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 CHANG, Shao-Po Joseph Stanislaus FMS
張少坡修士

 

* 1932 年在安徽 (Anhui) 蒙城 (Mengcheng) 出生
* 1941
年在北京 (Beijing) 入會
* 1952
年宣發初願
* 1957
年宣發永願
*
2017  6  7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聖母小昆仲會提供資料為準

 

與青年一起就是快樂!」
──聖母昆仲會張少坡修士
高俊傑、曾家洛撰文

今 期 , 為 各 位 介 紹 的 是 聖 母 昆 仲 會 , 一 個 主 要 從 事 青 年 和 教 育 工 作 (開 辦 有 大 角 咀 聖 芳 濟 書 院 和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的 修 會 , 接 受 訪 問 的 是 已 經 發 願 五 十 四 年 的 張 少 坡 修 士 。

張修士,你可否為我們簡介一下聖母昆仲會的歷史和使命呢?
張 修 士 回 答 說 : 「我 們 這 個 修 會 是 由 聖 馬 塞 林 尚 巴 納 神 父 所 創 立 。 他 出 生 於 十 八 世 紀 的 法 國 , 由 於 當 時 的 學 校 多 數 以 『暴 力 式』 的 教 育 為 主 , 年 少 的 尚 巴 納 因 害 怕 體 罰 , 因 而 採 取 了 逃 避 態 度 , 決 定 不 上 學 去 。 這 亦 造 成 了 日 後 尚 巴 納 在 聖 召 道 路 上 的 困 難 。 當 時 法 國 適 逢 大 革 命 的 動 盪 時 期 , 許 多 神 職 人 士 罹 難 , 或 流 亡 海 外 , 十 分 缺 乏 聖 召 , 因 此 , 各 教 區 主 教 派 神 父 到 各 鄉 村 去 , 鼓 勵 年 青 人 進 修 院 。 當 時 只 有 約 十 六 、 七 歲 的 尚 巴 納 作 出 了 積 極 的 回 應 , 進 入 了 小 修 院 。 可 是 , 因 著 教 育 程 度 的 緣 故 , 尚 巴 納 根 本 無 法 應 付 功 課 , 甚 至 被 院 方 勸 退 。 幸 而 , 尚 巴 納 的 家 庭 對 他 作 出 了 最 大 的 支 援 , 其 母 親 向 修 院 不 斷 哀 求 , 再 加 上 她 努 力 地 教 導 尚 巴 納 , 終 於 令 他 得 以 順 利 完 成 修 院 的 訓 練 , 成 為 神 父 。」

張 修 士 續 說 : 「在 被 晉 升 為 司 鐸 後 , 尚 巴 納 被 派 往 一 條 小 村 落 做 副 本 堂 , 其 實 , 他 在 修 院 時 , 已 與 數 位 同 窗 構 思 成 立 一 個 特 敬 聖 母 的 修 會 , 尚 巴 納 則 認 為 應 該 成 立 一 個 專 責 講 要 理 和 辦 教 育 的 修 士 修 會 。 他 開 始 在 村 落 實 地 工 作 後 , 有 一 天 , 他 被 叫 到 一 個 病 危 的 青 年 床 邊 , 發 覺 那 青 年 對 道 理 一 無 所 知 , 竟 然 連 天 主 存 在 與 否 都 不 清 楚 , 他 隨 給 這 青 年 講 述 了 重 要 的 道 理 , 並 給 他 做 了 傅 油 聖 事 。 不 久 , 那 青 年 就 去 世 了 。 於 是 , 尚 巴 納 覺 得 這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信 仰 危 機 , 就 是 當 地 的 兒 童 及 青 年 們 雖 為 教 友 , 卻 一 點 道 理 也 不 認 識 , 因 為 沒 有 人 向 他 們 提 供 學 習 聖 經 真 理 的 機 會 , 於 是 他 認 為 時 機 已 到 , 成 立 修 會 的 事 , 不 可 再 拖 延 , 就 尋 求 天 主 的 意 向 。 最 後 , 從 兩 位 少 年 身 上 開 始 , 尚 巴 納 展 開 了 他 的 教 育 工 作 , 並 建 立 起 修 會 , 那 時 為 一 八 一 七 年 一 月 二 日 。」

