s Square, who came share his last moments with him. “I have looked for you. Now you have come to me. And I thank you,” he is reported to have said on 2 April.

Young people from Hong Kong who have met the Pope in the past, said that they retained a profound impression of the experience.

Fong Chun-kin, 27, said on 4 April that “the Pope cared for all humankind, regardless of race or nationality and he card for the weakest.” He felt sad at his death but retained a deep remembrance of his warmth and kindness.

Fong took part in the World Youth Day (WYD) gatherings in Paris in 1997 and in Rome in 2000. Remembering the latter occasion he said, “We had the chance to come near the altar where we could see the Holy Father close up. He was just like everyone else at the congregation, following the beat of music. We could feel his warmth and kindness.” He said the atmosphere of the celebrations aroused young people’s zeal in their faith.

Liu Chui-pik, 25, was at the 2002 WYD festivities in Toronto. She said the Pope was a kind leader. “The Pope gave his support to all the participants. Wherever he appeared, there were tumultuous crowds. When I saw him, I was not particularly nervous. But I kept praying for him.”

Father Philip Chan Tak-hung, said on 4 April that what the Pope said during his last moments of life was just like what a father would say to his own children in similar circumstances. “On the surface, he was saying something to the young people at St. Peter’s Square. But I think he was addressing the young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Father Chan, who is involved in pastoral work among young people, said he felt deeply about the Holy Father’s care and kindness towards young people. He said that the Pope inaugurated World Youth Day in the 1980s and it gave young people a unique experience of their faith. The occasions have also provided an impetus to the pastoral work among young people locally.

“There aren’t too many large scale youth-related activities in the local diocese,” said Father Chan. “But most Church organizations actively participate at the WYD. So it provided a point of unity among the young people. We maintain our faith even after the completion of each celebration. Much of the pastoral work of youth organizations began because of the WYD.”

He remembered that, “During each festival, the Pope was always with the young people. He gave his personal encouragement to them.” He said the Holy Father encouraged the young people at the WYD to be firm in their faith and follow the example of Christ.
17 April 2005



China not represented at papal funeral

Prominent Jewish religious leaders, delegations of Hindu, Buddhist and Muslim clerics as well as Ecumenical Patriarch Bartholomew I of Constantinople, the senior Orthodox figure in the world, Russian Orthodox Metropolitan Kirill of Smolensk and the Greek Orthodox patriarchs from Alexandria and Jerusalem joined together with Anglican Archbishop Rowan Williams, of Canterbury, the Coptic patriarch of Egypt and the Syriac patriarch from Antioch and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Armeian Apostolic Church to take part in the requiem Mass for Pope John Paul II on 8 April. Seated with them on one side of the main altar in St. Peter’s Square were patriarchs from Ethiopia, Assyria and Eritrea.

A Vatican press release said an unofficial count of dignitaries seated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main altar, included 10 ruling kings or queens, 57 heads of state, thee hereditary princes, 17 heads of Government, three leasers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eight vice-presidents, six deputy premiers, four parliamentary leaders, 12 foreign ministers and 24 ambassadors. Around 150 nations were represented.

There were presidents from 24 European countries and heads of state from such disparate places as Albania and Azerbaijan, Afghanistan and Iran, Senegal and Madagascar.

Hong Kong did not send an official representative, however, acting chief executive, Donald Tsang Yam-kuen, said in a statement after attending a Mass in Hong Kong that he was sorry about the death of the Pope. He described him as “the most important and most brilliant politician in the past 100 years.”

The most populous nation in the world, China, also had no official representation at the funeral of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However, the Government-sanctioned Chinese 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 and the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Catholic Church sent a joint condolence message to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on 3 April. They expressed sorrow at the Pope’s death, calling it a loss in the universal Church’s evangelizations efforts. They also noted that prayers would be blessed with eternal life.

The vice-president of the Beijing-based patriotic association, Anthony Liu Bianian, said on 4 April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ould not send an “official” condolence message to the Holy See, but had expressed its sympathies through its foreign ministry department on 3 April.

A spokesperson for the foreign ministry said that Beijing wants to improve relations with the Vatican but insists the Vatican must cut its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and not interfere in China’s internal affairs. A hope that things will improve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the new Pope was expressed by the spokesperson.

Liu added that he thought the Vatican should take an active role in improving Sino-Vatican relations by solving the Taiwan problem. China considers Taiwan a province. The successor of St. Peter should take up his pastoral role to introduce Jesus Christ to the 1.3 billion in the country.” Liu insists.

He also expressed hope that the new Pope can “consider the inculturation of the China Church” and thereby enable it to adapt to its socialist environment. The foreign ministry told journalists on 1 April that the Government was following news of the Pope’s health and wished him a speedy recovery.

Hong Kong-based Monsignor Eugene Nugent, from the Holy See’s Study Mission, said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1 April statement was “positive and showed respect” for the Holy Father. He noted it was probably “China’s first statement giving well-wishes to a Pope since the 1950s.” The monsignor continued, “Pope John Paul’s desire to visit China would now be left to his successor to fulfill.” He pointed out that lack of contact over the past 50 years makes it impossible to gauge the feeling of the Chinese people for the late Pope. “It is a pity that Holy Father was unable to realize this dream. How he would have loved to embrace each bishop and confirm his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faith. How he would have loved to have paid a pastoral visit to that noble country and kiss the soil of China,” he said.

The director of the Louvain-based Ferdinand Verbiest Foundation, Father Jeroom Heyndrickx, said from Belgium on 1 April, I don’t think of any particular failure in Pope John Paul II’s handling of Sino-Vatican relations. The Pope had the courage to apologise in 2001 for events in nineteenth century China. Father Heyndrickx observed that “something good” came out of the Holy See’s canonisation of 120 martyrs on 1 October 2000. At the time China’s Government protested strongly at the Vatican holding such an event on the nation’s national day. “Perhaps the advice taken to choose that date was not correct. However, we know the canonisation is something the Chinese Catholic Church wanted for a long time.”

The Pope had written to Chinese leaders, including Deng Xiaoping in 1983, Jiang Zemin in the 1990s and Hu Jintao on at least one occasion since 2003. It is believed he never received any reply.
17 April 2005



Editorial
Mourning a great man

Pope John Paul II is dead. The whole world has mourned his passing. Never before in history has such an outpouring of grief and respect been expressed for one man. Leaders of almost every nation on earth paid special tribute to him. Leaders of religious faiths showed special affection for the man, praised the achievements of his life and lead their own faithful in prayer.

However, it was not only the rich and powerful or those who sit at the top of religious networks who lamented this Pope’s passing. The poor of the vast, mainly Catholic, South American continent showed their pain and members the fast growing Churches in Africa joined in. They remembered his words, they remembered his visits to their home lands, and they remember them with nostalgia and with warmth. They recalled him clearly stating that he was on the side of the poor, as he constantly campaigned for justice and mercy and railed against prejudice, war, violence, corruption in Government and class distinction, all of which serve to make those at the considerable bottom of the world’s economic heap a sheer misery. Many were surprised by the depth of their grief.

During a 2001 visit to Damascus, Syria, John Paul II became the first Pope to enter a mosque. He prayed together with Muslims and on other occasions prayed with members of other religious in worship of the one God.

He campaigned vigorously for peace. He was a strong critic of the war in Iraq and used the power, prestige and influence of his position and his considerable diplomatic crops to oppose violence of all forms. He fought against repression of all kinds, strongly condemned all violence, especially that wrought in the name of religion, and resisted any curtailment of human freedoms, especially religious freedom.

He had the courage to apologize for past indiscretions and misdemeanors of the Church. He admitted it had made mistakes in China and begged forgiveness from the Jews for past attitudes and events that he judged to have been derelict. His call was always for reconciliation.

This Pope was indeed a remarkable man. Maybe the greatest strength of his papacy was his dedication to prayer. He prayed constantly, as the testimonies of all who were privileged by personal association testify. He encouraged those around him to pray and he promoted prayer as fundamental to the Christian life in his public talks, his writings and during his international tours. He encouraged personal prayer and community prayer - and most of all he encouraged those at enmity to pray both with and for each other.

Arguably his most remarkable achievement was the 1986 prayer for peace gathering in Assisi. Inviting representatives from religious groups with backgrounds as disparate as Catholics and people from the Jewish and Islamic faiths, Zoroastrians, Buddhists, Orthodox, Protestant and traditional religions was truly a step in faith. It was a step made in the profound belief that if people pray together they can be friends, they can live in peace, they can be supportive of each other and they can both learn from and live comfortably with each others’ differences.

The religious world took on a new plurality and has never been the same since. When history is written, that short time in Assisi will be remembered as a turning point in interrelations relations.
17 April 2005

 

John Paul II a giant of faith

Homliy by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at the Diocesan Solemn Requiem Mass at 8pm on 7 April, the evening before the funeral of Pope John Paul II

I am fully aware of the solemnity of this moment. We, the community of Hong Kong, are gathered here to pay homage to our beloved shepherd, Pope John Paul II. Like Peter in the Acts of the Apostles, I am now addressing the rulers of the people, the elders and the whole people of Israel.

On what feature of our awe-inspiriting, multifaceted and great pontiff should I invite you to contemplate tonight? I propose we fix our gaze on the death of his faith.

Of Jesus people asked: “Can anything good come out of Nazareth?” I suppose, when Karol Wojtyla appeared for the first time on the balcony of St. Peter’s Basilica, people must have asked the same question: a Pope from Poland? Poland is not a particularly famous country, it is not rich or prestigious, it is not a tourist attraction and at that time, it was still under the domination of a Soviet Communist regime. Some people even thought: Polish people seem to have a peculiar way of thinking. They reason differently, not like people from either the eastern or western cultures. Furthermore, from the many sufferings they have endures in the course of history, they seem to have developed a stubborn streak in their temperament. So, what can this Pope from Poland bring us?

Today we can confidently answer: from his land, the faith. He brought us a simple faith, a solid faith.

To the woman in today’s Gospel who suffered a hemorrhage for many years, Jesus said, “Daughter, your faith has restored you to health.” John Paul II believed in Jesus the Nazarean, the one crucified and raised from the dead. And it is our Holy Father’s faith that has restored health to the Church and to the world.

As successor of the Apostle Peter, Pope John Paul II announced Peter’s message to all: “Of all the names in the world given to man, Jesus is the only one by which can be saved.”

From his first encyclical letter though the whole series of exhortations before, during and after the Jubilee Year 2000, John Paul II tried to show modern man the true face of the Redeemer.

To those taking part in the Asian Bishops’ Synod, he assigned as a topic for meditation: Jesus the Saviour, the source of true life and abundant life.

He believed in Jesus the crucified and he believed in the cross of Jesus.

For many years, the Polish people had to bear a heavy cross under the Nazi regime and then many more years of suffering under the domination of Soviet Communism. We may pity these Polish people for their long history of suffering, but that is precisely what has given them their title to glory. “The stone rejected by the builders proved to be the keystone. 

In his book Memory and Identity, John Paul II speaks about a comment made by one of his college companies, a young Flemish priest, who told him: “We in the West were spared this (the experience of Communist persecution), because perhaps we could not have withstood so great a trial. You, on the other hand, can take it.”

During the seven years I was granted the freedom to go here and there in Mainland China, teaching in seven seminaries, meeting bishops, priests, sisters and the faithful, old and young, I learned something of the long years of suffering the Chinese people had endured because of their faith - just like the Polish people. I had the same sense of admiration for both peoples and I felt humble, very humble.

Yes, the simple and solid faith of the Polish people made them victorious and their victory spread to the whole Church through their noble son, Karol Wojtyla.

In hoc signo vinces (the Cross is the sign of Victory). The Cross if conspicuous on John Paul II’s coat of arms and next to it there is a thinner letter M, the mother who stood beneath the Cross who, with her feminine charism makes the symbol of a cruel death less frightening.

Of course, above all, John Paul II believed in the resurrection.

“Do not be afraid, only have faith,” Jesus told Jairus, an official of the synagogue, when news reached him of his daughter’s death. And then “Child, get up!” he commanded (and Mark recorded the very sound of those words: Talitha, kum) and brought back the girl of 12, the very icon of life, to the delight of all those who loved her.

Although a culture of death is threatening modern society, John Paul never ceased to preach the Gospel of life, against injustices, against violence, against war. He believed in Jesus, our life and resurrection Jesus, mercy and forgiveness personified. The world needs him so much.

John Paul II believed in Holy Spirit working in the Church.

He believed in the Second Vatican Ecumenical Council, the masterpiece of the Holy Spirit. He did not hesitate to inherit the name from his predecessor, Pope John Paul I, who deserves a monument just for his genial choice of this original double name John Paul. This name was a proclamation and promise to carry on the work of John XXIII and Paul VI, the two Popes of Vatican II.

People asked at the beginning of his pontificate: Is Wojtyla a conservative or a progressive? People may still use the same epithets in assessing his long pontificate. How superficial are such classifications! John Paul was just as conservative and progressive as is the Holy Spirit! He went straight in the direction shown by the council, without turning to the right or to the left.

The Pope also believed in the Holy Spirit working in him. He believed in the supreme office entrusted to him, he never shunned his responsibilities as the shepherd of the Church and as the man to whom the whole of humanity looks for guidance.

This great pontiff believed in man.

Two quotations from the encyclical, The Redeemer of Man, may suffice. “Christ the Savior revealed man to man”, meaning revealed to man: how he is precious in the eyes of God. “The way of the Church is man”, meaning the Church’s mission is to care for human beings, to develop their potentialities and to heal their weaknesses.

This deep faith in humanity made him the friend of everybody without distinction of social status, of race, or of religion. When I look at him kissing babies, blessing the sick or talking to the man who attempted to assassinate him, what I admire more than his tenderness is his respect, almost veneration, his faith. In everyone he could only see the face of God.

John Paul II was a great believer and he lived his faith - until the end. His faith made his last illness a splendid act of witness. He exemplified in his own person what he wrote in the small precious booklet, On the suffering which brings salvation. On his deathbed, he preached the Gospel of suffering, joy in suffering. His last words were: “I am happy, be happy!”

May God be praised in his faithful servant! May this remembrance of our beloved shepherd bring us closer to the depth of his faith.
17 April 2005

 

Papal life dedicated to civilization with trademark of freedom and peace

Homily by the Auxiliary of the Hong Kong Diocese, Bishop John Tong Hon, at the Solemn Requiem Mass at 8pm on 7 April, the evening before the funeral of Pope John Paul II.

During the past week, if we were following the news from Hong Kong and around the world, we saw numerous reports about our esteemed and beloved Pope. Beginning from the time when his end drew near, CNN (Cable News Network), a Untied States cable television network, especially gave round-the-clock coverage. The broadcasts detailed the Pope’s biography, condolences pouring in from around the world and interviews with leaders of many nations who voices their praise with emotion. Leaders of Russia, Cuba, Israel, Palestine, and many other nations expressed lofty comments. All agreed that the Pope truly cared about the destiny of humanity and was charismatic. People esteemed him as the spiritual leader of the century.

In continuity with the spiritual heritage of the Polish nation, he upheld God as Lord of heaven and earth. With devout prayer and trust in the Lord, he drew strength from hard times of personal and national calamities. Through the teachings of the Bible and of Church tradition, he led the Church and the human race forward brightness. In order to defend Christian morality, to protect the value of human life, to esteem human nature and freedom, as well as social justice and peace, he would not yield an inch. He was not afraid to go against the current of the times. He was not afraid to be criticized as a conservative. He spoke out loudly from beginning to end for the truth.

From the bottom of his heart, he forgave the man who tried to assassinate him, and visited him in prison. He also publicly apologized for those members of the Church who had sinned. He was a rational person and, at the same time, an affectionate person. Despite his busy schedule, he took time to visit his homeland, Poland, on nine occasions. He went to the tombs of his father, mother and older brother and socialists with the local people. It was obvious that he was a filial son and a good friend. He set a good example of the Christian standard of loving nation, native place and relatives. He made more than one hundred oversea trips and reached out to people of every class. His influence was deep and wide. Out Pope truly was a gift from the Lord bestowed upon humanity and upon the Church.

Tonight, I would life to share with you three stories from what I have seen and heard.

Without doubt, today’s seminaries are tomorrow’s priest. From the time he was a seminarian, the Holy Father had a special concern for the small and weak.

In April 2004, Time magazine printed a lengthy interview with him about Palestine and Israel. One episode is especially moving. Almost 60 years before, at the end of World War II, the Pope was still a seminarian in Poland preparing for ordination. He saw many prisoners who had just been liberated from a German concentration camp and he knew that they were starving. So he gathered water and bread and went out to help.

Among those asking for food was a Jewish teenager, aged 14. Upon being free from the concentration camp, she ran towards the train station to leave that horrible place and return home. But since she was starving, she only covered a short distance before collapsing on the road. She thought she was going to die for sure, not foreseeing that she would be saved by a seminarian. Besides giving her food and drink, he carried her on his back more than 10 kilometers and brought her to the train station. After changing names, he waved goodbye to her.

In 1978, this Jewish woman suddenly realized that he had become Pope. From that time on, she yearned to meet him again. God does not disappoint someone who is determined. So in March 2000, when the Pope visited Israel and Palestine, she finally got a chance to see him in person to thank him for saving her life all those years ago. More wonderfully, she then noticed that there were four other people with her, all thanking the Pope. Our late Pope, just like Jesus in today’s Gospel, was bringing his loving heart into action to heal and save people.

I was fortunate to have participated in the World Youth Day in Toronto in 2002. At that time, the Holy Father appealed to the participants, especially the young people, to affirm their role and mission in today’s world. The Holy Father said: “The new century, the new millennium, has already witnessed two distinctly different events. The first was the sight of great crowds of pilgrims, who went to Rome that year on pilgrimage. As they passed St. Peter’s Basilica, they entered through the Holy Door for the purpose of dedicating themselves to Christ. The second event was the terrorist attack, which took place in America on 11 September 2001. These two images epitomize today’s world. It is almost as if hatred has taken the upper hand.” In the final analysis, on what basis should we create a new age? The Holy Father told the young people: “You already know the answer. By your participation in this World Youth Day, you are demonstrating the answer. It is that only Jesus Christ in the cornerstone of the new age. It is only on this cornerstone that we can exist. During the last century people thought that they did not need this cornerstone, that they could build a world without Christ. The result was that they built a world which destroy humanity.” Finally the Holy Father said: “I hope that the human race, which has been tried by so much pain and injustice, can build a new civilisation where freedom and peace are the trademarks. But in order to attain that goal, we need a new generation of builders who are not intimidated by fear and violence. However, motivated by true love, they must step-by-step build up the city of man together with the city of God. My dear young people, you are to be those builders.” The Holy Father has led us to have the attitude of the Gospel: “Do not be afraid; only have faith.” We are to work together to bring about the presence of the kingdom of God among all men and women by promoting freedom, equality and love.

Last year, during the middle of May, I was in Rome for a meeting. It happened to coincide with the Holy Father’s 84th birthday. Some people, seeing how weak the Holy Father was, asked him if he was going to retire. The Holy Father responded: “Jesus carried his cross up to the end of his life. If I lay down my cross now, would I be worthy to be called a faithful follower of Jesus?”

In this way the Holy Father directed his last years towards the pinnacle of human life and showed forth even greater glory. He bore witness to the words of his 1999 letter to the Elderly, in which he pointed out that each stage of life has its beautiful aspects. We must take them as times of grace and consider death as the only pinnacle of life.

Dearly beloved Good Shepherd Holy Father, may you rest in everlasting peace! We sincerely thank you for nurturing us so well for so many years. May your holy instructions be indelibly printed on our hearts and may we earnestly carry them out in our lives. Please continue to lead us from heaven and intercede for us with God.

John Tong
Auxiliary Bishop of Hong Kong

17 April 2005



Mainland Catholics mourn Pope

Hundreds and thousands of Chinese Catholics flocked into their churches to celebrate Mass for Pope John Paul II at 4pm local time, to coincide with the 10am funeral in the Vatican, on 8 April. Parish churches, convents, seminaries and cathedrals opened their doors around the country so local Catholics could join the universal Church in mourning the death of the pontiff, Faith News reported.

At the Heibei Jinde Home for the Aged, non-Catholic residents joined together with their Catholic friends to pray for the Pope at a specially arranged Mass at 2pm. A 4pm Mass was offered in the Hebei Provincial capital while all priests, seminarians and staff members gathered at a Mass in the Zhongnan Seminary in Hubei Province. Meanwhile, Bishop Jin Peixian of Liaoning Diocese, celebrated Mass for about 1,000 people on 4 April and in Xi’an Diocese, Bishop Li asked all priests to join him at a concelebrated Mass in the cathedral on 8 April.

The Beijing-based news service said that Catholics and others were also able to join in the Vatican funeral ceremony through direct television broadcasts or on Internet websites.
17 April 2005

 

The Pope speaks to China

An interview with Father Elmer Wurth, MM

Father Elmer Wurth has worked at the Holy Spirit Centre, Hong Kong, since 1980, and has done invaluable work in the field of documentation. His outstanding contribution has been the gathering of papal statements dealing with the New China. In 1985, Orbis Books, Maryknoll, New York, together with the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in Hong Kong, published a volume, edited by Father Wurth, entitled: Papal Documents Related to the New China. These documents covered the period from 1937 to 1984.

Since that time, Father Wurth has assiduously followed, collected and analyzed Pope John Paul II’s statements on China. The second volume of papal documents will deal entirely with John Paul II’s pontificate. The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hopes to have this second volume ready by the end of the year. The Pope’s death brings to a close his unceasing, untiring and seemingly unsuccessful efforts to bring about unity in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reconciliation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resolution of these two thorny problems is now left to a new Pope.

Following is an interview with Father Wurth conducted by the editor of China Bridge, Maryknoll Sister Betty Ann Maheu, following the death of our Holy Father, John Paul II.

Q: Father Wurth, you have faithfully followed and recorded all of our Holy Father, John Paul II’s statements on China since he became Pope on 16 October 1978. Would you say that at the beginning of his pontificate the Holy Father was hopeful about effecting reconciliation between the Vatican and Beijing?

A: His early statements revealed that he was very hopeful that he would be able to make a breakthrough in the stained relations that had characterized Sino-Vatican since 1951.

He immediately made overtures of friendship and showed an understanding for China’s unique situation. During his 26-year reign, he made no fewer than 30 important references to China, each one an expression of his deep love and concern for the Chinese people.

Q: Pope John Paul II became Pope in October of 1978. When did he first address the Chinese people?

A: He first mentioned China on Sunday. 19 August 1979. during the weekly recitation of the Angelus. The message he wanted to give from the outset was that China is never absent from his prayers.

He was hopeful about China’s new openness and he wanted to stress that the bond of love between Chinese Catholics and the Holy See had never been broken. He was telling them that he was with them in his heart and in his prayer. And he referred to them as “the great Chinese people,” a phrase that he would repeat often during his pontificate.

Q: On several occasions the Holy Father expressed his desire to meet the Chinese people directly and on their own soil. Would you comment on this often-expressed wish?

A: The fact that the Holy Father was not able, personally, to go to China and meet and speck directly with the Chinese people was a great disappointment to him. He wanted to convey, personally, to the Chinese his sentiments of respect and love. Not being able to realize this desire was certainly a cross very difficult to bear.

Pope John Paul II was a Pope of unity. He knew that unity within the China Church and unity with Rome depended greatly on the possibility of everyone in China being able to enjoy full religious liberty. In one impassioned plea he prayed, “O hearts of 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the far-off land of China! Be united with us in this Sacrifice of Redemption, as we are united with you.” He wanted the Church in China to be one and read every little sign of hope as a positive developments.

Q: In the introduction to the second volume of your work, you mention overtures of friendship, assurance of prayers and love for the people. What other concerns did the Holy Father express in relation to China?

A: He has often expressed concern for peace in China Church and, of course, the desire that the entire Catholic community would be completely free to rejoin the Universal Church. This division, imposed politically, weighed heavily on the Holy Father throughout the whole of his reign.

Q: Over 150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have established normal diplomatic relations with the Vatican. Why is it so difficult for Rome and China to do this?

A: The difficulty lies in the fact that both sides have set up pre-conditions that the other must meet before any progress can be made. I will only give a couple of examples. The Pope expects to be allowed to choose and contact his own bishop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nsiders this to be interference in its internal affairs. The Government feels it alone has the right to control all aspects of its citizens’ life.

Then there is the Vatican’s relations with Taiwan. The Vatican has already downgraded its diplomatic status, but China demands total abandonment of diplomatic relations. In spite of strained relations, I am still optimistic and hopeful that these issues will be resolved.

The new Pope’s statements on China during the first few months of his pontificate could offer a wonderful breakthrough. He may be able to establish dialogue with Chinese leaders if he accepts that China has changed dramatically and now occupies a leading political role on the world scene.

Q: Throughout the years of John Paul’s pontificate, the Vatican seems to have misread some of China’s attitudes. I am thinking of their reaction to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 Tang as archbishop of Guangzhou, for instance. Would you comment?

A: Yes, on several occasions when Rome felt that it was honouring China, China again reverted to the idea that Rome was interfering in its internal affairs. The situation of Bishop Tang was particularly painful since Rome wanted to reward a man who had suffered long his faith and he ended up not being able to return to his diocese. There was also the case of Bishop Ignatius Gong Pinmei, who was made a cardinal in pectore. This also displeased China.

In more recent years relationships became very strained after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China martyrs. In speaking about these canonisations the Holy Father said, “With this canonisation, the Church most certainly does not want to pass an historical judgment on those years and still must less to legitimise some of the conduct of the Government of the time that weigh heavily on the history of the Chinese people. On the contrary, the Church wished to show the heroic fidelity of these worthy sons and daughters of China, who did not allow themselves to be intimidated by the threats of a cruel persecution.” So what was meant to be an honour was construed by China to be totally blameworthy.

Q: Throughout his life as head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he Holy Father has often encouraged the faithful “not to be afraid.” Like Jesus he often repeated. “Fear not!” How did he himself set an example of fearlessness?

A: The Holy Father always spoke his truth without fear when this truth may not have been popular with many around the world.

He will long be remembered for his respect for human life. He consistently spoke strongly against abortion and the death penalty. His unbending position on these two life issues certainly could not have pleased China.

In line with his culture of life, he was strongly opposed to war for solving enmities between nations. When the war between China and Vietnam escalated in 1979, he said, “Anyone who shares Christ’s love for men cannot but be saddened and tremble at the lives that are sacrificed or in danger and at the sufferings and hardships of combatants and populations. I am thinking in particular of children, the old and the sick.” He also spoke out fearlessly against the US war with Iraq. He made an unpopular decision when he denied women the possibility of ordination. Many women openly disagreed with him. Not only was he not afraid to make unpopular choices, but he also had the courage of his conviction to admit that some choices made by previous Catholic leaders had been wrong and had hurt many people.

He often tried to reassure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that there was no dichotomy between being authentically Chinese and authentically Christian. “The civil authoritie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hould rest assured: a disciple of Christ can live his faith in any political system, provided there is respect for his right to act according to the dictates of his own conscience and his own faith… The Chinese nation has an important role to play in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Catholics can make a notable contribution to this, and they will do so with enthusiasm and commitment.”

Q: What, in your opinion, would best characterize Pope John Paul’s wish for the Chinese people?

A: I will answer your question with a quote from the Holy Father spoken on 6 May 1984, in Korea: “May the great and wise people of China… seek as true Chinese, to live that faith in full communion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to the joy and enrichment of all.”
17 April 2005

 

The Philippines grinds to a halt to farewell John Paul II

At least 100,000 Filipinos jammed Luneta Park to attend a memorial Mass for Pope John Paul II on 8 April. The ceremony was timed to coincide with the Pope’s funeral in St. Peter’s Square, Vatican City.

The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Philippines organized a rally for the Pope in cooperation with Mayor Joselito Atienza of Manila and Mike Velarde, leader of El Shaddai Catholic charismatic group. The usual Friday afternoon park activities were suspended between 4pm and 6pm so people could watch the satellite broadcast of the Vatican Mass on the big screens.

Luneta Park has a special significance as the site where Pope John Paul II conducted the beatification ceremony for the first Filipino saint, Lorenzo Ruiz, in 1981. It was also the location of the mission sending ceremony and concluding Mass for World Youth Day celebrations in 1995.

The celebrant of the Mass Archbishop Gaudencio Rosales of Manila, spoke of Pope John Paul II’s “plea to all the world for the Gospel of Life.” In his homily, the archbishop praised the Pope as the “conscience of mankind.”

Besides the large-scale vigil, other groups around the country prayed for and celebrated the spiritual bond they shared with Pope John Paul II.

On 7 April, more then 1,000 young people filled the open recreation fields of the Pontifical University of Santo Tomas in a reunion of 1995 World Youth Day participants. They arrived in groups, carrying banners and large portraits of the Pope, some sporting the shirts they wore at the youth festival 10 years ago.

As darkness fell, only spotlights from the stage, candles and lamps around campus lighted the assembly area.

The crowd listened to 20 different people relate their personal encounters with the “Pope of youth” during the five-hour prayer vigil, which was punctuated by rhythmic clapping, stomping of feet and the emphatic cry, Ramdam ko (I can feel it)!

Jesuit seminarian Raymund Belleza, a lay participant at the 1995 youth festival, spoke at the reunion.

He said that many of the 250 youth leaders at the Mass held at University of Santo Tomas chapel for the 1995 International Youth Forum cried as they saw the Pope. “I was holding the microphone for him during the Mass so it would have been weird (for me to cry),” Belleza explained. However, he added he was able to stifle his emotions until just after the Mass when he was alone and then his own tears poured out.

At the time of the forum, Belleza was working in a bank and helping out in Church as a volunteer. “The Pope’s invitation and the challenge to the young people to be evangelizers, not just here in the Philippines but also in Asia, inspired me to give up everything and enter religious life.” The seminarian noted.

He recalled the youth-day delegates’ audience with the Pope and how he had stood for an hour hugging and chatting with each participant. “I just thanked him for coming here, then he hugged me,” Belleza said.

Rossel Conquilla, 40, from Pasig City, came with her whole family. Her nephews wore mitres made out of cardboard. She said that they had become closer as a family during the youth gathering in 1995. “We were there as a family, and now, we are also here as a ‘family’ in a reunion for ‘John Paul the Great’,” Conquilla said.

Archbishop Antonio Franco, apostolic nuncio to The Philippines, led the crowd in offering a pabaon (parting gift) for the Pope. For about three minutes, the young people clapped their hands and chanted “John Paul II, we love you!” At the end of the Mass, the crowd sang the World Youth Day 1995 theme song, “Tell the World of His Love.”
17 April 2005

 

Proud Filipinos place wreath at diocesan memorial Mass

Jean Dumol and Nerisa Nicolas, who were invited to be the official representatives of the Philippine Catholic community at the diocesan memorial Mass for Pope John Paul II, said that they felt extremely proud to have been given the opportunity and regarded it as a great honour.

Nicolas read a petition during the prayer of the faithful. Then at the end of the ceremony, together with Dumol, stood before the temporary papal shrine in front of the high altar, raised the wreath three times then placed them at the base of the shrine containing the pope’s pictur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Chinese, Polish and African people of the diocese also honoured the late pontiff in the same way.

Dumol said after the Mass that she was grief-stricken as she feels the pope was the source of the strength for the Catholics. However, at the same time, she was glad to have taken part in the ceremony. “It is good that the Filipino community is not forgotten when there are occasions such as this,” she said.

By sheer chance, the Mass and the presentation was seen by Dumol’s employer on television. She was grateful that he also allowed her some extra time off on 7 April to attend the solemn, Thursday requiem as well. “They asked me to leave earlier so I would be able to enter the cathedral,” she said. However, she knew her employer’s kindness would not get her a seat inside the church as it would be packed hours before the Mass started.

Dumol’s employer is not a Catholic, but he told her that he respected the pope for his efforts for world peace. “My employer was sad, and even though he does not go to church, he would pray for the pope in his own way,” Dumol said of her boss.

Judy Albiso, co-ordinator of the San Lorenzo Ruiz de Manila Thursday Group, attended the solemn Mass with four other members. They considered themselves to be lucky as they are off on Thursdays, which gave them a chance to be there, Albiso was invited to carry the wine in the offertory procession.

She said she could not control her tears when the main celebrant, Bishop Zen Ze-kiun, sprinkled holy water and incensed the altar behind the picture of Pope John Paul II. “For me, it was a confirmation of his death,” Albiso said, adding that she had been refusing to acknowledge the truth.

Alma Milano, president of Simbayanan-Kammpi Hong Kong, said she found it a pity that many community members, like herself, could not go to the Masses, “Yet we do not need to limit our prayers only in the requiem Masses. I prayed at home instead and watched the pope’s funeral next day on TV,” she said. She believed prayers for the pope’s soul will surely be included in coming Sunday masses, in which the community members could mourn together.

Though widely advertised, the two requiems for the pope saw few Filipinos since most of them were at work, Some were able to accompany their employers to the Mass, while some others did manage to get there with one or two friends.
17 April 2005

 

Divine Mercy Sunday prayer meeting pays special homage to Pope John Paul II

The Notre Dame Parish in Ma Tau Wei, celebrated Mercy Sunday on 3 April. Prayers were also offered for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who had passed away on the previous day, but the same morning Hong Kong time.

The celebration began with the singing of the “Hour of Mercy” prayer at 3pm and the chaplet. This was followed by explosion of the Blessed Sacrament. The Eucharistic celebration began at 4pm. Father Francis Daniel was the main celebrate and Father Kalisz concelebrated with him.

In his homily, Father Daniel said he believed it was a miracle that the Pope, who established Divine Mercy Sunday, died on the eve of the feast day. Pope John Paul II named the Second Sunday of Easter as Divine Mercy Sunday in the canonization of St. Faustina on 30 April 2000.

“I believe our Lord is welcoming the Pope with the words ‘peace be with you, my faithful and good servant!’” said Father Daniel. HE paid respects to the Pope who was “used by the merciful Lord to bring peace and unity among nations, particularly the divided ones.”

Members of the seven Filipino communities in the parish said they were glad to take part in the celebration that day. “I shared and rendered my service in this celebration in honour of the Divine Mercy. Hoping that Jesus will cleanse my heart and soul and guide me always to be his good follow forever,” said Carmelita-Velasco, coordinator of the Children of Mary Immaculate group.

“I felt blessed through participating in this special devotion to the Divine Mercy, the procedure was quiet beautiful and solemn. It helped me feel the presence and forgiveness of our loving and merciful God,” Stephani Concha, another community member, reflected.

Father Slawomir Kalisz, parish priest of Notre Dame, said that he was pleased to see an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participants this year and was thankful to those who had helped.

The image of Divine Mercy with the relic of St. Faustina was installed in Notre Dame Parish, Ma Tau Wei, by Bishop Joseph Zen on 27 September 2003. The parish celebrated the feast for the second time this year.

Five other parishes also celebrated Divine Mercy Sunday on the same day. They included the Cathedral of Immaculate Conception, Rosary Church, Annunciation Church, Ss. Peter and Paul Church and St. Anne’s.
24 April 2005

 

Prayers for John Paul II offered in man unexpected places

Both the powerful and the downtrodden throughout the world are praying for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In Uganda, Father Tarcisio Agostoni in Kitgum, said when he received news of the Pope’s death he “immediately rang the passing bell and people flocked to the church to see what had happened, because only two hours earlier there had been an attack by the Lord’s Resistance Army (LRA) and people feared the bell was a warning of another raid. When they heard the news everyone knelt and prayed for the Pope,” The missionary noted that people recalled his 1993 visit to the country “with fondness.”

In Senegal, Father Tonino Mazzeo, said that many young people in his area were deeply saddened. “They were also obviously committed to live the legacy left by John Paul II and determined to be personally involved in evangelization and Christian witness as responsible Christians, including dialogue with Muslims,” the Oblate priest said.

Bangladesh’s tiny Christian population was surprised when their national Government declared a day of mourning in the primarily Muslim nation. Father Francesco Rapacioli said, “For us Catholics it was a sign of great respect. The Government’s tribute to the pontiff was proof of how far his message had reached. It is the first time in this country that flags have been flown half-mast for a Christian religious leader.”

Muslims in Algeria also joined in mourning the Pope. The White Fathers reported that a message received room one Muslims group read, “Your father has died, we share your mourning.” Another message read: “Now in the hour of his death, the Muslim community shares our sorrow for his passing.”

Secular authorities in India, a nation with a majority Hindu population, expressed sorrow. The nation’s prime minister, Manmohan Singh, hailed him as a “beacon of unflinching moral values.”

The Government of North Korea, in a message released through Samuel Jang Jae-on, chairperson of the North Korean Catholic Association, sent a message of condolence to the Vatican. Jang said, “After hearing the bad news, I express my deepest condolences. It is with great sorrow that all Catholic believers in our country are conducting Mass in memory of John Paul II. Services are being held in Pyongyang’s Jangchung Cathedral and in places of worship around the country.” There are, however, no priests or sisters registered as living in North Korea and over 3,000,000 Christians have disappeared since 1953.

Meanwhile, in the lakeside, tourist town of Pokhara, Nepal, Pentecostal Pastor Shrestha, said, “We have no allegiance to the Pope. However, we decided to hold prayer meetings for the peace of his soul.” He explained that they have had no contact with Catholic in the area as they consider them “idol worshipers” but he described the death of the Pope as the “most powerful vehicle to proclaim Jesus to people of the Hindu kingdom of Nepal.”

He noted that the death of Pope John Paul II had “overwhelmed” Hindu monarch, King Gyanendra Shah, who called the Pope “the voice of human freedom and peace in this world of violence.” Damien Shrestha from Pokhara, one of 7,500 Catholics in the country, said that he “had never imagined our Pope could create such ripples of interest and curiosity among Hindus of Nepal.” The 35-year-old noted, “It has certainly strengthened Catholic Church credibility” and now “not only our king but even ordinary Nepali Hindus know that our Pope stood for human freedom and peace.”

Parishes in Vietnam’s archdiocese of HO Chi Minh City conducted special Masses or prayer sessions from 5-8 April to pray for the Pope. More than 5,000 attended a service on 7 April at the Catholic Cultural Centre. The 6 April state-run newspaper, Thanh Nien, quoted the deputy of the Committee for Religious Affairs, Thanh Xuan, as saying his Government bureau urged local authorities to “create most favorable conditions for Church leaders of lay Catholics who want to go to Rome for Pope John Paul II’s funeral Mass.”

At a gathering of Catholic, Hindu, Muslim and Protestant religious and political leaders in Karachi, Pakistan, Islamic scholas, Syed Zamir Akhtar Naqvi, said that the late Pope spent his life sharing love with all humanity. He noted that the late Pope loved people without distinction of colour, creed or nationality. Pandit Gurdas, a Hindu, said people like Pope John Paul II would never die because the good they have shared keeps them alive. The meeting concluded with a statement from Franciscan Father Pascal Robert in which he noted that there could be no better way to pay tribute to the Pope than for people of different faith traditions to come together and express their unity and commitment to peace.
24 April 2005

 

Diocese of Rome opens canonization process for Pope John Paul II

The process to beatify and canonize Pope John Paul II opened on 28 June with an evening prayer service at the Basilica of St. John Lateran, Rome’s cathedral, attended by cardinals, bishops, lay people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Ecumenical Orthodox Patriarchate of Constantinople.

Camillo Cardinal Ruini, papal vicar of Rome, presided over the ceremonial opening of the Rome diocese’s investigation into “the life, virtues and fame of holiness of the servant of God, Pope John Paul II.”

He began by thanking Pope Benedict XVI for accepting “the choral and ardent pleas raised by the people of God” to waive the normal five year waiting period before Pope John Paul’s cause could begin.

While the ceremony marked the official beginning of the process, it was clear much work already had been done.

Cardinal Ruini had appointed Monsignor Slawomir Oder, a Polish priest working in the Rome tribunal, to be the postulator of the cause.

The postulator promotes the cause by identifying witnesses to testify about the candidate’s life and holiness, collecting the candidate’s writing, compiling his biography, gathering evidence that he has a widespread reputation for holiness and looking into claims by the faithful that they were healed through his intercession.

Dur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Monsignor Oder presented Cardinal Ruini with a list of some 100 people who will be called to testify about their knowledge of Pope John Paul.

While “reserving the right to present other witnesses,” the monsignor formally vowed not to “say or do anything directly or indirectly that would offend justice or limit the freedom of the witnesses; I swear, finally, to maintain the secrets to which those having a part in this cause are held.”

One of those secrets is the identity of the people on the list, although Monsignor Oder told Catholic News Service earlier that not all the witnesses are Catholics.

Cardinal Ruini, the judges and the notaries involves with the cause took oaths promising to carry out their assigned tasks in investigating “the life and virtues” of Pope John Paul, as well as any miracles attributed to his intercession.

They were also asked to swear they would not accept “any type of gift” meant to influence their work.

Cardinal Ruini read a long biography of Pope John Paul, which, he acknowledged, “could appear superfluous given how great and universal knowledge of him is and given how deep and unanimous is the conviction of his holiness.”

The cardinal said that as archbishop of Krakow under the communist regime, the Pope “knew how to unite his intellectual strength and artistic genius with a passionate love for Christ, for the Church and for men and women.”

His 1978-2005 pontificate, the cardinal said, was marked by a deep love and concern for “humanity wherever it was threatened,” by untiring efforts to promote peace and help the poor and by an unwavering call to defend every human life and the traditional family.

“At the root of all this untiring apostolic activity, there clearly was the intensity and profundity of the prayer of John Paul II - which many of us witnessed directly - that intimate union with God that accompanied him from his childhood to the end of his earthly existence,” Cardinal Ruini said.

The cardinal prayed that God would help the process to beatify and canonize Pope John Paul reach its conclusion soon.

In an interview published on 28 June in Avvenire, the Italian Catholic daily, Monsignor Odre commented a rumor that Pope John Paul could be canonized without first being beatified saying, “At this point, I can say only that that is a pious hope. Our technical approach (working first toward beatification) is the ‘normal’ one.” He added, however, that, “certainly the competency belongs to the Holy Father, and he could decide what he wants.”
7 October 2005
 


Pope John Paul II to be beatified on Divine Mercy Sunday

The Vatican announced in a January 14 communique from the Congregation for Saints Causes that Pope Benedict XVI plans to preside over the beatification of his predecessor, Pope John Paul II, on Divine Mercy Sunday, May 1.

It notes that Angelo Cardinal Amato, the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authorised the dicastery to promulgate the decree of the miracle attributed to the intercession of the Venerable Servant of God John Paul II (Karol Wojtyla).”

Since the cause of the late pope was fast-tracked because of the great fame that Pope John Paul enjoyed during his lifetime, in death and after death, it was taken up before the stipulated period of grace had passed. The communique notes, “It is well known that, by pontifical dispensation, his cause began before the end of the five-year period which the current norms stipulate must pass following the death of a Servant of God.”

However, it notes that in all other ways, the normal canonical procedures were followed. The investigation in his home diocese took place between June 2005 and April 2007. The promulgation of the decree of heroic virtue was authorised by Pope Benedict on 19 December 2009.

Reports on the miraculous healing of Sister Marie Simon Pierre Normand, a member of the French congregation of the Little Sisters of Catholic Motherhood, carried out by medical and legal experts, were submitted to the dicastery at the Vatican for scientific examination on October 21 last year.

The Congregation for Saints Causes notes that the experts, “Having studied the depositions and the entire documentation with their customary scrupulousness, expressed their agreement concerning the scientifically inexplicable nature of the healing.” This was followed by a unanimous recognition from the consulters.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r,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said that the choice of the feast of the Divine Mercy for the beatification of the late pope is deliberate, as he instigated the feast.

He said of Pope John Paul, “His life and his pontificate were characterised by the passion to make known to the world in which he lived - the world of our tragic history in the course of two millennia - the consoling and enthusiastic greatness of God’s mercy. This is what the world needs. That is why we will have the joy of celebrating the solemn beatification on the day in which he himself wanted the whole Church to fix her gaze and prayer on the Divine Mercy.”

The feast is celebrated on the Second Sunday of Easter each year.

“The Church recognises that Karol Wojtyla gave eminent and exemplary witness of Christian life,” Father Lombardi continued. “He is a friend and an intercessor, who helps the people to direct themselves to God and to encounter him.”

He added that although Pope John Paul achieved some extraordinary things during his life-time, “We are not concentrating our attention (on them), but on his spiritual source; his faith, his hope, his charity.”

He said that it is these attributes that give his achievements a great depth of meaning. “(It is) precisely because they are an expression of the depth and authenticity of his relationship with God, of his love for Christ and for all human persons, beginning with the poor and the weak; of his tender filial love for the Mother of Jesus.”

Father Lombardi added that the late pope will be remembered for his affectionate interest in the sick and the suffering, for his visits to peoples most in need of food and justice; finally, for his patient and authentic experience of personal suffering, of sickness lived in faith before God and before all of us.

Father Lombardi said that it was because of his profound recollection in prayer and desire to proclaim Jesus as the redeemer and saviour of all people, that young people the world over loved him so much.

In preparation for the beatification, the remains of the late pope are being moved from their current resting place in the grotto located beneath St. Peter’s Basilica to the Chapel of St. Sebastian in the main part of the church. His body will not be exposed, as he will not be exhumed. The coffin will be moved intact.

His new resting place will be shared with the remains of Blessed Innocent XI (1676 to 1689) and a simple marble stone engraved with the words, “Beatus Ioannes Paulus II (Blessed John Paul II),” will be placed at his head.

Statues of Pope Pius XII and Pope Pius XI will stand guard to his left and right.

23 January 2011

 

Editorial
The beatification of Pope John Paul II

Pope Benedict XVI will beatify the late Pope John Paul II on May 1, the Feast of the Divine Mercy. He was proclaimed a venerable in 2009 and last December, the Vatican accepted the validity of a miraculous cure attributed to his intercession. Following his beatification, he can be venerated in liturgical celebrations.

Pope John Paul established World Youth Day 25 years ago and he has been named as patron for this year’s gathering in Madrid. He will be remembered alongside other Spanish saints, like Teresa of Avila, Ignatius of Loyola and Francis Xavier, around the theme of Good Teacher, what must I do to inherit eternal life? (Mark 10:17).

Young people are not only important members of the Church, but also zealous witnesses to the gospel. During his papacy, Pope John Paul showed concern for young people and encouraged them to uphold the faith, and love their lives and families. His deep bond with young people attracted large numbers from many countries to stand vigil in St Peter’s Basilica before his death in 2005.

In his apostolic letter (Dilecti Amici), To the Youth of the World on the Occasion of International Youth Year in 1985, Pope John Paul invited young people to reflect on what they must do to give full value and meaning to their lives. He encouraged them to heed the voice of conscience and respond to God’s call of love. His teaching that “love changes people’s hearts and creates peace,” summed up his response to God.

In Hong Kong, the theme for the Year of the Laity, Come, follow me…! (Mark 1:17), reminds us of our call to communion and mission. As the celebration also includes the study of the virtues of the saints, Pope John Paul’s abundant life and teachings will become a source of inspiration.

His encyclicals and letters enabled young people to fight for justice and equality. Under his leadership, the Holy See became a major force for the debt relief campaign and appealed for economic justice and a genuine respect for human dignity as the basis of structural reform.

Human dignity and the value of life are easily misrepresented. The clear ethical and moral stance of Pope John Paul in the building of a culture of life challenges chaos and false perceptions, despite the fact that he was criticised over his stand on artificial insemination and women in the priesthood, as well as the sex abuse scandal.

His promotion of interreligious dialogue and prayer for peace need to be continued as, more than ever, we need a greater understanding among people of various faith backgrounds.

What people will not forget is the sense of solidarity Pope John Paul gave to Catholics. He was a pope of prayer. His love for Our Lady was reflected in his coat of arms and his emphasis on the rosary.

He encouraged the faithful to receive communion frequently and study the bible to reflect on the mystery of the presence of Christ. His life was a witness to the presence of Jesus Christ in the world and how to change human hearts and create peace through love, enabling the Church to become a bridge between God and people. These are the treasures of faith for us to learn from and reflect on during the Year of the Laity.

23 January 2011

 

Pope John Paul helped us not to fear the truth

“John Paul II is blessed because of his faith - a strong, generous and apostolic faith,” Pope Benedict XVI said on May 1, just minutes after formally beatifying his predecessor in front of around one million people spread around St. Peter’s Square and other parts of Rome where they followed the proceedings on large screens erected for the occasion.

“I would like to thank God for the gift of having worked for many years with Blessed Pope John Paul II,” the pope continued, saying that as prefect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Doctrine of the Faith from 1982 until his own election as pope in 2005, he had worked at Pope John Paul’s side and come to revere him. “His example of prayer continually impressed and edified me. He remained deeply united to God even amid the many demands of his ministry.”

The name of Pope John Paul is now added to the 1,338 people he personally beatified during his 27 years as pontiff. He also canonised 482, putting recognition of sanctity back on the map of popular devotion. His beatification just six years and one month after his death is the fastest in some 500 years.

Pope Benedict said that even at the moment of his death, people “perceived the fragrance of his sanctity and in any number of ways God’s people showed their veneration for him. For this reason, with all due respect for the Church’s canonical norms, I wanted his cause of beatification to move forward with reasonable haste.”

Priority seating was given to official delegations from more than 80 countries, including the European Union and the 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sation. King Albert and Queen Paola of Belgium led the list of royalty and 16 heads of state attended, including Polish president, Bronislaw Komorowski, and Robert Mugabe, from Zimbabwe, who had to seek a special exemption to break his European travel ban.

Thirty-year-old Sister Marie Clarice said she remembers Pope John Paul in Madagascar in 1989, when she was a seven or eight-year-old, but the image that remains is of a person who cared about the weak and powerless.

Speaking briefly in Polish, Pope Benedict said of his predecessor, “By his witness of faith, love and apostolic courage, accompanied by great human charisma, this exemplary son of Poland helped believers throughout the world not to be afraid to be called Christian, to belong to the Church, to speak of the gospel. In a word, he helped us not to fear the truth, because truth is the guarantee of liberty.”

Polish Sister Tobiana Sobodka, who ran Pope John Paul’s household, and French Sister Marie Simon-Pierre, whose cure from Parkinson’s disease was accepted as the miracle that paved the way for his beatification, carried a clear glass vial of Pope John Paul’s blood held in a reliquary of silver olive branches to Pope Benedict to a stand near the altar.

Pope Benedict added, “There was his witness in suffering. The Lord gradually stripped him of everything, yet he remained ever a rock, as Christ desired. His profound humility, grounded in close union with Christ, enabled him to continue to lead the Church and to give the world a message, which became all the more eloquent as his physical strength declined.”

8 May 2011

 

Obscure pockets mark beatification of late pope

At the only church in Afghanistan, a handful of people gathered on May 1 to celebrate the beatification of Pope John Paul II.

Father Giuseppe Moretti told AsiaNews that because the Taliban had launched a fresh offensive on the previous day, United Nations personnel were confined to their accommodation so the congregation was a bit down, but those present recalled the late pope’s calls for peace and the way he carefully followed events in the country.

Father Moretti said that the late pope’s affection for Afghanistan was widely known, and that is why the president, Hamid Karzai, and foreign minister, Abdullah Abdullah, went to Rome for his funeral in 2005.

Father Moretii said they especially remembered his Save the Children of Kabul appeal at Christmas in 2002 and, as a result, there is a centre for treating children with brain damage in Kabul today.

He added that a small tablet with the late pope’s image engraved by a local sculptor is displayed in the church in his memory.

Meanwhile, in New Delhi, India, human rights advocate and professed atheist, Lenin Raghuvanshi, called the late pope an icon of the 20th century. He said that his legacy includes two fundamental things, love for one’s enemies and personal sacrifice.

“I remember his historic trip to Cuba in 1988,” he said. “The pope showed world leaders that no human being, even an enemy, ought to be isolated, that it is possible to engage in dialogue with countries whose principles and ideologies are different.”

Raghuvanshi added that by stressing the importance of individual ideas, he both transformed diplomacy and strengthened democracy, but most of all, he explained, “He showed how poverty itself is a violation of human rights, how it is part of structural violence. This violence is part of a dehumanising system that belittles the value of the poorest marginalised segments of society.”

Father Warner D’Souza welcomed over 5,000 young people to a vigil Mass and gospel concert at the Church of Mount Carmel in Mumbai on the eve of the beatification with the words of the late pope, “Do not be afraid! Open wide the doors to Christ!”

Father D’souza described the evening saying, “The darkness was lit by a sea of lights. The effect was really symbolic.” At the conclusion of Mass, the young people passed the night watching old videos of speeches of Pope John Paul before watching the beatification ceremony on big screens erected for the occasion in the morning.

“It was a great experience of grace and music, a fitting tribute to a great pope who believed, loved and challenged young people,” Father D’Souza said at the end of the celebration.

Some diocese in Pakistan turned it into an interreligious event.

At least Muslim 12 clerics were invited to attend a special Mass offered in the cathedral of Ss. Peter and Paul in Faisalabad, Pakistan, on the day of the beatification itself.

“Muslim clerics were amazed when they heard he was to become a wali (saint). The pope has been an inspiration for all, including Muslims, who revere his spirituality,” UCA News reported the vicar general, Father Khalid Asi, as commenting. He added, “Pope John Paul was more popular among Muslims than his successor.”

In Multan, 40 Muslim clerics were invited to be part of an interfaith harmony seminar in honour of the late pontiff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Most Holy Redeemer.

Bishop Andrew Francis hosted the seminar on May 2, following a series of events for students in Catholic schools.

In the lead up to the beatification, leading Muslim scholars in Indonesia spoke fondly of their memories of the late pope.

“Pope John Paul II was a humanist. He was a brother of people from all religious backgrounds,” Ahmad Syafi’i Maarif, a professor of history at the state-run University of Yogyakarta, said.

The former chairperson of Muhammadiyah, Indonesia’s second-largest Muslim organisation, described the late pope was an extraordinary charismatic leader, who always spoke out whenever there was injustice.

He recalled that in 2003, he and other interreligious leaders met Pope John Paul at the Vatican to ask his help in urging the then-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George W. Bush, not to invade Iraq.

15 May 2011

 

Two popes get sainthood

Pope John Paul II and Pope John XXIII got the all clear for canonisation from Pope Francis on July 5, when he approved the promulgation of a decree recognising a second miracle attributed to Pope John Paul as being valid.

Both of the late popes have already been declared blessed, a process which requires the recognition of at least one miracle.

Pope John Paul was beatified in 2011 and Pope John in 2000, alongside Pope Pius IX.

While no dates have been set for the canonisation ceremony as yet, it is expected that the two popes will be canonised on the same day and that it will happen before the end of the year.

Pope Francis also convoked a Special Consistory of the College of Cardinals in order to discuss the implications of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Polish pope in greater depth.

The case of Pope John is exceptional, as no second miracle has been attributed to him at this stage. 

However, the Vatican Insider reported on July 6 that Pope Francis gave recognition to a favourable vote from the Ordinary Session of the Congregations of Cardinals and Bishops to what is termed raising the altars of sainthood of Pope John.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r, Father Federico Lombardi, explained this as meaning that even though the usual condition of a second miracle has not been met, Pope John will be recognised as a saint in light of his great contribution to the life of the Church and the faith in convening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Father Lombardi explained that the absence of a miracle does not affect the validity of the late pope’s sainthood, especially since one was already approved at the time of being made a blessed.

He pointed to ongoing discussions among theologians and experts about whether it is necessary to have two distinct miracles for beatification or canonisation. “Certainly,” he added, “the pope has the power to dispense, in a cause, with the second miracle.”

No dates have been set for either the consistory or for the canonisations. However, Father Lombardi said that they could be more or less concurrent and that he is certain they will be during this calendar year.

Either way any date would be established during the consistory.
14 July 2013

 

Editorial
Why canonise Pope John Paul II?

With a second miracle recognised by the Holy See, Pope John Paul II is set to be canonised together with the late-Pope John XXIII later this year.

Pope John Paul’s case has been the fastest of recent times. The strong desire of both the people and the Holy See to see his name on the list of saints has been significant. While some talk about the impact Pope John Paul had in the public square, his pastoral care within the Church is also important.

The world has never before seen the current level of material wealth, but spiritual and moral standards are facing big challenges. Wealth seems to have shrunk spiritual and moral values rather than enhancing them.

But Pope John Paul addressed this by enabling the children of God to nurture the virtue of loving both the Lord and the people.

In 1998, he issued an encyclical letter, Faith and Reason (Fides et Ratio). It says in part, “… reflection upon the mystery of the incarnation of the Son of God: his coming as man, his going to his passion and death… issuing into his glorious resurrection and ascension to the right hand of the Father, whence he would send the Spirit of truth to bring his Church to birth and give her growth. From this vantage-point, the prime commitment of theology is seen to be the understanding of God’s kenosis, a grand and mysterious truth for the human mind, which finds it inconceivable that suffering and death can express a love which gives itself and seeks nothing in return” (#93).

The mystery of the incarnation is not only the core of Christian faith, but the pillar of cultivating virtue. The kenosis of the Son of God is the antithesis of arrogant rebellion, which is the sin of Adam and Eve. Thus, humility and obedience are the remedy for the self-centredness of today’s world.

In March 2000, in an unprecedented action, Pope John Paul issued a mea culpa asking forgiveness for the sins of the Catholics, including discrimination against the Jews, acts of violence and oppression during the Crusades, methods of coercion employed in the Inquisition, acts against the rights of indigenous peoples during the work of evangelisation and acts against the status and dignity of women.

The then-pope showed the Church that it should be open-minded and magnanimous in facing its history.

Apologising is a precious human virtue. However, in the face of protecting reputation, it is rare to see a high-ranking figure make a humble public apology.

Vatican II opened the Church up. However, many people confused this with dumping tradition and in 2002, Pope John Paul issued his apostolic letter, Rosary of the Virgin Mary (Rosarium Virginis Mariae), proclaiming the Year of the Rosary “to encourage the faithful to piously love our mother in heaven by reciting the rosary with contemplation.”

Less than a year later, he declared the Year of the Eucharist and issued Stay with us (Mane Nobiscum Domine), inviting people to live the mystery of the Eucharist.

He clubbed the two together to remind the Church not to discard the two faith traditions of loving the Eucharist and loving the Mother of God.

Today, the desire to canonise Pope John Paul is a call to imitate the Lord’s humility and obedience.
21 July 2013

 

Saints of deep wisdom and kindness

Within hours of Pope Francis proclaiming Pope John XXIII and Pope John Paul II saints in Rome on April 27, people shoehorned themselves into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in Hong Kong, as the bishop, John Cardinal Tong Hon, hosted a celebration Mass in honour of the occasion.

As a deacon blessed the gathering with the baptismal waters of Easter, the words of the pope’s proclamation in St. Peter’s Square that defined Blessed John XXIII and Blessed John Paul II as saints were still ringing on the airwaves.

Cardinal Tong reflected on the lives of the two newly-canonised popes in the context of the Chinese artistic imagery of water and mountains.

“We Chinese love to draw pictures of mountains and water,” he said, “to reflect personal qualities of a person.”

He quoted a Chinese proverb, “A wise man loves water, while a kind man loves mountains,” explaining that those with a wide breadth of vision and deep wisdom enjoy the heights, while the kind and considerate love the water.

He added that he believes that in the case of the two saint-popes, the characteristics could be reversed.

While the roly-poly figure of the ageing Pope John was not the physique of a mountaineer, he was a man with a breadth of vision typical of one who climbed to great heights, as shown in his decision to convene Vatican II, which left the most indelible mark of the 20th century on the Church.

On the other hand, the much younger, tall and athletic figure of Pope John Paul did climb to the mountain tops, but the strongest characteristic of his life was his kindly, consoling nature.

Cardinal Tong said that he was more akin to the constant flow of a river, with the fluid flexibility of undefined shape - a quality bred in people who love water, as it teaches patience and kindness.

He pointed out that as Pope John Paul grew up, he had lost all of his family by the time he was 21 and was left alone in the world.

“Because of his painful experiences, he became a benevolent person, prayerful, perseverant and sympathetic towards others,” he continued.

Cardinal Tong said that this was evident when in 1981 he was shot by a would-be assassin, but his only reaction was to pray for the Turkish gunman and later even visit him in prison.

He also pointed out that the two popes had a great love for China, explaining that Pope John stressed, “There is only one Church in China” and Pope John Paul regretted, “It is difficult to have contact with Catholics in China,” which Cardinal Tong said reflected their deep concern for them.

“Both of them taught us to love China and the Church in China,”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continued.

He added that as prayerful persons, they remained united with their people and when Pope John Paul was dying, people prayed with tears, but instead of being consoled, the late pope consoled those at his bedside. Cardinal Tong added that he even refused hospitalisation to remain close to the people.

The cardinal related how upon his death, there was an immediate clamour for him to be declared a saint on the spot. “And that is exactly what is happening. He is being canonised nine years after his death,” he said.

Pope John was born Angelo Giuseppe Roncalli and elected pope at the age of 77. However, in his short pontificate he convened the council and penned the encyclical, Peace on Earth (Pacem in Terris), which was published on 11 April 1963.

Peace on Earth gained immediate worldwide attention. The United Nations held a three-day conference on the document and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shed it in full.

Why the attention? It was penned by Pope John, who had played a significant role in mediating during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

The premier of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at the time, Nikita Khruschev, was reported to have commented, “In regard to what Pope John did for peace, his was humanistic assistance that will be recorded in history.”

He was named Time Magazine’s outstanding person of the year in 1962, but died a few months later in 1963.

Karol Cardinal Wojtyta was only 58-years-old when he became Pope John Paul II in 1978. From Poland, he was the first non-Italian to sit in the Chair of Peter for 400 years and spent 27 years as head of the Catholic Church.

He was a traveller, visiting 115 countries or territories over 170 foreign trips.

The consul general from Poland to Hong Kong, Miroslaw Adamczyf, described him as one of the greatest sons of his nation in its 2,000-year history, saying, “People of Poland first of all recognised in our fellow countryman a messenger of hope and herald of freedom for our common homeland, which at the time was stifling under a choke, in the tight grip of Soviet Communism.”

However, he reflected simply, “John Paul II will remain for us Polish people, not just the great pope, but for us he was also the man who helped us to rise up from our knees.”

He recalled how the bells rang from churches across the country at his election to the papacy and reminisced on the privilege he and his family had of meeting him personally some 10 years ago.

“We felt a kind of grand mystery and an extraordinary power coming from his personality. We really felt an amazing grace coming upon us, in spite his heavy suffering at that time,” Adamczyk said.

He then recalled the chilling notice published in Krakow’s regime-controlled press in 1978, In Rome a new pope was elected, his name is Karol Wojtyta.

Adamczyk stressed the chill of the simple full stop at the conclusion of such a cryptic notice announcing such a great event.

“I am sure that nobody then could realise what implication it was to have for my country and for modern Europe. We have realised that much later, step by step, year by year of his outstanding pontificate,” Adamczyk concluded.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thedral rang with Alleluias as the choir led the celebration with its beautiful rendition of the Alleluia Chorus from George Frederic Handel’s Messiah.

The gathering joined in asking St. John XXIII and St. John Paul II to pray for us all.

 4 May 2014

 

Church in China low key over canonizations

Catholic churches in China marked the double header canonisation of Pope John XXIII and Pope John Paul II on May 4 in a low key manner, showing only a reserved response in the public eye, the Global Times reported.

The response of Catholics on the mainland was in sharp contrast to that of Chinese people who were in Rome on the day, who expressed their love for the two late popes in an enthusiastic manner and were up front about their excitement.

“Pope John Paul II has demonstrated all-round talent and morality in his life. I was especially impressed when he forgave the assassin who tried to kill him. He also made a great contribution to Catholic social teaching,” the Global Times was told by one person who requested not to be identified.

Although the event was marked in China, it was mostly limited to placing portraits of the two popes inside churches.

Beyond that, most people who watched the live streaming of the occasion on the Internet chose to do so alone, or simply to pray the prayers of Divine Mercy Sunday in private.

A priest in Shandong, who called himself Father Li, said that he announced the event at Mass, but mostly because of financial restraints, he did not organise a vigil or any other type of celebration.

The Global Times noted that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in Beijing no mention was made of the canonisations at the Chinese-language Mass, but some local parishes did hold celebrations.

Official responses were also rather muted.

“Pope John Paul II is undoubtedly a much-respected religious leader, although the canonisations in 2000 are worthy of reflection,” Yan Kejia, director of the Institute of Religious Studies at Shanghai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was quoted as saying.

He pointed out that one of the sticking points in China for Pope John Paul is choosing October 1, the anniversary of the founda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s the day to canonise 123 martyrs in 2000.

Yan added that their number included several foreign missionaries, who had accused the late Qing Dynasty (1644 to 1911) of robbery and rape during their time in the country.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martyrs sent Sino-Vatican relations plummeting to their lowest ebb in some years.

Beijing even went to great lengths to quell celebrations of the event overseas.

The rather large Cantonese speaking community in Sydney, Australia, was warned that participating in public celebrations could rebound on any business interests that its members had in China.

As a result, it confined its celebration to a Mass in St. Mary’s Cathedral and cancelled an elaborate garden party that had been scheduled for Hyde Park, in the middle of the city’s busy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The late pontiff seemed to have overlooked the feelings of the Chinese public. However, the saint’s defects do not outweigh his merits,” Yan was quoted by the Global Times as saying.

Yang Fenggang, from Purdue University, said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two pontiffs should not be over interpreted from a political perspective.

“A decision made by a religious body is not confrontation or conspiracy against any nation,” Yang said

He added that Pope Francis’ congratulatory letter to the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has shown that the current Vatican attitude towards China is paying off.

“If Pope Francis could pay a visit to Beijing, it would bring a remarkable change to China’s international image and world status,” Yang concluded.

11 May 2014

 

Prayer to St. John Paul II

Oh, St. John Paul, from the window of heaven grant us your blessing! Bless the Church that you loved, served and guided courageously, leading it through the paths of the world to bring Jesus to everyone and everyone to Jesus. Bless the young, who were your great passion. Help them dream again, help them look up and find the light that illuminates the path of life here on earth.

May you bless families, bless each family! You warned of Satan’s assault against this precious and indispensable divine spark that God lit on earth. St. John Paul, with your prayer, may you protect families and each and every life that blossoms in this world.

Pray for the whole world, which is still marked by tension, wars and injustice. You confronted war through dialogue and the planting of the seeds of love: pray for us so that we may be tireless sowers of peace.

Oh St. John Paul, from heaven’s window, where we see you next to Mary, send God’s blessing down upon us all. Amen.

11 May 2014

 

天主聖意奧妙莫測
波蘭樞機膺選教宗
定名若望保祿二世

波 蘭 籍 神 長 華 迪 拉 樞 機 在 樞 機 主 教 閉 門 會 議 第 八 次 的 投 票 中 眾 望 所 歸 , 膺 選 聖 教 會 的 第 二 百 六 十 四 任 教 宗 , 定 名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華 迪 拉 樞 機 現 年 五 十 八 歲 , 波 蘭 格 拉 戈 總 教 區 司 牧 。 他 此 次 膺 選 , 成 為 教 會 四 百 五 十 五 年 來 第 一 位 非 義 大 利 籍 的 教 宗 。 他 也 是 歷 史 上 第 一 位 出 長 宗 座 的 波 蘭 人 。

新 教 宗 一 九 二 0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在 波 蘭 華 杜 懷 斯 出 生 , 十 一 年 前 由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加 冠 為 樞 機 主 教 。 他 的 父 親 是 化 工 廠 工 人 ,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初 期 去 世 ; 他 的 母 親 在 他 九 歲 時 病 逝 。

新 教 宗 早 年 在 羅 馬 攻 讀 哲 學 , 一 九 四 八 年 , 得 哲 學 博 士 銜 , 回 到 波 蘭 後 , 適 值 共 產 黨 登 台 執 政 , 他 在 極 嚴 格 的 管 制 下 從 事 堂 區 工 作 , 並 且 兼 任 當 地 一 所 大 學 的 學 生 神 師 。

一 九 五 八 年 , 他 晉 陞 主 教 , 其 後 前 往 羅 馬 出 席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 當 時 , 他 力 主 教 會 實 行 中 庸 路 線 , 與 世 界 相 呼 應 , 教 會 要 避 免 任 何 的 壟 斷 。

參 加 此 次 新 教 宗 選 舉 的 一 百 一 十 一 位 樞 機 , 曾 於 本 月 十 四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彌 撒 和 祈 禱 , 呼 求 聖 神 指 引 , 隨 後 於 下 午 四 時 三 十 分 進 入 聖 西 斯 丁 小 堂 , 進 行 選 舉 。

教 廷 國 務 卿 維 洛 樞 機 在 彌 撒 的 講 道 中 , 要 求 參 選 的 樞 機 保 持 自 己 的 觀 點 , 投 下 神 聖 的 一 票 。

在 兩 天 的 選 舉 期 間 , 樞 機 們 每 天 投 票 四 次 , 上 午 兩 次 , 下 午 兩 次 。 第 一 次 的 投 票 在 本 月 十 五 日 (主 日) 的 上 午 舉 行 。 在 第 八 次 的 投 票 中 , 終 於 成 功 選 出 。
1978 年 10 月 20 日


新教宗不畏強權
曾抨擊波蘭政府
年輕時當工人三十八歲晉鐸
四十七歲陞樞機曾赴美演講

膺 選 新 教 宗 的 華 迪 拉 樞 機 , 在 波 蘭 教 友 中 有 「工 人 樞 機」 之 稱 , 因 為 他 在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期 間 曾 在 鑛 場 和 化 工 廠 中 當 過 工 人 。

他 在 廿 六 歲 晉 鐸 , 卅 八 歲 晉 牧 , 四 十 七 歲 受 加 冠 為 樞 機 主 教 。 如 此 年 輕 即 受 重 用 , 實 不 尋 常 。

晉 鐸 後 不 久 , 他 奉 派 到 羅 馬 深 造 , 攻 讀 倫 理 神 學 。 回 國 後 在 大 學 生 之 中 從 事 牧 民 工 作 。

一 九 五 三 年 , 當 時 華 迪 拉 神 父 進 入 盧 比 林 天 主 教 大 學 教 授 倫 理 學 , 後 來 擔 任 系 主 任 。

一 九 六 二 年 至 一 九 六 五 年 期 間 , 他 在 羅 馬 出 席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 參 加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的 牧 職 憲 章」 的 編 寫 工 作 。

一 九 六 四 年 , 他 奉 委 為 格 拉 戈 總 教 區 總 主 教 。

一 九 七 二 年 , 華 迪 拉 樞 機 的 新 著 「革 新 的 基 礎」 出 版 。 他 在 書 中 詳 論 如 何 實 踐 大 公 會 議 的 決 議 。

華 迪 拉 樞 機 不 畏 強 權 , 曾 多 次 抨 擊 波 蘭 共 黨 政 府 限 制 兒 童 接 受 宗 教 教 育 的 權 利 。

今 年 三 月 , 他 代 表 波 蘭 主 教 團 信 理 委 員 會 發 表 了 一 份 報 告 書 , 反 對 政 府 施 行 唯 物 主 義 政 策 , 侵 害 波 蘭 的 傳 統 文 化 。

該 報 告 書 說 , 波 蘭 建 教 已 一 千 年 , 有 根 深 蒂 固 的 基 督 化 思 想 , 這 種 傳 統 不 容 破 壞 。

該 報 告 書 又 指 責 政 府 漠 視 工 人 福 利 。

一 九 七 六 年 , 華 迪 拉 樞 機 曾 親 臨 美 國 費 城 出 席 國 際 聖 體 大 會 , 在 會 上 致 詞 , 談 到 宗 教 歧 視 和 政 治 迫 害 。

他 在 美 國 訪 問 了 四 個 星 期 以 後 , 才 返 回 波 蘭 。
1978 年 10 月 20 日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文告

欣 聞 樞 機 會 議 已 選 出 波 蘭 籍 卡 路 華 迪 拉 樞 機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繼 承 人 , 定 名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羅 馬 現 在 有 了 新 的 主 教 , 全 球 也 有 了 新 的 教 宗 。 我 們 以 喜 悅 和 期 待 的 心 情 迎 接 此 一 佳 音 。 我 們 感 到 喜 悅 , 那 是 因 為 教 宗 是 我 們 的 導 師 、 牧 人 和 慈 父 ; 我 們 懷 着 期 待 的 心 情 ,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期 望 他 的 領 導 、 鼓 勵 和 振 奮 。

在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領 導 之 下 , 教 會 將 再 次 探 求 新 的 、 更 佳 的 途 徑 , 向 全 人 類 傳 揚 天 主 救 世 的 福 音 。 教 會 其 他 的 領 袖 在 力 求 履 行 其 職 責 時 , 將 期 待 他 高 瞻 遠 矚 的 啟 發 。

此 外 , 新 教 宗 為 徬 徨 的 人 指 出 了 方 向 , 為 恐 懼 和 沮 喪 的 人 帶 來 了 希 望 和 信 心 , 為 遭 受 壓 迫 的 人 謀 求 正 義 。

我 們 祈 求 天 主 降 福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普 世 教 會 , 使 基 督 徒 合 一 運 動 獲 得 新 的 動 力 而 呈 現 蓬 勃 發 展 , 並 且 使 全 人 類 , 無 分 宗 教 信 仰 , 因 日 益 增 長 的 和 諧 與 諒 解 而 發 展 和 受 惠 。

我 們 實 在 需 要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他 也 同 樣 需 要 我 們 。 他 希 望 獲 得 全 球 天 主 教 徒 不 斷 的 祈 禱 , 希 望 我 們 對 他 的 指 示 作 出 迅 速 反 應 , 對 傳 揚 耶 穌 基 督 作 出 堅 定 的 承 諾 , 他 現 在 已 是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

本 港 全 體 天 主 教 徒 下 一 主 日 在 政 府 大 球 場 集 會 慶 祝 「傳 教 主 日」 的 時 候 , 將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作 特 別 祈 禱 。 本 港 各 聖 堂 的 教 友 將 於 該 日 在 各 自 所 屬 的 聖 堂 祈 禱 。

香港教區主教 胡振中
1978 年 10 月 20 日

 

社論
擁護我們的新教宗

新 教 宗 選 出 了 ! 五 十 八 歲 的 波 蘭 籍 卡 路華 迪 拉 樞 機 當 選 , 取 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消 息 傳 開 後 , 普 世 騰 歡 ; 全 球 七 億 天 主 教 信 徒 , 更 不 勝 欣 躍 。

新 教 宗 之 所 以 取 名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很 明 顯 的 , 是 要 繼 承 前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遺 志 , 並 要 延 續 前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使 命 。 同 時 , 對 這 位 以 慈 祥 、 溫 情 、 謙 遜 、 良 善 而 贏 得 了 普 世 人 類 愛 戴 的 「 微 笑 教 宗 」 , 也 算 是 一 種 很 好 的 紀 念 !

此 次 由 一 位 非 義 大 利 籍 樞 機 主 教 當 選 為 教 宗 , 許 多 人 可 能 會 感 到 有 些 意 外 。 但 , 毫 無 疑 問 的 , 這 正 是 天 主 聖 意 的 流 露 , 同 時 也 更 充 份 地 表 現 出 教 會 的 「至 一」 與 「至 公」 的 特 質 !

事 實 上 , 無 論 誰 當 選 為 教 宗 , 他 都 是 全 世 界 天 主 教 教 友 的 精 神 領 袖 , 是 聖 教 會 有 形 可 見 的 元 首 , 是 耶 穌 基 督 在 世 的 代 表 。 固 然 , 耶 穌 基 督 自 己 是 教 會 的 元 首 , 是 我 們 基 督 徒 的 最 高 領 袖 , 可 是 , 祂 願 意 給 自 己 的 教 會 建 立 了 一 位 自 己 的 代 理 人 , 作 普 天 下 信 友 的 有 形 可 見 的 領 袖 , 使 他 領 導 教 會 , 並 保 證 教 會 的 統 一 。

「你 是 磐 石 , 在 這 磐 石 上 我 要 建 立 我 的 教 會 , 陰 間 的 門 決 不 能 戰 勝 她」 。 (瑪 十 六:18) 「你 餵 養 我 的 羔 羊 …… 你 牧 放 我 的 羊 群」 。 (若 廿 一:15-16) 耶 穌 基 督 對 聖 伯 多 祿 所 說 這 些 話 , 使 聖 伯 多 祿 成 了 新 生 教 會 的 首 牧 ── 第 一 任 教 宗 。 而 現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也 就 是 一 脈 相 承 的 聖 伯 多 祿 的 承 繼 者 。

因 了 教 宗 , 天 主 教 在 二 千 年 的 歷 史 中 , 始 終 保 存 着 教 義 的 統 一 , 教 規 的 統 一 , 道 理 的 統 一 , 和 敬 禮 的 統 一 。 離 開 了 教 宗 , 離 開 了 這 塊 教 會 的 磐 石 , 離 開 了 統 一 的 基 礎 , 恐 怕 就 會 分 崩 離 折 , 四 分 五 裂 !

當 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膺 選 之 際 , 本 港 教 區 主 教 亦 曾 馬 上 向 報 界 發 表 了 一 份 聲 明 , 他 說 : 「我 們 以 喜 悅 和 期 待 的 心 情 迎 接 此 一 佳 音 。 我 們 感 到 喜 悅 , 那 是 因 為 教 宗 是 我 們 的 導 師 、 牧 人 和 慈 父 ; 我 們 懷 着 期 待 的 心 情 ,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期 望 他 的 領 導 、 鼓 勵 和 振 奮」 。 的 確 , 主 教 所 說 的 話 也 正 是 我 們 的 心 聲 ! 但 願 天 主 祝 福 新 教 宗 , 賜 他 健 康 和 智 慧 , 使 他 能 英 明 地 領 導 我 們 這 時 代 的 教 會 !
1978 年 10 月 20 日

 

若望保祿二世即位
典禮簡樸隆重  二十萬人與祭
教宗以十一種語言講道  號召信眾促進人類發展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本 月 廿 二 日 在 簡 僕 而 隆 重 的 慶 典 中 即 位 , 就 任 聖 教 會 第 二 百 六 十 四 任 教 宗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像 前 任 教 宗 一 樣 , 放 棄 傳 統 的 登 基 形 式 , 沒 有 戴 上 象 徵 教 宗 權 力 的 三 重 冠 , 也 沒 有 乘 坐 由 十 二 人 肩 抬 的 寶 座 。 唯 一 象 徵 他 成 為 基 督 在 世 代 表 的 標 誌 , 是 一 條 用 特 選 羊 毛 織 成 的 肩 帶 , 由 費 雷 啟 樞 機 披 在 新 教 宗 的 肩 上 。

就 職 彌 撒 持 續 三 小 時 , 與 祭 的 信 徒 估 計 約 有 二 十 萬 , 其 中 大 部 份 是 青 年 人 。 人 群 中 有 三 千 人 是 從 波 蘭 遠 道 而 來 , 他 們 不 斷 揮 舞 波 蘭 旗 幟 。 很 多 人 熱 淚 盈 眶 。

教 宗 在 彌 撒 中 先 後 使 用 十 一 種 語 言 講 道 , 計 為 義 語 、 波 蘭 語 、 法 語 、 英 語 、 西 班 牙 語 、 德 語 、 葡 語 、 俄 語 、 捷 克 語 、 立 陶 宛 語 和 烏 克 蘭 語 。 他 籍 此 向 世 人 表 示 , 他 牧 守 的 教 會 具 有 普 世 性 。

他 在 講 道 中 呼 籲 信 眾 支 持 他 , 克 服 世 界 上 一 切 的 障 碍 , 促 進 人 類 的 發 展 。

在 場 觀 禮 的 各 國 特 使 團 , 共 有 一 百 廿 四 個 。

西 班 牙 國 王 卡 羅 斯 、 波 蘭 主 席 查 布 倫 斯 基 、 法 國 總 理 、 荷 蘭 總 理 、 義 大 利 總 理 、 摩 洛 哥 王 子 蘭 尼 伉 儷 等 人 均 在 座 。

現 年 七 十 七 歲 的 波 蘭 主 教 團 團 長 華 錫 奇 樞 機 , 在 典 禮 中 曾 隨 同 其 他 一 百 廿 四 位 樞 機 走 到 新 教 宗 面 前 親 吻 教 宗 權 戒 , 表 示 效 忠 。 華 錫 奇 樞 機 當 時 曾 下 跪 , 意 欲 吻 足 , 但 新 教 宗 立 加 制 止 , 表 示 不 敢 當 。 華 錫 奇 樞 機 比 新 教 宗 年 長 十 九 歲 , 曾 是 新 教 宗 的 長 上 。
1978 年 10 月 27 日

 

教宗訓勉信眾
捍衞公教真理
携手行使命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本 月 十 七 日 在 西 斯 汀 小 堂 主 持 彌 撒 , 慶 祝 樞 機 主 教 閉 門 會 議 圓 滿 結 束 , 隨 後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向 全 世 界 頒 佈 膺 選 文 告 。

教 宗 在 文 告 中 說 , 只 有 在 宗 教 或 道 德 問 題 陷 於 險 境 時 , 他 才 會 介 入 政 治 。

他 說 : 「我 的 目 標 是 加 強 人 類 社 會 皈 依 基 督 的 精 神 基 礎」。

教 宗 說 , 基 督 徒 之 間 仍 然 存 有 歧 見 , 他 對 此 頗 感 遺 憾 。 他 決 心 實 踐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的 革 新 決 議 。

他 又 說 , 天 主 教 徒 信 奉 的 真 理 現 正 受 到 威 脅 , 信 眾 須 起 而 捍 衞 。

教 宗 號 召 信 徒 保 持 團 結 , 忠 於 教 會 , 携 手 履 行 聖 教 使 命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希 望 世 人 永 享 和 平 。
1978 年 10 月 27 日

 

新教宗平易近人
與記者談笑風生

教 宗 本 月 廿 一 日 特 別 接 見 了 二 千 名 各 國 記 者 , 與 他 們 親 切 交 談 、 握 手 , 氣 氛 融 洽 。

教 宗 以 法 語 對 在 場 的 記 者 說 , 由 於 教 會 事 務 的 複 雜 性 , 新 聞 界 的 採 訪 和 報 導 難 免 產 生 困 難 。 但 是 , 如 果 不 從 信 仰 的 角 度 觀 察 , 人 們 對 教 務 就 更 難 理 解 了 。

他 希 望 新 聞 從 業 員 從 精 神 方 面 觀 察 教 會 , 不 要 只 是 從 政 治 方 面 觀 察 。

教 宗 又 希 望 新 聞 從 業 員 正 確 運 用 新 聞 自 由 , 以 真 理 協 助 人 們 。

關 於 樞 機 閉 門 會 議 這 次 出 乎 意 料 的 選 舉 結 果 , 教 宗 說 : 「事 情 往 往 比 你 們 所 想 像 的 要 簡 單」。

按 照 原 定 的 安 排 , 教 宗 是 坐 在 高 台 上 的 一 張 座 椅 上 向 記 者 談 話 , 但 數 分 鐘 後 , 他 站 起 來 , 在 大 廳 的 記 者 群 中 走 動 、 談 笑 。

原 定 的 接 見 時 間 是 三 十 分 鐘 , 結 果 持 續 了 一 個 小 時 。
1978 年 10 月 27 日

 

本世紀最年輕教宗
精通五國語言有著作行世
健康非常良好曾博覽群書

現 年 五 十 八 歲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本 世 紀 最 年 輕 的 教 宗 , 他 精 通 波 蘭 、 義 語 、 法 語 、 英 語 和 德 語 , 而 且 有 不 少 著 作 行 世 。

新 教 宗 在 接 見 信 眾 時 表 示 , 他 會 繼 續 推 行 教 會 的 溫 和 路 線 、 發 展 基 督 徒 合 一 運 動 、 大 力 改 善 與 共 產 國 家 的 關 係 。

新 教 宗 支 持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決 定 ── 禁 止 人 工 避 孕 。 他 又 支 持 教 會 的 司 鐸 獨 身 法 規 。

他 對 大 殿 廣 場 上 的 信 眾 說 , 他 會 盡 力 捍 衞 宗 教 自 由 和 工 人 權 益 。

新 教 宗 健 康 極 佳 , 喜 歡 寫 詩 和 閱 讀 , 曾 博 覽 群 書 。

最 後 , 他 在 文 告 中 向 祖 國 波 蘭 的 同 胞 降 以 遐 福 。
1978 年 10 月 27 日

 

頓聞司牧膺選
國人喜極而泣

華 迪 拉 樞 機 膺 選 教 宗 的 消 息 傳 到 波 蘭 後 , 舉 國 騰 歡 , 人 民 都 認 為 這 是 該 國 教 會 的 榮 譽 。

波 蘭 政 府 發 言 人 在 華 沙 說 , 華 迪 拉 樞 機 的 膺 選 特 別 重 要 , 「因 為 他 是 波 蘭 人 , 是 一 個 歷 經 戰 火 而 不 斷 力 求 發 展 的 國 家 的 公 民」。

波 蘭 官 方 報 紙 都 以 顯 著 篇 幅 報 導 了 選 出 新 教 宗 的 消 息 。

官 方 的 「人 民 論 壇 報」 還 刊 載 了 選 舉 詳 情 和 新 教 宗 的 簡 歷 。

官 方 另 一 報 紙 「華 沙 生 活 報」 更 在 首 要 位 置 刊 出 了 新 教 宗 的 圖 片 , 並 且 發 表 了 短 評 , 希 望 新 教 宗 繼 承 以 前 兩 任 教 宗 的 遺 志 , 改 善 政 教 關 係 。

波 蘭 的 三 千 萬 天 主 教 信 眾 獲 悉 該 國 神 長 膺 選 新 教 宗 , 很 多 人 喜 極 而 泣 。 一 名 機 械 師 說 : 「這 是 波 蘭 人 千 載 難 逢 的 大 事」。

東 歐 教 會 的 很 多 神 長 認 為 , 波 蘭 籍 的 華 迪 拉 樞 機 膺 選 , 可 能 使 東 歐 教 會 的 地 位 大 大 的 改 變 。
1978 年 10 月 27 日

 

永城歸鴻──希望的鐘聲響了
彭保祿

剛 剛 從 聖 伯 多 祿 大 廣 場 參 加 了 現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就 職 大 典 回 來 , 內 心 實 在 是 充 滿 着 洋 溢 的 喜 樂 。 麕 集 在 廣 場 上 的 二 十 多 萬 信 眾 , 聯 合 著 全 球 無 數 的 教 徒 和 善 心 人 士 又 一 次 目 睹 了 教 會 的 生 活 見 證 。 「你 是 永 生 天 主 之 子」!「你 是 伯 多 祿 (磐 石) , 我 要 在 這 磐 石 上 建 立 我 的 教 會」 。 廿 世 紀 前 的 這 段 說 話 又 一 次 在 教 會 內 重 覆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今 天 接 受 的 牧 職 , 便 是 當 日 基 督 交 給 伯 多 祿 的 。 今 天 他 在 就 職 典 禮 上 強 調 了 這 點 。 這 怎 不 令 人 對 教 會 的 延 續 覺 到 萬 分 雀 躍 , 信 心 倍 增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當 選 的 確 給 教 會 、 給 人 類 帶 來 了 新 希 望 。 他 被 選 次 日 對 樞 機 的 談 話 , 稍 後 給 各 國 使 節 團 的 演 說 , 接 見 記 者 時 的 談 話 以 及 今 天 就 職 大 典 時 的 致 詞 , 在 在 都 表 現 出 他 的 高 深 信 仰 , 他 對 梵 二 的 重 視 以 及 他 對 整 個 人 類 的 開 放 態 度 。 他 強 調 在 教 會 領 導 下 , 遵 循 基 督 的 訓 示 , 人 類 是 可 以 獲 致 和 平 團 結 的 。 整 個 歐 洲 的 輿 論 都 因 這 位 新 教 宗 抱 有 這 種 信 心 而 鼓 舞 , 並 在 歡 慶 中 期 待 一 個 新 的 紀 元 的 來 臨 。

樞機團的傑作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當 選 不 僅 再 一 次 使 全 球 的 新 聞 界 、 特 別 是 那 些 自 號 是 梵 蒂 岡 通 的 記 者 們 羞 慚 得 無 地 自 容 , 且 更 打 破 了 羅 馬 公 教 四 百 五 十 五 年 悠 久 的 傳 統 。 當 記 者 們 爭 先 恐 後 地 要 求 剛 剛 離 開 「密 選 院」 的 樞 機 們 發 表 談 話 時 , 波 蘭 首 牧 韋 辛 斯 基 樞 機 很 中 肯 地 向 他 們 挖 苦 說 : 「對 密 選 院 的 事 , 記 者 們 應 保 持 靜 默」! 正 如 前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幽 了 記 者 們 一 默 後 說 的 : 「要 推 測 選 教 宗 的 事 , 大 家 必 須 有 教 會 的 看 法」! 樞 機 們 的 勝 利 , 在 於 他 們 能 夠 把 整 個 教 會 放 在 眼 前 而 選 擇 一 個 「天 主 的 人」 來 為 教 會 、 為 人 類 服 務 。 難 怪 羅 馬 的 「時 報」 於 教 宗 當 選 揭 曉 後 當 天 的 「號 外」 中 坦 白 承 認 , 他 們 雖 然 以 最 大 的 可 能 性 預 選 了 十 六 位 樞 機 , 竟 沒 有 猜 中 我 們 的 新 教 宗 。 樞 機 們 不 受 外 界 輿 論 絲 毫 影 響 的 事 實 昭 然 若 揭 。

難 怪 美 國 的 輿 論 一 致 承 認 這 是 一 次 最 勇 敢 、 最 富 建 設 性 的 選 舉 。 他 們 看 到 了 由 一 位 非 意 籍 樞 機 、 由 一 位 來 自 鐵 幕 政 權 的 樞 機 來 接 任 天 主 教 領 袖 職 , 的 確 是 一 件 空 前 的 創 舉 , 必 會 為 天 主 教 會 、 為 基 督 信 徒 、 為 全 人 類 打 開 新 的 路 線 , 帶 來 新 的 希 望 。

信望愛的教宗
稍 稍 熟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人 , 都 知 道 他 是 有 着 最 堅 強 信 仰 的 人 , 他 在 自 己 國 家 內 , 在 自 己 教 區 內 所 面 對 的 一 切 , 都 要 求 一 個 極 深 度 的 信 仰 。 這 可 在 他 主 持 教 務 的 政 策 中 看 出 , 也 可 在 他 百 多 件 著 作 內 看 到 。 他 堅 定 不 移 的 信 仰 , 使 他 在 極 權 主 義 的 社 會 中 , 仍 能 使 自 己 的 教 會 生 氣 蓬 勃 , 教 務 蒸 蒸 日 上 。

新 教 宗 有 着 偉 大 的 希 望 , 他 在 千 種 壓 力 下 仍 舊 保 持 着 信 心 , 尋 求 困 難 的 突 破 , 計 劃 的 成 功 。 他 這 種 希 望 是 他 對 天 主 的 依 靠 , 以 及 對 人 類 的 信 賴 。 他 與 他 國 家 的 首 牧 韋 辛 斯 基 樞 機 雖 然 在 信 理 上 、 在 原 則 上 完 全 一 致 從 無 歧 見 , 但 他 有 著 較 大 的 耐 性 和 伸 縮 性 , 是 因 為 他 對 人 類 保 持 著 更 大 的 信 賴 , 而 事 實 證 明 他 能 獲 致 更 大 的 成 就 。 這 也 就 是 他 就 職 致 詞 中 所 強 調 的 最 後 一 點 。

新 教 宗 尤 其 是 一 位 充 滿 愛 心 的 牧 者 , 所 有 認 識 他 的 樞 機 主 教 、 神 職 及 信 友 都 絕 口 稱 譽 他 的 愛 心 。 凡 有 機 會 接 觸 到 他 的 人 都 覺 得 他 真 誠 慈 祥 , 待 人 至 摯 。 這 不 僅 是 他 從 貧 苦 生 活 中 鍛 鍊 出 來 的 憐 憫 同 情 , 更 是 他 高 度 的 神 修 所 達 致 的 。

新 教 宗 當 選 後 還 不 及 廿 四 小 時 便 離 開 梵 蒂 岡 , 前 往 羅 馬 城 郊 翟 邁 理 醫 院 , 看 望 病 重 垂 危 的 宗 座 社 會 傳 播 委 員 會 主 席 戴 思 顧 主 教 。 戴 主 教 曾 是 教 宗 的 同 學 。 但 新 教 宗 在 醫 院 接 見 院 長 、 修 女 、 醫 生 、 醫 護 人 員 及 病 患 者 時 誠 懇 地 說 , 他 是 來 探 望 所 有 受 苦 的 人 。 他 重 覆 他 當 天 早 上 向 樞 機 團 所 表 明 的 心 願 : 他 要 把 自 己 的 首 牧 職 託 付 給 受 病 苦 煎 熬 者 的 祈 禱 。 因 為 他 說 , 病 苦 的 人 雖 然 軟 弱 , 但 他 們 卻 如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基 督 一 樣 大 能 。 正 如 基 督 的 苦 難 , 他 們 在 痛 苦 中 的 祈 禱 卻 能 帶 來 豐 富 的 恩 寵 。

因 此 意 大 利 的 大 小 報 章 , 不 論 派 別 , 都 一 致 承 認 , 新 教 宗 在 獲 選 當 晚 首 次 與 教 民 見 面 時 所 獲 致 的 好 感 與 敬 愛 有 增 無 減 。 素 稱 含 蓄 的 羅 馬 信 友 都 毫 無 保 留 地 擁 護 、 愛 戴 這 位 「來 自 遠 方」 (新 教 宗 自 稱) 的 羅 馬 主 教 。 新 教 宗 以 自 己 的 愛 心 征 服 了 全 人 類 的 心 。

愛教會愛聖母
新 教 宗 的 教 會 觀 非 常 堅 強 。 他 在 就 職 大 典 致 詞 中 所 強 調 的 , 千 多 年 來 的 波 蘭 教 會 , 雖 經 千 錘 百 鍊 、 無 數 的 打 擊 考 驗 , 但 仍 絕 對 忠 於 羅 馬 宗 座 。 因 為 這 個 教 會 徹 底 瞭 解 到 羅 馬 宗 座 在 基 督 手 中 接 受 到 的 神 權 。 這 也 就 是 新 教 宗 神 學 著 作 的 中 心 思 想 。

因 此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自 己 的 施 政 方 針 中 強 調 要 貫 徹 梵 二 的 「教 會 憲 章」 及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憲 章」 的 路 線 。 新 教 宗 要 盡 己 所 能 帶 領 教 會 走 向 這 曾 由 全 球 主 教 們 多 年 推 敲 後 所 訂 定 的 偉 大 文 獻 所 指 定 的 方 向 : 重 新 樹 起 教 會 「 萬 民 之 光 」 的 旗 幟 、 尊 重 每 個 民 族 的 原 有 神 精 、 發 揮 天 主 子 女 的 最 大 價 值 , 在 基 督 內 重 整 一 切 , 在 教 會 內 共 頌 主 榮 。

波 蘭 教 徒 對 聖 母 的 敬 禮 和 熱 愛 是 有 口 皆 碑 的 , 難 怪 新 教 宗 在 每 次 談 話 、 致 詞 、 演 說 中 都 要 多 次 提 到 聖 母 。 他 獲 選 當 晚 首 次 與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近 二 十 萬 信 友 行 見 面 禮 時 , 所 作 的 簡 短 談 話 中 , 便 曾 兩 次 提 到 聖 母 , 要 把 自 己 的 首 牧 重 任 託 付 給 這 位 天 人 共 讚 的 天 主 之 母 、 基 督 之 母 、 教 會 之 母 、 世 人 之 母 瑪 利 亞 。 他 對 聖 母 的 依 賴 和 虔 敬 的 確 感 人 肺 腑 , 令 人 讚 嘆 。

服務至上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就 職 時 說 , 教 會 數 百 年 的 傳 統 是 用 三 級 冠 來 給 新 教 宗 加 冕 。 最 後 一 次 是 一 九 六 三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加 冕 典 禮 。 但 以 後 就 不 曾 使 用 過 , 應 聲 明 此 後 由 未 來 教 宗 隨 意 處 理 。 這 種 象 徵 歷 世 權 位 的 三 級 冠 (導 師 、 先 知 、 君 王) 已 由 上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棄 置 不 用 。 他 打 破 傳 統 的 精 神 是 他 獲 得 全 人 類 愛 戴 的 最 大 原 因 之 一 。 現 任 教 宗 在 就 職 致 詞 中 卻 清 楚 說 出 , 這 象 徵 已 是 舊 時 代 、 舊 觀 念 的 產 品 。 我 們 的 導 師 、 先 知 、 君 王 , 只 有 一 位 : 耶 穌 基 督 ! 而 我 們 身 為 天 主 子 女 的 每 一 信 徒 都 分 享 了 這 三 種 職 權 。 而 分 享 的 目 的 只 有 一 個 : 為 教 會 、 為 人 類 服 務 !

