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shop YEUNG, Ming-Cheung Michael
楊鳴章主教

* Birth in Shanghai China [1 December 1945]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
10 June 1978]
*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Vicar General [2009]
* Auxiliary Bishop of Hong Kong: [11 July 2014]
* Episcopal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30 August 2014]
* Coadjutor Bishop of Hong Kong: [13 November 2016]
*
Consecrated Bishop of Hong Kong: [1 August 2017]
* Death in Hong Kong: [3 January 2019]

* Pontifical Urban University, Rome, Italy: S.T.B. [1971] - [1978]
* Syracuse University, U.S.A., M.A.: [1980] - [1982]
* Harvard University, U.S.A., Ed. M.: [1989] - [1990]
*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D. Soc. Sc., h.c.: [2004]
* The 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 Australia, D. Univ., h.c.: [2005]

* Pontifical Council of Cor Unum, the Vatican: Member [2003] - [2019]
* Caritas Lok Heep Club (Organisation for drug treatment, rehabilitation and education): Proprietor [2003] - [2019]
* Executive Committee of Caritas Asia: Member [2010] - [2019]
* The Sovereign Military Hospitaller Order of Saint John of Jerusalem, of Rhodes and of Malta: Magistral Chaplain [2012] - [2019]

* Kwai Fong Mass Centre, Asst. Parish Priest: [1979]
* St. Stephen’s Church, Lower Kwai Fong, Parish Priest: [1980]
* On Leave: [1981] - [1982]
* Hong Kong Catholic Social Communications Office: Director [1983] - [1986]
*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Theology and Philosophy: Lecturer [1986] - [2018]
* O. L. of Lourdes Church, Pokfulam: P.P. [1987] - [1989]
* On Study Leave: [1990]
* Holy Spirit Study Centre: Researcher [1992] - [1996]
* Caritas-Hong Kong Management Committee: Member [1991] - [1992]
* Caritas-Hong Kong Education Committee: Member [1993] - [2000]
* Caritas-Hong Kong Educational Service: Director [1994] - [2004]
* Caritas-Hong Kong: Chief Executive [2003] - [2014]
* Caritas Medical Centre Hospital Governing Committee: Member [2003] - [2017]
* Precious Blood Hospital (Caritas) Governing Committee: Chairperson [2003] - [2017]
* Canossa Hospital (Caritas) Governing Committee: Chairperson [2003] - [2017]

*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Supervisor [1992] - [2017]
*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Council: Chairperson, [1992] - [2017]
* Caritas Institute for Further & Adult Education, Caine Road: Supervisor [1992] - [1997]
* Caritas Practical Evening School, Caine Road: Supervisor [1992] - [1997]
* Caritas Francis Hsu College (Day & Evening), Caine Road: Supervisor [1992] - [1999]
* Caritas Francis Hsu College (Day & Evening), Oxford Road: Supervisor [1997] - [1999]
* Centre for Advanced and Professional Studies (CAPS): Supervisor [1998] - [2011]
* Caritas Institute for Further & Adult Education (Day & Evening School), Aberdeen: Supervisor [1992] - [1997]
* Caritas St. Joseph’s Institute for Further & Adult Education (Night School): Supervisor [1992] - [2004]
* Caritas Institute for Further & Adult Education (Day & Evening School), Kowloon: Supervisor [1992] - [1993], [1998] - [2004]
* Marden Foundation Caritas Prevocational School, Shatin: Supervisor [1992] - [2000]
* Caritas Shatin Marden Foundation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Caritas Institute for Further & Adult Education (Night School), Fanling: Supervisor [1993]
* Caritas St. Godfrey Prevocational School: Supervisor [1993] - [1997]
* Caritas St. Paul Prevocational School, Caine Road: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St. Paul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Marden Foundation Caritas Prevocational School, Tuen Mun: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Tuen Mun Marden Foundation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2]
* Marden Foundation Caritas Prevocational School, Chai Wan: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Chai Wan Marden Foundation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Caritas St. Francis Prevocational School, Caine Road: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St. Francis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Caritas Chan Chun Ha Prevocational School, Fanling: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Fanling Chan Chun Ha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Caritas Chan Chun Ha Prevocational School, Yuen Long: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Yuen Long Chan Chun Ha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Caritas St. Joseph Prevocational School: Supervisor [1993] - [2000]
* Caritas St. Joseph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Caritas Lok Mo Vocational Training Centre: Supervisor [1993]
* Caritas Lok Mo Skills Centre: Supervisor [1994] - [2003]
* Caritas Institute for Further & Adult Education (Night School), Chai Wan: Supervisor [1995]
* Caritas Chong Yuet Ming Prevocational School: Supervisor [1998] - [2000]
* Caritas Chong Yuet Ming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2]
* Caritas Ma On Shan Practical School: Supervisor [1999] - [2000]
* Caritas Ma On Shan Secondary School: Supervisor [2001] - [2003]
* Newman Catholic College: Supervisor [1998] - [2005]
* Newman Catholic College: School Manager [2005] - [2008]
* Caritas Choi Hung Community Education Centre: Supervisor [2001] - [2004]
* Caritas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dvancement Centre: Supervisor [2002] - [2005]
* Caritas Community Education Centre, Waterloo Road: Supervisor [2003] - [2004]
* Caritas Cyberspace Education Institute: Supervisor [2004]
* Caritas Mongkok Community Education Centre: Supervisor [2004] - [2005]
* Caritas Charles Vath College: Supervisor [2003] - [2009]
* Caritas Chan Chun Ha Field Studies Centre: Supervisor [1996] - [2014]
* Caritas Bianchi College of Careers: Supervisor [2004] - [2019]
* Caritas Jockey Club Institute of Community Education, Tsuen Wan: Supervisor [2013] - [2017]
* Caritas Institute of Community Education, Yaumati: Supervisor [2014]


  

  

    

 


楊鳴章 (YEUNG, Ming-Cheung Michael 1945-2019)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一日在中國上海出生
一九七八年六月十日在香港晉鐸

二00九年任天主教香港教區副主教
二0一四年七月十一日被任命為教區輔理主教
二0一四年八月三十日晉牧
二0一六年十一月十三日被任命為教區助理主教
二0一七年八月一日出任香港教區第八任主教
二0一九年一月三日在香港逝世

一九七一年至一九七八年意大利羅馬宗座傳信大學神學學士
一九八0年至一九八二年美國錫拉古斯大學傳理學碩士
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0年美國哈佛大學教育學碩士
二00四年香港公開大學榮譽社會科學博士
二00五年澳洲天主教大學榮譽博士

二00三年至二0一九年任梵蒂岡宗座一心委員會委員
二00三年至二0一九年任明愛樂協會
(戒毒治療康復教育機構) 產業持有人
二0一0年至二0一九年任亞洲明愛執行委員會委員
二0一二年至二0一九年任馬爾他騎士團團牧
 

一九七九年任葵芳小堂助理司鐸
一九
八0年任聖斯德望堂 (葵涌) 主任司鐸
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二年離港進修
一九八三年至一九八六年任香港天主教社會傳播處主任

一九八六年至二0一八年任聖神修院神哲學院神哲學講師

一九八七年至一九八九年任露德聖母堂
(薄扶林) 主任司鐸
一九九0年離港進修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六年任聖神研中心研究員

一九九一年至一九九二年任香港明愛管理委員會委員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香港明愛教育委員會委員
一九九四年至二00四年任香港明愛教育服務部長

二00三年至二0一四年任香港明愛總裁
二00三年至二0一七年任明愛醫院管治委員會委員
二00三年至二0一七年任寶血醫院
(明愛) 管治委員會主席
二00三年至二0一七年任嘉諾撒醫院
(明愛) 管治委員會主席

一九九二年至二0一七年任明愛專上學院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二0一七年任明愛專上學院校董會主席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七年任
明愛專業及成人教育中心 (堅道) 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七年任
明愛實用夜中學 (堅道) 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任
明愛徐誠斌書院 [夜校] (堅道) 校監
一九九七年至一九九九年任明愛徐誠斌書院 [夜校] (牛津道) 校監
一九九八年至二0一一年任高等及專業教育中心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七年任
明愛專業及成人教育中心 [夜校] (香港仔) 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二00四年任
明愛聖若瑟專業及成人教育中心 [夜校] 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三年及一九九八年至二00四年任
明愛專業及成人教育中心 [夜校] (九龍) 校監
一九九二年至二000年任
馬登基金沙田明愛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沙田馬登基金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
明愛專業及成人教育中心 [夜校] (粉嶺) 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七年任
明愛聖高弗烈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聖保祿職業先修中學 (堅道) 校監
二00一年任
明愛聖保祿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馬登基金屯門明愛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二年任
明愛屯門馬登基金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馬登基金柴灣明愛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柴灣馬登基金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聖方濟各職業先修中學 (堅道) 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聖方濟各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陳震夏粉嶺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粉嶺陳震夏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陳震夏元朗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元朗陳震夏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聖若瑟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聖若瑟中學校監
一九九三年任
明愛樂務職業訓練中心校監
一九九四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樂務技能訓練中心校監
一九九五年任
明愛專業及成人教育中心 [夜校] (柴灣) 校監
一九九八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莊月明職業先修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二年任
明愛莊月明中學校監
一九九九年至二000年任
明愛馬鞍山實用中學校監
二00一年至二00三年任
明愛馬鞍山中學校監
一九九八年至二00五年任
天主教新民書院校監
二00五年至二00八年任天主教新民書院校董
二00一年至二00四年任明愛彩虹社區進修中心校監
二00二年至二00五年任明愛資訊科技創建中心校監
二00三年至二00四年任明愛窩打老道社區進修中心校監
二00四年任明愛網上學院校監
二00四年至二00五年任明愛旺角社區進修中心校監
二00三年至二00九年任明愛華德中書院校監
一九九六年至二0一四年任明愛陳震夏郊野學園校監
二00四年至二0一九年任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校監
二0一三年至二0一七年任
明愛賽馬會社區書院 (荃灣) 校監
二0一四年任明愛社區書院 (油麻地) 校監


 

New Deacons for Hong Kong

Bishop John Baptist Wu of Hong Kong is to ordain ten students of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Hong Kong, to the diaconate in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the Feast of St. Joseph 19 March, in ceremonies commencing at 4p.m.

The following short autobiographies give some idea of the diversity that reigns among the candidates, who it is hoped will before long be our young priests.

Joseph Fan Kam Tong
Aged thirty, belongs to the Hong Kong diocese. He entered the Minor Seminary in 1964 and completed secondary school in 1966. He then studded and worked for some years. In 1971 he returned to the seminary to continue his studies in Philosophy. He is now a third-year student in Theology. For his pastoral training he has worked on Our Lady’s Hospital, St. Peter Secondary School, Kwai Fong Mass Centre, Church of Our Lady of the Rosary, and the Mary Stanton Centre for girls.

Steve Subramaniam, S.J.
Aged 31 years old. Born 23 December 1945 in Penang, Malaysia. Educated by the La Salle Brothers. In 1962 was awarded first prize for Student Journalism in the CBS News Competition organised by all their colleges in Malaysia and Singapore, Entered the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to read law, and joined the Jesuits on 14 January 1967.

Has a baccalaureate in Philosophy form 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 and MA in Communications form - the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While in Manila, was Moderator of the Inter-Varsity Cinema Forum, and research associate with JESCOMEA (Jesuit Communicators in East Asia) form 1971-73. From 1971-76 served on the Editorial Board of the Asian Report, a monthly interprovincial publication of the Jesuit-run Bureau of Asian Affairs.

Pastoral work in Malaysia every summer. Attached to St. Francis Xavier’s Church, Petaling Jaya. Besides teaching ethics to Sixth-Form students, also advises the University of Malaya Graduates Society on opinion formation.

Last July to August directed a retreat for the Catholic Students Society, University of Malaya, and conducted a Leadership Course on values for the Prefectorial Council of St. John’s Institution, Kuala Lumpur.

Finishing third year theology in Aberdeen and is also a founder-member of the UNESCO-affiliated Asian Communication Research Centre in Singapore.

Balbin, Romulo y Dupa O.M.I.
Date of Birth: 15 January 1949.

Place of Birth: Victoria, Tarlac, Philippines.

- I entered the Oblate Juniorate in Cotabato City, Philippines, in 1965. Entered the Novitiate in 1967 and made my first vows a year after.

- I entered the Oblate Scholasticate in Quezon City, Philippines in 1968. In my scholasticate years, I studied Philosophy for three years under the Dominicans at the University of Santo Tomas, Manila; I studied Theology for three years under the Jesuits at the Loyola School of Theology, Quezon city, Philippines.

- I made my final vows as an Oblate religious in 1975 (Quezon City). I volunteered for the Oblate Mission in Hong Kong in April 1976. At present, I’m finishing my last year of theological studies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 a seminary that is neither Jesuit nor Dominican, but Diocesan!

- School work; teaching - high school; college - three years.

- Parish work: seven years - lay Liturgical Leadership Programme; Youth groups: Retreats for workers students; parish census, surveys, planning and organization.

Michael Young Ming Cheung
Belongs to the Hong Kong Diocese. Born in December 1946. In 1951 he came to Hong Kong and attended a Salesian secondary school. After graduation he worked for a few years as an accountant. In 1972 he entered the seminary. Now a third year Theology student. He has assisted in educational and parish work. Every Saturday and Sunday he works in St. Mary’s Church.

Joseph So Chi Chiu, S.D.B.
Aged thirty. Graduated from Salesian School in 1966. He then spent four years in Salesian Far East philosophical School for his Philosophical training.

After that he was sent to teach in Salesian School, Macao, and Aberdeen Technical School. In 1973 he began his theological studies in Holy Spirit Seminary. On Sundays he works in Notre Dame College Chapel.

Thomas Leung Chung Yat, S.J.
Born in Hong Kong on 29 May 1946. Completed his secondary school in Wah Yan College, Hong Kong. Joined the Jesuits in 1966. After two years’ noviceship in Cheung Chau, he went to the Philippines and received his Bachelor’s degree in Philosophy from Ateneo de Manila University.

He then taught for two years in Wah Yan College, Kowloon. In 1974 he began his theological studies in Holy Spirit Seminary. Starting last summer he has assisted in the Resurrection Chapel, Kwun Tong every Sunday.

Peter Leung Chi Choi, S.D.B.
Aged twenty-nine. Joined the Salesians in 1966. Then he spent some years in Salesian Philosophical School, Cheung Chau for his philosophical and educational training.

He taught in Aberdeen Technical School for two years. In 1973 he studied Theology in Holy Spirit Seminary. For the past years his pastoral training includes working in the Church of Our Lady Star of the Sea. Chaiwan and Salesian Recreational Centres.

Patrick Taveirne, C.I.C.M.
He was born in Wilrijk, Belgium on 11 August 1948. He will complete his theological studies in May, 1978 and will assume pastoral duties in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Brother Taverine began his studies at Holy Spirit Seminary in September, 1974 after completing one year of Cantonese studies at New Asia College. Prior to his arrival in Hong Kong he received a philosophy degre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Louvain Belgium. Before entering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in 1969 he was a primary school teacher in Belgium.

Peter Choi Si Ah
Aged twenty-five. Born in Hong Kong on 7 October 1951. In 1965 he entered the Minor Seminary and was graduated in Salesian Secondary School. He attended Form 6 and Form 7 in Pui Shing Middle School. 1971 he began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studies in Holy Spirit Seminary. At present he is a third-year theology student. Has taught ethics in St. Peter’s Secondary School and has worked in different parishes for the past years. On weekends he assists the sick in Our Lady’s Hospital. He is interested in music and child psychology.

Wilfred Chan Yu Hai, S.J.
Cantonese, Born in Kunming, Yunan, China, on 4 February 1942. Brought up and educated in Burma, In 1962 studied Electrical Engineering in London, Jointed the Jesuits in 1967. Novitiate and Philosophy in Ireland, 1967-71. Came to Hong Kong in 1971 and worked as Asst. Warden in Adam Schall Residence, University Colleg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ied theology in Aberdeen from 1972-76. Currently having a year’s pastoral experience in Christ the Worker Parish, Ngau Tau Kok, Kwun Tong.

11 March 1977

 

Ordinations for Hong Kong

Three Deacons will be ordained priests for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at 3p.m. on Saturday, 10 June, in the Hong Kong Cathedral. On the following day a Deacon of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CICM) will be ordained in Belgium for work in Hong Kong.

Deacon Joseph Fan Kam-Tong was born in Hong Kong in 1946. After finishing secondary school, he worked for several years. In 1971, he entered Holy Spirit Seminary and began his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studies. He has engaged in pastoral work in St. Peter’s Secondary School, the Marycove Centre, Maryknoll Hospital and the Kwai Fong Chapel.

In 1977, he was ordained a Deacon and has assisted as Deacon in the Sau Mau ping Catholic Community. After his ordination, he will begin full-time priestly service in a parish.

Deacon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was born in December, 1945 in Shanghai, and came to Hong Kong in 1951. After his secondary school education, he worked for several years as an accountant. In 1972, he entered the Diocesan Seminary in Aberdeen where he pursued his theological studies and pastoral formation. During his seminary years, he has engaged in educational and pastoral work in Pui Tak Evening School, Bishop Bianchi College of Careers, Tack Ching Girls’ School, Notre Dame Chapel, Ma Tau Wei, and St. Mary’s Parish, Hunghom.

He was ordained a Deacon on 19 March 1977 and has been assisting in the parish of St. John the Baptist, Kwun Tong, Kowloon. After his ordination to the priesthood, he will be engaged in full-time parish work.

Deacon Ho Mong Sian was born in 1926 in Hopei Province, China. He was admitted to the Marist Brothers Novitiate in 1945. After his profession as a Marist Brother, he continued his professional training and teaching in Peking, Hong Kong, Indonesia and Malaysia until his return to Hong Kong. In Hong Kong, he has taught in St. Francis Xavier’s School, Tsuen Wan, where he was also procurator for ten years.

In 1975, an increased interest in pastoral work prompted him to aspire to the priesthood. The Marist Institute approved of his desire and assisted him in joining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He was sent to St. Thomas Aquinas Regional Seminary where he completed his theological training at Fu Jen University and was ordained a deacon in June, 1977. At present Deacon Ho is assisting at Ss. Cosman and Damian Church, Tsuen Wan. After his ordination, he will devote himself full-time to the parish apostolate.

Deacon Patrick Taveirne, of the Congregation of the Immaculate Heart of Mary (CICM), will be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on 11 June 1978 in his parish Church in Edegem, Belgium.

Deacon Taveirne, arrived in Hong Kong in 1973. Upon completion of his language studies, he began the study of theology in Holy Spirit Seminary, Aberdeen. He had previously studied philosophy at the University of Louvain, Belgium. During his years of priestly formation in Hong Kong, he has had many opportunities for working closely with local seminarians, and has done extensive pastoral work in parishes, schools, factories and hospitals.

On 19 March 1977, he was ordained deacon by Bishop Wu, in the Hong Kong Cathedral. After ordination, he served as Deacon in St. Mary’s Parish, Hunghom.

After his priestly ordination, Father Taveirne will take a vacation with his family in Belgium. He will then return to Hong Kong to take up his priestly ministry with the CICM community in the service of the Diocese.

2 June 1978


 

Honorary doctorate for Hong Kong priest from Open University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OUHK) will confer an honorary doctorate degree on Father Michael M. C. Yeung, chief executive of Caritas-Hong Kong at its 13th Congregation to be held on 15 December at the Hong Kong Coliseum.

Father Yeung will receive a Doctor of Social Sciences, honoris causa, in recognition of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community”. The OUHK said that under Father Yeung’s leadership, Caritas-Hong Kong “has become one of the most established education bodies in Hong Kong serving a wide cross-section of learning communities” and has been developing and expanding into “one of the biggest school sponsoring bodies in Hong Kong.” The agency’s educational services include pre-school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special education, vocational training, adult and continuing higher education.

Ordained a priest in 1978, Father Yeung spent the first few years following his ordination in parish pastoral work. In the 1980s he was the director of the Catholic Social Communications Office before pursuing a course in education at Harvard University.

Upon his return, Father Yeung took up the post of director of Education Services for Caritas-Hong Kong until 2003, when he succeeded the late-chairperson, Father Francesco Lerda PIME, to become chief executive of Caritas-Hong Kong. He continues to serve as school supervisor for many of Caritas, secondary schools and chairs many of the agency’s hospital governing committees.

Father Yeung also holds a bachelor’s degree in philosophy and theology from the Pontifical Urban University in Rome and a baster’s degree in communications from Syracuse Univers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 a member of the Pontifical Council Cor Unum. He has also taught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in Aberdeen.

7 November 2004


 

開創本港教會歷史新頁
十位修道學生領受執事聖職
胡主教親自主持覆手禮 修士奉獻自己服務教會

本 港 敎 會 分 別 隸 屬 於 香 港 敎 區 、 獻 主 會 、 耶 穌 會 、 慈 幼 會 及 聖 母 聖 心 會 的 十 位 修 道 學 生 , 將 於 本 月 十 九 日 (星 期 六) 下 午 四 時 正 , 假 座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總 堂 , 在 胡 振 中 主 敎 手 中 領 受 執 事 聖 職 。 十 位 修 道 學 生 將 在 彌 撒 中 藉 祈 禱 及 覆 手 禮 , 回 應 上 主 的 呼 召 。 奉 獻 自 己 , 服 務 教 會 。

該 日 慶 典 歡 迎 全 體 教 友 參 與 見 證 , 同 謝 主 恩 。

現 將 十 位 領 受 執 事 聖 職 的 修 道 學 生 介 紹 如 下 :

蔡詩亞修士 (香港教區)
現 年 二 十 五 歲 , 廣 東 海 豐 人 。 一 九 六 五 年 在 高 主 教 書 院 小 學 肄 業 , 一 九 六 五 至 七 0 年 就 讀 於 聖 神 修 院 及 慈 幼 中 學 。 一 九 七 一 年 在 培 聖 中 學 完 成 大 學 預 科 課 程 。 一 九 七 一 年 在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及 哲 學 。 現 於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第 三 年 課 程 。 蔡 修 士 曾 在 秀 茂 坪 堂 區
、 聖 方 濟 各 堂 區 、 牛 頭 角 基 督 勞 工 堂 區 等 服 務 , 亦 在 培 德 夜 中 學 、 聖 伯 多 祿 中 學 擔 任 倫 理 科 教 師 , 歷 年 暑 期 在 醫 院 及 工 廠 工 作 。 目 前 星 期 六 及 主 日 在 聖 母 醫 院 接 受 病 人 牧 民 訓 練 。 對 音 樂 及 兒 童 心 理 頗 有 研 究 。

范錦棠修士 (香港教區)
現 年 三 十 歲 , 廣 東 東 莞 人 , 一 九 六 四 年 進 入 教 區 小 修 院 , 一 九 六 六 年 中 學 畢 業 。 之 後 則 在 外 間 進 修 及 工 作 , 一 九 七 一 年 返 回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曾 分 別 在 香 港 仔 瑪 利 灣 史 丹 頓 中 心
、 西 環 聖 母 玫 瑰 堂 、 聖 母 醫 院 、 聖 伯 多 祿 中 學 和 葵 芳 天 主 堂 參 與 服 務 。 范 修 士 現 在 是 神 學 第 三 年 修 道 學 生 。 每 週 六 及 主 日 仍 在 荃 灣 葵 芳 堂 區 協 助 牧 民 工 作 。

楊鳴章修士 (香港教區)
現 年 三 十 歲 , 浙 江 寧 波 人 。 一 九 五 一 年 來 香 港 。 中
、 小 學 分 別 就 讀 於 巴 黎 外 方 傳 教 女 修 會 及 慈 幼 會 屬 下 的 學 校 。 畢 業 後 曾 在 外 間 工 作 數 年 , 擔 任 會 計 職 務 。 一 九 七 二 年 九 月 進 入 聖 神 修 院 。 現 在 攻 讀 神 學 第 三 年 課 程 , 曾 先 後 在 公 教 學 校 及 堂 區 擔 任 教 育 及 堂 區 的 牧 民 工 作 。 楊 修 士 現 每 週 星 期 六 及 主 日 , 均 在 紅 磡 聖 母 堂 區 服 務 。

陳有海修士 (耶穌會)
現 年 三 十 五 歲 , 廣 東 南 海 人 。 在 緬 甸 完 成 中 學 學 業 。 一 九 六 二 年 往 英 國 攻 讀 電 機 工 程 。 一 九 六 七 年 在 愛 爾 蘭 進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並 修 讀 哲 學 。 一 九 七 二 至 一 九 七 六 年 在 香 港 仔 聖 修 院 神 攻 讀 神 學 。 曾 擔 任 中 文 大 學 聯 合 書 院 湯 若 望 宿 舍 副 舍 監 工 作 。 神 學 畢 業 後 在 牛 頭 角 基 督 勞 工 堂 擔 任 堂 區 工 作 。

梁宗溢修士 (耶穌會)
現 年 三 十 歲 , 廣 東 南 海 人 , 在 香 港 華 仁 書 院 中 學 畢 業 。 一 九 六 六 年 進 香 港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一 九 六 八 年 往 菲 律 賓 雅 典 耀 大 學 攻 讀 哲 學 。 一 九 七 四 年 在 香 港 仔 聖 神 修 院 讀 神 學 。 現 在 是 神 學 第 三 年 。 梁 修 士 曾 在 工 廠
、 安 老 院 、 青 年 中 心 等 工 作 。 一 九 七 二 至 七 四 年 在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任 教 。 現 在 主 日 往 官 塘 耶 穌 復 活 堂 協 助 堂 區 工 作 。

蘇萬寧修士 (耶穌會)
現 年 三 十 一 歲 , 馬 來 西 亞 人 , 馬 來 西 亞 喇 沙 書 院 中 學 及 預 科 畢 業 , 並 曾 在 星 加 坡 國 立 大 學 修 讀 法 律 。 一 九 六 七 年 進 耶 穌 會 初 學 院 , 一 九 六 九 年 進 菲 律 賓 雅 典 耀 大 學 攻 讀 哲 學 , 之 後 進 菲 律 賓 國 立 大 學 修 讀 大 眾 傳 播 碩 士 學 位 。 一 九 七 四 年 來 港 進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現 在 是 神 學 第 三 年 。 蘇 修 士 參 與 耶 穌 會 亞 洲 區 大 眾 傳 播 工 作 。 在 馬 來 西 亞 擔 任 堂 區 工 作
、 馬 來 西 亞 國 立 大 學 天 主 教 同 學 會 神 師 。

羅慕理修士 (獻主會)
現 年 二 十 八 歲 , 菲 律 賓 人 。 一 九 六 五 年 進 獻 主 會 先 修 班 。 一 九 六 七 年 進 初 學 院 。 一 九 六 八 年 進 菲 律 賓 多 瑪 斯 大 學 攻 讀 哲 學 , 一 九 七 二 年 進 勞 耀 拉 神 學 院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七 六 年 來 港 在 聖 神 修 院 繼 續 攻 讀 第 四 年 神 學 。 羅 修 士 曾 在 一 所 中 學 從 事 三 年 教 育 工 作 , 更 經 常 擔 任 堂 區 牧 民 工 作 , 如 青 年 會
、 禮 儀 組 、 學 生 和 工 人 退 省 、 堂 區 調 查 等 。

譚永亮修事 (聖母聖心會)
現 年 二 十 八 歲
, 比 利 時 人 , 一 九 六 九 年 進 聖 母 聖 心 會 。 在 比 利 時 魯 汶 大 學 攻 讀 哲 學 。 一 九 七 三 年 在 新 亞 書 院 修 讀 中 文 。 一 九 七 四 年 在 香 港 仔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現 在 是 神 學 第 三 年 。 譚 修 士 在 進 聖 母 聖 心 會 前 曾 在 小 學 任 教 。 現 在 擔 任 堂 區 工 作 。

梁熾才修士 (慈幼會)
現 年 廿 九 歲 , 廣 東 東 莞 人 。 一 九 六 六 年 中 學 畢 業 後 加 入 慈 幼 會 , 繼 而 在 長 洲 慈 幼 會 修 院 修 習 哲 學 及 教 育 學 。 一 九 七 三 年 進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課 程 。 梁 修 士 現 在 是 神 學 第 四 年 。 曾 在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工 作 兩 年 , 在 研 讀 神 學 時 期 , 曾 協 助 慈 幼 康 樂 中 心 及 柴 灣 堂 區 工 作 。

