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MALLIN, Joseph SJ
連民安神父

 

* 1913 年 9 月 13 日在愛爾蘭 (Ireland) 都柏林 (Dublin) 出生
* 1932 年 9 月 7 日在愛爾蘭入會
* 1946 年 7 月 31 日在都柏林晉鐸
* 1976 年 12 月 8 日在香港矢發末願
* 2018 年 4 月 1 日在香港逝世

 

 

參與兩華仁書院發展
耶穌會士連民安神父專訪

連 民 安 神 父 (Joseph Mallin) 是 愛 爾 蘭 都 柏 林 人 , 現 年 九 十 七 歲 , 為 香 港 現 時 最 年 長 的 耶 穌 會 士 。 連 民 安 神 父 奉 獻 畢 生 給 教 育 ; 他 曾 任 番 禺 會 所 華 仁 小 學 (下 稱 「華 小」) 校 長 和 校 監 , 現 仍 為 該 校 的 駐 校 神 師 , 可 謂 桃 李 滿 門 。 筆 者 在 九 十 年 代 是 他 的 學 生 。 猶 記 得 神 父 每 逢 小 息 , 必 定 手 持 載 有 每 班 學 生 名 冊 的 筆 記 本 , 前 往 操 場 和 禮 堂 去 跟 同 學 聊 天 , 也 定 必 問 所 遇 到 每 位 同 學 的 名 字 , 用 心 記 著 , 並 標 注 在 自 己 的 筆 記 本 中 。 他 給 筆 者 的 印 象 就 是 那 麼 慈 祥 , 和 藹 可 親 。 但 原 來 在 這 位 看 似 平 凡 的 長 者 背 後 , 曾 有 過 極 不 平 凡 的 經 歷 , 而 這 些 經 歷 與 他 的 聖 召 , 有 著 不 可 分 割 的 關 係 !

不同尋常的家庭
連 神 父 於 一 九 一 三 年 在 愛 爾 蘭 出 生 。 當 時 愛 爾 蘭 被 英 國 統 治 , 人 民 受 盡 欺 壓 , 很 多 愛 爾 蘭 人 都 冒 死 參 與 革 命 。 他 們 追 求 的 並 非 名 譽 而 是 自 由 ; 這 自 由 就 是 有 機 會 去 決 定 自 己 應 該 做 的 事 而 非 挑 選 自 己 喜 歡 做 的 事 。 神 父 的 父 親 與 三 位 兄 長 都 是 當 時 反 殖 民 的 積 極 分 子 。 一 九 一 六 年 復 活 節 , 愛 爾 蘭 人 為 反 抗 英 國 統 治 而 起 義 , 連 神 父 的 父 親 任 起 義 的 愛 爾 蘭 國 民 軍 副 司 令 。 後 因 起 義 失 敗 , 他 被 拘 捕 並 判 處 死 刑 。 時 未 滿 三 歲 的 連 神 父 , 被 母 親 帶 到 都 柏 林 的 獄 中 與 父 親 見 最 後 一 面 。 連 神 父 憶 述 , 當 時 獄 中 寒 冷 , 但 他 猜 想 當 時 父 親 的 思 緒 卻 是 為 即 將 與 妻 兒 永 別 而 忐 忑 。 父 親 在 給 家 人 的 最 後 書 信 中 寫 道 : 「若 瑟 , 我 兒 , 如 果 可 以 的 話 當 司 鐸 吧 !」 又 説 : 「我 沒 有 責 怪 那 些 士 兵 或 警 察 , 並 從 心 底 寬 恕 他 們 。 請 為 所 有 在 這 場 戰 役 中 喪 生 的 愛 爾 蘭 人 和 英 國 人 的 靈 魂 祈 禱 。」 的 確 , 父 親 的 遺 願 對 連 神 父 的 一 生 影 響 深 遠 。

