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is
方濟各

 

Bishop of Rome and Vicar of Jesus Christ,
266th Successor of St. Peter, Prince of the Apostles,
Supreme Pontiff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Patriarch of the West, Primate of Italy,
Archbishop and Metropolitan of the Roman Province,
Sovereign of the State of the Vatican City.

His Holiness Pope Francis (Jorge Mario Bergoglio), Roman Pontiff, was born at Buenos Aires, Argentina, 17 December 1936; ordained priest 13 December 1969; ordained Bishop 27 June 1992; named Archbishop of Buenos Aires, 28 February 1998; created Cardinal 21 February 2001; elected Pope 13 March 2013; initiation of his ministry as Supreme Pontiff 19 March 2013.


 

耶穌基督代表兼羅馬主教,
宗徒長聖伯多祿之二六六任繼承者,
普世聖教會最高教長,
西方宗主教,義大利首席主教,
羅馬教省總主教兼首都主教,
梵蒂崗城邦元首。

一 九 三 六 年 十 二 月 十 七 日 , 教 宗 方 濟  (貝 戈 格 理 奧)   誕 生 於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 一 九 六 九 年 十 二 月 十 三 日 晉 陞 鐸 品 ; 一 九 九 二 年 六 月 廿 七 日 晉 牧 ; 一 九 九 八 年 二 月 廿 八 日 被 委 任 為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主 教 ; 二 0 0 一 年 二 月 廿 一 日 受 冊 封 為 樞 機 ; 二 0 一 三 年 三 月 十 三 日 膺 選 教 宗 ; 同 年 三 月 十 九 日 就 職 。


 

Pope Francis brings high pedigree to the job

“Jorge Mario Cardinal Bergoglio SJ, archbishop of Buenos Aires, Argentina, ordinary for Eastern-rite faithful in Argentina who lack an ordinary of their own rite, was born on 17 December 1936 in Buenos Aires,” the official biography of the newly-elected pope released by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 begins.

He became the first pope from Latin America on 13 March. Born to Italian parents, he, like many people in Argentina, is ethnically European, but he grew up, received his faith, nurtured and matured it in the turbulent culture of the Latin American continent far from what is at its closest point of association, the old country in Europe.

While up until 714 there had probably been 11 non-European popes, coming from what is today called Israel, Syria, Libya, North Africa and Turkey; it is almost a 1,300 year-gap from Pope Gregory III to Pope Francis.

The first Jesuit pope comes to the Chair of Peter with an impressive pedigree, both in terms of intellectual pursuit, Church leadership and pastoral experience.

Holding degrees in chemical engineering and philosophy, as well as a doctorate in theology, he was archbishop of a large diocese, president the bishops’ conference and has held a responsible position at a world synod of bishops.

Apart from being archbishop of Buenos Aires, which has a Catholic population of 2.5 million spread across 182 parishes, he was the Jesuit provincial superior of the Argentine province from 1973 to 1979 and then rector of the Philosophical and Theological Faculty of San Miguel for a further six years.

He also has experience as a parish priest, as the pastor of the Patriarca San José parish in the diocese of San Miguel. He was then a chaplain at the University of El Salvador in Buenos Aires and later Cordoba.

On 20 May 1992, Pope John Paul II appointed him as the auxiliary bishop of Buenos Aires, becoming coadjutor in 1997 and finally succeeding Antonio Cardinal Quarracino on 28 February 1988 as archbishop.

At the Tenth Ordinary General Assembly of the Synod of Bishops held in Rome in October 2001, he was appointed the adjunct realtor general and from 2005 to 2011 was the president of the Bishops’ Conference of Argentina.

In February 2001, he was elevated to cardinal by Pope John Paul and was a member of the Congregation for Divine Worship and Discipline of the Sacraments, the Congregation for Clergy and the Institute of Consecrated Life and Societies of Apostolic Life, the Pontifical Council for the Family and the Pontifical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

The young Bergoglio joined the Society of Jesus in 1958 in Argentina, but was sent to Chile to finish his studies prior to ordination to the priesthood on 13 December 1969.

As a Jesuit scholastic (seminarian), he taught literature and psychology at Immacolata College in Santa Fe and later at the University of El Salvador.

After completing his tertianship in Spain, he pronounced perpetual vows on 22 April 1973.

He then became the novice master at Villa Varilari in San Miguel, where he had himself studied as a student, teaching theology until he became the provincial of the whole society in Argentina.

On 13 March he was elected pope, taking the name Francis.
 24 March 2013

 

Pope Francis wants Church on the streets

A slightly stunned-looking Jorje Mario Cardinal Bergoglio SJ, stood on the balcony in St. Peter’s Square on the evening of 13 March when he appeared to greet the crowds for the first time as Pope Francis.

But as the anthems of Italy and the Vatican died in the chill evening air, a smile broke the solemnity of his face and the simple greeting, “Brothers and sisters, good evening,” signalled that a new style of papacy had arrived.

Already in greeting the cardinals he had spurned his throne and remained on the floor with them and, on the following day, he also refused a car and security. He took a bus back to his quarters to pay his bill, thank the staff for their kindness and pick up his things.

Pope Francis brings a long pastoral experience to the papacy; one of teacher, parish priest, religious superior during the oppressive years of military dictatorship, and bishop of a huge diocese at oddments with government.

Known as a man of the poor, he persistently called on the priests of his diocese to do what he called shoe leather evangelisation, to be out among the people and deal with pastoral situations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people they serve.

In 2009, he admonished priests in his diocese for turning away poor, young, unmarried mothers requesting baptism for their babies, instead, calling on them to admire their strong belief in the right to life and to honour their courage.

At the height of a standoff between the Church and the government of Cristina Kirchner in 2008, she cancelled the traditional Mass on Independence Day to prevent Cardinal Bergoglio from speaking to the nation.

She also appointed a divorced and remarried Catholic as the nation’s ambassador to the Holy See, but the Vatican refused to accept the credentials.

Yet, Pope Francis is a man of unlikely friendships. Since he became pope, Kirchner has suggested he mediate in the Falkland Islands dispute with the United Kingdom.

Vatican journalist, Sandro Magister, writes, “There isn’t a politician, from extreme right to extreme left, who is not dying for the blessing of Cardinal Bergoglio. Even the women of Plaza de Mayo, ultra-radicals and unbridled anti-Catholics, treat him with respect. He has even made inroads with one of them in private meetings.”

Their current leader, Bebe de Bonafini, was quoted as saying, on his becoming pope, “We have only to say Amen.”

He also relates how the wife of an ex-bishop became one of his greatest fans after he attended her husband on his deathbed.

“He is a man who can seek out the poor, the ostracised, the abandoned,” Magister reflects.

As a man of the people, he refused to live in the bishop’s palace in Buenos Aires, preferring a small apartment and his own cooking. As Jesuit superior in Argentina during the repressive years of military dictatorship, he resisted the tendency of some of his confrères to take up the gun against the murderous regime, saying this was not the way of peace preached by the life of our saviour, Jesus Christ.

To the starving people he gave more than bread. He preached the beatitudes. “This is the way of Jesus. Trampling on the dignity of a woman, of a man, of a child, of an elderly person is a grave sin that cries out to heaven,” he would say.

In his Lenten message for this year, Cardinal Bergoglio said that the trap of impotence makes us question if it is worthwhile trying to change unjust situations. “Is it worthwhile if the world continues its carnival dance disguising everything?” he questioned.

In response to his own question he replies, “Rend your hearts, not your garments,” in condemning what he calls artificial penance, formal fasting that serves only to satisfy self and egotistical prayer that does not allow God to touch the heart.

He once wrote, “If I had to choose between a wounded Church that goes out onto the streets and a sick, withdrawn Church, I would definitely choose the first one.”

We have a new pope.
 24 March 2013

 

Editorial
Francis the pope

The founder of the Franciscans, St. Francis of Assisi, came into this world in 1189. St. Francis Xavier, from the Society of Jesus and patron of Catholic Mission, was born in Spain in 1506.

Our new pope - Jorge Mario Cardinal Bergoglio, the archbishop of Buenos Aires, Argentina - chose the name Francis after being elected as the 265th successor to St. Peter.

There has been discussion about the choice of name, with reference being made to a simple, friendly man modelling himself on the spirit of Assisi.

However, it has also been pointed out that the name Francis has significance for a man passionate about mission and known for his work in crossing deep divides of opinion that separate people.

The pope later revealed that his chosen name referred to Assisi, a man of poverty himself with a great love for the poor.

Pope Francis was born to a working class family and grew up in simple household built on hard work. As a cardinal, he lived in a modest apartment rather than the archbishop’s palace, moved around by bus and cooked his own meals.

It is not hard to believe that he, like the much loved and respected Archbishop Oscar Romero, from San Salvador (1917 to 1980), is deeply committed to the value of each and every human life.

Both have been immersed in the Latin American theological movement which is strongly committed to human life and both have striven for social justice.

Pope Francis is a former teacher with parish experience, as well as having been the superior of the Jesuits in his home country at a time when it was under the rule of a military junta.

Following the resignation of Pope Benedict XVI, Father Gianni Criveller wrote about his expectations of the new pope in the current context of the Church.

“He must be a man of unimpeachable honesty and sincerity, whose actions accord with his conscience, a man bereft of all political or ecclesiastical scheming. The Church needs a simple man who prizes simple truth above clerical prestige.”

St. Francis of Assisi is said to have been called by God to repair a Church in ruins. In his simple way, St. Francis committed himself to repairing the chapel of San Damiano.

Later, he understood that God actually wanted him to restore the universal Church and its sacredness.

In fact, the difficulties that the Church is facing today are no less complex than at the time of St. Francis. Pope Francis is shouldering a great mission. We hope that his leadership will bring a new vision to the Church and a positive energy not only to the Church, but to the whole world.

Success rests in God’s rather than human hands. We must trust in God, as only he can accomplish everything.

After his election, Pope Francis told the crowd in St. Peter’s Square, “Let us start this journey, bishop and people, this journey of the Church of Rome, which leads all the Churches in charity, a journey of fraternity, of love, of trust among us.”

These words offer a beautiful picture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 a Church in communion.
 24 March 2013

 

Wanted: A man of unfailing fidelity
Father Gianni Criveller

As the conclave convened officially on 12 March to choose a successor to Pope Benedict XVI - and set the future direction for the Universal Catholic Church - I find myself hoping as never before that the cardinals choose wisely.

It is my hope that the next pope will guide the Church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s on which Jesus founded it: to bring the good news of salvation to those who do not know about it.

Asia, the largest of the world’s continents including two nations with populations exceeding a billion souls, must become a greater priority. Indeed, this region is arguably where the gospel is least known.

But the good news and Asia have a deep bond. Jesus was Asian, as were the apostles and the Virgin Mary. It was in Asia in the early centuries of the Church (Syria, Armenia, Palestine, Persia and Afghanistan) that the gospel spread quickly and took root.

In those days, Asian Christians, using Syriac as the liturgical language, outnumbered Christians in Europe.

Today, the major religions with which dialogue is needed, the cultures with which we must engage most urgently, the poor and oppressed that yearn for liberation, are in Asia.

But Asia remains on the margins of ecclesiastical concerns and underrepresented within the institutional Church. Cardinals from Asia are few and the voice of Asian Catholics is seldom heard - this, despite the fact that Asia (along with Africa) represents the fastest-growing Catholic community in the world and one of the most oppressed.

It is my hope that the new pontiff will continue opening new ground in Asia and, in China in particular, by giving it the attention it deserves.

Pope Benedict XVI made sincere attempts at dialogue with China and had a special regard for its Church and its people.

As has been said in the past by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from Hong Kong, Vatican officials did not seize the opportunity the former pope provided them with. Instead, they responded with traditional diplomatic skirmishes, which had only miserable consequences for the gospel.

I also hope that the new pontiff drastically diminishes the significance and function of the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as Pope Pius XII did.

Such titles perpetuate, among those who do not know the gospel or the Church, the misconception that it is an earthly power - even a state - and should be dealt with as such.

The diplomatic apparatus of the Church must also be dramatically downsized, as i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e will of Jesus and the apostolic nature of the Church. Rather, it produces an array of powerful careerist officials wholly unknown to Christian communitie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n unmitigated bad faith, continues to play on this ambiguity by charging the Church with pursuing political aims.

When the news of Pope Benedict’s resignation made headlines around the world, Chinese officials suggested that he had been defeated and overwhelmed by scandal - thereby promoting the idea that the Church is a political and financial power that can win or lose on the world stage.

To combat such a mistaken notion, it is my hope that the next pontiff will abolish the Vatican Bank - or if this is impossible, then at least transform the institution into something that will not continue to humiliate Christians, as it has done for the last 30 years.

The Church, like the bank, must be a glass house with no secrets and indulge in nothing that will bring shame on the people of God

If this is to happen, then the next pope must be a true man of God, a man who believes in God in a way that is palpably clear to all believers in all parts of the world and from every faith and culture.

He must be a man of unimpeachable honesty and sincerity, whose actions accord with his conscience, a man bereft of all political or ecclesiastical scheming.

The Church needs a simple man who prizes simple truth above clerical prestige.

Such a man would be an enigma to famous intellectuals and the international media, and he would utterly disregard the opinions of political, economic or cultural potentates.

I hope for such a man, who, like Jesus, valued the poor more than the rich, the oppressed rather than the privileged, the humble more than the high-born.

A man capable and willing to fight for peace and justice and who trembles with pain and outrage at the economic and political oppression under which the majority of humanity still lives.

The next pontiff must esteem women, value their contributions and promote their greater input in the Church. He must have good friends as well as loyal and trustworthy collaborators. He must steer clear of worldly entanglements and insist his cardinals do the same.

At the end of the day, it is my hope that the next pope will inspire fidelity and humility by doing what Pope Benedict XVI has done in relinquishing his office: diminishing his personal role while magnifying the role of the true head of the Church, which is Jesus.
 24 March 2013

 

The new pope and the Church in China

In welcoming Pope Francis to the Chair of Peter as the leader of the Catholic people of the world, a vicar general from the Hong Kong diocese, Father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called on people to pray for him, as he comes to leadership of the Church in extremely difficult times.

Speaking at a press conference held in the Diocese Centre in Caine Road on 14 March, Father Yeung added that he must face the challenge of China at a time when relations between Church and state are at a particularly low ebb and seem to have gone backwards in the past few years.

However, he noted that the name of the new pope does have a particular meaning for the Church in Asia, as the great Jesuit missionary of the 16th century, St. Francis Xavier, devoted the greater part of his life to spreading the faith throughout the continent.

St. Francis Xavier died on Shangchuan Island within sight of the Chinese soil that he so yearned to set foot upon.

Father Yeung added that a relic of St. Francis Xavier is kept in Macau, where two schools are also named after him.

He explained that while the Jesuit missionary of the 16th century never achieved his long held ambition of setting foot in China, he did lay the foundation for later Jesuit missions, which put the Church on the map in China and became an integral part of building bridges with Europe in later years.

While Father Yeung noted that the Church remains open to further talks with Beijing, he said it does take two to tango and unless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are prepared to come to the table, it is difficult to see things improving.

He likened dialogue to a bridge, which must be anchored at both ends, but added that the new broom in the Vatican has certainly extended the hand of friendship.

While Father Yeung maintains that Vatican arms are open, the March 15 response from Beijing has been described as nothing but a cold wind.

AsiaNews reported that an official statement from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reads more like a declaration of a cold war than a welcome.

“Congratulations, but he better be better and more practical than his predecessors,” the Rome-based news agency reported in summarising the response from China’s Foreign Ministry.

While Beijing has joined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congratulating Cardinal Bergoglio SJ on becoming the new pope, it has reiterated its request to the Holy See to cut diplomatic ties with Taiwan and not use the excuse of religion to interfere in the internal affairs of China.

A spokesperson for the Foreign Ministry, Hua Chunying, said in a press release, “We hope that with the leadership of the new pope, the Vatican will adopt a practical and flexible attitude that will allow it to create the conditions for improving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Vatican.”

He added, “The new pope must also cut the so-called diplomatic relationship with Taiwan, recognis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s the sole leg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whole of China and should not interfere, using the excuse of religion, in the internal affairs of the country.”

Commenting on the existence of two popes within the walls of the Vatican state, Father Yeung expressed the hope that Pope Francis would manage his relationship with the retired Pope Benedict XVI judiciously.

However, it seems that the new pope heralded his attitude in his initial greeting to the crowds in St. Peter’s Square on the night of his election, when he referred to the former pope as the Bishop Emeritus (of Rome) Benedict XVI, not Pope Emeritus Benedict XVI, as the official protocol prescribes.

Editorialising on the UCA News website, Hong Kong journalist Lucia Cheung marvels at seeing the election of Pope Francis and the new premier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Xi Jinping, acknowledged in the media in Hong Kong on the same day.

She notes that as a younger man, Xi spent time working in Shaanxi and later in Hebei, Zhejiang and Fujian, as well as in Shanghai, all strongholds of the Church, particularly the unofficial communities.

“However, unless there is a radical change on religious policy and on the freedom of the people in China, these expectations are all but unrealistic,” Cheung concludes.

Meanwhile, AsiaNews reports that Catholics in China are upbeat about the election of Pope Francis. It quotes a bishop in Xi’an as saying, “He is a great man… I believe he will bring a new vision to the universal Church, because he comes from another continent. I hope he can visit Asian countries.”

It also quotes a priest in China as delighting in the new pope’s choice of name, saying that he is sure that he has his fellow Jesuit St. Francis Xavier in mind, a sure sign of his profound interest in the Church in Asia.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has set April 8 as the date for a Mass to officially welcome Pope Francis.

The celebrant will be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John Cardinal Tong Hon, who become the only Chinese cardinal ever to vote in a conclave while being resident on Chinese soil.
 24 March 2013

 

Papal motto and coat of arms

Pope Francis will fundamentally stick to the same coat of arms as the leader of the Catholic Church that he used as a bishop in Buenos Aires, the Vatican Information Service reported on 19 March.

The coat of arms, which features a shield in a bright blue background with the radiance of a yellow sun shining from the middle, in the centre of which is the Jesuit christogramme, IHS, representing Jesus, with a red crucifix piercing the crossbeam of the letter H and the three black nails of the passion of Christ underneath the cross.

At the bottom, a star represents Mary, mother of Christ and the Church, and a nard flower St. Joseph, on whose feast day he was installed as bishop of Rome.

What has changed is the former wide brimmed red hat of a bishop, which has been swapped for the cardinal’s headgear at the top of the coat of arms. In a similar manner to his predecessor, Pope Benedict XVI, the papal mitre and the crossed silver and gold keys are joined by a red cord.

He has chosen as his motto, Miserando atque Eligendo (because he saw him through the eyes of mercy and chose him).

The phrase is taken from the homily of the Venerable Bede and holds special meaning for Pope Francis as it reminds him of his first recognition of his call to priesthood when receiving the sacrament of reconciliation as a 17-year-old.

Having experienced God’s mercy in his life he felt the call to priesthood, in the way of St. Ignatius Loyola, the founder of the Jesuits.

The papal Ring of the Fisherman, which depicts the apostle St. Peter holding keys, was designed by the artist Henry Manfrini and was originally made for Pope Paul VI.

“The ring was never cast into metal and Paul VI never used it, because he always wore the ring that was commissioned at the time of the Second Vatican Council,” a statement from the Vatican press office says.
 31 March 2013

 

We welcome Pope Francis

As Christians we are invited to participate in God’s mission. The mission entrusted to us by God, in the words of Pope Francis, is, like St. Joseph, to be a protector. “Joseph is a protector, because he is able to hear God’s voice and be guided by his will; and for this reason he is all the more sensitive to the persons entrusted to his safekeeping.”

Pope Francis says that the vocation of being a protector “is not just something involving us Christians alone; it also has a prior dimension which is simply human, involving everyone.” We are to be “protectors of creation, protectors of God’s plan inscribed in nature, protectors of one another and of the environment.”

As a member of a missionary society, I believe that his words carry a special message, as the vocation of the missionary Church is to discern the presence of Christ within all expressions of human life and to give that presence visible and tangible expression.

As Christians on a missionary pilgrimage, we are called to fan the sparks of hope enkindled by Christ living among us in yet unknown ways, into a fire in human hearts.

This is a vocation to be humble in our humanity, as it is the Christian call to be fully human.

Pope Francis notes that we should not allow despair to destroy the spirit of goodness in the human heart.

He calls on us “not be afraid of goodness or even tenderness!” and to build “sincere friendships in which we protect one another in trust, respect and goodness.” He reminds us of the responsibility to “be protectors of God’s gifts!”

It is a challenging description of the missionary vocation of the Church to be a bearer of the light of hope amidst darkness and amplifies the call to “protect all of God’s people and embrace with tender affection the whole of humanity, especially the poorest, the weakest, the least important.”