蘇志超修士 (慈幼會)
現 年 三 十 歲 , 廣 東 順 德 人 , 一 九 六 六 年 在 慈 幼 中 學 畢 業 。 然 後 在 慈 幼 遠 東 哲 學 院 攻 讀 四 年 哲 學 。 一 九 七 三 年 在 香 港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蘇 修 士 現 在 攻 讀 神 學 第 四 年 課 程 , 曾 先 後 在 澳 門 慈 幼 中 學 及 香 港 仔 工 業 學 校 任 教 。 目 前 主 日 在 聖 母 書 院 小 堂 服 務 。

1977 年 3 月 11 日

 

新天新地
——屬神乎?屬人乎?——
聖神修院 譚永亮楊鳴章合作

前言
矗 立 於 香 港 仔 黃 竹 坑 的 聖 神 修 院 , 是 本 敎 區 一 所 神 哲 學 公 開 研 究 的 地 方 。 近 年 來 , 不 少 神 職 人 仕 、 修 士 、 修 女 及 敎 友 先 後 在 這 裡 接 受 神 哲 學 薰 陶 。

該 院 的 建 築 結 構 及 四 週 環 境 , 獨 具 特 色 , 也 反 映 出 該 院 的 神 學 趨 勢 。 首 先 , 它 沒 有 圍 牆 , 連 正 門 也 是 設 而 常 開 , 這 象 徵 了 該 院 的 神 學 敎 育 要 與 社 會 生 活 打 成 一 片 ; 其 次 , 修 院 的 建 築 完 全 仿 效 中 國 式 尖 塔 , 屋 簷 角 向 上 翹 起 , 這 象 徵 該 院 的 神 學 注 意 人 的 「自 力」 , 不 斷 擺 脫 「束 縛」 , 與 西 方 羅 馬 式 圓 頂 建 築 所 給 與 的 「覆 蓋」 及 「安 全」 感 覺 , 剛 好 相 反 ; 最 後 , 修 院 建 築 本 身 是 紅 牆 綠 瓦 。 被 四 週 充 滿 勁 力 的 綠 樹 林 蔭 所 環 抱 , 使 人 產 生 「萬 綠 叢 中 一 點 紅」 的 感 覺 , 這 提 示 院 內 各 師 生 要 透 過 上 主 的 恩 賜 , 不 斷 注 意 時 代 徵 兆 , 努 力 實 踐 , 才 能 結 出 信 仰 的 正 果 。

適 逢 敎 區 內 很 多 人 對 「屬 神 、 屬 人」 的 問 題 , 正 在 熱 烈 探 討 中 , 故 把 去 年 本 院 兩 位 神 學 生 的 一 篇 有 關 習 作 , 公 諸 同 好 , 希 有 識 之 仕 , 不 吝 賜 敎 。

湯漢寫于聖神修院
一九七八年一月十六日

聖經中所論及的新天新地

() 舊約部份
第 次 依 撒 意 亞 繼 承 了 前 賢 , 在 他 的 先 知 書 中 充 份 地 發 揮 了 以 色 列 子 民 心 中 有 關 「耶 路 撒 冷」 的 表 徵 。 這 塵 世 間 的 耶 路 撒 冷 城 象 徵 天 主 的 臨 在 及 盟 約 的 圓 滿 。 爲 此 , 耶 路 撒 冷 被 冠 以 「正 義 的 城 市 、 忠 貞 的 城 邑 、 上 主 的 御 座 、 天 主 的 臨 現」 等 輝 煌 的 名 號
(依•1:26;耶•3:17;則•48:35) 。 但 以 色 列 子 民 只 注 視 這 城 邑 外 在 的 榮 光 , 並 未 深 入 尋 求 她 的 正 義 —— 卽 他 們 的 救 恩 , 因 此 ,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繼 而 提 示 了 一 個 終 局 作 爲 整 個 歷 史 的 完 成 , 他 說 : 「看 , 我 要 創 造 新 天 新 地 , 先 前 的 不 再 被 記 憶 , 不 再 被 關 心 , 人 們 都 要 因 我 所 造 的 而 永 遠 喜 樂 , 因 爲 , 看 , 我 要 造 一 座 令 人 喜 悅 的 耶 路 撒 冷 , 一 個 令 人 歡 樂 的 百 姓」 (依•65:17-18) 。 至 此 , 一 幅 喜 樂 的 全 景 坦 露 在 我 們 眼 前 。 創 造 (Bara) 一 辭 曾 三 次 被 提 及 , 很 明 顯 , 這 是 出 於 上 主 的 工 程 ; 在 這 工 程 中 , 祂 與 祂 的 子 民 共 同 結 合 在 同 一 的 喜 樂 中 : 世 界 將 蛻 變 成 一 個 新 天 新 地 。 依 撒 意 亞 在 他 的 先 知 書 第 陸 拾 陸 章 , 廿 二 節 中 這 樣 繼 續 寫 : 「實 在 , 我 行 將 創 造 的 新 天 新 地 怎 樣 在 我 面 前 存 在 , 你 們 的 後 裔 與 你 們 的 名 字 也 要 怎 樣 存 在 ; 凡 屬 血 肉 的 都 要 來 我 面 前 跪 拜 ; 他 們 要 出 去 看 那 反 叛 我 的 人 的 屍 體」 ; 這 最 後 的 一 節 尤 其 震 人 心 坎 , 使 人 想 起 耶 肋 米 亞 先 知 所 提 的 「人 不 稱 這 地 方 爲 托 斐 特 或 本 希 農 谷 , 却 要 稱 它 為 屠 殺 谷」 (耶•7:31) 。 末 世 戰 爭 所 帶 來 的 憂 傷 與 恐 怖 , 大 概 就 是 這 樣 的 一 幅 景 象 , 正 如 基 督 在 衪 離 世 前 所 提 的 一 般 (瑪•25:31-46)

() 新約部份
(Kaivo’s) 的 意 思 是 : 「以 前 所 未 有 的 , 與 別 不 同 的」 ; 也 就 是 整 個 奇 異 救 恩 的 縮 影 , 因 此 具 有 一 種 擴 展 性 和 啓 示 性 的 允 語 : 「可 是 , 我 們 却 按 照 他 的 應 許 , 等 候 正 義 常 住 在 其 中 的 新 天 新 地」 (伯後•3:13) : 「隨 後 我 看 見 了 一 個 新 天 新 地 , 因 爲 先 前 的 天 與 先 前 的 地 已 不 見 了」 (默•21:1) : 「我 還 要 把 我 天 主 的 名 號 , 和 從 天 上 我 天 主 那 裡 降 下 我 的 城 邑 , 即 新 耶 路 撒 冷 的 名 號 , 以 及 我 的 新 名 號 , 寫 在 他 身 上」 (默•3:12) 「我 看 見 那 新 耶 路 撒 冷 城 , 從 天 上 由 天 主 那 裡 降 下 , 就 如 一 位 裝 飾 好 迎 接 自 己 丈 夫 的 新 娘 」 ; 「那 位 坐 在 寶 座 上 的 說 : 看 , 我 已 更 新 了 切」 。 新 天 新 地 因 此 可 見 是 天 主 救 恩 最 光 輝 的 目 標 , 也 是 初 期 敎 會 希 望 之 所 繫 : 在 故 有 的 塵 世 間 對 未 來 的 拯 救 的 反 省 , 一 切 在 基 督 內 都 成 就 了 , 因 爲 新 人 、 新 物 就 是 基 督 自 己 。

首 先 , 我 們 在 伯 多 祿 後 書 叁 章 十 三 節 中 發 現 : 「我 們 …… 等 候 正 義 …… 的 新 天 新 地 這 句 話 所 想 表 達 的 思 想 與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書 陸 拾 伍 章 十 七 節 、 陸 拾 陸 章 廿 二 節 及 默 示 錄 弍 拾 壹 章 一 節 相 脗 合 , 就 是 一 個 經 審 判 後 而 出 現 的 氛 圍 —— 基 督 徒 期 待 的 也 正 是 這 樣 一 個 經 最 後 轉 捩 而 完 成 的 神 聖 恩 許 。 如 先 知 書 及 默 示 錄 中 所 載 ; 在 最 後 轉 捩 點 中 , 「正 義」 包 含 着 肖 似 天 主 及 對 罪 惡 的 擯 棄 , 而 不 着 重 於 審 判 後 局 面 的 描 繪 及 其 與 今 世 的 外 在 關 係 。

其 次 , 在 若 望 的 默 示 錄 中 , 一 如 其 他 的 啓 示 書 , 作 者 將 自 己 列 於 因 信 而 受 迫 害 (默 示 錄•拾 九) 羣 中 的 一 位 。 他 揭 示 了 將 來 光 輝 的 遠 景 作 爲 衆 信 徒 在 迫 害 中 的 安 慰 與 鼓 勵 ; 因 此 , 寫 作 的 出 發 點 固 然 是 因 敎 會 與 羅 馬 皇 朝 的 衝 突 , 但 背 後 更 是 與 罪 惡 的 交 鋒 , 戰 果 毋 庸 疑 慮 , 勝 利 的 當 然 是 基 督 , 那 時 , 天 上 的 耶 路 撒 冷 —— 整 個 新 的 受 造 , 將 會 登 上 她 的 寶 座 ; 所 有 的 基 督 徒 會 成 爲 她 的 子 民 。 這 樣 的 一 個 歷 史 掲 秘 , 正 是 啓 示 書 的 神 學 特 色 。

瞭 解 了 以 上 的 思 想 背 景 , 我 們 就 能 比 較 容 易 明 白 默 示 錄 叁 章 十 二 節 所 給 予 我 們 的 訊 息 : 「勝 利 的 , 我 要 使 他 成 爲 我 天 主 殿 宇 的 柱 子 , 决 不 再 讓 他 到 外 面 去 ; 我 還 要 把 我 天 主 的 名 字 , 和 從 天 上 我 天 主 那 裡 降 下 的 我 天 主 的 城 邑 , 卽 新 耶 路 撒 冷 的 名 號 , 以 及 我 的 新 名 號 , 寫 在 他 身 上」 , 換 句 話 說 : 天 上 的 敎 會 將 是 這 座 殿 宇 的 柱 石 , 獲 得 了 最 後 勝 利 的 正 義 者 將 永 不 可 能 搖 傾 , 而 在 每 一 條 柱 石 上 , 基 督 將 會 刻 上 三 個 名 號() 天 主 的 名 號 —— 正 義 的 人 是 屬 於 天 主 的 ; () 新 耶 路 撒 冷 的 名 號 —— 正 義 的 人 將 是 這 天 主 城 邑 的 公 民 ; () 我 的 新 名 號 —— 備 受 光 榮 的 基 督 將 與 屬 於 祂 的 人 共 享 這 光 榮 。

最 後 , 在 默 示 錄 弍 拾 壹 章 一 節 中 這 樣 寫 着 : 「我 看 見 了 一 個 新 天 新 地 , 因 爲 先 前 的 天 與 先 前 的 地 已 不 見 了」 。 因 爲 人 犯 了 罪 的 緣 故 , 整 個 受 造 都 受 了 上 主 的 詛 咒 (創•3:17) 而 屈 服 於 敗 壞 的 狀 態 下 (羅•捌:19-22)

從 上 面 得 知 , 聖 經 中 歷 史 的 終 結 是 一 個 全 新 的 局 面 (Novum Et Totaliter Aliter), 但 畢 竟 這 裡 還 有 一 個 問 題 : 舊 有 的 世 界 是 否 眞 的 應 徹 底 的 被 毁 滅 (默•21:1) 或 只 是 蛻 變 成 爲 新 的 天 和 新 的 地 (依•15:17-18) , 被 解 放 (羅•8:21) 或 更 新 (瑪•19:18)?!

整 體 而 論 , 啟 示 書 的 神 學 背 景 (依•66:22-27;默•3:12; 21:10), 應 具 有 一 種 末 世 性 的 鬥 爭 , 而 新 天 新 地 會 與 審 判 連 上 關 係 ; 祇 是 它 們 的 作 者 並 未 淸 楚 地 點 出 這 經 審 判 後 的 創 作 的 性 質 及 它 如 何 與 現 今 的 宇 宙 聯 結 。


教會訓導論及的新天新地

() 梵二前的傳統思想
一 直 以 來 , 正 如 新 約 中 所 提 示 的 , 初 期 教 會 意 識 着 自 己 的 身 份 乃 是 天 主 末 世 的 子 民 , 諸 聖 的 團 體 , 被 上 主 從 世 界 中 所 召 喚 出 來 的 邦 國 。 當 一 方 面 他 們 感 覺 到 自 己 之 不 屬 於 這 個 塵 世 。 另 一 方 面 他 們 同 時 爲 一 種 實 際 上 的 變 易 而 感 到 痛 苦 ; 就 是 那 期 待 的 「主 的 再 度 來 臨」 長 久 不 見 出 現 ; 在 這 種 衝 擊 下 , 敎 會 將 視 線 轉 移 到 現 世 中 超 聖 權 力 的 確 定 —— 因 聖 事 上 的 崇 敬 而 建 立 了 司 祭 的 職 份 。 當 然 , 這 種 視 線 的 轉 移 並 非 表 示 敎 會 已 不 再 冀 望 將 來 , 而 只 是 很 特 獨 地 作 了 觀 念 上 的 修 正 —— 不 再 在 救 恩 史 中 過 度 强 調 末 世 的 圓 滿 , 而 比 較 着 重 個 人 塵 世 旅 程 結 束 後 另 一 生 命 的 存 在 。 卽 使 這 樣 , 這 種 思 想 仍 隨 着 世 代 的 演 進 而 逐 漸 深 入 衍 變 , 其 中 最 堪 注 意 的 就 是 死 者 的 復 活 及 最 後 的 審 判 , 換 句 話 說 , 標 明 了 個 人 决 定 性 的 生 活 , 這 些 尤 其 爲 聖 奥 斯 定 及 後 期 的 仕 林 學 派 所 肯 定 。 奥 斯 定 十 分 着 重 個 人 的 生 活 態 度 、 行 爲 與 他 的 得 救 的 關 係 ; 透 過 聖 事 , 人 從 中 獲 取 了 來 世 生 命 的 力 量 。 在 這 種 觀 念 下 , 聖 多 瑪 斯 認 爲 在 末 世 , 聖 事 的 可 見 性 作 用 將 停 止 , 因 這 些 聖 事 的 標 記 價 値 將 消 失 ; 在 世 界 窮 盡 時 , 基 督 將 與 現 在 的 敎 會 圓 滿 無 間 地 結 合 。

() 梵二及今日的思想
梵 二 糾 正 了 敎 會 在 出 世 主 義 者 與 入 世 主 義 者 分 歧 思 想 爭 持 下 的 偏 差 。 出 世 主 義 者 要 求 基 督 徒 脫 離 現 世 而 專 心 等 候 末 世 的 臨 現 , 職 是 之 故 , 他 們 對 世 界 的 發 展 予 以 消 極 的 抵 制 ; 而 入 世 主 義 者 則 抱 有 極 大 的 興 趣 , 鑽 研 因 科 技 帶 來 的 問 題 , 十 分 強 調 現 世 的 價 値 及 其 在 今 日 社 會 中 的 實 現 。

大 公 會 議 指 出 : 「對 大 地 及 人 類 終 窮 的 時 刻 , 我 們 一 無 所 知 , 亦 不 知 萬 物 將 如 何 改 變 。 但 爲 罪 惡 所 沾 汚 的 世 界 面 目 必 將 逝 去 。 天 主 吿 訴 我 們 。 祂 將 替 我 們 準 備 一 個 正 義 常 存 其 內 的 、 新 的 住 所 、 新 的 天 地 , 其 幸 福 將 要 滿 足 並 超 出 人 心 所 能 想 到 的 一 切 和 平 的 願 望」 。 由 此 可 見 、 新 天 新 地 確 是 天 主 在 末 世 所 賜 予 我 們 的 特 殊 「禮 物」 , 因 此 , 絕 非 大 地 的 演 進 結 果 (Progressus Terrenus)。 但 在 同 時 , 我 們 要 緊 記 , 新 天 新 地 不 是 一 個 現 有 世 代 逝 去 的 替 代 品 ; 更 恰 當 地 說 : 它 將 是 現 今 存 有 的 萬 物 的 改 變 。 而 這 個 要 改 變 的 大 地 , 確 實 是 「因 人 躬 親 操 作, 或 藉 技 術 耕 耘 , 使 土 地 長 出 果 實 ; 變 爲 整 個 人 類 的 適 宜 住 所」 (同 前 第 57 ) , 因 此 是 吻 合 天 主 聖 意 的 (同 前 第 24 ) 。 整 個 世 界 的 改 變 , 基 本 律 就 是 天 主 的 聖 愛 , 人 類 大 家 庭 及 整 個 大 地 能 臻 於 至 善 , 卽 繫 於 此 (同 前 第 38 )

人 類 的 歷 史 終 究 , 在 一 方 面 會 持 續 , 而 在 另 一 方 面 却 要 徹 底 改 變 。 正 如 瑪 竇 弍 拾 弍 章 卅 節 及 梵 二 論 教 會 在 現 代 世 界 牧 職 憲 章 第 卅 九 節 中 所 說 : 對 於 大 地 及 人 類 終 窮 時 的 真 貌 , 我 們 無 法 明 瞭 ; 我 們 只 知 那 時 刻 將 是 一 個 光 輝 的 時 刻 、 圓 滿 無 缺 的 景 象 。

現 在 我 們 試 舉 兩 例 , 作 為 歸 納 教 會 論 及 歷 史 終 向 的 訓 導 :

例 一 : 拉 丁 美 洲 的 敎 會 强 調 , 整 個 人 類 的 歷 史 及 動 力 皆 趨 向 一 個 大 同 及 公 義 的 世 界 , 掃 除 人 間 的 不 平 等 , 這 趨 向 强 烈 的 要 求 我 們 從 非 人 的 待 遇 、 心 靈 、 道 徳 與 肉 體 上 的 侵 害 , 無 知 、 飢 餓 、 貧 病 中 去 解 救 我 們 的 弟 兄 , 喚 醒 他 們 作 爲 人 的 尊 嚴 ; 這 些 工 程 及 改 變 將 在 基 督 救 世 的 使 命 中 獲 致 圓 滿 。

例 二 : 在 歐 洲 , 慕 特 曼 (Moltmann) 提 出 了 一 個 嶄 新 的 觀 點 : 在 基 督 徒 的 思 想 中 , 所 謂 歷 史 的 終 結 , 就 是 生 命 的 解 救 、 完 成 及 獲 得 了 神 的 喜 樂 。 人 類 痛 苦 的 歷 史 是 一 個 不 能 解 答 的 問 題 , 不 能 由 此 證 實 神 的 公 義 , 我 們 只 能 在 一 個 新 天 新 地 中 得 知 它 的 終 結 , 因 爲 在 那 裡 再 也 沒 有 哀 傷 、 哭 泣 與 痛 苦 。 基 督 的 苦 難 就 是 世 界 的 苦 難 , 祂 的 復 活 是 祂 苦 難 的 結 束 。

上 面 兩 觀 點 皆 强 調 人 類 痛 苦 的 解 脫 , 及 基 督 救 贖 工 程 在 其 中 的 意 義 , 只 是 在 論 及 世 界 的 終 向 時 , 彼 此 用 了 不 同 的 辭 彙 。

從現今社會境況中看新天新地

香 港 的 社 會 是 一 個 華 洋 雜 處 的 社 會 , 受 着 各 方 面 文 化 的 薰 陶 ; 旣 承 接 傳 統 農 業 社 會 背 景 影 響 下 的 華 夏 文 化 , 復 從 商 業 來 往 中 與 西 方 文 化 接 觸 , 故 此 對 生 命 的 寄 望 、 生 活 的 態 度 、 存 在 的 意 識 與 價 値 等 皆 有 多 元 化 的 面 貌 ; 再 加 上 複 雜 的 政 治 因 素 , 所 以 連 國 家 社 會 觀 亦 抱 有 不 同 的 觀 點 。 在 這 種 環 境 中 , 要 提 出 一 個 爲 普 遍 人 所 接 納 的 新 天 新 地 幾 乎 是 一 件 不 可 能 的 事 。

爲 傳 統 信 仰 者 , 他 們 所 冀 望 的 是 在 塵 世 生 命 結 束 後 , 能 有 一 塊 極 樂 淨 土 , 在 那 裡 再 也 沒 有 辛 勞 、 哀 傷 、 病 苦 與 死 亡 ; 這 種 思 想 源 自 希 臘 二 元 論 , 視 肉 身 爲 靈 魂 的 監 獄 , 也 近 於 佛 敎 的 淨 土 宗 , 十 分 着 重 自 我 的 修 練 , 爲 他 們 來 說 , 這 塊 極 樂 淨 土 是 一 處 靜 止 的 天 地 , 徹 底 與 目 前 的 世 界 不 同 , 是 久 已 存 在 着 的 , 只 等 候 修 了 功 行 的 人 入 居 其 間 。 這 是 典 型 的 梵 二 前 的 思 想 。

爲 專 注 於 物 質 享 受 者 , 他 們 根 本 對 任 何 屬 於 將 來 的 事 物 皆 不 抱 任 何 信 念 , 他 們 的 新 天 新 地 , 就 是 物 質 的 極 度 滿 足 的 境 界 , 他 們 生 命 的 圓 滿 就 是 官 能 享 受 達 於 極 點 , 而 這 些 皆 屬 於 現 世 生 活 的 ; 但 他 們 忘 記 了 , 在 這 麈 世 中 , 人 的 有 限 性 條 件 下 , 官 能 的 完 全 滿 足 是 不 可 能 的 , 物 質 的 豐 裕 只 能 導 致 對 更 多 的 追 求 ; 由 此 可 見 他 們 立 論 點 的 矛 盾 。

對 熱 誠 、 有 愛 心 的 人 而 言 , 尤 其 靑 年 人 , 他 們 追 求 的 是 一 個 大 同 的 社 會 , 在 那 裡 充 滿 自 由 平 等 , 沒 有 戰 爭 、 貧 窮 、 哀 傷 及 人 爲 的 災 禍 ; 他 們 的 新 天 新 地 就 是 這 種 社 會 的 出 現 。 他 們 雖 然 着 重 自 力 , 但 亦 沒 有 忽 畧 新 天 新 地 原 是 天 主 的 , 一 種 全 新 「禮 物」 。 所 以 他 們 並 不 如 同 某 些 過 激 人 仕 , 欲 以 任 何 手 段 爭 取 共 產 大 同 , 以 暴 力 獲 取 無 產 階 級 專 政 ; 反 之 , 基 於 對 上 主 許 諾 的 信 心 , 滿 懷 希 望 , 不 斷 以 生 活 回 應 上 主 的 呼 召 , 注 意 時 代 徵 兆 , 投 身 參 與 新 天 新 地 的 建 設 , 使 天 國 早 日 臨 現 。 故 此 , 這 種 思 想 接 近 聖 經 和 梵 二 的 訓 導 。
1978 年 2 月 3 日

 


本港教區月初添新血
四位執事主教手中領受鐸品
虔誠回應上主呼召 奉獻此生服務人羣

本 港 教 區 四 位 修 士 (其 中 一 位 將 在 比 利 時 晉 升) , 將 於 本 月 十 日 , 星 期 六 (端 午 節) 下 午 三 時 正 , 假 香 港 堅 道 聖 母 無 原 罪 總 堂 , 在 胡 振 中 主 教 手 中 領 受 司 鐸 聖 職 。 四 位 修 士 將 在 彌 撒 中 藉 祈 禱 及 覆 手 禮 , 囘 應 上 主 的 呼 召 , 奉 獻 自 己 服 務 敎 會 。

該 日 典 禮 , 歡 迎 全 體 敎 友 參 與 見 證 , 同 謝 主 恩 。

現 將 四 位 領 受 鐸 品 的 修 士 介 紹 如 下 :

侯 夢 賢 執 事 , 一 九 二 六 年 生 於 河 北 。 一 九 四 五 年 入 聖 母 昆 仲 會 初 學 院 , 發 願 後 曾 接 受 敎 育 實 習 工 作 , 服 務 於 該 會 在 北 京 、 香 港 、 印 尼 、 馬 來 西 亞 轄 下 各 學 校 。 候 執 事 執 教 荃 灣 聖 芳 濟 中 學 , 兼 理 該 會 總 務 凡 十 載 。

一 九 七 五 年 因 對 神 職 牧 民 工 作 產 生 强 烈 興 趣 , 遂 在 該 會 之 同 意 及 協 助 下 , 加 入 香 港 敎 區 , 並 赴 台 灣 輔 仁 大 學 攻 讀 神 學 。 一 九 七 七 年 六 月 領 受 執 事 聖 職 後 返 港 , 一 直 服 務 於 荃 灣 葛 達 二 聖 堂 至 今 。 晉 鐸 後 , 將 繼 續 在 堂 區 服 務 。

范 錦 棠 執 事 , 廣 東 東 莞 人 , 現 年 三 十 一 歲 。 一 九 六 七 年 中 學 畢 業 後 曾 在 社 會 工 作 數 年 。 一 九 七 一 年 加 入 香 港 敎 區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哲 學 。 范 執 事 曾 分 別 在 聖 伯 多 祿 中 學 , 瑪 利 灣 史 丹 頓 中 心 、 聖 母 醫 院 及 荃 灣 葵 芳 天 主 堂 服 務 。 一 九 七 七 年 接 受 執 事 聖 職 後 , 繼 續 在 秀 茂 坪 堂 區 服 務 至 今 。 范 執 事 於 領 受 鐸 品 後 , 將 會 在 堂 區 工 作 服 務 。

楊 鳴 章 執 事 , 現 年 三 十 一 歲 , 原 籍 浙 江 , 一 九 四 六 年 十 二 月 生 於 上 海 , 一 九 五 一 年 來 港 。 中 學 畢 業 後 曾 在 出 入 口 及 保 險 公 司 工 作 數 年 。 擔 任 會 計 職 務 。 一 九 七 二 年 九 月 進 入 敎 區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哲 學 及 神 學 , 並 在 此 期 間 接 受 牧 民 工 作 訓 練 。 楊 執 事 曾 分 別 服 務 於 培 德 夜 校 、 白 英 奇 主 敎 專 業 學 校 、 德 貞 女 子 中 學 、 馬 頭 圍 聖 母 院 堂 及 紅 磡 聖 母 堂 。 楊 執 事 於 去 年 三 月 十 九 日 領 受 執 事 聖 職 後 , 服 務 於 官 塘 聖 若 翰 堂 至 今 。 晉 鐸 後 , 將 在 堂 區 全 職 服 務 。

譚 永 亮 執 事 (Patrick Taveirne), 比 利 時 聖 母 聖 心 會 會 士 , 將 於 本 月 十 一 日 在 其 家 鄉 晉 升 鐸 品 。

譚 修 士 , 比 利 時 魯 汶 大 學 哲 學 系 畢 業 , 一 九 七 三 年 到 港 , 在 香 港 仔 聖 神 修 院 攻 讀 神 學 。 在 港 攻 讀 期 間 , 曾 在 多 個 堂 區 、 學 校 、 工 廠 及 醫 院 工 作 。 去 年 三 月 十 九 日 , 在 胡 振 中 主 教 手 中 領 受 執 事 職 , 及 後 在 聖 母 堂 區 服 務 。 晉 鐸 後 , 修 士 折 返 本 港 , 全 面 投 入 教 區 服 務 。

1978 年 6 月 2 日

 

教廷任命明愛楊鳴章神父
出任宗座一心委員會委員

香 港 明 愛 副 行 政 總 裁 兼 教 育 服 務 部 部 長 楊 鳴 章 神 父 四 月 廿 四 日 獲 梵 蒂 岡 任 命 為 宗 座 一 心 委 員 會 (Pontifical Council “Gor Unum”) 的 委 員 , 任 期 五 年 。

楊 神 父 五 月 廿 六 日 對 本 報 表 示 , 四 月 下 旬 接 到 敎 宗 的 委 任 狀 時 , 感 到 很 意 外 , 事 前 他 亦 未 接 獲 通 知 或 查 詢 。

宗 座 一 心 委 員 會 成 立 於 一 九 七 一 年 , 宗 旨 是 協 助 敎 宗 推 動 及 協 調 普 世 敎 會 的 人 道 慈 善 工 作 , 委 員 會 有 委 員 四 十 人 。 與 楊 神 父 同 時 獲 委 任 的 成 員 , 包 括 敎 廷 萬 民 福 音 傳 播 部 副 秘 書 長 森 西 神 父 (M. Cenci)、 宗 座 正 義 和 平 委 員 會 副 秘 書 長 狄 威 蒙 席 (F. Dewane)、 墨 西 哥 和 西 班 牙 明 愛 機 構 的 同 工 。