雖 然 連 神 父 的 父 親 希 望 他 成 為 司 鐸 , 但 母 親 卻 甚 少 在 他 面 前 提 及 , 為 的 是 讓 他 自 己 作 出 抉 擇 。 當 筆 者 問 神 父 為 甚 麼 選 擇 加 入 耶 穌 會 時 , 他 坦 言 很 難 指 出 某 一 個 特 定 的 因 由 , 不 過 他 從 小 就 跟 耶 穌 會 有 著 許 多 的 聯 繫 , 例 如 他 兒 時 在 都 柏 林 耶 穌 會 會 院 附 近 的 學 校 就 讀 , 時 常 有 機 會 接 觸 一 些 會 士 , 並 常 與 歌 詠 團 在 彌 撒 中 獻 詩 。 而 且 , 他 的 兄 長 也 是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

聆聽、回應天主的呼召
回 顧 自 己 的 種 種 經 歷 , 連 神 父 認 為 天 主 常 常 以 不 同 的 方 式 向 人 説 話 , 亦 派 遣 人 以 不 同 的 方 式 去 為 祂 服 務 。 他 舉 例 説 : 「保 祿 歸 化 時 , 天 主 以 一 道 光 環 射 到 他 身 上 , 使 他 跌 倒 在 地 。 又 有 位 法 國 詩 人 , 一 次 從 巴 黎 聖 母 院 中 走 出 來 感 慨 道 : 『天 主 顛 覆 了 我 心 中 所 想 。』」 連 神 父 教 導 我 們 時 常 留 意 經 驗 , 堅 信 只 要 我 們 能 持 之 以 恆 靜 心 聆 聽 生 活 中 天 主 的 聲 音 , 天 主 的 話 必 會 傳 達 我 們 心 中 。 晉 鐸 至 今 逾 六 十 年 , 筆 者 問 神 父 曾 否 懷 疑 過 自 己 的 使 命 , 他 堅 決 地 回 答 : 「沒 有。 」 並 説 : 「如 果 我 們 是 以 聆 聽 天 主 的 心 而 作 出 真 誠 的 回 應 , 就 當 堅 持 不 懈 !」 連 神 父 就 是 憑 著 這 份 對 天 主 堅 定 的 信 德 和 忠 貞 的 愛 情 , 背 井 離 鄉 , 遠 赴 重 洋 , 不 知 疲 倦 地 為 主 工 作 。

建築工程師
一 九 四 八 年 , 連 神 父 獲 派 往 廣 州 , 在 那 念 了 一 年 中 文 。 翌 年 因 為 中 國 政 治 動 盪 , 他 便 帶 領 了 一 批 耶 穌 會 士 來 港 。 當 時 香 港 正 值 戰 後 重 建 , 教 育 需 求 迫 切 , 連 神 父 被 任 命 為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的 管 家 , 他 在 財 政 、 人 事 、 清 潔 、 維 修 等 方 面 無 所 不 能 , 有 時 更 兼 任 教 學 。 其 間 他 亦 參 與 了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灣 仔 皇 后 大 道 東) 之 校 舍 的 建 設 , 負 責 與 政 府 建 築 部 門 溝 通 及 商 討 。 他 亦 先 後 協 助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聖 依 納 爵 小 堂 、 長 洲 思 維 靜 院 、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擴 建 部 份 和 香 港 中 文 大 學 湯 若 望 宿 舍 等 建 設 。

一 九 七 一 年 , 番 禺 會 所 邀 請 耶 穌 會 接 辦 一 所 小 學 , 連 神 父 也 參 加 了 校 舍 籌 建 。 他 坦 言 工 作 非 常 艱 辛 , 因 為 資 金 相 當 有 限 , 蓋 建 校 舍 工 程 亦 十 分 艱 巨 。 不 過 , 幾 經 努 力 後 , 番 禺 華 仁 小 學 新 校 舍 終 吿 落 成 。 除 在 一 九 七 八 至 八 一 年 間 , 連 神 父 被 調 任 為 澳 門 利 瑪 竇 中 學 校 長 外 , 他 大 部 份 時 間 均 在 華 小 服 務 。 對 於 繁 重 的 工 作 , 他 不 但 沒 有 怨 言 , 還 跟 我 們 分 享 了 另 一 位 耶 穌 會 士 Fr. John Neary 的 一 句 話 : 「如 果 對 工 作 提 起 興 趣 , 就 會 成 功 ; 如 果 成 功 了 , 就 會 喜 歡 工 作 。」