尚 巴 納 特 別 敬 愛 聖 母 , 所 以 他 新 成 立 的 修 會 叫 聖 母 會 , 又 奉 聖 母 為 日 常 各 種 所 需 的 泉 源 , 並 吩 咐 修 士 們 敬 愛 聖 母 , 並 傳 揚 聖 母 的 敬 禮 。 又 說 : 「天 主 既 然 透 過 聖 母 把 聖 子 給 予 人 類 , 我 們 也 應 該 『全 賴 聖 母 獻 於 耶 穌 , 歸 向 耶 穌 恃 乎 聖 母』」。

讓青年愛慕天主

在 分 享 過 會 祖 的 生 平 後 , 張 修 士 繼 續 分 享 其 修 會 的 使 命 : 「我 們 修 會 的 使 命 是 使 人 , 特 別 是 青 年 人 認 識 並 愛 慕 耶 穌」 。 尚 巴 納 神 父 常 說 : 「我 每 次 看 見 一 個 孩 童 就 想 給 他 講 要 理 並 告 訴 他 耶 穌 是 如 何 的 愛 他」 。 關 於 教 育 兒 童 , 他 吩 咐 修 士 們 說 : 「為 適 當 的 教 育 兒 童 , 我 們 應 愛 慕 他 們 , 而 且 要 同 等 地 愛 慕 他 們 」 初 時 , 修 會 是 以 教 育 事 業 為 主 要 工 作 , 現 在 則 由 於 在 現 代 社 會 中 , 青 少 年 需 要 更 多 類 型 的 服 務 , 所 以 我 們 也 相 應 展 開 了 不 同 的 工 作 , 包 括 戒 毒 、 街 童 、 邊 緣 青 年 工 作 等 。 我 們 認 為 這 些 青 年 就 好 比 尚 巴 納 神 父 遇 到 的 鄉 間 兒 童 一 樣 , 正 處 於 危 機 當 中 , 特 別 是 精 神 上 , 遠 離 了 信 仰 , 因 此 , 我 們 希 望 透 過 這 些 工 作 去 服 務 他 們 , 幫 助 他 們 接 觸 福 音 。」

張修士,你進入了聖母昆仲會多少年?怎樣選擇這個聖召呢?
張 修 士 分 享 說 : 「我 已 經 加 入 了 聖 母 昆 仲 會 五 十 四 年 。 在 十 歲 左 右 , 就 加 入 了 小 修 院 , 當 時 , 我 還 未 清 楚 知 道 自 己 要 做 的 是 甚 麼 , 好 像 門 徒 初 時 被 召 一 樣 , 需 要 時 間 慢 慢 地 理 解 、 摸 索 和 辨 認 。」

「記 得 當 時 還 未 中 學 畢 業 , 但 礙 於 中 國 內 地 的 戰 爭 , 我 們 一 班 修 生 為 了 追 隨 聖 召 , 就 脫 離 祖 國 , 輾 轉 來 到 澳 門 。 當 時 我 們 借 住 於 澳 門 教 區 修 生 們 的 別 墅 內 , 結 果 在 那 裡 渡 過 了 三 年 的 初 學 階 段 。 後 來 , 我 就 去 了 外 國 讀 書 , 之 後 , 回 到 香 港 展 開 教 育 生 涯 。 經 過 這 三 十 多 年 的 教 學 生 活 , 我 感 到 非 常 快 樂 , 因 為 , 我 感 到 自 己 正 實 踐 著 天 主 願 我 所 走 的 路 , 我 感 到 非 常 幸 福 。」

