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LEUNG, Goretti SH
梁建玲修女

 

* 1954 年在香港出生
* 1987
年在台灣 (Taiwan) 入會
* 1997 年宣發永願
* 2016
 9  11 日在香港逝世


苦困中懷抱上主的愛——
拯望會梁建玲修女談聖召

拯 望 會 會 祖 真 福 主 顧 瑪 利 亞 曾 這 樣 説 : 「我 們 的 心 要 如 熔 爐 一 樣 , 不 斷 地 為 生 者 及 死 者 迸 出 愛 的 火 花 。」 經 過 一 百 五 十 年 的 考 驗 , 拯 望 會 的 修 女 們 仍 然 繼 續 她 們 會 祖 的 那 份 精 神 , 為 生 者 死 者 的 靈 魂 的 永 遠 幸 福 而 努 力 , 迸 發 出 熾 熱 的 生 命 火 花 。 今 期 聖 召 專 訪 , 拯 望 會 梁 建 玲 修 女 將 為 各 位 讀 者 分 享 她 的 聖 召 歷 程 , 以 及 她 十 九 年 來 加 入 拯 望 會 的 感 受 。

在 分 享 個 人 經 歷 前 , 梁 修 女 可 否 為 讀 者 們 先 介 紹 拯 望 會 的 神 恩 與 使 命 呢 ? 「我 們 修 會 創 立 於 十 九 世 紀 , 由 真 福 主 顧 瑪 利 亞 修 女 所 創 立 , 由 於 創 會 時 得 到 耶 穌 會 很 大 的 幫 助 , 而 且 聖 依 納 爵 神 操 的 精 神 , 與 我 們 會 祖 的 靈 修 精 神 確 有 相 通 之 處 , 同 時 , 我 們 的 會 憲 主 要 是 來 自 耶 穌 會 的 , 強 調 在 內 心 的 自 由 下 去 分 辨 天 主 的 聖 意 。」 梁 修 女 説 。

「會 祖 在 創 會 之 前 , 已 是 一 位 活 潑 虔 誠 的 女 子 , 她 出 生 於 中 等 家 庭 , 然 而 卻 沒 有 因 為 自 己 擁 有 的 幸 福 , 而 忽 視 受 苦 者 , 她 尤 其 敏 感 已 去 世 者 所 受 的 痛 苦 , 自 幼 已 經 邀 請 小 朋 友 們 為 亡 者 祈 禱 , 關 懷 煉 獄 中 的 弟 兄 姊 妹 。 在 未 創 立 修 會 前 , 她 本 想 加 入 當 地 的 修 會 , 然 而 , 由 於 健 康 及 其 他 一 些 問 題 , 未 獲 接 受 。 她 願 意 在 生 活 中 不 斷 去 感 受 天 主 的 愛 , 將 自 己 交 給 天 主 , 奉 獻 自 己 , 於 是 , 創 立 了 我 們 拯 望 會 , 為 亡 者 及 受 苦 者 完 全 奉 獻 自 己 給 愛 我 們 的 主 。 這 也 是 本 會 的 一 個 特 殊 恩 典 , 依 靠 天 主 的 仁 愛 , 為 生 者 與 亡 者 的 永 福 祈 禱 、 工 作 、 受 苦 和 奉 獻 , 生 活 諸 聖 相 通 的 精 神 。」 梁 修 女 續 説 。

現 時 妳 們 拯 望 會 在 香 港 的 情 況 如 何 昵 ? 從 事 甚 麼 服 務 ? 「現 時 , 我 們 在 香 港 共 有 五 位 修 女 , 其 中 三 位 已 經 退 休 了 ! 不 過 , 她 們 仍 然 努 力 從 事 天 主 的 事 業 , 透 過 聯 絡 朋 友 、 敎 書 時 認 識 的 舊 生 、 家 長 和 堂 區 的 朋 友 , 聆 聽 他 們 生 活 的 喜 與 憂 , 幫 助 他 們 感 受 天 主 的 愛 。 另 外 , 有 一 位 修 女 是 負 責 「希 望 之 友」 , 這 是 個 分 享 我 們 修 會 神 恩 的 敎 友 組 織 , 以 諸 聖 相 通 功 , 為 亡 者 祈 禱 、 行 愛 德 和 奉 獻 作 宗 旨 。 至 於 我 自 己 , 是 從 事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的 , 透 過 與 病 患 者 分 享 去 實 踐 修 會 的 神 恩 。 其 實 , 我 們 不 只 是 為 亡 者 , 同 時 是 為 現 在 有 需 要 的 兄 弟 姊 妹 奉 獻 , 讓 人 感 受 天 主 的 愛 與 帶 給 人 的 希 望 。」