楊 鳴 章 神 父 一 九 七 八 年 晉 鐸 ,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神 學 學 士 , 美 國 雪 立 橋 大 學 傳 理 學 碩 士 , 早 年 曾 擔 任 堂 區 牧 民 工 作 ,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草 簽 前 後 出 任 天 主 敎 社 會 傳 播 處 主 任 , 八 五 年 隨 胡 振 中 樞 機 出 訪 北 京 及 上 海 。 在 美 國 哈 佛 大 學 修 畢 敎 育 學 碩 士 後 , 他 九 一 年 起 出 任 香 港 明 愛 敎 育 服 務 部 部 長 至 今 , 目 前 亦 在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任 敎 。

2003 年 6 月 1 日

 

明愛總裁楊鳴章神父
獲公大頒發榮譽博士

明 愛 總 裁 楊 鳴 章 神 父 獲 香 港 公 開 大 學 頒 發 榮 譽 博 士 銜 , 表 揚 他 對 社 會 的 貢 獻 。

楊 神 父 多 年 來 致 力 明 愛 的 敎 育 服 務 , 出 任 明 愛 轄 下 多 所 中 學 及 敎 育 機 構 的 校 監 , 亦 為 明 愛 轄 下 多 間 醫 院 的 管 治 委 員 會 主 席 。 楊 神 父 去 年 先 後 獲 敎 區 主 敎 委 任 為 香 港 明 愛 總 裁 、 獲 梵 蒂 岡 任 命 為 宗 座 一 心 委 員 會 委 員 , 協 助 敎 宗 推 動 及 協 調 普 世 敎 會 的 愛 德 工 作 。 楊 神 父 亦 有 在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敎 學 , 他 亦 有 就 信 仰 和 社 會 課 題 著 書 撰 文 。

公 開 大 學 讃 揚 香 港 明 愛 在 楊 神 父 的 領 導 下 , 敎 育 服 務 不 斷 擴 展 完 善 , 成 為 「本 港 最 具 規 模 的 辦 學 團 體 之 一」 , 由 學 前 敎 育 、 特 殊 敎 育 、 職 業 技 能 及 中 學 敎 育 、 以 至 成 人 及 高 等 敎 育 皆 有 提 供 , 服 務 市 民 數 以 萬 計 。

楊 鳴 章 神 父 一 九 七 八 年 晉 鐸 , 先 後 獲 羅 馬 傳 信 大 學 神 學 學 士 及 美 國 錫 拉 古 斯 大 學 傳 理 學 碩 士 學 位 。 神 父 早 年 擔 任 堂 區 牧 民 工 作 外 , 八 十 年 代 初 出 任 為 社 會 傳 播 處 主 任 。 楊 神 父 後 赴 美 國 哈 佛 大 學 深 造 敎 育 學 碩 士 , 九 零 年 回 港 後 出 任 香 港 明 愛 敎 育 服 務 部 長 , 去 年 接 替 已 故 的 力 理 得 神 父 出 任 香 港 明 愛 總 裁 。

2004 年 10 月 31 日

 

明愛總裁楊鳴章神父
獲澳大學榮譽博士銜

香 港 明 愛 總 裁 楊 鳴 章 神 父 , 獲 澳 洲 天 主 敎 大 學 頒 授 榮 譽 博 士 學 位 。

該 校 十 二 月 十 七 日 假 堅 道 明 愛 公 眾 會 堂 舉 行 畢 業 典 禮 , 席 間 楊 鳴 章 神 父 獲 頒 榮 譽 博 士 學 位 。 澳 洲 天 主 敎 大 學 校 長 希 恩 敎 授 (Sheehan) 致 辭 時 指 出 , 該 學 位 是 肯 定 楊 神 父 在 明 愛 、 敎 會 和 香 港 社 會 的 卓 越 成 就 : 「楊 神 父 投 身 明 愛 機 構 , 回 應 機 構 『愛 與 希 望 的 服 務』 。 神 父 的 聖 召 是 服 務 社 會 上 最 弱 小 的 一 群 , 這 源 自 他 有 敎 無 類 的 理 念 。」 畢 業 禮 上 , 湯 漢 輔 理 主 敎 主 持 祈 禱 及 降 福 。

楊 鳴 章 神 父 一 九 九 0 年 加 入 香 港 明 愛 擔 任 敎 育 服 務 部 部 長 , 0 三 年 接 任 總 裁職 。 楊 神 父 二 0 0 四 年 獲 香 港 公 開 大 學 頒 發 榮 譽 社 會 科 學 博 士 學 位 。

香 港 明 愛 目 前 在 一 百 四 十 個 地 方 、 營 運 著 二 百 四 十 個 服 務 單 位 , 逾 四 千 八 百 名 全 職 同 事 與 一 萬 多 名 義 工 , 合 力 服 務 社 會 , 學 生 人 數 超 過 十 二 萬 。

2006 年 1 月 1 日

 


Hong Kong bids farewell to its bishop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of Hong Kong has been called to his eternal repose. He was 73-years-old. The bishop, had been admitted to Canossa Hospital on 27 December for cirrhosis of the liver, however his condition deteriorated by 2 January as his liver failed, and he passed on the afternoon of 3 January 2019 at 1:30pm.

Bishop Yeung was born to a Catholic family in Shanghai on 1 December 1945 and was only four-years-old when his family moved to Hong Kong. He completed his prim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 and worked with an import-export company for a time before entering the seminary in 1972.

He was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on 10 June 1978 and was ordained Auxiliary Bishop on 30 August 2014. On 13 November 2016, Pope Francis named him Coadjutor Bishop of the diocese and he succeeded John Cardinal Tong Hon on 1 August 2017.

He earned a bachelor’s degree in Sacred Theology from the Pontifical Urban University, in Rome, Italy, in 1978, going on to obtain a master’s degree in Social Communications at Syracuse University,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studied for a second master’s degree in Education at Harvard University from 1989 to 1990.

He was also awarded an honorary Doctor of the University by the Australian Catholic University in 2005, and an honorary doctorate in Social Sciences from The Ope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 2004.

The bishop also taught Theology and Philosophy, Holy Spirit Seminary College from 1986, and was the Magistral Chaplain of The Sovereign Military Hospitaller Order Of Saint John Of Jerusalem, Of Rhodes and Of Malta, from 2012.

Bishop Yeung had been fighting health issues and priests of the diocese particularly remember him falling down and bruising his face a few minutes before celebrating the Mass on the Solemnity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on 7 December at the Cathedral on Caine Road. Yet he went on to officiate the liturgy, displaying his strong character.

The bishop will be remembered for his determination to “go forth.” He proved to be a fighter till the end. Deliberating on his Episcopal Coat of Arms, he had said, “As hard as we have tried, and in spite of our achievement, we must go forth. We are not always sure where the road will lead us and there will be many trials and challenges, but the Lord will always be walking with us. After his Last Supper, the Lord Jesus told his disciples: ‘Arise, let us go forth from here!’ (John 14:31).” These are the words of his episcopal motto inscribed on his coat-of-arms in Latin and Chinese.

He had dedicated much of his service to Caritas-Hong and at the time of his passing, he was the presiding officer, having previously taken on the mantle of the organisation’s chief executive since August 2013, after the death of the organisation’s then-president, the long-serving Father Francesco Lerda of the Pontifical Institute for Foreign Missions, and director of Education Services in the years prior, going back to 1990.

When Bishop Yeung spoke of issues facing the diocese one could sense his role marked by concern for his flock’s immediate needs. He spoke of his love of Chinese culture and history as very much in his blood, leading to relations that emphasise the positives rather than what divides.

The bishop put great emphasis on the diocese being inclusive in its pastoral outreach, embracing people of all ages in its life, giving particular stress to the young, whom he said must be included in all consultation and planning, as well as those in their sunset years whom he noted have much to give, but are often ignored.

In an interview with Christopher White of the Catholic periodical, Crux, in October 2017, he said, “Hong Kong is a society full of challenges, at the same time, it is also a fractured society. We have different people, different voices and opinions, and I always hope there’s an opportunity we can sit down and really talk and listen. This is not going to be achieved overnight.”

In his Advent message for 2017, Bishop Yeung declared 2018 as the diocesan Year of Youth - in line with Pope Francis’ convoking the Synod on Young People, Faith and Vocational Discernment. He exhorted the young people of Hong Kong saying, “You, the young people, are our hope,” adding, “Thank you for your initiative and your enthusiastic, courageous and creative response to the call of the Church in so many different ways.”

He told the young people gathered for the annual Holympics sports day organised by the Diocesan English Youth in September 2018: “I need you more than you need me! You are not just the future, but you are the present of the Church.” He then announced he would extend the Year of Youth into 2019.

In his final Christmas message in 2018, the bishop continued to sound out his pastoral theme of embracing and journeying with others, especially the elderly and the young. He said, “I know that many people in Hong Kong, especially the young and the elderly, are faced with grave hardships and challenges. The Church must ‘accompany’ them in their practical ordinary living,” adding, “Everyone is called to holiness, to be saints, in the very ordinariness of daily living… Be lovingly attentive to the needs of others, especially the most vulnerable.”

While his episcopate lasted just over 17 months, it was marked by many significant events, among them the controversy surrounding the disqualification by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of four duly-elected pro-democracy legislators for the way in which they made their oaths of office; the youth exchange programme with Hong Kong’s sister diocese of Essen, in Germany; the diocesan Year of Youth; the hosting of the Taizé Pilgrimage of Trust from 8 to 12 August 2018; and most recently, the provisional agreement between the Holy See and China on the appointment of bishops.

Bishop Yeung told Crux, “You know the population of China…it is 1.4 billion. If just one per cent of the whole population becomes Catholic, it will be more than Europe.”

He told the interviewer, “You are a sojourner. But am I not also a sojourner? I am only staying a little bit longer than you here in Hong Kong. We need help from one another.” And his sojourn in came to an end on the afternoon of 3 January.

On the occasion of his installation as the eighth Bishop of Hong Kong on 1 August 2017 he revealed something of his aspirations for Hong Kong saying, “It would be a sad day for Hong Kong if it were true to say that people here cared only for economic growth. Hong Kong’s well-being calls for a wide range of values to be fostered, including education and appropriate action to strive for integral human development” (Sunday Examiner, 5 August 2017).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will bid its final farewells to Bishop Yeung, with a Vigil Mass to be celebrated on Thursday, 10 January, to be celebrated by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at 8pm at the Cathedral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Caine Road, followed by a funeral Mass at 10am on 11 January, celebrated by John Cardinal Tong Hon, also at the cathedral. Burial will follow at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officiated by Auxiliary Bishop Joseph Ha Chi-shing.

13 January 2019


 
In remembrance of Bishop Michael Yeung

During Bishop Michael Yeung’s last hours, some clergy and I visited him and prayed for him. Although he wore a breathing mask, he struggled to do the sign of Cross and responded “Amen.”

The sudden departure of Bishop Yeung was lamentable. Many have commended on his ministry, including his contributions in education, health care, social services and the preservation of family values. These were inevitably his main ministries. But fewer people noticed his contributions outside Hong Kong.

He was a member of Pontifical Council Cor Unum and he was actively engag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Caritas International and other Church services, and cared for brothers and sisters outside Hong Kong. He actively led local Church activities such as the Jubilee of Mercy, the Year of the Family and the Year of Youth, promoted by Pope Francis.

Bishop Yeung also showed concern for 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in mainland China, as shown in his homily at the last Midnight Mass at Christmas.

For me, I greatly appreciate Bishop Yeung’s deep spiritual foundation that motivated him in his ministry. I had the privilege of serving as his teacher in his young days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in 1970s. After his priestly ordination, we served together in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for 40 years. I felt deeply about the depth of the spirituality of Bishop Yeung.

As the gospel of John 13:3-6, reads: “Fully aware that the Father had put everything into his power and that he had come from God and was returning to God, he rose from supper and took off his outer garments. He took a towel and tied it around his waist. Then he poured water into a basin and began to wash the disciples “feet and dry them with the towel around his waist.”

Bishop Yeung campaigned for the poor and the voiceless. He demonstrated his commitment as a Servant Leader of Christ.

Bishop Yeung did his best in dedicating his life to Christ. He did not care too much about the finiteness of his life, but gave himself to the Kingdom of Heaven. This echoes the child in the Miracle of Five Loaves and Two Fish in chapter 6 of the gospel of John. All that child has is a very limited number of five loaves and two small fish, but he was willing to give them to Christ and let him do with it what he willed. The result is amazing in the Lord’s hands.

I worked with Bishop Yeung for 40 years. I am even more grateful to Pope Francis for appointing him as my successor.

Bishop Yeung, in the face of different duties, always maintained a joyous and peaceful mood, as St. Paul says in 1 Thessalonians 5:15-18, “See that no one returns evil for evil; rather, always seek what is good (both) for each other and for all. Rejoice always. Pray without ceasing. In all circumstances give thanks, for this is the will of God for you in Christ Jesus.”

Finally, Bishop Yeung, contributed greatly to the Church and to society, but attributed all his achievements to the glory of God. As St. Paul writes in 1 Corinthians 3:6, “I planted, Apollos watered, but God caused the growth.”

Bishop Yeung, through his wonderful and spirit-filled life, lived out a model of the vitality and abundance of Christians abiding with the Lord.

We thank the Lord for having him, hoping that more young people will follow the dedication of Bishop Yeung and participate in this beautiful ministry of the Lord’s Salvation.

+ John Cardinal Tong
4 January 2019

13 January 2019

 

Not just love, but big love is Caritas

Fr.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Director, Caritas Education, reads the nameplate on the door of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quarters in the Diocese Centre. For Father Joseph Yim Tak-lung, who worked with Bishop Yeung at Caritas-Hong Kong, this explains the person of the late bishop.

From being the director of Caritas, he went on to become the vicar general, auxiliary bishop and finally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yet “he simply remained ‘Father Michael’ and his heart remained in Caritas,” recalls Father Yim.

Bishop Yeung began his stint at Caritas-Hong Kong in 1990 as the director of Education Services and later worked as the deputy chief executive and went on to head the organisation until he became the bishop in 2014. During his 25 years at Caritas-Hong Kong he gave a clear direction for the organisation. Thanks to his leadership and guidance, it stands tall as the biggest diocesan institute, with over 5,500 staff and annual transactions of over $14 billion.

“When I joined Caritas, I knew nothing about social work. But the bishop taught me a lot. In fact we knew each other since 1972, from the seminary. He treated me as a real brother, he was my soul-mate,” says Father Yim who feels the pain of loss.

Father Yim remembers Bishop Yeung as “a visionary and had the ability to plan ahead for the future. It was his managerial skills that led Caritas through the period of global recession in 2008 to 2009 and, turned Caritas-Hong Kong into a ‘brother of the world.’ Whenever natural calamities struck, be it in India, Indonesia, the Philippines, China or elsewhere in Asia, Caritas-Hong Kong was able to extend substantial support.”

One of his major contributions to Caritas was his concern for the young people. He insisted that in order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young people, one must first listen to them. He understood the need for ‘accompanying’ the youth. “Do not go behind, because you cannot follow them; do not go ahead, because they won’t listen to you.”

In the Year of the Youth, Bishop Yeung asked Caritas to focus its attention on the youth. He was convinced that organising big events shouldn’t be the target of the Year of the Youth.

He likened the big events to fireworks. They are spectacular and beautiful to look at, but they happen only once and gone in a flash. The bishop urged Caritas to provide sustainable programmes for the youth.

Thus, with his guidance, Caritas formulated the project called “matching service” and introduced it in two districts of Hong Kong. The project seeks to match a young person with a needy elderly, aiming to encourage young people to ‘adopt’ the elderly, especially those who live alone. This is becoming a popular project with numerous youngsters coming forward.

Father James Boey Tien-leung, who now assists Father Yim, considers Bishop Yeung as his benefactor. He brought him in to Caritas and inspired him to be concerned for the needs of the people around.

He recalls that even when the bishop was fully aware of his ill health, in his last Christmas message, urged us to care for the needy and the poor.

Father Boey feels that this is the spirit of Caritas and Bishop Yeung would want us to inherit this spirit. Taking a cue from Dr. Sun Yat-sen, the bishop would say that what we need in Caritas is not just love, but bok-ngoi (博愛) - big love.

13 January 2019

 

I offer my pains to glorify the Lord

I knew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for more than 45 years. We spent our seminary days together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He was very good in Chinese culture, history and literature. I have fond memories of him playing football where he was always the goalkeeper. When he joined the seminary, he was at least 10 years older than us and used to call me “little boy” and would joyfully spent his time with us.

While working with Caritas, because of the enormity of the work and facing many problems, Bishop Yeung used to share his difficulties with me. He always felt the weight of responsibility was too heavy for him until we found Father Joseph Yim Tak-lung to help him with his work.

He had been fighting with liver health issues for more than 10 years. When the Vatican asked him to be auxiliary bishop, he informed told them of his reluctance due to ill health. However, finally accepted the appointment in obedience. Once he accepted the office, in spite of being in pain because of his sickness, he was always positive, and I can say he did his very best.

He loved and lived the present moment. He was much concerned about the life of children and the future of the Church. So he liked to talk and participate in all the activities of the youth. He was in the office just for 17 months and during this period, one of his major concerns was the youth, and that resulted in the Year of the Youth. I remember him joining our parish youth when they gathered for some hotpot. He liked to talk to them and his oft-repeated message for the youth was: “Young people, I love you!”

I would describe him in two words: a man of prayer and a good pastor. He spent almost five hours every day in prayer. Every morning you could find him meditation for more than an hour. He slept very little. Even during the daytime, he could be found in the little chapel on 14th floor in the Diocesan Centre.

He used to say, “Before, I used my energy and strength of serve and praise the Lord, but now I offer my pains to glorify the Lord.” It is not important how much we do, but what matters is how much we love.

He had strong character. In spite of being in sickness and pain, he would reach out to people who asked for help.

The day we celebrated the 130th anniversary of the cathedral, Bishop Yeung was to be the main celebrant. Usually he would be in the chapel 30 minutes prior to the Mass, but that day he was late by 15 minutes. I went up to his room to look for him. He was in difficulty, but he insisted on coming down and celebrating the Mass.

Similarly, on 7 December, when the diocese celebrated the Solemnity of the Immaculate Conception, he fell down on the floor and bruised his face prior to the Mass. Nevertheless he insisted on going ahead with celebrating the Mass.

This was his motto: “Arise, let us go forth from here” (John 14:31). And he lived up to it till the end. He was indeed a good pastor.

Father Dominic Chan Chi-ming
Vicar General

13 January 2019

 

But not for all seasons

He may not have been a man for all seasons, but when the late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spoke of the last, the least and the lost, he was not simply mouthing a slogan from Caritas, rather his voice resonated with an empathy born in the heart of a little boy all at sea in the alien environment into which he and his parents had landed.

Born in Shanghai in 1945, he had come with his parents to Hong Kong as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 gained momentum in China, but while the former British colony may have been a haven to many, it also brought plenty of challenges to life, and young Michael knew he was facing one when his teacher from school appeared at their family home late one afternoon.

Feeling so out of touch in his environment, he spent his time just playing around, forgoing home­work for games and schoolwork for daydreaming.

With the appearance of the teacher, he knew he was in trouble, but he was also about to learn the great value of acceptance and understanding, as instead of the expected scolding, he experienced acceptance, understanding and was offered some space to get his head around things.

He brought this experience to the fore when he succeeded John Cardinal Tong Hon as bishop of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in August 2017, explaining that in his own person he would dearly love to do something similar with people of the city who seemed so frustrated by the limitations to which they are subjected and the rejection they experience.

He carried this special concern for the last, the least and the lost throughout his life and into priesthood, enjoying his early years ministering in the new towns of the New Territories as lives were re-established and in some ways begun again, while parishes, schools and social service outlets took root.

But early days do not last and the long years of consolidation and ultimately development require not only energy, but also expertise and know-how. The young Father Yeung went to further studies, finally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here he completed a masters’ in communication and education as the foundation on which he was to build his long term dedication to the last, the lost and the least of Hong Kong as director of the Catholic social service provider, Caritas.

This brought challenges in raising finances, liaising with government departments and encouraging social service expertise to probe uncharted areas in order to ensure services were delivered with a view to raising human dignity and society development.

These were the daily challenges, but work had to be something to be enjoyed. Father Yeung was an energetic public speaker, his ability to use play on words to good effect often kept his audiences in high spirits as he approached the most difficult of topics.

Even though much of this had been achieved in indifferent health, at a time when most people are putting their feet up, Father Yeung was hit with a further challenge, to be a bishop and finally bishop of Hong Kong.

Maybe the best he could do was accept both with some resignation, but he remained steadfast in obedience to the Holy Father and did not bear grudges against his Church, even when feeling jilted.

As bishop of Hong Kong he remained clear about his duties, as well as clear about the areas to which he may not roam or where he believed there was no reason for him to roam, but he spoke determinedly when he believed human dignity was at stake or people’s welfare was threatened.

The visitor was welcomed warmly and heard with openness, all were respected. The straight honesty he displayed in all areas of his life meant he called it as he saw it and what you saw was what you got.

Finally, he stayed at his post until he knew he no longer could, eventually checking himself into Canossa Hospital on 27 December. But as the best laid plans of mice and men do go awry, he died there a few days later on 3 January.

He may not have been a man for all seasons, but when the season was bad he came into his own and proved to be as a good man as any to have on your side when things were tough.

May he rest in peace.

JiM


13 January 2019

 

A bishop who understood his people

“That the Lord does not give us a spirit of timiditybut rather the spirit of power and love and self-discipline…So do not be ashamed to testify about our Lord, but join with me in suffering for the gospel” (2 Timothy 1:7-8)

Bishop Michael Yeung had a big heart for the migrants. I remember his homily from two years ago during our Migrants’ Day Mass, he said; “I know what it is to be a migrant because I myself am a migrant.” These words gave hope and it uplifted the spirit of the migrants. He was truly a shepherd who could feel the situation of his people. That was why he was always available to serve the migrants.

He had the spirit of a shepherd willing to make sacrifices for his flock. We knew that his health condition was not stable, but his spirit was willing to serve.

His body was weak but his spirit was so full of strength that we could not notice his illness. His ill­ness never stopped him from serv­ing the diocese and the faithful.

In his suffering he continued to serve us. He truly believed in what St. Paul said, “that the Lord does not give us a spirit of timidity but rather the spirit of power and love

His last Christmas message to the migrants was, “all of us in this world are migrants and we only pass in this temporary world and we have to go back to the Lord: And he said, “nobody was born bringing a piece of land, we are born empty and we go back empty.

Bishop Michael taught us to let go of the things that hinder us in our relationships with God and with one another. We must learn to use things for the betterment of our community and our society.

He was not only a shepherd to our Catholic community, but he had a vision and a heart to also shepherd the society. He wanted us to be the light of the world and the salt of the earth.

He wanted us to live our faith, to practise our faith not only in the Church but in the society.

Bishop Michael, thank you for empowering us, the migrants. You knew how difficult and hard it is to be away from our loved ones, and you welcomed us to be part of your family. Thank you for giving us space in your heart.

Thank you for shepherding us by bringing us closer to Jesus.

As St. Paul says in 2 Timothy 4:7, “I have competed; I have finished the race; I have kept the faith...” Truly you never give up in serving us, that in your death, you remind us to live a life of simplicity.

Rest in peace Bishop Michael Yeung.

Father Jay Flandez
Chaplain to Filipino Migrants

13 January 2019

 

PracticeBeliefYouth: Remembering the initiator

In a conversation I had a few months ago with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he mentioned his desire to extend the year of youth to 2019with a specific theme that could help the young people to practice the faith in a more “missionary way,” which means to leave the sofa (as mentioned by Pope Francis) and go out to meet the world with its ups and downs and, more importantly, to share the love of Jesus with the most vulnerable.

This would include exposures such as visits and services to the elderly, care for migrants and other types of social services. But at that time, it was not yet clear as to what would be the topic of the year. It was just casual talk. Yes, he used to have ideas about youth ministry and whenever we met, ideas could flow.

Days after that conversation, I got a call, this time from Bishop Joseph Ha Chi-shing ofm, telling me about Bishop’s Yeung’s decision to proceed with the extension and that the topic would be Practice. Belief. Youth.

The bishop took the initiative of inviting priests, religious and other youth ministers as well as those who care for the young people to share with them about the nature of his decision. The date was 17 October 2018 at Caine Road.

This meeting was an invitation to encourage the young people to “go for it,” to practice the faith that is not only assigned to a building called church or to a family room, but which is in fact the joyful message of Jesus that impacts the world and revitalises it, especially when the young people bring in the energy and the dynamism that identify them. Again, it was a call for young people to see practice as a way to live happily in the present in a society that tends to remind them that they are only the future.

This is in fact a good definition, but which might, according to the bishop, give the idea that the present does not actually belong to the young people. “Sit and wait for the future. Good! But when the future comes, will they still be young?” To listen to their needs in the pre­sent, here and now, will surely lead to a future full of meaning and hope. Bishop Yeung used to remind us in this way during our different encounters.

Another concept contained in the theme of the year is Belief.

Recalling another conversation with him, he mentioned that “the way young people live in the world should show their belonging to Jesus, and this faith in him as the centre of their lives will make them holy in their daily actions and thoughts. Therefore, they need to learn about the faith in a more deep and mature way to face the demands of today’s world.”

That’s why he encouraged the study of the DOCAT, the adapted social teaching of the Church for young people. A good book that actually connects to Christ and answers the question: “What to do?”

Bringing DOCAT into our lives, in our small groups, in our conversations, in our retreats and other youth gatherings was the bishop’s desire, especially in this world where many (young) people do not really know what to do. What’s God’s plan for us? What’s life? What should my involvement in the society be? What about the Church? What about politics?

These questions that young people often ask bring to life their aspirations for something better and all they need is a platform, and people who can inspire them.

That is why the Year of Youth is not only about the young people. It is also about those who care for them, the people that can lead them by example. Belief: faith in Jesus, but also the trust that we should put in young people as agents of change. In the end, it is all about mutual trust.

Reading and practicing DOCAT is an act of love for Jesus. However, acts of love do not only have to be organised activities by parishes or schools, organisations or other entities. The community plays a role in our faith in God and it was the Bishop Yeung’s mission to remind us all the time. However, it was also his wish to see a person taking their own initiative to meet the invitation of Jesus; to plan to visit the elderly and so on, freely and without the backing of any organised structure.

He suggested that we encour­age the young people to “adopt an elderly person,’’ someone they can visit, be connected to, especially in a society where the elderly face loneliness and solitude. However, God has decided otherwise and we did not have time to go deep inside this beautiful idea.

But the bishop’s concerns can be written down like this: “is the message of love we promote through activities impacting the lives of young people in ways that turn them into disciples of Christ?

A good understanding of faith leads to a mature faith that makes young people act responsibly, out of love for Christ. Otherwise, our activities are just like fireworks that are beautiful to see but endup in ashes a few seconds later.”

I will always remember the particular attention Bishop Yeung had vis-à-vis youth ministry. Before proclaiming the first year of youth in December 2017, he made sure to hear from them so that what he would write in his Advent pastoral letter would reflect the reality of the world as seen by young people.

This meeting took place at Our Lady of Lourdes Church in Pokfulam, and I was personally impressed by his fidelity to the meeting while writing his text. Yes, things we said appeared in his letter.

Accepting to sit at table (hotpot) with the young people to listen to them and to answer their questions during a Facebook Live broadcast was another moment that showed the importance young people had in his ministry as Bishop of Hong Kong. Joining them to visit the elderly in one of our city’s poor areas is among the memories young people who attended that activity will keep alive in their hearts.

His support for the World Youth Day which will take place in a few days in Panama, was obvious: he just wanted the youth to live the experience as a pilgrimage and to be transformed by it. Just as he reminded them to “be brave” during the last Diocesan Youth Day in July 2018.

And at the end of an interview I did with him (available on YouTube: ‘Youth Boiling Point’ Channel) he joyfully said: “I love you, young people.” This can summarises his vision of youth ministry. But I also know that it will take time for some of his views to be fully understood.

For now, let us say with the author of the Book of Job: “Naked I came forth from my mother’s womb, and naked shall I go back there. The Lord gave and the Lord has taken away; blessed be the name of the Lord!” (Job 1: 21)

Goodbye bishop and thank you for the gift of two successive years of youth.

Dominique Mukonda, CICM
Chairperson, Diocesan Youth Commission
Diocese of Hong Kong


13 January 2019

 

Editorial
Mourning Bishop Yeung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passed away on 3 January 2019 at the age of 73. The news was met with astonishment and deep grief.

Bishop Yeung had worked with Caritas-Hong Kong for many years when he was appointed vicar general in 2009. He was named one of three auxiliary bishops by Pope Francis in 2014, and was consecrated Bishop of Hong Kong in 2017.