生活的智慧 
除 了 教 育 工 作 , 連 神 父 亦 先 後 在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及 九 龍 聖 保 祿 堂 服 務 。 他 坦 言 由 於 香 港 社 會 急 劇 轉 變 , 多 方 的 壓 力 導 致 家 庭 破 裂 、 青 少 年 問 題 等 , 但 這 些 問 題 都 不 能 單 憑 理 性 討 論 就 可 以 解 決 。 而 青 少 年 自 殺 問 題 日 益 嚴 重 , 神 父 覺 得 其 中 原 因 是 現 今 的 年 輕 人 不 懂 得 面 對 孤 獨 。 「懂 得 獨 處 非 常 重 要 。」 連 神 父 憶 述 , 鄧 以 明 總 主 教 的 經 歷 : 「他 曾 在 中 國 大 陸 被 囚 二 十 二 年 之 久 , 其 中 有 七 年 更 是 單 獨 監 禁 , 其 間 沒 有 和 其 他 人 説 話 的 機 會 , 若 非 靠 對 主 堅 定 的 信 德 和 對 人 無 私 的 愛 德 , 不 容 易 熬 過 。」 連 神 父 語 重 心 長 地 勸 勉 我 們 切 勿 驕 矜 , 應 踏 實 地 去 為 主 為 人 服 務 , 他 説 : 「遠 避 榮 譽 , 愈 遠 愈 好 。 讓 他 人 獲 得 榮 譽 , 自 己 默 默 耕 耘 , 這 樣 , 你 能 做 到 的 就 會 更 多 。」 而 且 , 「不 論 我 們 做 甚 麼 , 目 的 只 有 一 個 , 就 是 透 過 服 務 , 光 榮 天 主 。」

尋真相,行真道 
連 神 父 除 了 一 再 提 醒 我 們 避 榮 譽 , 更 勸 勉 我 們 追 尋 真 相 。 他 認 為 尤 其 在 這 謊 言 充 斥 的 世 代 , 真 相 該 是 我 們 思 考 的 首 要 事 情 。 「我 們 必 須 擴 闊 自 己 的 思 維 , 否 則 會 停 滯 不 前 。」 連 神 父 説 我 們 學 習 , 並 非 只 為 了 書 中 的 知 識 , 更 重 要 的 是 懂 得 如 何 接 近 真 相 。 他 回 想 許 禮 仁 神 父 (Martin Cryan) 經 常 鼓 勵 學 生 動 手 做 實 驗 , 提 醒 學 生 不 要 盲 目 信 從 書 本 上 的 資 料 , 不 要 混 淆 科 學 與 真 相 。 科 學 並 非 絕 對 的 答 案 , 連 神 父 舉 出 「波 粒 二 象 性」 和 被 拋 棄 的 「以 太 假 説」 來 闡 明 科 學 理 論 都 有 可 能 被 推 翻 。 神 父 續 引 用 愛 因 斯 坦 名 言 「天 道 微 而 不 鄙」 —— 有 時 候 我 們 竭 力 尋 找 一 件 事 的 答 案 ,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卻 可 能 是 另 一 件 事 的 答 案 。 連 神 父 説 , 這 並 不 是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惡 作 劇 , 乃 是 天 主 上 智 的 安 排 , 好 讓 我 們 看 見 主 , 並 行 祂 的 真 道 。

連 神 父 總 結 道 : 「世 上 愈 是 簡 單 的 人 愈 容 易 看 到 真 相 。」 並 給 為 我 們 吟 了 一 段 詩 , 筆 錄 如 下 :

God guard me from those thoughts men think
In the mind alone;
He that sings a lasting song
Thinks in a marrow-bone.
                                                  --William Butler Yeats
(
威 廉 巴 特 勒 葉 慈 , 愛 爾 蘭 人 , 一 九 二 三 年 諾 貝 爾 文 學 獎 得 主)

本地耶穌會團體供稿 伍敬禧,周卓君撰文
2010 年 9 月 19 日

 


耶穌會連民安神父百歲壽辰
生日願望:願學生一切安好

耶 穌 會 連 民 安 神 父 (Joseph Mallin) 九 月 十 三 日 晚 與 一 批 華 仁 書 院 舊 生 一 起 慶 祝 百 歲 壽 辰 。 他 在 海 外 的 親 人 亦 遠 道 而 來 , 向 這 位 長 輩 祝 壽 。

