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 MARTIN, Mary Louise (Regina Marie) MM
馬珍娜修女

 

* 1926 7 月 9 日在美國 (U.S.A.) 出生
* 1943 年 9 月 7 日在美國入會
* 1949 年
3 月 7 日在中國發願
* 1947 - 2006 年在香港服務
* 1951 年抵港
*
2015 年 9 月 25 日在美國逝世

# 按照瑪利諾女修會提供資料為準


 


瑪利諾馬珍娜修女
慶祝入會六十周年

公 敎 敎 研 中 心 為 慶 祝 馬 珍 娜 修 女 加 入 瑪 利 諾 女 修 會 六 十 周 年 , 舉 行 了 簡 單 而 隆 重 的 感 恩 祭 和 慶 祝 會 , 三 百 多 人 出 席 。

公 敎 敎 研 中 心 執 行 董 事 馬 珍 娜 修 女 九 月 七 日 慶 祝 入 會 周 年 , 她 在 當 日 感 恩 祭 的 證 道 時 , 引 用 了 耶 穌 使 聾 啞 人 恢 復 聽 覺 和 説 話 能 力 的 奇 跡 , 説 自 己 當 初 來 中 國 傳 敎 時 , 簡 直 是 又 聾 又 啞 , 全 靠 不 同 的 朋 友 , 使 她 能 説 能 聽 , 最 終 成 為 一 位 能 與 人 溝 通 的 「傳 敎 士」 。

馬 修 女 特 別 多 謝 廣 西 梧 州 的 敎 友 和 香 港 不 少 信 眾 , 又 強 調 要 終 身 學 習 , 尤 其 是 向 本 地 人 學 習 。 她 還 引 用 了 瑪 利 諾 會 創 始 人 之 一 、 華 主 敎 的 話 : 「如 果 你 感 到 你 已 認 識 了 中 國 的 全 部 而 再 無 可 學 時 , 你 便 可 以 回 國 了 ; 而 你 也 再 不 可 能 是 一 位 真 正 的 傳 敎 士 。」 這 便 是 馬 修 女 不 斷 學 習 的 理 由 。

徐 錦 堯 神 父 的 講 道 , 也 回 應 了 馬 修 女 的 「學 習」 和 「聆 聽」 的 主 題 , 引 用 了 唐 朝 聶 夷 中 的 一 首 詩 : 「一 葉 能 蔽 目 , 雙 荳 能 塞 聰 ; 理 身 不 知 道 , 將 為 天 地 聾 。」 為 了 不 成 為 「心 聾」 或 「天 地 聾」 , 徐 神 父 也 強 調 不 斷 的 學 習 , 尤 其 是 向 馬 修 女 這 樣 的 刻 苦 、 簡 樸 、 勤 奮 的 精 神 學 習 。 敎 研 中 心 送 給 馬 修 女 的 一 個 紀 念 金 牌 上 的 一 句 話 , 也 概 括 了 他 們 對 這 位 為 敎 會 辛 勤 了 六 十 年 的 傳 敎 士 的 看 法 : 「淡 泊 明 志 , 寧 靜 致 遠」 。

在 彌 撒 後 的 慶 祝 會 , 有 二 百 多 人 聚 餐 , 包 括 修 女 的 好 朋 友 和 她 六 位 同 會 姊 妹 。
2003 年 9 月 21 日

 

傳揚福音六十載
馬珍娜修女榮休
朱益宜

編按:服務香港數十載的瑪利諾會馬珍娜修女榮休,公敎徒歷史學者撰文,記錄修女生平,以及她見證的香港天主敎發展。

馬 珍 娜 修 女 (Mary Louise Martin) 在 香 港 敎 區 廣 為 人 熟 悉 。 五 0 年 代 迄 今 , 她 已 在 香 港 服 務 超 過 五 十 個 寒 暑 了 。 馬 修 女 退 出 公 敎 敎 研 中 心 的 工 作 , 退 休 之 前 她 是 該 中 心 的 執 行 董 事 。 這 文 章 回 顧 了 她 多 年 在 美 國 、 中 國 和 香 港 的 傳 敎 事 工 , 同 時 記 述 她 對 傳 敎 工 作 的 體 會 、 敎 會 在 香 港 的 角 色 和 香 港 社 會 的 變 遷 等 。

