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WONG, Yung-Muk John
勇牧神父

 

* Birth in China: [31 December 1915]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15 August 1940]
* Death in Hong Kong: [7 October 2005]

* Assistant Local Seminary, Caine Road: [1940] - [1941]
* Kho-tung (
可塘), Hoi Fung (海豐): [1948] - [1953]
* Hoi Fung District, China: [1954] - [1980]
* St. Margaret
s Church, Happy Valley: Assistant [1981] - [1997]
* Hospital Chaplain - Yeung Woh Hospital: [1982] - [1997]

 

耶穌的勇兵
黃勇牧神父──陳若望

現 在 我 要 向 大 家 介 紹 一 位 忠 勇 可 嘉 的 兄 弟 , 我 們 應 該 稱 他 為 耶 穌 的 勇 兵 , 他 就 是 黃 勇 牧 神 父 。

過 去 , 黃 神 父 在 海 豐 牛 皮 地 一 帶 傳 教 , 與 白 主 教 同 在 一 起 , 甚 少 到 汕 尾 來 。 因 此 , 我 們 都 不 很 認 識 。

但 到 一 九 五 二 年 秋 天 , 我 被 海 豐 人 民 政 府 教 育 科 調 派 至 牛 皮 地 擴 展 新 校 時 , 便 跟 他 在 一 起 ; 雖 只 短 短 的 一 年 時 間 , 但 他 卻 留 給 我 深 刻 的 印 象 , 令 人 難 忘 。

牛 皮 地 前 後 左 右 , 共 有 十 來 條 村 落 。 解 放 後 , 合 併 起 來 , 稱 為 可 北 鄉 。 鄉 府 就 設 在 牛 皮 地 的 主 教 大 樓 ; 二 樓 是 鄉 府 的 辦 事 處 , 樓 下 就 是 我 們 教 師 的 宿 舍 , 在 教 師 宿 舍 的 對 門 , 有 一 間 細 小 的 房 間 , 是 以 前 主 教 用 來 儲 藏 雜 物 的 , 這 時 , 卻 成 為 黃 神 父 的 住 所 了 。 黃 神 父 雖 然 與 我 對 門 , 而 且 朝 晚 見 面 , 但 是 彼 此 都 不 敢 打 招 呼 。 因 為 , 那 時 是 土 地 改 革 時 期 , 人 們 視 他 為 「帝 國 主 義 走 狗」 , 不 准 他 與 他 人 交 談 來 往 , 並 受 嚴 格 管 制 , 全 村 人 雖 都 是 教 友 , 但 神 父 為 免 牽 累 他 人 , 故 不 敢 隨 意 接 觸 ; 村 人 也 視 他 為 過 路 陌 生 人 一 樣 , 而 彼 此 的 心 裡 , 都 有 說 不 出 的 難 過 。

當 時 鄉 裡 正 進 行 雷 厲 風 行 的 土 地 改 革 , 農 民 在 土 改 隊 的 支 持 下 , 誓 要 把 地 主 手 中 的 土 地 奪 過 來 。 因 此 , 便 開 展 了 鬥 爭 大 會 , 日 以 繼 夜 的 鬥 爭 , 鬥 完 一 個 又 一 個 , 農 民 的 情 緒 十 分 激 動 , 口 號 聲 有 如 雷 響 , 有 的 哭 著 訴 苦 , 有 的 拳 打 腳 踢 , 地 主 及 富 農 都 低 垂 著 頭 , 任 其 批 判 , 場 面 實 在 使 人 驚 心 動 魄 。 我 們 做 教 師 的 , 除 教 學 外 , 還 須 協 助 農 會 出 版 土 改 大 字 報 , 以 及 計 算 土 地 農 具 及 耕 牛 的 分 配 , 一 天 到 晚 也 是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

在 起 初 一 段 時 期 , 鄉 府 的 注 意 力 只 集 中 在 地 主 身 上 , 因 此 , 黃 神 父 雖 受 管 制 , 生 活 還 算 好 過 : 日 出 而 作 , 日 入 而 息 , 耕 作 雖 甚 疲 勞 , 但 能 免 受 精 神 折 磨 , 好 算 為 萬 幸 的 了 。 可 惜 好 景 不 常 , 漸 漸 的 目 標 就 轉 移 到 黃 神 父 身 上 , 正 副 鄉 長 都 是 外 村 的 外 教 人 ; 他 們 十 分 仇 視 天 主 教 , 便 利 用 職 權, 對 黃 神 父 進 行 了 疲 勞 審 問 , 每 天 晚 上 , 鄉 長 親 自 把 黃 神 父 押 到 二 樓 去 , 輪 流 進 行 審 訊 , 並 施 予 私 刑 , 我 睡 在 樓 下 的 宿 舍 裡 , 只 聽 見 拍 枱 聲 , 拳 打 腳 踢 聲 , 以 及 吶 喊 聲 , 直 至 夜 半 為 止 , 晚 晚 如 是 ; 有 時 甚 至 到 天 明 才 肯 罷 休 。 經 過 如 此 虐 待 的 黃 神 父 , 只 見 他 拖 著 疲 乏 的 腳 步 , 一 搖 一 擺 地 扛 著 鋤 頭 , 往 田 間 去 繼 續 工 作 。

眼 看 著 他 一 天 比 一 天 地 瘦 下 去 , 過 往 健 碩 的 體 形 , 已 變 成 老 態 龍 鍾 的 了 , 魁 梧 直 立 的 腰 背 , 也 已 彎 曲 了 , 赤 著 雙 腳 , 穿 著 破 衣 裳 , 頭 戴 爛 草 笠 , 使 人 見 了 都 感 傷 痛 。

