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TO, Shing-Cheung Simeon
陶成章神父

* Birth in Kweilin (桂林): [23 February 1926]
* Ordination in Hong Kong: [7 July 1956]
* Arrival in Hong Kong: [4 August 1949]
* Original Diocese: Kweilin
* Death in Hong Kong: [5 July 2018]

* Student in Holy Spirit Seminary: [4 Aug 1949] - [1956]
* O.L. of the Angels Chapel, Ngau Tau Kok: Assistant [15 July 1956] - [1959]
* St. Peter in Chain, Kowloon Tsai: Assistant [October 1959] - [1960]
* O L. Star of the Sea Church, Chai Wan: Vic Coop [1 October 1960] - [1974]
* O.L. Star of the Sea Church, Chai Wan: P.P. [1974] - [1979]
* St. Paul’s Mass Centre, Yaumati: Assistant [1980] - [1981]
* St. Joseph’s Church, Fanling: P.P. [1982] - [1990]
* St. Lawrence’s Church, Li Cheng Uk: Assistant [1991] - [1997]

 

 

陶成章神父八十大壽

服 務 聖 老 愣 佐 堂 的 陶 成 章 神 父 二 月 八 日 慶 祝 八 十 大 壽 , 神 父 當 晚 六 時 半 在 該 堂 舉 行 感 恩 祭 , 出 席 聖 祭 的 信 徒 擠 滿 了 整 座 聖 堂 。

信 徒 當 晚 假 一 酒 樓 筵 開 三 十 四 席 , 出 席 者 包 括 陳 日 君 主 敎 , 一 眾 神 父 修 女 , 陶 成 章 神 父 以 往 服 務 過 的 堂 區 敎 友 等 。 席 間 信 徒 播 放 介 紹 陶 成 章 神 父 牧 職 生 活 的 幻 燈 片 , 還 有 神 父 高 歌 助 慶 , 獲 得 全 場 掌 聲 。

2006 年 3 月 12 日

 


青藏高原之旅
陶成章

香 港 生 活 繁 忙 , 如 能 抽 空 外 遊 , 觀 賞 各 地 風 光 美 景 , 增 廣 見 聞 , 確 是 人 生 樂 事 。 暢 遊 那 遙 遠 而 神 秘 的 青 藏 高 原 , 一 直 是 我 心 中 的 夢 想 。

某 日 李 國 雄 神 父 遞 給 我 數 張 在 西 藏 拍 的 照 片 , 欣 賞 之 餘 , 令 人 羡 慕 不 已 , 心 馳 神 往 , 激 起 了 我 長 久 以 來 的 心 願 。 我 即 説 : 「必 定 要 去 一 次 , 否 則 對 不 起 自 己 。」 他 聽 聞 微 笑 著 説 : 「今 年 你 貴 庚 呀 ? 又 有 心 臟 病 , 需 要 帶 多 少 瓶 氧 氣 才 能 去 到 呢 ?」 真 是 一 語 點 醒 夢 中 人 。 為 健 康 安 全 著 想 , 翌 日 我 就 去 香 港 衛 生 署 旅 遊 服 務 部 聽 取 醫 生 意 見 。 説 來 也 奇 , 醫 生 告 訴 我 , 高 山 症 實 與 年 齡 無 關 , 卻 與 人 體 遺 傳 因 數 有 關 。 年 輕 力 壯 的 人 , 往 往 有 高 山 反 應 , 覺 得 頭 痛 , 反 胃 失 眠 等 , 要 入 院 插 喉 輸 氧 , 因 而 嚇 怕 了 許 多 旅 遊 發 燒 友 , 但 年 長 者 反 而 無 事 。 回 想 起 自 己 曾 經 去 過 約 八 十 個 國 家 , 高 山 湖 海 , 哪 裡 沒 去 過 ? 更 增 添 了 一 份 信 心 。

七 月 十 七 日 , 我 們 就 乘 飛 機 經 西 安 轉 機 到 青 海 省 首 府 西 寧 市 。 一 步 出 機 艙 , 感 覺 清 風 習 習 , 好 不 涼 快 , 方 知 自 己 已 置 身 於 海 拔 二 千 二 百 六 十 公 尺 的 高 原 地 帶 之 上 , 心 情 格 外 愉 悦 。 西 寧 市 只 有 一 座 聖 堂 , 由 內 蒙 古 派 來 的 李 東 升 神 父 主 理 。 十 八 日 主 日 , 我 們 去 參 與 彌 撒 , 全 堂 滿 座 教 友 , 分 開 兩 邊 詠 唱 大 日 課 , 悦 耳 動 聽 令 人 欽 佩 。 彌 撒 前 , 本 堂 神 父 介 紹 我 們 : 八 十 五 歲 高 齡 的 陶 神 父 來 自 香 港 ; 年 輕 的 李 神 父 來 自 山 水 甲 天 下 的 桂 林 ; 中 年 的 高 神 父 可 説 是 我 們 鄰 居 來 自 古 都 西 安 , 教 友 聽 後 都 熱 烈 鼓 掌 歡 迎 。 我 們 來 自 五 湖 四 海 的 教 友 無 論 在 哪 裡 相 聚 , 感 覺 好 似 一 家 人 。

彌 撒 後 與 教 友 寒 喧 , 得 知 有 位 教 友 是 青 藏 列 車 的 司 機 , 他 可 以 代 我 們 去 購 票 及 訂 賓 館 等 事 宜 , 方 便 多 了 。 他 説 : 青 藏 鐵 路 是 當 今 世 界 上 海 拔 最 高 (海 拔 四 千 五 百 公 尺 以 上) 的 鐵 路 , 全 長 一 千 九 百 五 十 六 公 里 , 車 程 廿 五 小 時 。 沿 途 高 寒 缺 氧 , 怕 我 年 紀 大 接 受 不 了 , 建 議 先 到 距 西 寧 八 百 公 里 的 格 爾 木 市 下 車 , 那 裡 有 教 友 接 待 , 適 應 高 原 氣 候 才 去 拉 薩 更 好 。 大 家 就 聽 從 了 他 的 建 議 。

十 九 日 清 早 , 列 車 從 西 寧 徐 徐 開 出 , 爬 上 日 月 山 , 經 過 海 拔 三 千 二 百 公 尺 全 國 最 大 的 鹹 水 青 海 湖 。 青 海 湖 清 澈 見 底 , 圍 繞 湖 邊 的 油 菜 花 倒 影 湖 中 , 霎 時 變 成 了 黃 海 ; 陽 光 下 , 金 光 片 片 , 令 人 陶 醉 。 湖 中 有 座 受 保 護 的 鳥 島 , 春 分 過 後 , 無 數 的 候 鳥 從 南 方 飛 來 繁 殖 , 待 小 鳥 成 長 後 , 再 帶 著 小 鳥 一 起 在 秋 分 時 節 紛 紛 起 飛 , 嘰 嘰 喳 喳 地 飛 回 南 方 過 冬 。 據 説 當 時 之 景 象 幾 乎 可 遮 天 蔽 日 , 何 其 壯 觀 , 可 惜 不 逢 時 節 , 沒 有 眼 福 了 。