曾 與 馬 修 女 見 過 面 或 認 識 她 的 人 , 無 不 對 她 的 活 力 、 貢 獻 、 熱 誠 和 流 利 的 廣 東 話 留 有 深 刻 的 印 象 。 筆 者 在 過 去 五 年 中 , 跟 她 作 過 多 次 訪 問 , 而 本 文 的 內 容 亦 借 用 了 其 中 一 些 資 料 。 馬 修 女 亦 很 慷 慨 地 讓 我 們 刊 登 她 的 一 些 相 片 , 有 些 舊 照 還 非 常 珍 貴 。

1947-1954:梧州服務
馬 珍 娜 修 女 在 美 國 密 蘇 里 州 的 聖 路 易 市 出 生 。 一 九 四 三 年 , 她 十 七 歲 , 進 入 瑪 利 諾 修 會 , 這 修 會 的 使 命 是 到 各 地 傳 敎 。 一 九 四 七 年 , 馬 修 女 奉 派 到 中 國 廣 東 省 梧 州 服 務 。 她 自 美 國 紐 約 州 奧 塞 寧 鎮 的 瑪 利 諾 修 會 總 部 出 發 , 一 行 還 有 幾 位 同 會 修 女 。 她 們 於 一 九 四 七 年 乘 船 到 達 香 港 , 跟 著 , 繼 續 行 程 由 香 港 到 廣 州 , 再 坐 舢 舨 去 梧 州 。 那 時 , 馬 修 女 只 有 二 十 一 歲 ; 這 之 前 , 她 對 中 國 一 無 所 知 , 亦 從 未 吃 過 一 頓 中 國 菜 。

馬 修 女 最 深 印 象 的 是 乘 舢 舨 到 梧 州 的 那 段 旅 程 , 因 為 那 時 一 起 的 還 有 兩 位 修 女 , 不 過 , 大 家 同 樣 不 懂 一 句 中 國 方 言 ; 本 來 當 時 有 一 位 神 父 陪 她 們 往 梧 州 , 但 最 後 他 並 沒 有 同 行 。 三 位 瑪 利 諾 修 女 只 得 獨 自 成 行 , 這 便 是 馬 修 女 在 中 國 傳 敎 的 開 始 了 。

一 九 四 七 年 至 一 九 五 一 年 , 馬 修 女 留 在 梧 州 。 第 一 年 她 學 習 語 言 。 翌 年 , 馬 修 女 被 派 往 梧 州 一 個 小 堂 區 服 務 , 一 半 時 間 用 來 學 習 廣 東 話 , 其 餘 時 間 為 堂 區 工 作 。 每 天 , 她 由 修 院 步 行 往 堂 區 , 那 時 根 本 沒 有 其 他 交 通 工 具 。 在 梧 州 , 馬 修 女 與 另 一 位 瑪 利 諾 修 女 合 作 , 這 位 就 是 鄧 瑪 利 修 女 (Mary Diggins) ; 鄧 修 女 曾 經 在 香 港 柴 灣 和 觀 塘 的 徙 置 區 服 務 過 很 多 年 , 二 0 0 年 退 休 前 在 香 港 天 主 敎 會 團 體 中 很 多 人 也 認 識 她 。 馬 修 女 在 堂 區 服 務 這 些 年 中 , 在 梧 州 近 郊 一 所 村 屋 繼 續 廣 東 話 課 程 。 馬 修 女 在 梧 州 逗 留 了 四 年 , 廣 東 話 不 斷 進 步 , 這 對 她 往 後 在 香 港 的 工 作 很 有 幫 助 。

九 五 0 年 十 二 月 至 一 九 五 一 年 六 月 , 馬 修 女 和 其 他 幾 位 修 女 大 部 份 時 間 都 要 留 在 修 院 內 , 很 少 機 會 到 外 面 去 。 一 九 五 一 年 馬 修 女 離 開 梧 州 到 了 香 港 。