他 只 能 以 自 己 的 勞 力 , 換 取 些 微 的 食 粮 , 飽 餓 與 否 , 又 有 誰 敢 過 問 呢 ? 不 准 他 趕 墟 集 , 至 於 餸 菜 更 是 談 不 上 了 。 有 一 次 , 我 鼓 著 勇 氣 , 從 汕 尾 帶 了 一 包 咸 魚 仔 , 乘 神 父 出 房 門 時 , 偷 偷 的 塞 在 他 手 裡 , 轉 身 就 大 踏 步 的 走 開 。 後 來 有 位 青 年 叫 我 到 他 家 裡 去 , 原 來 神 父 早 就 坐 在 他 的 家 中 , 我 們 彼 此 交 談 了 一 會 兒 , 黃 神 父 說 : 「謝 謝 你 送 給 我 的 東 西 。 不 過 , 請 你 千 萬 不 要 為 我 難 過 , 更 不 要 為 我 傷 心 , 要 記 住 , 主 耶 穌 曾 說 過 : 人 不 只 靠 麵 包 才 生 活 的 。 我 所 受 的 應 視 為 世 間 的 補 贖 , 我 早 已 把 自 己 全 托 付 於 天 主 的 手 中 , 一 切 聽 從 上 主 的 安 排 。」 短 短 數 言 , 使 我 大 受 感 動 , 至 今 相 隔 已 經 三 十 多 年 , 但 仍 記 憶 猶 新 。

好 不 容 易 一 年 過 去 了 , 不 久 , 我 被 調 離 牛 皮 地 , 跟 著 , 被 人 套 上 「帝 國 主 義 間 諜」 的 罪 名 而 被 捕 入 獄 。 在 獄 中 , 我 回 憶 起 黃 神 父 的 說 話 , 使 我 勇 氣 大 增 , 雖 受 折 磨 , 也 不 背 棄 我 主 耶 穌 基 督 。

一 九 六 二 年 春 天 , 我 到 港 後 才 知 道 黃 神 父 已 被 送 到 華 北 去 勞 改 , 飽 受 三 十 年 的 磨 折 , 數 年 前 總 算 重 獲 自 由 , 回 到 香 港 , 繼 續 他 的 牧 民 工 作 。

黃 勇 牧 神 父 堅 強 的 意 志 , 及 其 偉 大 的 人 生 觀 , 堪 稱 耶 穌 的 勇 兵 , 且 是 鐸 界 及 我 們 教 友 效 法 的 好 模 範 。
1985 年 5 月 10 日 

 

 

我的前半生——
為晉鐸六十週年而作
黃勇牧

「我 應 該 要 怎 樣 報 謝 上 主 , 謝 祂 賜 給 我 的 一 切 恩 佑 ? 我 要 舉 起 救 恩 的 爵 杯 , 我 要 呼 籲 上 主 的 名 號 , 以 擺 脫 一 切 的 仇 敵 。」(116)

我 是 一 九 四 零 年 八 月 十 五 日 聖 母 升 天 瞻 禮 日 在 香 港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受 祝 聖 的 , 同 時 受 祝 聖 爲 神 父 的 還 有 本 教 區 的 林 甦 神 父 、 周 導 民 神 父 、 余 遠 之 神 父 , 還 有 慈 幼 會 五 位 神 父 —— 可 惜 後 八 名 神 父 都 已 先 後 恩 召 投 奔 主 懷 了 。

升 神 父 後 , 恩 主 教 委 派 我 在 小 修 院 教 書 , 並 兼 任 薄 扶 林 嘉 諾 撒 修 女 辦 的 育 嬰 堂 舉 行 彌 撒 , 夠 忙 的 了 , 但 可 慰 的 我 的 學 生 李 宏 基 以 後 竟 榮 陞 了 主 教 , 麥 耀 初 、 劉 蘊 遜 升 了 神 父 。

一 九 四 二 年 十 二 月 八 日 聖 母 無 原 罪 瞻 禮 日 早 上 八 時 , 太 平 洋 戰 爭 爆 發 , 日 本 侵 略 者 攻 陷 香 港 , 焚 劫 搶 掠 , 把 香 港 變 成 死 市 , 香 港 糧 食 缺 乏 , 居 民 紛 紛 逃 往 大 陸 , 修 院 解 散 , 修 生 遣 散 回 家 。 恩 主 教 對 我 說 : 「別 在 這 裡 餓 死 , 教 區 尙 有 三 個 縣 在 大 陸 (寶 安 、 惠 陽 、 海 豐) , 回 去 大 陸 吧 ! 大 可 作 爲 呢 !」

當 時 在 內 地 教 區 轄 有 兩 個 總 鐸 區 , 一 個 在 惠 州 , 主 其 事 的 爲 馬 俊 賢 神 父 、 黃 耀 賜 神 父 住 在 一 條 龍 , 陳 伯 良 神 父 在 淡 塘 , 堂 口 十 多 個 如 平 海 , 鵝 埠 範 和 崗 、 平 山 、 淡 水 、 澳 頭 、 橫 力 等 。 周 導 民 神 父 則 駐 三 多 祝 , 第 二 個 總 鐸 區 在 海 豐 牛 皮 地 , 主 其 事 的 爲 白 英 奇 神 父 , 一 九 四 九 年 白 神 父 在 港 被 祝 聖 爲 主 教 後 返 海 豐 主 持 教 務 , 一 九 五 一 年 被 遣 返 香 港 , 當 時 在 職 神 父 , 國 籍 的 有 陳 伯 良 、 余 遠 之 、 周 導 民 、 林 甦 和 我 , 外 籍 的 有 元 神 父 、 雷 神 父 、 班 神 父 , 教 友 約 一 萬 人 , 堂 口 半 百 以 上 , 恩 主 教 原 本 派 我 去 惠 陽 , 我 說 我 要 去 海 豐 , 恩 主 教 聽 了 頗 覺 奇 怪 , 聳 聳 肩 , 我 說 海 豐 牛 皮 地 接 近 我 家 鄕 葵 潭 , 在 困 難 時 易 於 接 濟 , 主 教 默 然 , 因 此 我 就 去 牛 皮 地 , 一 去 十 年 直 到 一 九 五 五 年 被 捕 。