長 時 間 投 入 教 育 和 堂 區 工 作 的 連 神 父 記 掛 著 他 的 學 生 和 教 徒 , 談 起 他 的 生 日 願 望 時 , 他 直 説 「希 望 他 的 學 生 、 所 有 的 人 一 切 安 好 …… 直 至 來 日 見 天 主 時」。

連 神 父 現 在 每 天 五 時 起 床 , 祈 禱 後 用 早 餐 , 然 後 便 投 入 每 天 的 事 務 。 「我 再 不 能 四 處 去 , 但 我 勤 於 寫 信 , 寫 給 患 病 或 受 困 擾 的 人 。」

「我 也 常 常 閲 讀 , 讀 報 紙 , 讀 一 些 往 日 的 資 料 , 但 我 再 沒 有 看 小 説 , 也 沒 有 看 電 視 …… 當 然 , 我 也 沒 有 用 電 腦 。」 連 神 父 説 : 「我 也 會 步 行 , 以 此 為 運 動 。 晚 上 八 時 安 頓 就 寢 , 在 床 上 祈 禱 , 約 十 時 入 睡 。」 問 神 父 的 養 生 方 法 , 他 簡 單 地 説 不   酗 酒 , 少 吃 快 餐 , 多 點 步 行 。

連 神 父 行 動 有 點 不 便 , 要 在 旁 人 攙 扶 下 用 手 杖 行 走 , 但 他 思 路 清 晰 , 他 九 月 十 六 日 接 受 本 報 訪 問 時 便 指 出 : 「我 只 是 最 長 壽 的 愛 爾 蘭 耶 穌 會 神 父 而 已 。」 他 談 的 是 愛 爾 蘭 一 報 章 上 週 刊 登 他 的 專 訪 時 , 稱 他 是 最 長 壽 的 愛 爾 蘭 神 父 。

來 自 愛 爾 蘭 的 傳 教 士 連 民 安 神 父 , 退 休 前 服 務 過 港 島 的 番 禺 會 所 華 仁 小 學 和 九 龍 的 聖 保 祿 堂 。 連 神 父 自 一 九 七 0 年 起 開 始 服 務 聖 保 祿 堂 , 聖 堂 本 年 六 月 慶 祝 主 保 瞻 禮 時 , 亦 為 連 神 父 慶 祝 百 歲 壽 辰 。

連 神 父 的 父 親 (Michael Mallin) 是 爭 取 愛 爾 蘭 獨 立 運 動 中 的 重 要 人 物 , 後 遭 英 軍 於 一 九 一 六 年 處 決 , 當 時 連 神 父 不 足 三 歲 。 但 愛 爾 蘭 政 界 一 直 敬 重 其 父 親 , 愛 爾 蘭 國 會 僑 民 部 發 言 人 早 前 預 祝 連 神 父 百 歲 生 日 時 , 便 再 次 提 及 此 事 。

連 神 父 父 親 在 最 後 一 封 家 書 中 , 便 鼓 勵 連 民 安 當 神 父 , 他 和 其 中 一 名 哥 哥 後 來 都 加 入 了 耶 穌 會 。

連 民 安 一 九 三 四 年 加 入 愛 爾 蘭 耶 穌 會 , 四 六 年 晉 鐸 , 四 八 年 赴 中 國 廣 州 , 次 年 來 港 服 務 。

2013 年 9 月 22 日 

 


耶穌會連民安神父
獲頒都柏林市自由獎

耶 穌 會 連 民 安 神 父 (Joseph Mallin) 三 月 二 十 一 日 獲 其 家 鄉 愛 爾 蘭 頒 發 「都 柏 林 市 自 由 獎」 (Freedom of the City of Dublin), 表 揚 他 對 香 港 及 澳 門 的 貢 獻 , 並 向 連 民 安 的 父 親 馬 林 致 敬 。

頒 獎 禮 假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舉 行 , 都 柏 林 市 長 (Criona Ni Dhalaigh) 及 神 父 家 人 專 程 來 港 參 禮 , 愛 爾 蘭 駐 香 港 及 澳 門 總 領 事 韋 宏 達 (P. Ryan) 亦 有 參 與 。 兩 所 華 仁 書 院 的 合 唱 團 席 間 獻 唱 ; 並 回 顧 愛 爾 蘭 一 九 一 六 年 的 「復 活 節 起 義」 歷 史 。