服 務 是 新 教 宗 多 次 提 及 的 目 標 , 他 指 出 基 督 來 到 世 界 的 使 命 便 是 服 務 , 他 強 調 整 個 教 會 的 使 命 也 是 服 務 , 因 此 他 就 職 致 詞 的 結 語 也 是 為 教 會 、 為 人 類 服 務 。 他 要 求 所 有 的 「兄 弟 姐 妹」 為 他 祈 禱 , 為 他 祝 禱 , 使 他 能 真 正 有 效 成 為 「眾 僕 之 僕」。

親 愛 的 讀 者 , 也 許 你 在 螢 光 幕 上 已 親 身 感 受 到 這 偉 大 教 宗 的 感 人 精 神 。 他 要 你 和 我 、 他 要 所 有 人 與 他 打 成 一 片 , 在 基 督 真 理 光 照 下 , 在 聖 母 助 祐 下 , 創 造 一 個 新 的 世 界 。 我 們 願 意 與 他 携 手 , 實 現 他 的 理 想 嗎 ?
主曆一九七八年十月廿二日寄自羅馬
1978 年 11 月 10 日

 

羅馬•香港──共融與團結
劉尚遜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是 一 個 不 尋 常 的 日 子 。 因 為 在 地 球 上 兩 個 有 名 的 城 市 : 西 歐 的 羅 馬 , 遠 東 的 香 港 ; 兩 地 雖 相 隔 萬 里 , 但 是 幾 乎 是 在 同 一 時 間 內 舉 行 了 一 個 各 有 歷 史 性 的 大 盛 會 ── 羅 馬 舉 行 新 教 宗 的 就 職 禮 , 香 港 則 舉 行 一 年 一 度 的 傳 教 節 。

在 羅 馬 的 聖 伯 多 祿 大 廣 場 上 , 二 十 多 萬 信 眾 與 及 來 自 各 國 的 首 長 、 使 節 , 他 們 一 同 參 與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就 職 典 禮 。 這 個 就 職 典 禮 和 一 個 多 月 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就 職 時 的 場 面 , 可 以 說 盛 況 相 當 的 。

我 們 的 新 教 宗 , 表 面 看 來 是 由 百 多 位 樞 機 主 教 們 選 出 來 的 ; 如 果 用 信 德 的 眼 光 來 觀 察 , 我 們 定 會 看 出 這 個 投 票 的 結 果 , 是 出 於 天 主 聖 神 的 揀 選 。 新 教 宗 的 膺 選 , 證 明 了 教 會 的 「普 世 性」 及 「一 致 性」。

當 日 , 身 為 波 蘭 國 家 主 席 的 查 倫 斯 基 , 曾 親 自 率 領 負 責 管 制 波 蘭 教 會 的 宗 教 部 長 卡 科 爾 及 其 他 官 員 前 往 羅 馬 觀 禮 ; 更 允 許 一 千 六 百 多 名 虔 誠 的 波 蘭 信 友 分 別 乘 專 機 及 私 家 車 出 國 參 加 盛 典 。 至 於 平 日 用 作 宣 傳 共 產 思 想 的 波 蘭 電 視 台 , 也 首 次 現 場 轉 播 就 職 典 禮 。 卡 科 爾 在 華 沙 起 程 前 說 : 「如 果 教 宗 到 波 蘭 , 他 不 但 會 受 政 府 的 熱 烈 歡 迎 ; 並 會 受 到 人 民 的 歡 迎」 這 些 , 都 是 前 所 未 有 的 創 舉 。

另 一 個 破 天 荒 的 事 情 , 就 是 英 國 坎 特 布 里 大 主 教 科 根 , 他 亦 親 往 羅 馬 參 禮 。 這 是 在 四 百 年 前 , 英 皇 亨 利 八 世 脫 離 羅 馬 天 主 教 會 以 來 , 第 一 位 英 國 國 教 領 袖 公 開 參 加 天 主 教 的 禮 儀 。

在 就 職 典 禮 後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親 切 地 接 見 各 教 派 的 代 表 , 並 向 這 位 英 國 聖 公 會 領 袖 說 : 「走 向 基 督 教 大 團 結 之 路 , 有 進 無 退」

從 以 上 幾 件 動 人 的 、 令 人 喜 悅 的 事 實 看 來 , 我 們 的 教 會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領 導 之 下 , 由 就 職 典 禮 日 開 始 , 就 創 造 了 一 個 共 融 團 結 的 新 局 面 。 對 於 東 歐 沉 默 的 教 會 來 說 是 衝 破 了 鐵 幕 ; 對 數 百 年 來 , 敵 視 羅 馬 的 英 國 教 會 來 說 , 是 拆 掉 了 隔 閡 的 圍 牆 。 他 們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廣 場 上 , 在 神 聖 的 祭 台 前 , 大 家 握 握 手 , 排 排 坐 。 這 些 和 洽 的 、 坦 率 的 、 友 愛 的 交 往 , 使 「 合 一 運 動 」 進 入 新 高 峰 , 使 普 世 教 會 團 結 、 蓬 勃 , 邁 向 共 融 的 大 道 。

回 說 我 們 的 香 港 , 在 「以 主 為 基 , 傳 揚 真 理」 的 金 句 下 , 在 綠 草 如 茵 的 政 府 大 球 場 上 , 隆 重 地 舉 行 傳 教 節 。 傳 教 節 可 以 說 它 是 一 個 誓 師 大 會 , 因 為 : 「信 仰 出 於 報 道 , 報 道 出 於 基 督 的 命 令」 (羅 十 :16-18)

今 年 的 傳 教 節 , 別 具 意 義 , 因 為 在 彌 撒 中 , 特 為 我 們 的 新 教 宗 就 職 而 祈 禱 。 雖 然 參 禮 的 教 友 只 有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那 裡 十 分 之 一 的 人 數 , 但 有 三 位 主 教 和 百 多 位 神 長 一 起 共 祭 , 二 萬 餘 教 友 一 同 聆 聽 基 督 的 聖 言 , 大 家 分 享 天 主 的 聖 寵 、 喜 樂 , 場 面 亦 非 常 莊 嚴 而 熱 鬧 。

在 彌 撒 中 , 由 教 區 修 院 院 長 曾 慶 文 神 父 講 道 , 他 列 舉 大 公 會 議 的 文 憲 要 點 , 與 及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在 位 時 的 訓 諭 來 闡 明 今 日 教 會 的 使 命 ── 共 融 。 他 清 楚 而 瞭 亮 的 聲 音 , 響 徹 整 個 球 場 , 使 全 場 二 萬 多 信 眾 深 深 受 到 感 動 。

在 領 聖 體 後 , 胡 主 教 更 起 立 發 言 , 他 以 主 教 的 身 份 , 表 明 了 香 港 教 會 的 立 場 ; 並 代 表 全 港 二 十 多 萬 天 主 的 子 民 , 擁 護 教 宗 , 使 其 完 成 基 督 所 交 付 的 使 命 。 胡 主 教 這 番 話 , 就 是 一 個 効 忠 、 團 結 的 宣 言 !

典 禮 在 「人 人 都 應 當 知 道」 的 歌 聲 及 端 莊 的 禮 儀 舞 蹈 中 結 束 。 其 實 , 「人 人 都 應 當 知 道 耶 穌 是 誰」 是 不 夠 的 , 每 個 教 友 都 負 有 傳 教 的 任 務 ; 應 要 使 世 界 上 , 人 人 都 不 單 知 道 耶 穌 是 誰 , 而 且 要 人 人 都 去 敬 愛 主 耶 穌 , 相 信 祂 是 造 物 者 ── 天 主 。 這 是 傳 教 節 的 意 義 , 也 是 普 世 教 會 存 在 的 目 的 。
1978 年 11 月 10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第一
老容編譯

華 迪 拉 樞 機 主 教 當 選 教 宗 後 取 名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以 紀 念 前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可 是 , 他 即 位 以 來 , 處 處 創 新 , 有 許 多 獨 特 之 處 , 堪 稱 第 一 。

── 他 是 最 近 四 百 五 十 五 年 內 教 會 第 一 位 非 義 大 利 籍 教 宗 , 上 一 位 非 義 籍 教 宗 為 荷 蘭 籍 的 阿 迪 六 世 (公 元 一 五 二 二 年 至 一 五 二 三 年)
── 第 一 位 波 蘭 籍 教 宗 , 第 一 位 來 自 共 產 國 家 的 教 宗 。
── 第 一 位 教 宗 沿 用 了 前 三 位 在 任 者 的 名 號 。
── 第 一 位 教 宗 回 答 了 新 聞 記 者 的 問 題 ; 他 首 次 接 見 新 聞 界 便 毫 不 拘 束 地 舉 行 臨 時 記 者 招 待 會 。
── 第 一 位 教 宗 於 就 職 典 禮 中 以 波 蘭 語 講 道 。
── 按 當 今 梵 蒂 岡 的 職 員 說 : 他 是 第 一 位 不 用 戴 眼 鏡 閱 讀 的 教 宗 。
── 第 一 位 教 宗 戴 手 錶 : 但 他 的 手 錶 並 非 梵 蒂 岡 內 第 一 隻 波 蘭 製 的 鐘 錶 ; 因 為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駕 崩 時 , 床 邊 的 鬧 鐘 也 購 自 波 蘭 。
── 第 一 位 教 宗 是 位 運 動 健 將 : 他 精 於 滑 雪 、 爬 山 及 獨 木 舟 。
── 自 庇 護 九 世
(一 八 七 八 年 駕 崩) 以 來 , 他 是 嗓 子 最 好 的 一 位 教 宗 ; 本 世 紀 內 , 他 是 第 一 位 能 在 大 禮 彌 撒 中 用 複 調 唱 「彌 撒 禮 成」。
── 最 近 羅 馬 一 位 調 酒 專 家 用 三 份 波 蘭 伏 加 烈 酒 、 一 份 紅 甜 酒 、 一 份 白 甜 酒 、 加 冰 、 加 一 滴 苦 酒 及 櫻 桃 子 , 製 成 一 種 新 的 雞 尾 酒 , 命 名 為 「華 迪 拉 雞 尾 酒」 , 他 把 這 傑 作 呈 交 全 國 調 酒 大 賽
…… 於 是 華 迪 拉 樞 機 成 了 第 一 位 被 人 命 名 雞 尾 酒 的 教 宗 。
── 自 庇 護 九 世 以 來 , 第 一 位 教 宗 獲 選 時 未 滿 六 十 歲 。
(按 庇 護 九 世 就 任 時 是 五 十 四 歲 , 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現 年 五 十 八 歲 。)
── 第 一 位 教 宗 獲 選 時 身 邊 只 帶 了 約 值 美 金 十 元 的 零 用 錢 , 因 為 波 蘭 政 府 限 制 國 民 帶 金 錢 出 境 。
── 第 一 位 教 宗 不 用 義 大 利 式 早 餐
(咖 啡 、 麵 包) , 而 採 用 較 豐 富 的 早 餐 : 包 括 雞 蛋 、 火 腿 , 而 且 他 特 地 聘 用 了 三 位 波 蘭 籍 修 女 下 廚 。
── 最 後 , 當 今 教 宗 也 是 第 一 位 曾 在 哈 佛 大 學 講 過 學 的 教 宗 。
 

還 有 : 參 加 選 舉 前 , 華 迪 拉 樞 機 住 在 羅 馬 聖 言 會 總 院 , 每 日 清 晨 , 他 必 在 修 院 的 私 家 泳 池 游 泳 ; 當 選 教 宗 後 , 立 刻 有 人 建 議 出 售 該 泳 池 的 池 水 !

人 們 一 向 稱 梵 蒂 岡 為 監 獄 , 但 華 迪 拉 樞 機 自 當 選 一 刻 , 已 表 明 不 願 被 囚 , 獲 選 翌 日 , 他 微 服 到 市 內 醫 院 探 病 , 毋 怪 乎 人 們 給 他 的 綽 號 是 : 若 望 保 祿 牆 外 一 世 ── 當 然 也 是 第 一 !
1979 年 3 月 2 日

 

時代教宗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徵文比賽公開組冠軍─
張雅松

全 能 天 主 無 限 智 慧 , 竟 使 在 位 僅 卅 三 天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升 天 去 了 , 換 上 了 當 今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非 義 大 利 籍 人 , 且 來 自 共 產 政 權 下 的 波 蘭 , 簡 直 具 有 深 刻 的 時 代 意 義 。 我 們 寄 望 教 宗 , 在 二 十 世 紀 之 時 以 聖 者 的 步 伐 , 領 導 教 會 邁 進 廿 一 世 紀 。

生 存 在 這 個 時 代 , 做 個 普 通 教 友 , 已 經 需 要 很 堅 強 的 信 德 , 在 風 雨 飄 搖 的 社 會 , 站 穩 自 己 的 立 場 。 為 我 們 的 確 需 要 一 位 曾 飽 受 風 霜 的 長 者 , 以 他 的 經 驗 作 我 們 前 進 的 規 範 , 使 在 旅 途 中 的 教 會 , 逐 漸 實 現 天 國 的 圓 滿 。

當 教 宗 在 就 職 後 第 一 次 接 見 信 眾 時 曾 明 確 表 示 : 繼 續 推 行 教 會 的 溫 和 路 線 、 發 展 基 督 徒 合 一 運 動 , 大 力 改 善 與 共 產 國 家 的 關 係 ; 但 是 有 關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決 定 ── 禁 止 人 工 避 孕 、 教 會 司 鐸 的 獨 身 法 規 兩 大 問 題 , 他 完 全 支 持 到 底 。 這 是 現 代 人 的 宗 教 與 社 會 問 題 , 教 宗 向 全 體 基 督 徒 宣 佈 了 他 的 立 場 。 現 在 , 就 看 我 們 全 體 基 督 徒 如 何 合 作 , 才 能 完 成 天 主 所 交 付 給 他 的 使 命 。

自 從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以 來 , 天 主 教 會 內 部 的 事 情 , 漸 趨 複 雜 化 , 例 如 禮 儀 、 制 度 …… 等 , 都 起 了 很 多 興 革 , 無 疑 , 教 會 的 精 神 , 確 需 很 多 方 面 的 革 新 , 目 的 為 貼 切 地 實 踐 福 音 的 精 神 , 但 是 在 革 新 的 過 程 中 , 往 往 與 傳 統 的 風 俗 習 慣 起 了 沖 擊 的 現 象 , 簡 單 如 感 恩 祭 禮 儀 由 主 祭 領 導 的 形 式 進 而 變 為 全 體 合 作 的 形 式 ; 教 會 本 地 化 等 改 革 , 無 不 經 過 多 方 面 的 討 論 切 磋 , 終 於 演 變 為 現 時 的 形 象 。

對 於 革 新 與 傳 統 , 如 果 採 用 偏 激 某 方 的 政 策 , 都 不 會 收 到 合 符 天 主 聖 意 的 效 果 。 我 們 的 新 任 教 宗 , 聲 明 要 採 溫 和 主 義 的 路 線 , 根 本 是 福 音 裡 和 平 精 神 的 實 踐 ; 兼 收 並 蓄 , 在 天 主 聖 神 上 智 指 引 下 , 我 們 很 有 信 心 , 確 信 新 教 宗 一 定 會 用 和 平 的 手 法 與 觀 點 , 去 解 決 教 會 內 很 多 問 題 。 這 是 教 宗 自 己 的 願 望 , 也 是 我 們 整 個 大 家 庭 的 願 望 , 在 未 來 的 歲 月 中 , 且 看 我 們 如 何 合 作 , 才 能 共 同 實 現 。

凡 是 信 仰 基 督 的 人 都 應 有 基 督 的 精 神 , 都 應 合 而 為 一 。 可 惜 幾 百 年 來 , 新 教 舊 教 , 產 生 了 人 為 方 面 的 對 立 , 起 了 很 多 不 必 要 的 衝 突 。 當 這 些 衝 突 蔓 延 到 人 為 的 社 會 事 務 、 政 治 事 務 的 時 候 , 流 血 事 件 因 此 而 起 。 自 從 梵 二 之 後 , 教 會 已 積 極 進 行 合 一 的 工 作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承 繼 教 會 領 導 人 , 對 合 一 的 大 業 , 一 定 不 遺 餘 力 。 這 是 天 主 的 意 願 , 也 是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的 意 願 , 同 是 主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 還 分 甚 麼 希 臘 人 、 猶 太 人 ? 禮 儀 上 的 差 異 , 基 本 信 條 的 分 歧 , 還 可 以 慢 慢 地 磋 商 研 究 出 一 種 共 同 可 行 的 新 路 線 , 但 是 問 題 在 於 雙 方 面 的 態 度 , 如 何 坦 誠 接 納 對 方 , 才 可 以 有 商 討 之 餘 地 。 二 十 世 紀 教 會 遇 到 最 時 代 的 問 題 , 是 與 基 督 教 的 合 一 , 具 有 時 代 使 命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將 會 不 畏 困 難 , 承 行 天 主 的 意 願 。

另 外 一 個 二 十 世 紀 的 大 問 題 是 五 十 年 來 , 共 產 主 義 的 伸 張 、 無 神 主 義 的 思 想 , 不 僅 威 脅 整 個 天 主 教 會 , 尚 且 滲 透 全 人 類 , 愛 好 民 主 自 由 的 政 府 , 半 世 紀 以 來 , 曾 用 過 不 同 的 辦 法 和 它 對 抗 , 實 行 撲 滅 , 但 , 到 處 都 可 以 覺 察 到 , 共 產 主 義 的 思 潮 仍 在 湧 溢 。

教 宗 生 於 波 蘭 , 長 於 波 蘭 , 波 蘭 教 會 長 期 在 壓 迫 下 生 存 , 他 將 有 足 夠 的 經 驗 , 與 逆 潮 長 期 作 戰 ; 不 過 這 場 思 想 戰 並 不 是 對 抗 那 麽 簡 單 , 長 期 戰 爭 需 要 吸 收 敵 人 , 把 敵 人 變 作 自 己 的 手 下 。 所 以 新 任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以 他 長 期 在 共 產 國 家 生 活 的 經 驗 , 定 出 今 後 的 目 標 , 不 是 與 共 產 國 家 對 抗 , 而 是 與 共 產 國 家 改 善 關 係 , 絕 非 妥 協 , 而 是 將 他 們 轉 化 , 這 是 天 主 交 給 全 體 子 民 的 任 務 。 在 各 思 想 、 各 派 別 、 各 種 族 中 , 尋 求 真 正 的 和 平 。

的 確 , 事 實 告 訴 我 們 ; 曾 以 國 際 警 察 自 詡 的 美 國 , 深 受 兩 次 越 戰 韓 戰 重 大 戰 爭 的 教 訓 , 一 定 體 驗 到 武 力 完 全 無 效 , 真 正 能 解 決 問 題 的 辦 法 , 還 是 改 善 國 際 關 係 , 唯 有 遵 循 福 音 精 神 , 主 動 的 以 愛 和 共 產 國 家 交 往 , 透 過 訪 問 觀 察 、 體 會 總 可 以 找 尋 出 一 種 共 存 的 辦 法 , 逐 步 尋 求 天 主 神 國 的 實 現 。

從 若 望 廿 三 世 以 來 , 教 內 外 人 士 關 注 到 人 工 避 孕 這 個 嚴 重 社 會 問 題 、 人 口 膨 脹 、 糧 食 資 源 缺 乏 、 財 富 不 均 、 失 業 、 罪 犯 …… 等 , 是 個 惡 性 循 環 , 所 以 國 家 領 導 人 , 都 著 重 在 控 制 人 口 的 大 前 提 上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一 九 六 0 年 版 的 「 愛 情 與 責 任 」 一 書 中 早 已 反 對 所 有 人 工 節 育 的 方 法 , 隨 後 才 有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在 一 九 六 八 年 發 表 的 「 人 類 生 命 通 諭 」 中 採 取 同 樣 的 觀 點 , 對 當 年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前 的 總 主 教 而 言 , 已 是 一 種 相 當 堅 決 顯 明 的 態 度 。 在 這 人 慾 橫 流 的 社 會 , 他 不 會 忘 記 婚 姻 生 活 的 價 值 觀 , 但 更 重 視 了 人 類 的 生 命 更 有 崇 高 的 價 值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雖 甚 有 興 趣 研 究 獨 身 主 義 等 新 議 題 , 但 是 他 更 強 調 「 必 須 以 司 鐸 的 熱 心 來 處 理 這 些 問 題 」 , 而 不 是 更 多 的 折 衷 與 妥 協 。

這 是 一 位 天 降 大 任 的 人 , 在 早 期 : 勞 心 志 、 餓 體 膚 、 空 乏 其 身 , 身 心 都 接 受 了 艱 苦 的 磨 煉 。 我 們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 必 須 和 天 主 特 選 的 人 , 在 主 內 同 德 同 心 , 面 對 種 種 二 十 世 紀 的 考 驗 , 在 通 往 天 國 的 道 路 上 , 一 步 一 步 地 艱 苦 向 前 邁 進 !
1979 年 4 月 13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徵文比賽公開組亞軍
廖惠芳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原 是 一 個 波 蘭 陸 軍 軍 官 的 次 子 , 一 九 二 0 年 在 波 蘭 邊 區 克 拉 科 市 西 南 十 九 哩 的 華 杜 域 克 出 生 。 他 童 年 時 代 生 活 艱 苦 , 出 生 後 不 久 , 父 親 便 退 休 , 一 家 袛 靠 長 俸 過 活 , 後 來 , 母 親 與 兄 長 先 後 去 世 。 唸 中 學 時 , 他 擅 長 寫 詩 , 酷 愛 戲 劇 。 中 學 畢 業 後 , 他 為 減 輕 父 親 的 負 擔 , 參 加 修 路 工 作 , 鍛 鍊 成 強 健 體 格 , 是 近 代 最 健 壯 的 教 宗 。

一 九 三 八 年 , 為 了 升 學 , 他 隨 父 親 遷 居 克 拉 科 。 一 年 後 , 納 粹 軍 侵 入 波 蘭 , 教 宗 的 父 親 雖 已 退 休 , 亦 重 披 戰 袍 抗 敵 , 終 戰 死 沙 場 。 那 時 教 宗 正 在 克 拉 科 大 學 攻 讀 哲 學 。 後 來 波 蘭 給 納 粹 軍 攻 陷 , 克 拉 科 大 學 關 閉 , 教 宗 為 免 遭 拉 伕 , 便 到 石 礦 場 工 作 , 不 久 又 轉 往 克 拉 科 附 近 一 間 化 學 工 廠 , 夜 間 修 習 波 蘭 文 學 和 外 語 。 後 來 , 他 開 始 修 神 學 。 戰 後 , 他 把 學 習 神 學 的 速 度 加 快 。

一 九 四 六 年 , 他 獲 委 任 鐸 職 , 纔 領 鐸 職 數 星 期 , 即 由 沙 倍 納 大 主 教 保 送 到 梵 蒂 岡 大 學 深 造 , 成 績 優 異 ,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畢 業 。 一 年 後 , 獲 委 任 克 拉 科 教 區 司 鐸 , 他 回 到 克 拉 科 大 學 任 教 兼 深 造 , 終 獲 神 學 學 位 。 可 惜 自 從 蘇 聯 擊 敗 納 粹 軍 , 扶 立 波 蘭 新 政 府 後 , 迫 令 人 民 信 奉 馬 克 斯 主 義 , 下 令 關 閉 克 拉 科 大 學 神 學 系 。 教 宗 首 次 嚐 到 政 府 對 天 主 教 之 迫 害 。

不 久 , 他 轉 往 魯 布 林 天 主 教 大 學 任 教 倫 理 學 , 直 至 一 九 五 八 年 , 他 獲 晉 升 為 克 拉 科 大 主 教 助 理 , 結 束 教 學 生 涯 , 以 傳 教 為 職 責 。 六 年 後 , 獲 當 時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擢 升 為 克 拉 科 教 區 大 主 教 , 復 於 一 九 六 七 年 擢 升 為 樞 機 主 教 , 終 於 去 年 底 獲 選 教 宗 , 成 為 天 主 教 徒 的 精 神 領 袖 。

教 宗 自 小 便 對 天 主 教 抱 有 虔 誠 態 度 , 當 他 兄 長 去 世 後 , 鄰 居 加 以 安 慰 , 他 卻 堅 定 地 表 示 這 是 天 主 的 旨 意 。 日 後 , 更 為 反 對 天 主 教 遭 迫 害 而 與 波 蘭 政 府 週 旋 到 底 , 那 時 , 蘇 聯 扶 立 波 蘭 政 府 , 實 行 極 權 統 治 , 強 迫 波 蘭 人 信 奉 馬 克 斯 主 義 , 不 可 有 別 的 精 神 寄 託 。 而 波 蘭 人 信 奉 天 主 教 已 有 多 年 , 要 他 們 改 奉 馬 克 斯 主 義 實 不 可 能 ; 於 是 , 蘇 聯 對 天 主 教 十 分 痛 恨 , 視 為 頭 號 敵 人 。

他 們 先 於 一 九 五 一 年 , 以 天 主 教 學 術 研 究 帶 有 顛 覆 性 質 為 藉 口 , 下 令 關 閉 克 拉 科 大 學 神 學 系 。 教 宗 當 時 只 是 一 名 司 鐸 , 在 那 裡 任 教 , 因 神 學 系 關 閉 , 便 改 向 其 他 地 方 宣 揚 教 義 。 他 在 克 拉 科 居 住 , 卻 到 遙 遠 的 魯 布 林 天 主 教 大 學 任 教 倫 理 學 , 他 之 所 以 不 辭 勞 苦 , 長 途 跋 涉 , 就 是 要 反 抗 波 蘭 政 府 對 天 主 教 之 迫 害 。

這 時 , 波 蘭 政 府 開 始 控 制 全 國 教 育 系 統 , 訂 立 嚴 厲 規 則 , 不 准 教 員 向 學 生 提 及 西 方 , 否 則 以 刑 法 對 待 。 所 有 教 員 均 不 敢 違 抗 , 唯 獨 這 位 勇 敢 的 司 鐸 視 若 無 睹 , 並 常 與 教 育 當 局 發 生 衝 突 , 更 在 督 學 跟 前 把 自 己 對 西 方 的 認 識 灌 輸 給 學 生 。 波 蘭 政 府 鑑 於 他 在 教 會 地 位 頗 高 , 而 本 身 政 權 不 穩 固 , 對 他 亦 無 可 奈 何 。

及 至 他 升 為 大 主 教 , 亦 不 與 低 級 黨 部 結 交 。 三 年 後 擢 升 為 樞 機 主 教 時 , 波 蘭 政 府 欲 利 用 他 來 打 擊 另 一 樞 機 主 教 華 錫 奇 。 並 施 離 間 手 段 , 每 次 都 安 排 到 訪 波 蘭 的 西 方 要 人 拜 會 這 位 新 任 樞 機 主 教 , 圖 使 他 與 華 錫 奇 不 和 , 幸 而 他 不 上 當 , 遇 到 這 種 情 形 , 便 預 先 離 開 克 拉 科 , 或 領 要 人 前 拜 會 華 錫 奇 , 使 政 府 計 不 得 逞 。 政 府 老 羞 成 怒 , 乘 他 出 外 訪 問 完 畢 返 國 時 , 命 海 關 沒 收 他 的 行 李 , 不 過 他 毫 不 畏 權 , 照 樣 時 常 出 國 訪 問 。 政 府 當 局 不 能 對 他 過 份 留 難 。 由 此 可 見 教 宗 對 強 權 勢 力 絕 不 低 頭 , 決 心 護 教 的 毅 力 。

除 了 和 波 蘭 政 府 爭 持 到 底 外 , 教 宗 對 傳 教 亦 不 遺 餘 力 , 在 大 學 任 教 神 學 正 是 一 個 好 例 子 。 他 還 是 大 主 教 助 理 時 , 已 結 束 了 教 學 生 涯 , 把 時 間 用 在 親 近 教 徒 上 , 每 天 乘 車 往 返 各 小 教 區 , 和 教 徒 建 立 良 好 關 係 。 擢 升 為 克 拉 科 教 區 大 主 教 後 , 他 又 和 教 區 內 學 生 建 交 , 由 於 他 也 經 過 學 生 時 代 , 對 學 生 心 情 甚 為 了 解 , 與 學 生 相 處 時 , 活 像 個 年 青 人 , 加 上 他 素 來 身 體 強 健 , 體 力 不 遜 於 青 年 人 , 所 以 很 受 學 生 歡 迎 , 對 傳 教 大 有 幫 助 。

教 宗 就 任 後 , 於 元 旦 日 發 表 文 告 , 文 告 的 特 點 , 便 是 教 宗 用 多 種 語 言 來 發 表 , 其 中 包 括 中 文 。 除 了 顯 示 教 宗 的 語 言 天 才 外 , 還 有 一 個 涵 義 , 就 是 渴 望 世 界 和 平 、 團 結 , 大 家 同 為 一 種 信 仰 而 生 活 , 不 因 語 言 差 異 而 存 隔 膜 , 正 道 出 世 人 所 望 。

今 年 一 月 , 教 宗 到 墨 西 哥 訪 問 , 他 此 行 主 要 是 參 加 第 二 屆 拉 丁 美 洲 主 教 會 議 。 在 開 幕 辭 中 , 他 提 醒 全 體 教 士 , 遵 守 教 規 , 千 萬 不 要 成 為 政 治 領 袖 , 因 為 教 會 與 政 治 道 義 不 同 , 絕 不 能 合 併 。 對 於 拉 丁 美 洲 激 烈 爭 論 之 「解 放 神 學」 問 題 , 教 宗 道 出 自 己 的 觀 點 ; 他 認 為 教 會 須 盡 力 挽 救 人 靈 , 並 竭 力 爭 取 人 權 , 但 不 可 使 用 暴 力 來 達 到 目 的 。 世 界 上 很 多 人 正 為 爭 取 權 益 , 而 大 施 暴 力 , 結 果 造 成 社 會 混 亂 , 禍 及 無 辜 , 令 人 痛 心 , 教 宗 這 番 話 實 發 人 深 省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對 貧 富 懸 殊 現 象 作 持 平 之 論 , 他 指 出 「富 人 的 財 物 擁 有 權 應 予 以 承 認 , 不 過 , 他 們 應 履 行 社 會 責 任 , 援 助 貧 困」 ; 對 於 壓 搾 貧 民 的 富 有 地 主 , 他 則 大 加 抨 擊 , 「他 們 有 時 擁 有 不 事 生 產 的 土 地 , 而 這 些 土 地 卻 隱 藏 著 許 多 人 家 所 匱 乏 的 麵 包 」 。 不 平 等 現 象 , 始 終 要 改 變 , 希 望 藉 著 教 宗 的 話 , 喚 醒 世 人 注 意 貧 富 不 均 的 情 形 , 使 貧 者 的 清 苦 生 活 獲 得 改 善 。

教 宗 又 呼 籲 青 年 人 和 老 年 人 要 互 相 了 解 , 必 須 關 懷 和 尊 敬 老 人 , 對 於 十 誡 中 的 第 四 誡 加 以 深 思 細 想 , 因 為 這 是 建 立 兩 代 和 諧 的 基 本 誡 條 。 代 溝 問 題 現 時 頗 為 流 行 , 主 要 原 因 都 是 兩 代 之 間 缺 乏 關 懷 。 不 單 青 年 人 , 任 何 年 齡 的 人 都 應 按 照 教 宗 的 話 去 做 , 使 兩 代 關 係 趨 於 平 和 。

與 各 國 建 交 、 廣 傳 天 主 教 、 用 溫 和 手 法 爭 取 人 權 ,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 都 是 教 宗 長 久 以 來 的 心 願 , 亦 是 他 不 斷 致 力 達 成 的 目 標 , 我 們 對 教 宗 充 滿 信 心 。 目 前 已 有 很 多 國 家 邀 請 他 作 訪 問 , 加 上 教 宗 努 力 不 懈 的 精 神 , 對 於 實 踐 願 望 , 有 很 大 幫 助 。 能 有 這 樣 一 位 教 宗 , 不 單 是 天 主 教 徒 的 榮 幸 , 就 是 全 世 界 人 類 也 值 得 慶 幸 。
1979 年 4 月 13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小傳
劉若愚譯

自 新 教 宗 就 職 以 來 , 筆 者 還 沒 有 見 過 教 宗 的 傳 記 出 版 , 對 於 教 宗 的 履 歷 , 時 常 在 報 紙 或 雜 誌 上 看 到 一 些 , 但 都 是 片 段 的 , 不 能 給 讀 者 一 個 完 整 的 印 像 。 英 國 倫 敦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出 版 了 狄 恩 斯 泰 芬 所 著 的 這 本 小 傳 , 雖 然 不 詳 細 , 但 總 算 比 較 完 整 的 了 , 特 為 譯 出 , 以 饗 讀 者 。

聖 教 會 的 歷 史 上 , 有 些 年 份 關 係 重 大 , 使 我 們 很 難 遺 忘 。 近 年 來 , 有 些 為 信 德 道 理 下 定 義 的 年 份 : 例 如 一 八 五 四 年 規 定 聖 母 無 染 原 罪 。 一 八 七 0 年 , 規 定 教 宗 不 能 錯 的 道 理 。 一 九 五 0 年 , 規 定 聖 母 升 天 的 道 理 。 一 九 六 二 年 , 第 二 屆 梵 蒂 岡 大 公 會 議 開 幕 。 一 九 六 八 年 發 表 人 類 生 命 通 諭 。

但 一 九 七 八 年 發 生 的 事 情 , 既 出 乎 人 的 意 料 之 外 , 又 發 生 的 很 快 , 這 一 年 可 能 是 最 可 紀 念 的 一 年 。

年 初 的 時 候 , 保 祿 六 世 仍 然 在 位 。 他 做 了 十 五 年 教 宗 , 以 絕 大 的 勇 氣 與 決 心 抵 擋 各 方 面 的 批 評 , 領 導 著 教 會 到 一 個 比 較 平 靜 的 時 期 。 他 的 健 康 很 久 以 來 , 已 經 有 問 題 , 他 在 八 月 中 逝 世 , 並 不 是 完 全 突 然 而 來 的 , 但 教 會 當 局 一 時 卻 覺 得 茫 然 。 誰 能 繼 承 他 的 位 置 呢 ? 大 公 會 議 十 三 年 前 便 結 束 了 , 但 大 公 會 議 所 開 創 的 一 切 新 事 務 , 還 談 不 到 有 甚 麼 成 就 。 教 會 還 在 一 個 過 渡 時 期 ── 但 過 渡 到 那 裡 去 呢 ?

這 一 年 第 一 件 令 人 震 驚 的 事 發 生 了 。 秘 密 選 舉 會 議 中 的 樞 機 很 快 便 達 成 了 協 議 , 只 費 了 一 天 的 工 夫 , 便 決 定 放 棄 很 多 熱 門 人 物 , 選 中 那 位 人 所 罕 知 的 威 尼 斯 宗 主 教 魯 士 安 尼 , 做 保 祿 六 世 的 繼 位 者 。

魯 士 安 尼 被 選 後 , 自 己 取 名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立 刻 獲 得 成 功 。 各 傳 播 工 具 很 快 便 讓 世 界 稱 他 是 「笑 咪 咪 的 教 宗」 。 他 很 溫 和 , 富 於 機 智 幽 默 , 平 易 近 人 , 除 了 使 自 己 安 定 下 來 , 做 事 很 少 , 但 只 有 一 個 月 的 時 間 , 便 讓 世 人 的 目 光 集 中 注 視 羅 馬 。 他 有 一 顆 炙 熱 的 心 , 切 願 直 接 向 世 界 講 話 , 所 以 摒 棄 了 教 廷 遺 留 的 繁 文 褥 禮 的 最 後 殘 迹 。 他 正 式 繼 了 位 , 但 沒 有 加 冕 。 他 用 單 數 第 一 人 稱 說 話 , 他 的 談 話 嚴 肅 , 但 妙 趣 橫 生 。

九 月 廿 八 日 , 他 的 死 訊 , 最 初 是 令 人 難 以 置 信 , 然 後 是 令 人 深 表 哀 痛 。 很 多 人 都 說 , 他 的 逝 世 , 就 像 家 中 失 去 了 一 個 親 人 。 這 對 於 卅 三 天 以 前 還 沒 沒 無 聞 的 人 , 是 再 好 不 過 的 懷 念 。

聖 教 會 又 要 鼓 足 了 勇 氣 , 在 一 年 內 辦 理 第 二 次 選 舉 會 議 。 從 一 六 0 五 年 以 來 , 這 還 是 第 一 次 ── 那 年 克 勒 曼 逝 世 , 良 十 一 世 只 在 位 廿 六 天 , 保 祿 五 世 便 當 選 了 。 據 說 經 濟 上 的 負 擔 使 教 廷 的 財 政 部 很 緊 張 , 但 精 神 上 的 負 擔 則 全 數 落 在 樞 機 的 身 上 , 因 為 他 們 大 多 數 都 以 為 在 選 出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的 事 上 , 可 以 看 出 天 主 聖 神 的 上 智 來 。

對 於 第 二 次 會 議 的 結 果 , 大 家 的 推 測 比 以 前 更 加 混 亂 。 是 不 是 再 選 一 位 單 純 的 牧 人 ? 一 位 堅 強 的 反 共 者 ? 一 位 對 教 廷 事 務 更 熟 練 的 人 ? 或 者 非 義 籍 人 士 ? 在 第 二 次 選 舉 會 議 中 , 這 些 問 題 全 提 出 來 了 。 非 義 籍 的 合 適 候 選 人 比 以 往 多 。 上 一 次 選 舉 會 議 選 了 義 籍 人 , 這 一 次 大 約 又 是 在 其 餘 的 義 籍 人 中 挑 選 。

十 月 十 六 日 , 星 期 六 , 西 斯 汀 聖 堂 的 門 又 封 鎖 了 。 星 期 日 中 午 , 煙 囟 冒 出 了 第 一 次 黑 煙 , 這 是 早 已 預 料 得 到 的 。 晚 上 還 是 冒 黑 煙 , 令 人 多 少 有 點 失 望 , 奇 蹟 並 沒 有 重 現 。 星 期 一 中 午 , 又 無 結 果 , 選 舉 似 乎 不 很 順 利 。 星 期 一 晚 上 第 八 次 投 票 , 獲 得 了 突 破 。

消 息 一 宣 佈 , 使 渴 望 獲 得 消 息 的 人 群 立 時 迷 糊 了 。 這 不 是 一 個 熱 門 人 物 的 名 字 。 若 是 熱 門 人 物 的 話 , 聽 到 第 一 個 字 便 會 讓 人 發 出 震 耳 欲 聾 的 歡 呼 。 很 多 人 沒 有 聽 清 被 選 人 的 姓 名 , 很 多 人 聽 清 了 , 但 與 他 們 所 認 識 的 任 何 人 也 聯 不 上 。

新 教 宗 為 了 對 於 他 的 前 任 表 示 尊 重 起 見 , 自 己 選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稱 號 。

波蘭
在 世 界 各 國 中 , 只 有 愛 爾 蘭 可 以 與 波 蘭 爭 最 公 教 化 的 國 家 榮 銜 。 名 義 上 , 波 蘭 人 口 的 百 分 之 九 十 是 公 教 信 徒 , 其 中 百 分 之 七 十 是 履 行 教 徒 義 務 的 公 教 信 徒 。 由 於 疆 域 的 改 變 , 東 方 正 教 信 徒 減 少 了 , 猶 太 人 遭 受 虐 待 , 數 目 也 減 少 了 。 因 此 , 公 教 人 口 的 比 例 變 得 這 樣 高 。 在 一 九 三 0 年 代 , 這 兩 教 的 人 口 構 成 百 分 之 二 十 的 比 例 。 雖 然 如 此 , 這 並 無 損 於 公 教 信 仰 之 巋 然 獨 存 的 光 輝 。

一 八 五 八 年 , 俄 國 、 奧 國 及 德 國 瓜 分 了 波 蘭 很 多 土 地 。 俄 國 人 得 到 的 地 方 最 大 。 自 一 九 一 八 至 一 九 三 九 年 , 這 二 十 年 間 , 波 蘭 聖 教 會 享 受 了 自 由 的 權 利 , 沒 有 受 外 力 的 干 涉 。 十 九 世 紀 中 , 大 部 分 時 間 非 常 艱 苦 。 在 俄 國 侵 佔 的 波 蘭 土 地 的 百 分 之 八 十 方 面 , 政 治 上 負 責 任 的 東 正 教 徒 不 但 騷 擾 天 主 教 徒 , 有 時 甚 至 迫 害 天 主 教 徒 。 很 多 主 教 及 神 職 人 員 充 軍 到 西 伯 利 亞 去 。 德 國 佔 領 區 的 政 府 人 員 是 新 教 徒 , 對 於 波 蘭 的 文 化 與 宗 教 同 樣 仇 視 。 只 有 在 奧 國 管 理 的 地 方 (包 括 克 拉 考 城 在 內) , 公 教 徒 可 以 享 受 自 由 。

波蘭共和國
雖 然 有 這 種 種 的 困 難 , 在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後 , 天 主 教 仍 然 是 波 蘭 人 生 活 上 的 最 堅 強 的 一 股 力 量 , 而 且 保 存 了 國 家 的 命 脈 。

波 蘭 一 向 便 是 這 樣 的 。 九 六 0 年 , 麥 耶 斯 高 王 建 立 了 庇 亞 王 朝 , 波 蘭 便 成 了 一 個 實 體 的 單 位 , 與 其 他 斯 拉 夫 族 分 開 了 。 九 六 六 年 , 麥 耶 斯 高 王 受 洗 , 波 蘭 人 便 信 奉 了 基 督 。 國 家 與 宗 教 幾 乎 是 同 時 產 生 的 , 直 到 十 八 世 紀 末 , 國 家 與 宗 教 常 是 水 乳 交 融 , 和 諧 相 處 。 波 蘭 國 被 人 瓜 分 了 , 聖 教 會 不 但 繼 續 團 結 著 基 督 徒 , 而 且 繼 續 團 結 著 波 蘭 人 。

未來的教宗
華 迪 拉 , 生 在 波 蘭 共 和 國 兩 次 大 戰 中 的 年 份 , 這 時 波 蘭 教 會 又 能 蓬 勃 起 來 。 一 九 二 0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 他 生 在 離 克 拉 考 八 十 哩 路 的 瓦 刀 外 斯 。 父 親 加 祿 , 母 親 依 迷 利 亞 是 清 貧 人 。 六 月 二 十 日 受 洗 , 長 大 了 就 在 那 裡 入 校 受 教 育 , 成 績 常 是 全 班 最 好 的 , 尤 其 長 於 歷 史 、 數 學 、 拉 丁 文 及 波 蘭 文 。 九 歲 時 , 慈 母 不 幸 逝 世 。 做 醫 生 的 長 兄 , 在 大 戰 前 也 不 幸 在 醫 院 染 病 身 亡 。

華 迪 拉 進 了 克 拉 考 城 的 哲 芝 魯 大 學 讀 語 言 系 , 後 來 證 明 他 讀 語 言 為 他 的 未 來 是 十 分 重 要 的 準 備 。 他 作 詩 , 參 加 劇 團 工 作 。

一 九 三 九 年 九 月 一 日 , 德 國 的 坦 克 車 與 陸 軍 開 始 進 攻 波 蘭 的 西 部 , 不 多 幾 天 , 波 軍 敗 退 。 兩 星 期 後 , 德 國 的 盟 友 俄 國 也 從 東 邊 入 侵 。 波 蘭 又 遭 受 了 被 人 佔 領 的 痛 苦 。 華 迪 拉 這 時 年 方 十 九 歲 。

大 學 教 育 及 文 化 生 涯 , 已 經 停 止 了 公 開 活 動 。 華 迪 拉 所 參 加 的 劇 團 從 事 地 下 工 作 , 在 私 人 家 中 及 少 數 觀 眾 前 , 冒 著 絕 大 的 危 險 , 上 演 一 些 鼓 勵 抗 敵 救 國 的 戲 劇 。

一 九 四 一 年 , 曾 任 下 級 軍 官 的 父 親 去 世 。 這 時 他 加 入 了 一 家 比 國 人 經 營 的 化 學 工 廠 工 作 。 沒 有 工 作 便 有 被 送 入 勞 動 集 中 營 的 危 險 。

聖 教 會 在 戰 前 所 作 的 一 切 建 設 , 都 被 納 粹 摧 毀 了 : 修 院 學 校 充 公 了 , 聖 堂 封 閉 了 , 兩 百 多 期 刊 及 報 紙 停 刊 了 , 四 位 主 教 及 兩 千 多 神 父 死 在 集 中 營 裡 。

一 九 四 二 年 , 華 迪 拉 住 在 克 拉 考 大 主 教 府 。 他 立 志 要 做 神 父 。 以 後 直 到 戰 爭 結 束 , 他 同 其 他 幾 個 住 在 一 起 的 人 偷 偷 地 讀 神 學 及 哲 學 課 程 。

當 時 人 們 覺 得 , 只 要 打 敗 德 國 , 聖 教 會 便 可 以 獲 得 自 由 。 一 九 四 四 年 七 月 廿 二 日 , 波 蘭 全 國 解 放 委 員 會 發 表 宣 言 , 保 證 良 心 自 由 及 尊 重 教 會 權 力 。

然 而 這 件 事 並 沒 有 實 現 。 納 粹 政 權 失 敗 了 , 接 著 來 的 是 一 個 共 產 黨 政 權 。 一 九 二 五 年 波 蘭 與 聖 座 所 簽 的 協 定 , 可 以 說 是 教 會 的 命 根 子 , 一 九 四 五 年 廢 除 了 。 教 會 又 要 遭 受 迫 害 。 從 一 開 始 , 波 蘭 聖 統 便 清 楚 表 明 它 不 想 損 害 政 府 。 他 們 深 信 , 只 要 政 府 不 剝 奪 聖 教 會 所 需 要 的 最 基 本 自 由 及 工 具 , 聖 教 會 應 當 可 以 在 任 何 社 會 政 治 制 度 下 實 踐 自 己 的 使 命 。 自 從 戰 爭 以 來 , 波 蘭 教 會 的 「政 治 活 動」 都 是 為 獲 得 自 由 。 政 府 無 法 消 滅 教 會 , 便 想 盡 方 法 騷 擾 。 一 會 兒 仇 視 , 一 會 兒 不 干 涉 , 始 終 無 法 達 成 永 久 的 和 協 。

一 九 四 八 年 到 一 九 五 0 年 , 對 於 教 會 的 一 切 出 版 物 施 行 檢 查 。 一 九 五 0 年 , 政 府 與 華 沙 樞 機 主 教 維 辛 斯 基 達 成 了 協 議 , 給 教 會 一 個 喘 息 的 機 會 。 三 年 以 後 , 政 府 又 實 行 干 涉 , 把 教 會 的 一 切 事 務 都 置 於 政 府 的 監 視 之 下 , 並 且 把 維 辛 斯 基 軟 禁 起 來 。 這 件 事 唯 一 的 好 結 果 , 是 把 維 辛 斯 基 樞 機 的 地 位 提 高 , 使 他 成 了 教 會 抵 抗 政 府 迫 害 的 百 折 不 撓 的 領 袖 。

以 後 兩 年 內 , 教 會 的 教 育 組 織 , 從 小 學 到 大 學 , 幾 乎 完 全 被 摧 毀 。

這 一 段 公 開 仇 視 的 時 期 之 後 , 又 來 了 一 段 緩 和 的 時 期 。 一 九 五 六 年 戈 慕 卡 做 了 共 產 黨 的 書 記 , 維 辛 斯 基 樞 機 獲 得 了 釋 放 。 這 是 非 史 太 林 時 期 , 鐵 幕 內 一 切 國 家 的 限 制 全 都 放 鬆 。 以 前 在 波 蘭 各 學 校 禁 止 的 宗 教 課 程 , 現 在 又 許 可 了 。

到 了 一 九 六 一 年 , 又 加 以 限 制 了 , 這 恐 怕 是 由 於 教 會 在 一 九 五 七 年 , 開 始 九 年 的 敬 禮 , 預 備 在 一 九 六 六 年 , 慶 祝 波 蘭 開 教 一 千 年 紀 念 這 件 事 上 , 顯 示 教 會 力 量 龐 大 的 反 映 。 一 九 六 一 年 六 月 十 五 日 , 禁 止 在 學 校 教 授 宗 教 課 , 教 會 成 立 了 校 外 宗 教 課 程 網 , 作 為 答 覆 。

教授、主教、樞機
未 來 的 教 宗 , 在 神 職 界 中 的 地 位 , 逐 漸 昇 起 。 被 祝 聖 為 神 父 後 , 在 羅 馬 天 神 大 學 讀 書 兩 年 (一 九 四 六 至 一 九 四 八) , 獲 得 哲 學 學 位 。 一 九 四 七 年 夏 天 , 他 到 法 國 、 比 國 及 荷 蘭 渡 假 , 親 自 見 到 公 教 工 人 運 動 的 情 形 , 遂 為 波 蘭 移 民 工 人 組 織 了 服 務 的 機 構 。

他 又 回 到 克 拉 考 大 學 繼 續 讀 神 學 , 獲 得 學 位 。 克 拉 考 大 學 原 是 他 戰 前 已 經 考 取 讀 過 的 。 東 歐 大 學 歷 史 最 久 的 是 布 拉 格 大 學 , 克 拉 考 大 學 次 之 , 建 立 於 一 三 六 四 年 。 它 最 輝 煌 的 時 期 是 十 五 世 紀 , 哥 伯 尼 便 是 它 的 學 生 。 戰 爭 時 , 被 納 粹 毫 無 理 由 地 關 閉 , 一 九 四 五 年 重 開 。 一 九 五 四 年 , 政 府 關 閉 了 它 的 神 學 院 , 又 使 它 受 到 沉 重 打 擊 。

華 迪 拉 在 克 拉 考 大 學 及 魯 布 林 公 教 大 學 任 教 。 魯 布 林 大 學 成 立 於 一 九 一 八 年 為 東 歐 獨 樹 一 幟 的 大 學 , 至 今 仍 為 波 蘭 公 教 教 義 的 重 鎮 。 他 在 這 裡 教 授 倫 理 學 ── 他 特 別 喜 歡 研 究 的 一 門 功 課 。

他 做 神 父 後 , 仍 然 繼 續 寫 詩 。 有 一 些 詩 在 著 名 公 教 文 人 集 團 主 辦 的 「芝 納 克」 雜 誌 上 , 用 筆 名 發 表 。

一 九 五 八 年 , 他 才 卅 八 歲 , 便 陞 為 克 拉 考 教 區 的 助 理 主 教 。 克 拉 考 是 波 蘭 的 舊 都 城 , 人 口 五 十 萬 左 右 。 直 至 一 九 二 五 年 , 克 拉 考 樞 機 主 教 有 波 蘭 親 王 的 榮 銜 。 一 九 六 四 年 , 這 位 以 前 的 工 廠 工 人 繼 任 為 克 拉 考 大 主 教 。

他 雖 然 高 陞 了 , 但 沒 有 放 棄 業 餘 的 嗜 好 。 他 是 滑 雪 的 好 手 , 據 說 已 經 達 到 了 奪 錦 標 的 程 度 。 他 又 喜 歡 徒 步 旅 行 , 騎 自 行 車 , 划 獨 木 船 。 有 人 說 , 當 他 接 到 陞 任 大 主 教 的 消 息 時 , 他 正 在 參 加 划 獨 木 船 的 訓 練 。 他 請 求 直 到 他 受 訓 完 結 , 不 要 發 表 這 個 消 息 。

陞 大 主 教 後 , 他 寧 願 留 在 自 己 原 來 的 地 方 , 不 願 意 搬 到 大 主 教 府 去 , 可 是 有 一 天 , 別 人 替 他 作 了 主 , 把 他 的 東 西 全 搬 走 了 , 他 也 就 不 能 不 搬 了 。 他 立 刻 把 大 主 教 府 開 放 給 別 人 , 組 織 各 種 團 體 、 各 種 訓 練 班 。 他 尤 其 喜 歡 與 青 年 人 在 一 起 , 因 而 贏 得 大 學 生 的 愛 戴 。 他 們 認 為 在 反 抗 政 府 方 面 , 他 是 他 們 的 同 道 。

在 梵 二 會 議 中 , 他 發 表 有 關 家 庭 、 教 友 傳 教 、 及 宗 教 自 由 的 演 說 。 在 教 會 憲 章 中 , 他 支 持 把 天 主 的 人 民 這 一 章 , 放 在 論 教 會 聖 統 的 性 質 一 章 之 前 。 在 大 公 會 議 的 文 獻 中 , 還 有 兩 個 例 子 , 足 以 反 映 他 的 想 法 : 教 會 憲 章 中 現 代 世 界 的 教 會 一 章 討 論 教 會 對 無 神 主 義 的 態 度 。 這 裡 沒 有 提 共 產 主 義 的 名 字 。 這 個 文 件 的 語 氣 是 開 明 的 , 不 是 責 備 的 , 因 為 他 苦 勸 說 : 「教 會 雖 然 摒 棄 無 神 主 義 , 但 很 誠 懇 的 主 張 , 一 切 信 神 的 人 及 一 切 不 信 神 的 人 , 都 應 當 彼 此 協 助 , 在 大 家 共 存 的 世 界 上 建 立 良 好 秩 序」 。 宗 教 自 由 宣 言 , 完 全 是 波 蘭 教 會 奮 鬥 爭 取 權 利 的 總 結 : 「政 府 的 目 的 是 照 顧 現 世 公 共 的 利 益 。 它 應 當 承 認 民 眾 的 宗 教 生 活 , 並 給 予 種 種 方 便 。 如 果 它 無 端 的 控 制 或 限 制 宗 教 活 動 , 那 就 是 越 權 了 」。

波蘭的事故
一 九 六 六 年 , 波 蘭 慶 祝 開 教 一 千 年 紀 念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表 示 願 意 前 往 參 加 , 但 波 蘭 政 府 不 准 。

一 九 七 0 年 , 食 物 漲 價 , 導 致 嚴 厲 的 葛 慕 卡 垮 台 。 繼 任 的 人 略 為 溫 和 。 他 飭 令 政 府 與 教 會 達 成 合 作 的 關 係 。 同 時 , 維 辛 斯 基 與 華 迪 拉 兩 位 樞 機 簽 署 了 一 封 公 函 , 要 求 新 換 的 官 員 , 保 證 教 會 的 良 心 自 由 , 不 受 迫 害 , 不 受 武 力 威 脅 。

從 此 以 後 , 教 會 雖 然 算 不 上 舒 服 , 但 也 沒 有 遭 嚴 重 的 迫 害 。 政 府 仍 然 拒 絕 允 許 教 會 的 要 求 ── 建 立 新 聖 堂 , 利 用 無 線 電 及 電 視 廣 播 , 報 紙 雜 誌 免 受 檢 查 , 組 織 各 種 團 體 , 教 授 要 理 。 (一 九 七 七 年 , 華 迪 拉 參 加 了 在 羅 馬 舉 行 的 主 教 會 議 , 會 議 中 聲 明 「教 授 要 理 的 權 利」 。 波 蘭 政 府 阻 撓 教 授 要 理 , 事 實 俱 在 , 但 政 府 絕 不 承 認) 。

教 會 或 明 或 暗 地 支 持 其 他 反 政 府 團 體 。 華 廸 拉 可 能 仍 回 億 著 自 己 做 學 生 的 日 子 , 對 於 「空 中 大 學」 甚 為 贊 許 , 因 為 它 所 授 的 課 程 與 正 規 大 學 相 同 。 一 九 七 六 年 , 政 府 又 想 提 高 食 物 價 格 , 引 起 更 多 抗 議 混 亂 後 , 聖 統 發 言 , 抗 議 政 府 對 異 己 份 子 的 處 理 手 段 ── 很 多 人 被 逮 捕 , 很 多 人 受 虐 待 。

一 九 七 七 年 , 緩 和 與 緊 張 兼 而 有 之 。 在 克 拉 考 新 建 的 模 範 工 人 住 宅 區 , 一 間 新 聖 堂 開 幕 , 成 了 極 重 要 的 大 事 。 在 聖 堂 建 立 之 前 , 經 多 年 的 醞 讓 爭 取 。 五 月 間 , 在 五 萬 人 前 , 由 華 迪 拉 樞 機 主 持 開 幕 禮 。

十 月 廿 九 日 , 共 黨 書 記 齊 耶 爾 克 第 一 次 與 維 辛 斯 基 樞 機 會 晤 , 這 是 他 要 去 羅 馬 , 在 十 一 月 廿 八 日 會 晤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的 前 奏 。 這 時 政 府 又 宣 佈 , 在 華 沙 總 主 教 區 , 可 以 興 建 十 五 間 新 聖 堂 。 一 九 七 八 年 一 月 六 日 , 維 辛 斯 基 樞 機 主 教 表 示 : 他 準 備 在 某 種 條 件 之 下 , 與 政 府 合 作 , 挽 救 波 蘭 現 時 人 民 道 德 的 墮 落 。

難 道 這 是 政 教 關 係 改 善 的 最 初 的 表 示 嗎 ? 雙 方 既 不 肯 做 重 大 的 讓 步 , 也 不 能 做 重 大 的 讓 步 , 對 這 個 問 題 尚 無 答 案 。 教 會 不 能 減 少 她 的 基 本 要 求 。 政 府 是 無 神 派 的 政 府 , 也 不 能 准 許 宗 教 存 在 。 政 教 雙 方 也 都 知 道 鄰 近 的 蘇 聯 , 虎 視 眈 眈 , 一 舉 一 動 都 受 著 嚴 密 的 監 視 。

因 為 華 迪 拉 樞 機 被 選 為 教 宗 , 其 重 要 性 是 大 得 難 以 估 計 的 。

他 宣 佈 自 己 不 願 意 成 為 政 治 教 宗 , 但 義 國 、 法 國 、 西 班 牙 的 共 產 黨 眼 看 便 要 獲 得 政 權 , 到 那 時 , 他 的 經 驗 便 是 最 寶 貴 的 了 。 在 波 蘭 , 他 的 立 場 比 起 那 位 身 經 百 戰 的 老 將 維 辛 斯 基 來 說 , 表 面 上 似 乎 和 緩 一 點 , 但 對 於 反 對 政 府 的 政 策 及 理 論 , 絕 無 絲 毫 的 示 弱 迹 象 。

共 黨 書 記 慶 祝 新 當 選 教 宗 的 賀 電 , 似 乎 反 映 了 一 點 國 家 的 光 彩 。 他 說 這 個 決 定 使 波 蘭 感 到 甚 為 滿 意 。 「閣 下 膺 選 榮 登 教 宗 寶 座 , 吾 人 謹 代 表 波 蘭 及 政 府 最 高 當 局 敬 申 衷 心 之 慶 祝 。 吾 人 深 信 , 新 教 宗 之 膺 選 , 對 於 改 善 波 蘭 及 梵 蒂 岡 之 關 係 , 必 有 貢 獻 」

教宗膺選後
教 宗 膺 選 後 , 因 為 沒 有 忘 記 他 三 十 年 前 學 的 義 文 , 能 操 流 利 的 義 國 話 , 立 即 獲 得 羅 馬 人 的 熱 烈 歡 迎 。

以 後 幾 天 , 他 做 的 幾 件 事 , 表 示 他 像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一 樣 , 不 很 注 意 傳 統 的 繁 文 縟 節 。

當 選 的 第 二 天 , 在 交 通 最 頻 繁 的 時 候 , 他 離 開 梵 蒂 岡 , 坐 著 敞 蓬 車 到 醫 院 裡 , 探 望 患 病 的 朋 友 戴 斯 古 主 教 , 令 人 耳 目 為 之 一 新 。

最 令 人 注 意 的 , 是 他 發 表 就 職 宣 言 的 那 一 天 , 保 證 在 教 務 管 理 方 面 , 採 取 一 項 讓 主 教 團 分 擔 更 大 任 務 的 政 策 。 他 認 為 主 教 會 議 是 集 體 管 理 的 工 具 。 自 一 九 六 九 年 成 立 以 來 , 主 教 會 議 一 共 舉 行 了 五 次 , 他 本 人 全 都 參 加 了 。 他 保 證 繼 續 尋 求 教 會 的 統 一 , 他 不 干 涉 政 治 。 一 如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他 呼 籲 黎 巴 嫩 恢 復 和 平 , 因 為 那 裡 的 基 督 徒 與 回 教 徒 , 已 經 有 了 惡 戰 三 年 的 歷 史 。

在 星 期 六 , 他 接 見 了 一 千 五 百 名 新 聞 記 者 。 平 常 這 只 是 單 方 面 發 表 談 話 , 但 這 一 次 卻 像 開 記 者 招 待 會 , 因 為 他 混 在 記 者 中 , 並 答 覆 他 們 的 問 題 。

十 月 廿 一 日 , 星 期 日 , 一 如 他 的 前 任 一 樣 , 他 簡 樸 地 舉 行 了 就 職 彌 撒 。 他 的 前 任 教 宗 , 在 很 多 方 面 , 曾 為 教 廷 留 下 永 久 不 可 磨 滅 的 痕 跡 。 在 場 觀 禮 的 , 有 波 蘭 政 府 主 席 , 宗 教 事 務 部 長 , 英 國 坎 特 伯 立 大 主 教 考 根 博 士 。 有 這 種 頭 銜 的 人 參 加 教 宗 就 職 , 都 是 史 無 前 例 的 。 波 蘭 政 府 很 迅 速 地 發 出 了 護 照 , 讓 成 千 的 波 蘭 人 能 趕 來 參 加 ── 但 有 好 幾 個 知 識 份 子 被 拒 絕 了 。 這 次 就 職 典 禮 , 波 蘭 破 例 地 在 電 視 上 轉 播 了 。 街 上 很 沉 寂 , 因 為 全 國 的 人 都 圍 著 電 視 機 看 電 視 。 他 們 一 方 面 覺 得 光 榮 , 一 方 面 也 覺 得 悲 哀 , 因 為 教 會 的 深 慶 得 人 , 卻 是 波 蘭 的 損 失 。 誠 如 教 宗 自 己 所 說 的 : 「一 位 外 籍 主 教 , 今 天 繼 承 了 羅 馬 聖 伯 多 祿 的 位 ; 這 位 主 教 是 波 蘭 人 。 但 從 現 在 開 始 , 他 也 成 了 羅 馬 人 。 是 的 ── 羅 馬 人 。 他 成 了 羅 馬 人 , 也 因 為 他 是 波 蘭 人 。 波 蘭 的 歷 史 一 開 始 , 以 及 波 蘭 一 千 年 的 傳 統 , 與 羅 馬 聖 伯 多 祿 的 聖 座 , 息 息 相 關 , 關 係 密 切 , 矢 志 忠 誠 , 永 久 弗 渝 」。

嶄新的教宗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生 活 經 驗 , 使 他 成 為 一 位 特 殊 的 羅 馬 人 。 很 久 以 來 , 教 宗 不 但 是 義 國 人 , 而 且 都 是 自 幼 進 入 修 院 。 華 迪 拉 在 決 定 做 神 職 人 員 之 前 , 是 大 學 生 、 是 工 廠 工 人 。 他 的 生 活 不 是 在 義 國 。 義 國 的 天 主 教 享 有 特 權 。 他 住 在 波 蘭 , 那 裡 的 基 督 徒 都 受 到 迫 害 。 共 產 黨 的 政 治 系 統 , 向 來 就 是 公 教 最 嚴 重 的 威 脅 , 他 就 在 這 種 政 治 之 下 生 活 , 獲 得 了 第 一 手 的 經 驗 。

公 教 常 以 出 人 意 料 之 外 的 方 式 革 新 。 一 九 七 八 年 的 事 是 最 不 能 意 料 的 , 這 使 教 會 的 聲 音 , 有 再 為 世 界 所 注 意 的 好 機 會 。
1979 年 6 月 22, 29 日

 

極富人情味的教宗
-覲見教宗印象記-
曹立珊

我 覺 得 實 在 是 「此 生 有 幸」 , 在 「行 將 就 木」 的 晚 年 , 還 有 機 會 親 眼 看 到 基 督 在 世 代 表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並 握 住 他 那 粗 大 而 溫 柔 的 手 。 當 他 「愛 心」 的 暖 流 , 通 常 慈 祥 的 注 視 和 「主 祐 中 華」 的 祝 福 , 進 入 我 的 身 心 時 , 我 陶 醉 了 , 不 知 自 己 是 在 「現 實」 , 還 是 在 夢 境 !

當 我 發 現 本 團 其 他 教 友 也 有 不 少 握 到 了 教 宗 的 手 , 我 才 清 醒 過 來 : 慶 幸 自 己 確 實 獲 得 了 這 「美 好 的 一 份」。

耳 聞 已 久 的 現 任 教 宗 「極 富 人 情 味」 的 美 譽 , 這 一 天 我 獲 得 了 「體 驗」 的 證 實 。

(一 九 六 八) 年 七 月 間 , 很 幸 運 的 參 加 了 陸 鳳 春 修 女 所 籌 組 的 朝 聖 團 。 我 們 一 行 廿 九 人 , 由 陸 修 女 領 隊 , 又 公 推 謝 天 助 先 生 為 團 長 , 於 七 月 十 三 日 起 程 , 八 月 五 日 歸 來 , 短 短 廿 四 天 , 「走 馬 觀 花」 的 看 了 不 少 的 地 方 , 其 中 以 羅 馬 、 露 德 、 耶 路 撒 冷 三 個 聖 地 , 為 我 們 此 次 朝 聖 的 重 點 。

在 這 次 朝 聖 行 程 裡 , 所 見 所 聞 , 有 不 少 事 蹟 給 與 我 們 很 深 刻 的 印 象 , 使 我 們 終 生 難 忘 。 其 中 使 大 家 最 感 興 奮 的 , 莫 過 於 「覲 見 教 宗」 的 一 幕 。 因 此 , 首 先 把 它 記 錄 下 來 , 在 這 裡 發 表 , 與 讀 書 共 同 分 享 。

教宗萬歲
我 們 一 行 廿 九 人 , 於 七 月 十 五 日 由 雅 典 飛 到 羅 馬 , 聽 說 在 教 廷 任 職 的 國 籍 神 長 , 為 我 們 安 排 覲 見 教 宗 的 時 間 是 在 十 八 日 下 午 六 時 , 因 此 在 十 八 日 以 前 , 我 們 先 做 其 他 的 朝 聖 活 動 , 如 參 拜 著 名 大 堂 , 憑 弔 殉 道 諸 聖 血 蹟 (競 技 場) , 參 觀 各 種 古 蹟 等 ; 十 六 十 七 兩 天 到 納 波 里 、 索 倫 多 、 龐 貝 等 地 參 觀 。 十 七 日 晚 返 回 羅 馬 , 準 備 覲 見 教 宗 。

十 八 日 下 午 四 時 三 十 分 , 我 們 抵 達 聖 伯 鐸 廣 場 時 , 約 有 兩 萬 人 已 整 隊 等 候 教 宗 的 駕 臨 。 由 於 國 籍 神 長 已 為 我 們 預 定 了 最 好 的 位 子 , 我 們 到 達 廣 場 雖 晚 , 並 沒 有 排 在 最 後 , 而 由 辦 事 人 員 領 我 們 到 最 前 排 , 真 是 得 天 獨 厚 。 當 我 們 穿 過 後 排 一 層 層 的 人 羣 時 , 大 家 都 向 我 們 投 以 「羡 慕」 的 眼 光 。

五 點 四 十 五 分 教 宗 乘 直 升 機 從 岡 道 夫 夏 宮 飛 臨 伯 鐸 廣 場 上 空 , 兩 萬 候 駕 的 各 國 朝 聖 者 , 立 刻 騷 動 起 來 : 有 人 鼓 掌 , 有 的 歡 呼 , 有 的 揮 動 旗 幟 , 有 人 搖 晃 手 絹 。 直 到 飛 機 隱 沒 了 , 大 家 才 安 靜 下 來 。

約 莫 過 了 二 十 多 分 鐘 , 教 宗 突 然 悄 悄 的 從 廣 場 左 側 沿 著 以 欄 杆 做 成 的 通 道 , 進 入 人 羣 。 彷 彿 一 枚 炸 彈 投 入 廣 場 , 轟 然 一 聲 : Viva Papa ! 跟 著 是 掌 聲 、 歌 聲 、 歡 呼 聲 …… 響 成 一 片 。 教 宗 也 學 會 了 我 國 的 「處 變 不 驚」 , 在 騷 動 中 , 滿 面 春 風 , 很 安 祥 地 順 著 欄 杆 與 「幸 運 兒」 握 手 。

說 時 遲 , 那 時 快 , 教 宗 已 走 近 了 我 國 朝 聖 團 , 我 們 廿 八 人 (一 人 缺 席) 把 剛 學 會 的 Viva Papa , 轟 然 一 聲 , 又 喊 了 出 來 , 謝 團 長 捧 著 禮 品 獻 上 , 我 在 旁 邊 以 拉 丁 說 : 「我 們 是 中 國 朝 聖 團 , 從 台 灣 來 , 獻 這 小 禮 物 , 表 示 我 國 國 民 對 聖 父 的 敬 意」 。 我 說 著 , 就 搶 握 教 宗 的 手 ; 大 家 也 一 擁 而 上 , 隔 著 欄 杆 , 爭 著 拉 他 老 人 家 的 手 臂 。

祝福中國
慈 愛 的 教 宗 , 真 像 耶 穌 被 兒 童 包 圍 一 樣 (瑪 十 九:13-15) , 雙 手 伸 出 , 讓 「幸 運 兒」 們 盡 情 向 他 示 愛 。 我 此 生 有 幸 也 是 「幸 運 兒」 中 的 一 個 。 當 教 宗 握 住 我 的 手 時 , 以 簡 短 的 拉 丁 文 說 : 「哦 ! 中 國 台 灣 , 天 主 祝 福 中 國 人 民」 。 ── 我 俯 首 沉 默 , 一 面 接 受 教 宗 的 祝 福 , 一 面 也 默 默 地 為 祖 國 祈 禱 。

當 教 宗 「愛 心」 的 暖 流 , 通 過 他 慈 祥 的 注 視 、 溫 馨 的 祝 福 、 熱 情 的 握 手 , 進 入 我 的 身 心 時 , 我 好 像 陶 醉 了 , 不 知 自 己 是 在 「現 實」 , 還 是 在 夢 境 ! 忽 然 發 現 謝 團 長 、 黃 昭 明 、 陳 糊 烺 太 太 、 新 竹 黎 太 太 等 , 也 笑 逐 顏 開 的 握 到 了 教 宗 的 手 , 我 才 清 醒 過 來 , 慶 幸 自 己 也 獲 得 「美 好 的 一 份」。

極富人情味
和 教 宗 不 到 三 分 鐘 的 「閃 電 會 晤」 , 卻 給 予 我 們 廿 八 人 「終 生 難 忘」 的 深 刻 印 象 。 教 宗 離 開 我 們 的 位 子 後 , 大 家 興 奮 地 互 祝 「有 福」 。 有 人 念 著 喜 淚 感 動 的 說 : 「他 不 像 一 位 大 領 袖 , 而 是 一 位 爸 爸」!

說 著 說 著 , 教 宗 已 登 上 講 台 , 向 在 場 的 羣 眾 講 話 , 主 題 以 拉 丁 文 說 出 :Sapientia Christiana。 然 後 用 六 國 (意 、 法 、 英 、 西 、 德 、 波) 語 言 , 做 了 六 篇 演 講 。 在 每 篇 談 話 前 , 必 將 在 場 的 有 關 朝 聖 團 體 的 名 字 , 公 開 提 出 , 並 賜 以 宗 座 祝 福 。 我 國 朝 聖 團 的 名 字 是 在 英 語 講 道 前 提 出 的 。

謝 天 助 團 長 最 為 敏 感 , 他 一 聽 到 教 宗 呼 喚 「中 國 台 灣」 , 像 觸 了 電 流 , 立 刻 高 聲 大 吼 , 並 高 舉 團 旗 揮 舞 。 我 們 廿 七 人 也 隨 著 他 舉 起 右 手 , 高 聲 歡 呼 , 向 教 宗 答 謝 。 教 宗 也 停 止 談 話 , 抬 起 頭 來 , 以 慈 愛 的 目 光 , 向 我 們 掃 射 了 一 下 , 然 後 繼 續 他 的 談 話 。 我 們 也 安 靜 下 來 , 細 心 體 味 內 心 的 快 慰 。

這 一 次 瞻 仰 教 宗 的 豐 采 , 聆 聽 他 的 訓 話 , 雖 然 只 短 短 一 個 半 小 時 , 卻 給 予 我 們 極 深 刻 的 印 象 ; 他 不 只 顯 示 出 學 識 淵 博 , 更 表 現 出 「極 富 人 情 味」 的 聖 德 修 養 : 熱 誠 的 與 人 握 手 , 耐 心 的 聆 聽 每 一 位 「 幸 運 兒 」 的 陳 訴 , 顧 到 廣 場 所 有 每 一 個 團 體 的 存 在 , 在 以 六 種 語 言 致 詞 的 時 候 (每 次 約 七 分 鐘) , 公 開 提 出 在 場 每 一 團 體 的 名 字 , 絲 毫 沒 有 「不 耐 煩」 的 表 示 , 也 一 點 沒 有 倦 容 。 最 後 慰 問 在 場 有 病 患 的 人 的 時 候 , 更 是 親 切 有 加 。 旁 邊 一 位 教 友 對 我 說 : 「做 爸 爸 (教 宗) 真 不 容 易」!

的 確 ! 高 度 的 「人 情 味」 修 養 , 是 以 「真 誠 , 愛 心 和 耐 心」 培 育 出 來 的 是 聖 德 的 結 晶 。
1979 年 9 月 7 日

 

永城歸鴻──
若望保祿二世與中國大陸教會
彭保祿

一 九 七 九 年 八 月 十 九 日 是 常 年 期 第 二 十 主 日 , 是 一 個 很 平 凡 的 日 子 。 當 天 中 午 , 筆 者 在 返 回 會 院 途 中 , 扭 開 了 車 上 的 收 音 機 , 準 備 收 聽 教 宗 例 常 的 三 鐘 經 前 的 簡 短 談 話 以 及 恭 領 他 的 祝 福 。 誰 知 道 竟 是 一 次 非 常 重 要 、 非 常 例 外 的 談 話 ! 三 十 年 來 , 天 主 教 的 首 牧 首 次 正 面 公 開 談 到 了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 這 篇 談 話 使 到 羅 馬 的 大 小 報 章 談 論 了 多 天 。 現 在 筆 者 願 意 與 各 位 讀 者 分 享 一 下 歐 洲 人 士 對 這 次 教 宗 談 話 的 反 應 。

談話內容
首 先 , 讓 筆 者 把 當 天 有 關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的 談 話 全 部 譯 出 。 原 文 是 義 文 , 刊 登 在 二 十 、 廿 一 日 的 羅 馬 觀 察 報 。 教 宗 這 樣 說 : 「但 願 基 督 的 母 親 、 亦 即 教 會 的 母 親 , 俯 鑒 我 們 的 主 日 聚 會 , 這 樣 聚 會 使 我 們 在 降 生 和 救 贖 的 奧 蹟 中 共 融」。

接 著 教 宗 說 : 「每 當 我 們 相 聚 , 共 念 三 鐘 經 時 , 我 們 的 思 想 、 我 們 的 心 靈 屢 次 環 繞 著 有 關 人 的 、 國 際 間 的 以 及 全 世 界 的 各 項 問 題 。 尤 其 是 當 這 些 問 題 需 要 我 們 的 注 意 和 關 懷 時 為 然 。 數 月 前 , 當 中 越 邊 境 發 生 衝 突 時 , 我 們 大 家 曾 惴 惴 不 安 ; 因 為 不 僅 傷 害 了 兩 國 的 相 互 友 誼 , 更 對 世 界 和 平 構 成 了 一 種 威 脅 。 稍 後 這 一 切 化 險 為 夷 , 我 們 都 同 聲 感 謝 主」。

緊 接 著 教 宗 轉 入 正 題 : 「我 們 不 斷 地 為 這 個 偉 大 的 中 華 民 族 祈 求 天 主 。 它 是 全 球 人 口 最 眾 多 的 民 族 。 在 過 去 僅 有 極 有 限 的 部 分 子 民 接 受 了 基 督 的 訓 導 。 至 一 九 四 九 年 , 中 國 信 友 超 過 三 百 萬 之 眾 而 中 國 聖 統 也 有 上 百 位 主 教 , 其 中 約 四 十 為 國 籍 主 教 。 司 鐸 有 五 千 八 百 位 , 其 中 二 千 七 百 為 國 籍 。 她 曾 是 一 個 活 躍 的 教 會 , 並 與 宗 座 保 持 著 密 切 的 共 融 。 三 十 年 後 , 有 關 我 們 這 些 弟 兄 的 消 息 簡 而 不 詳 , 但 我 們 繼 續 從 未 停 止 、 期 望 能 與 他 們 取 得 直 接 聯 繫 , 雖 然 精 神 上 彼 此 從 未 中 斷 過 這 種 聯 繫 。 事 實 上 , 從 外 表 看 , 因 為 缺 少 了 直 接 的 交 往 , 他 們 似 乎 是 被 遺 忘 了 , 但 我 們 從 未 忘 記 特 別 為 他 們 祈 禱」。

教 宗 又 說 : 「我 們 願 意 盡 己 所 能 , 務 使 今 天 的 整 個 教 會 團 體 對 他 們 所 懷 的 思 念 和 關 切 能 促 成 一 種 接 觸 , 終 致 達 成 交 談 。 有 關 這 問 題 , 目 前 不 能 多 說 ; 但 新 近 的 一 些 事 件 顯 示 對 宗 教 問 題 已 有 新 的 態 度 , 也 使 我 們 充 滿 一 種 新 的 信 心 。 我 衷 心 祝 禱 能 有 此 積 極 的 進 展 , 給 我 們 中 國 大 陸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保 證 享 有 圓 滿 的 宗 教 自 由」。

各界輿論
這 的 確 是 不 平 凡 的 一 次 談 話 。 一 九 七 0 年 教 宗 保 祿 訪 港 時 , 曾 很 簡 略 地 提 到 中 國 大 陸 , 強 調 中 國 人 也 需 要 基 督 作 為 導 師 。 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這 次 談 話 , 最 清 楚 也 最 直 接 。 於 是 引 起 了 歐 洲 各 界 的 揣 測 和 言 論 。

一 般 人 都 認 為 , 教 宗 所 沒 有 說 的 比 他 說 了 的 更 為 重 要 。 這 就 引 起 了 報 界 的 各 種 推 測 和 臆 度 。 有 些 硬 要 把 這 次 談 話 與 最 近 北 京 選 舉 新 主 教 以 及 羅 馬 觀 察 報 對 此 事 的 評 論 放 在 一 起 。 另 外 一 些 還 照 例 把 台 灣 教 會 以 及 中 華 民 國 駐 教 廷 使 節 的 事 拉 起 來 談 論 。

羅 馬 的 新 聞 界 近 水 樓 台 , 對 這 新 聞 極 為 敏 感 。 羅 馬 時 報 、 使 者 論 壇 、 人 民 報 、 國 家 晚 報 (共 黨 報 紙) 、 晚 間 新 聞 、 每 日 新 聞 (英 文 報 , 美 國 出 版 , 歐 洲 版) 未 來 報 等 刊 載 了 數 天 有 關 此 消 息 之 報 導 。 總 括 起 來 , 這 些 報 章 提 到 了 下 面 數 點 :

教 宗 首 次 談 到 了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 教 宗 希 望 北 京 與 梵 蒂 岡 間 改 善 關 係 ; 大 陸 教 會 和 宗 座 間 常 保 持 著 精 神 上 的 聯 繫 ; 羅 馬 教 會 常 不 停 為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祈 禱 ; 北 京 選 出 了 北 平 教 區 新 主 教 ; 愛 國 教 會 堅 持 獨 立 自 主 (使 者 論 壇 , 廿 一 日) , 中 國 大 陸 信 友 願 望 與 羅 馬 教 廷 修 好 (每 日 新 聞 , 廿 二 日) 朱 勵 德 神 父 、 趙 雲 昆 蒙 席 最 近 訪 大 陸 (部 份 記 者 對 報 導 正 確 性 太 不 負 責 , 錯 誤 百 出 , 例 如 把 朱 神 父 指 為 梵 蒂 岡 電 台 中 文 部 主 任 , 而 把 趙 蒙 席 指 為 耶 穌 會 會 士 等 , 實 在 可 惜 ……) 中 國 大 陸 批 准 了 大 批 海 外 神 職 及 修 女 返 鄉 探 親 , 顯 示 政 策 的 改 變 ; 大 陸 信 徒 的 宗 教 活 動 逐 漸 增 加 等 。

部 份 記 者 蓄 意 創 作 , 捕 風 捉 影 , 指 朱 、 趙 兩 鐸 為 教 廷 特 派 使 者 , 負 責 進 行 探 討 中 梵 重 新 建 交 之 可 能 性 。 他 們 暗 示 北 平 教 區 選 派 新 主 教 、 羅 馬 觀 察 報 反 應 、 教 宗 談 話 以 及 朱 、 趙 兩 鐸 之 訪 問 均 互 有 關 係 。 使 者 論 壇 更 公 開 推 測 現 任 教 宗 之 保 密 樞 機 就 是 上 海 龔 品 梅 主 教 , 並 引 用 「梵 蒂 岡 高 級 人 士」 之 談 話 為 證 。 最 大 膽 亦 最 無 根 據 之 臆 測 莫 過 於 下 面 報 導 ; 教 宗 可 能 於 最 近 將 來 訪 問 中 國 大 陸 ; 非 以 全 球 教 會 首 牧 身 份 , 而 以 梵 蒂 岡 國 家 元 首 地 位 , 以 促 進 梵 蒂 岡 與 各 國 之 交 好 。

一點意見
聖 教 會 終 於 打 破 了 長 久 的 緘 默 , 公 開 談 到 了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 教 宗 以 最 真 摯 的 態 度 伸 出 了 友 誼 之 手 。 我 們 多 渴 望 這 舉 動 不 致 落 空 。 教 宗 獻 出 的 是 誠 懇 的 關 懷 和 愛 心 。 教 會 沒 有 要 求 大 陸 教 會 俯 首 稱 臣 , 更 不 想 剝 奪 大 陸 教 會 自 力 更 生 的 能 力 。 大 家 都 知 道 , 大 陸 教 會 , 就 是 那 些 自 稱 為 「愛 國 教 會」 的 負 責 人 , 也 必 然 知 道 , 基 督 只 立 了 一 個 教 會 , 這 個 教 會 不 分 國 籍 、 不 分 種 族 , 不 分 語 言 、 不 分 地 區 , 同 屬 於 一 個 天 父 、 一 個 基 督 。 所 以 教 宗 關 懷 的 、 教 宗 要 求 的 是 共 融 , 一 種 活 生 生 的 , 有 建 設 性 的 共 融 。 只 有 這 種 共 融 才 能 造 成 一 個 真 正 的 大 公 教 會 。
一九七九年八月廿二日於羅馬
1979 年 9 月 7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談「三鐘經」
周弘道

每 主 日 中 午 , 教 宗 都 與 群 眾 一 起 誦 唸 「三 鐘 經」 , 並 向 他 們 教 訓 。 一 次 , 教 宗 這 樣 說 : 「每 星 期 日 , 當 我 們 聚 在 一 起 唸 三 鐘 經 時 , 想 到 基 督 和 聖 母 瑪 利 亞 。 他 們 母 子 兩 人 在 聖 神 內 結 合 為 一 。 我 們 朝 拜 天 主 聖 子 的 降 生 奧 蹟 吧 ! 在 這 奧 蹟 中 , 天 父 說 明 了 人 類 的 使 命 和 最 終 目 的 , 那 就 是 分 享 永 遠 的 生 命 。 為 此 緣 故 , 我 們 喜 歡 一 再 誦 唸 三 鐘 經」。

教 宗 又 說 : 「我 們 要 注 視 耶 穌 , 祂 賜 予 我 們 信 德 , 並 完 成 信 德 。 基 督 徒 就 是 注 視 基 督 的 人 , 祂 是 信 德 的 領 導 者 。 祂 降 生 為 人 , 開 始 領 我 們 走 上 信 德 的 道 路 。 以 後 以 福 音 上 簡 單 而 富 有 生 命 的 言 語 , 藉 聖 死 和 復 活 的 奧 蹟 , 繼 續 領 導 我 們 , 在 信 德 的 路 上 前 進」。

教 宗 繼 續 說 : 「這 位 可 敬 的 領 導 者 , 永 遠 常 存 。 祂 以 聖 神 的 德 能 , 使 人 心 生 活 , 並 使 他 們 組 成 天 主 的 子 民 。 他 們 在 世 界 各 地 , 從 東 方 到 西 方 , 都 在 等 待 信 德 奧 蹟 的 完 成 。 請 看 , 這 就 是 我 們 心 靈 的 基 督 ! 教 會 的 基 督 ! 人 類 歷 史 的 基 督」!