Father Kevin O’Neill
Superior General–Columban Mission Society
 31 March 2013

 

Pope Francis faces tough road to dialogue with China

St. Francis of Assisi, from whom Pope Francis seeks the inspiration for his papacy, ran into brick walls in trying to enter into dialogue with Islam. He sent five brothers to Morocco in 1212, but they were murdered.

He tried to go himself, but poor health turned him back. He was also blocked by discord within his own ranks.

Father Jeroom Heyndrickx, writing from the Verbiest Institute in Taipei, Taiwan, predicts that Pope Francis will also face obstacles in the long haul challenge of opening a dialogue with China.

However, Father Heyndrickx notes that he has a long history of inspiration to fall back on in his overtures to the Middle Kingdom.

He points out that in 1964, Pope Paul VI wrote an encyclical on dialogue, Ecclesiam Suam, and he walked that path with China, at a time that was more critical than it is today, as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as just beginning.

In 1970, Father Heyndrickx notes that the same pope visited the Food and Agricultural Organisation in Rome where he pleaded for China to be accepted into the United Nations. On July 11, Beijing released Maryknoll Bishop James Walsh, who had been behind bars for 15 years.

“In the same year, Pope Paul visited Asia and Australia, but he wanted to send a positive message to China as well,” Father Heyndrickx claims.

He says that the Vatican in all probability knew that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Richard Nixon, would open an embassy in Beijing in the following year, and Pope Paul sent his nuncio in Taipei to Ecuador, without replacing him.

“This was meant as a positive gesture towards China,” Father Heyndrickx explains.

The pope was also planning a stopover in Hong Kong, as yet another positive gesture, but in Taiwan, both Church and civic authorities put pressure on him to go to Taipei instead.

Although he stuck to his original plan, Pope Paul did bow to pressure and appointed Bishop Edward Cassidy as internuncio to Taiwan, however, Taipei media still continued to criticise his Hong Kong visit.

Father Heyndrickx recalls that pro-China media in the then-British colony remained silent about the papal visit, whereas the pro-Taiwan media was sharply critical.

The Belgium Scheut priest, as Father Heyndrickx’ congregation is commonly known, surmises that pressure may also have come from the then-colonial power and prevailed upon the pope to drop his plan to include a greeting to China in his Mass at the Happy Valley Stadium.

In the event, he notes that all he did say was, “… and I greet all the Chinese people wherever they may be…,” although Father Heyndrickx claims he had wanted to say more.

Although Bishop Cassidy did present his credentials in Taipei, his stay was a short one and in 1972, the Australian diplomat was replaced by a temporary observer at the Vatican embassy.

However, at the time expectations were high, and Father Heyndrickx notes that all the talk at the Vatican embassy in Taipei at the reception to mark the ninth anniversary of Pope Paul’s pontificate was, “Next year in Beijing.”

However, those receptions are still taking place in Taipei and the current Vatican diplomatic representative is still a chargé d’affaires ad interim (for the time being).

Father Heyndrickx notes that in 1958 Father Dong Guangqing was ordained a bishop in Wuhan without papal approval. He points out that Pope Pius XII condemned the ordination and referred to the prescribed excommunication, but did not promulgate it.

Pope John Paul II also refrained from promulgating excommunication in 2000, when five bishops were illegally ordained in the same year as the Church was celebrating the canonisation of the Chinese Martyrs.

Father Heyndrickx refers to these gestures as positive outreaches from the Holy See towards China in what he calls a search for dialogue. However, he says that the response from Beijing was disappointing.

He notes that Pope Benedict XVI and Pope John Paul also followed the same path in their approach to China.

He adds that this has bequeathed to Pope Francis a history which Father Heyndrickx says carries a message both for the new leaders in Beijing, as well as the Church in the Vatican.

Father Heyndrickx concludes, “Pope Francis may experience also that dialogue with China will not bring quick success and he too may find out that there are different opinions in the Church on entering into dialogue or not.”

Nevertheless, he says it is in the spirit of St. Francis to persevere in seeking dialogue, reconciliation and unity. “In fact that’s where we all meet with what Christ preaches in the gospel,” he reflects.
 31 March 2013

 

Welcome to a pope of the environment

Archbishop José Palma said that the environment must be among the top priorities for newly-elected Pope Francis, as care for creation is an extremely serious concern for the Church.

Although the Philippine bishops produced one of the best documents in Asia on care for the earth in 1988, What is happening to our beautiful land, the Church is a bit of a Johnny-come-lately to environmental concern.

In addition, although Pope John Paul II did give it serious mention and Pope Benedict XVI spoke at some length on the wonders of creation at World Youth Day in Sydney, Australia, in 2008, Catholic theology in the area is underdeveloped and even the 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 gives it but scant mention.

The president of the Catholic Bishops’ Conference of The Philippines went on to say, “We really should give focus to this, because we take for granted the many blessings of the Lord, only to realise much later that we had been amiss.”

Archbishop Palma said that he believes that the choice of Francis of Assisi by Jorge Mario Cardinal Bergoglio as the inspiration for his papacy is a wonderful blessing for both the Church and the world.

He also maintains that Pope Francis will be a boost to the Church’s efforts to protect the dignity of life.

“What the pope teaches is not something personal. He just expounds on the teachings of the Church. This is what we do in the context of the present circumstances,” the archbishop of Cebu added. “On the other hand, he is known to be active in social concerns, which are also the challenge of the Church.”

CBCP News quoted him as saying, “How to relate to the modern world is the challenge for every pastor and every leader in the Church.”

The archbishop said that he is delighted that the cardinals have chosen a non-European as pope. “We are happy that we have a new pope and, like many others, we also accept the surprise that he is not European,” he said.

Pope Francis is the first pope from outside Europe in 1,300 years. He is also the first Jesuit to be elected as a successor to St. Peter.

The provincial of the Jesuits in Manila, Father José Magadia SJ, described him as a man with a big heart. “He is a man with a heart very much concerned for the needs of the poor and disadvantaged, and whose manner of life is touched by great simplicity and faith,” he told CBCP News.

“We are grateful for his generosity and spirit of service to assume the heavy burden that goes with his office in these difficult times. We certainly pledge him our prayers and filial support, and wish him grace, wisdom and strength as he assumes this new mission,” he concluded.

Churches across The Philippines held Masses on March 19, the day that Pope Francis was installed in the Chair of Peter at a ceremony in St. Peter’s Square in Rome. The ceremony began at 4.30pm Philippine and Hong Kong time.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Philippines, Jejomar Binay, led the delegation from Manila to officially represent the country at the ceremony.

Luis Cardinal Tagle reported from Rome that the new pope told him that he has high hopes that the faith of the Philippine people will continue to have a great impact on the world in the many countries in which they are present, live and work.

In return, Archbishop Palma said, “Like all Christians, we are invited to give out full trust to him and give our allegiance to him and help him in all his programmes.”

Mabhay  31 March 2013

 

A new broom sweeps through the Vatican

On the evening of 13 March 2013, I was in my office when a colleague phoned to tell me that white smoke had been seen billowing from the chimney on the Sistine Chapel.

I was quite surprised as the conclave was only in its second day and, I thought, there was no clear favourite for this election, unlike the one in 2005.

I expected that it would take at least a few days to elect a new pope. I headed for the television room to watch events unfold.

Many of the commentators were almost sure, given the shortness of the conclave, that an Italian, possibly Angelo Cardinal Scola, from Milan, had been elected.

But we were in for many other surprises during the rest of the evening.

Almost immediately, crowds poured into St. Peter’s Square. The Swiss Guards and representatives of the Italian Armed Forces marched in to provide a guard of honour for the new pope.

After more than an hour, a light was switched on in a room on the balcony of St. Peter’s Basilica. Jean-Louis Cardinal Tauran, stepped out and announced Annuncio vobis, gaudium magnum. Habemus papam (With great joy I tell you, we have a pope).

But everyone was surprised when the name Jorge Mario Cardinal Bergoglio SJ, archbishop of Buenos Aires in Argentina, was read out.

I knew he had figured in the 2005 conclave, but like myself, many thought that at 76 he was too old. I was sure that the cardinals would choose someone in their mid-to-late 60s.

Since the resignation of Pope Benedict XVI there had been much speculation about whether the new pope would come from Europe or from another part of the world. The Paddy Power Betting Agency had two Africans, Peter Cardinal Turkson and Francis Cardinal Arinze, on his short list.

Others mentioned one of the youngest cardinals, Luis Cardinal Tagle, archbishop of Manila, as a possible candidate.

Speculation also focussed on two Latin American candidates, Odilo Pedro Cardinal Scherer, from São Paulo, Brazil, who is in his early 60s, and Andrés Cardinal Rodríguez Maradiaga, from Honduras, who is in his late 60s.

Despite this speculation, the firm favourite when the conclave began was Cardinal Scola. In fact, the secretary general of the Italian Bishops’ Conference, Monsignor Mariano Crociata, sent a message to journalists expressing joy and thanks to God for the election of the Italian favourite on Wednesday evening (March 13) at 8.20pm.

The trouble was that Cardinal Bergoglio had already been named pope more than an hour earlier.

Forty minutes later, the Italian bishops’ sent another statement thanking God for the election of the real pope, but this time got the name right!

Many were also surprised that the cardinals had elected a Jesuit. The Jesuits are often seen as an elite corps in the Catholic Church. They have schools, universities and centres right across the world.

Cardinal Bergoglio was the Jesuit superior in Argentina in the 1970s during what was called the Dirty War, when thousands of so-called leftists were murdered by the military dictatorship.

Unlike the Catholic Church in Brazil and Chile, which stood up to the military and protected the people, the Argentine Church, in general, was silent about atrocities which were being committed daily by the military junta.

Possibly the biggest surprise was the choice of his name. He had chosen the name Francis, which had never been taken before. At an audience for people from the media on Saturday, March 16, he told them why he had chosen Francis.

During the election he was seated beside his good friend, Claudio Cardinal Hummes, who had been archbishop of Sao Paulo in Brazil. When, according to Pope Francis, “Things were looking dangerous he (Cardinal Hummes) encouraged me.”

When the votes reached the two-thirds mark, Cardinal Hummes embraced the newly elected pope and said to him, “Don’t forget the poor.”

Then, according to Pope Francis, “Right away (when) thinking of the poor, I thought of Francis of Assisi. Then I thought of all the wars and Francis as a man of peace. That is how the name came into my heart. Francis of Assisi, for me he is also a man of poverty, who loves and protects creation.

“These days we do not have a very good relationship with creation, do we? He is the man who gives us the spirit of peace, the poor man… how I would like a Church which is poor and for the poor.”

I welcome the pontificate of Pope Francis. All the early signs have been positive.
Father Sean McDonagh

Mabhay  31 March 2013

 

Cardinal Tong talks about meeting the new pope

On is return to Hong Kong from the conclave on 19 March, John Cardinal Tong Hon shared that he had the opportunity to speak with the newly-elected Pope Francis on three occasions.

He related that within an hour or so of his election on 13 March, the new pope greeted all the cardinals one by one inside the Sistine Chapel.

“When I greeted and embraced him, I offered him a small bronze statuette of Our Lady of China and told him, ‘The Catholic people in China love and pray for you and ask for your love and prayers’.”

Cardinal Tong said that Pope Francis accepted his gift with a broad smile and told him that he knows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have on many occasions given strong testimony to the faith.

The cardinal added that just two days later he met Pope Francis in the lift at the Domus Sanctae Marthae, the guest house where the cardinals were housed during the conclave, as they happened to be billeted on the same floor.

“Pope Francis thanked me again for the statuette of Our Lady of China, saying that he had placed it in his room to remind himself to pray for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Cardinal Tong related.

He added that Pope Francis went on to say that he had great admiration for the missionary spirit of St. Francis Xavier and again thanked him for the small, but significant gift.

Cardinal Tong added that later that morning Pope Francis was receiving guests. “When my turn came, I told him that I was grateful for his love and prayer for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Cardinal Tong said.

He noted that in acknowledging his comment, “He kissed my hand to express his love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I was deeply moved and touched by his action and response on those three occasions.”

Cardinal Tong was the only Chinese cardinal voting at the conclave.

He becomes only the second Chinese to ever take part in a conclave and the first one to do so while residing on Chinese soil.
 7 April 2013

 

Hong Kong celebrates election of a new pope

“It was a great celebration for our new pope,” said the elated consul general from the Argentine Republic to Hong Kong, Gustavo Fazzari, at the end of a Mass to give thanks for the election of Pope Francis held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the evening of 8 April.

He added that although it is a great thing for his people of Argentina, he believes that Pope Francis is a blessing to the whole world, saying that as archbishop of Buenos Aires he has shown that he has much needed gifts to bring to his new ministry.

Speaking to a packed cathedral,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John Cardinal Tong Hon, recounted how struck he was with the simplicity of the manner of the new pope.

He said that when the name of Jorge Cardinal Bergoglio was first revealed to the conclave, “He first went to embrace Ivan Cardinal Dias, who had difficulty walking. The new Holy Father really cares for everybody, particularly the weak.”

Cardinal Tong explained that Pope Francis then greeted all the cardinals in the conclave. “In my turn, I presented Pope Francis with a small bronze Chinese statue of Our Lady of Sheshan,” he said.

He explained that he then made a request of the new pope, “The Catholics in China love you and will pray for you. Also, we ask for your care for all Chinese Catholics and please pray for us.”

Cardinal Tong said that he was surprised with the warm response he received from the new pope. “To my surprise he kissed my right hand to show his love and devotion to the Church in China. This gesture moved me deeply,” he related.

Pope Francis also said, “Chinese Catholics have given many testimonies to the universal Church.”

Cardinal Tong added that he met the pope again by accident in the elevator and Pope Francis spontaneously thanked him for the gift of the Marian statue.

“He said that the Marian statue is now standing in his room and reminds him of St. Francis Xavier who arrived in China more than 460 years ago. He told me that he never forgets to pray for Chinese Catholics,” Cardinal Tong continued.

He added that in a homily given by the new pope at a Mass on 15 March, he was surprised when Pope Francis openly thanked him for the small gift of the statue. The pope later added, “The Church in China is in my heart.”

Cardinal Tong explained that when he arrived in Rome on 6 March for the pre-conclave discussions among the cardinals of the world, he made a pitch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The Chinese Catholics have appreciated the care Pope John Paul II and Pope Benedict XVI had for them,” he told the gathering.

He especially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that the letter Pope Benedict penned to all the Catholic people of China in 2007 has even today, in addition to the concern he showed for the struggling Church by setting up the Vatican China Commission.

“They hope the new Holy Father will continue to care for them, help them to be reconciled with each other and that a dialogue between the Hoy See an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resume, and that eventually the Church in China will achieve full communion with the universal Church,” Cardinal Tong told the pre-conclave gathering of cardinals.

The Argentine consul general added that he believes that unlikely friendships are one of the new pope’s strong points. He explained that he had deep disagreements with two successive presidents in his country, but was always able to maintain a constant and healthy communication with them, which did not boil over in frustration in the country’s media.

“They seemed to get on,” Fazzari said. “They saw each other often and talked a lot.”

The ability to dialogue with those who hold vastly divergent opinions could be an important ability for a pope on the thorny road towards dialogue with Beijing.

Cardinal Tong also stressed the important role that the local Church in Hong Kong still has to play in opening up this dialogue. “The Church in Hong Kong is always happy to serve as a bridge Church between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the universal Church,” he pointed out.

The Mass of thanksgiving for the new pope was a true celebration of the all embracing nature of the new man in the Chair of Peter, as leaders of Christian faiths and members of the diplomatic corps gathered to give thanks for the new leader of the world’s Catholics as being an inspiration for people of good will from all walks of life.

The consul general from The Philippines to Hong Kong, Noel Servigon, read the second reading and the two concelebrating bishops, Cardinal Tong and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greeted their guests warmly at the sign of peace.

All present were invited to express their faith in the words of the Apostles’ Creed, which was punctuated with pauses for reflection as the gong of the qing (ancient Chinese instrument made of stone or jade which reverberates when hit with a mallet) reverberated throughout the lofty cavities of the cathedral.

Cardinal Tong concluded his homily by quoting from Pope Francis’ homily at his March 19 installation Mass. “Please, I would like to ask all those who have positions of responsibility in economic, political and social life, and all men and women of good will; let us be protectors of creation, protectors of God’s plan inscribed in nature, protectors of one another and of the environment.”

Fazzari commented that in the Argentine, Pope Francis is widely admired and appreciated for the work he did with the poor, which earned him respect even from those who may not have followed him.

“There has been a resurgence of interest in the faith since Cardinal Bergoglio became pope,” Fazzari reflected.

Pope Francis explained that part of being a protector implies keeping watch over our own emotions and hearts, as they are the seat of evil intention.

A resurgence in true religious fervour may bring people to look at each other through different eyes and even, as the pope suggests, with goodness and tenderness.
 14 April 2013

 

教宗就職二十萬信眾參禮
邀請教徒關懷弱小愛護萬物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九 日 主 持 就 職 彌 撒 時 指 出 , 教 宗 職 務 和 權 力 體 現 於 服 務 弱 小 和 保 護 萬 物 之 上 , 他 邀 請 信 眾 一 起 為 此 努 力 。

就 職 禮 假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舉 行 , 此 前 他 先 到 大 殿 內 伯 多 祿 的 墓 前 祈 禱 。 當 日 逾 二 十 萬 來 自 各 地 的 信 眾 和 嘉 賓 參 禮 , 其 中 包 括 卅 三 個 基 督 宗 教 團 體 的 代 表 、 猶 太 教 、 穆 斯 林 、 佛 教 、 錫 克 教 等 宗 教 代 表 團 , 以 及 約 一 百 三 十 個 國 家 官 員 。

宗教團體派代表出席
教 宗 方 濟 在 彌 撒 講 道 時 指 出 , 教 宗 職 權 是 來 自 服 務 、 謙 卑 、 切 實 而 忠 誠 地 服 務 , 敞 開 雙 臂 去 保 護 天 主 子 民 , 尤 其 是 弱 小 和 最 卑 微 人 , 如 同 瑪 竇 福 音 所 載 , 要 關 懷 最 餓 最 渴 和 囚 於 獄 中 的 人 。 他 說 : 「只 有 以 愛 服 務 的 人 , 才 能 夠 去 保 護 人 。」

他 說 , 成 為 保 護 者 這 召 叫 不 局 限 於 基 督 徒 , 也 適 用 於 所 有 人 , 聖 方 濟 亞 西 西 的 芳 表 亦 體 現 了 這 使 命 , 每 個 人 應 保 護 兒 童 、 愛 護 家 庭 、 照 顧 長 者 和 關 心 別 人 。 他 呼 籲 在 經 濟 、 政 治 和 社 會 層 面 擔 起 責 任 , 以 及 所 有 懷 著 善 意 的 人 成 為 天 主 和 受 造 物 的 保 護 者 。

他 亦 強 調 天 主 是 希 望 的 基 石 。 他 引 述 當 天 第 二 篇 讀 經 指 阿 巴 郎 在 絕 望 中 「仍 懷 著 希 望 而 相 信 了」 (羅 四 18) , 勸 勉 教 徒 也 要 在 充 斥 黑 暗 的 社 會 中 辨 識 出 希 望 之 光 , 也 要 為 別 人 帶 來 希 望 , 保 護 大 自 然 和 人 類 , 「本 著 溫 柔 和 愛 予 以 看 顧 , 這 樣 才 能 夠 開 拓 更 廣 闊 的 希 望 , 讓 這 道 光 打 破 陰 暗 , 帶 來 溫 暖 的 希 望 。」

當 日 共 祭 神 長 包 括 香 港 湯 漢 樞 機 , 耶 穌 會 總 會 長 倪 勝 民 神 父 (Alfonso Nicholas) 和 方 濟 會 總 會 長 卡 巴 洛 神 父 (Jose R.Carballo) 等 。

領羊毛肩帶 載漁夫指環
就 職 禮 上 , 執 事 級 首 席 樞 機 陶 然 樞 機 (Jean-Louis Tauran) 向 教 宗 授 予 羊 毛 肩 帶 —— 方 濟 當 選 後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陽 台 上 所 用 的 那 條 。 肩 帶 象 徵 教 宗 作 為 導 師 、 首 牧 和 善 牧 的 身 份 , 也 寓 意 背 起 基 督 的 軛 。

司 鐸 級 首 席 樞 機 丹 尼 爾 斯 (G. Danneels) 誦 念 禱 詞 後 , 樞 機 團 團 長 索 達 諾 樞 機 (A. Sodano) 再 為 教 宗 方 濟 戴 上 漁 夫 戒 指 。 漁 夫 戒 指 見 證 伯 多 祿 是 漁 人 的 漁 夫 , 這 次 教 宗 方 濟 用 的 是 銀 戒 指 , 外 層 鍍 金 , 上 面 印 有 聖 伯 多 祿 手 拿 鑰 匙 的 圖 案 。