梁修女的聖召路途:從困苦裡走到基督的希望中 
梁 修 女 , 妳 當 初 如 何 與 主 相 遇 呢 ? 為 何 選 擇 拯 望 會 這 條 道 路 ? 「我 很 小 時 已 經 喜 歡 當 修 女 , 但 那 時 主 要 因 為 家 庭 貧 困 、 生 活 不 順 利 而 產 生 這 心 願 。 直 至 長 大 , 到 醫 院 工 作 , 那 時 , 我 目 睹 一 位 老 人 家 很 孤 獨 地 去 世 , 心 中 很 難 過 , 一 方 面 希 望 他 可 以 真 的 結 束 人 間 痛 苦 而 在 天 上 享 受 福 樂 , 另 一 方 面 , 這 件 事 給 予 我 很 深 感 受 , 希 望 自 己 能 夠 陪 伴 這 樣 的 老 人 , 救 他 們 的 靈 魂 。 其 後 , 我 作 過 八 天 避 靜 , 然 而 , 仍 未 能 決 定 方 向 , 最 後 , 作 了 聖 依 納 爵 日 常 生 活 中 的 神 操 , 肯 定 了 自 己 小 時 的 渴 求 , 決 定 加 入 修 會 。」 梁 修 女 分 享 説 。

「我 曾 在 拯 望 會 工 作 , 但 對 修 會 並 不 認 識 , 而 且 認 為 修 女 們 為 亡 者 祈 禱 是 一 件 很 消 沉 的 事 。 那 時 , 我 想 自 己 的 生 活 已 經 很 辛 苦 了 , 又 怎 會 選 擇 這 修 會 呢 ? 我 當 時 多 少 是 抱 著 一 種 逃 避 痛 苦 的 心 態 去 尋 找 修 會 , 最 後 , 幸 得 一 位 拯 望 會 的 修 女 與 我 分 享 , 才 使 我 改 變 過 來 , 明 白 修 會 的 精 神 是 為 幫 助 人 達 到 受 造 的 目 的 , 就 是 享 見 天 主 , 和 天 主 一 起 。」 梁 修 女 續 説 。

「那 位 修 女 令 我 進 一 步 體 會 到 天 主 的 愛 , 祂 不 單 是 救 人 的 天 主 , 也 是 我 們 的 父 親 。 明 白 到 天 主 已 經 給 了 我 很 多 禮 物 , 尤 其 是 雙 親 默 默 中 顯 示 對 我 們 的 愛 。 小 時 的 困 難 是 助 我 成 長 所 需 的 , 敎 給 我 耐 性 的 重 要 , 在 日 後 的 生 活 中 對 我 也 是 重 要 的 。 我 深 信 天 主 愛 我 , 會 使 我 成 為 可 愛 的 , 因 此 我 對 人 生 也 愈 來 愈 感 到 喜 悦 , 感 受 到 天 主 的 愛 與 希 望 。 這 與 我 小 時 候 那 種 悲 觀 的 心 態 不 同 , 當 時 只 浸 沉 於 痛 苦 中 , 想 找 個 避 世 的 地 方 。 加 入 了 拯 望 會 後 , 我 學 習 更 關 心 別 人 , 以 天 主 的 眼 光 看 待 人 與 物 , 不 再 害 怕 困 難 , 因 為 基 督 與 我 生 活 在 一 起 。」 梁 修 女 説 。

時時能用心,處處見主恩 
梁 修 女 , 在 十 九 年 的 修 會 生 活 裡 , 妳 有 甚 麼 生 活 體 驗 讓 妳 更 深 刻 體 會 聖 召 呢 ? 梁 修 女 分 享 説 : 「入 了 修 會 後 , 我 需 要 繼 續 讀 書 以 補 不 足 , 雖 然 , 我 是 一 個 「 唔 聰 明 」 的 人 , 學 東 西 學 得 很 慢 , 不 過 , 卻 不 易 忘 記 , 反 而 一 些 學 得 聰 明 的 人 , 有 時 會 沒 有 我 那 種 深 刻 的 體 味 。 從 學 習 的 經 驗 到 日 常 生 活 , 我 培 養 了 發 掘 事 物 背 後 意 義 的 一 種 態 度 , 其 實 , 每 件 事 都 可 以 有 更 深 的 意 義 , 只 要 我 們 划 進 深 處 去 體 會 、 愛 與 享 受 , 天 主 是 會 透 過 生 活 中 的 一 切 與 我 們 分 享 祂 的 美 善 。」

