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 BURKE, Sean Patrick MM
尚華神父

 

* Birth in Croydon (克羅伊登), England (英國): [1 April 1946]
* Ordination in U.S.A. (美國): [20 May 1978]
* Arrival in Hong Kong: [1 July 1978]
* Death in Hong Kong: [5 May 2009]


#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馬槽收集者畢尚畢
陪伴囚友與長者成長
鄧煇

這 個 聖 誕 節 , 在 中 環 舉 辦 的 「繽 紛 冬 日 節」 向 瑪 利 諾 會 神 父 畢 尚 華 (Sean P. Burke) 借 入 四 十 套 馬 槽 造 像 。 馬 槽 是 紀 念 「厄 瑪 奴 耳」 ―― 耶 穌 降 生 與 人 同 在 , 這 位 馬 槽 收 集 者 的 生 活 則 是 不 斷 探 訪 囚 友 服 務 長 者 , 與 這 些 朋 友 一 起 成 長 , 見 證 信 仰 。

「各 地 人 士 對 耶 穌 印 像 都 不 一 樣 , 例 如 我 所 收 藏 的 一 件 中 國 內 地 馬 槽 , 人 物 束 起 了 清 裝 辮 子 。 雖 然 每 個 地 方 的 造 像 風 格 不 盡 相 同 , 但 普 世 基 督 徒 信 仰 都 會 一 樣 的 。」 畢 神 父 赤 柱 的 瑪 利 諾 神 父 會 院 內 , 收 藏 了 約 二 百 五 十 套 聖 誕 馬 槽 造 像 , 它 們 來 自 非 洲 、 亞 洲 、   歐 洲 和 美 洲 等 不 同 地 方 , 馬 槽 像 部 份 是 他 在 不 同 地 方 開 會 時 收 集 的 , 部 份 是 親 友 送 贈 的 。

畢 神 父 十 二 月 説 : 「許 多 人 都 認 為 耶 穌 是 西 方 人 , 金 髮 碧 眼 , 但 耶 穌 是 中 東 人 。」

神 父 在 會 院 展 示 他 的 藏 品 , 它 們 各 具 特 色 , 有 木 製 的 , 也 有 陶 瓷 的 ; 這 些 描 寫 聖 家 和 耶 穌 誕 生 的 造 像 , 分 別 呈 現 了 各 地 藝 術 風 格 。 其 中 一 套 意 大 利 陶 瓷 馬 槽 , 聖 嬰 像 能 夠 嵌 於 聖 母 像 身 上 , 化 為 身 懷 六 甲 的 肚 子 , 也 能 拆 出 獨 立 成 為 聖 嬰 像 。

赤柱會院馬槽展
到 非 洲 坦 桑 尼 亞 傳 敎 的 香 港 神 父 甘 寶 維 , 早 前 返 港 期 間 , 便 帶 給 畢 神 父 手 信
―― 一 套 具 非 洲 特 色 的 馬 槽 。 畢 神 父 到 外 地 開 會 時 , 會 留 意 當 地 的 馬 槽 藝 術 品 : 「剛 過 去 的 九 月 , 我 到 柬 埔 寨 開 會 時 , 就 購 得 一 套 當 地 風 格 的 馬 槽 , 價 錢 不 到 十 港 元 。」

五 十 九 歲 的 畢 神 父 , 二 十 年 前 開 始 收 藏 馬 槽 , 他 最 先 刻 意 收 藏 的 , 是 一 套 在 香 港 售 賣 的 墨 西 哥 馬 槽 , 最 珍 而 重 之 的 就 是 一 套 意 大 利 製 的 手 造 馬 槽 : 「現 在 的 工 藝 品 往 往 是 大 規 模 生 產 的 …… 但 這 個 馬 槽 卻 是 由 技 師 親 手 所 造 。」

畢 神 父 説 , 由 十 二 月 七 日 至 明 年 一 月 三 日 , 會 院 歡 迎 堂 區 及 敎 會 團 體 預 約 到 訪 赤 柱 瑪 利 諾 神 父 會 院 , 參 觀 他 們 展 出 的 馬 槽 ; 若 參 觀 人 士 以 團 體 名 義 來 訪 或 人 數 眾 多 , 則 須 事 先 預 約 。 他 表 示 , 過 去 的 聖 誕 , 不 少 信 徒 也 到 此 參 觀 馬 槽 。

每週走訪多個監獄
本 身 是 愛 爾 蘭 人 的 畢 神 父 , 五 歲 移 民 到 美 國 , 其 後 加 入 瑪 利 諾 會 。 他 在 香 港 傳 敎 三 十 多 年 , 目 前 是 瑪 利 諾 會 亞 洲 區 和 香 港 區 的 會 長 , 會 務 以 外 , 他 亦 從 事 監 獄 探 訪 工 作 , 每 週 到 四 、 五 個 監 獄 和 收 押 所 , 探 訪 當 中 人 士 , 聆 聽 他 們 的 心 聲 , 足 跡 遍 及 赤 柱 、 東 灣 、 白 沙 灣 、 域 多 利 、 荔 枝 角 等 多 個 監 獄 和 收 押 所 。

「從 事 監 獄 牧 民 要 有 耐 性 , 我 們 要 付 出 許 多 時 間 , 在 囚 友 願 意 的 情 況 下 傾 談 。 我 們 需 要 時 間 去 建 立 信 任 關 係 , 好 些 囚 友 , 是 十 多 年 前 相 識 的 。」 畢 神 父 説 : 「囚 友 往 往 不 想 把 心 底 話 吿 訴 四 周 的 人 , 他 們 有 時 會 把 事 情 吿 訴 來 訪 的 神 父 , 好 像 辦 吿 解 一 般 。」

他 坦 言 監 獄 福 傳 有 一 定 難 度 : 「不 少 囚 犯 都 沒 有 宗 敎 信 仰 , 有 的 怕 信 敎 後 會 給 別 人 開 玩 笑 , 有 的 不 希 望 因 皈 依 而 變 得 高 調 。 但 我 仍 會 跟 部 份 人 去 講 耶 穌 。」

畢 神 父 説 : 「終 身 監 禁 的 囚 犯 , 他 們 大 多 能 夠 逐 漸 接 受 自 己 的 前 路 , 好 些 更 積 極 學 習 技 能 , 例 如 報 讀 公 開 大 學 的 課 程 。」

敎 他 最 深 刻 監 獄 牧 民 經 驗 , 是 釋 囚 能 夠 重 過 新 生 , 他 説 : 「我 認 識 的 釋 囚 一 般 要 服 刑 十 多 年 。 他 們 出 獄 後 仍 有 跟 我 聯 絡 , 我 看 見 他 們 已 有 新 生 活 、 家 庭 的 時 候 , 都 感 到 非 常 高 興 。」

與長者同居臨屋區
瑪 利 諾 神 父 到 普 世 各 地 傳 敎 , 畢 神 父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晉 鐸 後 來 港 服 務 , 作 為 他 首 個 傳 敎 地 方 。 畢 神 父 一 九 七 四 年 還 是 修 士 時 , 便 曾 到 香 港 學 習 語 言 , 期 間 一 度 返 美 讀 神 學 和 在 當 地 升 神 父 , 往 後 再 返 港 工 作 。

「一 九 八 年 , 我 在 荔 景 山 服 務 時 , 分 別 應 同 會 的 文 顯 榮 神 父 (S. B. Edmonds) 和 慈 幼 會 李 文 烈 神 父 (P. Newbery) 邀 請 , 開 始 探 望 青 年 囚 犯 。」 一 九 八 八 年 畢 神 父 首 度 出 任 會 方 區 會 長 職 , 待 九 四 年 任 滿 後 , 轉 移 投 放 更 多 時 間 「全 職」 從 事 監 獄 探 訪 工 作 。 畢 神 父 二 0 0 0 年 起 再 度 出 任 該 會 的 區 會 長 一 職 , 統 籌 瑪 利 諾 會 在 日 本 、 韓 國 、 越 南 等 地 的 事 務 。

讓 畢 神 父 津 津 樂 道 的 經 歷 , 除 監 獄 牧 民 外 , 還 有 長 者 服 務 。 「監 獄 牧 民 和 長 者 服 務 兩 工 作 , 是 快 樂 的 工 作 經 驗 。」

「八 十 年 代 我 在 荔 景 山 服 務 長 者 這 麼 久 , 這 真 敎 我 意 想 不 到 。」 當 時 年 輕 的 畢 神 父 , 與 社 會 人 士 創 立 了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服 務 長 者 。 七 十 年 代 末 , 該 會 在 荔 景 山 臨 時 房 屋 區 工 作 , 服 務 住 於 臨 屋 區 內 狹 窄 床 位 、 面 臨 迫 遷 的 長 者 。

畢 神 父 一 九 七 九 至 一 九 八 八 年 更 與 長 者 一 起 在 臨 屋 區 生 活 , 服 務 約 八 十 位 長 者 。 「有 時 長 者 生 病 , 我 要 帶 他 們 到 醫 院 求 醫 。」 畢 神 父 現 仍 是 該 會 執 委 會 副 主 席 。
2005 年 12 月 25 日

 

靈修上的進步
畢尚華

普 世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香 港 分 會)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假 聖 猶 達 堂 舉 行 周 年 大 會 , 會 上 團 體 神 師 畢 尚 華 神 父 主 持 靈 修 講 座 , 團 體 記 錄 是 日 講 座 內 容 , 與 本 報 讀 者 分 享 。

默 禱 者 質 疑 自 己 的 其 中 一 個 問 題 是 : 我 有 沒 有 進 步 ? 我 的 默 禱 是 否 「好」 的 默 禱 ? 我 們 每 人 都 想 評 估 自 己 的 工 作 。

我 的 一 位 朋 友 吿 訴 我 , 實 踐 「襌 修」 默 想 時 , 沒 有 進 步 是 妥 當 的 ―― 一 位 「襌 修」 大 師 説 : 「『默 想』 當 中 沒 有 進 步 , 走 投 無 路 , 也 沒 有 距 離 可 言」 , 隨 後 便 吩 咐 我 的 朋 友 返 回 修 練 「禪 修」 的 房 間 。

我 們 所 處 的 社 會 、 世 界 都 對 動 作 、 行 動 成 瘾 。 在 默 禱 中 , 我 們 卻 做 相 反 的 事 。 況 且 , 這 是 一 場 戰 役 。 敵 人 並 不 是 我 們 自 己 , 而 是 我 們 的 「自 我 中 心」 。 這 是 個 很 狡 猾 的 敵 人 , 其 中 部 份 原 因 是 由 於 它 不 是 在 所 有 場 合 都 是 我 們 的 敵 人 ; 其 次 , 每 當 我 們 與 它 抗 衡 , 只 會 使 它 更 形 鞏 固 。

這 「自 我 中 心」 究 竟 是 甚 麼 ? 那 不 是 我 們 本 身 , 而 是 我 們 的 「自 我 形 象」 。

「自 我 中 心」 並 不 是 天 主 在 我 們 以 內 創 造 的 身 份 , 反 而 是 我 們 為 自 己 創 造 的 。 是 的 , 我 們 確 實 需 要 「自 我 中 心」 , 正 如 我 們 每 人 需 要 有 「名 字」 一 樣 : 因 為 這 樣 提 供 便 利 的 索 引 , 也 為 普 遍 場 合 的 方 便 。 但 是 , 當 我 們 出 生 時 , 我 們 既 沒 有 名 字 , 也 沒 有 「自 我 中 心」 。 真 正 的 「自 我」 是 整 個 世 界 的 一 部 份 , 但 「自 我 中 心」 卻 嘗 試 創 造 「分 割」 出 來 的 「自 我」 。 原 來 構 造 這 「自 我」 的 工 作 早 已 經 展 開 , 就 從 小 孩 走 進 「不」 的 階 段 已 經 開 始 。

藉 著 説 「不」 , 「自 我 中 心」 加 增 了 力 量 。 當 我 們 長 大 , 便 會 學 習 予 以 調 校 , 或 將 一 些 醜 陋 的 元 素 隱 藏 起 來 , 但 是 基 本 上 「自 我 中 心」 的 架 構   原 封 不 動 , 並 且 很 難 予 以 拆 除 。

讓 我 們 嘗 試 採 用 這 個 形 象 : 想 想 看 , 鵲 鳥 在 一 棵 樹 上 怎 樣 築 巢 。 小 鳥 不 斷 將 竹 枝 在 空 洞 的 空   間 逐 一 放 置 , 直 至 竹 枝 碰 巧 能 夠 互 相 重 疊 起 來 。 此 後 架 上 竹 枝 便 更 輕 易 、 很 快 每 一 根 竹 枝 都 得 到 定 位 , 建 成 了 穩 固 的 平 台 。 任 何 向 下 的 壓 力 令 這 巢 更 形 穩 固 。 這 巢 看 來 堅 實 , 但 竟 是 生 活 在 空 洞 的 狀 態 之 上 。 鳥 對 這 空 洞 狀 態 而 渾 然 不 覺 。 我 們 其 實 生 活 在 空 洞 的 狀 態 中 ―― 我 們 很 難 要 求 自 己 、 或 根 本 很 少 去 回 顧 這 空 洞 的 狀 態 。 我 們 努 力 保 持 這 個 鳥 巢 , 也 就 是 我 們 的 「自 我 中 心」 , 因 為 我 們 已 將 所 有 投 資 放 置 其 中 。 我 們 耗 盡 終 生 , 不 斷 地 為 這 空 洞 狀 態 添 加 東 西 。 當 我 們 聽 聞 「令 人 光 照 及 啟 迪」 的 偉 大 事 物 , 也 想 予 以 添 加 , 據 為 己 有 。 這 樣 耗 盡 精 力 , 只 會 將 這 「自 我 中 心」 緊 緊 綑 縛 , 使 它 更 形 穩 固 。

「自 我 中 心」 不 斷 追 求 得 到 改 善 , 或 要 達 致 更 滿 意 的 地 步 …… 但 是 我 們 真 實 的 本 質 原 來 正 在 我 們 以 內 活 著 , 只 不 過 是 隱 蔽 了 , 留 存 在 我 們 的 存 有 以 內 。 當 我 們 對 這 現 狀 不 求 甚 解 , 「自 我 中 心」 便 開 始 移 動 , 不 斷 評 估 、 質 疑 : 這 是 不 是 為 我 而 設 的 呢 ?