香港傳敎五十載
一 九 五 一 年 九 月 , 馬 修 女 被 派 往 聖 德 肋 撒 堂 堂 區 。 和 靈 導 神 父
(Carmelo Orlando) 向 香 港 的 瑪 利 諾 女 修 會 院 長 (M. Imelda Sheridan) 提 出 , 可 否 讓 修 女 們 在 聖 德 肋 撒 堂 擔 任 全 職 工 作 , 院 長 修 女 同 意 了 。 這 之 前 , 香 港 的 修 女 只 可 擔 任 半 職 的 堂 區 工 作 , 因 此 馬 修 女 和 另 一 位 瑪 利 諾 修 女 (M. Rosalia Kettl) 是 第 一 批 在 香 港 堂 區 任 全 職 工 作 的 修 女 。 一 九 五 一 年 至 一 九 六 五 年 , 馬 修 女 全 職 投 入 聖 德 肋 撒 堂 服 務 。

五 0 年 代 大 量 中 國 難 民 湧 進 香 港 。 那 時 , 在 聖 德 肋 撒 堂 服 務 的 修 女 要 替 數 以 百 計 的 慕 道 班 學 員 敎 授 要 理 。 同 時 期 大 約 有 五 百 多 名 婦 女 , 她 們 要 用 六 至 八 個 月 時 間 學 習 要 理 。 瑪 利 諾 修 女 在 窩 打 老 道 九 十 九 號 一 所 平 房 內 敎 導 婦 女 們 要 理 。 聖 德 肋 撒 堂 也 向 有 需 要 的 人 提 供 食 物 和 衣 服 。

一 九 六 五 年 馬 修 女 離 開 了 聖 德 肋 撒 堂 ; 一 九 六 五 年 至 一 九 七 一 年 , 她 在 京 士 柏 天 主 敎 瑪 利 諾 修 女 福 利 中 心 工 作 。 該 建 築 物 仍 屹 立 至 今 , 這 是 一 所 三 層 高 的 樓 房 , 第 一 層 是 一 所 小 工 場 , 給 鄰 近 的 婦 女 做 些 小 手 工 謀 生 ; 第 二 層 是 小 聖 堂 ; 頂 層 是 修 女 們 的 會 院 。 馬 修 女 同 時 兼 任 牧 民 工 作 , 照 顧 各 人 的 靈 性 需 要 ; 福 利 中 心 也 為 草 根 階 層 服 務 , 負 起 社 會 及 福 利 工 作 。 同 時 , 瑪 利 諾 修 女 們 亦 在 附 近 開 辦 了 診 所 和 托 兒 所 。 後 來 , 京 士 柏 的 堂 區 因 為 區 內 人 口 遷 移 和 開 闢 公 主 道 而 關 閉 了 。

一 九 七 一 年 至 一 九 七 三 年 , 馬 修 女 返 回 美 國 完 成 她 的 學 業 。 她 自 芝 加 哥 的 Mundelein College 取 得 碩 士 學 位 。

馬 修 女 在 京 士 柏 時 , 已 參 與 敎 區 敎 理 中 心 的 半 職 工 作 。 一 九 七 三 年 , 她 返 回 香 港 後 在 敎 理 中 心 任 全 職 。 敎 區 敎 理 中 心 給 她 留 下 了 美 好 的 回 憶 。 一 九 八 二 年 , 敎 理 中 心 頒 給 她 一 項 十 五 年 服 務 獎 狀 , 答 謝 她 在 中 心 的 多 年 服 務 (包 括 一 九 六 七 至 一 九 七 一 年 的 半 職 工 作) 。 在 那 段 日 子 , 馬 修 女 負 責 培 育 小 學 及 中 學 的 敎 理 班 導 師 、 堂 區 的 慕 道 班 導 師 和 擔 任 堂 區 慕 導 班 導 師 兩 年 制 敎 理 訓 練 課 程 的 主 任 。

一 九 八 二 年 , 馬 修 女 返 回 美 國 紐 約 州 奧 塞 寧 鎮 的 瑪 利 諾 修 會 會 院 。 一 九 八 二 年 至 一 九 八 六 年 , 她 是 瑪 利 諾 修 會 總 會 傳 敎 部 的 負 責 人 。 她 在 傳 敎 部 的 日 子 過 得 很 愉 快 , 她 覺 得 這 幾 年 中 得 著 很 多 並 能 發 揮 所 長 。 瑪 利 諾 修 院 的 傳 敎 部 為 美 國 的 傳 敎 士 , 包 括 司 鐸 、 修 士 、 修 女 和 平 信 徒 提 供 課 程 , 為 他 們 到 各 地 傳 敎 作 好 裝 備 。