團體支持實踐理想

在這五十多年的修道生活中,有甚麼支持修士你回應和實踐聖召呢?
「我 認 為 修 會 的 團 體 生 活 是 非 常 重 要 的 。 我 們 團 體 雖 然 有 來 自 世 界 不 同 地 方 的 人 , 但 我 們 都 相 處 和 洽 , 在 生 活 中 , 我 們 強 調 謙 遜 、 樸 素 和 端 莊 等 精 神 , 從 而 培 養 個 人 德 行 , 增 加 團 體 友 愛 , 使 到 我 們 構 成 一 個 屬 於 基 督 , 充 滿 著 愛 的 家 庭 。 這 個 團 體 生 活 在 我 聖 召 路 中 , 的 確 給 予 了 我 很 大 支 持 。 在 我 發 願 五 十 周 年 時 , 我 的 兄 弟 就 送 了 一 段 聖 詠 給 我 , 是 這 樣 的 ; 「在 我 一 生 歲 月 裡 , 幸 福 與 慈 愛 常 隨 不 離 ; 我 將 住 在 上 主 的 殿 裡 , 直 至 悠 遠 的 時 日 。」
(詠 廿 三 6) 「這 句 說 話 , 我 真 的 很 喜 歡 , 也 成 為 了 我 一 生 的 寫 照 , 我 感 到 天 主 不 斷 地 叫 喚 和 幫 助 我 , 使 我 從 生 活 中 慢 慢 認 識 到 祂 的 道 路 。 修 會 團 體 在 當 中 也 確 實 讓 我 更 深 地 體 驗 上 主 。」 張 修 士 說 。

在這五十多年裡,你有沒有在修道生活中,遇上困難呢?
張 修 士 回 應 說 ; 「其 實 , 在 這 五 十 多 年 的 修 道 生 活 中 , 我 十 分 幸 運 , 面 對 的 困 難 並 不 很 多 , 主 要 是 在 年 青 時 , 一 方 面 教 書 , 另 一 方 面 又 要 照 顧 一 班 比 自 己 年 青 的 修 生 , 十 分 辛 苦 , 因 而 感 到 吃 力 。 另 外 , 就 是 在 初 學 時 , 由 於 母 親 身 體 有 些 問 題 , 因 此 , 曾 掙 扎 一 段 時 期 , 但 在 弟 兄 的 陪 伴 和 一 同 祈 禱 下 , 得 到 安 慰 , 天 主 保 守 了 我 的 聖 召 道 路 。 總 括 來 說 , 修 道 的 生 涯 於 我 是 幸 福 居 多 , 既 有 機 會 讓 我 去 不 同 地 方 讀 書 , 也 讓 我 了 解 和 接 觸 到 修 會 這 個 大 家 庭 的 彼 此 親 厚 , 互 相 接 待 , 也 讓 我 可 以 有 時 間 按 自 己 『愛 玩』 的 性 格 , 與 年 青 人 結 伴 。」

學生事 深刻難忘

教育是聖母昆仲會的主要工作,你可否為我們分享一下你如何在教學工作中,實踐聖召呢?有甚麼深刻事情?
「談 到 我 教 育 生 涯 中 , 最 深 刻 的 事 , 是 發 生 在 荃 灣 聖 方 濟 中 學 , 那 時 有 一 位 中 二 學 生 , 對 我 說 , 他 要 去 醫 院 , 可 能 要 割 去 一 隻 腳 , 當 時 , 我 感 到 很 奇 怪 , 還 以 為 他 在 說 笑 , 然 而 , 幾 日 後 , 他 真 的 進 了 醫 院 , 我 只 好 急 忙 地 去 探 望 他 。 過 了 七 、 八 天 後 , 他 出 院 了 , 笑 嘻 嘻 的 說 : 『醫 生 說 不 需 要 割 掉 腳』 。 豈 知 , 過 了 幾 個 星 期 , 他 又 進 了 醫 院 , 這 次 被 診 斷 患 了 骨 癌 , 我 去 探 訪 他 幾 次 , 以 後 他 回 家 休 養 , 我 就 沒 去 看 他 了 。