格 爾 木 市 位 處 海 拔 約 三 千 公 尺 , 是 柴 達 木 盤 地 之 綠 洲 , 人 口 約 十 多 萬 , 街 道 很 寬 廣 清 潔 ; 沒 有 公 共 汽 車 , 但 的 士 則 廿 四 小 時 有 服 務 , 市 內 一 程 五 元 而 已 , 甚 為 方 便 。 一 位 教 友 的 士 司 機 載 我 們 到 察 爾 漢 鹽 湖 參 觀 , 在 湖 邊 淺 水 間 排 列 著 無 數 的 鹽 柱 , 如 鐘 乳 石 一 般 , 反 射 著 淡 淡 的 光 澤 。 想 起 天 主 用 火 毁 滅 索 多 瑪 城 時 , 羅 德 的 妻 子 違 命 回 頭 觀 看 後 立 即 變 為 鹽 柱 (創 十 九 26) , 現 在 親 眼 看 見 猶 如 親 臨 其 境 , 明 白 多 了 。 格 爾 木 市 教 友 不 多 , 只 有 一 間 小 堂 , 由 一 位 修 女 管 理 。 每 晚 我 們 練 歌 後 才 獻 祭 , 有 講 道 及 分 享 。 藉 著 聖 洗 , 我 們 成 為 天 主 之 子 女 。 兄 弟 同 居 共 處 , 多 麼 美 好 幸 福 (詠 一 三 三 1) 。 在 這 裡 相 處 三 日 , 我 們 真 有 點 依 依 不 捨 。 每 人 獲 教 友 贈 送 抗 缺 氧 的 紅 景 天 兩 大 盒真 是 太 多 謝 了 。

二 十 三 日 早 上 , 我 們 搭 上 從 北 京 開 來 的 列 車 向 西 藏 拉 薩 出 發 , 不 久 進 入 一 望 無 際 的 戈 壁 沙 漠 , 穿 過 崑 崙 山 口 (海 拔 四 千 五 百 公 尺) , 直 向 南 奔 馳 。 沿 途 光 秃 秃 的 崇 山 峻 嶺 , 寸 草 不 生 ; 山 頂 積 雪 , 白 皚 皚 的 終 年 不 融 。 途 中 , 天 空 突 然 烏 雲 密 布 , 雷 聲 轟 轟 , 閃 電 直 撃 到 地 面 , 好 似 在 車 頂 上 發 生 , 大 雨 傾 盆 而 下 , 嚇 死 人 也 。 幸 好 車 廂 是 密 封 的 有 如 飛 機 艙 , 有 驚 無 險 。 不 一 會 , 雨 後 天 晴 , 蔚 藍 的 天 空 又 再 出 現 , 大 自 然 的 變 化 , 不 可 思 議 啊 !

列 車 過 了 海 拔 五 千 二 百 一 十 三 公 尺 的 唐 古 拉 山 , 即 進 入 西 藏 境 內 , 高 度 徐 徐 下 降 , 氧 氣 壓 力 漸 漸 升 高 , 人 們 呼 吸 也 慢 慢 感 到 舒 暢 。 列 車 服 務 員 對 我 説 : 「全 車 只 有 你 是 老 人 家 , 有 高 山 反 應 嗎 ? 有 甚 麼 不 舒 服 ? 我 們 的 列 車 有 醫 生 服 務 。」 我 答 謝 他 的 關 心 説 : 「我 完 全 無 事 。」 他 舉 起 拇 指 讚 我 真 了 不 起 。

進 入 西 藏 之 後 , 經 過 羌 塘 平 原 草 地 , 沿 窗 望 去 , 只 見 無 數 的 白 羊 吃 著 青 草 , 有 的 臥 著 休 息 , 有 的 彼 此 追 逐 , 黑 牦 牛 夾 雜 在 其 中 , 互 不 侵 犯 , 黑 白 相 間 , 真 是 一 幅 美 麗 的 圖 畫 。

終 於 來 到 海 拔 三 千 六 百 五 十 公 尺 高 的 拉 薩 , 得 以 一 睹 舉 世 聞 名 的 布 達 拉 宮 真 面 目 。 它 依 山 而 建 , 氣 勢 恢 宏 , 風 格 獨 特 , 是 世 界 偉 大 宫 殿 之 一 , 即 使 遠 觀 , 也 頓 生 肅 穆 之 心 。 無 奈 參 觀 遊 客 太 多 , 輪 候 費 時 , 遺 憾 沒 有 入 內 參 觀 。 只 有 去 逛 一 逛 公 園 , 博 物 館 , 解 放 紀 念 碑 廣 場 等 地 方 。 每 天 早 晨 成 群 結 隊 的 藏 胞 手 持 念 珠 或 搖 法 輪 , 口 中 喃 喃 有 詞 地 念 經 並 繞 著 布 達 拉 宮 步 行 , 稱 為 「環 禱」 ; 也 隨 時 可 見 到 虔 誠 的 婦 女 五 體 投 地 膜 拜 , 歎 為 觀 止 。

從 抵 達 到 離 開 , 我 們 總 共 在 青 藏 高 原 住 了 九 天 , 感 覺 空 氣 清 涼 乾 爽 (約 十 五 至 廿 五 度) , 沒 有 污 染 , 不 會 出 汗 , 不 必 洗 澡 , 炎 夏 時 節 這 種 環 境 簡 直 不 敢 想 像 。 感 謝 沿 途 有 教 友 招 呼 接 待 , 青 藏 高 原 之 旅 才 能 夢 想 成 真 。

若 讀 者 有 興 趣 一 遊 , 送 君 一 句 青 海 箴 言 : 「七 月 正 好 走 , 行 路 不 要 跑 , 吃 飯 不 要 飽 , 睡 覺 枕 高 好」 。 應 一 站 一 站 來 讓 身 體 適 應 高 原 環 境 ; 那 裡 能 見 度 極 高 , 紫 外 光 特 強 , 宜 穿 長 袖 外 套 , 戴 太 陽 鏡 。 切 忌 著 涼 感 冒 , 引 致 肺 水 腫 , 那 就 可 大 可 小 了 。 保 持 身 心 愉 快 , 切 勿 緊 張 , 相 信 你 的 青 藏 之 旅 也 是 可 以 實 現 的 。

2010 年 9 月 19, 26 日

 

 

山東朝聖旅行記
陶成章

山 東 省 位 於 黃 河 下 游 , 山 東 半 島 是 渤 海 與 黃 海 的 分 界 處 , 扼 海 峽 咽 喉 , 成 為 保 衛 首 都 北 京 的 重 要 海 防 門 戶 。 中 國 儒 家 文 化 之 城 —— 曲 阜 三 孔 及 五 嶽 之 首 —— 泰 山 等 明 勝 古 跡 , 亦 源 遠 流 長 。 帶 著 內 心 的 嚮 往 , 同 一 班 知 己 好 友 組 圑 前 往 朝 聖 旅 行 , 現 將 所 見 所 聞 與 讀 者 分 享 。