一 九 八 六 年 至 二 0 0 五 年 , 馬 珍 娜 修 女 出 任 公 敎 敎 研 中 心 的 董 事 。 敎 區 成 立 敎 研 的 目 的 , 是 幫 助 香 港 人 適 應 一 九 九 七 年 的 過 渡 期 。 初 期 徐 錦 堯 神 父 、 張 家 興 先 生 和 馬 修 女 都 是 敎 研 的 董 事 。 據 馬 修 女 回 憶 , 敎 研 的 宗 旨 是 幫 助 天 主 敎 敎 友 於 香 港 回 歸 後 在 社 會 、 信 仰 和 文 化 的 層 面 上 作 好 準 備 。

反省傳敎士的工作
馬 珍 娜 修 女 解 釋 , 傳 敎 士 是 需 要 離 開 本 身 熟 悉 的 環 境 外 出 為 人 服 務 ; 例 如 , 一 位 外 方 傳 敎 士 到 國 外 傳 敎 。 傳 敎 士 也 做 獻 身 的 工 作 , 例 如 , 為 本 國 的 窮 人 服 務 。 馬 修 女 於 四 0 年 代 進 入 瑪 利 諾 修 會 , 當 時 美 國 的 傳 敎 修 會 到 外 地 傳 敎 的 對 象 , 其 中 之 一 是 中 國 , 他 們 認 為 中 國 是 一 處 非 常 合 適 的 傳 敎 目 的 地 。

馬 修 女 於 一 九 四 七 年 到 達 中 國 , 當 時 傳 敎 士 的 目 標 是 在 落 腳 的 地 方 創 建 聖 堂 , 轉 化 當 地 人 成 為 基 督 徒 。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之 後 (1962-1965) , 對 於 傳 敎 士 這 角 色 有 新 的 體 驗 。 在 傳 敎 學 和 神 學 方 面 的 基 本 理 念 也 改 變 了 。 最 近 三 十 年 來 , 傳 敎 士 有 更 宏 觀 的 目 標 , 就 是 「將 基 督 指 示 給 其 他 人」 和 「將 基 督 的 憐 憫 顯 示 給 其 他 人」 並 不 一 定 需 要 將 他 人 轉 化 為 基 督 徒 了 。 馬 修 女 説 : 「傳 敎 士 藉 著 他 們 的 所 言 所 行 , 即 是 透 過 獻 身 為 人 服 務 , 關 懷 和 愛 護 弱 小 這 些 事 工 來 將 基 督 顯 示 給 人 。」

據 馬 修 女 解 釋 : 傳 敎 士 到 某 些 地 方 敎 授 基 督 的 道 理 之 前 , 其 實 天 主 早 已 臨 現 在 那 地 方 了 。 天 主 是 全 能 的 , 祂 藉 其 他 宗 敎 將 自 己 顯 示 給 人 。 傳 敎 士 的 目 標 已 不 再 是 將 人 轉 化 , 而 是 令 他 人 變 得 更 好 。 梵 蒂 岡 第 二 次 大 公 會 議 改 變 了 整 個 天 主 敎 會 。

香港天主教會的演變
馬 修 女 説 , 敎 會 近 十 五 年 來 極 速 成 長 。 平 信 徒 中 冒 起 了 很 多 領 袖 , 他 們 在 信 仰 增 長 和 領 袖 質 素 方 面 都 很 成 熟 。 香 港 敎 會 是 一 個 成 熟 的 敎 會 , 很 多 敎 友 已 經 是 第 二 代 甚 至 是 第 三 代 敎 友 了 , 信 徒 的 信 德 亦 不 斷 提 升 。 同 時 , 新 領 洗 敎 友 的 文 化 水 平 愈 來 愈 高 。