教 宗 接 著 提 到 聖 母 瑪 利 亞 。 他 稱 聖 母 為 「降 生 為 人 聖 言 的 特 殊 的 證 人」 , 「聖 子 活 的 紀 念」 , 他 又 引 用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話 說 : 聖 母 「以 母 愛 照 顧 著 教 會 …… 她 在 心 裡 保 存 著 聖 子 奧 體 (教 會 和 人 類 大 家 庭 , 以 及 每 個 被 基 督 所 救 贖 的 人) 所 驗 體 的 一 切」。

教 宗 最 後 結 論 說 : 「因 此 當 我 們 聚 在 一 起 , 唸 三 鐘 經 時 , 我 們 在 聖 母 面 前 記 起 這 一 切 事 。 也 可 以 說 , 請 她 記 起 這 一 切 事 , 也 請 她 憐 視 全 人 類 , 尤 其 在 痛 苦 中 的 人 們 , 並 且 關 注 每 個 人 的 問 題 。 同 時 我 們 也 請 她 轉 求 基 督 , 領 導 我 們 的 信 德 , 完 成 我 們 的 信 德 。 希 望 祂 透 過 這 些 問 題 , 領 導 人 類 向 著 天 父 所 指 定 的 最 終 目 標 前 進」。
1980 年 10 月 3 日

 

教宗一席衷心話
向中國人民和信眾致意

按 : 教 宗 在 抵 達 菲 律 賓 的 第 二 天 , 曾 在 馬 尼 拉 的 教 廷 大 使 館 接 見 來 自 亞 洲 各 地 的 華 人 天 主 教 代 表 大 約 一 百 人 , 向 他 們 發 表 了 一 篇 饒 有 意 義 的 談 話 。 以 下 是 教 宗 當 時 談 話 的 全 文 ──

基 督 內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在 亞 洲 的 牧 民 行 程 中 , 我 有 機 會 與 中 國 基 督 徒 共 聚 一 堂 , 意 義 重 大 , 彌 足 珍 貴 。 特 別 值 得 一 提 的 , 是 台 北 的 賈 彥 文 總 主 教 和 偕 行 的 其 他 主 教 , 他 們 遠 道 而 來 , 使 我 在 菲 律 賓 的 牧 民 行 程 生 色 不 少 。

我 衷 心 感 謝 華 僑 社 團 的 基 督 徒 代 表 親 臨 馬 尼 拉 , 與 我 相 會 。 各 位 之 中 有 些 人 祖 上 幾 代 已 在 菲 律 賓 或 其 他 亞 洲 國 家 生 活 , 另 有 一 些 人 是 近 年 遷 來 。 我 知 道 各 位 都 切 望 在 僑 居 地 安 居 樂 業 , 做 一 個 良 好 的 公 民 , 促 進 當 地 的 繁 榮 。 與 此 同 時 , 各 位 又 希 望 在 精 神 上 與 祖 國 的 親 友 保 持 一 致 。 各 位 希 望 維 護 固 有 的 中 國 文 化 和 道 德 價 值 。 各 位 熱 愛 自 己 的 祖 國 , 期 望 祖 國 進 步 , 樂 意 為 之 作 貢 獻 。

各 位 都 是 教 會 的 一 分 子 , 這 種 身 份 加 強 了 各 位 對 基 督 的 許 諾 , 同 時 充 滿 了 同 一 的 基 督 精 神 。 這 種 精 神 成 了 世 界 各 地 華 人 基 督 徒 的 一 個 特 徵 。 中 國 歷 史 上 很 多 名 人 都 曾 認 識 基 督 , 進 而 皈 依 基 督 。 如 果 各 位 保 持 這 種 精 神 , 在 生 活 上 服 膺 基 督 的 信 德 , 並 且 堅 守 中 國 特 有 的 道 德 傳 統 , 各 位 定 必 成 為 一 個 傑 出 的 、 名 副 其 實 的 華 人 基 督 徒 , 使 普 世 教 會 大 受 其 惠 。

我們是一個整體
我 現 在 透 過 在 座 的 各 位 , 向 所 有 的 中 國 人 , 向 中 國 大 陸 上 基 督 內 所 有 的 兄 弟 姊 妹 致 意 。

我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羅 馬 主 教 、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在 吾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聖 名 之 下 , 向 中 國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致 意 。 在 亞 洲 進 行 的 第 一 次 牧 民 訪 問 中 , 我 會 見 到 菲 律 賓 和 日 本 教 會 的 主 教 、 司 鐸 、 修 士 、 修 女 和 教 友 , 向 他 們 宣 揚 天 主 的 慈 愛 , 傳 播 耶 穌 的 聖 名 , 「 因 為 在 天 上 人 間 , 沒 有 賜 下 別 的 名 字 , 使 我 們 賴 以 得 救」 。 (宗 四:12) 並 且 鼓 勵 他 們 為 福 音 作 證 。 既 然 行 程 如 此 接 近 你 們 的 國 家 , 我 也 希 望 向 你 們 說 話 。 我 們 雖 然 各 處 一 方 , 但 「在 耶 穌 的 聖 名 下」 (哥 三:12) 我 們 是 一 個 整 體 。

自 從 奉 行 天 主 的 聖 意 , 從 祖 國 波 蘭 到 了 羅 馬 膺 任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我 就 熱 切 希 望 向 中 國 教 會 所 有 的 兄 弟 姊 妹 表 示 我 的 愛 意 和 敬 意 , 並 且 為 主 的 偉 大 化 工 而 讚 美 主 , 因 為 他 啟 迪 人 心 , 使 你 們 國 家 城 鄉 中 的 很 多 人 皈 依 他 的 聖 名 。

向殉道的信徒致敬
天 主 聖 神 正 在 普 天 下 的 萬 民 之 中 工 作 ; 我 訪 問 亞 洲 的 一 個 重 要 原 因 ── 表 彰 長 崎 殉 道 烈 士 , 正 是 為 聖 神 作 證 。 我 要 透 過 你 們 , 向 亞 洲 所 有 因 耶 穌 聖 名 而 捨 身 的 男 女 致 敬 , 進 而 證 明 基 督 的 福 音 和 教 會 並 無 排 斥 任 何 人 或 任 何 國 家 , 事 實 上 , 基 督 的 福 音 和 教 會 活 在 全 人 類 的 心 靈 之 中 。 因 此 , 在 向 你 們 致 意 的 時 候 , 我 謹 引 用 宗 徒 保 祿 致 羅 馬 人 書 的 一 句 話 : 「首 先 , 我 應 藉 耶 穌 基 督 , 為 你 們 眾 人 感 謝 我 的 天 主 , 因 為 你 們 的 信 德 為 全 世 界 所 共 知 …… 我 切 願 見 你 們 , 把 一 些 屬 於 神 性 的 恩 賜 分 給 你 們 , 使 你 們 得 以 堅 固 , 藉 著 你 們 與 我 彼 此 共 有 的 信 德 , 共 得 安 慰」。 (羅 一:8)

向偉大的中國致敬
我 同 時 希 望 透 過 我 卑 微 的 語 言 , 向 你 們 偉 大 的 國 家 致 敬 。 貴 國 的 確 是 一 個 偉 大 的 國 家 , 不 僅 地 大 人 眾 , 而 且 歷 史 悠 久 、 文 化 深 厚 、 道 德 崇 高 , 這 是 人 民 數 千 年 來 耕 耘 的 結 果 。 耶 穌 會 會 士 利 瑪 竇 神 父 從 一 開 始 就 認 識 和 欽 佩 中 國 文 化 , 他 可 說 是 大 眾 的 榜 樣 。 有 時 候 , 有 些 人 並 沒 有 這 種 認 識 。 無 論 以 前 曾 發 生 什 麼 困 難 , 都 是 屬 於 過 去 的 事 了 , 現 在 , 我 們 應 該 向 前 看 。

貴 國 現 正 悉 力 建 設 未 來 。 透 過 科 技 的 發 展 和 全 國 人 民 的 通 力 合 作 , 全 體 公 民 可 望 過 真 正 幸 福 的 生 活 。 我 深 信 貴 國 每 一 位 天 主 教 徒 一 定 會 為 中 國 的 建 設 作 出 貢 獻 , 因 為 真 正 而 虔 誠 的 基 督 徒 , 也 一 定 是 良 好 的 公 民 。 基 督 徒 ── 世 界 上 任 何 國 家 的 基 督 徒 ── 忠 信 天 主 , 但 也 具 有 深 厚 的 責 任 感 , 愛 國 愛 民 。 他 重 視 精 神 生 活 , 也 樂 意 為 大 眾 利 益 貢 獻 所 長 。 良 好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 定 必 為 國 家 的 進 步 效 勞 , 履 行 對 父 母 、 家 庭 和 國 家 的 職 責 。 藉 著 福 音 的 力 量 , 他 像 其 他 所 有 善 良 的 中 國 人 民 一 樣 , 培 育 「五 德」 ── 仁 、 義 、 禮 、 智 、 信 。

信主與愛國無矛盾
天 主 教 遵 從 聖 保 祿 的 訓 導 , 尊 重 各 民 族 的 傳 統 和 文 化 價 值 。 聖 保 祿 曾 勉 斐 理 伯 人 說 : 「凡 是 真 實 的 , 凡 是 高 尚 的 , 凡 是 正 義 的 , 凡 是 純 潔 的 , 凡 是 可 愛 的 , 凡 是 榮 譽 的」 , 都 該 珍 重 。 (斐 四:8)

教 會 從 早 期 開 始 , 就 知 道 透 過 不 同 民 族 的 思 想 和 文 化 的 幫 助 , 表 現 基 督 的 真 理 , 因 為 教 會 傳 揚 福 音 的 對 象 是 各 國 的 人 民 。 基 督 的 福 音 並 不 是 某 一 羣 人 或 某 一 民 族 專 有 , 而 是 屬 於 每 一 個 人 的 。 因 此 , 同 時 兼 具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和 真 正 的 中 國 人」 的 身 份 並 無 矛 盾 。

教會沒有政治野心
耶 穌 基 督 是 天 主 的 聖 子 , 是 救 世 主 , 教 會 宣 揚 這 一 真 理 只 是 履 行 基 督 付 託 的 使 命 , 並 無 其 他 目 的 。 教 會 沒 有 政 治 野 心 和 經 濟 企 圖 ; 教 會 也 沒 有 世 俗 的 任 務 。 教 會 希 望 在 中 國 , 正 如 在 世 界 其 他 國 家 一 樣 , 宣 揚 天 主 的 神 國 。

教 會 無 意 追 求 特 權 , 只 是 希 望 所 有 追 隨 基 督 的 人 可 以 自 由 、 公 開 表 現 自 己 的 信 仰 , 可 以 根 據 自 己 的 良 知 生 活 。

基 督 降 生 , 為 真 理 作 證 。 教 會 秉 承 這 一 精 神 , 提 倡 人 類 友 愛 和 人 性 尊 嚴 。 因 此 , 教 會 鼓 勵 信 徒 做 良 好 的 基 督 徒 和 模 範 公 民 , 為 公 益 盡 力 , 為 同 胞 服 務 , 合 力 促 進 自 己 國 家 的 進 步 。

英勇行為使人自豪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我 向 你 們 發 表 上 述 的 談 話 , 那 是 因 為 我 覺 得 與 你 們 很 接 近 。 人 為 的 歷 史 原 因 , 使 我 們 之 間 多 年 來 無 法 接 觸 。 我 們 對 你 們 的 喜 樂 、 希 望 和 痛 苦 , 所 知 有 限 。 直 至 最 近 , 我 才 接 獲 從 貴 國 廣 大 國 土 的 各 個 角 落 傳 來 的 消 息 。 但 是 , 你 們 在 這 漫 長 的 年 代 的 生 活 狀 況 , 我 仍 然 不 知 道 。 這 些 年 來 , 你 們 在 心 中 一 定 產 生 了 這 樣 的 疑 問 : 應 該 怎 樣 做 ? 從 未 經 歷 過 這 種 生 活 的 人 , 很 難 充 份 了 解 其 中 情 形 。 然 而 , 我 希 望 各 位 知 道 , 這 些 日 子 , 直 至 現 在 , 普 世 教 會 和 我 一 直 在 思 念 你 們 , 為 你 們 祈 禱 , 愛 護 你 們 , 關 懷 你 們 。 我 信 賴 你 們 的 信 德 , 信 賴 上 主 。 基 督 曾 許 諾 : 「你 們 不 要 思 慮 怎 樣 說 或 說 什 麼 , 因 為 在 那 時 刻 , 自 會 賜 給 你 們 應 說 什 麼」 。 (瑪 十:19)

如 果 你 們 在 信 德 上 和 祈 禱 上 偕 同 基 督 , 他 會 給 你 們 力 量 , 導 引 你 們 。

你 們 之 中 很 多 人 在 過 去 以 及 今 天 為 信 德 而 表 現 的 英 勇 行 為 , 我 同 時 在 這 裡 表 示 我 深 切 的 敬 意 。 普 世 教 會 因 為 你 們 而 感 到 自 豪 , 藉 著 你 們 的 見 證 而 增 加 了 力 量 , 同 時 也 希 望 你 們 藉 著 普 世 教 會 的 不 斷 祈 禱 以 及 耶 穌 基 督 內 的 共 融 而 增 加 力 量 。

四海之內皆兄弟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我 們 賴 以 維 繫 的 , 並 不 是 有 形 的 軀 體 或 政 治 上 的 歸 順 , 而 是 信 仰 ── 基 督 是 天 主 聖 子 , 是 救 世 主 , 他 向 全 人 類 宣 揚 愛 。

耶 穌 基 督 愛 所 有 的 人 , 不 論 他 們 的 種 族 、 文 化 、 社 會 地 位 、 政 治 思 想 為 何 , 對 他 們 一 視 同 仁 。 我 們 都 是 兄 弟 姊 妹 , 基 督 正 是 要 求 我 們 彼 此 相 愛 。 中 國 不 是 也 有 一 句 「 四 海 之 內 皆 兄 弟 也 」 這 樣 的 話 嗎 ? 向 全 球 宣 揚 這 一 訊 息 , 現 在 比 以 往 任 何 時 候 更 為 迫 切 , 因 為 不 公 義 以 及 互 相 歧 視 的 現 象 目 前 正 普 遍 存 在 於 各 個 國 家 和 人 民 之 中 。

幾句衷心話
藉 著 在 貴 國 隣 近 地 區 的 機 會 , 現 在 就 讓 我 向 你 們 說 幾 句 發 自 我 們 共 同 信 德 的 衷 心 話 。 在 這 個 充 滿 恩 龐 和 變 化 的 時 刻 , 我 要 說 的 是 : 向 天 主 啟 開 你 們 的 心 靈 ; 天 主 正 以 其 大 能 導 引 萬 象 , 繼 續 實 行 他 的 大 計 。 人 類 雖 有 痛 苦 , 甚 至 弱 點 和 錯 誤 , 但 天 主 不 斷 給 我 們 創 造 新 的 生 機 。

我 衷 心 希 望 我 們 很 快 就 可 以 並 肩 携 手 , 一 同 讚 美 主 : 「看 , 兄 弟 們 同 居 共 處 , 多 麼 快 樂 , 多 麼 幸 福」 ! (詠 一 三 二:1)

願 瑪 利 亞 、 最 忠 信 的 貞 女 、 中 華 之 后 , 保 祐 你 們 各 位 。

願 聖 子 耶 穌 基 督 的 和 平 偕 同 你 們 各 位 。

願 天 主 保 祐 中 國 !
1981 年 2 月 27 日

 

教宗東行有感
彭保祿

新 聞 界 報 導 已 久 的 教 宗 訪 菲 、 日 之 行 日 期 終 於 到 達 了 , 今 天 二 月 十 五 日 主 日 , 果 然 不 出 所 料 , 教 宗 在 正 午 與 聚 集 在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近 萬 教 友 共 唸 三 鐘 經 前 , 再 次 宣 佈 了 翌 日 的 行 程 。 講 詞 內 容 相 信 東 方 各 報 , 尤 其 我 公 教 刊 物 , 必 有 報 導 , 故 不 贅 述 。 現 只 就 聖 父 教 宗 此 次 首 途 東 行 之 幾 方 面 所 感 , 筆 之 於 書 , 與 我 港 、 台 讀 者 分 享 。

僕僕風塵苦
這 次 近 四 萬 公 里 之 東 方 之 行 , 是 教 宗 就 任 以 來 最 冗 長 的 傳 教 旅 程 。 這 第 七 次 的 越 洲 旅 程 將 把 宗 座 帶 到 巴 基 斯 坦 、 飛 經 泰 國 、 到 菲 律 賓 、 關 島 、 日 本 、 阿 拉 斯 加 等 處 。 首 次 歇 足 地 乃 巴 基 斯 坦 首 都 喀 拉 蚩 , 並 在 該 處 舉 行 聖 祭 。 繼 續 旅 程 , 於 十 七 日 飛 抵 菲 首 都 馬 尼 拉 , 開 始 展 開 一 連 串 的 宗 教 活 動 , 而 以 菲 籍 教 友 魯 斯 殉 道 烈 士 之 列 真 福 品 聖 禮 為 高 潮 。 同 時 仍 有 其 他 十 五 位 殉 道 烈 士 列 入 真 福 品 。

膺 任 聖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兩 年 多 來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宗 徒 心 火 的 光 輝 已 照 耀 全 球 。 他 的 波 蘭 之 行 、 中 南 美 之 行 、 非 洲 之 行 、 中 東 之 行 、 美 國 以 及 西 德 之 行 已 引 起 世 界 各 領 袖 、 各 民 族 之 密 切 注 意 。 除 了 極 少 數 的 宗 教 狂 熱 份 子 之 外 , 世 人 無 不 欽 佩 這 位 眾 僕 之 僕 的 高 度 智 慧 , 以 及 他 對 全 人 類 和 平 進 步 的 深 切 關 懷 和 他 所 作 出 的 偉 大 貢 獻 。 這 道 「曠 野 的 呼 聲」 已 在 我 們 這 個 半 癱 瘓 的 世 代 中 發 起 了 潛 移 默 化 的 作 用 。

東亞宗教比
教 宗 啟 程 前 , 義 首 都 報 界 都 強 調 教 宗 此 次 東 行 的 宗 教 大 公 精 神 的 重 要 性 。 此 行 所 包 括 之 國 家 地 區 乃 教 宗 遠 行 所 訪 問 地 區 中 宗 教 最 複 雜 者 。 菲 律 賓 不 僅 是 亞 洲 的 唯 一 公 教 國 家 , 也 是 世 界 第 七 位 教 徒 最 多 的 國 家 。

自 一 三 三 0 年 方 濟 會 士 真 福 理 波 德 農•奧 多 里 哥 踏 足 菲 土 以 來 , 教 務 一 直 延 續 不 斷 。 但 菲 島 之 正 式 傳 教 工 作 乃 於 一 五 六 五 年 由 班 海 軍 將 領 米 革•羅 泊 斯 帶 來 之 隨 軍 司 鐸 開 始 。 目 前 菲 四 千 八 百 萬 居 民 中 , 四 千 一 百 萬 左 右 為 天 主 教 徒 。 整 個 聖 統 制 乃 本 國 籍 教 士 , 共 分 十 四 教 區 、 十 二 代 理 區 、 四 個 代 牧 區 及 另 一 特 別 區 。 當 地 教 會 有 主 教 一 百 位 , 其 中 八 十 五 位 為 本 地 籍 , 另 五 位 已 歸 化 為 菲 公 民 。 另 一 特 徵 乃 菲 教 會 之 傳 教 精 神 。 由 於 當 地 聖 召 蓬 勃 , 菲 教 會 派 出 一 百 名 司 鐸 、 四 百 位 修 女 前 往 六 十 個 不 同 國 家 作 傳 教 工 作 。

聖 座 此 行 的 其 他 國 家 則 完 全 不 同 。 首 次 探 訪 的 巴 基 斯 坦 乃 回 教 國 家 , 也 是 回 教 天 下 的 堡 壘 。 全 國 只 有 七 十 至 七 十 五 萬 左 右 教 友 。 教 宗 此 次 順 道 作 兩 小 時 逗 留 獻 祭 。 據 說 政 府 為 了 「安 全」 理 由 , 不 讓 教 友 迎 接 覲 見 教 宗 。

日 本 則 又 是 另 一 種 現 象 。 這 個 科 技 先 進 、 威 脅 全 世 界 經 濟 之 工 業 臣 人 國 似 乎 沒 有 突 出 宗 教 。 近 年 來 , 日 人 為 了 爭 取 自 己 「日 本 人」 的 東 西 , 極 力 尋 求 恢 復 已 被 擱 置 的 神 道 教 。 但 信 徒 多 少 根 本 無 法 統 計 , 佛 教 也 是 相 當 普 及 的 宗 教 。 天 主 教 是 極 少 數 人 的 宗 教。 在 一 億 一 千 多 萬 人 口 中 , 天 主 教 徒 只 有 四 十 萬 , 相 當 於 百 分 之 零 點 四 。

自 一 五 四 九 年 聖 方 濟 各•沙 勿 略 來 此 傳 道 迄 今 , 已 歷 四 百 餘 年 。 據 史 料 稱 , 耶 穌 會 士 工 作 三 十 年 之 後 , 日 本 已 有 信 徒 十 五 萬 。 但 自 一 六 一 三 年 教 難 開 始 , 連 續 二 百 六 十 年 , 全 部 傳 教 工 作 停 頓 。 教 友 自 生 自 傳 , 情 形 堪 稱 特 殊 。 目 前 日 本 有 十 六 教 區 , 全 部 主 教 為 日 人 。 司 鐸 會 士 約 九 千 人 , 與 教 徒 數 目 比 例 可 謂 極 高 。 其 中 在 兩 千 左 右 的 司 鐸 中 , 一 千 四 百 五 十 左 右 為 修 會 成 員 , 修 女 則 為 七 千 餘 位 。

據 報 導 , 天 主 教 在 日 本 雖 為 極 少 數 宗 教 , 但 在 日 本 社 會 上 具 有 相 當 影 響 力 。 天 主 教 在 社 會 福 利 、 青 年 輔 導 及 教 育 事 業 上 成 績 斐 然 。 天 主 教 的 三 間 大 學 頗 具 盛 名 。

在 訪 日 之 前 , 教 宗 將 在 美 管 轄 區 關 島 逗 留 一 天 。 關 島 有 居 民 約 十 三 萬 , 其 中 九 萬 五 至 十 萬 為 天 主 教 徒 。 這 裡 傳 教 史 約 有 三 百 年 。 在 此 開 教 的 乃 奧 斯 定 會 神 父 , 於 十 七 世 紀 末 在 此 展 開 工 作 。 如 耶 穌 會 士 一 樣 , 他 們 也 曾 被 逐 。 旋 於 一 七 九 四 年 重 踏 斯 土 , 繼 續 教 務 。

在 回 程 中 , 教 宗 將 在 另 一 美 國 地 區 歇 足 , 那 就 是 阿 拉 斯 加 的 安 哥 拉 治 。 這 新 城 本 是 美 國 建 造 安 哥 拉 治 ── 費 爾 崩 克 鐵 路 時 的 供 給 站 。 然 後 才 逐 漸 變 成 阿 拉 斯 加 的 重 要 城 市 之 一 , 尤 其 是 它 的 軍 事 意 義 。 也 因 此 , 此 城 的 人 口 軍 人 比 例 極 高 。 安 城 有 居 民 二 十 萬 , 約 十 分 之 一 為 天 主 教 徒 。 安 城 為 一 教 區 , 係 一 九 六 六 年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所 建 立 。 當 時 因 它 地 近 北 極 , 天 寒 地 凍 , 終 年 冰 天 雪 地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稱 之 為 : 「冰 雪 中 孤 獨 和 曠 野 的 教 會」。

望洋嘆中華
無 可 否 認 , 聖 座 此 次 東 行 而 不 能 踏 足 我 中 華 神 州 定 必 遺 憾 深 深 。 大 家 都 知 道 , 教 宗 對 我 國 土 、 對 我 民 族 、 對 我 文 化 、 對 我 傳 統 都 有 莫 大 的 崇 敬 和 嚮 慕 。 在 他 三 次 有 關 對 中 國 的 重 要 發 言 中 , 都 曾 表 明 他 這 種 立 場 。

七 九 年 八 月 十 九 日 , 教 宗 在 夏 宮 岡 道 夫 堡 曾 向 世 人 說 : 「我 不 斷 地 為 這 個 偉 大 的 中 華 民 族 祈 求 天 主 。 它 是 全 球 人 口 最 眾 多 的 民 族 。 在 過 去 僅 有 極 有 限 的 部 份 子 民 接 受 了 基 督 的 訓 導 。 至 一 九 四 九 年 , 中 國 信 友 超 過 三 百 萬 之 眾 而 中 國 聖 統 也 有 上 百 位 主 教 , 其 中 約 四 十 位 為 國 籍 主 教 。 司 鐸 有 五 千 八 百 位 , 其 中 二 千 七 百 為 國 籍 。 她 曾 是 一 個 活 躍 的 教 會 , 並 與 宗 座 保 持 著 密 切 的 共 融 。 三 十 年 後 , 有 關 我 們 這 些 弟 兄 的 消 息 簡 而 不 詳 , 但 我 繼 續 從 未 停 止 , 期 望 能 與 他 們 取 得 直 接 聯 繫 , 雖 然 精 神 上 彼 此 從 未 中 斷 過 這 種 聯 繫 。 事 實 上 , 從 外 表 看 , 因 為 缺 少 了 直 接 的 交 往 , 他 們 似 乎 是 被 遺 忘 了 , 但 我 們 從 未 忘 記 特 別 為 他 們 祈 禱」。

教 宗 接 著 說 : 我 們 願 意 盡 己 所 能 , 務 使 今 天 的 整 個 教 會 團 體 對 他 們 所 懷 的 思 念 和 關 懷 能 促 成 一 種 接 觸 , 終 致 達 成 交 談 。 有 關 這 問 題 , 目 前 不 能 多 說 ; 但 新 近 的 一 些 事 件 顯 示 , 對 宗 教 問 題 已 有 新 的 態 度 , 也 使 我 們 充 滿 新 的 信 心 ……」 聽 到 了 教 宗 的 這 種 心 聲 , 有 誰 還 能 夠 懷 疑 教 宗 願 意 訪 問 我 教 會 、 我 同 胞 的 誠 切 期 望 呢 !

同 年 聖 誕 節 前 , 教 宗 在 一 次 演 講 中 重 新 提 到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懷 以 及 他 對 我 中 華 民 族 的 敬 意 , 並 祝 賀 我 教 會 穩 健 前 進 , 教 務 發 達 , 為 億 萬 國 人 傳 揚 基 督 福 音 ; 同 時 更 為 全 國 進 步 而 祈 福 。 (歐 洲 報 界 評 論 說 , 這 是 教 宗 對 北 京 自 選 主 教 的 友 好 反 應 。 整 個 世 界 是 生 活 在 令 人 窒 息 的 政 治 體 系 中 , 所 以 教 宗 雖 是 超 政 治 的 精 神 領 袖 , 也 不 能 不 受 到 這 以 利 害 為 前 題 的 政 治 的 牽 制) 。 遙 望 著 彼 岸 的 偉 大 中 國 , 教 宗 也 只 好 望 洋 興 嘆 !

八 0 年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更 是 一 個 難 忘 的 日 子 , 教 宗 接 見 了 來 自 台 灣 向 宗 座 述 職 的 九 位 主 教 團 神 長 。 教 宗 當 天 的 演 詞 可 以 、 而 且 應 該 使 任 何 一 個 炎 黃 子 孫 感 到 驕 傲 。 那 是 一 篇 貴 重 的 演 詞 , 也 是 教 宗 懇 摯 的 心 聲 。 他 說 : 「…… 各 位 在 大 陸 、 台 灣 、 香 港 、 澳 門 和 海 外 的 中 國 人 是 一 個 偉 大 的 民 族 。 他 們 有 悠 久 的 文 化 、 偉 大 的 思 想 家 、 充 滿 智 慧 的 哲 學 家 、 優 美 的 家 庭 傳 統 (例 如 敬 祖) 、謙 恭 有 禮 是 他 們 的 特 點 , 這 都 是 家 曉 戶 諭 的 事……」。 (公教報一九二三號周弘道譯)

為 了 讓 各 位 讀 者 了 解 , 這 不 是 教 宗 如 一 般 演 說 家 慣 用 的 外 交 辭 令 , 或 恭 維 語 法 。 我 們 應 該 記 得 他 在 多 種 場 合 下 都 表 示 出 了 一 貫 態 度 : 他 在 逐 一 接 見 述 職 主 教 時 , 他 在 集 體 接 見 主 教 團 及 留 羅 神 職 修 士 修 女 時 , 及 他 在 當 天 破 例 邀 請 九 位 中 國 主 教 共 進 午 餐 時 , 在 在 都 流 露 出 他 對 我 民 族 文 化 的 這 種 高 度 嚮 往 。

我國傳教史
天 主 教 傳 入 我 國 , 前 後 一 千 三 百 又 四 十 多 年 , 先 在 公 元 六 三 五 年 、 即 唐 太 宗 貞 觀 九 年 左 右 由 景 教 士 阿 羅 本 抵 達 西 安 起 , 後 繼 有 一 二 三 五 年 , 宋 理 宗 淳 祐 五 年 由 教 宗 依 諾 森 四 世 遣 派 方 濟 會 士 柏 朗嘉 賓 等 携 國 書 前 來 , 與 蒙 古 朝 廷 修 好 , 舖 下 了 一 二 八 九 年 , 元 世 祖 二 六 年 另 一 方 濟 會 士 若 望蒙 哥 味 諾 奉 教 宗 尼 古 拉 四 世 委 派 前 來 並 於 五 年 後 抵 達 北 京 之 路 , 再 有 一 五 八 0 年 明 成 宗 十 一 年 耶 穌 會 士 羅 明 堅 、 利 瑪 竇 等 進 居 中 國 廣 東 , 奠 定 了 近 代 傳 教 之 基 礎 。

在 興 興 衰 衰 之 迭 替 中 , 天 主 教 始 終 在 我 國 立 了 足 , 紥 了 根 。 雖 然 今 日 不 知 多 少 人 埋 怨 教 會 未 能 早 日 賞 識 我 國 教 會 並 給 予 正 式 認 可 , 要 待 至 一 九 二 六 年 才 正 式 祝 聖 六 位 中 國 籍 主 教 , 又 再 等 二 十 年 才 有 中 國 聖 統 制 之 成 立 。 其 間 是 是 非 非 確 實 令 人 感 慨 不 已 。

但 由 一 九 四 八 年 之 全 國 教 務 調 查 看 , 我 國 有 教 區 、 監 牧 區 、 代 理 區 不 下 一 百 四 十 , 主 教 一 百 四 十 多 (約 四 十 位 為 國 籍) , 神 職 五 千 餘 , 教 友 三 百 多 萬 , 教 育 事 業 、 社 會 福 利 、 文 化 機 構 、 出 版 事 業 都 令 人 刮 目 相 看 。 這 在 當 時 六 億 五 千 多 萬 的 人 口 看 來 , 比 例 雖 然 極 小 , 但 教 會 之 影 響 力 至 為 廣 泛 , 尤 其 有 雷 鳴 遠 神 父 、 于 斌 主 教 等 在 政 府 方 面 之 特 殊 地 位 。 今 日 教 宗 繼 十 年 前 保 祿 六 世 , 重 來 遠 東 , 仍 未 能 與 我 國 人 見 面 。 大 陸 、 台 灣 、 香 港 、 澳 門 (借 用 教 宗 去 年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所 指) 都 無 他 過 訪 、 甚 至 短 暫 停 足 之 緣 , 多 麼 令 人 嘆 息 。

二 月 二 日 獻 堂 節 , 筆 者 有 幸 參 與 教 宗 彌 撒 , 並 負 責 分 送 聖 體 。 彌 撒 中 首 次 有 東 方 語 言 出 現 , 那 是 信 友 禱 詞 首 項 祈 求 的 日 本 語 。 當 時 內 心 實 在 甜 酸 苦 辣 , 味 味 皆 全 。 其 實 每 次 參 與 教 宗 彌 撒 時 , 內 心 總 是 隱 隱 作 痛 。 為 什 麼 每 次 都 用 這 麼 多 的 外 國 語 言 分 讀 聖 經 、 聖 詠 、 福 音 以 及 信 友 禱 詞 , 但 總 不 能 用 一 次 中 文 呢 ? 中 國 的 人 口 、 文 化 位 居 眾 國 之 上 已 不 容 置 疑 , 而 信 友 比 例 雖 少 , 但 統 計 國 內 外 及 海 外 信 友 少 說 也 有 六 百 萬 。 至 少 要 比 日 本 四 十 萬 教 友 多 得 多 了 , 當 然 教 宗 訪 日 該 是 首 次 用 日 語 的 主 要 原 因 。 但 筆 者 虔 禱 , 中 文 也 能 快 快 地 受 到 重 視 , 在 這 舉 世 矚 目 的 教 宗 彌 撒 裡 得 到 應 用 。

華僑歸主禱
教 宗 在 去 年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向 我 中 國 主 教 團 致 詞 中 , 曾 提 到 寄 居 世 界 各 地 的 華 僑 。 的 確 ! 這 是 一 種 極 突 出 的 現 象 。 我 堯 舜 後 裔 遍 及 全 球 : 從 阿 拉 斯 加 到 紐 西 蘭 , 從 東 南 亞 到 南 美 阿 根 廷 , 從 北 歐 到 南 非 , 都 有 我 炎 黃 子 孫 的 足 跡 。

根 據 台 灣 一 九 八 0 年 十 一 月 十 六 日 「僑 訊」 不 甚 周 詳 的 統 計 , 我 華 僑 少 說 也 有 四 千 萬 。 其 中 較 眾 多 的 地 區 為 東 南 亞 : 泰 國 約 一 千 二 百 五 十 萬 , 新 加 坡 馬 來 西 亞 共 約 五 百 七 十 萬 , 印 尼 一 千 一 百 萬 , 越 、 柬 、 寮 共 約 三 百 五 十 萬 , 菲 律 賓 未 見 數 字 ; 歐 洲 共 約 十 萬 ; 南 北 美 洲 約 一 百 二 十 萬 , 港 台 澳 約 二 千 三 百 多 萬 都 是 我 漢 室 的 同 胞 。

在 這 眾 多 的 僑 胞 中 教 友 知 多 少 ? 「宗 座 海 外 華 人 傳 教 視 察 專 員 公 署」的 統 計 數 字 已 逾 六、 七 年 , 恐 已 不 正 確 。 據 估 計 , 海 外 華 裔 公 教 徒 (不 包 括 台 灣 、 香 港 、 澳 門) , 數 字 當 在 五 十 至 六 十 萬 之 內 。 這 百 分 之 一 點 二 五 左 右 的 公 教 徒 確 實 面 對 一 個 極 大 的 挑 戰 ! 怎 樣 才 能 幫 助 這 眾 多 的 同 胞 認 識 真 主 、 接 受 基 督 呢 ?

據 內 幕 消 息 , 教 宗 訪 菲 之 次 日 即 接 見 菲 國 之 華 僑 團 體 , 發 表 談 話 。 無 疑 的 , 教 宗 必 將 重 新 強 調 我 華 族 之 固 有 道 德 文 化 以 及 人 民 的 克 苦 耐 勞 精 神 , 期 望 天 主 賜 我 善 良 民 族 , 海 內 外 同 胞 早 日 認 識 真 光 , 接 受 福 音 , 變 成 光 輝 燦 爛 的 完 美 民 族 。 望 主 俯 允 ! 乞 主 鑒 臨 !
一九八一年二月十五日於羅馬
1981 年 3 月 6 日

 

剖析教宗「一席衷心話」
聖神研究中心
梁潔芬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二 月 十 八 日 , 在 他 的 亞 洲 之 行 的 第 一 站 ── 馬 尼 拉 , 接 見 一 群 華 裔 人 士 時 , 發 表 一 篇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講 話 ; 這 是 自 一 九 五 八 年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發 出 「宗 徒 之 長」 通 諭 以 後 , 教 會 廿 三 年 來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最 重 要 講 話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在 這 通 諭 中 , 申 斥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以 及 他 們 擅 自 祝 聖 主 教 之 舉 , 因 為 通 諭 上 涉 及 聖 統 問 題 , 故 措 詞 相 當 強 硬) 。 講 話 原 文 以 英 文 發 表 , 長 約 二 千 三 百 餘 字 , 中 譯 文 已 於 二 月 廿 七 日 出 版 的 公 教 報 全 部 刊 登 。

這 篇 「講 話」 的 內 涵 , 並 非 單 向 海 外 的 中 國 教 友 發 表 客 套 的 問 候 , 或 循 例 的 對 悠 久 的 中 國 文 化 予 以 讚 揚 , 而 是 面 對 沉 寂 了 多 年 的 中 國 教 會 問 題 , 梵 蒂 岡 的 元 首 伸 出 修 和 之 手 , 願 與 中 國 教 會 重 新 溝 通 , 再 度 展 開 交 談 。

開 始 講 話 時 , 教 宗 以 莊 嚴 的 語 調 (與 通 諭 裡 的 一 般 無 異) , 以 「羅 馬 主 教 、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身 份 , 以 「耶 穌 基 督 之 名」 , 向 中 國 內 的 兄 弟 姊 妹 致 意 , 以 及 發 表 講 話 , 所 以 講 話 內 容 的 重 要 性 , 可 以 與 通 諭 相 比 。 這 是 一 九 四 九 年 中 國 政 權 易 手 以 來 , 中 共 以 社 會 主 義 的 模 式 統 治 中 國 後 , 教 廷 第 四 次 對 中 國 教 會 講 話 。

回 溯 一 九 五 二 年 (解 放 後 第 三 年) 正 值 「三 反」 、 「五 反」 進 行 得 如 火 如 荼 之 際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於 是 年 一 月 十 八 日 頒 佈 「我 們 切 願 聲 明」 通 諭 , 表 示 對 被 驅 逐 離 開 中 國 的 外 籍 傳 教 士 予 以 同 情 、 關 懷 及 支 持 , 並 把 他 們 在 中 國 的 工 作 予 以 解 釋 。

但 在 解 放 後 不 久 的 中 共 政 權 中 , 因 種 種 複 雜 的 歷 史 因 素 , 對 外 籍 傳 教 士 歧 見 甚 深 ; 傳 教 士 問 題 牽 涉 到 十 九 世 紀 清 末 民 初 時 的 不 平 等 條 約 、 租 界 、 賠 款 割 地 、 列 華 的 勢 力 範 圍 等 等 喪 權 辱 國 的 歷 史 事 件 上 去 , 加 上 中 國 共 產 黨 是 堅 持 無 神 論 者 (光 明 日 報 八 0 年 十 一 月 三 日 , 人 民 日 報 八 0 年 六 月 十 四 日) , 他 們 對 有 神 論 者 和 無 神 論 者 , 界 限 分 明 (新 華 日 報 八 0 年 七 月 八 日) , 所 以 任 憑 教 宗 在 兩 年 後 的 十 月 七 日 又 再 為 中 國 教 會 問 題 頒 發 「致 中 國 人 民」 通 諭 , 而 中 國 之 門 仍 為 西 方 傳 教 士 關 閉 。 雙 方 存 在 的 歧 見 和 誤 解 , 仍 無 好 轉 迹 象 , 中 國 教 會 內 興 起 的 三 自 運 動 ── 自 養 、 自 治 、 自 傳 ── 不 為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所 接 納 , 而 在 通 諭 裡 被 指 責 為 導 致 「至 公」 的 天 主 教 會 分 裂 的 行 動 。

一 九 五 六 年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於 全 國 各 地 成 立 , 上 海 的 龔 品 梅 主 教 (一 九 五 四 年) , 廣 州 的 鄧 以 明 主 教 (一 九 五 八 年) 的 瑯 璫 入 獄 , 使 中 國 境 內 的 政 教 衝 突 達 到 高 峰 。 一 九 五 八 年 六 月 「宗 徒 之 長」 通 諭 面 世 , 其 內 容 多 為 譴 責 愛 國 會 以 及 自 選 主 教 之 事 ;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對 「自 選 主 教」 之 舉 , 尤 為 反 感 , 認 為 是 「裂 教 的 先 兆」 (申 斥 「愛 國 教 會」 通 諭 , 見 於 「新 鐸 聲」 第 二 十 期 一 九 五 八 年 十 一 月 一 日)

在 六 0 年 代 , 中 國 教 會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掃 蕩 「牛 鬼 蛇 神」 的 迷 信 運 動 中 , 銷 聲 匿 跡 。 多 年 以 來 中 共 的 門 戶 封 禁 政 策 , 使 外 界 對 中 國 「竹 幕」 後 的 教 會 (與 蘇 聯 的 「鐵 幕」 相 比) , 二 十 多 年 來 所 得 的 消 息 少 得 可 憐 。 這 片 沉 寂 和 空 白 到 一 九 七 八 年 , 中 國 宣 佈 「四 個 現 代 化」 , 以 及 「門 戶 開 放 政 策」 後 才 打 破 。 以 後 教 會 的 活 動 漸 漸 恢 復 , 教 堂 漸 漸 的 開 放 , 而 且 在 官 方 報 章 上 宣 佈 貫 徹 宗 教 自 由 政 策 (光 明 日 報 一 九 八 0 年 十 一 月 三 十 日)

今 次 教 宗 的 講 話 是 萬 人 久 待 的 , 眾 人 都 希 望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內 , 以 不 同 方 式 表 達 信 仰 的 人 ── 例 如 屬 於 愛 國 會 的 神 職 信 友 , 以 及 不 屬 於 愛 國 會 的 神 職 信 友 等 , 表 達 梵 蒂 岡 的 立 場 。 (這 裡 我 們 不 同 意 外 界 人 士 將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分 為 兩 個 說 法 : 即 愛 國 教 會 及 地 下 靜 默 教 會 ; 我 們 只 稱 他 們 是 中 國 教 會 內 以 不 同 方 式 表 達 信 仰 的 人)

在 講 話 中 , 教 宗 表 明 自 己 的 故 鄉 是 波 蘭 , 這 表 示 他 生 於 一 個 社 會 主 義 的 國 度 , 他 對 信 仰 無 神 論 唯 物 辯 證 法 的 共 產 政 權 素 有 認 識 。 多 年 在 波 蘭 的 牧 職 經 驗 中 , 他 對 這 種 政 見 下 的 政 教 關 係 , 比 任 何 一 位 教 宗 都 有 更 深 的 體 味 。 在 這 個 佔 盡 優 勢 的 個 人 歷 史 背 景 下 , 任 何 人 都 相 信 , 波 蘭 籍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比 較 義 籍 的 庇 護 十 二 世 , 對 中 國 教 會 內 政 教 問 題 間 的 僵 局 , 更 有 令 人 滿 意 的 解 決 辦 法 , 進 而 使 兩 者 之 間 的 關 係 解 凍 。

教 宗 說 : 「我 訪 問 亞 洲 的 一 個 重 要 的 原 因 ── 表 彰 長 崎 殉 道 烈 士 , 正 是 為 聖 神 作 證 ; 我 要 透 過 他 們 , 向 亞 洲 所 有 因 基 督 之 名 而 捨 身 的 男 女 致 敬」 。 這 包 括 在 中 國 教 會 內 , 由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取 代 國 民 政 府 時 , 為 信 德 而 表 現 英 雄 式 犧 牲 的 信 友 ; 也 包 括 一 些 不 但 無 人 了 解 , 而 且 在 不 同 生 活 經 驗 中 , 在 無 所 適 從 下 飽 受 心 理 壓 力 的 中 國 信 友 。

在 講 詞 中 , 教 宗 對 中 國 的 悠 久 歷 史 , 優 良 的 道 德 傳 統 , 予 以 讚 揚 後 ; 又 提 到 利 瑪 竇 從 來 華 之 初 , 就 對 中 國 文 化 熟 習 及 欽 佩 。 他 也 承 認 在 某 時 期 某 些 人 不 承 繼 利 氏 這 種 尊 敬 態 度 , 這 間 接 指 出 十 九 世 紀 以 後 , 傳 教 士 對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所 留 下 的 「歷 史 包 袱」 而 言 。 教 宗 說 : 「但 無 論 以 前 曾 發 生 過 什 麼 困 難 , 都 已 成 過 去 , 現 在 我 們 應 該 向 前 看」 。 其 中 用 意 表 示 想 化 解 既 往 一 切 的 爭 執 , 忘 掉 從 前 種 種 恩 怨 , 而 努 力 為 建 設 將 來 的 中 國 教 會 而 工 作 。

過 去 三 十 年 中 , 在 中 國 裡 屬 於 愛 國 會 的 與 及 不 屬 於 愛 國 會 的 神 職 信 友 之 間 , 因 與 政 府 關 係 的 問 題 上 , 意 見 不 同 , 弄 致 二 者 的 關 係 非 常 僵 硬 。 普 世 教 會 的 信 友 在 私 下 接 觸 他 們 時 , 若 同 情 任 何 一 方 , 對 方 就 覺 得 與 自 己 不 友 善 , 雖 然 二 者 之 間 未 成 勢 同 水 火 , 但 根 據 接 觸 過 他 們 的 有 識 之 士 說 : 「他 們 之 間 的 爭 持 , 不 但 有 教 義 的 成 份 , 而 且 感 情 的 成 份 越 來 越 濃」。

這 樣 , 作 為 家 長 的 教 宗 , 去 調 解 子 女 間 的 紛 爭 , 真 是 不 容 易 。 對 於 愛 國 會 的 信 友 , 教 宗 在 講 話 時 , 沒 有 責 難 他 們 為 何 脫 離 普 世 教 會 , 甚 至 連 一 句 批 判 的 話 也 沒 有 , 他 只 說 : 「你 們 在 這 漫 長 的 年 代 的 生 活 狀 況 , 我 仍 不 知 道」 。 在 中 共 領 導 人 中 流 傳 著 一 句 毛 澤 東 說 過 的 話 : 「沒 有 調 查 , 沒 有 發 言 權」 。 (主席語錄東方紅出版社430)

同 樣 , 教 宗 既 聲 稱 不 知 道 他 們 的 生 活 狀 況 , 那 麼 他 在 現 階 段 沒 有 足 夠 資 料 去 發 言 , 也 不 作 任 何 判 斷 : 於 是 他 轉 移 重 點 到 , 希 望 他 們 在 信 德 上 和 祈 禱 上 與 上 主 相 偕 , (他 保 留 聖 事 和 聖 統 的 問 題 不 談) , 希 望 上 主 不 離 棄 他 們 而 加 以 引 導 他 們 。 (教 宗 提 出 「引 導」 這 點 , 暗 示 他 們 在 很 多 問 題 上 , 特 別 需 要 上 主 的 引 導)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對 國 內 處 於 靜 默 狀 態 中 的 神 職 和 信 友 , 和 那 些 在 監 獄 裡 、 在 勞 改 營 中 以 英 雄 方 式 表 達 信 仰 者 , 表 示 敬 佩 , 並 以 行 動 引 以 自 豪 , 從 而 肯 定 了 他 們 為 義 而 受 迫 害 的 價 值 。 對 這 兩 個 以 不 同 方 式 表 達 信 仰 的 團 體 , 教 宗 因 其 性 質 不 同 , 於 是 對 他 們 表 示 不 同 方 式 及 不 同 類 別 的 接 納 。

至 於 「做 真 正 基 督 徒 和 真 正 的 中 國 人」 之 間 的 矛 盾 , 教 宗 予 以 否 定 ; 反 而 勗 勉 中 國 教 友 為 中 國 的 建 設 (四 個 現 代 化 建 設) 作 出 貢 獻 , 以 及 作 良 好 的 公 民 。 教 宗 進 一 步 聲 明 無 意 在 任 何 國 家 內 追 求 特 權 , 只 是 「希 望 所 有 追 隨 基 督 的 人 , 可 以 自 由 公 開 地 表 現 自 己 的 信 仰 , 可 以 根 據 自 己 的 良 知 生 活 」 。 這 方 面 在 中 國 可 以 辦 得 到 嗎 ? 這 要 看 中 國 領 導 人 的 態 度 了 。 在 國 內 享 有 殊 榮 的 共 產 黨 員 及 共 青 團 團 員 , 都 被 禁 止 信 奉 宗 教 , 因 為 共 產 黨 員 應 是 無 神 論 的 唯 物 主 義 者 (浙 江 日 報 八 0 年 五 月 十 九 日 , 南 方 日 報 八 0 年 五 月 十 九 日) , 他 們 對 宗 教 自 由 有 以 下 的 說 法 :

「按 照 國 家 的 政 策 法 令 貫 徹 落 實 信 仰 自 由 的 政 策 , 又 要 按 照 國 家 的 政 策 法 令 , 加 強 對 宗 教 活 動 的 管 理 。 在 我 國 ,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和 宗 教 組 織 , 必 須 自 覺 地 接 受 共 產 黨 的 領 導 和 遵 守 政 府 的 政 策 法 令」 。(新華日報八0年七月八日)

由 無 神 論 的 共 產 黨 去 領 導 和 管 理 有 神 論 者 的 宗 教 活 動 以 及 組 織 , 是 中 國 現 階 段 所 享 有 的 宗 教 自 由 , 相 信 與 教 宗 所 稱 「 自 由 公 開 表 現 自 己 的 信 仰 」 中 的 自 由 境 界 , 還 有 一 大 段 距 離 , 要 把 這 距 離 拉 近 , 並 非 不 可 能 , 不 過 需 要 一 段 較 長 的 日 子 。

我 們 既 信 在 基 督 內 一 切 都 可 能 的 , 而 且 基 督 的 救 恩 是 普 世 性 的 , 這 表 示 也 把 中 國 概 括 在 內 ; 我 們 又 信 上 主 的 神 國 , 終 於 會 臨 現 於 大 地 , 這 大 地 當 然 亦 懷 抱 著 我 們 中 華 神 聖 的 土 地 , 以 及 地 上 十 億 的 黃 帝 子 孫 。
1981 年 3 月 13 日

 

正視中國大陸的教會
劉健

一、前言
在 香 港 的 基 督 徒 , 不 僅 關 心 香 港 的 教 會 ; 近 年 來 , 隨 著 中 國 大 陸 的 逐 漸 開 放 , 也 更 關 心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

關 心 普 世 教 會 和 關 心 地 方 教 會 在 今 天 這 個 時 代 裡 , 卻 是 一 個 好 的 現 象 , 並 且 也 是 值 得 鼓 勵 的 現 象 。

在 香 港 , 也 有 幾 個 關 心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的 研 究 組 織 或 研 究 中 心 。 無 論 是 天 主 教 的 或 者 是 基 督 教 的 ; 無 論 是 個 人 興 趣 的 , 或 是 機 構 支 持 的 。

不 過 , 談 關 心 容 易 , 因 為 我 們 就 有 「家 事 、 國 事 、 天 下 事 , 事 事 關 心」 , 但 是 提 起 研 究 , 那 就 不 簡 單 了 。 研 究 最 主 要 的 是 有 經 驗 和 識 見 。

教 宗 這 次 來 亞 洲 , 特 別 對 「中 國 人」 和 「中 國 大 陸 上 基 督 內 所 有 的 兄 弟 姊 妹 致 意」 的 那 篇 文 章 , 相 信 受 到 關 心 和 研 究 中 國 問 題 和 中 國 教 會 問 題 人 士 們 的 注 意 。 再 加 上 教 廷 國 務 卿 卡 沙 羅 里 樞 機 主 教 前 來 香 港 的 招 待 記 者 , 也 必 引 起 人 們 的 注 目 。 這 篇 想 只 從 教 宗 在 菲 律 賓 的 發 言 , 把 我 自 己 的 看 法 發 表 出 來 , 是 否 得 當 , 還 請 教 內 同 道 賜 教 。

二、從教宗的致詞說起
在 菲 律 賓 教 宗 對 亞 洲 各 地 的 華 人 天 主 教 代 表 約 一 百 人 , 發 表 了 談 話 , 中 譯 刊 於 一 九 八 一 年 二 月 廿 七 日 香 港 「公 教 報」 。 其 中 絕 大 部 份 是 針 對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而 說 的 。 不 少 的 人 會 覺 得 : 除 了 在 這 篇 演 詞 的 開 頭 說 : 「特 別 值 得 一 提 的 , 是 台 北 賈 彥 文 總 主 教 和 偕 行 的 其 他 主 教, 他 們 遠 道 而 來 , 使 我 在 菲 律 賓 的 牧 民 行 程 生 色 不 少」 之 外 , 下 面 似 乎 再 沒 有 提 及 台 灣 的 中 國 教 會 了 。 以 後 , 都 是 用 了 「中 國」 兩 個 字 , 不 免 為 一 些 人 覺 得 遺 憾 。

這 裡 , 我 的 想 法 是 : 目 前 很 多 時 我 們 稱 中 國 大 陸 和 台 灣 , 事 實 上 該 稱 為 中 國 台 灣 。 只 稱 台 灣 將 來 會 產 生 問 題 。 在 政 治 及 現 代 歷 史 的 演 變 中 , 所 謂 台 灣 , 確 實 是 指 中 華 民 國 ; 所 謂 的 大 陸 是 指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 但 為 外 國 人 來 說 : 說 中 國 , 是 一 個 傳 統 上 、 歷 史 上 的 活 名 詞 , 而 不 願 涉 及 目 前 中 國 內 部 的 政 治 紛 爭 。 在 宗 教 上 , 教 宗 所 扮 演 的 角 色 , 既 是 牧 民 , 當 然 也 不 需 要 在 中 國 現 實 政 治 上 做 一 分 別 。 所 以 他 對 各 地 的 華 人 說 : 「各 位 又 希 望 在 精 神 上 與 祖 國 的 親 友 保 持 一 致 。 各 位 希 望 維 護 固 有 的 中 國 文 化 和 道 德 價 值 , 各 國 熱 愛 自 己 的 祖 國 , 期 望 祖 國 進 步 , 樂 意 為 之 作 出 貢 獻 。
…… 中 國 歷 史 上 很 多 名 人 都 曾 認 識 基 督 , 進 而 皈 依 基 督」 。 接 著 , 教 宗 突 破 了 這 一 來 自 目 前 中 國 政 治 的 糾 紛 , 而 說 了 下 面 的 話 : 「我 現 在 透 過 在 座 的 各 位 , 向 所 有 的 中 國 人 , 向 中 國 大 陸 上 基 督 內 所 有 的 兄 弟 姊 妹 致 意」。

三、教宗對中國大陸的教會說話
在 教 宗 對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說 話 時 , 有 一 個 特 別 突 出 的 大 前 提 , 就 是 強 調 了 宗 座 ── 天 主 教 之 所 以 為 天 主 教 的 教 會 元 首 或 最 高 領 導 者 的 牧 人 身 份 。 他 說 :

「我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羅 馬 主 教 、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在 吾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聖 名 下 , 向 中 國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致 意 。」 、 「自 從 奉 行 天 主 聖 意 , 從 祖 國 波 蘭 到 了 羅 馬 膺 任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我 就 熱 切 希 望 向 中 國 教 會 所 有 的 兄 弟 姊 妹 表 示 我 的 愛 意 和 敬 意 。」 和 「直 到 現 在 , 普 世 教 會 和 我 一 直 在 思 念 你 們 , 為 你 們 祈 禱 , 愛 護 你 們 , 關 懷 你 們 。 我 信 賴 你 們 的 信 德 , 信 賴 上 主」。

然 後 , 在 對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講 話 中 , 一 共 引 了 五 段 聖 經 。 它 們 是 : () 宗 徒 大 事 錄 四 章 12 節 ; () 哥 羅 森 書 三 章 12 節 ; () 羅 馬 書 一 章 81112 節 ; () 瑪 竇 福 音 十 章 19 節 ; () 聖 詠 一 三 二 篇 1 節 。

為 了 更 能 了 解 從 聖 經 上 引 經 據 典 的 確 切 意 義 , 恐 怕 該 是 從 上 下 文 中 來 了 解 。 所 以 , 我 願 把 教 宗 所 徵 引 的 聖 經 , 由 聖 經 的 上 下 文 來 抄 出 。 更 何 況 在 演 講 詞 所 註 的 章 節 中 , 如 哥 三 : 12 , 實 際 上 該 是 17 (筆 者 按 : 羅 馬 觀 察 報 所 刊 英 譯 本 也 是 寫 的 十 二 節)

() 宗 徒 大 事 錄 第 四 章 是 描 寫 伯 多 祿 與 若 望 被 捕 受 審 的 。 這 裡 我 想 從 第 七 節 起 抄 出 來 : 「他 們 就 令 宗 徒 們 站 在 中 間 , 仔 細 考 問 說 : 『你 們 憑 什 麼 能 力 , 或 以 誰 的 名 義 行 這 事 ?』 那 時 , 伯 多 祿 充 滿 聖 神 , 向 他 們 說 : 『 各 位 百 姓 首 領 和 長 老 ! 如 果 你 們 今 天 詢 問 我 們 有 關 向 一 個 病 人 行 善 的 事 , 並 且 他 怎 樣 痊 愈 了 , 我 很 高 興 告 訴 你 們 和 全 以 色 列 百 姓 : 是 憑 納 匝 肋 人 耶 穌 基 督 的 名 字 , 即 是 你 們 所 釘 死 , 天 主 從 死 者 中 所 復 活 的 , 就 是 憑 著 這 人 , 這 個 站 在 你 們 面 前 的 人 好 了 。 這 耶 穌 就 是 為 你 們 匠 人 所 棄 而 不 用 的 石 頭 , 反 而 成 了 屋 角 基 石 。』 除 他 以 外 , 無 論 憑 誰 , 決 無 救 援 , 因 為 在 天 下 間 , 沒 有 賜 下 別 的 名 字 , 使 我 們 賴 以 得 救 的」。 (宗 四:7-12)

(
哥 羅 森 書 第 三 章 是 描 述 信 友 生 活 的 理 想 與 實 踐 的 , 我 從 十 二 節 抄 下 去 : 「為 此 , 你 們 該 如 天 主 所 揀 選 的 , 所 愛 的 聖 者 , 穿 上 憐 憫 的 心 腸 、 仁 慈 、 謙 卑 、 良 善 和 含 忍 ; 如 果 有 人 對 某 人 有 怨 恨 的 事 , 要 彼 此 擔 待 , 互 相 寬 恕 ; 就 如 主 怎 樣 寬 恕 了 你 們 , 你 們 也 要 怎 樣 寬 恕 人 。 在 這 一 切 上 尤 該 有 愛 德 , 因 為 愛 德 是 全 德 的 聯 繫 。 還 要 叫 基 督 的 平 安 , 在 你 們 心 中 作 主 ; 你 們 所 以 蒙 召 存 於 一 個 身 體 內 , 也 是 為 此 , 所 以 你 們 該 有 感 恩 之 心 。 要 讓 基 督 的 話 充 分 地 存 在 你 們 內 , 以 各 種 智 慧 彼 此 教 導 規 勸 , 以 聖 詠 、 詩 詞 和 屬 神 的 歌 曲 在 你 們 心 內 , 懷 著 感 恩 之 情 , 歌 頌 天 主 。 你 們 無 論 作 什 麼 , 在 言 語 上 或 在 行 為 上 , 一 切 都 該 因 主 耶 穌 的 名 而 作 , 藉 著 他 感 謝 天 主 聖 父」 。 (哥 三 :3-7)

(羅 馬 書 第 一 章 是 致 候 詞 : 我 從 第 八 節 抄 下 來 : 「首 先 , 我 應 藉 耶 穌 基 督 , 為 你 們 眾 人 感 謝 我 的 天 主 , 因 為 你 們 的 信 德 為 全 世 界 所 共 知 。 有 天 主 為 我 作 證 , 即 我 在 宣 傳 他 聖 子 的 福 音 上 , 全 心 所 事 奉 的 天 主 , 可 證 明 我 是 怎 樣 不 斷 在 祈 禱 中 , 時 常 記 念 著 你 們 , 懇 求 天 主 , 如 果 是 他 的 聖 意 , 賜 我 終 能 有 一 個 好 機 會 , 到 你 們 那 裡 去 。 因 為 我 切 願 見 你 們 , 把 一 些 屬 於 神 性 的 恩 賜 分 給 你 們 , 為 使 你 們 得 以 堅 固 , 也 就 是 說 : 我 在 你 們 中 間 , 藉 著 你 們 與 我 彼 此 所 共 有 的 信 德 , 共 得 安 慰 。 弟 兄 們 ! 我 願 告 訴 你 們 : 我 已 多 次 決 定 要 往 你 們 那 裡 去 , 為 在 你 們 中 , 如 在 其 他 外 邦 人 中 一 樣 , 得 到 一 些 效 果 ; 然 而 直 到 現 在 , 總 是 被 阻 延 。 不 但 對 希 臘 人 , 也 對 教 外 人 ; 不 但 對 有 智 慧 的 人 , 也 對 愚 笨 的 人 , 我 都 是 一 個 欠 債 者 。 所 以 , 只 要 由 得 我 , 我 也 切 願 向 你 們 在 羅 馬 的 人 宣 講 福 音」 。 (羅 一 : 8-17)

(瑪 竇 福 音 第 十 章 是 教 導 宗 徒 傳 教 。 「看 , 我 派 遣 你 們 好 像 羊 進 入 狼 羣 中 , 所 以 你 們 要 機 警 如 同 蛇 , 純 樸 如 同 鴿 子 。 你 們 要 提 防 世 人 , 因 為 他 們 要 把 你 們 交 給 公 議 會 , 要 在 他 們 的 會 堂 裡 鞭 打 你 們 ; 並 且 你 們 要 為 我 的 緣 故 , 被 帶 到 總 督 和 君 王 前 , 對 他 們 和 外 邦 人 作 證 。 當 人 把 你 們 交 出 時 , 你 們 不 要 思 慮 ; 怎 樣 說 , 或 說 什 麼 , 因 為 在 那 時 刻 , 自 會 賜 給 你 們 應 說 什 麼 。 因 為 說 話 的 不 是 你 們 , 而 是 你 們 的 父 的 聖 神 在 你 們 內 說 話」 。 (瑪 十 : 16-20)

(聖 詠 第 一 三 三 (一 三 二) 篇 : 「看 , 兄 弟 們 同 居 共 處 , 多 麼 快 樂 , 多 麼 幸 福 ! 像 珍 貴 的 油 流 在 亞 郎 頭 上 , 流 在 他 的 鬍 鬚 上 , 又 由 他 的 鬍 鬚 上 , 流 在 他 的 衣 領 上」 。 (詠 一 三 三 (一 三 二) 1-2)

四、中國大陸教會的兩種型態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會 , 一 個 是 屬 於 羅 馬 教 廷 的 忠 貞 教 會 ; 他 們 是 不 能 公 開 活 動 , 同 時 也 沒 有 社 會 、 政 治 地 位 的 ; 而 隨 時 隨 地 有 被 鎮 壓 、 逮 捕 、 坐 監 的 可 能 性 。 一 個 是 公 開 脫 離 羅 馬 教 廷 的 「愛 國 會」 , 他 們 可 以 有 公 開 的 活 動 , 同 時 也 有 某 部 份 的 社 會 、 政 治 地 位 。 可 以 說 是 受 政 府 控 制 的 , 我 不 好 說 他 們 全 部 甘 心 情 願 來 做 政 治 的 工 具 。 這 一 分 析 , 大 家 都 耳 熟 能 詳 , 似 乎 不 必 做 進 一 步 的 分 析 。 然 而 , 我 手 頭 上 有 一 份 最 近 由 中 國 大 陸 帶 出 的 資 料 , 那 是 記 錄 了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所 召 開 的 會 議 記 錄 , 所 印 出 的 全 國 性 刊 物 ── 「中 國 天 主 教」 (一 九 八 0 年 十 一 月 十 日 出 版 , 為 一 不 定 期 刊 物) 。 我 想 引 用 這 第 一 手 資 料 , 來 分 析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會 的 兩 種 型 態 。 將 來 有 機 會 , 我 再 特 別 分 析 所 謂 的 「愛 國 會」 的 情 形 。

首 先 , 談 「愛 國 會」 。 目 前 的 名 稱 已 經 由 「三 自」 ── 自 治 、 自 傳 、 自 養 , 轉 變 為 獨 立 、 自 立 、 自 辦 。

他 們 是 脫 離 羅 馬 教 廷 的 : 宗 懷 德 「在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第 三 屆 代 表 會 議 上 的 工 作 報 告」 中 就 說 : 「為 了 徹 底 改 變 教 會 長 期 以 來 的 殖 民 地 狀 態 , 擺 脫 羅 馬 教 廷 控 制 , 進 一 步 貫 徹 獨 立 自 主 自 辦 教 會 的 方 針 , 我 會 和 各 地 愛 國 會 繼 續 支 持 各 教 區 自 選 自 聖 的 主 教 , 管 理 自 己 的 教 會 , 這 就 大 大 打 擊 了 羅 馬 教 廷 頑 固 堅 持 要 那 些 與 中 國 人 民 為 敵 的 帝 國 主 義 分 子 和 反 革 命 分 子 重 新 控 制 中 國 教 會 , 以 為 它 的 反 動 政 策 服 從 的 陰 謀 , 從 而 使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由 帝 國 主 義 的 侵 略 工 具 , 基 本 上 變 為 中 國 神 長 教 友 自 辦 的 教 會」 。 (見「中國天主教」頁十五)

同 樣 , 在 涂 世 華 的 講 詞 中 , 更 深 入 的 談 到 與 梵 蒂 岡 教 廷 的 決 裂 , 說 : 「梵 蒂 岡 教 皇 為 了 給 自 己 的 神 權 製 造 根 據 , 就 杜 撰 了 伯 多 祿 是 建 立 羅 馬 教 會 的 首 任 羅 馬 主 教 , 他 是 宗 徒 之 長 , 因 而 以 後 的 羅 馬 主 教 就 是 伯 多 祿 的 繼 位 人 , 是 教 會 最 高 統 治 者 教 皇 。 為 此 , 梵 蒂 岡 一 口 咬 定 , 伯 多 祿 是 首 先 到 羅 馬 傳 教 並 在 那 裡 建 立 教 會 的 宗 徒 。 其 實 , 伯 多 祿 是 否 在 羅 馬 傳 過 教 , 至 今 還 沒 有 找 到 站 得 住 腳 的 聖 經 和 歷 史 根 據 。 而 保 祿 宗 徒 在 他 第 一 次 被 捕 時 , 卻 在 羅 馬 傳 過 二 年 教 。 …… 保 祿 被 釋 放 後 , 前 往 西 班 牙 傳 教 , 後 又 回 到 意 大 利 。 當 時 他 以 當 地 的 領 導 人 身 份 給 希 伯 來 人 寫 信 說 : 『意 大 利 的 眾 兄 弟 問 候 你 們 , 願 恩 寵 與 你 們 眾 人 同 在』 ! 這 裡 根 本 未 提 到 伯 多 祿 , 可 見 伯 多 祿 不 在 羅 馬 。 此 外 , 根 據 聖 保 祿 的 一 貫 傳 教 原 則 , 凡 其 他 宗 徒 傳 過 教 的 地 方 , 他 是 不 去 的 , …… 這 正 好 說 明 , 在 保 祿 之 前 , 沒 有 其 他 宗 徒 在 羅 馬 傳 過 教 。 由 此 我 們 只 能 得 出 這 樣 的 結 論 : 聖 保 祿 是 第 一 個 在 羅 馬 傳 教 的 宗 徒 , 而 不 是 伯 多 祿 。 因 此 我 們 沒 有 任 何 理 由 說 以 後 的 羅 馬 主 教 是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更 談 不 上 具 有 什 麼 首 席 權 了」 。 (見「中國天主教」頁二二)

他 們 是 受 政 府 控 制 的 , 貴 州 省 代 表 周 建 鐘 說 : 「愛 國 會 是 政 治 性 組 織」 (見「中國天主教」頁三 三) 。 雖 然 一 九 七 九 年 成 立 了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務 委 員 會」 , 似 乎 是 「宗 教 性 組 織」 , 可 是 , 其 成 員 很 多 是 來 自 「愛 國 會」 的 , 「當 然 一 切 是 有 分 工 , 但 也 要 協 作 。」 (見「中國天主教會」頁三 三) 同 時 , 要 「堅 持 獨 立 自 主 和 民 主 管 理 的 原 則」 。 (見「中國天主教教務委員會章程」第二條)

他 們 能 有 公 開 性 的 活 動 : 「粉 碎 『四 人 幫』 之 後 , …… 經 過 三 年 來 的 撥 亂 反 正 , …… 各 地 教 堂 陸 續 開 放 , 今 年 復 活 瞻 禮 , 北 京 、 上 海 、 武 漢 、 廣 洲 等 地 的 教 友 成 千 上 萬 地 來 到 聖 堂 , 參 與 彌 撒 聖 祭 , 誦 經 祈 禱 , 感 謝 天 主 的 宏 恩 , 呈 現 出 一 片 歡 欣 虔 敬 的 新 氣 象 , 相 信 隨 著 政 策 的 進 一 步 落 實 , 這 種 美 好 的 宗 教 生 活 , 必 將 有 增 無 已 , 這 是 毋 庸 置 疑 的」 。 (見「告全國天主教神長教友書」、「中國天主教」頁五七)

五、中國大陸的忠貞教會
再 次 , 談 「忠 貞 教 會」 或 可 稱 之 為 「地 下 教 會」 。

從 「中 國 天 主 教」 刊 物 中 , 太 多 的 地 方 是 提 到 這 「忠 貞 教 會」 或 「地 下 教 會」 的 , 所 用 的 的 語 句 都 是 中 傷 、 唾 駡 的 , 也 正 由 於 這 些 的 資 料 , 我 們 會 發 現 : 所 謂 「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 或 「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務 委 員 會 」 , 報 告 了 他 們 堂 而 皇 之 的 會 議 性 情 形 和 工 作 , 似 乎 比 起 「忠 貞 教 會」 或 「地 下 教 會」 來 , 在 天 主 教 的 宗 教 力 量 中 差 得 太 遠 。 這 裡 就 隨 便 抄 一 些 資 料 :

(「與 會 代 表 還 一 致 擁 護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作 出 的 關 於 重 申 神 職 人 員 行 使 聖 事 權 , 必 須 得 到 當 地 教 區 正 權 主 教 批 准 的 決 定 , 認 為 這 是 制 止 國 內 極 少 壞 人 和 來 自 國 外 的 一 些 反 動 勢 力 , 假 借 宗 教 名 義 , 在 教 友 群 眾 中 搞 破 壞 分 裂 活 動 的 必 要 措 施 , 因 為 只 有 這 樣 , 才 能 保 證 我 們 正 當 宗 教 生 活 的 順 利 進 行 。 (見「中國天主教」,頁三)

(「必 須 指 出 , 時 至 今 日 , 仍 有 少 數 壞 人 堅 持 反 動 立 場 , 與 國 外 某 些 教 會 反 動 勢 力 串 通 一 氣 , 假 借 宗 教 名 義 , 歪 曲 教 義 , 煽 動 教 友 與 黨 和 政 府 對 立 , 並 在 教 友 群 眾 中 , 散 布 謠 言 , 挑 撥 離 間 , 甚 至 有 捏 造 『聖 跡』 , 製 造 混 亂 , 給 我 們 愛 國 愛 教 的 事 業 , 造 成 了 極 大 的 損 失 和 不 良 影 響 , 也 玷 污 了 我 們 的 聖 教 會 。 …… 為 此 我 們 必 須 提 高 警 剔 , 團 結 一 致 , 堅 決 制 止 他 們 的 破 壞 活 動 , 並 及 時 揭 穿 他 們 的 陰 謀 詭 計 , 使 善 良 的 教 友 不 致 上 當 受 騙 , 誤 入 歧 途 …… (宗懷德報告,見「中國天主教」,頁九)

(「當 然 , 在 前 進 的 道 路 上 不 會 是 一 帆 風 順 的 , 還 會 遇 到 這 樣 那 樣 的 困 難 , 尤 其 是 國 外 教 會 的 一 些 反 動 勢 力 和 國 內 極 少 數 壞 人 , 散 布 流 言 蜚 語 , 挑 撥 我 們 神 長 教 友 的 團 結 , 對 我 們 獨 立 自 主 、 自 辦 教 會 的 神 聖 事 業 , 進 行 種 種 破 壞 和 干 擾 。 ……(張家樹報告,見「中國天主教」,頁十二)

(「但 是 , 必 須 指 出 , 我 們 協 助 政 府 貫 徹 宗 教 信 仰 自 由 政 策 , 並 不 等 於 容 忍 有 些 壞 人 繼 續 利 用 宗 教 搞 非 法 違 法 活 動 。 目 前 , 仍 有 極 少 數 人 繼 續 堅 持 反 動 立 場 , 假 借 宗 教 名 義 , 在 不 明 真 相 的 教 友 群 眾 中 , 揑 造 『聖 跡』 , 散 布 謠 言 , 挑 撥 離 間 , 製 造 混 亂 ; 有 的 人 還 伙 同 從 海 外 回 來 探 親 訪 友 的 某 些 神 父 、 修 女 和 教 友 , 採 取 卑 劣 手 法 , 在 教 友 群 眾 中 秘 密 串 聯 , 傳 播 梵 蒂 岡 的 反 動 指 示 和 言 論 , 製 造 分 裂 , 破 壞 我 們 的 愛 國 愛 教 事 業 。 因 此 , 我 們 必 須 提 高 警 愓 , 團 結 一 致 , 堅 決 制 止 他 們 的 破 壞 活 動 , 並 及 時 揭 穿 他 們 的 陰 謀 詭 計 , 不 使 善 良 教 友 上 當 受 騙」 。 (宗懷德報告,見「中國天主教」,頁十八-十九)

(「中 國 人 民 革 命 事 業 的 勝 利 , 迫 使 他 們 於 一 九 五 0 年 捧 出 一 個 帝 國 主 義 忠 實 代 理 人 龔 品 梅 主 教 , 但 指 揮 上 海 教 區 的 權 還 是 操 縱 在 帝 國 主 義 分 子 黎 培 理 和 格 壽 平 一 伙 手 裡 。 …… 梵 蒂 岡 反 對 我 們 獨 立 自 主 自 辦 教 會 , 還 表 現 在 採 取 滲 透 方 式 妄 圖 建 立 秘 密 的 反 動 地 下 教 會 勢 力 。 有 個 朱 勵 德 , 原 是 上 海 人 , 入 了 美 國 籍 , 不 久 前 被 升 為 耶 穌 會 總 會 長 的 參 贊 , 他 公 開 說 是 來 上 海 探 親 , 不 代 表 梵 蒂 岡 ; 但 來 了 之 後 , 專 門 找 那 些 已 經 刑 滿 釋 放 的 原 龔 品 梅 反 革 命 叛 國 集 團 中 的 骨 幹 分 子 , 搞 秘 密 聯 繫 , 組 織 反 動 的 地 下 教 會 勢 力 。 梵 蒂 岡 要 依 靠 的 就 是 這 些 犯 了 反 革 命 的 罪 受 到 人 民 唾 棄 的 少 數 天 主 教 敗 類 。 梵 蒂 岡 利 用 他 們 在 我 國 天 主 教 內 和 我 國 人 民 中 妄 圖 製 造 分 裂 , 破 壞 安 定 團 結 的 大 好 形 勢 。 所 以 對 梵 蒂 岡 不 能 有 絲 毫 的 幻 想 。 正 如 我 們 代 表 中 有 一 位 神 父 講 的 : 『梵 蒂 岡 是 萬 變 不 離 其 宗 , 我 們 要 以 不 變 應 萬 變 。 …… 佘 山 事 件 是 上 海 的 刑 滿 釋 放 分 子 與 淅 江 溫 洲 的 反 革 命 釋 放 分 子 共 同 策 動 的 一 次 反 革 命 事 件 。 …… 即 今 年 春 節 , 一 個 自 稱 為 溫 州 主 教 的 人 在 平 陽 召 開 了 所 謂 教 務 會 議 , 並 作 出 四 項 決 定 : (1) 今 年 三 月 十 五 、 十 七 日 聖 母 在 佘 山 發 光 , 要 動 員 和 組 織 教 友 參 加 。 (2) 不 許 天 主 教 神 父 、 教 友 參 加 政 府 召 開 的 任 何 會 議 。 (3) 今 年 是 聖 母 顯 靈 聖 牌 一 百 五 十 週 年 , 準 備 大 大 慶 祝 。 (4) 反 對 計 劃 生 育 。 接 著 他 們 就 派 人 到 浙 江 、 江 蘇 等 地 去 通 知 漁 民 教 徒 , 還 發 信 發 電 報 或 派 專 人 去 河 南 、 江 西 、 福 建 等 地 , 謊 稱 佘 山 有 開 堂 彌 撒 , 聖 母 要 發 光 , 號 召 去 佘 山 。 他 們 利 用 教 友 長 期 來 去 佘 山 朝 聖 的 習 慣 和 迫 切 要 求 過 宗 教 生 活 的 願 望 , 欺 騙 了 一 些 人 去 佘 山 。 少 數 反 動 分 子 借 機 在 教 友 中 煽 風 點 火 , 要 求 釋 放 叛 國 犯 反 革 命 分 子 龔 品 梅 , 把 戰 犯 于 斌 請 回 來 , 為 五 月 份 大 搞 『朝 聖』 活 動 舖 路 。 他 們 高 唱 反 動 歌 曲 , 叫 嚷 『同 愛 國 會 誓 不 兩 立』 , 惡 毒 攻 擊 人 民 政 府 。 …… 他 們 還 把 蓄 意 製 造 的 佘 山 事 件 , 向 梵 蒂 岡 和 外 國 教 會 報 告 。 國 外 天 主 教 報 刊 專 門 就 此 作 了 歪 曲 報 導 。 我 們 上 海 愛 國 會 和 上 海 教 區 針 鋒 相 對 地 揭 露 了 他 們 的 陰 謀 , 同 時 耐 心 細 緻 地 對 上 當 受 騙 的 教 友 群 眾 做 了 思 想 工 作 , 不 少 教 友 迅 速 擦 亮 了 眼 睛 , 提 高 了 警 剔 。 …… 一 小 撮 自 以 為 得 到 梵 蒂 岡 支 持 的 反 動 分 子 的 造 謠 鬧 事 是 不 得 人 心 的』 。 (上海代表陸薇讀報告,見「中國天主教」,頁二七-二八)

幾 乎 每 一 篇 文 章 或 報 告 中 , 都 會 有 關 於 「忠 貞 教 會」 或 「地 下 教 會」 的 文 字 。 囿 於 篇 幅 就 抄 到 這 裡 吧 !