首 日 下 午 , 我 們 安 抵 濟 南 機 場 。 時 值 冬 月 , 寒 風 呼 呼 , 但 絲 毫 沒 有 影 響 我 們 的 興 致 。 我 們 甫 出 機 場 就 即 去 朝 聖 的 首 站 —— 耶 穌 聖 心 主 教 座 堂 。 一 座 哥 德 式 建 築 呈 現 在 我 們 眼 前 , 此 教 堂 坐 東 朝 西 , 前 有 三 個 拱 形 大 門 , 上 面 層 層 雕 花 , 精 美 華 麗 , 兩 側 的 鐘 樓 高 高 的 聳 起 與 後 面 的 兩 座 尖 塔 , 互 相 對 應 , 更 突 顯 出 整 座 大 堂 的 宏 偉 壯 觀 。 在 那 裡 我 們 獻 上 了 首 台 彌 撒 , 以 感 謝 天 主 對 我 們 的 眷 顧 , 圑 友 紛 紛 奉 上 捐 獻 。 彌 撒 後 , 張 主 教 與 本 堂 神 父 熱 誠 招 待 我 們 , 每 人 獲 贈 一 本 濟 南 教 區 七 十 間 聖 堂 的 畫 冊 , 圖 文 並 茂 , 值 得 留 念 。 主 教 説 中 國 近 年 來 經 濟 的 強 勁 發 展 , 人 民 豐 衣 足 食 , 但 心 靈 空 虚 , 極 需 要 教 會 的 靈 性 培 育 ; 要 做 的 工 作 仍 很 多 , 他 希 望 我 們 香 港 教 友 多 來 交 流 , 互 相 代 禱 ; 我 們 也 吿 訴 他 們 , 普 世 教 會 對 國 內 的 教 會 也 很 關 注 及 支 持 。

次 日 清 早 , 我 們 就 一 路 驅 車 向 南 , 約 十 點 抵 達 曲 阜 三 孔 (即 孔 廟 , 孔 府 , 孔 林) 。 孔 廟 的 大 成 殿 中 有 一 尊 孔 子 塑 像 , 莊 嚴 肅 穆 , 令 人 心 生 敬 仰 。 廟 前 的 石 柱 盤 龍 雕 刻 , 精 巧 神 奇 , 不 可 思 議 。 每 年 的 孔 子 誕 辰 , 民 間 社 圑 穿 上 古 裝 在 此 舉 行 隆 重 的 敬 孔 儀 式 。 孔 子 (西 元 前 五 五 一 年 — 四 七 九 年) , 是 中 國 古 代 最 偉 大 的 思 想 家 和 教 育 家 。 晚 年 退 居 魯 國 後 設 館 收 徒 , 從 事 平 民 教 育 。 相 傳 有 弟 子 三 千 , 有 成 就 的 七 十 餘 人 。 死 後 二 七 九 年 始 為 漢 武 帝 封 他 為 至 聖 先 師 , 領 文 武 百 官 拜 祭 。

孔 廟 西 面 即 為 孔 府 , 有 四 百 餘 間 廳 房 , 是 孔 子 世 代 子 孫 引 以 為 榮 之 宮 府 。 在 文 化 大 革 命 時 , 紅 衛 兵 欲 焚 燒 毀 滅 , 請 示 周 恩 來 總 理 , 他 説 孔 府 雖 是 惡 霸 地 主 之 府 第 , 夷 為 平 地 也 不 足 惜 , 只 不 過 這 是 罪 惡 之 憑 據 , 留 給 後 代 去 咒 罵 吧 ! 才 免 於 難 , 迄 今 仍 保 持 原 狀 。 正 是 周 恩 來 的 過 人 智 慧 , 才 使 這 一 寶 貴 遺 產 流 芳 千 古 。 孔 林 距 孔 府 一 箭 之 地 , 步 行 可 達 , 是 孔 子 及 其 後 代 之 墓 地 , 佔 地 甚 廣 , 數 百 年 的 古 樹 , 到 處 可 見 。 孔 墓 上 刻 有 「大 成 至 聖 文 宣 王 墓」 石 碑 。 我 們 見 到 韓 國 遊 客 在 墓 前 五 體 投 地 地 膜 拜 , 令 人 敬 佩 。 可 見 孔 子 的 儒 家 思 想 對 鄰 國 影 響 深 遠 。

踏 入 第 三 天 , 陽 光 普 照 , 氣 溫 卻 零 下 三 度 。 團 友 們 穿 上 羽 絨 褸 , 全 副 「武 裝」 上 陣 , 原 來 是 登 泰 山 也 。 到 達 中 天 門 , 白 皚 皚 的 積 雪 隨 處 可 見 , 圑 友 興 奮 莫 名 , 覺 得 稀 奇 , 紛 紛 拿 起 那 冰 冷 的 積 雪 , 互 相 擲 拋 。 泰 山 由 地 殼 變 動 而 成 , 有 廿 八 億 年 歷 史 , 位 於 東 夷 平 原 , 海 拔 一 千 五 百 四 十 公 尺 。 登 上 日 觀 峰 , 居 高 臨 下 。 一 望 無 際 , 正 所 謂 「登 泰 山 而 小 天 下」 也 , 豪 氣 之 情 溢 滿 於 胸 。 歷 代 皇 帝 都 有 登 上 泰 山 , 祈 求 上 天 保 佑 國 泰 民 安 。 一 九 八 七 年 泰 山 被 列 為 世 界 自 然 遺 產 , 每 年 登 山 人 眾 超 過 一 千 萬 人 次 , 屬 頂 級 旅 遊 景 點 , 不 可 錯 過 。

第 四 天 , 在 濰 坊 耶 穌 聖 心 堂 開 完 彌 撒 後 , 逛 市 區 時 見 到 街 道 上 都 以 風 箏 作 裝 飾 , 方 知 潍 坊 是 工 藝 城 市 , 被 稱 為 風 箏 之 都 。 它 也 是 空 軍 基 地 , 轟 隆 隆 的 軍 機 不 時 從 頭 頂 掠 過 。 早 些 時 候 美 日 兩 國 在 黃 海 作 軍 事 演 習 , 我 國 軍 機 頻 頻 出 海 警 吿 美 日 別 亂 闖 入 我 國 領 海 , 否 則 後 果 自 負 。

午 餐 在 「潍 坊 百 大 綠 洲 生 態 園」 , 一 踏 入 園 地 , 刹 那 間 好 似 回 到 南 方 , 青 綠 的 花 草 樹 木 , 曲 橋 流 水 , 池 中 游 魚 可 數 ; 上 有 玻 璃 天 幕 , 冬 暖 夏 涼 , 方 知 是 個 巨 大 的 溫 室 公 園 ; 內 有 餐 廳 娛 樂 等 設 施 , 很 有 創 意 。 餐 後 去 蓬 萊 閣 , 它 建 在 渤 海 岸 絕 壁 上 , 是 道 教 的 殿 宇 。 風 平 浪 靜 時 , 絕 壁 和 殿 宇 倒 影 海 中 , 再 反 射 到 天 空 雲 層 , 很 容 易 形 成 海 市 蜃 樓 。