彌 撒 前 的 一 項 儀 式 是 「服 從 禮」 , 在 場 所 有 聖 職 人 員 向 新 教 宗 表 達 敬 意 和 服 從 。 至 於 天 主 子 民 的 服 從 禮 , 則 要 在 教 宗 前 往 羅 馬 主 教 座 堂 聖 若 望 拉 特 朗 大 殿 時 再 舉 行 。

君士坦丁堡正教首牧出席
當 天 教 會 慶 祝 大 聖 若 瑟 瞻 禮 , 就 職 彌 撒 中 的 語 言 彰 顯 了 天 主 教 拉 丁 禮 和 東 方 禮 的 共 融 。 福 音 以 希 臘 文 唱 出 , 彌 撒 中 其 他 部 份 會 用 上 拉 丁 文 , 教 宗 則 以 意 大 利 文 講 道 。

特 別 的 是 , 君 士 坦 丁 堡 東 正 教 宗 主 教 巴 爾 多 祿 茂 一 世 (Bartholomew I) 是 繼 教 會 一 五 四 年 東 西 分 裂 以 來 , 首 位 參 與 教 宗 就 職 禮 的 東 正 教 首 牧 。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方 濟 更 於 彌 撒 前 致 電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教 區 , 感 謝 教 徒 為 他 祈 禱 。 當 地 教 徒 稍 後 亦 在 主 教 座 堂 透 過 視 像 廣 播 觀 看 教 宗 就 職 禮 。

彌 撒 後 , 教 宗 方 濟 在 推 特 (Twitter) 發 表 信 息 , 分 享 愛 護 受 造 物 服 務 弱 小 者 的 責 任 。

會晤本篤 主持聖枝彌撒
教 廷 早 前 公 布 教 宗 方 濟 的 行 程 : 三 月 廿 三 日 前 往 意 大 利 岡 道 爾 夫 堡 與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見 面 ; 三 月 廿 四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主 持 聖 枝 主 日 彌 撒 。

教 宗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三 月 十 八 日 對 記 者 說 , 這 「羅 馬 主 教 伯 多 祿 職 務 就 任 大 典」 見 證 教 宗 方 濟 為 普 世 教 會 服 務 , 因 為 伯 多 祿 的 職 務 也 是 為 整 個 教 會 服 務 。

七 十 六 歲 的 阿 根 廷 樞 機 貝 戈 格 理 奧 (J. M. Bergoglio) 三 月 十 三 日 當 選 教 宗 , 成 為 聖 伯 多 祿 第 二 百 六 十 五 任 繼 承 人 , 接 替 二 月 廿 八 日 榮 休 的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2013 年 3 月 24 日

 

社論
教宗方濟

方濟 會 會 祖 , 亞 西 西 的 聖 方 濟 於 公 元 一 一 八 九 年 來 到 人 間 ; 教 會 傳 教 主 保 、 耶 穌 會 的 聖 方 濟 沙 勿 略 於 一 五 0 六 年 生 於 西 班 牙 。 今 天 , 我 們 的 新 教 宗 ──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主 教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Jorge Mario Bergoglio) 當 選 後 取 名 方 濟 , 成 為 第 二 百 六 十 五 任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這 幾 天 , 許 多 言 論 環 繞 著 教 宗 選 擇 名 號 的 用 意 , 有 說 他 作 風 隨 和 , 生 活 簡 約 , 屬 意 效 法 亞 西 西 方 濟 那 簡 樸 、 微 末 、 甘 貧 的 精 神 。 亦 有 人 指 出 , 教 宗 熱 衷 傳 教 , 經 常 探 望 、 關 懷 貧 困 , 取 名 方 濟 , 讓 人 想 到 具 傳 教 熱 忱 的 聖 方 濟 沙 勿 略 。

如 今 教 宗 方 濟 明 言 , 那 是 源 自 亞 西 西 方 濟 , 取 其 投 入 貧 窮 也 照 顧 窮 人 。

教 宗 方 濟 , 出 於 平 實 家 庭 , 生 活 簡 樸 , 身 為 樞 機 , 卻 住 在 簡 單 的 公 寓 而 非 總 主 教 府 ; 外 出 時 使 用 公 車 , 甚 至 會 自 己 下 廚 。 不 難 相 信 , 教 宗 方 濟 與 極 受 美 洲 人 民 愛 戴 的 羅 慕 洛 總 主 教 (Oscar Romero, 1917-1980) 一 樣 , 都 曾 浸 淫 於 拉 丁 美 洲 致 力 投 入 人 民 生 活 的 神 學 思 潮 , 也 曾 為 時 下 到 處 充 斥 的 不 公 義 、 貧 富 懸 殊 的 社 會 問 題 奮 鬥 。

教 宗 方 濟 當 過 老 師 , 也 有 直 接 的 牧 民 經 驗 , 更 曾 出 任 耶 穌 會 的 省 會 長 , 他 既 有 牧 者 心 懷 , 也 不 失 長 上 風 範 。 他 隨 和 親 民 的 作 風 , 都 是 從 過 往 牧 民 經 驗 中 培 育 出 來 的 。

資 深 中 國 教 會 研 究 學 者 柯 毅 霖 神 父 (Gianni Criveller) 在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請 辭 後 , 針 對 教 會 現 況 撰 文 談 及 他 對 新 教 宗 的 期 望 : 「他 肯 定 是 一 位 非 常 正 直 、 誠 懇 、 憑 良 心 行 事 , 毫 無 政 治 及 宗 教 計 謀 的 人 。 教 會 需 要 一 位 單 純 的 人 , 重 視 單 純 的 真 理 甚 於 神 職 榮 譽 。」 「如 果 這 事 真 的 實 現 了 , 下 任 教 宗 一 定 是 真 正 屬 於 天 主 的 人 , 一 位 相 信 天 主 的 人 , 讓 世 界 各 地 不 同 信 仰 與 文 化 的 人 們 清 楚 看 見  。」

當 年 , 年 少 的 聖 方 濟 , 蒙 主 召 叫 , 去 重 修 祂 的 聖 堂 。   簡 單 的 方 濟 , 便 按 指 示 努 力 去 修 建 聖 達 勉 聖 堂 。 然 後 , 在 祈 禱 中 領 悟 到 另 有 含 意 , 天 主 要 他 重 整 教 會 , 還 教 會 神 聖 的 面 貌 。

事 實 上 , 今 天 教 會 要 面 對 的 難 題 , 不 下 於 當 年 方 濟 的 時 代 。 此 刻 教 宗 承 擔 了 這 項 重 大 的 使 命 , 盼 在 祂 的 領 導 下 給 教 會 帶 來 新 景 象 , 不 但 為 教 會 , 也 為 世 界 人 類 帶 來 正 能 量 。 至 於 能 否 成 功 , 那 不 是 憑 人 的 能 力 , 而 是 在 天 主 手 裡 , 信 靠 祂 、 惟 有 祂 能 成 就 一 切 , 祂 才 是 真 正 的 主 人 。

教 宗 方 濟 當 選 後 首 次 見 信 眾 時 說 : 「讓 我 們 , 主 教 與 天 主 子 民 , 開 始 這 個 旅 程 …… 一 個 如 兄 弟 般 的 、 愛 與 信 任 的 旅 程 。」

這 句 話 給 我 們 一 幅 描 繪 普 世 教 會 的 美 好 圖 像 —— 一 個 共 融 的 教 會 團 體 。

讓 我 們 心 懷 盼 望 , 共 同 努 力 , 熱 切 祈 求 。
2013 年 3 月 24 日

 

陳日君談樞機梵京聚首
期待教宗方濟開闢新路

陳 日 君 樞 機 出 席 三 月 初 樞 機 團 全 體 大 會 後 返 港 , 他 稱 許 教 宗 方 濟 是 謙 遜 和 充 滿 愛 心 的 人 , 又 指 與 會 期 間 樞 機 們 討 論 過 改 善 教 廷 運 作 、 處 理 教 宗 辭 職 等 議 題 。

陳 樞 機 二 月 底 前 往 梵 蒂 岡 與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問 好 後 , 出 席 了 樞 機 團 召 開 的 全 體 大 會 。 大 會 三 月 四 日 召 開 , 至 十 一 日 告 一 段 落 , 讓 樞 機 投 票 人 三 月 十 二 日 開 始 進 入 閉 門 會 議 選 教 宗 程 序 。

重 溫 這 次 樞 機 相 聚 , 他 三 月 十 五 日 對 本 報 說 : 「大 會 首 兩 天 只 是 開 會 半 天 。 第 三 天 (即 三 月 六 日) 上 午 開 會 後 , 下 午 舉 行 朝 拜 聖 體 和 祈 禱 , 很 有 意 思 。 但 我 完 成 了 第 四 天 的 大 會 後 , 便 要 先 行 返 港 帶 避 靜 。」

陳 說 , 樞 機 討 論 過 不 同 議 題 , 包 括 教 宗 辭 職 , 「大 家 都 正 面 接 受 本 篤 辭 職 、 都 欣 賞 他 。 相 信 他 這 次 辭 職 是 自 願 和 經 過 深 思 熟 慮 的 。 但 為 將 來 , 需 要 想 想 一 些 措 施 , 以 免 日 後 有 人 拿 這 個 先 例 來 迫 教 宗 辭 職 呢 ?」

「我 覺 得 這 是 對 的 , 但 有 些 規 矩 、 謹 慎 點 比 較 好 , 因 為 未 有 先 例 。」 他 指 出 , 法 律 專 家 建 議 , 日 後 希 望 新 教 宗 能 考 慮 幾 方 面 的 事 , 包 括 如 何 肯 定 是 自 願 辭 職 、 教 宗 退 休 後 的 照 顧 和 生 活 等 。

至 於 教 廷 內 部 運 作 , 不 少 樞 機 在 會 前 都 談 及 此 課 題 , 認 為 要 加 強 溝 通 和 聯 繫 , 陳 樞 機 說 , 有 意 見 指 教 廷 部 門 以 外 可 以 有 顧 問 團 向 教 宗 提 意 見 , 成 員 是 退 休 樞 機 、 修 女 或 教 友 , 「他 們 沒 有 實 權 , 只 是 給 教 宗 提 意 見 , 就 如 早 前 為 教 宗 檢 視 外 露 文 件 案 的 三 名 退 休 樞 機 小 組」 , 讓 教 宗 身 旁 有 多 些 支 援 。

對 於 教 宗 方 濟 , 原 來 陳 樞 機 早 有 留 意 這 位 樞 機 , 當 三 月 十 三 日 (香 港 時 間 三 月 十 四 日 凌 晨) 宣 布 新 教 宗 消 息 時 , 陳 樞 機 樂 透 了 , 「聽 到 是 “Bergoglio”, 真 的 很 開 心 。 該 輪 到 南 美 洲 了 , 那 裡 有 這 麼 多 教 友 。」

「相 信 方 濟 有 心 做 改 革 , 很 自 然 做 出 來 。」 陳 樞 機 憶 述 , 當 年 教 宗 若 望 廿 三 世 也 是 平 實 地 為 教 會 帶 來 更 新 , 他 相 信 教 宗 方 濟 也 有 這 份 能 耐 。 「若 望 廿 三 為 教 會 開 出 了 路 。 我 希 望 這 位 新 教 宗 也 可 以 開 闢 新 路 。」

至 於 中 國 教 會 , 陳 樞 機 希 望 教 宗 方 濟 安 頓 後 , 能 盡 快 處 理 有 關 事 宜 。 「教 宗 很 忙 , 但 我 也 希 望 早 點 提 醒 他 處 理 有 關 中 國 教 會 的 事 情 。」 他 說 : 「我 會 寫 信 給 教 宗 , 請 他 有 空 便 接 見 我 , 成 行 前 我 會 向 教 宗 準 備 有 關 中 國 教 會 的 報 告 。」

對 於 新 教 宗 上 任 後 的 中 梵 關 係 , 陳 樞 機 早 前 撰 文 表 示 : 「我 們 不 能 期 待 每 位 樞 機 都 是 中 國 專 家 , 但 一 定 任 何 人 當 教 宗 都 會 關 懷 中 國 。 …… 其 實 任 何 一 位 教 宗 都 會 既 堅 持 教 會 本 質 , 又 展 開 誠 意 對 話 。 但 對 方 有 準 備 付 出 一 樣 的 誠 意 嗎 ?」

際 此 普 世 教 會 和 中 國 都 是 更 換 領 導 的 時 間 , 陳 樞 機 期 望 能 帶 來 契 機 : 「兩 邊 都 是 新 人 上 任 , 可 能 是 個 好 機 會 。 祈 主 祝 福 。
2013 年 3 月 24 日

 

在港阿根廷籍神父及信徒
欣喜拉丁美洲教宗方濟當選

居 港 的 阿 根 廷 信 徒 及 神 父 , 對 由 阿 根 廷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感 到 高 興 , 他 們 均 表 示 , 新 任 教 宗 方 濟 一 直 關 愛 弱 小 及 窮 人 , 期 望 能 鼓 勵 拉 丁 美 洲 的 信 眾 重 拾 信 仰 心 火 。

來 自 阿 根 廷 的 聖 伯 多 祿 聖 保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包 俊 偉 (G. E. Baudry) 說 , 「公 布 新 教 宗 當 晚 , 我 與 同 是 阿 根 廷 籍 的 黃 神 父 (Juan Beroch) 一 同 看 直 播 , 並 與 身 在 意 大 利 的 會 士 網 絡 對 話 , 大 家 正 估 量 會 否 由 傳 媒 所 言 的 大 熱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之 際 , 卻 聽 到 是 阿 根 廷 的 樞 機 , 那 刻 大 家 都 感 到 意 外 和 感 動 。」

包 俊 偉 神 父 三 月 十 四 日 表 示 , 貝 戈 格 理 奧 當 選 教 宗 , 相 信 除 了 阿 根 廷 人 感 到 高 興 外 , 鄰 近 的 拉 丁 美 洲 教 會 也 深 受 影 響 , 「教 宗 是 屬 於 普 世 , 但 始 終 他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 且 同 樣 說 西 班 牙 語 , 文 化 背 景 相 近 , 他 當 選 直 接 影 響 鄰 近 國 家 的 天 主 教 徒 。」

他 指 出 , 阿 根 廷 是 天 主 教 國 家 , 總 統 必 須 是 天 主 教 徒 , 但 當 地 貪 污 、 同 性 婚 姻 及 政 治 等 問 題 嚴 重 ; 另 外 , 拉 丁 美 洲 的 國 家 也 面 對 信 徒 離 開 教 會 的 問 題 , 他 欣 賞 新 教 宗 方 濟 擔 任 當 地 總 主 教 時 不 懼 強 權 , 時 常 針 對 及 批 評 政 府 的 缺 失 , 期 望 教 宗 以 敢 言 、 務 實 的 榜 樣 , 為 整 個 教 會 帶 出 新 景 象 , 及 影 響 拉 丁 美 洲 的 教 會 發 展 。

隨 丈 夫 來 港 一 年 半 的 阿 根 廷 信 徒 蒙 塔 妮 (Juliana Montani) 同 日 表 示 , 她 與 教 宗 方 濟 同 屬 首 都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教 區 , 對 於 他 成 為 教 宗 感 到 驕 傲 和 光 榮 。 她 又 稱 讚 教 宗 學 識 淵 博 , 又 特 別 關 懷 弱 勢 , 時 常 探 訪 阿 根 廷 最 窮 困 的 地 方 , 其 謙 卑 作 風 得 到 信 徒 認 同 。

蒙 塔 妮 表 示 , 阿 根 廷 的 社 會 及 經 濟 狀 況 並 不 理 想 , 家 庭 問 題 、 兒 童 受 虐 、 長 者 被 遺 棄 等 問 題 嚴 重 , 尤 幸 有 一 位 關 愛 窮 人 的 牧 者 , 「他 真 的 很 深 入 民 心 , 在 首 都 人 人 都 認 識 他 , 其 德 行 定 會 促 使 信 徒 效 法 他 。
2013 年 3 月 24 日

 

回應新教宗方濟當選
中國教會與政府

新 教 宗 方 濟 於 北 京 時 間 三 月 十 四 日 凌 晨 當 選 的 消 息 , 通 過 媒 體 傳 遍 全 球 各 地 , 包 括 中 國 大 陸 。 天 主 教 徒 對 此 喜 訊 表 示 雀 躍 與 感 恩 之 餘 , 北 京 政 府 及 其 認 可 的 教 會 機 構 也 向 他 表 達 祝 賀 。

陝 西 省 西 安 教 區 在 中 共 解 放 前 原 屬 方 濟 會 管 理 , 其 主 教 座 堂 更 是 國 內 極 少 數 以 聖 方 濟 為 主 保 的 聖 堂 之 一 。 教 區 主 教 黨 明 彥 對 天 亞 社 說 , 他 希 望 教 宗 方 濟 在 聖 神 的 引 導 下 更 好 地 帶 領 普 世 教 會 , 特 別 是 幫 助 中 國 教 會 跟 普 世 教 會 改 善 關 係 , 並 早 日 能 達 致 完 全 共 融 。

中 國 河 北 省 永 年 (邯 鄲) 教 區 殷 鑒 潔 修 女 對 天 亞 社 說 , 新 教 宗 的 名 號 讓 她 感 到 教 會 要 改 革 了 。 她 認 為 , 教 會 的 世 俗 化 有 目 共 睹 , 新 福 傳 也 迫 在 眉 睫 , 方 濟 的 名 字 有 神 貧 與 傳 教 精 神 的 意 思 。

殷 修 女 對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的 新 教 宗 充 滿 信 心 : 「關 心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是 每 位 教 宗 必 選 的 課 題 , 他 來 自 何 方 並 不 重 要 。 我 想 , 他 既 是 耶 穌 會 士 , 在 處 理 各 地 的 複 雜 問 題 上 , 或 許 比 本 篤 要 靈 活 。」

北 京 當 局 的 反 應 方 面 , 官 方 《新 華 社》 於 三 月 十 四 日 上 午 發 表 一 則 簡 訊 , 報 導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當 選 第 二 百 六 十 六 任 教 宗 , 配 以 他 在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陽 台 上 向 群 眾 揮 手 致 意 的 圖 片 。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華 春 瑩 三 月 十 四 日 主 持 例 行 記 者 會 時 , 對 新 教 宗 「表 示 祝 賀」 , 期 望 梵 蒂 岡 在 他 的 領 導 下 「採 取 靈 活 務 實 的 態 度」 , 「與 中 方 相 向 而 行, 為 雙 方 改 善 關 係 創 造 有 利 條 件」 。 她 又 重 申 : 「中 國 政 府 處 理 中 梵 關 係 的 兩 條 基 本 原 則 是 一 貫 的 , 沒 有 變 化 。」

教 廷 不 承 認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與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 則 在 其 官 方 網 站 上 , 發 布 題 為 「向 新 教 宗 祝 賀 , 為 新 教 宗 祈 禱」 的 新 帖 , 表 示 「與 他 一 道 開 始 新 的 教 會 旅 程 。」

此 外 , 中 國 政 府 新 領 導 層 完 成 了 正 式 的 權 力 交 接 , 梵 蒂 岡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三 月 十 五 日 召 開 記 者 會 時 說 , 梵 蒂 岡 處 理 與 中 國 的 關 係 時 , 需 要 「很 大 的 耐 心 和 專 注 , 以 注 視 中 國 的 社 會 和 政 治 發 展 。」

教宗就職日
中國非法主教祝聖神父
此 外 , 不 獲 教 廷 承 認 的 非 法 主 教 馬 英 林 三 月 十 九 日 在 雲 南 省 祝 聖 兩 位 神 父 。 有 份 共 祭 彌 撒 的 一 位 神 父 說 , 他 們 幾 個 月 前 已 訂 出 舉 行 晉 鐸 禮 , 只 是 恰 巧 碰 上 教 宗 就 職 。
2013 年 3 月 24 日

 

香港會士談新教宗

耶 穌 會 士 當 選 教 宗 , 取 名 方 濟 , 本 地 耶 穌 會 和 方 濟 會 為 此 而 高 興 和 受 啟 迪 。

耶 穌 會 吳 智 勳 神 父 三 月 十 四 日 表 示 , 對 於 有 耶 穌 會 會 士 當 選 教 宗 , 眾 會 士 也 感 到 十 分 意 外 , 他 亦 對 於 有 首 位 耶 穌 會 會 士 擔 任 教 宗 而 感 到 高 興 。

「會 祖 為 避 免 會 士 有 財 富 和 權 力 鬥 爭 , 在 會 憲 上 列 明 , 盡 可 能 避 免 擔 任 主 教 等 要 職 , 事 前 其 他 會 士 也 沒 有 想 過 會 由 耶 穌 會 會 士 擔 任 教 宗 。」 吳 神 父 說 。

吳 智 勳 神 父 稱 , 修 會 加 發 「服 從 教 宗」 第 四 願 , 凡 來 自 教 宗 的 任 命 也 會 聽 命 , 他 喜 見 教 宗 方 濟 管 理 整 個 天 主 教 會 , 亦 相 信 他 的 隨 和 、 平 民 化 、 喜 接 近 窮 人 的 作 風 , 會 讓 普 世 教 徒 如 阿 根 廷 信 徒 般 愛 戴 他 。

