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YEU, Mary Aloys SH
袁 引修女

 

* 1924  5  14 日在中國上海 (Shanghai) 出生
* 1943
 9  12 日入會
* 1946 年宣發初願
* 1952 年在法國 (France) 宣發終身願
* 201
7
 11  17 日在香港逝世


拯望會袁引修女安息
曾創辦荃灣天佑小學

拯 望 會 袁 引 修 女 於 二 0 一 七 年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蒙 主 寵 召 , 享 年 九 十 四 歲 。 袁 修 女 一 生 跟 隨 耶 穌 , 事 主 愛 人 , 曾 任 荃 灣 天 佑 小 學 首 任 校 監 及 校 長 , 亦 曾 服 務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

袁 修 女 於 一 九 二 四 年 五 月 十 四 日 生 於 中 國 上 海 ,
五 月 十 七 日 領 洗 。 她 的 家 庭 歷 代 信 奉 天 主 教 , 她 早 年 就 讀 上 海 拯 望 會 修 女 創 辦 之 曉 明 女 中 , 後 畢 業 於 震 旦 大 學 , 並 在 徐 滙 女 中 任 教 。 一 九 四 三 年 九 月 十 二 日 , 她 回 應 天 主 的 召 叫 進 入 拯 望 會 , 在 上 海 徐 家 匯 聖 母 院 接 受 初 學 培 育 , 一 九 四 六 年 宣 發 初 願 。

袁 修 女 一 九 五 一 年 離 開 上 海 ,   途 經 澳 門 、 香 港 、 羅 馬 , 一 九 五 二 年 在 法 國 誓 發 終 身 願 。

一 九 五 三 年 袁 修 女 被 派 往 印 尼 , 在 孟 加 錫 (Makassar) 創 辦 「南 洋 女 子 中 學」 , 培 育 華 人 女 青 年 ,   一 九 五 八 年 因 印 尼 排 華 , 與 同 會 的 朱 兆 娟 修 女 先 後 離 開 印 尼 來 到 香 港 , 曾 在 荃 灣 大 窩 口 幼 稚 園 服 務 。

一 九 六 0 年 三 月 , 袁 修 女 與 朱 修 女 創 辦 荃 灣 天 佑 小 學 , 並 由 袁 修 女 擔 任 校 長 , 學 校 很 快 地 成 為 家 長 心 目 中 的 首 選 學 校 之 一 , 她 服 務 至 一 九 八 四 年 退 休 。

一 九 八 五 年 , 袁 修 女 到 美 國 三 藩 市 進 修 , 回 來 後 在 九 龍 聖 德 肋 撒 堂 服 務 。 九 五 年 中 國 河 北 省 邢 台 教 區 邀 請 袁 修 女 前 往 協 助 培 育 教 區 女 青 年 , 她 便 開 始 不 辭 辛 勞 地 往 返 兩 地 , 期 間 曾 險 些 因 用 藥 過 敏 而 喪 生 。 到 二 0 0 七 年 卸 下 此 培 育 任 務 , 回 到 荃 灣 生 活 。

袁 修 女 除 了 從 事 教 育 與 牧 民 服 務 外 , 也 曾 負 責 會 院 總 財 務 工 作 。 在 香 港 教 區 擁 有 會 員 四 千 多 人 的 「希 望 之 友」 善 會 就 是 袁 修 女 與 朱 修 女 等 為 推 廣 本 會 神 恩 而 發 起 的 。

二 0 一 一 年 七 月 , 袁 修 女 因 為 健 康 狀 況 轉 差 而 入 住 上 水 聖 若 瑟 安 老 院 安 老 ; 本 年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於 九 龍 明 愛 醫 院 蒙 主 恩 召 , 安 息 主 懷 ,   享 年 九 十 四 歲 。

拯 望 會 定 於 十 一 月 廿 五 日 上 午 十 時 , 於 荃 灣 葛 達 二 聖 堂 為 袁 修 女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隨 即 奉 柩 長 沙 灣 天 主 教 墳 場 。 修 會 懇 請 主 內 神 長 、 修 士 、 修 女 、 弟 兄 姊 妹 及 希 望 之 友 特 為 代 禱 。

2017 年 11 月 26 日


 

追悼恩師袁引修女
鬱春景

拯 望 會 袁 引 修 女 於 剛 過 去 的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蒙 主 寵 召 , 修 會 同 月 廿 五 日 替 袁 修 女 舉 行 逾 越 聖 祭 , 以 下 是 鬱 修 女 於 彌 撒 中 的 分 享 —— 編 者

二 0 — 七 年 十 一 月 十 七 日 早 晨 醒 來 就 看 到 林 修 女 的 電 郵 , 袁 引 修 女 在 凌 晨 三 時 十 分 離 我 們 而 去 。 我 馬 上 通 知 各 分 院 的 修 女 為 袁 修 女 念 追 思 亡 者 日 課 , 並 獻 彌 撒 。 之 後 就 收 到 修 女 們 很 多 對 袁 修 女 的 思 念 、 追 憶 、 祈 禱 的 分 享 。 袁 修 女 從 一 九 九 四 年 到 二 零 零 四 年 , 十 年 間 每 年 都 有 幾 個 月 時 間 和 我 們 生 活 在 一 起 , 她 像 一 位 老 母 親 一 樣 教 我 們 做 人 、 教 我 們 做 修 女 , 袁 修 女 離 我 們 而 去 , 我 們 感 到 難 過 、 感 到 哀 痛 , 但 藉 著 信 仰 , 我 們 將 獲 得 極 大 的 安 慰 , 因 為 天 主 將 賜 給 她 永 遠 的 安 息 。 追 憶 袁 修 女 , 也 激 勵 我 們 煉 靈 中 保 聖 母 會 的 年 輕 修 女 以 袁 修 女 的 修 道 生 活 為 榜 樣 , 堅 定 我 們 追 隨 基 督 的 決 心 。