「抱 著 這 種 信 念 , 在 醫 院 牧 靈 的 服 務 中 , 我 注 意 身 邊 發 生 的 每 件 事 情 , 聆 聽 我 所 探 訪 的 病 人 , 了 解 他 們 的 心 意 , 發 現 其 中 的 天 主 。 曾 經 有 位 年 老 的 病 人 , 與 我 分 享 她 年 輕 時 敎 養 子 女 的 經 驗 , 那 時 , 她 的 子 女 病 倒 了 , 她 很 辛 苦 將 他 們 帶 到 公 立 醫 院 , 卻 因 為 不 識 字 而 不 知 道 要 走 往 哪 裡 , 當 詢 問 別 人 時 , 卻 換 來 大 聲 的 一 句 : 『你 唔 識 字 咩 ?』 , 就 是 這 樣 一 句 説 話 , 那 位 婦 人 決 定 無 論 怎 樣 辛 苦 , 也 要 供 子 女 讀 書 , 令 他 們 成 才 。 一 句 説 話 , 雖 然 可 以 傷 透 人 心 , 然 而 只 要 人 不 因 此 而 絆 倒 , 從 中 尋 找 幫 助 自 己 的 元 素 , 卻 可 以 帶 來 美 果 !」 梁 修 女 説 。

「這 件 事 一 方 面 提 醒 我 , 在 不 幸 、 艱 苦 當 中 , 仍 要 抱 有 希 望 的 心 , 努 力 奮 鬥 。 另 一 方 面 , 對 任 何 人 要 懷 有 天 主 的 愛 。 在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裡 , 對 於 病 人 , 特 別 是 年 老 者 , 我 願 意 效 法 基 督 , 為 他 們 帶 來 希 望 , 感 受 他 們 生 命 中 的 無 奈 , 陪 伴 他 們 面 對 人 生 的 困 苦 。 其 實 , 我 感 到 醫 院 中 每 個 人 都 是 我 的 老 師 , 最 弱 小 的 人 就 是 基 督 , 他 們 敎 導 我 如 何 去 愛 。 在 醫 院 中 , 我 曾 見 到 一 些 做 子 女 的 ; 他 們 都 很 用 心 照 顧 長 期 患 病 的 父 母 , 他 們 向 我 表 示 『因 為 這 是 我 們 的 責 任 , 我 們 子 女 的 責 任』 。 我 認 為 如 果 在 這 世 界 上 , 每 個 人 都 不 停 留 在 計 算 會 有 多 少 回 報 才 去 愛 的 話 , 便 能 夠 體 味 天 主 無 條 件 的 愛 , 我 們 如 果 能 夠 彼 此 接 納 相 愛 , 這 裡 就 是 人 間 天 堂 了 !」 梁 修 女 分 享 説 。

給青年的說話:做一個 「聰明」人吧!
訪 問 即 將 完 結 , 梁 修 女 妳 有 沒 有 勸 勉 的 説 話 給 予 我 們 的 年 輕 人 , 如 何 去 回 應 生 命 的 召 叫 呢 ?
梁 修 女 説 : 「為 回 應 生 命 之 主 的 召 叫 , 首 先 祈 求 天 父 敎 我 們 做 個 聰 明 的 人 吧 ! 從 前 我 是 一 個 『唔 聰 明』 的 人 , 因 為 我 沒 有 那 種 學 習 的 機 智 和 靈 敏 , 然 而 , 現 在 , 天 父 敎 我 要 做 個 『聰 明』 人 ! 所 謂 的 『聰』 是 能 夠 用 耳 來 聽 , 而 且 是 打 開 心 窗 , 用 心 耳 來 聽 天 主 的 説 話 。 而 『明』 字 是 日 月 相 合 , 二 者 是 天 主 創 造 的 發 光 體 。 人 在 黑 暗 中 , 需 要 有 光 才 可 以 看 見 。 我 們 依 靠 照 世 真 光…… 耶 穌 基 督 便 可 以 看 清 歸 向 天 主 之 路 。 聖 經 中 , 尋 找 信 賴 耶 穌 的 瞎 子 才 是 真 正 看 得 見 的 人 , 因 為 他 們 能 分 辨 認 識 並 且 相 信 耶 穌 。 耶 穌 是 驅 除 黑 暗 的 旭 日 (參 閲 路 一
78) ; 聖 母 是 身 披 太 陽 , 腳 踏 月 亮 的 女 人 (參 閲 默 十 二 1) , 所 以 耶 穌 和 聖 母 是 我 們 聰 明 的 導 師 。 我 們 祈 求 要 做 個 『聰 明』 的 人 , 就 是 留 心 聽 天 主 在 聖 經 中 、 在 敎 會 和 世 界 中 對 我 們 説 的 話 ; 留 心 看 天 主 在 萬 事 萬 物 中 向 我 們 顯 示 的 愛 。」