對 於 新 教 宗 取 名 方 濟 , 香 港 方 濟 會 的 夏 志 誠 神 父 亦 有 感 而 發 , 他 在 面 書 上 說 : 「耶 穌 會 士 的 教 宗 取 了 方 濟 作 名 號 , 而 且 身 體 力 行 , 展 現 方 濟 精 神 如 何 在 今 日 生 活 出 來 。 可 叫 我 們 這 群 自 視 方 濟 弟 子 的 , 有 點 汗 顏 。 不 過 , 知 恥 近 乎 勇 , 往 者 已 矣 , 來 者 可 追 !」

教區召開記者會
介紹新教宗方濟
另 一 方 面 , 教 區 副 主 教 楊 鳴 章 三 月 十 四 日 會 見 傳 媒 , 祝 賀 教 宗 方 濟 當 選 。 席 間 他 表 示 相 信 教 宗 重 視 與 中 國 的 關 係 , 故 此 對 未 來 的 中 梵 關 係 感 到 樂 觀 。 楊 鳴 章 神 父 說 , 中 國 當 局 似 乎 對 中 梵 建 交 並 不 熱 衷 , 改 善 關 係 便 須 要 中 方 釋 出 善 意 , 再 者 雙 方 「若 能 夠 有 健 康 的 交 談 , 就 會 有 進 步 和 好 消 息 。」

楊 鳴 章 稱 許 方 濟 過 去 一 直 在 牧 職 中 體 現 神 貧 精 神 , 他 相 信 方 濟 會 繼 續 為 窮 人 表 達 意 見 , 神 職 人 員 亦 應 學 傚 這 份 芳 表 。
2013 年 3 月 24 日

 

我們有教宗了,他叫方濟!
陳日君

一 位 耶 穌 會 會 士 , 選 了 聖 方 濟 的 名 ? 為 認 識 他 的 人 , 一 點 也 不 奇 怪 。 他 的 特 點 就 是 謙 遜 、 神 貧 、 充 滿 愛 心 。

大 家 知 道 他 不 住 華 麗 的 主 教 府 , 而 入 住 一 簡 陋 的 公 寓 , 不 坐 有 私 人 司 機 的 豪 華 轎 車 而 搭 公 共 汽 車 。 在 被 選 教 宗 後 , 祝 福 信 眾 前 , 他 要 求 信 眾 先 祝 福 他 。 他 叫 阿 根 廷 教 友 不 要 來 羅 馬 恭 賀 他 , 寧 可 用 機 票 的 錢 幫 助 窮 人 。

我 們 在 二 0 0 五 年 主 教 會 議 的 善 後 小 組 裡 曾 一 起 工 作 過 , 他 和 藹 可 親 。 最 近 在 羅 馬 向 教 宗 本 篤 告 別 的 機 會 上 , 我 曾 和 他 談 了 幾 分 鐘 , 他 善 於 聆 聽 , 我 告 訴 他 中 國 教 會 的 近 況 , 他 很 同 情 。

其 實 他 是 我 五 位 「心 水」 之 一 。 不 過 他 似 乎 榜 上 無 名 , 我 也 就 不 敢 提 他 。 另 一 位 是 洪 都 拉 斯 的 羅 德 里 格 斯 樞 機 (O. Rodriguez Maradiaga) , 因 為 他 是 慈 幼 會 士 , 我 也 不 好 意 思 多 提 他 。 我 多 次 說 我 的 「心 水」 是 加 拿 大 的 韋 萊 樞 機 (Ouellet) , 加 納 的 圖 爾 克 森 樞 機 (Turkson) 及 米 蘭 的 斯 科 拉 樞 機 (Scola) 。 現 在 看 來 , 教 宗 本 篤 之 後 有 方 濟 教 宗 接 任 實 在 適 合 , 因 為 上 列 那 三 位 學 者 身 份 突 出 , 和 本 篤 太 相 似 , 教 宗 方 濟 卻 更 顯 得 是 一 位 牧 者 , 正 如 庇 護 十 二 世 之 後 出 了 一 位 若 望 廿 三 。

世 俗 人 多 問 這 位 教 宗 是 保 守 派 還 是 改 革 派 ? 我 覺 得 這 問 題 不 清 。 保 守 派 ? 保 守 甚 麼 ? 如 果 指 的 是 教 會 傳 統 的 信 念 或 神 修 , 教 宗 方 濟 當 然 保 守 , 他 反 對 墮 胎 、 反 對 安 樂 死 、 反 對 同 性 婚 姻 、 反 對 要 把 福 傳 暫 放 一 邊 的 解 放 神 學 。 他 被 選 教 宗 初 見 信 眾 , 誦 念 了 傳 統 的 天 主 經 、 聖 母 經 及 聖 三 光 榮 頌 。 若 望 廿 三 每 天 念 三 串 玫 瑰 經 , 道 理 也 很 保 守 , 但 他 召 開 了 一 個 革 命 性 的 大 公 會 議 。 教 宗 方 濟 既 以 福 音 為 一 切 抉 擇 準 則 , 那 末 他 會 「自 然 地」 改 革 一 切 不 合 福 音 的 作 風 。 他 的 榜 樣 , 徹 底 的 福 音 生 活 , 一 定 會 使 人 人 都 尊 敬 他 , 口 服 心 服 。 我 對 他 抱 很 大 的 希 望 。 我 記 得 他 曾 大 膽 地 叫 神 父 們 不 要 太 硬 性 規 定 小 朋 友 可 以 初 領 聖 體 的 年 齡 , 只 要 父 母 保 證 小 朋 友 能 分 辨 聖 體 裡 有 耶 穌 , 就 可 以 讓 他 們 和 耶 穌 結 成 朋 友 。

很 多 人 會 問 : 新 教 宗 認 識 中 國 情 形 嗎 ? 中 梵 關 係 在 他 任 內 會 否 改 善 ? 我 們 不 能 期 待 每 位 樞 機 都 是 中 國 專 家 , 但 一 定 任 何 人 當 教 宗 都 會 關 懷 中 國 。 而 且 教 宗 本 篤 的 信 已 指 出 了 方 向 , 只 要 大 家 跟 隨 它 。 可 惜 的 是 中 共 和 教 廷 都 浪 費 了 本 篤 的 努 力 , 教 廷 過 分 的 妥 協 , 讓 中 共 得 寸 進 尺 。 只 要 大 家 回 到 本 篤 的 信 , 一 切 才 可 以 改 善 。 其 實 任 何 一 位 教 宗 都 會 既 堅 持 教 會 本 質 , 又 展 開 誠 意 對 話 。 但 對 方 有 準 備 付 出 一 樣 的 誠 意 嗎 ? 兩 邊 都 是 新 人 上 任 , 可 能 是 個 好 機 會 。 祈 主 祝 福 。

作者陳日君樞機剛於三月初出席樞機團全體大會
2013 年 3 月 24 日

 

我們有教宗了!
韓大輝

羅 馬 時 間 傍 晚 七 時 七 分 , 這 天 大 喜 訊 隨 著 西 斯 汀 小 堂 堂 頂 煙 囪 的 白 煙 散 發 出 來 !

伯 多 祿 廣 場 在 微 風 細 雨 中 等 候 的 群 眾 終 於 得 償 所 願 , 連 伯 多 祿 大 殿 的 鐘 聲 也 和 應 著 群 眾 的 歡 呼 !

顯 而 易 見 , 樞 機 們 有 很 強 烈 的 共 識 , 在 不 足 廿 四 小 時 內 的 閉 門 會 議 , 經 五 輪 投 票 , 和 三 次 「冒 煙」 , 便 為 世 界 帶 來 新 的 教 宗 !

群 眾 又 等 了 一 小 時 , 新 教 宗 便 在 大 殿 中 央 的 陽 台 接 見 群 眾 。 那 是 一 個 感 人 的 場 面 ! 從 他 短 短 的 發 言 我 想 分 享 幾 個 思 想 。

「為 給 羅 馬 一 位 主 教 , 我 的 樞 機 兄 弟 幾 乎 走 到 世 界 盡 頭 , 從 遠 處 的 角 落 把 他 帶 過 來 。」 這 位 德 高 望 重 的 新 教 宗 來 自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 他 是 當 地 的 總 主 教 , 今 年 七 十 七 歲 , 耶 穌 會 會 士 。 他 雖 用 意 文 發 言 , 但 「把 他 帶 過 來」 在 西 班 牙 語 有 「把 他 押 解 過 來」 的 意 思 , 這 使 人 聯 想 耶 穌 對 伯 多 祿 的 話 : 「但 到 了 老 年 , 你 要 伸 出 手 來 , 別 人 要 給 你 束 上 腰 , 帶 你 往 你 不 願 去 的 地 方 去 。」 (若 廿 一 18) 看 來 樞 機 們 成 為 天 主 之 手 , 把 他 從 那 被 稱 為 遠 處 的 新 大 陸 「押 解」 過 來 。

他 要 求 「群 眾 和 他 一 起 為 退 休 的 本 篤 十 六 世 祈 禱 。」 這 位 身 材 高 大 的 教 宗 , 取 名 方 濟 , 藉 著 這 由 衷 的 邀 請 , 深 深 地 、 神 秘 地 把 自 己 和 他 連 繫 一 起 , 成 為 他 的 接 位 者 。 在 二 月 廿 八 日 , 本 篤 十 六 世 向 樞 機 們 告 別 時 說 : 「對 新 的 教 宗 , 我 答 應 無 條 件 的 敬 意 和 服 從 。」 這 不 是 神 妙 嗎 ? 「敬 意 和 服 從」 剛 好 是 聖 方 濟 亞 西 西 的 名 言, 他 要 求 所 有 小 兄 弟 都 如 此 對 教 會 的 長 上 。 新 教 宗 取 名 「方 濟」 因 為 他 相 信 服 從 、 單 純 、 清 貧 的 見 證 , 就 像 聖 方 濟 一 樣 , 可 使 教 會 得 以 更 新 。 多 年 來 他 一 直 過 著 非 常 簡 樸 的 生 活 , 多 次 搭 「地 鐡」 、 「公 車」 , 常 和 民 眾 , 尤 其 貧 苦 的 , 走 在 一 起 。

教 宗 方 濟 說 : 「如 今 讓 我 們 開 始 這 個 旅 程 : 即 主 教 和 人 民 , 人 民 和 主 教 , 這 個 羅 馬 教 會 的 旅 程 , 而 羅 馬 教 會 是 『在 愛 德 中 主 持』 所 有 教 會 。」 這 使 我 想 起 兩 位 教 父 的 名 言 。 聖 奧 思 定 對 他 的 人 民 說 : 「對 你 們 來 說 我 是 主 教 , 和 你 們 一 起 我 是 教 友 。」 還 有 他 引 用 了 安 提 約 基 亞 聖 依 納 爵 的 名 言 「在 愛 德 中 主 持」 , 原 來 「主 持」 是 指 享 有 崇 高 的 地 位 , 這 是 因 為 羅 馬 教 會 是 由 教 宗 、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所 領 導 , 於 是 在 信 德 和 愛 德 上 一 直 享 有 崇 高 的 領 導 地 位 。 「主 持」 便 是 指 教 宗 的 「首 席 權」 。 事 實 上 , 在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登 基 的 彌 撒 中 , 便 用 了 這 名 言 表 白 他 的 理 想 : 「主 持」 普 世 教 會 在 愛 德 上 的 共 融 。

為 此 , 教 宗 方 濟 繼 續 說 : 「讓 我 們 彼 此 祈 禱 , 為 普 世 祈 禱 , 使 我 們 兄 友 弟 愛 。」 這 也 是 我 們 中 國 人 的 抱 負 , 「四 海 之 內 皆 兄 弟 也 。」 相 信 新 教 宗 也 聽 過 他 的 耶 穌 會 的 兄 弟 利 瑪 竇 來 了 中 國 , 寫 了 《交 友 論》 , 正 是 以 兄 友 弟 愛 來 為 福 音 作 證 。 其 實 , 「方 濟」 之 名 也 使 我 們 想 起 沙 勿 略 , 他 來 到 東 亞 傳 福 音 , 最 後 病 逝 上 川 島 , 但 就 在 那 一 年 (1552) , 利 瑪 竇 誔 生 。

還 有 一 點 令 我 感 動 的 。 當 教 宗 方 濟 祝 福 群 眾 前 , 他 請 求 群 眾 在 靜 默 中 為 他 祈 禱 , 他 說 : 「這 是 人 民 為 他 們 的 主 教 祈 禱」 。 然 後 新 教 宗 俯 首 低 頭 , 領 受 群 眾 的 祝 禱 。 這 說 明 他 常 以 謙 遜 的 態 度 與 其 他 人 互 動 。

其 後 , 他 和 群 眾 道 別 時 說 , 他 翌 日 將 會 到 聖 母 前 祈 禱 。

「我 們 有 教 宗 了 !」 無 論 如 何 , 這 是 天 主 父 藉 著 聖 神 恩 賜 他 成 為 基 督 的 在 世 代 表 。 讓 我 們 也 和 他 一 起 投 奔 聖 母 台 前 為 新 教 宗 祈 禱 , 也 為 中 國 祈 禱 !

作者韓大輝總主教於教宗本篤十六世任內獲委任為教廷萬福音傳播部秘書長
2013 年 3 月 24 日

 

世界需要怎樣的新教宗?

編按:樞機閉門會議三月十三日選出新教宗,此前宗座外方傳教會士、研究中國教會的學者柯毅霖神父 (Gianni Criveller) 撰文,談論他對新教宗的期許。

我 希 望 下 任 教 宗 能 以 耶 穌 建 立 教 會 的 原 則 更 好 地 引 領 教 會 , 將 救 恩 的 喜 訊 帶 給 那 些 還 未 認 識 祂 的 人 。

亞 洲 是 世 界 最 大 的 洲 陸 , 其 中 兩 個 國 家 ── 中 國 和 印 度 ── 的 人 口 超 過 十 億 , 在 福 傳 上 一 定 有 更 高 的 優 次 。 況 且 , 亞 洲 可 能 是 最 少 人 認 識 福 音 的 地 區 。

不 過 , 福 音 與 亞 洲 有 著 深 厚 淵 源 。 耶 穌 、 宗 徒 和 童 貞 瑪 利 亞 都 是 亞 洲 人 。 教 會 最 初 幾 個 世 紀 在 亞 洲 (叙 利 亞 、 亞 美 尼 亞 、 巴 勒 斯 坦 、 波 斯 及 阿 富 汗) 把 福 音 迅 速 傳 播 及 紮 根 。

當 時 的 亞 洲 基 督 徒 使 用 敘 利 亞 語 作 為 禮 儀 語 言 , 而 且 人 數 遠 比 歐 洲 的 基 督 徒 多 。

今 天 , 需 要 對 話 的 主 要 宗 教 、 我 們 需 要 建 立 關 係 的 文 化 , 以 及 需 要 解 放 的 窮 人 與 受 壓 迫 者 都 在 亞 洲 。

然 而 , 亞 洲 仍 然 處 於 教 會 視 線 的 邊 緣 , 在 教 會 體 制 內 也 未 有 充 分 的 代 表 。 來 自 亞 洲 的 樞 機 祇 有 少 數 , 而 亞 洲 信 眾 的 聲 音 甚 少 被 聽 見 。 事 實 上 , 亞 洲 (與 非 洲 一 起) 代 表 著 世 界 上 急 速 發 展 的 天 主 教 徒 團 體 , 同 時 是 最 受 壓 迫 的 群 體 之 一 。

因 此 , 我 希 望 未 來 的 教 宗 繼 續 在 亞 洲 開 闢 新 領 域 , 尤 其 在 中 國 , 使 亞 洲 得 到 應 得 的 注 意 。

本 篤 十 六 世 曾 作 出 誠 懇 的 嘗 試 , 與 中 國 政 府 對 話 , 並 向 當 地 教 會 及 人 民 表 達 特 別 的 尊 重 。

正 如 香 港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過 去 所 言 , 梵 蒂 岡 官 員 並 未 有 好 好 利 用 本 篤 為 他 們 提 供 的 機 會 。 相 反 , 他 們 以 傳 統 的 外 交 爭 論 作 回 應 , 隨 之 而 來 祇 有 可 悲 的 後 果 。

我 希 望 新 教 宗 能 像 比 約 十 二 世 一 樣 , 徹 底 地 降 低 教 廷 國 務 卿 的 重 要 性 及 功 能 。 這 些 頭 銜 令 一 些 不 認 識 福 音 及 教 會 的 人 , 誤 以 為 教 會 是 世 俗 的 政 權 , 甚 至 是 一 個 國 家 , 並 認 為 應 該 以 世 俗 的 方 式 相 處 。

教 會 亦 必 須 大 幅 精 簡 其 外 交 機 關 , 因 為 這 與 耶 穌 的 意 願 及 教 會 的 宗 徒 本 質 沒 有 任 何 關 係 。 相 反 , 卻 製 造 了 一 大 批 基 督 徒 團 體 完 全 不 認 識 卻 有 權 有 勢 的 官 僚 。

中 國 政 府 在 完 全 缺 乏 信 任 的 情 況 下 , 繼 續 利 用 這 含 糊 不 清 之 處 指 控 教 會 懷 有 政 治 目 的 。

當 本 篤 退 位 成 為 國 際 頭 條 新 聞 後 , 中 方 官 員 就 認 為 他 是 被 醜 聞 打 倒 及 壓 垮 了 , 因 而 他 們 宣 揚 教 會 祇 是 一 個 政 治 及 經 濟 體 , 在 世 界 舞 台 上 可 輸 可 贏 。

為 了 對 抗 這 種 錯 誤 的 見 解 , 我 希 望 下 任 教 宗 能 夠 廢 除 梵 蒂 岡 銀 行 —— 若 不 可 能 的 話 , 至 少 對 它 進 行 改 革 , 使 之 不 再 像 過 去 三 十 年 一 樣 令 基 督 徒 蒙 羞 。

教 會 必 須 像 梵 蒂 岡 銀 行 一 樣 , 成 為 一 間 玻 璃 室 , 沒 有 秘 密 , 也 沒 有 為 天 主 子 民 帶 來 恥 辱 的 東 西 。

如 果 這 事 真 的 實 現 了 , 下 任 教 宗 一 定 是 真 正 屬 於 天 主 的 人 , 一 位 相 信 天 主 的 人 , 讓 世 界 各 地 不 同 信 仰 與 文 化 的 人 們 清 楚 看 見 。

他 肯 定 是 一 位 非 常 正 直 、 誠 懇 、 憑 良 心 行 事 , 毫 無 政 治 及 宗 教 計 謀 的 人 。 教 會 需 要 一 位 單 純 的 人 , 重 視 單 純 的 真 理 甚 於 神 職 榮 譽 。

這 樣 的 人 將 是 知 名 學 者 及 國 際 傳 媒 難 以 瞭 解 的 人 , 他 亦 完 全 不 理 會 政 治 、 經 濟 或 文 化 上 有 權 勢 者 的 意 見 。

我 希 望 如 此 一 個 人 , 像 耶 穌 一 樣 重 視 窮 人 多 於 富 人 , 受 壓 迫 者 多 於 有 特 權 者 , 卑 微 者 多 於 尊 貴 者 。 希 望 他 是 一 位 有 能 力 並 願 意 為 和 平 及 正 義 而 戰 的 人 , 與 眾 多 仍 然 生 活 在 政 治 與 經 濟 壓 迫 下 飽 受 痛 苦 與 憤 怒 的 人 們 分 憂 。

下 任 教 宗 需 要 尊 重 女 性 , 重 視 她 們 的 貢 獻 , 並 推 動 她 們 在 教 會 內 有 更 多 的 參 與 。 他 必 須 有 好 朋 友 , 以 及 忠 誠 可 靠 的 合 作 夥 伴 。 他 一 定 要 避 開 世 上 的 糾 葛 , 同 時 要 求 他 的 樞 機 們 也 要 這 樣 做 。

最 後 , 我 希 望 下 任 教 宗 可 以 像 本 篤 十 六 世 在 退 位 一 事 上 , 激 勵 更 多 人 的 忠 誠 及 謙 遜 : 減 少 個 人 的 角 色 , 放 大 教 會 的 真 正 首 牧 —— 耶 穌 的 角 色 。
2013 年 3 月 24 日

 

台灣馬英九總統
前赴梵蒂岡出席教宗就職禮

台 灣 的 馬 英 九 總 統 三 月 十 八 日 抵 達 羅 馬 參 加 新 教 宗 方 濟 十 九 日 的 就 職 彌 撒 。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亦 組 成 十 人 致 賀 團 觀 禮 。

他 是 歷 來 第 二 位 中 華 民 國 總 統 踏 足 梵 蒂 岡 ── 台 灣 在 歐 洲 唯 一 的 邦 交 國 。 二 0 0 五 年 , 當 時 的 總 統 陳 水 扁 出 席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的 葬 禮 , 但 沒 有 參 加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就 職 禮 。