Bishop Yeung was diocesan ordinary for a year and five months. Four months after assuming office, he declared a diocesan Year of Youth. He was happy to participate in many youth activities. He did not want this pastoral initiative to finish in the blink of an eye, so he decided to extend the Year of Youth to 2019.

He was also concerned about the elderly and Hong Kong’s ageing society. In view of this, when he extended the Year of Youth, he formulated the theme, Practice. Belief. Youth. in the hope of deepening the faith of young people together with them bringing caring love to the elderly and the needy as a living witness of faith.

Bishop Yeung was also concerned about the Church’s social services and was a member of the Pontifical Council of Cor Unum. He showed great concern for low-income people and exhorted the local Church to serve the disadvantaged.

His last public activity was midnight Mass on Christmas Eve. In his homily, he said that we should show concern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because it suffers from persecution. He also reminded the faithful that in the pursuit of material needs, they should still care for the hearts of their neighbours and not remain indifferent to the needy.

The diocese has lost its bishop. As at the time of writing, the Holy See, through the Congregation for the Evangelisation of Peoples appointed John Cardinal Tong Hong, the former bishop, to serve as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until the next Bishop of Hong Kong has been named.

Previously, Hong Kong diocese’s episcopal post was left vacant in 1974 when Bishop Peter Lei Wang-kei passed away. During that time, Father Gabriel Lam Cheuk-wai was elected vicar capitular (a post different from the diocesan administrator referred to in the revised Code of Canon Law of 1983). The episcopal see was vacant for nearly a year until Bishop John Baptist Wu Cheng-chung (later cardinal) succeeded as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in1975.

Cardinal Wu had served the Hong Kong diocese for over 20 years when in 1996, on the eve of the handover of Hong Kong, Bishop Joseph Zen Ze-kiun was named coadjutor and Bishop John Tong Hon was named auxiliary. By the time Bishop Zen assumed the role of diocesan bishop, coadjutor bishops - who have the right of succession to the episcopal office - were also arranged before the sitting bishop retired.

These arrangements have allowed the diocese to enjoy seamless transitions of episcopal authority for over 40 years.

Thus, while we mourn the passing of Bishop Yeung, we pray for the diocese, too. In every circumstance the Lord is certainly always with us.

13 January 2019

 

Empowering the younger generation

He always had a peaceful ambiance surrounding him. Once he stepped into the room, there was always an empowering presence.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looked up to the young people in Hong Kong and had strong motivation in trusting the inborn fire that the younger generation has for the future.

Bishop Yeung encountered them personally, asking about their studies and dreams. Even with a busy schedule, he dedicated time to accompany the young people in their activities.

Bishop Yeung attended Diocesan English Youth’s annual Holympics sports event last September. He presided and lit the athletic torch with almost 70 English-speaking young Catholics from different youth groups. During the opening Mass, he emphasised the importance of empowering the youth, not only for our future, but for the here-and-now.

Older generations are in charge of providing a platform for young people to build themselves up instead of having to coordinate them. He trusted that the youth have the greatest potential to ignite their own fire and he encouraged everyone to also believe in this.

This message is empowering for youngsters to hear because it’s the missing piece of the puzzle when most young people hesitate to act with their faith. The Catholic community is also encouraged to believe in the young people as much as the bishop believed in them.

He also proudly announced an extension of the Year of Youth, pushing forward the initiative to support the youth in carrying out Catholic social doctrine as the hands of God, within our comfort zones, but also outside of them.

With his status, he was not able to always be physically present during youth events, especially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y always lasted so long, but he always made his presence special during youth encounters.

Bishop Yeung spoke with young people on as personal level to foster a closer friendship with them instead of imposing a hierarchal authority.

He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of sharing experience and faith within the youth community as well. By exiting our comfort zones, we enter experiences that challenge our faith and also strengthen it.

In September 2018, South Korea officially announced its Road of Martyrs pilgrimage routes.

Bishop Yeung was present as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It was an encounter for bishops from other countries and also for young people from mainly Asian countries.

The bishop highlighted that this was an opportunity for young people to exchange ideas and to develop lasting friendships beyond our local borders. It’s crucial for local youth participate in exposures to witness how the Catholic faith reaches further than our own cities.

Bishop Yeung has brought great wisdom to the Catholic Church in Hong Kong, he demonstrated the support and guidance the youth need, but most importantly, he believed in them.

Ashley Ho

13 January 2019

 

A friend of the youth

Bishop Michael Yeung was truly a friend of the youth. It’s easy to assume that a person in his position and with his schedule would be distant and inaccessible. I never got that impression from him.

I remember his warm affection for the youth. He had celebrated the Mass for our annual sports and games day, Holympics, a few times.

Even when he became Bishop of Hong Kong he made the time to be with us, and his support meant a lot to us at the Diocesan English Youth (DEY). It showed that he believed our mission to serve the English-speaking young people of the diocese was valuable.

Once, when I contacted him about celebrating Mass for Holympics he replied saying that he would bring his red vestments to symbolise the passion of the youth, even though it was just a regular weekday Mass.

He always had words of wisdom to share.

He once had some time to spare after Mass and sat on the sidelines watching our youth play games and it struck me how he wanted to be with young people in the ways that he could. It was deeply moving to witness his humility.

He once left me a voicemail as I was not able to answer the phone when he called. Even that small act struck me in its simplicity. He took the time to phone me personally, and understood that I was busy.

In the few times I worked with him, he never appeared entitled and was always good humoured.

We were truly blessed to have him on our side, and I know that he will continue to watch over and pray for us.

Mika Gallardo

13 January 2019

 

A shepherd who cared about his flock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was remembered as a caring Church leader who showed concern for the elderly, young people, migrants, as well as the marginalised in society.

In his first meeting with the media as the bishop of Hong Kong on 2 August 2017 (Sunday Examiner, 13 August 2017), he announced four pastoral priorities for his term. First, he would support the least, the last and the lost in society and guide them to the right direction in life.

The second was to support the broken families within or outside the Church and help them in their healing process.

His third priority was to provide platforms for the elderly to gain respect and to promote their welfare with Hong Kong facing an aging population.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Caritas Bazaar last year, he urged the government to set up systematic and long term services for the elderly in front of the guest speaker secretary for food and health, Sophia Chan Siu-chee. (Sunday Examiner, 11 November 2018)

His pastoral priorities regarding young people showed that he really paid attention to their needs. He said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need to be concerned about them as they face lots of problems, such as the lack of prospects or even a proper place to live and need an outlet of their disappointments. He said the role of the Church is to promote communication and allow them to express themselves and hope that the government will listen with wisdom.

A few months after he took office, he declared in his message for Advent in 2017 that, 2018 would be the Year of Youth for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to complement the 2018 Synod of Bishops on Young People.

He later officially declared in his pastoral letter for Advent 2018 that the Year of Youth would be extended to 2019 under the theme of Practice, Belief, Youth, showing his strong focus on the pastoral care of the young people.

The bishop looked joyful during the Mass at the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Tiu Keng Leng, on 15 July 2018, which concluded the week-long Youth Festival event organised in response to the Year of Youth, as he saw the determination of young people who pledged to bravely walk out of their comfort zones, pay attention to the needs of the marginalised and live with love, forgiveness, understanding and the willingness to sacrifice.

The bishop was also concerned about the situation of migrants in Hong Kong. In his homilies during different Masses, he said all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probably migrants as their ancestors may have been forced to move to the city for various reasons, so we should respect migrants and treat them as one of us.

He emphasised this point during the homily of the last Migrants’ Day celebration at Christ the King Chapel in Causeway Bay on 22 October, as well as his message broadcast at the end of the Christmas Vigil Mass at Chater Garden (Sunday Examiner, 6 January).

It is a pity that he did not see the fulfillment of all his goals. In his first meeting with the media, he had already admitted that he had experienced health problems for years, but that they were under treatment and control. In addition, he said that although he had an 8am to 8pm workday and had no chance for a proper holiday in three years, he managed well.

He said that, despite his health problems, he hoped he could do the work of a bishop until he could not.

And he was true to his word, as proved by his strong determination to carry out his various duties until nearly his last breath.

May our beloved bishop rest in peace.

13 January 2019

 

Migrant community mourns Bishop Yeung

At a Mass on January 6 at Christ the King Chapel, Causeway Bay, the migrant community of Hong Kong sadly mourned the loss of its beloved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who had been greatly supportive of migrants.

The Mass in English was celebrated by Indonesian chaplain, Father Heribertus Hadiarto; Filipino chaplain, Father Jay Flandez, and Father Jun Jacobe. Around 400 people from the Indonesian, Filipino, Sri Lankan and Vietnamese communities took part.

A shrine with a black and white picture of the bishop, surrounded by candles and purple silk, was set up on the left hand side of the altar.

Father Flandez said during the homily that the death of the bishop came as a shock for his friends as the bishop had been hiding his sickness in order to shepherd his flock. He said the bishop had shown an example of how to overcome the fear of death by embracing our faith and taking care of our spiritual life.

He then invited Silvia Setia Petra,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migrant community, and Sister Corazon Demetillo, the director of the Diocesan Pastoral Centre for Filipinos, to share their memories of the bishop.

Petra said she and her family were shocked by Bishop Yeung’s loss of weight when they picked him up and drove him to the chapel to celebrate the migrant Mass on 21 October last year. But the bishop was still cheerful and full of spirit during the ride and said nothing about his health. She believes he set a good example for priests, demonstrating the meaning of sacrifice to the end.

She also recalled making a mistake as an emcee during a Mass celebrated by the bishop three years ago. When she apologised to him afterward, she recalled that he had a big smile on his face, telling her not to think too much about it. She thanked the bishop for giving them an example of a good shepherd and expressed the migrants’ love for him.

Sister Demetillo said she was impressed by the bishop’s friendliness when she first met him as he approached her and welcomed her to the diocese. She said she met the bishop several times later to inquire about the direction of her job and he gave her simple but clear answers.

Sister Demetillo said she remembered that the bishop looked really pale when he celebrated the last Mass for migrants on 21 October and she was worried as she watched him at the altar. But he was able to continue and pose graciously for pictures at the end of the Mass.

She said that during the meeting of the Diocesan Commission for Pastoral Services to Migrant Workers on 11 December last year, Bishop Yeung, who was chairperson of the commission, was weak and finished the meeting - held every two months - with difficulty.

Sister Demetillo thanked the bishop for being a good shepherd who carried out his mission until the end with love for the poor, the migrants and all people.

At the end of the Mass, Father Jacobe also thanked the bishop for his commitment to serve migrants. As a member of the Diocesan Commission for Pastoral Services to Migrant Workers, he explained that the commission has been headed by the bishops of Hong Kong due to the large number of migrants and the big need for resources and services.

He hoped that the next bishop will go on with this legacy and have the same considerations for migrants.

Father Hadiarto then sprinkled holy water onto the picture of the bishop. The congregation was then invited to line up to pay a floral tribute to the late bishop.

Sister Felicitas Nisperos, the former director of the Diocesan Pastoral Centre for Filipinos told the Sunday Examiner that she was really sad for the loss of a good friend.

13 January 2019

 

Thousands mourn late bishop

Over 3,000 people gathered at the Cathedral of Immaculate Conception for the wake and vigil Mass for the late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 cheung on January 10 and the next morning, nearly 2,000 came to pay their respects at the funeral Mass.

At 4.40pm on 10 January, over 200 people, including religious people, staff of Catholic organisations, family and friends of the Bishop Yeung gathered at the entrance of the cathedral for the Reception of the Body, officiated by Auxiliary Bishop Joseph Ha Chi-shing, in which he prayed that the soul of the bishop be received into eternal life. The coffin was then solemnly borne by members of the clergy who processed into the cathedral, followed by Bishop Yeung’s family. The remains of the bishop then lay in state, in full Mass vestments with his head closest to the altar, for visitation and viewing.

The 8pm vigil Mass was concelebrated by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former bishop of Hong Kong, and by John Cardinal Tong Hon, now the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Hong Kong, Bishop Ha; along with Bishop Stephen Lee Bun-sang of Macau, Monsignor Ante Jozic, the Vatican representative in Hong Kong, and over 100 priests of the diocese.

Representatives of other Christian denominations, including leaders of the Orthodox Church as well as the Protestant Churches, were also present, as were top government officials.

The Mass began with a Ceremony of the Light in which celebrants lit six candles around the coffin with flame taken from the Paschal Candle, representing Resurrection and prayed that Christ could show his eternal light to the bishop.

The homily was given by vicar general, Father Dominic Chan Chi-ming, who had known Bishop Yeung for more than 45 years from their time together at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Father Chan recalled that they played football together and that Bishop Yeung, as the goalkeeper, never gave up even though he was often struck by the ball. He noted that this perseverance was fully demonstrated as he became a priest and later, a bishop.

He said the bishop stood on principles of the faith, even when other people might misunderstand and insisted on helping the needy not even allowing illness to impede him.

Father Chan also recalled that prayer was important for the bishop, who shared with the newly- baptised that he prayed for four hours every day, waking up at 4am to pray and study the Bible.

In the hospital on 3 January, the bishop used all his strength to raise his hand to make the sign of the cross as Father Chan and other priests gathered around the bishops sickbed and tried to encourage him to pray together with them.

He said the bishop knew that he did not need to do a great job, but he had to be a faithful servant of God and glorify him even amid trials.

Father Chan also reminded the congregation that in his last homily on Christmas Eve at the cathedral, the bishop encouraged people to care for the needy.

People coming to the vigil filled the cathedral, the auditorium of the Catholic Diocese Centre as well as the parish hall.

The funeral Mass started the next day at 10am and was concelebrated by Cardinal Tong, Cardinal Zen, Bishop Ha, Bishop Philip Huang Jaw-ming of Caritas Taiwan, Bishop Lee Monsignor Jozic, along with over 100 priests of the diocese.

The heads of other Christian denominations were present, including Metropolitan Nektarios of the Orthodox Church, Anglican Archbishop Paul Kwong, as well as representatives of different faiths.

Hong Kong government officials who came to pay their respects included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financial secretary Paul Chan Mo-po, as well as other government officials.

During the homily, Bishop Ha recalled that the bishop was a nice teacher and he would never forget his preaching lessons from 30 years ago in which he encouraged seminarians to think of interesting ways to explain God’s words.

He said after being ordained a bishop together with Bishop Yeung and Bishop Lee more than four years ago, Bishop Yeung was like a good elder brother to him, showed concern and gave helpful hints from time to time.

Bishop Ha said he was impressed by Bishop Yeung’s concern for the needy and his determination to face challenges. At the same time, he was also aware of Bishop Yeung’s difficulties as he was often misunderstood when he tried to express his views on social issues.

He said Bishop Yeung worked hard to respond to his vocation and prayed that God grant eternal rest to his soul.

During the two Masses, Monsignor Jozic and Father Lawrence Lee Len, the diocesan chancellor, read out a letter in English and Cantonese-sent by Pietro Cardinal Parolin,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on behalf of Pope Francis on 5January, conveying his personal sadness and condolences to the clergy, religious and lay people in Hong Kong, his thankfulness for Bishop Yeung’s years of priestly and episcopal ministry, and imparting his apostolic blessing as a pledge of consolation and strength in the Risen Lord.

Karen Wu Yick-kwan, a niece of the bishop, shared her personal reflections on her uncle’s life at the end of both the vigil and funeral Masses.

Bishop Yeung was buried at St. Michael’s Catholic Cemetery in Happy Valley, with Bishop Ha celebrating the burial rites.

20 January 2019

 

Pope Francis sends condolences on death of Bishop Yeung

Pope Francis conveyed his condolences and prayers upon learning of the passing of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 cheung in a letter dated 5 January.

It was sent to John Cardinal Tang Hon, the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of Hong Kong, through the offices of the Vatican secretary of state, Pietro Cardinal Parolin.

The pope’s message was read out to the congregation by Monsignor Antem Jozic, the Vatican representative in Hong Kong, and diocesan chancellor, Father Lawrence Lee Len, during the Vigil Mass for Bishop Yeung on 10 January, and during the funeral Mass on 11 January.

20 January 2019

 

A letter of condolence from the Diocese of Essen

On 8 January, a few days after the passing of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John Cardinal Tong Hon,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for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 received a letter of condolence from Bishop Franz-Josef Overbeck, the bishop of our sister diocese of Essen, in Germany. The bishop wrote:

With great sadness and heartfelt compassion did I and did the whole diocese of Essen hear of the passing of your successor,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He went home to God way too early at the age of 73. We all knew that he was suffering from a serious illness but we did not imagine that his life would be ending so soon. This past Thursday, 03 January 2019, he returned his life back into the hands of the almighty God.

With great pleasure do I remember meeting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some years ago during my first visit to Hong Kong, our sister diocese. At that time, he was still serving as vicar general and director of Caritas-Hong Kong. Even more so do I remember his consecration as bishop August 2014 at which I had the opportunity to participate. His responsibilities with Caritas-Hong Kong and his attention to social problems did characterise his services during complicated times in whic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the Holy See developed differently as before.

During his short term in office as bishop of Hong Kong he often expressed how he felt close to the youth of Hong Kong. He felt especially close to those that he considered left behind in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but he also felt close to those who he perceived as frustrated in their search for freedom and justice.

During the coming days, we will pray for God’s mercy for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in our diocese of Essen during the Holy Masses and Services. The Lord may reward his services for the Catholic Church of Hong Kong and his services for so many people in Hong Kong and beyond. May he live in Christ!

Please extend my and our deepest, heartfelt sympathy to the whole diocese of Hong Kong. I will commemorate the deceased confrere and the whole diocese of Hong Kong in my prayers. May God the Lord bless you.

Yours in Christ,

Franz-Josef Overbeck
Bischof von Essen

20 January 2019

 

Poor the top priority for bishop niece recalls

While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often reminded people of the needs of the least, the last and the lost, Karen Wu Yick-kwan, his niece, said during the vigil Mass on 10 January that she would also like to describe him with three “L’’s - a person with “love” and “loyalty” who remembered his own needs the “least.”

Wu said Bishop Yeung had a deep love for life and his family. She said that, led by the bishop, the family was really united. He was also a passionate person who would sing a song when feeling joyful and cry when he saw the plight of the oppressed.

He often told her that problems cannot be solved by “hitting a hard brick wall.” On the contrary, he believed that communicating with love would help to break down the wall and create a door.

Wu said Bishop Yeung was loyal to his faith. Two years ago, he considered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his priesthood a good reminder not to forget his vocation. She said he knew that God was numbering his days on Christmas Eve, so he celebrated midnight Mass in spite of his illness, giving a last reminder to people to pray for the Church in China and not to be indifferent to the situations of the poor.

Wu said the bishop remembered his own needs the least, as shown by the simplicity of the personal belongings he left behind. She said many rich people had tried to send him gifts, which he politely turned down, asking instead that they donate to Caritas. She said he would do anything for the poor as he put their needs at the top of his priority list.

In her sharing during the funeral Mass the next day, Wu recalled how Bishop Yeung did not allow himself to take a break, thinking that as a bishop there were responsibilities that he had to shoulder. Wu recounted that she once told him -to rest, trying to persuade him with reasons like letting his team take on the job and that his contributions were great enough. The bishop simply replied that he should not slow down if God gave him chances to do his work.

In an article in the Kung Kao Po on 9 January, Wu recalled Bishop Yeung explaining why he had to spend time in communion with his flock, saying, “If I am the shepherd, I have to know my flock and how can I miss the chances to know them?” They were among his last words to her.

20 January 2019

 


Cardinal Zen honours Bishop Yeung’s Service to Caritas

Joseph Cardinal Zen Ze-kiun expressed his appreciation of the late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s longtime service to Caritas-Hong Kong and his dedication in helping the needy. The cardinal celebrated the vigil Mass and concelebrated the funeral Mass for the bishop on January 10 and 11.

He told the Kung Kao Po on January 12 that he and Bishop Yeung were good friends. He recounts that the late bishop was once his student and that, as his teacher, he knew that they had some shared history as they both came from Shanghai and Bishop Yeung from Tang King Po School, Kowloon, a Salesian school. He said that when the bishop was a student, he was well-loved by priests and was like a family member to him.

Cardinal Zen said he, like the late bishop, is a big supporter of Caritas. “I appreciate the work of Caritas which renders valuable services on behalf of the Church.”

Cardinal Zen defended Bishop Yeung against insinuations that he maintained good relationships with the wealthy for the sake of donations. The cardinal pointed out that it was the bishop’s duty to have good relationships so that the many poor people served by Caritas could be supported.

He went on to explain that even St. John Bosco would have kept a good relationship with government officials for the same reason. He quoted the saint as saying that if he needed to remove his hat before the devil so that poor young people could have food to eat, he would do it as showing respect to the devil does not mean following him.

“We need to consider our own missions. It is not necessary for everyone in the Church to do the same thing. We have to respect one another. As long as we are not doing anything against truth and justice, there are plenty of things we can do. There is room to be flexible. We can also be united regarding many other issues,” Cardinal Zen said.

Bishop Yeung began working at Caritas in 1990. He was its chief executive from August 2003 until the end of 2014.

27 January 2019


 

Serving with Bishop Michael Yeung - Sharing form my heart

I knew Bishop Yeung for many years. The bishop and I joined Caritas-Hong Kong in the same year: he as Director of Education Services while I started as a lecturer at the then-Caritas Francis Hsu College (CFHC), now the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CIHE). My long history of working for the bishop began with my teaching in CFHC, where I had the honour of occasionally drafting his speeches and other documents in English, in particular, those related to the college.

Though I was not well acquainted with the bishop, he at least had an idea of who I was at the time. Subsequently, following the development of CFHC into the CIHE, the bishop became the chairperson of the Institute’s council and also assisted in chairing the meetings of the Institute’s Board of Governors.

Meanwhile, by virtue of my position as the Institute secretary, I maintained my cooperation and contact with the bishop at work throughout those years.

In September 2016Bishop Yeung invited me to be his secretary and I perceived it as God’s calling for me to serve the Catholic Diocese of Hong Kong. After pondering over my hesitations and with the enlightenment of the Holy Spirit, I resolved to accept this challenging job.

Bishop Yeung used to give the impression of being cool and aloof, with rarely a smile on his face. Even as his secretary, I could not help but feel being at a remote distance from him, despite my physical proximity to him. The bishop once cited the example of someone knocking on his door and going into his office to explain to me why he looked serious and annoyed: given his concentration in handling the paperwork on his desk, his intuitive facial expression would remain unchanged, that is to say, solemn and unsmiling, while looking up.

I must say that in reality, behind those misleading looks of indifference and annoyance, the bishop was genuinely tender-hearted, loving and caring.

As the good shepherd chosen by God to look after his flock in Hong Kong, Bishop Yeung cared about the well-being of everyone around him. He often reminded me not to work overtime too much, as this would result in fatigue and exhaustion and would adversely affect my health.

I recall when I was busy working on the final touch-up of both the English and Chinese versions of the Pastoral Letter for Advent 2018 in early November 2018. I accidentally had a fall and requested time off during office hours to go for physiotherapy treatment. The bishop’s reply was simply: “Your well-being first, every other thing comes next.”

In another instance, the bishop, for the sake of fulfilling my birthday wish and subsequently keeping his promise, made a great effort to smile at me every time when I knocked on his door and entered into his office. I could understand and truly appreciated his utmost efforts in being an understanding, considerate and sympathetic superior, and felt very grateful and pleased.

Having accepted the challenge to serve as Bishop Yeung’s assistant at work, I undertook to face all confrontations and hazards along-side him. As expected, I often had to handle some rather difficult people and issues, which in fact tested my ability to adapt to changes and flexibility to cope with diversity.

I recall a recent case of an elderly parishioner who kept calling the bishop’s office to voice out her grievances and make a series of unreasonable requests. These repeated phone calls with endless grumblings did cause a certain degree of disruption to the pro­gress of work at the office.

Upon learning of and understanding the difficult position of the office staff, including myself, Bishop Yeung took the initiative to squeeze some time off his hectic work schedule and called this parishioner twice. Not only did he address the complaints and respond to the requests, but he also explained and admonished this lonesome parishioner to discontinue calling the office, in the hope of barring such calls from continuing and becoming a cause of nuisance.

Evidently, the bishop was insightful enough to know what I had in mind, that I wished him to speak to, comfort and put this elderly parishioner at ease.

Once again, I was truly appreciative of the his deep insight and helpfulness, and he was certainly an observant and shrewd supervisor.

Bishop Yeung was dedicated to and loved his work, to the extent of spending innumerable and sleepless nights over his voluminous diverse tasks. He often used his mobile phone to edit and amend his documents in the dormitory at night.

His passion and dedication to work could be witnessed in his preparation of the Pastoral Letter for Advent 2018, starting with his instruction to me to write up the preliminary draft of the English version in early September. From then, the bishop had repeatedly edited, amended, refined and improved on the English draft until shortly before mid-November, when he finally considered both the English and Chinese final versions acceptable.

The bishop’s serious and earnest attitude to work indeed commanded respect, and no doubt could be a good example for young people. His excellent language proficiency in Chinese and English were commendable and I deem myself fortunate to have been blessed with the opportunity to take part in the writing of the draft in the preliminary stage, followed by refining and finalising the draft in its final stage.

It was from the bishop’s superb command of both languages that I progressively enhanced my proficiency in the two languages and acquired invaluable benefit from this experience.

I believe that Bishop Yeung has now been relieved of his labours and burdens on earth as he has returned to his heavenly home and rests peacefully in the arms of God. He should no longer be baffled by the suffering and torment of sickness and pain, and should now be laughing merrily and heartily in heaven.

Bishop Yeung, thank you for your labour, toil and hard work for the Hong Kong Catholic Diocese all your life, and also your selfless sacrifice and significant contributions to the diocese. We will never forget your righteousness, diligence, sincerity, perseverance, courage and profound love of the flock that required your loving care, dedicated service and meticulous attention.

I sincerely thank our Lord for you and will be in loving memory of you, now and forever!

Li Pak-wan

3 February 2019


 

Family and friends pay tribute to late bishop

Family members and friends of the late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thanked him for his contribution to family and Church as they recalled different experiences in his life.

Cindy Yang, his sister, remembered her eldest brother’s love for the family. For her, Bishop Yeung was a responsible brother who performed the duty of a father.

In an interview with the Kung Kao Po on January 11, she recalled that the future bishop was five-years-old when the whole family migrated to Hong Kong.

While their father worked overseas most of the time, their mother was a traditional woman focusing on household matters so the young Michael Yeung had to shoulder the responsibility of taking care of his younger siblings in other aspects.

She remembered that it was their eldest brother who told them how to study well, taught them interpersonal skills and gave them tips on good manners.

He was also the family representative on Parents’ Day and would also scold them when they had poor examination results or needed improvement. She attributed the successes of the family to his leadership.

She remembered that the last meal the family had with Bishop Yeung was on December 26, the day before he was admitted to hospital. The bishop insisted that he would pay the bill as a family gathering should not cause any financial burden for the younger family members.

She said his love for the family was reflected in numerous such small gestures.

Teresa Lam Yu Lai-ling, former president of Friends of Caritas, told the Kung Kao Po that Bishop Yeung was a good friend and a good leader who respected the dedication of people.

Lam said she had recently been sick as well and it was the bishop who, despite his own illness and busy schedule, encouraged her to uphold her faith amid the sufferings.

Lam said she respected Bishop Yeung’s efforts in recent years to establish a Catholic university, as she saw how he recruited people from different backgrounds to help to develop Friends of Caritas and the Caritas Institute of Higher Education.

Lam said she was also touched by how Bishop Yeung, as the spiritual advisor of the Hong Kong chapter of the Sovereign Military Order of Malta, led their monthly spiritual formation session with proper guidance and love.

After the bishop passed away on January 3, memorial Masses were held in various parishes on the evenings of January 3 and 4. Father Peter Leung Tat-choi, parish priest of Holy Cross Church, Shaukiwan, said during a memorial Mass on January 3, that Bishop Yeung was a dedicated Church leader who bravely faced challenges.

Father Leung told the Kung Kao Po on January 4 that he was grateful for the bishop’s dedication to his duty in the face of illness and his contributions to the Church, particularly his longtime service with Caritas and the Social Communications Office.

Father Leung said Bishop Yeung had a strong character and was also a sincere person who cared about the people around him.

