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POMATI, Peter SDB
武幼安神父

 

* 1906  11  15 日在意大利 (Italy) 利雅拿 (Lignana) 出生
* 1924 年來華
* 1925 年 1 月 29 日在中國河西 (Huxi) 發願
* 1931
年 5 月 30 日在香港晉鐸
* 1994
 3  27 日在香港逝世

# 按照慈幼會網頁資料為準

Father Peter Pomati, S.D.B.
R.I.P.

Father Peter Pomati, SDB, passed away peacefully at 2:30am on 27 March 1994 in St. Pauls Hospital, Hong Kong. He was 88 years of age.

Father Pomati was born in Lignana, Italy, on 15 November 1906. As a young man he entered the Society of the Salesians of Don Bosco and was sent to China for his religious training. He was professed in Hosai, Shiuchow, on 29 January 1925 and after his philosophical and theological studies, was ordained a priest in Hong Kong on 30 May 1931.

For seventy years he has worked in Shiuchow, Shanghai, Macau, Hong Kong and Taiwan.

A Prayer vigil for the deceased was held at the Hong Kong Funeral Home, North Point, on Tuesday 29 March at 8pm and a Requiem Mass was offered on Wednesday 30 March at 10am at Christ the King Chapel, Causeway Bay, Burial followed in the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8 April 1994

 

慈幼會老將又損一位
武幼安神父魂歸天國

鮑 思 高 慈 幼 會 會 士 武 幼 安 神 父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三 月 廿 七 日 凌 晨 二 時 三 十 分 在 香 港 聖 保 祿 醫 院 蒙 主 寵 召 , 平 安 去 世 。 武 神 父 聖 名 伯 多 祿 , 享 年 八 十 八 歲 。 去 世 後 於 三 月 廿 九 晚 八 時 在 香 港 殯 儀 館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三 十 日 上 午 十 時 在 銅 鑼 灣 耶 穌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殯 葬 追 思 彌 撒 。 禮 畢 出 殯 , 至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安 葬 。 是 日 參 與 共 祭 的 神 父 及 參 禮 執 紼 的 教 友 頗 多 。 對 這 位 在 華 忠 誠 服 務 五 十 多 年 的 武 神 父 之 去 世 , 深 感 哀 痛 。

武 神 父 , 意 大 利 人 , 一 九 二 四 年 來 華 接 受 培 訓 , 一 年 後 在 韶 關 河 西 發 願 。 一 九 三 一 年 在 香 港 晉 鐸 後 , 先 至 韶 關 , 後 至 上 海 、 澳 門 、 香 港 及 台 灣 等 地 服 務 。 武 神 父 為 人 謙 和 , 對 文 字 傳 教 也 有 不 少 貢 獻 , 為 中 國 教 會 造 福 不 小。

最 近 香 港 慈 幼 會 在 兩 週 內 損 失 三 位 老 將 , 即 七 十 八 歲 的 田 永 民 神 父 , 八 十 四 歲 的 王 湧 神 父 和 八 十 八 歲 高 齡 的 武 幼 安 神 父 。 該 會 懷 著 沉 痛 之 心 , 請 大 家 為 他 們 的 安 息 祈 禱 。
1994 年 4 月 1 日



悼念武幼安神父

上 月 去 世 的 慈 幼 會 武 幼 安 神 父 , 已 於 三 月 三 十 日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慈 幼 會 中 華 省 會 長 陳 興 翼 神 父 在 武 神 父 殯 葬 彌 撒 中 , 講 了 他 一 生 感 人 簡 歷 。 茲 摘 錄 如 下 :

一、童年
武 神 父 一 九 0 六 年 生 於 意 大 利 , 父 親 擁 有 大 塊 農 地 , 可 稱 相 當 富 有 。 誕 生 後 三 天 領 洗 , 取 名 伯 多 祿 。 在 家 鄉 讀 完 小 三 , 即 入 附 近 的 慈 幼 會 學 校 , 一 九 一 八 年 轉 入 杜 林 , 由 鮑 思 高 神 父 首 創 的 母 院 攻 讀 中 學 。 在 這 所 充 滿 宗 教 氣 氛 、 家 庭 精 神 、 歡 樂 、 虔 敬 、 純 潔 的 學 校 , 培 養 了 他 的 修 道 聖 召 。 中 學 畢 業 後 便 入 慈 幼 會 , 並 被 派 到 中 國 傳 教 。