一 位 不 具 名 的 教 會 觀 察 家 認 為 , 在 北 京 政 治 勢 力 籠 罩 下 , 馬 英 九 赴 梵 的 願 望 在 過 往 似 乎 沒 有 可 能 實 現 , 但 新 教 宗 就 職 禮 及 中 梵 停 滯 不 前 的 關 係 , 為 台 灣 的 外 交 突 破 造 就 了 難 得 機 遇 。

這 位 觀 察 家 相 信 , 北 京 很 可 能 與 台 北 達 成 某 種 共 識 , 使 馬 英 九 到 訪 梵 蒂 岡 時 不 會 像 陳 水 扁 當 年 「葬 禮 外 交」 一 樣 引 起 緊 張 局 面 。

不 過 , 北 京 最 近 發 出 的 信 息 顯 示 , 中 方 對 新 教 宗 仍 然 採 取 強 硬 立 場 。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在 本 周 四 的 記 者 會 上 表 示 , 中 國 期 望 梵 方 在 教 宗 方 濟 的 領 導 下 「採 取 靈 活 務 實 的 態 度」 , 又 強 調 北 京 「處 理 中 梵 關 係 的 兩 條 基 本 原 則 是 一 貫 的 , 沒 有 變 化」 , 即 包 括 先 與 台 灣 斷 交 。

台 灣 外 交 部 三 月 十 五 日 表 示 , 慶 賀 團 成 員 除 馬 總 統 伉 儷 , 還 包 括 國 家 安 全 會 議 秘 書 長 袁 健 生 、 外 交 部 次 長 史 亞 平 及 天 主 教 輔 仁 大 學 校 長 江 漢 聲 。 他 們 參 加 教 宗 方 濟 十 九 日 上 午 的 就 職 禮 後 , 於 同 日 晚 上 搭 機 返 台 。

教 廷 駐 華 代 辦 陸 思 道 蒙 席 (Paul Russell) 三 月 十 五 日 表 示 , 教 廷 將 「極 為 樂 意 歡 迎」 馬 總 統 , 「並 將 以 最 高 禮 遇 接 待 他 。」

據 台 灣 媒 體 報 導 , 教 廷 將 確 保 在 馬 英 九 入 境 羅 馬 機 場 時 , 享 有 國 家 元 首 的 禮 遇 通 關 。 儘 管 事 前 擔 心 北 京 方 面 施 壓 , 但 台 灣 與 意 大 利 已 取 得 北 京 方 面 諒 解 , 預 料 行 程 將 如 預 期 進 行 。

馬 英 九 三 月 十 四 日 已 請 中 華 民 國 駐 教 廷 大 使 館 向 新 教 宗 表 達 祝 賀 , 代 表 政 府 、 人 民 及 天 主 教 會 向 新 教 宗 表 達 賀 忱 。 賀 電 指 出 : 「中 華 民 國 政 府 深 信 在 新 教 宗 的 睿 智 領 導 下 , 我 與 教 廷 兩 國 除 將 在 宗 教 、 學 術 、 文 化 及 和 平 慈 善 夥 伴 關 係 持 續 深 化 外 , 並 將 賡 續 共 同 就 致 力 促 進 世 界 和 平 , 為 全 人 類 和 平 及 福 祉 善 盡 一 份 心 力 。」

他 去 年 五 月 成 功 連 任 後 , 曾 向 出 席 其 就 職 典 禮 的 教 廷 特 使 帕 迪 拉 總 主 教 (Osvaldo Padilla) 表 示 , 期 盼 未 來 四 年 任 期 內 能 有 機 會 赴 梵 蒂 岡 覲 見 教 宗 。

與 此 同 時 , 台 灣 天 主 教 會 亦 組 成 十 人 致 賀 團 , 成 員 包 括 台 南 教 區 林 吉 男 主 教 、 台 中 教 區 蘇 耀 文 主 教 和 新 竹 教 區 劉 丹 桂 榮 休 主 教 , 以 及 多 名 教 友 代 表 。

有 媒 體 報 導 , 他 們 將 搭 乘 總 統 專 機 , 是 政 府 代 表 團 成 員 。 有 主 教 向 天 亞 社 澄 清 , 他 們 是 自 費 購 買 機 票 前 往 羅 馬 。
2013 年 3 月 24 日

 

台灣公教周報期望教宗
關心中國內地宗教自由

台 灣 《天 主 教 周 報》 三 月 十 七 日 發 表 社 論 , 祝 願 教 宗 方 濟 繼 續 完 成 前 任 教 宗 未 竟 的 「大 陸 關 係」 議 題 , 繼 續 尋 求 突 破 瓶 頸 之 道 , 維 護 宗 教 自 由 。

這 篇 於 教 宗 方 濟 當 選 前 撰 寫 的 社 論 指 出 , 若 中 國 當 局 未 改 變 宗 教 政 策 , 仍 指 梵 蒂 岡 為 外 力 干 涉 境 內 主 教 之 任 命 、 堅 持 自 選 、 自 聖 和 自 立 原 則 , 則 無 法 改 變 與 教 廷 的 關 係 。

社 論 亦 肯 定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對 於 中 國 教 會 和 政 府 之 間 的 互 動 實 有 突 破 的 貢 獻 。」
2013 年 3 月 24 日

 

貝戈格理奧樞機當選新教宗
取號方濟  關懷弱小  維護生命

阿 根 廷 布 宜 洛 斯 艾 利 斯 總 主 教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Jorge Mario Bergoglio) 當 選 第 二 百 六 十 六 任 教 宗 , 成 為 教 會 歷 史 上 首 位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的 教 宗 , 亦 是 首 位 教 宗 出 自 耶 穌 會 。 七 十 六 歲 的 他 取 號 方 濟 , 而 在 他 過 去 牧 職 中 一 直 體 現 出 神 貧 與 簡 樸 精 神 。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一 直 過 著 低 調 且 接 近 人 群 的 生 活 。 他 常 常 探 望 貧 苦 大 眾 , 住 在 小 房 屋 裡 , 以 巴 士 代 步 , 自 己 煮 食 。 他 亦 開 設 新 堂 區 、 展 開 新 的 牧 靈 計 劃 , 並 領 導 維 護 生 命 的 行 動 。

他 公 開 反 對 墮 胎 及 同 性 婚 姻 , 並 表 示 賦 予 同 性 伴 侶 收 養 權 是 剝 奪 天 主 給 予 孩 子 父 親 母 親 這 人 性 發 展 及 成 長 的 權 利 。

在 阿 根 廷 這 個 三 成 人 口 處 於 貧 窮 狀 態 的 國 家 , 貝 戈 格 理 奧 主 張 為 當 地 窮 人 爭 取 較 好 生 活 條 件 , 他 公 開 討 論 政 治 、 社 會 及 經 濟 問 題 , 關 心 社 會 公 義 ; 並 宣 講 福 音 所 帶 出 的 信 息 以 影 響 政 治 及 社 會 。

方 濟 的 謙 遜 亦 於 當 選 後 向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人 群 的 說 話 可 見 一 斑 , 他 請 求 在 場 信 徒 在 靜 默 中 為 他 向 天 主 祈 禱 。
2013 年 3 月 24 日

 

對新教宗的祝賀及期望

新 教 宗 選 出 , 其 原 屬 的 耶 穌 會 總 會 長 以 及 多 位 宗 教 領 袖 恭 賀 之 餘 亦 對 教 宗 方 濟 作 出 期 許 。

耶 穌 會 總 會 長 倪 勝 民 神 父 (A. Nicolas) 感 謝 天 主 揀 選 了 耶 穌 會 士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為 教 宗 , 並 指 教 宗 方 濟 「在 首 次 與 天 主 子 民 見 面 時 , 就 以 可 見 的 方 式 見 證 他 的 簡 樸 、 謙 遜 、 牧 靈 經 驗 和 靈 修 深 度 。」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承 認 耶 穌 會 士 任 教 宗 的 消 息 讓 他 震 驚 : 「會 士 認 為 他 們 只 是 教 會 的 僕 人 , 而 不 是 掌 權 者 。」 他 肯 定 這 結 果 是 天 主 強 烈 的 聖 召 。

俄 羅 斯 東 正 教 會 首 牧 基 利 爾 宗 主 教 (Kirill) 於 三 月 十 五 日 發 表 賀 辭 , 祝 願 俄 正 教 會 與 天 主 教 會 能 聯 手 保 護 並 援 助 於 世 界 不 同 地 方 受 迫 害 的 基 督 徒 , 並 在 此 愈 趨 俗 世 化 社 會 中 肯 定 傳 統 的 道 德 價 值 。

英 國 聖 公 會 坎 特 伯 雷 大 主 教 韋 爾 比 (J. Welby) 到 羅 馬 參 加 三 月 十 九 日 舉 行 的 教 宗 就 職 典 禮 , 他 於 十 三 日 發 表 祝 賀 聲 明 , 讚 賞 教 宗 方 濟 早 以 其 簡 樸 、 神 聖 生 活 , 及 服 務 拉 丁 美 洲 的 窮 人 而 著 稱 ; 大 主 教 祈 求 基 督 的 愛 能 團 結 教 會 , 「讓 遍 布 世 界 各 地 的 基 督 肢 體 得 著 祝 福 。」

不 少 地 方 的 樞 機 及 教 徒 也 在 選 舉 前 表 達 他 們 對 新 教 宗 的 期 望 。 澳 洲 佩 爾 樞 機 (G. Pell) 今 次 是 第 二 次 選 教 宗 ; 他 指 新 教 宗 須 面 對 教 會 的 挑 戰 , 包 括 日 益 強 大 的 傳 媒 影 響 力 , 它 們 往 往 會 以 不 同 角 度 甚 至 敵 對 姿 態 報 導 教 會 事 務 。

南 非 納 皮 爾 樞 機 (F. Napier) 亦 是 第 二 次 選 舉 教 宗 , 他 期 望 新 教 宗 是 個 「伸 手 觸 動 生 命 的 牧 者」 , 如 真 福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於 《身 體 神 學》 中 提 出 的 尊 重 人 的 獨 特 性 及 價 值 。 他 又 稱 新 教 宗 須 了 解 教 會 各 部 門 的 運 作 及 它 們 面 對 的 不 同 問 題 。

曾 於 《羅 馬 觀 察 報》 刊 登 文 章 的 教 會 專 家 肖 (R. Shaw) 期 望 新 教 宗 夠 堅 強 去 面 對 教 會 的 問 題 , 包 括 來 自 非 洲 及 中 東 伊 斯 蘭 教 武 裝 組 織 , 以 及 歐 洲 和 北 美 泛 濫 的 世 俗 主 義 ; 教 會 內 部 保 守 派 及 改 革 派 的 分 歧 等 問 題 。
2013 年 3 月 24 日

 

新教宗就職儀式
帶出新意  彰顯共融

新 教 宗 的 就 職 儀 式 會 有 更 新 , 尤 其 是 在 羅 馬 各 大 殿 舉 行 的 就 職 禮 上 。

《羅 馬 觀 察 報》 二 月 廿 七 日 引 述 教 宗 禮 儀 處 禮 儀 長 馬 里 尼 蒙 席 (G. Marini) 指 出 , 本 篤 二 月 十 八 日 批 准 了 「羅 馬 主 教 開 始 伯 多 祿 職 務 儀 式」 的 幾 項 修 訂 案 。

馬 里 尼 蒙 席 稱 , 無 論 是 教 宗 展 開 羅 馬 主 教 牧 職 的 就 職 禮 , 還 是 在 羅 馬 聖 若 望 拉 特 朗 大 殿 舉 行 的 就 職 禮 , 這 兩 個 禮 儀 都 會 在 彌 撒 之 前 或 彌 撒 以 外 舉 行 , 不 再 列 入 彌 撒 當 中 。

他 說 , 在 就 任 羅 馬 主 教 牧 職 的 典 禮 上 , 參 與 禮 儀 的 全 體 樞 機 都 要 行 「服 從 禮」 ; 而 新 教 宗 當 選 後 接 受 樞 機 和 公 眾 祝 賀 亦 見 證 了 大 公 幅 度 。

他 表 示 , 以 往 新 任 教 宗 須 於 就 職 後 兩 至 三 週 內 到 訪 羅 馬 聖 保 祿 大 殿 和 聖 母 大 殿 , 現 在 他 可 以 選 擇 當 選 後 隔 一 段 時 間 , 在 適 合 的 日 子 以 更 適 當 的 形 式 進 行 。

馬 里 尼 蒙 席 稱 , 就 職 禮 上 所 用 聖 樂 不 須 如 本 篤 二 0 0 五 年 就 職 般 新 編 曲 目 , 而 可 揀 選 更 多 傳 統 彌 撒 聖 樂 。

他 指 本 篤 親 身 經 歷 就 職 禮 後 , 認 為 須 改 進 就 職 禮 內 容 , 也 回 應 教 廷 近 年 於 禮 儀 上 的 發 展 。

近代教宗選舉
閉門會議 (Conclave)
資料
 

教宗 當選年份 日數 投票次數
方濟 2013 2 5
本篤十六世 2005 2 4
若望保祿二世 1978 2 8
若望保祿一世 1978 1 4
保祿六世 1963 2 6
若望廿三世 1958 3 3

2013 年 3 月 24 日

 

教宗方濟活出新氣象
強調窮人教會與福傳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三 日 當 選 後 , 連 日 活 動 為 教 會 帶 來 新 氣 象 。 他 強 調 教 會 要 服 務 窮 人 , 也 要 致 力 宣 講 基 督 。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三 日 當 選 不 久 即 首 次 以 教 宗 身 份 在 梵 蒂 岡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陽 台 上 與 信 眾 見 面 , 他 祝 願 教 會 結 出 福 傳 的 碩 果 , 並 邀 請 教 徒 為 他 祈 禱 。

教 宗 三 月 十 四 日 與 一 眾 樞 機 在 西 斯 汀 聖 堂 共 祭 , 他 勸 勉 教 徒 要 在 上 主 的 臨 在 中 行 走 、 在 基 督 的 寶 血 中 建 設 教 會 、 宣 認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的 基 督 , 否 則 教 會 宣 認 的 便 只 是 世 俗 價 值 。 他 強 調 , 如 果 教 會 不 宣 認 耶 穌 基 督 , 就 會 變 成 只 行 哀 矜 的 社 會 組 織 , 而 非 教 會 、 基 督 的 淨 配 。

會見樞機彰顯團結
展望嶄新福傳方法
方 濟 三 月 十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宗 座 大 樓 的 克 萊 孟 大 廳 接 見 眾 位 樞 機 , 邀 請 他 們 尋 找 新 方 法 去 福 傳 : 「我 們 要 相 信 天 主 聖 神 以 強 大 氣 息 , 賜 給 教 會 堅 持 以 及 尋 找 福 傳 新 管 道 的 勇 氣 , 將 福 音 帶 到 世 界 盡 頭 。」

他 說 基 督 藉 著 聖 神 領 導 教 會 , 聖 神 一 方 面 使 教 會 內 充 斥 各 種 差 異 , 但 另 方 面 又 聚 合 這 些 差 異 , 讓 其 在 和 諧 中 團 結 合 一 。 他 又 邀 請 樞 機 將 生 命 中 經 驗 到 的 智 慧 與 青 年 分 享 。

方 濟 亦 感 謝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指 他 的 「教 導 、 仁 愛 、 領 導 力 、 信 德 、 謙 遜 和 溫 良 豐 富 了 教 會 也 重 振 了 教 會 精 神 。」

他 十 五 日 亦 到 羅 馬 一 間 醫 院 探 望 患 病 的 梵 蒂 岡 檔 案 館 和 梵 蒂 岡 圖 書 館 榮 休 館 長 、 阿 根 廷 籍 梅 希 亞 樞 機 (J. Mejia)

方濟會見信眾傳媒
鼓勵關愛分享真理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六 日 在 梵 蒂 岡 保 祿 六 世 大 廳 會 見 來 自 全 球 逾 六 千 位 記 者 , 他 說 其 取 號 源 於 「亞 西 西 聖 方 濟 是 位 教 導 人 和 平 精 神 的 貧 窮 者」 , 他 希 望 教 會 也 服 務 窮 人 、 維 護 和 平 並 悉 心 看 顧 受 造 物 。 他 強 調 「基 督 才 是 教 會 的 中 心 , 不 是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

教 宗 指 傳 媒 工 作 需 要 分 享 真 理 、 仁 愛 與 美 善 , 同 時 這 也 是 教 會 使 命 : 「我 們 所 有 人 都 被 召 叫 ; 不 是 分 享 自 己 , 而 是 分 享 這 三 合 一 的 『真 理 、 仁 愛 與 美 善』。」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七 日 主 持 當 選 後 的 首 次 三 鐘 經 祈 禱 , 與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 協 和 大 道 及 附 近 共 三 十 萬 人 一 起 禱 告 。 教 宗 在 講 話 中 探 討 天 主 仁 慈 無 限 的 奧 秘 , 他 強 調 天 主 不 倦 地 寬 恕 世 人 , 教 徒 應 該 學 習 對 一 切 人 仁 慈 。

他 十 七 日 亦 在 梵 蒂 岡 聖 亞 納 堂 主 持 了 第 一 台 公 開 彌 撒 , 於 講 道 中 亦 鼓 勵 教 徒 要 寬 恕 別 人 。 他 在 彌 撒 後 更 走 進 群 眾 和 問 候 他 們 , 令 教 徒 感 到 驚 喜 。 彌 撒 後 他 乘 坐 梵 蒂 岡 憲 兵 隊 汽 車 返 回 宗 座 大 樓 , 而 沒 有 乘 坐 他 的 專 用 車 。
2013 年 3 月 24 日

 

教宗闡釋方濟名號
強調教會服務窮人

教 宗 表 示 取 號 亞 西 西 的 「方 濟」 , 是 為 了 彰 顯 天 主 教 是 窮 人 的 教 會 也 服 務 窮 人 。

教 宗 三 月 十 六 日 上 午 在 梵 蒂 岡 保 祿 六 世 大 廳 召 開 記 者 會 , 他 對 在 場 六 千 名 記 者 說 , 在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上 當 選 一 刻 接 受 祝 賀 的 掌 聲 時 , 他 身 邊 的 胡 梅 斯 樞 機 (C. Hummes) 對 他 說 : 「不 要 忘 記 窮 人 。」

教 宗 表 示 他 馬 上 聯 想 到 聖 方 濟 這 位 神 貧 、 締 造 和 平 、 悉 心 看 顧 受 造 物 的 人 , 尤 其 是 目 前 人 們 和 受 造 物 的 關 係 並 不 和 諧 之 際 , 提 醒 他 們 要 實 踐 和 平 精 神 去 關 心 窮 人 。

來 自 耶 穌 會 的 方 濟 亦 打 趣 說 , 有 人 提 議 他 可 取 名 克 萊 孟 十 五 世 , 以 此 回 應 當 年 教 宗 克 萊 孟 十 四 世 解 散 了 耶 穌 會 。
2013 年 3 月 24 日

 

教廷發言人為教宗澄清
強調未有向軍政府妥協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三 月 十 五 日 在 梵 蒂 岡 舉 行 記 者 會 , 反 駁 外 間 指 控 教 宗 方 濟 一 九 七 六 年 擔 任 耶 穌 會 阿 根 廷 省 會 長 時 沒 有 保 護 被 軍 政 府 綁 架 的 兩 位 神 父 , 並 強 調 他 在 該 國 軍 人 獨 裁 期 間 保 護 了 許 多 人 。

發 言 人 說 , 阿 根 廷 左 翼 團 體 借 助 軍 人 獨 裁 時 期 的 歷 史 社 會 學 去 攻 擊 教 會 , 因 而 產 生 上 述 指 控 。 他 說 阿 根 廷 司 法 部 門 曾 邀 請 貝 戈 格 理 奧 以 知 情 人 身 份 作 供 , 但 沒 有 提 出 任 何 控 訴 ; 方 濟 早 前 亦 已 駁 回 有 關 指 控 。

隆 巴 爾 迪 指 貝 戈 格 理 奧 升 主 教 後 , 請 求 社 會 寬 恕 阿 根 廷 教 會 在 軍 政 府 時 期 做 得 不 足 的 地 方 。 他 引 述 報 導 稱 , 綁 架 事 件 中 兩 位 耶 穌 會 神 父 早 年 已 跟 教 宗 修 和 。

在 阿 國 軍 政 府 年 代 爭 取 人 權 的 諾 貝 爾 和 平 獎 得 主 埃 斯 基 維 爾 (Adolfo Perez Esquivel) 亦 指 貝 戈 格 理 奧 與 軍 政 府 的 獨 裁 統 治 沒 有 關 連 。
2013 年 3 月 24 日

 

教宗方濟

教廷各部門主管 獲准暫時留任職務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六 日 表 示 , 他 希 望 各 教 廷 各 聖 部 部 長 、 秘 書 長 以 及 梵 蒂 岡 城 邦 的 宗 座 委 員 會 主 席 暫 時 繼 續 留 任 。 他 希 望 在 作 出 任 命 或 確 認 上 述 人 員 的 職 務 之 前 , 預 留 一 段 時 間 去 考 慮 和 祈 禱 。

阿根廷主教團  向方濟表達手足情
阿 根 庭 主 教 團 主 席 阿 蘭 西 多 總 主 教 (J. M. Arancedo) 向 方 濟 發 表 賀 函 , 稱 該 國 教 徒 於 三 月 十 七 日 的 彌 撒 為 他 的 牧 職 祈 禱 ; 並 祝 願 阿 根 廷 主 保 路 嫻 聖 母 (Lujan) 護 佑 他 。 該 國 總 統 阿 根 廷 總 統 克 里 斯 蒂 娜 透 過 社 交 網 站 祝 願 方 濟 在 維 護 公 義 與 和 平 上 取 得 成 果 , 她 亦 參 與 十 九 日 的 教 宗 就 職 典 禮 。

近半樞機投票人  受業耶穌會高等學院
耶 穌 會 孕 育 了 教 宗 方 濟 , 讓 人 更 留 意 到 這 個 修 會 在 不 同 方 面 的 貢 獻 。

英 國 天 主 教 周 刊 《小 報》 三 月 十 六 日 指 出 , 耶 穌 會 學 府 培 育 過 不 少 樞 機 , 一 百 一 十 五 位 剛 於 選 舉 教 宗 閉 門 會 議 投 票 的 樞 機 當 中 , 五 十 位 曾 就 讀 於 耶 穌 會 在 羅 馬 開 設 的 宗 座 額 我 略 大 學 或 宗 座 聖 經 學 院 。
2013 年 3 月 24 日

 

This month the news of the new Pope drew the global attention through media. You may have known that the Inauguration Mass (就 職 彌 撒) of Pope Francis was celebrated in St. Peter’s Square, Vatican on 19 March 2013. A crowd of nearly 200,000 people attended.