六、教宗講話所代表的意義
根 據 上 面 所 徵 引 的 資 料 , 有 關 中 國 教 會 的 兩 類 型 態 , 我 們 可 以 再 回 頭 重 溫 一 下 教 宗 對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講 話 的 內 容 以 及 徵 引 福 音 各 節 的 重 點 。 這 裡 我 想 就 我 淺 薄 的 了 解 給 出 我 個 人 的 分 析 。 讀 者 贊 成 與 否 都 不 是 最 重 要 的 。

一、 教 宗 以 教 會 元 首 ─ ─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首 席 身 份 發 言 , 直 接 的 是 向 「忠 貞 教 會」 或 「地 下 教 會」 或 「被 壓 迫 的 教 會」 來 表 示 鼓 勵 、 愛 護 、 敬 佩 和 關 懷 ; 同 時 , 也 是 向 「愛 國 會」 中 某 部 份 人 士 , 在 外 表 上 似 乎 是 反 對 羅 馬 教 廷 , 在 內 心 裡 仍 是 以 羅 馬 教 廷 為 首 的 神 長 與 教 友 致 敬 和 關 懷 。

我 之 所 以 如 此 說 , 因 為 根 據 「中 國 天 主 教」 這 刊 物 的 資 料 , 不 少 「愛 國 會」 的 神 長 , 似 乎 總 是 在 強 調 和 解 說 著 羅 馬 教 廷 有 問 題 , 不 值 得 信 任 , 不 能 存 幻 想 等 。 這 反 誣 即 使 是 在 被 政 治 控 制 的 「愛 國 會」 裡 , 天 主 教 以 教 宗 為 首 席 的 宗 教 性 傳 統 仍 是 很 難 只 從 政 治 觀 點 和 政 策 上 消 滅 的 。

二、 教 宗 強 調 彼 此 容 忍 、 寬 恕 與 愛 德 。 並 且 要 在 「基 督 內」 要 有 「基 督 的 平 安 , 在 心 內 作 主」 , 更 要 「憑 著 聖 神」 的 德 能 而 生 活 。 對 忠 貞 教 會 教 宗 特 別 指 出 基 督 是 「 被 釘 死 而 後 復 活 的 」 的 , 不 必 害 怕 。 同 時 也 永 遠 相 信 他 們 的 忠 貞 , 說 : 「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我 向 你 們 發 表 上 述 的 談 話 , 那 是 因 為 我 覺 得 與 你 們 很 接 近 。 人 為 的 歷 史 原 因 , 使 我 們 之 間 多 年 來 無 法 接 觸 。 我 們 對 你 們 的 喜 樂 、 希 望 和 痛 苦 , 所 知 有 限 。 直 到 最 近 , 我 才 接 獲 從 貴 國 廣 大 國 土 的 各 國 角 度 傳 來 的 消 息 。 但 是 , 你 們 在 這 漫 長 的 年 代 的 生 活 狀 況 , 我 仍 然 不 知 道 。 這 些 年 來 , 你 們 在 心 中 一 定 產 生 了 這 樣 的 疑 問 : 應 該 怎 樣 做 ? 從 未 經 歷 過 這 種 生 活 的 人 , 很 難 了 解 其 中 情 形 。 然 而 , 我 希 望 各 位 知 道 , 這 些 日 子 , 直 到 現 在 , …… 我 信 賴 你 們 的 信 德 , 信 賴 上 主」。

間 接 地 也 對 所 謂 「愛 國 會」 的 某 些 人 士 說 話 , 稱 : 「現 在 就 讓 我 向 你 們 說 幾 句 發 自 我 們 共 同 信 德 的 衷 心 話 。 在 這 個 充 滿 恩 龐 和 變 化 的 時 刻 , 我 要 說 的 是 : 向 天 主 開 啟 你 們 的 心 靈 , 天 主 正 以 其 大 能 導 引 萬 象 , 繼 續 實 行 他 的 大 計 。 人 類 雖 有 痛 苦 , 甚 至 弱 點 和 錯 誤 , 但 天 主 不 斷 給 我 們 創 造 新 的 生 機」。

事 實 上 , 在 「中 國 天 主 教」 這 本 刊 物 中 , 在 開 頭 的 第 一 篇 沒 有 署 名 的 文 章 「遵 循 耶 穌 聖 訓 , 為 愛 國 愛 教 事 業 作 出 新 貢 獻」 中 , 引 了 一 段 聖 經 是 瑪 竇 福 音 第 十 一 章 第 29-30 節 。 刊 出 來 的 是 : 「你 們 背 我 的 軛 , 跟 著 我 學 , …… 因 為 我 的 軛 是 甘 飴 的 , 我 的 軛 是 輕 的」 。 而 竟 漏 下 了 「因 為 我 是 良 善 心 謙 的 : 這 樣 你 們 必 要 找 得 你 們 靈 魂 的 安 息」 。 但 在 張 家 樹 的 「承 行 主 旨 , 辦 好 教 會」 一 文 中 , 也 引 了 這 章 聖 經 , 但 只 註 了 廿 八 節 稱 「你 們 凡 受 勞 苦 的 , 挑 重 擔 子 的 , 都 到 我 這 裡 來 吧 , 我 要 安 撫 你 們」 。 (見「中國天主教」,頁 十) 這 中 間 的 差 距 很 大 。 可 見 , 「愛 國 會」 某 部 份 成 員 , 「靈 魂 的 安 息」 確 實 是 成 了 疑 問 。 是 耶 ? 非 耶 ? 我 只 是 從 這 資 料 中 研 判 而 已 。

七、教宗談宗教與政治的關係
教 宗 說 了 一 段 言 簡 意 賅 的 話 , 稱 : 「耶 穌 基 督 是 天 主 的 聖 子 、 是 救 世 主 , 教 會 宣 揚 這 一 真 理 只 是 履 行 基 督 付 託 的 使 命 , 並 無 其 他 目 的 。 教 會 沒 有 政 治 野 心 和 經 濟 企 圖 ; 教 會 也 沒 有 世 俗 的 任 務 。 教 會 希 望 在 中 國 , 正 如 在 世 界 其 他 國 家 一 樣 , 宣 揚 天 主 的 神 國 。 教 會 無 意 追 求 特 權 , 只 是 希 望 所 有 追 隨 基 督 的 人 可 以 自 由 、 公 開 表 現 自 己 的 信 仰 , 可 以 根 據 自 己 的 良 知 生 活」。

因 此 , 教 宗 強 調 :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和 真 正 的 中 國 人 的 身 份 並 無 矛 盾」 。 換 句 話 說 : 如 果 有 人 以 為 基 督 徒 與 中 國 人 的 雙 重 身 份 有 矛 盾 的 話 , 不 是 他 「基 督 徒」 的 真 實 性 有 問 題 ; 就 是 他 「中 國 人」 的 真 實 性 。 所 謂 「中 國 人」 的 真 實 性 有 問 題 , 不 僅 是 指 血 緣 , 同 時 又 兼 及 傳 統 下 來 的 文 化 性 、 道 德 性 等 。

教 宗 在 講 話 中 為 此 引 了 一 段 聖 經 稱 : 「此 外 , 兄 弟 們 ! 凡 是 真 實 的 , 凡 是 高 尚 的 , 凡 是 正 義 的 , 凡 是 純 潔 的 , 凡 是 可 愛 的 , 凡 是 榮 譽 的 , 不 管 是 美 德 , 不 管 是 稱 譽 , 這 一 切 都 該 思 念」 。 (斐 四:8)

這 是 一 個 變 動 的 時 代 , 同 時 也 可 以 發 現 某 種 穩 定 性 的 原 則 , 如 何 在 變 動 中 開 示 出 來 ; 在 世 界 某 些 地 區 所 呈 現 出 「政 治 就 是 一 切」 的 情 形 裡 , 也 必 然 促 使 人 們 想 到 : 除 政 治 外 , 還 有 其 他 的 事 項 與 生 活 , 每 個 人 的 宗 教 生 活 就 是 其 中 之 一 。

以 上 只 就 囿 於 宗 教 信 仰 和 宗 教 原 則 的 層 次 來 看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和 教 宗 的 談 話 。 事 實 上 , 如 何 把 這 信 仰 或 原 則 付 之 實 踐 , 要 看 羅 馬 教 廷 外 交 方 式 與 策 略 了 。 這 將 必 然 觸 及 中 國 現 代 歷 史 以 及 目 前 的 具 體 發 展 , 將 來 也 願 從 中 國 歷 史 、 文 化 以 及 與 宗 教 關 係 的 角 度 來 探 討 這 一 問 題 。
一九八一年三月四日於知慍書齋
1981 年 3 月 20, 27 日

 

教宗談遠東之行
周弘道節譯

三 月 四 日 , 教 宗 照 例 接 見 群 眾 ; 闡 釋 聖 灰 禮 儀 後 , 接 著 談 他 這 次 遠 東 之 行 。 教 宗 說 : 「聖 灰 禮 儀 是 四 旬 期 的 開 始」。 按 照 很 古 老 的 傳 統 , 在 頭 上 擦 聖 灰 , 一 方 面 表 示 有 形 的 世 界 就 要 消 逝 , 人 也 逃 不 出 死 亡 的 定 律 。 另 一 方 面 表 示 準 備 參 與 基 督 的 巴 斯 卦 奧 跡 。 它 使 我 們 勝 過 罪 惡 與 死 亡 。 按 照 傳 統 , 羅 馬 主 教 在 聖 女 薩 比 娜 教 堂 主 持 聖 灰 禮 儀 , 是 為 喚 醒 人 們 , 內 心 悔 改 ; 照 教 會 的 精 神 , 進 入 四 旬 期 。 請 聽 他 的 呼 聲 , 請 聽 上 主 的 呼 聲 , 不 要 心 硬 。

今 天 四 旬 期 開 始 , 我 願 談 一 談 這 次 遠 東 之 行 。 它 從 二 月 十 六 日 開 始 , 廿 七 日 結 束 。 這 是 羅 馬 主 教 特 殊 的 牧 靈 服 務 。 我 一 開 始 在 宗 座 服 務 , 馬 尼 拉 樞 機 就 要 求 我 趁 該 教 區 四 百 週 年 紀 念 , 冊 封 第 一 位 菲 律 賓 教 友 為 真 福 。 這 是 這 次 旅 行 的 主 要 動 機 。 這 位 新 真 福 是 結 婚 教 友 , 名 叫 老 楞 佐魯 斯 。 他 在 一 六 三 七 年 , 為 了 基 督 信 仰 捨 身 致 命 。 同 他 一 起 致 命 的 , 尚 有 許 多 傳 教 士 和 男 女 教 友 。 他 們 大 多 是 道 明 會 會 士 , 來 自 西 班 牙 、 法 國 、 義 大 利 和 日 本 。

因 此 我 旅 行 的 主 要 動 機 , 與 致 命 者 緊 緊 相 連 。 其 中 一 位 是 菲 律 賓 教 友 , 他 們 於 一 六 三 三 年 、 一 六 三 四 年 、 一 六 三 七 年 在 日 本 捨 生 致 命 。

我 到 遠 東 菲 律 賓 和 日 本 去 , 就 是 為 了 向 信 德 的 致 命 者 致 敬 , 不 論 他 們 來 自 歐 洲 或 是 本 地 人 。 時 代 地 區 儘 管 不 同 , 凡 在 加 爾 瓦 略 山 上 , 從 基 督 的 十 字 架 生 出 來 的 教 會 , 經 由 十 字 架 和 信 德 致 命 , 成 熟 茁 莊 。 因 為 基 督 的 見 證 人 甘 願 捨 身 致 命 。 耶 穌 說 : 『人 若 為 自 己 的 朋 友 捨 掉 性 命 , 再 沒 有 比 這 更 大 的 愛 情 了』 。 (若 十 五:13)

很 久 以 來 , 在 遠 東 教 會 內 , 不 論 從 歐 洲 來 的 傳 教 士 , 或 本 地 的 基 督 的 見 證 人 , 受 了 致 命 的 痛 苦 。 這 教 會 經 由 十 字 架 的 見 證 , 在 致 命 者 血 的 基 礎 上 成 長 起 來 , 經 過 愛 的 重 大 考 驗 , 快 要 達 到 成 熟 的 地 步 。 這 基 礎 , 已 經 在 亞 洲 和 遠 東 各 地 堅 固 地 建 立 起 來 。

所 以 從 人 數 方 面 看 , 亞 洲 和 遠 東 的 地 方 教 會 固 然 像 大 海 中 的 幾 個 小 島 ; 但 是 許 多 基 督 徒 捨 身 致 命 , 奠 定 了 深 厚 的 基 礎 。 基 督 主 義 由 於 十 字 架 的 見 證 , 已 臻 成 熟 。

過 去 幾 天 我 特 別 思 念 這 些 見 證 和 基 礎 。 不 但 想 到 我 要 去 朝 聖 的 地 方 , 而 且 整 個 亞 洲 。 在 亞 洲 和 遠 東 , 兩 千 年 來 基 督 主 義 和 傳 統 宗 教 , 固 然 沒 有 真 正 會 晤 ; 但 是 這 個 基 礎 不 能 不 發 生 影 響 。

自 從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公 佈 『教 會 對 非 基 督 宗 教 態 度 宣 言』 之 後 , 對 於 這 一 切 , 希 望 更 大 了 。 我 們 深 信 , 天 主 由 於 慈 父 之 愛 , 『願 意 所 有 的 人 都 得 救 , 並 得 以 認 識 真 理』 (弟 前 二:4) 對 於 基 督 宗 教 以 外 的 任 何 一 線 真 理 之 光 , 我 們 都 加 以 尊 敬 重 視 。 同 時 我 們 也 向 著 這 個 方 向 , 不 斷 地 祈 禱 , 工 作 , 希 望 在 基 督 內 得 救 的 奧 蹟 啟 示 給 所 有 的 民 族 。 這 也 是 教 會 「不 論 在 順 境 或 逆 境 中」(弟 後 四:2) 必 須 完 成 的 使 命 。 祂 同 小 小 的 羊 群 一 齊 喜 歡 , 因 為 天 父 喜 歡 把 天 國 賜 給 他 們 (參 閱 路 十 二:32)

在 旅 途 上 遇 到 的 兄 弟 姐 妹 們 也 分 享 了 這 喜 樂 。 第 一 天 , 在 巴 基 斯 坦 喀 拉 蚩 就 有 十 萬 多 教 友 圍 繞 在 該 城 總 主 教 高 岱 樂 樞 機 和 其 他 主 教 們 的 身 邊 , 參 與 彌 撒 聖 祭 。

我 在 菲 律 賓 停 留 較 久 。 不 是 三 言 兩 語 能 講 完 的 。 天 主 教 會 在 菲 國 已 經 紥 了 根 , 而 且 與 當 地 社 會 打 成 一 片 , 有 許 多 傳 統 的 和 現 代 的 傳 統 牧 靈 方 法 。 傳 統 的 方 式 , 例 如 所 謂 『通 俗 的 宗 教 表 達 方 式』 ; 現 代 的 方 式 , 特 別 是 天 主 教 大 學 和 各 級 學 校 。 他 們 由 來 已 久 , 現 在 還 在 發 展 。 例 如 道 明 會 的 聖 多 瑪 大 學 。 至 於 慈 善 事 業 也 是 如 此 。

菲 國 教 會 正 因 為 得 天 獨 厚 , 負 有 在 遠 東 傳 揚 福 音 的 責 任 。 我 們 祈 求 天 主 , 使 他 意 識 到 這 重 大 的 使 命 , 並 能 盡 力 完 成 。

在 關 島 停 留 短 短 一 段 時 間 , 使 我 們 很 高 興 地 見 到 太 平 洋 這 一 區 傳 教 工 作 輝 煌 的 成 就 , 祝 望 主 的 話 傳 到 極 遠 的 島 嶼 。

在 日 本 的 旅 行 有 特 殊 的 意 義 。 傳 教 工 作 從 聖 方 濟 各 沙 勿 略 時 已 經 開 始 , 羅 馬 主 教 還 是 第 一 次 來 到 這 島 上 。 起 初 傳 教 事 業 進 行 得 很 順 利 , 接 著 是 長 期 的 殘 酷 的 教 難 。 在 這 段 時 間 內 , 日 本 教 友 表 現 了 極 大 的 忠 心 , 特 別 在 長 崎 這 一 帶 。

到 了 近 代 , 教 會 重 獲 自 由 , 不 受 限 制 。 她 發 展 了 許 多 事 業 和 現 代 傳 教 工 具 (例 如 十 一 所 天 主 教 大 學 , 其 中 有 東 京 的 上 智 大 學) 雖 然 基 督 化 運 動 進 行 得 不 像 十 六 世 紀 那 樣 快 ; 可 是 在 這 短 短 的 幾 天 內 , 我 已 能 覺 察 到 教 會 和 基 督 主 義 對 於 日 本 的 精 神 生 活 發 生 了 影 響 。 基 督 化 的 速 度 減 低 的 原 因 可 能 像 在 西 方 一 樣 , 是 由 於 科 技 單 方 面 發 展 的 緣 故 , 因 為 日 本 是 工 業 先 進 國 家 之 一 。

我 旅 程 的 重 要 一 站 是 廣 島 。 它 是 一 九 四 五 年 八 月 六 日 第 一 顆 原 子 彈 的 犧 牲 者 。 三 天 以 後 就 是 長 崎 。 訪 問 遠 東 , 我 選 擇 了 日 本 , 就 是 由 於 歷 代 日 本 致 命 者 和 廣 島 的 紀 念 。

這 次 旅 行 無 疑 的 是 我 使 徒 服 務 旅 行 中 最 長 的 一 次 。 最 後 一 站 是 亞 拉 斯 加 的 安 克 治 。 我 同 美 洲 北 部 兄 弟 姐 妹 們 一 齊 在 彌 撒 聖 祭 中 朝 拜 天 主 。

 「我 感 謝 大 家 在 這 次 旅 行 中 為 我 所 作 的 祈 禱 。 現 在 我 同 你 們 一 起 祈 禱 , 求 主 使 悔 改 和 希 望 的 成 果 到 達 每 個 人 的 手 裡」。
1981 年 3 月 27 日

 

教宗遠行顯豐範
劉尚遜

「老 吾 老 以 及 人 之 老 , 幼 吾 幼 以 及 人 之 幼」 。 這 句 話 許 多 人 都 耳 熟 能 詳 : 可 是 從 實 際 生 活 中 去 實 踐 的 人 , 相 信 不 會 很 多 。 特 別 是 身 為 一 個 國 家 的 首 長 , 或 者 是 一 個 團 體 的 領 導 者 , 如 能 在 其 職 份 上 、 在 其 生 活 中 , 能 具 體 表 現 出 來 的 話 , 他 定 然 是 個 受 人 愛 戴 , 受 人 擁 護 的 領 袖 。 環 顧 世 界 , 當 今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可 以 堪 當 之 。

教 宗 此 次 亞 洲 之 行 , 我 們 從 報 章 及 電 視 上 , 可 見 他 到 處 受 到 熱 烈 的 歡 迎 。 我 們 樂 意 見 到 的 , 並 不 是 歡 迎 典 禮 如 何 的 隆 重 , 也 非 場 面 的 偉 大 , 而 是 教 宗 處 處 表 現 他 基 督 牧 者 的 豐 範 , 有 敬 老 慈 幼 的 美 德 。

他 到 每 一 個 地 方 , 均 對 老 人 躬 身 慰 問 , 表 現 出 他 的 關 懷 與 謙 遜 , 對 幼 小 流 露 出 慈 父 般 的 呵 護 、 憐 愛 。 他 對 窮 人 , 不 但 寄 以 同 情 , 並 替 他 們 發 出 正 義 的 呼 聲 , 呼 籲 富 有 的 人 , 幫 助 窮 人 。 因 此 , 當 他 在 菲 律 賓 訪 問 , 了 解 到 那 些 在 農 田 工 作 的 工 人 , 他 們 的 生 活 十 分 困 苦 的 情 況 後 , 就 呼 籲 當 地 的 僱 主 , 應 給 予 工 人 合 理 的 待 遇 , 使 工 人 們 的 生 活 獲 得 溫 飽 。 這 點 足 以 說 明 他 能 體 察 民 情 , 憐 憫 民 困 。

在 巴 基 斯 坦 , 他 又 呼 籲 回 教 世 界 和 天 主 教 , 彼 此 互 相 交 往 , 互 相 了 解 ; 教 宗 此 舉 , 是 希 望 拆 除 不 同 宗 教 的 圍 牆 , 在 精 神 上 達 到 「合 一」 的 理 想 。

在 日 本 , 他 先 到 廣 島 去 緬 懷 原 子 彈 的 死 難 者 , 並 向 世 界 各 國 呼 籲 : 「廢 棄 所 有 核 子 武 器」 , 他 為 世 界 和 平 , 為 人 類 幸 福 , 作 了 懇 切 的 祈 求 。 及 後 , 他 又 冒 著 大 雪 抵 達 長 崎 市 , 為 五 萬 信 眾 主 持 彌 撒 , 又 向 五 百 名 在 場 的 修 女 們 告 誡 說 : 「要 慎 防 現 代 社 會 的 誘 惑」 。 及 後 更 為 長 崎 市 受 原 子 彈 轟 炸 而 劫 後 餘 生 的 老 人 祝 福 、 祈 禱 , 以 結 束 他 在 日 本 的 訪 問 。

教 宗 此 次 為 期 十 二 天 的 亞 洲 之 行 , 活 現 了 聖 保 祿 宗 徒 在 世 時 不 辭 跋 涉 到 各 地 去 傳 教 、 宏 揚 基 督 、 為 正 義 、 為 真 理 作 證 的 精 神 。
1981 年 3 月 27 日

 

教宗訪問遠東的動機
周弘道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當 選 教 宗 後 短 短 兩 年 半 內 , 已 多 次 出 國 訪 問 。 上 月 訪 問 遠 東 是 第 九 次 使 徒 旅 行 , 也 是 最 長 的 一 次 ; 歷 時 十 二 天 , 旅 程 三 萬 五 千 公 里 。

大 家 都 知 道 , 教 宗 上 任 後 不 到 三 個 月 , (一 九 七 九 年 正 月) , 就 訪 問 墨 西 哥 。 同 年 六 月 回 祖 國 波 蘭 , 九 月 十 月 訪 問 愛 爾 蘭 和 美 國 , 以 及 聯 合 國 總 部 。 十 一 月 底 訪 問 土 耳 其 。 一 九 八 0 年 五 月 六 日 訪 問 非 洲 和 法 國 , 以 及 聯 合 國 教 科 文 組 織 。 七 月 訪 問 巴 西 , 十 一 月 訪 問 西 德 。 至 於 在 義 大 利 境 內 的 朝 聖 和 巡 視 堂 區 , 更 不 計 其 數 。

新 聞 記 者 問 日 本 橫 濱 荒 井 勝 三 郎 主 教 , 有 關 教 宗 訪 問 遠 東 的 動 機 , 他 回 答 說 : 「最 好 聽 教 宗 自 己 說 的 吧」!

一 九 八 0 年 十 一 月 三 十 日 , 星 期 天 , 教 宗 領 唸 三 鐘 經 以 前 , 宣 佈 了 他 將 赴 遠 東 訪 問 的 消 息 。 他 說 : 「我 接 任 羅 馬 主 教 不 久 , 馬 尼 拉 總 主 教 辛 樞 機 就 問 我 : 菲 律 賓 第 一 位 真 福 老 楞 佐魯 斯 的 冊 封 典 禮 是 否 可 以 在 他 的 出 生 地 舉 行 ? …… 我 願 意 滿 足 菲 國 兩 位 樞 機 和 主 教 們 的 心 願 , 接 受 他 們 和 菲 國 總 統 的 邀 請 …… 我 先 到 馬 尼 拉 , 因 為 適 逢 該 教 區 成 立 四 百 週 年 …… 菲 律 賓 第 一 位 真 福 和 其 他 十 五 位 同 伴 是 在 日 本 長 崎 致 命 。 我 也 接 受 日 本 里 脇 樞 機 和 主 教 們 的 邀 請 , 步 致 命 者 的 後 塵 , 赴 日 本 朝 聖 …… 我 將 到 廣 島 去 , 這 是 第 一 顆 原 子 彈 施 虐 的 地 方 。 祈 求 仁 慈 的 天 主 , 不 要 讓 這 種 慘 劇 重 演 …… 請 同 我 一 起 祈 禱 , 求 主 降 福 我 的 使 徒 旅 行 , 使 有 豐 碩 的 收 穫 ,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

教 宗 訪 問 遠 東 的 第 一 站 是 巴 基 斯 坦 。 他 在 喀 拉 蚩 國 際 機 場 將 信 函 交 給 齊 亞 烏 爾 哈 總 統 。 其 中 有 這 幾 句 話 「到 貴 國 訪 問 以 及 整 個 行 程 是 一 個 宗 教 性 的 訪 問 。 我 以 全 天 主 教 會 牧 者 的 身 份 來 到 貴 國 。 我 來 是 為 堅 固 天 主 教 會 的 兄 弟 姐 妹 們 的 信 德」 。 (二 月 十 六 日) 。 他 在 喀 拉 蚩 國 家 運 動 場 舉 行 彌 撒 , 證 道 時 也 說 明 這 次 訪 問 的 目 的 。 他 說 : 「我 以 耶 穌 基 督 的 僕 人 和 信 德 朝 聖 者 的 身 份 , 來 到 你 們 中 間 。 我 來 是 為 宣 揚 福 音 , 堅 固 兄 弟 姐 妹 們 的 信 德」 。 (二 月 十 六 日)

同 日 告 別 巴 基 斯 坦 , 在 喀 拉 蚩 機 場 發 表 談 話 時 他 又 說 : 「這 次 牧 靈 訪 問 一 如 以 前 的 訪 問 一 樣 , 純 粹 是 宗 教 性 的 。 我 是 天 主 教 會 的 最 高 牧 者 。 我 來 是 為 更 了 解 全 世 界 的 地 方 教 會 以 及 他 們 的 需 要 , 更 重 視 他 們 特 有 的 恩 賜 與 德 能 , 尤 其 是 為 鼓 勵 他 們 實 踐 基 督 徒 的 信 仰」。

第 二 站 是 菲 律 賓 。 教 宗 一 到 馬 尼 拉 國 際 機 場 就 說 : 「我 是 耶 穌 基 督 的 僕 人 。 我 以 祂 的 名 來 到 你 們 中 間 。 我 來 是 為 宣 講 福 音 , 和 宣 揚 祂 的 救 恩 。 這 純 粹 是 宗 教 和 牧 靈 的 訪 問 。 我 願 以 伯 多 祿 宗 徒 繼 承 人 的 身 份 , 在 我 等 主 耶 穌 基 督 內 , 堅 固 兄 弟 姐 妹 們 的 信 德 ……(二 月 十 七 日)

同 日 接 見 菲 律 賓 主 教 們 時 , 他 說 : 「我 一 踏 上 菲 律 賓 國 土 , 就 說 明 這 次 牧 靈 訪 問 的 主 要 目 的 , 是 冊 封 老 楞 佐•魯 斯 為 真 福 。 他 的 捨 身 致 命 是 教 會 聖 德 的 見 證 。 同 時 這 次 訪 問 也 是 到 這 裡 的 天 主 子 民 ── 活 的 聖 殿 裡 來 朝 聖 …… 我 到 這 裡 來 , 願 意 為 教 友 們 和 主 教 們 作 牧 靈 方 面 的 服 務」。

二 月 二 十 日 , 教 宗 在 馬 尼 拉 真 理 電 台 向 亞 洲 人 民 演 講 時 說 : 「我 以 羅 馬 主 教 和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身 份 , 首 次 訪 問 亞 洲 …… 我 來 一 則 是 為 訪 問 天 主 教 教 友 的 團 體 , 二 則 帶 給 菲 律 賓 和 日 本 全 國 人 民 , 兄 弟 之 愛 的 音 訊 。 我 的 旅 行 是 為 完 成 一 個 宗 教 性 的 使 命 。 這 是 一 次 兄 弟 之 愛 的 旅 行 …… 我 不 以 國 家 元 首 , 而 以 耶 穌 基 督 宗 徒 和 「天 主 教 奧 秘 管 理 人」 (格 前 四:1) 的 身 份 , 向 亞 洲 人 民 講 話 。 我 來 是 為 天 主 聖 神 作 證 , 祂 由 聖 父 聖 子 所 共 發 , 在 各 國 人 民 的 歷 史 中 工 作」。

第 三 站 是 日 本 。 二 月 廿 四 日 教 宗 在 東 京 向 外 交 使 節 團 說 : 「誠 如 我 一 再 聲 明 的 , 我 的 訪 問 , 純 粹 是 宗 教 性 的 。 我 來 是 為 把 羅 馬 和 全 教 會 的 友 愛 和 支 持 , 帶 給 這 裡 的 教 友 …… 我 固 然 是 伯 多 祿 的 , 但 也 是 保 祿 的 繼 承 人 。 保 祿 接 受 了 對 耶 穌 基 督 的 信 仰 以 後 , 到 世 界 各 地 , 向 所 有 的 人 宣 講 友 愛 和 希 望」。

最 後 一 站 是 阿 拉 斯 加 的 安 克 治 。 二 月 廿 六 日 , 教 宗 在 彌 撒 中 證 道 時 說 : 「我 因 天 主 聖 三 的 名 , 開 始 我 信 德 的 朝 聖 。 這 是 為 了 答 應 耶 穌 託 付 給 伯 多 祿 的 使 命 : 「堅 固 你 的 弟 兄 們」 (路 廿 二:32) 為 了 負 起 聖 神 託 付 給 我 的 這 個 責 任 , 我 接 受 這 次 旅 行 。 依 靠 同 一 聖 神 的 幫 助 , 希 望 這 番 努 力 能 夠 鼓 舞 主 教 們 和 所 有 信 德 內 的 兄 弟 姐 妹 們」。

教 宗 於 二 月 廿 七 日 返 回 梵 蒂 岡 。 第 一 次 向 群 眾 講 話 是 在 三 月 一 日 星 期 天 中 午 。 他 在 剛 道 夫 宮 領 唸 三 鐘 經 以 前 說 : 「我 的 牧 靈 朝 聖 的 主 要 目 的 是 冊 封 長 崎 致 命 真 福」。

三 月 四 日 星 期 三 , 教 宗 照 例 接 見 群 眾 , 演 講 時 又 說 : 「這 次 遠 東 訪 問 是 羅 馬 主 教 特 殊 的 牧 靈 服 務 …… 馬 尼 拉 辛 樞 機 要 求 我 趁 該 教 區 成 立 四 百 週 年 紀 念 , 冊 封 第 一 位 菲 律 賓 教 友 為 真 福 。 這 是 這 次 旅 行 的 主 要 動 機 …… 我 到 遠 東 去 就 是 為 了 向 信 徒 的 致 命 者 致 敬 …… 旅 程 中 重 要 的 一 站 是 廣 島 , 它 是 第 一 顆 原 子 彈 的 犧 牲 者 。 這 次 訪 問 , 我 選 了 日 本 , 就 是 由 於 日 本 歷 代 致 命 者 和 廣 島 的 緣 故」。

我 們 聽 了 教 宗 的 話 以 後 , 不 難 了 解 到 他 這 次 遠 東 訪 問 , 純 粹 是 一 種 宗 教 性 的 活 動 。
1981 年 4 月 3 日

 

教宗遇刺受傷
本港教會祈禱
求賜早日康復
主教拍發電報向教宗慰問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上 週 三 下 午 五 時 十 七 分 (香 港 時 間 晚 上 十 一 時 十 七 分) 在 羅 馬 遇 刺 受 傷 後 , 本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主 教 旋 於 上 週 四 清 晨 向 傳 播 界 發 表 了 一 份 聲 明 , 表 示 震 驚 和 憂 慮 ; 同 時 , 代 表 著 本 港 天 主 教 會 , 拍 發 了 一 封 電 報 到 羅 馬 向 教 宗 慰 問 。

同 日 下 午 六 時 , 主 教 在 堅 道 總 堂 主 持 了 一 台 特 別 彌 撒 , 為 教 宗 祈 禱 , 求 賜 早 日 康 復 。 同 時 亦 要 求 本 港 全 體 信 眾 , 誠 心 為 教 宗 禱 告 , 俾 能 逢 凶 化 吉 , 一 切 平 安 。

主 教 在 求 恩 彌 撒 中 講 道 時 表 示 : 一 位 不 斷 宣 揚 和 平 、 友 愛 和 修 好 的 偉 大 人 物 , 竟 然 遭 遇 兇 徒 的 毒 手 , 實 屬 不 幸 的 悲 劇 。

主 教 沉 痛 地 指 出 : 我 們 現 在 懷 著 憂 傷 的 心 情 , 在 此 聚 會 , 舉 行 聖 祭 。 全 球 人 士 也 為 此 一 可 怕 事 件 , 感 到 沮 喪 。 我 們 會 與 大 部 份 人 發 出 這 樣 的 疑 問 : 「這 是 什 麼 樣 的 世 界 ? 竟 然 發 生 這 樣 可 怕 的 事 件」 ! 這 件 事 , 使 我 們 惶 恐 , 使 我 們 意 識 到 : 今 日 世 界 , 到 處 瀰 漫 著 一 片 暴 戻 風 氣 。

主 教 又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曾 訪 問 世 界 各 地 , 將 和 平 修 好 的 訊 息 帶 給 世 人 。 正 如 歷 任 教 宗 一 樣 , 他 一 再 抨 擊 暴 亂 ; 不 斷 以 勇 敢 和 堅 強 態 度 , 闡 釋 教 會 嚴 正 的 立 場 。

主 教 繼 續 說 : 例 如 教 宗 最 近 訪 問 菲 律 賓 時 , 對 唐 杜 的 窮 人 說 : 「你 們 走 向 全 面 解 放 的 途 徑 , 並 不 是 暴 力 、 仇 恨 或 階 級 鬥 爭 , 而 是 愛 德 、 友 誼 和 團 結」 。 又 說 : 「愛 的 力 量 , 應 是 我 們 人 生 的 指 南」。

談 到 行 刺 教 宗 的 兇 徒 時 , 主 教 表 示 : 我 們 同 時 也 為 兇 徒 禱 告 , 希 望 他 認 識 到 自 己 的 暴 戻 , 痛 改 前 非 。

最 後 , 主 教 衷 心 感 謝 各 界 人 士 對 教 宗 的 關 懷 和 支 持 。
1981 年 5 月 22 日



教宗聖駕遇襲
本教政教人士
紛紛致函慰問

教 宗 遇 刺 受 傷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港 督 麥 理 浩 爵 士 、 聖 公 會 港 澳 教 區 會 督 鄺 廣 傑 主 教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總 幹 事 郭 乃 弘 牧 師 、 香 港 佛 教 聯 合 會 會 長 覺 光 法 師 及 黃 允 畋 居 士 、 香 港 道 教 聯 合 會 主 席 湯 國 華 、 及 社 會 聞 人 方 樹 泉 、 方 潤 華 等 , 均 致 電 報 或 來 信 向 胡 主 教 表 達 對 教 宗 的 慰 問 。

港 督 麥 理 浩 親 筆 簽 署 的 慰 問 信 說 : 「聞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遇 襲 的 消 息 , 甚 感 震 驚 。 本 人 相 信 , 全 港 市 民 都 會 像 我 一 樣 , 希 望 他 早 日 康 復」。

聖 公 會 港 澳 教 區 會 督 鄺 廣 傑 主 教 在 拍 發 給 胡 主 教 的 一 封 電 報 中 , 稱 譽 教 宗 為 「我 們 偉 大 的 牧 人」 , 聲 稱 整 個 教 區 將 為 他 祈 禱 求 福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總 幹 事 郭 乃 弘 牧 師 寄 來 的 慰 問 信 說 , 他 們 將 為 教 宗 祈 求 , 祝 他 早 日 康 復 。

香 港 佛 教 聯 合 會 會 長 的 慰 問 信 則 說 : 「閱 外 電 驚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遇 刺 受 傷 , 香 港 佛 教 同 人 至 感 關 心 , 並 虔 禱 教 宗 吉 人 天 相 , 迅 度 康 復 平 安 無 事」。

香 港 道 教 聯 合 會 主 席 湯 國 華 在 慰 問 信 中 表 示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聖 駕 遇 襲 , 舉 世 震 驚 。 本 會 闔 港 仝 人 謹 以 萬 分 誠 意 , 敬 為 教 宗 祈 禱 早 日 康 復」。

方 樹 泉 、 方 潤 華 在 聯 合 簽 署 的 慰 問 信 中 祝 禱 說 : 「誠 心 祈 禱 教 宗 吉 人 天 相 , 早 日 康 復 , 繼 續 為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及 謀 求 全 人 類 之 幸 福 而 努 力」。

此 外 , 多 位 駐 港 領 事 , 包 括 義 大 利 駐 港 領 事 , 亦 曾 於 當 日 致 電 給 主 教 致 意 。
1981 年 5 月 22 日



教宗從病榻上發出錄音
稱呼兇徒為「我的兄弟」
坦然寬恕暴行  樂為教會受苦
感謝世人為其禱告

教 宗 吉 人 天 相 , 在 遇 刺 入 院 以 後 , 迅 速 康 復 , 為 他 治 療 的 醫 生 對 病 情 的 穩 定 均 感 滿 意 。

本 月 十 七 日 (主 日) , 也 即 是 教 宗 遇 刺 後 的 第 四 天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當 眾 播 出 教 宗 在 病 榻 上 發 表 的 一 段 簡 短 的 錄 音 。

教 宗 的 聲 音 雖 然 不 太 清 晰 , 但 語 調 堅 定 。 他 說 : 「我 為 射 擊 我 的 兄 弟 祈 禱 , 我 衷 心 寬 恕 他」 。 教 宗 在 談 話 中 對 所 有 為 他 祈 禱 的 人 表 示 感 謝 , 並 且 降 福 他 們 。 他 同 時 又 談 到 與 他 同 時 受 傷 的 兩 名 女 遊 客 。 他 說 : 「我 特 別 思 念 與 我 同 時 受 傷 的 兩 位 女 士」。

教 宗 說 : 「我 樂 意 偕 同 基 督 、 教 士 和 所 有 的 受 害 者 , 為 教 會 和 世 界 承 受 痛 苦」。

教 宗 又 說 : 「親 愛 的 兄 弟 姊 妹 們 , 在 這 些 日 子 裡 , 我 知 道 你 們 與 我 團 結 在 一 起」。

教 宗 的 錄 音 談 話 播 放 完 畢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上 的 萬 千 信 眾 都 報 以 熱 烈 的 歡 呼 聲 , 很 多 人 立 刻 跪 下 來 祈 禱 。

根 據 醫 院 每 天 發 出 的 醫 事 公 報 , 教 宗 正 在 「出 色 地 康 復」 。 醫 生 預 料 他 很 快 就 可 以 出 院 , 恢 復 正 常 活 動 了 。

教 宗 是 在 本 月 十 三 日 (星 期 三) 當 地 時 間 下 午 五 時 十 七 分 在 接 見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的 朝 覲 信 眾 時 突 然 遭 一 名 槍 手 開 槍 射 擊 。 據 梵 蒂 岡 電 台 引 述 齊 美 里 醫 院 院 長 簽 發 的 公 報 , 教 宗 當 時 中 了 三 槍 , 一 在 腹 部 , 一 在 左 手 , 一 在 右 臂 , 傷 勢 嚴 重 , 但 沒 有 性 命 危 險 。 事 發 時 , 有 兩 名 女 子 也 受 到 槍 傷 。

兇 手 名 叫 阿 里哈 卡 , 現 年 廿 三 歲 , 土 耳 其 人 , 開 槍 動 機 不 明 。 哈 卡 當 場 被 捕 , 現 正 由 義 大 利 警 方 偵 訊 。

教 宗 在 施 手 術 時 , 曾 輸 血 三 公 升 。 醫 生 為 他 割 去 多 段 遭 子 彈 射 穿 的 腸 子 。 手 術 後 第 二 天 , 義 大 利 總 統 柏 狄 里 曾 親 臨 病 房 探 視 。 教 宗 向 他 低 語 「謝 謝 總 統」。
1981 年 5 月 22 日

 

冷血狂徒引起公憤
舉世同聲譴責暴行
盼望教宗逢凶化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遇 襲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全 球 震 驚 , 不 論 教 內 教 外 , 均 同 聲 痛 斥 暴 徒 的 冷 血 行 徑 , 一 致 盼 望 教 宗 早 日 復 元 。

在 教 宗 的 祖 國 波 蘭 , 反 應 最 為 熱 烈 。 國 營 電 台 立 即 停 止 了 原 有 的 節 目 , 發 出 特 別 廣 播 。 人 民 從 四 面 八 方 湧 到 聖 堂 , 跪 在 地 上 禱 告 , 很 多 人 熱 淚 盈 眶 , 不 斷 哭 泣 。 該 國 的 政 府 和 工 會 領 袖 , 都 致 函 向 教 宗 慰 問 。

全 球 各 地 的 基 督 徒 、 回 教 、 猶 太 教 、 印 度 教 等 等 教 會 的 領 袖 , 都 先 後 發 表 談 話 , 衷 誠 祝 願  教 宗 吉 人 天 相 , 轉 危 為 安 。

聯 合 國 秘 書 長 華 爾 海 、 美 國 總 統 列 根 、 英 女 皇 伊 利 沙 白 二 世 、 西 德 總 理 舒 密 特 、 法 國 兩 位 新 舊 總 統 、 加 拿 大 總 理 杜 魯 多 、 希 臘 總 統 卡 拉 曼 里 斯 、 澳 洲 總 理 菲 雷 查 、 以 色 列 總 理 貝 金 等 政 界 領 袖 都 致 電 向 教 宗 慰 問 。

蘇 聯 共 產 黨 主 席 布 里 茲 湼 夫 也 拍 發 了 電 報 , 斥 責 兇 徒 暴 行 。

在 亞 洲 方 面 , 中 華 民 國 總 統 蔣 經 國 、 日 皇 裕 仁 、 南 韓 總 統 全 斗 煥 、 印 度 總 理 甘 地 夫 人 、 土 耳 其 總 理 尤 雷 素 也 發 出 電 報 , 希 望 教 宗 逢 凶 化 吉 , 早 日 康 復 。

在 北 京 , 愛 國 會 一 名 司 鐸 在 答 覆 路 透 社 記 者 的 詢 問 時 說 , 行 刺 是 不 道 德 的 行 為 , 「我 們 為 所 有 受 害 者 祈 禱 , 並 祝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早 日 康 復」。
1981 年 5 月 22 日

 

宗座61歲華誕
在病房中度過

教 宗 在 遇 刺 後 的 第 五 天 (五 月 十 八 日) 躺 在 羅 馬 齊 美 里 醫 院 的 病 榻 上 , 靜 俏 俏 地 度 過 他 的 六 十 一 歲 華 誕 。

在 羅 馬 服 務 的 全 體 樞 機 和 主 教 , 當 天 曾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共 祭 彌 撒 , 為 宗 座 祝 壽 , 並 祈 禱 早 日 康 復 。

參 加 共 祭 彌 撒 的 樞 機 共 有 卅 一 位 。 典 禮 由 樞 機 院 院 長 剛 法 朗 尼 樞 機 主 持 。

與 祭 的 信 眾 約 有 六 千 人 , 其 中 部 份 是 波 蘭 教 友 。

梵 蒂 岡 各 建 築 物 當 天 都 懸 掛 了 教 宗 的 黃 白 色 旗 幟 。
1981 年 5 月 22 日

 

「你是伯多祿……」略記教宗被刺後的感想
彭保祿

褻聖暴力
砰 、 砰 、 砰 的 幾 聲 槍 響 , 驚 動 了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近 四 萬 信 眾 , 也 震 撼 了 全 人 類 對 法 治 的 任 何 信 心 。 美 、 班 、 法 、 德 、 英 、 義 等 國 的 大 報 章 都 以 頭 條 新 聞 發 出 大 夢 初 醒 後 的 警 語 : 怎 能 發 生 ! 但 一 九 八 一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格 林 威 治 標 準 時 間 下 午 四 時 十 七 分 , 這 令 人 不 敢 相 信 、 令 人 不 能 接 受 的 暴 力 、 褻 聖 的 暴 力 實 在 發 生 了 。 此 後 數 天 內 , 世 界 各 處 報 章 雜 誌 都 在 爭 載 、 討 論 這 可 怕 事 件 。

事 發 後 , 教 宗 的 隨 侍 人 士 沒 有 失 去 分 秒 的 時 間 , 以 閃 電 式 的 手 法 立 即 將 受 傷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送 往 詹 邁 理 紀 念 醫 院 急 救 。 教 宗 的 左 手 指 受 傷 , 右 肘 受 傷 , 但 最 嚴 重 的 是 內 臟 中 彈 流 血 不 止 。 在 側 人 士 聽 見 教 宗 頻 呼 : 耶 穌 、 聖 母 …… 很 疼 很 疼 , 該 醫 院 的 主 任 和 最 有 資 歷 醫 師 立 即 動 手 術 。

自 下 午 五 時 五 十 分 (羅 馬 時 間) 進 入 手 術 室 , 至 晚 上 十 一 時 四 十 五 分 才 離 開 , 共 進 行 了 七 種 手 術 , 輸 用 了 三 公 升 的 Hr Negative 型 血 液 。 驚 人 消 息 瞬 即 傳 遍 半 個 地 球 , 無 論 教 徒 外 教 都 在 戰 兢 中 鵠 候 進 一 步 消 息 。

舉世震驚
翌 晨 , 義 首 都 各 大 報 章 都 以 特 大 標 題 、 巨 大 篇 幅 報 導 這 驚 人 消 息 。 英 、 法 、 美 、 德 首 領 紛 紛 致 電 慰 問 , 並 誅 伐 這 暴 力 行 為 。 義 總 統 一 獲 知 這 可 怕 新 聞 , 便 親 赴 詹 邁 理 醫 院 探 視 ; 雖 明 知 無 法 親 晤 正 在 接 受 手 術 之 教 宗 , 仍 徘 徊 不 去 , 對 教 宗 表 示 無 限 關 懷 。 美 總 統 列 根 、 伊 總 理 比 金 全 部 聲 稱 為 教 宗 早 日 康 復 祈 禱 。 羅 馬 各 堂 區 團 體 立 即 展 開 為 教 宗 脫 險 及 早 日 康 復 之 祈 禱 集 會 。 各 國 報 章 仍 表 示 半 信 半 疑 的 迷 惘 狀 態 。 這 的 確 是 一 件 很 難 接 受 的 事 實 , 正 如 羅 馬 時 報 的 社 論 所 說 : 「為 何 人 類 的 暴 力 竟 到 了 這 個 可 怕 地 步 ! 這 正 義 的 呼 聲 、 和 平 的 使 者 、 友 愛 的 化 身 竟 會 遭 此 毒 手 !……」 其 他 報 章 也 無 不 大 同 小 異 地 發 出 這 令 人 不 安 的 問 號 。 這 些 負 有 驚 醒 社 會 良 知 的 言 論 家 , 都 似 乎 垂 頭 喪 氣 , 暴 力 已 達 到 了 無 理 智 的 頂 點 !

永為司祭
我 們 敬 愛 的 教 宗 不 愧 是 聖 教 之 長 , 眾 司 鐸 之 司 鐸 。 我 們 平 日 見 到 的 是 全 球 群 眾 的 征 服 者 , 我 們 心 目 想 像 的 日 理 萬 機 的 大 教 宗 。 但 自 他 此 次 遇 刺 進 入 醫 院 , 我 們 才 獲 悉 教 宗 是 位 多 麼 忠 實 的 司 鐸 。

據 他 的 秘 書 達 尼 老 神 父 事 後 告 知 , 教 宗 自 手 術 麻 醉 清 醒 後 對 他 說 的 第 一 件 事 是 : 「神 父 , 昨 晚 我 們 沒 有 做 晚 禱」 ! 這 應 該 使 任 何 借 故 推 辭 唸 全 日 課 的 司 鐸 深 深 反 省 ! 的 確 , 教 宗 手 術 後 的 第 一 日 便 勉 強 與 他 的 秘 書 及 隨 侍 在 側 者 同 唸 日 課 並 要 求 參 與 彌 撒 , 恭 領 聖 體 。 手 術 後 第 三 日 便 勉 強 共 祭 ! 這 是 多 麼 令 人 感 動 的 表 樣 ! 為 我 們 司 鐸 、 修 士 、 修 女 及 教 友 該 是 多 大 的 鼓 舞 和 教 訓 !

聖哉善牧
五 月 十 七 日 是 教 宗 遇 刺 後 的 第 一 個 主 日 。 已 有 部 份 報 章 預 測 , 也 許 教 宗 會 在 中 午 , 以 錄 音 方 式 照 常 和 信 眾 「見 面」 。 但 由 於 教 宗 受 傷 的 嚴 重 程 度 以 及 每 天 兩 次 的 「醫 生 公 報」 未 能 宣 佈 教 宗 脫 險 , 大 家 都 懷 疑 能 否 有 機 會 聽 見 教 宗 談 話 , 及 領 唸 「天 皇 后 喜 樂」 三 鐘 經 。 但 當 天 正 午 前 不 久 ,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聚 集 著 的 信 眾 卻 得 到 證 實 : 教 宗 將 在 正 午 以 錄 音 轉 播 方 式 向 信 眾 說 話 。 於 是 人 潮 頓 時 增 加 。 十 二 時 正 , 這 位 熱 愛 自 己 的 羊 群 的 善 牧 , 果 然 回 來 安 慰 鼓 勵 自 己 的 信 友 。

教 宗 以 堅 定 、 但 比 平 時 稍 弱 的 聲 調 開 始 他 人 人 耳 熟 能 詳 的 致 候 詞 : 願 耶 穌 基 督 受 讚 揚 ! 群 眾 答 以 「願 永 常 受 讚 揚」 時 , 並 報 以 極 熱 烈 掌 聲 。

教 宗 的 這 一 聲 致 候 詞 , 遠 勝 過 醫 院 方 面 的 任 何 「醫 生 公 報」 。 我 們 的 教 宗 獲 救 了 ! 我 們 的 教 宗 脫 險 了 ! 這 是 當 時 一 萬 四 千 多 信 眾 每 個 人 的 感 覺 , 也 是 從 衛 星 轉 播 下 電 視 中 聽 他 的 億 萬 人 的 感 覺 。 事 後 由 報 載 得 知 , 波 蘭 人 民 更 如 釋 重 負 , 大 感 欣 慰 , 舉 國 歡 慶 。 而 當 天 出 現 在 電 視 螢 幕 上 的 信 眾 十 有 七 八 都 熱 淚 盈 眶 , 感 動 不 已 : 我 們 的 善 牧 仍 將 繼 續 領 導 我 們 !

赦仇芳表
教 宗 在 領 唸 「天 皇 后 喜 樂」 三 鐘 經 前 的 談 話 只 有 一 分 鐘 , 且 曾 被 掌 聲 打 斷 了 十 二 次 。 教 宗 以 最 真 摯 的 語 氣 , 感 謝 這 幾 天 來 特 別 為 他 祈 禱 的 人 , 尤 其 當 天 在 廣 場 中 在 精 神 上 與 他 共 融 的 人 。

接 著 他 說 他 特 別 懷 念 那 兩 位 與 他 一 起 受 傷 的 人 士 。 然 後 他 說 : 「我 為 擊 傷 我 的 那 位 弟 兄 祈 禱 ; 我 已 全 心 寬 恕 了 他」 。 此 語 一 出 , 電 視 螢 幕 中 出 現 的 盡 是 流 淚 、 拭 淚 、 哭 泣 的 鏡 面 。 哦 , 那 是 多 麽 令 人 感 動 的 剎 那 ! 他 日 夕 宣 講 的 和 平 、 友 愛 、 諒 解 、 寬 恕 竟 然 活 生 生 地 在 他 生 命 中 證 實 了 , 儘 管 翌 日 有 些 報 章 評 論 教 宗 身 為 一 國 之 長 的 這 種 言 論 可 能 引 起 法 律 上 的 糾 紛 。 教 宗 的 那 種 安 祥 平 和 、 處 之 泰 然 的 超 人 心 態 確 是 發 人 深 省 的 最 佳 芳 表 。

教 宗 的 這 種 態 度 是 有 極 深 的 根 據 的 , 所 以 緊 接 著 , 他 說 : 「我 要 聯 合 基 督 ── 司 祭 和 祭 品 , 為 教 會 、 為 人 類 獻 上 我 的 痛 苦」 。 有 誰 能 懷 疑 當 時 教 宗 的 內 心 感 受 呢 ? 他 ,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 他 , 伯 多 祿 的 繼 任 人 ; 他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又 怎 能 不 接 受 這 十 字 架 的 酷 刑 呢 ! 他 , 基 督 的 忠 實 弟 子 , 又 怎 能 不 效 法 他 懸 在 苦 架 上 的 師 主 , 同 聲 說 : 「父 啊 , 請 寬 赦 他 們 吧 ! 他 們 不 知 道 他 們 在 做 什 麼」!

熱愛聖母
他 在 受 傷 一 開 始 便 不 停 地 呼 喚 耶 穌 聖 母 。 所 以 在 他 受 傷 後 的 這 第 一 次 談 話 裡 , 也 少 不 了 表 示 自 己 對 聖 母 的 信 賴 。 他 的 談 話 結 尾 是 : 「向 妳 ── 瑪 利 亞 , 我 重 複 說 : 我 完 全 屬 於 妳」 ! 這 句 聖 母 軍 軍 歌 裡 的 詞 句 , 這 包 含 聖 伯 爾 納 多 的 名 句 , 確 是 我 們 教 宗 司 鐸 生 活 的 寫 照 。

從 他 就 任 以 來 所 發 表 的 文 件 、 道 理 、 言 論 談 話 裡 看 看 , 誰 也 不 能 懷 疑 這 位 教 宗 對 聖 母 特 別 敬 禮 。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十 六 日 晚 他 當 選 後 接 見 群 眾 時 便 已 把 自 己 的 任 務 交 由 聖 母 庇 護 。 兩 年 半 以 來 , 他 的 這 種 敬 禮 有 增 無 減 。 因 為 他 實 在 了 解 基 督 的 心 願 , 也 高 度 表 現 了 「通 過 瑪 利 亞 , 到 達 耶 穌」 的 教 會 精 神 。

偏愛病患
今 天 是 教 宗 遇 險 後 的 第 二 主 日 , 萬 多 位 信 眾 早 已 齊 集 大 殿 廣 場 , 準 備 聆 聽 教 宗 訓 話 、 與 他 同 唸 三 鐘 經 , 並 接 受 他 的 祝 福 。 今 天 教 宗 的 聲 音 似 比 上 主 日 較 弱 , 但 清 晰 可 認 。 今 天 教 宗 說 話 仍 然 很 短 , 但 道 出 了 他 常 常 重 複 過 的 一 個 信 念 : 病 苦 有 極 大 的 救 恩 價 值 。

教 宗 指 出 : 他 當 選 後 第 二 天 便 曾 到 過 詹 邁 理 醫 院 ; 當 時 是 去 探 訪 正 在 患 重 病 的 好 友 德 士 庫 蒙 席 。 但 他 也 曾 藉 那 個 機 會 , 向 醫 院 所 有 病 人 要 求 , 請 他 們 以 病 苦 來 支 持 他 的 宗 座 重 任 。

今 天 教 宗 說 : 「因 著 上 主 的 安 排 , 我 今 天 竟 是 住 進 醫 院 的 病 人 。 請 你 們 與 我 在 一 起 , 為 教 會 、 為 人 類 獻 上 我 們 的 痛 苦 。 望 聖 母 堅 固 我 們」 ! 教 宗 在 談 話 中 特 別 引 用 了 聖 保 祿 的 話 , 指 出 這 位 外 方 人 大 宗 徒 怎 樣 通 過 自 己 的 痛 苦 , 去 彌 補 基 督 所 留 下 的 苦 難 。

教 宗 清 楚 明 白 甘 心 接 受 的 痛 苦 、 尤 其 是 病 苦 , 內 蘊 著 救 主 苦 難 聖 死 的 救 恩 價 值 。 這 種 病 苦 不 僅 有 補 贖 罪 衍 的 功 效 , 尤 其 有 結 合 救 主 逾 越 奧 蹟 的 神 秘 能 力 , 為 教 會 、 為 人 類 贏 得 全 面 的 最 後 勝 利 。
一九八一年五月廿四日於聖京
1981 年 6 月 12 日

 

前瞻 甚於回顧
就任教宗二十載的卡羅爾
華迪卡

十 月 廿 二 日 是 波 蘭 卡 羅 爾華 迪 卡 (Kard Wojtyla) 樞 機 履 行 教 宗 職 務 二 十 周 年 。 這 二 十 年 間 , 教 宗 對 世 界 影 響 深 遠 , 更 給 教 會 留 下 特 別 的 標 記 , 目 前 可 說 是 教 宗 任 內 的 一 個 里 程 碑 。

十 月 中 旬 世 界 各 地 教 會 都 替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就 任 二 十 周 年 的 慶 祝 活 動 , 向 他 表 示 敬 意 。 十 八 日 教 宗 在 梵 蒂 岡 舉 行 特 別 彌 撒 , 約 七 萬 名 信 眾 參 加 , 其 中 包 括 樞 機 、 主 教 和 神 父 等 約 1500 名 , 意 大 利 總 統 斯 卡 爾 法 羅 也 有 出 席 慶 典 。 一 連 串 慶 祝 活 動 以 外 , 教 宗 也 以 他 自 己 的 方 式 紀 念 這 個 獨 特 的 日 子 : 他 發 表 了 新 一 份 通 諭 《信 仰 與 理 性》 , 這 是 他 所 喜 愛 的 哲 學 課 題 之 一 。

梵 蒂 岡 官 員 透 露 , 教 宗 二 十 年 來 一 直 致 力 轉 化 人 心 , 亦 十 分 重 視 未 來 的 工 作 方 向 。 教 廷 發 言 人 羅 瓦 納 透 露 , 從 教 宗 的 日 常 工 作 中 , 可 見 他 繼 續 以 其 智 慧 及 心 神 去 籌 劃 未 來 ; 他 和 其 他 教 廷 高 層 成 員 一 樣 , 不 希 望 二 十 周 年 慶 成 為 教 宗 任 期 的 最 後 篇 章 。

事 實 上 , 教 宗 花 了 相 當 的 時 間 去 展 望 未 來 , 基 於 回 顧 過 去 , 如 籌 備 聖 年 二 千 活 動 、 召 開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洲 際 特 別 大 會 和 未 來 的 牧 靈 探 訪 。 據 羅 瓦 納 所 說 , 教 宗 密 鑼 緊 鼓 籌 備 的 活 動 , 大 致 分 為 以 下 三 個 範 疇 :

() 宗教交流和合一運動
教 宗 有 意 於 明 年 出 訪 羅 馬 尼 亞 , 紓 緩 東 歐 地 區 天 主 教 與 東 正 教 的 緊 張 關 係 , 並 為 日 後 出 訪 莫 斯 科 的 計 劃 鋪 路 。

教 宗 亦 強 烈 期 望 到 訪 亞 巴 郎 的 出 生 地 (座 落 今 日 伊 拉 克 境 內) 和 到 其 他 與 聖 經 有 關 的 地 方 遊 覽 。 教 宗 期 望 完 成 的 宗 教 交 流 活 動 , 還 包 括 在 埃 及 西 乃 山 與 基 督 教 、 猶 太 教 和 回 教 領 袖 舉 行 會 議 , 並 希 望 能 到 訪 耶 路 撒 冷 , 與 其 他 基 督 教 會 一 起 預 備 聖 年 二 千 的 慶 祝 活 動 。

() 促進人權
羅 瓦 納 透 露 , 敢 於 與 全 球 共 產 主 義 者 和 右 翼 獨 裁 者 正 面 交 鋒 的 教 宗 , 近 年 來 再 三 強 調 人 權 不 單 是 關 乎 政 治 秩 序 的 問 題 。 他 又 集 中 精 神 去 處 理 墮 胎 、 安 樂 死 和 基 因 實 驗 的 生 命 問 題 , 以 及 人 工 避 孕 和 同 居 合 法 化 等 家 庭 問 題 , 聯 合 國 和 其 他 國 際 會 議 則 成 為 了 教 廷 和 其 他 國 家 爭 辯 這 些 道 德 課 的 場 合 。 羅 納 瓦 分 析 , 教 宗 長 久 以 來 致 力 促 進 人 權 , 這 讓 他 在 上 述 生 命 和 家 庭 的 課 題 上 更 具 影 響 力 。

() 促進文化與信仰的對話
新 一 份 通 諭 《信 仰 與 理 性》 延 續 了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早 前 另 一 份 通 諭 《真 理 的 光 輝》 有 關 道 德 真 理 的 討 論 。 正 如 羅 瓦 納 所 說 , 教 宗 不 單 要 制 訂 道 德 律 , 更 要 分 析 我 們 身 處 的 時 代 , 以 及 現 今 對 待 善 惡 、 真 理 與 道 德 態 度 的 根 源 。

羅 瓦 納 回 顧 教 宗 過 去 的 二 十 年 時 , 說 明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多 方 面 重 新 確 定 了 教 宗 的 角 色 , 對 教 宗 職 位 的 衝 擊 很 大 , 難 以 用 三 言 兩 語 來 形 容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透 過 傳 媒 和 暢 銷 書 籍 , 給 千 千 萬 人 傳 遞 出 一 些 簡 單 的 信 息 ── 即 使 新 通 諭 《信 仰 與 理 性》 可 能 只 有 少 數 讀 者 , 但 正 如 羅 瓦 納 所 說 , 教 宗 沒 有 低 估 這 批 有 識 之 士 , 明 白 他 們 在 教 會 內 外 , 在 文 化 層 面 具 影 響 力 , 亦 期 望 與 他 們 保 持 接 觸 。

教 宗 先 後 八 十 多 次 展 開 意 大 利 境 外 的 旅 程 , 到 訪 過 一 百 一 十 九 個 國 家 和 地 方 , 在 世 界 的 講 台 上 宣 講 福 音 , 譴 責 世 上 的 不 公 義 事 件 。 對 比 歷 任 教 宗 , 無 論 在 梵 帝 岡 或 境 外 , 他 發 表 過 更 多 演 講 、 更 多 與 世 界 領 袖 會 面 、 更 常 現 身 於 電 視 台 、 更 多 舉 行 記 者 招 待 會 。 他 也 召 開 了 更 多 的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 讓 與 會 主 教 成 為 他 全 面 的 智 囊 團 , 處 理 教 會 的 地 區 及 普 世 事 務 。 大 多 數 仍 然 在 職 的 主 教 , 合 資 格 選 舉 教 宗 的 樞 機 都 是 他 任 命 的 , 他 改 變 了 天 主 教 會 管 理 層 的 面 貎 。

猶 有 甚 者 , 教 宗 把 天 主 教 社 會 訓 導 引 伸 到 生 物 倫 理 、 國 際 經 濟 、 種 族 主 義 和 生 態 等 範 疇 上 。 至 於 他 最 雄 圖 壯 志 的 計 劃 , 可 算 是 要 帶 領 教 會 邁 向 第 三 個 千 年 , 這 包 括 多 個 地 區 性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 一 連 串 在 羅 馬 舉 行 的 聖 年 二 千 慶 祝 活 動 , 並 省 察 教 會 歷 史 中 的 黑 暗 時 期 。

教 廷 萬 民 福 音 部 部 長 、 教 宗 其 中 一 位 最 親 密 的 顧 問 唐 高 樞 機 說 : 「無 可 否 認 , 在 現 今 世 界 , 教 宗 成 為 了 人 類 的 最 高 道 德 權 威 。 有 些 人 可 能 不 認 同 教 宗 某 些 具 體 的 教 導 , 但 如 果 他 們 看 真 一 點 , 便 會 發 現 這 些 教 導 不 是 死 板 的 規 條 , 而 是 關 係 到 教 宗 對 救 贖 的 深 切 意 見」。

教宗如常工作  定期主持教廷會議
教 廷 成 員 也 否 認 , 教 宗 因 為 年 事 已 高 , 已 跟 不 上 普 世 教 會 的 日 常 管 理 工 作 。 羅 瓦 納 說 : 「教 宗 仍 然 非 常 敏 銳 於 教 廷 的 運 作 , 他 仍 是 教 廷 的 『根 源』 。 」 他 說 , 教 宗 會 定 期 會 晤 教 廷 各 部 門 領 袖 , 每 月 主 持 跨 部 門 會 議 一 次 , 並 時 常 邀 請 教 會 管 理 層 舉 行 午 餐 會 議 , 詳 細 討 論 不 同 事 務 。

提 到 教 宗 的 健 康 狀 況 時 , 羅 瓦 納 表 示 , 教 宗 的 健 康 明 顯 地 「有 所 限 制」 , 教 宗 亦 沒 有 刻 意 隱 瞞 。 人 們 眼 前 的 教 宗 , 二 十 年 來 經 歷 了 不 少 轉 變 , 二 十 年 前 他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陽 台 上 講 話 時 朝 氣 勃 勃 , 今 天 他 已 年 屆 七 十 八 歲 , 步 履 蹣 跚 , 口 齒 也 變 得 有 點 不 靈 , 羅 瓦 納 則 說 : 「依 仗 天 主 眷 顧 , 健 康 問 題 沒 有 困 擾 教 宗 , 至 少 到 目 前 為 止 , 並 沒 有 妨 礙 他 的 工 作」。

教宗小統計
® 二 十 年 來 , 現 任 教 宗 從 事 過 不 少 牧 民 活 動 , 以 下 是 一 些 小 統 計 (截 至 九 八 年 九 月 廿 五 日)
® 84 次 訪 問 意 大 利 以 外 地 區 , 探 訪 119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 行 程 近 7 0 萬 哩 ;
® 發 表 13 份 通 諭 ;
® 冊 封 280 位 聖 人 , 列 804 人 為 真 福 ;
® 主 持 5 次 全 球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常 務 會 議 、 1 次 非 常 務 會 議 和 7 次 特 別 會 議 ;
® 任 命 160 位 樞 機 , 其 中 合 資 格 推 選 新 教 宗 的 有 101 (總 數 115 )
® 出 版 《天 主 教 要 理》 , 這 是 1566 年 制 訂 羅 馬 天 主 教 要 理 以 來 , 普 世 教 會 首 本 官 方 認 可 的 教 理 綱 要 ;
® 1983 年 出 版 新 的 拉 丁 教 會 法 , 1990 年 出 版 新 的 東 方 教 會 法 ;
® 引 入 寫 作 教 宗 文 憲 的 新 形 式 , 包 括 以 私 人 名 義 、 而 非 教 宗 名 義 出 版 《跨 越 希 望 的 門 檻》 ;
® 改 善 梵 蒂 岡 每 年 龐 大 的 財 政 赤 字 , 自 1993 年 起 , 教 廷 每 年 都 有 少 量 盈 餘 ;
® 是 首 位 現 身 電 腦 互 聯 網 的 教 宗 。
   
(資料來源:天美社)
1998 年 10 月 25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公教報•悼念專輯

1920-1995

 

1920年生於波蘭                 1946年領受鐸品          1964年晉陞格拉戈總主教
1967年受冊封為樞機          1978年膺選教宗          2005年安息主懷

 

懷念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陳日君主教

教 宗 最 後 一 句 被 人 聽 懂 的 話 是 : 「我 知 道 青 年 們 會 來 陪 我 , 他 們 來 了 , 請 代 我 謝 謝 他 們」 。 這 幾 天 在 伯 多 祿 廣 場 不 捨 得 離 開 在 那 窗 後 垂 死 的 教 宗 的 , 多 是 青 年 們 。

人 們 都 奇 怪 為 甚 麼 青 年 們 這 麼 留 戀 這 位 年 老 多 病 , 已 不 能 行 路 , 已 口 齒 不 伶 , 甚 至 咀 邊 流 口 水 的 教 宗 。 幾 百 萬 青 年 回 應 他 的 號 召 , 從 世 界 各 地 , 在 極 辛 苦 的 條 件 下 參 加 歷 屆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 是 為 了 甚 麼 ? 我 想 當 日 伯 多 祿 回 答 耶 穌 的 那 句 話 , 在 這 裡 很 合 用 : 「主 , 唯 你 有 永 生 的 話 , 我 們 去 投 奔 誰 呢」?

青 年 們 被 這 老 人 家 吸 引 , 因 為 從 他 口 中 可 以 聽 到 永 生 的 話 , 真 理 的 話 , 我 們 以 為 在 這 位 教 宗 身 上 我 們 最 該 敬 佩 的 是 「真 理 的 護 衛 者」。

教 宗 的 基 本 使 命 是 為 真 理 作 證 , 但 在 這 思 想 混 亂 , 錯 諺 屢 被 包 裝 成 真 理 的 時 代 , 教 會 的 這 使 命 更 為 迫 切 , 若 望 保 祿 不 怕 反 潮 流 而 行 , 撥 開 了 烏 雲 , 使 真 理 的 光 輝 照 顧 我 們 。

他 抓 著 二 千 禧 年 的 機 會 , 帶 我 們 重 溫 並 加 深 信 仰 的 道 理 , 尤 其 是 帶 我 們 再 瞻 仰 基 督 、 人 類 救 主 的 面 貌 。

他 勇 敢 地 宣 講 生 命 的 福 音 , 強 調 婚 姻 的 神 聖 , 家 庭 的 重 要 , 他 維 護 每 一 個 人 的 生 命 , 從 母 胎 受 孕 直 到 自 然 的 死 亡 。 他 指 墮 胎 是 謀 殺 , 他 反 對 安 樂 死 , 但 也 聲 明 不 必 用 非 常 的 方 法 勉 強 延 長 生 命 , 他 以 自 己 的 榜 樣 證 實 了 他 的 訓 誨 , 也 給 我 們 示 範 了 怎 樣 面 對 病 苦 , 怎 麼 接 受 死 亡 。

教 廷 發 言 人 對 教 宗 病 況 的 報 告 幫 助 我 們 一 步 一 步 準 備 了 心 靈 接 受 這 不 可 避 免 的 事 實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終 於 離 我 們 而 去 , 回 歸 天 父 家 裡 了 。

這 消 息 絕 不 意 外 , 也 不 使 我 們 太 憂 傷 , 「義 人 的 靈 魂 在 天 主 手 裡 , 他 們 處 於 安 寧 中 , 充 滿 著 永 生 的 希 望」 , 他 的 平 安 感 染 了 我 們 。

在 這 時 刻 我 的 感 受 , 也 是 希 望 信 友 們 同 我 分 享 的 , 是 深 深 的 感 謝 、 讚 頌 上 主 。 祂 在 這 位 從 波 蘭 來 的 教 宗 身 上 行 了 大 事 。 天 主 給 了 他 一 顆 心 , 闊 如 海 邊 沙 灘 。 他 愛 了 整 個 人 類 , 不 分 種 族 , 不 分 宗 教 , 尤 其 眷 愛 幼 小 , 弱 勢 者 , 他 不 怕 強 勢 , 維 護 正 義 , 提 倡 仁 愛 , 沒 有 一 天 他 不 大 聲 疾 呼 , 勸 動 武 者 放 下 屠 刀 , 擁 抱 和 平 。

他 走 遍 了 全 球 , 去 探 望 他 的 子 女 。 他 的 一 個 遺 憾 應 該 是 還 未 能 踏 足 中 華 大 地 , 連 爭 取 來 港 也 沒 有 成 功 。

聖 父 在 天 之 靈 , 請 你 祝 福 你 在 中 國 的 羊 群 , 願 你 病 床 上 的 痛 苦 完 成 你 每 天 所 祈 求 的 , 讓 中 國 人 民 都 認 識 基 督 , 皈 依 天 父 。
二零零五年四月三日

 

若望保祿二世安息主懷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九 時 卅 七 分 在 梵 蒂 岡 宗 座 大 樓 安 息 主 懷 , 這 位 在 任 廿 六 年 多 、 任 期 第 三 長 宗 座 職 的 教 宗 , 享 年 八 十 四 歲 。

在 梵 蒂 岡 , 教 廷 副 國 務 卿 桑 德 里 總 主 教 (Leonardo Sandri)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十 時 向 聚 集 梵 蒂 岡 廣 場 、 超 過 六 萬 名 為 教 宗 祈 禱 的 信 徒 說 : 「今 晚 九 時 卅 七 分 (編 按 : 香 港 時 間 四 月 三 日 凌 晨 三 時 卅 七 分) , 我 們 的 教 宗 返 回 天 鄉 了」。

自 教 宗 病 重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數 以 千 計 信 眾 走 到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為 教 宗 祈 禱 , 桑 德 里 總 主 教 公 布 消 息 前 , 信 眾 剛 替 教 宗 念 畢 玫 瑰 經 。

廣 場 上 的 信 眾 得 悉 教 宗 離 世 後 , 不 少 人 都 流 下 淚 來 , 亦 有 人 跪 下 來 為 教 宗 安 息 祈 禱 。

再 過 幾 分 鐘 後 ,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響 起 鐘 聲 , 向 本 身 是 羅 馬 主 教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致 哀 。 教 廷 發 言 人 納 瓦 羅 博 士 亦 向 傳 媒 發 電 子 郵 件 , 公 布 教 宗 離 世 的 消 息 。

隨 著 教 宗 離 世 , 教 會 內 的 樞 機 會 前 往 梵 蒂 岡 出 席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其 中 一 百 一 十 七 名 年 齡 在 八 十 歲 以 下 的 樞 機 , 會 為 天 主 教 會 選 出 下 任 教 宗 。

教 宗 今 年 二 月 一 日 因 感 冒 入 院 , 廿 四 日 第 二 度 入 院 而 要 接 受 切 開 氣 管 手 術 , 至 三 月 十 三 日 返 回 梵 蒂 岡 度 聖 週 , 但 到 了 三 月 卅 一 日 , 教 宗 的 健 康 發 生 重 大 變 化 , 由 於 輸 尿 管 發 炎 , 導 致 一 時 休 克 , 造 成 心 臟 循 環 衰 微 現 象 。 自 此 教 宗 的 健 康 未 有 好 轉 , 但 他 仍 未 完 全 陷 入 昏 迷 , 他 在 疾 病 中 仍 答 謝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的 青 年 為 他 祈 禱 。

自 教 宗 病 危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全 球 多 處 地 方 的 天 主 教 徒 , 都 為 教 宗 的 健 康 祈 禱 。 香 港 方 面 , 教 區 亦 於 四 月 二 日 中 午 開 始 , 於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開 始 廿 四 小 時 明 供 聖 體 , 為 教 宗 祈 禱 。

教宗生平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獲 選 為 教 宗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原 名 卡 羅 爾•華 迪 卡 (Karol J. Wojtyla) , 一 九 二 0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誕 生 於 距 離 波 蘭 克 拉 科 夫 (Krakow) 的 小 城 華 杜 懷 斯 (Wadowice) 。 父 母 育 有 兩 名 兒 子 , 他 是 次 子 。 他 九 歲 時 喪 母 , 當 醫 生 的 兄 長 在 他 十 三 歲 時 去 世 , 他 廿 一 歲 時 父 親 又 撒 手 塵 寰 。

華 迪 卡 九 歲 初 領 聖 體 , 高 中 畢 業 後 , 一 九 三 八 年 他 考 上 大 學 , 一 年 後 納 粹 德 軍 佔 領 波 蘭 , 大 學 被 逼 關 閉 。 停 學 期 間 他 在 石 礦 場 和 化 工 廠 工 作 。 一 九 四 二 年 華 迪 卡 回 應 司 鐸 聖 召 , 進 入 克 拉 科 夫 的 地 下 修 院 接 受 培 育 。

二 次 大 戰 後 , 他 在 重 開 的 克 拉 科 夫 大 修 院 繼 續 求 學 , 並 考 進 神 學 院 , 四 六 年 領 受 鐸 職 。 其 後 他 獲 送 到 羅 馬 天 神 大 學 進 修 , 四 八 年 考 取 神 學 博 士 學 位 。

四 八 年 華 迪 卡 重 返 波 蘭 , 在 克 拉 科 夫 的 堂 區 當 副 本 堂 , 兼 理 大 學 牧 民 工 作 , 五 一 年 他 再 攻 讀 神 哲 學 , 取 得 教 授 資 格 , 開 始 任 教 倫 理 神 學 等 。

一 九 五 八 年 華 迪 卡 獲 當 時 的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任 命 為 克 拉 科 夫 總 教 理 區 輔 理 主 教 , 六 四 年 獲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委 任 為 該 教 區 總 主 教 , 又 參 加 了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

一 九 七 八 年 當 選 教 宗 後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訪 意 大 利 以 外 的 國 家 104 次 , 是 歷 來 最 多 海 外 牧 民 探 訪 的 教 宗 (第 二 多 的 是 保 祿 六 世 , 海 外 牧 民 探 訪 九 次) , 任 內 頒 發 的 文 獻 包 括 十 四 份 通 諭 , 他 的 著 作 《跨 越 希 望 的 門 檻》 和 《禮 物 與 奧 蹟 : 晉 鐸 金 禧 紀 念》 廣 為 大 眾 閱 讀 。

為 教 會 信 徒 而 言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他 的 宗 座 職 務 中 , 為 牧 養 信 徒 、 傳 揚 福 音 、 促 進 人 權 與 世 界 和 平 , 以 至 基 督 徒 合 一 、 宗 教 交 談 等 , 都 作 出 了 很 大 的 貢 獻 和 努 力 。

 

為教宗通功祈禱

天 主 聖 父 , 你 藉 聖 子 基 督 救 贖 我 們 , 又 以 聖 神 指 導 我 們 。 感 謝 你 揀 選 了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作 我 們 的 首 牧 ; 他 曾 忠 誠 地 履 行 職 務 , 給 我 們 立 下 愛 主 愛 人 的 榜 樣 。 現 在 求 你 接 納 他 進 入 天 上 的 家 鄉 , 得 享 安 息 。 求 你 也 幫 助 我 們 效 法 教 宗 不 怕 艱 難 , 善 盡 己 職 , 並 能 寬 恕 仇 人 、 關 懷 弱 小 、 伸 張 正 義 、 維 護 和 平 , 以 期 待 天 國 圓 滿 的 來 臨 。

天 主 , 求 你 使 世 人 , 因 教 宗 的 榜 樣 , 而 更 認 識 你 的 美 善 , 以 及 愛 人 如 己 。 因 主 耶 穌 基 督 之 名 , 求 你 俯 聽 我 們 的 祈 禱 。 亞 孟 。

 

總務長統理教宗選舉
兼顧教廷內日常運作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安 息 主 懷 , 選 舉 新 教 宗 、 處 理 教 廷 日 常 運 作 事 宜 , 便 落 在 教 廷 總 務 長 (Camerlengo) 索 馬 拉 樞 機 (E. M. Somla) 身 上 。

索 馬 拉 樞 機 一 九 九 三 年 起 出 任 羅 馬 教 廷 的 總 務 長 , 他 年 七 十 八 歲 , 西 班 牙 裔 ; 當 教 宗 在 世 時 , 教 廷 總 務 長 一 職 基 本 上 只 是 一 個 職 銜 。

現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安 息 , 索 馬 拉 樞 機 的 職 責 便 包 括 確 保 教 宗 官 邸 的 一 切 物 件 原 封 不 動 , 以 及 挑 選 技 術 人 員 , 搜 查 樞 機 選 舉 教 宗 閉 門 會 議 (conclave) 會 址 ── 西 斯 汀 小 堂 , 確 定 沒 有 藏 有 任 何 電 子 竊 聽 裝 置 , 攝 影 機 及 錄 音 機 。

身 為 教 廷 總 務 長 , 只 有 索 馬 拉 樞 機 才 有 權 准 許 為 教 宗 遺 體 拍 照 , 作 檔 案 之 用 ; 拍 照 時 教 宗 遺 體 亦 會 穿 上 宗 座 禮 儀 服 飾 。

索 馬 拉 樞 機 亦 會 暫 時 負 責 管 理 教 會 的 事 務 , 直 到 選 出 新 教 宗 為 止 。 而 他 首 個 職 責 , 就 是 要 確 定 教 宗 去 世 。

按 一 九 九 六 年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訂 定 的 最 新 規 定 , 索 馬 拉 樞 機 需 貼 封 教 宗 的 書 房 和 寢 室 , 並 接 管 教 宗 的 官 邸 , 及 其 他 位 於 羅 馬 拉 脫 朗 大 殿 及 羅 馬 南 面 的 岡 道 爾 夫 堡 的 宗 座 宮 殿 。

教 廷 總 務 長 與 其 他 資 深 樞 機 商 討 後 , 要 負 責 安 排 教 宗 的 葬 禮 , 及 決 定 召 開 預 備 會 議 , 討 論 樞 機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事 宜 。

總 務 長 聯 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國 務 卿 索 達 諾 樞 機 (A. Sodano) 及 梵 蒂 岡 城 的 索 克 樞 機 (E. C. Szoka) , 要 負 責 為 樞 機 準 備 在 梵 蒂 岡 聖 瑪 爾 大 宿 舍 (Domus Sanctae Marhae) 的 客 房 。

當 教 宗 出 缺 時 , 教 廷 總 務 長 與 另 外 三 名 樞 機 , 要 負 責 主 持 樞 機 團 內 一 個 特 別 職 能 : 這 四 人 小 組 處 理 無 需 整 個 樞 機 院 討 論 和 同 意 的 「普 通 事 務」。 樞 機 團 目 前 的 團 長 是 出 任 教 廷 信 理 部 部 長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

至 於 四 人 小 組 的 另 外 三 名 成 員 , 則 由 抽 籤 選 出 來 。 這 些 總 務 長 的 助 手 , 任 期 是 三 日 , 之 後 再 抽 籤 選 出 另 外 三 名 樞 機 替 代 。

四 人 小 組 是 唯 一 有 權 決 定 樞 機 選 舉 教 宗 閉 門 會 議 時 , 任 何 人 是 否 有 真 正 的 理 由 需 要 與 外 界 聯 絡 。

教 廷 總 務 長 索 馬 拉 樞 機 及 其 三 名 樞 機 助 手 , 亦 負 責 批 核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的 聽 告 解 司 鐸 、 醫 生 及 傭 人 。

如 果 經 過 三 十 輪 投 票 後 (會 議 首 天 一 輪 , 以 後 每 天 上 午 兩 輪 , 下 午 兩 輪) , 如 沒 有 一 名 候 選 人 得 到 三 分 二 多 數 票 時 , 總 務 長 即 可 主 持 討 論 , 樞 機 們 是 否 希 望 (以 會 議 內 簡 單 多 數 意 向 為 準) 把 選 舉 方 式 改 為 簡 單 多 數 票 。

在 樞 機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的 準 備 過 程 以 至 進 行 期 間 , 教 廷 總 務 長 角 色 特 殊 , 但 當 選 出 新 教 宗 、 眾 樞 機 離 開 西 斯 汀 小 堂 後 , 這 個 職 能 便 告 一 段 落 。

 

教宗,謝謝你的教導 
湯漢

敬 愛 的 教 宗 , 您 的 宗 教 虔 誠 、 領 袖 才 智 、 福 傳 心 火 、 對 教 會 及 對 人 類 的 關 愛 , 都 影 響 深 遠 , 舉 世 公 認 。 今 天 , 讓 我 藉 此 機 會 , 把 您 最 令 我 獲 益 的 三 類 嘉 言 善 行 , 公 諸 同 好 , 以 表 達 我 對 您 的 愛 戴 和 謝 忱 。

() 教 宗 , 首 先 謝 謝 您 教 導 我 如 何 推 動 司 鐸 聖 召 。 您 為 了 紀 念 自 己 的 晉 鐸 五 十 週 年 ,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寫 了 《禮 物 與 奧 蹟》 一 書 (張 希 多 譯 , 光 啟 出 版 社 , 台 北 , 一 九 九 七 年 初 版) , 其 中 有 這 樣 一 段 指 明 家 庭 、 祈 禱 與 聖 召 緊 密 相 關 的 說 話 : 「我 在 修 院 接 受 神 職 準 備 之 前 , 在 家 庭 中 , 父 母 已 經 以 其 生 活 榜 樣 為 我 提 示 了 初 步 的 準 備 。 首 先 要 感 謝 的 就 是 我 的 那 位 過 早 失 去 妻 子 的 父 親 。…… 他 是 位 極 虔 誠 的 教 徒 , 我 看 到 他 每 天 過 著 簡 樸 的 生 活 。…… 我 曾 經 在 半 夜 醒 來 , 看 見 父 親 正 跪 著 祈 禱 , 就 像 他 常 常 在 教 堂 中 跪 著 祈 禱 那 樣」(60-61)  。 教 宗 , 您 在 一 九 九 二 年 頒 布 了 一 封 勸 諭 , 名 為 《我 要 給 你 們 牧 者》 由 何 謂 修 道 聖 召 , 談 到 聖 召 的 培 育 , 再 談 到 聖 召 的 延 續 培 育 ; 內 容 清 晰 、 豐 富 而 全 面 。 您 透 過 該 勸 喻 指 出 : 只 有 當 我 們 撇 開 一 切 障 礙 , 包 括 撇 開 個 人 的 喜 好 、 家 庭 的 牽 掛 或 社 會 的 反 對 , 而 能 對 至 美 善 的 天 主 的 召 叫 作 出 徹 底 的 積 極 回 應 , 才 算 擁 有 真 正 的 自 由 。 您 在 該 勸 諭 中 也 特 別 指 出 : 關 心 聖 召 , 不 只 是 主 教 所 委 任 的 聖 召 推 行 人 的 責 任 , 而 是 整 個 教 會 全 體 成 員 的 最 基 本 使 命 。 每 個 堂 區 在 成 立 不 同 組 織 之 前 , 應 先 成 立 推 行 聖 召 小 組 , 專 為 聖 召 祈 禱 , 幫 助 尋 找 聖 召 , 並 以 祈 禱 和 金 錢 支 持 聖 召 培 育 及 有 關 活 動 。 更 令 我 感 動 的 是 , 我 有 幸 曾 多 次 參 加 您 親 自 主 持 的 授 予 執 事 、 司 鐸 和 主 教 聖 秩 典 禮 , 至 今 記 憶 猶 新 。

() 教 宗 , 亦 謝 謝 您 教 導 我 如 何 關 愛 中 國 。 就 在 您 登 基 翌 年 , 即 一 九 七 九 年 , 您 在 八 月 十 九 日 的 公 開 講 話 中 , 首 次 公 開 談 到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 您 指 出 : 雖 然 您 無 法 與 中 國 內 的 天 主 教 徒 直 接 往 來 , 但 您 在 內 心 深 處 , 常 惦 掛 著 他 們 , 每 天 為 他 們 祈 禱 。 您 深 盼 透 過 交 談 , 促 使 中 國 教 會 早 日 享 有 圓 滿 的 共 融 和 自 由 。 這 些 訊 息 和 呼 籲 , 你 在 以 後 的 日 子 裡 還 多 次 再 度 提 出 ; 它 們 成 了 我 這 廿 五 年 來 關 心 祖 國 及 祖 國 教 會 的 動 力 和 方 向 。 猶 記 得 一 九 八 六 年 , 您 接 見 我 們 一 小 撮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的 神 職 人 士 時 , 只 對 我 們 說 了 一 句 叮 囑 的 說 話 : 「不 要 對 共 產 主 義 心 存 幻 想」!