一 九 二 四 年 一 月 六 日 到 澳 門 慈 幼 會 的 遠 東 會 院 ── 聖 母 無 原 罪 學 校 。 當 時 他 不 到 十 八 歲 , 可 是 意 志 堅 強 , 願 奉 獻 一 生 為 天 國 、 為 中 華 子 女 服 務 。

二、培訓
武 神 父 雖 非 中 國 土 生 , 卻 在 中 國 土 長 ; 修 道 、 晉 鐸 的 各 階 段 培 訓 , 都 在 中 國 。 最 先 在 粵 北 韶 關 的 河 西 接 受 初 學 培 訓 , 一 九 二 五 年 一 月 廿 九 日 矢 發 聖 願 , 後 在 河 西 和 澳 門 攻 讀 哲 學 , 差 不 多 於 同 時 也 管 理 學 生 , 澳 門 的 無 原 罪 學 校 和 韶 關 的 勵 群 中 學 , 是 年 輕 武 幼 安 修 士 的 工 作 園 地 。 韶 關 的 雷 鳴 道 主 教 特 別 關 心 和 寵 愛 這 一 群 年 輕 的 修 士 , 稱 他 們 為 自 己 的 「紅 衣 修 士 」。

一 九 二 七 年 至 一 九 三 一 年 期 間 , 先 後 在 澳 門 和 香 港 繼 續 進 修 神 學 , 一 九 三 一 年 五 月 三 十 日 在 香 港 主 教 座 堂 晉 鐸 。

武 神 父 有 學 言 語 的 天 才 , 且 能 讀 、 能 講 、 能 寫 中 文 , 相 當 流 利 。

兩 位 神 長 對 他 的 影 響 特 別 深 厚 : 一 是 雷 鳴 道 主 教 , 他 於 一 九 三 0 年 二 月 為 主 殉 道 後 , 武 神 父 即 努 力 收 集 其 殉 難 史 實 和 生 平 嘉 言 懿 行 , 對 雷 公 冊 封 為 真 福 的 手 續 程 序 貢 獻 很 大 。 二 是 畢 少 懷 神 父 ; 他 先 是 武 修 士 的 院 長 , 後 是 他 的 會 長 。 從 畢 神 父 的 身 教 、 言 教 中 , 武 神 父 學 習 了 樂 觀 、 友 善 和 熱 愛 中 國 的 精 神 。

三、六十載服務於華南、華東
武 神 父 晉 鐸 後 , 先 服 務 於 澳 門 無 原 罪 學 校 , 後 擔 任 韶 關 勵 群 中 學 的 教 務 主 任 和 院 長 。 抗 戰 時 期 , 他 被 調 往 上 海 , 任 楊 樹 浦 聖 鮑 思 高 堂 主 任 司 鐸 以 及 監 獄 特 派 司 鐸 , 給 不 幸 的 囚 犯 和 死 囚 宗 教 的 慰 藉 。

和 平 後 , 武 神 父 奉 調 香 港 聖 類 斯 中 學 , 那 是 慈 幼 會 在 香 港 的 第 一 所 學 校 。 香 港 淪 陷 時 期 , 外 籍 會 士 被 禁 閉 於 集 中 營 , 校 舍 有 一 段 時 間 被 日 軍 徵 用 , 因 此 學 校 的 校 舍 和 校 務 方 面 都 需 妥 善 整 頓 , 武 神 父 在 那 裡 默 默 耕 耘 了 三 年 , 使 校 務 蒸 蒸 日 上 。