10 February 2019

 


楊主教聖誕子夜彌撒
呼籲為內地教會祈禱

教 區 主 教 楊 鳴 章 在 剛 過 去 的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中 , 呼 籲 眾 人 為 國 內 天 主 教 圑 體 祈 禱 , 亦 要 關 心 和 幫 助 社 會 上 有 需 要 的 人 。

十 二 月 二 十 五 日 凌 晨 在 主 教 座 堂 的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上 , 楊 鳴 章 主 教 表 示 耶 穌 降 生 , 且 為 世 人 受 難 , 這 是 獨 特 的 , 而 教 會 團 體 至 今 仍 在 受 難 , 他 説 : 「因 此 今 晚 請 求 所 有 人 , 為 國 內 的 天 主 教 團 體 祈 禱 。 因 為 他 們 是 其 中 受 迫 害 和 受 難 的 一 份 子 。」

楊 主 教 説 , 福 音 記 載 耶 穌 降 生 , 有 詳 和 的 情 景 , 亦 有 談 及 耶 穌 聖 嬰 遇 迫 害 和 拒 絕 , 這 亦 引 伸 到 今 日 社 會 中 的 情 況 。 他 説 : 「今 日 社 會 發 展 迅 速 , 有 高 鐵 , 有 港 珠 澳 大 橋 , 但 不 能 否 認 的 是 , 有 不 少 窮 困 人 , 他 們 無 法 應 付 生 活 的 基 本 條 件 , 他 們 是 否 受 迫 害 呢 ? 若 撫 心 自 問 , 可 能 我 們 也 有 份 (迫 害 他 們) : 我 們 的 冷 漠 , 我 們 無 動 於 衷 。」

「耶 穌 降 生 , 是 偉 大 的 天 主 降 生 成 嬰 孩 , 人 們 拒 絕 他 , 但 亦 可 擁 抱 他 。」 楊 主 教 説 : 「我 們 願 意 接 受 主 嗎 ? 即 使 是 微 小 的 事 。 或 者 , 我 們 接 受 主 , 但 不 接 受 教 會 ? 我 們 接 受 教 會 , () 不 接 受 教 會 教 導 的 規 矩 ? 我 們 接 受 教 會 的 規 矩 , 但 只 接 受 自 己 喜 歡 的 規 矩 ?」

楊 主 教 説 , 現 今 資 訊 發 達 , 卻 只 是 網 上 的 資 訊 , 往 往 「忘 記 了 身 邊 的 人 承 受 著 生 活 的 煎 熬 , 自 己 卻 沒 有 幫 助 他 們 」 ; 「假 如 要 祝 人 『聖 誕 快 樂』 , 那 應 是 天 主 的 恩 寵 和 平 安 , 常 留 在 人 心 中 。 這 亦 驅 使 我 們 把 福 音 傳 給 有 需 要 的 人 。」

聖 誕 期 內 , 不 少 團 體 都 舉 辦 活 動 , 與 有 需 要 人 士 分 享 基 督 降 生 的 喜 訊 。 如 聖 艾 智 德 圑 體 十 二 月 廿 五 日 為 長 者 和 露 宿 者 等 舉 行 聚 餐 ; 大 圍 聖 歐 爾 發 堂 的 聖 誕 聯 歡 會 亦 邀 請 了 長 者 和 基 層 人 士 參 加 。

2019 年 1 月 6 日


懷念楊鳴章主教專輯
 

楊鳴章主教逝世享壽七十三
湯漢樞機出任香港宗座署理

教 區 主 教 楊 鳴 章 因 肝 硬 化 導 至 肝 衰 竭 , 自 去 年 十 二 月 廿 七 日 進 入 嘉 諾 撒 (明 愛) 醫 院 接 受 治 療 , 至 本 年 一 月 三 日 下 午 一 時 三 十 分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七 十 三 歲 。 曾 任 教 區 主 教 、 現 年 七 十 九 歲 的 湯 漢 樞 機 獲 任 命 為 宗 座 署 理 , 負 責 教 務 。

楊 鳴 章 主 教 一 九 四 五 年 十 二 月 一 日 生 於 上 海 , 後 往 香 港 , 七 八 年 六 月 十 日 晉 鐸 , 二 0 0 九 年 奉 委 為 副 主 教 ; 二 0 一 四 年 八 月 三 十 日 晉 牧 , 成 為 香 港 教 區 三 位 輔 理 主 教 之 一 ; 二 0 一 六 年 十 一 月 十 三 日 獲 任 命 為 助 理 主 教 (享 有 繼 承 教 區 主 教 席 位 的 權 利) ; 二 0 一 七 年 八 月 一 日 就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接 替 榮 休 的 湯 漢 樞 機 , 牧 養 香 港 教 區 。

教宗唁電慰問
教 宗 方 濟 各 得 悉 香 港 主 教 楊 鳴 章 離 世 的 消 息 , 透 過 聖 座 國 務 卿 帕 羅 林 樞 機 , 向 香 港 信 眾 致 以 慰 問 。 唁 電 一 月 五 日 送 抵 香 港 教 區 , 譯 文 如 下 : 「得 悉 楊 鳴 章 主 教 離 世 , 教 宗 方 濟 各 感 到 難 過 。 他 衷 心 慰 問 香 港 教 區 神 職 班 , 修 士 修 女 和 全 體 信 眾 , 並 與 大 家 在 祈 禱 中 感 謝 楊 主 教 多 年 來 作 為 司 鐸 及 主 教 的 服 務 。 教 宗 把 楊 主 教 的 靈 魂 交 託 於 天 父 的 憐 愛 中 , 又 由 衷 地 向 哀 悼 楊 主 教 的 眾 人 致 以 宗 座 遐 福 , 求 復 活 的 主 賜 予 安 慰 和 力 量 。」

離世九日前奉獻子夜彌撒
全 港 多 個 堂 區 一 月 三 日 和 四 日 都 有 為 楊 主 教 的 安 息 奉 獻 彌 撒 。 在 中 環 的 主 教 座 堂 亦 於 一 月 四 日 為 楊 主 教 獻 彌 撒 。

主 禮 的 座 堂 主 任 司 鐸 陳 志 明 講 道 時 , 特 別 提 及 楊 主 教 生 前 , 十 二 月 廿 五 日 在 座 堂 奉 獻 的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 其 講 道 鏗 鏘 有 聲 , 先 邀 請 信 眾 為 內 地 受 迫 害 的 教 會 團 體 祈 禱 , 又 呼 籲 信 眾 關 懷 有 需 要 人 士 , 與 眾 同 度 快 樂 的 聖 誕 。 陳 又 指 出 , 楊 主 教 與 一 海 外 神 父 通 訊 中 , 主 教 表 示 在 教 區 主 保 節 彌 撒 期 間 跌 倒 受 傷 , 天 主 似 要 數 算 他 的 日 子 , 他 仍 希 望 繼 續 光 榮 天 主 , 並 在 痛 苦 中 祥 和 地 見 證 主 愛 。

澳 門 教 區 亦 於 一 月 八 日 在 主 教 座 堂 為 楊 主 教 奉 獻 追 思 彌 撒 。 澳 門 主 教 李 斌 生 一 月 三 日 致 唁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 表 示 對 楊 主 教 離 世 感 難 過 , 又 指 會 聯 同 澳 門 信 眾 為 楊 主 教 的 靈 魂 安 息 祈 禱 。

教友群組傳病重訊息
楊 鳴 章 主 教 離 世 的 消 息 來 得 突 然 , 他 在 病 逝 前 九 日 才 在 主 教 座 堂 主 持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 他 病 重 入 院 的 消 息 最 先 於 一 月 二 日 傍 晚 在 教 友 社 交 群 組 間 傳 出 , 其 後 傳 媒 報 導 事 件 。

教 區 亦 於 一 月 三 日 正 午 前 發 通 告 , 讓 教 會 人 士 得 知 楊 主 教 情 況 , 當 時 表 示 留 院 的 楊 主 教 「昨 日 他 病 情 惡 化 , 但 暫 時 情 況 穩 定」 。

一月十一日逾越聖祭
及 至 一 月 三 日 下 午 一 時 半 楊 主 教 逝 世 , 教 區 隨 後 公 布 死 訊 , 並 表 示 於 一 月 七 至 九 日 朝 九 晚 十 於 堅 道 明 愛 中 心 公 眾 會 堂 設 弔 唁 處 ; 一 月 十 日 晚 八 時 於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守 靈 彌 撒 ; 一 月 十 一 日 於 座 堂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彌 撒 , 彌 撒 後 隨 即 出 殯 , 奉 柩 安 葬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一 月 四 日 上 午 , 教 區 召 開 諮 議 會 , 會 議 同 意 先 處 理 楊 主 教 喪 禮 , 暫 不 選 出 「教 區 署 理」 。 當 時 諮 議 會 表 示 待 一 月 十 一 日 逾 越 聖 祭 後 才 選 教 區 署 理 。 在 「教 區 署 理」 產 生 前 , 本 地 教 務 當 時 暫 由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處 理 。

原擬選教區署理
聖座任命宗座署理

一 月 七 日 , 教 區 主 教 公 署 發 通 告 , 表 示 主 教 公 署 於 一 月 五 日 下 午 獲 宗 座 萬 民 福 音 部 通 知 , 湯 漢 樞 機 已 獲 任 命 為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的 宗 座 署 理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 負 責 在 教 區 主 教 出 缺 期 間 , 治 理 教 務 。

2019 年 1 月 13 日

 

楊鳴章主教安息
教友悼念
 感激設立青年年

教 區 主 教 楊 鳴 章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不 少 教 友 對 楊 主 教 的 離 世 表 示 哀 傷 。 有 教 徒 感 激 他 於 任 內 設 立 及 延 續 「青 年 年」 , 好 讓 本 地 教 會 著 重 青 年 的 信 仰 培 育 , 並 視 青 年 為 教 會 的 希 望 。

青委梁翠珊:願意為青年嘗試
楊 鳴 章 主 教 二 0 一 七 年 八 月 底 履 任 教 區 主 教 , 同 年 禮 儀 年 開 始 , 便 宣 告 開 啟 「青 年 年」 , 青 年 年 期 間 , 網 上 平 台 「沸 點」 邀 請 楊 主 教 與 青 年 對 話 。 參 與 此 工 作 的 教 區 青 年 牧 民 委 員 會 青 年 牧 民 幹 事 梁 翠 珊 一 月 三 日 對 本 報 說 , 沒 想 過 楊 主 教 第 一 次 參 與 直 播 , 便 樂 於 與 青 年 玩 「潮 語 大 挑 戰」 , 也 樂 意 聆 聽 青 年 的 心 聲 , 「他 認 為 活 動 能 吸 引 青 年 , 便 願 意 嘗 試 。 他 很 關 心 青 年」。

梁 翠 珊 感 激 楊 主 教 設 立 「青 年 年」 , 顯 示 他 支 持 青 年 牧 民 工 作 , 更 相 信 青 年 能 以 言 以 行 實 踐 信 仰 , 「楊 主 教 曾 多 次 說 出 『青 年 是 教 會 的 希 望』 , 感 激 他 作 為 牧 者 有 此 眼 光」。

去 年 七 月 青 委 會 舉 辦 「快 閃 服 務」 , 同 時 邀 請 楊 主 教 出 席 , 「主 教 與 青 年 到 獨 居 長 者 家 中 用 膳 , 飯 後 一 起 清 洗 碗 碟 。 活 動 後 不 少 青 年 均 難 忘 此 情 景 , 沒 想 到 主 教 與 青 年 一 起 服 務 長 者 , 更 全 程 參 與」。

太古城教友:認真且關心教友
楊 鳴 章 晉 牧 前 曾 服 務 太 古 城 的 彌 撒 中 心 , 教 徒 廖 翠 蘭 與 楊 主 教 相 識 逾 二 十 載 , 她 說 : 「他 為 人 認 真 , 有 愛 心 , 十 分 關 心 教 友 , 當 看 到 教 友 有 錯 , 定 會 加 以 指 正 。」 她 說 , 楊 主 教 早 年 每 主 日 在 彌 撒 中 心 主 持 兩 台 彌 撒 , 後 來 更 主 動 為 讀 經 員 開 班 授 課 , 改 善 彌 撒 中 心 的 禮 儀 質 素 。

廖 翠 蘭 表 示 , 楊 主 教 自 二 0 0 三 年 起 , 多 次 為 該 彌 撒 中 心 、 露 德 聖 母 堂 等 教 徒 擔 任 朝 聖 團 神 師 , 直 至 祝 聖 主 教 後 才 停 止 。 她 說 楊 主 教 凡 事 親 力 親 為 , 每 次 朝 聖 前 也 作 好 準 備 , 「 每 到 一 所 聖 堂 也 親 自 講 解 , 有 時 他 比 導 遊 還 熟 識 不 同 地 點 」 。 她 說 , 楊 牧 掛 心 教 友 安 全 , 會 要 求 晚 間 外 出 活 動 的 教 友 , 返 酒 店 時 給 他 照 會 一 聲 , 好 讓 他 安 心 , 「楊 主 教 會 打 開 房 門 , 待 每 人 安 全 回 來 後 他 才 休 息」。

她 說 , 曾 任 明 愛 總 裁 多 年 的 楊 主 教 , 不 時 在 講 道 中 帶 出 關 懷 弱 小 的 精 神 。 對 於 楊 主 教 離 世 的 消 息 她 感 到 不 捨 , 「感 謝 天 主 賜 予 我 們 一 位 好 牧 者 , 他 就 任 主 教 的 一 年 多 以 來 很 辛 勞 , 即 使 面 對 疾 病 , 仍 盡 力 做 好 每 項 工 作 , 願 他 在 天 父 的 懷 中 得 享 永 遠 的 安 息」。

教總黎育輝:用心聆聽教友
教 友 總 會 會 長 黎 育 輝 有 份 出 席 教 區 的 牧 民 議 會 , 她 一 月 三 日 對 本 報 說 , 楊 主 教 用 心 聆 聽 與 會 者 發 言 , 尤 其 是 在 「青 年 年」 內 , 他 多 次 提 醒 牧 民 議 會 成 員 , 要 多 聆 聽 青 年 聲 音 , 黎 育 輝 指 這 份 聆 聽 是 眾 人 的 表 樣 。 黎 育 輝 說 : 「他 關 心 教 友 的 生 活 , 不 時 提 醒 教 友 禮 儀 的 重 要 , 特 別 須 守 時 出 席 彌 撒」。

座堂教友:和藹能幹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教 友 黃 月 華 表 示 楊 主 教 和 藹 可 親 並 且 能 幹 。 去 年 十 二 月 教 區 主 保 瞻 禮 兼 修 道 人 金 銀 慶 時 , 楊 主 教 禮 儀 前 跌 倒 , 黃 很 感 激 楊 主 教 仍 堅 持 主 持 彌 撒 。

黃 月 華 得 悉 楊 主 教 離 世 的 消 息 後 , 於 同 日 (一 月 三 日) 參 與 主 教 座 堂 黃 昏 六 時 的 平 日 彌 撒 , 「把 這 台 彌 撒 奉 獻 給 楊 主 教 , 為 他 祈 禱」。

大埔教友:對離世消息驚訝
大 埔 聖 母 無 玷 之 心 堂 教 友 張 孟 豪 , 於 主 教 座 堂 參 加 了 楊 主 教 主 持 的 子 夜 彌 撒
(十 二 月 廿 五 日 凌 晨) , 他 對 於 主 教 離 世 的 消 息 感 到 驚 訝 。 張 孟 豪 一 月 三 日 與 友 人 到 主 教 座 堂 參 與 黃 昏 平 日 彌 撒 , 為 楊 主 教 祈 禱 , 望 他 早 日 投 向 上 主 的 懷 抱 。

2019 年 1 月 13 日

 

在基督內奉獻一生
——緬懷楊鳴章主教
湯漢樞機

「我 有 幸 在 七 十 年 代 在 聖 神 修 院 擔 任 年 青 的 楊 鳴 章 修 士 的 老 師 , 也 在 楊 主 教 晉 鐸 之 後 , 與 他 共 同 為 香 港 教 區 服 務 長 達 四 十 年 之 久 , 對 楊 鳴 章 主 教 的 靈 修 , 感 受 至 深 。」 湯 漢 樞 機 憶 述 楊 鳴 章 主 教 生 平 。

楊 鳴 章 主 教 在 彌 留 之 際 , 當 我 與 多 位 神 長 一 同 探 望 他 並 為 他 祈 禱 時 , 儘 管 他 面 上 已 罩 著 呼 吸 儀 器 , 但 仍 勉 力 劃 十 字 聖 號 , 並 回 應 一 句 : 「亞 孟」。

楊 鳴 章 主 教 突 然 離 世 , 令 人 惋 惜 ; 各 界 對 他 的 評 價 , 多 著 眼 於 他 的 事 工 方 面 , 包 括 在 教 育 、 醫 療 、 社 會 服 務 及 維 護 家 庭 價 值 方 面 的 貢 獻 : 這 無 疑 是 楊 鳴 章 主 教 的 主 要 事 工 ; 但 外 界 人 士 所 較 少 注 意 到 的 是 他 在 跨 出 香 港 以 外 的 世 界 層 面 的 貢 獻 ; 楊 鳴 章 主 教 是 宗 座 一 心 委 員 會 的 委 員 , 對 國 際 明 愛 的 發 展 積 極 關 心 , 他 也 積 極 配 合 普 世 教 會 的 步 伐 , 對 教 宗 方 濟 各 推 動 的 「慈 悲 禧 年」 、 「家 庭 年」 及 「青 年 年」 全 力 回 應 ; 他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兄 弟 姊 妹 , 也 關 懷 備 至 , 並 且 多 方 予 以 協 助 。

然 而 , 我 每 當 緬 懷 楊 鳴 章 主 教 的 時 候 , 更 欣 賞 的 是 楊 鳴 章 主 教 這 些 事 工 背 後 盈 溢 著 深 厚 的 靈 修 基 礎 。 我 有 幸 在 七 十 年 代 在 聖 神 修 院 擔 任 年 青 的 楊 鳴 章 修 士 的 老 師 , 也 在 楊 主 教 晉 鐸 之 後 , 與 他 共 同 為 香 港 教 區 服 務 長 達 四 十 年 之 久 , 對 楊 鳴 章 主 教 的 靈 修 , 感 受 至 深 。

《若 望 福 音》 十 三 章 3-6 節 寫 道 , 「耶 穌 因 知 道 父 把 一 切 已 交 在 他 手 中 , 也 知 道 自 己 是 從 天 主 來 的 , 又 要 往 天 主 那 裡 去 , 就 從 席 間 起 來 , 脫 下 外 衣 , 拿 起 一 條 手 巾 束 在 腰 間 , 然 後 把 水 倒 在 盆 裡 , 開 始 洗 門 徒 的 腳 , 用 束 著 的 手 巾 擦 乾 。」 楊 鳴 章 主 教 為 貧 苦 無 助 者 奔 走 , 以 至 在 教 區 中 擔 當 領 導 角 色 , 正 是 致 力 效 法 基 督 這 份 僕 人 領 袖 的 獻 身 精 神 。

楊 鳴 章 主 教 處 事 全 力 以 赴 , 盡 心 盡 力 , 是 一 位 願 意 奉 獻 自 己 生 命 的 人 。 他 不 計 較 自 己 生 命 的 有 限 , 而 將 自 己 所 有 都 為 天 國 貢 獻 出 來 , 就 如 《若 望 福 音》 第 六 章 中 「五 餅 二 魚」 的 奇 蹟 中 , 那 個 小 孩 所 有 的 雖 只 是 非 常 有 限 的 五 塊 餅 及 兩 條 小 魚 , 但 他 卻 願 意 交 出 來 讓 基 督 隨 意 處 理 , 結 果 在 基 督 手 中 成 了 養 活 數 千 人 的 驚 人 美 事 。

我 與 楊 鳴 章 主 教 共 事 四 十 年 , 更 感 謝 教 宗 方 濟 各 安 排 他 作 為 我 的 繼 任 人 ; 楊 鳴 章 主 教 在 面 對 不 同 的 職 務 上 , 都 常 保 持 一 份 喜 樂 及 和 平 的 心 境 , 一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在 《得 撒 洛 尼 前 書》 五 章 15-18 節 所 說 : 「要 小 心 : 人 對 人 不 要 以 惡 報 惡 , 卻 要 時 常 彼 此 勉 勵 , 互 相 善 待 , 且 善 待 一 切 人 。 應 常 歡 樂 , 不 斷 禱 告 , 事 事 感 謝 : 這 就 是 天 主 在 基 督 耶 穌 內 對 你 們 所 有 的 旨 意。」

總 結 一 句 , 楊 鳴 章 主 教 雖 然 對 教 會 及 對 社 會 有 莫 大 的 貢 獻 , 但 從 不 居 功 , 而 是 以 光 榮 天 主 為 己 任 。 一 如 聖 保 祿 宗 徒 在 《格 林 多 前 書》 三 章 6 節 所 寫 的 「我 栽 種 , 阿 頗 羅 澆 灌 , 然 而 使 之 生 長 的 , 卻 是 天 主 。」 楊 鳴 章 主 教 匆 匆 走 完 他 精 采 而 富 有 靈 修 深 度 的 一 生 , 活 出 了 一 個 基 督 徒 在 主 內 活 力 豐 富 的 典 範 , 我 們 亦 為 他 而 感 謝 上 主 ; 希 望 更 多 年 青 人 能 效 法 楊 鳴 章 主 教 的 奉 獻 精 神 , 參 與 這 榮 主 救 靈 的 美 麗 事 工 。

二0一九年一月四日

2019 年 1 月 13 日



念想教區主教楊鳴章
吳亦琨

「如 果 我 是 善 牧 , 我 必 須 要 認 識 我 的 羊 , 我 怎 能 推 卻 認 識 我 的 羊 的 機 會 ?」 楊 主 教 的 語 調 從 容 不 迫 , 彷 佛 在 形 容 世 上 最 自 然 不 過 的 事 情 一 樣 。 他 在 病 重 之 時 , 仍 堅 持 不 休 息 把 握 機 會 與 教 友 交 流 的 原 因 娓 娓 道 來 。

我 的 舅 父 是 楊 鳴 章 主 教 。 因 為 天 主 安 排 了 主 教 出 現 在 我 的 生 命 裡 , 令 我 從 小 就 從 日 常 生 活 學 懂 甚 麼 是 禮 儀 , 由 餐 桌 禮 儀 去 到 教 會 禮 儀 都 是 課 題 。 他 不 是 怕 我 在 大 庭 廣 眾 不 懂 規 矩 而 令 他 尷 尬 , 而 是 他 深 信 適 時 適 地 做 適 當 的 事 , 是 對 人 對 己 最 大 的 尊 重 。 所 以 , 我 成 長 時 朋 輩 都 跑 去 吃 喝 玩 樂 , 我 就 從 天 主 教 教 區 的 生 活 中 潛 移 默 化 學 會 甚 麼 是 大 眾 傳 播 和 溝 通 的 藝 術 。 我 亦 受 舅 父 對 寫 作 、 傳 播 、 語 言 文 學 的 熱 愛 薰 陶 , 培 養 出 日 後 加 入 大 眾 傳 播 界 的 興 趣 。 雖 說 他 考 得 哈 佛 大 學 教 育 碩 士 , 他 對 教 育 的 熱 情 和 天 賦 , 早 已 超 出 哈 佛 碩 士 學 位 能 量 度 的 標 準 。

若 要 在 人 生 旅 途 上 找 榜 樣 , 我 幸 運 地 可 以 從 主 教 身 上 完 全 明 白 甚 麼 是 律 己 以 嚴 , 恪 守 道 德 而 不 死 守 在 道 德 高 地 的 象 牙 塔 。 很 多 人 都 會 同 意 , 親 人 對 親 人 是 最 不 會 偽 裝 的 。 我 作 為 主 教 的 親 人 , 看 到 的 主 教 對 朋 友 重 道 義 , 對 家 人 盡 心 盡 力 , 對 信 仰 堅 定 不 移 , 對 工 作 努 力 不 懈 , 對 細 節 一 絲 不 苟 , 對 誠 信 寸 步 不 讓 , 對 歷 史 、 詩 詞 、 美 學 、 藝 術 、 文 學 的 修 養 和 要 求 都 令 人 驚 嘆 。

十 歲 左 右 我 經 歷 了 一 次 嚴 重 的 意 外 , 差 一 點 天 主 就 接 我 走 了 。 那 短 短 幾 年 是 我 僅 有 最 能 撒 他 嬌 的 時 間 , 因 為 除 此 之 外 有 許 多 年 , 我 不 能 在 大 街 大 巷 喊 他 舅 父 , 不 能 彼 此 親 切 的 擁 抱 牽 手 , 也 不 能 親 暱 的 問 候 隨 心 說 甚 麼 淘 氣 率 性 的 說 話 。 他 常 言 道 : 「人 言 可 畏 。」 以 前 我 太 不 明 白 這 話 的 意 思 , 我 只 感 到 因 禮 節 恭 敬 之 時 多 , 家 人 與 主 教 相 處 的 時 間 太 少 , 他 的 日 程 永 遠 被 各 項 工 作 擠 得 滿 滿 的 。 我 著 實 曾 有 感 覺 可 惜 有 埋 怨 的 時 候 , 但 因 他 常 循 循 善 誘 教 導 我 : 他 的 生 命 是 天 主 給 予 的 , 他 亦 早 已 把 自 己 奉 獻 教 會 , 我 要 相 信 天 主 的 安 排 , 感 恩 我 們 能 一 起 的 時 光 。 我 才 能 慢 慢 從 他 的 教 導 、 和 煦 的 愛 和 信 德 中 得 到 力 量 並 取 得 平 衡 。

近 十 多 年 主 教 經 常 備 受 外 界 關 注 , 我 又 從 他 身 上 , 透 徹 明 白 甚 麼 是 危 機 應 變 , 新 聞 的 持 平 與 扭 曲 , 輿 論 壓 力 的 沉 重 與 破 壞 。 然 而 , 在 這 些 流 言 蜚 語 中 , 他 堅 守 信 仰 為 他 的 支 柱 , 無 時 無 刻 都 勸 告 眾 人 要 警 醒 , 要 依 靠 天 主 。 他 說 過 : 「世 間 所 有 的 私 慾 偏 情 都 會 過 去 , 唯 獨 天 主 不 變 。」 即 使 在 生 病 之 時 , 他 仍 然 每 天 在 繁 重 的 工 作 之 上 虔 誠 祈 禱 , 亦 提 醒 我 們 全 體 家 人 必 須 祈 禱 , 因 祈 禱 能 令 我 們 謙 卑 和 踏 實 。 外 間 傳 說 甚 麼 權 貴 甚 麼 拉 攏 和 我 歷 年 來 親 眼 目 睹 的 , 實 是 天 地 之 差 。 內 心 平 安 踏 實 、 意 志 信 德 堅 定 的 他 靠 攏 的 , 從 來 只 有 天 主 的 慈 愛 。

中 國 人 有 云 : 修 身 齊 家 治 國 平 天 下 。 修 身 , 主 教 律 己 以 嚴 ; 齊 家 , 他 對 兄 弟 姊 妹 的 關 愛 , 對 後 輩 的 照 顧 無 微 不 至 ; 治 國 , 他 在 病 情 不 甚 樂 觀 的 時 候 仍 分 秒 不 誤 , 專 心 一 致 處 理 教 區 事 宜 ; 平 天 下 也 許 是 唯 一 力 未 有 及 之 處 , 但 對 一 個 虔 誠 的 天 主 教 徒 而 言 , 天 下 反 正 均 屬 於 主 。 凡 事 須 盡 力 , 但 也 須 懂 交 託 。

現 在 我 明 白 到 一 切 就 如 主 教 的 訓 誨 了 。 他 常 頌 讚 主 的 安 排 都 是 最 好 的 。 在 我 而 言 , 祂 最 好 的 安 排 就 是 給 了 我 的 舅 父 。 有 很 多 事 書 本 學 不 到 , 經 歷 磨 練 不 到 , 別 人 教 不 到 , 但 一 切 都 在 我 親 愛 的 舅 父 身 上 學 到 。 他 用 在 世 的 生 命 為 我 和 一 眾 家 人 上 的 最 後 一 課 , 是 學 習 他 如 何 能 頑 強 的 抗 病 也 同 時 馴 服 於 天 主 的 安 排 ; 讓 因 他 能 息 勞 歸 主 的 欣 慰 和 堅 強 的 信 德 , 助 我 們 越 過 失 去 至 親 的 悲 痛 。 謝 謝 你 在 一 生 的 歲 月 裡 的 關 愛 照 顧 , 我 將 如 其 他 受 你 啟 發 的 主 內 弟 兄 姊 妹 一 樣 堅 守 信 德 , 愛 主 愛 人 , 把 你 的 教 導 默 存 心 中 , 透 出 生 活 。 望 你 主 懷 安 息 , 我 摰 愛 的 大 舅 父 ——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楊 鳴 章 。

2019 年 1 月 13 日
 

*   *   *   *   *   *   *

 