Do you know who is the first pope? In the Gospel of Matthew , Jesus said to Peter, “you are a rock, and on this rock foundation I will build my church, and not even death will ever be able to overcome it. I will give you the keys of the kingdom of heaven.” (Mt. 16:18-19) Jesus affirmed Peter’s faith by telling Peter that he would have a special role in history. He charged Peter to feed his lambs and his sheep, therefore St. Peter became the first pope. St. Peter and all the popes that followed him are the spiritual leaders and highest authority of the Church.

Pope is the Bishop of Rome and Successor of St. Peter (教 宗 是 羅 馬 主 教 和 聖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for that he received the ring of Peter the Fisherman (漁 夫 戒 指). He is also God’s servant, the Shepherd of Catholics, and pastor of the Universal Church (普 世 教 會 的 牧 者), confirming them in the unity of faith, through doctrine and in charity (藉 著 信 理 和 仁 愛 在 信 德 內 共 融). He and the Apostle Paul were fathers in faith.

Pope Francis is the first Jesuit, the first Latin American and the first Pope Francis. The name Francis he took came from St. Francis of Assisi, a saint well-known for leading a life of poverty and simplicity. “True power is service. The Pope must serve all people, especially the poor, the weak, the vulnerable.” Pope Francis said after his installation on Twitter.

“Yet Christ remains the centre, not the Successors of Peter”, Pope Francis said when he met the media on 16 March, “Christ is the heart of the Church, without him, Peter and the Church would not exist or have reason to exist. Christ is present in Church and guides her.”
喜樂少年  2013 年 3 月 24 日

 

教宗方濟為中國教會祈禱
稱許內地教徒為信仰作證

教 宗 方 濟 當 選 後 , 香 港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送 他 一 尊 佘 山 聖 母 小 銅 像 。 教 宗 方 濟 說 , 他 心 中 記 念 著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 又 稱 許 他 們 對 信 仰 的 見 證 。

湯 漢 樞 機 返 港 後 三 月 廿 二 日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三 日 當 選 , 眾 樞 機 旋 即 在 梵 蒂 岡 西 斯 汀 聖 堂 逐 一 向 他 致 意 祝 賀 。

湯 樞 機 向 教 宗 方 濟 問 好 時 , 給 教 宗 送 上 一 尊 佘 山 聖 母 小 銅 像 , 又 對 教 宗 說 :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敬 愛 你 , 也 常 為 你 祈 禱 ; 請 你 也 為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祈 禱 。」 教 宗 方 濟 接 過 小 銅 像 , 笑 了 笑 又 稱 許 中 國 教 徒 對 信 仰 的 見 證 。

教 宗 與 眾 樞 機 互 相 問 好 後 , 便 步 出 聖 伯 多 祿 大 殿 陽 台 , 向 廣 場 上 的 信 眾 演 講 和 彼 此 祝 福 。

碰 巧 的 是 , 新 教 宗 在 聖 瑪 爾 大 之 家 (樞 機 投 票 人 的 宿 舍) 的 房 間 , 與 湯 樞 機 的 座 落 同 一 層 , 且 兩 者 相 距 不 遠 。

房中擺放佘山聖母像
三 月 十 五 日 清 晨 , 湯 樞 機 在 宿 舍 乘 電 梯 時 遇 上 教 宗 方 濟 。 教 宗 說 , 他 把 佘 山 聖 母 小 銅 像 放 在 房 間 內 , 並 在 祈 禱 中 記 念 中 國 , 又 說 很 欣 賞 遠 道 前 往 中 國 傳 教 的 先 賢 聖 方 濟 沙 勿 略 的 傳 教 熱 忱 。 在 當 天 清 晨 彌 撒 中 , 教 宗 講 道 時 亦 公 開 提 及 那 尊 佘 山 聖 母 像 。

同 日 早 上 十 一 時 , 教 宗 在 宗 座 大 樓 會 晤 全 體 樞 機 , 彼 此 問 好 。 當 時 湯 樞 機 告 訴 教 宗 , 感 謝 教 宗 為 中 國 教 會 祈 禱 , 且 愛 護 中 國 教 會 ; 當 時 教 宗 一 面 回 覆 「是 呀」 , 一 面 親 吻 湯 樞 機 的 手 以 示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愛 護 。

「這 三 次 與 教 宗 的 相 遇 , 令 我 印 象 深 刻 , 大 受 感 動 。」 湯 樞 機 說 。

湯 漢 樞 機 是 這 次 選 舉 教 宗 會 議 中 的 唯 一 華 人 樞 機 , 他 也 是 繼 田 耕 莘 樞 機 後 , 成 為 教 會 史 上 第 二 位 投 票 選 教 宗 的 華 人 樞 機 。

談 及 這 次 參 與 選 舉 教 宗 的 感 受 時 , 湯 樞 機 說 , 為 能 有 華 人 樞 機 參 與 而 榮 幸 , 但 他 也 指 出 , 樞 機 參 與 教 會 事 務 , 實 也 是 作 為 樞 機 共 同 服 務 普 世 教 會 的 責 任 。

樞 機 團 團 長 三 月 一 日 致 函 全 體 樞 機 召 開 大 會 後 , 湯 樞 機 在 港 主 持 三 月 二 日 的 世 界 公 禱 日 活 動 和 三 月 三 日 的 教 區 考 核 傅 油 禮 後 , 便 於 三 月 六 日 凌 晨 離 港 。 他 於 羅 馬 時 間 三 月 六 日 清 晨 抵 埗 後 , 即 到 會 場 報 到 , 參 與 樞 機 全 體 大 會 。

選 出 教 宗 方 濟 後 , 湯 樞 機 三 月 十 七 日 前 往 領 銜 堂 區 主 持 彌 撒 , 在 講 道 中 湯 樞 機 亦 談 及 中 國 教 會 情 況 , 籲 請 信 眾 為 中 國 教 會 得 享 全 面 的 宗 教 自 由 , 以 至 能 與 普 世 教 會 全 面 共 融 而 祈 禱 。

湯 樞 機 出 席 三 月 十 九 日 的 教 宗 就 職 禮 後 , 已 於 香 港 時 間 三 月 廿 一 日 返 港 。
2013 年 3 月 31 日

 

教宗方濟牧徽格言
帶出基督與聖家精神

梵 蒂 岡 新 聞 處 三 月 十 八 日 公 布 , 教 宗 方 濟 牧 徽 (Coat of arms) 上 的 教 宗 帽 、 伯 多 祿 金 銀 鑰 匙 和 羊 毛 肩 帶 的 圖 案 與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相 同 , 而 盾 牌 圖 案 保 持 在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主 教 時 一 樣 。

•伯 多 祿 的 金 鑰 匙 代 表 天 上 的 權 力 , 銀 鑰 匙 則 象 徵 地 上 教 宗 的 精 神 力 量 。 紅 繩 代 表 兩 種 力 量 結 合 。
•保 留 他 任 總 主 教 時 的 格 言
(Motto) 「你 以 憐 憫 的 目 光 揀 選 了 我」 (miserando atque eligendo)
•徽 章 上 的 藍 色 盾 牌 分 三 部 分 , 代 表 耶 穌 、 聖 母 及 聖 若 瑟 。
•上 方 中 央 是 光 芒 四 射 的 太 陽 , 其 上 的 紅 色 字 體 IHS 就 是 希 臘 文 耶 穌 的 首 三 個 字 母 , 亦 代 表 方 濟 所 出 身 的 耶 穌 會 。
•盾 牌 左 下 方 有 一 顆 五 角 星 , 象 徵 童 貞 瑪 利 亞 , 基 督 和 教 會 的 母 親 。
•右 下 方 有 甘 松 花 , 是 指 聖 若 瑟 , 普 世 教 會 的 主 保 。 在 西 班 牙 傳 統 聖 像 中 , 聖 若 瑟 手 中 拿 著 一 束 甘 松 花 。
•牧 徽 置 有 五 角 星 及 甘 松 花 , 表 達 方 濟 特 別 敬 愛 聖 母 和 聖 若 瑟 。


教 宗 方 濟 格 言 「你 以 憐 憫 的 目 光 揀 選 了 我」 取 自 聖 貝 達
(St. Bede) 的 講 道 , 聖 人 就 聖 瑪 竇 被 召 叫 的 那 段 福 音 指 出 : 耶 穌 看 見 一 個 稅 吏 , 以 喜 愛 之 情 看 他 、 揀 選 他 , 並 對 他 說 : 跟 隨 我 。 這 篇 講 道 對 教 宗 的 生 活 和 靈 修 道 路 上 有 特 殊 意 義 , 他 一 九 五 三 年 十 七 歲 時 , 在 聖 瑪 竇 宗 徒 瞻 禮 當 天 受 到 感 召 , 決 心 效 法 聖 依 納 爵 羅 耀 拉 (St. Ignatius Loyola) 度 修 會 生 活 。
2013 年 3 月 31 日

 

教宗方濟是誰?
利偉豪

當 人 人 皆 認 為 喬 治馬 里 奧•貝 戈 格 理 奧 (Jorge Mario Bergoglio) 當 選 教 宗 在 多 方 面 都 是 史 無 前 例 時 , 其 實 並 不 盡 是 意 料 之 外 。 有 說 二 0 0 五 年 的 秘 密 會 議 上 , 貝 戈 格 理 奧 的 得 票 僅 次 於 膺 選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拉 辛 格 樞 機 (Joseph Ratzinger)。

貝 戈 格 理 奧 是 首 位 耶 穌 會 士 、 首 位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 以 及 首 位 來 自 南 半 球 的 教 宗 。 他 的 父 母 是 意 大 利 移 民 , 但 他 既 不 是 「羅 馬 人」 , 也 不 是 教 廷 樞 機 , 從 未 在 梵 蒂 岡 工 作 過 。

他 被 視 為 神 學 立 場 保 守 , 卻 是 見 識 廣 博 的 牧 者 , 特 別 關 注 窮 人 的 需 要 , 他 在 這 方 面 的 承 擔 可 從 他 本 人 的 簡 樸 生 活 反 映 出 來 。

我 們 可 以 說 , 造 就 他 的 時 勢 、 他 所 做 過 的 工 作 和 面 對 過 的 挑 戰 , 都 為 他 當 選 教 宗 做 了 妥 善 準 備 。

貝 戈 格 理 奧 的 成 長 時 期 , 正 值 苦 翰•貝 隆 (Juan Peron) 所 實 施 的 社 會 主 義 結 合 法 西 斯 主 義 的 獨 有 制 度 進 行 得 如 火 如 荼 。 貝 戈 格 理 奧 於 上 世 紀 五 十 年 代 加 入 耶 穌 會 。 相 當 罕 見 的 是 , 他 三 十 來 歲 (七 三 至 七 九 年) 就 出 任 耶 穌 會 阿 根 廷 省 會 長 。

阿 根 廷 的 耶 穌 會 士 在 七 十 年 代 發 生 派 系 鬥 爭 和 內 部 衝 突 , 導 致 不 少 會 士 離 開 。 這 些 衝 突 涉 及 的 , 不 僅 是 修 會 和 教 會 對 席 捲 拉 丁 美 洲 的 解 放 神 學 的 方 向 , 也 牽 涉 當 地 政 治 。 貝 隆 所 引 起 的 數 十 年 政 治 衝 突 , 以 及 其 後 的 軍 事 獨 裁 , 亦 分 化 了 阿 根 廷 人 民 與 當 地 的 耶 穌 會 士 。

在 當 時 的 阿 根 廷 , 要 團 結 耶 穌 會 士 , 並 非 微 不 足 道 的 挑 戰 , 但 他 同 時 參 與 全 球 耶 穌 會 士 所 推 動 的 改 革 。 耶 穌 會 最 高 管 理 層 在 七 五 年 的 特 別 全 體 大 會 中 達 成 決 定 性 的 共 識 。 貝 戈 格 理 奧 密 切 參 與 了 這 個 過 程 。

耶 穌 會 所 選 擇 的 路 向 導 致 梵 蒂 岡 大 為 震 怒 。 一 九 八 一 年 ,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不 理 會 總 會 長 阿 魯 佩 神 父 (Pedro Arrupe) , 委 任 了 宗 座 觀 察 員 進 行 調 查 , 並 在 有 需 要 時 糾 正 被 指 的 越 界 行 為 。

差 不 多 同 一 時 間 , 阿 根 廷 軍 人 在 福 克 蘭 群 島 戰 役 中 敗 於 英 軍 , 因 而 展 開 推 翻 軍 事 獨 裁 恢 復 民 主 的 運 動 。

在 阿 根 廷 實 行 獨 裁 統 治 期 間 , 貝 戈 格 理 奧 被 批 評 立 場 不 定 。 但 他 帶 領 民 眾 呼 籲 教 會 , 為 軍 事 獨 裁 時 期 的 「污 穢 戰 爭」 及 「無 數 人 民 失 蹤」 的 事 情 上 保 持 沉 默 而 悔 改 。

貝 戈 格 理 奧 九 二 年 晉 牧 , 九 八 年 出 任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教 區 的 首 牧 。 縱 然 這 並 非 拉 丁 美 洲 最 大 的 總 教 區 , 但 他 從 中 取 得 整 整 十 五 年 的 豐 富 領 導 經 驗 , 不 僅 在 政 治 方 面 , 也 以 阿 根 廷 人 的 身 分 , 瞭 解 當 地 的 經 濟 遊 戲 。

他 牧 養 總 教 區 和 帶 領 耶 穌 會 的 經 驗 , 應 該 能 夠 幫 助 他 找 出 問 題 所 在 , 體 會 到 進 行 體 制 及 改 革 及 知 人 善 任 所 需 要 的 過 程 , 變 革 方 能 成 功 。

究 竟 一 位 精 明 而 經 驗 豐 富 的 局 外 人 能 否 改 革 教 廷 , 並 帶 領 普 世 教 會 靠 近 梵 蒂 岡 第 二 屆 大 公 會 議 為 教 會 所 定 下 的 路 向 , 我 們 只 能 拭 目 以 待 。

作者為天亞社執行主任/文章經編輯刪減,取自天亞社。
2013 年 3 月 31 日

 

新教宗和新國家主席帶來的希望與感慨
張小蘭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Jorge Mario Bergoglio) 三 月 十 三 日 成 為 教 宗 方 濟 。 翌 日 , 中 共 總 書 記 習 近 平 也 當 選 新 任 國 家 主 席 。 兩 者 的 當 選 影 響 著 數 以 億 計 的 人 口 。

中 文 印 刷 媒 體 由 於 亞 洲 和 歐 洲 的 時 差 關 係 , 至 週 五 才 報 導 新 教 宗 的 消 息 。 筆 者 長 期 在 教 會 媒 體 工 作 , 當 看 到 這 兩 則 重 大 新 聞 在 香 港 一 份 暢 銷 報 章 的 頭 版 並 排 而 列 時 , 除 了 感 到 有 一 絲 希 望 外 , 也 有 一 份 唏 噓 。

教 宗 方 濟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 從 來 沒 有 在 教 廷 工 作 , 可 能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複 雜 情 形 所 知 不 多 。 不 過 , 筆 者 相 信 他 將 會 很 關 注 這 個 約 有 八 百 萬 信 眾 在 專 制 政 權 之 下 生 活 的 地 方 教 會 。

或 許 是 聖 神 的 工 作 , 香 港 的 陳 日 君 樞 機 告 訴 我 們 , 二 0 0 五 年 世 界 主 教 會 議 後 , 他 和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在 跟 進 小 組 一 起 共 事 過 , 而 前 不 久 在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的 告 別 活 動 上 , 他 剛 好 又 坐 在 現 在 已 是 新 教 宗 的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身 旁 , 彼 此 短 暫 談 論 了 中 國 教 會 的 情 況 。

梵 蒂 岡 中 國 教 會 事 務 委 員 原 定 在 今 年 四 月 召 開 周 年 大 會 , 卻 因 本 篤 十 六 世 放 棄 教 宗 職 務 而 推 遲 。 筆 者 預 期 , 教 宗 方 濟 一 定 會 在 新 會 期 確 定 之 前 , 親 自 了 解 中 國 教 會 的 問 題 。  

對 新 教 宗 來 說 , 很 重 要 的 是 他 要 以 智 慧 去 分 辨 中 國 教 會 的 真 實 情 況 , 因 為 基 層 信 眾 的 呼 聲 由 於 語 言 障 礙 不 容 易 聽 到 , 而 一 些 懷 有 私 心 的 既 得 利 益 者 , 又 會 試 圖 通 過 不 同 渠 道 影 響 教 廷 , 令 中 國 教 會 的 事 務 變 得 更 為 複 雜 。 因 此 , 在 處 理 和 判 斷 中 國 教 會 問 題 時 , 必 須 看 透 表 象 , 小 心 深 入 了 解 。

另 一 方 面 , 新 任 國 家 主 席 習 近 平 的 簡 歷 顯 示 , 他 年 輕 時 下 放 到 陝 西 , 其 後 又 在 河 北 、 浙 江 、 福 建 和 上 海 等 省 市 的 各 級 政 府 部 門 工 作 。 這 些 地 方 都 是 天 主 教 重 鎮 , 尤 其 是 地 下 教 會 團 體 。 因 此 , 筆 者 有 理 由 相 信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複 雜 情 況 有 基 本 了 解 。

但 我 們 不 能 忘 記 ,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是 集 體 領 導 , 習 近 平 雖 然 是 七 名 常 委 中 的 領 軍 人 物 , 但 在 這 個 體 制 內 , 還 有 其 他 部 門 在 具 體 負 責 宗 教 事 務 , 包 括 國 家 宗 教 事 務 局 、 中 國 人 民 政 治 協 商 會 議 和 中 共 中 央 統 一 戰 線 工 作 部 。

去 年 七 月 七 日 上 海 教 區 馬 達 欽 助 理 主 教 的 祝 聖 事 件 是 這 種 集 體 領 導 的 典 型 例 子 。 他 在 主 教 祝 聖 禮 上 宣 布 退 出 愛 國 會 之 後 即 被 限 制 自 由 , 「七 七 祝 聖」 被 視 為 高 度 敏 感 的 政 治 事 件 , 其 處 理 不 是 一 個 人 能 說 了 算 的 。

然 而 , 自 教 宗 本 篤 宣 布 退 位 後 , 網 絡 上 再 次 出 現 呼 籲 , 希 望 新 教 宗 和 新 任 國 家 領 導 人 放 下 歷 史 包 袱 向 前 看 。

每 當 看 到 這 種 言 論 , 筆 者 不 禁 慨 嘆 : 歷 史 包 袱 究 竟 指 的 是 甚 麼 ?