我 們 懇 求 天 主 : 「噢 ! 天 主 , 拯 救 我 罷 !」 但 是 , 我 們 卻 沒 有 等 待 天 主 這 樣 做 。 我 們 自 我 拯 救 , 嘗 試 改 善 自 己 所 處 的 境 況 , 嘗 試 取 得 進 展 。 默 禱 是 通 往 加 爾 瓦 略 山 的 道 路 。 「除 非 麥 子 跌 在 地 上 死 了 , 它 只 不 過 是 一 粒 麥 子 而 已 。」 走 往 加 爾 瓦 略 山 的 道 路 是 否 代 表 進 展 ? 在 十 字 架 上 , 已 是 走 投 無 路 。 在 十 字 架 上 , 天 主 與 我 們 之 間 已 再 沒 有 任 何 距 離 。 「如 果 我 們 藉 著 同 他 相 似 的 死 亡 , 已 與 他 結 合 , 也 要 藉 著 同 他 相 似 的 復 活 與 他 結 合 。」 (羅 六 5)  新 約 聖 經 沒 有 記 載 耶 穌 從 死 者 中 復 活 ; 而 是 説 天 主 使 祂 復 活 。 天 主 顯 示 「是」 的 德 能 , 遠 勝 「不」 的 能 力 。 天 主 的 身 份 並 不 倚 靠 「不」 , 祂 的 身 份 從 來 就 是 「是」 。 這 便 是 唯 一 的 、 恆 常 的 革 命 。 在 默 禱 中 , 我 們 被 天 主 引 進 祂 的 「是」 的 範 圍 。 我 們 最 深 層 的 身 份 , 我 們 的 真 正 自 我 , 在 祂 的 「是」 中 自 我 展 示 。

在 近 期 的 《時 代 周 刊》 , 刊 登 專 題 文 章 , 讀 者 可 以 領 略 有 關 德 蘭 修 女 最 新 啟 示 。 德 蘭 修 女 曾 對 她 的 神 師 懺 悔 , 述 説 在 她 的 心 中 ―― 「那 靜 寂 及 空 虛 像 龐 然 巨 物 , 使 我 『看』 但 『見』 不 到 , 『聆 聽』 卻 『聽』 不 到 。」 在 她 寫 給 耶 穌 的 一 封 信 函 中 , 她 説 : 「上 主 、 我 的 天 主 , 我 究 竟 是 誰 ? 你 竟 要 捨 棄 我 ? 這 個 你 曾 摯 愛 的 孩 子 …… 如 今 竟 被 你 惱 恨 …… 你 經 已 拋 棄 、 遺 忘 了 我 …… 我 沒 有 被 愛 …… 這 許 多 未 曾 答 覆 的 問 題 駐 居 在 我 以 內 , 我 害 怕 把 它 們 顯 露 …… 由 於 這 褻 瀆 的 言 語 …… 要 是 天 主 真 的 存 在 …… 求 你 寬 恕 我 …… 有 人 對 我 説 天 主 愛 我 , 然 而 漆 黑 、 寒 冷 、 空 虛 的 真 相 大 大 籠 罩 著 我 , 致 使 我 的 靈 魂 沒 有 任 何 觸 動 。」

時 間 已 經 無 力 駕 馭 它 在 「明 悟」 上 的 「不 協 調」 , 致 使 某 些 滿 腔 熱 誠 的 基 督 徒 在 漫 漫 歲 月 中 , 感 受 疑 慮 、 苦 悶 及 痛 楚 。

德 蘭 修 女 心 靈 絞 痛 的 自 我 評 審 對 於 一 些 愛 好 思 考 的 基 督 徒 來 説 , 一 點 也 不 陌 生 。 讓 我 在 此 列 舉 例 子 : 基 督 在 十 字 架 上 , 向 天 父 呼 喊 : 「你 為 甚 麼 捨 棄 了 我 ?」 從 聖 奧 斯 定 的 《懺 悔 錄》 , 到 聖 十 字 若 望 述 説 的 「靈 魂 漆 黑 之 夜」 的 靈 修 著 作 , 還 有 大 量 基 督 徒 文 獻 的 記 載 , 往 往 找 到 有 如 德 蘭 修 女 一 模 一 樣 的 經 歷 。 正 如 這 些 文 獻 顯 示 , 也 恰 好 與 一 些 無 神 論 學 説 唱 反 調 , 信 徒 並 不 宣 認 「認 識」 天 主 。 這 也 正 是 他 們 被 稱 「信 徒」 的 理 由 。 成 為 一 位 信 徒 , 意 指 : 「即 使 我 不 『認 識』 上 主 , 我 有 的 是 信 德 。」 同 樣 , 無 論 多 麼 虔 誠 的 信 徒 , 也 不 是 時 時 刻 刻 經 驗 天 主 。 「人 間」 與 「超 性」 之 間 有 龐 大 的 鴻 溝 , 經 常 被 極 駭 人 的 「靜 寂」 將 兩 者 分 隔 。 要 是 我 們 幸 運 , 有 可 能 有 一 刹 那 「預 嘗」 永 恆 , 我 們 可 能 得 到 的 就 是 這 些 了 。

德 蘭 修 女 偉 大 之 處 是 : 即 使 她 遭 受 困 境 , 再 不 能 在 她 的 生 命 感 受 天 主 的 臨 在 , 獲 取 靈 性 上 的 滿 足 ; 她 還 是 絕 不 動 搖 、 奮 勇 向 前 , 繼 續 持 守 她 的 使 命 , 不 受 威 懾 。 她 在 感 受 上 匱 乏 的 東 西 , 她 以 意 志 填 補 。 她 的 芳 表 敎 導 我 們 每 人 愛 的 涵 義 : 愛 不 只 是 一 些 情 感 , 當 感 受 來 去 無 蹤 , 或 被 擱 置 旁 , 反 而 要 求 意 志 上 的 決 志 。 為 了 回 報 天 主 的 愛 , 德 蘭 修 女 履 行 了 自 己 的 工 作 , 令 人 感 到 驚 駭 , 即 使 主 的 愛 像 消 失 於 無 形 , 她 還 是 將 工 作 統 統 辦 妥 ―― 要 是 這 還 算 不 上 是 神 聖 的 表 現 , 我 再 也 想 不 到 還 有 其 他 甚 麼 可 稱 作 神 聖 。

在 這 祈 禱 建 立 的 關 係 中 , 我 們 相 信 天 主 想 要 在 我 們 以 內 及 環 繞 周 圍 中 , 喚 醒 我 們 , 帶 領 我 們 達 致 喜 樂 : 協 助 我 們 藉 著 成 為 充 滿 愛 心 、 同 理 心 的 人 , 以 回 應 這 個 主 的 臨 在 ; 幫 助 我 們 面 對 自 己 以 內 阻 隔 這 喜 樂 及 大 愛 的 障 礙 , 絕 對 坦 誠 。 通 過 祈 禱 的 生 命 , 假 以 時 日 , 我 們 獲 得 轉 化 。

這 樣 靈 修 上 的 成 長 , 便 是 祈 禱 的 生 命 的 核 心 : 不 在 於 為 一 己 獲 取 欣 喜 、 或 深 邃 的 「靈 性 上」 的 經 驗 , 但 卻 甘 願 被 天 主 轉 化 , 成 為 祂 的 工 具 , 滿 全 祂 創 造 我 們 時 完 美 的 本 意 。

這 樣 在 天 主 跟 前 空 洞 的 開 放 便 是 朝 拜 。 除 了 與 主 偕 同 , 並 不 需 要 任 何 特 定 的 方 向 或 實 質 的 內 容 。 這 種 朝 拜 是 最 簡 樸 、 也 是 最 以 信 德 為 根 基 的 祈 禱 , 因 為 我 們 只 是 被 要 求 以 完 全 信 賴 之 心 , 與 主 相 偕 , 我 們 不 相 信 任 何 可 以 量 度 或 要 辨 別 的 事 情 會 發 生 ; 我 們 只 是 在 主 的 臨 在 以 內 安 坐 , 懷 著 信 德 , 肯 定 天 主 會 依 據 我 們 的 需 要 , 善 用 這 段 祈 禱 時 刻 。 即 使 我 們 看 不 到 、 或 感 受 不 到 這 種 祈 禱 的 效 果 , 我 們 相 信 有 些 事 經 已 發 生 , 聖 神 已 在 我 們 的 信 靠 、 願 意 開 放 的 決 心 以 內 工 作 。

但 是 , 當 我 們 真 正 相 信 這 種 祈 禱 , 有 一 天 終 會 曉 得 祈 禱 是 天 主 在 我 們 以 內 的 工 作 , 並 不 是 我 們 自 己 的 工 作 。 我 們 祈 禱 時 , 邀 請 天 主 的 臨 在 , 開 放 心 靈 , 並 藉 著 與 主 一 起 的 決 心 和 天 主 的 行 動 合 作 , 其 餘 的 讓 天 主 作 主 。 甚 至 當 我 們 看 不 到 這 類 祈 禱 的 任 何 「效 益」 , 我 們 要 學 習 相 信 一 些 靈 性 上 的 工 作 , 藉 著 聖 神 的 行 動 , 經 已 發 生 。

祈 禱 終 究 遠 勝 我 們 的 努 力 ; 也 遠 遠 超 出 我 們 自 己 本 身 和 我 們 的 經 驗 。 祈 禱 亦 是 生 活 的 天 主 超 聖 的 臨 在 。 默 觀 祈 禱 在 這 方 面 抱 持 認 真 的 態 度 , 相 信 一 些 我 們 看 不 見 、 感 受 不 到 的 事 。 「治 愈」 、 「洞 察 力」 、 「轉 化」 、 「光 照」 , 這 些 全 部 都 是 天 主 的 工 作 , 並 不 是 我 們 的 成 就 。 其 實 , 假 以 時 日 , 在 這 信 德 的 祈 禱 以 內 , 這 些 都 會 發 生 。 我 們 的 工 作 是 準 備 候 命 、 等 待 。

故 此 在 這 些 時 段 以 內 , 我 們 只 要 安 靜 地 坐 下 , 開 放 心 靈 、 保 持 信 德 , 便 已 做 足 在 祈 禱 中 的 一 切 。 當 我 們 享 受 與 天 主 一 起 這 種 時 間 , 經 已 足 夠 , 並 且 能 將 我 們 要 事 事 做 妥 的 困 擾 釋 放 , 心 中 相 信 在 平 安 和 靜 寂 中 , 已 有 事 情 發 生 了 。

若 望 福 音 十 四 章 (12-31 ) 的 經 文 , 給 我 們 不 少 啟 迪 。 在 以 上 這 段 福 音 章 節 中 , 若 望 提 供 不 少 隱 喻 , 例 如 「護 慰 者」 、 「真 理」 、 「與 你 們 同 在」 、 「在 你 們 內」 、 「不 留 下 你 們 為 孤 兒」 、 「因 為 我 生 活 , 你 們 也 要 生 活」 、 「世 界 就 看 不 見 我」 、 「將 我 自 己 顯 示 給 你」 、 「在 他 那 裡 作 我 們 的 住 所」 、 「必 要 敎 訓 你 們 一 切」 、 「我 賜 給 你 們 的 平 安 , 不 像 世 界 所 賜 的 一 樣」 、 「不 要 煩 亂」 。

這 些 隱 喻 不 是 提 供 知 識 分 子 的 佳 餚 美 食 , 而 是 一 些 「形 象」 只 能 在 默 觀 者 的 心 思 以 內 才 是 明 智 的 , 也 遠 遠 超 越 「智 力」 。 這 些 形 象 來 自 默 觀 者 的 心 思 , 也 容 易 回 歸 其 間 。

事 實 上 , 它 們 描 述 及 滿 足 任 何 親 嘗 這 些 「較 宏 大 的 明 悟」 領 域 的 心 。 它 們 的 「臨 在」 的 言 語 , 只 有 處 於 「臨 在」 方 纔 領 略 , 處 於 「 思 想 」 的 則 覺 陌 生 。

這 些 摘 錄 自 聖 若 望 福 音 的 話 語 吿 訴 我 們 天 主 的 工 作 , 並 不 關 乎 我 們 的 成 就 。 我 們 站 立 在 天 主 跟 前 , 渴 慕 天 主 。 我 們 要 做 的 工 作 似 乎 愈 來 愈 少 。 但 是 天 主 常 是 活 躍 的 : 祂 未 有 間 斷 地 創 造 、 治 愈 及 愛 我 們 。 在 我 們 安 靜 的 祈 禱 時 刻 , 被 一 項 超 越 我 們 明 悟 的 活 動 充 盈 。 我 們 正 在 離 主 不 遠 的 母 胎 以 內 。 這 裡 是 安 靜 、 隱 蔽 的 世 界 , 是 「種 子」 ―― 成 長 的 種 子 ―― 將 會 修 成 正 果 。 我 們 祈 求 這 種 子 、 天 主 的 「聖 言」 與 「聖 事」 , 長 留 在 我 們 的 思 想 、 心 靈 以 內 。
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
(香港分會)供稿
2007 年 12 月 9, 16 日