「最 後 , 我 願 強 調 聖 經 對 於 我 們 的 信 仰 和 尋 找 聖 召 是 極 重 要 的 , 聖 經 是 天 主 給 我 們 的 書 信 , 昔 日 天 主 與 亞 當 、 亞 巴 郎 …… 來 往 , 今 日 主 仍 不 斷 向 我 們 發 言 , 邀 請 我 們 分 享 祂 的 生 命 。 我 們 年 輕 的 兄 弟 姊 妹 , 做 個 『聰 明』 人 吧 ! 傾 心 靜 聽 , 留 心 觀 察 , 就 能 認 清 主 給 我 們 的 指 引 。」
教區聖召委員會供稿

2006 年 7 月 2 日

 


拯望會梁建玲修女
安息主懷  享年六十二

拯 望 會 梁 建 玲 修 女 於 二 0 一 六 年 九 月 十 一 日 在 明 愛 醫 院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六 十 二 歲 。 梁 修 女 一 生 為 香 港 教 會 服 務 , 大 部 份 時 間 從 事 醫 院 牧 靈 及 堂 區 牧 靈 。

梁 修 女 一 九 五 四 年 生 於 香 港 , 在 寶 血 會 創 辦 的 德 貞 學 校 就 讀 小 學 及 中 學 , 因 而 認 識 信 仰 , 十 五 歲 領 洗 進 教 , 聖 名 葛 萊 蒂 。 一 九 八 七 年 她 在 台 灣 入 拯 望 會 初 學 , 一 九 九 七 年 在 荃 灣 葛 達 二 聖 堂 誓 發 永 願 。 修 女 接 受 過 專 業 護 理 訓 練 , 也 接 受 過 教 理 講 授 及 醫 院 牧 靈 訓 練 , 並 在 聖 神 修 院 神 哲 學 院 研 讀 神 學 。

梁 修 女 生 性 恬 靜 , 安 然 自 在 , 選 擇 極 度 簡 樸 的 生 活 , 對 天 主 所 創 造 的 萬 物 懷 著 無 比 的 敬 意 。 她 關 懷 每 天 生 活 中 所 遇 到 的 人 , 特 別 是 貧 病 弱 小 者 。 因 此 , 誓 發 永 願 之 後 , 她 積 極 投 入 醫 院 牧 靈 工 作 , 先 後 於 瑪 麗 醫 院 、 九 龍 醫 院 及 廣 華 醫 院 服 務 , 長 達 十 一 年 之 久 。 她 常 運 用 自 己 的 巧 思 及 一 雙 巧 手 , 將 一 些 鼓 勵 人 心 的 話 語 印 製 成 精 美 的 卡 片 送 給 所 遇 到 的 人 , 以 達 安 慰 、 陪 伴 人 靈 以 及 福 傳 之 功 效 。

從 二 0 0 七 年 起 梁 修 女 開 始 另 一 階 段 的 使 徒 工 作 —— 天 水 圍 聖 葉 理 諾 堂 區 牧 靈 。 她 負 責 堂 區 主 日 學 及 其 他 相 關 堂 務 。 從 二 0 一 二 年 起 , 她 致 力 於 推 廣 「四 旬 期 八 週 日 常 生 活 中 退 省」 、 「播 種 祈 禱 的 種 子 : 五 週 日 常 生 活 中 退 省」 , 以 及 「善 意 溝 通」 祈 禱 操 練 。 梁 修 女 渴 望 教 友 能 藉 著 每 天 看 似 平 凡 的 生 活 , 更 意 識 到 自 己 天 主 子 女 的 身 份 , 進 而 和 天 主 相 遇 , 並 與 祂 建 立 起 更 密 切 的 關 係 。

二 0 一 四 年 底 梁 修 女 因 健 康 的 緣 故 , 開 始 進 入 生 命 的 另 一 階 段 —— 受 苦 及 淨 化 。 這 段 期 間 她 受 苦 非 常 深 重 , 但 同 時 對 天 主 的 深 情 大 愛 卻 有 了 極 深 的 感 悟 。 在 病 苦 中 她 仍 充 滿 希 望 , 充 滿 感 恩 之 情 。

梁 修 女 的 祈 禱 會 已 於 九 月 廿 一 日 晚 在 荃 灣 葛 達 二 聖 堂 舉 行 , 會 方 請 信 眾 為 修 女 的 靈 魂 安 息 祈 禱 。
2016 年 9 月 25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