教 宗 , 您 於 一 九 九 八 年 召 開 亞 洲 主 教 會 議 時 , 曾 說 過 :  此 時 此 刻 , 我 們 的 心 思 正 想 到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友 和 他 們 的 牧 人 。 為 使 那 裡 的 主 教 們 也 有 代 表 出 席 這 次 會 議 , 除 了 已 在 香 港 工 作 的 主 教 外 , 我 也 召 請 兩 位 主 教 來 參 加 會 議 , 他 們 是 萬 縣 的 段 蔭 明 主 教 和 他 的 助 理 除 之 玄 主 教 。 我 希 望 他 們 能 早 日 來 到 我 們 中 間 , 為 他 們 團 體 的 生 命 力 作 證」 。 教 宗 , 謝 謝 您 的 邀 請 和 眷 愛 , 令 我 擴 闊 視 野 。

() 教 宗 , 也 謝 謝 您 教 導 我 如 何 努 力 福 傳 。 您 一 九 九 四 年 所 出 版 的 《跨 越 希 望 的 門 檻》 一 書 , (楊 成 斌 譯 , 立 緒 文 化 事 業 有 限 公 司 , 台 北 , 一 九 九 五 年) 。 透 過 回 答 訪 問 , 把 自 己 不 少 重 要 的 信 念 清 楚 告 訴 我 們 , 而 其 中 最 重 要 一 項 是 「福 音 新 傳 的 挑 戰」 (141-155)

事 實 , 您 不 但 透 過 不 同 牧 函 和 通 諭 引 導 我 們 致 力 福 傳 , 而 且 還 身 體 力 行 , 給 我 們 樹 立 善 表 。 最 明 顯 的 是 , 近 年 來 您 雖 然 年 紀 老 邁 , 體 弱 多 病 , 但 仍 然 承 擔 大 量 的 牧 民 及 福 傳 工 作 ; 這 真 是 您 的 強 烈 福 傳 使 命 感 的 表 現 , 令 人 敬 佩 。

教 宗 , 您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 在 伯 多 祿 大 殿 前 的 廣 場 接 見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朝 聖 群 眾 時 , 受 到 土 耳 其 殺 手 的 狙 擊 , 嚴 重 受 傷 。 但 您 不 但 為 殺 手 祈 禱 , 衷 心 寬 恕 他 , 且 在 傷 愈 後 , 親 往 監 獄 探 望 他 , 為 他 求 情 , 希 望 他 能 早 日 獲 釋 。 教 宗 , 多 謝 您 藉 此 愛 仇 善 表 , 提 醒 我 勿 忘 以 生 活 見 證 福 音 。

敬 愛 的 教 宗 , 您 真 是 天 主 賞 賜 給 我 們 人 類 和 教 會 的 寶 貴 禮 物 ; 我 們 以 有 您 這 樣 一 位 領 袖 而 倍 感 自 豪 。 願 您 在 天 父 懷 中 永 享 安 息 的 同 時 , 繼 續 指 引 我 們 !
作者為香港天主教輔理主教

 

教宗深愛中國教會
任內委三國籍樞機逾百主教
林瑞琪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生 平 有 一 未 完 之 願 , 就 是 親 到 中 國 訪 問 。 但 教 宗 對 中 國 之 情 , 卻 一 直 未 因 這 缺 憾 而 減 少 。

基 於 歷 史 的 因 緣 際 會 以 及 個 人 對 中 國 的 關 懷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直 緊 密 地 關 懷 著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近 三 十 年 來 的 發 展 。

也 出 於 時 代 因 素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成 了 歷 來 委 任 最 多 中 國 籍 主 教 的 教 宗 。

未 包 括 在 海 外 其 他 教 區 服 務 的 華 裔 主 教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所 委 任 的 中 台 澳 港 的 主 教 , 已 超 過 一 百 人 , 其 中 有 超 過 半 數 仍 在 各 自 的 教 區 中 服 務 。 此 外 , 他 亦 擢 陞 了 三 位 中 國 籍 樞 機 。 他 們 分 別 是 一 九 七 九 年 獲 委 任 的 上 海 教 區 龔 品 梅 樞 機 、 一 九 八 八 年 委 任 的 香 港 教 區 胡 振 中 樞 機 及 一 九 九 八 年 委 任 的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樞 機 。

面 對 中 國 社 會 的 改 革 開 放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發 表 涉 及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的 講 話 , 亦 遠 超 他 的 任 何 前 任 。 在 其 講 話 中 , 可 以 簡 約 為 兩 個 重 點 : 第 一 , 為 堅 持 信 仰 的 中 國 大 陸 信 眾 打 氣 ; 第 二 , 呼 籲 各 國 不 同 方 面 的 教 友 在 愛 德 內 合 一 。

教 宗 亦 自 二 十 世 紀 八 十 年 代 開 始 , 呼 籲 大 陸 以 外 的 華 人 教 會 , 承 擔 起 橋 樑 的 角 色 , 促 進 大 陸 的 教 會 弟 兄 姊 妹 與 普 世 教 會 的 全 面 共 融 。 這 一 呼 籲 , 讓 國 內 的 海 外 的 教 會 信 眾 都 能 勇 敢 地 爭 取 接 觸 。

教 宗 任 內 前 後 三 次 宣 佈 一 百 廿 二 位 中 國 教 友 及 神 長 為 聖 人 : 包 括 一 九 九 六 年 列 入 聖 品 的 董 文 學 神 父 , 二 0 0 0 年 列 入 聖 品 的 一 百 二 十 位 中 外 籍 致 命 者 , 二 0 0 三 年 末 列 入 聖 品 的 福 若 瑟 神 父 。

然 而 , 在 香 港 萬 人 期 待 的 雷 永 明 神 父 封 聖 事 宜 , 卻 一 再 延 期 而 至 未 能 在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內 完 成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任 內 致 力 與 世 界 不 同 宗 教 及 意 識 型 態 的 團 體 修 和 , 亦 帶 領 教 會 反 省 歷 史 上 的 種 種 缺 失 , 更 就 這 些 缺 失 公 開 向 受 傷 害 的 群 體 表 示 歉 意 及 請 求 原 諒 。 對 於 傳 教 士 在 向 中 國 傳 教 期 間 所 出 現 的 欠 缺 及 錯 失 , 教 宗 亦 特 別 在 二 0 0 一 年 十 二 月 , 慶 祝 利 瑪 竇 到 達 北 京 四 百 周 年 紀 念 的 慶 典 上 , 代 表 全 體 傳 教 士 向 中 國 人 民 表 達 歉 意 。

同 樣 由 於 歷 史 及 政 治 現 實 關 係 , 教 宗 任 內 一 直 未 就 大 中 華 地 區 新 增 任 何 教 區 , 任 內 唯 一 變 動 , 只 是 因 應 台 灣 地 區 主 教 團 的 建 議 , 將 澎 湖 地 區 教 務 管 轄 權 併 入 台 南 教 區 。

可 以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深 受 現 實 政 治 境 況 的 限 制 , 未 能 充 分 開 展 其 對 中 國 的 抱 負 。 但 教 宗 過 人 之 處 在 於 , 一 直 不 畏 政 治 現 實 所 帶 來 的 困 難 , 致 力 讓 中 國 教 會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 感 受 到 普 世 教 會 的 關 愛 。 這 一 點 , 一 直 貫 徹 在 他 悠 長 的 任 期 中 。
作者為聖神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2005 年 4 月 3 日

 


港六千信眾齊集座堂
向若望保祿二世致哀

逾 六 千 名 天 主 教 徒 四 月 四 日 晚 上 參 與 追 思 彌 撒 , 悼 念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主 禮 陳 日 君 主 教 讚 揚 教 宗 是 善 牧 、 是 戰 士 , 祈 禱 給 予 教 宗 應 付 牧 職 的 力 量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梵 蒂 岡 時 間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九 時 卅 七 分 安 息 主 懷 (香 港 時 間 四 月 三 日 凌 晨 三 時 卅 七 分) ,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得 知 此 消 息 後 , 凌 晨 約 四 時 許 隨 即 在 主 教 座 堂 , 為 這 位 全 球 首 牧 奉 獻 聖 祭 。

教 區 亦 於 四 月 四 日 假 主 教 座 堂 為 教 宗 舉 行 教 區 性 的 追 思 彌 撒 。 彌 撒 於 晚 上 八 時 開 始 , 至 七 時 前 教 堂 內 逾 千 座 位 已 無 虛 席 。 工 作 人 員 在 座 堂 廣 場 架 起 大 屏 幕 , 讓 未 能 進 入 教 堂 的 信 眾 參 與 禮 儀 。

至 禮 儀 開 始 時 , 教 堂 內 、 廣 場 上 , 以 至 由 座 堂 通 往 羅 便 臣 道 的 石 梯 都 擠 滿 信 徒 , 有 關 方 面 更 一 度 要 暫 時 關 閉 位 於 堅 道 、 通 往 座 堂 的 兩 處 出 入 口 , 以 免 人 群 過 度 擠 擁 。 由 於 前 來 者 眾 , 大 部 份 信 徒 在 長 逾 一 個 半 小 時 的 彌 撒 只 得 全 程 站 立 , 為 教 宗 默 默 祈 禱 及 全 體 三 鞠 躬 敬 禮 。

彌 撒 聖 祭 由 陳 主 教 主 禮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 聖 母 神 樂 院 院 牧 李 達 修 及 逾 百 位 神 父 共 祭 。 東 正 教 香 港 及 東 南 亞 都 主 教 聶 基 道 、 聖 公 會 鄺 廣 傑 大 主 教 和 徐 贊 生 主 教 , 以 及 基 督 教 香 港 信 義 會 監 督 曹 瑞 雲 牧 師 亦 有 出 席 彌 撒 。

當 晚 禮 儀 特 別 選 取 聖 若 望 福 音 中 , 耶 穌 對 門 徒 之 長 西 滿 伯 多 祿 的 一 段 對 話 , 以 描 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一 生 。 陳 日 君 主 教 講 道 時 , 形 容 教 宗 是 反 潮 流 及 不 怕 權 貴 的 戰 士 , 即 使 肉 軀 已 消 耗 透 支 , 仍 親 往 世 界 各 地 牧 養 信 徒 。 他 又 說 教 宗 的 動 力 源 自 祈 禱 。

信 友 禱 文 時 , 來 自 香 港 、 波 蘭 (教 宗 的 家 鄉) 、 剛 果 及 菲 律 賓 的 信 徒 , 以 四 種 語 言 獻 上 禱 聲 。

好 些 從 政 信 徒 , 包 括 署 理 特 首 曾 蔭 權 、 立 法 會 議 員 李 柱 銘 及 石 禮 謙 等 , 以 及 多 國 領 事 館 代 表 (包 括 波 蘭 駐 港 領 事 人 員) 都 有 出 席 彌 撒 。 因 人 數 超 出 大 會 預 計 , 當 晚 準 備 的 五 千 件 聖 體 全 數 送 出 , 仍 有 部 份 信 徒 無 法 領 取 。

兩 名 聲 稱 很 久 沒 上 聖 堂 的 周 氏 姊 妹 , 當 日 專 程 參 與 彌 撒 , 向 他 們 敬 重 的 教 宗 致 敬 。 她 們 說 , 教 宗 對 人 慈 祥 和 藹 , 任 內 處 理 了 東 歐 的 問 題 , 並 打 破 宗 教 間 的 芥 蒂 ,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

本 身 沒 有 宗 教 信 仰 的 立 法 會 議 員 劉 慧 卿 , 整 台 彌 撒 中 亦 擠 身 於 人 群 裡 。 她 對 本 報 說 十 分 敬 重 教 宗 , 認 為 他 不 遺 餘 力 地 推 動 世 界 和 平 , 為 弱 勢 群 體 爭 取 平 等 和 公 義 。 另 一 立 法 會 議 員 李 柱 銘 認 為 , 教 宗 是 他 心 目 中 最 偉 大 的 人 , 他 既 為 教 宗 離 開 痛 苦 而 欣 慰 , 亦 為 教 會 失 去 好 領 袖 而 惋 惜 。

天 主 教 教 育 事 務 處 四 月 四 日 呼 籲 本 地 天 主 教 學 校 為 教 宗 安 息 祈 禱 , 並 鼓 勵 學 生 在 緬 懷 教 宗 之 時 , 亦 要 效 法 教 宗 的 榜 樣 , 為 世 人 作 出 貢 獻 。

教 區 亦 於 四 月 七 日 晚 在 座 堂 為 教 宗 舉 行 大 禮 追 思 彌 撒 。
2005 年 4 月 10 日

 


教宗四月八日舉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四 月 二 日 離 世 後 , 樞 機 團 隨 即 在 梵 蒂 岡 召 開 全 體 大 會 , 商 討 教 宗 殯 葬 、 善 後 及 往 後 的 選 舉 教 宗 事 宜 。

在 梵 蒂 岡 , 樞 機 團 四 月 五 日 上 午 在 梵 蒂 岡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大 廳 舉 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去 世 後 的 第 三 次 全 體 會 議 。

四 月 四 日 下 午 五 時 , 停 放 在 宗 座 大 樓 克 萊 孟 大 廳 供 人 瞻 仰 的 教 宗 遺 體 , 已 經 按 照 教 會 禮 儀 , 隆 重 地 移 靈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內 聖 伯 多 祿 墓 陵 前 面 , 供 來 自 全 球 的 人 士 瞻 仰 。 從 四 月 四 日 晚 到 五 日 , 已 超 過 一 百 萬 人 列 隊 進 入 大 殿 , 向 教 宗 致 最 後 一 敬 。 他 們 平 均 要 用 上 三 至 四 小 時 , 才 能 抵 達 教 宗 遺 體 前 面 致 敬 。

樞 機 團 四 月 四 日 的 會 議 決 定 , 教 宗 的 葬 禮 會 在 四 月 八 日 週 五 上 午 十 時 (香 港 時 間 同 日 下 午 四 時) ,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 葬 禮 會 由 樞 機 團 團 長 拉 辛 格 樞 機 主 持 , 全 體 樞 機 主 教 和 東 方 禮 教 會 的 宗 主 教 參 與 共 祭 。 喪 禮 彌 撒 後 , 參 禮 人 士 將 向 教 宗 致 最 後 的 哀 思 和 告 別 儀 式 。 隨 後 , 教 宗 遺 體 將 安 葬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地 下 室 。

教 宗 於 四 月 二 日 晚 九 時 卅 七 分 去 世 。 隨 後 山 德 里 總 主 教 (教 廷 副 國 務 卿) 則 向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信 眾 說 : 「可 愛 的 弟 兄 姐 妹 , 晚 上 九 時 卅 七 分 , 我 們 敬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返 回 了 天 父 的 家」 。 當 時 , 廣 場 上 突 然 變 得 一 片 寂 靜 , 數 以 萬 計 的 信 眾 都 靜 默 地 聽 了 宣 佈 , 然 後 虔 誠 地 為 教 宗 的 亡 靈 祈 禱 。

在 教 宗 去 世 一 個 半 鐘 頭 前 , 也 就 是 二 日 晚 八 時 , 在 教 宗 房 間 內 舉 行 了 天 主 慈 悲 瞻 禮 彌 撒 , 彌 撒 中 , 教 宗 領 了 臨 終 聖 體 和 病 人 傅 油 聖 事 。
2005 年 4 月 10 日

 

社論
教宗正義的冠冕

「這 場 好 仗 我 已 打 完 了 , 這 場 賽 跑 我 已 跑 到 了 終 點 ; 這 信 仰 , 我 已 保 持 了 。 從 今 以 後 , 正 義 的 冠 冕 已 為 我 預 備 下 了 ……(弟 後 四:7-8)

如 今 , 我 們 敬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可 以 百 分 百 的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般 向 天 父 交 待 他 的 一 生 了 。

一 個 月 前 , 當 教 宗 入 院 做 手 術 時 , 許 多 人 、 包 括 教 內 外 人 士 都 熱 烈 的 談 論 : 教 宗 應 否 退 休 的 這 個 問 題 。 此 刻 , 全 世 界 的 人 都 在 哀 悼 、 痛 失 我 們 的 偉 大 牧 者 , 反 思 他 對 世 界 的 影 響 力 。

晚 年 的 教 宗 老 態 龍 鍾 、 口 齒 不 伶 , 加 上 柏 金 遜 病 的 折 磨 , 就 如 一 般 老 人 無 異 。 但 是 , 教 宗 對 生 命 的 堅 持 : 對 世 人 的 熱 愛 ; 最 重 要 的 是 他 對 上 主 忠 信 至 死 的 奉 獻 , 這 是 他 信 守 職 務 至 最 後 的 一 刻 的 至 大 能 源 。

八 十 四 歲 的 教 宗 儼 然 一 位 年 邁 、 堅 守 著 崗 位 的 母 親 : 母 親 決 不 會 因 為 病 苦 和 行 動 不 便 就 放 棄 她 「母 親」 照 顧 子 女 的 責 任 。 教 宗 沒 有 因 此 而 放 下 羊 群 不 顧 。

病 榻 上 的 教 宗 不 失 其 人 性 尊 嚴 , 決 不 因 為 病 苦 而 放 棄 個 人 的 崇 高 理 想 , 他 仍 然 堅 守 崗 位 。 他 熱 愛 生 命 中 的 每 一 分 秒 ; 珍 惜 身 邊 的 每 一 個 人 ; 關 心 世 界 每 一 個 地 區 發 生 的 事 ; 為 每 一 個 人 來 說 , 都 能 在 他 的 身 上 找 到 可 效 法 的 地 方 和 永 不 言 悔 的 希 望 。

教 宗 過 人 之 處 在 於 他 的 「是 就 說 是 、 非 就 說 非」 的 「真」 : 他 與 人 往 來 時 的 真 愛 , 那 怕 只 是 在 接 見 隊 伍 時 所 停 下 來 的 一 分 鐘 , 人 們 也 能 從 他 的 眼 神 中 接 觸 到 真 摯 的 關 懷 和 祝 福 ; 他 維 護 真 理 時 所 持 守 的 擇 善 固 執 、 絕 不 妥 協 的 原 則 , 縱 使 令 許 多 人 不 滿 、 甚 至 有 信 徒 因 此 離 開 教 會 的 , 教 宗 絕 不 妥 協 , 也 決 不 遷 就 。 教 宗 只 會 代 之 以 祈 禱 來 開 啟 頑 強 者 的 心 靈 。

綜 觀 教 宗 的 行 徑 , 正 是 我 們 現 代 人 最 需 要 的 : 今 天 , 為 人 父 母 、 為 長 者 的 , 面 對 批 評 反 抗 時 , 便 不 奇 然 的 為 了 取 悅 於 人 而 妥 協 , 對 教 友 是 這 樣 , 教 育 子 女 也 如 是 。 今 天 , 身 為 長 者 的 , 應 該 學 習 教 宗 對 生 命 的 熱 愛 , 堅 守 自 己 的 生 活 目 標 。 為 青 年 們 , 當 感 謝 有 如 此 一 個 熱 愛 生 活 , 追 尋 理 想 、 維 護 真 理 的 導 師 。 為 所 有 的 基 督 徒 , 生 命 道 上 有 一 個 如 此 活 生 生 可 仿 效 的 「人 版」 , 確 實 是 我 們 的 福 氣 。

肯 定 的 , 我 們 的 教 宗 已 由 天 主 手 中 領 受 他 的 「正 義 榮 冠」 。
2005 年 4 月 10 日



本地公教青年

答謝教宗厚愛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臨 終 前 , 答 謝 了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上 陪 伴 他 的 青 年 ; 本 地 青 年 都 答 謝 教 宗 對 他 們 的 關 懷 。

多 名 本 報 接 觸 過 的 公 教 青 年 , 都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印 象 深 刻 。 青 年 信 徒 方 俊 健 四 月 四 日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關 心 世 上 所 有 的 人 , 不 分 種 族 、 國 界 , 包 括 所 有 青 年 , 以 及 最 渺 小 的 一 群」 。 他 對 教 宗 的 離 去 感 到 悲 傷 , 但 教 宗 給 他 最 深 刻 的 記 憶 , 卻 是 一 份 親 切 。

廿 七 歲 的 他 參 加 了 一 九 九 七 年 在 法 國 舉 行 、 二 千 年 在 羅 馬 舉 行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 在 羅 馬 那 次 更 近 距 離 看 見 教 宗 , 他 說 : 「那 次 有 幸 走 到 祭 台 前 , 可 清 楚 看 見 他 。 教 宗 跟 參 加 者 一 起 隨 著 歌 曲 打 拍 子 , 讓 我 們 感 到 非 常 親 切」 。 他 表 示 , 世 青 的 氣 氛 , 喚 起 許 多 青 年 對 信 仰 的 熱 誠 。

耶 穌 復 活 堂 信 徒 廖 翠 碧 四 月 四 日 稱 , 教 宗 在 二 0 0 二 年 加 拿 大 世 青 香 港 團 的 一 位 成 員 結 婚 當 日 去 世 , 教 她 非 常 感 慨 。

今 年 廿 五 歲 廖 翠 碧 參 加 了 二 0 0 二 年 的 世 青 , 她 認 為 教 宗 是 一 位 慈 祥 的 領 袖 : 「世 青 舉 行 時 , 教 宗 很 支 持 參 加 者 ; 他 在 任 時 也 為 我 們 努 力 。 而 他 所 到 之 處 , 例 必 人 山 人 海」 。 她 又 說 : 「看 見 他 的 時 候 , 心 情 沒 有 特 別 緊 張 , 但 當 時 我 不 斷 為 他 祈 禱」。

陳 德 雄 神 父 四 月 四 日 對 本 報 說 , 彌 留 時 , 教 宗 感 謝 青 年 陪 伴 的 話 , 猶 如 臨 終 的 父 親 去 呼 喚 子 女 : 「表 面 上 只 是 告 訴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青 年 , 但 我 認 為 , 這 番 話 也 是 對 普 世 青 年 的 心 聲」。

本 身 從 事 青 年 牧 民 的 陳 神 父 表 示 , 教 宗 對 青 年 的 關 顧 , 讓 他 感 受 至 深 : 「那 番 話 在 我 腦 海 中 揮 之 不 去 , 教 宗 把 真 情 盡 然 流 露」。

陳 神 父 指 出 , 教 宗 在 八 十 年 代 開 展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 給 予 青 年 特 別 的 信 仰 經 驗 , 更 推 動 了 香 港 的 青 年 牧 民 工 作 。 他 說 : 「在 香 港 , 大 型 教 區 青 年 活 動 不 太 多 。 為 著 普 世 青 年 節 , 本 地 教 會 團 體 都 積 極 準 備 , 青 年 亦 因 此 聯 繫 在 一 起 ; 即 使 世 青 完 結 , 大 家 都 延 續 這 份 信 仰 心 。 不 少 青 年 團 體 的 牧 民 工 作 , 都 是 因 世 青 所 『燃 點』 而 開 展」。

談 到 教 宗 對 青 年 的 訓 誨 , 他 說 : 「每 屆 世 青 , 教 宗 都 會 陪 伴 青 年 , 並 就 不 同 主 題 勉 勵 參 加 者」 。 他 指 出 , 教 宗 曾 勸 勉 青 年 , 在 每 一 個 層 面 都 要 堅 定 , 不 為 謬 誤 思 想 所 蒙 閉 ; 也 要 跟 隨 基 督 , 以 成 聖 為 目 標 。
2005 年 4 月 10 日

 


香港宗教領袖
讚揚教宗促進人權

香 港 宗 教 領 袖 讚 揚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促 進 人 權 和 基 督 徒 合 一 上 的 貢 獻 。

東 正 教 香 港 及 東 南 亞 主 教 聶 基 道 說 , 全 球 東 正 教 信 徒 , 都 為 教 宗 離 世 而 感 到 哀 傷 , 本 地 東 正 教 徒 為 此 更 感 傷 痛 , 因 為 本 地 正 教 徒 和 天 主 教 徒 關 係 密 切 。

聶 基 道 四 月 四 日 出 席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為 教 宗 舉 行 的 追 思 彌 撒 , 禮 儀 前 他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是 偉 大 的 屬 靈 領 袖 、 滿 有 活 力 的 人 , 有 遠 見 , 善 解 人 意 , 致 力 促 進 人 們 了 解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真 意 , 他 向 不 同 (宗 派) 的 基 督 徒 領 袖 、 以 至 不 同 宗 教 信 仰 的 人 士 打 開 大 門」 。 聶 基 道 說 , 教 宗 大 聲 疾 呼 , 以 捍 衛 人 類 尊 嚴 和 促 進 人 權 , 這 為 香 港 、 亞 洲 以 至 全 球 各 地 都 是 適 切 的 。

聶 基 道 說 : 「過 去 三 十 年 , 基 督 徒 合 一 運 動 出 現 了 很 大 的 發 展 , 天 主 教 與 東 正 教 由 從 前 古 怪 的 關 係 , 發 展 到 目 前 既 友 善 、 亦 有 合 作 的 關 係 , 我 期 望 這 合 作 的 關 係 能 延 續 下 去」。

香 港 聖 公 會 教 省 鄺 廣 傑 大 主 教 說 , 他 欣 賞 教 宗 充 分 實 踐 信 、 望 、 愛 三 德 , 也 在 重 要 時 候 堅 守 信 念 , 不 屈 不 撓 : 「世 上 有 很 多 領 袖 , 但 像 教 宗 般 可 以 堅 守 原 則 的 就 不 多」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重 視 宗 教 交 談 , 鄺 大 主 教 四 月 四 日 稱 , 感 謝 教 宗 生 前 的 種 種 貢 獻 , 並 指 出 教 宗 廣 受 宗 教 人 士 所 敬 佩 , 還 受 到 社 會 大 眾 所 尊 重 。 他 認 為 教 宗 是 基 督 宗 教 內 的 楷 模 , 期 望 主 內 信 徒 能 步 武 他 的 精 神 。

基 督 教 香 港 信 義 會 監 督 曹 瑞 雲 牧 師 說 : 「多 謝 教 宗 給 天 主 教 、 以 至 整 個 基 督 宗 教 的 領 導 , 他 是 一 位 備 受 尊 重 的 牧 者 。 他 安 息 了 , 為 教 會 是 一 個 損 失 , 但 他 目 前 更 接 近 上 主 了」 。 她 說 , 教 宗 特 別 提 醒 信 徒 要 關 心 弱 勢 的 群 體 , 在 合 一 工 作 上 很 開 放 , 「為 信 義 宗 來 說 , 教 宗 任 內 便 促 成 了 天 主 教 與 信 義 宗 有 關 稱 義 (成 義) 的 聯 合 聲 明」。

孔 教 學 院 院 長 湯 恩 佳 博 士 同 日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積 極 面 對 生 命 , 無 懼 疾 病 的 痛 苦 : 「教 宗 非 常 勇 敢 , 即 使 知 道 自 己 即 不 久 於 人 世 , 仍 安 然 面 對 , 還 去 關 懷 信 眾」 。 另 外 , 湯 博 士 亦 讚 揚 教 宗 在 宣 揚 民 主 、 自 由 方 面 的 貢 獻 。
2005 年 4 月 10 日

 


曾蔭權稱許教宗
拼博精神可堪學習

署 理 行 政 長 官 曾 蔭 權 四 月 三 日 談 及 教 宗 離 世 時 指 出 , 「作 為 天 主 教 徒 , 與 普 世 的 天 主 教 徒 一 樣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我 們 心 目 中 近 百 年 來 最 重 要 、 最 出 色 的 精 神 領 袖 , 他 的 離 世 , 我 當 然 覺 得 無 限 的 傷 痛」。

曾 氏 說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一 生 宣 揚 福 音 , 捍 衛 (天 主 教) 教 義 , 維 護 自 由 , 愛 護 弱 勢 社 群 , 他 盡 他 的 一 切 能 力 直 至 最 後 一 口 氣 …… 他 拼 搏 的 精 神 亦 都 是 我 們 香 港 人 很 好 的 典 範 。 …… 他 是 很 好 的 演 說 家 , 逐 漸 逐 漸 喪 失 說 話 能 力 , 我 們 亦 感 受 到 他 的 沮 喪 。 但 他 今 日 得 到 解 脫 , 我 亦 都 感 謝 上 天 對 他 的 仁 慈 , 亦 都 感 謝 祂 對 我 們 教 會 的 仁 慈 。 我 永 遠 不 會 忘 記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一 位 仁 慈 的 聖 父」。
2005 年 4 月 10 日

 


若望保祿二世逝世
教廷進入交接時期

隨 著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九 時 卅 七 分 離 世 , 教 廷 進 入 一 個 複 雜 的 交 接 時 期 , 教 廷 運 作 依 然 , 只 是 放 慢 了 工 作 進 度 , 而 教 會 領 導 層 則 致 力 進 行 教 宗 選 舉 。

按 古 老 傳 統 及 近 代 的 規 定 , 教 宗 死 後 到 新 教 宗 選 出 之 間 的 時 段 稱 為 「兩 任 之 間」 (interregnum) , 即 在 教 宗 四 月 二 日 離 世 後 開 始 , 直 至 樞 機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選 出 繼 任 人 , 向 外 公 布 結 果 。

規 管 這 段 時 期 的 守 則 屬 於 教 會 法 的 範 疇 , 而 非 信 理 , 該 些 規 定 最 後 的 一 次 修 訂 是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由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所 頒 佈 的 《主 的 普 世 羊 群》(Universal Dominici Gregis) 宗 座 憲 令 。

該 憲 令 規 定 , 當 聖 座 出 缺 時 , 普 世 教 會 的 事 務 將 交 由 樞 機 團 主 理 , 但 樞 機 團 無 權 對 為 宗 座 保 留 的 權 力 作 出 決 定 。 這 些 事 務 必 須 留 待 新 教 宗 選 出 後 才 處 理 。

在 這 「兩 任 之 間」 時 間 , 梵 蒂 岡 的 行 政 部 門 ── 羅 馬 教 廷 的 大 部 份 聖 部 樞 機 都 會 停 止 職 務 , 並 且 不 能 處 理 新 的 事 務 。 期 間 大 部 份 的 教 廷 部 門 , 都 會 由 各 聖 部 的 秘 書 長 管 理 , 他 們 大 都 是 主 教 。

樞 機 團 只 負 責 「日 常 事 務 及 不 能 延 誤 的 事 情」 。 現 時 樞 機 院 總 共 有 一 百 八 十 三 名 成 員 , 所 有 樞 機 皆 被 召 回 羅 馬 協 助 處 理 交 接 時 期 。

這 時 間 樞 機 團 以 兩 層 架 構 運 作 : 所 有 樞 機 會 每 日 舉 行 全 體 大 會 ; 另 一 個 四 人 小 組 , 由 教 廷 總 務 長 索 馬 諾 樞 機 (E. M. Somalo) 及 三 名 樞 機 助 手 組 成 , 三 名 樞 機 各 從 樞 機 主 教 、 樞 機 司 鐸 和 樞 機 執 事 群 中 抽 籤 選 出 。

期 間 , 樞 機 團 團 長 拉 辛 格 負 責 通 知 其 他 樞 機 教 宗 的 死 訊 及 召 開 第 一 次 樞 機 會 議 , 並 同 時 知 會 各 國 的 元 首 及 外 交 使 節 。

這 時 候 , 教 廷 仍 繼 續 運 作 , 只 是 工 作 較 教 宗 在 世 時 緩 慢 。 教 廷 的 各 級 法 院 將 繼 續 處 理 婚 姻 及 其 他 案 件 , 而 梵 蒂 岡 外 交 使 節 代 表 仍 繼 續 工 作 。

樞 機 團 首 次 全 體 會 議 要 處 理 的 首 項 事 務 , 是 安 排 教 宗 遺 體 移 送 到 伯 多 祿 大 殿 , 供 信 眾 瞻 仰 。 會 議 亦 需 決 定 喪 禮 的 時 間 安 排 , 整 個 哀 悼 期 為 九 日 , 而 葬 禮 則 會 在 死 後 的 第 四 至 六 日 舉 行 , 現 已 訂 於 四 月 八 日 舉 殯 。

此 外 , 樞 機 也 會 訂 出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的 舉 行 日 期 。 在 這 期 間 , 樞 機 可 彼 此 商 談 有 關 選 舉 事 宜 。 但 樞 機 不 可 結 盟 或 協 議 向 某 一 候 選 人 投 票 , 所 有 樞 機 需 宣 誓 對 秘 密 會 議 的 所 有 內 容 永 久 保 密 。

有 投 票 權 的 樞 機 會 在 教 宗 死 後 的 十 五 至 二 十 日 內 召 開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2005 年 4 月 10 日

 


過去的選舉教宗會議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離 世 , 信 徒 在 哀 悼 若 望 保 祿 的 同 時 , 教 廷 亦 著 手 籌 辦 教 宗 的 葬 禮 , 然 後 就 是 召 開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回 看 過 去 歷 史 , 可 見 過 去 幾 位 教 宗 , 都 是 在 前 任 教 宗 去 世 後 短 時 間 內 獲 選 及 就 職 的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卒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六 月 三 日 , 葬 禮 於 六 月 六 日 舉 行 。 選 舉 繼 任 人 的 會 議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六 月 十 九 日 開 始 , 歷 時 兩 天 , 於 六 月 廿 一 日 選 出 保 祿 六 世 。 他 在 一 九 六 三 年 六 月 三 十 日 就 職 。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卒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八 月 六 日 , 葬 禮 於 八 月 十 二 日 舉 行 。 選 舉 繼 任 人 的 會 議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八 月 廿 五 日 開 始 。 翌 日 , 即 八 月 廿 六 日 , 眾 樞 機 選 出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 他 在 一 九 七 八 年 九 月 三 日 就 職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九 月 廿 八 日 逝 世 , 在 位 時 間 不 足 一 個 月 。 他 的 葬 禮 於 十 月 四 日 舉 行 , 選 舉 繼 任 人 的 會 議 於 十 月 十 五 日 開 始 , 眾 樞 機 在 翌 日 的 投 票 中 選 出 卡 洛 爾•沃 蒂 拉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就 職 。
2005 年 4 月 10 日

 


新教宗投票樞機
所屬地區歷來最廣泛

在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下 葬 後 召 開 的 樞 機 團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相 信 是 歷 來 最 大 規 模 的 , 參 選 的 樞 機 來 自 全 球 多 個 地 區 。

有 份 投 票 選 出 教 宗 的 樞 機 , 必 須 未 滿 八 十 歲 , 因 此 目 前 (至 四 月 二 日) 共 有 一 百 一 十 七 名 樞 機 符 合 資 格 。 他 們 來 自 五 十 三 個 地 方 , 大 部 份 都 在 世 界 各 地 的 總 教 區 擔 任 主 教 。

這 些 樞 機 的 平 均 年 齡 為 七 十 一 歲 零 七 個 月 , 較 一 九 七 八 年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的 參 選 者 平 均 年 齡 大 四 歲 。

最 年 長 的 投 票 人 是 意 大 利 的 慈 樞 機 (Marco Ce) , 他 是 威 尼 斯 榮 休 宗 主 教 , 將 於 七 月 年 滿 八 十 歲 ; 最 年 輕 的 則 是 五 十 二 歲 匈 牙 利 布 達 佩 斯 的 厄 爾 多 樞 機 (Peter Erdo)

除 了 三 位 , 所 有 合 乎 投 票 年 齡 的 樞 機 均 由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委 任 , 他 們 是 : 美 國 的 鮑 姆 樞 機 (William W. Baum)、 德 國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及 菲 律 賓 的 辛 海 綿 樞 機 。 只 有 他 們 三 位 曾 參 加 過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就 地 區 分 布 而 言 , 自 一 九 七 八 年 後 ,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投 票 人 所 屬 的 地 區 日 益 多 元 化 , 但 仍 以 歐 洲 國 家 為 主 , 共 有 五 十 八 位 樞 機 , 在 合 乎 投 票 年 齡 的 樞 機 中 佔 近 半 數 , 其 中 四 十 六 位 來 自 西 歐 , 十 二 位 來 自 東 歐 。

參 選 樞 機 當 中 , 有 廿 一 位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 佔 總 人 數 的 百 分 之 十 八 ; 十 四 位 來 自 北 美 洲 , 佔 百 分 之 十 二 ; 來 自 非 洲 及 亞 洲 的 , 各 有 十 一 位 , 各 佔 總 人 數 的 百 分 之 九 ; 大 洋 洲 有 兩 位 合 乎 投 票 年 齡 的 樞 機 , 佔 總 人 數 的 百 分 之 一 點 七 。

就 國 家 分 布 而 言 , 二 十 位 來 自 意 大 利 , 十 一 位 來 自 美 國 , 德 國 及 西 班 牙 各 有 六 位 , 法 國 五 位 , 巴 西 及 墨 西 哥 各 有 四 位 ; 另 有 四 個 國 家 , 包 括 加 拿 大 , 各 有 三 位 樞 機 參 選 。

一 九 七 八 年 的 教 宗 選 舉 有 廿 六 位 意 大 利 籍 的 投 票 樞 機 , 但 此 後 意 大 利 籍 參 選 樞 機 人 數 下 降 , 當 年 意 大 利 樞 機 佔 會 議 投 票 人 的 百 分 之 廿 三 , 但 目 前 只 佔 百 分 之 十 七 ; 在 一 九 六 三 年 及 一 九 五 八 年 舉 行 的 秘 密 會 議 , 意 大 利 樞 機 更 佔 總 投 票 人 數 的 百 分 之 三 十 。

就 影 響 力 而 言 , 隸 屬 同 一 單 位 的 樞 機 以 羅 馬 教 廷 佔 最 多 , 共 有 廿 八 名 成 員 參 加 會 議 , 佔 總 人 數 的 百 分 之 廿 四 。

合 乎 投 票 年 齡 的 樞 機 當 中 , 有 二 十 位 修 會 成 員 , 包 括 四 位 方 濟 會 士 、 三 位 耶 穌 會 士 及 三 位 慈 幼 會 士 。 另 外 有 兩 位 主 業 會 成 員 有 權 投 票 。
2005 年 4 月 10 日

 

若望保祿二世歸天和中梵關係
陳日君主教

我 想 所 有 曾 有 福 見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親 他 的 手 、 當 面 問 候 他 的 華 裔 教 友 都 能 作 證 : 教 宗 會 很 親 切 地 說 「我 每 天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在 追 悼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時 , 我 說 過 「他 的 一 個 遺 憾 應 該 是 未 能 踏 足 中 華 大 地 , 連 爭 取 來 港 也 沒 有 成 功」 。 湯 主 教 和 我 被 祝 聖 為 主 教 後 , 蒙 若 望 保 祿 接 見 時 , 他 像 一 個 小 孩 子 向 媽 媽 要 甚 麼 似 的 說 : 「我 想 去 中 國 , 我 想 去 中 國」 , 使 我 們 非 常 感 動 。 在 記 者 招 待 會 上 我 補 充 說 : 在 爭 取 教 宗 來 港 事 上 當 時 的 政 務 司 陳 方 安 生 女 士 也 作 出 了 很 大 的 努 力 , 但 中 央 的 答 覆 是 : 在 中 梵 沒 有 邦 交 的 情 形 下 不 宜 讓 教 宗 訪 港 。

有 記 者 就 問 起 現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 即 將 有 一 位 新 的 教 宗 , 對 於 中 梵 建 交 是 否 會 有 一 個 什 麼 不 同 的 局 面 , 我 的 答 案 是 , 客 觀 說 不 會 有 什 麼 不 同 , 因 為 聖 座 這 方 面 的 政 策 已 很 確 定 , 不 會 因 教 宗 是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或 是 任 何 一 位 他 的 繼 承 人 , 而 有 所 改 變 , 那 就 是 教 廷 渴 望 中 梵 早 日 建 交 , 可 惜 的 是 這 幾 年 中 方 看 來 沒 有 興 趣 談 判 。

聖 座 急 於 推 進 談 判 、 甚 至 講 過 一 些 很 誇 張 的 話 , 如 國 務 卿 索 達 諾 樞 機 在 一 九 九 九 年 二 月 十 一 日 說 了 「我 們 在 台 北 的 大 使 館 就 是 在 中 國 的 大 使 館 , 如 果 北 京 同 意 的 話 , 我 們 馬 上 可 以 把 它 移 到 北 京 去 , 不 要 說 明 天 , 就 算 今 天 也 可 以 」 。 這 講 話 對 台 灣 很 不 尊 重 , 我 也 公 開 批 評 過 , 但 同 時 也 可 能 誤 導 了 中 國 政 府 , 讓 他 們 以 為 梵 蒂 岡 準 備 投 降 了 , 一 時 在 國 內 盛 傳 建 交 在 即 。 當 他 們 發 覺 梵 蒂 岡 並 沒 有 準 備 投 降 時 , 一 切 都 停 頓 下 來 了 。

這 幾 天 在 教 宗 病 危 時 和 離 世 後 , 北 京 說 了 一 些 比 較 友 善 的 話 , 使 我 們 對 建 交 的 事 又 樂 觀 起 來 了 。 但 中 方 發 言 人 在 慰 問 及 讚 許 教 宗 時 又 提 了 那 兩 個 所 謂 建 交 條 件 。 () 和 台 灣 斷 交 , () 不 要 干 涉 , 甚 至 也 不 要 以 宗 教 事 務 的 藉 口 干 涉 中 國 內 政 。 當 然 在 沒 有 談 判 而 達 成 共 識 前 我 們 沒 有 理 由 期 待 中 方 改 變 講 法 。 但 大 家 知 道 問 題 並 不 在 第 一 點 而 是 在 第 二 點 。

要 宗 座 和 台 灣 斷 交 本 是 個 難 題 , 在 歷 史 上 宗 座 從 沒 有 單 方 面 間 斷 和 任 何 國 家 的 邦 交 , 尤 其 是 大 家 要 記 得 目 下 的 情 形 是 北 京 逼 出 來 的 , 是 他 們 那 時 軀 逐 了 教 廷 大 使 , 大 使 館 才 搬 去 了 台 灣 , 何 況 那 時 聯 合 國 也 承 認 台 灣 的 政 府 。 但 上 面 教 廷 國 務 卿 的 話 讓 我 們 知 道 教 廷 已 準 備 放 棄 台 灣 而 和 北 京 建 交 , 這 是 大 家 早 聽 過 的 新 聞 , 我 不 明 白 為 什 麼 這 幾 天 記 者 們 都 說 得 好 像 我 「爆 了 什 麼 料」 揭 示 了 甚 麼 秘 密 。

聖 座 作 出 這 痛 苦 的 決 定 的 理 由 , 台 灣 的 主 教 們 也 很 理 解 而 接 受 了 : 如 果 教 廷 不 和 北 京 建 交 , 國 內 地 上 地 下 的 教 友 都 不 能 過 正 常 的 宗 教 生 活 , 為 使 他 們 能 過 正 常 的 宗 教 生 活 , 只 能 放 棄 和 台 灣 的 邦 交 , 而 和 北 京 建 交 。 連 台 灣 政 府 裡 也 有 人 同 情 教 廷 , 教 廷 相 信 這 不 會 使 台 灣 政 府 因 此 取 消 天 主 教 的 宗 教 的 自 由 。

我 們 教 區 三 位 副 主 教 在 回 歸 前 官 式 訪 問 北 京 統 戰 部 時 , 那 時 的 副 部 長 提 起 這 個 條 件 , 而 我 說 了 這 個 不 是 問 題 , 他 馬 上 再 沒 有 講 下 去 而 把 話 題 轉 到 第 二 個 條 件 了 。

當 時 , 如 果 北 京 要 教 廷 在 談 判 前 、 也 就 是 北 京 並 沒 有 保 證 國 內 的 天 主 教 能 正 常 化 之 前 就 先 放 棄 台 灣 , 那 是 不 合 理 的 。

至 於 第 二 個 條 件 也 就 是 關 於 教 宗 任 命 主 教 的 事 , 說 這 是 干 涉 國 家 內 政 當 然 是 一 個 誤 會 。 任 命 主 教 是 教 宗 的 牧 職 責 任 , 純 屬 宗 教 性 的 , 世 界 上 大 國 家 都 接 受 , 並 不 以 為 這 有 損 國 家 尊 嚴 。 (跨 國 際 公 司 在 國 內 的 經 理 難 道 是 北 京 任 命 的 嗎) 一 些 過 去 要 求 對 這 事 能 參 與 的 政 府 也 放 棄 了 那 些 特 權 。 當 然 在 中 國 對 教 廷 還 沒 有 全 面 信 任 的 情 形 下 , 教 廷 一 定 會 接 受 北 京 某 程 度 的 參 與 , 北 京 是 知 道 的 , 所 以 問 題 不 是 不 能 解 決 的 。 有 人 問 : 是 越 南 模 式 嗎 ? 是 古 巴 模 式 嗎 ? 我 不 知 道 是 否 有 所 謂 越 南 模 式 , 古 巴 模 式 , 但 方 式 肯 定 是 可 以 找 到 的 。

本 月 三 日 晚 上 在 電 視 上 聽 到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劉 栢 年 先 生 接 受 訪 問 時 講 了 一 些 話 , 本 人 絕 不 同 意 。 他 說 香 港 陳 主 教 不 了 解 中 國 在 促 進 與 教 廷 建 交 上 作 了 多 少 努 力 , 我 倒 希 望 我 能 和 他 公 開 澄 清 一 些 事 實 。 他 又 說 要 我 勸 勸 梵 蒂 岡 某 些 「保 守 勢 力」 不 要 阻 礙 建 交 的 好 事 。 難 道 劉 先 生 真 不 了 解 梵 蒂 岡 的 事 , 說 梵 蒂 岡 有 什 麼 保 守 勢 力 那 是 停 留 在 多 年 前 的 歷 史 裡 了 。 暗 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聽 了 保 守 分 子 或 甚 至 他 自 己 保 守 , 那 是 對 已 故 教 宗 的 不 公 不 敬 。

我 怕 劉 先 生 這 類 信 徒 才 是 國 內 的 保 守 勢 力 , 我 明 白 他 從 來 沒 有 幫 助 中 央 領 導 了 解 教 宗 的 牧 職 責 任 。 當 然 這 也 可 以 了 解 , 因 為 中 梵 建 交 後 , 他 再 也 不 能 抓 全 權 跨 過 主 教 們 管 理 國 內 的 教 會 。

我 看 我 們 兩 人 都 已 上 了 年 紀 , 在 該 向 天 主 交 代 前 讓 我 們 放 下 個 人 的 利 益 , 為 教 會 , 為 國 家 做 些 有 益 的 事 吧 。
2005 年 4 月 10 日



戰士,善牧,天主的人
陳日君主教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四 月 四 日 晚 舉 行 悼 念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彌 撒 , 陳 日 君 主 教 當 晚 講 道 如 下 :

今 晚 是 我 們 教 區 得 到 教 宗 駕 崩 的 噩 耗 後 第 一 次 教 區 性 的 追 悼 彌 撒 , 照 慣 例 在 教 宗 遺 體 下 葬 前 會 有 更 隆 重 的 禮 儀 , 所 以 今 晚 的 彌 撒 程 序 比 較 簡 單 , 本 人 的 講 道 也 想 集 中 於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牧 者 的 身 份 及 他 牧 民 愛 德 的 動 力 來 源 。

從 第 一 篇 讀 經 我 們 可 以 感 受 到 保 祿 宗 徒 那 爽 直 的 氣 魄 , 他 毫 不 客 氣 的 自 我 介 紹 , 他 的 話 很 適 宜 用 來 描 寫 我 們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他 真 是 一 位 戰 士 , 一 位 競 賽 者 , 他 保 持 了 信 仰 , 維 護 了 真 理 , 不 怕 反 潮 流 , 不 怕 得 罪 權 貴 。 不 贊 同 他 的 人 也 會 欽 佩 他 的 勇 氣 、 他 的 毅 力 ; 他 不 遺 餘 力 為 正 義 和 平 呼 喊 、 奔 波 、 以 和 平 的 方 式 向 不 公 義 抗 議 , 為 全 世 界 人 民 爭 取 一 個 以 公 義 為 基 礎 的 和 平 。 關 於 這 一 切 , 這 幾 天 我 們 在 傳 媒 的 報 告 中 也 能 找 出 不 少 資 料 。 但 我 們 天 主 教 信 徒 知 道 教 宗 做 了 這 一 切 都 是 因 為 上 主 委 託 了 他 牧 養 祂 的 羊 群 。

教 宗 為 親 近 他 的 羊 群 不 辭 勞 苦 , 可 以 說 能 夠 的 , 他 就 親 往 世 界 每 個 角 落 去 安 撫 他 的 羊 , 讓 那 些 絕 對 沒 有 能 力 去 羅 馬 拜 見 他 的 無 數 教 民 可 以 體 驗 到 他 是 多 麼 關 愛 他 們 , 直 至 他 已 筋 疲 力 盡 還 要 拖 著 他 那 已 消 耗 透 支 的 肉 驅 進 行 他 的 牧 民 探 訪 。 教 宗 當 然 不 可 能 真 正 探 望 到 全 球 每 個 教 友 (我 們 中 一 定 也 有 不 少 教 友 未 有 福 氣 親 睹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風 采) , 但 靠 傳 媒 的 進 步 , 人 人 都 見 過 他 的 慈 容 , 聽 過 他 的 訓 誨 。

宗 徒 們 那 時 決 定 把 一 些 庶 務 交 付 給 執 事 是 為 了 能 「專 務 祈 禱 , 並 為 真 道 服 役」。

教 宗 為 真 道 的 服 役 , 有 目 共 睹 。 教 宗 的 通 諭 、 牧 函 、 勸 諭 陸 續 把 信 仰 的 糧 食 給 我 們 分 享 , 這 一 切 是 若 望 保 祿 留 給 我 們 最 寶 貴 的 精 神 財 富 , 讓 我 們 珍 惜 , 願 我 們 善 用 。 (其 中 有 一 本 小 小 的 「帶 來 救 恩 的 痛 苦」 , 在 亞 洲 海 嘯 大 災 難 之 後 , 在 我 們 見 證 教 宗 的 病 痛 後 , 這 本 小 冊 子 是 最 好 的 默 想 資 料 , 台 灣 教 會 當 局 答 應 給 我 們 版 權 重 印 , 在 不 久 的 將 來 我 會 贈 送 給 每 位 主 日 去 堂 區 參 與 彌 撒 的 教 友)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戰 士 , 是 牧 者 , 但 他 更 是 天 主 的 人 , 他 的 動 力 來 自 他 的 祈 禱 。 教 宗 在 「我 要 給 你 們 牧 者」 的 勸 諭 裡 說 : 司 鐸 乃 天 主 的 人 , 屬 於 天 主 者 , 使 人 想 起 天 主 的 人 。 他 該 成 為 一 個 「仁 慈 和 忠 信 的 大 司 祭」 (希 二:17) 。 信 徒 在 他 身 上 不 僅 可 以 找 到 一 個 歡 迎 他 們 , 喜 歡 聆 聽 他 們 並 對 他 們 表 示 真 正 興 趣 的 人 , 更 重 要 的 , 是 一 個 幫 助 他 們 轉 向 天 主 的 人 , 幫 助 他 們 提 昇 到 天 主 面 前 的 人 。 司 鐸 應 學 習 與 天 主 有 極 深 的 親 情 。

最 基 本 的 祈 禱 方 法 也 正 是 教 宗 最 近 特 別 囑 咐 我 們 的 : 念 玫 瑰 經 和 聖 母 一 起 瞻 仰 主 的 聖 容 及 恭 敬 聖 體 裡 的 耶 穌 。

有 一 位 神 長 曾 參 與 奉 獻 生 活 聖 部 的 會 議 , 教 宗 偶 然 行 過 門 口 , 問 他 們 : 你 們 討 論 著 甚 麼 題 目 ? 他 們 說 「祈 禱」 。 教 宗 說 : 過 奉 獻 生 活 的 人 的 祈 禱 不 但 要 好 , 也 要 多 。 聽 來 很 保 守 , 但 這 就 是 教 宗 成 功 的 秘 訣 。

一 位 曾 服 侍 教 宗 八 年 的 越 籍 秘 書 說 他 每 天 五 時 半 起 身 , 然 後 在 他 的 小 堂 祈 禱 直 至 七 時 開 始 彌 撒 聖 祭 , 晚 上 睡 覺 前 他 又 會 在 小 堂 祈 禱 。

我 有 一 位 會 友 在 馬 尼 拉 教 廷 大 使 館 做 雜 役 , 教 宗 訪 問 菲 律 賓 時 住 在 那 裡 , 他 說 : 早 上 天 還 未 亮 , 人 都 還 未 起 床 , 教 宗 幾 乎 好 像 偷 偷 地 入 小 堂 , 燈 也 不 開 在 那 裡 做 一 個 小 時 祈 禱 ; 晚 上 人 人 都 入 房 了 , 他 又 靜 靜 地 溜 入 小 堂 , 燈 也 不 開 又 作 一 小 時 祈 禱 。 就 是 這 祈 禱 使 他 在 工 作 時 , 接 待 任 何 人 時 , 似 乎 常 和 天 上 有 直 通 電 話 。

在 這 漫 長 的 祈 禱 裡 若 望 保 祿 究 竟 會 對 主 說 些 甚 麼 ? 我 想 大 概 是 : 「主 , 祢 知 道 我 愛 祢」。

我 們 今 晚 在 這 裡 感 謝 上 主 , 祂 賜 給 了 我 們 這 位 戰 士 , 這 位 善 牧 , 這 位 天 人 的 中 保 。
2005 年 4 月 10 日

 

教宗八一年遇刺案
據稱涉及蘇聯國安會

意 大 利 傳 媒 三 月 底 引 述 前 東 德 特 工 的 資 料 稱 , 一 九 八 一 年 槍 擊 教 宗 事 件 , 是 由 蘇 聯 國 安 會 策 劃 的 。

三 月 底 , 意 大 利 和 國 際 報 紙 又 在 頭 版 報 導 一 九 八 一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遇 刺 的 事 件 , 指 出 事 件 的 底 細 有 新 的 證 據 。 根 據 新 資 料 判 斷 , 昔 日 所 推 論 的 「保 加 利 亞 線 索」 當 屬 可 靠 ── 由 蘇 聯 國 家 安 全 委 員 會 (KGB) 指 使 , 保 加 利 亞 特 工 當 局 負 責 。 無 論 如 何 , 這 個 案 件 至 今 尚 未 有 定 論 。

有 關 「保 加 利 亞 線 索」 的 最 新 揭 露 , 來 自 前 東 德 情 報 機 構 的 檔 案 資 料 , 這 些 資 料 已 在 二 0 0 二 年 由 現 今 的 德 國 政 府 送 交 保 加 利 亞 政 府 。

當 時 行 刺 的 兇 手 , 土 耳 其 人 阿 里 . 阿 恰 , 已 在 一 九 八 二 年 被 意 大 利 司 法 當 局 判 處 無 期 徒 刑 。 公 元 二 0 0 0 年 , 阿 里 . 阿 恰 獲 遣 送 回 土 耳 其 監 獄 繼 續 服 刑 至 今 。

關 於 這 項 至 今 仍 然 不 完 全 清 楚 的 行 刺 案 , 梵 蒂 岡 電 台 訪 問 了 教 廷 樞 機 圖 奇 (Roberto Tucci)

問 : 梵 蒂 岡 對 新 聞 界 的 報 導 , 有 何 反 應 ?

答 : 我 想 事 情 已 經 很 清 楚 , 這 就 是 說 向 來 許 多 方 面 , 不 論 是 法 官 或 研 究 當 代 史 的 學 者 , 他 們 對 「保 加 利 亞 線 索」 的 猜 測 是 有 根 據 的 。

問 : 教 宗 本 人 對 這 項 陰 謀 說 了 些 什 麼 ?

答 : 教 宗 對 行 刺 陰 謀 背 後 的 籌 劃 元 兇 是 誰 , 一 直 很 謹 慎 。 他 幾 乎 從 來 不 明 顯 的 談 這 件 事 , 只 有 在 他 新 近 出 版 的 《記 憶 與 真 相》 這 本 新 書 中 有 所 涉 及 。 他 在 書 中 談 到 他 前 往 監 獄 和 阿 里 晤 談 的 事 說 : 「阿 里 . 阿 恰 知 道 如 何 開 槍 射 擊 , 所 以 他 下 手 一 定 是 要 擊 中 目 標 。 只 不 過 是 好 像 有 人 在 引 導 子 彈 , 使 之 偏 離 目 標」 。 教 宗 在 書 中 另 一 處 又 說 : 開 槍 的 手 是 一 件 事 , 指 使 開 槍 的 手 又 是 另 一 件 事 。 這 就 清 楚 的 表 示 , 在 謀 刺 行 動 之 後 是 有 個 組 織 在 籌 劃 的 。

問 : 圖 奇 樞 機 , 今 天 上 午 的 “共 和 國 日 報” 談 到 阿 里.阿 恰 可 能 會 出 一 本 揭 露 內 情 的 新 書 , 他 還 聲 明 說 他 在 梵 蒂 岡 有 同 謀 。 您 聽 過 這 樣 的 消 息 嗎 ?

答 : 我 相 這 是 個 大 謊 言 。 無 論 如 何 , 與 其 說 阿 里 是 個 揭 露 內 幕 的 人 , 不 如 說 他 是 個 引 入 歧 途 的 人 。 教 宗 在 方 才 提 到 的 那 本 書 中 也 說 : 「就 如 大 家 所 說 的 , 阿 里 是 個 職 業 兇 手 。 這 意 味 著 行 刺 不 出 於 他 個 人 的 意 思 , 而 是 有 別 人 為 他 設 計 , 有 其 他 的 人 委 託 他 執 行 這 件 事」 。 今 天 , 東 德 共 產 黨 秘 密 警 察 機 構 檔 案 文 件 曝 光 , 其 中 最 有 意 思 的 是 確 實 知 道 到 底 當 時 莫 斯 科 最 高 階 層 有 沒 有 做 行 刺 的 決 定 。 接 著 是 行 刺 的 行 動 交 由 保 加 利 亞 來 策 劃 , 而 保 加 利 亞 則 招 募 一 個 如 阿 里 的 人 來 執 行 。 這 個 人 在 行 刺 行 動 上 不 但 與 政 治 有 密 切 關 係 , 也 很 可 能 與 宗 教 有 瓜 葛 , 因 為 阿 里 來 自 「灰 狼」 組 織 , 這 個 組 織 是 個 宗 教 極 端 團 體 。 阿 里 被 徵 用 , 東 德 共 產 黨 情 報 機 構 必 須 為 他 做 掩 護 , 製 造 假 消 息 , 設 法 大 力 阻 止 人 們 猜 測 阿 里 行 刺 背 後 的 可 疑 線 索 。
2005 年 4 月 10 日

 

聖座關懷弱小遺愛人間
師生齊聲哀悼痛失慈父

「愛 會 改 造 心 靈 , 為 世 界 帶 來 和 平」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縱 使 晚 年 被 百 病 纏 身 , 但 仍 無 時 無 刻 履 行 牧 者 的 使 命 , 向 全 世 界 傳 頌 福 音 , 宣 揚 和 平 。 有 受 訪 學 生 讚 揚 教 宗 具 有 耶 穌 風 範 , 對 他 的 離 世 感 到 惋 惜 。 有 學 校 指 會 藉 教 宗 事 蹟 , 與 學 生 反 思 生 命 的 意 義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香 港 時 間 四 月 三 日 清 晨 病 逝 , 享 年 八 十 四 歲 。 他 在 任 廿 六 年 多 , 有 一 百 一 十 一 次 出 訪 記 錄 , 走 訪 過 全 球 一 百 廿 九 個 國 家 , 對 無 法 踏 足 中 國 的 國 土 感 遺 憾 。 教 宗 一 生 的 工 作 讓 香 港 學 生 留 下 深 刻 難 忘 的 印 象 , 被 他 熱 愛 和 平 、 勇 於 面 對 逆 境 、 關 懷 弱 小 的 態 度 所 感 動 。 多 名 信 奉 天 主 教 的 學 生 四 月 三 日 表 示 , 在 教 宗 病 危 時 曾 為 他 不 斷 祈 禱 , 得 悉 他 主 懷 安 息 後 感 到 十 分 難 過 。

香 港 仔 工 業 中 學 中 四 生 古 耀 榮 , 是 校 內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讀 經 組 的 成 員 。 他 對 教 宗 離 世 感 到 十 分 可 惜 。 「教 宗 有 基 督 的 風 範 , 願 意 侍 候 天 主 直 至 離 世」 。 他 說 。 在 屯 門 贖 世 主 堂 擔 任 輔 祭 的 中 三 生 鄭 鍵 義 , 對 教 宗 逝 世 感 到 矛 盾 。 「得 知 他 患 上 柏 金 遜 症 仍 堅 持 處 理 牧 職 , 我 想 過 他 返 回 天 主 身 邊 會 更 好 。 現 在 他 離 開 了 , 我 又 不 捨 , 難 忘 他 對 世 人 的 愛」 。 鄭 同 學 說 。

高 主 教 書 院 應 屆 會 考 生 梁 岳 森 與 麥 淦 文 , 在 四 月 四 日 回 校 核 對 試 卷 當 天 , 抽 空 到 主 教 座 堂 向 教 宗 致 敬 。 「他 是 難 得 的 偉 大 領 袖 , 在 現 今 混 亂 世 界 為 人 伸 張 正 義 與 和 平 , 一 生 幫 助 弱 勢」。

「他 是 個 有 尊 嚴 而 慈 祥 的 牧 者」 。 念 小 六 的 陳 家 鈺 說 , 早 前 教 宗 病 危 時 曾 渴 望 到 梵 蒂 岡 為 他 祈 禱 。 如 今 教 宗 過 世 , 她 說 : 「希 望 天 堂 有 一 個 重 要 的 位 置 給 他 安 坐」 。 同 在 贖 世 主 堂 當 輔 祭 的 小 六 生 楊 天 偉 和 胡 智 皓 , 希 望 教 宗 可 以 安 息 。

教 宗 的 離 世 讓 受 訪 學 生 感 到 傷 心 , 也 看 見 生 命 的 可 貴 。 天 主 教 崇 德 英 文 書 院 天 主 教 同 學 組 文 書 何 思 聰 表 示 , 教 宗 的 事 蹟 讓 她 明 白 為 人 設 想 的 道 理 。 該 會 幹 事 李 國 賢 說 : 「我 們 要 珍 惜 幫 助 別 人 的 時 間 , 也 希 望 教 宗 在 天 國 繼 續 幫 助 人」。

學校藉教宗行實讓學生反思
天 主 教 教 育 委 員 會 主 席 胡 路 明 四 月 四 日 表 示 , 教 宗 是 偉 大 的 教 育 家 , 影 響 基 督 徒 對 人 權 、 正 義 的 價 值 觀 。 她 期 望 學 校 把 教 宗 的 生 平 事 蹟 當 作 教 材 , 讓 師 長 、 學 生 從 中 學 習 , 並 舉 行 祈 禱 會 。

聖 母 無 玷 聖 心 書 院 校 監 兼 校 長 鍾 妙 嫦 修 女 四 月 四 日 表 示 , 該 校 即 日 在 校 內 張 貼 有 關 教 宗 的 報 導 , 讓 學 生 了 解 他 的 行 實 , 又 製 作 展 板 讓 學 生 祈 禱 , 並 整 個 星 期 在 午 飯 時 於 校 內 公 眾 地 方 誦 念 玫 瑰 經 , 向 教 宗 悼 念 和 奉 獻 。 鍾 修 女 是 天 主 教 修 會 學 校 聯 會 的 主 席 , 她 建 議 所 有 修 會 學 校 , 於 四 月 八 日 (教 宗 舉 殯 當 天) 向 教 宗 下 半 旗 致 哀 , 並 鼓 勵 各 校 為 教 宗 默 哀 和 祈 禱 。

鍾 修 女 又 說 , 當 日 在 早 會 與 學 生 分 享 兩 次 到 梵 蒂 岡 朝 聖 時 遇 見 教 宗 的 經 歷 , 鼓 勵 他 們 學 習 其 豁 達 、 慈 愛 的 個 性 , 以 及 盡 力 履 行 牧 者 之 職 的 行 實 。 「他 親 身 前 往 各 地 , 關 愛 各 地 子 民 , 亦 提 醒 當 地 政 府 重 視 人 民」。

順 利 天 主 教 中 學 校 長 康 文 海 為 教 宗 逝 世 感 到 心 痛 及 不 捨 。 「教 宗 臨 終 時 的 表 現 是 勇 者 的 行 為 , 他 積 極 面 對 死 亡 , 表 現 超 脫」 。 他 又 說 , 教 宗 真 正 活 出 基 督 的 教 訓 , 但 世 人 在 面 對 痛 苦 時 , 能 否 完 全 落 實 天 主 的 旨 意 卻 是 疑 問 。 該 校 四 月 四 日 舉 行 默 哀 。

天 主 教 崇 德 英 文 書 院 校 長 黃 秉 坤 說 , 教 宗 的 逝 世 對 教 廷 來 說 甚 為 可 惜 , 他 亦 覺 得 難 過 。 「教 宗 是 一 位 好 牧 者 , 也 是 一 位 偉 大 的 領 袖」 。 他 期 望 教 宗 在 天 主 身 旁 好 好 休 息 , 在 天 國 延 續 他 追 求 和 平 的 理 想 。 該 校 宗 教 科 老 師 會 與 學 生 進 行 討 論 、 反 思 。

喇 沙 書 院 在 四 月 六 日 假 期 後 開 課 當 日 , 舉 行 悼 念 彌 撒 及 設 置 展 板 。 該 校 牧 民 助 理 謝 義 德 , 期 望 學 生 反 思 教 宗 得 到 世 人 尊 崇 , 是 因 為 其 宗 教 領 袖 的 身 份 , 或 是 與 其 言 行 有 關 。 「很 懷 念 和 感 激 教 宗 , 相 信 他 已 回 到 天 主 的 身 邊」 。 他 說 。

慈 雲 山 天 主 教 小 學 校 長 馮 玉 貞 四 月 四 日 向 學 生 講 出 教 宗 逝 世 的 消 息 , 高 小 學 生 表 現 悲 傷 。 她 說 會 藉 心 意 卡 等 活 動 , 讓 學 生 更 了 解 教 宗 的 生 平 行 實 , 學 習 他 追 求 愛 與 和 平 的 精 神 。 該 校 牧 民 助 理 羅 澳 寶 從 教 宗 身 上 , 看 到 愛 及 寬 恕 。 「教 宗 原 諒 行 剌 他 的 人 ; 在 臨 終 時 仍 關 心 我 們 , 仿 如 一 位 慈 父 , 自 己 更 會 以 『愛』 為 天 主 服 務」。
2005 年 4 月 10 日

 


愛護青年的教宗

在 位 長 達 廿 六 年 , 足 蹟 遍 布 天 下 的 教 宗 贏 得 世 人 的 愛 戴 , 當 中 包 括 很 多 年 輕 人 。 教 宗 早 於 一 九 八 三 年 構 思 一 個 新 念 頭 ──「青 年 在 教 會」 , 其 後 演 變 為 世 界 青 年 節 , 由 一 九 八 三 年 起 , 定 期 每 兩 年 在 世 界 各 地 不 同 城 市 舉 行 , 讓 普 世 不 同 國 籍 、 種 族 的 年 輕 人 聚 首 一 堂 , 而 教 宗 更 身 體 力 行 , 從 不 缺 席 每 次 聚 會 。 二 0 0 二 年 , 縱 使 教 宗 體 力 大 不 如 前 , 仍 然 躬 親 前 往 多 倫 多 , 出 席 上 屆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 充 分 流 露 出 聖 父 無 窮 的 慈 愛 。

今 日 , 我 們 可 敬 的 聖 父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已 完 成 在 世 任 務 榮 返 天 鄉 , 讓 我 們 一 眾 年 輕 人 , 懷 著 無 限 的 孝 思 , 祝 願 教 宗 在 天 國 永 享 福 樂 。
2005 年 4 月 10 日

 


「天父家窗前的教宗,
請求你降福給我們!」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葬 禮 上 , 主 禮 人 、 樞 機 院 院 長 拉 辛 格 樞 機 (J. Ratzinger) 讚 揚 教 宗 為 人 類 大 家 庭 的 奉 獻 , 他 請 求 「在 天 父 家 窗 前」 的 若 望 保 祿 降 福 世 人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殯 葬 禮 於 四 月 八 日 上 午 十 時 開 始 (本 港 時 間 同 日 下 午 四 時) , 至 中 午 十 二 時 半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結 束 。

當 日 十 時 零 三 分 , 西 斯 汀 聖 堂 歌 詠 團 的 管 風 琴 開 始 奏 出 聖 樂 , 禮 儀 隊 伍 從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正 門 徐 徐 走 出 , 由 宗 座 禮 儀 總 管 馬 里 尼 總 主 教 (P. Marini) 帶 頭 , 在 他 後 面 是 由 十 二 人 抬 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靈 柩 。

這 時 , 歌 詠 團 唱 起 聖 詠 第 六 十 五 篇 《天 主 , 人 應 在 熙 雍 山 上 歌 詠 讚 美 你》 。 十 二 位 抬 靈 的 人 把 靈 柩 輕 輕 的 放 在 中 央 祭 台 前 , 四 周 沒 有 任 何 裝 飾 , 簡 樸 至 極 。 靈 柩 右 側 放 著 一 根 大 的 復 活 蠟 燭 , 一 位 襄 禮 神 父 把 一 本 紅 皮 福 音 書 攤 開 , 放 在 棺 木 上 , 書 卷 卻 隨 風 翻 吹 。

在 面 向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方 向 , 靈 柩 左 邊 是 教 宗 生 前 為 他 服 務 的 身 邊 近 人 和 全 球 各 宗 教 領 袖 , 右 邊 是 約 二 百 名 全 球 各 國 元 首 和 國 際 組 織 最 高 負 責 人 。 祭 台 後 方 大 殿 正 面 牆 下 則 分 兩 行 , 坐 著 約 一 百 六 十 位 樞 機 。

彌 撒 讀 經 一 取 自 宗 徒 大 事 錄 第 十 章 34 43 節 , 談 的 是 基 督 是 天 主 所 立 的 生 者 與 死 者 的 判 官 ; 答 唱 詠 是 聖 詠 第 廿 三 篇 《上 主 是 我 的 牧 者》 ; 第 二 篇 讀 經 取 自 斐 理 伯 人 書 第 三 章 20 節 至 第 四 章 第 1 節 , 談 的 是 基 督 將 改 變 信 徒 的 身 體 , 相 似 他 光 榮 的 身 體 ; 福 音 則 選 自 若 望 福 音 第 廿 一 章 9 15 節 , 談 的 是 耶 穌 要 伯 多 祿 宗 徒 跟 隨 他 。

彌 撒 講 道 中 , 主 祭 拉 辛 格 樞 機 先 講 述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的 簡 短 生 平 , 在 講 道 時 則 強 調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生 跟 隨 耶 穌 基 督 。 他 說 : 「教 宗 當 神 父 後 , 徹 底 成 為 司 鐸 , 因 為 他 為 了 他 的 羊 群 , 為 了 人 類 大 家 庭 , 把 自 己 的 生 命 奉 獻 給 天 主 , 每 日 為 教 會 服 務 , 在 他 生 命 中 最 後 幾 個 月 的 艱 難 考 驗 時 期 尤 其 如 此」。

「熱 愛 基 督 是 教 宗 的 力 量 的 泉 源 , 凡 是 看 過 他 祈 禱 , 聽 過 他 講 道 的 人 , 都 知 道 這 點 。 就 因 為 他 深 深 地 植 根 在 基 督 心 中 , 所 以 他 能 夠 承 受 那 超 越 人 力 的 重 擔」 。 拉 辛 格 樞 機 又 說 : 「就 在 他 生 命 中 最 後 的 巴 斯 卦 主 日 , 已 經 滿 是 病 苦 的 他 , 仍 然 出 現 在 他 的 書 房 窗 口 , 祝 福 羅 馬 全 城 和 全 世 界 。 我 們 深 信 我 們 敬 愛 的 教 宗 現 在 已 經 在 天 父 之 家 的 窗 口 , 從 那 裡 看 著 我 們 , 降 福 我 們 。 是 的 , 聖 父 , 請 降 福 我 們 」。

葬 禮 彌 撒 結 束 後 進 行 告 別 儀 式 , 全 體 高 唱 諸 聖 禱 文 , 然 後 由 教 宗 的 羅 馬 副 主 教 魯 伊 尼 樞 機 (C. Ruini) 代 表 羅 馬 教 區 趨 前 向 教 宗 祈 禱 告 別 , 接 著 是 東 方 禮 節 全 體 宗 主 教 和 總 主 教 向 教 宗 告 別 。

在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的 葬 禮 前 , 教 宗 的 遺 體 安 放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棺 木 內 , 同 時 舉 行 了 簡 短 的 儀 式 。 教 宗 的 棺 木 是 用 普 通 的 柏 木 製 造 , 表 示 眾 僕 之 僕 的 貧 窮 尊 高 。 與 教 宗 陪 葬 的 , 是 他 擔 任 教 宗 職 務 的 幾 件 象 徵 性 物 件 : 一 個 裝 了 教 宗 紀 念 牌 口 袋 和 放 在 鉛 筒 內 的 一 張 羊 皮 紙 「公 證 書」 , 鉛 筒 的 口 被 封 住 。 在 宣 讀 公 證 書 、 在 場 的 樞 機 和 主 教 簽 字 後 , 教 宗 遺 體 臉 上 蓋 上 一 塊 白 色 絲 巾 , 表 示 天 主 的 光 線 照 耀 著 教 宗 的 面 容 。

緊 隨 著 四 月 八 日 的 隆 重 葬 禮 後 ,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的 九 日 喪 期 追 思 彌 撒 亦 告 展 開 , 從 四 月 九 日 至 十 六 日 ,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每 天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2005 年 4 月 17 日

 

樞機呼籲信眾
為選舉教宗祈禱

在 梵 蒂 岡 的 樞 機 呼 籲 信 徒 熱 心 祈 禱 , 祈 求 聖 神 光 照 選 舉 新 教 宗 的 樞 機 。

來 自 全 球 各 地 的 一 百 卅 四 位 樞 機 (當 中 只 有 八 十 歲 以 下 的 具 選 舉 資 格) , 四 月 十 一 日 在 梵 蒂 岡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大 廳 舉 行 第 七 次 會 議 , 與 會 樞 機 呼 籲 全 球 主 教 和 神 父 舉 行 彌 撒 時 , 使 用 羅 馬 彌 撒 經 本 裡 為 選 舉 新 教 宗 所 規 定 的 經 文 。 樞 機 再 次 激 勵 全 體 天 主 子 民 熱 心 祈 禱 , 使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的 準 備 工 作 得 以 順 利 進 行 , 並 求 天 主 聖 神 光 照 選 舉 新 任 教 宗 的 一 眾 樞 機 。

此 外 , 聖 座 新 聞 室 主 任 納 瓦 羅 博 士 稱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墓 寢 四 月 十 三 日 起 開 放 供 人 瞻 仰 憑 弔 ; 而 十 八 日 上 午 全 體 樞 機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舉 行 選 舉 新 教 宗 彌 撒 聖 祭 後 , 將 遊 行 前 往 大 殿 地 下 室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的 墳 墓 前 做 短 暫 祈 禱 。 當 日 稍 後 他 們 會 到 西 斯 汀 教 堂 進 行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2005 年 4 月 17 日

 

三百萬人羅馬悼教宗

羅 馬 市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葬 禮 後 公 布 相 關 資 料 , 表 示 有 三 百 萬 朝 聖 者 前 往 羅 馬 追 悼 教 宗 。

羅 馬 市 政 府 的 資 料 顯 示 , 約 有 廿 五 萬 人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和 廣 場 前 的 協 和 大 道 參 加 四 月 八 日 的 葬 禮 ; 約 有 一 百 四 十 萬 信 眾 前 往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瞻 仰 教 宗 遺 容 (每 小 時 有 二 萬 一 千 人 進 入 大 殿 , 憑 弔 者 平 均 要 輪 候 十 三 小 時) ; 近 九 千 名 警 察 和 保 安 人 員 協 助 維 持 市 內 秩 序 ; 一 萬 名 義 工 向 當 局 提 供 協 助 。

此 外 , 根 據 梵 蒂 岡 新 聞 室 四 月 十 二 日 公 布 的 資 料 , 有 六 千 多 個 傳 媒 機 構 前 往 梵 蒂 岡 , 報 導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葬 禮 ; 五 大 州 八 十 一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的 一 百 卅 七 間 電 視 網 絡 轉 播 了 葬 禮 實 況 (實 際 數 目 會 比 報 告 回 來 的 多) 。 梵 蒂 岡 電 台 用 了 七 種 語 言 現 場 直 播 了 教 宗 的 葬 禮 彌 撒 , 歐 洲 、 美 洲 幾 百 個 廣 播 電 台 與 梵 蒂 岡 電 台 作 了 廣 播 聯 繫 ; 僅 四 月 八 日 當 天 , 一 百 三 十 萬 人 瀏 覽 了 聖 座 的 電 腦 互 聯 網 , 收 看 教 宗 的 葬 禮 。
2005 年 4 月 17 日

 

香港信徒團體領袖
讚揚教宗工作突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牧 守 普 世 教 會 逾 廿 六 年 , 本 地 信 徒 領 袖 認 為 , 若 望 保 祿 在 不 同 範 疇 的 工 作 上 , 都 有 一 定 的 突 破 。

天 主 教 教 友 總 會 會 長 黎 育 輝 四 月 六 日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非 常 開 明 , 願 意 接 受 新 事 物」 。 她 說 , 天 主 教 會 在 若 望 保 祿 任 內 時 有 創 新 , 例 如 成 立 「教 會 與 體 育 部 門」 , 宗 座 平 信 徒 委 員 會 著 手 籌 辦 「國 際 在 職 青 年 論 壇」。

黎 氏 說 , 若 望 保 祿 貼 近 信 徒 , 例 如 讓 信 徒 以 電 子 郵 件 跟 他 通 訊 , 早 前 便 有 不 少 信 徒 , 教 宗 患 病 時 發 電 郵 問 候 他 。 她 說 , 教 宗 在 好 些 場 合 , 包 括 一 九 九 九 年 第 五 屆 東 亞 區 教 友 大 會 的 信 息 中 , 都 表 達 了 他 對 中 國 信 徒 的 關 懷 。

談 到 教 宗 對 信 徒 生 活 的 指 導 , 她 說 : 「教 宗 在 墮 胎 等 倫 理 問 題 上 , 抱 有 堅 定 立 場 , 讓 信 徒 清 楚 了 解 教 會 的 原 則」。

公 教 婚 姻 輔 導 會 總 幹 事 何 文 康 四 月 七 日 說 , 若 望 保 祿 豐 富 了 教 會 在 倫 理 方 面 的 理 論 , 為 信 徒 提 供 婚 姻 生 活 的 參 考 。

何 氏 稱 : 「近 日 有 傳 媒 的 報 導 指 教 宗 思 想 矛 盾 , 對 社 會 開 放 , 卻 對 家 庭 保 守 。 只 要 真 正 了 解 教 宗 的 思 想 , 便 不 難 發 現 他 對 家 庭 、 人 權 、 倫 埋 等 看 法 , 是 同 出 一 轍 的」。

何 文 康 說 , 教 宗 上 任 初 期 闡 釋 了 他 所 研 究 的 「身 體 神 學」 , 讓 信 徒 反 思 家 庭 、 婚 姻 、 性 等 議 題 。 他 說 : 「有 人 說 家 庭 只 是 文 化 產 物 , 但 教 宗 強 調 , 家 庭 在 救 恩 之 中 有 不 可 或 缺 的 地 位」。

何 氏 讚 揚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婚 姻 神 學 上 承 先 啟 後 , 例 如 深 化 了 梵 二 「家 庭 教 會」 的 概 念 : 「為 信 徒 的 婚 姻 生 活 而 言 , 這 是 重 要 的 參 考」。

天 主 教 勞 工 事 務 委 員 會 總 幹 事 安 中 玉 稱 , 若 望 保 祿 著 意 把 家 庭 與 工 作 連 結 一 起 , 為 世 人 是 個 突 破 。 「教 宗 指 出 家 庭 是 基 石 , 塑 造 社 會 道 德 , 而 工 時 等 也 是 牽 涉 到 家 庭」 。 他 說 : 「隨 著 全 球 化 和 科 技 發 展 , 工 作 佔 據 生 活 更 多 空 間 , 亞 洲 尤 甚 。 除 了 工 作 外 , 人 亦 有 心 靈 上 的 渴 求 ; 家 庭 、 靈 性 、 個 人 發 展 等 。 教 宗 走 得 很 前 , 預 見 這 份 人 民 的 渴 求」。

他 表 示 勞 委 會 早 前 舉 辦 「良 好 工 作 待 遇 運 動」 , 也 離 不 開 教 宗 的 主 張 : 「教 宗 有 關 工 作 的 訓 導 , 對 僱 主 信 徒 也 是 很 好 的 參 考」。

教 區 基 督 徒 合 一 委 員 會 主 席 譚 坤 神 父 四 月 七 日 說 : 「教 宗 在 合 一 工 作 上 非 常 出 色 , 較 前 人 邁 進 了 一 步 , 直 接 跟 宗 教 人 士 來 往 , 例 如 他 早 前 在 意 大 利 亞 西 西 舉 行 跨 宗 教 祈 禱 會 、 二 千 年 也 跟 聖 公 會 、 東 正 教 等 基 督 宗 教 舉 行 迎 接 聖 年 的 禮 儀 活 動」。

他 指 出 , 教 宗 重 視 溝 通 與 修 和 , 例 如 多 次 親 自 外 訪 ; 另 外 , 教 宗 既 注 重 基 督 徒 之 間 的 合 一 , 也 推 動 宗 教 與 宗 教 之 間 的 關 係 。

天 主 教 正 義 和 平 委 員 會 執 行 秘 書 陳 麗 娜 說 , 教 宗 身 體 力 行 去 維 護 人 性 尊 嚴 , 給 予 正 義 和 平 工 作 者 很 深 的 啟 迪 。 她 說 : 「當 社 會 重 視 地 位 的 時 候 , 教 會 則 強 調 人 性 尊 嚴」。

「教 宗 積 極 回 應 公 義 , 例 如 為 伊 拉 克 戰 爭 做 了 不 少 功 夫 , 以 非 暴 力 的 手 法 去 爭 取 和 平」 。 陳 氏 四 月 七 日 說 : 「教 宗 在 每 年 的 和 平 日 彌 撒 , 都 同 時 強 調 正 義 與 和 平 。 事 實 上 , 沒 有 戰 爭 、 不 就 等 於 和 平 , 和 平 要 建 基 於 正 義」。 她 又 稱 , 教 宗 尊 重 社 會 不 同 宗 教 、 團 體 的 立 場 , 而 這 份 尊 重 , 是 履 行 正 義 和 工 作 所 必 須 的 。

此 外 , 波 蘭 駐 香 港 領 事 館 四 月 四 日 至 七 日 設 有 悼 念 冊 , 讓 本 地 官 員 和 外 國 駐 港 使 節 表 達 對 這 位 波 蘭 裔 教 宗 的 哀 悼 。
2005 年 4 月 17 日

 

若望保祿二世安息
堂區信眾表達哀傷

教 宗 四 月 二 日 離 世 (香 港 時 間 四 月 三 日 清 晨) , 參 加 當 日 早 上 主 日 彌 撒 的 信 徒 對 教 宗 安 息 都 表 示 傷 感 , 堂 區 亦 為 教 宗 安 息 祈 禱 。

在 屯 門 贖 世 主 堂 , 出 席 主 日 彌 撒 的 信 徒 神 情 哀 傷 。 受 訪 信 徒 對 教 宗 主 懷 安 息 深 表 難 過 , 部 份 人 為 教 宗 祈 禱 時 傷 心 落 淚 。 信 徒 梁 先 生 與 未 婚 妻 黃 小 姐 表 示 , 教 會 突 然 失 去 一 位 帶 領 教 會 的 長 者 , 感 到 非 常 惋 惜 和 矛 盾 。 「不 捨 得 教 宗 離 開 , 但 又 替 他 的 病 辛 苦」 。 他 們 認 為 教 宗 被 天 主 召 回 是 好 事 。

在 該 堂 參 加 歌 詠 團 及 擔 任 慕 道 班 導 師 的 葉 小 玲 指 出 , 教 宗 在 任 時 為 信 徒 定 下 清 晰 及 具 啟 發 性 的 指 引 , 例 如 維 持 司 鐸 獨 身 的 天 主 教 傳 統 。 她 關 注 新 接 任 人 會 否 依 從 教 宗 所 訂 下 的 政 策 , 以 帶 領 信 徒 。 葉 氏 一 九 九 0 及 九 四 年 先 後 往 梵 蒂 岡 朝 聖 , 她 表 示 難 忘 教 宗 的 親 切 。

信 徒 陳 小 姐 及 姜 小 姐 稱 , 教 宗 是 一 位 值 得 世 人 尊 敬 的 人 , 為 教 會 和 世 界 和 平 作 了 很 大 努 力 。 「他 離 世 的 確 很 可 惜 , 但 或 許 對 他 亦 是 好 處 , 因 為 他 太 辛 苦 了……」 姜 小 姐 說 。

在 元 朗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 信 徒 黃 健 輝 說 : 「聖 父 離 去 , 心 裡 很 不 舒 服 , 感 覺 很 突 然 , 早 上 才 得 知 他 安 息 主 懷」。

蕭 天 麒 表 示 : 「很 傷 心 。 事 實 上 , 他 是 位 仗 義 執 言 的 教 宗 , 在 不 少 重 要 事 情 上 都 發 表 立 場」 。 李 懿 翎 說 : 「我 們 失 去 了 一 位 很 好 的 教 宗 。 對 信 友 來 說 , 他 是 一 位 慈 祥 、 和 藹 可 親 的 長 者」。
2005 年 4 月 17 日

 

神哲學院師生悼念教宗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四 月 初 舉 行 專 題 研 習 課 程 , 四 月 三 日 得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安 息 主 懷 , 遂 於 午 後 在 修 院 聖 母 山 前 誦 念 玫 瑰 經 , 祈 求 教 宗 安 息 。 參 禮 者 包 括 修 院 院 長 湯 漢 主 教 、 學 院 院 長 蔡 惠 民 神 父 、 客 座 教 授 高 夏 芳 修 女 、 日 間 部 神 哲 學 生 及 宗 教 學 部 學 生 等 一 百 六 十 多 人 。 此 外 , 宗 教 學 部 四 月 七 日 晚 停 課 一 天 , 讓 同 學 出 席 當 晚 教 區 為 教 宗 舉 行 的 安 息 彌 撒 。
2005 年 4 月 17 日

 

公教青年劉婉婷
創作畫像紀念教宗

若 望 保 祿 離 世 , 香 港 公 教 青 年 劉 婉 婷 花 了 約 十 二 小 時 , 完 成 了 一 幅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畫 像 , 紀 念 她 心 中 這 位 仁 慈 的 長 者 。

「我 覺 得 教 宗 是 喜 歡 藝 術 的 , 藝 術 當 中 也 包 含 了 真 善 美 的 元 素 , 況 且 教 宗 年 輕 時 也 參 加 過 戲 劇 活 動 。 我 選 擇 用 藝 術 , 與 教 宗 走 這 最 後 一 程」 。 劉 氏 四 月 三 日 說 。 得 悉 教 宗 離 世 , 劉 氏 四 月 三 日 下 午 開 始 創 作 一 幅 四 呎 乖 三 呎 的 塑 膠 畫 , 直 至 四 月 四 日 凌 晨 三 時 , 「對 比 相 片 , 畫 作 往 往 能 更 有 生 命 力」 。 聖 依 納 爵 堂 四 月 八 日 彌 撒 中 , 也 放 上 這 畫 。

劉 婉 婷 參 加 過 菲 律 賓 、 巴 黎 和 羅 馬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 九 年 前 致 函 教 宗 , 更 獲 教 宗 透 過 教 廷 官 員 覆 函 , 答 謝 她 的 問 候 。 二 0 0 一 年 , 劉 氏 在 教 區 中 心 舉 辦 過 一 次 畫 展 , 紀 念 二 千 年 冊 封 的 中 華 聖 人 。
2005 年 4 月 17 日

 

社論
悼念偉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安 息 主 懷 , 整 個 世 界 的 人 民 均 為 他 的 離 世 感 到 哀 傷 悲 痛 , 可 算 曠 古 未 有 。 差 不 多 每 一 個 國 家 , 無 論 是 政 治 或 宗 教 界 的 領 袖 , 都 對 他 稱 讚 不 已 , 推 崇 他 對 人 類 社 會 的 貢 獻 。

世 上 有 權 有 勢 、 富 人 巨 賈 、 宗 教 領 袖 , 或 是 貧 苦 大 眾 , 包 括 拉 丁 美 洲 國 家 和 最 近 冒 升 的 非 天 主 教 教 會 的 窮 困 人 民 , 對 於 教 宗 逝 世 , 無 不 同 聲 一 哭 。 他 們 懷 著 既 悲 痛 又 熾 熱 的 心 , 對 教 宗 訓 勉 的 話 語 , 教 宗 訪 問 他 們 的 情 景 永 記 心 中 。 他 們 清 楚 地 記 著 教 宗 永 遠 和 窮 苦 人 一 起 , 不 離 不 棄 。 他 們 也 忘 不 了 教 宗 是 位 正 義 和 仁 慈 的 戰 士 , 對 抗 戰 爭 、 暴 力 、 貪 污 和 受 歧 視 者 奮 鬥 到 底 。

二 0 0 一 年 教 宗 訪 問 敍 利 亞 的 大 馬 士 革 時 , 他 是 歷 代 教 宗 第 一 位 到 清 真 寺 去 , 與 穆 斯 林 一 起 祈 禱 ; 在 另 一 些 場 合 , 教 宗 亦 曾 經 和 其 他 宗 教 人 士 一 起 , 向 唯 一 的 真 神 禱 告 。

教 宗 努 力 不 懈 地 為 世 界 和 平 工 作 。 他 曾 強 力 批 評 伊 拉 克 戰 爭 , 亦 利 用 他 的 威 望 和 影 響 力 以 及 一 切 方 法 , 試 圖 平 息 這 場 戰 爭 。 教 宗 又 維 護 受 壓 迫 的 人 民 、 強 力 譴 責 所 有 暴 力 行 為 , 特 別 是 宗 教 衝 突 ; 他 又 十 分 關 注 人 權 狀 況 , 尤 其 是 失 去 宗 教 自 由 的 人 民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具 有 十 分 大 的 勇 氣 , 為 教 會 以 往 的 過 失 尋 求 修 和 ; 他 為 傳 教 士 在 中 國 的 不 當 行 為 道 歉 ; 他 又 因 教 會 對 猶 太 人 所 受 的 若 難 保 持 緘 默 請 求 寬 恕 。

教 宗 確 實 卓 越 非 凡 , 在 作 為 教 會 首 牧 的 歲 月 中 , 為 我 們 作 最 大 的 貢 獻 是 他 的 祈 禱 榜 樣 。 教 宗 是 一 位 常 祈 禱 的 人 , 據 與 他 一 起 生 活 過 的 人 記 憶 , 他 常 常 提 醒 身 邊 的 人 多 祈 禱 , 在 公 開 的 講 話 和 書 信 中 指 出 基 督 徒 的 生 活 , 最 基 本 的 是 祈 禱 。 他 鼓 勵 信 徒 做 好 個 人 祈 禱 和 團 體 祈 禱 , 而 且 勉 勵 人 們 要 互 相 代 禱 , 要 為 敵 人 祈 禱 。

最 具 影 響 力 的 一 次 祈 禱 是 在 一 九 八 六 年 , 他 與 其 他 宗 教 , 包 括 猶 太 教 、 伊 斯 蘭 教 、 波 斯 教 、 佛 教 、 東 正 教 和 基 督 徒 新 教 的 人 士 , 在 亞 西 西 為 和 平 祈 禱 , 這 為 各 宗 教 的 和 洽 共 融 踏 出 了 第 一 步 。 不 同 宗 教 人 士 一 起 祈 禱 , 可 以 學 會 求 同 存 異 、 摒 除 成 見 , 成 為 彼 此 支 持 擔 待 的 朋 友 。 在 亞 西 西 的 祈 禱 經 驗 , 是 歷 史 上 各 宗 教 界 改 善 關 係 的 轉 捩 點 。
2005 年 4 月 17 日

 

讀者心聲
直播不要窒息現場
陳滿鴻

現 場 直 播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葬 禮 的 幾 個 電 視 台 , 都 請 來 天 主 教 會 熟 悉 梵 蒂 崗 和 禮 儀 的 神 父 及 教 徒 擔 任 評 述 員 , 使 廣 大 觀 眾 得 以 明 瞭 整 個 禮 儀 的 過 程 , 這 安 排 值 得 欣 賞 。 筆 者 看 過 無 線 有 線 亞 視 中 英 文 台 , 希 望 電 視 台 及 評 述 員 們 下 次 再 有 機 會 直 播 時 (比 方 新 教 宗 就 職 禮) 能 有 所 改 善 。

直 播 比 電 台 廣 播 更 優 越 , 是 使 人 「看」 到 現 場 , 並 且 聽 到 現 場 的 聲 音 , 這 些 聲 音 包 括 主 禮 的 祈 禱 、 誦 讀 聖 經 、 歌 詠 、 群 眾 的 答 唱 以 及 自 發 的 歡 呼 等 , 而 現 場 聲 音 與 畫 面 是 同 步 的 , 共 同 為 電 視 機 旁 的 觀 眾 營 造 最 接 近 現 場 的 氣 氛 。 禮 儀 觸 動 人 靈 的 力 量 , 來 自 整 個 現 場 團 體 透 過 言 語 、 詠 唱 、 儀 節 、 動 感 , 及 諸 多 擺 設 來 表 達 , 參 觀 者 的 五 官 功 能 全 都 啟 動 。

教 宗 葬 禮 直 播 的 缺 點 , 是 現 場 的 「原 音」 太 弱 太 小 , 甚 至 在 評 述 人 員 講 解 時 , 消 了 現 場 的 聲 音 。 不 錯 , 現 場 的 聲 音 以 拉 丁 文 為 主 , 觀 眾 不 會 明 白 , 但 由 於 聲 音 與 畫 面 同 步 , 又 配 合 各 種 身 體 語 言 及 現 場 觀 眾 的 反 應 , 故 此 在 一 定 程 度 上 帶 來 崇 拜 的 自 然 感 及 神 聖 氣 氛 。 原 則 上 評 述 人 員 不 該 取 代 現 場 , 他 / 她 的 地 位 是 配 角 , 是 現 場 及 電 視 機 旁 觀 眾 的 中 間 人 。 評 述 人 員 的 貢 獻 , 不 是 愈 多 講 愈 好 , 不 是 愈 大 聲 愈 好 , 評 述 的 性 質 也 不 是 為 觀 眾 上 教 會 課 或 禮 儀 課 。 電 視 的 功 能 該 充 分 發 揮 本 身 的 優 點 ── 讓 觀 眾 更 能 接 觸 到 現 場 。 回 想 教 宗 葬 禮 , 抬 靈 柩 隊 伍 的 莊 嚴 , 禮 儀 服 務 人 員 的 虔 敬 , 歌 曲 的 感 染 力 等 都 有 向 觀 眾 「 說 話 」 的 能 力 , 甚 至 不 解 釋 而 自 明 , 結 束 之 前 東 方 禮 教 會 以 希 臘 文 詠 唱 一 幕 , 真 使 人 聞 聲 淚 下 ,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群 眾 在 教 宗 的 棺 木 抬 離 時 , 自 發 地 鼓 掌 , 澎 湃 的 掌 聲 比 千 言 萬 語 更 有 力 。 電 視 台 直 播 足 球 賽 時 可 以 保 留 現 場 聲 , 評 述 為 副 , 為 甚 麼 直 播 禮 不 可 以 ? 成 功 的 評 述 人 員 以 配 角 身 份 幫 助 觀 眾 投 入 現 場 , 否 則 , 直 播 就 形 同 教 育 電 視 節 目 一 樣 。 理 性 了 解 只 是 禮 儀 現 場 的 一 部 份 , 不 要 視 之 為 全 部 。 盼 教 會 的 評 述 人 員 更 進 一 步 , 甚 至 請 教 傳 媒 專 家 , 好 能 在 下 次 出 鏡 時 更 稱 職 。
2005 年 4 月 17 日

 

讀者心聲
舉世懷念的教宗
胡惠民

教 宗 病 逝 , 各 地 教 友 默 哀 致 敬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偉 大 的 教 宗 , 世 界 道 德 精 神 領 袖 。 他 七 八 年 登 基 後 訪 問 祖 國 波 蘭 所 激 起 爭 取 民 主 自 由 浪 潮 , 席 捲 東 歐 , 改 善 人 類 命 運 。 八 一 年 遭 槍 擊 , 大 難 不 死 , 他 常 念 聖 母 護 佑 之 恩 , 且 實 踐 耶 穌 愛 仇 寶 訓 , 寬 恕 刺 客 。

他 仿 效 保 祿 宗 徒 當 年 四 出 傳 教 , 訪 問 百 多 個 國 家 , 接 觸 不 同 民 族 , 尤 其 是 第 三 世 界 , 關 心 窮 苦 國 家 弱 勢 社 群 , 不 畏 強 權 申 張 正 義 , 秉 承 基 督 向 窮 人 宣 揚 天 國 喜 訊 。 普 世 教 會 亦 因 他 的 芳 表 而 致 力 福 傳 和 服 務 貧 困 。 教 宗 愛 接 近 青 年 , 出 席 兩 年 一 次 的 世 青 , 病 危 時 很 多 青 年 在 伯 多 祿 廣 場 守 候 祈 禱 。 青 年 是 教 會 的 希 望 。

教 宗 多 次 表 示 想 探 訪 中 國 。 九 八 年 他 訪 問 共 產 國 家 古 巴 , 感 化 了 領 導 人 卡 斯 特 羅 , 令 他 放 寬 宗 教 限 制 , 無 神 論 者 亦 接 受 教 宗 的 開 明 。 去 年 美 國 侵 伊 拉 克 , 教 宗 曾 多 次 調 停 不 果 , 他 深 獲 伊 斯 蘭 教 國 家 領 袖 信 賴 。 他 是 世 界 和 平 的 使 者 。 他 屬 於 整 個 人 類 。 通 過 這 位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 人 類 與 天 主 和 好 。
2005 年 4 月 17 日

 

「因這信德,他雖死了,卻仍發言」
孔令瑜

四 月 三 日 早 上 , 過 萬 名 教 友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手 持 燭 光 在 寒 風 中 守 候 , 他 們 陪 同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走 完 他 人 生 中 最 後 的 旅 程 , 並 護 送 他 回 到 主 的 懷 抱 中 。 教 廷 梵 蒂 岡 在 四 月 八 日 為 教 宗 舉 行 了 本 世 紀 最 盛 大 , 最 莊 嚴 的 葬 禮 , 幾 百 萬 名 信 徒 參 與 了 這 次 的 葬 禮 , 而 世 界 各 地 的 天 主 教 徒 , 以 及 各 地 不 同 宗 教 信 仰 的 兄 弟 姊 妹 , 亦 透 過 電 視 台 的 直 播 , 向 教 宗 告 別 。

教 宗 臨 終 時 心 中 念 念 不 忘 在 廣 場 外 日 夜 為 他 守 候 的 信 徒 , 並 以 樂 觀 積 極 的 態 度 , 教 導 我 們 克 服 死 亡 的 恐 懼 。 在 葬 禮 舉 行 前 三 天 , 教 宗 遺 體 放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教 堂 內 供 群 眾 瞻 仰 , 我 們 從 電 視 機 見 到 一 條 綿 綿 不 絕 而 又 整 齊 的 人 龍 , 無 論 平 民 百 姓 , 抑 或 是 國 家 元 首 , 都 可 以 到 教 宗 面 前 , 奉 上 禱 告 和 祝 福 。 梵 蒂 岡 並 沒 有 將 教 宗 放 在 一 個 「高 高 在 上」 的 位 置 , 相 反 , 教 廷 由 始 至 終 都 表 現 出 我 們 的 教 宗 , 是 一 位 「平 民 教 宗」 , 教 會 內 外 , 各 人 無 分 彼 此 , 相 親 相 愛 。

教 宗 的 去 世 , 全 球 各 地 都 有 廣 泛 報 導 , 不 少 人 對 他 表 示 讚 賞 之 餘 , 亦 有 人 指 摘 他 保 守 和 與 社 會 脫 節 , 但 教 宗 並 沒 有 迎 合 世 俗 的 潮 流 , 沒 有 與 政 治 強 權 妥 協 。 相 反 , 他 忠 於 天 主 教 教 會 的 教 義 , 身 體 力 行 , 實 踐 信 仰 。 晚 年 的 教 宗 , 堅 忍 不 屈 地 面 對 疾 病 的 煎 熬 , 他 默 默 承 受 了 肉 體 上 的 痛 苦 , 拖 著 虛 弱 而 沉 重 的 身 軀 , 完 成 上 主 給 他 的 使 命 , 展 示 了 人 類 生 命 無 比 的 可 貴 。

教 宗 對 生 命 的 堅 持 , 令 我 同 時 想 起 在 三 月 底 去 世 的 美 國 植 物 人 泰 莉•施 亞 佛 (Terri Schiavo) 。 十 五 年 前 , 年 齡 不 到 三 十 歲 的 泰 莉 , 由 於 缺 鉀 引 發 心 臟 病 ,  腦 部 嚴 重 損 傷 , 不 久 便 進 入 神 經 科 醫 生 稱 之 為 「持 續 性 的 植 物 狀 態」 (persistent regetative state) 。 以 今 天 的 醫 藥 水 平 而 言 , 這 種 「持 續 性 的 植 物 狀 態」 , 從 無 甦 醒 實 例 , 也 絕 無 恢 復 神 智 的 可 能 。 美 國 法 院 同 意 泰 莉 丈 夫 的 要 求 , 授 權 醫 院 將 她 的 進 食 喉 管 拔 去 。 十 三 天 後 , 她 在 缺 水 和 食 物 的 情 況 下 步 向 死 亡 。 梵 蒂 岡 隨 後 發 表 聲 明 , 指 泰 莉 的 死 亡 是 一 個 謀 殺 個 案 , 她 的 死 亡 是 被 人 為 地 加 速 , 她 的 餓 死 和 渴 死 , 是 人 為 所 造 成 , 等 同 於 謀 殺 和 酷 刑 。 因 此 , 對 生 命 的 尊 重 , 不 僅 是 天 主 教 的 教 義 , 更 是 人 類 文 明 的 基 本 原 則 。

泰 莉 在 無 尊 嚴 , 無 權 抉 擇 的 情 況 下 面 對 死 亡 , 令 我 們 擔 憂 , 當 自 由 主 義 者 在 批 評 教 會 保 守 和 與 社 會 脫 節 時 , 人 的 價 值 會 變 得 愈 來 愈 不 可 取 , 生 命 會 愈 來 愈 不 被 尊 重 。 植 物 人 也 是 人 , 即 使 回 復 知 覺 的 機 會 等 於 零 , 亦 不 代 表 我 們 可 以 有 權 以 種 種 社 會 或 人 為 因 素 終 止 他 們 的 生 命 。

資 本 主 義 的 社 會 制 度 和 經 濟 發 展 , 令 我 們 無 時 無 刻 都 從 利 益 角 度 去 考 慮 問 題 , 忽 略 了 最 基 本 的 原 則 和 價 值 。 不 過 , 天 主 教 社 會 訓 導 的 中 心 思 想 , 就 是 對 生 命 尊 嚴 的 堅 持 。 教 宗 生 前 反 對 美 國 出 兵 的 立 場 , 對 第 三 世 界 國 家 人 民 的 關 懷 , 受 到 世 人 的 認 同 和 讚 賞 , 但 他 同 樣 反 對 安 樂 死 和 墮 胎 的 立 場 , 亦 是 建 基 於 對 生 命 的 重 視 , 而 他 努 力 的 走 到 人 生 的 最 後 一 步 , 讓 我 們 知 道 生 命 的 可 貴 , 和 堅 持 的 重 要 。

「因 這 信 德 , 他 雖 死 了 , 卻 仍 發 言 。」 (希 十 一:4)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2005 年 4 月 17 日

 

悼念可敬的教宗
關傑棠

卅 九 年 前 家 父 身 故 , 去 世 前 在 醫 院 給 病 魔 煎 熬 了 足 足 十 九 個 月 。 他 的 死 簡 直 是 解 脫 , 我 感 到 安 慰 及 平 靜 , 因 為 父 親 已 升 天 堂 享 福 ; 除 了 「不 捨 之 情」 , 沒 有 太 大 悲 哀 。   今 早 得 悉 教 宗 過 身 , 有 同 樣 感 覺 。 那 個 叫 甚 麼 「柏 金 遜」 侵 略 者 的 , 再 不 能 折 磨 這 位 深 得 世 人 愛 戴 的 長 者 。 死 亡 , 你 別 狂 傲 , 復 活 基 督 已 經 戰 勝 了 你 !