武 神 父 在 來 華 廿 五 年 時 , 才 首 次 回 祖 國 探 親 休 養 。 他 一 方 面 為 中 華 會 省 到 處 募 捐 , 一 方 面 也 奉 教 廷 委 託 , 處 理 了 某 些 教 區 和 修 會 的 一 些 頭 痛 案 件 , 但 對 這 點 他 守 口 如 瓶 。 不 過 教 廷 對 他 的 器 重 是 一 事 實 。

四、服務寶島
一 九 五 三 年 , 武 神 父 被 派 至 寶 島 , 在 華 明 書 局 服 務 。 當 時 他 四 十 七 歲 , 很 快 就 學 會 了 國 語 。

一 九 五 六 年 調 回 香 港 , 任 中 華 會 省 財 務 長 達 十 一 年 之 久 。 當 時 中 華 會 省 包 括 港 澳 台 、 菲 律 賓 和 越 南 , 各 項 事 業 都 急 待 發 展 ; 會 省 經 濟 困 難 。 武 神 父 即 設 法 在 意 大 利 尋 找 恩 人 , 支 持 會 省 。

一 九 六 七 年 武 神 父 被 調 至 台 北 , 擔 任 聖 鮑 思 高 堂 首 任 主司 鐸 。 翌 年 兼 任 會 院 院 長 。

五、慈幼出版社
對 文 化 傳 教 和 出 版 事 業 , 武 神 父 似 有 特 別 天 份 。 早 在 上 海 當 本 堂 神 父 時 , 已 有 機 會 出 版 一 些 小 冊 子 。 當 香 港 聖 類 斯 中 學 校 長 時 , 學 校 有 印 刷 工 場 , 他 便 編 印 一 些 小 冊 子 , 後 在 台 北 華 明 書 局 只 服 務 了 三 年 便 調 回 香 港 工 作 , 後 再 回 台 灣 工 作 時 , 良 機 就 到 了 。

因 當 時 海 關 檢 查 海 外 進 入 的 書 刊 , 很 嚴 很 慢 , 致 使 從 羅 馬 總 部 和 香 港 會 區 辦 事 處 寄 來 的 會 士 通 訊 , 鮑 思 高 家 庭 通 訊 等 刊 物 經 常 延 誤 , 致 與 修 會 中 心 脫 節 。 另 一 方 面 , 會 省 從 台 南 調 來 了 畢 熾 生 神 父 , 他 對 文 字 傳 教 頗 感 興 趣 , 真 是 萍 水 相 逢 , 於 是 在 一 九 七 0 年 成 立 了 「慈 幼 出 版 社」 , 作 為 美 國 紐 約 母 社 在 台 灣 的 分 社 。 是 年 只 出 版 了 兩 本 小 冊 子 , 以 後 逐 年 發 展 , 到 一 九 九 一 年 四 月 武 神 父 榮 休 時 , 共 出 版 了 聖 人 傳 記 、 公 教 叢 書 、 禮 儀 書 籍 、 青 年 叢 書 、 教 育 叢 書 、 小 說 叢 書 等 共 約 147 本 書 籍 !

這 說 明 武 神 父 視 野 很 廣 , 抱 負 很 大 , 好 像 要 包 羅 萬 有 。 他 與 意 大 利 杜 林 的 「基 督 教 義 出 版 社」 和 「國 際 出 版 社」 , 建 立 良 好 的 關 係 , 免 費 取 得 版 權 , 把 名 書 譯 成 中 文 。 又 成 立 了 一 個 翻 譯 網 , 會 內 外 不 少 人 都 樂 意 與 他 合 作 。 為 維 持 龐 大 的 稿 費 、 印 刷 費 和 行 政 費 等 , 他 成 立 了 一 個 恩 人 團 , 與 他 們 經 常 保 持 聯 絡 。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退 休 時 , 約 有 一 萬 四 千 人 之 多 ! 一 九 九 三 年 聖 誕 節 前 他 發 出 了 八 千 五 百 封 信 和 賀 卡 , 其 中 雖 有 五 百 封 因 死 亡 和 搬 遷 無 法 遞 寄 而 退 回 , 其 他 不 少 人 都 捐 贈 了 善 款 !