 

天主――尋覓者
畢尚華

引 言 : 普 世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香 港 分 會) 去 年 底 舉 行 周 年 大 會 , 該 會 神 師 畢 尚 華 神 父 席 間 發 表 靈 修 分 享 , 現 饗 讀 者 。

「我 逃 避 祂 、 飛 馳 穿 越 晝 夜 ; 我 逃 避 祂 、 飛 越 經 年 歲 月 的 拱 門 , 我 逃 避 祂 、 飛 馳 原 屬 我 思 想 迷 宮 般 的 道 路 。」 「除 非 有 著 祂 , 在 旁 的 我 定 必 已 經 消 失 於 無 形 。」

以 上 是 由 方 濟 唐 臣 (Francis Thompson) 撰 寫 的 詩 篇 , 描 述 一 個 逃 離 天 主 的 人 , 但 天 主 仍 然 追 隨 他 。

作 為 默 禱 者 , 我 們 要 記 住 天 主 正 在 尋 覓 我 們 這 個 事 實 。 (139)

我 們 每 日 兩 次 的 默 禱 時 段 並 不 是 附 加 在 日 常 生 活 的 奢 侈 品 , 反 而 默 禱 是 我 們 怎 樣 觀 察 生 命 、 怎 樣 面 對 生 活 呈 現 的 挑 戰 的 核 心 。 這 裡 涉 及 許 多 挑 戰 : 有 人 説 我 們 浪 費 時 間 ; 也 有 來 自 家 庭 及 工 作 的 訴 求 、 我 們 自 己 的 疲 累 , 以 至 現 代 生 活 的 紛 擾 等 。 但 正 如 拉 內 (Karl Rahner) 曾 説 : 「未 來 的 基 督 徒 將 會 是 「神 秘 者」 (mystic) , 否 則 根 本 再 不 可 能 存 在 了」 。 祈 禱 對 於 「神 秘 者」 來 説 , 是 不 可 或 缺 的 。

然 而 , 我 們 的 祈 禱 、 我 們 的 默 禱 , 並 不 是 源 於 我 們 對 天 主 的 渴 求 , 反 而 是 由 天 主 對 我 們 的 渴 求 開 始 。 天 主 是 「天 國 的 獵 犬」 (The Hound of Heaven) , 正 在 追 隨 我 們 。 這 是 差 不 多 所 有 靈 修 經 典 的 主 題 : 我 們 愛 天 主 , 因 為 天 主 先 愛 了 我 們 。 「愛 就 在 於 此 : 不 是 我 們 愛 了 天 主 , 而 是 他 愛 了 我 們 。」 (若 一 4: 10)

默 禱 是 個 似 非 而 是 的 議 論 ; 我 們 尋 覓 天 主 之 前 , 祂 已 經 首 先 尋 覓 了 我 們 。 我 們 的 尋 覓 是 出 自 被 祂 尋 覓 了 、 被 祂 所 愛 而 作 的 回 應 。 正 如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曾 論 述 : 「只 單 靠 自 我 的 努 力 , 我 們 不 能 達 致 『上 主 臉 龐』 的 默 觀 完 滿 境 界 , 反 而 要 讓 主 牽 我 手 , 只 有 靜 默 和 祈 禱 的 經 歷 , 能 夠 為 真 實 、 忠 誠 和 一 致 的 『奧 秘』 知 識 , 提 供 成 長 和 發 展 的 適 當 環 境 。」 (千 禧 宗 座 牧 函 第 20 )

天 主 並 不 站 立 在 我 們 生 命 的 邊 緣 , 反 而 從 不 休 止 地 尋 覓 我 們 。 一 位 嘉 爾 默 羅 修 會 修 士 認 為 這 挑 戰 就 是 : 「甘 願 讓 自 己 被 愛」 。 在 我 們 的 靈 性 生 命 裡 , 我 們 經 常 把 焦 點 放 在 是 否 能 獲 救 贖 , 而 不 是 專 注 我 們 被 愛 的 實 況 。 在 默 禱 中 , 我 們 嘗 試 向 我 們 五 內 的 「臨 在」 呈 現 自 己 。 我 們 尋 找 的 那 位 天 主 , 經 已 在 我 們 心 中 深 處 臨 現 。 我 們 在 默 禱 中 , 在 靜 默 中 , 這 「臨 在」 愈 發 醒 覺 、 懇 切 。

天 主 揀 選 了 我 們 、 追 隨 我 們 , 是 《不 知 之 雲》 (The Cloud of Unknowing) 其 中 一 個 偉 大 的 主 題 。

「如 果 你 問 我 , 怎 樣 才 能 正 確 地 作 靜 觀 ? 我 全 然 不 曉 得 要 怎 樣 回 答 , 我 只 能 説 , 我 祈 求 全 能 上 主 , 憑 祂 的 慈 祥 親 來 指 示 你 。 對 此 事 , 我 坦 認 我 的 無 知 , 我 也 不 能 為 此 驚 奇 : 因 為 這 是 上 主 自 己 的 作 為 , 是 祂 在 揀 選 的 心 靈 內 行 動 。 靜 觀 不 是 任 何 人 可 以 憑 學 習 獲 致 的 。 説 來 難 以 置 信 , 除 非 在 人 心 內 先 有 靜 觀 之 愛 , 否 則   就 連 想 作 靜 觀 的 意 願 都 不 會 來 到 任 何 人 、 任 何 天 使 或 聖 人 心 頭 上 的 。 我 也 信 上 主 往 往 更 喜 歡 , 在 過 去 曾 經 習 慣 犯 罪 人 的 心 靈 內 工 作 , 勝 於 在 那 從 未 使 祂 傷 心 的 人 心 中 工 作 。 是 的 , 祂 的 慈 愛 和 大 能 。 祂 是 絕 對 自 由 地 按 著 祂 的 心 願 在 祂 所 願 的 地 方 、 所 願 的 時 間 工 作 。」 (摘 錄 自 「不 知 之 雲」)

我 們 在 這 裡 相 聚 , 因 為 我 們 渴 望 得 到 更 深 的 祈 禱 生 命 、 渴 望 更 接 近 天 主 。 但 是 , 我 們 卻 無 力 讓 它 發 生 。 祈 禱 對 我 們 翩 然 召 喚 ―― 就 像 一 份 出 乎 意 料 的 禮 物 。 默 禱 ―― 這 神 貧 的 祈 禱 給 我 們 教 導 : 我 們 完 全 依 賴 天 主 的 指 引 和 慈 悲 。 默 禱 者 並 不 是 懂 得 祈 禱 的 人 , 反 而 是 甘 願 向 「不 知」 而 降 服 、 甘 心 忍 受 「不 知 怎 樣 祈 禱」 經 歷 的 人 。

幾 年 前 有 一 部 電 影 , 有 關 一 個 把 自 己 當 作 天 主 的 人 。 有 一 次 : 他 去 看 一 位 精 神 科 醫 生 。 當 他 橫 躺 在 睡 椅 上 , 這 精 神 科 醫 生 問 他 : 「你 幾 時 開 始 把 自 己 當 作 是 天 主 ?」 這 人 回 答 説 : 「唔 , 醫 生 , 讓 我 吿 訴 你 ―― 有 一 天 當 我 在 唸 經 時 , 突 然 靈 光 一 閃 ―― 原 來 我 在 自 説 自 話 。」 這 看 來 很 有 趣 , 其 實 是 默 禱 者 的 危 險 陷 阱 : 我 們 每 每 忘 記 默 禱 原 來 不 是 自 我 的 成 就 , 而 是 來 自 天 主 的 恩 賜 。

有 一 位 詩 人 曾 説 : 「除 非 有 著 祂 , 在 旁 的 我 定 必 已 經 消 失 於 無 形 。」 我 們 恐 怕 : 是 我 們 向 這 「愛 情 的 天 主」 降 服 , 我 們 要 放 下 其 它 的 愛 慕 。 我 們 漸 漸 地 會 學 習 這 樣 做 , 但 卻 需 假 以 時 日 。

我 們 可 能 在 默 禱 中 走 過 類 似 黑 夜 、 漆 黑 一 片 的 經 歷 : 我 們 的 泉 源 變 得 乾 涸 , 我 們 覺 得 沉 悶 、 煩 燥 不 安 、 逃 避 祈 禱 、 走 入 夢 鄉 等 。 但 是 凡 此 種 種 , 只 不 過 是 靈 修 生 命 的 實 況 。 我 們 正 在 接 受 訓 練 , 以 不 同 的 方 式 觀 看 事 物 。 我 們 需 要 這 黑 暗 扶 助 我 們 。 因 此 , 當 你 感 覺 自 己 處 於 黑 暗 的 當 兒 , 不 要 逃 跑 、 不 要 與 它 搏 鬥 、 甚 至 不 要 去 了 解 它 。 你 正 在 接 受 「更 新」 及 「易 容 聖 化」 (transfigured)。 天 主 的 愛 正 在 你 以 內 工 作 。 中 世 紀 的 一 位 神 秘 者 曾 説 : 「每 當 我 們 踏 入 自 己 的 房 子 , 在 那 裡 尋 找 天 主 那 一 刻 , 原 來 天 主 轉 過 來 時 刻 在 尋 找 我 們 , 而 這 房 子 已 被 折 騰 、 弄 至 顛 倒 。 祂 的 行 為 就 像 我 們 找 尋 東 西 的 情 景 : 我 們 將 物 件 逐 一 拋 開 , 直 至 找 到 目 標 失 物 為 止 。」 (John Tauler) 。 這 時 , 我 們 可 能 會 發 現 對 天 主 的 尋 找 並 不 是 被 動 的 事 , 或 是 能 以 思 想 佔 有 的 事 。 這 是 一 些 無 法 控 制 的 事 : 「這 是 一 個 愛 的 奧 秘 , 我 們 難 以 奢 望 以 思 維 能 開 始 領 悟 這 奧 秘 ; 這 是 一 個 催 迫 , 要 求 我 們 全 神 貫 注 地 關 注 人 性 基 本 需 要 和 渴 求 , 是 對 我 們 生 命 看 來 最 絕 望 、 最 失 落 的 方 位 灌 注 超 性 的 同 理 心 和 關 懷 。」 (P. Murray)

教 宗 若 望 保 祿 二 世 曾 説 這 世 界 亦 是 處 於 黑 暗 夜 晚 當 中 ―― 世 上 漆 黑 之 夜 。 世 人 感 到 無 力 、 混 亂 , 而 當 前 有 太 多 政 治 、 社 會 及 經 濟 問 題 。 面 對 世 界 看 來 有 太 多 「不 可 能」 的 難 題 : 能 源 危 機 、 全 球 暖 化 、 貧 富 懸 殊 等 等 。 默 禱 可 以 協 助 我 們 , 以 新 的 方 向 來 看 這 些 問 題 。 默 禱 影 響 我 們 怎 樣 生 活 , 以 及 我 們 怎 樣 看 待 自 己 及 別 人 。

當 我 們 體 驗 這 黑 暗 時 , 我 們 可 能 會 漠 不 關 心 , 更 糟 的 , 變 得 絕 望 。 然 而 , 聖 保 祿 提 醒 我 們 : 「當 我 們 軟 弱 時 , 我 們 是 堅 強 的 。 」 當 我 們 心 靈 破 落 、 貧 窮 和 無 力 時 ―― 在 這 當 兒 , 我 們 更 能 向 五 內 天 主 的 奧 秘 化 工 開 放 自 己 , 還 記 得 一 位 禪 修 僧 人 的 話 : 「當 一 個 人 靜 坐 默 禱 時 , 他 為 整 個 宇 宙 靜 坐 。」 因 此 , 我 們 即 使 不 想 默 禱 , 但 是 為 了 整 個 世 界 的 利 益 , 我 們 還 是 堅 持 下 去 。

奧 運 會 的 標 語 是 「更 高 、 更 強 、 更 快」 。 但 是 為 默 禱 者 , 卻 是 相 反 。 我 們 的 成 長 是 「朝 下」 的 : 是 要 成 為 更 少 的 、 被 分 離 的 、 輕 裝 上 路 的 。 這 樣 , 我 們 能 學 會 看 得 更 清 楚 、 也 有 能 力 與 別 人 分 享 這 個 視 野 。 默 禱 是 個 似 非 而 是 、 偉 大 的 議 論 : 當 我 們 不 足 時 , 我 們 有 的 更 多 , 我 們 要 先 死 去 , 才 能 活 著 。 內 在 的 旅 程 不 是 為 了 我 們 自 己 的 追 尋 , 反 而 是 面 對 向 駐 居 我 們 心 中 的 天 主 聖 神 的 追 尋 。
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
(香港分會)供稿
2009 年 1 月 18, 25 日

 

司鐸的祈禱
畢尚華

編 按 : 畢 尚 華 神 父 為 瑪 利 諾 會 神 父 , 生 前 致 力 監 獄 牧 民 、 照 顧 長 者 、 善 終 寧 養 等 工 作 , 亦 著 力 推 動 基 督 徒 默 禱 。 畢 神 父 於 本 年 五 月 五 日 安 息 主 懷 , 本 文 是 畢 神 父 生 前 的 講 話 , 由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整 理 , 以 紀 念 畢 神 父 。