一 九 八 八 年 在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區 服 務 , 調 任 紅 磡 聖 母 堂 前 , 我 跟 隨 已 故 方 濟 會 士 ── 聖 經 聖 地 專 家 陳 維 統 神 父 去 中 東 及 意 大 利 朝 聖 。 最 後 一 站 是 羅 馬 , 並 安 排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廣 場 覲 見 教 宗 。 其 實 所 謂 「拜 會」 , 是 在 過 萬 計 以 上 人 群 中 , 希 望 能 近 距 離 一 睹 這 位 教 會 領 袖 的 風 采 。 基 本 上 我 沒 有 期 望 , 就 算 我 輩 「朝 聖 團」 分 派 到 好 位 置 , 也 應 讓 其 他 團 友 擠 上 前 方 欄 杆, 促 成 別 人 的 心 願 。 我 這 個 人 一 向 低 調 , 沒 有 太 大 興 趣 跟 大 人 物 拍 照 留 念 的 衝 動 ……

天 意 莫 測 , 我 團 竟 然 給 安 排 到 上 佳 位 置 , 即 教 宗 一 定 行 經 的 地 方 ! 這 刻 「阿 爹」 (陳 神 父 的 尊 稱) 嚴 肅 地 向 我 說 : 「細 關 , 你 年 輕 , 一 定 要 找 機 會 親 近 教 宗 !」 接 著 命 令 其 他 團 友 讓 路 , 把 我 推 到 最 前 方 。 客 觀 條 件 成 熟 , 當 然 還 要 看 教 宗 的 主 觀 願 望 了 …… 聖 座 終 於 由 車 子 送 到 廣 場 , 下 車 後 他 徒 步 走 上 正 中 的 講 台 , 沿 途 降 福 信 眾 , 亦 不 時 走 近 欄 杆 跟 人 握 手 。 在 「教 宗 萬 歲」 的 歡 呼 聲 中 , 我 們 的 主 角 迫 近 。 噢 ! 不 愧 是 天 主 揀 選 的 牧 人 , 雙 目 有 神 , 充 滿 自 信 。

這 刻 我 們 身 處 前 排 的 人 已 給 後 邊 的 「熱 情 者」 一 擁 而 上 , 壓 得 透 不 過 氣 來 , 差 不 多 頭 頂 和 左 右 都 是 別 人 伸 得 長 長 的 手 , 渴 望 觸 摸 大 家 景 仰 的 精 神 領 袖 ── 耶 穌 基 督 在 世 的 代 表 。 一 瞬 間 教 宗 看 見 一 個 穿 羅 馬 領 項 的 年 輕 神 父 , 他 走 上 前 來 , 輕 拍 我 的 面 頰 , 以 父 親 教 子 的 手 勢 用 意 大 利 話 給 我 說 : 「乖 乖 做 人 !」 (Fa Il Bravo) 我 的 直 覺 反 應 是 : 「一 定 一 定 ……(Si Si) 電 光 火 石 之 間 的 信 息 很 清 楚 : 好 好 做 神 父 。 我 的 心 情 很 激 動 , 良 久 說 不 出 話 來 ……

教 宗 一 向 熱 愛 青 年 , 我 深 信 他 更 關 愛 年 輕 神 父 ; 不 然 他 不 會 刻 意 停 下 來 給 我 一 點 兒 鼓 勵 。 今 天 教 宗 回 歸 天 鄉 , 我 赫 然 憶 起 這 件 十 七 年 前 的 往 事 , 印 象 還 歷 歷 在 目 。 教 區 國 籍 司 鐸 中 , 由 劉 德 光 神 父 晉 鐸 那 年 開 始 , 我 們 自 命 「青」 鐸 , 每 月 第 二 個 星 期 三 聚 會 。 「青 鐸 聚」 曾 經 極 盛 一 時 , 但 時 移 世 易 , 人 事 變 化 , 今 天 比 較 平 淡 得 多 了 。 其 實 教 宗 的 心 願 是 全 世 界 年 輕 司 鐸 都 能 「乖 乖 做 人」 (Fa Il Bravo) , 我 們 不 要 叫 他 老 人 家 失 望 。
2005 年 4 月 17 日

 

我們是復活一族
周兆祥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完 成 了 人 間 的 使 命 , 留 下 了 點 點 滴 滴 的 智 慧 , 作 為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祝 福 :

「為 他 人 做 任 何 事 , 其 實 都 是 在 為 自 己 做」。

「科 學 可 以 淨 化 宗 教 , 免 宗 教 犯 錯 、 迷 信 。 宗 教 可 以 淨 化 科 學 , 免 科 學 拜 偶 像 、 誤 執 極 端」。

「未 來 不 是 明 天 開 始 , 是 今 天 開 始」。

「愚 蠢 也 是 天 主 的 恩 賜 , 不 過 切 勿 誤 用」。

「藉 口 比 謊 言 更 可 怕 , 因 為 藉 口 是 守 衛 森 嚴 的 謊 言」。

「真 理 未 必 等 同 大 眾 的 決 定」。

「切 勿 絕 望 自 暴 自 棄 。 我 們 是 復 活 一 族 , 唱 的 是 亞 肋 路 亞」。

「毋 需 害 怕 進 入 不 可 知 的 境 況 , 只 是 無 憂 無 懼 開 步 走 過 去 , 知 道 我 與 你 在 一 起 , 所 以 沒 有 誰 可 以 傷 害 你 , 一 切 一 切 都 十 分 妥 當 。 充 滿 信 賴 與 信 心 去 吧」。

「社 會 公 義 不 可 能 藉 暴 力 得 到 ; 暴 力 殺 死 所 有 它 想 創 立 的 東 西」。

「人 類 要 再 一 次 好 好 反 思 戰 爭 這 一 回 事 多 麼 荒 謬 、 多 麼 不 公 義 , 其 實 談 判 本 應 可 以 免 掉 那 麼 多 死 亡 和 苦 痛」。

「你 們 是 司 祭 , 不 是 社 會 或 政 治 領 袖 。 大 家 切 勿 搞 錯 , 以 為 搞 妥 世 間 諸 般 問 題 就 是 好 好 傳 了 福 音」。

「社 會 主 義 國 家 不 幸 證 明 了 集 體 主 義 不 但 無 法 消 除 疏 離 , 還 令 它 大 增 , 再 加 上 生 活 所 需 一 切 及 經 濟 都 匱 乏」。

「身 為 人 類 一 分 子 , 我 們 個 個 都 是 世 界 公 民 , 有 權 利 又 有 義 務 , 因 為 大 家 來 自 同 一 個 源 頭 , 最 終 也 是 同 一 個 歸 宿」。

「家 庭 崩 潰 , 國 家 亦 會 崩 潰 , 我 們 生 存 的 這 個 世 界 亦 將 會 崩 潰」。

「戰 爭 是 解 決 衝 突 最 野 蠻 最 無 效 的 方 法」。
2005 年 4 月 17 日

 

為了您──悼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周景勳

…… …… 不 言
一 個 悲 痛 的 消 息
其 中 有 愛
其 愛 甚 真
一 生 的 奉 獻
為 了 您
…… 走 向 死 亡
卻 喚 醒 人 心
── 關 愛 弱 小 貧 苦 的 人
         珍 愛 青 少 年 的 成 長
常 觀 心 淨 ──
在 祈 禱 中 信 靠 主
此 刻 臥 床 不 起
盡 在 不 言 中
全 心 交 付 給 復 活 的 基 督
慈 悲 基 督 領 著 愛 的 靈 魂
飛 向 無 限 的 安 寧
留 下 丹 心 一 片
如 長 明 燈 常 照
導 引 眾 生 走 向 歸 程
宣 告 和 平
默 默 的 愛 下 去
與 主 連 心
…… 不 偏 不 離
2005 年 4 月 17 日

 

中國信徒團體
悼念教宗離世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未 能 實 現 訪 問 中 國 的 心 願 , 大 陸 教 友 哀 悼 他 之 餘 , 也 感 謝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注 , 盼 望 中 梵 關 係 得 到 改 善 。

西 北 陝 西 省 西 安 教 區 李 篤 安 主 教 說 : 「教 宗 非 常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 中 國 教 友 渴 望 看 到 中 梵 關 係 正 常 化 , 這 將 對 整 個 國 家 和 教 會 都 有 好 處」。

他 四 月 五 日 告 訴 天 亞 社 , 外 交 部 已 對 教 宗 逝 世 表 達 哀 悼 。 他 認 為 這 是 一 個 積 極 姿 態 , 對 中 梵 關 係 的 將 來 有 好 處 。 他 續 說 : 「這 是 中 共 政 府 歷 來 第 一 次 向 教 宗 表 達 善 意 和 關 心」。

自 教 宗 近 日 病 危 以 來 , 李 主 教 接 到 許 多 教 友 致 電 詢 問 教 宗 的 病 情 ; 教 宗 去 世 後 , 也 有 不 少 查 詢 喪 禮 安 排 的 電 話 。 他 表 示 , 當 地 政 府 曾 問 過 教 會 有 關 悼 念 活 動 , 但 沒 有 限 制 舉 行 。

獲 政 府 認 可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 只 是 指 示 各 地 教 區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由 於 中 梵 沒 有 邦 交 , 大 陸 教 會 不 會 派 代 表 出 席 教 宗 在 梵 蒂 岡 舉 行 的 喪 禮 。 李 主 教 說 : 「中 梵 未 正 式 建 交 , 我 們 不 可 能 前 往」。

東 北 遼 寧 教 區 金 沛 獻 主 教 四 月 五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死 亡 是 自 然 的 規 律 , 「我 們 平 靜 地 接 受 , 雖 然 很 遺 憾 教 宗 未 能 訪 問 中 國」。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劉 柏 年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很 敬 佩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因 為 在 二 0 0 一 年 他 為 過 去 數 個 世 紀 外 國 傳 教 士 傷 害 中 國 人 感 情 道 歉 。 劉 氏 形 容 , 此 道 歉 改 變 了 許 多 不 信 教 的 中 國 人 對 教 宗 的 看 法 。

獲 悉 教 宗 病 逝 後 ,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及 主 教 團 四 月 三 日 向 教 廷 樞 機 院 發 出 唁 電 。 電 文 說 : 「驚 悉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蒙 主 寵 召 、 安 息 主 懷 , 深 感 悲 痛 。 這 是 普 世 教 會 牧 靈 福 傳 事 業 的 重 大 損 失 。 謹 代 表 中 國 天 主 教 五 百 多 萬 神 長 教 友 表 示 沉 痛 哀 悼 , 並 祈 主 恩 賜 他 獲 享 天 父 永 恆 的 賞 報」。

中 國 公 開 及 「地 下」 教 會 的 教 友 團 體 , 為 教 宗 的 靈 魂 安 息 而 奉 獻 彌 撒 、 誦 念 玫 瑰 經 , 又 設 置 「靈 堂」 及 布 置 聖 堂 , 供 人 憑 弔 ; 更 有 教 友 為 教 宗 譜 寫 輓 歌 及 詩 詞 。

在 北 京 , 約 一 千 名 神 父 、 修 女 、 教 友 、 愛 國 會 人 員 及 波 蘭 駐 華 大 使 館 人 員 , 四 月 四 日 上 午 在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南 堂) 參 與 追 思 彌 撒 , 由 主 教 團 秘 書 長 馬 英 林 神 父 主 禮 。

在 上 海 , 盧 灣 區 聖 伯 多 祿 堂 的 追 思 彌 撒 上 , 主 任 司 鐸 姚 景 星 神 父 講 道 說 , 教 宗 到 中 國 的 夙 願 未 能 成 行 , 「但 他 的 心 和 我 們 在 一 起」 。 教 宗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在 羅 馬 逝 世 時 , 正 是 北 京 時 間 四 月 三 日 凌 晨 。

北 京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劉 建 超 四 月 三 日 撰 文 對 教 宗 病 逝 表 示 哀 悼 。 他 說 , 教 宗 曾 對 歷 史 上 西 方 傳 教 士 在 中 國 所 犯 的 錯 誤 表 示 歉 意 , 是 有 利 於 改 善 中 梵 關 係 的 表 現 。

他 重 申 中 國 與 梵 蒂 岡 改 善 關 係 的 兩 項 基 本 原 則 , 即 梵 蒂 岡 必 須 與 台 灣 斷 絕 外 交 關 係 , 以 及 不 干 涉 中 國 內 政 。 他 又 表 示 , 希 望 羅 馬 教 廷 在 新 教 宗 領 導 下 , 能 為 中 梵 關 係 的 改 善 創 造 有 利 條 件 。
2005 年 4 月 17 日

 

地下教會信徒
受監視下哀悼教宗

在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病 情 惡 化 以 至 病 逝 的 消 息 傳 開 後 , 中 國 部 份 「地 下」 教 會 人 士 一 直 都 受 到 監 視 。

華 南 河 北 省 一 位 教 會 消 息 人 士 四 月 六 日 向 天 亞 社 說 , 自 當 局 三 月 下 旬 得 悉 教 宗 病 危 的 消 息 後 , 多 位 地 下 主 教 都 被 監 視 及 限 制 行 動 。

正 定 教 區 賈 治 國 主 教 不 能 離 開 居 住 的 聖 堂 , 但 當 局 容 許 他 繼 續 舉 行 彌 撒 。 除 了 兩 位 執 事 陪 伴 在 側 外 , 其 他 人 士 一 律 不 許 接 觸 賈 主 教 。 正 定 距 河 北 省 會 石 家 莊 約 十 五 公 里 。

消 息 人 士 說 : 「賈 主 教 的 聖 堂 前 停 泊 了 一 至 兩 部 警 車 , 外 人 都 不 得 進 入 村 內」 。 他 又 表 示 , 賈 主 教 寫 了 一 封 牧 函 給 教 友 , 指 示 他 們 為 安 全 理 由 避 免 人 多 聚 集 , 應 分 散 來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河 北 另 一 位 教 會 首 牧 獻 縣 的 張 維 柱 主 教 亦 被 禁 止 離 開 聖 堂 , 而 神 父 和 教 友 則 在 緊 張 氣 氛 下 舉 行 教 宗 追 思 彌 撒 。 消 息 人 士 說 , 教 友 領 袖 被 警 告 不 可 離 開 當 地 , 或 與 其 他 地 方 聯 絡 。

縱 然 當 局 不 容 許 大 型 追 思 彌 撒 , 教 友 仍 能 低 調 地 聚 集 在 堂 區 裡 追 悼 教 宗 。 該 消 息 人 士 說 : 「祭 台 前 方 懸 掛 著 教 宗 的 遺 照 。 教 友 本 來 很 悲 慟 , 但 在 彌 撒 中 聽 到 教 宗 的 遺 言 『你 們 應 當 快 樂』 時 , 都 感 到 安 慰」。

他 總 結 說 , 當 局 採 取 「外 鬆 內 緊」 的 手 法 , 營 造 出 正 面 看 待 教 友 悼 念 教 宗 活 動 的 景 象 , 事 實 上 卻 加 諸 不 少 限 制 。

另 外 , 教 會 消 息 人 士 四 月 六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縱 然 天 津 教 區 地 下 教 會 李 思 德 主 教 一 直 被 軟 禁 在 薊 縣 山 上 的 教 堂 內 , 在 這 期 間 他 的 住 處 日 夜 加 強 了 警 衛 。 薊 縣 在 天 津 市 東 南 面 一 百 公 里 。

消 息 人 士 表 示 , 天 津 石 洪 幀 助 理 主 教 亦 遭 到 監 視 ; 然 而 , 地 下 教 友 能 自 由 前 往 市 內 西 開 主 教 座 堂 旁 邊 的 聖 母 岩 為 教 宗 祈 禱 。

地 下 教 友 向 來 選 擇 在 聖 堂 外 的 聖 母 岩 而 不 進 堂 內 祈 禱 , 公 開 教 會 教 友 則 在 堂 內 參 與 彌 撒 。 華 東 溫 州 教 區 一 位 教 會 人 士 四 月 六 日 向 天 亞 社 說 , 由 於 當 局 不 准 許 舉 行 大 型 彌 撒 , 約 五 千 名 地 下 教 友 只 能 分 開 各 處 以 數 百 人 一 起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另 外 , 該 消 息 人 士 證 實 , 三 月 廿 一 日 被 拘 留 在 賓 館 內 的 四 名 教 友 已 於 四 月 四 日 獲 釋 。 溫 州 位 於 北 京 東 南 一 千 四 百 多 公 里 。

四 月 五 日 傍 晚 , 來 自 國 內 各 地 約 一 百 九 十 名 青 年 教 友 , 共 同 於 互 聯 網 聊 天 室 上 參 與 長 達 三 小 時 的 教 宗 追 悼 會 。 據 一 名 參 加 者 表 示 , 期 間 聊 天 室 受 到 不 尋 常 的 「噪 音」 干 擾 。
2005 年 4 月 17 日

 

陳水扁梵京悼教宗
牽動兩岸與梵關係

陳 水 扁 成 為 首 位 出 訪 梵 蒂 岡 的 台 灣 總 統 , 但 他 此 次 出 席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喪 禮 卻 為 北 京 、 教 廷 及 台 灣 之 間 的 關 係 引 發 新 張 力 。

中 華 民 國 與 教 廷 自 一 九 四 二 年 建 立 外 交 關 係 六 十 餘 年 以 來 , 以 及 使 館 遷 往 台 北 後 , 從 沒 有 元 首 出 訪 梵 蒂 岡 。 由 於 梵 蒂 崗 內 沒 有 機 場 , 陳 水 扁 必 須 經 羅 馬 以 陸 路 入 境 梵 蒂 岡 , 意 大 利 則 為 是 次 喪 禮 特 別 發 了 簽 證 給 他 。

台 灣 的 總 統 府 及 行 政 院 都 降 半 旗 致 哀 , 陳 水 扁 亦 於 四 月 四 日 到 教 廷 駐 華 大 使 館 表 達 慰 問 。 教 宗 在 台 北 時 間 四 月 三 日 凌 晨 去 世 的 。

台 灣 的 天 主 教 會 並 沒 有 組 織 代 表 團 出 席 教 宗 的 喪 禮 , 只 有 在 三 月 廿 七 日 已 抵 達 梵 蒂 岡 的 高 雄 教 區 單 國 璽 樞 機 出 席 喪 禮 。

總 統 陳 水 扁 則 應 教 廷 通 過 駐 華 代 辦 安 博 思 蒙 席 (Ambrose Madtha) 之 邀 請 , 決 定 出 席 教 宗 喪 禮 。

據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表 示 , 代 表 團 除 陳 水 扁 外 , 還 包 括 外 交 部 長 陳 唐 山 、 台 北 聖 安 娜 之 家 院 長 文 雅 德 神 父 (Jan Van Aert) 、 台 中 教 區 的 幸 朝 明 神 父 及 中 國 回 教 協 會 馬 孝 褀 教 長 。

出 身 布 農 族 的 幸 朝 明 神 父 同 日 向 天 亞 社 說 : 「我 十 分 榮 幸 可 以 代 表 台 灣 原 住 民 向 教 宗 道 別」 。 幸 神 父 在 台 中 主 要 負 責 原 住 民 的 牧 靈 工 作 。

教 宗 逝 世 後 , 有 關 教 廷 將 會 與 台 灣 斷 交 以 換 取 跟 北 京 關 係 正 常 化 的 傳 聞 , 又 再 度 引 起 關 注 。 北 京 與 教 廷 沒 有 邦 交 。 當 中 國 共 產 黨 取 得 大 陸 政 權 後 兩 年 , 即 一 九 五 一 年 , 中 共 驅 逐 了 教 廷 駐 華 公 使 。 公 使 於 五 二 年 遷 到 台 北 。

北 京 外 交 部 對 教 宗 逝 世 表 示 哀 悼 , 而 政 府 認 可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及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 在 教 宗 辭 世 後 向 教 廷 樞 機 院 發 出 唁 電 。 在 此 情 況 下 , 台 灣 派 代 表 團 出 席 教 宗 的 喪 禮 , 被 視 為 台 灣 政 府 努 力 爭 取 國 際 空 間 的 表 現 。

「由 於 陳 水 扁 只 會 在 梵 蒂 岡 逗 留 至 星 期 五 下 午 , 所 以 並 沒 有 安 排 與 其 他 國 家 領 袖 會 面 , 當 然 他 在 參 加 喪 禮 時 有 機 會 與 他 們 交 談」 。 台 灣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呂 慶 龍 向 天 亞 社 指 出 : 「台 灣 代 表 團 將 受 到 教 廷 正 式 的 官 方 接 待 , 我 們 希 望 透 過 參 與 教 宗 的 喪 禮 , 以 表 達 對 教 宗 的 尊 重 和 敬 意」 。 呂 慶 龍 指 代 表 團 只 會 在 羅 馬 逗 留 八 個 小 時 。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人 士 則 對 台 梵 關 係 的 前 景 審 慎 樂 觀 , 並 相 信 教 廷 不 會 與 台 灣 斷 交 。

台 灣 西 北 部 新 竹 教 區 副 主 教 白 正 龍 蒙 席 說 : 「我 相 信 無 論 誰 是 下 任 教 宗 , 教 廷 都 不 會 與 台 灣 斷 交」 。 他 四 月 五 日 告 訴 天 亞 社 , 「教 宗 及 教 廷 處 事 一 直 都 『以 人 為 本』 , 因 此 我 堅 信 即 使 教 廷 與 大 陸 建 交 , 她 亦 不 會 跟 台 灣 斷 交」 , 「歷 史 上 教 廷 從 來 沒 有 主 動 與 任 何 國 家 斷 交」。

台 北 總 教 區 鄭 再 發 總 主 教 率 領 逾 百 位 主 教 和 神 父 , 四 月 六 日 在 台 北 聖 家 堂 為 教 宗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超 過 一 千 位 教 友 參 加。
2005 年 4 月 17 日

 

教宗選舉程序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已 於 四 月 十 八 日 入 土 為 安 , 教 廷 樞 機 院 四 月 十 八 日 亦 會 召 開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 為 普 世 教 會 選 出 新 一 任 教 宗 。

教 會 的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將 在 上 了 鎖 的 西 斯 汀 教 堂 舉 行 ; 有 關 程 序 會 按 照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九 九 六 年 最 後 修 訂 的 宗 座 憲 章 進 行 。

按 規 定 ,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的 首 日 會 議 上 , 只 會 進 行 一 次 保 密 投 票 , 之 後 每 日 的 一 早 一 晚 , 舉 行 兩 次 投 票 (全 日 四 次) ; 除 定 期 的 休 息 外 , 投 票 會 一 直 進 行 , 直 至 選 出 新 任 首 牧 。

只 有 八 十 歲 以 下 的 樞 機 才 有 資 格 在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中 投 票 ── 此 舉 是 為 免 年 長 的 樞 機 再 要 負 起 這 重 大 的 責 任 , 超 齡 的 樞 機 不 會 進 入 西 斯 汀 教 堂 。 理 論 上 , 任 何 已 受 洗 的 男 天 主 教 徒 皆 有 資 格 當 選 為 教 宗 , 按 現 時 教 會 法 , 當 選 人 就 職 前 必 須 先 祝 聖 為 主 教 。 但 實 際 而 言 , 從 十 五 世 紀 開 始 , 投 票 者 都 只 會 選 擇 樞 機 為 教 宗 。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每 次 投 票 時 , 會 由 兩 名 禮 節 司 準 備 及 分 發 選 票 ; 只 有 禮 節 司 和 其 他 少 數 人 士 , 可 以 在 會 議 期 間 留 在 西 斯 汀 小 堂 。

會 上 , 樞 機 會 抽 籤 選 出 九 名 有 投 票 權 的 樞 機 ; 三 名 負 責 監 票 ; 三 名 權 充 聯 絡 , 為 因 病 留 在 聖 瑪 爾 大 宿 舍 的 樞 機 收 集 選 票 ; 三 名 負 責 覆 核 監 票 工 作 。

選 票 為 長 條 形 , 上 半 部 印 有 拉 丁 字 句 「我 選 舉 為 最 高 首 牧」 (Eligo in Summum Pontificem) , 下 方 之 空 白 部 份 用 來 寫 上 被 選 者 的 名 字 。

當 所 有 非 樞 機 的 教 會 人 士 離 開 西 斯 汀 教 堂 後 , 樞 機 便 隱 密 地 填 寫 選 票 , 並 把 它 對 摺 兩 次 ; 期 間 , 有 關 人 士 會 收 集 患 病 樞 機 的 選 票 , 回 西 斯 汀 教 堂 。

之 後 , 每 名 樞 機 步 上 祭 台 , 舉 起 摺 好 的 選 票 , 好 使 大 家 能 夠 看 見 , 並 大 聲 宣 誓 : 「我 呼 求 上 主 基 督 , 我 的 審 判 者 為 我 作 證 , 我 投 票 選 出 那 位 我 認 為 在 天 主 面 前 應 被 選 拔 者」 。 然 後 , 他 將 選 票 放 在 一 個 盤 上 , 傳 統 上 是 一 個 聖 體 盤 , 接 著 選 票 滑 落 一 個 容 器 中 , 傳 統 上 是 一 個 大 的 聖 爵 。

投 票 完 畢 後 , 首 名 監 票 員 會 將 容 器 搖 晃 以 拌 勻 選 票 。 之 後 他 將 選 票 移 到 一 個 新 的 甕 內 , 點 算 選 票 數 目 和 選 舉 人 數 是 否 相 符 。

隨 即 進 行 唱 票 。 三 位 監 票 員 逐 一 檢 視 選 票 , 最 後 一 名 監 票 員 讀 出 選 票 上 的 名 字 , 使 所 有 樞 機 都 能 記 錄 選 舉 結 果 。 最 後 一 名 監 票 員 以 針 從 「我 選」 的 字 上 以 線 穿 過 每 一 張 選 票 , 使 其 能 夠 縛 好 。

當 所 有 名 字 被 喊 出 後 , 便 會 計 算 是 否 有 人 獲 得 勝 出 所 需 的 三 分 之 二 大 多 數 票 , 或 在 密 會 後 期 更 改 規 定 的 過 半 數 票 。 覆 核 人 然 後 覆 核 監 票 人 的 工 作 以 防 出 錯 。

此 時 , 所 有 樞 機 在 投 票 期 間 寫 下 的 筆 記 將 被 收 集 , 並 連 同 選 票 燒 毀 。 如 在 早 上 或 晚 上 的 第 一 輪 投 票 沒 有 決 定 性 的 結 果 , 隨 即 展 開 第 二 輪 投 票 ; 投 票 的 筆 記 和 選 票 會 在 早 上 和 晚 上 一 併 燒 毀 。

當 樞 機 選 出 新 教 宗 後 , 選 票 會 即 時 燒 毀 。 按 傳 統 , 乾 燒 選 票 或 加 添 化 學 品 會 放 出 白 煙 , 表 示 已 選 出 教 宗 ; 否 則 就 會 在 燒 毀 選 票 時 加 入 濕 禾 草 或 其 他 化 學 品 使 其 發 出 黑 煙 , 表 示 仍 未 有 結 果 。 本 屆 選 舉 , 教 廷 還 會 在 選 出 新 教 宗 後 響 鐘 , 告 知 梵 蒂 岡 的 信 眾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對 選 舉 過 程 最 明 顯 的 修 改 是 , 在 多 次 投 票 不 果 後 , 可 選 擇 簡 單 多 數 票 的 方 式 , 取 代 三 分 二 多 數 票 的 要 求 ; 這 大 大 提 高 選 出 教 宗 的 機 會 。 三 分 之 二 多 數 票 的 規 定 , 將 用 於 第 一 階 段 的 會 議 : 三 日 的 投 票 , 之 後 暫 停 一 日 , 之 後 每 七 次 投 票 停 一 停 , 再 七 次 停 一 停 , 之 後 再 七 次 投 票 。

至 此 , 若 仍 未 能 選 出 新 教 宗 , 會 議 大 約 也 召 開 了 十 二 至 十 三 日 , 這 時 樞 機 可 透 過 簡 單 多 數 票 決 定 , 是 否 改 以 簡 單 多 數 去 選 出 教 宗 , 及 可 限 定 由 得 票 最 多 的 兩 人 中 選 出 教 宗 。
2005 年 4 月 17 日

 

若望保祿二世活出
回應聖召的祈禱生活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安 息 主 懷 , 回 看 他 的 一 些 著 作 和 少 年 時 的 生 活 , 可 見 他 個 人 生 活 的 一 面 , 當 中 包 括 他 如 何 活 出 祈 禱 的 生 活 、 如 何 看 待 司 鐸 聖 召 。

教 宗 曾 在 其 自 傳 式 著 作 及 幾 次 演 講 中 強 調 , 支 持 他 牧 職 的 , 不 是 教 宗 的 權 力 , 而 是 源 自 司 鐸 聖 召 的 靈 性 力 量 。

一 九 九 七 年 , 他 在 意 大 利 對 三 十 多 萬 青 年 說 : 「隨 著 時 光 流 逝 , 為 我 最 重 要 及 最 美 好 的 , 就 是 作 了 司 鐸 逾 五 十 年 , 因 為 我 每 天 都 可 以 舉 行 感 恩 祭」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九 四 六 年 晉 鐸 。

教 宗 年 輕 時 生 活 於 納 粹 統 治 的 共 產 國 家 波 蘭 , 雖 然 許 多 論 者 都 把 他 早 年 的 生 活 , 描 繪 成 半 政 治 性 的 生 活 , 但 教 宗 卻 把 這 些 年 月 視 為 不 可 缺 少 的 神 修 培 育 期 。

他 在 一 九 九 六 年 出 版 的 《禮 物 與 奧 蹟》 中 , 重 述 司 鐸 召 叫 如 何 使 他 充 滿 喜 樂 , 但 他 也 要 為 此 離 開 好 友 及 放 棄 其 他 興 趣 。 教 宗 在 其 中 一 段 寫 道 , 對 於 那 些 在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受 苦 的 朋 友 , 他 仍 感 到 虧 欠 , 這 次 戰 爭 可 說 是 「歷 史 上 的 大 祭 壇」 , 那 時 他 正 就 讀 於 一 間 地 下 修 院 。

他 的 故 鄉 在 波 蘭 南 部 的 華 杜 懷 斯 。 當 華 迪 卡 在 那 裡 就 讀 高 中 時 , 常 在 教 堂 熱 切 祈 禱 , 給 他 的 同 學 留 下 深 刻 印 象 。 終 其 一 生 , 他 貫 徹 地 活 出 這 種 深 度 的 默 想 。

納 粹 黨 在 一 九 三 九 年 佔 領 波 蘭 後 , 他 仍 每 天 參 與 感 恩 祭 、 實 踐 神 操 、 敬 禮 聖 母 及 研 讀 聖 經 。

他 的 友 人 說 , 當 卡 羅 爾 的 父 親 一 九 四 一 年 逝 世 時 , 他 跪 在 父 親 床 邊 , 連 續 祈 禱 十 二 小 時 。 不 久 , 他 便 退 出 劇 團 , 開 始 準 備 自 己 的 司 鐸 聖 召 。 他 這 個 決 定 使 許 多 朋 友 感 到 震 驚 , 他 們 都 嘗 試 說 服 他 留 在 舞 台 發 展 。

當 時 納 粹 黨 下 令 禁 止 宗 教 教 育 , 但 克 拉 科 夫 的 樞 機 仍 敢 於 在 其 寓 所 營 辦 地 下 修 院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就 是 在 這 間 修 院 就 讀 的 。

這 數 年 間 , 他 曾 兩 次 嘗 試 加 入 赤 足 加 爾 默 羅 修 會 , 但 遭 受 拒 絕 , 而 且 得 到 這 樣 的 勸 告 「你 注 定 要 作 更 偉 大 的 事 情」。

一 九 四 八 年 , 他 在 羅 馬 肄 業 完 畢 返 回 波 蘭 。 這 位 年 輕 神 父 獲 派 往 鄉 村 涅 哥 維 采 服 務 一 年 , 然 後 才 回 到 克 拉 科 夫 。 他 在 克 拉 科 夫 (Niegowic) 的 堂 區 服 務 時 , 特 別 關 注 青 年 , 時 常 教 導 他 們 , 與 他 們 踢 足 球 , 更 邀 請 大 學 生 到 他 的 家 裡 進 行 討 論 。
2005 年 4 月 17 日

 

若望保祿二世──信德的巨人
陳日君主教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四 月 七 日 假 主 教 座 堂 為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大 禮 安 息 彌 撒 , 當 日 由 陳 日 君 主 教 以 英 文 講 道 (現 載 中 譯 文)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以 中 文 講 道 , 兩 講 道 辭 如 下 :

我 深 深 感 受 到 這 是 莊 嚴 肅 穆 的 一 刻 , 我 們 香 港 的 社 群 , 聚 集 在 這 裡 向 我 們 所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我 們 的 善 牧 , 表 達 我 們 的 敬 意 。 就 像 當 日 聖 伯 多 祿 一 樣 , 我 今 天 要 向 執 政 者 , 向 各 長 老 , 向 全 以 色 列 人 民 講 話 。

有 關 這 位 偉 大 的 、 多 姿 多 采 的 教 宗 , 我 要 邀 請 你 們 特 別 注 視 他 的 哪 一 風 采 呢 ? 我 提 議 的 是 : 信 德 。

當 日 的 人 論 及 耶 穌 問 : 從 納 匝 肋 會 出 甚 麼 好 事 嗎 ? 我 相 信 當 卡 羅 爾•華 迪 卡 (Karol Wojtyla)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露 台 第 一 次 出 現 時 , 人 群 也 有 同 樣 的 問 號 : 一 個 從 波 蘭 來 的 教 宗 ? 波 蘭 不 是 一 個 有 名 的 國 家 , 沒 有 財 富 , 沒 有 勢 力 , 不 是 一 個 吸 引 遊 客 的 地 方 , 在 當 時 還 是 由 蘇 聯 的 共 產 政 權 所 統 治 。 波 蘭 人 有 他 們 推 理 上 一 套 特 有 的 邏 輯 , 有 別 於 我 們 通 常 所 稱 的 東 方 和 西 方 文 化 。 由 於 在 歷 史 上 他 們 所 經 歷 的 痛 苦 , 養 成 他 們 相 當 固 執 的 性 格 。 因 此 , 從 波 蘭 會 出 甚 麼 好 事 嗎 ?

今 天 , 我 們 可 以 肯 定 的 回 答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從 他 的 國 土 帶 給 我 們 信 德 , 單 純 的 信 德 , 堅 強 的 信 德 。

耶 穌 對 患 了 多 年 血 漏 病 的 婦 人 說 : 「女 兒 , 你 的 信 德 使 你 康 復」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相 信 納 匝 肋 的 耶 穌 , 那 位 被 釘 死 而 從 死 者 中 復 活 的 耶 穌 。 他 的 信 德 使 教 會 和 整 個 世 界 康 復 。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者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向 現 代 人 宣 布 同 一 的 喜 訊 : 「普 天 之 下 , 在 所 有 名 字 中 , 只 有 耶 穌 的 名 可 以 拯 救 我 們」 。 從 第 一 道 通 諭 開 始 , 和 在 千 禧 年 前 前 後 後 的 一 系 列 的 文 獻 中 , 教 宗 竭 力 給 現 代 的 人 顯 示 救 主 的 真 面 目 。 他 給 亞 洲 主 教 團 會 議 指 定 了 一 個 反 思 的 題 目 : 耶 穌 救 主 , 生 命 的 泉 源 , 豐 富 的 生 命 泉 源 。

他 相 信 被 釘 的 耶 穌 , 他 相 信 耶 穌 的 十 字 架 。

波 蘭 人 多 年 來 在 納 粹 和 蘇 聯 共 產 主 義 統 治 下 背 負 了 沉 重 的 十 字 架 。 我 們 對 他 們 的 苦 難 深 表 同 情 , 但 這 苦 難 正 是 他 們 光 榮 的 名 號 : 「匠 人 棄 而 不 用 的 石 頭 , 反 而 成 了 屋 角 的 基 石」。

在 《記 憶 和 身 份》 一 書 中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提 及 他 的 一 位 同 學 的 評 語 , 那 位 比 利 時 神 父 說 : 「我 們 在 西 方 幸 免 你 們 所 受 的 迫 害 , 也 許 是 因 為 我 們 不 能 承 受 這 麼 大 的 考 驗 , 而 你 們 卻 有 能 力 肩 負 起」。

在 我 七 年 能 夠 自 由 地 在 中 國 大 陸 行 走 的 時 期 , 我 曾 在 七 間 大 修 院 教 書 , 遇 見 很 多 主 教 , 神 父 , 修 女 和 教 友 , 有 年 老 的 , 有 年 輕 的 , 我 認 識 到 他 們 多 年 來 為 信 仰 所 受 的 苦 難 。 我 對 這 些 弟 兄 姊 妹 同 樣 懷 著 深 深 的 敬 佩 , 而 感 自 己 的 渺 少 , 十 分 的 渺 少 。

是 的 , 波 蘭 人 單 純 而 堅 強 的 信 德 使 他 們 勝 利 了 , 而 藉 著 他 們 尊 貴 的 兒 子 把 這 勝 利 散 布 到 整 個 的 教 會 。

「你 將 藉 著 這 記 號 得 勝」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徽 號 上 , 十 字 架 的 標 誌 是 明 顯 的 , 而 在 十 字 架 旁 , 比 較 小 的 是 一 個 M 字 , 站 立 在 十 字 架 下 的 母 親 , 因 著 她 女 性 溫 柔 的 特 質 , 減 輕 了 殘 酷 的 死 亡 的 恐 佈 。

當 然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相 信 復 活 。 當 會 堂 長 雅 依 洛 聽 到 他 女 兒 死 了 的 消 息 時 , 耶 穌 對 他 說 「不 要 怕 , 只 要 相 信」 。 然 後 他 命 令 那 女 兒 說 : 「女 孩 , 起 來」 ! (瑪 爾 谷 福 音 記 載 了 原 來 的 話 「Talitha, Kum) 耶 穌 把 十 二 歲 的 女 孩 , 充 滿 生 命 的 象 徵 , 交 還 給 滿 心 喜 樂 的 家 人 。

一 種 死 亡 的 文 化 正 威 脅 著 現 代 的 社 會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卻 不 斷 地 宣 揚 生 命 的 福 音 , 對 抗 不 義 , 對 抗 暴 力 , 對 抗 戰 爭 。 他 相 信 耶 穌 , 我 們 的 生 命 和 復 活 , 人 格 化 了 的 慈 悲 和 寬 恕 。 世 界 多 麼 需 要 他 !

他 相 信 聖 神 在 教 會 內 工 作 。 他 相 信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是 天 主 聖 神 的 傑 作 , 他 毫 不 遲 疑 地 承 龔 了 前 任 教 宗 的 名 字 , 若 望 保 祿 一 世 值 得 我 們 為 他 立 碑 , 他 的 選 名 , 若 望 保 祿 , 充 滿 創 意 , 是 一 個 宣 告 , 一 個 承 諾 , 他 要 實 行 前 任 兩 位 大 公 會 議 的 教 宗 ── 若 望 廿 三 世 和 保 祿 六 世 的 工 作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任 教 宗 的 初 期 , 很 多 人 問 : 華 迪 卡 是 保 守 派 或 是 前 衛 派 ? 現 在 還 有 很 多 人 用 這 標 籤 衡 量 他 多 年 任 期 , 這 是 多 麼 膚 淺 的 分 界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與 天 主 聖 神 一 樣 的 保 守 和 前 衛 , 他 按 著 大 公 會 議 指 示 的 方 向 , 勇 往 直 前 , 沒 有 左 或 轉 右 。

教 宗 也 相 信 聖 神 在 他 自 己 身 上 工 作 , 相 信 天 主 交 給 他 的 職 務 , 作 為 教 會 的 牧 者 , 作 為 一 個 世 人 企 盼 他 指 導 的 人 , 他 絕 不 逃 避 責 任 。

偉 大 的 教 宗 相 信 人 。 讓 我 引 用 兩 句 《人 類 救 主》 的 通 諭 :

®「基 督 給 人 啟 示 了 人」 就 是 說 : 人 在 天 主 眼 中 多 麼 寶 貴 。

®「教 會 的 路 是 人」 就 是 說 : 教 會 的 使 命 是 愛 護 人 , 是 發 展 他 們 的 潛 能 , 醫 治 他 們 的 軟 弱 。

這 種 對 人 深 深 的 相 信 , 使 他 成 為 每 個 人 的 朋 友 , 不 分 種 族 , 不 分 社 會 階 層 , 不 分 宗 教 。 當 我 看 到 他 親 吻 嬰 兒 , 降 福 病 人 , 與 曾 行 刺 他 的 人 對 話 , 使 我 最 敬 佩 的 不 是 他 的 溫 和 , 而 是 他 對 人 的 尊 重 , 甚 至 崇 敬 , 他 的 信 德 。 他 在 每 個 人 身 上 看 到 天 主 的 肖 像 。

若 望 保 祿 是 一 個 偉 大 的 信 者 , 他 生 活 著 他 的 信 德 , 直 到 最 後 一 刻 。 他 的 信 德 使 他 最 後 的 疾 病 變 成 光 輝 的 見 證 , 他 在 自 己 身 上 實 行 了 他 所 寫 的 「論 得 救 恩 的 痛 苦」 。 在 臨 終 時 他 宣 講 痛 苦 的 福 音 , 痛 苦 的 喜 樂 。 他 最 後 的 遺 言 是 : 「我 很 喜 樂 , 你 們 也 要 喜 樂」。

願 天 主 因 衪 的 忠 信 僕 人 受 讚 美 ! 願 這 悼 念 禮 儀 帶 領 我 們 更 接 近 他 信 德 的 境 界 。
2005 年 4 月 17 日

 

教宗逾越聖祭講道辭
湯漢輔理主教

最 近 一 個 星 期 , 如 果 我 們 留 心 本 港 和 國 際 新 聞 , 不 難 看 到 很 多 有 關 我 們 最 敬 愛 的 教 宗 的 報 導 , 特 別 是 美 國 CNN 電 視 新 聞 台 , 從 教 宗 生 命 彌 留 時 直 至 今 天 , 每 日 廿 四 小 時 , 不 斷 播 放 著 教 宗 的 生 平 、 全 球 各 地 對 教 宗 的 悼 念 情 況 , 以 及 全 球 很 多 受 訪 國 家 領 導 人 對 教 宗 的 讚 賞 和 感 受 , 包 括 俄 羅 斯 、 古 巴 、 以 色 列 及 巴 勒 斯 坦 等 地 的 領 袖 的 崇 高 評 語 。 大 家 都 公 認 : 教 宗 真 是 一 位 悲 天 憫 人 、 充 滿 神 恩 、 令 人 敬 佩 的 本 世 紀 精 神 領 袖 。 他 繼 承 波 蘭 民 族 的 精 神 遺 產 , 以 天 主 為 天 地 主 宰 , 透 過 虔 誠 的 祈 禱 和 對 主 的 信 心 , 把 坎 坷 的 身 世 和 國 難 化 為 力 量 , 進 而 服 膺 聖 經 訓 導 及 教 會 傳 統 , 領 導 教 會 和 人 類 , 步 向 光 明 。 他 為 了 維 護 基 督 倫 理 道 德 , 也 為 了 捍 衛 人 的 寶 貴 生 命 、 人 性 的 尊 嚴 與 自 由 、 社 會 的 正 義 與 和 平 , 絲 毫 不 肯 讓 步 ; 他 不 怕 與 時 下 潮 流 相 背 逆 , 不 怕 被 譏 評 為 保 守 分 子 , 始 終 高 舉 真 理 , 大 聲 疾 呼 。 他 衷 心 寬 恕 和 探 訪 曾 襲 擊 自 己 的 狙 擊 手 , 也 為 教 會 成 員 所 犯 的 錯 失 敢 於 公 開 請 求 寬 恕 。 他 既 有 義 , 也 不 忘 情 , 在 繁 忙 的 日 程 中 , 九 次 抽 出 時 間 探 訪 祖 國 波 蘭 , 也 去 到 自 己 父 母 及 哥 哥 的 墳 地 掃 墓 , 與 鄉 里 聚 舊 , 充 分 顯 出 自 己 是 一 位 情 感 豐 富 的 孝 子 良 朋 , 亦 為 基 督 徒 愛 國 愛 鄉 愛 家 的 情 操 , 樹 立 楷 模 。 他 出 國 訪 問 超 過 百 次 , 與 各 階 層 人 士 接 觸 , 影 響 深 遠 。 教 宗 真 是 天 主 賜 給 人 類 及 教 會 的 禮 物 , 不 能 不 令 我 們 衷 心 感 謝 天 主 。 今 晚 , 我 想 就 我 所 見 所 聞 的 三 件 小 事 , 與 大 家 分 享 , 作 為 補 白 。

無 可 否 認 , 今 天 的 修 士 , 就 是 明 天 的 神 父 。 教 宗 從 修 士 時 期 起 , 早 已 非 常 關 心 弱 小 。 二 0 0 0 年 四 月 份 的 《時 代》 週 刊 , 對 教 宗 訪 問 巴 勒 斯 坦 和 以 色 列 , 曾 予 以 大 篇 幅 報 導 , 其 中 有 一 段 非 常 感 人 的 插 曲 。 原 來 , 六 十 年 前 , 當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結 束 時 , 教 宗 還 是 一 位 波 蘭 籍 修 士 , 準 備 升 神 父 。 那 時 , 他 看 到 很 多 被 德 軍 囚 禁 在 集 中 營 的 人 士 剛 獲 釋 放 出 來 , 知 道 他 們 定 必 很 饑 餓 , 於 是 帶 備 清 水 麪 包 出 外 救 人 。 被 他 救 過 的 人 當 中 , 有 一 位 是 猶 太 籍 少 女 , 芳 齡 十 四 。 她 從 集 中 營 被 釋 放 後 , 急 於 跑 到 火 車 站 , 離 開 傷 心 地 , 返 回 祖 國 。 但 因 饑 餓 無 力 , 走 了 不 久 , 便 跌 倒 在 地 上 。 她 心 想 這 次 必 死 無 疑 , 怎 料 竟 被 這 位 修 士 救 起 。 他 除 了 給 她 飲 食 外 , 還 親 自 背 著 她 走 了 十 多 公 里 , 送 她 到 達 火 車 站 。 在 互 相 交 換 名 字 後 , 這 位 修 士 便 揮 手 道 別 。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 這 位 猶 太 女 子 突 然 得 知 這 位 修 士 竟 當 上 了 教 宗 。 從 那 時 起 , 她 很 渴 望 有 機 會 與 他 見 面 。 果 然 ,   皇 天 不 負 有 心 人 , 就 在 二 0 0 0 年 三 月 教 宗 訪 問 以 、 巴 兩 地 時 , 她 終 於 找 到 機 會 與 教 宗 會 晤 , 親 自 面 謝 他 當 年 救 命 之 恩 。 她 同 時 發 現 , 與 她 一 起 向 教 宗 面 謝 的 , 還 有 其 他 四 位 人 士 。 我 們 的 教 宗 就 是 這 樣 , 跟 隨 今 日 福 音 中 的 耶 穌 (路 八 : 40-58) , 發 揮 愛 心 , 治 病 救 人 。

我 有 幸 參 加 二 0 0 二 年 在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舉 行 的 世 界 青 年 節 。 期 間 , 教 宗 曾 向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參 加 者 , 尤 其 是 青 年 們 , 發 出 呼 籲 , 邀 請 他 們 肯 定 自 己 對 今 天 世 界 所 應 擔 當 的 角 色 和 使 命 。 教 宗 說 「這 新 紀 元 、 新 千 年 以 兩 件 截 然 不 同 的 世 界 大 事 開 始 : 第 一 件 大 事 是 看 到 很 多 朝 聖 者 於 聖 年 期 間 湧 到 羅 馬 朝 聖 , 他 們 之 所 以 經 過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聖 門 而 進 入 聖 殿 , 是 為 了 表 示 自 己 願 意 投 向 基 督 的 決 心 ; 另 一 件 大 事 則 是 看 到 恐 佈 分 子 於 「九 一 一」 在 美 國 所 進 行 的 恐 佈 襲 擊 。 這 兩 幅 圖 像 是 現 代 世 界 的 寫 照 ; 仇 恨 暫 時 佔 著 優 勢 」 。 究 竟 我 們 應 採 用 甚 麼 根 基 去 建 立 新 的 時 代 呢 ? 教 宗 給 青 年 的 答 覆 是 : 「你 們 一 定 知 道 答 案 。 你 們 已 透 過 參 與 世 界 青 年 節 把 答 案 表 達 出 來 , 就 是 : 只 有 耶 穌 基 督 才 是 新 時 代 的 基 石 , 也 只 有 在 這 基 石 上 , 我 們 才 能 生 存 。 上 一 個 世 紀 的 人 曾 自 信 , 世 界 毋 需 基 石 , 亦 嘗 試 建 立 一 個 沒 有 基 督 的 世 界 , 結 果 是 建 立 出 一 個 摧 毀 人 類 的 世 界」 。 教 宗 最 後 說 : 「我 希 望 被 痛 苦 與 不 公 義 所 折 磨 的 人 類 , 能 在 自 由 與 和 平 的 標 記 中 建 立 新 的 文 明 。 但 要 達 至 這 個 目 標 , 我 們 就 必 須 有 新 一 代 的 建 設 者 , 他 們 不 是 被 恐 懼 及 暴 力 所 威 迫 , 而 是 出 於 真 愛 , 逐 步 逐 步 地 建 立 起 人 民 之 城 兼 天 主 之 城 。 青 年 們 , 你 們 應 該 成 為 這 類 建 設 者」 。 教 宗 就 是 這 樣 帶 領 著 我 們 , 按 照 今 天 的 兩 篇 讀 經 , 以 基 督 為 基 石 (宗 四 : 11-12) , 抱 著 「不 要 怕 , 只 管 信」 (路 四 : 50) 的 大 無 畏 精 神 , 團 結 奮 鬥 , 促 使 充 滿 自 由 、 平 等 、 仁 愛 的 天 國 早 日 臨 現 人 間 。

去 年 五 月 中 旬 , 我 到 羅 馬 出 席 會 議 , 剛 巧 碰 上 教 宗 慶 祝 八 十 四 歲 生 辰 。 當 時 , 曾 有 人 見 他 身 體 虛 弱 , 問 他 會 否 退 休 , 他 答 說 : 「耶 穌 背 十 字 架 , 直 至 生 命 末 刻 ; 如 果 我 現 在 就 放 下 我 的 十 字 架 , 我 怎 配 稱 為 耶 穌 的 忠 信 追 隨 者 呢」 ? 這 樣 , 教 宗 把 晚 年 的 生 命 推 向 人 生 顛 峰 , 發 射 更 大 的 光 芒 , 見 證 他 在 一 九 九 九 年 , 即 國 際 長 者 年 , 《致 長 者 文 告》 所 說 過 的 話 : 任 何 年 紀 都 有 它 美 麗 之 處 , 要 視 之 為 恩 寵 時 期 , 而 死 亡 就 是 生 命 的 高 峰 。

最 敬 愛 的 善 牧 教 宗 , 願 主 賜 您 永 享 安 息 ! 我 們 衷 心 感 謝 您 的 長 期 牧 養 , 也 必 將 您 的 嘉 言 懿 行 銘 刻 心 中 , 努 力 實 踐 ; 請 您 在 天 上 繼 續 領 導 我 們 , 也 為 我 們 轉 禱 。
二00五年四月七日
2005 年 4 月 17 日

 

教宗大禮安息彌撒
公教青年延續薪火

一 批 公 教 青 年 和 宗 教 人 士 , 聯 同 逾 六 千 名 參 禮 者 四 月 七 日 齊 集 主 教 座 堂 , 祈 求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靈 魂 安 息 。

安 息 彌 撒 於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葬 禮 前 一 晚 八 時 舉 行 , 一 些 參 禮 者 當 日 下 午 二 時 多 已 抵 達 座 堂 祈 禱 、 等 候 禮 儀 開 始 。 到 晚 上 六 時 座 堂 已 坐 滿 參 禮 者 , 大 會 要 安 排 未 能 入 座 者 改 往 堅 道 明 愛 中 心 公 眾 禮 堂 及 座 堂 廣 場 , 透 過 大 屏 幕 參 與 禮 儀 。 廣 場 上 , 一 些 信 徒 手 持 標 語 , 希 望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盡 快 獲 封 為 聖 人 。 教 區 為 參 禮 者 準 備 六 千 本 禮 儀 書 當 晚 全 數 派 出 。

禮 儀 分 四 部 分 : 光 的 典 禮 、 聖 道 禮 、 逾 越 聖 祭 和 追 悼 禮 。 在 光 的 禮 儀 中 , 大 會 在 歌 詠 團 獻 唱 喜 樂 頌 時 , 特 別 安 排 逾 百 名 參 加 過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青 年 , 列 隊 進 入 祭 台 前 高 舉 燭 光 , 象 徵 薪 火 相 傳 , 延 續 教 宗 的 精 神 。

教 宗 生 前 鍾 愛 青 年 , 臨 終 前 更 特 別 答 謝 前 往 梵 蒂 岡 、 為 他 祈 禱 的 公 教 青 年 。

安 息 彌 撒 由 教 區 主 教 陳 日 君 主 祭 ,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 聖 母 神 樂 院 李 達 修 院 牧 以 及 約 一 百 二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東 正 教 香 港 及 東 南 亞 都 主 教 聶 基 道 、 聖 公 會 徐 贊 生 主 教 、 蘇 以 葆 主 教 , 和 基 督 教 香 港 信 義 會 監 督 曹 瑞 雲 牧 師 亦 有 出 席 , 他 們 在 彌 撒 中 祈 禱 。 基 督 教 、 佛 教 、 道 教 、 回 教 和 孔 教 共 有 數 十 名 代 表 參 禮 。

禮 儀 中 , 由 波 蘭 駐 香 港 總 領 事 波 托 茨 基 (R.J. Potocki) 、 仁 愛 會 修 女 , 以 及 青 年 、 新 移 民 及 長 者 獻 上 信 友 禱 文 。

當 晚 分 別 由 陳 日 君 主 教 以 英 語 、 湯 漢 主 教 以 粵 語 講 道 , 陳 主 教 讚 揚 教 宗 努 力 追 隨 基 督 , 表 現 出 堅 強 的 信 德 , 又 讚 他 「愛 人 , 不 分 種 族 和 社 會 階 層 , 他 是 眾 人 的 朋 友」 ; 湯 主 教 稱 教 宗 任 內 推 動 和 平 , 以 愛 去 建 立 文 明 。

在 聖 祭 禮 後 的 追 悼 禮 , 陳 主 教 聯 同 幾 位 神 長 向 教 宗 遺 像 灑 聖 水 及 奉 香 , 紀 念 天 主 賜 給 教 宗 洗 禮 和 聖 秩 的 大 恩 ; 全 體 參 禮 者 然 後 向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遺 照 致 三 鞠 躬 禮 。

彌 撒 後 , 波 蘭 裔 的 聖 母 院 堂 區 主 任 司 鐸 簡 立 和 神 父 (S. Kalisz) 稱 , 當 晚 約 有 三 十 位 在 港 的 波 蘭 信 徒 參 與 追 悼 教 宗 , 他 們 手 持 國 旗 進 入 座 堂 , 向 屬 同 鄉 的 教 宗 致 敬 。

簡 神 父 說 : 「我 為 教 宗 離 世 感 到 憂 傷 , 相 信 許 多 波 蘭 朋 友 亦 然」 。 一 位 居 港 多 年 的 波 蘭 信 徒 表 示 「千 言 萬 語 也 無 法 形 容 我 的 感 受 …… 教 宗 在 我 的 生 命 中 佔 有 很 重 要 部 份」。

聖 依 納 爵 堂 信 徒 梁 孫 玲 玲 禮 儀 前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是 位 無 私 的 領 袖 ; 又 愛 護 青 少 年」 。 聖 家 堂 信 徒 植 余 小 蘭 稱 : 「教 宗 對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與 合 一 , 實 在 功 不 可 沒」 。 香 港 道 教 聯 合 會 主 席 湯 偉 奇 道 長 告 訴 本 報 , 教 宗 是 偉 大 的 精 神 領 袖 , 也 為 人 所 敬 重 。

宗 教 人 士 外 , 政 府 官 員 亦 都 參 與 彌 撒 , 包 括 署 理 行 政 長 官 曾 蔭 權 和 民 政 事 務 局 局 長 何 志 平 , 多 國 駐 港 外 交 人 員 亦 有 出 席 。 此 外 , 有 線 電 視 當 晚 現 場 直 播 整 個 禮 儀 。

青年彌撒悼教宗
教 區 青 年 牧 民 委 員 會 四 月 十 二 日 假 九 龍 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逾 越 聖 祭 。 聖 祭 由 陳 日 君 主 教 主 持 , 青 委 會 主 席 陳 德 雄 等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逾 七 百 名 信 徒 參 與 , 當 中 大 部 份 是 青 少 年 。 講 道 時 , 陳 主 教 說 「教 宗 給 了 我 們 信 心 , 去 完 成
(和 平)  的 夢 想」 。 彌 撒 尾 聲 , 參 禮 者 同 心 宣 讀 承 諾 , 以 延 續 教 宗 對 和 平 與 福 音 的 使 命 。

座堂直播教宗葬禮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於 四 月 八 日 下 午 四 時 舉 行 祈 禱 會 , 現 場 直 播 教 宗 逾 越 聖 祭 , 由 座 堂 主 任 司 鐸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持 , 逾 三 百 位 信 徒 參 與 。 當 日 本 港 多 家 電 視 台 , 包 括 有 線 電 視 、 電 視 廣 播 有 限 公 司 和 亞 洲 電 視 都 有 直 播 該 台 彌 撒 , 更 邀 請 天 主 教 人 士 在 節 目 中 解 釋 禮 儀 。
2005 年 4 月 17 日

 

願他好好休息

曾 兩 度 參 加 世 界 青 年 節 的 亞 雯 , 上 星 期 四 晚 與 百 多 位 曾 參 與 世 界 青 年 節 、 與 教 宗 會 過 面 的 青 年 手 持 燭 光 , 參 加 教 區 為 教 宗 舉 行 的 大 禮 安 息 彌 撒 。 「很 開 心 可 以 為 教 宗 盡 點 綿 力 , 我 相 信 他 一 定 會 繼 續 照 顧 我 們」 ! 「我 未 能 到 梵 蒂 岡 悼 念 教 宗 , 只 能 為 他 做 這 些 簡 單 的 事 情」 。 她 說 。 「記 得 一 次 在 法 國 參 加 世 界 青 年 節 乘 車 途 中 , 龐 樂 培 神 父 忽 然 帶 領 香 港 參 加 者 在 中 途 下 車 。 結 果 我 們 近 距 離 看 見 了 教 宗 , 有 教 友 感 動 得 流 淚」 。 她 續 說 : 「希 望 他 好 好 休 息」 。 她 又 說 。
2005 年 4 月 17 日

 

「彰顯天主恩賜」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阿德

慈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去 世 了 , 多 達 二 百 名 世 界 元 首 雲 集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信 眾 齊 集 梵 蒂 岡 內 外 , 要 送 他 最 後 一 程 , 作 最 後 致 敬 。 連 香 港 的 電 視 也 作 三 小 時 直 播 喪 禮 禮 儀 。 這 次 喪 禮 的 轟 動 , 絕 對 是 世 紀 少 見 。

為 什 麼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有 這 樣 大 的 感 召 力 呢 ? 我 認 為 有 以 下 幾 個 原 因 。

一、 熱 愛 生 命 : 一 個 在 六 十 年 前 被 教 宗 救 回 一 命 的 猶 太 人 告 訴 美 國 《紐 約 報》 記 者 科 亨 , 在 一 九 四 五 年 一 月 , 十 三 歲 的 齊 雷 爾 由 解 放 了 的 波 蘭 納 粹 集 中 營 獲 釋 , 當 時 她 又 餓 又 累 , 流 落 在 一 個 火 車 站 , 從 來 一 位 「十 分 英 俊」 的 穿 長 袍 的 青 年 給 她 送 來 茶 、 麫 包 和 芝 士 , 並 抱 起 她 到 鄰 村 去 , 這 青 年 更 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二、 寬 恕 典 範 : 教 宗 寬 恕 別 人 , 也 不 懼 怕 要 人 寬 怒 。 第 一 次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險 被 槍 殺 , 那 是 發 生 於 一 九 八 一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 他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被 一 土 耳 其 年 輕 人 阿 格 開 槍 暗 殺 , 他 事 後 為 射 傷 他 的 青 年 祈 禱 , 並 寬 恕 了 他 ; 翌 年 兩 名 保 加 利 亞 長 官 被 控 意 圖 刺 殺 教 宗 , 但 教 宗 亦 到 監 獄 探 訪 兩 人 , 寬 恕 了 他 們 。 有 誰 可 以 寬 恕 刺 殺 自 己 的 人 ?

三、 勇 敢 與 包 容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自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十 六 日 就 職 , 至 二 0 0 五 年 這 廿 六 年 間 , 進 行 了 牧 民 探 訪 二 百 五 十 次 , 到 過 一 百 一 十 九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 行 程 超 過 七 十 萬 哩 。 他 支 持 波 蘭 脫 離 共 黨 爭 取 自 由 , 結 果 成 功 使 波 蘭 獲 得 解 放 。 他 曾 公 開 反 對 老 布 殊 發 動 波 斯 灣 戰 爭 , 亦 與 克 林 頓 因 墮 胎 合 法 化 等 問 題 有 爭 拗 , 但 二 人 均 給 予 教 宗 高 度 評 價 。 他 沒 有 迴 避 難 題 , 主 動 承 認 天 主 教 教 會 的 失 誤 , 甚 至 主 動 與 回 教 、 東 正 教 、 猶 太 教 領 袖 接 觸 , 這 種 共 融 共 存 , 努 力 溝 通 的 態 度 , 是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的 。

六 十 五 名 元 首 , 包 括 卅 五 位 總 統 , 廿 四 位 總 理 及 六 位 國 王 專 程 前 往 梵 蒂 岡 參 加 教 宗 的 喪 禮 , 向 這 位 他 們 尊 敬 的 、 一 生 事 蹟 皆 為 彰 顯 天 主 的 恩 賜 的 、 被 稱 為 「大 若 望 保 祿」 的 教 宗 作 最 後 致 敬 。 「今 天 , 世 界 很 漂 亮」 。 一 位 法 國 少 女 這 樣 講 述 他 的 心 情 , 為 甚 麼 漂 亮 ? 因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打 破 藩 籬 , 凝 聚 和 諧 !
2005 年 4 月 17 日

 

走在樹林下的身影
何綺麗

左 邊 是 楓 葉 悠 悠 落 下
右 邊 是 小 鳥 輕 盈 飛 翔
他 踽 踽 獨 行
微 駝 的 背
像 背 負 著 人 世 的 飄 泊 凋 零
不 隱 的 步 履
也 曾 走 過 凶 惡 險 阻

外 面 是 納 粹 的 槍 林 彈 雨
裡 面 是 年 輕 修 道 者 的 祈 禱
他 默 默 哀 悼
帶 淚 的 臉 龐
為 受 苦 的 人 許 下 安 慰 的 叮 嚀
他 偶 爾 仰 望
白 雲 隨 他 腳 步 跑 向 世 界 角 落
誰 說 他 往 外 太 多
他 說 世 界 要 多 一 點 的 勇 氣
多 一 點 的 自 由 、 公 義 和 俠 義 心 腸

上 面 是 溫 柔 的 召 喚
下 面 是 血 肉 的 泥 塵
風 一 吹 過 就 成 了 十 字 架
祝 禱
世 間 的 愛 與 夢 飛 揚
作者為西貢崇真天主教小學校長
2005 年 4 月 17 日

 

慈愛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教 宗 原 名 卡 羅 爾•華 迪 卡 (Karol Wojtyla)。 他 年 輕 時 喜 愛 運 動 如 踢 足 球 、 滑 雪 、 划 船 等 ; 又 喜 愛 寫 詩 、 寫 劇 本 和 表 演 戲 劇 等 。 教 宗 在 家 中 排 行 第 二 。 母 親 在 他 九 歲 時 去 世 ; 長 兄 是 一 位 醫 生 , 在 教 宗 十 三 歲 時 去 世 ; 父 親 則 在 教 宗 剛 過 二 十 歲 時 逝 世 。

教 宗 童 年 時 代 的 回 憶 ; 首 先 感 謝 的 就 是 我 那 位 過 早 失 去 了 妻 子 的 父 親 。 他 是 位 極 虔 誠 的 教 友 , 我 看 到 他 每 天 過 著 簡 樸 的 生 活 。 父 親 以 前 是 職 業 軍 人 ; 母 親 去 世 後 , 他 過 著 一 種 時 常 祈 禱 的 生 活 。 他 的 表 樣 可 說 是 我 的 第 一 間 修 院 , 是 一 間 家 庭 修 院 。

青 年 時 代 的 回 憶 : 戰 爭 的 爆 發 使 我 們 遠 離 了 學 業 和 大 學 。 在 那 期 間 我 失 去 了 父 親 。 我 的 人 生 有 如 被 人 從 它 所 成 長 的 土 地 上 連 根 拔 起 。 但 這 並 不 只 是 一 個 消 極 的 過 程 , 實 際 上 , 一 道 前 所 未 有 的 光 明 開 始 照 亮 我 的 良 心 : 上 主 願 意 我 成 為 一 位 司 鐸 。

一 九 三 八 年 , 他 進 入 大 學 修 讀 波 蘭 語 言 及 文 學 , 一 年 後 , 因 納 粹 政 權 關 閉 大 學 而 停 學 , 隨 後 在 石 礦 場 及 化 工 廠 工 作 。

教 宗 在 一 九 四 六 年 晉 鐸 。 在 任 神 職 期 間 , 他 曾 教 授 小 學 宗 教 課 及 高 中 教 理 講 授 、 也 從 事 大 學 生 的 牧 民 輔 導 、 學 術 研 究 及 教 授 、 家 庭 及 婚 姻 牧 民 ……

大事表:
一 九 二 0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 生 於 波 蘭 南 部 小 城 市 華 杜 懷 斯
(Wadowice)
九 歲 : 初 領 聖 體 聖 事
十 八 歲 : 領 受 堅 振 聖 事
一 九 四 二 年 : 進 入 秘 密 運 作 的 地 下 修 院
一 九 四 六 年 : 受 祝 聖 為 神 父
一 九 五 八 年 九 月 廿 八 日 : 受 祝 聖 為 主 教
一 九 六 四 年 : 獲 任 命 為 總 主 教
一 九 六 七 年 : 獲 冊 封 為 樞 機 主 教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十 六 日 : 獲 選 為 教 宗

你知道嗎?
® 他 是 四 百 五 十 年 來 首 位 非 意 大 利 籍 教 宗 。
®  一 百 卅 二 年 來 最 年 輕 的 教 宗 。
® 也 是 首 位 來 自 共 產 主 義 專 政 國 家 的 教 宗 。
® 他 精 通 八 種 語 言 。
® 他 動 靜 皆 宜 , 喜 歡 踢 足 球 、 滑 雪 、 爬 山 、 游 泳 、 划 船 ; 也 愛 寫 詩 、 劇 本 和 戲 劇 表 演 。
® 為 紀 念 領 受 聖 職 五 十 周 年 而 撰 寫 《禮 物 與 奧 蹟》 , 在 書 內 分 享 自 己 的 聖 召 心 路 歴 程 。
® 由 回 答 記 者 問 題 的 答 案 而 編 輯 成 《跨 越 希 望 的 門 檻》 , 此 書 更 成 為 很 多 國 家 的 暢 銷 書 。
® 在 一 九 九 九 年 的 鐳 射 唱 片 (ABBA PATER) 中 , 收 錄 了 教 宗 獨 唱 的 拉 丁 文 天 主 經 。
®
美 國 《時 代 週 刊》 選 他 為 一 九 九 四 年 的 風 雲 人 物 。
® 教 宗 的 出 訪 行 程 估 計 約 等 於 環 繞 地 球 廿 八 次 ﹐ 差 不 多 三 次 從 地 球 到 月 球 的 距 離 。
® 教 宗 冊 封 了 一 千 三 百 卅 八 位 真 福 , 以 及 四 百 八 十 二 位 聖 人 。
® 教 宗 共 出 版 了 五 本 書 。 除 以 上 提 及 的 兩 本 外 , 其 他 包 括 有Triptyque romain (2003)》,《Levezvous et allons (2004)》,《M_moire et identit (2005)
® 教 宗 創 辦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學 院 。
® 教 宗 於 八 六 年 在 羅 馬 創 立 了 第 一 屆 世 界 青 年 節 , 以 後 每 年 聖 枝 主 日 在 羅 馬 舉 行 ; 每 兩 至 三 年 在 不 同 國 家 舉 辦 國 際 性 青 年 節 。
® 是 第 一 位 到 監 獄 探 訪 的 教 宗 。 (和 刺 殺 他 本 人 的 Mehmet Ali Agca 會 談)
2005 年 4 月 17 日

 

北韓信徒哀悼教宗
天主教協會發唁函

據 國 際 傳 媒 報 導 , 約 百 名 北 韓 天 主 教 徒 , 在 首 都 平 壤 的 天 主 教 堂 參 與 彌 撒 , 哀 悼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逝 世 。

南 韓 《文 化 傳 播 公 司》 四 月 十 日 播 放 一 則 八 十 五 秒 的 新 聞 影 片 , 顯 示 在 北 韓 唯 一 的 平 壤 獎 忠 天 主 堂 舉 行 的 追 思 彌 撒 中 , 北 韓 教 友 哀 悼 教 宗 的 逝 世 並 為 他 祈 禱 。

據 《美 聯 社》 電 視 新 聞 提 供 的 片 段 , 彌 撒 由 一 名 在 美 國 工 作 的 韓 裔 神 父 主 持 。 天 亞 社 曾 經 試 圖 確 定 該 神 父 的 身 份 , 但 不 成 功 , 而 南 韓 教 會 的 多 位 消 息 人 士 表 示 , 他 們 也 無 法 確 定 主 持 彌 撒 的 這 位 神 父 是 誰 。

八 十 四 歲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於 四 月 二 日 在 梵 蒂 岡 的 寓 所 內 去 世 , 四 月 八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下 葬 。

在 這 則 新 聞 片 段 內 , 該 身 份 未 明 的 神 父 在 平 壤 獎 忠 教 堂 舉 行 的 彌 撒 中 為 北 韓 教 友 分 送 聖 體 。 聲 稱 是 北 韓 教 會 人 員 的 彌 撒 參 加 者 金 永 一 (Kim  Yong-li) 對 著 鏡 頭 表 示 : 「我 聽 到 教 宗 逝 世 的 消 息 時 , 感 到 非 常 驚 訝」 。 金 永 一 又 說 , 追 思 祈 禱 會 在 全 國 各 地 教 友 家 中 也 有 舉 行 。 根 據 片 段 , 這 間 於 一 九 八 八 年 開 放 的 教 堂 沒 有 神 父 或 修 女 , 但 有 兩 名 教 友 負 責 每 主 日 在 那 處 舉 行 三 次 的 祈 禱 禮 儀 。

《美 聯 社》 在 南 韓 首 都 首 爾 「舊 稱 漢 城」 分 社 表 示 , 這 則 片 段 是 直 接 從 北 韓 經 衛 星 傳 送 , 由 於 這 名 記 者 仍 身 處 北 韓 , 該 社 無 法 確 定 這 名 神 父 的 身 份 。 南 北 韓 之 間 的 任 何 通 訊 或 電 話 都 需 要 兩 國 政 府 的 特 別 批 准 。

天 主 教 司 鐸 爭 取 公 義 協 會 發 言 人 在 同 日 表 示 , 協 會 在 四 月 八 日 收 到 (北 韓) 韓 國 天 主 教 協 會 的 信 件 指 出 , 他 們 獲 悉 教 宗 去 世 後 , 曾 向 梵 蒂 岡 發 出 吊 唁 函 。 這 兩 個 分 別 在 北 韓 及 南 韓 的 協 會 長 久 以 來 都 有 彼 此 聯 繫 , 因 為 司 鐸 協 會 經 常 到 訪 北 韓 , 並 提 供 救 援 物 資 。

發 言 人 說 , 韓 國 天 主 教 協 會 也 在 信 中 表 示 , 平 壤 的 教 堂 曾 舉 行 祈 禱 會 , 但 沒 有 提 及 那 台 追 思 彌 撒 。

南 韓 媒 體 猜 測 , 北 韓 「急 於」 發 出 教 宗 去 世 的 消 息 , 是 為 了 向 世 界 顯 示 這 個 共 產 國 家 有 「宗 教 自 由」。

北 韓 官 方 是 容 許 宗 教 活 動 , 而 根 據 教 會 消 息 人 士 表 示 , (北 韓) 韓 國 羅 馬 天 主 教 協 會 宣 稱 當 地 有 三 千 至 四 千 名 教 友 。 這 個 設 在 平 壤 獎 忠 教 堂 的 協 會 表 示 , 在 二 百 五 十 至 三 百 人 經 常 參 加 教 堂 的 主 日 禮 儀 , 而 這 是 北 韓 唯 一 的 天 主 教 堂 。

自 從 南 北 韓 在 五 十 多 年 前 爆 發 戰 爭 以 來 , 北 韓 就 一 直 沒 有 任 何 已 知 的 神 父 及 修 會 成 員 駐 守 , 但 是 南 韓 多 名 神 父 近 年 曾 到 訪 當 地 , 並 在 獎 忠 教 堂 主 持 彌 撒 。
2005 年 4 月 24 日

 

北京對教宗逝世致哀
惟中梵關係短期難改善

中 國 教 會 專 家 表 示 , 雖 然 北 京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表 示 哀 悼 , 但 相 信 短 期 內 中 梵 關 係 難 以 改 善 。

香 港 教 區 陳 日 君 主 教 於 四 月 三 日 教 宗 逝 世 後 的 記 者 會 上 說 , 教 廷 一 直 希 望 與 中 國 公 開 對 話 , 但 北 京 顯 得 並 不 積 極 。

政 府 認 可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和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於 四 月 三 日 聯 合 向 教 廷 樞 機 院 發 出 唁 電 , 代 表 逾 五 百 萬 信 眾 神 長 對 教 宗 逝 世 表 示 哀 悼 , 形 容 這 是 普 世 教 會 福 傳 事 業 的 重 大 損 失 , 並 祈 求 天 主 恩 賜 教 宗 永 生 。

有 中 國 教 會 觀 察 家 對 中 梵 關 係 正 常 化 不 表 樂 觀 。 觀 察 家 管 平 雄 於 四 月 三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曾 爭 取 與 北 京 對 話 的 機 會 , 但 未 能 打 破 雙 方 關 係 的 僵 局 。

這 位 非 天 主 教 徒 說 , 教 宗 拒 絕 在 信 仰 原 則 和 教 會 立 場 上 妥 協 , 顯 示 他 重 視 牧 民 意 義 多 於 外 交 關 係 , 他 相 信 下 任 教 宗 也 會 如 此 , 因 此 難 以 期 望 中 梵 關 係 有 甚 麼 突 破 。

他 又 指 出 , 照 目 前 的 情 況 看 , 北 京 不 會 改 變 對 關 係 正 常 化 的 立 場 , 會 先 看 新 任 教 宗 的 關 係 重 點 、 立 場 和 態 度 。 雙 方 的 關 係 是 「互 動」 的 。 他 說 , 要 改 善 中 梵 關 係 , 關 鍵 在 於 互 相 了 解 和 認 同 對 方 的 權 力 , 理 解 各 自 管 理 中 國 教 會 的 權 限 。

香 港 教 區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研 究 員 柯 毅 霖 神 父 (Giannin Criveller) 四 月 二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下 任 教 宗 能 否 比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更 好 地 與 中 國 建 立 正 常 化 關 係 , 令 人 存 疑 。

柯 神 父 說 , 中 梵 關 係 最 大 的 障 礙 是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的 宗 教 自 由 問 題 , 包 括 主 教 任 命 、 中 國 教 友 不 能 循 正 常 途 徑 與 教 廷 溝 通 等 , 例 如 中 國 的 主 教 不 能 到 羅 馬 述 職 。

他 又 說 : 「中 國 政 府 不 願 承 認 , 台 灣 問 題 只 是 它 將 中 梵 關 係 未 能 改 善 的 責 任 歸 咎 教 廷 的 藉 口」。

專 門 研 究 中 梵 關 係 的 學 者 梁 潔 芬 修 女 對 天 亞 社 說 : 「教 宗 在 談 判 中 , 卓 越 地 捍 衛 教 會 的 原 則 , 堅 決 維 護 教 義 。 對 我 來 說 , 他 未 能 到 中 國 並 非 遺 憾」。

這 位 耶 穌 寶 血 會 修 女 二 月 十 八 日 說 , 若 聖 父 為 了 談 判 而 在 價 值 觀 和 原 則 上 讓 步 , 中 國 政 府 「只 會 趁 機 加 強 對 宗 教 事 務 的 控 制」。

比 利 時 魯 汶 「南 懷 仁 基 金 會」 主 任 韓 德 力 神 父 (Jeroom Heyndrickx) 於 四 月 一 日 對 天 亞 社 說 : 「我 想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處 理 中 梵 關 係 的 問 題 上 沒 有 甚 麼 失 誤」 。 他 表 示 , 教 宗 在 二 0 0 一 年 為 過 去 數 百 年 西 方 傳 教 士 在 中 國 犯 下 的 錯 誤 道 歉 , 勇 氣 可 嘉 。

這 位 聖 母 聖 心 會 士 又 認 為 , 教 廷 在 二 0 0 0 年 十 月 一 日 中 國 國 慶 日 冊 封 一 百 二 十 位 中 華 殉 道 聖 人 , 雖 然 受 到 北 京 強 烈 反 對 , 但 也 帶 來 一 些 「好 結 果」 。 他 指 出 : 「縱 然 擇 日 並 不 恰 當 , 但 是 中 國 教 會 一 直 希 望 有 中 華 聖 人」。

自 從 一 九 八 0 年 代 開 始 , 教 宗 曾 多 次 去 信 中 國 領 導 人 , 包 括 八 三 年 去 信 鄧 小 平 、 九 0 年 代 去 信 江 澤 民 , 以 及 自 二 0 0 三 年 以 來 兩 度 去 信 胡 錦 濤 。 但 消 息 人 士 對 天 亞 社 說 , 教 宗 從 沒 有 收 過 他 們 的 回 覆 。
2005 年 4 月 24 日

 

澳門教會鳴鐘停工
哀悼若望保祿二世

澳 門 聖 堂 四 月 六 日 鳴 鐘 、 教 會 機 構 停 止 辦 公 , 哀 悼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澳 門 教 會 報 章 報 導 , 澳 門 教 區 所 有 教 會 機 構 四 月 六 日 停 止 辦 工 ; 各 堂 區 聖 堂 及 小 堂 , 亦 分 別 於 當 日 早 、 午 、 晚 三 次 鳴 鐘 , 向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致 哀 。

若 望 保 祿 的 葬 禮 四 月 八 日 於 梵 蒂 岡 舉 行 (當 地 時 間 早 上 十 時 , 澳 門 時 間 下 午 四 時) , 澳 門 教 區 暨 紅 衣 會 同 日 下 午 四 時 在 當 地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殯 葬 彌 撒 , 為 教 宗 安 息 祈 禱 。

此 外 , 澳 門 教 區 四 月 六 日 在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大 禮 安 息 彌 撒 。 講 道 中 , 主 祭 黎 鴻 昇 主 教 稱 , 教 宗 畢 生 致 力 消 除 貧 富 差 距 、 以 及 戰 爭 帶 給 世 界 的 傷 害 , 也 關 愛 青 年 人 和 弱 勢 。 澳 門 教 區 於 安 息 彌 撒 當 天 設 教 宗 遺 像 及 弔 唁 冊 , 讓 公 眾 人 士 致 上 敬 意 。
2005 年 4 月 24 日
 


念若望保祿
李福生

早 前 在 電 視 上 欣 賞 了 一 齣 介 紹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生 平 的 紀 錄 片 , 令 我 很 感 動 , 也 渴 望 與 大 家 分 享 。 整 齣 紀 錄 片 實 際 上 細 緻 地 描 述 了 教 宗 的 信 仰 歷 程 。

教 宗 生 於 波 蘭 , 當 時 國 家 面 對 戰 火 的 痛 苦 蹂 躪 , 受 到 希 特 拉 的 侵 略 , 死 傷 無 數 , 殘 酷 的 戰 爭 令 教 宗 感 到 無 比 難 過 , 也 觸 動 他 深 切 思 考 人 生 的 意 義 , 生 命 的 價 值 等 。 日 後 教 宗 堅 決 以 真 理 、 自 由 、 仁 愛 及 公 義 維 護 和 平 , 渴 望 和 平 , 相 信 與 這 段 經 歷 有 莫 大 關 係 。 其 後 教 宗 面 對 親 友 相 繼 離 世 , 也 令 教 宗 心 如 刀 割 , 教 宗 在 這 時 尋 求 超 脫 , 曾 當 過 兵 。

但 在 上 主 的 引 領 下 , 他 認 識 了 一 位 神 父 , 教 導 他 默 觀 靈 修 , 在 靜 默 中 感 受 天 主 的 臨 在 。 教 宗 也 曾 擔 任 青 少 年 的 導 師 , 教 導 道 德 學 及 指 導 靈 修 , 這 反 映 上 主 賜 與 教 宗 的 睿 智 , 及 教 宗 對 人 , 特 別 是 青 少 年 的 熱 愛 。 教 宗 更 深 深 體 會 對 別 人 的 教 導 有 如 耶 穌 基 督 教 導 我 們 一 樣 , 是 透 過 愛 與 接 納 , 自 己 的 表 樣 作 潛 移 默 化 。 其 後 教 宗 在 地 下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被 主 教 覆 手 按 立 為 司 鐸 , 並 逐 步 成 為 主 教 及 被 選 為 教 宗 。

從 教 宗 這 段 經 歷 來 看 , 我 們 可 以 深 深 體 會 上 主 的 引 領 。 面 對 戰 火 及 喪 親 之 悲 痛 , 卻 成 為 信 仰 上 的 磨 練 , 令 教 宗 在 信 仰 路 上 逐 步 接 近 上 主 。 上 主 也 賜 與 教 宗 一 顆 敏 銳 體 會 的 心 , 愛 思 考 的 頭 腦 , 滿 溢 智 慧 的 恩 寵 , 也 透 過 不 少 人 在 教 宗 的 信 仰 歷 程 上 陪 伴 指 導 和 教 他 默 觀 靈 修 的 神 父 , 引 導 他 進 入 地 下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按 立 他 成 為 神 父 的 主 教 。 在 上 主 的 神 妙 引 領 下 , 教 宗 也 以 服 從 倚 靠 的 心 , 以 信 德 回 應 上 主 的 召 叫 。

教 宗 的 信 仰 歷 程 不 是 在 啟 發 我 們 在 生 命 中 尋 找 天 主 嗎 ? 而 且 上 主 是 無 限 仁 慈 的 天 主 , 上 主 將 自 己 的 愛 無 私 地 、 無 條 件 地 、 無 我 地 恩 賜 我 們 , 我 們 豈 能 再 猶 豫 卻 步 , 不 願 回 應 天 主 的 愛 , 只 要 我 們 誠 摯 回 應 , 上 主 必 會 引 領 。
2005 年 4 月 24 日


悼教宗
胡佩文

魂 魄 渺 兮 影 無 形
歸 去 離 塵 世 悲 情
天 堂 高 陞 萬 聖 殿
國 上 君 王 賜 福 榮
主 宰 生 命 時 有 定
懷 念 教 宗 淚 滿 盈
安 詳 慈 容 人 瞻 仰
息 止 華 廷 靜 永 寧

波蘭人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一九二0至二00五
二00五年四月八日加國雲城
2005 年 4 月 24 日

 

若望保祿二世──改變世界的力量
陳滿鴻

四月十五日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等,在維園舉行悼念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晚會,以下為陳滿鴻神父當晚的分享。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作 為 一 位 時 代 的 偉 人 , 對 世 界 的 貢 獻 早 已 被 公 認 , 甚 至 可 以 說 : 他 改 變 了 歷 史 。 究 竟 他 為 世 界 做 了 甚 麼 事 ? 我 想 不 必 在 這 裡 重 複 。 我 想 與 大 家 分 享 的 是 : 在 教 宗 身 上 , 他 那 份 改 變 世 界 的 力 量 , 究 竟 有 甚 麼 特 徵 ?