第 五 天 來 到 青 島 市 , 它 是 三 面 環 海 背 山 的 半 島 , 又 是 水 深 闊 大 的 良 港 ; 氣 候 溫 和 , 冬 天 不 結 冰 , 有 優 良 沙 灘 , 是 馳 名 的 度 假 避 暑 勝 地 。 青 島 於 一 八 九 八 年 因 不 平 等 條 約 被 租 借 給 德 國 , 一 九 一 四 年 第 一 次 世 界 大 戰 爆 發 後 由 日 本 托 管 強 佔 , 直 到 一 九 四 五 年 日 本 無 條 件 投 降 , 方 歸 還 國 土 ; 前 後 經 歷 半 個 世 紀 德 日 文 化 洗 禮 , 青 島 舊 區 建 築 帶 有 鮮 明 的 歐 陸 風 格 。 如 今 青 島 新 發 展 區 處 處 高 樓 大 廈 , 一 片 繁 華 景 象 ; 而 舊 區 依 然 保 持 原 貌 , 不 許 遷 拆 , 頗 有 特 色 。 青 島 街 道 均 以 國 內 各 地 區 或 城 市 而 冠 以 為 名 , 例 如 香 港 街 , 全 長 十 六 公 里 , 繁 忙 時 間 駕 車 經 過 全 程 要 兩 小 時 , 塞 車 難 行 可 想 而 知 。 聖 彌 額 爾 主 教 座 堂 位 於 海 濱 舊 區 浙 江 路 , 六 十 多 公 尺 高 的 哥 德 式 鐘 樓 , 加 上 堂 前 的 大 廣 場 , 就 更 加 顯 得 宏 偉 及 氣 派 ; 新 婚 青 年 常 以 座 堂 作 背 景 拍 結 婚 照 , 可 與 濟 南 的 聖 心 堂 媲 美 哩 。 田 耕 莘 主 教 於 一 九 四 二 年 調 任 青 島 , 並 於 一 九 四 五 年 擢 陞 為 中 國 首 任 樞 機 。 我 們 的 旅 程 也 近 尾 聲 , 楊 慶 松 神 父 帶 領 全 體 圑 友 在 此 堂 獻 上 謝 主 彌 撒 , 修 女 用 管 風 琴 彈 奏 了 幾 首 聖 誕 節 歌 曲 , 真 是 聽 出 耳 油 , 繞 樑 三 日 。 一 問 才 知 該 琴 價 值 一 千 三 百 萬 人 民 幣 , 令 人 咋 舌 。

第 六 天 是 冬 至 , 各 圑 友 盛 載 著 山 東 人 的 熱 情 安 然 回 港 。 旅 程 共 走 了 約 近 二 千 公 里 , 每 日 在 車 上 念 早 晚 課 、 玫 瑰 經 。 唱 聖 歌 或 生 活 分 享 ; 大 家 互 相 照 應既 增 廣 了 見 聞 , 又 加 強 了 信 德 , 獲 益 良 多 。

2011 年 3 月 20, 27 日 

 
 


陶成章晉鐸五十五周年

聖 老 楞 佐 堂 逾 二 百 信 徒 為 慶 祝 教 區 神 父 陶 成 章 晉 鐸 五 十 五 周 年 , 七 月 七 日 在 聖 老 楞 佐 堂 舉 行 謝 恩 拉 丁 禮 大 禮 彌 撒 , 由 陶 神 父 主 禮 。

當 日 謝 恩 彌 撒 以 一 九 六 二 年 的 羅 馬 禮 拉 丁 彌 撒 進 行 , 以 《Tu es Sacerdos(你 是 大 司 祭) 的 聖 詠 作 開 始 。 彌 撒 後 信 眾 與 陶 神 父 聚 餐 ,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亦 有 到 賀 。

現 年 八 十 五 歲 的 陶 成 章 神 父 自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後 , 已 有 逾 四 十 年 未 有 舉 行 拉 丁 彌 撒 , 當 天 得 到 香 港 特 倫 多 禮 儀 團 體 成 員 協 助 彌 撒 進 行 , 另 有 逾 十 位 神 父 參 與 。

2011 年 7 月 24 日 

 

 

福建玫瑰山莊的故事
陶成章

往 歐 洲 及 以 色 列 朝 聖 , 旅 途 遙 遠 , 一 般 教 友 難 以 負 擔 旅 費 , 不 妨 捨 遠 就 近 在 國 內 朝 聖 。 愚 見 首 選 是 福 建 鄭 長 誠 主 教 在 家 鄉 一 手 創 建 的 玫 瑰 山 莊 。

鄭 主 教 是 香 港 華 南 總 修 院 於 一 九 三 二 年 的 首 批 修 士 , 乃 本 人 同 窗 鐸 兄 也 。 在 文 革 時 被 囚 達 廿 九 年 之 久 , 受 盡 飢 餓 之 苦 ; 説 來 也 奇 , 據 説 當 時 有 隻 老 鼠 每 天 偷 來 數 粒 花 生 給 他 充 饑 。 出 獄 後 , 回 鄉 退 隱 , 思 過 補 贖 , 以 謝 聖 母 多 年 照 顧 之 恩 。

一 天 , 基 督 教 堂 轉 給 鄭 主 教 一 尊 來 自 意 大 利 的 玄 義 玫 瑰 聖 母 像 。 原 來 郵 寄 誤 遞 到 他 們 處 , 但 他 們 不 恭 敬 聖 母 , 收 下 也 覺 無 用 。 這 座 聖 母 像 頭 戴 王 冠 , 胸 襟 有 三 朵 玫 瑰 花 , 合 掌 掛 著 念 珠 , 十 分 美 麗 精 緻 , 主 教 自 然 喜 出 望 外 , 欣 然 接 受 。

一 九 九 二 年 冬 , 主 教 寫 了 份 報 吿 書 向 村 委 申 請 購 買 村 後 一 大 片 山 坡 荒 地 興 建 教 會 活 動 中 心 , 久 無 下 文 , 打 電 話 去 諮 詢 , 誰 知 撥 錯 號 碼 , 對 方 竟 然 是 福 州 市 發 展 局 , 説 申 請 買 地 的 事 沒 有 問 題 , 很 快 就 獲 了 批 准 。 以 國 內 的 政 治 形 勢 , 若 不 是 聖 母 幫 忙 , 怎 可 能 成 事 呢 ? 於 是 鄭 主 教 首 次 籌 款 買 地 , 巧 合 的 是 籌 得 的 款 項 不 多 也 不 少 剛 好 夠 支 付 買 地 所 需 ! 一 九 九 三 年 春 開 始 披 莉 斬 棘 , 平 整 土 地 , 動 工 興 建 , 前 後 歷 經 八 年 才 基 本 完 工 。

園 內 景 點 繁 多 , 供 教 友 朝 聖 遊 覽 。 建 有 苦 路 十 六 處 、 納 匝 肋 故 居 、 若 瑟 木 工 坊 ; 還 有 耶 穌 受 洗 之 若 旦 河 、 法 國 露 德 聖 母 岩 泉 水 、 葡 國 花 地 瑪 聖 母 亭 、 羅 馬 伯 多 祿 大 廣 場 、 歷 代 教 宗 二 百 七 十 二 位 人 頭 像 、 耶 稣 君 王 公 園 、 玫 瑰 花 園 的 石 刻 浮 雕 玫 瑰 經 廿 端 , 及 豎 立 於 金 龜 山 上 雙 手 合 十 祈 禱 約 四 米 高 的 玄 義 玫 瑰 聖 母 像 , 最 壯 觀 要 數 那 羅 馬 式 的 玄 義 玫 瑰 聖 母 大 殿 , 三 個 大 圓 頂 , 衝 天 而 立 , 氣 勢 磅 礴 。 鄭 主 教 圖 書 館 , 搜 集 中 外 名 著 約 萬 冊 , 供 教 區 神 職 進 修 及 參 考 ; 還 建 有 修 女 會 院 , 避 靜 招 待 所 等 設 施 相 當 完 善 ……。