到 了 牛 皮 地 , 這 是 曾 被 日 軍 佔 領 慘 遭 日 軍 蹂 躏 的 地 方 , 百 廢 待 舉 。 新 官 三 把 火 , 我 的 第 一 要 務 就 是 把 青 年 男 女 和 幼 童 組 織 起 來 , 學 習 要 理 , 適 齡 青 少 年 百 餘 人 , 晩 餐 後 鳴 鐘 入 聖 堂 , 念 晩 課 和 玫 瑰 經 , 然 後 上 要 理 課 , 我 備 二 支 煤 氣 大 光 燈 , 點 名 , 宣 佈 守 則 , 牛 皮 地 教 友 約 五 百 人 , 其 中 男 女 兒 童 百 人 有 餘 , 先 誦 讀 , 後 講 解 , 最 後 唱 聖 歌 , 學 要 理 時 氣 氛 熱 烈 , 成 年 人 特 別 老 年 婦 女 也 來 聽 講 了 。 經 此 一 役 , 經 一 年 多 時 間 的 學 習 許 多 小 朋 友 得 以 辦 告 解 和 初 領 聖 體 了 , 因 此 大 大 鞏 固 教 友 的 信 德 和 虔 誠 愛 主 的 心 , 牛 皮 地 因 而 發 生 了 巨 大 的 變 化 。

一 九 四 九 年 國 慶 節 前 海 、 陸 豐 解 放 , 牛 皮 地 聖 堂 接 土 地 改 革 辦 公 室 命 令 , 要 求 教 會 停 止 一 切 宗 教 活 動 協 助 土 改 , 並 限 制 神 父 出 外 傳 教 , 不 久 又 將 意 籍 神 職 人 員 驅 逐 出 境 , 先 是 即 一 九 五 一 年 復 活 節 前 白 英 奇 主 教 叫 我 代 他 寫 封 信 給 海 豐 公 安 局 說 自 己 患 有 小 疝 氣 要 求 回 港 醫 治 , 發 信 後 不 到 三 日 公 安 來 信 叫 他 到 縣 里 公 安 局 去 , 到 局 後 見 海 豐 局 內 雷 志 遠 神 父 和 班 嘉 理 及 元 神 父 都 在 那 裡 , 公 安 宣 佈 他 們 被 扣 押 審 查 , 扣 在 復 興 旅 館 內 達 一 年 之 久 , 以 後 先 後 驅 逐 出 境 , 從 此 以 後 , 海 豐 教 會 只 有 我 一 人 了 , 因 林 神 父 被 扣 押 在 家 監 管 勞 動 。 余 神 父 五 零 年 已 回 港 治 病 , 周 神 父 則 調 去 三 多 竹 。 一 九 五 五 年 國 內 又 掀 起 肅 淸 反 革 命 政 治 運 動 , 我 以 暗 藏 在 宗 教 內 的 反 革 命 份 子 罪 名 被 捕 , 判 了 終 身 監 禁 , 押 赴 東 北 凌 源 第 一 監 改 造 。 一 九 八 零 年 特 赦 回 港 , 凡 二 十 六 年 , 獄 中 的 細 節 這 裡 就 不 說 了 , 經 上 早 有 預 言 , 爲 基 督 作 証 所 應 付 出 的 代 價 吧 ! 毛 澤 東 早 就 告 誡 國 人 無 產 階 級 專 政 就 是 要 人 不 可 亂 說 動 , 敢 亂 說 亂 動 就 要 受 無 產 階 級 專 政 的 制 裁 , 可 惜 當 時 不 明 白 罷 了 。

二 十 六 年 , 九 千 五 百 天 時 間 , 怎 麼 過 ? 共 產 黨 很 聰 明 它 並 不 讓 你 閒 著 浪 費 時 日 , 可 貴 的 光 陰 爲 要 把 鬼 變 成 人 。 它 把 改 造 的 時 間 安 排 得 非 常 緊 密 有 時 , 讓 你 透 不 過 氣 來 , 一 是 思 想 改 造 , 聽 報 告 、 討 論 、 檢 査 、 訂 計 劃 , 二 是 勞 動 改 造 搞 生 產 , 學 技 術 , 爲 國 家 創 造 財 富 , 彌 補 國 家 因 人 犯 法 給 國 家 所 造 成 的 損 失 , 三 是 給 你 休 息 時 間 以 備 再 戰 , 每 月 給 你 假 定 工 資 一 元 伍 角 零 用 錢 , 可 以 買 郵 票 寄 信 買 筆 紙 , 過 年 過 節 可 買 點 糖 果 …… 有 的 犯 人 覺 得 勞 改 很 舒 服 , 刑 滿 不 願 走 , 因 出 獄 找 不 到 工 作 , 留 隊 就 業 , 月 薪 高 達 三 十 元 六 角 , 即 我 們 所 說 的 做 也 三 十 六 , 不 做 也 三 十 六 , 因 爲 勞 改 不 讓 人 無 事 閒 著 , 胡 思 亂 想 , 所 以 時 間 過 得 很 快 , 我 生 性 沉 靜 寡 言 , 空 閒 的 時 間 念 彌 撒 經 、 玫 瑰 經 , 這 些 經 文 我 都 會 白 口 念 , 我 在 廣 州 第 一 監 獄 時 見 過 丹 竹 區 的 一 位 劉 德 真 神 父 , 在 凌 源 勞 改 時 遇 見 一 位 綿 州 的 韓 神 父 , 前 者 死 在 監 內 , 後 者 則 因 肺 病 也 在 獄 裡 。