默禱的見證
找 尋 天 主 看 來 已 深 藏 於 每 個 神 父 的 聖 召 內 , 但 是 由 於 它 是 「深 藏 不 露」 , 經 常 被 人 忽 略 。 作 為 一 位 神 父 , 別 人 都 假 設 我 與 天 父 時 常 接 觸 , 但 現 實 卻 是 大 相 逕 庭 。

多 年 來 , 無 論 在 瑪 利 諾 的 修 生 年 代 或 已 升 神 父 後 , 我 誦 讀 禱 文 、 念 日 課 , 並 且 涉 獵 各 種 不 同 的 祈 禱 方 式 ; 但 是 時 日 漸 久 , 這 些 祈 禱 都 不 能 使 我 滿 足 , 總 覺 得 其 中 欠 缺 了 甚 麼 似 的 。 我 不 斷 閲 讀 更 多 有 關 祈 禱 及 靈 修 的 書 籍 , 有 時 獲 得 啟 迪 , 但 只 限 於 片 刻 的 昇 華 。

約 十 五 年 前 , 當 我 到 一 間 書 店 瀏 覽 書 籍 時 , 看 到 一 本 若 望 邁 恩 神 父 (John Main) 著 作 的 書 ―― 《五 內 的 基 督》 (The Inner Christ), 當 我 快 速 翻 讀 這 書 , 赫 然 讀 到 以 下 的 句 子 , 深 深 地 挑 戰 了 我 , 最 後 竟 然 改 變 我 的 生 命 。

「我 們 對 秘 密 知 識 、 深 藏 之 道 或 教 誨 的 追 尋 , 已 再 不 需 要 , 因 為 終 極 的 秘 密 已 遭 揭 示 : 這 秘 密 就 是 ―― 『在 你 內 的 基 督 。』」 聖 保 祿 的 簡 單 語 句 ―― 『在 你 內 的 基 督』 , 像 來 自 上 天 的 啟 示 , 從 那 恩 寵 充 盈 的 時 刻 開 始 , 不 斷 地 牽 動 了 我 的 心 弦 , 作 出 迴 響 。

我 當 時 立 即 買 了 這 本 書 。 當 我 返 家 後 , 開 始 讀 這 書 時 , 我 登 時 發 現 其 中 包 含 「一 些 屬 於 多 年 來 我 夢 寐 以 求 的 東 西」 。 這 就 是 祈 禱 之 道 、 生 活 之 道 、 是 基 督 徒 默 禱 之 道 , 使 我 能 有 幸 親 身 體 驗 「在 你 內 的 基 督」。

除 了 若 望 邁 恩 神 父 簡 單 的 「公 式」 , 我 沒 有 找 其 他 導 師 , 便 開 始 了 這 靜 止 、 靜 默 之 旅 。 我 不 大 肯 定 我 的 做 法 , 有 時 甚 至 不 明 白 其 中 道 理 , 但 卻 就 像 是 做 對 了 , 是 正 確 之 道 。 過 了 幾 個 月 , 我 確 定 自 己 正 循 靈 修 高 峰 的 道 路 行 走 。 但 是 , 像 以 往 一 樣 , 我 曾 嘗 試 要 成 為 「神 聖」 , 但 一 年 後 , 我 放 棄 了 默 禱 , 我 像 「不 知 所 踪」 , 嘎 然 停 頓 了 。

但 是 天 主 不 輕 易 放 過 我 。 一 年 後 , 我 再 次 翻 閲 邁 恩 神 父 的 書 , 讀 到 了 以 下 的 片 段 : 「我 們 的 導 師 是 耶 穌 : 當 我 們 每 天 默 禱 , 可 能 認 不 出 我 們 的 導 師 , 這 就 説 明 默 禱 之 途 經 常 是 信 德 之 途 …… 當 我 們 進 入 自 己 的 內 心 , 發 覺 我 們 的 導 師 向 我 們 致 意 ―― 帶 領 及 迎 接 我 們 的 那 位 就 是 召 喚 我 們 走 進 個 人 存 有 的 『圓 滿』 的 耶 穌 。」

在 我 的 心 裡 , 我 知 曉 從 來 未 認 識 任 何 像 這 般 深 邃 的 東 西 , 於 是 我 重 新 開 始 , 但 這 次 的 導 師 不 是 我 自 己 , 而 是 耶 穌 與 我 相 偕 。 我 驀 然 醒 覺 : 以 往 我 嘗 試 的 都 是 「靠 自 己」 的 靈 修 。 基 督 徒 默 禱 恰 好 相 反 , 我 們 要 讓 耶 穌 的 祈 禱 在 內 心 油 然 冒 升 。 邁 恩 神 父 曾 説 : 「我 們 都 要 在 『殘 缺 的 開 端』 做 起 。 」 邁 恩 神 父 的 生 命 及 教 誨 , 多 年 來 不 斷 地 給 我 再 三 引 證 : 在 祈 禱 中 , 我 們 經 常 只 是 『新 手』 。 在 我 所 學 習 的 基 督 徒 默 禱 , 或 正 確 點 應 説 ―― 我 尚 學 習 的 默 禱 , 並 要 繼 續 堅 持 、 靜 默 。 雖 然 我 跟 循 默 禱 之 途 , 絕 不 容 易 , 也 不 是 經 常 忠 誠 地 依 從 , 但 我 卻 堅 持 學 習 此 道 。 每 日 兩 次 默 禱 的 紀 律 , 令 我 的 思 想 、 心 靈 獲 得 從 我 心 內 躍 起 的 『生 命 的 根 源』 的 淨 化 、 焕 然 一 新 。 可 能 有 時 我 做 不 到 應 有 的 『專 注』 ; 有 時 甚 至 走 入 夢 鄉 ; 很 多 時 也 讓 自 己 的 思 想 飄 浮 。 但 是 這 一 切 僅 能 再 三 給 予 我 『提 示』 : 這 不 是 我 的 祈 禱 , 而 是 耶 穌 在 我 以 內 祈 禱 。 個 中 焦 點 不 在 於 我 所 做 的 事 , 而 是 天 主 正 在 做 的 事 。 我 不 能 治 愈 或 改 變 自 己 。 我 不 能 使 自 己 成   為 神 聖 , 因 為 在 我 以 內 已 有 一 個 『神 聖 之 地』 , 是 天 主 居 住 、 行 動 及 存 有 之 地 。 每 天 兩 次 的 默 禱 時 段 , 已 經 成 為 我 生 命 的 樞 紐 , 是 引 進 耶 穌 生 命 之 門 的 鉸 鏈 。 『靜 坐』 表 達 我 知 嘵 耶 穌 在 我 內 心 所 説 的 話 : 「我 與 你 經 常 在 一 起 。」

耶 穌 在 「革 責 瑪 尼 園」 的 話 語 每 天 在 我 耳 邊 迴 響 : 「當 我 祈 禱 時 , 請 在 這 裡 坐 下 。」 這 就 是 我 嘗 試 在 默 禱 所 做 的 事 : 只 管 靜 坐 不 動 、 保 持 靜 默 , 並 讓 耶 穌 祈 禱 。

當 坐 下 時 , 我 更 能 令 飄 盪 、 紛 亂 不 堪 的 思 想 平 靜 下 來 , 更 能 體 驗 上 主 的 「臨 在」 , 更 能 令 我 的 其 他 祈 禱 活 現 。 每 天 我 再 不 是 獨 自 誦 念 「大 日 課」 , 而 是 基 督 在 我 內 祈 禱 。 當 我 念 玫 瑰 經 時 , 我 加 入 瑪 利 亞 「空 虛 自 我」 的 行 列 , 讓 基 督 充 盈 於 內 。 在 彌 撒 聖 祭 中 , 我 參 與 神 聖 的 「聖 體 祝 聖」 ―― 耶 穌 將 祂 一 己 投 放 在 聖 神 的 愛 情 裡 , 完 全 交 託 給 天 父 。

其 中 一 位 ―― 「沙 漠 教 父」 曾 論 述 : 「讓 復 活 的 盼 望 再 次 鼓 勵 我 們 , 因 為 我 們 再 次 與 那 些 已 「失 去」 的 人 重 聚 。 當 然 , 我 們 必 須 繼 續 虔 信 基 督 。 祂 的 大 能 何 其 偉 大 , 對 祂 而 言 , 使 死 者 復 生 , 比 我 們 喚 醒 熟 睡 的 人 來 得 容 易 。 正 當 我 們 講 述 這 些 事 的 當 兒 , 一 些 我 們 從 未 認 識 的 感 覺 油 然 而 生 , 致 令 我 們 憂 傷 流 淚 ; 一 些 隱 藏 的 感 覺 像 令 本 來 嘗 試 去 信 任 、 去 盼 望 的 心 神 竟 變 成 沮 喪 。 這 就 是 憂 慘 的 人 類 境 遇 : 沒 有 了 基 督 , 所 有 生 命 不 過 是 的 空 虛 。」

在 我 作 為 一 位 監 獄 專 職 司 鐸 的 牧 民 工 作 裡 , 我 能 經 常 感 受 這 些 令 人 沮 喪 的 「隱 藏 的 感 覺」 。 身 困 牢 獄 多 年 的 男 女 真 正 身 處 這 般 流 涕 的 「 幽 谷 」 。 我 真 是 想 像 不 到 這 些 沒 有 信 德 、 也 經 常 沒 有 盼 望 的 人 怎 樣 繼 續 生 活 。 這 誠 然 是 「憂 慘 的 人 類 境 遇」 。 我 向 他 們 提 供 的 不 是 言 語 、 也 不 只 是 一 個 真 理 , 而 是 「基 督 的 個 人」 。 當 我 與 囚 友 分 享 默 禱 之 經 驗 , 我 便 找 到 見 證 「 在 我 們 以 內 的 盼 望 」 的 途 徑 。 在 默 禱 以 內 , 我 們 獲 享 在 祈 禱 心 靈 衍 生 的 新 的 生 命 ―― 那 是 囚 友 的 「第 二 次 機 會」 去 面 對 生 命 新 的 契 約 。 活 生 生 、 滿 盈 是 愛 的 耶 穌 能 走 進 他 們 破 碎 的 心 靈 : 要 是 能 獲 得 這 個 機 會 , 耶 穌 能 治 愈 他 們 生 命 中 疲 憊 不 堪 的 黑 暗 。

這 就 是 默 禱 的 恩 賜 、 默 禱 的 果 實 : 人 心 中 的 平 安 。 在 這 默 禱 之 旅 , 我 們 找 不 到 量 度 人 的 進 展 的 途 徑 : 「從 果 實 中 , 你 能 一 目 了 然」 。 我 經 已 在 我 自 己 的 生 命 尋 獲 默 禱 的 承 諾 : 那 是 信 德 「更 新」 的 意 識 , 是 『這 世 界 不 能 給 予 的 平 安』。」

然 而 , 這 些 果 實 的 目 的 不 是 要 由 個 人 獨 享 , 而 是 盼 望 能 與 別 人 分 享 。 縱 然 它 經 常 是 孤 獨 的 旅 程 , 但 它 也 是 與 人 共 度 的 旅 程 。 「默 禱 建 立 團 體」 ―― 此 言 非 虛 。 當 我 們 更 多 在 耶 穌 跟 前 坐 下 , 我 們 更 能 清 楚 察 覺 周 遭 的 弟 兄 姊 妹 。 耶 穌 經 已 許 下 諾 言 , 要 與 我 們 經 常 一 起 。 在 默 禱 中 , 我 經 已 找 到 與 祂 一 起 的 途 徑 ; 我 與 主 相 偕 , 便 能 與 其 他 人 一 起 。 瑪 利 諾 福 德 主 教 (Bishop Ford) 曾 説 : 「我 們 應 當 『被 天 主 吸 收』 , 並 且 『向 他 人 開 放』 。 在 默 禱 的 靜 默 中 , 我 們 在 天 主 以 內 享 有 『時 間』 和 『空 間』 。 當 我 們 『活 出』 這 個 祈 禱 , 我 們 被 帶 引 走 往 周 遭 的 世 界 。」

這 旅 途 正 在 繼 續 。 在 我 心 內 仍 有 持 久 對 平 安 、 喜 樂 的 渴 望 ―― 這 些 是 我 漠 然 不 曉 的 心 底 熱 望 。 但 有 些 時 候 , 我 對 這 些 渴 望 非 常 清 晰 。 這 是 「天 主 的 臨 在」 , 而 耶 穌 的 聖 神 經 已 呈 現 在 我 的 心 內 。 在 默 禱 中 , 我 走 進 這 個 「臨 在」 ; 而 我 焦 慮 無 休 的 心 靈 , 得 到 了 憩 息 。
基督徒默禱團體供稿
2009 年 8 月 9, 16 日

 

Working priest remembered as man of God

Described as being a quiet and serene man of gentle words, Father Sean Burke died of pneumonia in St. Paul’s Hospital, Causeway Bay, on the evening of 5 May 2009. He is remembered both for his extraordinary administrative ability and compassion for the poor, as well as being a quietly humble man of prayer.

“The last thing he said to me was, ‘Don’t worry about the detail’,” Lina Lee, from St. Margaret’s Parish in Happy Valley, told the Sunday Examiner. “He would always say, “The reality is more important.”

Although in recent times he is better known in Hong Kong for his work in guiding the mushrooming meditation groups in local parishes, in 1983, the 63-year-old Maryknoll Missionary was decorated with a Commendation for Service by Edward Youde, the Governor of the then-British colony.