教會成立基金紀念楊主教

楊 鳴 章 主 教 離 世 , 教 會 方 面 成 立 「香 港 明 愛 —— 楊 鳴 章 主 教 紀 念 基 金」 (支 票 抬 頭 「香 港 明 愛」) , 楊 鳴 章 主 教 的 喪 禮 懇 辭 花 藍 並 建 議 善 長 可 考 慮 捐 助 該 基 金 。 此 外 , 教 區 指 根 據 楊 主 教 的 遺 囑 , 他 的 個 人 財 產 將 撥 捐 明 愛 專 上 學 院 和 教 區 特 定 用 途 。

2019 年 1 月 13 日

 

社論
悼念楊主教  也為教區祈禱

教 區 主 教 楊 鳴 章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七 十 三 歲 。 消 息 公 布 後 , 眾 多 教 會 人 士 都 感 到 錯 愕 和 傷 痛 。

楊 主 教 服 務 香 港 明 愛 (特 別 是 教 育 工 作) 多 年 後 , 二 0 0 九 年 接 受 委 派 為 教 區 副 主 教 , 一 四 年 更 獲 教 宗 任 命 為 三 位 輔 理 主 教 之 一 , 至 一 七 年 履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楊 主 教 出 任 教 區 主 教 一 年 零 五 個 月 , 他 於 上 任 四 個 月 後 隨 即 宣 布 新 禮 儀 年 開 始 為 「青 年 年」 ; 於 不 少 青 少 年 活 動 , 他 都 樂 於 參 與 。 尤 有 甚 者 , 他 不 想 此 牧 民 方 向 和 工 作 一 年 轉 眼 即 過 , 於 早 前 便 決 定 把 青 年 年 延 續 一 年 。 其 實 , 楊 主 教 關 顧 青 年 牧 民 的 心 , 可 見 於 二 0 一 七 他 履 任 教 區 主 教 的 祈 福 彌 撒 講 道 之 中 。

除 此 以 外 , 他 亦 很 關 心 長 者 和 社 會 上 的 老 齡 化 趨 勢 。 他 訂 出 延 續 的 青 年 年 的 主 題 為 「實 踐 、 信 仰 、 青 年」 , 期 望 與 青 年 一 起 , 在 深 化 信 仰 的 同 時 , 更 能 身 體 力 行 把 信 仰 關 愛 之 情 帶 給 社 區 中 的 長 者 和 有 需 要 人 士 中 。

在 青 年 工 作 以 外 , 楊 主 教 亦 非 常 關 心 教 會 的 社 會 服 務 , 在 普 世 教 會 層 面 , 他 是 宗 座 一 心 委 員 會 成 員 。 在 多 次 公 開 場 合 中 , 楊 主 教 都 呼 籲 各 方 關 心 基 層 人 士 , 希 望 教 會 團 體 能 服 務 弱 小 , 而 他 服 務 多 年 的 香 港 明 愛 , 便 特 別 關 注 社 會 上 最 微 末 、 弱 小 和 失 落 的 一 群 。

剛 過 去 的 十 二 月 廿 五 日 凌 晨 聖 誕 節 子 夜 彌 撒 , 也 成 為 了 楊 主 教 最 後 一 次 的 公 開 活 動 。 他 在 講 道 中 , 提 到 要 關 心 中 國 內 地 的 教 會 團 體 , 因 為 他 們 備 受 迫 害 , 亦 再 次 提 醒 信 眾 , 在 社 會 追 求 物 質 發 展 的 同 時 , 要 關 懷 近 人 的 心 靈 , 對 有 需 要 的 人 不 能 無 動 於 衷 。

教 區 失 去 主 教 , 至 一 月 五 日 , 湯 漢 樞 機 獲 委 出 任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的 「宗 座 署 理」 (Apostolic Administrator) 負 責 在 教 區 主 教 出 缺 期 間 , 治 理 本 港 教 區 , 直 至 上 述 宗 座 部 門 另 行 通 知 。

香 港 教 區 從 七 十 年 代 至 今 , 在 教 區 主 教 任 命 上 交 接 順 利 ; 如 今 教 區 未 獲 助 理 主 教 , 正 權 主 教 便 離 世 , 不 少 教 友 都 感 突 然 , 亦 希 望 教 宗 盡 快 任 命 合 適 牧 者 。

陳 日 君 和 湯 漢 兩 位 樞 機 已 分 別 指 出 , 委 任 宗 座 署 理 乎 合 教 會 法 , 在 目 前 情 況 下 亦 有 利 教 務 運 作 。

在 這 過 渡 期 內 , 聖 座 方 面 能 有 更 多 時 間 與 空 間 物 色 下 一 任 主 教 。 在 擔 憂 與 揣 測 的 背 後 , 某 程 度 是 信 徒 關 心 教 會 , 並 寄 望 在 當 前 的 政 治 氣 候 下 教 會 免 受 世 俗 干 預 。 此 刻 , 我 們 要 在 主 內 團 結 一 起 , 繼 續 服 務 教 會 , 並 且 為 愛 德 與 正 義 作 見 證 , 讓 人 看 到 教 會 對 香 港 的 關 懷 。

也 因 此 , 我 們 在 悼 念 楊 主 教 的 同 時 , 也 要 為 整 個 教 區 、 宗 座 署 理 湯 漢 樞 機 , 以 及 教 宗 物 色 下 任 主 教 一 事 祈 禱 , 求 聖 神 護 佑 。

無 論 情 況 看 似 困 難 , 內 心 或 有 不 安 , 上 主 必 與 我 們 同 在 。

2019 年 1 月 13 日


 

【義筆容辭】以憐憫的心陪伴同行
葉寶琳

楊 鳴 章 主 教 於 一 月 三 日 辭 世 , 我 們 和 教 會 上 下 及 教 友 心 情 一 樣 , 無 不 難 過 。 這 星 期 許 多 教 友 都 在 不 同 渠 道 分 享 和 楊 主 教 的 點 滴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在 翌 日 的 追 思 彌 撒 , 提 到 楊 主 教 在 聖 誕 子 夜 彌 撒 的 講 話 , 指 社 會 發 展 迅 速 , 近 年 許 多 大 型 基 建 如 高 鐵 、 港 珠 澳 大 橋 落 成 , 但 仍 有 不 少 窮 困 百 姓 受 苦 , 要 反 思 「我 哋 係 咪 其 中 一 個 迫 害 佢 哋 嘅 人 呢 ?」 雖 然 他 身 體 抱 恙 , 仍 鼓 勵 我 們 關 心 社 會 上 的 窮 人 。

筆 者 猶 記 得 楊 主 教 於 履 任 後 首 個 祈 福 彌 撒 的 講 道 , 他 關 顧 到 「關 係 貧 窮」 及 居 於 蝸 居 的 人 , 這 令 我 想 到 過 去 一 年 其 中 三 個 有 關 基 層 劏 房 戶 的 調 查 。 政 府 統 計 處 去 年 初 發 表 的 《2016 年 中 期 人 口 統 計 主 題 性 報 告 : 居 於 分 間 樓 宇 單 位 人 士》 指 出 , 現 在 香 港 有 廿 一 萬 人 居 於 劏 房 中 , 人 均 居 所 面 積 的 中 位 數 只 有 約 為 五 十 七 平 方 呎 , 遠 低 於 全 港 家 庭 住 戶 的 一 百 六 十 多 平 方 呎 , 這 呼 應 了 最 近 循 道 衛 理 亞 斯 理 社 會 服 務 處 就 荃 灣 劏 房 戶 的 調 查 , 過 百 位 被 訪 者 中 , 發 現 他 們 的 精 神 健 康 處 於 極 高 風 險 狀 態 , 研 究 又 指 , 透 過 質 性 訪 談 發 現 , 當 配 偶 出 現 磨 擦 時 , 家 中 無 足 夠 冷 靜 空 間 , 令 家 庭 關 係 更 差 。

而 筆 者 的 落 區 經 驗 中 , 許 多 劏 房 居 民 其 實 都 是 單 身 人 士 , 去 年 四 月 社 區 組 織 協 會 發 表 的 《2017 / 18 非 長 者 單 身 人 士 獨 居 住 屋 狀 況 研 究》 訪 問 了 百 多 位 基 層 單 身 人 士 , 被 訪 者 獨 居 時 間 中 位 數 達 九 年 , 更 有 百 分 之 廿 七 點 一 受 訪 者 已 獨 居 二 十 年 時 間 或 以 上 。 而 獨 居 的 原 因 , 最 多 為 離 婚 及 與 家 人 不 和 , 分 別 為 百 分 之 三 十 九 點 三 及 百 分 之 三 十 二 點 五 , 另 外 受 訪 者 中 , 百 分 之 三 十 八 點 四 男 性 為 離 婚 及 喪 偶 , 但 女 性 則 達 百 分 之 八 十 二 點 二 , 相 距 超 過 一 倍 。

從 這 些 調 查 中 , 我 們 發 現 居 住 環 境 和 居 民 的 「關 係 貧 窮」 狀 況 大 有 關 係 , 在 人 際 網 絡 中 缺 乏 支 持 與 關 愛 , 可 見 政 策 上 對 單 身 人 士 照 顧 並 不 足 夠 , 令 他 們 進 一 步 「陷 於 痛 苦 、 孤 獨 、 絕 望 和 疏 離 之 中」 。 楊 主 教 說 過 , 光 榮 之 路 , 必 須 先 通 過 十 字 架 。 他 並 常 問 自 己 : 「如 何 才 能 真 正 成 為 主 的 門 徒 ?」 身 為 基 督 徒 , 這 也 應 是 我 們 自 省 的 問 題 。

願 楊 主 教 的 靈 魂 交 託 於 天 父 中 , 並 求 主 賜 予 安 慰 予 教 會 。 讓 我 們 響 應 楊 主 教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 「起 來 , 我 們 從 這 裡 走 吧 !」 (若 十 四 31) 起 行 伊 始 。

楊 主 教 離 我 們 而 去 , 但 應 記 掛 住 他 的 教 誨 , 特 別 親 近 窮 人 、 病 弱 、 孤 獨 、 年 老 、 無 權 無 勢 和 邊 緣 的 人 , 「以 憐 憫 的 心 陪 伴 同 行」 , 背 起 十 字 架 , 與 主 同 行 !

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

2019 年 1 月 13 日


 

楊主教滿載中國教會情懷
林瑞琪

楊 鳴 章 主 教 與 中 國 大 陸 的 天 主 教 會 看 似 關 係 不 深 , 但 實 質 上 他 在 四 十 年 司 鐸 及 主 教 生 活 中 ,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注 , 遠 遠 超 出 一 般 新 聞 界 的 想 像 。

早 在 一 九 八 五 年 三 月 , 當 已 故 胡 振 中 樞 機 接 受 中 方 邀 請 , 訪 問 北 京 及 上 海 兩 地 的 天 主 教 團 體 , 當 時 年 青 的 楊 鳴 章 神 父 作 為 教 區 社 會 傳 播 處 主 任 , 獲 挑 選 為 訪 問 團 成 員 之 一 。 楊 主 教 不 斷 撰 寫 實 地 通 訊 及 心 得 , 連 續 刊 登 在 教 區 的 《公 教 報》 之 上 ; 也 許 未 必 每 一 位 讀 者 都 認 同 楊 主 教 對 所 見 所 聞 的 分 析 , 但 無 可 否 認 他 以 獨 特 的 視 角 , 大 大 豐 富 了 香 港 教 友 對 這 一 次 京 滬 之 行 深 層 次 認 知 。

一 九 八 六 年 楊 主 教 轉 任 堂 區 牧 民 服 務 之 後 , 不 時 到 訪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 了 解 中 國 教 會 的 現 況 。 其 後 他 第 二 次 赴 美 國 深 造 學 成 回 港 , 更 於 一 九 九 二 年 至 九 六 年 間 擔 任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研 究 員 。 同 一 時 期 , 楊 主 教 亦 在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講 授 中 國 教 會 史 , 培 育 香 港 教 區 新 一 代 對 現 代 中 國 天 主 教 會 的 認 知 。

楊 主 教 出 任 香 港 明 愛 總 裁 一 職 的 十 多 年 間 , 亦 不 斷 支 持 中 國 大 陸 上 天 主 教 會 社 會 服 務 事 工 發 展 。 二 0 一 四 年 楊 鳴 章 主 教 獲 教 宗 方 濟 各 任 命 為 香 港 教 區 的 三 位 輔 理 主 教 之 一 , 也 聯 同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及 李 斌 生 輔 理 主 教 出 任 聖 神 研 究 中 心 的 董 事 局 成 員 。

楊 主 教 二 0 一 七 年 八 月 一 日 繼 任 為 教 區 第 八 任 主 教 ; 在 八 月 二 日 的 記 者 會 上 , 楊 主 教 多 次 被 問 及 中 梵 關 係 。 他 指 香 港 教 會 雖 然 在 這 方 面 沒 有 可 扮 演 的 角 色 , 但 樂 意 擔 當 橋 樑 , 事 實 上 建 設 橋 樑 比 建 設 圍 牆 更 重 要 ; 而 若 中 梵 雙 方 能 延 續 對 話 , 他 也 願 意 盡 一 分 力 。 楊 主 教 認 為 中 梵 關 係 仍 有 改 進 空 間 , 他 表 示 , 「因 此 我 亦 跟 從 湯 樞 機 的 看 法 , 對 此 是 積 極 的 、 樂 觀 的 。」

楊 主 教 説 , 香 港 教 會 對 此 仍 能 作 貢 獻 , 一 直 時 常 與 內 地 教 會 往 來 , 例 如 培 育 內 地 教 會 人 士 、 按 其 需 要 提 供 支 援 等 。 談 到 內 地 的 主 教 任 命 議 題 , 他 指 「主 教 只 能 由 教 宗 任 命」 , 而 教 宗 以 外 的 主 教 任 命 是 不 可 能 接 受 的 。

就 在 他 逝 世 前 三 個 月 的 十 月 三 日 , 楊 主 教 接 受 《路 透 社》 訪 問 時 表 示 , 支 持 在 同 年 九 月 廿 二 日 中 梵 之 間 簽 署 的 臨 時 協 議 , 他 認 為 經 過 多 年 談 判 後 , 雙 方 能 達 成 共 識 並 向 前 邁 進 是 極 為 重 要 。 但 他 也 認 為 臨 時 協 議 無 法 阻 止 打 壓 , 無 法 阻 止 教 堂 被 拆 除 , 十 八 歲 以 下 的 年 輕 人 仍 然 不 允 許 去 教 堂 。 而 這 些 事 情 都 需 要 時 間 來 解 決 。

楊 鳴 章 主 教 扼 要 但 透 切 的 分 析 來 看 , 他 對 中 國 大 陸 上 的 天 主 教 會 , 實 在 懷 有 過 人 的 熱 愛 及 關 心 , 令 人 懷 念 不 已 。

2019 年 1 月 13 日
 

 

愛不隔絕人——懷念我們的楊主教
黃君右

楊 鳴 章 主 教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 多 個 堂 區 一 月 三 日 和 四 日 為 主 教 奉 獻 爾 撒 , 以 下 是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黃 君 右 坤 父 一 月 四 日 的 講 道 摘 錄 :

我 們 的 楊 鳴 章 主 教 在 二 0 一 九 年 一 月 三 日 離 開 了 我 們 。 一 提 起 楊 鳴 章 主 教 , 不 少 人 會 立 即 咬 牙 切 齒 , 説 他 為 人 兇 惡 , 又 喜 歡 親 近 商 界 、 權 貴 , 而 遠 離 群 眾 。 不 過 楊 主 教 的 死 訊 昨 日 發 布 後 , 從 電 視 新 聞 採 訪 , 見 到 很 多 教 友 都 對 楊 主 教 稱 許 有 嘉 , 對 他 的 離 去 深 感 惋 惜 。

究 竟 一 個 人 , 最 終 由 誰 來 定 斷 他 一 生 的 功 過 ? 會 是 我 們 嗎 ? …… 每 一 個 人 , 都 是 天 主 所 揀 選 的 人 , 都 沒 有 可 能 由 另 一 個 人 去 控 吿 , 又 或 者 由 別 人 去 定 他 的 罪 。 天 主 是 愛 , 祂 要 使 人 成 義 。 所 以 天 主 不 妄 斷 一 個 人 , 祂 將 審 判 人 罪 的 權 柄 , 交 予 耶 穌 。 不 過 耶 穌 明 白 天 主 的 旨 意 , 所 以 也 不 定 人 的 罪 。 由 此 可 見 , 究 竟 誰 可 以 定 別 人 的 罪 呢 ? 答 案 是 : 沒 有 一 個 人 有 資 格 。

保 祿 更 進 一 步 提 醒 我 們 , 因 像 天 主 先 愛 了 我 們 , 我 們 既 承 受 了 這 份 愛 情 , 所 以 也 應 該 彼 此 相 愛 。 因 為 沒 有 任 何 事 物 可 以 將 我 們 與 天 主 的 愛 相 隔 絕 。……

事 實 上 , 主 教 多 年 來 , 每 次 見 到 我 這 個 修 生 , 總 會 主 動 問 候 一 兩 句 …… 可 能 大 家 有 所 聞 , 教 區 有 意 安 排 我 將 來 繼 續 深 造 。 記 得 晉 鐸 後 , 主 教 説 要 見 我 , 並 建 議 大 家 邊 吃 飯 邊 傾 談 。 約 會 當 日 , 我 提 早 十 五 分 鐘 到 達 會 場 , 但 主 教 比 我 更 早 到 達 , 並 已 安 坐 等 候 我 來 。 他 那 份 沒 有 架 子 的 風 度 , 我 至 今 難 忘 。

主 教 與 我 輕 鬆 交 談 , 讓 我 自 由 表 達 自 己 的 學 習 計 劃 。 我 談 得 興 奮 , 最 後 總 結 一 句 , 「主 教 , 多 謝 你 給 我 發 表 意 見 , 不 過 我 知 道 這 些 專 業 , 不 是 教 會 期 望 我 去 選 擇 的 。」 主 教 很 幽 默 的 回 我 一 句 : 「係 囉 , 你 都 明 白 啦 !」 接 著 , 主 教 就 我 的 意 向 , 給 了 我 不 少 方 向 和 建 議 。

大 概 一 個 月 後 , 主 教 來 聖 瑪 加 利 大 堂 主 持 婚 禮 。 我 去 預 備 祭 台 後 , 準 備 離 去 。 主 教 突 然 叫 我 回 來 , 很 用 氣 力 , 非 常 懇 切 的 問 : 「君 右 , 你 是 否 真 的 願 意 接 受 這 個 選 擇 ? 你 只 要 想 讀 , 有 信 心 的 , 就 讀 那 個 , 我 唔 想 我 的 兄 弟 受 苦 。」

願 意 關 心 弱 小 的 兄 弟 , 處 處 信 任 , 總 不 嫌 棄 , 楊 主 教 可 以 説 是 將 耶 穌 基 督 教 導 我 們 要 服 務 最 小 的 兄 弟 訓 示 親 自 實 踐 出 來 。

天 主 也 從 不 審 判 我 們 , 要 求 我 們 的 只 有 愛 。 楊 主 教 的 行 實 , 讓 我 們 明 白 , 學 習 接 受 身 邊 每 一 個 人 , 即 使 對 方 並 不 如 我 , 但 只 要 我 們 願 意 , 彼 此 接 納 , 本 來 就 是 可 能 的 。

2019 年 1 月 13 日

 

送別楊鳴章主教
期待來日天鄉聚

楊 鳴 章 主 教 於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教 區 一 月 十 日 假 主 教 座 堂 為 楊 主 教 舉 行 守 夜 彌 撒 , 由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信 徒 徹 夜 陪 伴 楊 主 教 靈 柩 至 翌 晨 。

一 月 十 一 日 假 座 堂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由 香 港 宗 座 署 理 湯 漢 樞 機 主 禮 ; 禮 成 後 , 楊 主 教 靈 柩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的 天 主 教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由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主 禮 。

2019 年 1 月 20 日

 


教區主教楊鳴章舉殯
兩樞機主禮 信徒追悼

教 區 一 月 十 一 日 於 主 教 座 堂 為 楊 鳴 章 主 教 奉 獻 逾 越 聖 祭 , 參 禮 者 在 辭 靈 禮 中 向 楊 主 教 靈 柩 行 三 躹 躬 禮 , 禮 成 後 靈 柩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的 天 主 教 墳 場 , 享 年 七 十 三 歲 的 楊 主 教 便 安 眠 墓 中 。

教 區 第 八 任 主 教 楊 鳴 章 因 肝 硬 化 導 至 肝 衰 竭 , 自 去 年 十 二 月 廿 七 日 進 入 嘉 諾 撒 (明 愛) 醫 院 接 受 治 療 , 至 本 年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一 月 十 一 日 上 午 的 逾 越 聖 祭 , 由 香 港 宗 座 署 理 湯 漢 樞 機 主 禮 ,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 香 港 輔 理 主 教 夏 志 誠 , 澳 門 主 教 李 斌 生 、 台 灣 花 蓮 教 區 主 教 兼 明 愛 會 主 席 黃 兆 明 、 教 廷 駐 香 港 代 表 尤 安 泰 蒙 席 和 在 港 服 務 的 眾 司 鐸 共 祭 。

出 席 者 包 括 正 教 會 普 世 宗 主 教 正 統 香 港 及 東 南 亞 黎 大 略 都 主 教 、 聖 公 會 鄺 保 羅 大 主 教 與 眾 主 教 , 多 個 基 督 宗 派 的 牧 者 參 禮 。 佛 、 道 、 回 、 孔 教 代 表 亦 有 到 場 。 特 首 林 鄭 月 娥 和 好 些 政 府 官 員 亦 有 參 禮 。

夏志誠輔理主教:致力修補社會撕裂
逾 越 聖 祭 由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講 道 , 他 稱 許 楊 主 教 能 洞 察 社 會 需 要 , 早 於 其 就 職 彌 撒 中 提 到 教 會 應 幫 助 香 港 社 會 修 補 撕 裂 , 而 這 可 以 從 家 庭 開 始 ; 他 亦 特 別 關 心 青 年 , 這 反 映 於 教 區 延 續 「青 年 年」 之 上 。

夏 主 教 稱 與 楊 主 教 四 年 前 獲 委 為 輔 理 主 教 後 一 起 合 作 , 而 楊 主 教 給 予 長 兄 般 的 關 懷 和 提 示 , 而 楊 做 事 認 真 、 有 方 向 感 兼 有 主 見 的 特 質 均 值 得 學 習 。 他 說 , 楊 主 教 履 任 香 港 主 教 一 年 多 , 能 回 應 其 牧 徽 上 的 格 言 「起 來 , 讓 我 們 從 這 裡 走 罷 !」 (若 十 四 31) , 「帶 領 香 港 天 主 教 的 兄 弟 姊 妹 出 發 , 迎 接 挑 戰」。

湯 樞 機 於 信 友 禱 文 後 , 感 謝 天 主 賜 予 楊 鳴 章 終 身 愛 護 弱 小 的 好 表 樣 , 讓 更 多 人 追 隨 他 的 芳 表 , 祈 求 更 多 青 年 效 法 他 , 去 回 應 召 叫 。

彌 撒 結 束 前 舉 行 辭 靈 禮 。 禮 成 後 靈 柩 隨 即 移 送 到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由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主 持 。 撒 土 禮 時 , 楊 主 教 家 人 亦 給 亡 者 獻 上 信 函 陪 葬 。 楊 主 教 的 墓 在 神 職 人 員 墓 區 , 旁 為 胡 振 中 樞 機 墓 地 。

此 前 一 天 , 教 區 在 主 教 座 堂 迎 接 楊 主 教 靈 柩 , 供 信 眾 瞻 仰 遺 容 , 並 於 晚 上 舉 行 守 夜 彌 撒 。

由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主 禮 , 湯 漢 樞 機 和 眾 司 鐸 共 祭 ; 來 自 俄 羅 斯 正 教 會 和 多 位 基 督 新 教 的 牧 者 參 禮 。

彌 撒 上 , 教 區 諮 議 會 成 員 陳 志 明 神 父 講 道 時 , 分 享 了 楊 主 教 緊 守 原 則 的 一 面 , 為 了 教 會 的 信 仰 , 主 教 有 時 遭 人 誤 解 , 但 他 亦 不 退 縮 。 此 外 , 楊 主 教 重 視 靈 修 , 有 時 一 天 會 用 上 四 小 時 祈 禱 。  

陳 志 明 神 父 透 露 , 即 使 在 楊 主 教 離 世 前 夕 , 當 探 望 主 教 時 , 主 教 在 病 榻 中 , 仍 自 然 地 劃 出 十 字 聖 號 一 起 祈 禱 。

守 夜 和 逾 越 聖 祭 中 , 教 廷 代 表 尤 安 泰 蒙 席 都 有 讀 出 教 宗 給 香 港 教 區 的 電 唁 , 並 由 教 區 秘 書 長 李 亮 神 父 讀 出 中 譯 本 。 然 後 由 楊 主 教 的 家 人 吳 亦 琨 致 辭 分 享 。

守夜座堂滿座  瞻仰遺容至深夜
兩 台 彌 撒 參 禮 者 眾 , 座 堂 座 位 全 滿 , 兩 旁 通 道 亦 站 有 參 禮 者 。 此 外 , 教 區 中 心 九 樓 演 講 廳 、 九 樓 兩 個 活 動 室 、 座 堂 聯 誼 廳 亦 坐 滿 參 禮 者 觀 看 直 播 。

一 月 十 日 的 喪 禮 由 下 午 的 迎 靈 禮 開 始 , 由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主 禮 。 靈 柩 進 入 聖 堂 後 , 信 眾 一 起 念 經 並 瞻 仰 遺 容 。 這 時 候 開 始 信 眾 相 繼 抵 達 , 人 龍 不 斷 。

守 夜 彌 撒 結 束 後 , 仍 有 眾 多 教 徒 瞻 仰 遺 容 , 人 龍 將 近 半 夜 才 散 去 。 馬 爾 他 騎 士 團 香 港 協 會 成 員 深 夜 在 座 堂 領 禱 , 為 已 故 團 牧 楊 主 教 祈 禱 。 凌 晨 時 份 , 靈 柩 留 在 座 堂 內 , 由 教 徒 念 經 相 伴 , 直 至 一 月 十 一 日 早 上 座 堂 誦 念 亡 者 日 課 , 為 楊 主 教 安 息 祈 禱 , 並 開 展 逾 越 聖 祭 。

教 區 亦 於 一 月 七 日 至 九 日 在 堅 道 明 愛 禮 堂 設 弔 唁 處 , 眾 多 教 友 、 社 會 賢 達 、 港 府 官 員 、 中 聯 辦 官 員 等 亦 有 到 場 致 哀 。

曾 任 教 區 主 教 、 現 年 七 十 九 歲 的 湯 漢 樞 機 一 月 五 日 獲 任 命 為 宗 座 署 理 , 負 責 教 務 。

2019 年 1 月 20 日
 

 

楊鳴章主教親友 
回憶昔日深厚交情

楊 鳴 章 主 教 離 世 , 其 親 友 憶 述 昔 日 與 主 教 的 情 誼 與 交 往 。

楊 主 教 弟 弟 楊 鳴 歷 一 月 十 日 對 本 報 說 , 長 兄 一 生 致 力 幫 助 別 人 , 並 帶 給 家 人 信 仰 與 喜 樂 。 他 說 : 「記 得 我 小 學 升 中 學 時 , 哥 哥 從 修 院 出 來 陪 我 逐 間 學 校 叩 門 , 那 天 下 著 滂 沱 大 雨 , 他 仍 很 有 耐 性 為 我 找 學 校 , 並 叮 囑 我 要 有 信 心 , 好 好 讀 書 。」

弟弟楊鳴歷:給家人喜樂
「大 哥 (楊 鳴 章) 團 結 家 人 , 也 鼓 勵 我 們 要 相 信 祈 禱 的 力 量 。」 楊 鳴 歷 說 : 「他 說 自 己 為 人 嚴 肅 、 不 苟 言 笑 , 但 實 則 為 人 風 趣 , 也 喜 歡 集 郵 、 寫 書 法 、 唱 歌 , 曾 為 家 人 唱 京 劇 。」

李崇德:授予學童技能
明 愛 教 育 服 務 部 榮 休 部 長 李 崇 德 一 月 四 日 對 本 報 說 , 楊 主 教 擔 任 明 愛 總 裁 期 間 , 更 清 晰 地 道 出 明 愛 服 務 弱 勢 社 群 的 目 標 。

李 崇 德 九 十 年 代 起 與 楊 神 父 共 事 , 表 示 主 教 常 提 及 要 為 學 業 成 績 稍 遜 的 學 生 教 授 一 門 手 藝 , 讓 他 們 有 謀 生 技 能 。