文 革 期 間 , 我 們 沒 受 到 衝 擊 , 但 監 管 衞 很 嚴 , 那 時 紅 衛 兵 把 毛 澤 東 變 成 了 神 , 每 天 五 六 次 要 到 毛 主 席 像 前 致 敬 高 喊 毛 主 席 萬 歲 , 萬 萬 歲 , 然 後 行 禮 鞠 躬 , 幹 部 則 舉 行 「三 忠 於」 , 一 忠 於 毛 主 席 , 二 忠 於 中 國 共 產 黨 , 三 忠 於 毛 主 席 的 革 命 路 , 還 要 跳 「三 忠 於」 舞 。 但 奉 行 不 久 就 取 消 了 。

一 九 七 六 年 毛 澤 東 去 世 , 四 人 班 篡 黨 奪 權 爲 時 不 久 , 三 屆 十 一 中 全 會 以 鄧 小 平 爲 首 的 黨 中 央 撥 亂 反 正 , 鄧 小 平 提 出 改 革 開 放 , 學 校 恢 復 了 , 上 山 下 鄕 的 學 生 回 來 了 , 幹 部 子 弟 爲 了 上 學 惡 補 英 文 , 給 我 一 個 立 功 的 機 會 , 爲 幹 部 子 女 補 習 英 文 , 醫 生 恢 復 用 拉 丁 文 葯 名 處 方 需 要 我 教 拉 丁 文 , 當 時 我 在 犯 人 中 成 爲 天 之 驕 子 , 屢 獲 獎 狀 、 又 減 刑 , 先 由 無 期 減 爲 八 年 , 更 於 八 零 年 二 月 五 日 宣 佈 我 特 赦 出 監 了 。

釋 放 後 申 請 返 港 問 題 更 難 解 決 , 但 謀 事 在 人 , 成 事 在 天 , 在 天 主 那 裡 沒 有 不 可 能 的 事 , 我 在 港 的 老 父 那 時 住 在 石 硤 尾 徙 置 區 , 天 天 早 上 參 與 彌 撒 , 大 聲 祈 求 天 主 說 : 「天 主 呀 ! 我 的 兒 子 什 麼 時 候 回 來 呀 ?」 我 懷 著 這 信 念 走 去 見 人 事 科 李 科 長 , 他 說 釋 放 犯 返 香 港 並 無 先 例 , 不 防 試 試 看 , 我 借 此 空 檔 去 上 海 過 年 , 那 時 我 的 大 哥 英 邦 才 去 世 。 路 過 北 京 , 遊 北 京 頤 和 園 , 紫 禁 城 天 壇 等 名 勝 , 又 去 承 德 避 暑 山 莊 , 到 宜 興 遊 太 湖 , 宜 興 以 瓷 器 出 名 , 太 湖 則 以 蟹 出 名 。 在 上 海 安 排 了 兄 嫂 、 侄 女 骨 灰 回 故 鄕 安 葬 , 回 程 遊 瀋 陽 、 大 連 , 這 些 地 方 , 生 恐 難 再 來 了 。 回 了 凌 源 我 又 找 李 科 長 , 他 叫 我 同 他 去 瀋 陽 公 安 局 見 局 長 解 決 更 有 利 , 我 們 五 月 節 前 到 瀋 陽 , 科 長 正 在 打 籃 球 無 暇 接 待 我 們 , 我 們 交 上 申 請 書 , 偕 同 我 去 瀋 陽 的 李 科 長 向 局 長 說 : 「快 辦 呀 !」 局 長 說 : 「放 心 吧 !」 李 說 : 「下 個 禮 拜 成 不 成 ?」 局 長 說 : 「好 啦 , 好 啦 。」 果 真 五 月 初 一 個 風 雨 之 夜 , 來 電 把 我 喚 醒 , 叫 我 帶 五 元 人 民 幣 批 准 費 , 我 領 到 一 紙 往 港 單 程 証 明 書 , 準 備 行 裝 返 港 。

我 獲 准 返 港 的 消 息 傳 出 後 , 頓 時 激 起 了 一 不 大 不 小 震 動 , 劉 書 記 叫 我 到 財 務 科 去 領 取 路 費 壹 佰 元 , 另 加 伍 拾 元 零 用 錢 , 旁 邊 的 一 位 陳 隊 長 叫 我 返 港 , 說 話 要 小 心 , 該 說 的 才 說 , 對 國 家 不 利 的 不 要 說 , 劉 書 記 用 監 獄 首 長 用 的 專 車 送 我 到 車 站 , 一 夜 時 間 到 了 北 京 , 北 京 天 氣 很 熱 , 我 只 用 二 元 人 民 幣 買 個 床 位 , 北 京 教 堂 剛 開 放 , 遊 了 南 堂 和 天 安 門 廣 場 , 然 後 乘 機 到 廣 州 ; 機 票 只 需 九 十 一 元 。 二 小 時 到 了 廣 州 天 河 機 場 。 主 日 我 去 石 室 堂 參 與 彌 撒 , 三 十 年 來 第 一 次 辦 了 告 解 和 領 聖 事 , 淚 如 泉 湧 , 深 深 地 感 謝 天 主 給 我 再 生 之 恩 , 我 打 電 話 告 知 家 人 , 我 已 平 安 到 達 廣 州 , 兩 個 在 汕 的 妹 妹 專 程 來 接 我 , 八 月 一 日 我 坐 火 車 回 到 九 龍 , 會 見 了 一 別 三 十 年 的 老 父 , 父 親 握 著 我 的 手 只 喃 喃 說 : 「回 來 了 , 好 呀 ! 感 謝 天 主 !」 因 老 父 年 已 九 十 加 二 了 。