又 過 了 一 大 段 時 期 , 一 天 , 他 的 家 人 打 電 話 來 說 , 他 想 見 我 , 於 是 我 從 學 校 趕 往 他 家 裡 。 抵 達 後 , 他 家 人 說 他 剛 進 了 醫 院 , 我 趕 到 醫 院 , 他 一 見 我 就 握 著 我 的 手 說 : 『修 士 , 我 想 領 洗 。』 這 是 他 跟 我 說 的 最 後 一 句 話 。 之 後 , 我 通 知 了 醫 院 負 責 牧 靈 的 修 女 , 次 日 , 我 再 去 探 望 他 時 , 他 的 母 親 說 他 已 於 當 日 早 晨 接 受 了 洗 禮 。 不 過 , 他 本 人 已 經 沒 有 甚 麼 反 應 。 第 三 天 , 他 的 家 人 通 知 我 說 他 已 經 離 世 了 。 這 件 事 令 我 感 受 十 分 深 刻 , 使 我 感 到 天 主 的 聖 寵 是 無 人 知 道 幾 時 會 來 的 , 我 們 一 定 要 時 刻 提 醒 自 己 珍 惜 一 切 , 並 且 通 過 這 個 學 生 歸 主 的 經 驗 , 也 讓 我 覺 得 自 己 在 青 少 年 的 工 作 上 , 也 有 點 效 果 , 引 領 他 們 走 向 基 督 。」

「青 年 工 作 為 我 來 說 , 在 人 生 中 是 十 分 重 要 的 。 我 覺 得 與 青 年 人 一 起 生 活 , 就 已 經 很 快 樂 , 前 幾 年 , 我 曾 被 派 往 馬 來 西 亞 一 大 段 時 間 , 那 時 , 我 覺 得 與 青 年 人 隔 絕 了 一 樣 , 那 時 心 頭 確 感 到 了 有 點 苦 。 幸 好 , 開 始 牧 靈 工 作 後 又 有 機 會 與 青 年 人 接 觸 了 。」 張 修 士 分 享 說 。

在訪問的最後部份,張修士有沒有說話與我們的青年讀者分享呢?
張 修 士 指 出 : 「希 望 現 時 的 青 年 能 夠 聆 聽 到 天 主 的 呼 喚 , 一 旦 辨 認 出 自 己 的 聖 召 後 , 要 作 出 回 應 , 通 過 祈 禱 , 增 強 自 己 的 信 心 , 投 入 到 天 主 的 召 叫 之 中 , 如 果 他 們 未 曾 嘗 過 這 種 生 活 就 已 經 放 棄 , 是 十 分 可 惜 的 , 這 是 一 個 快 樂 的 經 驗 , 帶 給 你 一 生 的 歡 欣 和 平 安 。」

教區聖召委員會供稿

2007 年 1 月 28 日

 

聖母昆仲會張少坡修士
修道逾六十年常懷喜樂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新 學 年 慶 祝 創 校 五 十 周 年 , 該 校 校 監 聖 母 昆 仲 會 的 張 少 坡 修 士 長 時 間 服 務 天 主 教 教 育 , 剛 過 去 的 教 區 主 保 節 更 慶 祝 了 發 願 六 十 周 年 。

現 年 八 十 一 歲 的 張 少 坡 修 士 , 十 歲 便 加 入 小 修 院 , 七 十 二 年 的 修 會 團 體 生 活 令 他 常 懷 喜 樂 和 感 恩 , 他 形 容 自 己 過 著 的 是 無 憂 無 慮 的 日 子 。

本 年 四 月 , 張 少 坡 修 士 隨 聖 芳 濟 書 院 的 師 生 到 澳 門 朝 聖 , 「當 我 知 道 學 生 到 訪 我 發 初 願 的 地 方 , 我 立 刻 報 名 , 屈 指 一 算 , 原 來 已 過 了 六 十 年 。」