在 出 版 的 的 許 多 書 籍 中 , 「慈 父 與 導 師」 ── 聖 若 望 鮑 思 高 傳 記 , 是 他 親 自 翻 譯 的 ; 悼 念 真 福 雷 鳴 道 主 教 和 高 惠 黎 神 父 的 「血 染 連 江 邊」 及 「真 福 李 納 德」 都 是 他 以 愛 心 編 寫 的 。 「與 主 密 談」 全 套 六 卷 是 部 暢 銷 的 默 想 材 料 , 慈 幼 出 版 社 可 說 是 靠 它 成 名 的 。 「青 年 良 友」 、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內 修 生 活」 、 「慈 幼 會 母 院 史」 ──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回 憶 錄 」、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人 性 及 聖 德 的 巔 峰」 等 書 , 對 介 紹 鮑 思 高 神 父 的 精 神 貢 獻 很 大 。 當 他 談 及 「我 們 想 看 看 耶 穌」 這 本 小 冊 子 時 , 你 可 體 驗 到 他 的 喜 樂 和 興 奮 , 這 正 代 表 著 他 從 事 出 版 事 業 的 理 想 和 熱 忱 : 想 把 基 督 的 真 、 善 、 美 傳 播 給 全 世 界 的 炎 黃 子 孫 。

六、退而不休
八 十 年 代 末 期 , 武 神 父 的 健 康 開 始 衰 退 。 兩 種 矛 盾 的 心 情 衝 擊 他 : 一 方 面 還 想 繼 續 推 廣 善 書 , 另 方 面 他 的 健 康 需 要 特 別 照 顧 , 心 理 上 間 歇 有 頹 喪 的 時 刻 : 危 機 一 過 , 他 又 重 整 旗 鼓 , 自 己 安 慰 自 己 , 又 鼓 勵 他 人 , 「不 要 怕 , 勇 往 直 前 。」 長 上 也 不 想 強 迫 他 進 入 修 會 安 排 年 長 會 士 頤 養 晚 年 的 「少 懷 之 家」 。 一 九 九 一 年 三 月 , 參 與 了 他 的 老 同 學 蕭 希 哲 神 父 的 葬 禮 後 , 含 著 滿 眶 熱 淚 , 要 求 會 長 調 他 到 「少 懷 之 家」 , 但 仍 協 議 要 繼 續 兩 項 工 作 : 一 是 當 「慈 幼 出 版 社」 的 顧 問 , 跟 進 幾 本 尚 在 翻 譯 或 校 對 過 程 中 的 書 籍 , 二 是 繼 續 保 持 與 恩 人 聯 絡, 向 他 募 捐 善 款 , 不 僅 為 支 持 「慈 幼 出 版 社」 , 也 為 支 持 會 省 , 尤 其 在 台 灣 的 傳 教 事 業 。

一 九 八 四 年 新 落 成 的 聖 若 望 鮑 思 高 堂 , 建 築 費 達 新 台 幣 一 千 八 百 萬 元 之 鉅 , 而 其 中 半 數 由 武 神 父 捐 來 。 由 一 塊 農 田 至 一 座 堂 皇 壯 麗 的 教 堂 , 自 己 能 貢 獻 一 臂 之 力 , 其 中 辛 酸 和 喜 樂 , 他 知 道 和 感 受 得 最 清 楚 !

一 九 九 一 年 四 月 二 十 日 , 聖 鮑 思 高 堂 區 隆 重 慶 祝 了 武 神 父 的 晉 鐸 金 禧 。 廿 六 日 , 武 神 父 靜 俏 俏 地 , 只 帶 著 一 萬 四 千 位 恩 人 的 地 址 離 開 了 他 曾 服 務 了 廿 七 年 的 台 灣 , 搬 入 「少 懷 之 家」 , 繼 續 默 默 做 校 對 和 通 訊 等 工 作 。 一 九 九 一 年 九 月 , 「讚 頌 上 主 ── 明 瞭 聖 詠 祈 禱 的 方 法」 出 版 和 發 行 。