玫 瑰 山 莊 , 風 景 秀 麗 , 樹 木 成 蔭 , 有 山 有 水 , 是 旅 遊 朝 聖 , 文 化 交 流 的 縮 影 。 一 九 九 六 年 獲 政 府 批 准 為 宗 教 活 動 中 心 場 所 , 如 今 已 成 為 中 外 聞 名 的 朝 聖 地 , 不 僅 國 內 教 友 絡 繹 不 絕 來 朝 聖 , 海 外 廿 幾 個 國 家 也 都 紛 紛 前 來 , 甚 至 許 多 外 教 人 士 也 來 參 觀 。

某 日 一 位 教 友 邀 請 我 往 玫 瑰 山 莊 朝 聖 並 做 随 團 神 師 , 我 欣 然 應 許 。 來 自 汕 頭 旅 行 社 的 導 遊 是 位 熱 心 教 友 , 笑 口 常 開 , 自 我 介 紹 説 : 「叫 我 亞 跑 就 得 啦 , 因 我 帶 圑 到 處 跑 , 很 容 易 記 得 , 哈 哈 !」 全 團 五 十 人 , 分 為 五 組 , 每 組 負 責 一 天 帶 領 大 家 念 早 晚 課 、 玫 瑰 經 、 彌 撒 中 領 經 及 唱 歌 等 等 。 這 次 我 們 朝 聖 途 經 廈 門 、 福 州 、 漳 州 及 梅 州 等 地 , 一 路 拜 訪 當 地 主 教 並 與 教 友 交 流 , 參 觀 各 地 名 勝 古 跡 , 增 廣 見 聞 , 一 舉 兩 得 , 是 有 益 身 心 的 活 動 , 何 樂 而 不 為 ? 廣 義 來 説 這 絕 對 屬 於 朝 聖 ; 但 看 見 公 教 報 作 者 容 某 撰 文 批 評 旅 行 社 帶 領 教 友 朝 聖 , 吃 喝 玩 樂 多 於 靈 修 , 真 係 一 竹 桿 打 死 一 船 人 。 須 知 現 在 是 甚 麼 時 代 ? 若 要 信 友 好 似 古 時 代 般 刻 苦 耐 勞 , 赤 腳 行 路 , 天 天 守 大 小 齋 等 , 這 種 狹 義 思 維 的 朝 聖 與 現 今 社 會 脱 節 了 。 一 路 上 , 他 同 我 們 分 享 玄 義 玫 瑰 聖 母 在 意 大 利 如 何 有 求 必 應 的 事 跡 , 令 我 們 對 距 福 州 市 廿 七 公 里 外 , 位 於 長 樂 縣 古 槐 鎮 龍 田 村 之 玫 瑰 山 莊 更 為 神 往 。

五 月 八 日 傍 晚 到 達 目 的 地 。 下 榻 修 女 主 辦 的 招 待 所 , 與 修 女 一 齊 用 膳 , 倍 感 親 切 。 飯 後 幫 忙 洗 碗 清 潔 等 等 …… 樂 也 融 融 。 巧 逢 母 親 節 , 我 們 就 去 花 地 瑪 聖 母 亭 念 玫 瑰 經 , 獻 上 玫 瑰 花 一 束 給 我 們 慈 愛 的 好 媽 媽 聖 母 瑪 利 亞 。 翌 日 早 晨 拜 苦 路 , 從 第 一 處 耶 穌 山 園 祈 禱 , 一 路 斜 坡 而 上 , 由 最 年 青 的 一 位 負 著 十 字 架 領 行 , 有 如 親 臨 加 爾 瓦 略 山 跟 隨 耶 穌 上 山 之 感 。 祈 禱 時 都 齊 齊 跪 在 水 泥 路 上 , 年 長 者 膝 蓋 不 靈 活 , 無 奈 只 好 站 著 , 但 仍 堅 持 沿 山 拜 苦 路 , 令 人 感 動 。

進 入 聖 母 大 殿 舉 行 感 恩 祭 , 祭 台 背 景 是 加 爾 瓦 略 山 耶 穌 被 釘 在 十 字 架 上 , 祭 台 前 是 耶 穌 最 後 晚 餐 油 畫 , 彌 撒 聖 祭 就 是 兩 者 的 重 演 。 我 們 朝 聖 的 高 峰 就 是 到 玄 義 玫 瑰 聖 母 亭 祈 禱 , 為 世 界 和 平 、 聖 教 廣 揚 , 尤 其 為 中 國 教 會 共 融 及 個 人 所 需 祈 禱 。 翌 日 各 人 分 享 所 求 , 一 位 圑 友 先 説 : 「我 的 小 女 三 十 歲 尚 未 出 閣 , 求 聖 母 給 她 早 有 歸 宿 , 想 不 到 昨 晚 小 女 來 電 話 説 男 朋 友 促 盡 快 結 婚 , 這 消 息 令 我 一 夜 難 眠 , 喜 極 流 淚 , 又 是 聖 母 有 求 必 應 的 小 故 事 , 多 謝 天 主 。」 圑 友 拍 掌 慶 賀 。

隨 後 參 觀 歷 代 教 宗 人 頭 像 , 只 見 庇 護 十 一 世 頭 上 有 個 光 環 , 原 來 他 被 稱 為 中 國 教 宗 , 首 次 晉 陞 了 六 位 中 國 主 教 , 又 撥 款 建 香 港 華 南 總 修 院 , 栽 培 中 國 神 職 聖 召 , 鄭 主 教 飲 水 思 源 , 加 上 光 環 以 特 顯 其 對 中 國 教 會 的 關 愛 。

最 後 到 露 德 聖 母 岩 取 相 傳 能 治 病 的 聖 水 。 有 一 鄉 紳 母 親 病 重 , 屢 醫 無 效 , 醫 院 證 明 癌 症 末 期 , 只 有 數 天 壽 命 , 在 絕 望 之 際 , 去 求 見 鄭 主 教 聽 説 有 靈 水 可 以 醫 病 , 主 教 説 : 「我 們 只 有 聖 母 泉 水 , 吃 喝 洗 滌 淋 花 都 是 用 它 , 隨 便 取 吧 !」 他 盛 了 一 瓶 回 家 , 給 母 親 喝 了 , 結 果 第 三 天 就 痊 愈 。 鄉 紳 為 報 答 鄭 主 教 , 從 外 面 修 了 條 三 米 寬 的 水 泥 路 直 至 玫 瑰 山 莊 , 出 入 方 便 多 了 。 鄭 主 教 於 二 0 0 七 年 安 息 主 懷 , 安 葬 玫 瑰 山 莊 , 凡 朝 聖 者 都 懷 念 他 的 豐 功 偉 業 。 我 們 的 朝 聖 圑 共 有 十 三 位 長 者 , 彼 此 扶 持 , 蒙 玄 義 玫 瑰 聖 母 在 天 眷 顧 , 全 體 團 友 平 安 返 港 。