都 柏 林 市 長 於 典 禮 上 指 出 , 連 民 安 神 父 獲 此 殊 榮 , 除 了 因 為 其 父 的 功 績 外 , 更 是 因 著 連 神 父 透 過 牧 民 與 教 育 貢 獻 港 澳 社 會 。 該 獎 是 都 柏 林 的 最 高 榮 譽 , 獲 獎 名 人 包 括 德 蘭 修 女 和 昂 山 素 姬 等 。

現 年 一 百 零 二 歲 的 連 民 安 一 九 三 四 年 加 入 愛 爾 蘭 耶 穌 會 , 四 六 年 晉 鐸 , 四 八 年 赴 中 國 廣 州 , 次 年 來 港 服 務 , 曾 擔 任 香 港 番 禺 會 所 華 仁 小 學 及 澳 門 利 瑪 寶 中 學 的 校 長 。 他 為 人 沉 默 而 謙 厚 , 力 行 仁 愛 。

至 於 連 神 父 的 父 親 馬 林 (Michael Mallin), 他 因 被 指 參 與 復 活 節 起 義 而 被 英 國 當 局 判 死 刑 。 馬 林 年 少 時 被 徵 召 為 英 國 兵 , 曾 在 印 度 及 阿 富 汗 打 仗 , 於 一 八 九 五 年 獲 頒 發 印 度 獎 牌 。 可 是 , 他 愧 於 協 助 英 國 去 攻 打 貧 困 國 家 。

他 其 後 成 為 愛 爾 蘭 社 會 主 義 黨 的 創 黨 成 員 , 亦 是 愛 爾 蘭 人 民 軍 隊 的 副 指 揮 官 。 他 於 一 九 一 六 年 復 活 節 期 間 參 與 聖 史 蒂 芬 綠 地 舉 行 演 習 後 被 捕 。

馬 林 於 四 月 三 十 日 的 審 訊 中 強 調 自 己 並 無 主 催 起 義 , 但 突 如 其 來 的 槍 擊 事 件 迫 使 他 調 動 及 指 揮 下 屬 。 他 説 自 己 於 一 九 一 三 年 加 入 公 民 組 織 , 亦 只 為 保 護 工 人 抵 抗 由 僱 主 背 後 資 助 、 打 壓 罷 工 工 人 的 都 柏 林 警 察 。

最 終 , 馬 林 於 一 九 一 六 年 五 月 八 日 被 處 死 , 遺 下 有 身 孕 的 妻 子 及 孩 子 , 包 括 兩 歲 的 連 民 安 神 父 。 馬 林 在 遺 書 中 勸 勉 兒 子 回 應 聖 召 , 成 就 了 現 在 的 連 民 安 神 父 ; 他 受 刑 前 亦 表 示 , 逮 捕 他 的 警 察 與 所 有 在 軍 事 法 庭 審 判 他 的 人 並 沒 有 錯 , 又 要 求 妻 子 為 那 些 捲 入 這 鬥 爭 的 愛 爾 蘭 人 及 英 國 人 祈 禱 。

這 次 起 義 後 來 為 愛 爾 蘭 人 帶 來 了 自 由 —— 當 地 人 帶 貨 品 出 入 境 毋 須 繳 納 關 税 、 可 自 由 在 公 共 地 方 放 牧 , 以 及 擁 有 市 政 與 國 會 的 投 票 權 。

另 一 方 面 , 都 柏 林 總 主 教 於 三 月 十 五 日 的 復 活 節 起 義 百 周 年 紀 念 活 動 上 , 呼 籲 當 局 必 須 謹 記 人 民 所 奮 力 爭 取 的 權 利 , 他 指 那 些 於 一 九 一 六 年 宣 布 愛 爾 蘭 共 和 國 成 立 的 人 , 都 希 望 愛 爾 蘭 能 有 新 氣 象 。