堂 區 層 面 , 平 信 徒 可 以 承 擔 更 多 的 工 作 和 擔 任 更 重 要 的 角 色 。 馬 修 女 相 信 他 們 已 有 足 夠 的 能 力 肩 負 決 策 的 職 責 。 作 為 傳 敎 士 , 她 認 為 自 己 的 任 務 已 經 轉 變 為 「 與 平 信 徒 領 袖 同 行 」 了 。 她 強 調 自 己 不 再 是 一 位 導 師 或 者 師 傅 , 她 只 是 與 平 信 徒 一 起 學 習 的 夥 伴 而 已 。 她 工 作 的 目 標 是 鼓 勵 平 信 徒 在 堂 區 內 成 為 更 優 秀 的 領 袖 。

馬 修 女 認 為 敎 會 在 社 會 上 的 角 色 是 尋 找 需 要 幫 助 的 人 , 例 如 新 移 民 、 在 窮 困 境 況 中 掙 扎 的 人 和 有 問 題 的 家 庭 。 她 擧 明 愛 作 例 子 , 明 愛 已 為 很 多 新 移 民 服 務 、 幫 助 智 力 有 問 題 和 其 他 有 需 要 的 人 。

見證香港社會的演變
馬 修 女 説 她 非 常 欣 賞 香 港 人 。 香 港 人 應 付 新 事 物 表 現 極 其 靈 活 。 五 0 年 代 , 人 們 生 活 貧 乏 ; 六 0 年 代 , 他 們 要 在 動 盪 不 安 的 社 會 求 存 以 及 面 對 文 化 大 革 命 的 影 響 ; 到 了 七 0 年 代 , 工 業 興 起 , 香 港 演 變 成 為 一 個 勞 動 社 會 。 馬 修 女 説 香 港 人 十 分 有 創 意 而 且 很 容 易 適 應 不 同 的 環 境 。

現 在 社 會 的 需 求 更 大 , 敎 會 須 辨 別 出 有 需 要 的 人 士 , 向 他 們 提 供 不 同 的 援 助 , 包 括 物 質 上 和 精 神 上 的 支 持 。 這 在 在 都 需 要 敎 會 去 尋 找 不 同 的 方 式 , 以 對 抗 不 公 平 和 不 公 義 的 情 況 。 基 於 香 港 現 時 的 自 殺 率 高 企 , 敎 會 需 要 向 人 傳 遞 希 望 的 信 息 , 而 且 應 該 扮 演 「希 望 使 者」 的 角 色 。

透 過 馬 修 女 的 犧 牲 和 奉 獻 生 活 , 讓 我 們 看 到 她 非 常 熱 愛 生 命 , 而 她 自 己 本 身 就 是 「希 望 的 使 者」 。
作者為香港浸會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2005 年 7 月 3 日

 


瑪利諾會馬珍娜修女安息
曾服務中國內地及香港多年

瑪 利 諾 女 修 會 馬 珍 娜 修 女 , 於 二 0 一 五 年 九 月 廿 五 日 安 逝 於 美 國 紐 約 奧 塞 寧 的 修 會 總 部 , 享 年 八 十 九 歲 。 她 曾 在 中 國 內 地 及 香 港 傳 教 多 年 , 並 於 教 理 培 育 及 修 會 行 政 工 作 方 面 有 莫 大 貢 獻 。

馬 珍 娜 修 女 一 九 二 六 年 生 於 美 國 , 家 中 有 五 兄 弟 姊 妹 。 她 一 九 四 三 年 中 學 畢 業 不 久 加 入 瑪 利 諾 修 會 , 其 時 聖 名 為 Regina Marie。 她 於 四 六 年 在 美 國 宣 發 初 願 , 四 九 年 在 中 國 矢 發 永 願 。

馬 修 女 首 先 獲 派 往 中 國 , 在 梧 州 學 習 語 言 後 負 責 傳 教 工 作 。 在 共 產 新 政 權 下 , 馬 修 女 一 九 五 一 年 與 其 他 傳 教 士 被 驅 逐 出 境 而 來 到 香 港 。

她 一 九 五 一 至 七 一 年 服 務 於 九 龍 塘 聖 德 肋 撒 堂 及 何 文 田 京 士 柏 的 社 區 服 務 中 心 ; 一 九 六 七 到 七 一 年 同 時 在 教 理 中 心 工 作 。