In 1978, he was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the creation of a charitable organisation for homeless people of advanced age, Helping Hand, serving as administrator during its first 10 years and, from 1994 to 2000, as the vice-chairperson.

Helping Hand is made up of volunteers who give time and energy to provide nursing facilities for aged people in need of full time care, who cannot afford it. It reaches out to the more than 30,000 estimated aged and forgotten people in Hong Kong, who are forced to live on their own.

Father Burke had a part in the establishment of seven temporary shelters, five nursing homes and one holiday centre in Hong Kong, as well as a home for the aged in Zhaoquing, China. The first hospice was opened by Prince Charles, of England, and the nursing home by his wife, Princess Diana. In 1997, Father Burke made the Queen’s New Year’s Honours List, being made a Member of the British Empire (MBE).

He also served as a member of the Housing Authority and worked on various committees between 1984 and 1995. He was Urban Council Ward assistant to Elsie Elliott from 1975 to 1990.

From 1981 to 2001, he was an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of a charitable society for the care of street people and then, in 1992, became the founding chief executive for the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ospice Care, which eventually built the first, free-standing hospice in Hong Kong.

The quietly spoken priest twice served as regional superior for his congregation, filling the role from 1988 to 1991 and, again for three years, from 2000. In 1988 he became a justice of the peace and was decorated by the 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with its Community Service Award.

A man for the deprived and the downtrodden, Father Burke was a prison chaplain in the territory for 27 years, becoming full time in 1994. He continued in a part time capacity even after he was reappointed local superior. At the time of his death, he was the head chaplain of what he called “a team of hope.” He was a member of the Police Complaints Committee from 1990 to 1996 and, in 2005, joined the Prison Complaints Committee.

Showing another side of his person, a visitor to Maryknoll in Stanley walks into a beautiful display of elegantly showcased Christmas cribs from around the world. The collection of over 300 from 50 different countries was Father Burke’s hobby. Some of his pieces were exhibited in Chater Garden in the city’s Christmas display in 2006 and over 40 were displayed in Central in 2005 by the Hong Kong Tourism Board.

Born in England on 1 April 1946, he moved with his family to Ohio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t the age of 11. One of eight children, one of his sisters joined the Notre Dame Congregation, Father Burke entered the Borromeo Seminary in 1964, later teaching at St. Augustine’s Academy from 1969 to 1971, when he joined Maryknoll. He was ordained a priest on 20 May 1978, the same year that he arrived in Hong Kong.

Despite his active role in social reform and charitable work, Father Burke never forgot the God who inspired and guided him. “Daily meditation is not a luxury,” he said in one of his talks, “but is at the heart of how we view life and meet its challenges.” He liked to quote Karl Rahner as saying, “The Christian of the future will be a mystic, or will not exist at all.”

In encouraging people to stand still long enough for God to find them, he used the words of Pope John Paul II to encourage them to “allow grace to take us by the hand.” A strong believer that we need to cherish the things that God cherishes, he often expressed the fear of poet Francis Thompson, from the Hound of Heaven, “Lest having Him, we may have naught beside.”

Farther Burke told a group at Happy Valley, “We are afraid that if we surrender to this God of love, we will have to let go of our other loves. But gradually we will learn how to do that.” He said a mother’s love is irreplaceable, as “mothers do know how to let go of their children and allow them to fly free. That’s why mothers meditate so well: they know how to let go.”

As the light faded over the city and over his life on earth, Father Burke let go at 6:20pm. May he rest in peace.

17
May 2009

 

Life contribution of Maryknoll priest recognised posthumously

A life of serving the elderly and the dying by the late Father Sean Burke was recognised by the Hong Kong Red Cross and Radio Television Hong Kong (RTHK) at the third Humanity Award Presentation Ceremony held at the Trade and Exhibition Centre in Kowloon Bay on 22 May.

In a presentation of his life’s work, his fellow Maryknoll priest, Father John Ahern said, “He is the most pro-life person I have ever met.” The citation for the award reads, “Father Sean Burke devoted himself whole-heartedly to the betterment of the life of people and did enormous and invaluable work for many disadvantaged people in Hong Kong over a period of three decades.”

Nominated for the award by the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ospice Care in the territory for his work in setting up the service in the early 1980s, when palliative care was largely unknown and in the infancy of acceptance in the wider community, Father Burke was an 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from its formal foundation in 1989 and worked with Maryknoll Sisters and Columban Sisters, together with volunteer nurses and doctors to make Bradbury House the first independent hospice in Hong Kong.

Well known for his innovative work on behalf of people in need, Father Burke was also instrumental in founding Helping Hand, but as chairperson, he was far from being just an administrator. Through his active involvement in the personal lives of those whom the foundation sought to serve, he insured that the services offered were always appropriate and met the real needs of the people.

The citation reads, “He had never been miserly in visiting the elderly to comfort them and to innovatively improve the charity’s services according to their needs, ensuring the enhancement of the quality of life for the elderly.”

Five people from Hong Kong were chosen for recognition from among the many nominations received for the award. In paying tribute to all the nominees in general and those chosen for an award in particular, Franklin Wong Wah-kay, the director of broadcasting at RTHK, said that it takes a person of unswerving faith to be able to work unfalteringly for a prolonged period of time in trying and sometimes life-threatening circumstances.

“Our candidates did it,” he remarked. He added that in the process of choosing five people from the long list of those who have contributed in a special way to society, he said, “And (they) did it in a highly materialistic society in Hong Kong, where it is extremely hard for them to make such a choice. This is what moved me in particular.”

The chairperson of the Red Cross, L. T. Yang, said, “They are real models to all of us in putting humanity into action. They do not seek reward, nor boast about their commendable deeds. Their humanitarian actions not only benefit the recipients, but also influence those who work and live around them. In fact, they are just like Mother Teresa, Florence Nightingale and 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 living amongst us.”

The four other people recognised at the awards ceremony are Cecilia Chan Lai-wan, for her work in developing patient support groups in the areas of both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and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Regeneration Society; an engineer, Albert Ko, for his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resources, especially in Sichuan in the wake of the 2008 earthquake; architect, Edward Ng, for using his professional skills in development work around poor areas of China; and Poon Tak-lun, a member of the first Red Cross medical support team to go to Sichuan in 2008.

In receiving the award on behalf of the later Father Burke, the superior of the Maryknoll Society in Hong Kong, Father Brian Barrons, thanked the organisers and read a letter of appreciation from Father Burke’s family in Cleveland, Ohio,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US).

His family commented that Father Burke had the same passion of belonging to Hong Kong that he had developed for Ireland and his adopted land, the US.
6 June 2010


 

Father Sean Burke honoured at opening of new facility

The grand opening of the Father Sean Burke Care Home for the Elderly in Sai Kung on November 11 was testimony that the helping hand of the late Maryknoll priest is still active two-and-a-half years after his death.

The foundation, which came into existence under the inspiration of Father Burke in 1978, currently sponsors three homes for the care of people in need and three housing units for people in their sunset years, caring for over 700 people.

The charity, was founded to re-house people of advanced age living in the squalor of caged bed spaces in Hong Kong, but today, has the much broader objective of providing quality residential care, rehabilitation, dementia care and community support services.

The executive chairperson of Helping Hand, Johanna Arculli, said that the home, which began accepting residents in June this year, has the imprint of Father Burke’s imagination and expertise clearly stamped on it, as it was 10 years in the planning.

“He had a lot to do with the concrete planning of this new building,” she told the Sunday Examiner.

She went on to explain that it was purpose-built for the relocation of three older homes run by the charity, located in the Chak On, Kwai Shing and Tai Wo Hau Estates.

Staff at the new centre explained that the percentage of residents suffering from varying degrees of dementia has risen alarmingly over the past few years.

“We now have 40 per cent of them affected in this way,” one said, “whereas it used to be only about 10 per cent.”

This is in part due to more precise diagnostic techniques, as well as a greater sensitivity in the general community to the symptoms of the disease. Consequently, there is a much higher diagnosis rate among people afflicted with dementia than in previous eras.

The building has specific dementia-friendly aspects. Built in a series of triangles, all corridors lead back to a central point.

“People with dementia like to walk a lot,” the staff member said. “This design means they cannot get lost, as they are never far away and keep returning to a central location.”

The new centre is located on the same property as the existing Holiday Centre for the Elderly, run by Helping Hand.

The group says, “It is the only purpose-built recreational centre for all seniors in Hong Kong.”

Helping Hand describes it as bringing the concept of continuum of care into full swing, by providing different levels of residential care, according to the needs of the client.

“It now forms the Cheung Muk Tau Integrated Services Complex in Sai Kung,” it says.

The guest of honour for the day was the secretary for Food and Health, York Chow Yat-ngok.

He acknowledged the important role that charities play in cooperating with the government in providing quality health care in the community, and said that he hopes people will enjoy their new environment and the culture of the new home.

Maryknoll Sister Mary Ellen Kerrigan, a cousin of Father Burke, travelled from Taiwan to represent the Burke family at the opening.

She said, “Sean would be deeply humbled by this extreme display of affection. As many of you, who knew him so well and shared his life for the 34 years he lived in Hong Kong, know that behind the scenes, in his quiet, unassuming way, Sean will be guiding you from above to work on the next project, whatever that may be.”

Sister Kerrigan assured the 200 people gathered for the opening of the new facility that the relatives and friends of Father Burk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ould be grateful for the posthumous honour being bestowed upon him.

“Ironically, Sean did not get to live to be as old as those he planned for and cared for, but he did have all of you as his helping hand when he was so far from his home. You became his family and source of comfort in good times and in times of greatest need, especially in his last few years, when he had Parkinson’s Disease,” Sister Kerrigan continued.

Father Burke died in Hong Kong on 5 May 2009, he was 63-years-old.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Social Welfare Department told the Sunday Examiner that the design of the building had to be modified in some ways because of objections from neighbours, who claimed it was robbing them of their view and would affect the price of their properties negatively.

She reflected that these are problems that seldom arise when developing such facilities in public housing estates, where people seem to have a much better developed sense of community welfare and understanding of their dependency for their future needs.

“Even though we pointed out to the neighbours that they too may have a need for such facilities in the future, they just said that they do not want them here,” she related.

Helping Hand runs one home for seniors in Guangdong, China.

It is the first such facility to have been set up by a Hong Kong charity to provide integrated and specialised dementia care for both Hong Kong residents and local people on the mainland.

The charity is dedicated to expanding its services to continue to provide quality and expert care to those in need, and continue to offer an environment where they can live contentedly and in peace.
27 November 2011

 

Father Sean Burke on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his death

 

It’s hard to imagine our beloved Maryknoll Father Sean Burke left 10 years go already, we have missed him ever so much.

As our founding spiritual advisor and a good friend and men­tor, he was always a blessing to the Hong Kong Christian medita­tion community, nurturing everyone through love and good deeds on earth, and with gracious blessings in heaven.

Gone are the rosy, sunny days in the company of Father Sean at the Maryknoll House in Stanley in 2005, when he initiated our annual Lenten retreat. His warm, sincere smiles gave extra life to the blooming flowers of the garden. At the end of the retreats, after our outdoor high tea, we so impressed that Father Sean always took time to show us around his home and told us tales of his childhood, with good humour. We were utterly humbled by his quiet, tender and unassuming ways.

From Father Sean we learned that prayer in the form of silent meditation can pacify the storms and turbulence in our hearts. He taught us that God is our only home. He shared with us that he came across Christian meditation through Benedictine Father John Main book. “Twice-daily meditations have become the hinges of my life, hinges of the door lead­ing into the life of Jesus.”

Christ was the stronghold and rock of his life for the following sixteen years with his faithful and dedicated daily meditations.

I was so honoured by Father Sean’s friendship and his beautiful, serene and encouraging words when my mother, who was diagnosed terminal cancer, told me to continue my mission as a leader for a pil­grimage to the Holy Land, “A mother’s love is irreplaceable. When she is ill, there is heartache - but we are sustained by the blessedness of our faith and meditation. Mothers know best to meditate as they ‘let go’ their children and let them fly free.”

Before my major operation in October 2017, my fears dissolved instantly after learning that Father Paul Kim would be praying with Father Sean in heaven for me. How mystical!

Father Sean’s account about a downcast, inmate - in prison for life - being touched by his persistent meditation at his side for a whole year before responding with a loving embrace was stunning! His life and ministry was all “or others” as described beautifully by his seminarian classmate, Maryknoll Father John Veneroso.

We will be celebrating a memorial Mass to mark Father Sean’s 10th death anniversary on May 6 St Jude’s Church, North Point, at 6.45pm, with deep gratitude and affection.

We do look forward to thanking and praising the Lord for showing us his love through the life and love of Father Sean.