我 現 年 已 八 十 五 , 早 已 向 主 教 申 請 退 休 , 但 因 有 一 種 使 命 感 , 驅 使 我 退 而 不 休 。 另 一 原 因 是 我 出 生 潮 汕 , 又 曾 在 海 豐 傳 教 十 年 , 這 兩 地 教 會 情 況 常 縈 牽 我 心 , 驅 之 不 去 , 九 零 年 以 後 兩 地 教 會 借 改 革 開 放 的 東 風 , 聖 堂 有 的 重 建 或 修 葺 , 教 友 必 須 再 培 育 , 聖 召 缺 乏 等 問 題 , 揮 之 不 去 , 重 建 聖 堂 需 要 資 金 , 培 育 需 要 人 力 , 這 兩 方 面 內 地 和 海 外 人 士 已 做 了 很 多 工 作 , 但 還 不 夠 。 我 願 借 此 機 會 感 謝 海 內 外 對 汕 頭 教 區 作 出 貢 獻 的 人 士 , 求 天 主 百 倍 賞 報 給 你 們 , 賜 你 們 神 形 安 泰 , 工 作 順 利 , 日 進 於 德 。 對 我 個 人 來 說 , 大 家 在 唸 玫 瑰 經 時 , 記 得 爲 我 唸 以 下 的 一 句 便 是 : 「今 祈 天 主 , 及 我 等 死 候 , 亞 孟 。」

聖瑪加利大堂堂區通訊 [第355期, 20008月]

 
 

黃神父鑽禧感恩祭講道詞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 各 位 神 父 , 修 士 修 女 和 主 內 的 兄 弟 姐 妹 :

今 日 是 我 晉 鐸 六 十 週 年 鑽 慶 , 大 家 齊 集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為 我 舉 行 慶 祝 大 會 共 頌 主 恩 , 這 是 我 過 去 從 來 不 敢 希 求 的 一 次 大 會 , 我 極 為 開 心 和 感 激 , 但 又 非 常 慚 愧 , 理 由 很 簡 單 , 因 為 我 實 在 不 堪 當 , 過 去 六 十 年 我 過 的 是 極 平 庸 的 生 活 , 做 極 平 淡 的 職 務 , 既 無 業 蹟 又 無 創 新 , 辜 負 教 會 對 我 的 期 望 , 事 實 上 我 應 好 好 深 刻 反 省 才 對 !

另 一 方 面 如 果 說 自 己 一 無 是 處 又 好 像 僞 善 , 又 對 自 己 不 負 責 , 現 姑 且 說 說 幾 件 老 事 吧 ! 我 升 神 父 後 , 主 教 派 我 到 修 院 教 書 兼 神 師 , 時 間 不 長 , 但 我 班 裡 出 了 李 宏 基 主 教 , 劉 蘊 遜 和 麥 耀 初 兩 位 神 父 。

一 九 四 一 年 十 二 月 聖 母 無 原 罪 瞻 禮 日 , 太 平 洋 戰 事 爆 發 , 意 大 利 , 德 國 和 日 本 軸 心 集 團 , 與 英 美 同 盟 國 是 對 立 的 , 為 此 本 港 意 大 利 神 父 , 都 被 港 英 政 府 集 中 於 赤 柱 監 獄 , 我 臨 時 充 當 了 新 界 和 離 島 代 理 本 堂 , 每 主 日 去 荃 灣 , 大 埔 、 錦 田 、 元 朗 、 長 洲 、 大 澳 開 彌 撒 。

日 軍 既 佔 領 香 港 水 陸 交 通 斷 絕 , 主 教 怕 我 們 在 香 港 餓 死 , 派 我 和 周 導 民 神 父 , 黃 耀 賜 神 父 返 大 陸 傳 教 , 我 去 了 海 豐 牛 皮 地 , 白 主 教 當 時 是 本 堂 , 牛 皮 地 全 村 教 友 有 五 百 餘 人 , 男 女 青 少 年 不 少 , 我 把 他 們 組 織 起 來 , 晚 飯 後 教 他 們 要 理 問 答 , 多 年 不 輟 , 收 獲 甚 豐 , 現 在 想 起 也 不 知 那 裡 來 的 幹 勁 , 以 後 游 擊 隊 經 常 出 入 牛 皮 地 , 教 授 要 理 也 停 止 了 。

1980 年 返 港 以 後 , 主 教 派 我 來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當 時 該 堂 已 是 有 五 十 多 年 歷 史 的 老 堂 區 , 經 多 位 本 堂 的 教 領 , 堂 區 基 礎 健 全 , 組 織 嚴 密 , 加 以 環 境 特 殊 , 我 被 派 來 跑 馬 地 可 說 是 坐 享 其 成 , 也 可 說 是 主 教 給 我 的 一 種 優 厚 待 遇 , 但 跑 馬 地 學 校 多 , 醫 院 多 , 長 者 多 , 善 會 多 , 因 此 這 些 工 作 我 也 多 少 做 了 一 點 點 。

我 出 生 潮 汕 , 又 在 海 豐 傳 教 多 年 , 因 此 人 在 香 港 心 在 大 陸 , 怎 也 是 事 實 。 這 些 事 實 驅 使 我 二 十 年 來 東 拉 西 揍 , 在 本 港 和 海 外 向 善 心 人 士 募 捐 , 少 說 也 建 了 十 座 聖 堂 , 修 葺 的 更 多 不 勝 算 在 內 , 並 設 立 了 一 個 培 育 基 金 , 為 此 借 此 機 會 向 教 區 領 導 及 海 外 教 友 致 衷 心 的 感 謝 。 並 求 主 百 倍 賞 報 他 們 。 上 海 一 位 沈 先 生 幫 我 三 十 多 萬 建 了 一 座 學 校 , 德 國 善 會 幫 我 建 了 兩 所 神 父 樓 。