2011 年 7 月 31 日 及 8  7

 

 

愛爾蘭英國朝聖有感
陶成章

西 ( )

便

(St. Patrick)

滿 殿 「我 殿 。」 ( 45)

祿

(Belfast) 「鐵 號」

「我 廿 拜, !」

—— 「王 街」 穿

Rosslyn 《達 西 碼》

(York Minster)

(Bath)

「霧 都」 西   西


20121 月 1, 8

 


中風記
陶成章

日, 退

 

「救 !」

便 使 (Caritas ) 尿


20126 月 3 日

 

 

九寨溝黃龍夢幻之旅
陶成章

西

穿 「九 城」

滿

「海」

「紅 天」 「慳 囊」 便 沿 滿

「天 ……」 ( 57) 西
201212 月 30

 



陶成章

便

便

便 使

使 便

「眼 。」 ( 22-23)

便
20141026

 


陶成章神父踏入90大壽
早年病患  求主賜壽多牧人靈

教 區 神 父 陶 成 章 三 月 踏 入 九 十 歲 高 壽 , 這 位 獻 身 侍 主 五 十 九 年 的 牧 者 , 曾 與 家 人 分 開 數 十 載 , 獨 自 在 香 港 修 道 、 晉 鐸 、 服 務 教 會 , 但 他 不 孤 單 , 他 說 : 「我 把 全 部 生 活 獻 給 天 主 , 為 祂 工 作 , 覺 得 很 快 樂 , 一 點 也 沒 感 到 難 過 。」

陶 成 章 神 父 生 於 廣 西 桂 林 湴 田 村 一 個 公 教 家 庭 , 這 可 追 溯 至 一 八 九 八 年 , 當 時 家 族 中 兩 位 伯 父 開 始 認 識 天 主 教 , 信 仰 便 這 樣 傳 遞 起 來 , 現 在 連 他 在 內 , 家 族 先 後 出 過 四 位 神 父 及 十 多 名 修 女 。

陶 神 父 有 四 個 哥 哥 , 其 中 兩 名 兄 長 進 入 修 院 , 最 後 只 有 他 當 上 神 父 , 「那 時 家 窮 , 父 親 便 把 我 們 送 進 修 院 。」 他 十 二 歲 念 高 小 時 加 入 修 院 , 「當 時 只 知 道 要 勤 力 讀 書 , 後 來 才 慢 慢 了 解 自 己 的 聖 召 。」

一 九 四 九 年 , 廿 三 歲 的 陶 成 章 從 家 鄉 到 香 港 華 南 總 修 院 接 受 司 鐸 培 育 。

一 九 四 九 至 七 九 年 間 , 因 著 內 地 時 勢 , 陶 神 父 一 直 未 能 回 鄉 , 只 能 透 過 香 港 信 徒 的 住 址 與 內 地 家 人 書 信 往 來 。

陶 神 父 五 六 年 晉 鐸 後 , 首 處 服 務 的 堂 區 是 當 時 座 落 牛 頭 角 的 天 神 之 后 堂 (現 順 利 邨) , 後 來 先 後 在 柴 灣 海 星 堂 、 油 蔴 地 聖 保 祿 堂 、 粉 嶺 聖 若 瑟 堂 , 以 及 聖 老 楞 佐 堂 等 服 務 。

後 來 中 國 改 革 開 放 , 與 家 人 分 隔 三 十 年 的 他 便 回 鄉 與 家 人 團 聚 。 那 時 他 看 見 昔 日 家 鄉 的 聖 堂 、 修 道 院 等 已 不 存 在 , 村 校 亦 失 修 多 時 。 他 便 決 意 協 助 家 鄉 , 包 括 重 建 小 學 , 九 十 年 代 起 他 先 後 協 助 籌 建 三 座 聖 堂 及 三 所 修 道 院 。

一 九 九 二 年 , 時 六 十 六 歲 的 陶 神 父 要 接 受 冠 狀 動 脈 搭 橋 手 術 , 「醫 生 表 示 手 術 成 功 率 只 有 一 半 , 那 時 我 祈 禱 , 祈 求 天 主 給 我 多 活 五 年 , 讓 我 做 補 贖 , 為 更 多 人 服 務 …… 結 果 天 主 給 我 繼 續 生 存 到 現 在 。」

陶 神 父 很 感 激 昔 日 傳 教 神 父 的 教 導 , 其 中 於 一 九 六 0 年 , 他 任 海 星 堂 副 本 堂 時 , 出 任 本 堂 的 瑪 利 諾 修 會 文 顯 榮 神 父 給 予 他 很 大 的 自 由 度 , 讓 他 發 展 堂 區 , 「文 神 父 的 鼓 勵 令 我 放 心 投 入 堂 區 服 務 。」 後 來 陶 神 父 於 七 三 年 接 任 海 星 堂 主 任 司 鐸 , 因 應 區 內 幼 兒 教 育 的 需 要 , 三 年 後 創 辦 了 柴 灣 海 星 幼 稚 園 (現 名 為 天 主 教 海 星 幼 稚 園)

至 於 八 十 年 代 在 粉 嶺 服 務 的 時 光 , 更 令 他 感 受 深 刻 , 「進 入 粉 嶺 區 , 看 到 聖 堂 的 環 境 優 美 , 心 中 很 是 喜 歡 。」 昔 日 粉 嶺 位 處 偏 遠 、 交 通 不 便 , 區 內 信 徒 人 數 少 , 這 反 而 令 他 有 更 多 機 會 與 教 徒 接 觸 , 走 訪 鄉 村 探 訪 教 徒 , 「教 友 不 時 送 雞 蛋 、 蔬 菜 給 我 , 生 活 很 樸 素 。」

現 時 陶 神 父 居 於 聖 老 楞 佐 堂 , 每 天 早 上 會 到 深 水 埗 的 寶 血 會 主 持 平 日 彌 撒 , 然 後 返 回 聖 堂 念 日 課 , 每 主 日 他 會 主 持 感 恩 祭 , 並 為 教 友 辦 修 和 聖 事 。 不 過 , 他 慨 嘆 愈 來 愈 少 教 徒 辦 修 和 聖 事 , 他 想 起 五 、 六 十 年 代 , 一 星 期 有 近 四 百 信 徒 辦 告 解 , 與 現 時 每 主 日 不 足 十 人 有 很 大 分 別 。

此 外 , 聖 老 楞 佐 堂 三 月 一 日 為 陶 神 父 慶 祝 九 十 大 壽 , 同 日 出 版 《難 得 糊 塗》 , 當 中 輯 錄 他 過 去 寫 下 的 文 章 , 亦 有 多 篇 旅 遊 記 , 他 說 : 「人 生 旅 途 , 各 自 有 路 。 人 可 聰 明 一 世 , 糊 塗 一 時 , 但 切 不 可 聰 明 一 時 , 糊 塗 一 世 。」 他 以 這 話 提 醒 自 己 常 懷 著 謙 虛 、 包 容 的 態 度 處 事 , 並 笑 言 「乃 真 聰 明 , 假 糊 塗 矣 !」
2015 年 4 月 19 日


 