復活節起義 
一 九 一 六 年 四 月 二 十 四 日 的 「復 活 節 起 義」 力 求 爭 取 愛 爾 蘭 獨 立 , 事 件 於 四 月 三 十 日 平 息 。 一 八 年 主 張 獨 立 的 新 芬 黨 在 愛 爾 蘭 議 會 選 舉 中 獲 八 成 選 票 ; 一 九 年 新 芬 黨 宣 布 愛 蘭 爾 獨 立 , 愛 爾 蘭 獨 立 戰 爭 開 始 。

一 九 二 一 年 愛 爾 蘭 戰 爭 結 束 ,   愛 爾 蘭 與 英 國 簽 訂 條 約 , 在 愛 爾 蘭 成 立 「自 由 邦」 享 全 面 治 權 , 但 仍 留 在 英 國 。 三 七 年 愛 爾 蘭 訂 立 新 憲 法 , 成 為 完 全 獨 立 於 英 國 的 主 權 國 家 。


一百年前的聖召召叫
譚國雄

一 九 一 六 年 萬 里 外 的 愛 爾 蘭 「復 活 節 起 義」 中 , 引 出 一 個 盪 氣 迴 腸 感 人 的 聖 召 故 事 而 惠 澤 香 港 。 當 年 四 月 廿 四 日 復 活 節 星 期 一 早 上 , 都 柏 林 市 民 享 受 公 眾 假 期 的 閒 暇 , 正 午 時 分 , 市 區 冷 冷 清 清 , 為 約 一 百 二 十 名 持 械 民 兵 突 聚 於 自 由 會 堂 (Liberty Hall) 前 繼 而 操 往 郵 政 總 局 , 零 星 行 人 尚 以 為 是 自 歐 戰 爆 發 後 , 無 日 無 之 的 軍 事 演 習 。 直 至 愛 爾 蘭 民 軍 (Irish Citizen Army) 司 令 哥 朗 連 (James Connolly) 舉 兵 佔 據 郵 政 總 局 , 升 起 愛 爾 蘭 三 色 旗 及 愛 爾 蘭 義 勇 軍 (Irish Volunteers) 司 令 皮 爾 斯 (Patrick Pearse) 於 總 局 前 發 表 建 國 宣 言 , 另 外 數 批 民 兵 佔 領 市 內 多 座 公 共 大 樓 , 都 柏 林 市 民 方 知 此 乃 武 裝 起 義 , 亦 是 後 所 稱 的 復 活 節 起 義 (Easter Rising)

其 中 一 位 起 義 司 令 馬 林 (Michael Mallin) 曾 於 駐 印 度 英 軍 服 役 約 十 四 年 , 回 國 後 當 紡 絲 工 人 : 一 九 一 三 年 參 加 愛 爾 蘭 民 軍 及 任 總 教 官 。 當 起 義 迅 速 被 英 軍 鎮 壓 時 , 他 率 部 隊 退 守 皇 家 外 科 學 院 , 四 月 三 十 日 奉 上 級 命 投 降 , 於 五 月 八 日 遭 處 决 。 為 期 六 天 的 起 義 結 束 , 英 軍 共 逮 捕 三 千 多 人 : 近 一 千 九 百 人 定 罪 , 九 十 人 被 判 死 刑 , 其 中 十 六 人 遭 處 決 , 而 其 他 被 捕 及 定 罪 的 人 士 於 同 年 年 底 全 部 獲 釋 。

當 時 馬 林 年 剛 過 四 十 一 及 行 將 被 處 決 , 他 與 母 親 , 三 兄 弟 , 子 女 及 有 身 孕 的 妻 子 訣 別 後 , 定 必 百 感 交 集 , 幸 能 獲 得 天 主 的 特 別 恩 賜 , 給 他 內 心 的 平 安 , 連 夜 寫 給 妻 子 的 遺 書 説 :

「親 愛 的 妻 子 , 我 的 摯 愛 , 我 已 被 判 死 刑 , 明 早 三 時 三 刻 , 我 將 被 槍 決 ……。 願 天 主 降 福 我 們 及 我 們 的 子 孫 。 我 在 世 上 剩 餘 的 幾 個 小 時 中 要 單 獨 與 主 相 處 作 準 備 。」

「我 希 望 妳 能 夠 奉 獻 Una 與 及 Joseph 為 主 服 務 , 兩 位 扶 持 為 我 們 補 贖 的 支 柱 , 請 努 力 嘗 試 去 做 到 及 祈 求 天 主 賜 我 們 所 願 。」

