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YU, Agnes FDCC
俞桂芝修女

* 1915  9 月 25 日在門 (Macau) 出生
* 1944 
8 月 1 日在門入會
* 1947 
8 月 14 日宣發初願
* 1952 
9 月 15 日在香港矢發終身願
* 2018 
10 月 22 日在香港逝世

Farewell to Canossian centenarian

Sister Agnes Yu, of the Canossian Daughters of Charity, died peacefully at the Villa Bakhita Canossian Convent, Hong Kong, in the late afternoon of 22 October 2018, at the age of 103.

Sister Yu was born in Macau on 25 September 1915. In 1944 she joined the Canossian religious family in Macau and made her first profession on 14 August 1947. Her entire life was dedicated to education as a teacher and an administrator in Canossa Convent School and St. Mary’s Canossian School (Chinese Section).

In Macau, she worked at Sacred Heart Canossian College (Chinese Section), Escola Canossa and in Magdalene School, in Fai Chi Kei. She had been superior of the St. Francis and Mongha communities. In 1996, she was transferred to Villa Bakhita. In 2007, she suffered a stroke and was confined to bed.

Sister Yu was a cheerful, optimistic, open and warm person. She loved her students, especially the poor and weak ones. She would spend a lot of time showing her concern and helping them.

She also cared for the well being of teachers, including their families. She did her best to keep teachers up to date so that they could fulfill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During the past 10 years in which she was bedridden, many of her past students and teachers from all parts of the world came to visit because of the great love and respect they had for her.

We are sure that the Lord has received her immediately into his embrace.

The Canossian Sisters thank the readers, relatives and friends for their prayers for the repose of her soul. May she rest in peace.
4 November 2018


 

嘉諾撒仁愛女修會
俞桂芝修女安息主懷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俞 桂 芝 修 女 , 於 二 0 一 八 年 十 月 廿 二 日 下 午 回 歸 主 懷 , 在 世 寄 居 一 百 零 三 載 。

俞 桂 芝 修 女 於 一 九 一 五 年 九 月 廿 五 日 在 澳 門 出 生 , 四 四 年 八 月 一 日 在 澳 門 加 入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 並 於 四 七 年 八 月 十 四 日 矢 發 初 願 。 她 於 一 九 五 二 年 九 月 十 五 日 在 香 港 宣 發 永 願 。

俞 修 女 曾 在 澳 門 嘉 諾 撒 聖 心 中 文 中 學 、 培 貞 學 校 、 嘉 諾 撒 瑪 大 肋 納 學 校 任 教 、 當 校 長 、 及 從 事 牧 民 等 服 務 ; 在 香 港 曾 於 嘉 諾 撒 修 院 學 校 、 嘉 諾 撒 聖 瑪 利 學 校 (中 文 部) 服 務 。 此 外 , 俞 桂 芝 修 女 亦 分 別 在 澳 門 和 香 港 的 修 會 團 體 擔 任 院 長 的 職 務 。 至 一 九 九 六 年 , 才 被 調 回 香 港 的 柏 姬 達 團 體 ; 二 0 0 七 年 , 俞 修 女 因 中 風 而 須 卧 床 。

俞 修 女 為 人 風 趣 樂 觀 , 平 易 近 人 , 對 於 頑 皮 和 成 績 不 如 理 想 的 學 生 , 也 同 樣 接 納 , 為 他 們 花 上 更 多 的 時 間 。

對 於 教 師 , 她 非 常 關 心 他 們 的 家 庭 , 提 拔 他 們 , 讓 他 們 的 資 歷 能 符 合 教 育 當 局 的 要 求 。 她 講 聖 經 故 事 時 , 娓 娓 動 聽 , 吸 引 很 多 人 走 向 耶 穌 。 當 她 中 風 卧 床 期 間 , 不 斷 有 教 師 和 學 生 從 世 界 各 地 回 來 探 望 她 。

俞 桂 芝 修 女 的 殯 葬 禮 已 於 十 月 廿 四 日 假 堅 道 嘉 諾 撒 修 院 聖 堂 舉 行 。 彌 撒 後 安 葬 於 跑 馬 地 天 主 教 墳 場 。 俞 修 女 的 家 人 及 嘉 諾 撒 仁 愛 女 修 會 感 謝 各 位 親 友 為 俞 修 女 代 禱 , 俾 能 早 登 天 國 。
2018 年 11 月 4 日


 

懷念俞桂芝修女
雲棣煇

香 港 好 友 從 微 信 中 吿 知 我 俞 修 女 回 歸 父 家 的 消 息 , 難 過 傷 心 之 餘 , 多 的 是 悵 然 若 失 , 無 奈 身 在 遙 遠 的 彼 岸 未 能 親 睹 修 女 最 後 面 、 送 她 一 程 , 永 遠 是 一 個 遺 憾 。

今 夜 月 滿 高 掛 , 躺 在 床 上 , 又 是 無 眠 的 一 晚 , 與 俞 修 女 相 交 相 知 超 過 半 個 世 紀 , 昔 日 情 景 一 幕 幕 重 現 腦 海 。 一 九 六 四 年 因 一 個 偶 然 的 機 會 , 我 從 離 島 長 洲 官 校 初 中 二 , 轉 到 了 九 龍 名 校 聖 瑪 利 嘉 諾 撒 中 學 高 中 一 年 級 , 俞 修 女 正 好 是 當 時 中 文 部 的 校 長 。