李 崇 德 說 , 在 楊 主 教 身 上 學 習 到 在 逆 境 中 要 處 之 泰 然 , 他 指 二 千 年 香 港 學 生 人 數 下 降 , 職 業 先 修 學 校 首 當 其 衝 , 面 臨 結 校 , 「 當 時 楊 神 父 認 為 (明 愛 的 職 業 訓 練 學 校) 隨 著 時 代 轉 變 而 完 成 任 務 , 但 明 愛 日 後 要 繼 續 服 務 弱 勢 青 年 。 他 的 話 給 我 信 心 , 好 能 在 挫 折 中 靈 活 變 通」 。 目 前 明 愛 專 上 學 院 正 努 力 邁 向 為 天 主 教 大 學 , 學 院 校 董 李 崇 德 稱 他 們 仍 致 力 為 有 需 要 的 青 年 給 予 就 業 培 訓 。

范錦棠神父:薄扶林一起成長
教 區 神 父 范 錦 棠 一 九 七 八 年 與 楊 主 教 一 起 晉 鐸 , 他 一 月 十 日 對 本 報 說 , 與 楊 主 教 曾 是 舊 鄰 居 、 小 學 同 學 及 大 修 院 同 學 , 如 今 失 去 一 位 多 年 夥 伴 , 令 他 倍 添 傷 感 。 「昔 日 薄 扶 林 村 有 條 『上 海 街』 , 來 自 上 海 的 楊 主 教 住 這 裡 , 我 住 在 附 近
…… 我 們 一 起 念 天 主 教 聖 華 學 校 。」

范 神 父 說 , 他 們 也 一 起 在 薄 扶 林 露 德 聖 母 堂 的 濃 厚 信 仰 氣 氛 下 追 求 聖 召 。 「我 加 入 薄 扶 林 小 修 院 , 在 大 修 院 與 楊 主 教 『會 合』 …… 他 修 生 時 期 已 個 性 硬 朗 , 屬 學 者 型 的 , 中 英 文 與 口 才 都 很 好 。」

楊 主 教 升 執 事 後 曾 在 紅 磡 聖 母 堂 服 務 兩 年 , 當 年 在 該 堂 區 擔 任 輔 祭 的 徐 靈 道 一 月 十 日 對 本 報 說 , 楊 主 教 昔 日 已 擅 於 講 道 , 大 家 都 欣 賞 他 所 講 的 道 理 , 清 晰 帶 出 主 愛 世 人 信 息 , 「宣 講 亦 直 達 人 心」。

埃森主教致函慰問
德 國 埃 森 教 區 主 教 奧 弗 貝 克 (Franz-Josef Overbeck) 一 月 八 日 致 函 香 港 宗 座 署 理 湯 漢 樞 機 , 對 楊 鳴 章 主 教 離 世 致 以 慰 問 , 表 達 埃 森 與 香 港 兩 姊 妹 教 區 之 間 的 情 誼 。

奧 弗 貝 克 主 教 在 信 中 對 楊 主 教 逝 世 表 示 意 外 , 「我 們 都 知 道 他 患 有 重 病 , 但 我 們 都 不 預 期 他 這 麼 快 便 離 開 人 世」 。 他 又 緬 懷 昔 日 與 楊 主 教 的 交 往 , 提 及 楊 主 教 投 入 明 愛 服 務 和 關 注 社 會 問 題 。

他 說 , 埃 森 教 區 會 繼 續 為 楊 主 教 祈 禱 , 並 向 香 港 教 區 信 眾 致 以 慰 問 。

2019 年 1 月 20 日
 


陳日君樞機悼念楊主教

榮 休 主 教 陳 日 君 樞 機 稱 許 楊 鳴 章 主 教 生 前 長 年 服 務 香 港 明 愛 , 服 務 香 港 有 需 要 的 社 群 。

陳 樞 機 一 月 十 日 為 楊 主 教 主 持 守 夜 彌 撒 , 一 月 十 一 日 共 祭 逾 越 聖 祭 後 , 亦 有 出 席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的 土 葬 禮 。 他 十 二 日 對 本 報 說 , 與 楊 主 教 是 好 朋 友 , 「他 做 過 我 學 生 , 當 時 亦 有 印 象 他 是 上 海 人 , 也 是 慈 幼 仔 (九 龍 的 鄧 鏡 波 學 校) , 神 父 都 很 愛 惜 他 , 我 們 都 是 一 家 人 。」

陳 樞 機 說 他 與 楊 主 教 很 熟 絡 , 「我 和 他 都 很 關 心 明 愛 , 我 欣 賞 明 愛 的 工 作 …… 是 教 會 寶 貴 的 服 務 。」「有 人 批 評 楊 主 教 , 為 五 斗 米 而 搞 好 關 係 。」 他 說 : 「搞 好 關 係 是 可 以 了 解 的 , 楊 主 教 為 那 麼 多 窮 人 服 務 , 也 要 有 辦 法 才 可 以 幫 得 到 忙 , 他 搞 好 關 係 是 他 的 責 任 , 我 們 也 欣 賞 。」

「鮑 思 高 也 會 和 官 員 搞 好 關 係 , 他 說 過 如 果 為 幫 青 少 年 有 飯 食 , 要 他 向 魔 鬼 脫 下 帽 子 (致 敬) , 他 也 會 這 樣 做 。 向 魔 鬼 致 敬 並 不 是 追 隨 他 。 」 陳 樞 機 說 : 「每 人 要 看 自 己 目 標 , 不 要 求 教 會 內 人 人 做 同 一 件 事 , 大 家 要 彼 此 尊 重 , 只 要 在 不 違 反 真 理 和 公 義 的 情 況 下 , 我 們 可 以 做 很 多 事 情 , 有 很 大 空 間 。 在 很 多 事 上 , 還 是 可 以 團 結 一 致 , 尤 其 在 目 前 情 況 , 團 結 很 重 要 。」

楊 主 教 自 一 九 九 0 年 開 始 服 務 明 愛 , 至 二 0 一 四 年 卸 任 總 裁 。

2019 年 1 月 20 日
 

 

楊鳴章主教守夜彌撒家人致辭
吳亦琨

教區一月十日於主教座堂為楊鳴章主教舉行守夜彌撒,彌撒結束前楊主教外甥女吳亦琨致辭,整理如下:

樞機、主教、神職人員、修女、所有主內的弟兄姊妹:

感 恩 大 家 連 日 禱 吿 , 並 抽 空 於 今 天 聚 首 一 堂 跟 楊 主 教 道 別 。 楊 主 教 是 我 最 親 的 大 舅 父 , 今 天 我 代 表 家 人 跟 大 家 分 享 主 教 生 前 的 一 些 點 滴 。

一 月 四 日 晚 上 為 楊 主 教 舉 行 的 追 思 彌 撒 , 以 至 今 晚 的 彌 撒 上 , 陳 志 明 副 主 教 都 分 享 説 , 楊 主 教 最 注 重 三 個 「L」,「The Lostthe Lastthe Least —— 迷 失 的 、 最 後 的 、 最 少 的」。

至 於 家 人 眼 中 的 楊 主 教 , 同 樣 可 以 用 三 個「L」來 形 容 , 不 過 這 三 個 「L」是「Love 愛、Loyalty 忠誠 、The Least 最 少 的」。

首 先 是 愛 , 愛 給 楊 主 教 無 比 的 力 量 , 同 時 亦 具 備 多 重 意 義 。 愛 來 自 天 主 , 也 來 自 家 庭 。 我 們 一 家 人 在 楊 主 教 的 帶 領 下 , 從 來 友 愛 團 結 , 讓 每 位 在 這 個 家 庭 長 大 的 一 份 子 , 都 在 充 滿 愛 的 環 境 下 成 長 。 他 同 時 亦 非 常 熱 愛 生 命 , 對 生 命 中 所 有 事 都 充 滿 熱 情 同 感 情 。 許 多 人 都 知 道 , 當 他 興 之 所 至 、 歡 欣 喜 樂 的 時 候 , 甚 至 會 即 席 高 歌 ; 而 當 他 看 到 新 聞 片 段 裡 面 , 受 迫 害 和 貧 弱 一 群 的 時 候 , 多 次 感 觸 落 淚 , 徹 夜 難 眠 。

他 説 過 : 「天 主 的 愛 可 以 成 就 任 何 事 , 不 過 我 們 先 要 開 放 自 己 的 心 , 讓 天 主 的 愛 臨 於 我 們 心 中 。」 他 又 公 開 説 過 : 「如 果 面 前 有 一 道 牆 , 而 這 道 牆 是 硬 的 , 我 不 會 迎 頭 撞 去 。」 他 跟 家 人 分 享 時 亦 教 導 我 們 ,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愛 孕 育 於 溝 通 , 如 果 我 們 面 前 有 道 牆 , 沒 必 要 硬 碰 或 者 摧 毀 它 , 反 而 我 們 應 該 保 持 溝 通 , 讓 愛 臨 於 我 們 心 中 , 想 辦 法 把 那 道 牆 變 成 一 道 門 。 如 果 我 們 拒 絕 溝 通 , 就 代 表 我 們 的 心 是 冰 冷 緊 閉 的 , 就 連 天 主 的 愛 都 拒 諸 門 外 。

第 二 是 Loyalty 忠 誠 , 相 信 大 家 都 很 喜 歡 慶 祝 生 日 。 楊 主 教 每 年 都 會 特 別 著 重 另 一 個 日 子 , 這 就 是 他 的 晉 鐸 周 年 紀 念 日 。 去 年 二 0 一 八 年 是 他 晉 鐸 四 十 周 年 , 他 曾 經 輕 輕 同 我 分 享 過 , 他 特 別 注 重 這 一 天 , 是 因 為 他 要 提 醒 自 己 「勿 忘 初 衷」 。 四 十 年 過 去 了 , 他 依 然 對 教 會 忠 誠 不 移 , 即 使 在 困 難 、 病 苦 的 日 子 , 仍 然 堅 持 處 理 教 區 的 事 務 。 他 最 後 露 面 的 子 夜 彌 撒 , 距 離 他 安 息 主 懷 當 日 只 有 十 天 。 他 清 楚 知 道 那 個 子 夜 彌 撒 , 將 會 是 他 最 後 的 一 次 。 所 以 他 把 握 這 個 機 會 , 請 求 大 家 為 國 內 的 天 主 教 團 體 祈 禱 , 因 為 他 們 是 受 迫 害 的 一 份 子 ; 他 亦 希 望 我 們 反 思 : 對 社 會 上 貧 困 、 弱 勢 的 人 無 動 於 衷 , 是 否 屬 於 另 一 種 迫 害 呢 ? 這 篇 最 後 的 道 理 亦 正 正 反 映 那 形 容 他 的 最 後 一 個 L - the Least - 最 小 的 。

楊 主 教 一 生 節 儉 克 己 , 總 是 把 自 己 的 需 要 放 到 最 小 、 最 後 。 我 們 家 人 整 理 他 的 遺 物 時 , 知 道 他 的 隨 身 物 品 , 竟 然 仍 是 五 十 年 前 他 妹 妹 所 送 的 一 份 普 通 至 極 、 不 值 錢 的 禮 物 ; 而 保 存 得 最 完 好 的 , 是 他 跟 弟 弟 小 時 候 玩 過 的 一 把 玩 具 劍 ; 珍 而 重 之 的 , 還 有 海 量 的 神 學 書 籍 和 筆 記 , 以 及 外 甥 送 給 他 的 小 手 工 、 教 友 送 給 他 的 手 作 小 禮 物 。 他 經 常 説 : 「雖 然 我 是 主 教 , 但 同 時 我 仍 然 是 當 年 晉 鐸 時 矢 志 克 己 、 愛 主 愛 人 的 神 父 。」

他 在 人 生 旅 程 中 認 識 了 很 多 不 同 階 層 的 朋 友 , 當 中 不 少 亦 腰 纏 萬 貫 , 很 多 愛 護 並 支 持 他 的 人 想 送 禮 物 給 他 。 但 無 論 對 於 家 人 以 至 這 些 財 力 非 凡 的 朋 友 , 他 都 回 應 説 : 「請 你 捐 助 明 愛 , 捐 助 明 愛 建 學 校 , 以 及 協 助 弱 勢 社 群 。」 他 總 是 把 自 己 的 需 要 縮 得 很 小 , 同 時 把 有 需 要 者 、 教 育 和 社 會 的 需 要 放 得 很 大 , 大 得 風 骨 非 凡 的 他 願 意 為 五 斗 米 折 腰 , 去 籌 得 一 點 一 滴 捐 助 , 以 協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

楊 主 教 曾 經 在 他 著 作 《課 室 外 誌》 中 提 到 , 很 多 人 不 明 白 為 何 好 人 要 受 這 麼 多 苦 ? 甚 至 會 死 ? 我 相 信 很 多 愛 楊 主 教 的 人 , 今 日 都 懷 著 同 一 個 問 題 並 尋 求 答 案 。 他 在 書 中 或 許 已 給 我 們 答 案 。 他 寫 道 : 「我 們 能 夠 面 對 生 活 中 各 種 醜 惡 、 困 苦 、 悲 傷 , 並 不 是 因 為 證 實 了 天 主 值 得 我 們 去 相 信 , 而 是 因 為 我 們 經 驗 主 , 因 為 愛 主 而 相 信 主 , 而 又 因 為 我 們 相 信 天 主 , 而 不 再 需 要 答 案 。」

今 日 我 們 傷 心 、 不 捨 , 但 主 內 的 我 們 大 概 已 不 再 需 要 答 案 。 我 們 只 需 要 努 力 記 得 , 楊 主 教 給 我 們 的 啟 發 。 緊 記 他 奉 行 的 簡 樸 生 活 、 關 愛 弱 勢 社 群 、 時 常 對 有 需 要 的 人 伸 出 援 手 ; 用 愛 去 灌 溉 心 靈 封 閉 的 人 。

最 後 , 我 謹 代 表 全 體 家 人 深 深 感 謝 大 家 對 楊 主 教 的 愛 護 、 信 任 和 支 持 。 特 別 是 他 生 病 的 時 候 悉 心 照 顧 他 的 護 士 團 隊 , 以 至 醫 德 堪 崇 的 三 位 醫 生 : 潘 教 授 和 兩 位 張 醫 生 。 主 佑 大 家 !

2019 年 1 月 20 日

 

與楊主教共事點滴
李白雲

認 識 楊 鳴 章 主 教 已 有 許 多 個 年 頭 , 他 與 我 湊 巧 是 在 同 一 年 (按 : 一 九 九 0 年) 加 入 香 港 明 愛 。 當 時 他 出 任 明 愛 教 育 部 部 長 , 而  我 則 在 當 年 的 明 愛 徐 誠 斌 書 院 (即 現 在 的 明 愛 專 上 學 院) 任 教 。 在 機 緣 巧 合 下 , 我 榮 幸 能 偶 爾 有 機 會 為 楊 主 教 撰 寫 英 文 講 詞 及 其 他 文 件 的 初 稿 ; 雖 談 不 上 熟 絡 , 但 楊 主 教 在 書 院 的 芸 芸 眾 教 職 員 中 , 總 算 知 道 我 是 誰 。 後 來 隨 著 書 院 的 發 展 , 楊 主 教 成 為 了 專 上 學 院 校 務 會 的 主 席 , 並 輔 助 湯 漢 樞 機 主 持 學 院 校 董 會 的 會 議 , 而 我 則 以 學 院 秘 書 長 職 銜 擔 任 校 務 會 和 校 董 會 的 秘 書 , 所 以 多 年 來 與 楊 主 教 在 工 作 上 亦 保 持 合 作 和 聯 繫 。 直 至 二 0 六 年 九 月, 楊 主 教 邀 請 我 出 任 他 的 秘 書 , 當 時 我 視 之 為 天 主 的 召 叫 , 經 考 慮 後 便 毅 然 決 定 接 受 這 項 充 滿 挑 戰 的 新 任 命 。

楊 主 教 一 向 予 人 的 印 象 是 嚴 肅 , 不 苟 言 笑 , 高 不 可 攀 ; 儘 管 是 他 的 秘 書 , 仍 難 免 有 這 麼 近 、 那 麼 遠 , 敬 而 遠 之 的 感 覺 。 無 可 否 認 , 他 是 有 懾 人 的 威 嚴 , 所 以 當 他 沒 有 顯 露 笑 容 的 時 候 , 總 是 令 人 有 望 而 生 畏 的 感 覺 。 他 曾 向 我 解 釋 , 如 敲 門 進 入 主 教 辦 公 室 , 正 值 他 低 頭 專 注 文 書 工 作 , 所 以 舉 頭 望 向 叩 門 者 自 然 是 低 頭 時 的 同 樣 表 情 , 應 不 會 面 露 笑 容 。 但 其 實 , 他 是 外 表 冷 漠 , 內 心 熾 熱 的 。

作 為 上 主 揀 選 牧 養 天 主 教 香 港 教 區 的 牧 者 , 楊 主 教 非 常 關 心 他 身 邊 的 每 一 個 人 。 他 不 時 提 醒 我 不 要 太 多 超 時 工 作 , 引 致 不 夠 休 息 和 過 份 勞 累 , 影 響 身 體 健 康 。 猶 記 得 在 十 一 月 上 旬 為 二 0 一 八 年 將 臨 期 牧 函 中 英 文 版 作 最 後 趕 工 時 , 我 曾 經 因 跌 倒 而 需 徵 詢 他 的 同 意 和 批 准 去 接 受 物 理 治 療 , 他 的 答 覆 為 : 「無 任 何 事 比 你 的 身 體 健 康 狀 況 更 為 重 要 。」 他 亦 曾 因 為 順 應 我 的 生 日 願 望 和 兑 現 他 對 我 的 承 諾 , 所 以 每 當 我 叩 門 覲 見 他 時 都 給 我 展 露 一 個 微 笑 。 我 明 白 和 欣 賞 他 為 了 體 恤 下 屬 而 盡 了 很 大 的 努 力 , 為 此 我 已 感 滿 足 和 欣 慰 。

既 然 接 受 了 挑 戰 出 任 楊 主 教 工 作 上 的 助 手 , 承 擔 與 他 並 肩 作 戰 , 盡 量 為 他 遮 風 擋 雨 。 一 如 所 料 , 不 時 遇 著 一 些 頗 難 處 理 的 人 和 事 , 真 是 對 自 己 的 應 變 能 力 一 大 考 驗 。 曾 有 獨 居 長 者 教 友 , 經 常 致 電 來 吐 苦 水 及 提 出 一 連 串 不 合 理 的 索 求 , 主 教 公 署 頓 時 變 了 申 訴 公 署 , 而 每 次 來 電 也 是 滔 滔 不 絕 , 沒 完 沒 了 , 頗 影 響 工 作 的 進 度 。 楊 主 教 明 瞭 與 體 恤 我 們 作 為 職 員 的 為 難 , 竟 在 多 不 勝 數 的 公 務 纏 身 之 下 , 抽 空 撥 了 兩 次 電 話 給 這 位 教 友 , 除 了 就 投 訴 和 索 求 作 出 回 應 外 , 亦 解 釋 和 勸 誡 教 友 , 希 望 不 要 繼 續 構 成 滋 擾 。 由 此 可 見 楊 主 教 對 人 對 事 也 是 觀 察 入 微 」 他 洞 悉 我 希 望 他 能 致 電 安 撫 這 位 教 友 便 因 應 作 出 回 應 , 實 是 一 位 精 明 敏 鋭 的 上 司 。

楊 主 教 熱 愛 他 的 工 作 , 經 常 廢 寢 忘 餐 , 晚 上 在 宿 舍 內 也 用 手 機 來 做 修 改 工 作 , 這 可 從 他 準 備 二 0 一 八 年 將 臨 期 牧 函 可 見 一 斑 。 他 在 九 月 已 吩 咐 我 準 備 初 稿 , 往 後 不 斷 作 出 修 改 直 至 十 一 月 上 旬 , 經 過 精 雕 細 琢 才 吿 完 成 。 認 真 熱 誠 的 態 度 實 在 可 敬 , 值 得 年 輕 人 以 他 為 榜 樣 。 而 我 有 幸 參 予 初 稿 的 寫 作 和 後 期 的 潤 飾 , 從 他 的 中 英 文 造 詣 中 , 學 習 和 提 升 自 己 的 語 文 水 準 , 實 是 得 益 不 淺 。

現 在 楊 主 教 已 息 止 了 世 上 的 勞 苦 , 回 歸 天 家 , 安 詳 地 躺 在 天 父 的 懷 抱 , 不 再 受 病 痛 之 苦 楚 與 煎 熬 。 相 信 他 現 在 應 是 在 天 上 開 懷 地 笑 著 吧 。

楊 主 教 , 感 謝 你 為 香 港 教 區 一 生 的 勞 苦 、 無 私 奉 獻 和 付 出 。 你 的 正 直 、 勤 奮 、 忠 誠 、 堅 持 、 勇 毅 , 和 對 你 牧 養 的 羊 群 之 厚 愛 , 已 深 深 烙 印 在 我 們 的 心 中 。

我 為 你 感 謝 主 , 並 永 遠 懷 念 你 !

2019 年 1 月 20 日

 


親友憶述楊主教點滴
感謝關懷與無私奉獻

楊 鳴 章 主 教 於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他 已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親 友 回 憶 楊 主 教 生 前 的 點 滴 時 , 感 謝 他 對 家 庭 、 友 好 及 教 會 的 奉 獻 。

楊 鳴 章 主 教 妹 妹 楊 燕 平 懷 緬 亡 兄 對 家 人 的 愛 護 , 稱 他 既 做 好 大 哥 本 份 , 更 兼 盡 父 親 責 任 。 她 一 月 十 一 日 對 本 報 說 , 父 親 長 年 在 海 外 工 作 , 「我 們 舉 家 來 港 時 , 大 哥 五 歲 。 媽 媽 是 傳 統 的 婦 女 , 照 顧 弟 妹 的 責 任 便 落 在 大 哥 身 上 。」

楊主教妹妹:他既是大哥  亦是父親
楊 燕 平 說 , 楊 主 教 盡 力 承 擔 起 整 個 家 庭 , 對 各 人 的 生 活 照 顧 周 到 , 「我 們 小 時 候 的 學 業 成 績 、 待 人 接 物 、 社 交 禮 儀 都 是 他 負 責 , 見 家 長 都 是 由 他 去 代 表 ; 當 成 績 不 理 想 , 他 會 責 備 我 們 ; 我 們 不 積 極 上 進 , 他 也 感 不 快 。 現 今 各 人 有 所 成 就 也 歸 功 於 他 。」

剛 過 去 的 十 二 月 廿 六 日 、 就 在 楊 主 教 入 院 前 夕 , 楊 燕 平 和 家 人 與 他 吃 最 後 的 一 餐 時 , 大 哥 堅 持 由 他 結 賬 , 「他 認 為 既 然 是 家 庭 聚 會 , 定 不 會 要 我 們 負 擔 , 他 所 有 的 愛 均 在 細 微 的 事 情 上 反 映 出 來 。」

林余儷玲:不斷鼓勵患病的我
明 愛 之 友 前 主 席 林 余 儷 玲 與 楊 鳴 章 合 作 多 年 , 她 說 楊 主 教 在 友 儕 間 重 情 , 公 事 上 愛 才 。 林 余 儷 玲 近 年 患 病 , 「楊 主 教 縱 然 工 務 繁 忙 , 仍 不 斷 鼓 勵 我 要 繼 續 堅 持 , 同 樣 患 病 的 他 , 不 吝 於 分 享 人 如 何 在 受 苦 中 獲 天 主 接 納 、 天 主 愛 每 個 人 。」

林 余 儷 玲 說 , 楊 為 發 展 明 愛 之 友 與 明 愛 專 上 學 院 , 廣 納 人 才 , 合 作 者 不 分 信 仰 。 她 又 指 楊 主 教 近 年 為 學 院 邁 向 天 主 教 大 學 付 出 很 多 心 力 。

林 是 馬 爾 他 騎 士 香 港 協 會 成 員 , 她 說 楊 主 教 作 為 協 會 團 牧 , 於 每 月 聚 會 照 顧 成 員 的 靈 修 , 教 導 與 關 懷 並 重 。

教區神父梁達材:對教會貢獻良多
楊 主 教 安 息 主 懷 , 全 港 多 個 堂 區 先 後 於 一 月 三 日 和 四 日 晚 為 楊 主 教 奉 獻 追 思 彌 撒 。 聖 十 字 架 堂 主 任 司 鐸 梁 達 材 神 父 一 月 三 日 在 彌 撒 上 稱 許 楊 主 教 盡 忠 職 守 , 勇 敢 迎 向 挑 戰 。 梁 神 父 一 月 四 日 對 本 報 說 , 楊 主 教 晉 牧 前 曾 服 務 天 主 教 社 會 傳 播 處 , 並 長 年 在 明 愛 服 務 , 對 教 會 貢 獻 良 多 ; 又 感 謝 他 患 病 仍 盡 力 做 好 主 教 職 務 。 他 又 指 楊 主 教 個 性 硬 朗 、 待 人 真 誠 , 「雖 然 有 時 率 直 企 硬 , 但 亦 有 溫 暖 一 面 。」

2019 年 1 月 27 日

 


楊鳴章主教逾越聖祭
家人談生前生活點滴

香港教區於一月十一日假主教座堂,為楊鳴章主教舉行殯葬禮逾越聖祭,其中楊主教外甥女吳亦琨致辭,內容整理如下:

樞 機 、 主 教 、 神 職 人 員 、 修 女 、 所 有 主 內 的 弟 兄 姊 妹 :

首 先 感 謝 大 家 連 日 的 禱 吿 , 並 抽 空 於 今 天 聚 首 一 堂 與 楊 主 教 道 別 。 楊 主 教 是 我 最 愛 、 最 親 的 大 舅 父 , 今 天 我 代 表 全 體 家 人 跟 大 家 分 享 楊 主 教 生 前 的 點 滴 。

如 果 要 以 三 言 兩 語 或 任 何 文 字 形 容 他 精 采 、 充 滿 愛 的 一 生 , 文 字 是 冰 冷 的 , 但 他 的 才 情 魅 力 、 對 信 仰 、 對 天 主 那 近 乎 燙 手 的 熱 情 、 對 家 人 和 朋 友 那 種 如 大 海 般 澎 湃 的 愛 、 對 弱 勢 社 群 和 被 迫 害 的 人 如 太 陽 和 煦 的 關 顧 、 對 有 需 要 的 人 伸 出 援 手 雪 中 送 炭 的 溫 暖 , 文 字 的 魅 力 又 怎 能 比 得 上 他 ?