Una, 我 的 小 寶 貝 , 妳 去 當 修 女 。 Joseph, 我 的 小 男 兒 , 去 當 神 父 。 James John, 努 力 去 照 顧 母 親 , 為 母 親 , 為 愛 爾 蘭 , 當 自 強 。」

天 主 的 賞 賜 不 單 讓 Una 成 為 了 修 女 , 終 身 在 西 班 牙 服 務 。 連 民 安 神 父 (Joseph Mallin S.J.) 加 入 耶 穌 會 為 會 士 , 一 九 四 六 年 晉 鐸 , 在 香 港 服 務 近 七 十 年 。 其 兄 John 亦 早 他 加 入 耶 穌 會 在 愛 爾 蘭 服 務 。

二 0 六 年 五 月 八 日 為 馬 林 司 令 逝 世 一 百 周 年 日 , 這 一 位 偉 大 父 親 在 臨 被 處 決 前 , 對 女 兒 及 兒 子 「囑 咐 叮 嚀」 他 們 過 獻 身 生 活 。 我 們 對 這 位 大 力 推 動 聖 召 的 偉 大 父 親 致 以 無 比 的 敬 意 。 讓 我 們 感 謝 天 主 賜 與 他 臨 終 前 內 心 平 安 , 不 單 成 全 他 三 個 兒 女 獻 身 修 道 , 更 讓 他 的 兒 子 (連 民 安 神 父) 能 活 到 過 百 歲 , 在 他 父 親 逝 世 百 年 後 都 能 紀 念 他。

香港培聖會供稿www.serraclubhk.org
網站載有馬林轉載司令給妻子的遺書全函及愛爾蘭復活節起 義簡

2016 年 5 月 8 日

 


Easter farewell to long-serving Jesuit

Father Joseph Mallin (連民安神父),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retuned to the Lord he served on 1 April 2018, Easter Sunday. He was 104-years-old.

Born in Ireland on 13 September 1913, he joined the Jesuits on 7 September 1932 and was ordained on 31 July 1946. He made his final vows on 8 December 1976.

He arrived in Hong Kong and proceeded to Canton (Guangzhou) in 1948, returning to the then-British colony in 1949.

Between 1950 and 1968, Father Mallin taught at Wah Yan College Hong Kong and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then served as the principal of Pun U Association Wah Yan Primary School, Stubbs Road, from 1971-1977 and subsequently as the school’s supervisor from 1977 to 2002.

He was chaplain of Pun U from 2009 to 2103, formally retiring when he reached 100-years-old.

A funeral Mass will be celebrated for Father Mallin at 10am on 14 April at St. Ignatius Chapel,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8 April 2018

 


耶穌會連民安神父安息
享壽
104歲 長年投身教育

耶 穌 會 連 民 安 神 父 於 二 0 一 八 年 四 月 一 日 復 活 主 日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一 百 零 四 歲 。

連 民 安 神 父 的 殯 葬 禮 將 於 四 月 十 四 日 (週 六) 上 午 十 時 假 九 龍 的 聖 依 納 爵 小 堂 舉 行 , 彌 撒 後 隨 即 奉 柩 下 葬 跑 馬 地 的 天 主 教 墳 場 。

連 神 父 一 九 一 三 年 九 月 十 三 日 生 於 愛 爾 蘭 都 柏 林 (Dublin) , 三 二 年 九 月 在 愛 爾 蘭 加 入 耶 穌 會 , 四 六 年 七 月 卅 一 日 在 都 柏 林 領 受 司 鐸 職 。

一 九 四 八 年 , 連 神 父 經 香 港 進 入 廣 東 , 四 九 年 返 回 香 港 , 一 九 五 0 至 六 八 年 間 , 他 任 教 於 香 港 和 九 龍 的 華 仁 書 院 。 一 九 七 一 至 七 七 年 , 他 出 任 番 禺 會 所 華 仁 小 學 校 長 , 一 九 七 六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在 香 港 矢 發 末 願 。

連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九 至 七 0 年 , 和 七 八 至 八 一 年 在 澳 門 教 學 ; 他 七 七 年 至 二 0 0 二 年 出 任 華 仁 小 學 校 監 , 二 0 0 九 至 二 0 一 三 年 出 任 華 仁 小 學 神 師 , 至 一 百 歲 之 齡 正 式 退 休 。