Lina Lee
National Coordinator, Hong Kong,
The World Community for Christian Meditation (WCCM)
Free booklets of Father Sean Patrick Burke’s legacy and writings will
be distributed to the 10th anniversary Mass-goers on May 6

31 March 2019

 

安息主懷:瑪利諾畢尚華神父

瑪 利 諾 神 父 畢 尚 華 於 二 0 0 九 年 五 月 五 日 在 銅 鑼 灣 的 聖 保 祿 醫 院 離 世 , 享 年 六 十 三 歲 。 畢 神 父 一 九 四 六 年 生 於 英 國 , 五 五 年 隨 家 人 移 居 美 國 並 入 籍 當 地 。 年 少 時 他 入 讀 天 主 教 學 校 , 一 九 六 四 年 畢 業 於 小 修 院 , 六 八 年 大 學 畢 業 獲 哲 學 學 位 , 後 進 修 神 學 。

他 一 九 七 一 年 加 入 瑪 利 諾 會 ; 七 八 年 晉 鐸 , 同 年 七 月 一 日 獲 派 到 香 港 服 務 , 並 創 辦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八 二 年 他 亦 參 與 「善 寧 會」 的 工 作 。 八 八 年 起 他 出 任 瑪 利 諾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一 九 九 一 及 二 0 0 0 年 亦 告 當 選) , 八 九 年 獲 美 國 商 會 「社 區 服 務 獎」 。

畢 神 父 一 九 九 四 年 起 出 任 監 獄 專 職 司 鐸 , 離 世 前 仍 派 駐 懲 教 署 總 部 以 協 調 本 地 廿 四 所 懲 教 單 位 的 天 主 教 牧 民 工 作 。
2009 年 5 月 10 日

 

信徒神長與社會人士
送別瑪利諾畢尚華神父

逾 六 十 名 神 長 及 近 六 百 名 信 徒 五 月 十 三 日 晚 在 銅 鑼 灣 的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 辭 別 瑪 利 諾 會 畢 尚 華 神 父 。 畢 神 父 五 月 五 日 因 急 性 肺 炎 在 聖 保 祿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六 十 二 歲 。

守 夜 彌 撒 由 教 區 主 教 湯 漢 主 禮 。 彌 撒 開 始 前 , 瑪 利 諾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任 澤 民 神 父 (John A. Cioppa) 敘 述 畢 神 父 生 平 及 過 去 逾 三 十 年 在 港 的 服 務 。

任 澤 民 神 父 稱 , 畢 神 父 喜 歡 收 集 馬 槽 模 型 , 至 今 已 珍 藏 數 百 套 ; 馬 槽 亦 象 徵 了 畢 神 父 獻 身 服 務 , 「天 主 的 肖 像 落 在 社 會 最 貧 窮 和 卑 微 的 人 身 上 , 畢 神 父 以 謙 虛 包 容 的 心 服 侍 窮 人 。」

彌 撒 結 束 前 , 湯 主 教 代 表 香 港 教 區 感 謝 畢 神 父 致 力 服 務 貧 苦 者 , 讚 揚 他 的 祈 禱 精 神 及 忠 實 生 活 。

畢 神 父 生 前 服 務 過 的 多 個 團 體 都 有 出 席 彌 撒 , 包 括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善 寧 會 、 探 監 團 體 、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等 。 參 禮 信 徒 都 懷 念 畢 神 父 過 往 的 芳 表 , 信 徒 丁 綺 雯 於 畢 神 父 當 修 生 時 已 認 識 , 替 他 補 習 中 文 。 丁 綺 雯 形 容 神 父 為 人 隨 和 , 不 發 脾 氣 或 埋 怨 , 「他 成 立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與 獨 居 長 者 住 在 鐵 皮 屋 , 那 裡 環 境 很 熱 , 可 是 他 從 不 說 辛 苦 。」

任 教 瑪 利 諾 神 父 教 會 學 校 的 衛 國 治 , 曾 與 學 生 參 觀 畢 神 父 在 赤 柱 會 院 所 收 藏 的 馬 槽 。 他 透 過 畢 神 父 認 識 了 在 囚 人 士 , 並 教 授 他 們 普 通 話 , 他 稱 許 神 父 服 務 囚 友 , 彰 顯 了 福 音 中 「我 被 監 禁 , 你 們 來 探 望 我」 的 精 神 。

善 寧 會 執 行 委 員 會 委 員 周 燕 雯 說 : 「畢 神 父 時 常 提 醒 我 們 , 照 顧 病 人 時 亦 要 懂 得 照 顧 自 己 , 不 要 獨 自 走 在 最 前 , 要 記 得 善 終 服 務 是 團 隊 工 作 , 成 員 要 互 相 扶 持 。」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蘇 康 成 說 : 「他 神 貧 、 謙 遜 , 信 靠 基 督 是 他 的 名 言 , 更 常 說  Jesus will do it all (主 會 完 成 所 有 的 事)。」

畢 尚 華 神 父 一 九 四 六 年 生 於 英 國 , 十 歲 隨 家 人 移 居 美 國 , 入 讀 天 主 教 學 校 , 十 八 歲 畢 業 於 小 修 院 , 七 一 年 加 入 瑪 利 諾 會 , 七 二 年 來 港 學 習 中 文 及 實 習 牧 民 , 三 年 後 返 回 美 國 修 讀 哲 學 , 七 八 年 晉 鐸 後 派 往 香 港 服 務 。

畢 神 父 一 九 七 八 年 在 港 創 辦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八 二 參 與 「善 寧 會」 。 一 九 九 四 年 畢 神 父 出 任 監 獄 專 職 司 鐸 , 協 調 本 地 廿 四 所 懲 教 單 位 的 天 主 教 牧 民 工 作 , 離 世 前 仍 駐 懲 教 署 總 部 。 畢 神 父 亦 是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的 神 師 、 香 港 露 宿 救 濟 會 委 員 , 至 本 年 五 月 五 日 因 急 病 入 院 , 同 日 安 息 主 懷 。

追 思 彌 撒 已 於 五 月 十 三 日 晚 上 在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舉 行 , 遺 體 亦 已 於 翌 日 安 葬 在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聖 彌 額 爾 墳 場 。
2009 年 5 月 24 日

 

懷念瑪利諾會畢尚華神父
1946-2009

摯友良師

致 香 港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的 弟 兄 姊 妹 :

縱 然 畢 神 父 已 進 入 「光 明」 , 我 們 對 這 位 默 禱 團 體 的 摯 友 良 師 在 多 方 面 上 萬 分 不 捨 、 悲 傷 難 過 。 他 是 個 真 正 的 導 師 、 至 誠 的 朋 友 。 他 的 個 人 默 禱 實 踐 , 紥 根 至 為 深 厚 , 而 且 多 麽 慷 慨 地 向 人 分 施 他 所 獲 的 恩 賜 。

多 年 來 , 我 學 會 欣 賞 畢 神 父 靜 謐 且 極 具 深 度 的 種 種 天 賦 。 當 我 與 他 一 起 時 , 常 令 我 感 到 富 足 充 實 , 獲 得 啟 迪 。 他 對 我 們 默 禱 團 體 的 委 身 奉 獻 強 而 有 力 、 充 滿 激 勵 、 生 機 和 活 力 。 我 知 道 畢 神 父 正 身 處 邁 進 了 的 「光 明」 , 在 聖 神 內 與 我 們 相 偕 , 而 我 們 亦 會 與 他 一 起 , 為 所 有 哀 悼 他 離 世 的 朋 友 祈 禱 。

主 內

文之光神父
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總神師

Fr. Laurence Freeman, OSB
Spiritual Director, WCCM

良師、慈父、好牧者
畢 神 父 的 離 世 , 不 論 對 香 港 默 禱 團 體 、 默 禱 者 、 對 我 個 人 、 以 致 普 世 團 體 , 同 樣 是 很 重 大 的 損 失 。

我 在 2003 年 認 識 畢 神 父 的 時 候 , 他 已 是 瑪 利 諾 修 會 香 港 區 會 長 , 並 擔 任 懲 教 署 專 職 司 鐸 等 很 多 要 職 , 但 卻 仍 欣 然 答 應 出 任 普 世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香 港 分 會的 神 師 。

畢 神 父 蒙 上 主 寵 佑 , 具 多 方 面 的 天 賦 , 他 有 愛 爾 蘭 人 獨 有 的 靜 謐 幽 默 感 、 且 好 客 熱 情 , 我 和 文 之 光 神 父 時 常 到 訪 香 港 , 都 獲 得 他 熱 烈 款 待 。 他 還 從 世 界 各 地 搜 集 不 可 勝 數 的 雋 美 、 精 緻 馬 槽 收 藏 品 。 他 的 信 仰 既 深 且 廣 , 並 經 常 著 作 有 關 基 督 徒 默 禱 奧 秘 的 文 章 , 其 中 一 些 曾 在 公 教 報 及 普 世 基 督 默 禱 團 體 (香 港 分 會) 網 頁 上 刊 登 。

畢 神 父 為 人 簡 樸 、 溫 文 、 和 藹 可 親 , 是 個 真 正 的 良 師 、 慈 父 、 也 是 忠 誠 的 好 牧 者 。 正 值 我 們 為 他 悼 念 、 哀 思 之 際 , 讓 我 們 為 他 的 生 命 及 付 出 的 愛 感 恩 。 Fr. Sean , 此 刻 你 蒙 沐 主 愛 、 處 身 「光 明」 , 請 為 我 們 祈 禱 。
邱文慧
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
中港台聯絡員/中央委員會成員

祈求上主賜福庇護
驚 聞 Fr. Sean 離 世 , 返 回 天 家 , 我 們 深 感 婉 惜 , 特 向 其 家 人 表 達 深 切 的 慰 問 。 半 年 前 , 蒙 Fr. Sean 為 母 親 舉 行 追 思 彌 撒 , 神 父 的 講 道 和 代 禱 給 我 們 一 家 人 撫 慰 和 主 內 平 安 , 深 表 謝 意 。 對 默 禱 團 體 失 去 傑 出 的 靈 性 導 師 , 我 們 祈 求 上 主 賜 福 庇 護 , 願 在 天 主 懷 中 的 Fr. Sean 為 團 體 代 禱 。
Francis Kwok, Charles and Catharina Ma

 厚愛難酬,別矣良師
這 幾 年 在 默 禱 團 體 內 得 他 化 雨 之 恩 , 對 他 那 份 分 享 學 問 的 心 懷 , 有 深 刻 的 體 會 。 除 默 禱 指 導 外 , 神 父 也 引 領 我 們 認 識 不 同 的 聖 人 和 靈 修 傳 統 。 神 父 不 多 話 , 講 的 課 精 短 而 雋 永 。 我 們 不 獨 得 到 靈 性 的 滋 養 , 還 有 智 性 的 啟 迪 。

神 父 總 是 自 在 安 靜 的 。 接 近 他 的 人 , 都 感 受 到 他 在 靜 中 給 人 的 力 量 。 惟 有 心 靜 的 人 , 才 能 體 察 最 微 小 兄 弟 的 痛 苦 和 需 要 , 因 此 他 一 生 委 身 給 社 會 上 最 被 忽 略 的 人 。 神 父 的 深 度 祈 禱 生 活 , 與 他 的 生 命 緊 緊 結 合 。 這 是 他 給 我 最 大 的 啟 導 。

感 謝 畢 神 父 , 藉 著 默 禱 把 愛 留 下 。 就 如 若 望 邁 恩 神 父 臨 終 所 言 , “Whatever happens, love remains.”  難 酬 厚 愛 , 別 矣 良 師 。
陳槶輝
Jenny Chan.聖猶達堂默禱小組成員

請你繼續與我們一起默禱
畢 神 父 , 您 常 常 強 調 「默 禱」 才 是 團 體 的 中 心 , 開 會 的 內 容 要 簡 化 , 避 免 繁 文 縟 節 , 這 些 都 與 我 以 往 參 與 過 的 教 會 團 體 有 所 不 同 。 畢 神 父 , 您 為 我 們 香 港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建 立 了 一 個 重 要 的 基 礎 。

雖 然 我 直 覺 上 會 為 您 的 健 康 而 掛 心 , 但 患 有 柏 金 遜 症 的 您 , 卻 行 動 自 如 , 喜 歡 獨 來 獨 往 。 即 使 您 攜 著 大 包 物 件 或 掛 畫 , 我 們 要 送 您 一 程 , 您 總 會 推 說 : 「不 用 了 ! 我 識 路 , 我 會 坐 的 士 。 」 所 以 您 突 然 的 離 世 雖 然 讓 我 感 到 難 過 與 不 捨 , 但 我 卻 為 您 不 用 經 歷 一 般 年 老 長 者 肉 身 的 痛 苦 而 感 恩 。

畢 神 父 , 默 禱 團 體 仍 需 要 您 的 帶 領 , 請 您 繼 續 與 我 們 一 起 默 禱 。
陳羡荷
Margaret.聖猶達堂默禱小組成員

 離別原來悽美
Fr. Sean
, 還 記 得 2005 年 在 瑪 利 諾 會 院 與 您 首 次 相 遇 , 鞏 固 了 我 對 默 禱 的 委 身 , 開 啟 了 信 仰 生 活 廣 闊 無 涯 的 新 天 地 。 多 年 來 您 為 我 們 掏 盡 心 思 , 每 年 悉 心 準 備 四 旬 期 默 禱 退 省 和 周 年 大 會 , 引 領 我 們 探 討 深 邃 、 滿 是 主 愛 的 靈 修 領 域 。 您 對 我 們 悉 心 栽 培 , 為 我 們 懇 切 祈 禱 。 雖 然 您 對 我 們 期 望 殷 殷 , 但 卻 要 我 們 學 習 向 天 父 「放 下 一 切」 的 藝 術 , 那 是 因 為 您 告 訴 我 們 , 我 們 是 天 父 最 鍾 愛 的 孩 子 ── 「上 主 自 會 照 料」 。

Fr. Sean , 有 時 我 們 覺 察 到 您 事 事 盡 心 , 身 心 疲 累 , 為 您 感 到 痛 心 , 但 您 卻 一 笑 置 之 , 將 一 切 獻 給 天 主 。 您 的 言 行 一 致 、 生 活 簡 樸 、 待 人 真 純 、 謙 卑 誠 懇 , 關 懷 弱 小 、 對 主 全 心 全 靈 、 完 全 信 賴 。

去 年 我 遇 到 生 命 中 的 低 潮 , 幸 好 有 您 扶 持 、 鼓 勵 , 當 我 有 親 人 遇 上 頑 疾 時 , 請 您 為 我 獻 祭 , 您 答 道 : 「這 是 我 很 大 的 榮 幸 。 只 要 您 投 靠 上 主 , 衪 會 賜 您 足 夠 的 力 量 、 勇 氣 。」 您 還 將 彌 撒 獻 金 作 為 給 默 禱 團 體 的 捐 獻 , 我 真 是 感 激 不 盡 !