因 著 地 區 和 工 作 的 關 係 , 自 一 九 六 七 年 起 , 武 神 父 只 能 生 活 在 一 個 人 數 渺 少 的 慈 幼 會 團 體 裡 , 間 中 南 下 與 台 南 和 潮 州 的 慈 幼 會 士 滙 合 , 難 得 有 一 般 大 團 團 的 熱 鬧 氣 氛 , 這 是 他 精 神 上 的 一 大 痛 苦 。 加 入 「少 懷 之 家」 後 , 起 居 飲 食 及 早 晚 的 共 同 祈 禱 都 很 有 規 律 , 間 中 有 會 士 和 校 友 來 探 訪 他 , 他 總 是 熱 情 接 待 。 他 的 運 動 就 是 養 雞 每 天 清 晨 去 收 集 雞 蛋 。 他 的 晚 年 可 說 是 「自 強 不 息 , 退 而 不 休 , 其 樂 融 融」 。 好 一 個 模 範 和 快 樂 的 會 士 !

七、息勞歸主
今 年 三 月 二 日 , 武 神 父 經 受 一 個 輕 微 的 爆 血 管 , 跌 斷 了 左 臂 和 左 腿 。 醫 生 以 鋼 釘 箍 住 了 斷 腿 , 不 成 大 問 題 , 可 是 呼 吸 系 統 卻 出 了 問 題 。 醫 生 在 他 喉 嚨 開 了 一 個 小 洞 , 使 呼 吸 較 為 舒 服 , 但 腹 部 卻 澎 脹 。

三 月 廿 五 日 下 午 五 時 半 , 會 長 與 台 南 金 充 威 院 長 去 探 望 他 , 把 台 北 陳 茲 新 院 長 神 父 帶 來 的 台 灣 新 出 郵 票 , 遞 給 他 看 , 他 即 伸 手 握 住 信 封 ; 這 是 他 與 恩 人 保 持 聯 絡 的 信 物 。 我 們 一 起 祈 禱 , 他 還 可 舉 手 劃 十 字 聖 號 。 翌 日 晚 上 , 他 已 不 能 講 話 , 但 神 智 清 醒 , 會 長 問 他 「您 覺 得 痛 苦 嗎 ?」 武 神 父 搖 頭 。 「您 有 什 麼 要 求 嗎 ?」 他 再 搖 頭 。 「明 天 是 聖 枝 主 日 , 慶 祝 基 督 光 榮 進 入 耶 路 撒 冷 , 請 把 您 的 痛 苦 獻 給 耶 穌 , 為 教 會 、 修 會 和 中 華 會 省 的 需 要 。」 他 點 頭 表 示 接 納 。 我 們 一 起 祈 禱 , 他 只 能 微 動 口 唇 了 。

廿 七 日 , 凌 晨 二 時 三 十 分 , 武 神 父 即 息 勞 歸 主 。 廿 九 晚 在 香 港 殯 儀 館 舉 行 守 靈 祈 禱 。 三 十 日 上 午 在 耶 穌 君 王 小 堂 , 為 武 神 父 奉 獻 殯 葬 追 思 彌 撒 , 由 胡 振 中 樞 機 主 教 主 祭 , 總 會 長 代 表 特 派 視 察 員 潘 傑 誠 神 父 襄 禮 , 幾 十 位 神 父 共 祭 , 參 禮 者 有 修 士 、 修 女 、 協 進 會 會 員 、 校 友 及 學 生 代 表 等 。 到 墳 場 安 葬 時 , 在 武 神 父 所 作 , 由 他 的 同 會 兄 弟 和 校 友 頌 唱 的 「青 年 慈 父 鮑 思 高」 歌 聲 中 , 棺 柩 緩 慢 地 下 降 墓 穴 。
1994 年 4 月 15 日

 

悼念我所敬愛的武幼安神父
章德丞

今 年 三 月 三 十 日 , 在 學 校 避 靜 時 , 突 然 聽 到 一 位 神 父 說 , 武 幼 安 神 父 已 在 大 前 日 逝 世 了 , 並 已 下 葬 。 這 消 息 有 如 霹 靂 一 般 , 使 我 呆 了 好 一 陣 子 。