首 先 , 我 們 相 信 , 任 何 一 位 對 人 類 獻 身 的 人 , 都 是 天 主 所 揀 選 的 。 從 教 宗 的 出 身 , 我 們 可 以 體 會 到 聖 經 中 , 天 主 往 往 由 卑 微 弱 小 者 當 中 , 去 召 選 他 的 僕 人 這 個 現 象 。 遠 自 舊 約 時 代 , 以 色 列 人 都 知 道 他 們 是 在 各 民 各 族 中 最 弱 小 的 ; 他 們 的 文 化 , 遠 遠 比 不 上 同 期 的 埃 及 , 以 及 中 東 一 帶 其 他 國 家 , 偏 偏 天 主 揀 選 了 這 個 民 族 , 作 為 救 恩 史 的 舞 台 。 個 別 人 物 的 召 選 , 亦 都 相 似 。 比 方 , 達 味 是 七 個 兄 弟 中 , 外 型 最 不 受 注 目 的 。 而 基 督 所 誕 生 的 地 方 白 冷 , 是 一 個 細 小 的 群 邑 ; 基 督 出 生 地 的 渺 少 , 使 人 質 疑 一 個 細 小 鄉 村 怎 會 產 生 偉 大 的 人 物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波 蘭 人 。 在 歐 洲 和 北 美 洲 , 波 蘭 是 一 個 受 歧 視 的 國 家 。 北 美 洲 流 傳 著 很 多 民 間 笑 話 , 被 取 笑 的 主 角 往 往 是 波 蘭 人 。 由 這 個 民 族 的 鄉 間 , 竟 然 出 現 一 個 最 終 令 東 西 世 界 俯 首 的 偉 大 人 物 , 正 是 秉 承 著 天 主 一 貫 揀 選 人 的 作 風 , 「匠 人 棄 而 不 用 的 石 頭 , 反 而 成 了 屋 角 的 基 石」 。 除 了 天 主 揀 選 之 外 , 想 同 大 家 探 討 一 下 , 在 教 宗 身 上 , 天 主 給 了 他 甚 麼 恩 賜 , 使 他 成 為 改 變 世 界 的 工 具 呢 ? 第 一 是 藝 術 , 第 二 是 真 理 , 第 三 是 因 信 仰 而 來 的 聖 德 。

戲劇與詩:藝 術 方 面 , 教 宗 年 輕 時 修 讀 戲 劇 , 他 又 是 一 位 詩 人 。 戲 劇 的 重 要 性 是 創 作 力 , 戲 劇 的 重 要 性 是 創 作 力 , 戲 劇 的 題 材 可 以 非 常 平 凡 , 非 常 寫 實 , 但 故 事 可 以 峰 迴 路 轉 , 而 結 局 亦 可 以 充 滿 驚 喜 , 出 乎 觀 眾 所 估 計 。 戲 劇 這 個 特 性 , 剛 巧 是 獨 裁 政 權 最 害 怕 的 , 因 為 獨 裁 政 權 要 統 一 思 想 , 窒 息 創 造 力 , 人 的 一 生 都 是 被 安 排 、 被 分 配 、 結 局 被 註 定 。 獨 裁 政 權 要 人 接 受 組 織 的 安 排 , 要 人 相 信 出 聲 無 用 , 不 如 乖 乖 地 服 從 , 僈 慢 變 成 麻 木 。 戲 劇 的 特 徵 , 正 指 出 有 不 同 結 局 的 可 能 , 有 不 同 的 劇 情 發 展 的 可 能 , 全 賴 創 作 人 如 何 去 構 想 , 戲 劇 將 未 來 決 定 在 人 的 創 作 意 志 和 創 作 能 力 。

教 宗 以 演 藝 人 的 氣 質 , 將 麻 木 了 的 人 重 新 喚 醒 , 叫 人 去 決 定 自 己 的 未 來 。 教 宗 使 到 極 權 國 家 的 人 民 , 例 如 前 蘇 俄 、 東 歐 、 東 德 、 祖 家 波 蘭 , 重 新 編 寫 自 己 國 家 的 故 事 , 人 民 要 成 為 演 員 , 演 出 自 己 的 需 要 和 理 想 。 戲 劇 的 氣 質 , 成 為 了 在 極 權 國 家 生 活 的 弱 小 人 民 , 一 股 強 大 的 精 神 力 量 , 去 創 造 新 的 未 來 。

教 宗 藝 術 天 份 的 另 一 面 : 詩 歌 。 詩 是 優 美 的 表 達 形 式 , 文 字 有 想 像 力 , 有 境 、 有 活 力 。 教 宗 這 種 能 力 , 使 他 向 世 界 演 講 時 , 能 夠 在 措 詞 和 表 達 方 面 吸 引 到 人 注 意 。 比 方 , 他 對 祖 家 波 蘭 通 過 墮 胎 合 法 化 法 案 的 時 候 , 這 樣 回 應 , 他 說 , 一 個 殺 害 自 己 孩 子 的 國 家 , 是 沒 有 將 來 的 。 這 個 例 子 說 明 教 宗 有 能 力 用 生 動 及 富 圖 像 的 文 字 , 講 一 些 嚴 肅 的 話 題 。

持守真理:有 關 教 宗 身 上 的 第 二 個 恩 賜 ── 真 理 。 縮 窄 些 來 講 , 指 教 宗 在 道 德 方 面 、 在 關 乎 全 人 類 社 會 的 和 平 、 公 平 方 面 、 在 維 護 弱 小 者 以 及 維 護 人 性 的 價 值 方 面 , 他 的 立 場 非 常 清 楚 明 確 。 他 並 沒 有 創 造 新 的 學 說 , 他 身 上 的 真 理 , 是 教 會 一 貫 的 信 仰 傳 承 。 真 理 與 藝 術 , 在 教 宗 身 上 相 輔 相 承 。 光 有 漂 亮 的 文 字 , 而 缺 乏 內 容 , 就 會 相 似 瓊 瑤 類 型 的 小 說 , 文 字 流 暢 漂 亮 , 思 想 卻 真 空 。 教 宗 的 文 字 能 力 不 單 強 , 他 還 講 出 理 念 和 信 息 。 並 且 他 夠 膽 公 開 講 、 時 常 講 。 教 宗 堅 持 真 理 的 特 徵 , 為 現 代 人 有 重 大 意 義 , 因 為 今 日 是 一 個 無 理 念 的 時 代 、 道 德 放 任 、 為 所 欲 為 。 即 使 有 很 多 人 服 膺 道 德 良 心 , 但 往 往 選 擇 緘 默 , 明 哲 保 身 , 因 為 怕 引 起 別 人 攻 擊 , 怕 被 人 笑 保 守 , 怕 被 人 杯 葛 。 而 教 宗 敢 於 向 布 殊 講 反 對 侵 略 伊 拉 克 , 敢 於 向 西 方 人 講 反 對 消 費 主 義 , 敢 於 向 古 巴 獨 裁 者 卡 斯 特 羅 講 尊 重 宗 教 自 由 , 敢 於 向 前 波 蘭 共 產 集 團 講 人 民 尊 嚴 , 但 凡 有 國 際 上 的 重 要 事 件 , 教 宗 都 會 發 言 , 他 的 發 言 形 成 了 今 日 時 代 、 世 界 的 良 心 指 引 , 以 真 理 建 設 世 界 。

聖德:在 教 宗 身 上 的 第 三 點 : 德 行 , 這 裡 不 必 詳 述 。 其 中 最 突 出 的 是 他 的 愛 的 能 力 達 到 令 人 歎 為 觀 止 的 程 度 。 因 為 有 愛 心 , 所 以 他 仗 義 執 言 的 時 候 , 絲 毫 沒 有 仇 恨 的 成 分 , 並 且 對 事 不 對 人 。 他 主 動 爭 取 拜 訪 一 切 人 , 包 括 不 同 宗 教 、 不 同 文 化 、 不 同 政 黨 的 人 , 而 在 接 觸 人 的 時 候 , 他 表 現 出 最 大 的 尊 重 和 誠 意 。 不 過 , 他 不 會 因 此 就 不 講 真 話 。 教 宗 這 個 特 點 , 為 今 日 世 界 有 重 大 的 啟 發 性 。 教 宗 年 輕 時 代 , 世 界 各 地 都 有 新 興 的 政 黨 , 他 們 非 常 正 確 地 批 評 時 弊 , 講 真 話 。 不 過 , 這 些 革 命 家 同 時 都 滿 腔 仇 恨 心 , 使 得 他 們 在 取 得 政 權 之 後 , 走 上 以 暴 易 暴 的 道 路 。 九 0 年 代 , 不 少 這 類 革 命 家 相 繼 倒 台 。 不 過 , 另 一 個 極 端 又 抬 頭 , 就 是 對 人 友 善 、 尊 重 , 真 話 免 提 。 民 主 國 家 的 政 客 害 怕 得 罪 選 民 , 往 往 不 敢 捍 衛 優 良 的 價 值 。 而 在 不 民 主 國 家 , 政 客 亦 以 飯 局 、 或 拍 拍 掌 , 代 替 對 真 理 的 辯 論 。

教 宗 不 但 有 愛 心 , 而 且 他 的 愛 超 越 國 家 、 文 化 及 宗 教 , 以 全 人 類 作 為 對 象 , 他 愛 世 界 上 每 一 寸 土 地 。 比 方 , 在 南 斯 拉 夫 內 戰 中 , 教 宗 是 第 一 個 發 現 受 迫 害 的 族 群 是 回 教 徒 。 教 宗 為 他 們 請 命 , 才 引 起 國 際 的 關 注 。 大 公 的 愛 心 , 為 人 類 帶 來 貢 獻 ; 大 公 的 愛 心 , 與 利 益 集 團 迵 異 。

在 教 宗 的 德 行 中 , 另 外 廣 為 人 知 的 一 點 是 祈 禱 精 神 , 他 重 視 祈 禱 、 長 時 間 和 深 入 地 祈 禱 。 他 在 乎 與 天 主 的 關 係 , 他 貢 獻 世 界 的 力 量 來 自 天 主 。 他 處 事 , 時 刻 尋 求 天 主 的 旨 意 。

天主聖化世界以 上 所 述 , 教 宗 身 上 的 幾 個 特 點 : 藝 術 、 真 理 、 信 仰 而 來 的 德 行 , 分 別 代 表 人 性 的 真 (真 理 的 真) 、 善 (信 仰 而 來 的 良 善) 、 美 (藝 術 的 美) 。 在 教 宗 身 上 , 我 們 看 到 教 宗 改 變 歷 史 , 並 且 在 死 亡 之 後 繼 續 改 變 歷 史 , 是 沒 有 獨 門 秘 密 方 法 的 。 他 只 是 深 入 地 活 出 人 性 的 真 善 美 。 而 終 極 的 真 善 美 其 實 就 是 天 主 , 只 有 天 主 才 可 創 造 和 改 變 墮 落 的 人 類 。 教 宗 在 國 際 層 面 活 出 了 真 善 美 , 成 為 天 主 的 工 具 、 天 主 的 僕 人 。 引 用 教 宗 近 年 強 調 過 的 一 句 格 言 ; 以 善 勝 惡 。 只 要 我 們 不 斷 發 揮 善 , 世 界 的 醜 惡 就 會 過 去 。 我 們 不 斷 發 揮 藝 術 的 美 , 有 恆 心 有 勇 氣 去 堅 持 真 理 , 和 加 深 與 天 主 的 關 係 , 就 可 以 步 教 宗 的 後 塵 , 參 與 世 界 的 美 化 工 程 。
2005 年 5 月 1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對教理講授工作的貢獻
林康政

我 們 敬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雖 與 世 長 辭 、 回 歸 父 家 , 不 過 他 在 任 期 間 (1978-2005) 的 信 仰 教 導 , 卻 永 垂 不 朽 。 單 就 教 理 講 授 工 作 方 面 的 訓 導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曾 頒 布 教 理 講 授 的 勸 諭 , 又 藉 主 教 會 議 討 論 有 關 教 理 講 授 的 牧 民 職 。 在 教 宗 的 心 目 中 , 教 理 講 授 不 單 是 信 仰 培 育 的 工 作 和 教 會 牧 民 的 職 務 , 更 是 宣 講 福 音 的 一 項 主 要 工 具 。 教 宗 在 任 的 廿 七 年 間 , 曾 頒 布 了 十 四 份 通 諭 , 給 世 人 留 下 了 不 少 福 音 的 訓 誨 、 信 仰 的 教 導 。 在 1985 1991 年 間 , 教 宗 又 利 用 各 種 公 開 活 動 與 場 合 , 以 一 系 列 的 教 理 講 道 , 訓 勉 普 羅 教 友 ; 並 在 1992 年 以 宗 座 權 公 布《天 主 教 教 理》。 現 在 , 就 讓 我 們 一 起 回 顧 這 位 教 宗 對 教 理 講 授 工 作 方 面 的 貢 獻 。

() 1979年頒佈《論現時代的教理講授》宗座勸諭
教 宗 於 1978 年 上 任 後 , 就 一 直 有 意 按 福 音 、 教 會 傳 統 , 以 及 梵 二 的 福 傳 精 神 , 整 理 系 統 的 教 理 講 授 訓 示 。 他 承 接 著 1977 10 月 於 羅 馬 舉 行 的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之 成 果 , 於 1979 年 終 頒 布 了《論 現 時 代 的 教 理 講 授》勸 諭 。 在 文 件 中 , 他 指 出 教 理 講 授 必 須 以 耶 穌 基 督 作 為 中 心 , 並 建 基 於 教 會 歷 代 的 教 理 傳 統 和 工 作 ; 他 又 說 明 教 理 講 授 在 牧 民 與 傳 教 工 作 的 位 置 , 並 指 出 它 是 教 會 福 傳 的 一 個 重 要 時 刻 。 教 宗 重 申 教 理 講 授 的 內 容 就 是 福 音 的 喜 訊 , 源 於 聖 經 與 聖 傳 , 並 在 教 會 訓 導 下 , 傳 授 基 督 信 仰 , 培 育 人 參 與 聖 事 禮 儀 , 實 踐 個 人 道 德 與 社 會 倫 理 。 另 外 , 教 理 講 授 應 配 合 不 同 對 象 的 需 要 , 包 括 兒 童 、 青 年 、 成 人 、 殘 障 者 , 沒 有 宗 教 背 景 、 以 及 再 慕 道 者 的 人 士 , 並 要 善 用 現 時 代 各 種 教 學 的 工 具 與 方 法 , 以 達 到 教 宗 所 提 出 「分 門 別 類 及 互 補 的 教 理 講 授」 之 效 果 。 教 宗 也 鼓 勵 擔 當 教 理 講 授 的 工 作 者 , 在 面 對 混 亂 俗 世 所 帶 來 的 挑 戰 時 , 要 時 常 懷 有 信 仰 的 喜 樂 和 傳 教 的 熱 誠 , 因 為 有 聖 神 作 我 們 內 心 的 導 師 , 聖 母 作 我 們 信 仰 的 典 範 。

(二) 在任期間十四份通諭的訓導要點
綜 觀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普 世 教 會 所 撰 寫 的 通 諭 , 無 論 教 義 、 倫 理 、 文 化 、 社 會 和 宗 教 方 面 的 訓 示 , 都 具 有 相 當 的 教 理 價 值 , 並 不 時 強 調 教 理 講 授 與 福 傳 的 使 命 。 教 宗 的 訓 導 與 時 並 進 , 一 方 面 配 合 教 會 的 禮 儀 年 , 回 應 基 督 徒 信 仰 的 相 關 問 題 , 另 一 方 面 也 針 對 現 時 代 生 活 的 情 況 , 闡 釋 福 音 信 息 , 其 內 容 值 得 教 理 講 授 工 作 者 作 信 仰 的 反 省 和 教 學 的 參 考 。

《人類救主》通諭 (197934)
教 宗 就 任 四 個 多 月 後 , 在 頒 布 他 的 第 一 份 通 諭 中 , 講 論 天 主 救 贖 的 奧 蹟 , 以 及 人 類 被 救 贖 的 處 境 。 他 提 出 在 這 深 受 資 訊 和 科 技 影 響 的 社 會 下 , 我 們 必 須 尊 重 人 的 權 利 、 尊 嚴 和 宗 教 自 由 , 助 人 去 尋 求 生 命 的 終 向 。 教 會 於 現 時 代 的 使 命 就 是 要 與 人 類 同 行 , 活 出 生 命 的 召 叫 , 特 別 藉 著 教 理 講 授 , 傳 布 天 主 的 救 恩 與 真 理 。 其 中 , 家 庭 的 教 理 講 授 尤 為 重 要 。 教 會 要 致 力 培 育 天 主 子 民 的 信 仰 , 並 靠 著 感 恩 祭 與 修 和 兩 件 聖 事 , 讓 人 來 分 擔 基 督 的 先 知 與 王 道 職 務 , 帶 領 世 界 邁 向 永 恆 生 命 的 奧 蹟 。 最 後 , 教 宗 籲 請 聖 母 瑪 利 亞 , 作 為 我 們 人 類 獲 救 和 成 全 的 典 範 。

《富於仁慈的天主》通諭 (19801130)
教 宗 指 出 人 在 生 命 中 常 處 於 不 安 與 恐 懼 , 極 需 要 天 主 的 憐 憫 , 故 此 天 主 介 入 了 人 類 歷 史 , 與 舊 約 以 色 列 子 民 訂 立 盟 約 , 並 藉 著 救 主 基 督 的 言 行 , 開 展 祂 的 救 恩 時 刻 。 教 宗 以 蕩 子 回 頭 的 比 喻 , 讓 我 們 明 白 因 著 天 主 的 慈 愛 、 寬 恕 與 公 義 , 人 得 以 恢 復 人 性 的 尊 嚴 , 並 能 回 應 天 主 子 女 的 召 叫 , 度 皈 依 生 活 。 教 宗 又 以 逾 越 奧 蹟 , 說 明 天 主 的 憐 憫 就 是 藉 著 聖 子 基 督 的 死 而 復 活 , 祂 對 人 永 不 涸 渴 的 愛 。 教 會 的 使 命 應 如 同 仁 慈 之 母 瑪 利 亞 一 樣 , 在 明 認 與 呼 求 天 主 的 慈 悲 之 同 時 , 也 去 宣 講 和 實 踐 有 關 天 主 仁 慈 的 一 切 真 理 。

《論人的工作》通諭 (1981914)
教 宗 藉 著 紀 念 良 十 三 世 就 社 會 問 題 頒 布 的《新 事 通 諭》90 年 , 談 論 工 作 的 價 值 。 人 類 從 天 主 接 受 了「治 理 大 地」的 使 命 , 故 此 工 作 有 其 重 要 的 意 義 與 使 命 。 教 宗 重 視「以 人 為 本」的 工 作 精 神 , 認 為 資 本 或 社 會 主 義 的 經 濟 體 系 , 都 應 以 人 作 為 工 作 的 主 體 , 而 科 技 只 不 過 是 一 種 工 具 , 幫 助 人 去 達 致 此 目 的 。 他 又 指 出 教 會 有 責 任 宣 講 工 作 中 的 尊 嚴 和 權 利 , 例 如 就 業 、 薪 酬 、 社 會 福 利 、 工 會 等 , 並 關 注 農 民 的 需 要 、 殘 障 人 士 的 工 作 、 移 民 工 人 的 權 益 等 。 傳 福 音 時 , 應 講 論 人 的 工 作 意 義 與 靈 修 , 工 作 不 只 為 發 揮 人 的 價 值 , 使 人 建 立 家 庭 , 貢 獻 社 會 , 更 讓 我 們 分 享 天 主 的 美 善 、 參 與 基 督 十 字 架 的 救 贖 , 以 拓 展 天 國 。

《斯拉夫人的使命》通諭 (198562)
教 宗 以 這 份 通 諭 紀 念 和 表 揚 斯 拉 夫 人 和 使 徒 聖 啟 祿 和 聖 默 導 。 作 為 首 位 斯 拉 夫 民 族 的 波 蘭 籍 教 宗 , 他 闡 述 這 兩 位 聖 人 的 生 平 、 事 蹟 、 培 育 和 福 傳 工 作 , 並 奉 他 們 為 歐 洲 國 家 的 信 仰 主 保 , 因 他 們 把 福 音 本 地 化 , 帶 給 了 東 歐 人 民 。 他 們 二 人 雖 受 到 希 臘 文 化 的 陶 成 與 拜 占 庭 的 教 育 , 卻 遵 從 羅 馬 教 廷 的 訓 示 , 為 大 公 教 會 服 務 。 教 宗 指 出 傳 教 的 真 理 和 力 量 , 固 然 源 於 基 督 的 救 贖 , 但 他 們 對 斯 拉 夫 人 民 的 宣 講 , 卻 具 體 實 現 了 教 會 向 普 世 的 福 傳 使 命 。 教 宗 藉 著 兩 位 聖 人 的 傳 教 工 作 , 肯 定 東 西 方 傳 統 的 真 理 價 值 與 靈 修 精 神 , 它 們 共 同 組 成 教 會 的 信 仰 、 聖 傳 的 寶 庫 。

《主及賦予生命者》通諭 (1986518)
教 宗 特 別 透 過 這 份 文 件 , 闡 釋 普 世 教 會 所 宣 信 的 內 容 ── 聖 神 源 於 聖 父 、 並 由 聖 子 所 派 遣 , 出 於 父 子 的 愛 ; 聖 神 伴 同 默 西 亞 基 督 的 救 世 使 命 , 並 繼 續 臨 於 今 日 的 教 會 中 , 賜 給 我 們 救 恩 , 指 證 世 界 的 罪 惡 , 並 聖 化 人 類 生 命 。 故 此 , 生 命 不 會 因 現 世 死 亡 而 終 結 , 反 而 必 須 經 由 聖 神 而 獲 得 。 教 宗 在 文 件 中 指 出 唯 物 主 義 只 強 調 物 質 的 價 值 和 實 際 的 效 益 , 忽 視 了 人 類 的 心 靈 。 現 代 世 界 充 斥 著 導 致 人 類 喪 亡 的 各 種 徵 兆 , 唯 靠 賦 予 生 命 的 聖 神 , 在 我 們 內 工 作 , 才 能 光 照 和 淨 化 人 的 良 知 , 轉 化 人 心 。 教 會 就 是 藉 著 聖 神 的 引 領 和 派 遣 , 擔 負 起 傳 揚 福 音 和 為 主 見 證 的 使 命 。

《救主之母》通諭 (1987325)
教 宗 為 準 備 信 友 善 度 該 年 於 五 旬 節 開 始 的 聖 母 年 , 在 這 第 六 份 通 諭 中 說 明 聖 母 在 基 督 信 仰 中 的 位 置 。 聖 母 是 基 督 之 母 , 分 沾 基 督 的 救 恩 。 聖 母 同 時 也 是 天 主 之 母 , 與 救 主 基 督 緊 密 結 合 , 並 由 教 會 的 誕 生 開 始 , 就 屬 於 教 會 奧 蹟 的 一 部 份 。 教 宗 表 明 聖 母 以「領 先」教 會 的 角 色 , 引 導 天 主 子 民 , 順 從 主 旨 , 與 主 結 合 , 導 向 天 主 的 永 恆 生 命 。 她 陪 伴 著 旅 途 中 的 教 會 , 成 為 人 類 中 保 , 作 教 友 信 仰 的 典 範 、 教 會 共 融 的 標 記 , 更 堪 當 作 為 今 日 現 代 女 性 的 芳 表 , 並 引 領 人 類 獲 得 基 督 的 救 贖 。 教 宗 在 文 件 中 以「聖 母 靈 修」, 引 領 我 們 作 信 德 的 見 證 , 尋 求 人 類 的 合 一 。

《論社會事務關懷》通諭 (19871230)
教 宗 承 接 保 祿 六 世《民 族 發 展》的 社 會 精 神 , 於 紀 念 該 通 諭 頒 布 二 十 週 年 之 際 , 就 重 申 教 會 對 社 會 訓 導 之 重 要 。 教 會 須 以 持 續 和 更 新 的 態 度 , 就 社 會 問 題 給 予 訓 示 , 讓 人 以 反 省 、 判 斷 和 行 動 去 關 懷 社 會 事 務 , 促 進 人 類 和 平 。 教 宗 眼 看 今 日 世 界 的 概 況 , 如 貧 富 懸 殊 , 勞 工 與 人 權 問 題 、 東 西 方 文 化 對 立 、 新 殖 民 主 義 、 環 境 保 護 等 , 指 出「發 展」的 意 義 不 在 於 經 濟 , 而 是 要 活 出 人 性 的 尊 嚴 、 倫 理 道 德 的 團 結 互 愛 。 教 宗 更 從 現 代 神 學 去 反 省 個 人 罪 性 與 罪 的 架 構 , 並 指 出 教 會 當 代 的 一 項 福 傳 工 作 就 是 講 授 教 會 的 社 會 訓 導 , 並 且 負 起「優 先 關 愛 窮 人」的 使 命 。

《救主的使命》通諭 (1990127 )
教 宗 在 這 通 諭 中 加 了 一 個 副 題「論 教 會 傳 教 使 命 的 恆 久 價 值」, 藉 此 說 明 宏 觀 的 教 會 福 傳 觀 。 教 會 一 方 面 要 利 用 不 同 傳 教 途 徑 和 活 動 , 向 未 有 基 督 信 仰 的 國 家 和 民 族 傳 揚 福 音 , 另 一 方 面 也 必 須 向 具 備 悠 久 教 會 傳 統 而 信 仰 僵 化 的 地 區 , 作「福 音 新 傳」。 此 外 , 教 宗 提 醒 我 們 不 要 誤 以 為 救 贖 的 使 命 , 只 在 於 滿 足 人 世 間 的 需 要 , 更 是 為 促 成 超 越 時 空 的 天 國 臨 現 。 故 此 , 傳 教 活 動 不 應 單 是 向 外 教 人 宣 講 福 音 , 或 是 培 育 慕 道 者 的 信 仰 , 更 應 顧 及 不 同 人 士 的 需 要 , 關 注 合 一 運 動 、 宗 教 交 談 、 民 族 發 展 、 各 文 化 環 境 的 需 要 和 信 仰 本 地 化 、 社 會 媒 體 溝 通 等 福 傳 工 作 。

《百年》通諭 (199151)
適 逢《新 事 通 諭》一 百 周 年 的 慶 祝 , 以 及 東 歐 共 產 政 權 解 體 之 際 , 教 宗 再 次 強 調 良 十 三 世 對「社 會 主 義」的 立 場 。 教 宗 視 政 府 侵 犯 工 人 權 利 和 無 神 論 , 為 一 九 八 九 年 世 界 局 勢 轉 變 的 主 要 因 素 。 然 而 , 教 宗 在 說 明 共 產 政 權 的 不 足 之 時 , 也 評 價 資 本 主 義 在 自 由 市 場 經 濟 方 面 弊 端 和 危 機 ; 在 支 持 民 主 政 體 之 時 , 也 呼 籲 人 民 要 避 免 戰 爭 。 教 宗 在 本 通 喻 中 也 就 私 產 權 、 國 際 債 務 、 消 費 主 義 、 環 境 保 護 等 議 題 上 , 綜 合 了 不 少 教 會 訓 導 。 他 強 調「人 是 教 會 的 道 路」, 故 此 在 經 濟 和 社 會 發 展 , 教 會 不 能 忽 視 弱 小 的 一 群 , 並 要 向 處 於 困 難 、 苦 難 、 問 題 與 挑 戰 中 的 人 , 傳 布 福 音 喜 訊 。

《真理的光輝》通諭 (199386)
教 宗 不 只 關 心 社 會 倫 理 的 訓 導 , 他 在 本 通 諭 中 更 全 面 地 把 十 誡 中 愛 主 愛 人 的 精 神 , 視 為 人 類 邁 向 成 全 之 法 律 , 走 向 基 督 光 明 之 路 。 他 指 出 健 全 的 教 理 須 維 護 福 音 的 真 理 、 教 會 的 訓 導 , 而 「 福 音 新 傳 」 更 要 求 教 會 宣 布 基 督 徒 的 倫 理 價 值 。 現 代 人 生 活 的 嚴 重 偏 差 , 就 是 企 圖 以 自 由 反 對 真 理 , 把 信 仰 與 倫 理 生 活 割 離 。 然 而 , 基 督 給 予 教 會 的 真 理 訓 誨 卻 是 恆 久 不 變 , 一 些 本 質 上 屬 惡 的 倫 理 行 為 , 不 會 因 為 人 的 意 向 和 環 境 而 變 為 善 行 。 教 宗 勸 勉 天 主 子 民 要 堅 守 信 仰 , 不 能 與 世 界 同 化 , 但 要 依 靠 基 督 十 字 架 的 救 贖 與 恩 寵 , 彰 顯 基 督 真 理 的 面 貌 。 我 們 在 聖 母 的 庇 蔭 下 , 在 現 今 世 界 和 多 元 文 化 挑 戰 中 , 須 保 存 真 理 、 善 用 自 由 和 良 心 , 擇 善 去 惡 。

《生命的福音》通諭 (1995325)
教 宗 在 這 文 件 中 以「加 音 殺 亞 伯 爾」的 聖 經 圖 像 , 以 及 多 段 聖 經 訓 誨 , 說 明 生 命 的 恩 賜 與 尊 貴 。 他 又 以 第 五 誡「毋 殺 人」談 論 生 命 倫 理 的 議 題 , 並 促 請 我 們 在 現 今 世 界 建 立「生 命 的 新 文 化」。 教 會 要 以 不 同 福 傳 方 式 , 傳 揚 和 宣 講 生 命 的 價 值 , 這 尤 其 是 公 教 家 庭 及 信 仰 教 育 工 作 者 的 任 務 。 教 宗 認 為 很 多 國 家 政 府 容 許 , 甚 至 立 法 許 可 一 些 殺 害 生 命 的 行 為 , 會 導 致 倫 理 秩 序 的 混 亂 和 道 德 價 值 的 損 害 。 人 類 要 尊 重 和 保 存 生 命 , 因 為 這 是 出 自 每 一 個 人 良 心 的 呼 聲 , 而 法 律 是 無 權 使 墮 胎 和 安 樂 死 成 為 合 法 的 。 直 接 的 墮 胎 或 有 意 殺 害 無 辜 生 命 本 身 , 不 論 有 甚 麼 目 的 , 或 採 用 甚 麼 方 法 , 總 是 違 反 道 德 秩 序 , 而 安 樂 死 更 是 違 背 天 主 的 法 律 。

《願他們合而為一》通諭 (1995525)
教 宗 在 文 件 中 發 揮 梵 二《大 公 主 義 法 令》的 精 神 , 並 引 用《教 會 憲 章》, 指 出 各 教 會 團 體 都 存 有「一 些 真 理 和 聖 化 的 要 素」, 各 自 以 不 同 方 式 去 呈 現 至 公 基 督 教 會 的 真 貌 。 教 宗 認 為 合 一 運 動 並 非 傳 統 教 會 活 動 的 附 加 物 , 而 是 教 會 應 走 的 路 , 屬 於 教 會 的 使 命 , 視 為 福 傳 的 方 向 ── 「宣 講 和 好 的 福 音」。 教 宗 既 意 識 到 教 會 是 合 一 的 標 記 , 但 又 深 知 過 去 的 教 宗 於 歷 史 中 曾 給 世 人 及 其 他 基 督 徒 留 下 不 少 傷 害 和 磨 難 。 他 相 信 現 時 的 合 一 工 作 、 聖 事 共 融 、 宗 教 交 談 的 成 果 , 實 有 賴 各 地 方 教 會 在 共 同 祈 禱 、 宗 教 合 作 、 聖 經 翻 譯 、 教 義 闡 釋 等 方 面 的 貢 獻 。 教 會 的 大 公 精 神 正 促 使 人 類 , 為 一 致 的 信 仰 作 出 努 力 。

《信仰與理性》通諭 (1998914)
教 宗 在 這 通 諭 中 指 出 基 督 徒 信 仰 的 內 容 , 就 是 天 主 藉 著 耶 穌 基 督 所 彰 顯 的 上 智 啟 示 , 即 祂 的 救 恩 奧 蹟 。 啟 示 邀 請 人 以 信 仰 去 回 應 , 但 同 時 要 求 理 性 的 認 知 。 當 人 接 受 天 主 啟 示 的 真 理 時 , 信 仰 要 尋 求 理 解 , 認 知 是 為 叫 人 去 相 信 , 而 理 性 也 需 要 信 仰 的 光 照 。 在 這 前 提 下 , 教 宗 重 視 哲 學 對 真 理 的 檢 討 , 神 學 對 啟 示 的 順 從 , 以 及 教 會 訓 導 對 信 仰 的 保 存 與 闡 釋 。 教 宗 認 為 一 切 信 仰 探 討 的 工 作 , 須 為 福 傳 及 教 理 講 授 而 服 務 。 除 神 學 外 , 教 理 講 授 有 其 重 要 的 位 置 , 因 為 教 理 講 授 也 運 用 哲 學 , 並 依 靠 信 德 , 來 培 養 人 格 , 也 藉 著 語 言 的 溝 通 , 向 人 呈 現 教 會 的 道 理 , 孕 育 信 仰 的 生 活 。「教 理 講 授 不 只 是 傳 授 一 套 真 理 觀 念 , 而 是 生 活 的 天 主 的 奧 蹟」。

《活於感恩祭的教會》通諭 (2003417)
這 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帶 領 教 會 踏 入 第 三 個 千 年 的 第 一 份 通 諭 , 也 是 教 宗 在 完 成 人 世 旅 途 、 回 歸 父 家 前 的 最 後 一 份 通 諭 。 教 宗 邀 請 每 一 位 基 督 徒 , 把 生 命 的 一 切 都 紥 根 於 基 督 徒 救 恩 的 奧 蹟 、 信 德 的 聖 事 ── 感 恩 祭 , 並 給 予 教 會 在 世 一 個 新 時 代 的 使 命 。 聖 體 聖 事 要 成 為 基 督 徒 福 傳 工 作 的 泉 源 與 高 峰 , 使 人 與 基 督 共 融 。 基 督 臨 在 於 所 祝 聖 的 餅 酒 中 , 作 我 們 贖 罪 的 祭 獻 、 共 融 的 聖 宴 、 生 命 的 食 糧 與 永 生 的 保 證 , 因 此 聖 體 聖 事 是 建 立 救 恩 的 團 體 , 開 展 宗 徒 的 使 命 , 並 促 成 教 會 對 內 對 外 的 共 融 , 使 人 能 分 沾 天 主 的 救 恩 。 教 宗 促 請 各 地 教 會 按 其 本 地 文 化 , 合 宜 地 舉 行 這 救 贖 的 慶 典 。 承 接 著 二 0 0 二 年 玫 瑰 經 年 及《童 貞 瑪 利 亞 玫 瑰 經》宗 座 牧 函 中 光 明 奧 蹟 的 思 想 , 教 宗 在 本 通 諭 中 稱 瑪 利 亞 為「感 恩 聖 事 的 聖 母」, 並 鼓 勵 我 們 效 法 她 , 藉 聖 體 聖 事 去 默 觀 和 參 與 基 督 的 生 命 , 無 疑 , 這 也 為 二 0 0 0 年 的 聖 體 年 揭 開 了 序 幕 。

(三) 教宗藉主教會議所推動的教理講授工作
教 宗 自 上 任 以 來 , 無 論 是 常 規 或 非 常 規 的 主 教 會 議 , 他 都 十 分 關 注 教 理 講 授 的 牧 民 工 作 , 例 如 一 九 八 0 年 及 一 九 八 七 年 的 主 教 會 議 便 是 證 明 。 該 兩 次 會 議 主 要 討 論 有 關 家 庭 的 使 命 及 平 信 徒 的 召 叫 。 前 者 說 明 有 關 家 庭 教 理 的 元 素 , 包 括 夫 妻 之 愛 、 為 生 命 服 務 , 以 及 家 庭 共 融 與 使 命 , 指 出 家 庭 對 信 仰 培 育 的 責 任 , 以 及 有 關 的 牧 民 措 施 。 後 者 則 探 討 平 信 徒 的 生 活 、 使 命 與 培 育 , 當 中 提 及 平 信 徒 擔 當 教 理 講 授 、 福 傳 工 作 及 建 設 小 團 體 的 重 大 使 命 。 基 於 這 兩 次 會 議 的 成 果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及 一 九 八 七 年 分 別 頒 布《家 庭 團 體》及《平 信 徒》勸 諭 。

另 一 個 於 一 九 八 五 年 召 開 的 非 常 規 主 教 會 議 , 則 為 教 宗 在 教 理 訓 導 方 面 的 整 合 , 帶 來 了 良 機 。 在 會 議 中 , 教 理 書 這 一 議 題 引 入 了 一 九 八 五 年 的 主 教 會 議 當 中 , 大 半 主 教 先 談 及 有 關 教 理 本 地 化 , 繼 而 提 出 編 寫 普 世 教 理 書 的 需 要 。 他 們 提 出 這 教 理 書 應 在 教 宗 轄 下 , 成 立 樞 機 主 教 的 小 組 , 按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信 仰 精 神 而 草 議 。 這 部 教 理 書 應 被 視 為 一 本 教 理 摘 要 , 綜 合 全 部 天 主 教 信 理 和 倫 理 訓 導 , 並 作 為 地 方 教 會 編 訂 教 理 書 之 參 考 。

(四) 教宗於1992625日公布《天主教教理》
教 宗 接 納 了 一 九 八 五 年 主 教 會 議 的 決 定 , 隨 即 於 1986 年 成 立 由 拉 辛 格 樞 機 (即 當 今 新 教 宗) 領 導 的 編 輯 委 員 會 , 負 責 有 關 教 理 草 議 的 工 作 。 經 過 六 年 嚴 謹 的 編 寫 修 訂 工 作 , 教 理 書 終 於 在 一 九 九 二 年 由 教 宗 頒 布 面 世 。 隨 著《天 主 教 教 理》的 出 版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同 時 公 布《信 仰 的 寶 庫》宗 座 憲 令 , 當 中 他 如 此 寫 道 :「自 從 主 教 會 議 閉 幕 以 來 , 我 時 時 刻 刻 都 在 想 著 這 個 心 願 , 認 為 它 必 定 滿 全 普 世 教 會 和 個 別 教 會 的 一 個 真 理 需 求 。 真 令 人 不 得 不 由 衷 地 感 謝 上 主 , 因 為 今 天 我 們 能 獻 給 教 會 一 套 以 天 主 教 教 理 為 名 的 書 , 這 是 一 個 參 照 版 本 , 使 教 理 講 授 按 著 信 仰 的 活 泉 而 更 新 ……。 閱 讀 天 主 教 教 理 時 , 我 們 能 把 握 到 天 主 的 奧 蹟 和 祂 救 恩 計 畫 中 的 一 體 性 , 也 意 會 到 耶 穌 基 督 是 奧 蹟 的 核 心 , 是 天 主 的 獨 生 子 , 由 聖 父 派 遣 , 因 聖 神 降 孕 , 在 至 聖 童 貞 瑪 利 亞 懷 中 降 生 成 人 , 作 我 們 的 救 主 。 祂 死 而 復 活 , 時 常 親 臨 在 教 會 內 , 尤 其 是 在 聖 事 中 。 祂 是 信 德 的 泉 源 , 基 督 徒 操 守 的 模 範 和 祈 禱 的 導 師 …… 所 以 , 我 要 求 教 會 所 有 的 牧 者 , 要 求 全 體 信 友 , 在 共 融 的 精 神 中 接 受 這 部 教 理 , 要 勤 勉 地 善 用 它 , 以 完 成 我 們 宣 揚 信 仰 , 召 喚 人 皈 依 福 音 生 活 的 使 命 。 我 把 這 教 理 交 給 他 們 作 為 一 本 可 靠 而 正 確 的 參 考 書 , 以 教 導 天 主 教 道 理 , 尤 其 是 為 編 寫 各 地 的 教 理 書」。 從 以 上 的 一 段 撮 錄 , 可 見 教 宗 對 教 理 講 授 工 作 的 重 視 與 期 望 。 為 推 動 教 理 講 授 的 工 作 , 教 宗 隨 後 更 委 託 聖 職 部 修 訂 一 九 七 一 年《教 理 講 授 指 南》, 為 指 示 地 方 教 會 , 如 何 應 用《天 主 教 教 理》的 內 容 , 實 踐 教 會 的 福 傳 使 命 , 以 及 慕 道 培 育 的 教 理 工 作 。《教 理 講 授 指 南》終 在 一 九 九 七 年 八 月 十 一 日 得 到 教 宗 的 批 核 出 版 了 。

(五) 教宗公開的教理講道
事 實 上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對 教 理 的 貢 獻 , 並 不 只 在 於 頒 布 教 理 文 件 、 闡 釋 教 會 訓 導 與 撰 寫 教 會 要 理 , 他 在 一 九 八 五 年 至 一 九 九 一 年 期 間 更 開 始 連 續 性 的 公 開 講 道 。 每 次 講 道 都 按 信 經 的 脈 絡 , 有 系 統 地 闡 釋 教 會 的 信 仰 與 教 理 的 主 題 。 教 宗 首 先 反 省 天 主 聖 父 的 奧 蹟 (1985 1 9 日 至 1986 8 20) , 講 題 包 括 天 主 的 創 造 、 聖 三 的 本 質 、 啟 示 與 信 仰 、 天 使 存 在 等 問 題 。 教 宗 第 二 階 段 的 講 道 系 列 , 集 中 在 天 主 子 主 耶 穌 奧 蹟 (1986 8 27 日 至 1989 4 19 ) , 特 別 談 論 有 關 聖 子 默 西 亞 的 身 份 、 其 行 實 和 使 命 。 教 宗 於 最 後 階 段 (1989 4 20 日 至 1991 7 3) , 所 講 解 的 是 聖 神 的 恩 賜 和 教 會 團 體 , 即 教 會 的 聖 化 生 活 , 包 括 聖 事 與 牧 民 。

如 果 要 追 溯 教 宗 有 關 教 理 講 授 的 最 後 訓 示 , 相 信 可 從 二 0 0 四 年 十 月 七 日 玫 瑰 聖 母 紀 念 日 所 公 佈 的 聖 體 年 宗 座 牧 函《主 , 請 同 我 們 一 起 住 下 罷》中 看 到 。 教 宗 在 該 牧 函 17 號 提 出 有 關 在 聖 體 聖 事 的 培 育 方 面 ;「牧 者 們 應 致 力 從 事『釋 奧』方 式 的 教 理 講 授 (“Mystagogical” catechesis) , 這 工 作 是 教 父 們 所 心 愛 的 , 能 有 助 信 友 領 會 禮 儀 的 動 作 和 說 話 的 意 義 , 協 助 信 友 經 由 標 記 進 入 救 恩 奧 蹟 , 並 把 整 個 身 心 沉 浸 於 救 恩 奧 蹟 之 中 。 」 相 信 這 一 段 話 是 教 宗 臨 別 前 , 在 教 理 講 授 方 面 給 我 們 的 最 後 贈 言 , 實 在 值 得 牧 者 和 信 徒 一 再 反 思 和 回 味 。 教 宗 自《論 現 時 代 的 教 理 講 授》宗 座 勸 喻 , 以 至《信 仰 與 理 性》通 諭 中 一 直 強 調 : 教 理 講 授 不 只 是 信 仰 的 傳 授 、 福 音 的 宣 講 , 且 更 是 培 育 人 度 天 主 子 女 生 活 的 工 具 , 為 使 人 與 主 共 融 , 引 領 人 體 味 生 活 、 分 沾 救 恩 。 願 我 們 在 懷 念 我 們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之 同 時 , 也 能 銘 記 並 實 踐 他 留 給 我 們 各 種 寶 貴 的 教 理 訓 示 與 教 導 。 更 願 我 們 在 新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引 領 下 , 天 主 子 民 繼 續 團 體 一 致 , 忠 於 聖 經 與 聖 傳 , 持 守 教 會 訓 導 , 並 賴 聖 神 的 恩 寵 和 聖 母 的 護 佑 , 向 現 代 世 界 , 彰 顯 基 督 真 光 , 指 示 生 命 的 道 路 。
2005 年 5 月 8, 15 日



教宗寬免宣福期限
開展若望保祿真福品個案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宣 布 , 容 許 教 廷 當 局 開 展 對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宣 福 程 序 。 此 舉 寬 免 了 教 會 法 要 當 事 人 離 世 五 年 後 才 開 展 有 關 程 序 的 規 定 。

教 宗 五 月 十 三 日 在 羅 馬 教 區 主 教 座 堂 拉 特 朗 大 殿 與 羅 馬 神 職 人 員 會 晤 時 , 用 拉 丁 文 公 布 了 上 述 決 定 , 歡 呼 之 聲 隨 即 響 遍 座 堂 , 教 宗 要 等 上 幾 分 鐘 才 繼 續 講 話 。 此 前 四 十 二 天 、 四 月 八 日 在 聖 伯 多 錄 廣 場 上 , 不 少 參 加 若 望 保 祿 葬 禮 的 信 眾 , 都 呼 喊 要 為 若 望 保 祿 封 聖 。

教 宗 選 擇 在 五 月 十 三 日 法 蒂 瑪 聖 母 日 作 此 宣 布 , 意 義 重 大 , 因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曾 說 : 是 法 蒂 聖 母 令 他 得 以 有 第 二 個 生 命 。 一 九 八 一 年 五 月 十 三 日 , 若 望 保 祿 遭 槍 擊 , 他 深 信 是 因 著 聖 母 的 護 佑 , 讓 他 保 存 了 性 命 。

梵 蒂 岡 新 聞 處 亦 公 布 了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的 法 令 , 記 錄 了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決 定 ; 又 表 示 教 宗 的 決 定 是 出 於 羅 馬 教 區 副 主 教 魯 伊 尼 樞 機 (C. Ruini) 的 要 求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內 , 只 有 一 次 容 許 當 事 人 離 世 不 足 五 年 , 便 展 開 冊 封 聖 人 的 程 序 : 德 蘭 修 女 一 九 九 七 年 九 月 五 日 離 世 , 若 望 保 祿 二 0 0 三 年 便 冊 封 了 她 為 真 福 品 。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馬 丁 斯 樞 機 (J. S. M a rtins) 稱 , 在 德 蘭 修 女 的 個 案 中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把 宣 福 個 案 的 五 年 等 候 期 減 為 三 年 : 本 篤 十 六 世 則 完 全 寬 免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福 個 案 的 五 年 等 候 期 。

雖 然 教 宗 容 許 有 關 方 面 立 即 展 開 對 若 望 保 祿 的 宣 福 個 案 , 但 相 關 工 作 要 等 候 一 些 日 子 才 有 結 果 。

馬 丁 斯 樞 機 接 受 五 月 十 三 日 梵 蒂 岡 電 台 訪 問 時 稱 , 羅 馬 教 區 目 前 要 正 式 展 開 列 品 真 福 的 個 案 , 同 時 要 委 任 一 名「列 品 申 請 人」 (postulator) ; 在「列 品 申 請 人」的 指 引 下 , 工 作 人 員 要 收 集 相 關 文 件 , 安 排 證 人 , 以 見 證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生 前 的 德 行 。

樞 機 說 , 在 列 品 真 福 的 程 序 中 , 教 會 要 求 出 於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轉 禱 而 出 現 的 一 宗 奇 蹟 ,「這 一 切 都 需 要 時 間 , 當 然 , 我 們 希 望 事 情 可 以 盡 快 進 行」。 當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品 真 福 後 , 下 一 步 就 是 獲 教 會 正 式 宣 布 聖 人 了 。

《天 主 教 教 理》稱 , 教 會 冊 封 聖 人 , 是 隆 重 地 宣 布 該 些 信 徒 曾 英 勇 地 修 德 行 , 曾 忠 於 天 主 的 恩 寵 而 生 活 ; 教 會 藉 此 承 認 在 其 內 在 聖 德 之 神 的 能 力 , 並 支 持 信 徒 的 希 望 , 給 他 們 提 供 聖 人 作 為 模 範 和 代 禱 者 。
2005 年 5 月 21 日

 

若望保祿列品程序展開

六 月 廿 八 日 下 午 , 羅 馬 教 區 教 宗 的 代 理 主 教 魯 伊 尼 樞 機 在 主 教 座 堂 聖 若 望 拉 特 朗 大 殿 , 以 晚 禱 禮 儀 , 正 式 開 啟 為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真 福 品 案 件 教 區 層 次 的 申 請 和 檢 核 程 序 工 作 。

參 觀 者 都 萬 分 歡 騰 , 他 們 除 了 樞 機 、 主 教 和 平 信 徒 外 , 更 有 來 自 東 正 教 的 代 表 。 禮 儀 由 教 宗 的 羅 馬 代 理 主 教 魯 伊 尼 樞 機 主 持 。

這 項 列 真 福 品 案 的 申 請 人 , 是 來 自 波 蘭 的 羅 馬 法 庭 成 員 奧 德 蒙 席 (Slawomir Order)。 他 指 出「這 是 人 人 都 非 常 期 待 的 時 刻 , 可 以 說 是 首 個 步 驟 的 終 點 。…… 在 我 們 開 啟 申 請 列 真 福 品 案 件 辦 事 處 的 頭 幾 天 , 尤 其 在 我 們 公 布 這 個 辦 事 處 的 電 子 郵 件 網 址 時 , 就 已 經 從 世 界 各 地 , 包 括 最 偏 遠 的 地 方 , 寄 來 無 數 的 郵 件 , 他 們 要 求 開 啟 列 真 福 品 程 序 , 並 且 案 件 的 調 查 審 核 時 間 要 短 快」。

斯 瓦 沃 米 蘭 蒙 席 說 , 從 魯 伊 尼 樞 機 把 申 請 列 品 案 件 的 任 務 託 付 給 他 後 , 他 便 立 刻 收 集 先 教 宗 還 未 當 選 教 宗 之 前 所 寫 的 東 西 , 把 他 們 交 給 有 關 的 神 學 家 進 行 審 核 。

對 於 這 項 列 品 案 需 要 多 少 時 間 才 會 完 成 , 蒙 席 指 他 不 敢 作 答 , 因 為「案 件 牽 涉 到 人 的 因 素 , 例 如 證 人 、 證 人 的 年 紀 、 他 們 的 健 康 狀 況 、 他 們 生 活 的 地 方 等 等 。 所 以 , 有 許 多 因 素 足 以 影 響 申 請 列 品 的 時 間」。

他 說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傑 出 的 人 生 , 對 生 命 的 熱 愛 是 永 垂 不 朽 的」。
2005 年 7 月 10 日

 

前教宗逝世一週年

四 月 二 日 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一 週 年 , 全 球 不 少 信 徒 仍 惦 念 這 位 已 故 教 宗 。 梵 蒂 岡 代 理 主 教 科 馬 斯 特 里 總 主 教 (Angelo Comastri) 三 月 對 天 美 社 說 , 若 望 保 祿 逝 世 後 , 前 來 歷 代 教 宗 墓 室 憑 弔 的 人 士 , 從 每 天 約 三 百 位 增 加 至 三 千 位 , 主 日 及 假 日 有 時 更 達 二 萬 位 。

去 年 教 宗 逝 世 消 息 公 布 後 , 逾 十 萬 信 徒 前 徒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悼 念 他 。 教 廷 於 同 年 五 月 開 展 對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宣 福 程 序 。
2006 年 4 月 2 日

 

若望保祿逝世週年
各地均有追悼活動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四 月 二 日 中 午 三 鐘 經 時 段 , 悼 念 受 人 愛 戴 的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時 , 說 他「為 教 會 及 人 類 的 歷 史 上 留 下 了 重 要 印 記」。

教 宗 本 篤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以 往 會 見 信 眾 的 書 房 窗 口 , 與 信 友 一 起 回 億 其 前 任 那「充 滿 信 、 望 、 愛 的 旅 程」, 以 及 他 離 世 前 所 受 的 疾 苦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由 一 九 七 八 至 二 0 0 五 年 出 任 普 世 教 會 首 牧 , 直 至 去 年 四 月 二 日 晚 上 九 時 卅 七 分 辭 世 。

教 宗 本 篤 在 祈 禱 前 , 向 廣 場 上 數 十 萬 信 眾 說 :「去 年 三 月 廿 五 日 耶 穌 受 難 日 , 若 望 保 祿 由 於 不 能 親 自 前 往 羅 馬 體 育 館 參 與 拜 苦 路 , 便 留 在 私 人 聖 堂 內 , 手 拿 著 十 字 架 , 參 與 人 生 中 最 後 一 次 苦 路 禮 儀 。 在 隨 後 的 復 活 主 日 , 他 舉 手 祝 福 羅 馬 及 世 界 , 雖 不 能 說 話 , 卻 是 他 最 動 人 的 祝 福 , 也 見 證 他 將 天 主 所 托 的 使 命 實 踐 到 底 的 無 比 意 志 。 此 情 此 景 我 們 都 不 會 忘 懷」。

當 天 黃 昏 , 逾 十 萬 人 包 括 很 多 年 輕 人 , 聚 集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參 與 由 羅 馬 教 區 主 辦 的 燭 光 祈 禱 會 。 參 加 者 中 有 逾 二 萬 五 千 名 來 自 波 蘭 的 朝 聖 者 , 部 份 來 自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故 鄉 瓦 多 維 采 。 不 少 人 穿 著 民 族 服 裝 , 亦 有 人 攜 帶 紅 白 色 的 波 蘭 國 旗 。 他 們 整 個 週 末 都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墓 前 祈 禱 , 部 份 人 亦 舉 起 標 語 , 希 望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早 獲 冊 封 為 聖 人 。

教 宗 本 篤 在 晚 上 九 時 , 跑 在 書 房 窗 房 的 矮 桌 子 , 與 信 眾 一 誦 唸《玫 瑰 經》, 至 九 時 卅 七 分 向 群 眾 發 言 , 帶 領 他 們 一 起 追 悼 。

在 全 球 各 地 , 從 波 蘭 到 加 拿 大 、 阿 根 廷 到 印 度 、 菲 律 賓 到 南 非 及 澳 洲 等 地 , 都 有 不 同 的 紀 念 聚 會 。 電 視 、 電 台 及 文 字 媒 體 亦 有 紀 念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報 導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認 為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生 命 可 以 總 結 為 完 全 忠 貞 於 上 主 , 把 生 命 徹 底 奉 獻 在 作 為 普 世 教 會 首 牧 的 使 命 上 , 這 精 神 在 其 生 命 最 後 數 月 更 愈 來 愈 令 人 欽 佩 及 感 動 。

不 少 人 都 認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已 是 一 位 聖 人 。 天 主 教 會 則 在 去 年 六 月 廿 八 日 正 式 開 始 對 他 的 冊 封 程 序 。

按 列 品 真 福 的 正 常 程 序 , 提 案 人 必 須 提 供 一 個 因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轉 求 而 出 現 的 奇 蹟 。 四 十 五 歲 的 波 蘭 籍 奧 代 爾 蒙 席 (Slawomir Oder) 最 後 透 露 , 他 聽 說 有 逾 二 十 位 人 因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轉 求 而 獲 痊 愈 , 包 括 法 國 一 位 患 柏 金 遜 症 的 修 女 , 亦 奇 蹟 地 康 復 了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生 前 亦 患 有 此 病 。

奧 代 爾 蒙 席 隨 後 指 示 該 修 女 所 屬 教 區 的 主 教 徹 底 調 查 這 件 事 。 蒙 席 亦 說 , 現 時 另 有 四 宗 奇 蹟 尚 在 調 查 , 其 中 三 宗 分 別 發 生 在 中 國 、 拉 丁 美 洲 及 美 國 的 個 案 , 病 人 均 為 天 主 教 徒 , 第 四 位 則 不 是 教 友 。
2006 年 4 月 16 日

 

若望保祿二世列真福品案
羅馬教區完成首階段審理

羅 馬 教 區 有 關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真 福 品 的 審 核 工 作 , 於 四 月 二 日 (先 教 宗 去 世 兩 周 年 紀 念 日) 在 羅 馬 聖 若 望 拉 特 朗 大 殿 隆 重 結 束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說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芳 表 顯 明 , 基 督 是 為 所 有 人 而 來 到 世 上 的 。

經 過 廿 一 個 月 來 的 審 理 工 作 , 有 關 先 教 宗 冊 封 真 福 首 階 段 的 調 查 工 作 終 於 圓 滿 結 束 。 相 關 資 料 將 轉 呈 聖 座 冊 封 聖 人 部 作 進 一 步 的 審 察 。

四 月 二 日 早 上 在 聖 若 望 拉 特 朗 大 殿 舉 行 的 結 束 教 宗 列 品 禮 儀 中 , 這 位 先 教 宗 列 品 的 申 請 人 以 拉 丁 文 宣 讀 了 有 關 將 教 宗 的 生 平 、 德 行 、 奇 蹟 等 資 料 轉 送 聖 座 冊 封 聖 人 部 的 通 告 。

許 多 來 自 波 蘭 的 信 徒 當 日 擁 擠 在 大 殿 前 面 的 廣 場 上 參 禮 。 教 宗 的 羅 馬 代 理 主 教 魯 伊 尼 樞 機 (Camillo Ruini) 在 則 和 在 場 參 禮 的 人 士 一 同 回 憶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的 精 神 形 象 和 他 與 天 主 的 關 係 。

魯 伊 尼 樞 機 指 出 , 先 教 宗 與 天 主 的 這 個 關 係 在 他 還 是 兒 童 時 已 經 顯 現 出 來 , 而 且 愈 來 愈 深 厚 ; 他 確 知 天 主 愛 他 , 他 也 愛 天 主 , 從 這 裡 , 他 找 到 了 自 己 生 命 的 意 義 和 目 標 。 樞 機 於 是 提 出 先 教 宗 的 兩 個 重 要 特 色 : 祈 禱 和 自 由 。 他 說 , 先 教 宗 以 祈 禱 為 恩 典 、 品 味 和 喜 樂 。 他 把 祈 禱 與 工 作 連 在 一 起 , 不 僅 是 向 天 主 作 奉 獻 , 他 自 己 也 深 深 地 沉 浸 在 祈 禱 中 。 他 的 祈 禱 如 此 的 深 入 和 個 人 與 天 主 的 結 合 如 此 緊 密 , 卻 同 時 也 完 全 教 會 性 , 與 教 會 的 傳 統 和 愛 緊 密 相 關 。 先 教 宗 非 常 重 視 教 友 們 請 求 他 代 禱 , 魯 伊 尼 樞 機 回 憶 說 , 他 將 信 友 們 的 請 求 放 在 跪 櫈 的 抽 屜 中 , 親 自 呈 給 天 主 。

若望保祿二世芳表
顯明基督為所有人而來
關 於 先 教 宗 的 自 由 特 色 , 盧 伊 尼 樞 機 說 , 先 教 宗 隨 時 樂 意 聆 聽 他 人 , 也 樂 意 接 受 別 人 的 批 評 , 他 愛 護 屬 下 並 尊 重 他 們 的 自 由 , 但 在 作 最 後 的 決 定 時 , 他 則 非 常 獨 立 , 絕 不 因 為 困 難 和 害 怕 仇 視 教 會 方 面 的 反 應 而 放 棄 面 對 。 魯 伊 尼 樞 機 說 , 先 教 宗 內 心 的 自 由 是 來 自 經 由 教 會 宣 講 福 音 和 為 人 謀 幸 福 的 熱 切 。

同 日 下 午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主 持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宗 去 世 兩 周 年 追 思 彌 撒 。 教 宗 講 道 時 說 :「我 們 要 再 度 感 謝 天 主 , 因 為 他 賜 給 了 我 們 這 樣 一 位 父 親 和 可 靠 的 信 德 嚮 導 , 一 位 熱 心 的 牧 人 , 一 位 勇 敢 地 帶 來 希 望 的 先 知 , 一 位 孜 孜 不 倦 的 信 仰 見 證 , 一 位 熱 心 為 天 主 的 愛 服 務 的 人 」 。

教 宗 進 一 步 談 到 若 望 福 音 伯 達 尼 晚 餐 那 動 人 的 一 幕 , 他 指 出 :「伯 達 尼 的 瑪 利 亞 抹 油 的 舉 動 富 有 迴 響 和 精 神 上 的 魅 力 , 令 人 想 到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光 輝 見 證 , 他 毫 無 保 留 地 把 他 的 愛 獻 給 基 督 。 他 的 愛 的 芬 芳 充 滿 了 整 個 房 屋 , 這 個 房 屋 就 是 整 個 教 會 。 我 們 這 些 接 近 他 的 人 近 水 樓 台 , 以 陶 醉 在 期 間 , 真 是 感 謝 天 主 。 但 是 那 些 從 遠 處 認 識 他 的 人 , 也 同 樣 享 受 了 這 股 馨 香 , 因 為 沃 伊 提 瓦 教 宗 對 基 督 的 愛 在 世 界 各 地 洋 溢 著」。

四 月 二 日 晚 間 , 先 教 宗 的 私 人 秘 書 、 現 任 波 蘭 克 拉 科 夫 的 總 主 教 基 維 齊 樞 機 , 帶 領 著 一 百 多 位 青 年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地 下 室 在 先 教 宗 墓 前 作 守 夜 祈 禱 , 他 們 代 表 全 球 的 青 年 誦 念 玫 瑰 經 。 參 禮 的 還 有 服 務 先 教 宗 的 一 眾 理 家 修 女 , 和 波 蘭 總 統 卡 欽 斯 基 (Lech Kaczynski)
2007 年 4 月 15 日

 

若望保祿二世與庇護十二世
列為可敬者 為封聖走近一步

教 宗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簽 署 法 令 , 確 認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庇 護 十 二 世 的 「非 凡 德 行」 (heroic virtues) , 把 他 們 列 為 「可 敬 者」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批 准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冊 封 五 位 聖 人 (Saint) 、 六 位 真 福 (Blessed) 一 名 殉 道 者 (Martyrdom) 和 九 名 可 敬 者 (Venerable)

教 宗 十 二 月 十 九 日 祝 賀 冊 封 聖 人 部 成 立 四 十 周 年 時 稱 , 獲 冊 封 為 真 福 和 聖 人 前 所 確 認 的 非 凡 德 行 、 殉 道 者 或 天 主 眾 僕 之 僕 身 份 , 是 非 凡 的 恩 賜 。

聖 座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總 主 教 (A. Amato) 對 梵 蒂 岡 電 台 說 , 世 人 大 力 擁 護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他 的 信 息 , 他 聖 德 之 昭 著 , 從 全 世 界 在 他 臨 終 時 所 展 示 前 所 未 有 的 關 注 可 以 證 明 。

教 會 已 於 一 九 六 七 年 展 開 對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 二 0 0 五 年 展 開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冊 封 真 福 和 聖 人 程 序 。 庇 護 十 二 世 一 八 七 六 年 生 於 羅 馬 , 一 九 五 八 年 逝 世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一 九 二 0 年 生 於 波 蘭 , 五 年 逝 世 。

阿 馬 托 總 主 教 說 , 若 望 保 祿 的 聖 德 令 教 宗 本 篤 敬 佩 , 因 此 不 待 法 定 的 五 年 規 定 , 展 開 對 他 列 品 的 審 查 程 序 。 他 強 調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品 的 審 核 程 序 完 全 按 照 正 常 規 則 進 行 , 沒 有 例 外 的 情 況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本 篤 早 前 紀 念 庇 護 十 二 世 逝 世 五 十 周 年 時 , 讚 揚 他 在 二 次 大 戰 期 間 的 工 作 , 稱 他 在 錯 綜 複 雜 的 歷 史 中 為 避 免 更 險 惡 的 情 況 , 經 常 暗 中 地 行 事 , 盡 可 能 拯 救 更 多 猶 太 人 。

作 為 「可 敬 者」 , 個 案 需 要 因 當 事 人 代 求 而 出 現 的 一 件 奇 跡 , 便 可 申 請 為 真 福 品 。 真 福 品 最 少 要 有 兩 個 奇 跡 在 經 由 呼 求 下 發 生 , 便 可 提 出 冊 封 聖 人 。

兩 位 先 教 宗 外 , 真 福 瑪 麗 麥 基 洛 普 (Mary MacKillop, 1842-1909) 將 成 為 澳 洲 天 主 教 會 的 首 位 聖 人 。 她 是 社 會 援 助 和 促 進 人 類 發 展 的 象 徵 , 致 力 社 會 服 務 。 此 外 , 波 蘭 籍 的 波 比 耶 烏 什 科 神 父 (Jerzy Popieluszko, 1947-1984) 的 殉 道 也 獲 得 確 認 , 他 在 波 蘭 共 產 政 權 下 於 一 九 八 四 年 遭 當 局 殺 害 。

 2009 年 12 月 27 日

 

五月一日救主慈悲主日
若望保祿二世列品真福

教 廷 一 月 十 四 日 宣 布 ,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將 於 五 月 一 日 列 真 福 品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說 , 他 為 若 望 保 祿 列 品 真 福 而 欣 喜 , 又 指 典 禮 於 五 月 一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舉 行 , 別 具 深 意 。

教 宗 一 月 十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主 持 主 日 三 鐘 經 活 動 時 , 告 訴 信 眾 他 為 此 事 非 常 興 奮 : 「我 很 高 興 在 五 月 一 日 宣 布 我 敬 愛 的 前 任 教 宗 、 可 敬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真 福 。 選 擇 這 一 天 , 意 義 深 遠 。 因 為 當 天 是 復 活 節 第 二 主 日 , 正 是 這 位 教 宗 訂 定 此 主 日 為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 他 本 人 是 在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前 夕 去 世 。 所 有 認 識 他 的 人 , 所 有 敬 佩 他 和 愛 他 的 人 , 都 會 和 教 會 一 同 為 此 而 喜 樂 。」

列 品 真 福 典 禮 假 梵 蒂 岡 舉 行 , 由 教 宗 本 篤 親 自 主 持 。 若 望 保 祿 宣 福 後 , 須 再 確 認 多 一 個 奇 跡 便 能 夠 封 聖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稱 , 教 宗 本 篤 二 0 0 九 年 已 確 認 若 望 保 祿 的 「非 凡 德 行」 (heroic virtues) , 如 今 再 確 認 一 項 因 若 望 保 祿 的 轉 禱 而 痊 愈 的 奇 跡 , 當 事 人 是 法 籍 修 女 皮 埃 爾 (Marie-Simon-Pierre) , 她 患 栢 金 遜 病 後 得 痊 愈 。

若 望 保 祿 一 九 二 0 年 生 於 波 蘭 , 擔 任 教 宗 廿 六 年 ,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聖 部 同 年 開 始 他 列 真 福 品 的 程 序 , 調 查 他 的 生 平 和 著 述 。

若 望 保 祿 生 前 四 出 牧 訪 各 地 教 會 、 致 力 正 義 和 平 和 宗 教 交 談 , 凡 此 種 種 讓 信 眾 深 深 懷 念 著 他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阿 馬 托 樞 機 (A. Amato) 稱 , 若 望 保 祿 的 個 案 免 除 了 去 世 五 年 後 才 可 申 請 封 聖 的 規 定 , 並 獲 優 先 辦 理 , 然 而 , 審 核 程 序 跟 所 有 個 案 一 樣 嚴 謹 。

二 0 0 一 年 , 皮 埃 爾 修 女 確 診 患 上 柏 金 遜 病 , 她 和 同 會 修 女 得 悉 也 患 了 柏 金 遜 病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離 世 後 , 便 開 始 祈 求 他 轉 禱 。

修 女 0 五 年 因 病 請 求 長 上 免 除 她 的 工 作 , 長 上 要 她 信 賴 若 望 保 祿 的 轉 禱 。 修 女 翌 日 起 床 後 , 發 現 自 己 痊 愈 了 , 疼 痛 消 失 了 , 關 節 不 再 僵 硬 , 其 後 亦 獲 醫 生 確 認 病 愈 。

冊 封 聖 人 部 處 理 這 個 案 時 , 檢 視 了 有 關 皮 埃 爾 修 女 痊 愈 的 醫 學 專 家 和 法 律 專 家 報 告 , 神 學 顧 問 經 評 估 後 亦 指 這 是 經 若 望 保 祿 的 轉 禱 而 得 治 愈 。

另 一 方 面 ,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一 月 十 四 日 稱 , 若 望 保 祿 靈 柩 將 會 遷 移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地 下 室 聖 塞 巴 斯 弟 盎 小 堂 (Sebastian) 的 祭 台 下 。 至 於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紀 念 日 的 正 式 日 子 , 要 待 教 廷 禮 儀 聖 事 部 公 布 。

各 地 教 會 領 袖 和 信 徒 都 為 若 望 保 祿 將 列 品 真 福 感 欣 喜 。 在 波 蘭 , 華 沙 總 教 區 發 言 人 稱 此 消 息 為 「喜 訊」 , 若 望 保 祿 更 是 所 有 人 的 模 範 。 發 言 人 期 望 他 的 教 導 能 團 結 普 世 教 會 以 至 波 蘭 教 會 。

西 班 牙 馬 德 里 普 世 青 年 節 總 協 調 人 佛 朗 哥 輔 理 主 教 (C. Franco. Martinez) 同 日 宣 布 , 以 若 望 保 祿 為 本 屆 世 青 主 保 。 本 年 世 青 節 於 八 月 十 六 至 廿 一 日 舉 行 。 若 望 保 祿 一 九 八 四 年 開 始 推 動 普 世 青 年 節 。

另 外 , 教 廷 一 月 十 四 日 的 公 告 提 及 , 除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外 , 維 修 女 (A. M. Verna) 、 意 大 利 信 徒 學 者 托 尼 奧 格 (G. Toniolo) 兩 人 亦 會 列 品 真 福 ; 亦 有 五 位 致 命 的 波 斯 尼 亞 修 女 為 殉 道 者 ; 以 及 確 認 五 位 主 教 、 神 父 、 修 女 和 平 信 徒 的 非 凡 德 行 。

2011 年 1 月 23 日

 

社論
教宗若望保祿列品真福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將 於 五 月 一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 正 式 宣 告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品 真 福 。 若 望 保 祿 在 二 0 0 九 年 列 品 「可 敬 的 天 主 之 僕」 , 一 個 向 他 祈 禱 病 愈 的 奇 跡 在 去 年 十 二 月 獲 接 納 , 他 獲 列 品 「真 福 者」 後 , 地 方 教 會 可 公 開 地 在 禮 儀 中 進 行 敬 禮 。

若 望 保 祿 一 九 八 四 年 創 立 普 世 青 年 節 。 他 獲 奉 為 今 年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主 保 聖 人 , 與 聖 女 大 德 蘭 、 依 納 爵 、 方 濟 各 沙 勿 略 等 西 班 牙 聖 人 , 陪 伴 青 少 年 探 討 「善 師 , 為 承 受 永 生 , 我 該 做 什 麼 ?」 (谷 十 17) 這 主 題 。

青 少 年 是 教 會 的 重 要 成 員 , 也 是 熱 誠 的 福 音 傳 播 者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任 內 關 心 青 少 年 , 鼓 勵 他 們 堅 持 信 德 、 熱 愛 生 命 和 家 庭 。 他 與 青 年 的 深 厚 情 誼 , 促 使 多 國 青 年 在 二 0 0 五 年 教 宗 辭 世 前 自 發 的 聚 集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為 他 徹 夜 祈 禱 。

若 望 保 祿 在 一 九 八 五 年 青 年 文 告 邀 請 青 年 反 省 : 「我 該 為 我 的 生 命 做 甚 麼 , 好 使 我 的 生 命 獲 得 圓 滿 的 價 值 與 意 義 ?」 他 鼓 勵 青 年 按 照 良 知 生 活 , 以 及 回 應 天 主 愛 的 召 叫 , 其 遺 訓 「愛 改 變 人 心 , 創 造 和 平」 總 結 了 他 期 望 世 人 對 主 的 回 應 。

今 年 香 港 教 區 慶 祝 教 友 年 的 主 題 「來 跟 隨 我 !」 (谷 一 17) , 提 醒 信 眾 召 叫 、 共 融 、 使 命 的 意 義 , 當 中 包 括 研 習 聖 人 的 德 行 , 相 信 若 望 保 祿 豐 盛 的 一 生 及 訓 導 , 會 成 為 信 仰 啟 迪 之 源 。

他 所 寫 的 通 諭 及 書 函 , 讓 青 年 、 教 友 了 解 要 為 窮 人 爭 取 公 義 , 消 除 貧 富 懸 殊 。 在 他 領 導 期 間 , 教 廷 成 為 推 動 減 免 窮 國 債 務 運 動 的 其 中 一 股 主 要 力 量 , 又 呼 籲 把 正 義 作 為 經 濟 環 境 的 基 礎 , 在 經 濟 和 政 治 的 結 構 變 革 中 , 以 真 正 尊 重 人 的 尊 嚴 和 權 利 為 本 。

今 天 , 人 性 尊 嚴 及 生 命 價 值 常 被 扭 曲 , 若 望 保 祿 在 倫 理 道 德 的 立 場 清 晰 , 包 括 堅 決 反 對 墮 胎 、 維 護 生 命 及 建 立 生 命 文 化 , 能 起 抗 衡 混 亂 意 識 及 淨 化 思 想 的 作 用 。

儘 管 他 在 反 對 人 工 受 孕 、 女 司 鐸 等 倫 理 及 教 義 問 題 上 的 堅 決 立 場 受 挑 戰 , 加 上 陸 續 出 現 神 職 人 員 性 醜 聞 , 也 使 他 招 致 批 評 。

他 在 跨 宗 教 交 談 及 祈 求 和 平 的 努 力 , 在 今 日 仍 須 繼 續 , 以 消 弭 不 同 宗 教 的 人 對 基 督 徒 誤 解 以 至 暴 力 襲 擊 他 們 。

信 眾 同 樣 不 會 忘 記 的 是 , 若 望 保 祿 給 予 普 世 天 主 教 徒 新 的 團 結 感 , 還 堅 持 了 和 平 、 正 義 和 團 結 這 些 人 類 共 同 的 價 值 觀 。 同 時 , 他 是 一 位 喜 歡 祈 禱 的 教 宗 , 他 對 聖 母 的 孝 愛 , 除 了 在 牧 徽 上 有 「 M 」 字 母 象 徵 瑪 利 亞 , 也 強 調 以 玫 瑰 經 及 勤 領 聖 體 、 多 讀 聖 經 、 默 想 基 督 臨 在 的 奧 跡 。 他 的 一 生 , 見 證 耶 穌 基 督 臨 在 人 間 , 如 何 以 愛 改 變 人 心 創 造 和 平 , 有 助 教 會 作 為 「天 主 和 祂 的 子 民 之 間 的 橋 樑」 。 這 些 都 是 教 友 年 反 省 及 學 習 的 信 仰 的 寶 庫 。

2011 年 1 月 23 日

 


逝世六載 五一列品
教宗信徒懷念若望保祿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鼓 勵 信 徒 , 在 準 備 心 靈 度 復 活 節 的 同 時 , 也 懷 著 喜 悅 的 心 迎 接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列 品 真 福 一 事 。

此 外 , 教 廷 把 十 月 廿 二 日 訂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瞻 禮 日 。 若 望 保 祿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就 職 教 宗 。

四 月 二 日 是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六 周 年 , 教 宗 本 篤 四 月 三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指 出 , 教 廷 本 年 沒 有 為 若 望 保 祿 舉 行 盛 大 的 追 思 彌 撒 , 因 為 若 望 保 祿 將 於 五 月 一 日 列 品 真 福 , 「但 我 就 像 你 們 一 樣 , 在 祈 禱 中 深 深 懷 念 他」 。

本 篤 說 , 列 品 真 福 禮 上 , 信 徒 可 見 證 若 望 保 祿 此 教 會 偉 人 為 真 福 , 也 能 進 一 步 請 他 向 天 主 轉 禱 。

本 篤 四 月 九 日 在 另 一 場 合 , 稱 許 若 望 保 祿 對 祈 禱 和 傳 教 滿 有 熱 誠 、 是 默 觀 者 , 也 是 基 督 的 宗 徒 。 當 天 本 篤 在 梵 蒂 岡 欣 賞 了 獻 給 若 望 保 祿 的 紀 錄 影 片 《身 穿 白 衣 的 朝 聖 者》 , 此 片 導 演 施 密 特 (J. Szmidt A.) 曾 往 先 教 宗 到 訪 的 十 二 個 國 家 拍 攝 。

「天 主 揀 選 了 若 望 保 祿 登 上 伯 多 祿 的 聖 座 , 在 這 朝 聖 旅 途 中 引 領 我 們 , 如 今 也 繼 續 在 天 堂 看 顧 我 們 。」 本 篤 說 , 紀 錄 片 訪 問 了 若 望 保 祿 的 助 手 、 也 有 不 同 人 物 的 分 享 和 文 獻 , 引 證 出 若 望 保 祿 的 品 性 , 亦 反 映 出 他 履 任 教 宗 職 務 從 不 言 倦 。

若 望 保 祿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當 選 教 宗 , 凡 廿 六 年 , 期 間 過 百 次 外 訪 , 培 育 和 引 領 出 不 同 年 代 的 信 徒 。 二 0 0 二 年 若 望 保 祿 前 往 加 拿 大 主 持 普 世 青 年 節 , 引 起 重 大 迴 響 。 信 徒 施 呂 特 (G. Schlueter) 最 近 籌 建 網 站 (http://www.jp2journey.com) , 邀 請 當 年 參 加 者 , 分 享 若 望 保 祿 如 何 啟 迪 他 們 。

施 呂 特 現 有 七 名 子 女 , 他 說 教 宗 幫 助 他 肯 定 家 庭 的 召 叫 : 「若 望 保 祿 的 遠 見 開 闊 了 我 的 視 野 , 他 讓 我 更 全 面 地 去 明 白 自 己 的 身 份 和 家 庭 的 使 命 。」

至 於 司 鐸 聖 召 , 霍 神 父 (D. Hoffman) 說 , 教 宗 的 生 活 見 證 了 他 的 宗 座 格 言 「全 屬 於 你」 , 其 芳 表 也 啟 發 他 要 真 心 為 基 督 作 證 : 「我 希 望 成 為 司 鐸 , 全 然 跟 隨 基 督 和 他 的 教 會 , 也 啟 發 其 他 人 為 此 奉 獻 生 命 。」

另 一 方 面 , 教 廷 四 月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舉 行 記 者 會 , 介 紹 若 望 保 祿 宣 福 的 一 系 列 活 動 。 四 月 三 十 日 假 羅 馬 馬 西 莫 競 技 場 舉 行 守 夜 祈 禱 , 聚 會 與 全 球 五 個 聖 母 朝 聖 地 聯 播 。

五 月 一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假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冊 封 真 福 大 典 , 由 教 宗 本 篤 主 禮 ; 同 日 稍 後 讓 信 徒 進 入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敬 禮 若 望 保 祿 遺 體 。 教 會 又 於 五 月 二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謝 恩 彌 撒 。

羅 馬 朝 聖 組 織 常 務 董 事 阿 圖 伊 雷 神 父 預 計 , 將 有 三 十 萬 人 參 與 有 關 活 動 ; 另 有 人 預 計 將 有 超 過 一 百 萬 人 為 此 前 往 羅 馬 。

2011 年 4 月 17 日

 

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五月一日將列品真福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五 月 一 日 列 品 真 福 , 奧 德 (M.S. Oder) 是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品 真 福 個 案 程 序 的 申 請 人 , 閱 覽 過 無 數 教 宗 的 文 件 、 私 人 書 信 、 外 交 公 文 及 朋 友 、 主 教 們 的 見 證 後 , 他 肯 定 世 人 認 識 的 前 教 宗 就 是 真 正 的 他 , 他 的 友 善 、 對 祈 禱 的 熱 心 、 親 和 並 不 是 傳 媒 塑 造 出 來 的 形 象 , 而 是 他 真 正 的 個 性 。

在 若 望 保 祿 一 生 中 祈 禱 永 遠 佔 首 位 。 早 上 五 至 六 時 , 他 會 與 教 宗 府 成 員 一 起 祈 禱 ; 六 至 七 時 , 個 人 靜 修 ; 七 時 舉 行 彌 撒 。 前 教 宗 更 會 特 別 將 祈 禱 奉 獻 給 聖 人 , 早 餐 後 他 會 向 聖 髑 敬 禮 , 晚 上 閱 讀 聖 人 生 平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直 至 生 命 最 後 一 刻 , 仍 堅 持 祈 禱 。

若 望 保 祿 樂 意 接 受 批 評 , 不 曾 因 身 處 困 境 而 害 怕 ── 他 在 波 蘭 時 , 未 有 畏 懼 當 權 者 ; 他 在 位 教 宗 時 , 亦 沒 有 害 怕 輿 論 壓 力 。 成 功 並 不 是 他 的 目 標 , 他 只 希 望 可 以 傳 揚 福 音 及 維 護 真 理 , 並 不 講 求 個 人 成 就 。

奧 德 稱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最 貧 窮 的 人」 , 他 對 金 錢 、 物 慾 的 不 重 視 完 完 全 全 顯 示 出 他 內 心 的 自 由 。 若 要 送 新 衣 服 給 他 , 先 要 將 衣 服 清 洗 幾 次 使 之 如 舊 衣 , 以 免 他 見 到 是 新 衣 服 而 立 即 轉 送 窮 人 。

若 望 保 祿 在 他 晚 年 時 背 負 的 十 字 架 極 為 明 顯 。 「他 以 平 靜 的 心 去 面 對 自 己 的 病 , 亦 不 容 許 自 己 成 為 別 人 的 負 擔 。 他 的 沉 默 受 苦 , 猶 勝 言 語 。」

雖 然 受 柏 金 遜 症 影 響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仍 於 二 0 0 五 年 與 一 眾 教 徒 過 他 最 後 的 復 活 節 , 他 在 教 堂 手 持 著 十 字 架 的 影 像 會 永 遠 烙 在 全 世 界 數 百 萬 人 心 中 。

教 宗 愛 與 青 年 接 觸 和 交 談 , 參 加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年 輕 人 都 視 他 如 父 親 。 曾 有 一 個 猶 太 女 人 對 奧 德 說 , 她 已 失 去 了 父 親 兩 次 。 「第 一 次 是 我 親 生 父 親 的 逝 世 , 第 二 次 是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離 開 。」

經 過 五 年 對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生 平 的 研 究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於 一 月 十 四 日 碓 認 一 個 出 於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轉 禱 而 出 現 的 一 宗 奇 跡 , 宣 福 禮 將 會 在 五 月 一 日 舉 行 。 五 月 一 日 是 復 活 期 第 二 主 日 , 若 望 保 祿 生 前 把 這 主 日 訂 定 為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

《天 主 教 教 理》 稱 , 教 會 冊 封 聖 人 , 是 隆 重 地 宣 布 該 些 信 徒 曾 英 勇 地 修 德 行 , 曾 忠 於 天 主 的 恩 寵 而 生 活 ; 教 會 藉 此 承 認 在 其 內 為 聖 德 之 神 的 能 力 , 並 支 持 信 徒 的 希 望 , 給 他 們 提 供 聖 人 作 為 模 範 和 代 禱 者 。


冊封聖人部樞機談宣福
稱許若望保祿深懷信德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樞 機 (Angelo Amato) 指 出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受 人 尊 崇 的 原 因 , 源 於 他 對 天 主 臨 在 的 信 心 和 熱 心 傳 教 。

「他 深 信 天 主 的 存 在 , 這 信 心 能 戰 勝 魔 鬼 與 罪 惡 。 主 基 督 臨 在 聖 體 的 恩 寵 能 克 服 所 有 障 礙 和 反 人 道 的 政 權 ── 若 望 保 祿 生 於 納 粹 黨 猖 獗 和 共 產 黨 時 代 , 他 知 道 兩 者 的 摧 毀 能 力 。」 他 說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對 傳 教 亦 很 熱 心 , 世 界 任 何 角 落 都 有 他 傳 教 的 足 跡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去 世 後 不 久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便 寬 免 了 列 品 申 請 要 待 當 事 人 離 世 後 五 年 才 開 展 的 要 求 , 為 若 望 保 祿 進 行 宣 福 程 序 , 加 上 教 廷 優 先 處 理 這 個 個 案 , 故 先 教 宗 的 宣 福 過 程 進 行 得 較 快 。

然 而 , 阿 馬 托 樞 機 強 調 , 所 有 奇 跡 、 個 案 研 究 均 在 極 度 謹 慎 和 專 業 的 態 度 下 進 行 , 尤 其 在 傳 媒 的 緊 密 監 察 下 , 整 個 程 序 都 力 求 盡 善 盡 美 。

「法 國 或 意 大 利 籍 的 醫 生 沒 有 可 能 為 了 加 快 宣 福 程 序 而 忽 略 他 們 的 專 業 , 他 們 對 每 個 細 節 都 深 入 研 究 。」 樞 機 重 申 , 聖 部 不 會 為 求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可 盡 快 封 聖 而 降 低 準 確 度 。

他 補 充 , 「立 刻 封 聖」 無 疑 是 美 事 , 但 聖 人 的 地 位 必 須 被 肯 定 。 純 粹 追 求 快 速 封 聖 不 會 有 好 結 果 。

這 亦 是 首 次 現 任 教 宗 對 他 前 任 作 出 宣 福 指 令 , 這 不 盡 是 教 會 的 正 式 訓 導 , 反 而 是 個 人 的 聖 化 和 傳 承 的 經 歷 。

問 到 樞 機 對 若 望 保 祿 有 何 深 刻 印 象 , 他 回 憶 : 「先 教 宗 是 我 的 直 屬 上 司 , 他 很 願 意 做 我 們 的 聆 聽 者 , 還 要 是 聽 得 很 深 入 那 種 。」

 

若望保祿Facebook網頁
一星期內逾三萬支持者

教 廷 發 言 人 兼 梵 蒂 岡 廣 播 電 台 台 長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三 月 廿 二 日 稱 , 梵 蒂 岡 廣 播 電 台 為 慶 祝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五 月 一 日 的 宣 福 禮 而 推 出 的 Facebook 網 頁 , 在 不 夠 一 星 期 內 已 吸 引 了 逾 三 萬 位 支 持 者 。

網 頁 上 載 了 四 十 段 先 教 宗 片 段 , 其 中 廿 五 段 是 彌 足 珍 貴 的 外 訪 片 段 , 這 些 透 過 Facebook Youtube 頻 道 上 載 的 每 條 短 片 已 被 瀏 覽 了 至 少 五 萬 次 , 有 些 甚 至 有 超 過 十 萬 的 瀏 覽 率 。

網 站 推 出 後 不 久 已 有 二 百 萬 的 點 擊 率 次 , 教 廷 為 此 感 到 興 奮 。

隆 巴 迪 神 父 亦 預 告 , 這 個 星 期 網 頁 會 上 載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世 界 各 地 , 包 括 梵 蒂 岡 , 以 不 同 語 言 的 演 講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Facebook: www.facebook.com/vatican.johnpaul2


前美國駐聖座大使指稱
認識若望保祿為畢生榮幸

前 美 國 駐 梵 蒂 岡 大 使 弗 林 (R. Flynn) 憶 述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往 事 , 重 申 他 是 勇 敢 的 道 德 象 徵 和 政 治 領 袖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曾 鼓 勵 波 蘭 起 而 抗 拒 共 產 主 義 而 改 變 東 德 和 世 界 。 但 令 弗 林 最 深 刻 的 , 是 先 教 宗 對 他 及 其 家 人 的 親 切 和 眷 顧 。

弗 林 提 醒 年 輕 人 應 常 記 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對 文 化 和 社 會 的 積 極 貢 獻 , 他 的 話 常 有 先 見 之 明 。 「能 認 識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是 我 一 生 最 榮 幸 的 事 。」

弗 林 曾 任 美 國 波 士 頓 市 長 , 一 九 九 三 至 一 九 九 七 年 擔 任 美 國 駐 梵 蒂 岡 大 使 。

2011 年 4 月 24 日

 

參加若望保祿二世宣福禮
陳日君

我 本 計 劃 四 月 三 十 日 入 夜 後 動 身 到 羅 馬 去 參 加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冊 封 真 福 的 典 禮 。 但 前 幾 天 在 羅 馬 時 許 多 人 都 對 我 說 : 如 果 你 想 在 五 月 一 日 早 上 抵 達 羅 馬 而 馬 上 趕 到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那 是 不 可 能 的 。 他 們 預 計 來 羅 馬 的 朝 聖 者 會 有 二 百 萬 人 。 這 次 教 廷 索 性 不 派 入 場 券 了 。 那 天 早 上 會 開 放 廣 場 而 讓 朝 聖 者 先 到 先 得 。 許 多 朝 聖 者 會 在 廣 場 附 近 露 宿 過 夜 為 能 及 時 衝 入 廣 場 取 得 一 個 好 位 子 。 因 此 我 決 定 提 早 一 天 動 身 , 但 在 五 月 一 日 早 上 也 必 須 及 早 從 我 留 宿 的 地 方 , 通 過 Via della Conciliazione 步 入 伯 多 祿 廣 場 。 樞 機 的 紅 色 禮 服 有 機 會 幫 助 我 「平 安 抵 岸」 吧 !