2018 年 4 月 8 日
 

 

敬悼連民安神父
南菁

從 神 交 至 筆 友 , 我 與 連 神 父 的 友 誼 超 過 四 十 年 , 認 識 他 並 非 因 我 每 週 日 都 去 香 港 華 仁 中 學 望 彌 撒 , 而 是 因 我 年 輕 時 在 一 所 修 會 辦 的 私 立 小 學 任 教 . 我 每 天 上 學 (下 午 班) 時 正 是 連 神 父 任 校 長 的 小 學 上 午 校 放 學 時 間 , 我 倆 天 天 都 在 半 山 的 路 上 相 遇 , 彼 此 也 只 是 點 點 頭 而 並 沒 有 交 談 , 我 知 道 他 是 耶 穌 會 的 神 父 , 但 他 並 不 知 道 我 姓 甚 名 誰 。

如 此 的 相 遇 點 頭 六 年 後 , 我 轉 去 了 馬 鞍 山 一 所 津 貼 小 學 , 便 沒 有 再 與 他 相 遇 , 直 至 七 年 後 退 休 , 享 受 了 十 年 的 退 休 生 活 後 , 便 老 來 從 子 的 來 了 新 加 坡 , 初 到 此 地 無 親 朋 故 友 , 只 能 與 香 港 的 親 友 通 信 。

然 後 我 心 血 來 潮 的 寫 了 封 信 給 他 , 看 他 還 是 否 記 得 我 這 個 多 年 前 在 路 上 常 遇 見 的 過 客 , 以 為 他 不 會 記 得 我 了 , 沒 想 到 他 很 快 便 回 信 , 此 後 我 和 他 便 從 多 年 前 的 點 頭 之 交 變 成 了 筆 友 , 在 他 初 期 給 我 的 信 , 是 以 英 文 簽 他 的 名 字 , 後 來 熟 絡 了 , 便 用 愛 爾 蘭 文 簽 名 , 他 是 個 非 常 熱 愛 自 己 國 家 的 人 , 他 並 不 喜 歡 英 國 , 因 為 當 他 還 是 個 幼 嬰 時 , 他 的 父 親 便 被 英 軍 處 決 了 , 因 為 當 時 的 愛 爾 蘭 人 都 不 願 被 英 國 統 治 而 紛 起 反 抗 , 他 父 親 是 其 中 之 一 , 所 以 他 從 小 便 沒 有 父 親 , 長 大 後 加 入 耶 穌 會 , 把 對 父 親 的 愛 和 思 念 轉 給 教 會 和 人 群 。 他 是 一 位 博 學 的 耶 穌 會 士 而 不 嫌 的 和 像 我 一 個 如 此 不 濟 的 人 交 朋 友 , 除 了 顯 示 他 的 高 品 格 , 也 使 我 永 遠 心 存 感 恩 而 作 了 耶 穌 會 永 遠 的 忠 僕 。

數 年 前 回 港 時 , 特 意 去 拜 會 了 他 , 聆 聽 了 他 許 多 心 底 話 , 我 很 感 動 , 天 主 竟 然 在 我 的 暮 年 認 識 了 他 , 真 是 不 枉 此 生 。

他 最 後 給 我 的 信 是 去 年 的 聖 誕 節 , 之 後 沒 有 來 信 , 只 有 我 寫 信 給 他 , 因 他 已 年 過 百 歲 , 是 我 在 耶 穌 會 認 識 的 傳 教 士 中 年 紀 最 長 的 一 位 , 直 至 兩 個 多 月 前 , 讀 香 港 寄 來 的 公 教 報 才 知 道 他 已 回 歸 父 家 , 享 年 一 百 零 四 歲 , 可 説 福 壽 全 歸 , 得 到 天 主 特 別 的 恩 寵 , 我 會 永 遠 懷 念 他 。
2018 年 9 月 16 日


Biographical Notes of the Jesuits in Hong Kong 1926-2000, by Frederick Hok-ming Cheung PhD, Wonder Press Company 2013.
一九二六年至二零一六年在香港的耶穌會會士影像回憶, 紀歷有限公司,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