記 得 當 初 和 武 鐸 相 識 於 台 北 鮑 思 高 堂 。 那 時 我 只 有 十 三 歲 。 因 著 他 那 慈 祥 的 笑 容 , 和 誠 懇 的 邀 請 , 很 快 我 們 成 了 忘 年 之 交 。 幾 乎 每 個 週 末 都 可 以 在 武 神 父 的 辦 公 室 找 到 我 的 蹤 跡 , 不 論 早 上 、 下 午 、 傍 晚 , 甚 至 新 年 的 晚 上 我 都 見 到 他 在 他 會 院 的 辦 公 室 裡 埋 頭 寫 作 。 倘 大 的 辦 公 室 放 著 一 個 個 擺 滿 書 本 的 鐵 架 , 而 他 的 案 頭 總 是 積 放 著 一 堆 堆 的 信 件 。 武 神 父 不 喜 歡 勞 煩 別 人 , 有 幾 次 他 一 顛 一 簸 地 拿 著 一 箱 箱 的 書 要 放 在 比 他 還 要 高 的 鐵 架 上 , 我 見 了 便 連 忙 搶 過 來 效 勞 。 他 總 是 說 : 「真 不 好 意 思 , 又 要 勞 煩 我 的 小 客 人 了 , 人 老 了 , 真 是 沒 用 。」 他 唯 一 一 次 主 動 要 我 幫 忙 的 是 有 個 晚 上 , 他 要 離 開 座 椅 , 去 廁 所 , 但 因 腰 痛 無 法 起 來 , 最 後 他 只 好 大 聲 叫 喚 我 來 幫 忙 。 當 時 我 勸 他 多 點 休 息 , 他 嘆 了 一 聲 說 : 「我 已 老 了 , 但 還 有 這 麼 多 信 件 要 回 覆 , 書 也 要 出 版 , 我 不 能 停 頓 啊 !」 不 但 工 作 上 是 這 樣 , 生 活 上 也 是 這 樣 。 好 幾 次 我 見 到 他 一 個 人 乘 車 去 買 日 用 品 。 在 台 北 繁 忙 的 商 業 區 中 , 他 行 走 又 不 便 , 而 且 是 雙 手 提 著 兩 大 袋 日 用 品 的 老 人 家 , 就 算 上 落 車 也 很 困 難 。 但 他 遇 見 我 時 總 是 風 趣 地 向 我 笑 著 說 : 「自 己 親 自 買 東 西 可 以 多 抽 些 油 水 。」 有 一 個 週 末 , 聖 堂 對 面 的 商 業 大 廈 在 維 修 時 , 有 一 條 很 長 的 電 線 掉 在 聖 堂 幼 稚 園 的 操 場 上 。 武 神 父 在 二 樓 見 到 了 , 認 為 對 小 孩 子 會 造 成 危 險 , 便 馬 上 跑 去 對 面 的 大 廈 交 涉 。 一 連 去 了 兩 次 , 對 方 最 後 終 於 把 那 電 線 拿 走 。 當 時 我 認 為 這 些 事 大 可 由 本 堂 神 父 或 幼 稚 園 的 修 士 等 待 至 下 週 一 才 去 辦 , 但 武 神 父 回 答 了 一 句 話 : 「我 是 一 個 慈 幼 會 會 士 , 這 些 孩 子 就 是 我 的 一 切 , 我 要 他 們 平 平 安 安 。」