張 修 士 一 九 三 二 年 在 北 京 出 生 , 在 聖 母 昆 仲 會 辦 的 小 學 念 書 , 每 年 暑 假 修 會 都 會 邀 請 學 生 入 小 修 院 , 「十 歲 那 年 , 校 長 安 排 我 進 小 修 院 , 那 是 一 九 四 一 年 八 月 十 日 , 怎 料 一 進 修 院 後 便 留 待 至 今 。」

他 起 初 不 明 白 甚 麼 是 修 道 生 活 , 每 天 隨 著 修 士 的 安 排 作 息 : 「早 晨 起 床 後 先 要 祈 禱 , 然 後 是 進 餐 、 遊 樂 、 念 書 、 培 育 等 , 每 日 如 是 。」 原 來 , 這 些 看 似 刻 板 的 生 活 模 式 , 其 實 是 訓 練 修 士 渡 基 本 團 體 生 活 的 元 素 , 張 少 坡 漸 漸 亦 喜 愛 這 種 生 活 模 式 。

在 張 修 士 念 書 及 修 道 的 年 代 , 正 值 共 產 黨 成 立 , 一 九 五 0 年 中 學 畢 業 後 , 他 知 道 不 能 再 留 在 北 京 , 修 會 安 排 他 往 澳 門 繼 續 接 受 修 士 培 育 , 誰 料 這 次 一 別 , 令 他 與 父 母 分 隔 二 十 多 年 才 能 再 聚 。

不 在 家 鄉 的 日 子 , 他 曾 在 澳 門 、 美 國 、 香 港 、 加 拿 大 、 羅 馬 等 地 接 受 培 育 及 服 務 , 「直 至 文 革 結 束 後 , 大 約 是 一 九 七 八 、 七 九 年 , 我 才 有 機 會 寫 信 回 家 , 與 父 母 聯 絡 。」

修士獻身教育
香 港 的 聖 母 昆 仲 會 , 以 服 務 兩 所 中 學 的 男 青 年 為 主 , 分 別 是 位 於 大 角 咀 的 聖 芳 濟 書 院 , 以 及 位 於 荃 灣 的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 張 修 士 三 十 年 間 先 後 在 這 兩 間 學 校 任 教 , 為 期 最 長 的 是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 後 來 成 為 該 校 的 校 長 , 他 現 時 仍 是 兩 校 的 校 監 。

多 年 教 學 生 涯 , 回 憶 當 然 不 少 , 較 深 刻 的 是 他 在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時 , 與 另 一 教 師 家 訪 學 生 的 日 子 , 「區 內 基 層 家 庭 多 , 不 難 發 現 學 生 的 家 只 有 一 個 床 位 , 或 每 天 只 有 一 毛 錢 買 食 物 , 貧 苦 的 人 確 實 不 少 。」 當 看 到 學 生 的 家 庭 有 困 難 時 , 他 便 向 校 長 匯 報 , 按 需 要 為 學 生 提 供 經 濟 援 助 。

聖 母 昆 仲 會 的 修 士 主 要 專 注 於 教 育 服 務 , 數 十 年 來 陪 伴 很 多 代 的 學 生 成 長 , 「昔 日 修 士 在 中 學 教 書 , 時 與 學 生 一 起 , 近 年 修 士 年 齡 漸 長 , 加 上 聖 召 缺 乏 , 前 線 的 教 學 職 務 只 好 交 與 平 信 徒 及 非 信 徒 負 責 , 但 修 士 仍 會 定 時 與 學 生 一 起 參 與 教 會 禮 儀 。」 現 時 , 他 與 其 中 一 校 的 校 長 及 副 校 長 , 輪 流 於 每 週 一 在 早 會 上 短 講 , 藉 此 與 學 生 交 流 。

香 港 的 聖 母 昆 仲 會 , 高 峰 期 有 逾 二 十 名 修 士 , 現 只 餘 下 六 名 。 張 修 士 說 , 梵 二 以 後 , 修 士 的 崗 位 愈 來 愈 不 明 顯 , 「過 去 修 士 專 責 在 天 主 教 學 校 教 學 和 傳 教 , 現 在 這 些 事 信 徒 也 做 得 到 。 我 近 年 已 看 不 見 願 意 回 應 修 士 聖 召 的 青 年 。」