各 位 , 我 做 神 父 一 個 甲 子 年 , 就 那 麼 好 , 修 德 立 功 , 努 力 行 善 全 心 全 意 事 奉 天 主 愛 人 如 己 麼 ? 不 是 的 也 有 盜 懶 好 閒 , 做 一 日 和 尚 撞 一 日 鐘 , 事 不 關 己 高 高 掛 起 的 時 候 , 但 每 日 唸 日 課 經 , 唸 玫 塊 經 卻 很 堅 持 , 其 次 對 梵 二 的 理 解 還 要 加 強 , 對 不 同 時 代 的 人 出 現 「代 溝」 也 要 加 強 適 應 , 請 各 位 為 我 祈 禱 吧 !

 聖瑪加利大堂堂區通訊 [第356期, 20009月]

 
 

黃勇牧神父晉鐸鑽禧花絮

午間感恩祭
黃 神 父 在 六 十 年 前 的 八 月 十 五 日 領 受 聖 秩 聖 事 。
(詳 情 請 閱 八 月 份 堂 區 通 訊) 爲 了 方 便 教 友 及 神 父 們 參 加 , 所 以 提 前 於 星 期 天 (主 日) 舉 行 , 當 天 共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兩 位 在 汕 頭 的 嘉 賓 神 父 更 專 程 來 港 共 賀) 。 陳 日 君 主 教 更 在 百 忙 中 抽 空 參 與 共 祭 。 各 嘉 賓 在 四 時 前 已 安 坐 聖 堂 或 祈 禱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在 彌 撒 開 始 時 以 中 英 文 宣 讀 教 宗 的 賀 文 。 令 人 感 動 的 是 閻 神 父 的 謙 卑 。 整 台 感 恩 祭 中 。 猶 如 小 輔 祭 。 襄 助 黃 神 父 。 使 人 感 受 主 內 的 共 融 。 彌 撒 在 六 時 前 完 成 。 大 家 移 步 到 禮 堂 享 用 簡 單 茶 點 共 聚 。

晩宴槪要
首 先 多 謝 所 有 幫 忙 的 兄 弟 姊 妹 。 多 個 善 會 的 會 長 及 職 員 在 預 定 時 間 內 到 達 酒 樓 。 把 歌 紙 及 紀 念 品 分 放 桌 上 。 婦 女 會 負 責 接 待 處 。 聖 言 宣 讀 組 、 聖 體 會 、 信 和 光 等 作 服 務 員 , 帶 領 來 賓 到 預 先 編 排 的 席 號 就 坐 。

七 時 多 , 男 主 角 黃 神 父 甫 到 達 門 口 , 已 聽 得 各 人 說 「神 父 , 影 相 先」 、 「神 父 , 恭 喜 哂」 、 「唔 好 行 住 , 影 完 相 先」 。 要 找 專 人 陪 伴 神 父 到 主 家 席 就 坐 才 替 他 解 圍 。 不 久 , 閻 神 父 亦 在 旁 晩 的 彌 撒 後 趕 到 。 晩 宴 在 陳 主 教 領 飯 前 經 後 開 始 , 在 切 餅 時 , 大 家 合 唱 “恭 喜 你” 作 伴 。

爲 免 黃 神 父 勞 累 。 敬 酒 改 在 禮 台 上 , 主 人 家 與 大 家 舉 杯 。 跟 著 更 有 粤 曲 演 唱 ,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聖 詠 團 獻 唱 及 大 抽 獎 。 宴 會 在 一 曲 聖 母 經 後 結 束 。

後記:
到 現 在 , 黃 神 父 面 上 仍 帶 著 甜 蜜 的 笑 容 , 每 當 和 他 說 起 當 天 的 情 況 , 也 從 心 底 裡 笑 出 來 。 但 他 仍 說 : 只 怕 待 慢 各 位 。 請 你 們 跟 他 說 : 「太 客 氣 了 , 這 是 我 們 的 榮 幸」。

聖瑪加利大堂堂區通訊 [第356期, 20009月]

 

 

廿多年勞改後加倍傳教
教區神父黃勇牧安息

曾 在 內 地 傳 教 而 要 接 受 勞 改 的 黃 勇 牧 神 父 , 於 二 0 0 五 年 十 月 七 日 零 晨 在 伊 利 沙 伯 醫 院 因 年 老 身 體 機 能 衰 退 逝 世 , 享 年 九 十 歲 。

教 區 十 月 十 一 日 在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十 二 日 早 上 十 時 在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由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主 持 安 所 彌 撒 , 隨 後 出 殯 奉 柩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黃 勇 牧 神 父 一 九 一 五 年 十 二 月 生 於 中 國 , 一 九 三 三 年 至 四 0 年 在 華 南 總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四 0 年 晉 鐸 後 , 在 小 修 院 任 教 至 四 二 年 , 其 後 前 往 惠 陽 傳 教 , 一 九 四 六 至 五 四 年 在 海 豐 傳 教 。

神 父 一 九 五 五 年 在 內 地 勞 改 , 直 至 一 九 八 0 年 始 被 釋 放 , 返 回 香 港 後 於 翌 年 在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任 助 理 司 鐸 , 直 至 一 九 九 七 年 , 期 間 亦 曾 擔 任 醫 院 的 牧 靈 工 作 。