記陶成章神父大壽晚宴 
朱念祖

本 人 有 幸 於 三 月 一 日 出 席 陶 成 章 神 父 九 十 大 壽 晚 宴 , 來 賓 有 湯 漢 樞 機 、 陳 日 君 樞 機 、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和 四 十 多 位 神 父 、 執 事 、 修 女 、 堂 區 議 會 及 學 校 代 表 出 席 ; 各 方 友 好 五 百 多 人 , 包 括 來 自 國 內 的 嘉 賓 二 十 多 人 。

當 晚 湯 樞 機 和 陶 神 父 等 作 簡 短 講 話 後 , 便 開 始 了 拜 壽 儀 式 。 陶 神 父 身 穿 長 衫 馬 褂 , 頭 帶 卜 帽 , 後 面 還 帶 有 辮 子 , 大 堂 正 座 。 由 七 位 曾 侄 孫 開 始 , 繼 之 八 位 侄 孫 及 三 位 侄 孫 媳 婦 , 最 後 有 四 位 侄 兒 及 三 位 侄 媳 婦 , 三 代 晚 輩 依 次 序 向 壽 星 公 行 三 叩 首 之 禮 , 並 奉 茶 道 賀 祝 壽 。 這 體 現 出 中 國 的 優 良 傳 統 —— 敬 老 孝 道 精 神 , 甚 為 難 能 可 貴 。

當 晚 表 演 節 目 豐 富 , 有 陶 神 父 詠 唱 麥 當 勞 田 園 之 歌 , 七 情 上 面 , 聽 者 不 禁 捧 腹 不 已 。 隨 即 播 放 陶 神 父 堂 區 生 活 及 行 山 片 段 , 見 到 神 父 每 天 的 簡 樸 生 活 , 退 而 不 休 , 堅 持 每 天 一 早 五 點 起 床 , 往 寶 血 修 會 開 彌 撒 , 堅 持 勞 動 , 處 理 日 常 家 務 , 打 理 花 園 , 日 日 如 是 , 九 十 老 人 確 是 罕 有 。

跟 著 是 訪 問 陶 神 父 , 神 父 的 長 壽 八 字 真 言 「身 不 怕 動 , 腦 不 怕 用」 。 就 是 不 僅 要 多 鍛 鍊 身 體 , 而 且 要 多 動 腦 子 、 勤 思 考 。 神 父 身 體 力 行 , 經 常 都 會 前 往 大 嶼 山 沙 螺 灣 休 息 , 呼 吸 新 鮮 空 氣 , 減 輕 壓 力 , 保 持 愉 快 的 心 情 。

讀 萬 卷 書 不 如 行 萬 里 路 , 樂 天 知 命 的 陶 神 父 , 熱 愛 旅 遊 。 他 曾 三 度 環 遊 世 界 , 遊 歷 超 過 七 十 八 個 國 家 ; 談 起 旅 遊 經 歷 , 陶 神 父 表 現 得 十 分 雀 躍 , 他 還 幽 默 一 下 , 要 大 家 猜 猜 , 還 有 那 一 個 國 家 他 十 分 想 念 而 未 能 成 行 , 又 詢 問 大 家 有 誰 願 意 陪 伴 他 一 起 前 往 遊 覽 —— 原 來 答 案 是 天 國 。

陶 神 父 出 世 後 三 日 就 領 了 洗 , 家 中 排 行 最 小 , 一 九 四 零 年 跟 兩 位 哥 哥 入 了 修 院 , 今 天 只 有 他 當 上 神 父 。 他 對 家 鄉 懷 有 深 厚 感 情 。 籌 款 建 校 , 修 亭 鋪 路 , 興 建 女 修 院 、 教 堂 , 鼓 勵 聖 召 , 他 的 無 私 奉 獻   , 樂 於 助 人 是 我 們 的 好 榜 樣 。 興 建 的 學 校 , 命 名 為 「懷 鄉 小 學」 。

壓 軸 好 戲 是 陶 神 父 紀 念 冊 的 新 書 出 版 儀 式 。 此 文 集 名 為 《難 得 糊 塗》 , 饋 贈 在 場 親 友 , 每 人 一 本 。 陶 神 父 人 生 經 歷 豐 富 , 他 說 : 「人 生 可 聰 明 一 世 , 糊 塗 一 時 。 切 不 可 聰 明 一 時 , 糊 塗 一 世 。 凡 事 自 作 聰 明 , 不 願 吃 虧 , 為 著 一 點 小 事 , 翻 臉 爭 吵 , 乃 假 聰 明 , 真 糊 塗 也 。 反 之 , 日 常 生 活 中 篤 守 『凡 事 包 容 , 凡 事 相 信 , 凡 事 盼 望 , 凡 事 忍 耐 。』 (格 前 十 三 7) 乃 真 聰 明 , 假 糊 塗 矣 !」 短 短 數 語 , 已 點 出 人 生 真 諦 , 但 願 我 們 彼 此 在 人 生 路 上 , 互 助 互 勉 。
聖老楞佐堂供稿
2015 年 4 月 19 日

 

 

晉鐸甲子回顧
陶成章

祿

「搭 橋」 ( )

Piet Saucci



2016 年 7 月 31 日

 

 

Faithful servant goes to his reward

Father Simeon To Shing-cheung, died at Caritas Hospital on 5 July 2018. He was 92 -year-old.

Born into a Catholic family in Guilin, Guangxi province, on 23 February 1926, he entered the minor seminary in Wuzhou, Guangxi province in 1940. As the winds of political change blew through mainland China, he moved to Hong Kong and entered the Regional Seminary for South China - later called the Holy Spirit Seminary - in August 1949.

He was ordained to the priesthood on 7 July 1956.

He served at various parishes in Hong Kong including Our Lady Queen of Angels, Ngau Tau Kok (now moved to Shun Lee); the now-defunct St. Peter in Chains, Kowloon Tsai; Star of the Sea, Chai Wan, where he also set up the Star of the Sea Catholic Kindergarten; St. Paul’s Mass Centre, Yaumatei; St. Joseph’s Fanling; and St. Lawrence’s, Sham Shui Po.

Following the opening up of China in 1978, Father To was able to visit the mainland and helped rebuild schools in his hometown. In the 1990s he helped with the setting up of three churches and monasteries.

When he turned 90. Father to published a compilation of articles about his journeys and travels written over the years.

A vigil Mass for Father To will be celebrated by Bishop Joseph Ha Chi-sing at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Shamshuipo. At 8pm on 20 July.

Bishop Michael Yeung Ming-cheung will celebrate the funeral Mass at 10am on 21 July, also at S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Burial will be at St. Michaels’s Catholic Cemetery, Happy Valley.