想 起 當 年 比 約 第 九 世 和 若 望 廿 三 世 列 真 福 品 時 我 也 在 伯 多 祿 廣 場 , 「燦 爛 的 陽 光」 讓 汗 水 浸 透 了 我 那 套 禮 服 , 但 心 裡 是 多 麼 喜 樂 , 比 約 第 九 世 是 我 們 會 祖 及 修 會 的 大 恩 人 ,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我 最 尊 敬 的 教 宗 , 三 年 在 羅 馬 念 書 時 , 能 多 次 見 到 他 , 聽 他 的 訓 誨 , 是 我 得 到 的 最 大 恩 寵 。

「我 喜 樂 , 因 為 有 人 給 我 說 , 我 們 要 進 入 上 主 的 聖 殿」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只 六 年 已 能 冊 封 為 真 福 。 每 位 朝 聖 者 一 定 很 興 奮 能 參 與 這 歷 史 性 的 典 禮 。 許 多 教 友 曾 見 過 他 , 大 家 都 很 熟 悉 他 的 容 貎 , 他 的 聲 音 。 傳 播 工 具 把 他 帶 入 了 全 世 界 的 每 個 家 庭 裡 , 哪 一 個 教 友 家 裡 沒 有 一 張 他 的 照 片 或 明 信 片 ? 我 有 福 和 他 有 過 一 些 近 接 觸 。

教 宗 習 慣 接 見 新 祝 聖 的 主 教 和 家 人 , 我 和 湯 主 教 就 是 這 樣 入 過 他 的 書 房 , 對 那 次 會 面 我 記 得 的 是 : 他 彷 彿 是 一 個 撒 嬌 的 小 孩 子 , 多 次 重 複 說 : 「 我 要 去 中 國 , 我 要 去 中 國 」 。 禧 年 前 的 亞 洲 主 教 會 議 中 我 和 其 他 主 教 們 都 曾 被 邀 和 他 共 膳 (十 幾 人 一 組) 。 二 0 0 0 年 十 月 四 日 , 中 國 教 會 特 別 會 議 後 , 又 有 機 會 和 他 一 起 進 膳 。 幾 次 主 教 會 議 我 都 欣 賞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從 頭 到 尾 都 參 加 會 議 , 聆 聽 主 教 們 的 發 言 。 我 第 一 次 在 會 中 發 言 後 問 旁 人 : 教 宗 有 否 拍 手 。 他 說 教 宗 拍 了 枱 ! 原 來 他 一 隻 手 常 撐 住 頭 不 便 拍 手 , 便 拍 枱 表 示 讚 賞 。

我 會 帶 著 這 些 回 憶 去 參 加 這 次 典 禮 。 但 五 月 一 日 ,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 是 一 個 特 別 有 意 義 的 日 子 。 我 找 回 了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第 二 篇 通 諭 「富 有 仁 慈 的 天 父」 , 再 細 讀 了 , 讓 那 寶 貴 的 訓 誨 陪 伴 我 這 次 朝 聖 的 旅 程 。

天 主 是 愛 , 愛 面 對 可 憐 的 人 就 成 了 慈 悲 (miseria " misericordia) , 最 可 憐 的 當 然 是 罪 人 。 愚 蠢 的 人 以 為 不 聽 天 主 的 話 可 以 自 己 創 造 幸 福 , 結 果 是 罪 惡 帶 來 痛 苦 。 以 色 列 天 主 的 選 民 , 多 次 不 忠 於 和 天 主 所 訂 的 盟 約 , 天 主 派 先 知 勸 告 , 有 時 也 警 告 他 們 , 但 只 要 見 到 他 們 有 悔 意 , 天 主 就 把 他 們 的 過 犯 拋 諸 腦 後 。 選 民 是 天 主 的 兒 女 , 祂 不 忍 心 讓 祂 的 兒 女 喪 亡 。 多 次 從 他 們 的 困 境 中 把 他 們 救 拔 出 來 。 先 知 和 聖 詠 用 美 麗 的 言 詞 讚 頌 這 「緩 於 發 怒 , 富 有 仁 慈」 的 天 主 。

天 主 的 仁 慈 在 耶 穌 身 上 取 了 肉 軀 。 斐 理 伯 請 耶 穌 把 天 父 啟 示 給 宗 徒 們 , 耶 穌 說 : 「我 這 麼 久 同 你 們 在 一 起 , 你 竟 沒 有 認 識 我 ? 誰 見 了 我 , 也 就 見 了 天 父 。 」 耶 穌 在 納 匝 肋 會 堂 的 自 我 介 紹 也 就 是 描 寫 了 「天 主 的 仁 慈」 (路 四 18-19) 。 他 回 答 洗 者 若 翰 的 門 徒 時 , 也 指 出 了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預 言 的 慈 悲 救 主 在 祂 身 上 出 現 了 (路 七 22-23) 。 亡 羊 、 浪 子 的 比 喻 (路 十 五) 生 動 地 描 述 了 天 父 的 慈 悲 。 耶 穌 的 宣 講 , 祂 行 的 奇 跡 , 祂 流 的 眼 淚 顯 示 了 天 父 的 慈 愛 。

我 們 會 羡 慕 那 生 來 瞎 眼 的 乞 丐 、 那 由 寡 婦 母 親 陪 往 墳 場 的 獨 生 子 , 那 和 耶 穌 同 時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善 盜 , 但 我 們 不 必 嫉 妒 , 聖 母 瑪 利 亞 向 我 們 保 證 : 「祂 的 仁 慈 世 世 代 代 於 無 窮 世」 (路 一 50) , 匝 加 利 亞 說 「這 是 出 於 我 們 天 主 的 慈 懷 , 使 旭 日 由 高 天 向 我 們 照 耀 , 為 光 照 那 坐 在 黑 暗 和 死 影 中 的 人 , 並 引 我 們 的 腳 步 , 走 向 平 安 的 道 路 。」 (路 一 78-79)

但 為 了 這 仁 慈 的 工 程 , 救 主 付 出 的 代 價 是 十 字 聖 架 。 逾 越 奧 跡 顯 示 天 主 的 愛 , 比 罪 惡 , 比 死 亡 更 強 。 為 了 我 們 而 受 難 受 死 的 基 督 證 明 了 我 們 在 天 主 眼 前 是 多 麼 重 要 , 也 彰 顯 了 天 主 的 仁 慈 在 我 們 犯 罪 時 也 不 消 滅 祂 在 我 們 身 上 印 下 的 尊 嚴 。 在 復 活 節 的 喜 慶 中 紀 念 救 主 的 慈 悲 實 在 適 當 不 過 。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的 牧 民 憲 章 詳 細 描 寫 現 代 人 的 處 境 。 在 第 十 節 我 們 讀 到 : 「面 對 現 代 世 界 的 發 展 , 仍 然 有 日 形 增 多 的 人 們 提 出 下 列 問 題 : 人 究 竟 是 什 麼 ? 痛 苦 罪 惡 及 死 亡 的 意 義 何 在 ? 何 以 人 類 做 出 了 這 麼 多 進 步 之 後 , 這 些 問 題 仍 然 存 在 ?」 更 使 人 困 擾 的 是 : 「由 於 自 身 的 柔 弱 無 能 及 向 惡 成 性 , (人) 往 往 做 出 本 心 不 願 做 的 事 , 又 往 往 不 做 本 心 願 做 的 事 …… 人 在 自 身 內 便 感 到 分 裂 之 苦 , 而 社 會 上 如 此 眾 多 與 巨 大 的 爭 執 , 便 造 端 於 此」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從 他 被 選 為 教 宗 的 第 一 天 就 如 復 活 後 的 耶 穌 向 全 人 類 說 : 「不 要 害 怕」 。 五 月 一 日 從 世 界 各 地 聚 集 到 伯 多 祿 廣 場 的 人 群 就 是 為 響 應 這 位 「慈 悲 救 主 的 使 者」 , 向 復 活 的 主 齊 聲 高 呼 : 「主 ! 我 們 投 靠 祢 , 只 有 你 有 生 命 之 言 , 祢 是 我 們 的 唯 一 希 望 !」

我 有 福 成 為 那 二 百 萬 人 中 的 一 個 。 我 首 先 會 以 一 個 七 十 九 歲 老 人 家 的 身 份 參 與 這 救 主 慈 悲 的 朝 聖 : 在 我 晉 鐸 五 十 週 年 的 那 天 (今 年 二 月 十 一 日) 我 以 默 示 錄 的 話 警 愓 自 己 , 天 主 藉 天 使 給 我 說 : 「我 知 道 你 的 作 為 , 你 的 苦 勞 和 你 的 堅 忍 …… 但 我 有 一 項 對 你 不 滿 意 , 就 是 你 拋 棄 了 你 起 初 的 愛 德」 (默 二 2-4) , 在 這 朝 聖 的 機 會 上 我 會 求 上 主 賜 回 我 晉 鐸 那 日 的 熱 心 。

我 也 會 以 一 個 中 華 兒 子 的 身 份 參 與 這 朝 聖 大 事 。 祖 國 的 教 胞 在 水 深 火 熱 的 絕 境 中 掙 扎 , 祖 國 的 同 胞 在 「兇 狠」 的 強 權 鎮 壓 下 透 不 過 氣 來 。 我 要 把 他 們 一 個 一 個 抱 在 我 的 心 裡 。

但 那 些 持 勢 欺 凌 人 民 的 貪 官 , 那 些 在 教 難 中 既 得 利 益 者 , 那 些 把 教 會 拖 到 奴 役 谷 底 的 機 會 主 義 者 , 他 們 都 是 天 主 仁 慈 的 對 象 。 他 們 的 悔 改 將 是 天 主 的 大 勝 利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不 是 說 : 「我 要 去 中 國」 嗎 ? 那 時 他 們 連 香 港 也 不 許 他 來 。 現 在 , 在 光 榮 的 基 督 內 , 他 可 以 周 遊 神 州 大 地 , 把 他 的 祈 禱 和 祝 福 帶 給 中 華 兒 女 。 他 在 佘 山 , 在 東 閭 代 表 不 能 前 往 的 我 們 , 向 仁 慈 之 母 獻 上 我 們 的 依 賴 和 感 恩 。 我 急 不 及 待 想 呼 出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為 我 等 祈 !」

2011 年 5 月 1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真福

因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轉 禱 、 柏 金 遜 症 得 以 治 愈 的 法 國 修 女 , 將 會 於 四 月 三 十 日 晚 在 羅 馬 為 先 教 宗 的 守 夜 祈 禱 中 分 享 此 奇 跡 。

羅 馬 教 區 代 理 主 教 瓦 利 尼 樞 機 (Cardinal Agostino Vallini) 說 , 除 了 皮 埃 爾 修 女 (Sister Marie-Simon-Pierre) 會 於 守 夜 祈 禱 分 享 外 , 聖 座 前 發 言 人 瓦 爾 斯 (Joaquin Navarro-Valls) 和 曾 擔 任 先 教 宗 私 人 秘 書 差 不 多 四 十 年 的 波 蘭 籍 齊 維 斯 樞 機 (Stanislaw Dziwisz) 亦 會 分 享 他 們 的 見 證 。

瓦 利 尼 樞 機 及 教 廷 新 聞 主 任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ederico Lombardi) 於 四 月 五 日 舉 行 了 新 聞 發 布 會 , 公 布 有 關 五 月 一 日 宣 福 禮 的 程 序 及 有 關 活 動 安 排 。

於 羅 馬 競 技 場 舉 行 守 夜 祈 禱 禮 後 , 八 所 位 於 梵 蒂 岡 與 競 技 場 間 的 教 堂 會 徹 夜 開 放 以 供 朝 聖 者 入 內 祈 禱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瞻 禮 日 被 定 為 十 月 廿 二 日 , 瓦 利 尼 樞 機 說 , 彌 撒 中 採 用 的 祈 禱 文 和 瞻 禮 日 的 讀 經 及 福 音 會 於 宣 福 禮 前 確 定 。 聖 座 會 採 取 開 放 態 度 准 許 地 方 教 會 選 用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彌 撒 禱 文 。

一 般 來 說 , 某 人 成 為 真 福 後 , 只 有 他 本 身 教 區 或 他 所 屬 修 會 團 體 可 以 公 開 慶 祝 其 瞻 禮 日 ; 只 有 當 封 聖 後 , 整 個 天 主 教 會 才 可 不 分 地 區 向 聖 人 敬 禮 。

教 廷 於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加 爾 各 答 德 蘭 修 女 宣 福 後 , 雖 然 收 到 很 多 地 方 教 會 舉 行 瞻 禮 日 彌 撒 的 要 求 , 教 廷 仍 嚴 守 這 規 定 。 但 由 於 梵 蒂 岡 明 白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普 世 性 , 除 了 羅 馬 和 波 蘭 的 克 拉 科 夫 外 , 今 次 教 廷 很 大 機 度 會 同 意 這 兩 地 以 外 教 區 的 彌 撒 申 請 。

在 發 布 會 上 , 羅 馬 教 區 禮 儀 辦 公 室 主 任 弗 里 西 納 蒙 席 (Marco Frisina) 發 放 了 他 為 宣 福 禮 撰 寫 詩 歌 歌 詞 。 羅 馬 教 區 社 會 傳 播 辦 公 室 更 聯 同 青 年 義 工 設 計 了 一 個 新 增 給 年 輕 人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福 禮 網 頁 。 www.pope2you.net

 
法修女宣福禮分享奇跡
柏金遜病因若望保祿而痊愈

法 籍 修 女 皮 埃 爾 (Marie-Simon-Pierre) 將 於 五 月 一 日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福 禮 前 的 守 夜 祈 禱 中 , 分 享 她 的 栢 金 遜 症 因 若 望 保 祿 轉 禱 而 痊 愈 的 奇 跡 。

二 0 0 一 年 皮 埃 爾 四 十 歲 時 , 被 確 診 患 上 柏 金 遜 病 , 看 到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因 此 病 健 康 變 得 愈 來 愈 差 的 情 況 , 修 女 說 : 「當 時 我 想 像 到 以 後 會 變 成 怎 樣 。」

若 望 保 祿 於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二 日 逝 世 後 , 修 女 病 情 每 況 愈 下 , 寫 字 、 走 路 及 照 顧 自 己 也 有 困 難 。 有 見 自 己 再 不 能 為 修 會 服 務 , 她 向 長 上 請 辭 , 但 同 會 修 女 要 她 相 信 天 主 , 並 與 皮 埃 爾 一 起 祈 求 若 望 保 祿 為 她 的 病 向 天 主 轉 禱 。

在 先 教 宗 逝 世 後 兩 個 月 , 即 六 月 二 日 修 女 起 床 後 , 奇 跡 地 發 現 自 己 痊 愈 了 , 疼 痛 消 失 , 關 節 亦 不 再 僵 硬 。 她 說 : 「我 肯 定 我 已 被 治 愈 。」 她 重 新 投 入 巴 黎 的 產 科 醫 院 工 作 。

梵 蒂 岡 冊 封 聖 人 部 檢 視 了 有 關 修 女 痊 愈 的 醫 學 專 家 和 法 律 專 家 報 告 , 及 經 神 學 家 、 筆 跡 專 家 等 驗 證 後 , 承 認 她 的 病 愈 沒 有 科 學 理 據 能 解 釋 , 神 學 顧 問 經 評 估 後 亦 指 這 是 經 若 望 保 祿 的 轉 禱 而 得 治 愈 , 故 確 認 此 項 痊 愈 為 奇 跡 。

皮 埃 爾 修 女 說 , 她 的 生 命 因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轉 禱 , 完 全 改 變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稱 , 教 宗 本 篤 二 0 0 九 年 已 確 認 若 望 保 祿 的 「非 凡 德 行」 (heroic virtues) , 現 加 上 皮 埃 爾 修 女 栢 金 遜 症 痊 愈 的 奇 跡 後 , 再 確 認 多 一 個 奇 跡 便 能 夠 為 他 封 聖 。


護士長重溫看顧的日子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二 日 是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的 日 子 , 梵 蒂 岡 廣 播 電 台 在 六 年 後 的 同 日 訪 問 了 於 先 教 宗 去 世 前 一 直 照 顧 在 側 的 羅 馬 傑 梅 利 醫 院 護 士 長 麗 塔 。

她 憶 述 六 年 前 照 顧 若 望 保 祿 的 最 後 日 子 和 四 月 二 日 晚 的 情 況 。 「那 時 候 , 很 多 人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為 他 祈 禱 、 唱 聖 詩 ; 而 我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病 榻 邊 , 抓 著 他 的 手 貼 近 自 己 的 臉 , 只 覺 他 的 手 一 天 比 一 天 的 冷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勇 敢 並 有 尊 嚴 地 面 對 自 己 的 疾 病 , 她 說 這 對 於 其 他 病 人 , 包 括 那 些 沒 有 信 仰 的 有 很 大 影 響 。 「他 向 我 們 展 示 出 生 命 的 真 諦 , 讓 我 們 知 道 在 痛 苦 時 刻 , 我 們 更 能 接 近 天 主 。 天 主 愛 我 們 、 接 納 我 們 , 不 會 遺 棄 任 何 一 個 人 , 甚 至 是 不 信 祂 的 人 ; 就 如 父 親 對 不 孝 的 兒 子 般 , 都 不 遺 棄 。」 她 說 。

她 認 為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教 導 人 們 痛 苦 奧 跡 堪 當 受 到 極 大 尊 重 , 人 可 以 藉 著 病 苦 , 重 新 回 顧 反 省 自 己 過 去 、 現 在 和 未 來 的 生 命 及 選 擇 , 令 他 們 跨 進 另 一 個 層 次 。

在 生 命 末 段 , 傑 梅 利 醫 院 是 先 教 宗 繼 聖 伯 多 祿 住 所 和 岡 道 爾 夫 堡 後 逗 留 得 最 長 時 間 的 地 方 , 麗 塔 說 他 除 了 在 此 治 病 外 , 亦 與 這 家 醫 院 及 醫 院 裡 的 人 建 立 了 深 厚 感 情 。

「若 望 保 祿 在 醫 院 度 過 許 多 困 難 的 時 刻 , 但 他 在 這 裡 的 每 一 刻 也 是 個 喜 悅 的 人 , 關 心 並 愛 護 我 們 每 一 位 。 他 很 容 易 服 侍 , 而 對 我 們 來 說 , 能 服 侍 他 實 在 是 福 份 。」 她 說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亦 關 心 其 他 病 人 , 「他 在 留 醫 期 間 不 斷 打 聽 他 們 的 情 況 , 視 他 們 如 子 女 , 亦 視 這 些 子 女 的 病 痛 為 他 的 病 痛 。 他 從 不 間 斷 地 為 他 們 的 痛 苦 祈 禱 , 就 像 想 把 他 們 的 十 字 架 背 在 自 己 身 上 。」

要 總 括 若 望 保 祿 的 最 大 特 質 , 她 說 是 接 納 和 寬 恕 。 「他 就 如 父 親 般 對 待 我 們 , 從 不 會 忘 記 我 們 的 困 難 。 當 我 們 身 處 苦 痛 時 , 他 會 伸 出 雙 臂 擁 抱 我 們 。 這 時 , 一 切 再 不 一 樣 , 我 們 仿 如 新 造 的 人 般 。」

 
步武先教宗朝聖旅程
八十名殘障青年參加

數 千 名 青 年 於 四 月 八 日 在 波 蘭 克 拉 科 夫 (若 望 保 祿 出 生 地) 開 始 朝 聖 旅 程 , 步 武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芳 表 。 第 一 階 段 朝 聖 由 意 大 利 一 個 「國 際 朝 聖 地 運 送 聯 合 會」 組 織 , 其 中 八 十 位 參 加 者 為 須 坐 輪 椅 的 殘 障 人 士 。

傷 殘 並 不 能 掩 蓋 他 們 前 往 朝 聖 的 熱 情 , 他 們 緊 記 先 教 宗 的 教 導 : 「痛 苦 有 其 人 性 的 價 值 , 不 須 隱 藏 。」 先 教 宗 說 耶 穌 為 拯 救 世 界 被 釘 十 字 架 , 告 訴 人 們 「受 苦」 的 另 一 重 意 義 。 事 實 上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自 己 亦 於 生 命 最 後 幾 年 於 病 中 受 苦 , 給 世 人 他 的 傳 教 表 樣 。

聯 合 會 主 席 Antonio Diella 稱 : 「先 教 宗 深 明 痛 苦 的 意 義 , 因 為 他 來 自 一 個 深 知 道 苦 難 是 甚 麼 的 民 族 ── 波 蘭 。」


若望保祿二世瞻禮
被定為十月廿二日

教 廷 禮 儀 聖 事 部 公 布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瞻 禮 日 為 十 月 廿 二 日 。 這 紀 念 日 會 編 進 羅 馬 及 波 蘭 教 會 的 禮 儀 年 曆 裡 , 其 他 地 方 教 會 若 有 需 要 亦 可 作 同 樣 申 請 。

宣 福 禮 後 的 感 恩 彌 撒 本 來 只 會 在 真 福 過 去 生 活 或 工 作 的 地 方 舉 行 , 但 教 廷 於 今 次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宣 福 禮 放 寬 這 要 求 , 容 許 各 地 方 教 會 自 行 決 定 舉 行 彌 撒 與 否 。 感 恩 彌 撒 須 於 二 0 一 二 年 五 月 一 日 前 舉 行 。


若望保祿二世靈柩
宣福日移送新祭壇

真 福 教 宗 英 諾 森 十 一 世 安 放 於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中 聖 巴 斯 弟 盎 小 教 堂 祭 壇 的 遺 骸 已 獲 移 送 到 主 顯 聖 容 堂 的 祭 壇 裡 , 以 備 充 足 地 方 於 五 月 一 日 的 宣 福 禮 時 安 放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遺 體 。

聖 座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稱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靈 柩 於 四 月 廿 九 日 由 地 下 墓 穴 移 走 , 並 於 五 月 一 日 放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祭 壇 前 供 教 友 敬 禮 。 地 下 墓 穴 會 由 四 月 廿 九 日 至 五 月 一 日 關 閉 。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續 說 , 靈 柩 在 整 個 程 序 中 不 會 被 開 啟 , 而 雲 石 墓 碑 上 會 刻 上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2011 年 5 月 1 日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宣福
本篤稱許信德堅定慷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因 其 信 德 而 列 品 真 福 ── 那 是 堅 強 、 慷 慨 和 從 宗 徒 傳 下 來 的 信 德 。」 教 宗 本 篤 五 月 一 日 主 持 若 望 保 祿 的 宣 福 禮 時 說 。

「若 望 保 祿 列 品 真 福 , 是 因 著 他 的 信 德 、 慈 愛 、 宗 徒 般 勇 敢 的 見 證 , 及 他 的 號 召 力 。 他 叫 全 世 界 的 信 徒 不 再 害 怕 承 認 自 己 是 基 督 徒 , 知 道 自 己 屬 於 教 會 及 宣 講 福 音 的 責 任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說 。

本 篤 亦 提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晚 年 如 何 面 對 帕 金 遜 症 : 「天 主 逐 步 取 回 他 的 一 切 , 但 他 仍 堅 持 奉 行 基 督 的 旨 意 , 如 同 『磐 石』 。 」 本 篤 說 , 他 深 受 若 望 保 祿 時 刻 祈 禱 的 典 範 影 響 。

冊 封 真 福 的 三 天 慶 典 活 動 由 四 月 三 十 日 晚 在 羅 馬 競 技 場 進 行 的 守 夜 祈 禱 開 始 ; 五 月 一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宣 福 彌 撒 ; 五 月 二 日 舉 行 感 恩 彌 撒 。 五 月 一 日 的 參 禮 者 超 過 一 百 萬 人 。

五 月 一 日 宣 福 禮 上 , 羅 馬 教 區 代 理 主 教 瓦 利 尼 樞 機 (Vallini) 簡 述 先 教 宗 生 平 : 「他 曾 身 處 於 兩 個 極 權 制 度 ── 納 粹 主 義 和 共 產 主 義 , 一 九 八 一 年 遇 暗 殺 , 晚 年 健 康 受 折 磨 , 但 其 信 德 使 他 常 存 希 望 。」 曾 照 顧 若 望 保 祿 的 波 蘭 修 女 索 寶 德 (Tobiana Sobodka) 及 因 先 教 宗 轉 禱 、 柏 金 遜 症 得 治 愈 的 皮 埃 爾 修 女 (Marie Simon-Pierre) 奉 上 新 真 福 的 聖 髑 ── 他 的 血 ── 到 祭 台 上 。

教 宗 本 篤 隨 即 宣 布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列 品 真 福 , 瞻 禮 日 定 於 十 月 廿 二 日 , 即 他 一 九 七 八 年 就 任 教 宗 的 月 日 。

本 篤 說 , 若 望 保 祿 廿 七 年 來 處 理 過 不 少 封 聖 和 列 真 福 品 個 案 , 今 天 若 望 保 祿 本 人 更 擠 身 一 眾 聖 人 真 福 之 列 。 若 望 保 祿 任 內 冊 封 了 四 百 八 十 二 名 聖 人 , 把 一 千 三 百 三 十 八 人 列 為 真 福 ; 處 理 個 案 比 在 他 以 前 的 人 處 理 的 總 和 還 要 多 。

前 一 晚 、 四 月 三 十 日 的 守 夜 祈 禱 , 逾 二 十 萬 人 參 與 , 三 位 與 若 望 保 祿 有 淵 源 的 人 作 見 證 。 前 聖 座 發 言 人 納 瓦 羅 (Joaquin Navarro-Valls) 說 , 各 地 有 需 要 的 人 都 請 這 位 全 球 首 牧 代 禱 , 他 亦 用 祈 禱 去 安 慰 他 們 。 「我 不 認 為 若 望 保 祿 還 有 時 間 去 顧 念 自 己 的 需 要 。」 納 瓦 羅 說 。

另 一 位 分 享 者 皮 埃 爾 修 女 說 : 「看 著 先 教 宗 如 何 因 帕 金 遜 症 受 折 磨 …… 他 逝 世 後 , 我 感 覺 自 己 像 被 掏 空 , 再 沒 有 依 靠 和 支 持 , 身 體 情 況 亦 愈 來 愈 差 。 但 在 不 斷 祈 求 若 望 保 祿 為 我 轉 禱 後 , 他 去 世 後 的 兩 個 月 我 的 病 竟 奇 跡 地 痊 愈 了 。」

擔 任 若 望 保 祿 私 人 秘 書 近 四 十 年 的 齊 維 茲 樞 機 (Dziwisz) 憶 述 , 他 很 早 便 意 識 到 自 己 正 在 與 一 位 聖 人 生 活 和 工 作 。 「記 憶 中 , 我 目 睹 過 若 望 保 祿 兩 次 發 怒 。 一 九 九 三 年 在 西 西 里 , 他 強 烈 譴 責 黑 手 黨 的 猖 獗 ; 二 0 0 三 年 他 公 開 反 對 以 美 國 為 首 的 國 家 攻 打 伊 拉 克 , 他 堅 持 軍 事 行 動 解 決 不 了 問 題 。 他 是 對 的 。」

五 月 二 日 凌 晨 , 數 萬 人 一 早 便 擠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等 待 參 加 同 日 早 上 的 感 恩 彌 撒 。 警 方 不 得 不 提 早 於 凌 晨 二 時 半 讓 參 禮 者 進 場 。 彌 撒 由 聖 座 國 務 卿 貝 爾 托 內 樞 機 主 持 。 感 恩 彌 撒 後 , 朝 聖 者 輪 候 進 入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向 真 福 靈 柩 致 敬 。

2011 年 5 月 8 日


百萬信眾齊集梵京
人數冠歷年宣福禮

逾 一 百 萬 人 五 月 一 日 前 往 羅 馬 參 與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宣 福 大 典 , 人 數 創 歷 來 宣 福 活 動 新 高 。 教 會 內 外 人 士 亦 肯 定 先 教 宗 對 天 主 教 和 世 界 的 貢 獻 。

意 大 利 警 方 說 , 逾 一 百 萬 人 到 現 場 或 羅 馬 各 處 透 過 大 型 屏 幕 參 與 大 典 , 之 後 亦 有 廿 五 萬 人 到 若 望 保 祿 靈 柩 前 致 敬 。

有 關 若 望 保 祿 宣 福 的 一 系 列 活 動 吸 引 數 以 萬 計 的 人 參 與 , 其 中 六 萬 位 朝 聖 者 五 月 二 日 前 往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參 與 由 教 廷 國 務 卿 貝 爾 托 內 樞 機 (T. Bertone) 主 持 的 感 恩 彌 撒 。

同 日 稍 後 , 大 批 朝 聖 者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向 新 真 福 靈 柩 致 敬 , 並 恭 念 玫 瑰 經 。 之 後 教 廷 把 靈 柩 奉 移 到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聖 塞 巴 斯 弟 盎 小 堂 安 葬 。

估 計 約 有 十 萬 名 朝 聖 者 來 自 新 真 福 的 家 鄉 波 蘭 。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五 月 二 日 在 梵 蒂 岡 接 見 波 蘭 總 統 科 莫 羅 夫 斯 基 (B. Komorowski) , 教 廷 聲 明 引 述 科 莫 羅 夫 斯 基 說 , 若 望 保 祿 的 教 宗 職 務 , 是 全 世 界 以 至 波 蘭 重 大 轉 捩 點 的 標 誌 , 他 的 訓 導 和 行 動 捍 衛 了 人 性 尊 嚴 。 在 波 蘭 , 二 十 個 城 市 的 青 年 於 四 月 三 十 日 透 過 守 夜 祈 禱 迎 接 若 望 保 祿 宣 福 。

談 到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的 貢 獻 , 教 廷 促 進 基 督 徒 合 一 委 員 會 榮 休 主 席 卡 斯 珀 樞 機 (W. Kasper) 讚 揚 他 是 「基 督 的 一 個 標 記」 。 他 四 月 廿 九 日 稱 , 若 望 保 祿 為 世 界 展 現 出 成 聖 、 天 主 , 以 及 祂 臨 在 的 標 記, 擔 任 教 宗 期 間 既 強 調 信 仰 之 根 本 , 並 開 放 對 話 的 渠 道 。

教 廷 天 主 教 教 育 部 部 長 澤 農 樞 機 (Zenon Grocholewski) 指 他 是 位 真 正 肯 對 話 、 尊 重 他 人 並 與 信 仰 保 持 一 致 的 人 。 「今 天 政 客 間 的 討 論 不 斷 對 立 , 所 有 人 都 說 要 對 話 , 但 幾 乎 沒 有 實 現 過 。 惟 有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真 正 對 話 的 人 。」 樞 機 四 月 三 十 日 說 , 若 望 保 祿 和 所 有 宗 教 的 人 對 話 , 包 括 佛 教 、 伊 斯 蘭 教 與 猶 太 教 , 也 與 科 學 和 技 術 人 士 交 談 。

代 表 以 色 列 出 席 宣 福 禮 的 部 長 佩 萊 德 (T. Peled) 四 月 三 十 日 稱 , 若 望 保 祿 擔 任 教 宗 時 與 以 色 列 建 立 外 交 關 係 , 為 猶 太 人 和 天 主 教 徒 的 關 係 打 開 了 新 篇 章 。

在 利 比 亞 , 首 都 的 黎 波 里 宗 座 代 牧 馬 主 教 (G. Martinelli) 請 求 若 望 保 祿 轉 禱 , 為 該 國 帶 來 和 平 。 利 比 亞 內 戰 和 聯 軍 轟 炸 持 續 , 馬 主 教 憶 起 一 九 九 七 年 在 各 國 對 利 比 亞 禁 運 之 際 , 聖 座 與 該 國 展 開 外 交 關 係 , 他 祈 求 局 勢 得 以 和 平 解 決 。 他 四 月 三 十 日 說 , 正 如 若 望 保 祿 教 導 : 「戰 爭 無 法 帶 來 和 平 。」

美 國 華 盛 頓 十 月 廿 二 日 (若 望 保 祿 瞻 禮) 開 幕 的 總 教 修 院 會 以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命 名 。 華 盛 頓 總 主 教 維 爾 (D. Wuerl) 四 月 稱 , 若 望 保 祿 特 別 值 得 今 天 的 司 鐸 學 習 , 他 透 過 牧 職 、 個 人 臨 在 , 以 及 其 遠 見 支 持 新 福 傳 。

2011 年 5 月 8 日

 

中國信眾喜見
若望保祿二世榮列真福

中 國 教 會 的 天 主 教 徒 向《信 德 社》 表 達 了 他 們 對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敬 仰 。 這 位 已 故 波 蘭 籍 教 宗 於 五 月 一 日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獲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宣 佈 榮 列 真 福 。 若 望 保 祿 的 靈 柩 停 放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內 供 朝 聖 者 瞻 仰 。

中 國 西 部 一 位 曾 獲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接 見 的 若 瑟 老 神 長 說 : 「十 多 年 前 , 我 有 幸 見 到 教 宗 , 那 是 我 一 生 的 光 榮 ! 先 教 宗 的 謙 和 仁 愛 , 是 我 們 奉 獻 者 的 榜 樣 !」

華 北 中 部 一 位 司 鐸 認 為 教 宗 的 的 大 公 精 神 值 得 世 人 發 揚 。 「他 的 謙 卑 、 博 愛 的 品 質 , 對 天 主 教 會 過 去 的 歷 史 的 坦 誠 面 對 , 對 教 會 所 犯 錯 誤 的 誠 摯 道 歉 , 以 及 對 聖 母 的 敬 禮 , 對 我 的 影 響 都 很 深 刻 。」

遠 在 西 北 的 保 祿 老 神 長 說 , 先 教 宗 一 生 出 訪 過 百 多 個 國 家 , 每 到 一 個 國 家 都 會 跪 下 親 吻 那 裡 的 土 地 , 體 現 了 一 位 宗 教 領 袖 的 謙 遜 。 他 表 示 : 「他 的 言 行 指 引 我 要 做 一 名 謙 遜 的 牧 人 , 我 一 直 在 為 他 的 列 品 祈 禱 。」

華 南 一 位 曾 留 學 美 洲 的 修 士 認 為 , 若 望 保 祿 是 一 位 福 音 開 拓 者 與 和 平 締 造 者 。 他 說 : 「教 宗 堅 守 了 教 義 及 傳 統 精 神 , 並 擁 抱 所 有 的 民 族 與 個 人 , 這 是 在 歷 任 教 宗 中 罕 見 的 。 他 使 信 仰 更 真 實 地 走 進 了 平 信 徒 , 使 他 們 生 活 在 信 仰 中 。」

華 北 的 依 搦 斯 修 女 , 認 為 若 望 保 祿 一 生 充 滿 傳 奇 。 「他 的 『身 體 神 學』 對 我 的 靈 修 影 響 很 大 , 讓 我 更 加 明 白 我 們 人 要 時 刻 分 享 天 主 的 愛 , 活 出 天 主 的 愛 。」

在 西 南 山 區 基 層 堂 區 服 務 的 安 多 尼 司 鐸 說 : 「我 讚 賞 教 宗 那 從 坎 坷 豐 富 的 人 生 閱 歷 中 , 所 提 煉 出 來 的 人 格 魅 力 。 印 象 中 的 教 宗 是 個 祈 禱 的 人 , 無 論 是 乘 飛 機 訪 問 , 還 是 獨 自 散 步 , 總 能 看 到 他 手 裡 握 著 念 珠 。 我 相 信 他 遊 歷 各 國 與 實 踐 梵 二 革 新 精 神 的 勇 氣 , 以 及 應 對 各 界 所 表 現 出 來 的 智 慧 , 都 是 從 祈 禱 中 得 來 的 。」

他 稱 , 自 己 沒 有 甚 麼 資 格 對 這 樣 一 位 偉 人 與 聖 者 給 予 評 價 , 而 是 引 用 了 一 個 反 對 天 主 教 的 學 者 的 話 : 「真 是 可 惡 , 這 個 人 身 上 居 然 沒 有 甚 麼 污 點 可 供 挑 剔 的 。」

華 東 教 友 知 識 分 子 多 默 稱 , 教 宗 的 言 行 對 自 己 產 生 了 三 方 面 的 影 響 : 「第 一 是 堅 定 的 信 德 , 教 宗 一 生 受 過 很 多 苦 , 尤 其 是 在 嚴 酷 的 環 境 下 始 終 堅 持 信 仰 ; 第 二 是 徹 底 的 寬 恕 , 他 完 全 寬 恕 刺 殺 他 的 兇 手 , 實 踐 了 基 督 愛 仇 的 教 導 ; 第 三 是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始 終 關 愛 , 不 斷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希 望 中 國 教 會 能 夠 達 致 真 正 的 合 一 共 融 。」

華 中 一 位 教 友 在 教 宗 二 0 0 五 去 世 後 就 曾 撰 文 希 望 他 早 日 列 入 聖 品 , 現 在 十 分 欣 慰 , 並 憶 起 教 宗 說 過 : 「不 要 害 怕 天 主 , 大 膽 地 向 他 敞 開 你 們 的 心 門 吧 !」

2011 年 5 月 15 日



「學習年」不忘梵二大功臣──聖若望保祿二世
彭保祿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上 , 逾 十 位 享 國 際 聲 譽 , 在 聖 經 、 教 義 、 教 律 和 禮 儀 方 面 的 專 才 參 與 , 當 中 尤 以 波 蘭 籍 的 嘉 祿•沃 以 蒂 瓦 樞 機 (或 譯 卡 羅 爾•華 迪 卡) 及 德 國 籍 的 若 瑟•拉 辛 格 總 主 教 為 主 要 領 導 人 。 他 們 也 就 是 日 後 帶 領 整 個 教 會 跨 越 千 禧 世 紀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及 本 篤 十 六 世 。

走 筆 至 此 , 想 想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一 生 , 他 的 家 庭 背 景 、 受 限 制 的 教 育 和 政 治 壓 力 , 再 想 到 他 的 天 資 和 才 幹 、 體 魄 和 努 力 , 特 別 是 他 日 後 對 教 會 的 諸 多 建 樹 及 許 多 驚 人 的 偉 大 計 劃 , 實 在 絕 非 一 篇 小 文 所 能 涵 蓋 。 筆 者 有 幸 , 一 九 七 八 年 受 教 廷 傳 信 部 邀 請 , 前 往 羅 馬 , 在 萬 民 福 傳 部 傳 信 大 學 附 設 的 「中 國 文 化 中 心」 服 務 時 , 竟 會 碰 到 這 樣 的 天 大 福 份 : 抵 羅 馬 僅 十 八 天 的 樞 機 們 , 竟 然 選 出 了 來 自 波 蘭 克 拉 科 夫 總 教 區 的 嘉 祿•沃 以 蒂 瓦 樞 機 為 新 任 教 宗 , 也 就 是 基 督 在 世 代 表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猶 記 得 新 教 宗 初 次 到 傳 大 視 察 時 , 順 道 巡 視 中 國 文 化 中 心 , 立 即 向 筆 者 詢 問 中 心 書 架 上 紅 皮 金 字 的 百 餘 冊 書 本 。 「那 是 代 表 中 國 哲 學 、 文 化 的 諸 子 百 家 …… 那 是 我 們 的 老 子 、 孔 子 、 孟 子 、 荀 子 等 留 傳 下 來 的 文 化 宗 教 資 產 , 是 所 有 大 學 生 必 修 的 課 程 。」 原 來 新 教 宗 早 已 知 道 這 些 聖 賢 , 他 很 感 興 趣 , 並 說 必 會 繼 續 研 究 。 這 番 談 話 更 使 筆 者 感 到 無 限 親 切 和 感 激 。

筆 者 既 曾 受 聖 部 委 任 , 三 十 年 之 久 在 這 位 教 宗 的 降 福 下 , 先 後 在 五 位 樞 機 部 長 的 督 導 下 , 負 責 推 動 全 球 海 外 華 人 牧 傳 工 作 , 有 幸 拜 會 全 球 五 大 洲 近 三 十 位 樞 機 、 約 五 十 位 總 主 教 、 主 教 及 教 區 首 長 , 及 近 二 百 位 司 鐸 弟 兄 , 真 是 非 同 小 可 的 福 份 。 尤 其 可 貴 的 是 多 次 返 回 聖 京 後 , 有 緣 蒙 敬 愛 的 聖 父 教 宗 接 見 , 首 要 是 代 表 剛 訪 問 過 的 團 體 向 教 宗 致 意 , 其 次 是 向 宗 座 報 告 一 些 新 的 、 更 重 要 的 團 體 發 展 。 教 宗 也 會 經 常 吩 咐 我 們 : 身 為 華 人 , 不 論 是 海 內 海 外 , 千 萬 要 記 得 自 己 民 族 的 家 訓 : 勤 儉 興 家 , 敬 老 扶 幼 , 闔 家 敦 睦 , 兼 愛 天 下 , 又 經 常 對 到 訪 者 說 他 非 常 尊 敬 中 國 文 化 。

我 們 都 知 道 這 位 教 宗 是 世 界 偉 人 , 不 僅 因 為 他 曾 兩 度 獲 選 為 《時 代 周 刊》 風 雲 人 物 , 他 更 是 聯 合 國 的 和 平 發 言 人 、 世 界 弱 小 民 族 的 代 言 人 , 又 是 提 名 指 責 黑 社 會 罪 行 的 判 管 、 國 際 間 無 理 爭 執 的 調 停 者 。 然 而 , 他 更 是 影 響 世 界 青 年 最 有 力 的 領 袖 。 他 創 辦 「 世 界 青 年 節 」 , 每 年 吸 引 十 萬 百 萬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的 年 輕 人 參 加 。 一 九 九 六 年 在 菲 律 賓 舉 行 的 世 青 節 閉 幕 禮 , 四 十 多 位 樞 機 、 四 百 多 位 總 主 教 和 主 教 、 二 千 多 位 司 鐸 連 同 五 百 多 萬 來 自 全 球 的 青 年 男 女 聚 集 起 來 , 共 同 為 信 仰 作 證 。 這 是 多 麼 令 人 感 動 的 信 仰 力 量 ! 這 是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最 令 人 佩 服 的 領 導 力 量 , 也 是 非 官 方 但 經 證 實 的 人 類 有 史 以 來 和 平 相 聚 的 最 龐 大 群 眾 。 難 怪 為 他 舉 行 隆 重 葬 禮 的 那 天 , 當 安 放 遺 體 的 棺 木 被 抬 到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正 台 階 祭 台 前 面 , 現 場 近 百 萬 信 眾 用 各 自 的 語 文 (主 要 是 意 大 利 文) 齊 聲 高 呼 : Santo Subito! Santo Subito!  (意 即 「立 刻 封 聖 ! 立 刻 封 聖」) 那 是 多 麼 令 人 感 動 落 淚 的 激 動 ! 我 們 敬 愛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早 得 人 心 , 這 已 是 最 明 確 的 證 明 !

作者彭保祿神父為方濟會士,一九八一年至二零零八年出任教廷全球海外華人傳教處主任

2011 年 5 月 18 日

 

教宗方濟各簽署法令
若望保祿若望廿三封聖

教 宗 方 濟 各 七 月 五 日 簽 署 法 令 , 批 准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和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封 聖 案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七 月 二 日 在 梵 蒂 岡 開 會 審 理 多 宗 個 案 後 , 教 宗 方 濟 各 認 可 第 二 件 歸 功 於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代 禱 的 奇 跡 。 案 中 , 若 望 保 祿 宣 福 品 後 , 一 位 女 病 人 因 其 代 禱 很 快 便 獲 得 治 愈 。 他 將 會 成 為 教 會 歷 來 最 快 封 聖 的 聖 人 。

先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任 廿 七 年 , 愛 護 青 年 , 任 內 牧 訪 過 世 界 很 多 地 方 , 更 在 結 束 歐 洲 共 產 黨 專 政 上 擔 當 重 要 角 色 。 若 望 保 祿 二 0 0 五 年 逝 世 , 同 年 啟 動 封 聖 個 案 , 一 一 年 宣 福 。

方 濟 各 聽 從 冊 封 聖 人 部 的 建 議 , 免 去 若 望 廿 三 世 封 聖 前 一 般 所 需 的 第 二 個 奇 跡 , 直 接 宣 聖 。

天 亞 社 報 導 稱 , 過 去 十 三 年 有 多 個 據 稱 是 因 著 若 望 廿 三 世 轉 禱 的 奇 跡 , 但 直 至 最 近 才 有 一 個 報 告 獲 冊 封 聖 人 部 的 醫 療 及 神 學 家 委 員 會 通 過 。 若 望 廿 三 世 一 九 六 二 年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翌 年 去 世 。 他 二 0 0 0 年 宣 福 , 當 時 確 認 的 奇 跡 是 一 九 六 六 年 卡 皮 塔 尼 修 女 (C. Capitani) 因 他 的 代 禱 而 痊 愈 。

梵 蒂 岡 未 決 定 宣 聖 日 子 , 惟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七 月 五 日 稱 , 他 相 信 二 人 的 宣 福 禮 將 於 本 年 底 進 行 。

2013 年 7 月 14 日

 

社論
欣聞若望保祿二世行將封聖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逝 世 後 六 年 宣 福 , 他 的 第 二 個 奇 跡 已 獲 教 廷 認 可 , 且 有 指 他 將 聯 同 已 故 教 宗 若 望 二 十 三 世 在 本 年 內 一 起 封 聖 。

從 封 聖 的 過 程 來 看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封 聖 個 案 是 近 代 最 快 的 。 教 會 子 民 和 教 廷 當 局 那 麼 渴 望 封 他 為 聖 人 , 有 其 重 大 意 義 。 外 間 常 談 論 若 望 保 祿 對 公 共 社 會 的 影 響 , 這 裡 談 談 他 在 教 會 內 的 牧 養 點 滴 。

面 對 當 前 極 端 物 質 化 的 世 界 , 物 質 文 明 水 平 高 , 可 是 精 神 文 明 和 道 德 水 準 , 卻 備 受 考 驗 。 高 企 的 物 質 文 明 不 但 沒 帶 來 更 高 的 精 神 和 道 德 文 明 , 反 而 使 它 們 日 漸 萎 縮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任 教 宗 時 , 讓 天 國 子 民 在 基 督 信 仰 翼 蔭 下 , 提 高 自 己 愛 主 愛 人 的 品 德 , 從 而 提 升 人 類 的 精 神 文 明 和 道 德 水 準 。

一 九 九 八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發 表 《信 仰 與 理 性》 通 諭 , 要 信 徒 效 法 基 督 : 「…… 反 省 天 主 聖 子 降 生 的 奧 跡 : 祂 成 為 人 , 居 我 人 間 , 然 後 經 過 苦 難 、 死 亡 , 從 而 走 向 光 榮 的 復 活 、 升 天 …… 坐 在 聖 父 的 右 邊 , 再 從 那 裡 派 遣 真 理 的 聖 神 , 建 立 教 會 並 使 之 成 長 。 在 此 觀 點 下 , 神 學 的 首 要 任 務 就 是 認 識 天 主 的 『空 虛 自 己』 , 這 對 人 的 心 靈 而 言 真 是 偉 大 的 奧 跡 , 人 無 法 了 解 , 苦 難 與 死 亡 居 然 能 夠 表 達 一 個 只 有 付 出 而 不 求 任 何 回 報 的 愛 情 。」(#93)

「天 主 聖 子 降 生 成 人」 奧 跡 , 不 但 是 基 督 徒 的 核 心 信 仰 , 更 是 修 德 的 支 柱 , 因 為 天 主 子 的 「空 虛 自 己, 聽 命 至 死」 , 是 驕 傲 抗 命 的 對 立 面 , 而 「驕 傲 抗 命」 正 是 原 祖 所 犯 的 大 罪 。 這 對 今 天 的 自 我 中 心 世 界 , 「謙 虛 服 從」 該 是 一 劑 對 症 的 靈 丹 。

二 0 0 0 年 三 月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史 無 前 例 地 代 表 教 會 全 體 , 向 普 世 發 布 致 歉 聲 明 (Mea Culpa) , 求 天 主 寬 赦 歷 代 天 主 教 徒 犯 下 的 罪 行 , 包 括 歧 視 猶 太 人 、 十 字 軍 東 征 燒 殺 擄 掠 、 宗 教 裁 判 所 鎮 壓 異 端 、 向 第 三 世 界 傳 教 時 侵 害 當 地 原 住 民 、 貶 抑 女 性 地 位 與 尊 嚴 等 , 展 現 他 所 領 導 的 天 主 教 會 , 要 有 放 眼 全 世 界 , 面 對 大 歷 史 的 胸 襟 氣 度 。

認 錯 是 人 類 最 寶 貴 美 德 之 一 。 可 是 在 這 個 名 譽 重 於 一 切 的 世 代 , 像 教 宗 那 樣 身 居 高 位 , 而 肯 謙 卑 地 勇 於 公 開 認 錯 者 , 絕 無 僅 有 。

梵 二 後 , 教 會 日 漸 開 放 , 有 不 少 信 友 誤 解 開 放 的 原 意 , 因 而 輕 視 了 某 些 傳 統 的 熱 心 敬 禮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在 二 0 0 二 年 發 表 宗 座 牧 函 《童 貞 瑪 利 亞 的 玫 瑰 經》 , 更 訂 定 了 「玫 瑰 經 年」 (二 0 0 二 年 十 月 至 0 三 年 十 月) , 鼓 勵 教 友 以 默 想 方 式 念 玫 瑰 經 , 孝 愛 天 上 的 慈 母 。

「玫 瑰 經 年」後 不 到 一 年 , 教 宗 又 提 出 「聖 體 年」 , 並 發 表 「聖 體 年」 牧 函 , 邀 請 天 國 子 民 生 活 至 聖 聖 體 的 奧 跡 。 至 於 隨 後 的 「 聖 體 年」 , 是 要 喚 醒 整 個 教 會 「熱 愛 聖 體」 和 「孝 愛 聖 母」 這 兩 個 信 仰 傳 統 。

今 天 , 教 會 把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封 聖 , 正 好 是 大 力 教 導 天 國 子 民 學 習 主 耶 穌 的 謙 虛 聽 命 、 先 教 宗 的 勇 於 認 錯 , 以 及 鼓 勵 教 友 熱 心 「熱 愛 聖 體」 和 「孝 愛 聖 母」 的 最 佳 方 法 !
2013 年 7 月 21 日
 


聖若望廿三世、聖若望保祿二世
請為我們祈禱

教 宗 方 濟 各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復 活 期 第 二 主 日 、 即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冊 封 先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聖 人 。 香 港 教 區 同 日 下 午 六 時 在 堅 道 的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奉 獻 彌 撒 , 慶 祝 兩 位 教 宗 封 聖 。

聖若望保祿二世
一 九 二 0 年 五 月 十 八 日 生 於 波 蘭 華 杜 懷 斯 ; 四 六 年 晉 鐸 ; 五 八 年 晉 牧 , 出 任 克 拉 科 夫 輔 理 主 教 ; 六 四 年 出 任 克 拉 科 夫 總 主 教 ; 六 七 年 擢 陞 樞 機 ; 七 八 年 十 月 十 六 日 當 選 教 宗 , 同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即 位 ;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二 0 一 一 年 列 品 真 福 。

聖人及其聖德
福傳養份 
天主子民成聖楷模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四 月 廿 七 日 加 入 聖 人 行 列 , 為 教 會 而 言 , 聖 人 和 殉 道 者 是 傳 福 音 和 教 徒 成 聖 的 養 份 與 楷 模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冊 封 的 真 福 和 聖 人 數 目 是 歷 任 教 宗 內 最 多 。 而 若 望 廿 三 也 非 常 重 視 聖 德 , 他 在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準 備 階 段 , 一 九 六 0 年 六 月 五 日 聖 神 降 臨 節 彌 撒 講 道 中 說 : 「天 主 的 聖 人 ? 啊 ! 每 位 聖 人 都 是 聖 神 恩 寵 的 一 個 傑 作 …… 啊 ! 聖 人 , 上 主 的 聖 人 , 他 們 處 處 使 我 們 振 奮 、 鼓 勵 我 們 、 祝 福 我 們 。」

若 望 廿 三 所 冊 封 的 真 福 和 聖 人 各 有 十 多 位 , 人 數 不 多 , 但 他 從 這 些 先 賢 身 上 獲 得 三 個 信 念 —— 頌 揚 他 們 是 教 宗 最 崇 高 的 任 務 ; 他 們 的 見 證 對 教 會 和 天 主 子 民 的 成 聖 和 聖 德 極 其 寶 貴 ; 梵 二 的 成 功 與 他 們 的 代 禱 息 息 相 關 。

聖 人 和 真 福 對 若 望 廿 三 而 言 , 體 現 了 「天 上 光 榮 和 地 上 需 求 之 間 的 獨 特 關 係」 , 這 是 自 然 、 恩 寵 、 歷 史 和 傳 統 的 關 係 , 也 是 使 徒 職 務 外 在 形 式 的 關 係 , 因 為 天 主 的 光 通 過 這 種 關 係 抵 達 世 界 。

關 於 聖 人 和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的 關 係 , 若 望 廿 三 在 一 九 六 二 年 十 月 十 一 日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開 幕 禮 中 表 示 : 「聖 人 和 信 徒 在 大 公 慶 典 中 彼 此 合 作 : 天 上 的 聖 人 致 力 於 保 護 我 們 的 工 作 ; 信 徒 向 天 主 呈 上 熱 切 的 祈 禱 ; 你 們 大 家 應 該 時 刻 遵 從 聖 神 的 超 性 啟 示 , 積 極 地 投 入 你 們 的 工 作 , 好 使 你 們 的 辛 勞 完 全 符 合 各 民 族 的 期 待 和 需 求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總 共 冊 封 了 一 千 三 百 四 十 一 位 真 福 、 四 百 八 十 二 位 聖 人 、 二 千 多 位 天 主 的 僕 人 及 可 敬 者 。 在 這 些 聖 人 、 真 福 和 可 敬 者 中 , 約 六 百 人 是 平 信 徒 。 他 們 來 自 世 界 各 地 , 有 男 有 女 , 有 聖 職 者 、 平 信 徒 夫 婦 , 還 有 青 年 和 許 多 殉 道 者 。

按不同召叫成聖
公 元 二 千 禧 年 結 束 之 際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牧 函 《新 千 年 的 開 始》 中 寫 到 : 「聖 德 , 是 不 需 語 言 就 能 說 服 人 的 信 息 , 是 基 督 面 容 活 生 生 的 反 映 。
…… 正 如 大 公 會 議 所 解 釋 的 , 成 聖 的 理 想 不 能 遭 到 誤 解 , 好 像 那 是 一 種 特 殊 的 生 活 , 只 是 為 了 少 數 有 聖 德 的 『不 凡 人 士』 。 按 照 每 一 個 人 聖 召 的 不 同 , 成 聖 之 道 也 有 許 多 。」


聖若望保祿二世 (Saint John Paul II, Pope)
展示信仰  道德 
受苦的力量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現 今 社 會 是 位 強 而 有 力 的 道 德 領 袖 , 這 位 波 蘭 籍 教 宗 也 是 永 不 言 倦 的 福 傳 者 , 生 前 向 數 以 百 萬 計 的 人 講 話 ; 即 使 他 年 邁 時 患 有 栢 金 遜 症 , 卻 仍 以 自 身 的 見 證 帶 出 堅 持 生 活 的 福 音 。

若 望 保 祿 在 兩 件 世 界 重 要 事 件 中 擔 當 重 要 角 色 —— 一 九 八 九 年 由 他 故 鄉 波 蘭 開 始 , 引 發 歐 洲 共 產 主 義 的 沒 落 ; 與 教 會 一 起 踏 入 基 督 宗 教 第 三 個 千 年 。

教 會 內 , 他 充 滿 活 力 , 把 天 主 教 社 會 訓 導 推 展 至 新 領 域 , 如 生 命 倫 理 、 國 際 經 濟 及 生 態 學 上 , 同 時 亦 持 守 信 仰 , 如 極 力 反 對 人 工 避 孕 方 法 。

在 生 命 末 段 , 若 望 保 祿 因 患 柏 金 遜 症 導 致 神 經 系 統 不 受 控 制 ── 他 行 動 有 困 難 、 容 易 疲 倦 ; 但 他 不 斷 將 體 能 推 向 極 限 , 向 世 人 展 示 出 , 受 苦 其 實 是 靈 修 操 練 。

他 於 教 會 慶 祝 二 千 禧 年 時 , 帶 領 教 會 自 我 淨 化 。 他 到 訪 聖 地 , 回 歸 信 仰 本 源 , 令 天 主 教 與 猶 太 教 的 關 係 大 為 改 善 ; 他 亦 史 無 前 例 的 為 基 督 徒 曾 犯 過 失 , 如 十 字 軍 東 征 等 向 上 主 尋 求 寛 恕 。

若 望 保 祿 有 關 社 會 公 義 的 文 件 亦 備 受 關 注 , 包 括 《新 千 年 代 伊 始》 (Novo Millennio Ineunte) 牧 函 , 它 從 道 德 角 度 看 待 勞 工 , 亦 觸 及 貧 富 懸 殊 及 自 由 市 場 的 課 題 。 他 又 鼓 勵 傳 教 時 須 將 福 音 價 值 帶 進 社 會 及 經 濟 生 活 裡 , 教 會 遂 於 二 0 0 四 年 出 版 社 會 訓 導 彙 編 。

他 任 內 多 次 公 開 闡 述 教 會 立 場 , 例 如 他 於 九 十 年 代 要 求 全 球 主 教 抗 衡 墮 胎 及 安 樂 死 。 他 這 些 尖 銳 的 言 論 讓 《時 代 雜 誌》 選 他 為 一 九 九 四 年 度 風 雲 人 物 。 對 於 教 會 性 侵 犯 事 件 , 他 為 此 不 斷 祈 禱 , 並 強 調 這 是 重 罪 , 亦 採 納 教 廷 顧 問 意 見 停 止 犯 事 司 鐸 的 牧 職 。

若 望 保 祿 致 力 基 督 徒 合 一 與 宗 教 交 談 , 但 他 堅 持 不 能 隱 藏 基 督 宗 派 間 、 各 宗 教 的 差 異 。 他 於 一 九 七 九 年 開 展 天 主 教 及 正 教 的 神 學 對 話 ; 於 一 九 八 六 年 參 觀 羅 馬 的 猶 太 教 會 堂 , 同 年 與 全 球 宗 教 領 袖 在 意 大 利 亞 西 西 一 起 為 世 界 和 平 祈 禱 。

他 時 常 提 醒 祈 禱 及 聖 體 聖 事 很 重 要 ; 以 聖 母 瑪 利 亞 的 信 德 作 為 教 會 的 楷 模 ; 為 玫 瑰 經 十 五 端 增 闢 「光 明 五 端」 ; 並 冊 封 逾 四 百 八 十 位 聖 人 , 數 目 多 於 歷 代 前 教 宗 冊 封 的 總 和 。

若 望 保 祿 履 行 教 宗 一 職 超 過 廿 六 年 , 於 二 0 0 五 年 四 月 二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 八 十 四 歲 之 齡 安 息 主 懷 。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為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有 特 別 意 義 —— 正 是 他 把 復 活 期 第 二 主 日 訂 為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 本 篤 十 六 於 二 0 一 一 年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為 他 宣 福 , 教 宗 方 濟 各 則 在 今 年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冊 封 他 為 聖 人 。


教宗生平
聖若望保祿二世


1920
: 原 名卡 羅 爾.華 迪 卡 (Karol J. Wojtyla , 或 譯 嘉 祿.沃 瓦 以 蒂) , 五 月 十 八 日 出 生 於 波 蘭 南 部 華 杜 懷 斯 (Wadowice) 。

1938: 進 入 克 拉 科 夫 (Krakow) 雅 吉 沃 大 學 (Jagiellonian University) 研 讀 戲 劇 。 翌 年 納 粹 德 軍 攻 佔 大 學 。 他 被 迫 於 採 礦 廠 工 作 ; 後 為 免 被 驅 逐 到 德 國 , 在 化 學 工 廠 謀 生 。

1942 追 隨 聖 召 , 在 克 拉 科 夫 地 下 修 院 秘 密 攻 讀 神 學 。

1946 晉 鐸 ; 並 於 一 九 四 八 年 在 羅 馬 取 得 神 學 博 士 。

1948 返 回 波 蘭 , 在 克 拉 科 夫 多 個 堂 區 協 助 堂 務 兼 任 大 學 生 神 師 。

1958 獲 教 宗 庇 護 十 二 世 任 命 為 克 拉 科 夫 輔 理 主 教 。 六 四 年 教 宗 保 祿 六 世 任 命 他 為 當 地 總 主 教 ; 六 七 年 冊 封 他 為 樞 機 。

1962-1965: 出 席 梵 二 , 並 參 與 編 寫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1978: 十 月 十 六 日 他 當 選 為 教 宗 , 是 歷 史 上 任 期 第 三 長 的 教 宗 。

1981 五 月 十 三 日 遭 刺 殺 , 他 其 後 表 示 寬 恕 行 刺 他 的 人 。

1978-2005 成 立 專 門 研 究 婚 姻 和 家 庭 倫 理 的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研 究 所 。 任 內 共 冊 封 一 千 三 百 卅 八 位 真 福 及 四 百 八 十 二 位 聖 人 聖 女 。 他 曾 在 意 大 利 境 外 作 過 一 百 零 四 次 牧 訪 , 境 內 則 有 一 百 四 十 六 次 。

2005 四 月 二 日 安 息 主 懷 。

 
追憶若望保祿二世

法國的皮亞修女 (Marie Simon-Pierre)
「內 裡 的 我 再 不 一 樣 了 。 我 難 以 用 言 語 去 說 明 …… 它 很 強 、 很 大 。 這 是 個 奧 跡 。」 法 國 的 皮 亞 修 女 因 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轉 禱 , 栢 金 遜 症 得 告 痊 愈 。 二 0 0 一 年 她 開 始 患 病 , 其 後 要 坐 輪 椅 。 修 會 團 體 後 來 求 若 望 保 祿 代 禱 , 六 月 一 天 她 突 然 痊 癒 。 此 奇 跡 是 若 望 保 祿 列 真 福 品 時 被 承 認 的 個 案 。

雷樞機(Giovanni Battista Re)
「若 望 保 祿 認 為 , 教 宗 的 首 要 責 任 就 是 為 教 會 和 世 界 祈 禱 。」 雷 樞 機 自 若 望 保 祿 當 選 教 宗 後 , 便 在 不 同 教 廷 崗 位 服 務 教 宗 , 包 括 檢 視 教 宗 演 講 的 譯 文 (從 波 蘭 文 譯 作 意 文) , 他 首 篇 校 閱 的 便 是 若 望 保 祿 一 九 七 八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當 選 後 向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信 眾 的 演 講 : 「不 要 怕 ! 向 基 督 打 開 大 門 !」

2014 年 4 月 27 日


教區慶祝兩教宗封聖

湯樞機呼籲學傚恆心祈禱

教 區 四 月 廿 七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假 堅 道 主 教 座 堂 為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舉 行 宣 聖 謝 恩 彌 撒 , 主 禮 湯 漢 樞 機 稱 兩 位 教 宗 的 聖 德 與 貢 獻 來 自 恆 心 祈 禱 , 呼 籲 信 徒 學 傚 。

彌 撒 由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逾 一 千 人 參 禮 。 湯 漢 樞 機 在 講 道 中 呼 籲 教 徒 學 習 兩 位 新 聖 人 修 煉 智 慧 、 仁 厚 及 恆 常 祈 禱 之 德 , 同 時 二 人 都 對 中 國 具 備 濃 情 厚 愛 。 湯 樞 機 稱 許 若 望 廿 三 世 是 「智 者」 , 召 開 梵 二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這 位 「仁 者」 經 歷 喪 親 之 痛 卻 沒 有 失 去 仁 厚 , 在 位 時 更 寬 恕 了 行 刺 者 。

當 信 眾 在 諸 聖 禱 文 請 求 兩 位 教 宗 代 禱 時 , 參 與 過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本 地 青 年 及 修 女 到 祭 台 前 向 兩 位 新 聖 人 獻 上 燭 光 。

剛 於 復 活 節 領 洗 的 新 教 友 帶 領 信 友 禱 文 , 參 禮 者 共 同 為 世 界 和 平 、 家 庭 的 信 德 與 天 倫 之 樂 、 青 年 勇 於 回 應 召 叫 等 意 願 祈 禱 。

彌 撒 結 束 前 ,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意 大 利 村 莊 同 鄉 、 宗 座 外 方 傳 教 會 歐 陽 輝 神 父 (Luigi Bonalumi) 分 享 說 , 這 位 教 宗 的 當 選 令 同 鄉 鼓 舞 , 也 啟 發 了 他 的 聖 召 。 神 父 說 若 望 廿 三 世 跟 同 鄉 情 誼 深 厚 , 也 為 堂 區 牧 者 立 下 榜 樣 , 若 望 廿 三 世 擔 任 主 教 時 每 年 回 鄉 探 望 他 們 , 協 助 堂 區 舉 行 彌 撒 和 聽 告 解 ; 當 地 新 婚 夫 婦 亦 會 於 威 尼 斯 度 蜜 月 期 間 順 道 探 望 他 。

波 蘭 駐 香 港 總 領 事 米 勒 魯 亞 當 卓
(
Miroslaw Adamczyk) 說 , 若 望 保 祿 為 波 蘭 人 民 而 言 , 不 單 只 是 同 鄉 和 偉 大 的 教 宗 , 也 是 促 使 該 國 人 民 站 起 來 的 精 神 領 袖 。 他 說 : 「波 蘭 人 永 遠 惦 念 若 望 保 祿 , 他 是 我 們 近 二 千 年 歷 史 上 最 重 要 的 人 物 之 一 , 這 位 精 神 上 的 領 袖 有 份 結 束 我 們 祖 國 以 及 其 後 歐 洲 多 個 地 方 的 共 產 黨 統 治 。」

在 二 0 0 二 年 加 拿 大 世 青 節 期 間 曾 一 睹 若 望 保 祿 風 采 的 雷 詠 茵 席 間 對 本 報 說 , 若 望 保 祿 作 風 「親 民」 , 創 設 世 青 節 並 關 心 青 年 , 其 表 樣 亦 成 為 他 吸 引 青 年 的 魅 力 所 在 。

參 禮 信 徒 吳 文 就 經 歷 過 若 望 廿 三 牧 守 的 年 代 , 那 時 他 剛 升 上 中 學 , 他 說 若 望 廿 三 藉 著 梵 二 禮 儀 改 革 推 動 本 地 化 , 讓 習 慣 參 與 拉 丁 文 彌 撒 的 他 更 明 白 禮 儀 內 涵 與 經 文 內 容 。

教 宗 方 濟 各 於 羅 馬 時 間 同 日 早 上 在 梵 蒂 岡 主 持 宣 聖 大 典 ,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參 與 共 祭 ; 好 些 香 港 信 徒 前 赴 參 禮 及 朝 聖 。
2014 年 5 月 4 日

 

本地慶祝兩教宗封聖
舉辦展覽及朝聖活動

本 地 教 會 團 體 分 別 舉 辦 展 覽 和 朝 聖 活 動 , 慶 祝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與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封 聖 , 讓 教 會 內 外 人 士 認 識 兩 位 先 教 宗 的 芳 表 善 行 和 對 聖 體 的 熱 愛 。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與 傷 健 同 心 牧 民 小 組 為 慶 祝 兩 位 先 教 宗 榮 登 聖 品 , 將 於 六 月 廿 一 至 廿 二 日 假 港 島 西 區 的 中 山 紀 念 公 園 舉 行 有 關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與 聖 體 的 圖 片 展 覽 , 透 過 文 字 、 圖 片 及 短 片 , 闡 述 兩 位 先 教 宗 的 生 平 及 他 倆 就 聖 體 的 教 導 。

展 覽 期 間 , 逾 三 十 位 導 賞 員 會 為 遊 人 導 賞 , 簡 介 聖 體 聖 事 對 信 徒 的 重 要 , 展 示 普 世 教 會 由 公 元 七 十 五 年 至 一 九 九 六 年 的 聖 體 奧 跡 、 與 聖 體 有 密 切 關 係 的 人 物 等 。 六 月 廿 二 日 的 聖 體 聖 血 節 期 間 , 展 覽 場 地 會 舉 行 聖 體 出 遊 、 彌 撒 及 明 供 聖 體 , 並 邀 請 該 御 侍 團 神 師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另 一 方 面 , 元 朗 的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廿 九 名 信 徒 於 四 月 廿 一 日 至 五 月 三 日 到 羅 馬 朝 聖 , 行 程 中 團 員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到 梵 蒂 岡 參 與 兩 位 教 宗 的 封 聖 禮 。

該 堂 區 助 理 主 任 司 鐸 、 朝 聖 團 神 師 黃 志 俊 神 父 (J. Beroch) 出 發 前 對 本 報 說 , 兩 位 教 宗 生 前 對 教 會 的 貢 獻 及 靈 修 精 神 , 堪 受 信 徒 效 法 , 他 形 容 兩 位 教 宗 「關 心 生 命 、 促 進 和 平 , 也 關 心 有 需 要 的 人」 。

團 員 於 四 月 廿 六 日 晚 在 梵 蒂 岡 露 宿 , 以 便 在 廿 七 日 參 與 封 聖 禮 。 黃 神 父 說 是 次 朝 聖 能 與 各 地 信 徒 在 梵 蒂 岡 一 起 見 證 及 分 享 二 人 封 聖 的 喜 悅 。

朝 聖 團 亦 會 到 訪 意 大 利 多 個 地 方 , 包 括 曾 顯 現 聖 體 聖 事 奇 跡 的 奧 爾 維 耶 托 (Orvieto) 及 蘭 恰 諾 (Lanciano) 。 黃 神 父 解 釋 , 這 兩 位 教 宗 熱 愛 聖 體 , 更 致 力 向 教 徒 推 動 朝 拜 聖 體 。


本地團體效法若望保祿
廿四小時朝拜及明供聖體

若 望 保 祿 死 後 不 足 十 年 獲 封 聖 , 各 地 已 有 不 少 信 徒 受 他 的 言 行 影 響 信 仰 , 上 述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的 培 育 中 心 亦 以 若 望 保 祿 命 名 , 鼓 勵 信 徒 效 法 他 的 表 樣 。

教 區 善 會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位 於 堅 尼 地 城 的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培 育 中 心 於 二 0 0 九 年 設 立 , 設 有 廿 四 小 時 恆 久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 中 心 內 亦 放 有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雕 像 。

傷 健 聖 體 御 侍 團 會 長 文 麗 華 對 本 報 說 , 培 育 中 心 以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命 名 , 是 為 回 應 先 教 宗 生 前 積 極 鼓 勵 教 徒 透 過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作 敬 禮 , 並 效 法 他 維 護 弱 小 的 表 樣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一 九 八 一 年 十 二 月 一 日 開 始 每 天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 並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小 聖 堂 內 開 始 廿 四 小 時 明 供 聖 體 。 文 麗 華 表 示 , 若 望 保 祿 身 體 力 行 , 時 常 朝 拜 明 供 聖 體 , 藉 祈 禱 交 託 一 切 , 「是 一 位 祈 禱 教 宗」 。

自 八 歲 因 高 燒 導 致 視 覺 神 經 萎 縮 而 失 明 的 文 麗 華 , 十 二 年 前 與 傷 殘 信 徒 到 羅 馬 朝 聖 時 , 曾 有 機 會 覲 見 若 望 保 祿 , 她 說 : 「 我 們 在 覲 見 教 宗 時 , 獲 安 排 坐 在 第 一 行 , 他 與 我 們 見 面 , 並 向 每 名 傷 殘 者 覆 手 。」

她 期 望 若 望 保 祿 封 聖 後 , 會 有 更 多 人 效 法 他 的 祈 禱 表 率 和 善 行 。

2014 年 5 月 4 日

 

慶祝教宗聖若望廿三世及若望保祿二世宣聖講道

教宗方濟各四月廿七日冊封其前任教宗若望廿三世及若望保祿二世為聖人。香港教區同日在堅道的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奉獻彌撒,慶祝兩位教宗封聖。以下是湯樞機在彌撒中的講道辭。——編者

主 內 親 愛 的 弟 兄 姊 妹 :

今 天 , 當 羅 馬 教 宗 方 濟 各 在 擠 滿 參 加 者 的 羅 馬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 把 兩 位 前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封 立 為 聖 人 時 , 我 們 異 地 同 時 在 香 港 慶 祝 這 兩 位 偉 大 的 教 宗 的 宣 聖 。 十 分 多 謝 您 們 前 來 參 與 今 日 的 慶 典 。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於 一 九 五 八 年 以 77 歲 高 齡 當 選 教 宗 , 在 位 不 足 五 年 。 但 當 選 後 三 個 月 , 便 立 即 勇 敢 地 宣 佈 將 要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 藉 此 發 動 了 一 項 對 教 會 影 響 深 遠 的 行 動 。 雖 然 他 本 人 只 經 歷 了 一 九 六 二 年 大 公 會 議 的 第 一 期 , 於 一 九 六 三 年 便 去 世 , 無 緣 看 到 梵 二 圓 滿 結 束 , 但 通 過 他 的 言 行 、 電 視 上 的 出 現 及 無 數 新 聞 圖 片 , 我 們 已 能 看 出 他 確 是 一 位 不 同 凡 響 、 影 響 深 遠 的 教 宗 。 難 怪 他 被 時 代 雜 誌 (Time Magazine) 選 為 一 九 六 二 年 度 最 傑 出 人 物 。 中 國 人 喜 歡 以 山 水 作 為 繪 畫 的 題 材 , 即 俗 稱 「山 水 畫」 。 古 人 更 以 山 水 描 繪 人 物 的 性 格 。 雖 然 我 們 一 向 有 「智 者 樂 水 , 仁 者 樂 山」 這 句 成 語 , 但 我 以 為 調 轉 來 形 容 兩 位 教 宗 , 亦 未 嘗 不 可 。 因 為 , 愛 山 之 人 , 喜 歡 攀 山 , 喜 歡 從 高 處 觀 看 一 切 , 故 這 類 人 士 擁 有 遠 闊 的 視 野 , 高 瞻 遠 觸 , 能 成 為 智 者 。 若 望 廿 三 世 確 是 一 位 這 樣 的 智 者 , 擁 有 超 人 勇 氣 及 濶 大 眼 光 , 因 而 召 開 了 梵 二 大 公 會 議 。 故 我 們 可 以 形 容 他 是 一 位 「樂 山」 的 「智 者」 。

說 到 另 一 位 教 宗 , 我 們 可 以 形 容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樂 水」 的 「仁 者」 。 為 什 麼 「仁 者」 會 「樂 水」 呢 ? 理 由 是 : 江 河 之 水 本 身 是 流 動 的 , 且 有 彈 性 , 恆 常 不 斷 流 動 。 一 位 愛 水 的 人 士 自 然 具 備 水 的 這 些 特 質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身 於 一 個 波 蘭 家 庭 。 三 兄 弟 姊 妹 中 , 他 排 行 最 小 。 自 幼 年 始 , 他 便 經 歷 了 很 多 失 喪 : 在 他 出 生 前 , 他 的 姐 姐 已 去 世 , 九 歲 時 母 親 去 世 , 十 二 歲 時 哥 哥 去 世 , 廿 一 歲 又 失 去 唯 一 的 親 人 父 親 , 他 在 家 中 遂 變 成 孤 單 一 人 。 但 這 些 悲 痛 經 歷 沒 有 摧 毀 他 , 反 而 使 他 變 得 仁 厚 , 熱 愛 祈 禱 , 恆 心 不 懈 , 及 對 人 、 尤 其 是 對 受 苦 者 、 深 具 同 情 心 。 他 透 過 祈 禱 和 對 天 主 的 信 心 , 把 坎 坷 身 世 化 為 力 量 。 他 在 當 選 教 宗 後 三 年 , 即 一 九 八 一 年 , 被 一 位 土 耳 其 行 刺 手 所 槍 傷 。 但 他 不 但 為 行 刺 者 祈 禱 , 且 於 傷 癒 後 , 親 自 前 往 監 獄 探 望 槍 擊 手 , 並 告 訴 槍 擊 手 , 自 己 完 全 寬 恕 他 。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以 五 十 八 歲 之 壯 年 當 選 教 宗 , 也 是 四 百 多 年 來 第 一 位 非 意 大 利 籍 教 宗 。 在 擔 當 教 宗 任 期 內 , 他 到 訪 過 一 百 一 十 五 個 國 家 , 進 行 過 一 百 七 十 次 訪 問 。 晚 年 時 , 他 患 有 柏 金 遜 病 , 但 他 仍 繼 續 努 力 工 作 , 克 盡 教 宗 職 務 , 直 至 生 命 末 刻 。

這 兩 位 教 宗 對 中 國 都 有 一 份 濃 情 厚 愛 。 當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被 問 到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看 法 時 , 他 回 答 : 「在 中 國 , 只 有 一 個 天 主 教 會 。」 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出 任 教 宗 的 第 一 年 , 便 提 及 中 國 的 天 主 教 徒 , 他 說 : 「 我 們 很 難 接 觸 中 國 天 主 教 教 友 。」 在 他 的 內 心 , 他 常 記 掛 著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 且 每 天 為 他 們 祈 禱 。 他 也 常 切 望 能 親 自 探 訪 中 國 。 這 兩 位 教 宗 的 言 行 都 教 導 我 們 關 愛 中 國 及 中 國 教 會 。 但 是 , 在 眾 多 德 表 中 , 這 兩 位 教 宗 的 最 重 要 德 表 應 是 恆 常 祈 禱 及 與 天 主 有 很 深 入 的 交 往 。

兩 位 教 宗 的 確 是 恆 常 祈 禱 的 聖 人 。 由 於 他 們 與 天 主 保 持 深 入 關 係 , 故 能 與 所 有 人 團 結 共 融 , 也 有 大 勇 氣 和 大 魄 力 , 恆 心 不 懈 , 克 盡 牧 職 。

當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臨 終 時 , 他 的 親 友 及 樞 機 大 臣 環 繞 在 病 床 旁 。 他 們 一 邊 祈 禱 , 一 邊 哭 泣 , 但 教 宗 反 過 來 安 慰 他 們 , 並 領 唱 聖 母 頌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在 其 生 命 末 段 日 子 , 不 願 意 被 送 往 醫 院 , 因 為 他 切 望 常 與 大 家 在 一 起 , 永 不 分 離 。 當 他 臨 終 時 , 很 多 群 眾 整 晚 聚 集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朝 向 他 的 睡 房 為 他 祈 禱 , 而 他 自 己 也 知 道 群 眾 與 自 己 在 一 起 。 當 他 去 世 時 , 更 突 顯 教 友 們 對 他 的 那 份 愛 戴 之 情 及 一 份 失 落 感 。 所 有 參 與 他 的 葬 禮 的 人 , 都 要 求 盡 快 把 他 封 立 為 聖 人 。 而 事 實 正 是 如 此 , 在 他 逝 世 九 年 後 的 今 天 , 他 便 被 封 立 為 聖 人 。

主 內 親 愛 的 弟 兄 姐 妹 , 今 日 我 們 有 幸 能 異 地 同 時 , 與 普 世 教 會 一 起 慶 祝 這 兩 位 偉 大 新 聖 人 。 我 肯 定 他 們 仍 以 他 們 的 德 表 領 導 著 我 們 。 讓 我 們 齊 向 這 兩 位 新 聖 人 學 習 , 尤 其 是 學 習 他 們 修 煉 智 慧 、 仁 厚 及 恆 常 祈 禱 之 德 。 兩 位 偉 大 教 宗 、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及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 請 您 們 為 我 們 和 現 任 教 宗 方 濟 各 祈 禱 ! 亞 孟 。

湯漢樞機
香港主教

2014 年 5 月 4 日

 

方濟各冊封兩教宗聖人
稱許先賢展示天主慈悲

教 宗 方 濟 各 冊 封 若 望 廿 三 世 和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為 聖 人 , 稱 許 他 們 不 怕 注 視 耶 穌 的 創 傷 , 為 天 主 的 慈 悲 作 證 。

封 聖 大 典 於 四 月 廿 七 日 (救 主 慈 悲 主 日)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 講 道 中 , 教 宗 方 濟 各 指 兩 位 新 聖 人 不 怕 注 視 耶 穌 的 創 傷 , 因 為 它 是 「天 主 愛 人 的 永 恆 標 記」 。 當 天 福 音 講 述 復 活 耶 穌 顯 現 給 多 默 並 展 示 自 己 的 創 傷 , 方 濟 各 稱 兩 位 聖 人 「都 是 二 十 世 紀 的 神 父 、 主 教 、 教 宗 , 雖 然 經 歷 了 上 個 世 紀 的 悲 劇 , 但 沒 有 被 壓 倒 …… 耶 穌 五 傷 在 他 們 身 上 所 展 示 的 天 主 慈 悲 更 形 強 大 , 聖 母 母 愛 的 關 懷 亦 然」 。

教 宗 強 調 「在 這 兩 位 默 觀 基 督 創 傷 和 為 祂 慈 悲 作 證 的 人 身 上 , 同 時 存 在 『充 滿 生 命 的 希 望』 和 『充 滿 光 榮 的 喜 樂』」 。 他 祝 願 新 聖 人 的 經 驗 能 鼓 勵 信 徒 不 因 基 督 的 創 傷 跌 倒 , 卻 能 進 入 天 主 慈 悲 的 奧 秘 。

他 說 , 這 些 聖 人 推 動 教 會 並 使 它 不 斷 成 長 。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召 開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時 展 現 出 對 聖 神 的 順 從 , 教 宗 說 : 「他 是 一 位 牧 人 , 一 位 由 聖 神 帶 領 的 領 導 人 。」

方 濟 各 又 認 為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是 「家 庭 的 教 宗」 。 「聖 若 望 保 祿 希 望 人 記 得 他 是 『家 庭 的 教 宗』 。」 他 說 : 「教 會 正 走 向 討 論 家 庭 課 題 和 陪 伴 家 庭 的 世 界 主 教 代 表 會 議 道 路 上 。 可 以 肯 定 的 是 , 他 一 定 會 從 天 上 陪 伴 並 支 持 我 們 走 這 條 路 。」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應 教 宗 方 濟 各 之 邀 共 祭 , 他 們 在 典 禮 開 始 時 互 相 問 候 擁 抱 。 共 祭 神 長 包 括 一 百 五 十 位 樞 機 及 七 百 位 主 教 ; 九 十 七 個 國 家 政 要 參 加 , 估 計 現 場 最 少 有 八 十 萬 人 參 禮 。

封 聖 大 典 開 始 時 , 禮 儀 人 員 恭 迎 兩 位 聖 人 的 聖 髑 。 若 望 的 聖 髑 取 自 皮 膚 , 由 其 侄 子 侄 女 及 其 家 鄉 的 市 長 、 以 他 命 名 的 基 金 會 主 席 護 送 ; 若 望 保 祿 的 血 液 聖 髑 由 曾 患 腦 動 脈 瘤 、 後 因 若 望 保 祿 代 禱 而 奇 跡 痊 愈 的 哥 斯 達 黎 加 婦 女 莫 拉 (F. Mora Diaz) 護 送 。 教 宗 方 濟 各 親 吻 聖 髑 後 才 再 放 在 祭 台 前 。

禮 儀 上 , 教 廷 冊 封 聖 人 部 部 長 阿 馬 托 樞 機 (A. Amato) 請 求 教 宗 將 兩 位 先 教 宗 列 入 聖 人 名 冊 , 教 宗 隨 後 宣 布 將 兩 位 真 福 教 宗 列 入 名 冊 中 , 他 說 : 「我 們 規 定 讓 他 們 在 整 個 教 會 中 被 尊 奉 為 聖 人 , 受 到 敬 禮 。」

聖 若 望 廿 三 世 的 瞻 禮 日 為 十 月 十 一 日 , 即 他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開 啟 梵 二 那 天 ;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瞻 禮 日 則 為 十 月 廿 二 日 , 即 他 七 八 年 就 職 教 宗 的 日 子 。

在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的 故 鄉 波 蘭 , 教 徒 為 這 位 新 聖 人 慶 祝 , 約 五 萬 人 參 加 於 克 拉 科 夫 救 主 慈 悲 教 堂 舉 行 的 露 天 彌 撒 ; 亦 有 朝 聖 者 參 加 當 地 聖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大 殿 的 戶 外 音 樂 會 。 在 朝 聖 地 琴 斯 托 霍 瓦 (Czestochowa) , 有 修 道 人 為 無 家 者 安 排 大 螢 幕 轉 播 梵 蒂 岡 的 封 聖 大 典 , 更 有 神 長 在 新 聖 人 年 少 時 遠 足 的 山 上 舉 行 戶 外 感 恩 祭 。 而 若 望 保 祿 出 生 地 華 杜 懷 斯 (Wadowice) 至 少 有 五 百 位 信 眾 到 羅 馬 參 加 封 聖 禮 。

2014 年 5 月 4 日


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Hope, By Alfred A., Knopt, Inc., 1994.
John Paul II We Love You, Asian Catholic Publishers, Inc., 1995.
Gift and Mystery: John Paul II, Doubleday, New York, 1996.
John Paul II, Rise, Let Us be On Our Way, Jonathan Cape, London, 2004.
Pope John Paul II- Memory & Identity, Weidenfeld & Nicolson, London, 2005.
Un Papa Sull'Orizzonte Del Duemila, Lavoratori della Comunicazione Associati.
John Paul II - Journey of Love and Remembrance
The Saints & The Blessed of the 21st Century, Sinag-tala Publishers, 2013.
歷代教宗簡史,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1983.
記者筆下的三位教宗,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譯,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1985.
教宗與青年, 深梅譯,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1985.
跨越希望的門檻, 望保祿二世著, 楊成斌譯, 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95.
教宗的智慧, 望保祿二世著, 中國主教團秘書處高志仁合譯, 立緒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1996.
禮物與奧蹟, 望保祿二世著, 張希多譯, 台灣光啟文化事業, 1997.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1.
如何去愛, 望保祿二世著, 鍾岩、韓清平譯, 台灣啟示出版, 2004.
若望保祿二世, 葛勒斐爾著,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2005.
信念--進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心靈書房, Mary Emmanuel Alves, FSP., Molly H. Rosa著, 台灣上智出版社, 2006.
真理的護衛者--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Martin Posselt著, 晶冠出版有限公司, 2006.
若望保祿二世小傳, 鄒保祿著, 台灣聞道出版社, 2007.
教宗回憶錄--若望保祿二世留給世人的最珍貴禮物, 望保祿二世著, 台灣啟示出版, 2008.
若望保祿二世的遺愛--音容與思億, 若瑟拉辛格著, 香港公教真理學會, 2009.
20世紀巨人漫畫故事--真福若望保祿二世, 喜樂少年編, 公教報, 2012.
最後的歲月--直到生命的終點:教宗若望保祿二世, 廖信堅譯, 公教真理學會, 2012.


http://www.vatican.va/holy_father/john_paul_ii/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