去 年 是 張 少 坡 修 士 修 道 六 十 年 金 慶 , 不 少 舊 生 及 修 會 屬 校 學 生 為 祝 賀 張 修 士 這 個 大 日 子 , 於 去 年 十 二 月 參 與 香 港 教 區 舉 辦 的 神 父 / 修 士 / 修 女 晉 鐸 發 願 金 銀 鑽 禧 周 年 彌 撒 。 回 顧 修 道 的 日 子 , 他 說 : 「原 來 時 間 過 得 那 麼 快 , 現 在 能 無 憂 無 慮 過 日 子 , 我 很 感 恩 。」

現 在 他 與 修 士 們 一 起 住 在 聖 芳 濟 書 院 內 的 會 院 , 每 天 有 神 父 到 會 院 主 持 彌 撒 。 他 說 , 現 在 的 日 子 就 像 重 度 當 年 北 京 小 修 院 那 段 愉 快 的 團 體 修 道 生 活 。

他 愛 引 用 聖 詠 廿 三 篇 第 六 節 來 形 容 他 的 修 道 生 活 ── 「在 我 一 生 歲 月 裡 , 幸 福 與 慈 愛 常 隨 不 離 ; 我 將 住 在 上 主 的 殿 裡 , 直 至 悠 遠 的 時 日 。」 他 說 : 「我 們 不 用 照 顧 家 庭 , 不 用 為 生 活 而 擔 憂 , 其 他 人 以 為 修 士 生 活 艱 苦 , 其 實 不 然 。」

2013 年 6 月 16 日



聖母昆仲會張少坡修士
主懷安息  享年八十五歲

聖 母 昆 仲 會 張 少 坡 修 士 於 二 0 一 七 年 六 月 七 日 在 聖 德 肋 撒 醫 院 息 勞 歸 主 , 享 年 八 十 五 歲 。

張 少 坡 修 士 一 九 三 二 年 在 安 徽 蒙 城 出 生 , 於 北 京 長 大 , 四 一 年 進 入 北 京 初 試 院 , 五 二 年 宣 發 初 願 後 赴 澳 門 及 美 國 進 修 , 五 七 年 矢 發 永 願 , 派 到 香 港 服 務 後 在 聖 芳 濟 書 院 執 教 , 並 擔 任 初 試 院 主 管 。

張 修 士 一 九 六 五 年 轉 到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執 教 , 於 七 四 至 九 七 年 間 擔 任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第 三 任 校 長 。 一 九 九 七 年 他 往 英 國 讀 神 修 課 程 ,   九 八 年 派 到 馬 來 西 亞 服 務 , 先 後 擔 任 八 打 靈 中 華 省 院 省 長 秘 書 、 在 馬 六 甲 出 任 聖 母 軍 神 師 、 服 務 當 地 教 區 等 。

二 0 0 六 年 起 至 本 年 初 , 張 修 士 擔 任 聖 芳 濟 書 院 及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校 監 , 以 及 聖 母 昆 仲 會 香 港 會 長 。 張 修 士 一 生 獻 身 修 會 , 以 聖 母 昆 仲 會 的 一 家 精 神 教 化 青 年 , 育 才 無 數 。

張 修 士 的 守 靈 彌 撒 於 六 月 十 六 日 晚 八 時 於 石 硤 尾 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 十 七 日 早 上 十 時 在 同 一 地 點 舉 行 安 所 彌 撒 。 彌 撒 後 隨 即 奉 柩 安 葬 於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
2017 年 6 月 18 日

 