馬 修 女 在 美 國 取 得 社 區 發 展 學 士 學 位 及 宗 教 研 究 碩 士 學 位 後 返 港 傳 教 。 她 一 九 八 二 至 八 六 年 被 召 回 紐 約 瑪 利 諾 總 部 擔 任 傳 教 中 心 主 任 。

馬 修 女 其 後 回 港 與 教 會 人 士 於 一 九 八 六 年 成 立 「公 教 教 研 中 心」 ; 她 擔 任 中 心 董 事 , 又 與 教 研 成 員 透 過 培 育 等 工 作 迎 接 九 七 回 歸 的 轉 變 , 並 服 務 至 二 0 0 四 年 。

其 後 馬 修 女 因 健 康 理 由 返 回 瑪 利 諾 修 會 總 部 度 退 休 生 活 。 馬 修 女 的 守 靈 祈 禱 已 於 九 月 三 十 日 在 紐 約 會 院 舉 行 , 十 月 一 日 的 安 所 彌 撒 後 遺 體 奉 柩 安 葬 於 修 會 墓 園 。
2015 年 10 月 11 日
 

 

馬珍娜修女的管理哲學
梁成安

我 在 九 十 年 代 初 時 於 公 教 教 研 中 心 工 作 , 有 幸 遇 到 馬 珍 娜 修 女 (按 : 九 月 廿 五 日 在 美 國 安 息 主 懷) 這 位 上 司 。 記 得 當 時 裝 修 了 新 的 辦 公 室 , 她 向 我 們 介 紹 新 辦 公 室 的 好 處 。 而 我 就 故 意 問 辦 公 室 所 沒 有 的 東 西 , 她 笑 說 我 只 能 問 有 的 , 不 能 問 沒 有 的 。 回 想 起 來 , 其 實 她 一 早 就 閱 讀 到 我 背 後 的 意 思 , 以 笑 容 叫 我 欣 賞 已 經 擁 有 的 東 西 。

馬 修 女 雖 然 為 外 籍 人 士 , 但 與 人 溝 通 、 閱 讀 別 人 的 思 想 、 包 容 不 同 意 見 的 能 力 甚 高 , 實 在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 另 外 , 以 上 此 事 雖 然 屬 開 玩 笑 性 質 , 但 反 映 馬 修 女 對 下 屬 的 開 放 態 度 , 容 許 同 事 自 由 說 出 自 己 意 見 。 我 也 和 她 合 作 寫 過 一 篇 有 關 美 國 基 基 團 的 文 章 , 感 覺 是 兩 個 字 : 爽 快 ! 先 開 一 、 二 次 會 議 , 定 下 基 本 目 標 、 方 向 , 然 後 就 寫 上 細 節 , 就 完 成 了 。

雖 然 她 常 與 我 們 說 笑 , 但 有 時 她 可 一 動 也 不 動 , 有 次 旅 行 她 不 發 一 言 , 我 問 她 為 何 , 她 說 正 在 甚 麼 也 不 想 , 亦 向 我 介 紹 其 實 這 是 靈 修 , 她 是 第 一 個 向 我 介 紹 靈 修 的 人 !

容 許 自 由 的 同 時 , 在 馬 修 女 身 上 我 看 出 天 主 的 寶 藏 ── 紀 律 。 馬 修 女 和 其 他 神 職 人 員 一 樣 , 嚴 守 紀 律 ; 而 當 已 經 決 定 做 一 件 事 後 , 她 就 要 求 大 家 全 力 執 行 。 有 次 , 她 動 怒 了 , 但 她 說 動 怒 是 有 用 的 , 因 為 要 令 大 家 知 道 該 執 行 已 經 決 定 的 政 策 。 現 在 回 想 , 在 我 們 社 會 中 , 若 想 成 事 , 就 要 團 結 ; 若 要 團 結 , 就 要 某 程 度 上 犧 牲 個 人 意 願 。 現 今 社 會 , 又 有 幾 多 人 願 意 成 大 事 而 放 棄 自 己 意 願 。

馬 修 女 , 你 教 會 我 們 很 多 東 西 , 主 懷 安 息 !
2015 年 10 月 18 日


先賢錄--香港天主教神職及男女修會會士 (1841-2016), 天主教香港教區檔案處, 2016.