如 果 我 用 「博 學 多 才」 去 形 容 楊 主 教 的 才 華 , 相 信 沒 有 人 會 有 異 議 。 聽 過 他 講 道 的 人 都 會 同 意 楊 主 教 是 一 個 説 故 事 的 能 手 。 他 對 聖 經 的 每 一 章 每 一 節 都 瞭 如 指 掌 ; 講 道 時 即 席 唱 歌 都 不 是 奇 事 , 但 獨 特 之 處 是 他 唱 歌 並 不 是 為 了 加 添 娛 樂 成 份 , 而 是 將 詩 詞 歌 賦 的 歷 史 、 典 故 、 曲 、 詞 、 音 調 、 節 奏 等 等 , 深 入 淺 出 地 解 説 一 個 又 一 個 的 聖 經 哲 理 。 但 是 他 並 不 是 一 個 曲 高 和 寡 、 孤 芳 自 賞 的 神 長 。 很 多 人 都 不 知 道 , 他 為 了 令 更 多 聽 道 理 的 教 友 產 生 共 鳴 , 四 十 年 來 他 幾 乎 在 每 一 次 講 道 的 前 一 天 晚 上 , 為 了 令 道 理 寫 得 好 、 説 得 更 好 而 整 夜 失 眠 。 可 見 他 有 才 華 , 但 他 仍 然 努 力 、 踏 實 、 謙 卑 。

很 多 曾 和 楊 主 教 一 起 共 事 的 人 , 都 知 道 他 做 事 認 真 , 一 絲 不 苟 。 在 他 病 情 不 輕 的 日 子 , 其 實 最 需 要 休 息 , 但 他 堅 持 不 休 息 。 每 一 天 都 排 滿 工 作 日 程 , 工 作 十 二 至 十 四 小 時 , 當 中 又 以 興 建 天 主 教 學 府 和 青 年 工 作 最 為 著 重 上 心 。 如 非 陳 副 主 教 昨 天 分 享 楊 主 教 踢 足 球 時 喜 歡 守 龍 門 , 以 他 做 事 衝 鋒 陷 陣 , 事 事 刻 不 容 緩 的 態 度 , 他 一 定 是 踢 前 鋒 的 最 佳 人 選 ! 我 曾 為 了 令 他 多 加 休 息 , 故 意 撒 嬌 地 跟 他 説 : 「你 都 已 經 升 到 高 位 , 有 權 力 、 圑 隊 , 他 們 可 以 幫 你 , 你 就 多 休 息 !」 而 他 的 回 應 反 映 了 他 對 工 作 的 要 求 和 領 導 哲 理 , 眉 毛 都 不 動 一 下 地 説 : 「有 權 , 就 必 有 義 務 。 要 做 事 的 人 不 一 定 有 權 , 有 權 勢 的 人 又 不 一 定 會 做 事 , 但 要 做 到 事 , 你 不 需 要 千 軍 萬 馬 , 而 只 需 要 「 服 於 心 而 敏 於 行 」 的 圑 隊 。 如 果 你 想 推 動 這 樣 的 一 個 圑 隊 , 努 力 是 最 基 本 。 努 力 是 應 該 , 不 需 要 褒 獎 的 ! 如 果 你 著 我 不 努 力 , 即 是 要 我 連 應 該 做 的 都 不 做 !」 楊 主 教 就 是 一 個 如 此 均 真 、 認 真 和 堅 持 的 人 。

我 當 時 仍 想 再 勸 勸 他 , 就 賭 氣 地 説 : 「你 已 經 奉 獻 了 很 多 ! 不 用 每 分 每 秒 力 竭 而 為 !」 他 竟 然 豁 達 地 回 應 我 : 「我 們 經 常 認 為 自 己 奉 獻 得 多 , 很 辛 苦 , 犧 牲 好 大 , 有 多 麼 的 了 不 起 , 而 忘 記 了 能 夠 奉 獻 都 是 天 主 給 我 們 機 會 , 現 在 天 主 給 我 機 會 啊 ! 我 怎 可 以 怠 慢 ?」 楊 主 教 這 種 對 信 仰 、 教 會 的 忠 誠 , 對 天 主 無 私 奉 獻 自 己 的 精 神 , 十 分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

最 後 , 楊 主 教 的 特 質 除 了 非 常 熱 愛 生 命 、 愛 家 人 、 愛 朋 友 、 愛 香 港 之 外 , 他 也 是 一 個 極 度 細 心 和 擁 有 強 大 使 命 感 的 人 。 許 多 人 眼 中 盡 是 看 到 容 易 做 的 事 , 對 自 己 有 利 益 的 事 , 但 在 楊 主 教 眼 中 彷 彿 都 只 看 到 每 一 個 地 方 、 每 一 個 人 的 需 要 , 看 到 天 主 想 透 過 他 完 成 的 工 程 。 細 觀 其 行 , 其 實 他 每 一 天 真 的 把 天 主 交 給 他 做 的 事 完 全 實 踐 出 來 。

對 社 會 上 的 需 要 , 楊 主 教 把 教 育 和 扶 助 弱 勢 社 群 視 作 生 命 的 一 部 份 。 許 多 人 也 知 道 , 不 論 你 是 何 種 背 景 的 人 , 他 的 金 句 就 是 請 你 支 持 明 愛 , 或 請 你 捐 助 興 建 天 主 教 大 學 。

楊 主 教 對 朋 友 重 道 義 , 關 心 他 們 的 需 要 , 把 朋 友 正 經 歷 的 事 和 需 要 , 一 一 記 在 心 中 。 他 不 會 在 朋 友 有 難 時 , 多 踏 一 腳 、 劃 清 界 線 ; 反 而 給 予 對 方 支 持 , 雪 中 送 炭 。 即 使 這 樣 會 令 他 飽 受 抨 擊 , 他 都 完 全 不 在 乎 , 因 為 他 認 為 這 是 對 朋 友 最 少 應 該 盡 的 道 義 。

對 家 人 , 楊 主 教 是 家 中 的 大 哥 。 他 的 使 命 感 和 對 家 人 的 愛 和 需 要 , 都 是 無 微 不 至 的 照 料 妥 當 。 他 從 來 也 對 家 中 最 需 要 他 的 一 員 特 別 關 顧 , 不 會 斤 斤 計 較 自 己 付 出 的 是 多 還 是 少 , 矜 持 、 瀟 灑 還 是 愚 笨 。 早 前 我 有 一 場 大 病 , 家 人 全 都 在 外 地 , 我 獨 個 兒 躺 在 醫 院 感 到 十 分 孤 單 、 落 寞 、 無 助 。 我 知 道 他 忙 , 所 以 不 敢 吿 訴 他 。 但 當 他 知 道 了 , 便 極 速 完 成 手 頭 的 工 作 來 探 望 我 。 當 時 他 已 生 病 了 , 我 著 他 千 萬 不 要 來 , 因 為 醫 院 細 菌 多 , 我 怕 他 受 感 染 。 他 微 微 笑 著 回 應 我 : 「你 需 要 我 , 我 就 會 來 。」 誰 知 他 來 到 了 , 卻 哭 得 比 我 淒 涼 。 他 哭 泣 並 不 單 單 是 憐 憫 我 , 而 是 他 的 同 理 心 和 使 命 感 令 他 深 深 怪 責 自 己 , 為 何 作 為 長 輩 他 不 能 為 我 再 多 作 甚 麼 。 他 就 是 一 個 永 遠 把 別 人 的 困 苦 和 需 要 都 放 到 自 己 肩 膀 上 , 永 遠 想 奉 獻 自 己 的 神 長 。

無 論 在 邦 國 大 事 之 前 , 還 是 做 人 處 事 , 楊 主 教 的 原 則 同 樣 來 自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愛 。 他 靠 攏 的 從 來 只 有 天 主 的 慈 愛 。 他 的 原 則 就 是 : 共 融 , 始 於 接 納 和 聆 聽 ; 黑 暗 不 能 夠 除 去 黑 暗 , 仇 恨 亦 不 能 夠 驅 走 仇 恨 , 只 有 光 和 愛 可 以 除 去 黑 暗 、 消 滅 仇 恨 。

對 於 楊 主 教 安 息 主 懷 , 我 們 一 眾 家 人 當 然 非 常 不 捨 , 但 是 我 們 可 以 從 他 的 著 作 《課 室 外 誌》 裡 的 一 句 釋 懷 。 他 是 這 樣 寫 的 : 「能 為 愛 而 獻 盡 自 己 , 還 有 甚 麼 理 想 尚 待 完 成 ? 還 懼 怕 誰 評 説 功 罪 ? 從 胎 盤 到 墓 穴 , 您 看 見 過 多 少 次 生 命 從 死 亡 中 飛 躍 高 騰 ?」

我 相 信 我 們 今 天 都 看 到 , 為 天 主 的 愛 , 為 家 人 、 朋 友 、 教 會 而 獻 盡 自 己 , 成 就 天 主 偉 大 工 程 的 楊 主 教 , 就 正 正 是 在 死 亡 之 中 飛 躍 高 騰 。

最 後 我 謹 代 表 全 體 家 人 深 深 感 謝 大 家 對 楊 主 教 的 愛 護 、 信 任 和 支 持 。 特 別 是 他 生 病 的 時 候 , 悉 心 照 顧 他 的 護 士 團 隊 、 醫 德 堪 崇 的 潘 教 授 和 兩 位 張 醫 生 。 主 祐 大 家 !

2019 年 1 月 27 日

 


懷念楊鳴章主教
龔聖美

天 主 給 了 我 一 份 很 大 的 恩 寵 , 能 夠 在 楊 鳴 章 主 教 祝 聖 為 教 區 輔 理 主 教 時 為 他 和 其 他 兩 位 輔 理 主 教 服 務 。

那 時 , 他 健 康 良 好 , 精 神 奕 奕 , 春 風 滿 面 , 奔 跑 忙 碌 在 明 愛 中 心 和 主 教 公 署 兩 邊 , 給 予 人 的 感 覺 他 是 一 位 上 主 喜 悅 的 侍 奉 者 。 ……

在 那 段 時 期 , 他 不 斷 適 應 新 的 環 境 , 由 明 愛 總 裁 的 身 份 , 轉 移 到 專 心 協 助 湯 漢 樞 機 的 得 力 助 手 。 他 非 常 尊 敬 湯 樞 機 , 孝 敬 如 子 , 遵 從 如 臣 。 他 由 總 裁 領 導 的 角 色 , 調 適 自 己 與 主 教 公 署 團 隊 合 作 , 儘 量 為 大 局 著 想 , 以 和 為 貴 的 精 神 處 事 , 也 關 懷 員 工 。

每 天 他 到 辦 公 室 必 先 唸 早 課 才 開 始 工 作 , 迅 速 有 效 率 地 處 理 手 頭 上 要 做 的 事 , 他 做 事 認 真 而 且 要 求 高 , 讓 我 得 益 不 少 。

另 外 一 個 階 段 是 透 過 基 督 徒 合 一 的 工 作 與 楊 主 教 接 觸 。 他 對 合 一 事 工 上 的 支 持 , 表 示 他 重 視 交 談 。 在 他 短 短 的 任 期 內 , 卻 做 了 幾 項 重 要 的 任 務 , 例 如 二 0 一 六 年 七 月 在 香 港 舉 行 的 第 十 屆 「Ecclesiological Investigations International Research Work」大 會 , 楊 主 教 出 席 開 幕 禮 並 向 大 會 致 詞 。

同 年 十 月 他 受 邀 前 往 羅 馬 和 倫 敦 參 與 「國 際 聖 公 宗 會 、 羅 馬 天 主 教 促 進 合 一 和 宣 教 委 員 會」 的 大 會 , 因 坐 骨 神 經 線 的 問 題 , 不 能 出 席 , 但 他 先 做 好 預 備 工 作 並 與 聖 公 會 陳 謳 明 主 教 會 面 , 討 論 共 同 報 告 的 重 點 。 陳 主 教 向 大 會 匯 報 香 港 天 主 教 和 聖 公 會 的 情 況 。 大 會 結 束 後 , 楊 主 教 和 陳 主 教 均 認 為 , 務 求 在 香 港 落 實 與 聖 公 會 的 合 作 , 必 須 要 成 立 工 作 小 組 。 為 此 於 二 0 一 七 年 三 月 始 創 「香 港 天 主 教 聖 公 會 聯 絡 小 組」。

基 督 徒 合 一 工 作 的 重 要 里 程 碑 是 二 0 一 七 年 七 月 十 四 日 假 聖 母 無 原 罪 主 教 座 堂 舉 行 聯 合 祈 禱 聚 會 和 簽 署 中 文 文 件 《從 衝 突 到 共 融》 儀 式 , 由 湯 樞 機 、 楊 主 教 和 香 港 信 義 會 領 袖 共 襄 禮 儀 。 這 份 翻 譯 成 中 文 的 文 件 , 在 審 批 過 程 中 , 由 於 有 些 棘 手 問 題 要 處 理 , 楊 主 教 親 自 與 李 亮 神 父 等 共 同 研 究 , 務 求 達 到 雙 方 能 夠 接 受 而 準 確 的 版 本 。

二 0 一 七 年 一 月 的 基 督 徒 教 牧 同 工 的 聚 會 , 香 港 基 督 教 協 進 會 打 破 五 十 年 的 傳 統 , 首 次 邀 請 天 主 教 主 教 在 合 一 崇 拜 中 講 道 , 楊 主 教 義 不 容 辭 , 百 忙 中 欣 然 答 應 , 這 也 是 在 香 港 基 督 徒 合 一 事 工 上 另 一 個 的 重 要 里 程 碑 。

我 認 識 的 楊 主 教 , 在 最 後 一 個 階 段 , 健 康 和 精 神 都 大 不 如 前 …… 在 一 年 半 任 職 期 間 , 他 竭 盡 所 能 , 服 務 教 會 , 關 心 信 眾 , 尤 其 最 弱 小 者 和 青 年 。 他 很 樂 意 與 青 年 在 一 起 , 其 實 , 他 的 夢 想 是 成 為 修 院 的 導 師 ! 可 是 , 眾 目 皆 睹 , 他 的 體 力 每 況 愈 下 。 最 後 一 次 是 在 辦 公 室 見 他 , 臉 色 不 太 好 , 囑 我 為 他 祈 禱 , 因 為 他 跌 倒 時 , 嚇 到 魂 飛 魄 散 , 四 肢 無 力 。 他 還 說 : 「可 能 耶 穌 要 我 , 『起 行 伊 始』 。 」 我 覺 得 他 對 主 堅 毅 忠 貞 到 底 , 無 忘 初 衷 。

聽 聞 他 最 後 在 醫 院 時 , 稍 為 穩 定 就 要 坐 起 來 , 想 處 理 事 務 。 他 真 的 為 主 、 為 教 會 、 為 祂 的 子 民 完 全 奉 獻 了 , 他 在 這 兩 年 受 的 苦 , 實 在 很 多 。 有 一 次 , 在 基 督 徒 合 一 禮 儀 後 , 他 對 我 說 : 「禮 儀 時 , 我 注 視 十 字 架 的 耶 穌 , 讓 我 有 力 支 撐 下 去 。」

願 主 賜 楊 主 教 早 日 享 受 永 福 。

取自天亞社/全文見該社網站

2019 年 1 月 27 日

 


明愛聖若瑟中學
悼念楊鳴章主教

楊 鳴 章 主 教 於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校 方 於 祈 禱 會 上 介 紹 主 教 的 生 平 , 並 解 說 楊 主 教 牧 徽 的 格 言 「起 行 伊 始」 , 更 談 及 其 個 人 特 質 —— 學 識 淵 博 、 力 行 公 義 、 心 繋 青 年 。

校 方 期 望 藉 著 主 教 忠 誠 堅 定 地 承 行 天 主 的 旨 意 去 鼓 勵 學 生 , 要 以 他 作 榜 樣 並 謹 記 其 教 誨 。 校 方 又 提 醒 學 生 在 面 對 困 難 時 學 習 以 平 安 、 喜 樂 的 心 堅 持 信 念 ; 要 對 知 識 抱 有 渴 求 ; 協 助 弱 勢 社 群 時 有 不 怕 犧 牲 、 無 私 奉 獻 的 精 神 ; 並 願 意 履 行 公 義 、 積 極 發 展 所 長 , 貢 獻 自 己 , 成 為 明 日 社 會 的 棟 樑 。

在 祈 禱 中 , 師 生 為 楊 主 教 送 上 最 後 的 祝 福 , 祈 願 楊 主 教 主 懷 安 息 。 祈 禱 會 在 眾 人 簽 署 弔 唁 冊 中 寧 靜 地 結 束 。

2019 年 1 月 27 日

 


黃大仙天主教小學
楊鳴章主教追思會

黃 大 仙 天 主 教 小 學 一 月 七 日 舉 行 楊 鳴 章 主 教 追 思 會 , 全 校 師 生 參 與 。

追 思 會 前 播 故 《奇 妙 救 恩》 音 樂 歌 曲 片 段 。 林 雅 詩 老 師 簡 介 楊 鳴 章 主 教 時 指 出 楊 主 教 於 本 年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 他 於 二 0 一 七 年 八 月 接 替 湯 漢 樞 機 出 任 香 港 教 區 主 教 , 雖 然 任 期 只 有 一 年 五 個 月 , 但 他 四 十 年 來 服 務 香 港 教 會 , 力 行 仁 愛 , 關 心 各 階 層 的 市 民 , 探 訪 在 囚 人 士 , 並 送 上 祝 福 。 他 特 別 愛 護 青 年 和 弱 勢 社 群 。

追 思 會 上 , 舒 敬 校 長 指 楊 鳴 章 主 教 談 及 為 流 浪 漢 進 行 修 和 聖 事 時 , 在 流 浪 漢 的 面 容 上 , 看 到 了 耶 穌 的 聖 容 , 讓 他 深 深 體 會 為 人 服 務 時 , 能 與 主 相 偕 。

舒 校 長 勉 勵 學 生 效 法 楊 主 教 關 懷 弱 小 , 盡 力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人 。

2019 年 1 月 27 日
 



仁德天主教小學
楊鳴章主教安息祈禱

仁 德 天 主 教 小 學 一 月 十 日 的 早 會 中 舉 行 安 息 祈 禱 禮 , 為 剛 於 一 月 三 日 安 息 主 懷 的 楊 鳴 章 主 教 祈 禱 。

安 息 祈 禱 禮 上 , 由 學 生 、 教 師 及 校 長 帶 領 全 校 師 生 感 謝 及 緬 懷 楊 鳴 章 主 教 , 並 以 聖 詠 第 一 百 三 十 篇 為 楊 主 教 祈 禱 , 祝 願 主 教 回 歸 天 家 , 息 止 安 所 。

另 外 , 校 方 安 排 學 生 小 息 期 間 到 聖 母 岩 , 寫 下 祈 禱 文 為 楊 主 教 祈 禱 , 並 於 校 園 電 視 台 播 放 有 關 楊 主 教 的 生 平 片 段 。

2019 年 1 月 27 日


 

深深懷念敬愛的楊鳴章主教
阿信

認 識 楊 鳴 章 主 教 遠 在 置 富 聖 心 中 學 教 書 的 日 子 , 那 時 每 天 都 去 望 彌 撒 , 最 初 都 是 因 為 楊 神 父 的 道 理 夠 吸 引 : 精 簡 , 但 卻 言 之 有 物 。 那 時 候 的 我 , 還 未 去 讀 神 學 , 無 論 對 人 生 、 宗 教 都 是 混 沌 一 片 , 努 力 想 尋 找 一 片 清 明 , 於 是 就 請 楊 主 教 作 我 的 神 師 。 從 那 時 起 我 們 就 開 始 了 溝 通 , 但 也 只 是 斷 斷 續 續 。

讀 完 了 四 年 夜 神, 開 始 了 日 間 碩 士 課 程 , 卻 發 生 了 一 件 非 常 複 習 棘 手 的 情 況 , 那 是 和 碩 士 學 位 有 關 的 。 所 有 的 人 , 包 括 教 授 和 同 學 , 都 一 下 子 保 持 距 離 和 緘 默 , 因 為 那 時 看 來 , 我 和 幾 位 同 學 的 情 況 , 真 是 沒 有 甚 麼 出 路 可 言 。 我 當 然 極 度 沮 喪 , 因 為 想 深 造 神 學 , 將 來 可 以 在 學 術 上 貢 獻 自 己 的 夢 碎 了 。 楊 主 教 是 這 時 候 唯 一 不 斷 鼓 勵 支 持 我 的 人 , 他 從 實 際 方 面 , 也 作 了 很 多 嘗 試 。 總 之 , 他 是 位 雪 中 送 炭 的 人 。

我 和 楊 主 教 的 通 訊 中 斷 了 好 幾 年 , 直 到 我 第 一 本 書 《驀 然 回 首 —— 靈 修 之 旅 (2004)》 面 世 , 我 託 人 送 書 給 他 , 我 們 再 聯 絡 上 。 翌 年 我 為 主 內 姊 妹 Rita Lo 離 世 寫 了 《寄 往 天 鄉 的 信》 , 我 請 主 教 作 序 , 他 也 慨 然 答 允 。 二 0 0 九 年 , 我 第 三 本 書 《呵 氣 如 蘭 —— 舊 約 聖 經 研 讀 及 反 省》 出 版 , 主 教 也 有 看 , 有 很 喜 歡 的 地 方 , 也 有 不 合 意 的 。 反 正 0 五 至 0 九 年 間 , 我 們 維 持 通 信 , 主 教 的 中 文 水 平 極 高 , 書 信 中 常 引 用 古 文 、 詩 詞 , 我 只 覺 那 是 一 個 境 界 , 那 裡 有 「東 風 夜 放 花 千 樹 , 更 吹 落 , 星 如 雨 , 寶 馬 雕 車 香 滿 路 , 風 簫 聲 動」 (辛 棄 疾) 。 對 聖 經 , 楊 主 教 自 然 是 非 常 熟 悉 , 信 手 拈 來 , 都 成 妙 諦 。 他 看 了 我 的 書 後 , 送 我 依 撒 意 亞 先 知 書 四 九 2-6 「他 使 我 的 口 好 似 利 劍 , 將 我 掩 護 在 他 的 手 蔭 下 , 使 我 像 一 支 磨 光 的 箭 , 將 我 隱 藏 在 他 的 箭 囊 中 。」 但 是 我 説 : 「我 白 白 勤 勞 了 , 我 枉 費 了 氣 力 而 毫 無 益 處 ; 但 是 我 的 權 利 是 在 上 主 那 裡 , 我 的 報 酬 在 我 的 天 主 面 前」 …… 。 作 為 鼓 勵 。 我 當 時 對 主 教 為 何 送 我 這 幾 句 話 , 很 是 茫 然 , 但 現 在 想 來 , 是 何 等 的 安 慰 和 肯 定 !

我 最 後 見 楊 主 教 是 二 0 一 三 年 回 港 , 我 們 很 深 入 地 談 話 ; 主 教 對 人 生 的 看 法 , 永 遠 都 是 那 末 精 闢 , 領 人 看 得 更 高 。 回 港 那 次 會 面 , 知 道 主 教 的 肝 臟 有 事 , 但 當 時 情 況 仍 很 好 , 但 五 年 後 …… 。 主 教 榮 升 後 , 為 了 怕 打 擾 他 , 我 就 沒 再 通 訊 。 二 0 一 八 年 六 月 , 託 人 送 楊 主 教 我 的 第 四 部 書 《上 主 的 照 拂 如 蘭 —— 香 在 無 心 書》 , 可 喜 的 是 楊 主 教 親 自 回 了 電 郵 , 説 會 看 書 , 但 説 只 能 慢 慢 看 , 因 為 沒 有 甚 麼 自 己 的 時 間 了 。

説 到 底 , 能 有 一 位 神 長 , 不 計 較 你 的 學 識 、 地 位 , 願 意 與 後 輩 同 行 , 時 加 鼓 勵 、 支 持 、 關 懷 、 指 引 , 我 是 何 等 有 福 ! 楊 主 教 也 曾 介 紹 我 為 公 教 真 理 學 會 翻 譯 書 籍 , 每 次 通 信 , 也 嚴 厲 地 指 出 我 的 錯 字 , 總 而 言 之 , 是 愛 蘐 、 提 攜 ! 楊 主 教 認 識 的 人 極 多 , 得 他 幫 忙 的 人 自 然 也 是 無 數 。 就 算 一 般 教 友 , 每 次 聽 他 彌 撒 的 講 道 , 也 會 體 會 到 主 教 的 赤 誠 關 懷 和 愛 護 。 楊 主 教 一 生 為 明 愛 奉 獻 自 己 , 他 為 明 愛 專 上 學 院 升 格 成 為 天 主 教 大 學 出 盡 了 努 力 。 明 愛 對 社 會 弱 勢 社 群 的 服 務 , 也 是 楊 主 教 和 他 的 圑 隊 的 耕 耘 成 果 。 我 相 信 楊 主 教 接 受 香 港 主 教 任 命 時 已 經 知 道 自 己 的 身 體 狀 況 , 但 為 了 教 區 的 需 要 , 他 毅 然 承 擔 下 來 , 黙 黙 肩 負 著 重 擔 , 直 到 最 後 一 口 氣 。

楊 主 教 的 一 生 , 無 論 在 任 何 席 位 : 堂 區 、 聖 神 修 院 、 明 愛 、 教 區 , 都 留 下 了 令 人 深 深 懷 念 的 蹤 跡 ; 楊 神 父 , 我 還 是 想 這 樣 稱 呼 你 , 願 天 父 賜 你 安 息 , 內 中 自 有 世 上 找 不 到 的 平 安 、 喜 樂 和 安 慰 , 他 日 在 天 父 的 家 , 我 們 可 再 握 手 言 笑 。

2019 年 2 月 3 日
 

 

悼楊鳴章主教
並賦詩二首以表憂思
徐錦堯

其 一 : 修 道 成 德 十 分 難 , 堅 持 理 想 百 分 艱 ; 自 古 賢 愚 終 作 土 , 一 生 功 過 奉 天 顏 。

甘 地 有 名 言 :My life is my message; 楊 主 教 也 可 以 説 : 我 的 生 命 才 是 我 的 審 判 , 不 是 世 上 悠 悠 之 口 。

其 二 : 善 牧 持 家 愛 意 濃 , 為 民 為 教 鞠 盡 躬 ; 得 失 從 來 皆 夢 幻 , 始 知 生 命 太 匆 匆 。

楊 主 教 以 教 會 為 家 , 並 為 之 鞠 躬 盡 瘁 ; 網 上 有 人 對 他 不 滿 , 但 「關 公 也 有 對 頭 人」 , 耶 穌 又 何 嘗 能 取 悦 所 有 人 ? 想 起 了 李 煜 的 《相 見 歡》 : 「林 花 謝 了 春 紅 , 太 匆 匆 ! 無 奈 朝 來 寒 雨 晚 來 風」 。 楊 主 教 的 風 雨 真 不 少 啊 !

終 於 , 楊 主 教 走 了 ! 我 第 一 秒 想 到 的 是 孔 子 探 望 患 重 病 的 學 生 冉 伯 牛 時 的 感 歎 : 「斯 人 也 , 而 有 斯 疾 也 !」 這 麼 好 的 一 個 人 , 為 甚 麼 會 患 上 這 種 致 命 的 惡 疾 呢 !

傳 説 他 去 年 向 教 宗 述 職 時 , 曾 表 達 了 對 中 國 和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正 面 觀 察 , 為 後 來 教 宗 方 濟 各 的 《致 中 國 天 主 教 信 友 及 普 世 教 會 文 吿》 提 供 了 一 些 積 極 和 充 滿 希 望 的 因 素 。

他 對 唱 國 歌 的 正 面 態 度 , 和 肯 為 窮 人 「折 腰」 的 胸 襟 , 即 最 近 不 斷 傳 出 的 他 的 名 言 : 要 關 心 the last, the least, the lost; 我 不 怕 僭 越 而 自 詡 和 他 的 看 法 是 「英 雄 所 見 略 同」。

他 作 了 香 港 正 權 主 教 後 的 第 一 次 「祝 聖 聖 油」 時 , 我 和 他 互 祝 平 安 , 並 悄 悄 對 他 説 : 「我 好 喜 歡 你 今 天 的 講 道 , 簡 而 精 !」 他 報 以 會 心 的 微 笑 。

無 論 如 何 , 我 會 衷 心 的 祈 禱 : 「主 教 兄 弟 , 安 息 吧 ! 為 我 代 檮 ! 也 為 我 們 的 教 區 代 禱 ! 讓 「薪 盡 火 傳」 , 永 遠 傳 下 去 !

2019 年 2 月 3 日


, 楊鳴章著, 公教真理學會, 1988.
冰燒, 香港, 1995.
室外誌, 楊鳴章著, 苗苗堂, 2003.
˙塞路上的足跡--記保祿的第二次傳教旅程, 楊鳴章著, 香港明愛成人及高等教育服務, 2004.
我要給你們牧者--天主教香港教區李斌生輔理主教楊鳴章輔理主教夏志誠輔理主教祝聖禮儀 [圖片集], 2014.
鮑思高家庭通訊268期, 2019.
聖瑪加利大堂堂區通訊 第577期, 2019.
The Gateway Issue 78, The Hong Kong Lasallian Family , 2019.
起行伊始--懷念楊鳴章主教, 聖十字架堂-太古城彌撒中心編輯小組 , 公教報, 2019.




又見京滬--公教報, 1985年4月26日至1985年7月12日
教宗任命楊鳴章李斌生夏志誠  出任香港輔理主教 輔助湯漢樞機教務--公教報, 2014712
教宗任命楊鳴章李斌生夏志誠  出任香港輔理主教 八月三十日行祝聖禮--公教報, 2014720
Three new bishops act of faith in future--Sunday Examiner, 20 July 2014
楊鳴章李斌生夏志誠晉牧  香港教區增添三位輔理主教--公教報, 201497
Three bishops ordained for the diocese of Hong Kong--Sunday Examiner, 7 September 2014
教區慈悲禧年閉慕感恩祭  教廷宣布楊鳴章出任助理主教--公教報, 20161120
Coadjutor bishop for diocese--Sunday Examiner, 20 November 2016
湯漢樞機榮休  楊鳴章接任香港主教--公教報, 201786
New bishop for Hong Kong--Sunday Examiner, 6 August 2017
楊鳴章履任香港主教  教區祈福彌撒顯共融--公教報, 2017813
Bishop Yeung speaks at installation Mass--Sunday Examiner, 13 August 2017
2017年履任主教慶典
楊鳴章主教牧函及文稿
【在地若天】專欄
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逾越聖祭,教友送別最後一程
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安息主懷
Bishop of Hong Kong passes away at 73
【特稿】致力基督徒合一的龔聖美,懷念楊鳴章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