畢 竟 兩 校 在 某 程 度 上 存 在 一 定 的 距 離 , 故 此 俞 修 女 對 我 學 習 方 面 甚 是 著 緊 , 怕 我 少 讀 一 年 課 程 趕 不 上 , 還 有 在 新 環 境 、 陌 生 的 同 學 間 相 處 等 各 細 節 都 伸 出 援 手 、 鼓 勵 和 開 導 , 與 想 像 中 嚴 肅 不 苟 言 笑 的 校 長 形 象 截 然 不 同 , 既 和 藹 又 親 切 , 這 是 她 給 我 的 第 一 個 印 象 。

三 年 的 高 中 轉 眼 又 離 歌 高 奏 , 大 部 份 的 同 學 都 投 考 師 範 教 育 學 院 、 護 士 培 訓 等 較 適 合 女 性 的 行 業 , 可 惜 當 年 我 未 足 十 八 歲 , 報 名 被 拒 諸 門 外 。 眼 見 暑 假 後 同 學 們 都 展 開 新 一 頁 , 自 己 卻 呆 在 家 中 斯 人 獨 憔 悴 , 雖 然 後 來 廣 華 醫 院 的 護 士 培 訓 班 免 試 取 錄 (因 為 會 考 生 物 科 成 績 優 良 吧 ! 一 笑) 但 仍 要 等 到 翌 年 生 日 後 滿 十 八 歲 才 可 以 入 讀 。 在 這 段 真 空 的 日 子 也 得 到 修 女 的 開 解 和 安 慰 。 直 至 我 另 找 到 銀 行 的 工 作 , 放 棄 等 待 護 士 的 培 訓 , 而 修 女 也 被 調 回 澳 門 工 作 , 見 面 、 通 話 才 少 了 , 改 為 魚 雁 互 通 。

俞 修 女 是 一 位 極 孝 順 的 女 兒 , 年 中 只 要 能 抽 到 時 間 , 都 會 乘 船 來 港 探 望 住 在 香 港 仔 安 老 院 年 邁 的 母 親 , 其 實 當 年 修 女 已 年 過 七 十 , 獨 自 一 人 長 途 跋 涉 從 澳 門 乘 船 來 香 港 , 再 乘 巴 士 到 香 港 仔 , 還 要 携 帶 半 打 俞 媽 媽 特 別 愛 飲 的 罐 裝 可 樂 汽 水 , 真 的 不 容 易 呀 ! 因 事 緣 有 一 次 我 休 假 , 到 港 澳 碼 頭 接 她 , 陪 同 到 老 人 院 , 才 知 道 甚 麼 叫 舟 車 勞 頓 。

我 在 銀 行 工 作 廿 八 年 後 , 機 緣 巧 合 , 找 到 了 一 份 更 適 合 我 做 的 工 作 , 就 是 到 尖 沙 咀 玫 瑰 堂 當 堂 區 秘 書 , 在 辦 公 室 可 以 遙 望 到 當 年 上 課 的 班 房 , 而 俞 修 女 也 曾 在 玫 瑰 堂 教 過 慕 道 班 , 當 時 也 來 此 探 望 過 修 女 , 所 以 當 一 九 九 五 年 某 一 天 , 俞 修 女 不 聲 不 響 的 出 現 在 我 辦 公 室 , 給 我 一 個 意 外 驚 喜 : 喜 的 是 她 不 遠 千 里 來 探 我 , 讓 我 可 以 再 次 擁 抱 這 位 慈 祥 、 痛 錫 我 的 長 輩 , 驚 的 是 她 一 位 老 人 在 路 途 上 的 安 危 。

做 修 女 就 得 聽 命 服 從 長 上 的 調 配 這 回 天 從 人 願 , 修 女 也 回 到 堅 道 總 修 院 服 務 , 我 以 為 我 們 又 可 以 常 見 面 了 。 誰 知 一 場 八 九 民 運 , 遠 在 美 國 的 妹 妹 不 放 心 我 在 香 港 , 因 此 為 我 一 家 申 請 移 民 。 一 九 九 九 年 又 得 和 俞 修 女 分 隔 兩 地 , 偶 爾 返 香 港 必 定 到 修 院 探 望 修 女 , 一 敍 舊 情 , 時 她 的 頸 骨 無 力 , 頭 垂 得 很 低 , 矮 小 的 個 子 顯 得 更 細 小 , 她 竟 能 幽 自 己 一 默 的 説 : 「我 喜 歡 低 頭 思 故 鄉 呢 !」 我 相 信 她 如 今 已 在 天 上 的 家 鄉 了 。 二 0 0 四 年 回 香 港 是 修 女 最 後 一 次 和 我 促 膝 而 談 , 當 我 知 道 她 在 二 0 0 七 年 中 風 後 , 第 二 年 回 來 探 她 時 , 她 已 卧 床 、 不 言 不 語 、 眼 睛 也 沒 有 張 開 看 我 一 眼 。 但 我 感 覺 到 她 會 聽 到 我 對 她 説 的 話 和 唱 給 她 最 喜 歡 聽 的 「花 地 瑪 聖 母」 歌 , 因 為 我 看 見 她 眼 角 滲 出 滴 滴 淚 水 。

致 俞 修 女 : 「你 這 十 一 年 卧 床 的 日 子 是 怎 樣 捱 過 的 呢 ? 千 萬 不 捨 , 也 得 承 認 這 是 為 你 最 好 的 結 局 , 相 信 你 在 天 之 靈 也 不 會 忘 記 我 這 個 不 成 氣 候 的 學 生 , 正 如 你 也 知 道 你 永 遠 在 我 的 懷 念 和 祈 禱 中 。 親 愛 的 俞 修 女 , 你 知 道 我 在 想 你 嗎 ?」

寫於紐約
2018 年 12 月 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