後 來 因 健 康 的 緣 故 , 武 神 父 調 回 香 港 休 養 , 而 三 個 月 後 和 家 人 一 起 返 回 澳 門 了 。 所 以 不 能 像 在 台 北 時 每 週 去 探 望 他 了 。 但 我 每 次 去 香 港 和 他 見 面 時 , 仍 然 發 現 他 像 在 台 北 一 樣 , 案 頭 上 堆 滿 了 信 件 , 他 仍 是 不 斷 地 工 作 , 他 見 到 我 總 喜 歡 拉 著 我 的 手 , 一 邊 走 , 一 邊 問 近 況 。 有 時 聽 到 我 說 起 一 些 信 仰 團 體 內 的 矛 盾 時 , 他 總 是 痛 心 地 說 : 「還 好 我 們 沒 有 這 些 事 發 生 , 不 然 怎 麼 對 得 起 鮑 思 高 神 父 和 各 位 先 賢 呢 ?」 不 過 武 神 父 也 很 愛 開 玩 笑 , 每 年 向 他 拜 年 , 他 總 愛 說 : 「你 來 的 不 是 時 候 , 我 武 神 父 只 會 在 『禮 拜 七』 才 派 利 是 的 , 你 下 次 記 得 要 『禮 拜 七』 才 好 來 拜 年 啊 !」

武 神 父 不 但 時 時 把 歡 樂 留 給 我 , 更 是 我 靈 性 生 活 上 、 工 作 上 的 好 導 師 。 記 得 在 台 北 時 , 我 加 入 了 「永 和 天 主 教 青 年 會」 , 擔 任 靈 修 方 面 的 幹 事 。 他 知 道 後 不 斷 送 給 我 一 些 祈 禱 用 的 小 冊 子 、 靈 修 的 書 籍 , 不 然 我 不 能 勝 任 此 職 。 回 澳 門 後 , 我 進 入 了 教 區 修 院 , 一 邊 在 校 求 學 , 一 邊 嘗 試 學 習 跟 隨 基 督 的 生 活 。 武 神 父 知 道 後 , 時 時 送 我 一 些 靈 修 、 聖 經 的 書 籍 , 幫 助 我 在 這 方 面 的 成 長 。 並 且 總 會 向 我 說 一 些 他 和 同 僚 們 的 聖 召 過 程 , 信 仰 生 活 經 驗 等 等 來 激 勵 我 。

我 最 後 一 次 見 到 武 神 父 是 在 他 去 世 前 某 日 。 其 實 當 日 我 滿 懷 心 事 , 有 許 多 說 話 想 和 他 談 。 可 惜 那 天 他 精 神 不 好 , 說 話 也 不 太 清 楚 。 我 只 好 把 想 說 的 話 留 在 心 中 , 留 待 下 次 , 但 可 惜 武 神 父 再 也 聽 不 到 了 。 而 我 也 只 好 把 內 心 的 話 藉 著 一 束 菊 花 在 他 的 墓 前 向 他 細 訴 了 。 幸 運 的 黃 土 啊 , 你 可 知 道 埋 在 你 下 面 的 是 一 位 多 麼 偉 大 的 司 鐸 呢 ?

看 到 武 神 父 躺 在 棺 木 的 照 片 , 胖 胖 的 臉 變 瘦 了 , 淚 水 便 不 停 地 湧 出 , 但 突 然 我 發 現 憔 悴 的 面 容 上 , 依 然 掛 著 我 所 熟 悉 的 那 安 祥 的 微 笑 , 而 且 嘴 吧 還 張 開 了 一 條 縫 。 好 像 對 我 們 這 些 看 著 遺 容 , 不 禁 痛 哭 的 人 歡 呼 著 : 「弟 兄 們 , 我 已 經 見 到 耶 穌 和 鮑 思 高 了 。」 慈 祥 的 武 神 父 啊 ! 乞 求 你 在 天 上 時 時 指 引 我 , 使 我 能 安 然 走 過 我 要 走 的 路 。 希 望 有 一 天 能 在 天 上 收 到 你 那 「禮 拜 七」 才 派 的 利 是 。 亞 孟 。
1994 年 5 月 13 日


鮑思高家庭通訊121期, 1994.
曾在中國服務的慈幼會已亡會士簡史1986-2009, 張冠榮著, 良友之聲出版社, 2009.
In Memoriam A Tribute to the deceased Salesians who worked in China 1986-2009, by Cheung Koon Wing Joseph, Vox Amica Press, 2009.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