Fr. Sean , 我 現 在 深 深 體 會 : 「離 別 原 來 悽 美 。」 您 的 離 別 , 只 是 表 面 的 ── 當 我 們 掀 開 悲 悽 的 面 紗 , 竟 看 見 「光 明」 , 上 主 的 「新 天 新 地」 。
李錦如
Lina.聖猶達堂默禱小組成員

 畢尚華神父
──每位默禱者的榜樣

我 認 識 畢 尚 華 神 父 給 我 的 印 象 是 一 位 十 分 有 聖 德 的 神 父 , 為 人 謙 卑 、 簡 樸 , 很 有 愛 心 及 幽 默 感 。 他 積 極 推 動 發 展 堂 區 默 禱 小 組 的 成 立 , 並 於
2006 年 成 為 普 世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香 港 分 會) 的 神 師 。 他 主 持 過 十 多 次 默 禱 退 省 、 公 開 講 座 或 簡 介 會 等 活 動 。 目 的 是 為 使 更 多 堂 區 教 友 認 識 一 種 源 於 早 期 教 會 傳 統 , 在 靜 默 中 與 主 相 遇 的 靈 修 方 式 。 他 這 熱 心 推 動 默 禱 活 動 的 精 神 , 令 我 十 分 敬 佩 。 還 有 他 對 每 天 實 踐 默 禱 的 堅 持 , 更 應 是 每 一 位 默 禱 小 組 成 員 的 榜 樣 。
吳維良
Anthony Ng.主教座堂默禱小組成員

 愛爾蘭的眼睛
雖 然 您 已 離 世 多 日 , 但 是 您 的 教 導 、 您 的 聲 音 仍 然 彷 彿 在 我 的 耳 中 、 在 我 心 中 湧 現 。

您 說 , 大 德 蘭 的 座 右 銘 : 竟 然 不 是 要 成 聖 ; 而 是 要 成 人 性 (be fully human) , 因 為 這 人 性 令 她 謙 卑 , 投 靠 上 主 。

這 座 右 銘 是 多 麽 可 貴 , 有 如 沙 漠 中 的 綠 洲 !

您 教 導 我 們 默 禱 , 要 堅 持 誦 念 短 誦 (mantra) , 不 要 焦 慮 從 默 禱 取 得 的 成 就 , 因 為 一 切 都 是 由 基 督 滿 全 , 要 信 賴 衪 的 全 能 。 我 原 是 一 個 常 被 焦 慮 困 擾 的 可 憐 人 , 如 今 得 您 點 醒 之 後 , 我 又 能 在 靈 修 的 旅 程 上 跨 進 一 步 !

在 最 近 一 次 的 茶 聚 中 , 曾 提 及 一 首 與 您 有 著 密 切 關 係 的 歌 曲 : 當 愛 爾 蘭 眼 睛 微 笑 時 (When Irish eyes are smiling) …… 想 不 到 這 首 歌 竟 成 了 我 能 夠 再 見 到 您 的 媒 介 …… 每 一 次 我 閉 上 眼 唱 這 首 歌 之 時 , 我 都 好 似 彷 彿 夢 見 您 的 愛 爾 蘭 眼 睛 …… 這 是 夢 …… 我 有 一 個 願 望 : 願 主 垂 允 , 讓 我 能 得 再 與 您 在 天 上 相 見 , 再 目 睹 您 的 愛 爾 蘭 眼 睛 。
蘇康成
Paul So.聖瑪加利大堂默禱小組成員

 永琲漸糽R
我 深 信 上 主 我 的 天 主 會 將 最 好 的 給 予 衪 的 孩 子
。 肯 定 畢 神 父 此 刻 在 天 堂 與 天 主 一 起 同 享 新 的 永 的 生 命 。
麥偉強
Stanley Mak.聖多默宗徒堂默禱小組成員

 默存心中
今 天 是 中 華 聖 母 紀 念 日 , 正 值 本 月 是 聖 母 月 , 她 已 懷 抱 著 您 走 了
。 您 猶 如 聖 母 的 「默 存 心 」 , 非 常 觸 動 我 們 , 那 是 對 天 主 和 對 人 , 無 言 的 信 、 無 言 的 望 、 無 言 的 愛 , 把 一 切 都 默 存 心 。 祈 盼 您 在 聖 母 懷 抱 中 , 能 把 我 們 眾 默 禱 者 默 存 中 心 , 為 一 切 人 , 成 為 一 切 。  “HODIE TIBI CRAS MICHI” 今 日 是 你 , 明 日 是 我
林琣獢B袁潔菁
Frankie and Christina Lam.聖猶達堂默禱小組成員

 天鄉相見
我 向 天 父 禱 告 , 感 謝 衪 給 了 我 們 美 好 的 畢 神 父 。 現 在 他 已 回 歸 天 鄉 , 祈 求 聖 母 保 守 我 們 將 來 能 與 畢 神 父 在 天 鄉 相 見 。

懷 念 你 ── 畢 神 父
李倩珍
Rosalina.聖瑪加利大堂默禱小組成員
2009 年 5 月 24 日



向兩位「瑪利諾大佬」致敬
關傑棠

要 解 釋 一 下 何 謂 「大 佬」 , 早 一 陣 子 , 有 兩 位 美 國 神 父 過 身 , 他 們 屬 美 國 天 主 教 傳 教 會 , 俗 稱 瑪 利 諾 神 父 。 第 一 位 離 開 我 們 的 是 畢 尚 華 神 父 (Sean P. Burke) , 在 港 去 世 , 終 年 六 十 。 第 二 位 是 馬 毅 華 神 父 (Edward F. Malone) , 在 故 鄉 美 國 身 故 , 享 壽 八 十 四 歲 。 兩 位 都 是 我 認 識 並 尊 敬 的 前 輩 和 鐸 兄 。 這 回 透 過 公 教 報 , 向 他 倆 表 達 一 份 悼 念 之 情 及 對 司 鐸 聖 召 年 的 回 應 。 年 輕 朋 友 , 好 好 把 握 這 個 機 會 向 他 們 學 習 …… 「大 佬」 雖 有 點 江 湖 味 , 但 他 們 的 善 行 實 在 贏 得 公 教 和 非 公 教 人 士 的 景 仰 !

中 國 人 敬 老 , 就 先 講 馬 神 父 罷 ! 他 是 教 區 聖 神 修 院 的 神 學 教 授 , 我 是 他 的 學 生 。 談 教 學 和 著 作 , 他 不 算 是 世 界 級 的 頂 尖 神 學 家 , 但 論 關 心 學 生 的 福 祉 , 他 簡 直 是 慈 父 。 只 要 你 專 心 聽 講 , 考 試 一 定 合 格 。 每 年 學 期 終 結 , 優 良 的 傳 統 是 馬 神 父 必 定 邀 請 全 班 修 士 同 學 去 美 國 會 所 (American Club) 大 吃 牛 排 餐 , 人 人 盡 興 而 返 。 還 記 得 蔡 詩 亞 神 父 最 「勁」 , 居 然 可 以 「鯨 吞」 一 磅 美 國 頂 級 牛 肉 , 羨 煞 旁 人 ……

馬 神 父 的 主 動 協 助 , 改 變 了 我 的 鐸 職 生 活 。 在 柴 灣 海 星 堂 服 務 五 年 後 , 教 區 批 准 我 兩 年 到 海 外 進 修 。 原 本 計 劃 去 美 國 馬 利 蘭 州 巴 爾 的 摩 市 的 耶 穌 會 大 學 進 修 心 理 輔 導 , 可 惜 一 位 剛 剛 在 那 兒 畢 業 回 港 的 神 父 患 上 精 神 病 ; 結 果 申 請 給 教 區 否 決 。 馬 神 父 得 悉 這 事 , 積 極 替 我 穿 針 引 線 , 最 後 我 在 加 州 柏 克 萊 大 學 附 屬 神 學 院 落 腳 , 也 是 在 耶 穌 會 神 父 指 導 下 , 修 畢 兩 年 神 學 碩 士 課 程 。 這 兩 年 是 我 一 生 中 最 愉 快 的 學 習 日 子 , 亦 肯 定 了 自 己 日 後 的 堂 區 牧 民 事 工 。

我 從 未 跟 畢 神 父 一 起 工 作 過 , 對 他 的 認 識 就 不 能 離 開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了 。 修 士 年 代 我 曾 經 在 牛 頭 角 福 華 邨 實 習 , 後 來 由 於 重 建 工 程 , 堂 區 成 員 陸 續 遷 往 官 塘 區 的 順 利 邨 , 我 也 跟 他 們 時 有 聯 絡 。 畢 神 父 , 這 位 有 愛 爾 蘭 血 統 的 鐸 友 , 就 在 順 利 臨 時 安 置 區 開 展 了 耆 康 工 作 。 在 一 列 一 列 的 鋅 鐵 平 房 , 他 對 老 人 家 的 關 愛 和 服 務 , 孕 育 了 今 天 規 模 龐 大 、 專 門 照 顧 長 者 的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Helping Hand) 。 他 既 是 創 會 人 、 是 總 監 , 也 是 第 一 位 身 先 士 卒 的 員 工 ……

最 叫 我 感 動 和 印 象 深 刻 是 這 位 年 輕 美 國 神 父 居 然 可 以 做 起 男 護 士 來 , 替 失 禁 的 伯 伯 清 理 糞 便 ; 那 麼 不 經 意 及 那 麼 自 然 。 修 士 年 代 , 自 己 曾 經 暑 假 在 聖 母 醫 院 實 習 , 我 深 深 體 會 箇 中 滋 味 , 而 這 位 鐸 兄 做 到 了 ! 後 來 協 會 工 作 擴 展 到 柴 灣 臨 時 房 屋 區 , 與 畢 神 父 接 觸 的 機 會 相 應 多 了 , 也 不 時 安 排 堂 區 的 青 年 給 長 者 做 點 清 潔 工 作 , 蠻 有 意 義 。 跟 神 父 不 算 深 交 , 但 對 「伸 手 助 人」 的 工 作 一 直 大 力 支 持 ; 許 多 孤 獨 老 人 由 於 畢 神 父 的 善 念 、 善 志 及 善 工 都 能 安 享 晚 年 ……
2010 年 2 月 7 日

 

已故瑪利諾會畢尚華神父
獲紅十字會追頒人道年獎

已 故 瑪 利 諾 會 畢 尚 華 神 父 (Sean P. Burke, 1946-2009) 獲 追 頒 第 三 屆 「香 港 人 道 年 獎」 , 以 表 揚 他 生 前 對 基 層 人 士 和 傷 病 者 的 貢 獻 。

主 辦 「香 港 人 道 年 獎」 的 香 港 紅 十 字 會 和 香 港 電 台 稱 許 畢 神 父 服 務 基 層 市 民 逾 三 十 年 , 「一 生 不 間 斷 地 關 懷 基 層 及 傷 病 者 , 他 對 人 道 服 務 的 熱 誠 及 貢 獻 對 後 世 有 著 指 導 性 及 典 範 作 用」。

畢 尚 華 神 父 一 九 七 四 年 由 美 國 來 港 服 務 , 七 八 年 返 回 美 國 晉 鐸 , 同 年 派 來 香 港 服 務 , 並 在 港 創 辦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八 二 年 參 與 「善 寧 會」 , 九 四 年 出 任 監 獄 專 職 司 鐸 , 協 調 本 地 廿 四 所 懲 教 單 位 的 天 主 教 牧 民 工 作 ,   二 0 0 九 年 離 世 前 仍 駐 懲 教 署 總 部 。 畢 神 父 生 前 亦 是 香 港 露 宿 救 濟 會 委 員 , 致 力 服 務 有 需 要 的 人 。 去 年 五 月 五 日 畢 神 父 因 急 性 肺 炎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六 十 三 歲 。

「香 港 人 道 年 獎」 本 年 共 有 五 人 獲 獎 , 以 表 揚 他 們 在 社 會 上 發 揮 人 道 精 神 。
2010 年 5 月 30 日

 

伸手助人協會院舍揭幕
取名「畢尚華神父護老頤養院」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為 西 貢 「畢 尚 華 神 父 護 老 頤 養 院」 舉 行 開 幕 典 禮 , 紀 念 這 位 瑪 利 諾 神 父 長 期 服 務 本 地 長 者 的 貢 獻 。

院 舍 由 該 會 成 員 、 長 者 和 多 位 瑪 利 諾 神 父 見 證 下 揭 幕 。 該 院 於 六 月 投 入 服 務 , 可 照 顧 二 百 一 十 二 位 長 者 。 畢 神 父 (S. Burke) 於 一 九 七 八 年 協 助 創 立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曾 擔 任 行 政 總 監 及 主 席 , 九 年 逝 世 時 仍 為 該 會 副 主 席 。
2011 年 11 月 21 日