難 道 是 指 對 那 些 無 視 教 廷 警 告 接 受 非 法 祝 聖 的 主 教 所 宣 布 的 絕 罰 ? 難 道 是 指 鼓 吹 獨 立 自 主 自 辨 的 愛 國 會 已 受 千 夫 所 指 的 事 實 ? 如 果 是 , 筆 者 又 不 禁 要 問 : 是 教 會 在 製 造 這 些 「 包 袱 」 嗎 ? 教 廷 的 絕 罰 錯 了 嗎 ? 我 們 應 該 接 受 凌 駕 於 教 會 之 上 的 愛 國 會 嗎 ?

陳 樞 機 說 得 對 : 「中 梵 關 係 問 題 在 於 中 方 , 我 們 (教 會) 完 全 沒 問 題 , 是 中 共 完 全 不 合 作 。 每 當 人 家 問 我 這 問 題 , 我 都 會 說 不 關 教 宗 的 事 , 教 廷 的 態 度 是 開 放 的 , 中 共 不 改 變 就 沒 得 談 了 。」

確 實 , 中 國 政 府 於 三 月 十 四 日 向 新 教 宗 發 出 的 信 息 , 顯 示 它 絲 毫 沒 變 。

外 交 部 發 言 人 說 出 道 賀 語 後 , 又 重 彈 老 調 , 重 申 處 理 中 梵 關 係 的 「兩 條 基 本 原 則」 , 即 梵 蒂 岡 必 須 切 斷 與 台 灣 的 所 謂 外 交 關 係 , 以 及 不 可 干 預 中 國 內 政 。

就 像 其 他 令 共 產 黨 困 窘 的 問 題 , 中 梵 關 係 的 僵 局 同 樣 需 要 某 種 改 變 才 能 解 決 , 而 球 現 時 在 中 方 手 裡 。

每 當 有 新 教 宗 或 新 國 家 領 導 人 出 現 , 外 界 會 對 中 梵 關 係 抱 有 很 高 的 期 望 。 然 而 , 中 國 的 宗 教 政 策 一 天 不 改 變 , 對 憲 法 賦 予 人 民 的 自 由 不 徹 底 落 實 , 這 種 期 望 或 許 最 終 又 成 為 失 望 了 。

取自天亞社,作者為天亞社香港分社編輯
2013 年 3 月 31 日

 

台灣耶穌會士料教宗
追隨修會傳統重視中國

台 灣 耶 穌 會 士 相 信 , 史 上 第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出 身 的 教 宗 方 濟 , 將 會 追 隨 耶 穌 會 傳 統 , 重 視 向 中 國 福 傳 的 使 命 , 關 懷 大 陸 天 主 教 徒 的 信 仰 生 活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李 驊 神 父 向 天 亞 社 表 示 : 「我 們 同 時 懷 著 信 心 , 相 信 教 宗 方 濟 的 心 中 緊 懷 中 華 兒 女 。 他 關 愛 窮 人 , 投 身 社 會 正 義 , 作 風 簡 樸 , 這 些 都 在 激 勵 和 啟 發 著 我 們 。」

他 指 出 , 天 主 賞 賜 教 會 一 位 新 教 宗 , 耶 穌 會 中 華 省 與 普 世 人 們 同 心 感 恩 與 歡 慶 。 「身 為 耶 穌 會 士 , 我 們 與 新 教 宗 同 為 耶 穌 的 夥 伴 , 期 望 我 們 謹 記 聖 父 是 普 世 教 會 的 聖 父 , 並 且 通 過 教 會 , 面 向 全 世 界 。」

台 灣 光 啟 社 副 社 長 、 耶 穌 會 丁 松 筠 神 父 (Jerry Martinson) 二 0 0 八 年 前 往 阿 根 廷 參 加 公 教 廣 播 影 視 協 會 (SIGNIS) 的 會 議 , 遇 到 當 時 是 樞 機 的 教 宗 方 濟 , 覺 得 他 非 常 容 易 親 近 。 丁 神 父 告 訴 天 亞 社 , 現 在 看 電 視 報 導 的 新 教 宗 , 感 覺 他 比 當 年 相 見 時 胖 了 不 少 , 也 老 了 一 點 。

七 十 歲 的 丁 神 父 指 出 , 教 宗 方 濟 有 豐 富 的 堂 區 牧 靈 經 驗 , 但 是 他 對 中 國 大 陸 的 教 會 了 解 多 少 , 目 前 還 不 清 楚 。 他 認 為 , 新 教 宗 雖 然 未 曾 去 過 中 國 大 陸 , 但 就 任 後 將 依 據 耶 穌 會 傳 統 和 歷 史 , 關 懷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的 發 展 , 而 耶 穌 會 內 中 國 事 務 專 家 不 少 , 不 久 或 會 受 重 用 。

另 一 耶 穌 會 神 父 饒 志 成 向 天 亞 社 表 示 , 耶 穌 會 是 中 國 傳 教 區 最 早 的 開 拓 者 之 一 , 歷 史 上 著 名 的 來 華 傳 教 士 有 利 瑪 竇 (Matteo Ricci) 和 湯 若 望 (Adam Schall von Bell) 等 , 因 此 教 宗 方 濟 一 定 會 注 視 如 何 讓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的 信 仰 生 活 和 牧 靈 工 作 獲 得 保 障 。

這 位 台 北 市 聖 家 堂 主 任 司 鐸 指 出 , 新 教 宗 展 現 的 「清 貧 、 節 儉 、 親 民」 的 作 風 , 正 是 當 前 天 主 教 會 急 需 的 榜 樣 。 「他 進 入 梵 蒂 岡 後 , 教 廷 內 部 一 定 會 有 大 改 革 , 重 視 教 堂 牧 靈 人 才 。」 至 於 社 會 議 題 方 面 , 饒 神 父 相 信 新 教 宗 會 採 取 絕 對 保 守 的 立 場 。

天 主 教 輔 仁 大 學 天 主 教 學 術 研 究 院 院 長 黎 建 球 教 授 青 少 年 時 期 接 受 耶 穌 會 神 父 薰 陶 , 他 說 教 宗 方 濟 是 逾 一 千 二 百 年 來 首 位 非 歐 洲 籍 教 宗 , 沒 有 昔 日 歐 洲 出 身 教 宗 的 歷 史 負 擔 , 所 以 很 可 能 對 中 國 大 陸 教 會 有 不 同 看 法 和 作 風 。 黎 建 球 表 示 , 新 教 宗 與 不 久 前 在 台 北 去 世 的 單 國 璽 樞 機 一 樣 , 活 出 耶 穌 會 士 的 簡 樸 精 神 。
2013 年 3 月 31 日

 

教宗方濟就職日
中國非法主教祝聖神父

不 獲 教 廷 承 認 的 非 法 主 教 馬 英 林 三 月 十 九 日 在 雲 南 省 西 部 中 緬 邊 境 的 瑞 麗 市 , 祝 聖 兩 位 神 父 。 由 於 晉 鐸 禮 與 教 宗 方 濟 的 就 職 彌 撒 在 同 一 天 舉 行 , 或 會 令 處 於 低 潮 的 中 梵 關 係 再 起 波 瀾 。

有 份 共 祭 彌 撒 的 一 位 昆 明 教 區 神 父 告 訴 天 亞 社 , 他 們 幾 個 月 前 已 經 定 好 在 今 天 ── 大 聖 若 瑟 節 日 ── 舉 行 晉 鐸 禮 , 只 是 恰 巧 碰 上 教 宗 就 職 。

他 解 釋 , 當 地 教 會 從 兩 位 新 鐸 神 學 畢 業 時 已 開 始 作 出 安 排 , 儀 式 也 得 到 政 府 部 門 的 批 准 , 當 時 教 宗 本 篤 還 沒 有 退 位 。 「許 多 教 友 們 、 鄉 親 們 都 期 待 著 這 一 天 , 所 以 我 們 來 不 及 改 期 。」

這 位 神 父 又 希 望 外 界 「不 要 誤 解 , 我 們 祝 聖 神 父 完 全 是 為 了 地 方 教 會 的 需 要 。」

在 彌 撒 中 , 馬 英 林 帶 領 少 數 民 族 的 神 父 、 修 女 和 教 友 們 , 共 同 為 新 教 宗 祈 禱 , 他 祝 願 教 會 在 新 教 宗 的 領 導 下 蓬 勃 發 展 , 走 向 合 一 。

然 而 , 馬 英 林 的 非 法 狀 況 令 情 況 變 得 複 雜 。

有 不 具 名 的 中 國 教 會 觀 察 家 指 出 , 這 是 一 個 「奇 怪」 的 局 面 , 「北 京 政 府 一 方 面 向 新 教 宗 表 示 祝 賀 , 另 一 方 面 卻 在 這 個 重 要 時 刻 , 容 許 馬 英 林 繼 續 其 分 裂 教 會 的 褻 聖 行 為 。」

有 雲 南 的 教 友 認 為 , 馬 主 教 在 教 宗 就 職 的 日 子 這 樣 做 是 「對 抗」 行 為 , 並 質 疑 當 局 是 否 要 「向 新 教 宗 發 出 堅 持 獨 立 自 主 自 辦 教 會 的 信 號 。」

其 中 一 人 對 天 亞 社 說 , 馬 英 林 已 屢 次 非 法 祝 聖 神 父 , 教 廷 「該 公 開 絕 罰 他」 。 「本 地 教 友 多 年 來 沒 有 經 過 信 仰 培 育 , 需 要 簡 單 明 瞭 清 晰 的 指 導 。 現 在 還 不 提 醒 教 律 的 話 , 再 過 幾 年 教 會 就 徹 底 變 質 了 !」

這 次 晉 鐸 的 是 大 理 教 區 岳 邦 雙 神 父 和 昭 通 監 牧 區 卜 順 才 神 父 , 分 別 是 彝 族 和 景 頗 族 人 , 畢 業 於 河 北 和 陝 西 修 院 , 去 年 十 二 月 由 馬 英 林 祝 聖 為 執 事 。

瑞 麗 教 堂 位 於 德 宏 傣 族 景 頗 族 自 治 州 , 由 於 卜 神 父 是 國 內 第 二 位 景 頗 族 司 鐸 , 有 六 位 緬 甸 籍 的 景 頗 族 神 父 和 一 些 教 友 過 境 前 來 祝 賀 , 會 同 新 鐸 的 親 友 和 鄉 里 , 參 禮 信 眾 多 達 三 千 人 。

這 是 馬 主 教 自 二 0 0 六 年 在 沒 有 教 宗 任 命 下 「自 選 自 聖」 以 來 , 第 三 次 祝 聖 神 父 , 此 前 分 別 是 0 八 年 的 兩 人 及 去 年 的 六 人 。 在 他 接 受 祝 聖 為 主 教 後 , 教 廷 發 出 強 硬 的 聲 明 , 但 沒 有 公 開 宣 布 他 處 於 絕 罰 。

他 於 一 0 年 底 的 中 國 天 主 教 第 八 屆 代 表 會 議 上 , 當 選 中 國 天 主 教 主 教 團 主 席 , 以 及 中 國 天 主 教 愛 國 會 副 主 席 。 本 月 初 , 他 又 連 任 中 國 人 民 政 治 協 商 會 議 第 十 二 屆 全 國 委 員 會 委 員 。
2013 年 3 月 31 日

 

教宗方濟善心敢言
阿根廷民眾憶述軼事

六 十 歲 的 胡 斯 托 (O. Justo) 在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弗 洛 雷 斯 區 聖 若 瑟 堂 旁 邊 的 休 息 處 行 乞 。 這 裡 離 教 宗 方 濟 的 出 生 地 不 遠 。

喬 治.馬 里 奧.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Jorge Mario Bergoglio) 以 往 經 常 路 過 這 裡 , 從 公 交 車 站 走 來 , 或 從 附 近 的 地 鐵 站 出 來 , 他 總 會 停 下 來 與 胡 斯 托 打 招 呼 、 祝 福 他 後 , 給 他 一 些 零 錢 。

在 一 次 交 通 事 故 中 失 去 雙 腿 的 胡 斯 托 說 : 「他 經 常 給 我 一 些 東 西 …… 有 時 候 給 我 一 百 披 索 (二 十 美 元)。」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三 月 十 三 日 膺 選 教 宗 前 , 領 導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教 區 十 五 年 , 有 關 他 的 好 人 好 事 遍 及 首 都 的 每 個 角 落 。 當 地 居 民 視 教 宗 方 濟 為 一 位 樸 實 、 以 公 共 交 通 工 具 代 步 、 關 心 窮 人 和 挑 戰 政 權 的 牧 者 。

他 在 教 會 內 冒 起 , 可 以 歸 功 於 他 的 性 格 , 以 及 能 記 住 名 字 和 相 貌 的 良 好 記 憶 力 。

耶 穌 會 阿 根 廷 副 省 會 長 阿 蓋 爾 神 父 (A. Aguerre) 說 : 「他 有 驚 人 的 記 憶 力 。 你 只 要 告 訴 他 一 次 自 己 的 生 日 , 他 就 會 記 得 。」

在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教 區 , 教 宗 方 濟 採 納 了 「教 會 屬 於 街 區」 的 觀 點 , 在 貧 民 區 設 立 小 堂 和 傳 教 點 , 並 派 遣 修 生 為 教 友 服 務 。

他 經 常 就 來 自 鄰 國 的 移 民 勞 工 所 遭 受 的 待 遇 、 被 誘 騙 進 行 賣 淫 的 人 , 以 及 墮 胎 、 同 性 婚 姻 等 社 會 議 題 和 不 公 義 發 聲 。

克 里 斯 蒂 娜 (Cristina F. de Kirchner) 二 0 0 七 年 承 繼 其 丈 夫 基 什 內 爾 (N. Kirchner) 擔 任 阿 國 總 統 ,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曾 批 評 兩 人 執 政 的 方 式 。 他 宣 稱 , 兩 人 組 織 贊 助 人 團 體 , 卻 沒 有 消 除 貧 窮 ; 兩 位 總 統 因 此 不 前 往 主 教 座 堂 參 加 重 要 禮 儀 , 而 改 往 其 他 聖 堂 。

天 主 教 雜 誌 《標 準》(El Criterio) 總 監 普 瓦 里 耶 (J. M. Poirier) 曾 多 次 訪 問 這 位 牧 者 。 他 說 : 「樞 機 在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是 一 位 與 政 府 政 見 相 左 的 人 物 , 受 到 貧 窮 者 和 反 對 派 所 愛 戴 。 但 基 本 上 , 他 是 一 位 牧 者 和 政 治 人 物 。」

普 瓦 里 耶 續 說 :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在 紀 律 和 服 從 方 面 有 很 高 要 求 。 他 又 自 認 為 是 聖 依 納 爵.羅 耀 拉 (著 作) 的 權 威 解 釋 者 , 因 而 受 到 非 議 。 (耶 穌 會 士 中) 有 一 半 喜 歡 他 , 但 另 一 半 卻 不 願 與 他 扯 上 關 係 。」

阿 根 廷 宗 座 天 主 教 大 學 校 董 卡 斯 泰 利 (G. Castelli) 說 , 新 教 宗 「常 能 做 到 心 口 如 一」 。 他 又 視 關 心 總 堂 區 的 神 父 為 優 先 工 作 。

他 有 一 部 專 為 神 父 而 設 的 手 提 電 話 , 他 們 可 於 每 天 上 午 一 個 小 時 內 致 電 。 卡 斯 泰 利 說 : 「他 很 關 注 神 父 們 , 在 這 麼 大 的 總 教 區 是 一 件 難 事 。」

教 會 內 很 多 人 都 談 論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在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時 的 行 政 技 巧 。

普 瓦 里 耶 說 : 「他 不 (像 教 宗 本 篤 一 樣) 是 一 位 知 識 分 子 , 而 是 一 位 具 有 卓 越 政 治 和 行 政 能 力 的 管 理 人 才 。」

他 說 , 教 宗 方 濟 喜 愛 到 貧 民 區 而 不 涉 足 上 流 社 會 。 他 從 不 外 出 用 膳 或 參 加 派 對 。 他 自 己 做 飯 、 閱 讀 大 量 書 刊 。 他 特 別 喜 歡 拉 丁 美 洲 的 文 學 作 品 和 俄 羅 斯 陀 思 妥 耶 夫 斯 基 (F. Dostoyevsky) 的 小 說 。 他 不 會 使 用 電 腦 和 電 子 郵 件 , 但 會 在 他 支 持 的 聖 羅 倫 索 足 球 隊 作 賽 時 收 聽 電 台 廣 播 。

弗 洛 雷 斯 區 是 一 個 勞 動 階 層 的 社 區 。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原 定 於 聖 枝 主 日 到 聖 若 瑟 堂 主 持 彌 撒 。

七 十 二 歲 的 堂 區 教 友 桑 切 斯 (Z. Sanchez) 說 , 平 常 在 彌 撒 後 , 「教 友 會 在 外 面 等 候 。 他 會 逐 一 祝 福 他 們 , 和 他 們 說  說 話」 , 然 後 才 乘 公 車 離 開 。

對 於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要 離 開 阿 根 廷 , 負 起 更 重 大 的 使 命 , 聖 若 瑟 堂 的 教 友 百 感 交 集 。 七 十 三 歲 的 科 恩 (G. Koen) 說 : 「當 他 認 識 了 你 , 他 就 一 輩 子 都 會 記 得 你 。 但 不 幸 地 , 我 們 不 得 不 與 全 世 界 分 享 他 了 。」
2013 年 3 月 31 日

 

教宗方濟晤榮休本篤
以兄弟相稱彰顯友愛

教 宗 方 濟 當 選 後 三 月 廿 三 日 首 次 會 晤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 教 廷 發 言 人 指 這 歷 史 時 刻 見 證 兩 位 教 宗 之 間 的 兄 弟 友 愛 。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廿 三 日 往 訪 暫 居 於 意 大 利 岡 道 爾 夫 堡 的 本 篤 , 教 廷 發 言 人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F. Lombardi) 事 後 對 梵 蒂 岡 電 台 說 , 這 次 會 面 讓 人 感 受 到 深 刻 的 共 融 , 他 說 本 篤 在 會 晤 中 再 次 肯 定 他 於 二 月 廿 八 日 與 樞 機 告 別 時 , 表 示 會 無 條 件 地 尊 敬 和 服 從 他 的 繼 承 人 的 許 諾 ; 方 濟 亦 再 表 達 自 己 和 教 會 對 本 篤 任 內 職 務 的 謝 意 。

當 日 直 升 機 抵 達 後 , 方 濟 便 和 本 篤 互 相 擁 抱 , 兩 人 先 在 當 地 宗 座 大 樓 的 小 聖 堂 祈 禱 , 本 篤 請 教 宗 方 濟 用 上 座 , 方 濟 卻 向 他 表 示 : 「我 們 是 兄 弟 。」 堅 持 兩 人 用 同 一 張 跪 凳 。

祈 禱 後 兩 人 進 入 教 宗 在 岡 道 爾 夫 堡 作 為 接 見 貴 賓 之 用 的 圖 書 館 , 作 四 十 五 分 鐘 的 私 人 會 晤 , 期 間 方 濟 送 予 本 篤 十 六 世 一 幅 聖 母 像 作 禮 物 , 方 濟 指 這 份 禮 物 用 以 感 謝 本 篤 在 任 教 宗 期 間 立 下 謙 遜 表 樣 。

會 面 結 束 後 , 本 篤 陪 同 方 濟 到 直 升 機 場 , 方 濟 於 當 天 下 午 離 開 岡 道 爾 夫 堡 返 回 梵 蒂 岡 。

隆 巴 爾 迪 神 父 說 , 方 濟 於 當 選 後 已 兩 次 透 過 電 話 與 本 篤 對 話 , 第 一 次 是 在 三 月 十 三 日 選 出 教 宗 當 晚 , 另 一 次 是 在 十 九 日 祝 賀 本 篤 主 保 大 聖 若 瑟 瞻 禮 。

談 到 同 場 兩 人 服 飾 的 區 分 細 節 , 隆 巴 爾 迪 指 榮 休 教 宗 本 篤 穿 的 是 沒 有 披 肩 和 飾 帶 的 普 通 白 長 袍 , 方 濟 則 有 披 肩 和 飾 帶 。

主持苦難彌撒
另 一 方 面 ,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廿 四 日 在 聖 伯 多 祿 廣 場 主 持 聖 枝 主 日 感 恩 祭 , 此 前 教 宗 與 逾 六 百 位 樞 機 、 主 教 、 修 道 人 和 教 徒 參 與 聖 枝 遊 行 。

方 濟 向 廿 五 萬 名 參 禮 信 眾 講 道 說 , 基 督 徒 應 充 滿 喜 樂 , 不 用 難 過 或 灰 心 , 因 為 耶 穌 以 「天 主 愛 的 力 量」 及 他 的 復 活 戰 勝 了 魔 鬼 及 罪 惡 。

方 濟 稱 教 徒 與 基 督 相 遇 並 認 識 他 後 能 夠 獲 得 喜 樂 , 他 再 分 享 耶 穌 榮 進 耶 路 撒 冷 預 備 接 受 茨 冠 紫 袍 , 及 他 於 十 字 架 上 為 愛 而 犧 牲 作 世 界 贖 價 的 事 跡 。