教 區 副 主 教 陳 志 明 神 父 一 九 八 一 至 八 三 年 曾 與 黃 勇 牧 神 父 共 事 , 他 十 月 十 日 對 本 報 說 , 黃 神 父 熱 心 教 務 , 「我 記 得 黃 神 父 曾 說 , 他 在 中 國 大 陸 坐 牢 二 十 多 年 , 沒 有 機 會 做 教 會 工 作 , 現 在 要 補 回 昔 日 的 時 間 , 加 倍 服 務 教 會 。」 據 悉 , 黃 神 父 返 港 後 仍 掛 心 內 地 信 徒 團 體 , 多 年 來 一 盡 己 力 向 他 們 提 供 支 援 。

黃 勇 牧 神 父 晚 年 居 住 親 妹 位 於 新 蒲 崗 的 家 中 , 因 行 動 不 便 出 入 時 要 以 輪 椅 以 代 步 。 去 年 在 善 導 之 母 堂 舉 行 九 十 大 壽 慶 典 , 陳 日 君 主 教 偕 同 多 位 神 父 出 席 致 賀 。
2005 年 10 月 16 日

 

 

信眾懷念上主忠僕
黃勇牧神父生榮死哀

香 港 仔 聖 伯 多 祿 堂 主 任 司 鐸 姚 崇 傑 神 父 , 在 他 的 同 鄉 黃 勇 牧 神 父 的 逾 越 聖 祭 中 講 道 , 稱 讚 黃 神 父 堪 稱 為 上 主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相 信 他 已 在 天 主 台 前 享 受 福 樂 。

教 區 司 鐸 黃 勇 牧 , 十 月 七 日 以 九 十 高 齡 辭 世 。 香 港 教 區 於 十 月 十 二 日 上 午 十 時 , 假 座 銅 鑼 灣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為 黃 神 父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由 湯 漢 輔 理 主 教 主 禮 , 汕 頭 教 區 黃 炳 章 神 父 及 黃 洽 發 神 父 , 連 同 四 十 多 位 神 父 共 祭 , 三 百 多 位 黃 神 父 生 前 友 好 , 包 括 鄉 間 親 友 參 禮 , 同 為 黃 神 父 靈 魂 祈 禱 。

彌 撒 中 由 姚 崇 傑 神 父 講 道 。 姚 神 父 稱 讚 黃 神 父 堪 稱 為 上 主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年 輕 時 在 鄉 間 傳 教 , 因 忠 於 信 仰 而 判 勞 改 。 在 中 國 東 北 的 勞 改 營 服 刑 , 雖 受 到 冰 冷 嚴 寒 天 氣 折 磨 (曾 忍 受 過 攝 氏 零 下 四 十 度 的 酷 寒) 仍 對 信 仰 不 離 不 棄 。

姚 神 父 透 露 , 黃 神 父 在 一 九 八 一 年 獲 釋 回 港 , 雖 然 經 過 二 十 多 年 牢 獄 生 涯 , 加 上 年 事 已 高 , 但 仍 堅 持 繼 續 牧 民 工 作 , 並 刻 意 加 倍 服 務 , 希 望 補 回 二 十 多 年 對 教 會 的 「空 白」 , 令 人 欽 佩 。 黃 神 父 處 事 認 真 , 在 擔 任 養 和 醫 院 天 主 教 護 士 會 神 師 二 十 多 年 期 間 , 從 沒 有 缺 席 任 何 一 次 會 議 , 即 使 最 後 在 彌 留 時 刻 仍 不 忘 關 心 會 務 。

彌 撒 後 , 由 湯 主 教 主 持 辭 靈 禮 , 隨 即 奉 柩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教 區 於 早 前 一 晚 , 在 黃 神 父 生 前 服 務 的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 為 黃 神 父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由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主 祭 , 該 堂 主 任 司 鐸 區 加 培 神 父 證 道 。
2005 年 10 月 23 日

 

 

從黃勇牧神父生平  
看上主忠僕的忠貞
姚崇傑

教 區 神 父 黃 勇 牧 十 月 七 日 離 世 , 在 十 月 十 二 日 追 思 黃 神 父 的 逾 越 聖 祭 中 , 其 鐸 友 姚 崇 傑 講 道 , 以 下 是 其 講 道 辭 :

今 天 主 耶 穌 在 福 音 中 , 提 醒 我 們 這 群 被 天 主 召 叫 成 為 天 主 子 女 的 人 , 不 論 神 父 、 修 女 、 修 士 和 信 友 都 應 按 照 不 同 的 職 位 和 生 活 方 式 , 以 不 同 的 方 法 善 用 天 主 賜 給 我 們 不 同 的 恩 寵 和 才 幹 。 我 們 不 能 以 自 己 多 得 恩 寵 和 聰 明 過 人 而 驕 傲 , 並 輕 視 別 人 , 也 不 能 以 自 己 少 得 恩 寵 而 自 暴 自 棄 , 甚 至 埋 怨 天 主 而 嫉 妒 他 人 。 相 反 應 以 不 同 方 式 善 用 各 自 的 才 能 , 為 天 主 賺 得 相 應 的 回 報 。 如 果 我 們 時 常 記 起 天 主 的 心 願 , 祂 要 我 們 善 用 恩 寵 , 並 常 懷 感 恩 之 心 , 在 愛 德 中 行 動 的 話 , 有 一 天 , 我 們 定 能 聽 到 天 主 向 我 們 說 :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你 既 在 少 許 事 上 忠 信 , 我 必 委 派 你 管 理 許 多 大 事 ; 進 入 你 主 人 的 福 樂 吧 。」 (廿 五 21)