 

護老院以畢尚華神父命名
帶出傳教士生前服務長者貢獻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新 的 護 老 院 舍 早 前 以 畢 尚 華 神 父 (S. Burke) 命 名 , 讓 更 多 人 懷 念 這 位 瑪 利 諾 會 傳 教 士 對 長 者 的 貢 獻 。

畢 神 父 表 親 、 瑪 利 諾 修 女 克 里 根 (E . Kerrigan) 十 一 月 十 一 日 為 西 貢 (鄰 近 馬 鞍 山) 「畢 尚 華 神 父 護 老 頤 養 院」 主 持 揭 幕 儀 式 時 , 稱 許 畢 神 父 致 力 推 動 長 者 福 祉 , 指 他 為 幫 助 缺 乏 照 顧 的 長 者 , 與 他 們 一 起 住 在 臨 屋 區 。

在 台 灣 服 務 愛 滋 病 患 者 的 克 里 根 修 女 對 本 報 説 , 畢 神 父 謙 遜 地 活 出 關 懷 弱 小 的 傳 教 使 命 : 「這 正 如 基 督 愛 人 般 。 傳 教 士 不 僅 停 留 於 滿 足 受 助 者 食 、 住 等 生 活 所 需 的 層 面 , 也 讓 他 們 有 更 豐 盛 的 生 命 。」

院 舍 獲 獎 券 基 金 資 助 興 建 , 樓 高 四 層 , 於 六 月 投 入 服 務 , 提 供 自 負 盈 虧 和 社 署 安 排 的 宿 位 , 可 照 顧 二 百 一 十 二 位 長 者 。 院 內 設 有 物 理 治 療 和 職 業 治 療 設 施 , 並 會 安 排 義 工 探 望 長 者 院 友 。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副 總 幹 事 黃 炳 財 説 , 畢 神 父 與 該 會 成 員 回 應 安 老 服 務 趨 勢 , 從 住 屋 協 助 , 到 今   天 發 展 出 康 樂 和 專 業 照 顧 等 服 務 。 「畢 神 父 也 致 力 為 不 同 的 弱 勢 社 群 爭 取 權 利 , 這 項 命 名 讓 更 多 人 認 識 他 對 社 會 的 貢 獻 。」 他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稱 , 院 舍 於 九 年 前 起 籌 建 , 本 著 「全 人 照 顧 、 個 別 關 懷」 的 理 念 , 兼 顧 長 者 身 心 和 各 方 面 的 需 要 。

另 一 方 面 , 瑪 利 諾 會 蘇 主 榮 神 父 (E . Wurth) 於 該 活 動 上 對 本 報 説 , 畢 神 父 在 港 傳 教 逾 三 十 年 , 期 間 一 直 主 動 留 意 社 會 需 要 , 亦 因 此 與 該 協 會 開 展 各 類 長 者 服 務 。

普 世 基 督 徒 默 禱 團 體 (香 港 分 會) 聯 絡 員 李 錦 如 説 , 祈 禱 能 夠 為 愛 德 服 務 賦 予 力 量 , 她 指 畢 神 父 擔 任 該 團 體 神 師 時 亦 肯 定 默 禱 加 強 了 他 的 愛 心 。

該 會 服 務 使 用 者 、 長 者 余 翠 感 謝 畢 神 父 向 社 會 宣 揚 敬 老 信 息 : 「協 會 每 年 義 賣 曲 奇 , 畢 神 父 藉 此 機 會 到 聖 堂 義 賣 和 跟 教 徒 分 享 。」 她 期 望 其 他 教 徒 延 續 畢 神 父 的 精 神 。

畢 神 父 一 九 七 八 年 協 助 創 立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 曾 擔 任 該 會 行 政 總 監 及 主 席 , 九 年 逝 世 時 仍 為 副 主 席 。 畢 神 父 亦 有 份 創 辦 善 別 輔 導 機 構 「善 寧 會」 , 他 離 世 前 擔 任 監 獄 專 職 司 鐸 , 去 年 更 獲 紅 十 字 會 追 頒 人 道 年 獎 。
2011 年 12 月 18 日

 

愛的化身:畢尚華神父逝世十周年
李錦如

每 年 復 活 節 , 瑪 利 諾 會 畢 尚 華 神 父 (Fr Sean Patrick Burke MM, 1946-2009) 的 音 容 , 他 的 安 靜 、 悠 和 、 温 文 爾 雅 、 他 對 上 主 的 信 靠 、 對 所 有 兄 弟 姐 妹 的 包 容 , 都 在 腦 海 一 一 浮 現 ……

二 0 0 五 年 四 旬 期 退 省 的 一 個 週 五 的 晚 上 , 我 在 赤 柱 瑪 利 諾 神 父 會 院 , 初 遇 畢 神 父 , 畢 神 父 親 自 將 食 物 加 熱 , 逐 一 遞 給 我 們 每 一 位 退 省 者 , 熱 心 款 待 , 到 了 週 日 出 靜 前 , 他 帶 我 們 到 花 園 觀 賞 植 物 , 給 我 們 介 紹 每 一 棵 植 物 、 花 草 的 名 字 和 特 性 …… 畢 神 父 性 格 温 婉 , 平 時 常 帶 笑 容 , 但 卻 不 多 話 。 他 在 四 十 多 歲 黄 金 年 華 時 , 偶 然 讀 到 基 督 徒 默 禱 宗 師 本 篤 會 若 望 ․ 邁 恩 神 父 (Fr. John Main OSB) 的 教 導 , 如 獲 至 寶 , 畢 神 父 每 天 實 踐 默 禱 十 六 年 , 讓 他 在 紛 亂 中 找 到 生 命 的 核 心 , 覺 得 由 於 每 位 弟 兄 姐 妹 都 是 基 督 的 肖 像 , 我 們 自 然 都 應 彼 此 相 愛 。

記 得 他 在 二 0 0 九 年 五 月 五 日 突 然 蒙 主 寵 召 , 愛 他 的 人 失 去 所 愛 所 依 、 多 麽 慟 …… 原 來 他 轉 做 愛 的 化 身 華 麗 轉 身 成 為 默 默 守 護 默 禱 團 體 整 整 十 個 年 頭 的 天 使 雖 然 默 禱 團 體 由 二 至 三 個 發 展 到 目 前 十 四 個 定 期 默 禱 小 組 、 為 組 員 淨 化 心 靈 , 與 主 相 遇 , 其 間 我 們 經 歷 不 少 誤 解 、 矛 盾 、 和 困 難 , 但 都 懂 得 向 天 上 的 畢 尚 華 神 父 求 助 , 請 他 轉 禱 , 有 幸 都 能 迎 刃 而 解 。 畢 尚 華 神 父 , 衷 心 感 謝 你 ! 雖 然 畢 神 父 未 曾 服 務 堂 區 , 舉 行 辭 靈 彌 撒 的 基 督 君 王 小 堂 水 洩 不 通 , 不 只 是 懲 教 署 銀 樂 隊 悲 壯 地 奏 起 哀 樂 , 社 會 上 各 階 層 的 人 都 來 送 他 最 後 一 程 , 也 包 括 他 曾 關 顧、 珍 惜 的 露 宿 者 之 家 的 朋 友 。 有 位 我 們 不 認 識 的 在 吉 隆 坡 修 院 的 修 生 吿 知 我 們 , 他 患 上 嚴 重 抑 鬱 症 , 有 自 殺 傾 向 , 畢 神 父 得 悉 後 , 立 即 放 下 一 切 , 到 他 身 旁 陪 伴 他 、 為 他 祈 禱 。 我 們 為 神 父 做 離 世 特 輯 時 , 才 恍 然 發 覺 畢 神 父 除 了 在 瑪 利 諾 修 會 , 曾 任 多 屆 會 長 , 在 懲 教 署 擔 任 專 職 司 鐸 多 年 , 此 外 畢 神 父 曾 在 多 個 慈 善 團 體 擔 任 要 職 , 例 如 伸 手 助 人 協 會 善 寧 會、 露 宿 者 之 家 協 會 等 等 , 是 位 「名 人」 , 逝 世 後 二 0 一 0 年 畢 神 父 獲 紅 十 字 會 追 封 給 他 「年 度 人 道 獎」 , 也 有 以 他 命 名 的 「伸 手 助 人 畢 尚 華 神 父 護 理 安 老 院」 , 紀 念 他 的 功 績 。 他 的 謙 遜 仁 愛 , 不 知 感 動 了 多 少 人 的 心 靈 深 處 , 也 讓 我 們 藉 著 祈 禱 和 畢 神 父 的 芳 表 , 與 基 督 的 心 連 心 !

畢 神 父 也 曾 吿 訴 我 們 , 他 曾 看 顧 一 位 要 在 監 獄 渡 過 終 生 的 囚 友 , 有 如 身 在 幽 谷 , 凡 對 探 望 者 , 不 發 一 言 , 畢 神 父 教 他 做 默 禱 , 也 沒 反 應 , 神 父 在 身 旁 默 禱 , 終 於 一 年 之 後 , 經 過 潛 移 默 化 、 上 主 的 恩 寵 , 這 囚 友 擁 抱 神 父 、 盡 訴 心 中 情 !

二 0 0 八 年 三 月 當 我 媽 媽 確 診 癌 症 、 但 卻 不 想 我 失 信 取 消 帶 領 去 聖 地 朝 聖 , 畢 神 父 為 我 媽 媽 獻 祭 , 還 寫 下 : 「母 親 的 愛 無 可 比 擬 , 讓 孩 子 高 飛 , 尋 覓 理 想 。」 美 麗 而 永 的 遺 言 …… 最 後 媽 媽 一 年 多 後 、 神 父 離 世 一 個 月 後 去 世 , 之 後 我 在 天 上 便 有 兩 個 護 守 天 使 。

記 得 畢 神 父 的 夢 想 是 每 個 人 都 能 學 會 和 實 踐 默 禱 靈 修 , 深 諳 「有 主 同 偕 , 我 何 懼 之 有」 的 智 慧 , 年 前 我 突 然 患 上 重 疾 時 , 本 來 欣 然 接 受 手 術 , 怎 料 進 手 術 室 前 , 突 然 感 到 萬 分 驚 恐 , 但 在 千 鈞 一 發 之 際 , 收 到 畢 神 父 的 摯 友 金 東 周 神 父 電 郵 , 謂 身 在 意 大 利 亞 西 西 , 會 聯 同 聖 人 和 畢 神 父 一 起 為 我 祈 禱 , 竟 然 令 我 的 憂 慮 立 刻 一 一 掃 除 , 謝 謝 你 , 畢 神 父 !

多 年 來 畢 神 父 為 囚 友 寫 下 激 勵 人 心 的 智 慧 箴 言 , 我 們 摘 錄 其 中 片 段 , 連 同 神 父 為 默 禱 者 的 靈 修 指 導 , 結 集 成 書 , 盼 望 使 在 塵 世 事 奉 囚 友 三 十 多 年 的 畢 神 父 的 亡 靈 , 聊 以 吿 慰 ……

畢 神 父 對 於 上 主 的 全 心 信 靠 , 尤 其 令 人 驚 歎 ! 有 一 次 在 退 省 中 , 畢 神 父 分 享 他 天 上 午 , 瑪 利 諾 會 請 來 財 務 顧 問 , 教 導 會 士 們 退 休 理 財 之 道 , 神 父 沒 有 參 加 , 反 而 到 沙 灘 漫 步 , 他 説 : 有 了 耶 鮮 在 心 中 , 已 經 足 夠 !

畢 神 父 , 你 活 出 了 豐 盛 、 美 滿 的 人 生 , 雖 然 晚 年 你 患 上 柏 金 遜 症 , 深 受 頑 疾 之 苦 , 卻 從 不 抱 怨 , 每 天 懷 著 喜 樂 、 平 安 去 祈 禱 , 獻 上 服 務 , 藉 著 你 對 主 的 深 情 、 真 誠 的 善 行 , 將 基 督 愛 的 烙 印 , 刻 在 所 有 你 遇 上 的 人 的 心 坎 裡 , 對 事 主 、 愛 人 沒 有 一 小 步 的 退 讓 。

不 論 是 否 基 督 徒 曾 經 受 惠 於 畢 神 父 的 愛 和 幫 助 、 以 及 欣 賞 、 仰 慕 他 的 朋 友 , 今 年 五 月 六 日 晚 上 六 時 四 十 五 分 , 請 到 北 角 聖 猶 達 堂 參 加 紀 念 畢 尚 華 神 父 的 彌 撒 聖 祭 , 讓 上 天 和 地 下 的 歌 詠 圑 , 聯 同 你 們 牽 掛 畢 神 父 朋 友 , 一 起 向 天 父 感 恩 、 感 謝 祂 賜 給 我 們 愛 主 愛 人 的 畢 神 父 所 立 的 典 範 , 幫 助 我 們 無 論 何 時 、 何 地 , 都 懂 得 信 靠 主 、 愛 慕 主 : 彌 撒 後 會 派 發 畢 神 父 的 著 作 專 輯 。

作者為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WCCM
香港國際聯絡員

2019 年 4 月 14 日


慕--以愛懷念 良師益友 瑪利諾會士畢尚華神父逝世5周年 (1946-2009), 普世基督徒默禱團體 (香港分會).
In Loving Memory of Fr. Sean P. Burke MM 1920-2010, The World Community for Christian Meditation (Hong Kong).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0.
Maryknoll Fathers and Brothers in Hong Kong 1920-2010, Maryknoll Fathers & Brothers, 2011.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