方 濟 稱 聖 枝 主 日 也 是 教 會 慶 祝 普 世 青 年 節 的 日 子 , 他 鼓 勵 青 年 向 別 人 展 示 怎 樣 擁 抱 充 滿 喜 樂 的 十 字 架 , 以 及 活 出 自 我 犧 牲 的 生 命 。 他 承 諾 會 於 今 年 七 月 巴 西 舉 行 的 普 世 青 年 節 與 青 年 見 面 。

教 宗 於 彌 撒 後 在 廣 場 逗 留 約 三 十 分 鐘 , 與 信 眾 握 手 , 亦 祝 福 在 場 的 殘 障 人 士 。
2013 年 3 月 31 日

 

教宗鼓勵宗教合作
提醒世人天主存在

教 宗 方 濟 向 參 加 其 就 職 典 禮 的 宗 教 領 袖 表 示 , 宗 教 間 必 須 為 公 益 彼 此 合 作 , 提 醒 世 人 認 清 造 物 主 的 存 在 。

教 宗 三 月 二 十 日 在 梵 蒂 岡 接 見 正 教 會 、 基 督 教 、 伊 斯 蘭 教 、 猶 太 教 及 佛 教 等 宗 教 代 表 , 他 強 調 各 宗 教 應 為 弱 小 者 和 受 苦 者 的 益 處 服 務 , 推 動 修 和 與 和 平 。

他 對 基 督 宗 教 團 體 代 表 說 ,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需 要 愈 來 愈 迫 切 , 他 承 諾 繼 續 致 力 推 行 合 一 : 「當 我 們 在 思 、 言 、 行 為 上 更 忠 信 於 天 主 的 旨 意 , 我 們 便 更 朝 向 合 一 的 路 上 邁 進 。」 他 說 基 督 徒 度 信 德 生 活 最 能 貢 獻 合 一 。

君 士 坦 丁 正 教 會 宗 主 教 巴 爾 多 祿 茂 一 世 (Bartholomew I) 於 聚 會 開 始 時 亦 強 調 天 主 教 參 與 基 督 徒 合 一 、 福 傳 和 服 務 弱 小 者 的 重 要 。

方 濟 會 見 各 宗 教 領 袖 前 與 巴 爾 多 祿 茂 一 世 作 私 人 會 面 。 巴 爾 多 祿 茂 一 世 是 自 一 0 五 四 年 東 西 教 會 大 分 裂 後 首 位 參 加 教 宗 就 職 典 禮 的 正 教 會 領 袖 , 他 在 方 濟 當 選 教 宗 後 發 表 聲 明 , 希 望 其 牧 職 會 是 「紛 亂 及 分 裂 世 界 中 的 和 平 根 源」 , 並 指 「現 在 是 時 候 讓 基 督 教 會 摒 棄 歷 史 障 礙 , 邁 向 合 一 。」

祝賀新任聖公會首牧
另 一 方 面 , 英 國 聖 公 會 坎 特 伯 雷 大 主 教 韋 爾 比 (J. Welby) 於 三 月 廿 一 日 陞 座 當 天 , 收 到 方 濟 的 賀 電 和 教 宗 本 篤 榮 休 前 簽 署 的 賀 函 。 方 濟 「期 待 雙 方 以 後 的 會 面 , 並 繼 續 增 進 彼 此 的 友 好 關 係 。
2013 年 3 月 31 日

 

阿根廷足球隊
送贈教宗足球衣

教 宗 方 濟 獲 所 鍾 愛 的 球 會 聖 羅 倫 索 贈 送 榮 譽 球 衣 , 慶 祝 他 當 選 教 宗 ; 球 衣 背 面 印 有 方 濟 的 西 班 牙 文 名 字 (Francisco)

該 球 會 三 月 十 八 日 在 網 站 指 出 , 他 們 希 望 祝 賀 這 位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主 教 成 為 普 世 教 會 首 牧 , 亦 感 謝 方 濟 於 二 0 0 八 年 彌 撒 上 為 球 會 一 百 周 年 祈 禱 以 及 他 年 青 任 神 父 時 支 持 球 會
2013 年 3 月 31 日

 

羅馬市長稱許教宗
活出簡樸精神感染他人

意 大 利 羅 馬 市 長 阿 萊 曼 諾 (G. Alemanno) 三 月 十 九 日 在 教 宗 就 職 彌 撒 後 指 出 , 方 濟 度 簡 樸 生 活 的 美 好 榜 樣 , 令 他 深 受 感 動 。

阿 萊 曼 諾 稱 這 位 在 梵 蒂 岡 的 鄰 舍 留 意 別 人 需 要 , 在 社 會 充 斥 危 機 和 人 們 需 要 希 望 之 際 , 他 當 選 教 宗 非 常 合 宜 。
2013 年 3 月 31 日



香港教區為教宗方濟就職祈福
教區主教湯漢樞機彌撒講道辭

香 港 教 區 四 月 八 日 (預 報 救 主 降 生 節) 假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 為 教 宗 方 濟 就 職 舉 行 祈 福 彌 撒 (按 : 教 宗 方 濟 的 就 職 禮 已 於 三 月 十 九 日 在 梵 蒂 岡 舉 行) , 以 下 是 香 港 教 區 的 祈 福 彌 撒 中 , 主 禮 的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的 講 道 辭 :

各 位 主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 各 位 嘉 賓 :

十 分 多 謝 您 們 撥 冗 參 與 今 晚 的 感 恩 聖 祭 , 特 為 新 教 宗 方 濟 祈 福 。 謹 代 表 教 區 全 體 向 各 位 致 以 衷 心 的 謝 意 。

有 關 新 教 宗 方 濟 的 履 歷 及 感 人 言 行 , 全 球 傳 播 媒 體 均 有 大 篇 幅 的 報 導 , 我 不 予 以 複 述 。 今 晚 , 我 只 欲 分 享 我 個 人 最 近 與 他 的 一 些 接 觸 和 交 談 。

在 參 與 選 舉 教 宗 的 「秘 密 會 議」 前 八 天 , 即 三 月 四 日 , 全 球 樞 機 已 開 始 在 羅 馬 聚 會 , 分 別 發 表 對 教 會 及 對 未 來 教 宗 的 期 望 。 我 本 人 因 需 要 為 復 活 節 前 夕 領 洗 的 成 年 慕 道 者 主 持 考 核 傅 油 禮 , 故 延 至 三 月 六 日 才 抵 達 羅 馬 。 在 聚 會 期 間 , 我 亦 重 申 我 在 不 同 場 合 發 表 過 的 評 論 及 期 望 :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十 分 欣 賞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及 教 宗 本 篤 十 六 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愛 , 視 前 任 教 宗 於 二 0 0 七 年 頒 佈 給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的 信 函 是 一 封 清 晰 的 指 導 文 件 , 亦 深 知 出 於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愛 , 本 篤 十 六 世 先 後 成 立 了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委 員 會 及 關 心 中 國 神 職 與 教 友 的 培 育 小 組 。 他 們 期 盼 未 來 的 教 宗 繼 續 關 愛 他 們 , 幫 助 他 們 彼 此 修 好 , 展 開 教 廷 與 中 國 政 府 之 間 的 交 談 , 使 他 們 達 至 與 普 世 教 會 的 圓 滿 共 融 。 在 歷 任 教 宗 的 祝 福 和 指 引 下 , 香 港 教 區 繼 續 承 擔 「橋 樑 教 會」 的 角 色 , 竭 盡 微 誠 。

記 得 在 三 月 十 三 日 傍 晚 七 時 左 右 , 於 梵 蒂 岡 西 斯 汀 教 堂 , 在 第 五 次 投 票 選 舉 中 , 新 的 教 宗 產 生 了 , 他 是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的 貝 格 里 奧 樞 機 (Bergoglio) 。 聖 神 俯 允 了 樞 機 和 所 有 信 眾 熱 切 的 祈 禱 , 選 出 了 一 位 新 教 宗 、 伯 多 祿 的 繼 承 人 。 他 換 上 教 宗 白 袍 後 , 先 主 動 走 到 不 便 於 行 的 迪 亞 斯 樞 機 前 , 與 他 擁 抱 , 充 分 顯 示 出 他 關 愛 別 人 之 心 。 然 後 , 他 開 始 接 受 每 位 樞 機 的 致 敬 和 祝 賀 。 輪 到 我 時 , 我 向 他 送 上 一 尊 中 國 佘 山 聖 母 像 , 並 以 意 大 利 文 說 : 「中 國 教 友 敬 愛 教 宗 您 , 也 為 您 祈 禱 ; 同 時 亦 請 求 教 宗 關 愛 中 國 教 友 , 為 我 們 祈 禱 (Noi Cattolici Cinesi L'amiamo e preghiamo per Lei. Le chiediamo di amare e pregare per noi) 。」 教 宗 點 頭 , 然 後 說 : 「中 國 教 友 給 了 普 世 教 會 很 多 見 證 。」 隨 即 親 吻 我 的 右 手 , 以 示 對 中 國 教 會 之 敬 愛 。 他 的 回 應 , 令 我 感 動 。

翌 日 黃 昏 五 時 , 新 教 宗 與 全 體 樞 機 在 西 斯 汀 教 堂 共 祭 , 慶 祝 他 作 為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的 首 祭 。 他 向 樞 機 們 分 享 教 會 的 使 命 , 提 醒 我 們 要 向 前 邁 進 : 「在 光 中 步 向 主 耶 穌 、 積 極 建 設 教 會 、 宣 揚 福 音 。」 這 三 點 均 聚 焦 於 十 字 架 上 的 耶 穌 , 使 我 在 聖 周 時 反 省 良 多 。

十 五 日 清 早 , 在 樞 機 入 住 的 「聖 瑪 爾 大 之 家」 , 當 我 前 往 小 聖 堂 準 備 參 與 彌 撒 聖 祭 時 , 與 教 宗 方 濟 在 升 降 機 巧 遇 , 他 告 訴 我 , 他 把 那 尊 佘 山 聖 母 像 置 於 房 間 內 , 這 令 他 想 到 聖 方 濟 各 沙 勿 略 四 百 六 十 多 年 前 到 中 國 傳 教 , 也 提 醒 他 不 忘 為 中 國 教 友 祈 禱 。 在 當 天 的 彌 撒 道 理 分 享 , 教 宗 指 出 , 聖 依 納 爵 勸 導 我 們 在 遇 到 挑 戰 時, 別 忘 與 苦 難 之 耶 穌 連 在 一 起 , 上 主 必 會 帶 領 我 們 領 悟 耶 穌 的 痛 苦 、 死 亡 和 復 活 的 奧 蹟 。 講 道 完 結 時 , 他 竟 公 開 多 謝 我 送 給 他 那 尊 聖 母 像 。

當 天 , 教 宗 在 宗 座 皇 宮 之 格 萊 曼 廳 與 全 體 樞 機 聚 會 。 在 他 個 別 接 見 樞 機 時 , 我 再 感 謝 他 懷 念 中 國 天 主 教 徒 。

教 宗 方 濟 在 十 九 日 就 職 。 翌 日 , 我 在 回 港 前 , 特 向 教 宗 道 別 。 我 說 : 「我 代 表 中 國 教 會 , 再 次 恭 喜 您 , 亦 多 謝 您 對 中 國 教 會 之 關 愛 及 代 禱 !」 他 再 次 親 吻 我 的 手 , 以 示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敬 愛 , 他 說 : 「La Chiesa in Cina è nel mio cuore。」 意 思 是 「中 國 教 會 常 在 我 心 中 。」

教 宗 方 濟 的 言 行 使 人 欣 賞 , 但 最 令 我 感 動 的 , 卻 是 他 的 言 行 能 充 份 反 映 福 音 精 神 , 帶 領 我 們 歸 向 主 耶 穌 基 督 。 為 此 , 我 們 特 別 感 謝 天 主 賜 給 天 主 教 會 這 位 廣 受 愛 戴 的 牧 者 。

教 宗 方 濟 特 別 孝 愛 聖 母 , 他 在 當 選 教 宗 之 後 , 便 到 聖 母 雪 地 大 殿 祈 禱 , 懇 請 聖 母 轉 求 耶 穌 保 佑 教 會 和 世 人 。 他 在 講 道 中 , 每 當 提 及 耶 穌 的 行 實 時 , 會 經 常 想 到 聖 母 瑪 利 亞 也 在 現 場 。 讓 我 們 偕 同 聖 母 , 祈 求 耶 穌 福 佑 教 宗 方 濟 , 使 他 善 盡 伯 多 祿 繼 承 人 、 教 會 牧 者 之 職 。

主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 各 位 朋 友 , 讓 我 以 教 宗 方 濟 就 職 彌 撒 講 道 中 關 於 守 護 受 造 物 的 說 話 , 來 結 束 我 的 分 享 。 他 說 :

「我 願 意 向 所 有 在 經 濟 、 政 治 和 社 會 生 活 上 擔 負 著 責 任 的 人 , 以 及 所 有 懷 著 善 意 的 人 請 求 : 讓 我 們 成 為 受 造 物 的 『守 護 者 』 , 天 主 的 計 劃 已 刻 寫 在 大 自 然 中 , 讓 我 們 成 為 計 劃 的 守 護 者 , 成 為 人 彼 此 之 間 以 及 環 境 的 守 護 者 。 讓 我 們 不 再 讓 毀 滅 的 徵 兆 和 死 亡 伴 同 世 界 的 進 步 ! 可 是 , 作 為 『守 護 者』 , 我 們 也 需 要 時 常 監 察 自 己 ! 讓 我 們 不 要 忘 記 : 仇 恨 、 嫉 妒 和 驕 傲 仍 玷 污 著 我 們 的 生 命 ! 這 樣 , 作 為 守 護 者 , 我 們 要 持 續 監 察 自 己 的 情 感 、 我 們 的 心 靈 , 因 為 它 們 是 善 意 與 惡 意 所 在 之 處 : 建 設 和 毀 壞 的 意 願 , 都 在 那 裡 ! 我 們 決 不 要 懼 怕 良 善 與 溫 和 !」 (《教 宗 方 濟 就 職 彌 撒 中 的 講 道》,2013 3 19 )

天 主 保 佑 !

公教報網上版 2013年4月11日

 

千人出席教區祈福彌撒
同心為新教宗方濟祈禱

教 區 四 月 八 日 於 主 教 座 堂 為 教 宗 方 濟 就 職 舉 行 祈 福 彌 撒 , 約 千 名 信 徒 同 為 教 宗 方 濟 祈 禱 , 出 席 者 包 括 本 地 基 督 宗 教 領 袖 和 多 國 駐 港 的 使 節 。

祈 福 彌 撒 由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樞 機 主 禮 ,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 以 及 近 七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多 位 基 督 宗 教 牧 者 參 禮 。

湯 樞 機 講 道 時 , 重 溫 在 梵 蒂 岡 期 間 與 教 宗 方 濟 的 相 遇 , 表 明 教 宗 關 心 中 國 教 會 , 又 指 教 宗 教 他 感 動 的 , 是 「他 的 言 行 能 充 份 反 映 福 音 精 神 , 帶 領 我 們 歸 向 主 耶 穌 基 督 。」

彌 撒 中 , 奉 獻 禮 由 扶 康 會 的 成 員 獻 上 禮 品 。 由 於 當 天 為 預 報 救 主 降 生 節 , 彌 撒 結 束 前 , 湯 漢 樞 機 帶 領 全 體 信 眾 向 聖 母 致 敬 。

出 席 這 台 彌 撒 的 基 督 宗 教 領 袖 包 括 有 正 教 會 普 世 宗 主 教 正 統 香 港 及 東 南 亞 都 主 教 黎 大 略 (Metropolitan Nektarios)、 聖 公 會 的 主 教 鄺 保 羅 (大 主 教) 、 徐 贊 生 、 陳 謳 明 和 蘇 以 葆 (榮 休) , 以 及 來 自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 中 華 基 督 教 會 香 港 區 會 、 循 道 衛 理 聯 合 教 會 、 基 督 教 香 港 信 義 會 和 香 港 浸 信 教 會 等 多 名 牧 者 。

另 外 , 十 多 個 國 家 的 駐 港 總 領 事 館 亦 有 派 出 代 表 參 禮 , 包 括 教 宗 方 濟 祖 國 的 阿 根 廷 , 其 駐 港 總 領 事 發 沙 爾 (G. Fazzari) 親 自 出 席 , 菲 律 賓 駐 港 總 領 事 (Noel Servigon) 負 責讀 經 。

基督宗教與多國領使參禮
正 教 會 的 黎 大 略 彌 撒 前 對 本 報 說 , 教 宗 方 濟 平 易 近 人 , 深 受 眾 人 喜 愛 。 他 期 望 新 教 宗 未 來 能 多 主 動 與 正 教 會 保 持 溝 通 , 以 及 透 過 祈 禱 改 善 彼 此 關 係 。 君 士 坦 丁 正 教 會 宗 主 教 巴 爾 多 祿 茂 一 世 (Bartholomew I) 出 席 了 教 宗 方 濟 三 月 十 九 日 的 就 職 禮 , 被 視 為 東 西 方 教 會 十 一 世 紀 分 裂 以 來 , 其 一 重 要 的 里 程 碑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主 席 袁 天 佑 牧 師 對 本 報 說 , 不 論 基 督 新 教 或 是 天 主 教 的 領 袖 , 都 應 效 法 教 宗 謙 遜 的 胸 襟 , 「教 宗 方 濟 提 醒 眾 教 會 , 現 今 不 少 人 不 接 受 宗 教 信 仰 , 社 會 面 對 貧 窮 及 家 庭 問 題 的 挑 戰 , 傳 福 音 及 關 愛 他 人 是 教 會 當 前 的 任 務 , 期 望 方 濟 能 帶 給 教 會 新 思 維 。」

阿 根 廷 的 總 領 事 發 沙 爾 對 本 報 說 , 衷 心 祝 賀 來 自 阿 根 廷 的 樞 機 當 選 教 宗 。 對 於 有 指 過 去 當 地 政 府 和 教 會 關 係 緊 張 , 他 說 賞 教 會 對 國 家 非 常 重 要 , 民 眾 亦 很 投 入 教 會 生 活 。

現 於 善 導 之 母 堂 慕 道 的 青 年 譚 奕 軒 告 訴 本 報 , 教 宗 方 濟 的 行 實 提 醒 他 要 以 服 務 鄰 人 的 態 度 去 活 現 信 仰 , 「教 宗 前 往 青 年 監 獄 為 青 年 人 洗 腳 , 教 我 明 白 到 信 仰 要 服 務 他 人 。」

聖 德 肋 撒 堂 聖 母 軍 團 員 曾 楚 薇 指 出 , 在 物 質 主 義 及 自 我 的 世 代 下 , 新 任 教 宗 方 濟 無 私 及 互 愛 助 人 的 芳 表 , 激 發 信 徒 反 思 基 督 徒 應 有 的 生 活 方 式 。

阿 根 廷 布 宜 諾 斯 艾 利 斯 總 主 教 貝 戈 格 理 奧 樞 機 (Jorge Mario Bergoglio) 於 三 月 十 三 日 當 選 教 宗 , 是 首 位 來 自 拉 丁 美 洲 的 教 會 首 牧 。
2013 年 4 月 14 日


Pope Francis: His Life in His Own Words, By Sergio Rubin and Francesca Ambrogetti, G.P. Putnam's Sons, 2013.
Pray for Me: The Life and Spiritual Vision of Pope Francis, By Robert Moynihan, Rider, 2013.
Pope to the Poor: The Life and Times of Pope Francis (Jorge Mario Bergoglio), By Paul Brody, Bookcaps, 2013.
10 Things Pope Francis Wants You to Know, By JOhn L. Allen, Jr., Liguori, 2013.
Francis: The Pope from the End of the World , By Jose Ruiz Marquez, Claretian Publications,2013.
Pope Francis, By Matthew E. Bunson  Our Sunday Visitor, Inc, 2013.
A Call to Serve: Pope Francis and the Catholic Future, By Stefan von Kempis / Philip F. Lawler, The Crossroad Publishing Co., 2013.
Pope Francis: Open Mind, Faithful Heart - Reflections on Following Jesus, By Jorge Mario Bergogli / Translated by Joseph V. Owens, Claretian Publications, 2013.
Pope Francis Untying the Knots, By Paul Vallely, Bloomsbury, 2013.
自世界盡頭的教宗方濟, 馬義國著, 樂仁編輯組譯, 樂仁出版社, 2013.
同天主子民改變教會--教宗方濟各:其人.其思.其言, 安德烈.托爾湼利著, 江國雄, 胡皇伃譯, 聞道出版社, 2013.
慈悲與貧窮:教宗方濟各希望你知道的十件事, 小若望.艾倫著, 劉麗君譯, 光華文化事業, 2013.
鮑思高家庭通訊233期, 2013.


We Have a Pope 我們有了新教宗, Sunday Examiner & 公教報, 2013年3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