我 們 深 信 我 們 悼 念 的 黃 勇 牧 神 父 一 定 聽 到 主 向 他 說 : 善 良 忠 信 的 僕 人 , 你 既 然 在 我 託 付 你 的 鐸 職 上 盡 忠 , 來 ! 進 入 自 創 世 以 來 我 為 你 準 備 的 福 樂 吧 。 黃 神 父 在 六 十 五 年 的 鐸 職 生 活 中 , 他 的 確 盡 忠 職 守 , 真 正 成 為 一 位 勇 敢 的 善 牧 。 他 的 司 鐸 生 涯 可 分 為 兩 個 階 段 : 卅 五 年 在 大 陸 渡 過 , 三 十 年 在 香 港 渡 過 。 在 大 陸 卅 五 年 中 , 廿 六 年 在 勞 改 營 渡 過 。 土 改 期 間 , 他 不 願 離 棄 教 友 , 堅 守 崗 位 , 繼 續 善 盡 鐸 職 , 照 顧 教 友 , 而 遭 受 判 刑 , 送 往 東 北 勞 改 營 勞 改 。 在 零 下 四 十 度 嚴 寒 的 天 氣 下 , 到 戶 外 幹 苦 工 , 一 幹 就 是 廿 六 年 。 其 中 痛 苦 的 滋 味 , 惟 有 親 身 經 歷 的 人 才 能 明 白 。 這 種 痛 苦 一 直 影 響 著 他 。 當 他 晚 年 行 動 不 便 時 , 教 區 安 排 他 到 修 女 照 顧 週 全 的 上 水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住 。 他 堅 持 不 去 , 而 對 照 顧 他 的 胞 妹 黃 姑 娘 說 : 「坐 監 仲 坐 唔 夠 咩 ! 仲 又 去 坐 ?」 安 老 院 有 規 律 的 生 活 立 刻 使 他 聯 想 到 勞 改 營 的 生 活 , 可 想 而 知 , 那 裡 痛 苦 的 情 形 了 。 雖 然 如 此 痛 苦 的 生 活 , 廿 六 年 , 他 堅 持 下 來 , 因 為 他 堅 信 天 主 的 照 顧 , 想 起 天 主 託 付 給 他 職 務 , 他 還 要 牧 養 教 友 呢 ! 結 果 , 一 九 八 0 年 , 他 得 到 自 由 , 翌 年 有 機 會 返 回 香 港 。 當 時 他 已 經 是 六 十 四 歲 年 長 的 神 父 , 但 他 還 是 堅 持 要 服 務 教 會 , 照 顧 教 友 。 因 此 , 他 被 派 到 跑 馬 地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服 務 , 一 直 服 務 到 九 十 歲 , 前 兩 年 不 良 於 行 動 時 才 停 止 。 真 正 牧 者 的 生 活 由 此 可 見 。

雖 然 他 在 香 港 服 務 , 但 他 仍 不 會 忘 記 服 務 過 的 內 地 教 友 , 當 年 老 的 李 若 安 神 父 將 負 責 支 援 汕 頭 教 區 的 職 責 交 託 給 他 , 他 毅 然 接 受 , 並 繼 續 帶 領 潮 汕 教 友 一 如 以 往 年 初 三 到 長 洲 朝 聖 , 直 至 他 行 動 有 困 難 為 止 。 他 常 勸 勉 潮 汕 教 友 應 以 感 恩 的 心 報 答 天 主 的 賞 賜 , 慷 慨 捐 助 汕 頭 教 區 的 經 費 。 他 注 重 聖 召 培 育 工 作 , 按 照 每 年 的 慣 例 將 年 初 三 朝 聖 時 , 所 捐 款 項 全 數 寄 往 汕 頭 , 作 為 修 女 和 修 士 的 培 育 經 費 。 內 地 各 方 建 堂 , 他 都 盡 力 幫 助 , 特 別 他 服 務 過 的 海 豐 地 區 。 他 更 幫 助 他 們 修 建 新 聖 堂 。 善 牧 不 忘 羊 群 的 心 , 在 黃 神 父 身 上 表 露 無 遺 。

還 有 一 件 事 值 得 一 提 , 也 值 得 司 鐸 們 反 思 的 就 是 : 他 作 為 養 和 醫 院 天 主 教 護 士 會 神 師 達 廿 多 年 之 久 , 從 來 未 曾 缺 席 每 月 的 聚 會 , 甚 至 有 時 還 提 醒 會 長 開 會 呢 ! 開 會 時 , 他 讓 護 士 姑 娘 自 由 分 享 , 自 己 就 一 如 慈 父 欣 賞 子 女 們 的 一 舉 一 動 , 分 享 她 們 的 喜 樂 , 從 不 打 斷 她 們 的 分 享 。 他 不 但 準 時 參 加 會 議 , 而 且 還 認 識 每 一 位 會 員 , 他 親 切 地 詢 問 她 們 的 近 況 , 親 如 親 人 。 他 善 盡 牧 職 的 情 形 , 清 楚 見 到 。

今 天 我 們 聚 集 在 這 裡 參 加 黃 勇 牧 神 父 主 懷 安 息 的 逾 越 聖 祭 , 為 他 的 靈 魂 安 息 而 祈 禱 , 同 時 也 為 天 主 賜 給 教 會 一 位 善 牧 而 感 恩 。 祈 求 天 主 賞 賜 更 多 善 牧 服 務 教 會 。 也 請 大 家 繼 續 為 聖 召 祈 禱 。
2005 年 10 月 30 日


香港傳教歷史之旅──旅途上的古人, 夏其龍著, 天主教香港教區福傳年跟進小組, 2006.
The History of Evangelization in Hong Kong - The Forerunners of Our Missionary Journey, by Louis Keloon Ha, Follow up Group on Year of Evangelization, 2007.
From Milan to Hong Kong 150 Years of Mission, by Gianni Criveller, Vox Amica Press, 2008.
從米蘭到香港150年傳教使命, 柯毅霖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8.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