15 July 2018

 

陶成章神父主懷安息
來自廣西  享壽
92

教 區 陶 成 章 神 父 於 二 0 一 八 年 七 月 五 日 在 明 愛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九 十 二 歲 。 他 曾 服 務 過 多 個 堂 區 , 也 關 心 家 鄉 廣 西 的 堂 區 及 學 校 發 展 。

陶 成 章 神 父 一 九 二 六 年 二 月 廿 三 日 生 於 廣 西 桂 林 一 個 公 教 家 庭 , 他 於 四 0 年 入 備 修 院 。

畢 業 後 他 入 讀 梧 州 區 平 南 聖 家 小 修 院 ; 四 九 年 他 因 內 地 局 勢 變 遷 來 港 , 轉 到 華 南 總 修 院 (聖 神 修 院 前 身) 繼 續 接 受 司 鐸 培 育 。

陶 神 父 於 一 九 五 六 年 晉 鐸 , 先 後 服 務 當 時 座 落 牛 頭 角 的 天 神 之 后 堂 (現 位 於 順 利 邨) 、 柴 灣 海 星 堂 、 油 蔴 地 聖 保 祿 堂 、 粉 嶺 聖 若 瑟 堂 , 以 及 聖 老 楞 佐 堂 等 堂 區 ; 其 中 他 於 七 十 年 代 擔 任 海 星 堂 主 任 司 鐸 期 間 , 創 辦 了 柴 灣 海 星 幼 稚 園 (現 名 為 天 主 教 海 星 幼 稚 園)

中 國 內 地 改 革 開 放 後 , 陶 神 父 不 時 探 訪 內 地 , 其 中 協 助 家 鄉 重 建 小 學 , 九 十 年 代 起 他 先 後 協 助 籌 建 三 座 聖 堂 及 三 所 修 道 院 。

陶 神 父 榮 休 後 曾 於 聖 老 楞 佐 堂 及 聖 方 濟 各 堂 住 宿 和 服 務 。

陶 神 父 的 守 夜 彌 撒 將 於 七 月 二 十 日 晚 上 八 時 假 九 龍 聖 方 濟 各 堂 舉 行 , 由 夏 志 誠 輔 理 主 教 主 持 ; 安 所 彌 撒 於 廿 一 日 早 上 十 時 假 同 址 舉 行 , 由 楊 鳴 章 主 教 主 禮 , 彌 撒 後 即 辭 靈 出 殯 , 奉 柩 安 葬 跑 馬 地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2018 年 7 月 15 日


 

陪陶成章神父最後一次旅行
許錦和

陶 成 章 神 父 於 一 九 六 二 年 在 柴 灣 教 區 教 我 們 聖 經 。 他 負 責 教 導 柴 灣 明 德 小 學 及 柴 灣 海 星 小 學 的 聖 經 , 也 是 我 們 的 神 師 。

每 年 新 年 我 們 都 舉 辦 一 次 春 茗 團 聚 , 由 一 位 同 學 強 哥 統 籌 , 邀 請 陶 神 父 及 另 一 教 友 松 哥 出 席 。 今 年 也 不 例 外 , 一 班 一 九 六 二 年 的 柴 灣 明 德 小 學 及 柴 灣 海 星 小 學 的 老 同 學 濟 濟 一 堂 , 閒 話 當 年 , 談 笑 甚 歡 !

席 間 有 位 同 學 突 然 提 出 搞 個 旅 行 團 去 潮 汕 , 大 家 贊 成 。 由 於 我 在 汕 頭 市 出 世 , 又 搞 過 幾 次 潮 汕 自 由 行 旅 遊 , 因 此 推 舉 我 做 搞 手 。 日 期 訂 於 二 0 一 八 年 六 月 廿 九 日 出 發 , 七 月 二 日 回 香 港 。

一 切 工 作 安 排 都 非 常 順 利 。 在 四 天 的 行 程 中 , 陶 神 父 的 精 力 充 沛 與 我 們 這 些 老 學 生 玩 在 一 起 , 他 說 : 「我 好 開 心 , 食 得 , 瞓 得 !」 陶 神 父 還 在 旅 遊 巴 為 大 家 講 笑 話 。 導 遊 説 : 「以 這 麼 高 齡 的 人 , 還 能 夠 清 清 楚 楚 講 出 一 個 複 雜 而 好 笑 的 故 事 , 真 是 難 得 !」

這 次 旅 遊 有 兩 件 事 值 得 一 提 的 :

第 一 : 在 功 夫 茶 的 舖 頭 , 陶 神 父 想 買 兩 塊 老 香 櫞 (老 香 黃 —— 潮 州 三 寶 之 一) 。 每 塊 平 時 大 約 是 三 十 至 五 十 元 人 民 幣 左 右 , 但 是 舖 頭 職 員 説 是 絕 等 靚 貨 , 每 塊 要 二 、 三 百 元 ! 陶 神 父 説 也 要 , 但 是 我 們 覺 得 太 貴 , 不 值 。 不 過 陶 神 父 既 然 要 , 我 們 也 順 神 父 意 , 買 了 下 來 。 後 來 才 知 道 , 陶 神 父 是 準 備 今 年 稍 後 時 間 去 台 灣 時 , 將 此 兩 塊 老 香 橼 送 給 台 灣 的 總 主 教 ! 陶 神 父 真 是 有 主 教 的 心 !

第 二 件 事 : 陶 神 父 在 礐 石 時 突 然 看 中 一 頂 牛 仔 草 帽 。 他 試 戴 後 覺 得 好 滿 意 , 我 們 買 給 他 了 。 他 戴 上 後 拍 照 , 笑 得 好 燦 爛 ! 想 不 到 這 個 是 我 們 送 给 他 的 最 後 一 份 禮 物 !

七 月 二 日 傍 晚 我 們 回 到 香 港 , 陶 神 父 在 油 麻 地 下 車 , 我 送 他 下 車 。 他 突 然 捉 住 我 的 手 説 : 「阿 和 , 唔 該 曬 你 哋 喎 !」 當 時 我 愕 然 , 覺 得 好 奇 怪 , 他 平 時 都 是 説 多 謝 , 為 甚 麼 今 次 説 「唔 該」? 現 在 想 起 來 , 是 否 他 有 預 感 ? 我 回 到 家 以 後 , 才 發 覺 帶 著 神 父 的 草 帽 回 家 !

回 港 後 第 二 日 , 即 是 七 月 三 日 , 陶 神 父 開 始 安 排 訂 於 七 月 七 日 舉 行 的 「晉 鐸 紀 念 晚 宴」 。 由 於 報 名 的 來 賓 眾 多 , 陶 神 父 用 心 編 排 賓 客 的 座 位 。 七 月 四 日 他 繼 續 忙 於 「晉 鐸 晚 宴」 的 安 排 。

七 月 五 日 傍 晚 , 我 收 到 各 方 教 友 傳 來 有 關 陶 神 父 的 信 息 , 馬 上 趕 往 長 沙 灣 , 與 各 方 面 聯 絡 , 也 見 了 教 友 暫 時 處 理 了 一 些 急 事 ; 深 夜 十 二 點 才 與 教 友 開 完 會 , 各 自 回 家 。 一 切 來 得 太 快 , 太 突 然 , 是 天 主 的 主 旨 吧 !

陶 神 父 , 您 放 心 , 您 的 親 友 、 我 們 一 班 教 友 、 朋 友 、 學 生 會 將 您 的 後 事 妥 當 處 理 好 的 ! 您 一 路 好 走 !
2018 年 8 月 12 日


陶成章神父晉鐸金禧 (1956-2006), 李展球, 陶年德, 林安華, 李家駿編, 2006.
難得糊塗, 陶成章著, 2015.
東西薈萃:香港天主教會口述歷史, 小蘭, 黃奕清編, 香港中文大學天主教研究中心出版, 2019.


情繫祖國 常沐主恩——陶成章神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