(一) 修 道 生 活 的 喜 樂 : 袁 修 女 第 一 次 到 趙 莊 時 , 第 四 天 手 上 皮 膚 就 凍 得 裂 開 了 , 我 看 著 很 心 疼 , 但 她 説 她 喜 歡 北 方 , 連 她 的 肉 都 想 看 看 北 方 的 樣 子 , 所 以 皮 膚 就 開 了 。 這 點 給 我 感 觸 特 別 多 , 在 一 位 老 人 家 身 上 看 到 修 道 人 喜 樂 的 奉 獻 精 神 , 即 使 生 活 條 件 很 差 , 很 苦 , 但 也 可 以 很 喜 樂 , 並 且 是 感 恩 地 生 活 。 修 道 人 是 選 擇 奉 獻 , 選 擇 喜 樂 地 生 活 , 而 不 是 因 為 刻 苦 犧 牲 而 愁 眉 苦 臉 地 生 活 。

(二) 吃 苦 耐 勞 的 精 神 : 袁 修 女 到 來 時 , 我 們 修 會 成 立 才 四 年 , 修 女 們 住 在 百 年 的 舊 房 子 , 院 子 裡 也 是 破 爛 不 堪 , 生 活 條 件 極 差 , 我 們 給 袁 修 女 加 一 個 小 菜 或 者 一 個 雞 蛋 , 她 都 不 吃 , 堅 持 和 我 們 吃 一 樣 的 飯 菜 , 做 一 樣 的 工 作 。 袁 修 女 和 我 們 一 起 鋪 路 、 拉 車 、 挖 溝 、 刷 牆 壁 , 甚 至 抬 茅 房 裡 的 糞 便 。 除 了 體 力 活 動 , 袁 修 女 還 為 我 們 上 課 、 備 課 , 很 多 晚 上 都 是 到 半 夜 三 更 才 能 入 睡 。

(三) 對 人 的 尊 重 : 一 九 九 四 年 春 天 我 們 修 會 收 了 很 多 望 會 生 , 我 就 跟 著 袁 修 女 為 迎 接 新 生 做 準 備 。 她 想 辦 法 用 比 較 薄 的 布 圍 在 臥 房 牆 上 , 看 上 去 比 較 乾 淨 、 比 較 新 。 袁 修 女 説 , 這 些 年 輕 女 孩 子 離 開 家 加 入 我 們 團 體 , 雖 然 修 會 條 件 差 , 都 是 舊 房 子 , 但 應 該 尊 重 她 們 , 儘 量 給 她 們 創 造 好 的 環 境 , 給 她 們 溫 馨 的 家 , 讓 她 們 離 開 家 後 心 情 好 一 些 。 為 了 年 輕 人 , 袁 修 女 雖 然 七 十 多 歲 了 , 她 不 但 給 我 們 出 主 意 , 而 且 還 和 我 們 一 起 幹 活 !

(四) 對 天 主 信 賴 的 精 神 : 袁 修 女 離 開 上 海 , 到 印 尼 、 香 港 , 又 回 到 大 陸 培 育 我 們 , 都 是 人 生 地 不 熟 , 但 她 聽 命 做 了 , 就 像 會 祖 主 顧 瑪 利 亞 一 樣 , 就 是 一 心 信 任 天 主 的 照 顧 。 我 們 修 會 剛 成 立 的 時 候 , 條 件 也 很 差 , 她 就 教 我 們 和 會 祖 一 樣 , 跟 著 她 一 起 信 賴 天 主 。

(五) 神 貧 的 精 神 : 在 來 修 會 十 年 期 間 , 袁 修 女 接 收 到 很 多 教 友 、 堂 區 、 修 會 的 資 助 和 奉 獻 , 有 些 是 給 修 女 , 有 些 是 給 修 院 , 有 很 多 其 實 是 為 她 自 己 身 體 的 需 要 , 但 她 從 來 都 不 會 一 個 人 獨 享 , 而 是 和 我 們 一 起 分 享 , 給 我 們 改 善 生 活 條 件 和 環 境 。 這 些 加 起 來 是 一 個 很 大 的 數 字 。 這 讓 我 從 袁 修 女 身 上 看 到 修 道 人 的 神 貧 , 袁 修 女 是 在 香 港 很 好 的 生 活 條 件 中 選 擇 神 貧 , 選 擇 和 我 們 一 起 吃 苦 。 從 這 些 我 學 習 修 道 人 的 神 貧 是 一 種 選 擇 , 在 大 量 擁 有 中 、 在 富 裕 中 選 擇 度 簡 單 、 簡 樸 的 生 活 。

(六) 祈 禱 精 神 : 袁 修 女 雖 然 很 忙 , 但 我 們 也 經 常 看 到 她 一 個 人 在 聖 堂 祈 禱 。 她 經 常 吿 訴 我 們 , 修 道 生 活 是 與 天 主 同 在 的 生 活 , 沒 有 天 主 , 沒 有 祈 禱 , 人 自 己 不 能 做 任 何 事 , 即 使 做 成 了 , 也 算 不 得 甚 麼 。

在 追 憶 袁 引 修 女 之 時 , 我 們 要 化 悲 痛 為 力 量 , 步 武 她 老 人 家 的 芳 蹤 , 學 習 她 的 奉 獻 精 神 以 善 度 我 們 的 信 仰 生 活 。 願 袁 修 女 在 天 主 內 安 息 , 願 袁 修 女 在 天 主 台 前 做 我 們 的 主 保 !

2018 年 1 月 7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