悼張少坡修士
汪才生

聖母昆仲會張少坡修士六月七日安息主懷,本文是荃灣聖芳濟中學舊生汪才生六月十六日晚在守靈彌撒上的分享 —— 編者

為 亡 者 的 感 恩 祭 《頌 謝 詞》 有 這 句 話 : 「主 , 為 信 仰 你 的 人 , 生 命 只 是 改 變 而 非 毀 滅 。」

「主 , 為 信 仰 你 的 人 , 生 命 只 是 改 變 而 非 毀 滅 。」 今 天 的 福 音 所 闡 釋 的 , 就 是 這 信 仰 的 真 理 : 在 天 主 眼 中 並 沒 有 我 們 觀 念 中 的 「死 人」 , 在 祂 內 一 切 都 是 生 活 的 。 正 好 印 證 了 早 期 教 父 聖 依 勒 內 的 名 言 : 「天 主 受 光 榮 就 在 於 一 個 人 充 滿 生 命 的 活 力 !」

二 0 一 七 年 六 月 七 日 晚 上 七 時 張 少 坡 修 士 蒙 主 寵 召 , 回 歸 天 父 永 恆 的 家 鄉 。 當 天 早 上 起 床 到 醫 院 探 望 他 時 , 已 經 看 到 他 呼 吸 困 難 得 很 。 但 是 當 我 握 緊 他 雙 手 和 他 一 起 誦 念 聖 母 經 時 , 他 目 光 鎮 定 , 努 力 和 我 一 起 完 成 聖 母 經 。 他 舉 起 強 大 的 右 手 和 我 說 再 見 , 叫 我 回 診 所 工 作 ! 他 好 像 跟 我 說 天 堂 再 見 ! 回 診 所 途 中 我 泣 不 成 聲 ……

我 是 一 九 七 八 年 中 五 畢 業 的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學 生 、 二 0 0 九 至 一 一 年 九 龍 聖 芳 濟 書 院 學 生 的 家 長 , 聖 母 昆 仲 會 的 修 士 照 顧 了 我 家 兩 代 的 男 生 。 當 年 多 謝 校 長 (Brother Vincent) 肯 收 留 我 入 讀 中 一 , 要 不 然 我 早 就 沒 有 書 可 以 讀 。 在 荃 濟 生 活 反 斗 、 無 心 向 學 , 總 是 覺 得 被 放 逐 了 ! 但 是 天 主 沒 有 放 棄 我 , 使 我 去 菲 律 賓 完 成 牙 醫 課 程 。

雖 然 張 少 坡 修 士 是 我 四 年 的 校 長 , 真 正 認 識 他 是 從 二 0 0 一 年 六 月 八 日 開 始 , 我 為 他 治 療 牙 患 。 因 為 接 觸 多 了 , 他 跟 我 談 了 很 多 當 年 學 校 發 生 過 的 種 種 大 小 事 情 。 張 修 士 沒 有 常 常 引 用 聖 經 故 事 來 教 訓 我 , 他 只 是 用 行 動 來 表 達 、 活 出 他 的 信 仰 , 他 的 謙 卑 、 神 貧 、 服 從 和 關 愛 學 生 使 我 看 到 主 耶 穌 基 督 的 臨 在 。 不 是 我 為 修 士 服 務 、 而 是 天 主 派 遣 了 張 修 士 來 是 治 療 我 的 自 卑 、 驕 傲 和 嫉 妒 !

這 次 張 修 士 入 院 是 因 為 肺 部 感 染 及 纖 維 化 , 治 療 期 間 他 清 醒 時 拒 絕 服 用 嗎 啡 減 少 痛 楚 。 他 只 是 輕 輕 的 說 : 這 只 是 他 少 少 的 十 字 架 !

如 果 將 來 修 德 圓 滿 , 有 幸 能 在 天 堂 遇 見 復 活 後 的 張 少 坡 修 士 , 他 的 肉 體 已 經 改 變 我 未 必 能 認 出 他 , 但 我 深 信 他 必 定 可 以 認 出 我 並 叫 出 我 的 名 字 …… 然 後 對 我 說 「我 的 牙 齒 不 痛 了 !」

全 能 的 天 主 , 感 謝 祢 賜 張 修 士 給 我 們 , 多 謝 張 少 坡 修 士 , 你 充 滿 生 命 的 活 力 感 染 了 衆 學 生 和 老 師 們 。

2017 年 6 月 2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